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田中眼蛇梦

16.2万浏览    1216参与
森槛框架

死去的左右眼人突然复活并准备用自己一张图创死在座各位

一画左右眼我就会把左右田的饱和度自动调低()


P2是鲜艳的(?)左右田

我当初一看到他:哇好酷的配色


死去的左右眼人突然复活并准备用自己一张图创死在座各位

一画左右眼我就会把左右田的饱和度自动调低()



P2是鲜艳的(?)左右田

我当初一看到他:哇好酷的配色



Staяko
浅p 这个罪恶的男人🥀

浅p 这个罪恶的男人🥀

浅p 这个罪恶的男人🥀

许溪

网恋田中眼蛇梦被骗十八万仓鼠饲料

先记一下梗。


索尼娅最近和一个自称冰之魔王的人网恋了,那个人名字叫田中眼蛇梦。

男人养了破坏神暗黑四天王,每一只都毛茸茸的,他们每顿都要吃好多阴界生长之花。

田中眼蛇梦和索尼娅很有交情,让她花了十八万国际运费送了一车阴界生长之花给她。


索尼娅拆开包装一看,发现是仓鼠饲料。

文案应该跟正文差别还挺大的哈哈哈

悄悄求点小红心

先记一下梗。


索尼娅最近和一个自称冰之魔王的人网恋了,那个人名字叫田中眼蛇梦。

男人养了破坏神暗黑四天王,每一只都毛茸茸的,他们每顿都要吃好多阴界生长之花。

田中眼蛇梦和索尼娅很有交情,让她花了十八万国际运费送了一车阴界生长之花给她。



索尼娅拆开包装一看,发现是仓鼠饲料。

文案应该跟正文差别还挺大的哈哈哈

悄悄求点小红心

欣白语萝卜

我来了!一点小玩意,请无视我拙劣的排版˃̣̣̥᷄⌓˂̣̣̥᷅!!目前狛日七和背卡还在打样,出来后会在微店里更新><~彩虹板的变色真的很好看但是拍不出来那种感觉……


最后是微店的二维码,有意向的妈咪可以加购,如果想先等打样出来的话也可以先收藏当做印调!打样出来后的十天左右截止预售(预计是七月中旬到下旬),目前是想各开10如果能推完的话不然只能垫桌角……(喂)借用tag很不好意思!!!

我来了!一点小玩意,请无视我拙劣的排版˃̣̣̥᷄⌓˂̣̣̥᷅!!目前狛日七和背卡还在打样,出来后会在微店里更新><~彩虹板的变色真的很好看但是拍不出来那种感觉……


最后是微店的二维码,有意向的妈咪可以加购,如果想先等打样出来的话也可以先收藏当做印调!打样出来后的十天左右截止预售(预计是七月中旬到下旬),目前是想各开10如果能推完的话不然只能垫桌角……(喂)借用tag很不好意思!!!

何易白
,,,算梦向吗,不知道怎么打t...

,,,算梦向吗,不知道怎么打tag就是了,给亲友画的

,,,算梦向吗,不知道怎么打tag就是了,给亲友画的

这就是自推魔咒吗

左右田烫色双闪同人吧唧和田中,左右田炫彩挂件!!!

妈咪来口吗~


都是有授权的!!!妈咪们不用担心!

第一张图是  JUNN  妈咪

https://joy3904631.lofter.com

第二位是  没事就喝星冰乐 妈咪

https://mochacangshuxingbingle.lofter.com


左右田烫色双闪同人吧唧和田中,左右田炫彩挂件!!!

妈咪来口吗~


都是有授权的!!!妈咪们不用担心!

第一张图是  JUNN  妈咪

https://joy3904631.lofter.com

第二位是  没事就喝星冰乐 妈咪

https://mochacangshuxingbingle.lofter.com


JUNN

SAMPLE!

之后会做肉垫可以捏的🐹🔧毛绒猫爪吧唧❤️!

SAMPLE!

之后会做肉垫可以捏的🐹🔧毛绒猫爪吧唧❤️!

JUNN
oroca老师相卡抽奖开启💖...

oroca老师相卡抽奖开启💖💜!

点赞+推荐本帖,并在评论里发表夸夸眼左右🐹🔧(?)的言论即视为参加!

在评论里抽3位朋友各赠送L判相卡2张🙌!

⚠️注意事项⚠️:

1.点赞+推荐+评论本帖缺一不可。

2.请使用有眼左右相关发帖的号参加,我可能会看中奖者的主页,不介意的话就ok👌。

3.相卡仅可赠送,不可出售。

7月12号中午12点截止,欢迎大家踊跃参加!

oroca老师相卡抽奖开启💖💜!

点赞+推荐本帖,并在评论里发表夸夸眼左右🐹🔧(?)的言论即视为参加!

在评论里抽3位朋友各赠送L判相卡2张🙌!

⚠️注意事项⚠️:

1.点赞+推荐+评论本帖缺一不可。

2.请使用有眼左右相关发帖的号参加,我可能会看中奖者的主页,不介意的话就ok👌。

3.相卡仅可赠送,不可出售。

7月12号中午12点截止,欢迎大家踊跃参加!

欣白语萝卜

因为看见绝望篇ed里面万圣节只有小眼和索妮娅桑在前排合影,和一在后排咬手帕,所以把他拽前面来捏捏和一脸


不得不说真的很喜欢这一身……小眼的衣品真是好得一绝,索妮娅就更不必说公主的衣柜,和一你能不能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理工男的审美

因为看见绝望篇ed里面万圣节只有小眼和索妮娅桑在前排合影,和一在后排咬手帕,所以把他拽前面来捏捏和一脸


不得不说真的很喜欢这一身……小眼的衣品真是好得一绝,索妮娅就更不必说公主的衣柜,和一你能不能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理工男的审美

盛夏mids

弹丸论破同人:宝石论破(11)

不小心发出去一次结果删除了原本的文档没了(痛苦)所以又改了一版,试试

顺便一开始那个就当是彩蛋吧,反正不会回来了

ooc,文笔差(已经变成日常了啊)

CP预警

这一篇太难了,文档没了好几次,有些摆了


……

我是谁?

我为什么会坐森林里?

在之前……发生过什么是吗?

森林……

好漂亮啊……但是我为什么会在这?

“你醒了”

没什么感情的语气,她是在和我说话吗?

“看你的样子大和田似乎又……额,不好意思。你能想起什么事情吗?越多越好。”

想起什么事情……虽说是这样,但是我连自己都忘了,怎么可能想起些什么。

咦?

很清楚的一个身影,围巾被风吹摆而飘舞在他身后。他...

不小心发出去一次结果删除了原本的文档没了(痛苦)所以又改了一版,试试

顺便一开始那个就当是彩蛋吧,反正不会回来了

ooc,文笔差(已经变成日常了啊)

CP预警

这一篇太难了,文档没了好几次,有些摆了



……

我是谁?

我为什么会坐森林里?

在之前……发生过什么是吗?

森林……

好漂亮啊……但是我为什么会在这?

“你醒了”

没什么感情的语气,她是在和我说话吗?

“看你的样子大和田似乎又……额,不好意思。你能想起什么事情吗?越多越好。”

想起什么事情……虽说是这样,但是我连自己都忘了,怎么可能想起些什么。

咦?

很清楚的一个身影,围巾被风吹摆而飘舞在他身后。他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我看不见他的脸。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记忆,我用手敲了敲脑袋,脑袋里发出咣咣的声音,身边墨绿色带有一些透明质感的头发沙沙作响,就像石头或者是宝石。

“看样子想起了点啊,试试再想想”这时我看见了我面前的,拥有一头白色长发,看起来长得很壮硕的……人?

等等,人又是什么啊?突然脑子里就闪出来这个名词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想的事情好多,脑袋已经要处理不过来了。

“话说火已经停了吧?”银白色头发的人在问那个白色长发的人。

人到底是什么……

想不通,我的脑袋真是笨的要命。

名字什么的记不起来,就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一点一点徘徊,最终迷失,这就是我啊。

……

他推开门,里面机器遍布整个房间,中间,粉色头发的宝石,或者说是月人。

“……好久不见。”

“……”

“喂,我可是先搭你的话。到底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没想到之前口口声声要毁灭月人的冰之魔王居然会来到这里了?你倒是回答啊?”

“……本王没什么好说的。”

“哦?你清白你高贵,大战之后你们不就是半点不管天上事,在你们的小地方待的很舒服嘛?有想过我们在上面是怎么待着的吗?”

“……”

无法用语言溶解的矛盾,就如同下面没有被扑灭的火势一般,怎样都不能轻易解决。

过去的漏洞尽管是被掩盖也无法停止其蔓延,只会一点一点,在这张白纸的下面隐藏的是早已被侵蚀的现实。

………………

在经历身边的好友离去之后,我才能发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渺小。

没有他们我仿佛什么都做不到了一样,并且,从那时起,我应该算的上变成了只身一人。

纵使拥有新的同伴,我也无法完全像以前那样敞开心扉,我对他们始终抱有怀疑。

这并不对,我对自己的价值观产生了怀疑,就像你说的那句话“苗木诚,如果死的是你就好了。”

我曾经希望的想过背负同伴的离去,然后抬头向前,坚持,勇敢,尽我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人。

哎,明明是我不愿意去想的事,但反而在脑海里的印象格外深刻啊。

那一天,我看见那个令人绝望的红色身影,在走廊的尽头,将你们一下一下击碎。我看到你们脸上那种崩溃的表情。

我却没有能力去拯救你们,没有冲上去或者做什么阻止这种事发生。那时我第一次对自己所践行的希望产生了些许动摇。

在这么大牺牲面前所获得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

雾切,十神,叶隐,还有很多很多,在那次事件里被带走的同胞。

他们肯定很希望我做些什么可以拯救他们的事,可为什么我怎样都做不到?最原也好田中也好狛枝也好,为什么明明每次我都离阻止他们只剩一步之遥却总是错失那个机会?

我,错了吗?

都是因为我没有及时的顾及到他们的心理所以他们才会做出这种事情对吗?

我一直意识不太清醒,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慢慢拖着身体来到狛枝面前。当然,这是发生在爆炸之前的记忆,我盯着他,看他那只换了的左手。

似乎像是女人的手。

他身后是无数的炸药,随时都在为点燃做准备。

我开口说:“仅仅这么做是没办法挽救回一切的。”

我已经不知道我是怎么说出这种话的了,脑子混沌一片,难道是我即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吗?

我说完那句话后,狛枝也只是笑笑,其中的含义过多到我理解不透到底有几层含义。

我能感到自己有点在发抖,我在对这之前造成过大范围破坏的东西感到恐惧。

“别这样,狛枝……同学。”

我尽力把同学两个字带上,我相信狛枝肯定只是鬼迷心窍了而已。他肯定本质上还是和我们一样,他不会做出那么出格的事的。

我这样其实是在自己安慰自己,我根本就没想过这些炸弹炸后会怎样,只是我认为我还不能死,至少暂时在这不能死。

我需要救我们的同胞回来,我还有很多事要干,还不能倒下。

“苗木同学,你想知道我干了些什么吗?我相信身为希望代表的你肯定可以理解我的做法,只有这样宝石才能彻底战胜月人,我们将希望传播于世。”

“可是狛枝你必须得想想如果失败了会怎么样!神座出流已经造成一次相当可观的破坏事件而且他本身也是原来月人所研发出来的产物!我们怎么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这样的身上。”

“只有神座出流的力量能够对抗整个月人群体,为了我们,为了更高的希望,我们难道不应该冒一次险来获得这样的成果吗?”

“并不能!我们现在虽然没有特别明显的成效但始终在对抗月人方面不断探索研究,我们应该更谨慎对待这些事情,这可是在月球上的同胞为数不多能回来的机会了啊!”

“狛枝,他们也是你的同胞吧,你真的要抛弃掉这些……”

“滴”

狛枝他按下了那条火线。

“没办法了苗木同学,我必须通过实际来让你见证那一刻的到来了。”

“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看见那一刻。”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轰鸣声席卷了我的感知。

烟雾淹没了狛枝的身体。

从这里开始我的记忆和感知就开始变得模模糊糊的,我仿佛听见雾切在叫我的名字,但是视线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死了吗?

不知道,不清楚。

有些不甘心。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好热。我没能阻止他,这个曾经拥有着快乐的地方,现在又被破坏了。

………………

“所以我们需要重新介绍吗?这是第几次了?”

“火势还不小,我认为先去帮忙灭火比较好。”

“不!我在里面可是看到了神座出流那个男死!他肯定比火要危险多了!”

“嗯……他目前还不知道森林里会有宝石存在……我们不出去也可以保证拥有反抗力量……”

“那就只出去一个吧,我去,虽然说力量不及他,但至少也能救下几个。”

“二大,你真的要这样?”

“没有别的选择了吧?而且…”

宝石们一同望向了天空。

带有月人气息的云……慢慢铺满了天空。

………………

“来,别再发呆了小最原,该你了噢。”

王马嬉笑着落下一子,最原则是紧皱着眉,看起来十分为难。

不过,他们居然真的在下棋。

一开始我在担心月人方面会不会将最原用武力拿下,但现在看来似乎有点多余。

哒,最原将他手上的棋子敲在了棋盘上。

这么说来,以前我还没来到月球上时最原总是再用一些很奇妙的方式来解密那些精密的案件,虽然这些案件在下面只是类似抓水母找东西的方面,有些时候也确实会管用在对抗月人的方面。

当时整个地区只有一架钢琴啊,不禁有点怀念当年的事了呢。在月球上月人可是制造了很多乐器的,虽然弹着总感觉没有下面的好。

啊,这盘棋最初还是百田来玩的。后来不知不觉就传了很多人玩了吗?

总感觉好像漏掉了什么很关键的事。

可事实上,我敢肯定我没有失忆的病例。月球上居然可以查询身体情况这点还是挺让我惊讶的。

呃呃呃呃呃,我是不是没有怎么关注这盘棋啊?

虽然我原本也不是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

可是大家在一起无论干什么都很开心,鼻子有点酸,不行不行,想想别的事……

“砰”

原本被关紧的门似乎在瞬间受到了一个猛击,应该是踢开的。门外是面色不是很好看的田中同学……

等等,田中是怎么来的。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中间是不是跳过了什么重要步骤。

可是最原和王马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还在下棋,那就是我出现幻觉了吧,对,一定是我出现了幻觉!

“嗨田中,好久不见啊”

王马,居然在正常的打招呼,基于他平时的反应我现在已经开始害怕了。

“想必你也大概知道了有关交易的事,见到想见的人了吗?”

“她在哪?”

“谁知道呢?啊田中君也来参与这盘棋吧。”

唔,居然不带我。

算了,感觉最原现在正在面临很艰难的抉择。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

………………

棘手

头疼

结合到一起了

现在这个棋局,七点成线,三点化面。

呈现给我的,是一个彻底的死局。

“嗯怎么了小最原?继续啊?”

多少带着点冷嘲热讽。

我下了就是死啊。

和我现在一样。

刚刚我偷偷用余光扫了眼门外,却意外发现全是月人。

虽然现在都倒下了,不用想也知道田中干了什么进来的。真是的,他现在明明在月人的领地却敢这么干,是真不害怕吗?

百田也是这样,某种意义上讲他俩在某些地方真的很像。

该怎么办啊?我已经几乎尽我每一个细胞都在想赢的办法了,但是怎样都逃不开现在的死局。

已经没什么用了,全完了,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我本来也不是什么积极的人,这么一看真的是。没办法解救赤松,也救不了我自己。

一开始我对自己生死已经看淡了,可我见到赤松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贪婪……

还不想死,还想和赤松多待一些时间。想和她说话,怎样也好……她怪我也无所谓恨我也无所谓

赤松,一定要活下去。

对,至少要让赤松活下去。

奇怪,我本来自己是不会想这么希望的话的。

到底是什么让我变了呢?

我只知道,在我心中,赤松,如果是你的话……

会开拓一条新的可能,对吗?

这盘棋,从来都没说过规则。

既然如此

我把手卡在棋盘和桌子之间的接触面,双手狠狠用力向上。

各种棋子飞散在空中,就好像飞舞的花瓣。

根本就没有死局之说。

这个比喻实在是有些差劲,我都要笑出声了。与之同时的是我从凳子上冲向赤松,希望碎片被我紧紧攥在手里。

随后,我握住了赤松的手,希望碎片也就此滑落到她的手心。赤松眼神中带有惊讶,但是我不能停止,耳边呼啸着风声,里面涌进室内月人的吼叫声。

这时候我居然才意识到田中是在给我们逃走的机会,现在看真是错怪他了。

我一路牵着赤松在这个走廊里快速穿梭,走廊不是很长,但得跑上一段时间。

……?

黑色的阴影就要将天空这遮挡上一样。我抬起头,满眼望见的,是将阳光挡的一丝都无法进的月人。

人数太多了,它们如同网一般就这么铺了下去。

如果被别人看见,他们会不会看见我那因绝望而扭曲的脸呢?

在短暂的几秒钟,我做了一个今后我再也不会对不起赤松的事。

我向后倒退两步,手上使出最大的劲,甩出被拉着的赤松。

赤松的身体在空中,她的瞳孔微微缩小。

我在尽我所能,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还相信的,就是赤松一定能做的比我更好。

她会组织起大家来一起对抗月人,因为这就是赤松。

然后,我大喊

“赤松!!!快跑!!!!!”月人听见了我喊叫的声音,便很快去追向那个从空中下落的赤松。

我担心着赤松,一片银白色的不明流体在一瞬凝和成网状,把去追赤松的宝石拦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见那个黑色的身影,我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袖手旁观。

赤松,活下去,回到下面的大地。

你将承载着我们的希望。

赤松登上了她的云

……………………

三天过去了

在这个已经几乎变成灰烬的土地上,赤松枫仍旧‘存在’着

眼左右也太香了吧

【眼左右】巴啦啦小魔仙辈

传说有个魔仙堡,有个大刚不得了,每个魔仙得她指导,都盼望世界更美好。(怎么自顾自的唱起来了啊喂)


啊,蓝蓝的天,啊,绿绿的树,雅蠛蝶在灌木丛里飞舞,安小鸟在枝头歌唱。


“Never gonna give you up,never gonna let you down……”


啊,多么美好的一天。


左右田一身粉红色的裙子,在落满了叶子的树林里散步,踩在树叶上会有沙沙的响声。


今天是做魔仙的第114514天,今天也要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小魔仙呢!


左右田心里美美的,伸手想要去触碰灌木丛里...

传说有个魔仙堡,有个大刚不得了,每个魔仙得她指导,都盼望世界更美好。(怎么自顾自的唱起来了啊喂)


啊,蓝蓝的天,啊,绿绿的树,雅蠛蝶在灌木丛里飞舞,安小鸟在枝头歌唱。


“Never gonna give you up,never gonna let you down……”


啊,多么美好的一天。


左右田一身粉红色的裙子,在落满了叶子的树林里散步,踩在树叶上会有沙沙的响声。


今天是做魔仙的第114514天,今天也要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小魔仙呢!


左右田心里美美的,伸手想要去触碰灌木丛里的那只可爱小松鼠,却不料那小松鼠将身一扭,从左右田的胯下逃走了。


那左右田能受这委屈?刚学的擒拿术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只见左右田上前,一只手便捏住了仓鼠的脖子。


“你锁我喉是吧,还掐我脖,你在动一下试试?”松鼠无能狂怒的叫嚣着。


“哼,谁让你跑的。”左右田拎着那只可怜的小松鼠蹦着跳着走在林荫小路上。


“手下留情!”


一个轻而柔和的声音传入了左右田的耳朵。


“是谁?”左右田环顾四周。


“我命令你,把手中的松鼠放走!”


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左右田不知道为什么,手不受控制的松开了,那松鼠跳下他的手,狠狠地踩了左右田的鞋子一脚,还啐了一口。


“是索妮娅桑——”


左右田高兴极了,心里循环播放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情都能成,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运来我们好运来,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左右田刚准备上前去与索妮娅继续说话,不知从哪个旮旯里窜出来一个黑影。


“吾王乃田中眼蛇梦!尔等凡人岂能与吾尊贵的魔女言语!”


左右田没带隐形眼镜,他看到的是一个壮硕的身材顶了一个瓜子,还带着紫色的围巾。


“瓜,瓜子?”左右田一连地铁老人手机的表情看着田中。


“尔等凡人竟敢嘲笑吾王的魔发!不可饶恕!”


田中上前,想要与左右田一决高下,啊当然,左右田也不是吃素的,两人就在树林里挥舞着武器斗了起来。


“你们不要再打了啦,你们不要为我而打了啦!”索妮娅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森林,啊当然,仇恨冲上了头的俩人完全没听见。


“呔!看我的大扳手!”


“不过是个凡人!看吾王的暗黑破坏魔法!”


“等等,暗黑魔法?”


左右田停了下来。


“汝等凡人有意见?”


“那索尼娅桑……”


“不错,她正是吾王培育的小黑魔仙。”


(噔噔咚)左右田的脑子里经历了宇宙大爆炸,元古宙蓝细菌大爆发,古生代形成脊椎动物,中生代恐龙灭绝,新生代出现了人类……


“索妮娅桑,你怎么和这个混蛋学习黑魔法了呀,是因为白魔法不好吗……”左右田发出了悲鸣。


“啊,那倒不是因为那个。”索妮娅摆了摆裙子。


“哼,汝等凡人……”田中话没说完,左右田哭着跑开了,还留下了扳手,螺丝刀,钻头,铰刀,钉子,螺丝,螺帽,铆钉等一系列金属物品。


“凡人就是凡人。”田中默默地将地上的那些东西放在自己紫色的围巾里。


回去的路上,田中被掉出来的扳手砸到了脚,多少有点恼怒的成分。


于是,田中找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支开了索妮娅,孤身一人去魔仙堡与左右田决战。


“汝等凡人不可饶恕!”田中发怒的吼到。


“碰得一手好瓷……”左右田无语,理了理裙子。


“哼,你的衣品很不错嘛,想不想我把它烧成再也不能穿的焦炭啊!!”田中手里已经起了一团火,当左右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是,大哥,你打架就好好打,你把我衣服烧没了我打啥啊。”左右田用残缺的衣片遮挡住重要的部位。


田中当然也没想到左右田被烧了衣服这么瑟琴啊,看到了左右田完美的身材,脸都红透了。


“不是你怎么脸这么红啊,把你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给我删掉啊!!!”左右田的脸也漫上了红色。


田中觉得心里闷闷的,好像是有根线断了。


左右田看着田中脸红着别过去头,眼泪可怜巴巴的流了下来。


“我究竟怎么惹到你了嘛……你为什么非得和我过不去……”


田中摸了摸下巴,好像左右田确实没做什么,他好像只是说了一句自己的头发来着。


啊,这一切都怪作者!


田中察觉到了,狠狠地踹了正在码字的李大刚一脚。


李大刚:……?


田中脱下外套披在左右田身上,心里很过意不去。


“赶快离开吧,天冷了。”田中没有回头的径直离开。


黑色的外套上有好闻的香水的味道,让左右田瞬间的沦陷了,开始幻想起拥抱对方的样子……


不对不对,怎么可以这样!


左右田恢复了理智,拍了拍脸。


大衣的余温还在源源不断的温暖着左右田,挑拨着左右田的理智之弦。


“不就是大衣嘛……有什么了不起……”左右田委屈的裹紧了大衣回到了魔仙堡。


过了大概几天,田中的脑海里总是浮想起左右田的身体,就算是挡的严严实实也不免有些……


田中又脸红了。


于是田中放下了与魔仙女王大刚的恩怨,带着魔仙彩石去魔仙堡。


“田中,你怎么……”


“请将左右田许配给吾王,吾王愿与你放下恩怨,归还魔仙彩石。”


“虽然但是……”魔仙女王大刚很高兴,但是被这要求奇怪到了。


“呃呃,为什么……”大刚话没说完,田中就已经将魔仙彩石递了上来,只见魔仙彩石里闪着彩色的光。


大刚当即一拍桌子,决定大办宴席。


啊,我们的新娘子左右田完全不知道此事,某天凌晨被拽起来化完妆才知道自己要嫁人了。


“不是,等等,我怎么就……”


其他人根本不听他的话,架着他来到了婚礼现场,澪田唯吹正在唱婚礼进行曲。


“你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一个人在角落里,偷偷把眼泪摸……”


这真的是婚礼进行曲吗!!!(左右田颜艺)


啊婚礼现场非常的热闹,很多人都来了,索妮娅也不学黑魔法了,穿了一身白色的礼服来到婚礼现场,为二位新人送上新婚祝福。


左右田非常的懵逼,他看着满座的来宾,还是没明白这到底是不是恶作剧。


当田中一席西服走到左右田面前时,左右田嘴里的可乐全都喷了出来。


“我,和你,结婚……?”


左右田的脑袋里放起了烟花。


“吾王也该有个魔后了。”田中挡了挡脸。


啊婚宴非常的热闹,吃饭的时候左右田边吃边哭,吃是因为花村辉辉做的饭确实好吃,哭是因为自己不明不白嫁了人。


隔壁桌的魔仙女王大刚已经炫了十八碗米饭了,碗的数量还在往上叠加。


婚宴结束后,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田中拽着左右田的手去往婚房。


……?左右田理了理衣服,一脸懵逼的跟着他走。


(欲知后事如何,我不写,因为我刚才被踹了一脚。)


上一棒:@Robin_nnn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