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田野

11266浏览    2360参与
候鸟飞过的村庄

原创:【 浓浓故乡情系列 ⑦ · 童年的小伙伴 】

[图片]

         ------ 个人原创 转载需注明出处(  更多文章  请搜索关注公众号:  HNFGDCZ-2020   候鸟飞过的村庄  谢谢 )


大姑在我读小学时,举家迁往了上高,这是毗邻我故乡的一个县城,大姑读书不多,但是,生性贤惠敦厚,大姑是父亲的姐姐,从她的身上,总能看到父亲的影子。


大姑屋后有大块荒地,她就和姑爷还有表哥把荒地整...

         ------ 个人原创 转载需注明出处(  更多文章  请搜索关注公众号:  HNFGDCZ-2020   候鸟飞过的村庄  谢谢 )


大姑在我读小学时,举家迁往了上高,这是毗邻我故乡的一个县城,大姑读书不多,但是,生性贤惠敦厚,大姑是父亲的姐姐,从她的身上,总能看到父亲的影子。


大姑屋后有大块荒地,她就和姑爷还有表哥把荒地整理了出来,种上了各种瓜果蔬菜。


每年,这块地上生产出来的蔬菜除了维持一家的蔬菜来源,还绰绰有余,大姑就把吃不完的蔬菜洗尽晒干蒸熟,然后洒上盐巴,甘草粉,辣椒粉……精心的制作成各种各样的苦瓜干,茄子干,豆角干,南瓜干……,大姑从来不舍的自己吃,总是小心的包好放进装了生石灰的坛子里,等到过年,或者有远方的亲戚朋友来,就会装上盘子端出来给大家品尝,质朴香浓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这一生,再也没有吃过比大姑用蔬菜做的更美味的点心。


每年暑假到大姑家,总有一伙和我年龄相近的淘气包来找我. 我们常常玩得分不清白天和黑夜.有一次我们几个竟累得在草堆里睡着了。


这些小伙伴中,最让我难忘的是一个名叫小华的女孩,她和我同年出生,生得又瘦又小,那里的人都叫她"小麻雀"


小华是众多孩子中最宠我疼我的人。


她不仅仅把最好吃的留给我,还常常把她从她妈妈和爷爷那里听来的故事一次次讲给我听,我常常被她的故事和表情逗得眉开眼笑.


每天清早,太阳还没有出来,我们几个就牵着羊出了门,大姑也养了一只小羊,我就自告奋勇做了“小羊倌”。


来到一个空草地,我们几个就急不可耐要比试谁的羊跑得快,我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爬上自己的小羊,紧紧抓住羊角,小羊吓得“咩咩”叫,乱做了一团,我们笑得前仰后翻。


等笑够了,就把小羊栓在树底下,拎上出门时带的小篮子,我们就齐刷刷钻进了小树林里……


在那小树林的深处,开满了满满一地的蘑菇,这是小华最先发现的,我们几个同盟不得把“宝藏”告之任何人。


我们每次都能采上大半篮子鲜蘑菇,晚上和大姑一家围在暖暖的灯光下,吃着自己采来的蘑菇汤,快乐的心情整整伴随了一整夜。


后来,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两件事,让我内疚不已,小华也因为我被她的父亲狠狠的“修理”了两次……


有一年的暑假,我如约而至又来到大姑家,一天,我们几个小孩子正闲得无聊,小华自告奋勇的说带我们几个去附近水库里游泳,我们不约而同拍手叫好。


我们顶着烈日走了好远的一段路才来到一个大水库边,小华他们几个手脚麻利的脱光衣服就鸭子似的一个个往水里跳,我从来没有游过泳,自从六岁那年在家对面的小河里玩水被妈妈痛打一顿后,我怎么都不敢再放肆了。


他们一个个在水里扑腾着叫我下去,我呆在岸上任凭他们怎么呼唤就是没有动静,他们或许是等急了,几个人不由分说就跑上岸来一起把我往水下拉,水太深,我被用力一拽一推,整个人就沉了下去,扑腾着喝了好几口水。


他们一个个笑得前仰后翻,我湿漉漉的从水里爬出来,一路大哭着去找姑姑,姑爷听了火冒三丈,怒气冲冲的拎着一根棍子就从家里赶来,这下,他们几个全吓坏了,躲在水里怎么都不出来……晚上,姑爷找到小华父亲,当着他的面狠狠斥责了她一顿,这下好了,姑爷走后,小华被她爸爸打得鬼哭狼嚎,她因此好几天都不理我.


还有另一件事是:一个傍晚,夕阳还没有下山,我们前两天就凑在一起约好那天下午要去比赛骑牛,因为有一个小伙伴家里正好养有几条黄牛,我们借口带牛出来喂草料,就把牛连牵带拽的弄到一块西瓜田里,


他们都挑了高大的黄牛,轻车熟路的就跃了上去,我又兴奋又害怕,就挑了一头小牛犊战战兢兢的爬上牛背,他们在前面大约一百米远的地方插了一根棍子,棍子上挂了一件衣服做标志,约好看看谁骑的牛先到指定的那里,小华吹了一句口哨,这下我们几个争先恐后的拍着牛背就往前冲,在离目标十多米的地方有一个田坎,我怎么也不敢跨越过去,小华也许是察觉我落在后面,她骑着牛倒了回来,只见她跳下牛背,绕到我的身后,冲着我骑的小牛的屁股就是一脚,牛一受惊,猛的蹿了下去,我没有提防,从牛头上栽了下来,头着地栽倒在田里……


这件事的后果是,我的脖子几天都无法动弹……现在想起来,多么危险的游戏啊,这一次,不用说.小华又被她的父亲痛打了一顿……小华心里一定恨极了我,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再来大姑家找我玩了。每次见到她,她都装作没有看见我,任我怎么唤她,她就像聋子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其实,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往我这边瞟的……真是一个“淘气”可爱的小姑娘。


最后一次见到小华是十年前了,那时她已经结婚,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到二十岁的她被许配给一个比她大好几岁的男人,父命难违,小华哭哭啼啼的被夫家接走,我只有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着她.希望她一生幸福……


那年的冬天,母亲从故乡打来电话,说大姑去世了,我郁郁寡欢了好多天……


有一年的清明假期,我从广东回到故乡,母亲从抽屉里小心的掏出一个用红纸包着的小包裹递给我,打开,竟然是几双整整齐齐的鞋垫!


每一双鞋垫都是用崭新的布做垫面,上面铺满密密麻麻的针脚,妈妈说,小华一直盼望着我能去看她,十年了……她每年都向表哥打听我的消息,她在黄昏的灯下给我纳上一双又一双的鞋垫,密密麻麻的绣上工整的几何图案……她托表哥送到我的母亲手中……


小华,小华......你好吗……我的眼前晃动着一幅幅画面,画面中我们的童年那么美好又那么遥远……


托天上的白云带去我深深的愧疚和惦念……我想,用不了多久,树林深处就会重现我们采蘑菇的身影,如果可以,我还想和你骑上牛背,让我把灿烂的童年膜拜……


( 声明: 图片来自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留言,即删 )


负距离接触

堆一下纪录片里截的田野

堆一下纪录片里截的田野

竹步ZHUBU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keep running-

Happy new year

-keep running-

淑隽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胸口没有云,世界就晴空。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胸口没有云,世界就晴空。

西瓜皮的主子
从最简单的水彩基础开始~

从最简单的水彩基础开始~

从最简单的水彩基础开始~

海水
「拜拜」

     
「拜拜」
 

     
「拜拜」
 

九

【双甜】记事录(壹)

✘跨圈预警!!!


dys✘电竞


樊霄堂✘田野


ooc预警!!!


时间线推到——樊霄堂开专场

私设——田野退役后当了EDG教练

人员全部S9设定

………………………………………

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嘟——”电话就响了一声,那头就接起来了


对于樊霄堂的电话,田野总是响一声就接


“喂,六月份我第一个专场你来么”樊霄堂略微激动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田野可是除了师父和他搭档以外,头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啊,六月份么?好像有比赛啊”田野那头传来嘈杂的键盘声


“哎,又这样,上次我小专场你就没来,这次.....你....又”这可把樊霄堂委屈坏了


“哎哎哎,...

✘跨圈预警!!!


dys✘电竞


樊霄堂✘田野


ooc预警!!!


时间线推到——樊霄堂开专场

私设——田野退役后当了EDG教练

人员全部S9设定

………………………………………

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嘟——”电话就响了一声,那头就接起来了


对于樊霄堂的电话,田野总是响一声就接


“喂,六月份我第一个专场你来么”樊霄堂略微激动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田野可是除了师父和他搭档以外,头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啊,六月份么?好像有比赛啊”田野那头传来嘈杂的键盘声


“哎,又这样,上次我小专场你就没来,这次.....你....又”这可把樊霄堂委屈坏了


“哎哎哎,好了,我再想想办法”田野听着对面要哭的趋势,立马打住,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樊霄堂想到


而电话那头的田野直接在训练室里就乐疯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立马就挂断电话的原因,因为他要憋不住了


“啊啊啊啊啊,田野,我要打死你,我的五杀!!”这是来自胡显昭的怒喊


事后,新来的小辅助这样问过厂长,明凯前辈,咱们田野教练是不是这里(指了指脑子)有点........


…………………………………………………………………………

算了,先码这么多,头一次写这种,写的不好多见谅


至于有没有下一篇,看看反响怎么样吧😂


HShadow影墨

【厂妹/厂布】哨向 白影-5 终章

“我先说田野吧,直接说重点,说他是怎么死的,”姬星单刀直入,明凯瞳孔骤缩,本来眼白就多,一惊诧显得肖似伊芙琳的蛇瞳,“向导有精神体,而由于向导对精神体的依赖并不像哨兵那样强,所以曾有过研究,向导若精神体受损理论上可以切断其与向导本身的联系,从而保护向导的精神力不受伤害。延伸一下想,向导的精神体就是哨兵的第二条命,极端情况下向导可以选择牺牲自己的精神体,对向导来说他们的精神体只是他们强大精神力的具象,只要向导还活着,他的精神体约等于永生。”明凯点点头,哨兵与向导不同,哨兵有精锐的五感,精神力就是他们的精神体,哨兵与精神体间是同生共死的关系,甚至很多时候哨兵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精神体承受在精神网上...

“我先说田野吧,直接说重点,说他是怎么死的,”姬星单刀直入,明凯瞳孔骤缩,本来眼白就多,一惊诧显得肖似伊芙琳的蛇瞳,“向导有精神体,而由于向导对精神体的依赖并不像哨兵那样强,所以曾有过研究,向导若精神体受损理论上可以切断其与向导本身的联系,从而保护向导的精神力不受伤害。延伸一下想,向导的精神体就是哨兵的第二条命,极端情况下向导可以选择牺牲自己的精神体,对向导来说他们的精神体只是他们强大精神力的具象,只要向导还活着,他的精神体约等于永生。”明凯点点头,哨兵与向导不同,哨兵有精锐的五感,精神力就是他们的精神体,哨兵与精神体间是同生共死的关系,甚至很多时候哨兵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精神体承受在精神网上无法修补的伤害。“他们都说田野牺牲了死在战场上,可是死不见尸,”姬星接着说,他语气平静近乎淡漠,“我是十三年前升职的,向导的精神体分离实验是塔的高级机密,而我直到田野死才触到这个实验的冰山一角。给向导施加精神压力,逼他们具象化精神体,在断开的一瞬间保留具象化精神体,独立于向导存在的精神体力量对普通人类来说是比二乙酸吗啡更猛的毒药,同样,更炙手可热,更深不可测的利益链条。”他的声音终于染上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情感,只是一点点温凉的怆然而已,再无其他,明凯愣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雨,田野的雨,相比于其他向导田野精神体的特殊性却受这个实验所青睐,田野的雨远比虚无缥缈的精神体要容易捕捉保存。“田野,他的雨。”明凯不敢说下去了。“他的雨是那些人的工具,最容易到手的资本,”姬星清亮的嗓音在明凯听来有如三峡猿啼,他应该恨啊,恨他们,恨自己,不是么,“田野的雨随时都可以具象化,但这也就意味着,田野的雨远比一般的向导要难以恢复。他的雨就是精神力本身,换句话说,别的向导都有所谓的第二条命,他没有,他的雨几近不可再生,在被迫失散大量的雨之后,精神失控,他死了。”

他死了诶。

“他死了?”明凯重复了一遍,好像刚知道这个事实还需要时间接受,“他死了?他死了,对,十年了。”姬星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姿势握紧明凯的手,为什么姬星的手这么凉还在抖?明凯闭上眼睛,钢构的高原上涌动的精神力簇拥着白色影子,伊芙琳若有若无的气息温柔温暖,白影幻化成飞絮雨一般簌簌,无声连接铅灰的天和暗色的地,那么绝大的悲伤充斥整个精神世界,恶鬼的感情远比他细腻绵长。

“十年。明凯,真的十年了,现在实验早被叫停,那些曾参与过的人也大都告老还乡,塔不会追究他们的罪过,但我会,”姬星还是淡淡的,“十年真的很快,非常快,这十年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的,查人,杀掉,伪装,再找下一个。”明凯没说话,姬星把他能做的事情都做了,他拿什么给田野赎罪啊,他能做什么来祭奠他啊,除了记忆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曾有一位高级向导田野存在过。“你说过哨兵和向导都没有生物学意义上的死亡,”明凯打断他,“现在你还相信么?”他还是闭着眼睛,白影构筑的雨幕真实可感,雨气寒凉,透着山溪的清冽。“我信,”姬星说得很干脆,“那天你精神失控的时候,就是田野把你拉回来的。”明凯猛地睁开眼,视网膜上的残影留出一块白,起初白影像伊芙琳,然而越看越像田野。

那一瞬间所有的违合感水落石出,他的向导在精神世界给他留下了一个合理死亡的暗示,田野连真相的残酷都不忍让他知晓,在明凯记忆里田野只是在战场上牺牲,刀光血影,银白色的刀尖从田野后胸透出来的时候一点血都没有,干净得像伊芙琳白色的影子。

他的田野从来没有死去,但也不可能再活过了。

 





“田野不是在战场上死的,他甚至不能作为向导牺牲,”姬星还是淡淡的,也许时间把他的恨全都销蚀,只留下深不可测的怆然,仇恨使人偏执盲目,而总将需要永远冷静,“但就算我杀掉了跟当年的实验有关的所有人又怎么样?田野回不来了,精神上的死亡就是向导的终点,这是现实,谁都无法改变。但我还抱着一丝希望,就算他的精神力受伤了,那他也可以作为一个普通人而活着吧?理论上向导比塔外人类只是多了强大的精神力,所以我最近开始把目标放在塔外,他也许不再是Meiko,不再是田野,但他还是他,如果他还活着,就算不再是向导了也总比档案上一个模棱两可的虚假牺牲要好。”明凯定定地看着姬星,是希望他真实的活在你我的世界之外,还是接受心安理得的谎言让他在你我的世界里长眠?“有结果么?”想了半天明凯只问了这一句,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更希望田野活着,不论以什么身份。“我去见了很多的相似者,暂时还没有。”姬星听起来也没有太多的遗憾,总将一直是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然而十年把他的悲观都磨成了麻木,明凯想。“你之前问我愿不愿意和你一起工作,”他踌躇了一会说道,“我脖子上这道伤来自伊芙琳,只要我濒死她就有理由顺理成章离开我的精神世界。所以......大概她也不希望继续跟着我受折磨,这十年我挺......我对她不太好。所以,总之就是,我现在可以离开战场了,彻底离开了。”高傲的伊芙琳就连离开都要找个盛大清冷的理由给自己当借口,虽然除了她自己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恶鬼说什么为了一个人类这不是很没面子嘛!我走啦!我真的走啦!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过你想过的生活吧Clearlove!我真的真的走了哦?我不会再担心你的!那你也不用再担心我啦。

那,那我走啦。

“她还是,”姬星想了想措词,“很傲娇,很可爱的......伊芙琳啊。”

 





文件公示在塔的公告网页上,原属LPL塔001号哨兵Clearlove退役,转教练EDG Clearlove。

 





回忆曾历历在目鲜活真实,而蓦然回首,触目所及不过人去楼空,物是人非,惊觉黄粱梦醒,天光乍破起苍狗,白云飞隙刺影锋,不过添酒回灯,旧人已逝魂不在,心惊风雨渡窗棂。明凯脱下队服,肩胛手臂皆有深深浅浅的伤疤,有些无关紧要,有的却险些让他丢了性命。他再也不需要也无法从影子里抽出暗影刀来了,他穿上深白色的圆领衬衣,黑色西服底料缝缀雨色的暗绣银线,白色也像伊芙琳黑色也像伊芙琳。







想说的很多。

但是看到明凯转教练的时候我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本来之前跟朋友信誓旦旦的说,厂长退役我必写十万字盛大骊歌,然而这一天真的来了,我说出口的只有再见。

再见诺言,明凯教练请多指教。

赤荔
发一下之前画的meiko(顺便...

发一下之前画的meiko
(顺便问一下有没有人想约稿)

发一下之前画的meiko
(顺便问一下有没有人想约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