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田不易

971浏览    4参与
仝苏

6选择

       田灵儿掀开帐帘走了进去。

  “师姐!”

  帐篷里一圈人,就张小凡一个看到人后激动地叫出声,眸子更是神采奕奕,那一声清脆的师姐,道不尽的欢喜。

  一圈人见此情景忍不住调侃起来:

  杜必书:“哎哎哎咱们来打个赌打个赌,看看小凡是更想我们一点还是更想小师妹一点,怎么样赌不赌?”

  杜必书左看看右看看,最后选择刺激小师妹,只见他甩甩衣袖,躲过三师兄的手,轻轻挪到了田灵儿身旁,“师妹,怎么样,赌一赌呗~”

  “我这次压咱们师兄弟胜嘿嘿~就拿给我法器升级的赤焱石做赌注,怎样来不来?”

  杜必书笑...

       田灵儿掀开帐帘走了进去。

  “师姐!”

  帐篷里一圈人,就张小凡一个看到人后激动地叫出声,眸子更是神采奕奕,那一声清脆的师姐,道不尽的欢喜。

  一圈人见此情景忍不住调侃起来:

  杜必书:“哎哎哎咱们来打个赌打个赌,看看小凡是更想我们一点还是更想小师妹一点,怎么样赌不赌?”

  杜必书左看看右看看,最后选择刺激小师妹,只见他甩甩衣袖,躲过三师兄的手,轻轻挪到了田灵儿身旁,“师妹,怎么样,赌一赌呗~”

  “我这次压咱们师兄弟胜嘿嘿~就拿给我法器升级的赤焱石做赌注,怎样来不来?”

  杜必书笑得一脸奸诈,让本来想说他的郑大礼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大师兄和师父师娘他们在议事,这个时候,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也就没人来管他们赌了。

  郑大礼转了转眼珠,又看了看他志在必得的笑容,总有种说不上的感觉。

  要不,这次就信他一次?

  想到这儿,郑大礼热乎的举起手,飞快蹦跶到杜必书的跟前说道:“我也来,我赌十两银子。”

  何大智望了望小师妹的神色,很淡定,看起来没什么问题,“那……我选小师妹。”

  他才不会相信每次必输呃六师弟!

  “哼,还是四师兄明智。”田灵儿灵动的眼睛眨了眨,朝何大智扔了一个认可的眼神,随后转头盯住了另一边傻乐呵的吕大信。

  “五师兄~你不选我吗?”她的语气带着不一般的威胁,眼神也很有威慑力,手也顺势摸上了腰间的琥珀朱绫,仿佛他不选自己就立刻和他打起来。

  环胸而立的杜必书见此,赶忙上前阻止她,拉着吕大信就跑,“哎哎哎,小师妹,这可不兴威胁啊,要自愿的,自愿的!”

  “对啊对啊,师妹你可不能坏规矩。”郑大礼也在一旁附和着。

  几个人围着帐篷内的会客桌跑着追着,一时间气氛热闹起来。

  最终,也只有杜必书和郑大礼选择他们师兄弟,剩下两个师兄弟和小师妹三个人选择小师妹,比他们多一个。

  张小凡就靠在床头,看着他的师兄师姐在那里掰扯,仿佛他们正在讨论的事和他没关系一样。

  ……

  “你们……”田灵儿指了指三师兄和六师兄,神情并没有多少变化,也没有再理会他们,只是把注意力转回到张小凡身上。

  “小凡!你说,你要选谁!”

  田灵儿的脑子突然转了起来,她想起赌注的内容了,而且她很自信,她家小师弟不用说肯定是选和他最亲近的自己了,哼!

  田灵儿脸上很快露出得意的笑,她已经预见到结果了。

  杜必书摇着手里的扇子,无视得意洋洋的小师妹,缓步来到张小凡身旁,附身在他耳旁:“小凡,师父师娘就在外面呢,马上就进来了,怎么说,你不得先想师父和师娘吗?”

  杜必书移开摇扇,眸中含笑,师父师娘来了,那就赚不到钱了啊。啧,大师兄好像也在,这可不能露馅了……

  杜必书退回原地,眼神示意几个师兄弟,如果不想被训就闭紧嘴!

  郑大礼、何大智、吕大信,三人默默在袖口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表示都知道怎么装……咳说!

  田灵儿还在得意。而张小凡,他也知道,赌博这事儿不能在师父师娘面前提,所以,得好好说。

  “咳咳,我走的时候师父吩咐了我很多,每次遇险都会回响在脑海里,所以我在路上,每时每刻都谨记师父的教诲。”

  张小凡说着,脑海中不自觉忆起在滴血洞内的点滴,脸上浮现出诸位师兄们从未见过的神色,祥和。

  “哎小凡你……”田灵儿突然收声。

  “那你给师父我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师父我好把你的情况告知给掌门师兄他们,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

  原来是田不易掀开帐帘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苏茹、宋大仁和吴大义。

  田灵儿“埋怨”的声音戛然而止,几个师兄弟间的嬉闹氛围也一扫而空,全部低头恭敬地对师父行礼。

  “师父、师娘。”

  “爹、娘。”

  “嗯。”

  张小凡坐在床上,挣扎着起身,想起来给师父师娘行礼,但直接被田不易叫停了。

  “老七,你就不要下来了。”田不易甩甩衣袖,沉稳道。

  他走上前坐在床沿,伸手替张小凡号脉,“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看来下山走一趟,能力见长。”

  “爹,瞧你说的,小凡的能力本来就强,只是开窍比较晚罢了。”田灵儿走到苏茹身边,挽上她的手臂,不满得为自家师弟正名。

  她带出来的师弟,怎么能差呢。

  “小师妹说的对,咱们小凡只是开窍晚而已,他可是实打实成为咱们青云这介七脉会武的冠军的。”杜必书在一旁附和着,顺利转移话题和注意力。

  这下,没有人能想到刚才的赌博话题了。可是这话在田不易那里,那就是禁忌,提不得,特别是不能他们一群打输的师兄弟们提。

  要知道,这大竹峰上下都知道他田不易好好教导的只有他们,他张小凡只是顺带……可这最后却是张小凡给他长了脸,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他这张老脸真是无处搁啊。

  这杜必书属实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宋大仁低下头,心中暗道六师弟嘴快,这下好了,大家又一起被嫌弃。

  ……

  大竹峰一大家子的生活就是充满生活气。张小凡在禀告完自己一路上遇到的事后,便被安排休息,不必参加这次的正道会峰。

  一个人休息能有什么波澜呢?也就只有自己的感情左右开弓,在祥和静谧的时间里,互相纠缠。但心爱的、执念的就在眼前,张小凡的感情自然是一方压倒另一方。

  这边正魔两方派出各自的人手周旋着,双方实力不相上下。

  正派这边一众领袖人物一直盯着千里之外的战场,看着新出的小辈们同魔教战斗毫不怯场的样子,欣慰万分。

  而鬼王宗营地这边,鬼王万人往,正和座下几位护法聊着钳制夔牛的计划,鬼先生在一旁旁听。

  碧瑶……正缠着幽姬,想法设法想要去现场,见见夔牛。

  碧瑶没看见,幽姬面纱下的唇几番动作,却到底没开口。


——

那个,催更的小可爱不好意思,我我我……我水了一章呜呜呜

我接下来肯定再更几章,争取更到两万字,更到碧瑶小姐姐死呜呜呜

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多天,我有罪呜呜呜

我不配

《惟愿相依 九》视频版

http://xiaoying.tv/v/3o5rg/1/?fromApp=XiaoYing&toApp=copylink
一小段剧情,渣技术。

http://xiaoying.tv/v/3o5rg/1/?fromApp=XiaoYing&toApp=copylink
一小段剧情,渣技术。

我不配

《惟愿相依 十》

     眼看惊羽的剑就要刺中道玄,水月最先反应过来,她迅速起身以指为剑对上惊羽猛刺而来的剑。惊羽顿时寸步难行。水月剑指运起灵力,猛力向前一指。惊羽手中的剑瞬间被震成数段,与他一同弹飞了出去。
   苍松一惊,顾不得再伤心难过,飞身上前一把接住将要跌倒在地的惊羽。转头怒瞪水月吼道“水月!在场的谁不知道你当年暗恋万师兄。如今,杀死万师兄的凶手就在你面前,你确还帮着他,你摸着你的良心说!你对的起万师兄吗?”水月心虚,随即提高音量来掩饰内心的尴尬“你住口!与其在这翻当年的旧账,到不如想想该选哪种死法,能死的痛快点。你们都受了重伤,难道还指望能...

     眼看惊羽的剑就要刺中道玄,水月最先反应过来,她迅速起身以指为剑对上惊羽猛刺而来的剑。惊羽顿时寸步难行。水月剑指运起灵力,猛力向前一指。惊羽手中的剑瞬间被震成数段,与他一同弹飞了出去。
   苍松一惊,顾不得再伤心难过,飞身上前一把接住将要跌倒在地的惊羽。转头怒瞪水月吼道“水月!在场的谁不知道你当年暗恋万师兄。如今,杀死万师兄的凶手就在你面前,你确还帮着他,你摸着你的良心说!你对的起万师兄吗?”水月心虚,随即提高音量来掩饰内心的尴尬“你住口!与其在这翻当年的旧账,到不如想想该选哪种死法,能死的痛快点。你们都受了重伤,难道还指望能逃出这青云大殿不成?”
  苍松闻言身影一顿。的确,他与惊羽都受了重伤,而这青云大殿之上,先不说天音阁,焚香谷,光青云的精英弟子就有几十人,更何况还有田不易,水月,曾叔常三位长老在场。自己和惊羽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的,难道今天我与惊羽就要葬身于此?心里泛起丝丝苦涩与不甘,自己活到这把年纪死了就死了,可惊羽还小,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如果就这么死了,那也都是自己害的呀!
   正当苍松绝望无助的时候,怀里的惊羽朝着座上众人冷笑一声。“呵呵!是吗?”突然山下警钟响起,钟声传入大殿,大殿内顿时骚动起来。三位长老与道玄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何事。直到一名弟子慌张的跑入大殿“禀告掌门,鬼王集魔教大军攻上山来了!”
   “什么!”道玄难以置信,借着曾叔常的搀扶,他勉强站起身来。手直直的指向惊羽,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林惊羽!你恨我,要杀我,我无话可说。可你勾结魔教攻我青云山,你可知道有多少弟子会因此命丧黄泉!你当真不顾同门之谊?”
  惊羽有那么一瞬间的愧疚,但也仅仅是一瞬间。他不卑不亢的直视道玄“道玄!他们若有什么不测,那都是因为你,是你害死他们的!”
   道玄闻言,身体一颤,险些又要倒下去。此时已有魔教妖人杀到殿外。苍松闻声,扶着惊羽立马调头,与张小凡一起往外逃去。水月与田不易飞身上前阻止。
   苍松眼看两人就要追上来,他把惊羽交给张小凡“你带着惊羽赶快逃,我去拖住他们。”“师傅,别!........."没等惊羽说完,苍松拍了拍惊羽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等我回来’的眼神,掉头就走了。  “惊羽快走吧。”小凡拖着依依不舍的惊羽往大殿外逃去。
   跑到大殿外,看着魔教之人与青云弟子打成一片,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惊羽自责的低下了头。
   这时萧逸才刚好路过,看到张小凡与受伤的惊羽。顿时火冒三丈“林惊羽,你勾结魔教害死了这么多师兄妹,现在我就为他们报仇!”说话间已拔剑冲向惊羽。小凡立马祭出摄魂棒与他缠斗到一起。  
   此时,更多的青云弟子发现了他们,纷纷朝他们这冲过来。所谓蚁多咬死象。虽然小凡与惊羽的修为高出一般弟子太多。但终是敌不过这人海战术。不久之后,张小凡就被萧逸才打到在地,吐血不止,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惊羽比小凡也好不到哪去。他单膝跪地,硬撑着斩龙剑才勉强没有倒下去。
  萧逸才冷冷的看着小凡与惊羽“你们两个叛徒,受死吧!”他一剑刚要刺下去。却不知从哪迅速飞来一股黑气,击飞了他。黑气落地,缓缓散开。黑雾中显出两个人影。显然是鬼王与碧瑶。碧瑶赶忙跑过去搂住昏倒的小凡,一手掐起法诀,精纯的灵力随即注入小凡体内。
  鬼王扶起惊羽,给他喂了一颗灵药。一拱手“此次,多谢少侠仗义出手,救了小凡。”惊羽稳了稳内息,缓缓道“小凡是我的好兄弟,救他是应该的,鬼王不必谢我。只是这小凡也救下了,还望鬼王尽快撤兵。别再徒添伤亡了。”人,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总是有点感情的。说是不在乎同门师兄妹的生死,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终归是有点于心不忍的吧。鬼王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们尽快下山去吧。”
   惊羽朝大殿方向望了一眼,坚定道“你们还是带小凡先下山吧,我还要等我师傅。”鬼王也不勉强“好吧,少侠多保重。”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惊羽看了一眼碧瑶,与她怀中的小凡,最后目光停留在碧瑶身上“往后,还请碧瑶姑娘,好好照顾小凡了。”碧瑶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之后她便随着鬼王一同离开了。惊羽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很是欣慰。当年草庙村被屠,独留他与小凡两个人在这世上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还好后来遇到师傅。可以说,师傅与小凡是惊羽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如今看着好兄弟有了归宿。自己也无牵挂了。
  转身朝着大殿方向奔去。师傅,我来了!

Wbprime

田不易

大竹峰首座的道法,我一直是佩服的;但为人嘛,我却不怎么佩服。

我一直都对田不易和小凡之间的关系很不解。

除了师徒的名分和那几分似有似无的关怀之外,二者就只有相处三年的共同经历了。

田首座一直对小徒弟冷嘲热讽,传授功法是让大弟子代劳,考核成绩也是漫不经心,没有鼓励反而多是打击。甚至于小弟自上台比试,也是不去鼓励和加油。

他对小凡的好,大部分是苏茹代为解释的,可信度基本为零。仅有的可以体现出的关怀,还是在小凡进入前四之后,大大地长了师傅的脸面情况下。

我不说田不易对弟子没有情意,但绝对没有那么的让人感动。

直到田不易死的时候,我才忽然觉得,他确实一直在尽一个师傅的责任,尽力去呵护弟子,让他们自由成长。

田不易性...

大竹峰首座的道法,我一直是佩服的;但为人嘛,我却不怎么佩服。

我一直都对田不易和小凡之间的关系很不解。

除了师徒的名分和那几分似有似无的关怀之外,二者就只有相处三年的共同经历了。

田首座一直对小徒弟冷嘲热讽,传授功法是让大弟子代劳,考核成绩也是漫不经心,没有鼓励反而多是打击。甚至于小弟自上台比试,也是不去鼓励和加油。

他对小凡的好,大部分是苏茹代为解释的,可信度基本为零。仅有的可以体现出的关怀,还是在小凡进入前四之后,大大地长了师傅的脸面情况下。

我不说田不易对弟子没有情意,但绝对没有那么的让人感动。

直到田不易死的时候,我才忽然觉得,他确实一直在尽一个师傅的责任,尽力去呵护弟子,让他们自由成长。

田不易性格不好,脾气太差,能力不算大,压力不算小。

他也会偏爱,也会无故发火,也会束手无策,也会屈服退让。

他有平凡人的幸福,也有平凡人的无奈。

他不能给小凡太多的东西,但他确实是小凡的师父。

那一种爱,大爱无疆,如同父亲的血浓于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