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田啮

5994浏览    146参与
雾雨之森今天动画化了吗

我又来画sb图了 图源人类醉酒图鉴

醉 酒 田 啮

p2原图

我又来画sb图了 图源人类醉酒图鉴

醉 酒 田 啮

p2原图

Kirisa

【阴阳师x狱都事变】因为很无聊,而阴阳师又有式神DIY设计大赛,所以拿狱都的角色来做做看了。 含斩佐、肋灾、平田,注意避雷。图片全部取自公式书、漫画,狱都新闻。梗出自游戏、公式书、漫画、岚少实况。因为有字数限制,所以有些地方的标点符号有缺失,一些地方读起来还不是很通顺(要不然我还可以写更多)。占tag十分抱歉。题外话:如果阴阳师和狱都联动我氪爆啊!!!每个角色都可以氪6个出来!!!就算联动头像框也好啊………

【阴阳师x狱都事变】因为很无聊,而阴阳师又有式神DIY设计大赛,所以拿狱都的角色来做做看了。 含斩佐、肋灾、平田,注意避雷。图片全部取自公式书、漫画,狱都新闻。梗出自游戏、公式书、漫画、岚少实况。因为有字数限制,所以有些地方的标点符号有缺失,一些地方读起来还不是很通顺(要不然我还可以写更多)。占tag十分抱歉。题外话:如果阴阳师和狱都联动我氪爆啊!!!每个角色都可以氪6个出来!!!就算联动头像框也好啊………

⑨

翻官网看见p2!55555这套太可爱了  于是光速涂了(俺好菜)

翻官网看见p2!55555这套太可爱了  于是光速涂了(俺好菜)

阿荻
快递发不了,姑且摸一下练练手感

快递发不了,姑且摸一下练练手感

快递发不了,姑且摸一下练练手感

是清和呀

是捏脸xxxx对不起把真希刘海搞错了

是捏脸xxxx对不起把真希刘海搞错了

是清和呀
我又来了,试着画画看甜甜和田啮...

我又来了,试着画画看甜甜和田啮子……对不起,歪了,但是发现的太晚了……

我又来了,试着画画看甜甜和田啮子……对不起,歪了,但是发现的太晚了……

是清和呀

災藤妈妈真好看。震声 

P2原梗是P3哈哈哈哈

災藤妈妈真好看。震声 

P2原梗是P3哈哈哈哈

是清和呀

最近的破手绘,猫耳的是自设穿田啮衣服【变态】

最近的破手绘,猫耳的是自设穿田啮衣服【变态】

是清和呀
试图学学看铺底色结果…… 土下...

试图学学看铺底色结果……

土下座

试图学学看铺底色结果……

土下座

引然今天也在努力画画
是深夜摸鱼 我人体好差,喋 不...

是深夜摸鱼

我人体好差,喋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喜欢画灰色调...

感觉这张田嚙腿长1米7【你停

是深夜摸鱼

我人体好差,喋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喜欢画灰色调...

感觉这张田嚙腿长1米7【你停

盐渍水母

【狱都事变/田斩】盛夏

*极度ooc注意

*田斩的旁友们请扩我...


跌进繁夏的感觉才没有跟小说里写得一样心潮澎湃。

田啮烦躁地抓了抓小腿上被蚊子叮出的包,脖颈里衣带里的汗分泌出来就要被蒸发。蝉鸣酷暑一向折磨得他想要跳冰窟,为什么诞生出了如此残酷的季节呢——不能都是秋天那样什么都不用管都能舒舒服服地待着的季节吗?做梦吧。

费心的事情都讨厌透顶。

正挂在头顶却像是差不了几寸就会降落下来的太阳跟着他走,黑发几乎热得着起来。他皱着眉昏昏欲睡,撇下的眼帘正好对上路边没精打采漫步过的猫猫那圆圆的蓝色眼睛。田啮不自觉就蹲下来,猫识相地没跑反而凑上去扫了扫青年的手腕。

“你的眼睛会发射激光吗。”

猫听见这话,惊诧...

*极度ooc注意

*田斩的旁友们请扩我...


跌进繁夏的感觉才没有跟小说里写得一样心潮澎湃。

田啮烦躁地抓了抓小腿上被蚊子叮出的包,脖颈里衣带里的汗分泌出来就要被蒸发。蝉鸣酷暑一向折磨得他想要跳冰窟,为什么诞生出了如此残酷的季节呢——不能都是秋天那样什么都不用管都能舒舒服服地待着的季节吗?做梦吧。

费心的事情都讨厌透顶。

正挂在头顶却像是差不了几寸就会降落下来的太阳跟着他走,黑发几乎热得着起来。他皱着眉昏昏欲睡,撇下的眼帘正好对上路边没精打采漫步过的猫猫那圆圆的蓝色眼睛。田啮不自觉就蹲下来,猫识相地没跑反而凑上去扫了扫青年的手腕。

“你的眼睛会发射激光吗。”

猫听见这话,惊诧地愣住,摆动的尾巴停在空中。

“会的话,瞄准我吧。...唔,我要走了。等你修炼到那样的地步,夏天一定要来找我。不想在这个季节生活。”

橙色眼睛的男人起身,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走了两步顿住脚,面无表情地向还在原地的猫再开口。

“...开玩笑的。”

 

蝉鸣,热浪,过于聒噪的树叶摩擦声。只有离家已经不远了这一点才勉强阻止田啮随便找个公园长椅坐下打盹——还有他忍不了炎热天气。林荫的庇护早已不够。

腿上的包又在痒了。他极力制止住伸手去掐的想法,勉勉强强沿着人行道的青石板继续走着、手背与路人擦过。田啮这才发现没有带驱蚊手带,随即想起似乎有谁对他说过只要把想要抓的念头驱出脑内就没问题了。

除了眼下不喜欢的景象,除此之外什么都影响不到连续坠底的心情。活着的事情太麻烦了——他眯着眼一点点权衡着各种选择间的利弊,最后决定什么也别想地回到家吹空调午睡就好喽。

路过人形町的话还能顺手买袋人形烧,托这份温度的福完全没有那份兴致了。

好热啊。

活着太麻烦了。

不知为何,天空格外蓝。他觉得脖子有点痛,抬起眼的一瞬间看到头顶飞过一架似是刚起飞的飞机直冲云天,田啮想那上面的旅者们现在一定正在耳鸣中。白云懒散地只是飘着。腿上那瘙痒的感觉再次袭来,有点加重了的感觉。正当他弯腰准备去何地突然放起了欢快的小提琴曲,那算是他听过的最与乐器本身不和的音乐了。但就算这样歌依旧播放着,背景乐是轻松呼喊喜悦的和声。

目的地这才在一帧重新被记起。

天空的颜色是他眼睛的颜色,牵着妈妈手蹦蹦跳跳的小女孩的连衣裙的颜色是他眼睛的颜色,那个音箱的颜色是他眼睛的颜色,流动着的冰水的颜色是他眼睛的颜色。我看到的所有事物,都有你的影子。

...我还是很讨厌吵闹的事情、应付不来又麻烦。

不过你不吵闹也够麻烦的啊,那位。

田啮在眨眼的一瞬间踢走了脚边碰巧遇到的鹅卵石。它滚落到井盖里,扑通一声砸进水面。前额的刘海有一缕遮住半边视线,他轻轻甩头。在这个时候想起你,就算是当成消磨时间也毫无意义可言。

路过章鱼烧小店、再后有居酒屋。在互相缠绕的电线身后转角跨步二十八步后,就能看到小院里栽培的越出栅栏的扶桑。那家伙就在好好等我吧。

嗯,活着太麻烦了。

但死掉更麻烦啊。

全然无感——

帆布鞋的鞋底踏上二层台阶,田啮举起指尖摁下了门铃。蜂嗡鸣的声音很大很吵。

活得像张白纸吗?不就是一点点毫不挽留地打发时间赶快逃走吗。

门拉开了,同时田啮涌上一丝痒意,来自心脏一路攒到鼻腔。他小声地打了个喷嚏。

“—我回来了,斩岛。”

缝隙后叫做斩岛的青年闻声点点头,将怀里的猫放下,拉开把手、门敞大很多。

“欢迎回来。”

“好热。”

两个声音像热砂在烫手的空气里一齐响起,又飘走。从内室慢慢渗出的冷气扑面而来,午后终于能被冠上凉爽的形容词。世界在炎热中终结的迹象渐渐消退。

热就快点进来呀。同样是黑头发的人露出这样的神情,不料下一秒便转换成了另外的样子。

田啮少有地牵动嘴角的肌肉,是笑容。斩岛便如逃走的猫一样愣住。

毫无疲惫之色、舒缓了眉头的笑脸正对着自己。

所见之物仅有蓝色。蝉鸣终止,盛夏却继续。就算是正消磨时间,一路的麻烦事情也不断尾随而来、或迟或早都会消逝而去。

说不定就这么轻松地对你笑着也是意义之一。

“喂。我是认真的啊。”

把我当成什么发烧的孩子了吗,这家伙。

“——斩岛。接吻吧。”


丧失耐心
梦中情田我想田田了田田呜呜呜我...

梦中情田
我想田田了
田田呜呜呜
我要回狱都坑吃粮啊!😭😭😭

梦中情田
我想田田了
田田呜呜呜
我要回狱都坑吃粮啊!😭😭😭

沈sir

たがみ自戏

*狱都事变相关。

*以前写的东西。改了一下,然后重发。

*绝对ooc。OK?Let's go↓


“……啊,已经没办法再推了。”

懒散的从倚着的墙上挪开一点位置。冷风吹过耳梢时带起几搓飞舞的发丝,划出不规则的弧度,挠着侧脸,一如挠着顿生烦躁的心。

“真麻烦。”

远处矗立连绵着几幢废弃的楼房,尽管相隔很远那里的阴气依然刺进鼻腔里:堪比腐烂的鱼肉的恶气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以致还没有见到恶煞亡灵,却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脑海里不断重复此类怨言。

懒洋洋地瞥了一眼那边的高楼,抬起靴子向后蹬去,鞋底触及硬质墙壁后仍是慢吞吞的向后——借此得到往前的力量便是瞬间仿佛爆发的虎豹野兽那样轻快矫健。就这...

*狱都事变相关。

*以前写的东西。改了一下,然后重发。

*绝对ooc。OK?Let's go↓


“……啊,已经没办法再推了。”

懒散的从倚着的墙上挪开一点位置。冷风吹过耳梢时带起几搓飞舞的发丝,划出不规则的弧度,挠着侧脸,一如挠着顿生烦躁的心。

“真麻烦。”

远处矗立连绵着几幢废弃的楼房,尽管相隔很远那里的阴气依然刺进鼻腔里:堪比腐烂的鱼肉的恶气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以致还没有见到恶煞亡灵,却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脑海里不断重复此类怨言。

懒洋洋地瞥了一眼那边的高楼,抬起靴子向后蹬去,鞋底触及硬质墙壁后仍是慢吞吞的向后——借此得到往前的力量便是瞬间仿佛爆发的虎豹野兽那样轻快矫健。就这样前去不过几米后仍旧毫无干劲,放松步伐,而肩上的武器通灵似的开始不安地轻颤——缘于一些无关紧要的风吹抑或魑魅魍魉的鬼魅低语。

“……”

白光忽闪于凛冽寒风之中。

再见碎发缭乱之际已先接下一记不晓由来的攻击。

猝然收起失兴之神态,敏捷的往后退上一步,付诸行动地抬眸沿帽沿投射下的阴影里望见那亡灵。

握紧手里工作用的武器,懈怠之色却如流水倾泻般,再次轻而易举地浮现在慵懒的,甚至安静得俨然一潭死水的瞳孔里。顷刻淡淡道。

“亡者是吧?”

“没别的多余的话。乖乖跟我回去。”

不过,显然这是失败的说辞:若不是对面这家伙的某些执念太深,也就不会首先选择主动攻击。

冷风卷起发梢,卷起枯黄的枝叶一并哗啦地吹往脚边。呼啸间听得对方答复,一如风中瑟瑟发抖的树叶。

“……哈?无所谓,”

给予单音节的回复时垂下的袖口中条条锁链银蛇般游出。

“但是死人就该老实点给我躺进监狱里。”


PS
首句的意思是,没办法再找理由推脱工作。

最后一句话绝版巨无敌的ooc。

有人说皮气像斩岛,大家随便看看不要太认真。



南国酷哥维鲁特
摸鱼【…】混进去了其他人其实【...

摸鱼【…】混进去了其他人其实【。】下次会尝试高完成度大概…【

摸鱼【…】混进去了其他人其实【。】下次会尝试高完成度大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