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田雄

80612浏览    674参与
虚胖

玫瑰,向日葵和你

(二)


每次在李大辉看不到的地方林煐岷才会露出那毫无感情的面容,因为李大辉曾经调侃过他面无血色苍白得不像个人类,还有那琉璃虚幻的棕褐色瞳孔里像有一团燃烧的火焰灼热着地面,他在等早已站在门外的两个的解释。


面面相觑的金东贤和田雄也已经做他生气了的准备,尽管林煐岷带上门的动作很轻,但那也只是李大辉才有的待遇。


“煐岷哥,我们有事要找你帮忙。”田雄说。

“如果是关于药的事你们的方式不值得。”林煐岷对于他们拉上李大辉这件事情上非常不满意。

“不是,也算是,哥,我们在一起了。”金东贤说。


林煐岷眼里的火焰地熄了下去

“你们不是...

(二)

 

每次在李大辉看不到的地方林煐岷才会露出那毫无感情的面容,因为李大辉曾经调侃过他面无血色苍白得不像个人类,还有那琉璃虚幻的棕褐色瞳孔里像有一团燃烧的火焰灼热着地面,他在等早已站在门外的两个的解释。

 

面面相觑的金东贤和田雄也已经做他生气了的准备,尽管林煐岷带上门的动作很轻,但那也只是李大辉才有的待遇。

 

“煐岷哥,我们有事要找你帮忙。”田雄说。

“如果是关于药的事你们的方式不值得。”林煐岷对于他们拉上李大辉这件事情上非常不满意。

“不是,也算是,哥,我们在一起了。”金东贤说。

 

林煐岷眼里的火焰地熄了下去

“你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哥...”

“所以就因为这件事你们要这么劳师动众吗?”

“不是,哥,我想我们不需要治愈的药了...”田雄如释重负地笑了。

“以前没有发现,现在找到了,爱﹑热情还有冒险,我们都想和对方一起,做人类还是吸血鬼都无所谓了。”

 

“是你们迟钝,现在才发现。”

“那,哥呢?”林煐岷刚替他们喜悦的心又沉了下去,对于自己,还有李大辉,他不敢去妄想。

“哥真的还相信我们吸血鬼能够被治愈吗?你离开又回来,陪在李大辉身边那么久了,有发现药到底被藏在哪儿了吗?”

 

或许金东贤说得对,一直以来都是为了这两个一起闯荡的兄弟才想要找到治愈的药,自己其实并不需要,如果作为吸血鬼才能像现在不顾一切地保护着李大辉,那治愈与否本身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周围安静下来时一片片的落叶碎裂的声音渐渐走近,他们三个马上警惕起来。

昏暗中,林煐岷看到了朴佑镇走过来。田雄闻着非常浓烈的血液的气息,欣然地扯动嘴角,金东贤也扭动扭动着脖子。

 

“你们好,请问这是李大辉的家吗?”朴佑镇走到他们面前。

“我们大辉的小男友吗?这么晚想找我们辉干嘛?”金东贤轻佻地笑笑着用手搂过朴佑镇的肩膀,眼神却在他脖子动脉的位置忌肆着。

 

“大辉说回家后联系我,但是现在都没有联系,所以我就来找他了。”

“大辉休息了,你回去吧。”在场的人都听得出的冷漠。

田雄眼珠一转,啊哈,情敌呀。走过去时也看了一眼金东贤,笑得非常和善吧。

 

“你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刚刚。”朴佑镇坚定的眼睛一眨不眨。

“你看到了什么?”

“你们三个在聊天。”

“你听到了什么?”

“我没听清楚说了什么。”

田雄又看了眼金东贤。又向朴佑镇走近一步。

“回家好好睡一觉,你今晚没来过这里,没见过任何人没听到任何事。”

金东贤和田雄相视一笑,放开朴佑镇让他转身离开了。

 

直到看不见朴佑镇的背影林煐岷才开口:

“你们不要打他的主意。”便进去了。

“欸...”

“算了,下次再找他吧。”金东贤搂着田雄往黑暗中走去。

“那我们今晚去哪儿?”

“延南洞公寓!”

“?”只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的田雄便跟着去了。

 

----


回到房间关好门窗拉好窗帘,仔细地检查好所有入口才紧张地从柜子里拿出那把放了很久的刀,用来杀死吸血鬼的刀。

朴佑镇捏了捏脖子上的项链,想来那天晚上怕会弄到李大辉所以便把项链收进书包里,没想到吸血鬼就在李大辉身边,大意了。

 

延南洞公寓...

上次跟着李大辉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所以金东贤想再来看一下。

无论是在大堂还是走去房间的过道,金东贤和田雄都留意到了周围的异状。人们看似平淡无奇地经过或是闲聊,好像没有特别留意他们一样,但是他们也感到了很多眼光都流连在自己身上。

李大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能平安无事地走出去呢?

 

“Hello!”金东贤一开门一个女生就从天花上跳了下来,但也被金东贤一把掐住脖子推到窗边,田雄也疾快地关上了门。

女孩像个没事人一样被人掐住脖子还满脸微笑地看着面前的人。

 

“你是谁?”

“你们又是谁?”她抓住金东贤的手让他放开,从金东贤的表情来看,她用了不小的力气,但她依然笑着。

“看来我们都是一样的。”

“嗬,哪来的小吸血鬼也敢来这里。”说着她就玩弄着房间里的装饰,让它们都围着他们两个。

“你是个女巫。”更加尖锐的物体也更加接近他们两个,姜敏儿的眼神也跟着变得寒冷幽深。

“不想再死一次就给我赶快离开这里!”

“我们认识李大辉。”

只见物体们一下紧逼在金东贤的脖子上,田雄想过去也被身边突然移动的物体提醒着不要乱来。

“你说谁?”

“李大辉,我想你跟他很熟。”田雄也不怕她地直视着她,他只是担心她会伤害金东贤。

“关你们什么事?”

“那你也应该知道治愈吸血鬼的药吧。”

“呵!”姜敏儿听到治愈药三个字翻了个白眼。

“什么鬼治愈,这你们也相信,哈哈...”

田雄和金东贤不明地相看一眼。

“不想留在人世间了我可以帮你们,别再打算从李大辉身上找寻些什么不存在的东西,没用的...”

 

林煐岷其实早就知道了,李大辉的父母消失后,所谓的治愈药也跟着消失了,当田雄他们问起他非要留在李大辉身边的理由时,他只好作了为了得到治愈药,想要过回那段还没完成的人类生活的借口。

他明白,留下的原因只有一个,只是因为李大辉,他要保护李大辉,不要受到伤害,不要记起那些不好的回忆。

 

----


李大辉在林煐岷亲吻他额头走后就醒过来了,真正来说,他并没有昏睡过去。

今天知道要出去玩之后,教自己巫术的姐姐就提醒自己戴上她给的手链,因为外面会有些妖魔或鬼怪会诱惑自己,没想过会诱惑自己的人会是林煐岷,那之前一些若隐若现的片段画面就有了解释了。只是他还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

 

从古老的书里看到的论述,早上李大辉给了林煐岷有马鞭草的水。

林煐岷是走到楼梯转角的时候支撑不住了,李大辉自然是观察着他的变化,一开始林煐岷喝了一口便没继续喝转而吃着面包。李大辉看到了他微邹了邹眉头,然后他就起身走开了。

李大辉决定再尝试一次,用刀在自己的手指划了深深一道去到他身旁。

 

“煐岷哥,你怎么了?”

温热的血液散发出腥甜的味道,李大辉的手指覆在他的肩膀上让他红了眼。

“煐岷哥?”李大辉把手又移动了一下,扶着林煐岷在颤抖的身体他在等一个答案。

林煐岷突然拽住他的手腕,一只手撑在阶梯上,把李大辉困在楼梯间。李大辉紧张地放大了呼吸。

林煐岷埋进自己颈窝时他感受到一阵阵的酥热,胸膛急剧地起伏也和林煐岷的身体紧密贴着。脑中忽然闪现过一些有火光的片段,再次黑暗袭来之前也是有人像林煐岷现在压在自己身上,只是脑袋没有那么疼,应该是有双手垫在了他的脑后。


再次睁开眼时,林煐岷也缓缓抬起头来,他拉过李大辉的手,把伤口上的血舔了干净。

抚过李大辉的眉头看看这双受了惊吓的眼睛,捧着他的脸还带着丝丝血腥地亲吻住李大辉,不习惯腥味的李大辉不安地扭动着,奈何被林煐岷困住了。

 

好像是身体的本能的反应,李大辉任由他含着自己的唇,用舌尖把干燥的双唇隔开,探入还留有牛奶香甜的口腔里,又再次熟悉彼此的味道。

林煐岷对上李大辉单纯的双眼,温柔地告诉他:

“什么都没发生,赶快吃完早餐去上学,我出去了。”

一阵微风吹过,留下李大辉一个还没缓过来,手指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他转了转手链,过多的泪水终于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逝如秋葉

AB羊驼、AB小熊软糖、AB小太阳来给大家拜年啦

大家新年快乐(*ˇωˇ*人)


最后偷偷放一张ASC发的大田夫夫拜年照

AB羊驼、AB小熊软糖、AB小太阳来给大家拜年啦

大家新年快乐(*ˇωˇ*人)


最后偷偷放一张ASC发的大田夫夫拜年照

咸味AD钙

「雀熊」欢欣与你18

/* 您现在观看的是欢欣与你正文的大结局!!!


/* 是HE放心阅读


/* 与上一篇跳脱大是因为其他留到番外啦


/* 大家小心身体,带好口罩哈~


“今日全国高考体育生竞赛已经拉开了序幕,我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釜山高中,据悉,就在刚才男子长跑已经决出胜负,让我们一起来采访一下这位冠军同学吧。”


田雄本来走在医院的走廊里,路过公共区的电视,听见里面的记者提了一句釜山高中才定住脚步,把原本低垂的目光投到屏幕上,意料之外看到熟悉的脸庞时,田雄失措着低下头,眼神失了焦,似乎害...

 

/* 您现在观看的是欢欣与你正文的大结局!!!


/* 是HE放心阅读


/* 与上一篇跳脱大是因为其他留到番外啦


/* 大家小心身体,带好口罩哈~



 

 

“今日全国高考体育生竞赛已经拉开了序幕,我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釜山高中,据悉,就在刚才男子长跑已经决出胜负,让我们一起来采访一下这位冠军同学吧。”

 

田雄本来走在医院的走廊里,路过公共区的电视,听见里面的记者提了一句釜山高中才定住脚步,把原本低垂的目光投到屏幕上,意料之外看到熟悉的脸庞时,田雄失措着低下头,眼神失了焦,似乎害怕见到电视里的人,但犹豫着要迈开逃离的步伐,却好像又被亲切的声音拉住。

 

电视上的朴佑镇已经变了,没有穿着平常的校服,而是套上了无袖的运动背心还有运动短裤,刘海的发梢是被额头上的汗水打湿的,他晒得有点黑了,手臂上的线条也更加明显,这幅样子,田雄还真的头一回见。

 

他记得朴佑镇高二的时候还不是体育生,转念一想,也可能是自己毕业后,朴佑镇高三转了体育生,可是朴佑镇成绩没有太差,根本没必要做体育生啊。

 

“这位同学,拿了校区第一有什么感想吗?”

 

“没什么感觉……”朴佑镇礼貌的笑着,眼睛望向镜头,田雄看着心慌,差点要避开这该死的对视,“就是挺开心的,赢了比赛我就一定能进釜山大学了。”

 

田雄表情这才释然,一切都解释得通,往年赢了比赛都会给予额外加分,计入高考,为了进釜山大学,朴佑镇真的有够努力,毕竟和他一起比赛的都是训练了很久的专业体育生,像朴佑镇那样半路进门的人得付出多少努力。

 

田雄不想再多想,他看看自己肩膀上的绷带,再看看电视里那张脸,已经十个月了,他们分开到现在,田雄还以为时间这么长,自己总会忘记那个学校生涯中最心爱的人,对他是,对朴佑镇也是,可到现在才发现,不仅是自己,还是朴佑镇,忘记心里的那个人都是这么难的事。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他已经错过了高考,错过了釜山大学,他还能有什么借口,拖着这么残破的身心去和朴佑镇重聚呢?

 

自己的人生已经挽回不了,而朴佑镇的人生才马上要开始,他以后还会遇到更多,更美好的人和事,自己还是放手吧。

 

“那这位同学你还有什么话想对镜头前说的吗?”

 

“我只想和某个人说一句。”朴佑镇轻轻笑着,眼神变得温柔,“以前你说等我的,我去找你你却不在了,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现在在哪,我当时很生气但我现在原谅你了,你能不能在我们约好的地方再等我一下下,我马上,就能去见你了!”

 

朴佑镇放下话筒,从电视镜头里消失了。

 

田雄早就转过身,不争气的在流眼泪,右手抬不起来,他只能用左手把泪水抹得满脸都是,远处的护士跑过来询问,他只是说,伤口好疼,眼泪还是一把一把的掉,护士只是把他送回病房,一路上什么都没说。

 

 

 

 

 

 

 

 

 

釜山大学开学的那天,田雄已经出院了快三个月了,这期间除了每天吃饭睡觉他都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发呆,总算没有忍住,坐着公交车到了校门口,没什么想法,就是想来看一眼。

 

朴佑镇还是像平常那样,穿着很随意,拉着一个大箱子,背上还是背着高中时候用的书包,穿梭在人群当中,有个小男生跟在他旁边,似乎有说有笑的,看着他笑田雄也打心底里开心,他本来还怕朴佑镇没人陪着,在学校也难找到朋友,现在看来,怕是他自己在瞎操心。

 

真实的看过一眼,田雄就离开了,新生报到完就没什么事情了,他怕自己再闲逛会被朴佑镇直接发现,就毫不犹豫的走了。

 

只是他没有回家,反而在路边买了束花,往墓园里去了。

 

 

 

 

 

 

 

 

 

 

“我报道好了,出去一趟哈~”朴佑镇一脸轻松地拍拍李大辉的肩膀,自然而然的把手里行李箱的拉杆交到了人家手里,“帮我把这个拉回宿舍,我走啦!”

 

“喂!你行李这么多,我哪拎得动啊!”

 

朴佑镇也不管背后李大辉气得大喊大叫,招招手,往校外狂奔,打了车就走。

 

巧的是,他还没走墓碑前就已经远远地看见有人坐在地上,身边还放着一束花。

 

那个背影,朴佑镇一眼就看得出来是田雄,忍着拼命想过去的冲动,他还是站在后面安静的看着田雄坐在墓碑前面,手紧紧抓着一块白布,缓慢的来回擦拭,直到一面白色都被积压的灰尘擦成灰色,他再把白布翻过一面干净的继续擦。

 

朴佑镇看不到田雄的表情,但也感觉那机械式的动作略显得悲伤,如果不是这时候他说了话,朴佑镇就快冲上去抱住田雄了。

 

 

 

 

 

 

 

 

 

“从来没来看过你,对不起啊……”田雄摸了下碑上烫金的林煐岷三个字,神色低落,“你应该很恨我吧,像朴佑镇那样,毕竟是我害了我。”

 

“原来佑镇他,从来没说过让我戒烟那种话,也从来没说我身上的烟味难闻,所以后来,我猜也能猜到,那场大火,全是因为我。”

 

“对不起……”田雄顿了一下,朴佑镇在后面却已经哽咽,“我一直都想和你说的,却鼓不起勇气,相比之下,你比我勇敢的多。”

 

“我现在烟已经戒了,以前犯的错我一定不会再犯。只是我抽烟,其实……”

 

田雄想说有苦衷,但话到喉咙又吞了进去,和一个去世的人说这些又能挽回些什么呢。

 

“我父亲……他赌博,老输,输了心情就不好,喜欢喝酒喜欢打人,我妈早早的和他离了婚,但我只能跟着他,看着他借高利贷最后还不了,到处躲债。我抽烟……其实是学他,初一的时候就学会了……那时候我已经不太见得到他了,鬼知道他一天天跑到哪里去。”

 

“从那之后,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抽烟,已经成了习惯了,然后我遇见了朴佑镇,我暗恋他,但是我这样的人,哪好意思去讲出来,他说他喜欢我,我真的觉得我幸运极了,我害怕他嫌弃我抽烟,已经很少在抽了,抽完我也会吃糖,这样嘴里会多些甜味,可是那天晚上我真的控制不住,他打电话来问我要钱,很郁闷,所以我才抽烟,才……害了你……对不起。”

 

田雄低下头,眼泪直直的掉在地上,他脑海里还浮现出后来回家的画面,有些发抖,右肩上像是又传来痛楚。

 

 

 

 

 

 

 

 

 

“田雄!”

 

朴佑镇冲到墓碑前面跪到水泥地上从背后死死抱住田雄,把他整个人都圈进了怀里。

 

“你……”

 

田雄一时被吓得瞪大双眼,好久都呆愣着没有缓过神,直到朴佑镇松开他,替他擦脸上的泪痕,才惊慌着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想要挣脱开朴佑镇再次逃开。

 

“你还要走吗?!”

 

田雄愣住,朴佑镇最后抓着田雄的手腕问。

 

“我……我没脸见你……我……你还是让我走吧,我们以后就别联系了。”田雄推脱着朴佑镇,但抓紧的手他根本挣不开。

 

“你说过等我的!我现在来了!你为什么要走?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可是一切都过去了,我们为什么还要活在过去?”

 

田雄回过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朴佑镇,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就想抱抱朴佑镇,他何尝不想重新开始,过去的思念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朴佑镇接住了投进自己怀抱里的田雄,紧紧搂住之后,怀里的温度是那么熟悉,他多想再也不松开。

 

“我知道你有苦衷,我刚刚都听见了,我从来没怪过你,也从来都没有看不起你。”

 

“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根本不是那种直白的人,跟你表白之前,我已经把对你的喜欢憋在心里好久了,办公室给你送花,迎新祭后台被你发现,鬼屋偷偷亲你,便利店给你推荐苹果味的糖都是我在试探你,我也害怕你会拒绝我,我也因为我破裂的家境自卑,可我爱你,爱你这个人,所以我不想放弃,现在也是。”

 

朴佑镇一字一句慢慢的说,田雄渐渐靠在他的怀里,安静下来,他没有想到像朴佑镇这样大大咧咧的人也藏了那么多东西在心里。

 

“可是我配不上你,你那么好,我却什么也不是,高考也没考,工作也找不到好的……唔……”

 

朴佑镇实在见不得田雄这副看不起自己的模样,直接揪起他的衣领,田雄错愕的抬头,猝不及防的就对上了朴佑镇袭上来的嘴唇。

 

错落的吻让田雄失了神智,一切都来的凶猛却又在方寸之中,田雄呆呆的不懂回应,朴佑镇就轻轻咬他,吮吸着他的两片唇瓣,舔舐他的牙尖。

 

田雄的脸有些泛红,朴佑镇摸在手里滚烫,知道田雄快喘不过气,他便及时的松开,手环上对方的腰际,待喘息之后,田雄再想说什么又被重新堵上嘴。

 

朴佑镇真的松开田雄的时候,他反倒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也许是被亲蒙了,嘴唇都变得有点红。

 

“你不准再离开我了,这下我不能没有你了。”朴佑镇握着田雄的手。

 

“去年高考之后,我父亲为了能还高利贷去做了犯法的事情,然后我去警察局举报了他,他坐牢了,我就变成了罪犯的儿子,你……”

 

田雄不敢看朴佑镇,他还是怕……

 

“那又怎样?这些我才不在乎,你人好好的就行,我只在乎你。”朴佑镇笑笑,才不在乎这些。

 

“可是我在那之前受了伤,肩膀,粉碎性骨折,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现在就是个残废。”

 

田雄手覆上右肩上,朴佑镇的眼神立刻紧张起来。

 

“说什么呢!你才不是残废!干什么要这样说自己!”

 

“是真的,我现在,举手都困难,连给自己洗头都抬不起手,不就是个残废嘛。”

 

“瞎说。你不是残废,你有我,以后不能洗头我给你洗,高处的东西我帮你够。”

 

田雄看朴佑镇坚定的眼神,备受感动,眼泪堪堪要滴下来,幸亏朴佑镇抹眼泪及时,不然田雄又要拼命掉眼泪了。

 

 

 

 

 

 

 

 

“你真的不嫌弃我?”

 

“真的真的,还要我说几遍呀?”朴佑镇一路牵着田雄回去,一路被田雄反问同一个问题。

 

“你嫌我烦了?”田雄站在原地赖着不走了,瞪着朴佑镇,眉眼里都是怀疑。

 

“没有烦你,你这个问题都问了八百遍了,你还不如问我八百遍爱不爱你这种问题。”

 

朴佑镇回过身扯着田雄的手,两个人又牵着手继续走。

 

“那你爱不爱我?”

 

“爱!我爱你,超级超级爱你,超级超级超级爱你!”

 

朴佑镇朝着田雄大喊,惹得田雄总算笑出了声。

 

 

 

 

 

 

 

 

 

“你看那边,太阳快要下山了。”

 

田雄拍拍朴佑镇,让他看远处日落的地方。

 

“要去看日落吗?那边江边可以看。”

 

“好啊。”

 

“那走吧。”

 

两人对视一笑,牵着手往江边去了。

 

 

 





很久之后,朴佑镇想起那天的重逢,想起那天见过的夕阳,总会联想到另一句话。


若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来袭。










“这辈子,你便是我的欢欣之事。”








 

 

End.

 

 

 

 




/* 结尾点题哈哈哈哈


/* 咱们番外见~

 

 

 

 

 

 

AB的小姐姐

[東雄]木槿花開時 - 25

25

「小夫人您在做什麼?」李輝對著正在收拾包袱的田兒問道,他的樣子令他害怕。

和離開金家的時候一樣,他的身邊沒多少東西可以帶走,想逃亡似的拾起了包袱便要往外走,可他還能去哪呢?

才正要踏出房門,就迎面撞上了朴佑鎭,瞧見他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難道他就這麼害怕嗎?

「你要去哪?」朴佑鎭口氣冷峻地問。

「帶我去找父親。」一開始就說好留在朴府的條件是朴佑鎭會帶他去找父親,只是大半個月過去了,朴佑鎭卻隻字未提。

「現在還不是時候…」朴佑鎭又是如此這般推拖。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田兒異常的憤怒,連一旁的李輝也沒看過這般的田兒,「你是不是在騙我,只為了把我留在這?」

朴佑鎭一...




25

「小夫人您在做什麼?」李輝對著正在收拾包袱的田兒問道,他的樣子令他害怕。

和離開金家的時候一樣,他的身邊沒多少東西可以帶走,想逃亡似的拾起了包袱便要往外走,可他還能去哪呢?

才正要踏出房門,就迎面撞上了朴佑鎭,瞧見他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難道他就這麼害怕嗎?

「你要去哪?」朴佑鎭口氣冷峻地問。

「帶我去找父親。」一開始就說好留在朴府的條件是朴佑鎭會帶他去找父親,只是大半個月過去了,朴佑鎭卻隻字未提。

「現在還不是時候…」朴佑鎭又是如此這般推拖。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田兒異常的憤怒,連一旁的李輝也沒看過這般的田兒,「你是不是在騙我,只為了把我留在這?」

朴佑鎭一時語塞,田兒說得對,也說得不對。

「你也把我當成物品嗎?」田兒語氣淡然卻嚴厲的指控。

在金家以養媳的身分生活,是金老爺舊情人的化身,是金東賢的未婚妻,是金夫人的眼中釘,從來就不是以田兒的身分,他們給予他的情感是真是假,田兒不敢去想,總是戰戰兢兢,害怕再次被丟棄。

在朴家,他又是以什麼身分留下呢?

朴佑鎭嘆了一口氣,終於開口:「我帶你去吧。」

 

說是要帶他去見父親,可騎上逍遙以後,卻是奔馳在剛才他帶他悠遊的這片草原,難道他又在騙他嗎?田兒的耐心快被他給消磨光了。

「沉住氣,待會就到了。」朴佑鎭知道他心浮氣躁。

廣闊的草原上,在他們前往的方向有一棵樹,就這麼一棵樹矗立在那倒有些突兀,當逍遙奔到了樹的面前,朴佑鎭拉了韁繩,讓她停下。

田兒一開始還納悶著,這裡怎麼看也沒有父親的身影,但一看到樹上掛著的一塊木板,上頭寫的字,他便了解一二。

『田氏長眠於此。』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田兒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你父親在去年冬天病逝了,我將他帶回葬在這裡。」

大樹茁壯,綠葉盎然,像是父親在此處過得快活,放下了對人生的執念,也終於可以和他深愛的妻子,在另一個世界相聚。

田兒跪在了樹前,默默地流下了眼淚,也許這將會是他最後一次為父親流淚。

「以後你想念父親的時候,我就帶你來這裡,不要走,好嗎?」朴佑鎭從田兒的背後擁著他,沉穩卻不太自信的嗓音,在田兒的頭頂響起。

「…你給我一點時間。」他的心裡還住著那個人,從未離去。

「好、好,我不強迫你。」朴佑鎭的聲音中總算有點喜悅,讓他打開心扉是第一步,還怕無法打動他的心嗎?

如果他願意,他肯定會好好對待他,不會像姓金的,這般傷害他。

 

/

「小夫人,你不走了嗎?」李輝擔憂地問,才重逢沒多久田兒就鬧著要離開,他心裡總是失落。

「嗯,不走。」暫時不走,田兒笑著對他說,「留下來陪輝兒,好不好?」

「當然好!」李輝開心地手舞足蹈,「除了陪輝兒,小夫人沒有別的原因嗎?」比如…朴佑鎭?

田兒知道李輝想說的是什麼,但他只是笑笑。

他知道朴佑鎭是好人,對他也別有用心,可自己配不上他,一個心裡有著別人的人,要怎麼自私的要幸福?

月圓的時候會想起他笑得燦爛,閉上眼時似是可以聞到他身上獨有的沉香,在夢裡即使看不清面容卻也知道是那個人的身影。

無時無刻,他的腦海都被那個人給佔據,想忘也忘不掉。

「小夫人這個是…?」幫著田兒整理盛怒之下打包的行李,卻在裡頭發現了好多鵝黃色的碎布,「該不會是…」

田兒點頭,沒有多說什麼,見到這些碎布,就會想起他的心是如何被撕碎的。

「我、我替你把他們縫起來。」李輝越說越是哽咽,當初他是如何護著這塊布,又是如何被羞辱,以致於落得今天這番田地,居然輕易的支離破碎。

但也因禍得福,他和田兒現在都遇到更好的人了。

花了幾天,沒日沒夜地趕工,李輝真的將碎布重新縫在一起了,只是上頭歪歪扭扭的痕跡根本無法忽視,李輝雖然對成果不甚滿意,但看到田兒珍貴的將衣服收好,他也就放心了。

只是田兒知道,即使破碎的關係再次勉強的重組了,經歷過的裂痕,依然是清晰可見,而這些裂痕,便會反撲在兩人身上。

 



TBC.


這禮拜沒等到木槿花是不是想我了(才沒有

我感冒了,而且有點嚴重QAQ

不過有好轉了所以才上來發文囉~

(再宣傳一次我的EMKM跟短篇集...)

開車轉圈圈⭕️⭕️

駝賢駝// 曾經,有人告訴我

ABO現實向,雙A攻略車車

是我另一篇輝雄-製作人的番外

上車處


孩子們記得繫好安全帶

這篇其實是一兩個月前碼的

昨天看到才想起來,索性就把這文完成了

信息素的味道是我的私心

琥珀檀木是我很愛的男香味

令人沉穩且安心的穩重感

偷偷補一句,我的英文名是Amber


ABO現實向,雙A攻略車車

是我另一篇輝雄-製作人的番外

上車處



孩子們記得繫好安全帶

這篇其實是一兩個月前碼的

昨天看到才想起來,索性就把這文完成了

信息素的味道是我的私心

琥珀檀木是我很愛的男香味

令人沉穩且安心的穩重感

偷偷補一句,我的英文名是Amber


AB的小姐姐

小小的宣傳一下

314台北場會有場外販售

預計是兩本:EMKM、短篇集

請要購買的人幫我填一下印量調查

小小的宣傳一下

314台北場會有場外販售

預計是兩本:EMKM、短篇集

請要購買的人幫我填一下印量調查

開車轉圈圈⭕️⭕️

駝賢駝// Instagram 7

zero.min_:靠你養囉😘

可惡,又被撩了。

耳根子瞬間綻紅,最近總是被撩得毫無預警。


_king.dong:是哥該養我吧,你好意思喔?

zero.min_:好意思阿,我靠這張臉給東東就夠了

又......,自從上次自己開撩之後,彷彿開啟了林煐岷的開關,只要逮到機會就撩撥著他,反撩回去最後還是會撩回來,不該這樣的阿。


「哥又在和煐岷哥談情說愛?」佑鎭倚靠著東賢的肩膀,視線仍在自己的手機上,似乎對於自己哥哥耳根發紅滿臉錯愕的盯著手機的反應見怪不怪了。

說也有趣,自己和田雄為了逗弄東賢而追蹤了林煐岷的Instagram,美齊名是想找機會替東賢觀察,實質上想找...




zero.min_:靠你養囉😘

可惡,又被撩了。

耳根子瞬間綻紅,最近總是被撩得毫無預警。



_king.dong:是哥該養我吧,你好意思喔?

zero.min_:好意思阿,我靠這張臉給東東就夠了

又......,自從上次自己開撩之後,彷彿開啟了林煐岷的開關,只要逮到機會就撩撥著他,反撩回去最後還是會撩回來,不該這樣的阿。



「哥又在和煐岷哥談情說愛?」佑鎭倚靠著東賢的肩膀,視線仍在自己的手機上,似乎對於自己哥哥耳根發紅滿臉錯愕的盯著手機的反應見怪不怪了。

說也有趣,自己和田雄為了逗弄東賢而追蹤了林煐岷的Instagram,美齊名是想找機會替東賢觀察,實質上想找機會玩弄東賢和煐岷聊聊天,殊不知反而是對方主動私訊兩人的帳號還反追蹤了,現在三不五時就會於Instagram上互動。

儘管如此,和東賢卻也有著不需說出口的默契,比如:兩人的發展。

「是戰鬥。」這是一場撩撥之爭,誰輸誰贏沒到最後一刻不會曉得。



_king.dong:這太便宜哥了,至少也要以身相許

現在已經沒有是否太超過的問題,只有輸贏才是重點,這可嚴重關係到面子問題。



「說不準煐岷哥是個alpha。」他一直不懂為何不直接問清楚就好?雖然能理解東賢的害怕,但這樣僅僅透過文字交流能得到什麼?

他每天在田雄身邊環繞都沒個進展,假裝有意無意實質是刻意散發信息素也都只得到一句:「佑鎮你最近性慾高漲喔?」

從那一刻起他嚴重懷疑田雄的眼光,好歹想貼上他的omega多到溢滿整條街。



「不可能。」這樣軟綿綿的alpha?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煐岷哥的條件這麼好。」他可是和田雄很認真的研究了對方的Instagram,相貌精緻撇開不說,魅力滿點也不討論,身材挺拔也略過,林煐岷球技一流,似乎還很會游泳,攝影能力卓越,一等名校畢業的高材生,更是業界知名的音樂製作人,這樣的能力說是alpha完全不為過。

「我知道他條件很好,但是不可能是alpha。」他怎麼會不曉得林煐岷何等優秀,但就是......

「是不可能還是不能?」佑鎭轉身坐挺身子面對著東賢,「萬一煐岷哥真是alpha,怎麼辦?」佑鎭注視著東賢的眼神久違的認真,一直以來他都用著半暗示的方式提醒著東賢,也讓他能清楚感受到東賢的逃避,看著他們一來一往也一個月了,說沒有任何感情單純聊聊是不可能的,何況,在他和田雄面前,東賢對於煐岷的情感越來越透明了。



看著東賢的沉默,佑鎭嘆氣,「是的話再說?」他怎麼會不曉得東賢再想什麼,但如此逃避現實的他,也只有小時候看東賢和雙胞胎哥哥泰賢吵架時見過,「哥何不試著表態看看呢?」

東賢抬頭看著佑鎭,看來這個弟弟是真的長大了,而自己反而開始讓弟弟擔心了。

「讓我再想想。」這一個月太美好,讓他真的恐懼任何的變化。

他內心是貪心得想得到更多,卻又害怕鼓起勇氣跨出一步後,會把林煐岷嚇跑。



zero.min_:既然如此,朕只好接納你了

看著煐岷傳來的回覆,或許,他真得該好好思考這個問題。



「我知道你怕心急壞事......」這麼小心翼翼的金東賢,佑鎭還真沒看過。

「害怕見面沒關係,至少,先通個電話吧,文字沒有感情,說話是有語調情緒的。」看來,談戀愛會變傻是真的,連這都需要弟弟操心提醒,這段日子下來,只想著如何維持,卻恐懼著失去,像個懦夫一樣。

但是,「你呢?」,東賢突然勾起狡猾的嘴角,「你什麼時候才肯勇敢的和田雄說我不想只是暫時標記你。」看著佑鎭錯愕蒼茫的反應,金東賢報復心態全面湧上腦海,「告訴他我想對你永久標記。」東賢雙手做出虎爪形狀,語畢狠狠的作勢啃咬的動作。



佑鎭看著東賢這般笑話自己,卻無法反駁什麼,他爬起身看著朝他倆走來的田雄,輕揮著手回應著,「我如果跨出那一步,你要和煐岷哥見面嗎?」



見面......。

他有勇氣嗎?

佑鎭向前抱住田雄,對方撒嬌著回抱抬頭向著佑鎭笑的好看。

佑鎭溫柔的笑著,眼角卻帶著苦澀,或許和佑鎭相比,自己更幸運吧。至少不會有理所當然的擁抱,合理化的親密接觸,只因我們是要好如兄弟的朋友。



_king.dong:想聽哥的聲音了



看著東賢傳來的訊息,還有自己強裝鎮定的回覆,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帥氣的要東賢把號碼交上來,晚點打給他,等到現在已經晚上八點了,依然看著那串號碼發愣。

試想過無數個東賢突然想聽聲音的可能,卻毫無頭緒,或許該說哪怕是對方鼓起勇氣跨出這一步,他都不敢這麼解讀。



不管了,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

大拇指按下通話的那瞬間,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或許,一直以來都是自己過於複雜化了?



「我是東賢。」

才怪!

這聲音太有磁性,絕對不是他私心,身為專業的音樂製作人,如此乾淨且柔和的嗓音,不曉得唱起歌來是如何?

「東東在幹嘛?」他努力調整呼吸,讓自己的語調盡可能的平穩且淡定,他不想讓東東發現內心的澎湃和激昂,更不希望對方發覺他為什麼心跳加速的原因。

「喝酒,」伴隨著啤酒罐被開啟的響亮,「等佑鎭的宵夜。」後面那句似乎聽出了他對食物的期待。

「又不約我?」似乎是因為煐岷的抗議而笑的溫柔,「不行,我沒勇氣見哥。」東賢堅定的拒絕卻帶著寵溺的口吻,讓煐岷的思緒更加混亂。



原本期待著是東賢為了兩人不進不退的相處提出勇氣,可現在直白的拒絕見面又訴說著並非他所想般。

金東賢,真的好令林煐岷難以捉摸。



「你又知道我是誰了?」他清了清喉嚨,試圖讓自己語調顯得輕鬆。

「林煐岷。」這聲林煐岷像融了麥芽糖似的,聽入煐岷耳中溢滿著溺愛。

「是哥!」沒大沒小的傢伙。「你怎麼知道是我?」他只讓東賢聽過一次他的聲音。

「我記得你的聲音,很好聽。」他開始後悔答應金東賢的要求。



文字沒有感情他能夠將溺愛的感受解釋成自己的過分解讀,可現在電話一端傳來的話語中帶著寵溺無邊的語調,若非東賢太會演戲,那字字句句的溫柔都太過真實了,真切到令煐岷僅剩的理性也跳入那撥動心弦中,強烈舞動的心跳聲似乎能奏出一首曲,一首名為金東賢的曲。



「你耳朵這麼好。」在東賢面前表現鎮定似乎成了煐岷最大的課題。

「是哥的聲音......」還未等東賢說完便傳來滿是活力的「煐岷哥!」有別於東賢乾淨輕柔的嗓音,低音砲中帶有通透圓潤,這孩子的聲音很適合RAP呢。

「佑鎭嗎?」謝天謝地這孩子出現的太是時候。

「對。」東賢的這聲回應充滿著無奈,他開始後悔今晚邀約佑鎭和田雄這局宵夜。



 他擅長交際是大家公認的,但是面對林煐岷他不敢肯定,他害怕自己說錯話,更恐懼自己擔心說錯話而搞砸了氣氛。

這也是他把佑鎭和田雄來的原因,這段時間他們兩人偶爾會在Instagram上雨林煐岷互動,興許能讓這通電話沒這麼尷尬。

實際上,他多想了,這通電話令他舒服。

鼓起勇氣這決定是對的,但邀約他們來是錯的。



「煐岷哥——」有別於佑鎭的低音砲,這聲哥甜的不輸大輝的撒嬌,蜜嗓中帶有著特殊的磁性,特別符合田雄的形象。

「是雄吧?擴音擴音,金東賢擴音!」不難聽出煐岷的愉悅,和剛剛接通電話時相比,現在的情緒似乎興奮到最極致。

「哥不是打給我的嗎?」對於林煐岷毫無隱藏的激昂,金東賢完全吃味。

「是沒錯,可是我也想和孩子們說說話,誰讓你不約我!」他必須承認他很開心聽見這兩個孩子這麼激動得喚他哥,也不能否認他私心的想要撇開和東賢單獨聊天,他根本無法保證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和思考。


「不行,你的聲音只有我能聽。」



//

有人猜到ABO這走向嗎😂

當初要寫這篇時我思考滿久的

最後為了加深兩人的糾結感而加入

同時也決定到一半再顯出這設定

所以ABO不會有太主要的劇情描述

但卻是不能缺少的設定

有人要猜猜我們煐岷和東賢是什麼設定嗎😏



kimkion💙
替身 abo “这本来就是朴先...

替身

abo

“这本来就是朴先生的家……”

替身

abo

“这本来就是朴先生的家……”

AB的小姐姐

[東雄]木槿花開時 - 24

24

那一聲少爺叫的是誰,沒人知道。

但朴佑鎭希望會是自己。

田兒來到朴府已半月有餘,每日早晨都在朴佑鎭訓練的聲響中醒來,涼亭變成了他經常報到的地方,從亭子看出去的風景格外愜意。

這天,田兒心血來潮,要朴佑鎭教自己基本的武術,不論是防身或是增強體力都會有所幫助。

「腰桿打直,眼睛盯著前方,刀尖對準你要砍向的物品。」兩人面對面握緊木劍,蓄勢待發,一聲吆喝,朴佑鎭便輕易的擊落了田兒手中的木劍。

「怎麼又輸了…」田兒懊惱的撿起木劍。

朴佑鎭摸摸他的頭安慰的說:「輸給我也是合理的,我可是連續好幾個月在雪山上揮千刀的男子。」說完還一臉得意。

看他挫敗的小臉,朴佑鎭繞到他的背後,手把手...


24

那一聲少爺叫的是誰,沒人知道。

但朴佑鎭希望會是自己。

田兒來到朴府已半月有餘,每日早晨都在朴佑鎭訓練的聲響中醒來,涼亭變成了他經常報到的地方,從亭子看出去的風景格外愜意。

這天,田兒心血來潮,要朴佑鎭教自己基本的武術,不論是防身或是增強體力都會有所幫助。

「腰桿打直,眼睛盯著前方,刀尖對準你要砍向的物品。」兩人面對面握緊木劍,蓄勢待發,一聲吆喝,朴佑鎭便輕易的擊落了田兒手中的木劍。

「怎麼又輸了…」田兒懊惱的撿起木劍。

朴佑鎭摸摸他的頭安慰的說:「輸給我也是合理的,我可是連續好幾個月在雪山上揮千刀的男子。」說完還一臉得意。

看他挫敗的小臉,朴佑鎭繞到他的背後,手把手的教他握劍。

粗糙有力的大手覆上了田兒細嫩的小手,上頭有著長年習武留下的老繭,摩娑著田兒的肌膚,不算刺痛卻有些搔癢。加重了些力道,他說:「手要握緊。」在田兒的掌心上印出了劍柄的形狀,他的呼吸平穩灑在田兒的耳後,身體緊貼著田兒的後背,不明白他是有心還是無意,都成功的讓田兒的腦袋亂成一團。

「不用力嗎?」突然有些嚴厲的口氣響起,才拉回了田兒的思緒,「屏氣凝神,揮劍!」

被朴佑鎭的手牽引,一起做出了揮劍的動作,擊向面前的一根竹子,竹子應聲顫抖,幾片竹葉掉落,和田兒自己揮出的動作天差地別,若手中的這把是真劍,竹子早就一刀兩斷了。

「這樣記得了嗎?」朴佑鎭笑著,「接下來不打竹子了,去打庭院裡的松樹吧。又高又壯的樹訓練起來才有意義啊。」

這、這毛頭小子肯定是刻意要和自己做對,分明是用他以前說過的話來欺負自己,是報復嗎?習武之人怎麼可以這般小眼睛小鼻子,哼。

田兒用力地打了兩下松樹,卻連一片樹葉也沒撼動,只覺得氣餒。

「我才練兩個時辰,怎麼跟你練了快十年的人比呢?」

朴佑鎭抽起他手中的木劍,換成用他的大手牽起了他的手,「不練了不氣了,我帶你去兜風。」

兜風?

田兒一愣一愣的被朴佑鎭帶到了宅邸後方的馬廄,朴佑鎭興高采烈的牽出一匹白馬,渾身白色的鬃毛有種高貴的氣息,田兒是目瞪口呆,他從未看過長的如此俊的馬兒。

「她叫逍遙,是我的愛馬。」朴佑鎭如介紹珍寶一般,滿臉喜色。

田兒也十分興奮,原來他說的兜風,是要帶他去騎馬呀!他可從來沒騎過馬呢。

逍遙的鬃毛看起來很好摸,田兒便好奇的抬起了手來,卻立刻被朴佑鎭喝止。

「逍遙認生,你可千萬別摸她。」朴佑鎭認真道,「會傷到你的。」

「不能摸她,要怎麼兜風呀?」田兒一臉委屈巴巴的,難不成只能遠觀而不能亵玩焉?

只見朴佑鎭一躍而上,翻到了馬背上坐好,在朝他伸出手,「踏著腳蹬上來。」

田兒沒有動作,只是呆愣在那,怎麼會在一瞬間,在他的身上看到另一個人的影子,對他做的舉動如此相似,他分不清哪個才是真實。

不,眼前的這個人是朴佑鎭,是在雪山遇見的那孩子,是為他下水井取髮簪的笨蛋,不是那個與他無緣的未婚夫。

抓住了他伸出的手,一蹬便也上了馬。

「朴少爺,你的腿傷…」上了馬之後才想起他的傷,經過田兒的細心照料,傷早已好了大半,但畢竟騎馬是劇烈的運動,要是傷口裂開就不好了。

「不要緊,反正你會照顧我。」

這理所當然的口氣是怎麼回事?

「因為我會照顧你,所以受傷沒關係嗎?」田兒又作勢要往他傷處撃去,但被朴佑鎭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給緊緊握著。

「是為了要帶你兜風才惡化的,當然是你要照顧我啊。」朴佑鎭嬉皮笑臉的衝著他笑。

無賴!田兒鬥不過他,心裡憋屈。

「駕!」朴佑鎭喊了一聲,逍遙便往前衝。

穿過後院,宅邸的後方有一片依傍著河水的草原,達達的馬蹄聲與田兒激烈的心跳聲同步,興奮地大叫大笑,他好像從來沒有這樣宣洩過自己的情緒,他總是很乖巧、很替別人著想,所有的情緒都很含蓄的表現,總是在看他人的臉色。

現在這樣,他覺得挺好的。

「少爺,風吹來真舒服!」田兒扯開嗓子和身後的朴佑鎭說。

朴佑鎭的雙臂圍繞在他腰的兩側向前牽住韁繩,兩人的身子幾乎沒有縫隙地緊貼著,又因馬兒奔跑的起伏而互相摩擦著,由著風一起吹來的田兒身上的味道,一股自然的花果香味,嗅得朴佑鎭心頭癢癢的。

「叫我的名字。」朴佑鎭帶了些命令的語氣道,「別叫我少爺。」

想成為特別的存在,不想你喊著少爺心裡想的是別人。

看不見前頭的人表情是如何,他沉默了許久。是自己的要求太過了嗎?他不好意思嗎?朴佑鎭開始胡思亂想。

「佑、佑鎭。」前頭的人兒怯怯地出聲了,耳後可見染起了一抹緋紅。

朴佑鎭喜不自勝,能聽見他口中喊出自己的名字,是他一直以來的心願。幼時,沒有預兆的離別,讓他始終耿耿於懷,從那之後他便一直找尋他,才打聽到了原來他被賣到金家,甚至不是以僕人的身分,而是做為金家小少爺未來的妻子。

如果他可以早一步就好了,那麼他從一開始就會是自己的。

先遇見他的,也是他不是嗎?

情不自禁地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下,田兒在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中震驚不已,沒想到竟搖搖晃晃地從馬背上摔了下去,朴佑鎭為了救他也摔了下去,一個反手墊在了田兒下方,保護他不受傷。

「少爺,你沒事吧!」擔心朴佑鎭又多了新傷或舊傷復發,田兒急忙查看。

「啊、嘶…」朴佑鎭壓住自己大腿上的舊傷,表情痛苦地發出嘆息聲。

「傷口怎麼樣了?你放開我看看…」田兒急得快哭出來了,眼眶裡有淚在打轉。

朴佑鎭低著頭不說話,肩膀一直顫抖著,這讓田兒更緊張了,痛到沒辦法說話了嗎?

可沒想到從顫抖的身軀發出的竟是放聲大笑,「騙你的!」朴佑鎭故意裝痛想逗他,果然讓他收穫了不錯的畫面,笑得眼淚都噴出來了,還是不停地捧腹大笑。

「朴佑鎭!」田兒憤怒地直呼他的姓名,粉拳在他的胸膛上落下一拳又一拳,可惡的壞蛋,把眼淚還來!

讓他白操心,朴佑鎭也覺得過意不去,攬緊了他的腰,直直地望進他的眼底。

「我喜歡你叫我的名字。」

看著田兒紅嫩如花的面容,朴佑鎭又按捺不住心頭的情意,這次的目的地是田兒鮮嫩欲滴的朱唇。

雙唇即將觸碰在一起的瞬間,田兒別過頭去,期待中的觸感並未感受到,卻只聽見了懷裡的人兒說了聲,「對不起…」

達達的腳步聲,聲聲漸遠。




TBC.


大家不要忘記東東啊QAQ
(大概要再三回他才會出現)

AB的小姐姐

[東雄]木槿花開時 - 23

23

田兒幾乎是驚醒的。

滿身是汗、右手往天花板的方向伸,始終摸不到夢境中男孩的頭,也沒聽到他嘴裡說出的他的名字。

意識逐漸清醒之後,發現自己的額頭上蓋著一條毛巾,還溫熱著,許是有人在身旁細心照料了吧!才這麼想,左手便感受到一股力道抓著他,往下一看是一顆毛叢叢的頭趴在床沿,樣子不像是李輝,那便是朴佑鎭了。

因他醒來的動作牽引著他,朴佑鎭也慢慢轉醒,一醒來便急切的觀察他的狀況,好一會兒才鬆了口氣。

「還好你沒事。」朴佑鎭環住了他的肩膀,將他擁入懷中。

「…你是,」田兒緩緩地開口,聲音中帶著久未出聲而造成的粗啞嗓音,「飯糰?」

「你想起來了?」朴佑鎭想掩飾心中的狂喜,可表...




23

田兒幾乎是驚醒的。

滿身是汗、右手往天花板的方向伸,始終摸不到夢境中男孩的頭,也沒聽到他嘴裡說出的他的名字。

意識逐漸清醒之後,發現自己的額頭上蓋著一條毛巾,還溫熱著,許是有人在身旁細心照料了吧!才這麼想,左手便感受到一股力道抓著他,往下一看是一顆毛叢叢的頭趴在床沿,樣子不像是李輝,那便是朴佑鎭了。

因他醒來的動作牽引著他,朴佑鎭也慢慢轉醒,一醒來便急切的觀察他的狀況,好一會兒才鬆了口氣。

「還好你沒事。」朴佑鎭環住了他的肩膀,將他擁入懷中。

「…你是,」田兒緩緩地開口,聲音中帶著久未出聲而造成的粗啞嗓音,「飯糰?」

「你想起來了?」朴佑鎭想掩飾心中的狂喜,可表情和聲調都出賣了他。

「我…怎麼了?病了…?」田兒斷斷續續地說著話,想知道自己怎麼躺在床上。

「大夫說是胃疾,還併發了溫病,」朴佑鎭替他將額頭上的毛巾取下,浸了水後擰乾,擦拭他臉上的汗珠,「剛發作時你便昏厥沒了意識,卻像是做了惡夢,口裡一直念念有詞。」

胃疾?他完全沒了印象,怎麼發病的,怎麼到床上的,全都不記得了,他現在腦海中想的都是剛才的夢境。

朴佑鎭就是當年那個孩子,和那時的模樣已相去甚遠,也難怪自己沒有認出來,那個哭著說練劍好累的小孩,如今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後來發生了太多事,這段回憶竟差點被他給遺忘了。

「我躺了多久…?」田兒問道。

「三天兩夜了。」

這麼長的時間都是你在照顧我嗎?田兒忽然熱淚盈眶,他的臉看起來有些憔悴,即使帶著倦容也依然笑臉迎人,這讓田兒滿是愧疚。

就在感動萬分的這一刻,田兒的肚子發出一聲咕嚕,令人尷尬。兩人對視了半晌,都笑開懷。

「應該餓了吧,我命李輝煮一些養胃的東西給你吃,你好好歇息,我得出門一趟。」

田兒抓住了他將離去的衣角,依依不捨,「你要出去嗎?」

「很快就會回來的,別擔心。」朴佑鎭為了讓他安心,溫柔的撫摸他的頭。

離開前還多瞧了田兒一眼,才安心地離去。

不一會兒,李輝便端著熱粥進房,替他一口一口吹涼,再餵給他吃。

「金家虧待你嗎?怎麼身子比以前還糟了。」李輝感嘆,擦擦他嘴角沾上的湯水,好不容易吃完了粥,可田兒依舊筋疲力盡的模樣,提不起勁。

「沒那回事。」田兒失笑,李輝還是像以前一樣為他著想,「朴少爺,去哪裡你知道嗎?」

「少爺說他去市集,買些小夫人…田兒你會用到的東西。」李輝喊完稱謂後才想起田兒耳提面命不要再以小夫人稱呼他,急忙趕口卻顯得太刻意了。

「輝兒,你習慣怎麼叫就怎麼叫吧,你心裡舒服就好。」田兒看他一副彆扭的模樣,覺得可愛有趣。

李輝搔搔頭,難為情地笑了笑。

 

在田兒的房門外種有一片竹,還有一座造景湖,越過湖上的橋可以到達一座涼亭。

田兒要李輝扶他到亭子看看,李輝怕他著涼,便替他披了件披風,才扶他出去。一片竹林有著透心的涼,在炎熱的天氣實在舒適,可田兒大病初癒,禁不起受寒,李輝將他摟的緊,問他要不要回房歇息,田兒堅持要到涼亭那。

朴府裡少有鮮豔亮麗的花叢,多是像松柏這類的常青植物,這樣正好,看到紅橙黃綠的花朵反叫他心頭煩悶,總是會想起在花團錦簇的那頭,有個比花更艷麗的美男子。

走到了小橋的中央,可見到湖裡有成群的錦鯉悠遊其中。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田兒突然有感而發。

「嗯?小夫人你說什麼?」

其他人都不是田兒,無法知道他在金家度過的這些時光是幸福還是悲慘,也許只有他自己本人才知道。

他搖搖頭,沒多做解釋。

李輝覺得久沒見他,他好像多了很多心事讓他看不透,但不論如何,他只希望田兒能幸福。

坐在涼亭裡,享受著迎面而來的微風,拂過他有些紅暈的臉龐,他像是在朴府中唯一盛開的花朵,等待有情人將他採下,但他脆弱、易碎,必須以真心相對才能將他採下。

看風景看得累了,便坐在亭子裡打盹了,李輝趕緊跑回屋裡取幾條毯子來給他蓋上。跑回亭子時,便見著朴佑鎭也到了亭子裡。

朴佑鎭愛憐的眼神看著田兒,替他撥開擋在面前的髮,其中的寵溺不用明說,李輝也懂是什麼。

「少爺…」李輝輕聲地來到朴佑鎭的身旁。

朴佑鎭只將食指抵在雙唇中間,生怕吵醒的睡著的小天使。

將他輕輕地抱起,步向房間,李輝也乖巧的跟在後方。輕柔地將他放在床上,接過李輝手裡的毯子,替他蓋上,似是感受到動靜,田兒發出呼嚕聲,像在抗議別擾他清夢,朴佑鎭以手指滑過他的鼻樑,輕點了他的鼻頭,一舉一動間的柔情,全都能讓旁人羨煞不已。

轉身要走時,田兒的小手又留住他了。

「少爺…」

一句囈語,卻讓朴佑鎭心中千頭萬緒理不清。




TBC.

kimkion💙
替身 abo ③“你应该告诉他...

替身

abo

③“你应该告诉他一下的……”


替身

abo

③“你应该告诉他一下的……”


AB的小姐姐

[東雄]Boys Love

[图片]
Cr.LOGO


/昨晚就想發的車,可是趕不完

/從此圖萌生的腦補,小男孩的愛情真的是太美好了嗚嗚嗚 (流淚

/反正就是黃色文學,拜託讓我發成功!


我要看小男孩談戀愛

給個備份


Cr.LOGO


/昨晚就想發的車,可是趕不完

/從此圖萌生的腦補,小男孩的愛情真的是太美好了嗚嗚嗚 (流淚

/反正就是黃色文學,拜託讓我發成功!


我要看小男孩談戀愛

給個備份

開車轉圈圈⭕️⭕️

駝賢駝// Instagram 6

//


這兩星期,他過得有些許悠哉。

說悠哉似乎太好聽了些,應該說他過得很廢。


每每結束一張專輯的製作,他便會陷入這樣的廢物生活。

業界都說也只有他這般的猖狂。

他需要放空人生,才能珍惜繁忙帶來的充實和快樂。

大輝說這是他替自己找的藉口,他不否認,但這是他的人生哲學。


每回放空他總是足不出戶,所有的進食不是靠泡麵就是外送,再不然就是超商或親愛的大輝提著外帶上門餵食。

這次的放空人生卻不一樣了,他選擇外出。


放空人生可以,放空味覺可不行。


東東是這麼說的。

於是,他每天起床整理過後,便會帶著他的電腦和耳機來到這間東東推薦的咖啡廳,坐在固定的靠窗...




//


這兩星期,他過得有些許悠哉。

說悠哉似乎太好聽了些,應該說他過得很廢。



每每結束一張專輯的製作,他便會陷入這樣的廢物生活。

業界都說也只有他這般的猖狂。

他需要放空人生,才能珍惜繁忙帶來的充實和快樂。

大輝說這是他替自己找的藉口,他不否認,但這是他的人生哲學。



每回放空他總是足不出戶,所有的進食不是靠泡麵就是外送,再不然就是超商或親愛的大輝提著外帶上門餵食。

這次的放空人生卻不一樣了,他選擇外出。



放空人生可以,放空味覺可不行。



東東是這麼說的。

於是,他每天起床整理過後,便會帶著他的電腦和耳機來到這間東東推薦的咖啡廳,坐在固定的靠窗座位,點上一杯現在最為流行的黑糖珍珠鮮奶,隨著心情選擇搭配的輕食,看似毫不在意卻觀察著經過人們,帶著耳機卻沒有音樂的偷聽著周圍對談,就這樣度過一下午。



這樣的放空人生似乎很不錯。

雖然沒有放空的這麼徹底,卻帶來無止境的靈感。



他很喜歡這間咖啡廳的這樣設計,窗邊的玻璃下半部採用的是從外頭無法一探究竟的材質,上半部仍可從外頭看見店內的裝潢擺設,這樣的設計讓他可以大膽地觀察著窗外所有的事物,不用擔心被誤會了什麼。



會這麼注意窗外還有個原因,想尋找粉紅色頭髮的他。

有人說過,聊著聊著最怕就這樣把心聊走了。

現在的他正擔心這事情發生;Instagram裡的他太過溫柔美好,每字字句句都能感受到對於自己的寵溺,他害怕。

害怕萬一真的動了心怎麼辦?明明從未見過面,甚至沒有通過電話,單純透過文字罷了。

文字是沒有感情的;沒有感情的文字卻仍感受到一份寵溺和溫柔,他害怕是自己的過分解讀。



他是個標準的外貌生物,這世上誰不喜歡好看的人事物?

他曾渴望那溫柔的東東外表如他的文字一樣吸引自己,但事實似乎沒他想像中的美好。

無論他怎麼要求和拜託,東東總是一句:我沒哥好看。的躲避掉。



除了兩個禮拜前東東上傳的那張粉色頭髮愛心自拍外,一無所獲。

不論怎麼翻透東東甚至是找到他好友的Instagram,就是翻不到任何一絲線索。

照常理而言好看的人就算再怎麼孤僻或低調,也一定會有朋友拍下的照片,可惜他無論怎麼翻找沒有就是沒有。

人們總說物以類聚,他翻著東東身邊最要好的弟弟和學長的Instargam就是這麼充滿魅力猶如偶像的外貌,沒道理東東不好看,他是這麼說服自己的。

可偏偏在東東弟弟佑鎭的某則貼文發現一張全包的好笑自拍,上頭寫著:這是東東哥的極限

下面的留言更是令他崩潰。



_king.dong:這是我人生最好看的自拍

buguette__:哥你有你的市場別氣餒

woong.pertty:我們東東的心最美了

難道......真的這麼難看?



為了一探究竟,在東東推薦了這家他很常光臨的咖啡廳,甚至是每天上下課都會經過之後,便下定決心要來這賭賭看,向著窗外尋找粉紅色頭髮。

目前第十天了,連一根粉紅色的毛都沒看到,他有猜測東東可能會戴上帽子,每當碰到戴帽子的他便更用力去看帽子底下的髮色,仍然沒有任何收穫。

終於在剛剛看到粉色頭髮迎面而來,他心臟狂奔,但仔細一看,那身高不對。

他清楚記得上次看到佑鎭傳的限時動態影片時是何等的激動,畫面中拍攝到挺拔背影,那身高和體態完全命中自己,最令人激昂的是佑鎭說著:「東東哥要請客!」這樣完美的背影是東東沒錯。



沒尋找到東東的真面目,反而注意到一位好看的男大生。

還記得第一次注意上時,他正因隔壁桌情侶吵架而獲取靈感,修長的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遊走,滿意的看著螢幕中所創作出來的歌詞充滿驕傲。眼睛餘光注意到在等候區旁等待調配飲料的背影,著實令他傻愣了一下。

這背影和限時動態中出現的樣態十分相像,可惜,是低調的深髮。

對方拿到咖啡後轉向步出店內,他的顏震憾了煐岷,高聳的鼻骨,深邃的眼眸,眼神間散發出來的氣場震懾著他,直到對方從窗外經過他的位置走遠,仍然無法抽離。



好看的人沒少看過,好看到如此具有威脅感染性的卻少之又少。

或許他浮誇了對方的好看,但那顏帶給煐岷的震憾千真萬確,他不可否認的心動了。

這兩大原因就是讓他天天準時光顧的理由,尋找著東東真人同時,欣賞著每天經過的天菜雕像。



_king.dong:哥吃了嗎?

是東東。


zero.min_:剛起床。

他又隱瞞了。

隱瞞自己其實每天光臨咖啡廳的事實,他不希望東東發現他的心思。



對於東東究竟是喜歡還是依戀?他沒有答案。

但是,他無時時刻都等待著東東的問候;他習慣了起床有他的早安;習慣了他要自己吃飯;習慣了他陪自己聊天度過一日;習慣了他的晚安做結束。

正因爲如此,他開始恐懼這些習慣在未來改變或消失,這是他第一次對陌生人眷戀的這麼放肆。



_king.dong:想吃什麼?

一如往常的先問想吃什麼。

如果有,他總能立刻推薦餐廳出來,若沒有,他也會提出兩三個選擇給自己,就是這樣的貼心才讓自己不自覺的被吸引著吧。



zero.min_:我剛叫外賣了,現在不想出門

原諒他說謊,在他釐清自己的感情之前,還不想被東東發現。

其實,他又有點希望東東真的其貌不揚,說不定,能讓他就此打住一切的心動。

或許這樣很壞,好歹他從小到大看著自己的外貌成長,對於美有了一定的標準。



_king.dong:我們羊駝最近很不喜歡出門,心會悶壞喔

這樣的關心怎能讓他不在乎?身邊誰不是知道他不想出門就調侃他懶、廢,誰會像東東這樣擔心他?



zero.min_:單純發懶而已

什麼懶,這輩子製作完專輯後最勤奮的期間,就是現在。

上次專輯做完,他可是整整兩星期沒有踏出門過。



_king.dong:我們羊駝要放空人生多久呢?

zero.min_:一輩子

如果可以的話。

可惜,他已經慢慢開始投入下一張專輯的籌劃,是公司今年推出的男偶像團體。



_king.dong:那你怎麼活

zero.min_:靠你養囉😘






//


文字是沒有感情的

容易使人受傷,也能輕易令人誤會

同時,卻也最能傳遞情感


今天,我飯的另一團本命公布了喜訊

比起衝擊和難過,我內心幸福的感受更深

興許是我所愛的他找到了自己的責任和幸福

因而覺得所愛的他真的很溫柔且比心目中更加勇敢

我想表達的是

如果真心支持偶像,請一起守護他的幸福

他們的幸福比我們還要更難擁有

當然,這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到的

畢竟我的年紀比較大😂😂😂

至少,不要讓自己所愛的受傷就好


祝福鍾大。



逝如秋葉

我觉得吧......以台北昨天晚上的天气

你穿这样很不合理


我觉得吧......以台北昨天晚上的天气

你穿这样很不合理


AB的小姐姐

[東雄]木槿花開時 - 22

22

劍、炭、雪山。

「他對我的事情瞭若指掌,我卻對他一無所知。」


六歲那年冬天,田兒獨自上山要蒐集製作黑炭用的木材,揹著快比他身高還高的籃子,在雪地上留下一行小小的腳印。

比起在市集裡叫賣,他更喜歡上山撿材,因為只有在這時他才能感受到自由,進到深山裡,萬物皆安寧的平靜,可以讓他忘卻他悲苦的人生,像是能與山林合為一體般的超脫。

這天他一如往常上山,遠遠的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站在那,他很少在山上見到人,更別說是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好奇心驅使他向前,往那孩子的方向去。

近看後才發現,那是個手持木劍的男孩,正用木劍擊打一棵較矮小的樹,邊哭喊著邊揮劍。可田兒眼尖的發...


22

劍、炭、雪山。

「他對我的事情瞭若指掌,我卻對他一無所知。」

 

六歲那年冬天,田兒獨自上山要蒐集製作黑炭用的木材,揹著快比他身高還高的籃子,在雪地上留下一行小小的腳印。

比起在市集裡叫賣,他更喜歡上山撿材,因為只有在這時他才能感受到自由,進到深山裡,萬物皆安寧的平靜,可以讓他忘卻他悲苦的人生,像是能與山林合為一體般的超脫。

這天他一如往常上山,遠遠的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站在那,他很少在山上見到人,更別說是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好奇心驅使他向前,往那孩子的方向去。

近看後才發現,那是個手持木劍的男孩,正用木劍擊打一棵較矮小的樹,邊哭喊著邊揮劍。可田兒眼尖的發現,樹上有個鳥巢因男孩擊打的動作而搖搖欲墜,便立刻上前去阻止他。

「你在做什麼!」田兒衝到了他的面前,擋在了男孩與樹的中間。

「你有什麼毛病嗎?」男孩怒斥,聲音中帶了點哭腔,「差點就打到你了,你不怕疼嗎?」

怕疼?對於每日都被拳腳相向的田兒來說,已快要不記得疼痛是什麼感覺了。

「你抬頭看看,有個鳥巢在樹上快被你給擊落了,要是落下來,小鳥是會死的。」

「我才不管小鳥呢!要是我沒練完劍,死的就會是我。」男孩說著說著又哭了。

這孩子是怎麼回事,說沒幾句話又哭了,明明手上有拿武器的是他,別人看了還以為他欺負他呢。

「你要練劍別挑弱小的樹,去找一棵又高又壯的樹,這樣訓練才有意義。」田兒其實也不懂劍術的奧秘,只是希望這樣說他可以放過這棵樹,也放過小鳥。

「是這樣嗎?」男孩抹掉爬滿了臉龐的淚水,再次與田兒確認。

這模樣,才純真的像個孩子,聽話的跑向另一棵樹,繼續練劍的動作。田兒便放心地開始撿木材,可也沒走遠,就在方圓百尺的範圍內,這是第一次遇到有其他人在山上,就當作是陪伴,感覺還蠻好的。

沒想到過沒多久男孩又鬧了,將木劍甩到一旁,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感覺是故意要引起田兒的注意,手腳還不停揮舞著。確實成功地引起田兒的注意,踏著雪來到男孩的面前。

「我餓了。」男孩耍賴。

田兒從兜裡掏出了捏得歪七扭八的飯糰,雖然已經沒有剛出爐的熱燙,可攢在田兒的兜裡還留有餘溫,男孩一把就搶過來吃,田兒這才好好地看清楚他的樣貌。

看得出來原本是紮得整齊的頭髮,因他胡鬧的動作而變得凌亂,散亂的髮絲在面前,卻不掩男孩的俊秀臉龐,在白雪的映照下顯得黝黑的肌膚,像是在陽光底下驍勇善戰,可眉宇間的風采藏著一絲稚嫩。

這突然出現的孩子,究竟是打哪來的呢?

一張口就將飯糰吃掉了大半,才發現田兒一直看著自己。

「尼哺資嗎?」男孩嘴裡還塞著一大口的飯糰,就急忙著開口說話,說出的淨是些口齒不清、支離破碎的字句。

「你吃吧,我沒關係。」田兒笑著回他。

難道自己把他的食物搶走了嗎?男孩突然之間有些不好意思,把剩下一半的飯糰推回給他。

「好漢不搶糧食。」男孩將口中的殘渣都吞下後說道,「我們一人一半。」

田兒措手不及,因男孩十分堅持的將飯糰遞到了他的唇邊,只要一張口便可吃進去,只好趕緊用手接過來。

「好,我們一人一半。」田兒咬了一口。

田兒在吃飯糰的期間,男孩還是癡癡的望著他,欲言又止。

「怎麼了?還餓嗎?」田兒又要將飯糰遞到他手中。

男孩搖搖頭,「冷。」

男孩身上的衣裳單薄,可卻不是一般百姓所著服飾,是哪個武官的孩子嗎?讓這麼小的孩子獨自上山修煉,望子成龍的心情肯定是十分迫切的。

田兒從背上的籃子中取出幾塊木材,堆成一個推,用打火石點燃,火焰便熊熊燃燒,將火堆周圍的雪都燒融了。

「這點木材燒完你就得繼續練劍,你上山來應該不是為了要偷懶吧?」

男孩一副我知道了的無奈表情,呆呆望著舞動的火焰。

「你為什麼要收集木材呀?」男孩好奇的問。

田兒愣了一下,從來沒有人問過他這種問題,在市集上見到他叫賣的大人們也不會好奇,只覺得他命苦,施以他少得可憐的同情。

「養家餬口。」輕描淡寫,卻令人心底一陣酸。

 

/

往後的好幾天,都可以看到男孩的身影,練劍的動作變的利索,一邊擊打一邊喊著數,他說一天要揮劍千下才能下山。

每次來田兒都會分給他半個飯糰,施比受更有福,也不管自己只有那個飯糰果腹,他還是願意與他分享。

漸漸的他已不像初見時那般膽怯、孩子氣,揮劍時的吆喝聲也從有氣無力變得中氣十足,短短的半年,似是長大了不少,身體變得厚實。常常比田兒早上山,比田兒晚下山,後來熟能生巧,甚至可以在田兒下山前練完千下,屁顛屁顛的跟在他後面幫他撿材。

好像還長高了呢,之前明明還跟自己差不多,現在都比自己高了。

兩人並沒有互換姓名,沒聊彼此身世,但卻像認識已久交情深厚的朋友一般,兩人之間沒有很多話,卻都感受的到對方下一步要做什麼的那樣默契。

有一次,男孩發現田兒臉上帶著傷,眼睛下方那又紫又紅的瘀血,在田兒白皙的臉上顯得格外突兀,男孩便逼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小心跌倒了!不要緊。」田兒笑著說,別過臉要他別再看了。

男孩才不信,怎麼跌的可以跌成這樣?但他也不說破,他知道每個人都有不欲人知的事情。

「我現在已經不是小孩了,我可以保護你。」男孩認真的說。

田兒笑笑,抬手想摸摸他的頭,居然有些吃力,男孩便配合他彎下了腰來。

「記住我的名字,有困難就來找我。」男孩的話令人覺得可靠,「我叫朴…」




TBC.

溯恛溯洄

[The Heal]一篇完

#雀驼、大田line、雀獭


“What is love.”


台下寂静一片,台上人的低吟在流淌,吉他的弹奏声波动着空气。那人眼中含着深邃,他的嗓音温柔,像是讲述着故事,又像是迷茫的发问。


“What is love?”


#雀驼、大田line、雀獭


“What is love.”


台下寂静一片,台上人的低吟在流淌,吉他的弹奏声波动着空气。那人眼中含着深邃,他的嗓音温柔,像是讲述着故事,又像是迷茫的发问。



“What is love?”




kimkion💙
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我...

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我放在评论里

拜托拜托🙏🙏🙏

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我放在评论里

拜托拜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