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甲斐田晴

11.3万浏览    666参与
和haru的gachi恋

圣诞节之恋

清水,he,小情侣谈恋爱

灵感源自藤士郎的一个熟肉里面说他比较好忘曾经的事物


----

Summary :你会忘记我吗?


     樱魔的冬天很冷,出行总要裹一层棉袄再戴上暖宝宝手套帽子之类的,大概是深冬的原因吧,给人一种寂寥感。甲斐田晴捧着珍珠奶茶坐在椅子上,望着外面呆呆的想着,速冲的味道都如此可口,那么正品的珍珠奶茶该有多好喝啊。外面正下着雪,桌子上的研究报告整整齐齐摆放着,因暴雪的原因不必去研究室在家中进行工作,便换上了高领毛衣。突然的几声敲门声将他从自己的小世界中带回,赶过去开门竟是早已被冻得脸蛋发红的藤士郎...

清水,he,小情侣谈恋爱

灵感源自藤士郎的一个熟肉里面说他比较好忘曾经的事物


----

Summary :你会忘记我吗?


     樱魔的冬天很冷,出行总要裹一层棉袄再戴上暖宝宝手套帽子之类的,大概是深冬的原因吧,给人一种寂寥感。甲斐田晴捧着珍珠奶茶坐在椅子上,望着外面呆呆的想着,速冲的味道都如此可口,那么正品的珍珠奶茶该有多好喝啊。外面正下着雪,桌子上的研究报告整整齐齐摆放着,因暴雪的原因不必去研究室在家中进行工作,便换上了高领毛衣。突然的几声敲门声将他从自己的小世界中带回,赶过去开门竟是早已被冻得脸蛋发红的藤士郎

     “诶、诶—!?藤士郎怎么会来,现在可是正在暴雪肆虐、超——危险诶!”虽然不明情况但还是连忙把他拽进屋子,慌张的拿来毛毯裹住对方,又马不停蹄去泡暖茶。“晴…不要太紧张了,我自己也是有做好防寒措施的。”闻言转过头来不满的骂了句“你这家伙,笨蛋吧!哪有这种天气来串门的。”那人卸下层层武装接过茶低头抿着眼睛却仍直勾勾的盯着晴,他虽然有些不适也没说出口,只是被盯的无措埋头弄那些茶具。“盖棺定论也太绝对了吧,我可不是抱着串门的意思来的,是执行任务后暴雪封住我回家的路,想回去只能绕远路,但是天色又不早了正巧我当时又离你家比较近,于是我就来了啊。”晴一时半会说不出什么话,沉默片刻才冒出个“对不起…”声音吭吭唧唧的,似乎也是在为方才自己的无理而感到羞赧。“怎么,我记得晴之前在某次直播说过「四舍五入藤士郎家就是我家」这种话吧,同理可得晴的家四舍五入就是我家,现在我来你家你还不乐意了吗?”本想换个话题但一看晴那样子不由得想再多逗逗他,装作微怒的样子压低了声缓缓开口说道。“怎么可能…!热烈欢迎还来不及呢,嫌弃什么的又怎么可能啊。”极力想传达到自己十分欢迎藤士郎来家里做客而略显慌张,小狗喘了一下才开始说话,手摆来摆去说话还结结巴巴语速却出奇的快。而后在藤士郎的笑声中又恢复正常“喂!你这家伙耍我!!!!!”


     “所以说,这场大雪是和某只劣性魔物有关咯?”二人坐在沙发上腿上盖着毛毯,面前的电视闪着正放送什么恋爱番,随后被晴随手调了下一个综艺频道。“是,这次的行动要我和景一起去,毕竟任务难度大又具有危险性。”暖洋洋的氛围下不由得想吃点什么,便伸手开始剥了个橘子“诶,那样的话岂不是我在浑水摸鱼什么忙都帮不了啊。”手心突然沉了一下,低眸才发现是半个橘子“没有哦,晴作为非战斗人员已经很尽力了,保护好珍贵资料才是最重要的。”藤士郎吃进半个橘子支支吾吾的说着又拿来遥控器调回之前的恋爱番。晴听了后也只好默认他的话,视线从橘子回到屏幕上“这个我们之前看过哦,一年前初放映的,口碑还不错啦你想二周目吗?”藤士郎沉默,思索很长时间才开口“可是…完全没有印象了。”  “哈哈哈哈是吗,那就继续看吧,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呢~~~”他用欠揍的调调说着,听的藤士郎都下意识蹙眉,狠狠掐了把对方的脸又把桌子上的橘子皮扔到他脸上“喂喂,适可而止!”报复似的把毯子全部卷到自己身上,又觉得不太好故作大方的盖回原位。盯着这一系列动作的藤士郎憋着笑,平复好心情又回想到了恋爱番那件事,确实…自己最近真的很容易忘记过去的事。


     悠悠闲闲的看着电视吐槽剧情,太阳也随之缓缓落了山,夜晚如约而至。同期之间不会像前后辈那样客气,具体体现在,他们二人会争夺床的所有权,尽管这床是晴家的。晚餐二人都喝了些酒,促成这场床床争夺战更激烈,二人打骂的累了也顾不得胜者究竟是谁,混乱的躺在被窝里,被子都变得皱皱巴巴的。突然一只手捏住腰窝惊的晴酒醒了半分,回头看去是藤士郎穿着备用睡衣看起来正酣睡着,能理解是睡觉好动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举动,轻叹口气无奈的将手慢慢抓起放好,正操作到一半那手力气猛增挣脱束缚之间搂住腰拐到怀里,晴紧紧贴着他胸膛,耳边还有鼻息声。心里刷屏一千个牙白,这姿势太过糟糕几乎能听见心跳声,他无措的瞪着眼睛,缓了一会才开始慢慢脱离禁锢。而换来的是更紧的拥抱“你跑什么?”藤士郎被他的动作弄醒,有些不爽的抬起腿放在他身上,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黏在晴身上。“你是变态吗,还是私生饭,离我远一点!”对方困的不行实在懒得回复便敷衍的嗯嗯两声,晴无语的掐住鼻子捂住嘴巴把他憋醒,这才好好说话。“那你和我交往算了,这样可以吧?”“快打住,你那脑死发言可快停停吧,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晴挣扎的衣服都窜到胸口,肚子露出一片。“害羞什么,你可是被前辈叫做新──妻──哇──”一听就是没醒酒,气的晴开始乱踢腿挣扎的厉害甚至一拳打到藤士郎下颚,对方吃痛立刻松开了手一边揉着伤一边坐起来,彻底清醒后支支吾吾了半天。晴本想着清醒了就可以好好睡觉不会那么粘人,想跟他道个歉之后再度进入梦乡,却被对方抢先一步说话。


     “那个…我会负责的,才没有说什么脑死发言,我们交往吧。”


     喂喂、开什么玩笑呢,交往?哈??我们可是同期啊,虽然你长得很帅很温柔对我很细心完全不像比我小的人那样需要我处处忍让还照顾我是左撇子随身携带胃药动不动就提醒我吃了什么就会胃疼还常给我带好吃的一起唱歌给我伴奏会做美味的蛋包饭会搞一些小恶作剧逗我开心但是、我们是男人啊!!!甲斐田晴,real man !!这不是超牙白吗,负责什么的…其实根本也没做什么吧。本想直接拒绝可对方说不急着需要回复就匆匆倒头就睡了,这家伙,该说心真大吗还是说已经有经验了?反观自己倒是完全睡不着,后半夜又被“鬼”缠身就更睡不着了,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可恶啊…


     晴费力的扯开藤士郎的胳膊坐起,脸上憔悴的可怕,黑眼圈在因常年宅在家不出门而养成的白肤上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说了那么恐怖的话。被晴一推藤士郎也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自顾自的去洗漱完全无视身边这个正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人,晴又好笑又无奈,想着或许是自己太过于纠结这件事了,原来还是醉酒发言嘛,开玩笑的话自己还当真了。想开了脸上才恢复点气色,跟着去洗漱了,然后准备早饭。藤士郎见他正在忙着做饭,过去提醒着说做一人份的就够了,他就先不吃了要绕远路回去收拾行李,马上要出发了。晴闻言将刚热好的面包塞进纸袋放在对方怀里,抱怨了两句景和他不早点告诉自己这件事,随后又说了了几句两位要一路顺风武运昌隆这种话。“那你在这期间好好想想吧,回来的话大概就是圣诞节了,我会在圣诞节再表白一次,绝对要在圣诞节给我答复哦,否则我就……”晴看了看窗外雪正小于是赶紧将他推出门外,关门之际又因为这种不礼貌的行为附带一句对不起。心跳的很快,一种不知名的感情油然而生,觉得陌生又温暖,这家伙…原来不是说着玩的啊。


     那么,到底要不要接受呢,答案当然是拒绝啦,身为一个DT连女人都没碰过呢为什么要和男人恋爱啦,不过…这两者好像没什么关系,哦!我要强调的应该是「我喜欢的是女人」果然还是要拒绝的吧。可是,想到藤士郎难过的表情又很不忍心,果然是因为同期好朋友的关系没办法伤害他…但也不意味着我要接受他诶,没有爱要什么恋爱关系啊!到底怎么办好,可恶…一闭上眼总是能回想到那天晚上被搂紧的场景,总觉得靠在别人怀里真的很有安全感,很舒服呢…喂!!你!!甲斐田晴,不要想奇怪的东西啊,真的喜欢藤士郎吗,随便答应又在之后分手的话,绝对是在玩弄感情吧。再好好想想吧你!


     在他不在的这几天,冷静过后的晴自己回到了他们曾在一起读书的学校,说不上多怀念,但是只要有关他俩的地方,总会觉得有归属感。现在因暴雪道路堵塞有些学生可能不能来上学,学校正放假。他出示自己的身份进入学校,那是曾经自己被拽着跑过的跑道,现在已然是白雪一片。走进教学楼,曾经还在这里打闹,那边是我们的教室,还有后面一起复习知识的图书馆。他还记得,在图书馆藤士郎抱怨自己很容易忘记曾经学过的知识,曾经的朋友也忘的差不多了,因为自己的记忆力而闷闷不乐的样子。那个时候还用拥抱安慰,呀…超逊的安慰技术啊。回到家沉淀过后又回想起自己与他们二人的种种,不由得傻笑起来,青春的藤士郎,又努力又执着,真的可以说得上无论哪方面都超帅。敲敲脑袋强迫自己别再乱想,闲不住又开始收拾房子,发现衣柜里摆放的睡衣,藤士郎留在这里当作备用的,自那次脱下来后还没有洗,下意识的就拿在手中轻嗅,衣服上沾染着自己的味道,还有他那淡淡的草木香气。心跳再一次加快,气味萦绕在鼻腔好似埋在了藤士郎的怀里。这下真的…更糟糕了。


     窗外的雪停了,转眼间圣诞节迫在眉睫,晴不由得更紧张,毕竟关于回复他还没想好,一直在纠结。坐在椅子上又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又是一阵铃声打断了思考,没看来电显示以为是工作室的搭档,开始道歉说自己这边还没完备──毕竟一直在被那个问题困扰,根本静不下心来工作啊!“说什么呢,我是景啊。”晴听后开心的卡机了几秒,又品出他语气的不对便试探性的问“没出什么事吧,一切顺利吗?”

     “藤士郎住院了。”

────────────────────

     “怎么回事?”原本以为是喜讯没想到是这种结果,魔物已经顺利打败了,听闻在战斗中为了保护鲁莽的景头部受到魔物的雪攻击,在间隙景立马下手杀了它而后才发现藤士郎已倒在雪中,体温低的吓人。这种情况下再教训景对谁都不好受,晴安抚性的摸了摸景的头,示意别把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揽。景什么都没说,平时叽叽喳喳的小孩此时安静的不像话,眼睛里满是歉意,看着病床上的和身边的晴怎么都不好受“回去吧景,该好好休息了。”他点了点头,无声又失落的走出病房。屋子里现在只剩他们二人,据医生说是比景给他打电话这天更早住院“已经昏迷很多天了吧,恶作剧该结束了,快醒醒。”他坐在床边盯着苍白的脸喃喃自语,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不久就昏昏的睡着了,再醒来只见藤士郎迷茫的环顾四周,他看到晴睡醒后凑过去试图问出点什么


     “嗯…你是谁。”


     晴眼睛瞪的溜圆,差点一口气直接过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你我我的磕巴半天,最终还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进行交流,而心已经跌到谷底了。“你还记得你自己就是不记得别人是吗?”“是的。”晴倒抽一口凉气,自己已经疲惫值拉满,感觉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一样,他面色难看,自我介绍了一些就灰溜溜的走了,毕竟他觉得再在这伤心地待下去自己就快窒息了。自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软弱的逃避,想到曾经的事再也笑不出来,眼泪都忍不住哗啦哗啦的流。“你就打算这样窝囊下去吗,藤士郎可是等着我们去拯救啊!”景不知道什么时候知道了这件事,并且听起来状态好了不少。至少是有了些慰藉,比一个人躲在被窝哭好多了,想想是这个道理又重振旗鼓掏出曾经和藤士郎种种回忆──一起打游戏、合影什么的全都抱去医院给他看,他死盯着藤士郎眼睛。企图看出点什么,比如这只是他的恶作剧,但可惜的是他看完那些东西什么都没想起来,也并不是装的,这一发现再一次打击了某晴的信心。景同样也抱来一堆照片,果然还是同样没有想起什么。身体恢复的不错了医生开始建议出院,但是没人照顾这家伙又不放心,会不会走丢迷路什么的,景家还有姐姐不方便,于是就接到自己家来照料。


     “请问圣诞节是很重要的日子吗。”客气又生疏的语气无时不刻提醒晴他们现在还只是陌生人,“是…呃…大概…或许?总之…嗯…似乎确实很重要。”这个笨蛋在没有的地方记得倒是清楚,晴在内心吐槽他,他又问“我有女朋友吗?”这一问给晴弄喷了,茶水喷在桌子上真的超脏,不好意思的拿来抹布擦拭回应着说“没有…你怎么问这个。”“总感觉…我在圣诞节要对很重要的人做很重要的事。”比如说,对我表白?晴想着,多看了他几眼,如果是在这方面的话,倒也说不上是没用的地方吧。能记住的话很不错哟,但我绝对不会告诉你要跟我表白什么的话,根本说不出口啊。


     几天相处下来倒是关系舒缓一点,藤士郎不再那么过于客气。由于沙发被晴不小心洒了茶水不能睡了,于是选择一起睡在主卧,晴说自己可以出去住,藤士郎却觉得鸠占鹊巢不太好就给留下来了,再说两个大男人又有什么不方便的呢。深夜洗漱过后都乖乖上了床睡觉,晴因为身心疲惫导致刚碰到枕头就已经入睡了,藤士郎叹为观止,也悄悄盖好被子闭上眼睡觉,但没过多长时间就听见身侧哭哭唧唧的声音,听的他很想安抚这个不知道怎么突然委屈的晴。对方不安分的转过身,似乎是在寻找能给他安全感的地方便躲进藤士郎怀里,现在的藤士郎虽然不喜欢男的但也不排斥现在的情况,他只是认为晴需要安慰,于是又伸手轻抚后背,示意他不要难过。晴在他怀里梦呓“你会不会记起我。”藤士郎手一僵,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突然觉得惭愧,自己忘掉了所有有关他们的记忆。晴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藤士郎一宿未眠,他开始不知如何是好。


     “送我回家吧,我想回去看看。”这是他睡醒后的第一句话,准确的说应该是晴醒后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看着这憔悴的脸色也不好意思拒绝,谁知道是不是想家了呢,或许在这里住的并不习惯,啊!也有可能是自己昨天动作太大搞的他没办法睡觉吗…这也没办法毕竟睡觉了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晴答应了,在吃过早饭后就送他回家,路上的雪倒是薄了不少,人们已经筹备好了圣诞节所需要的东西,就算是在白天看也依旧充满圣诞节的氛围。“我有可能在这里住几天。”藤士郎在分别时这样说,晴也没权利说不,只是点点头,然后故作潇洒不回头的走了。心里想的却是:他,明明还没祝我圣诞节快乐。


     家里的东西落了灰,看起来就像自己在探宝,来到自己的家,自己陌生的家。冰箱里的食物大部分都过期了,床头柜上还摆着三人合照,自己的衣服整齐的挂在衣柜里,一架不起眼的钢琴在角落,上面还有琴谱放着,上面还有标写的痕迹。他看见,琴架后面摆着一个锁着的小箱子,好奇心撺掇他把手里有的钥匙拿出来试,结果第一个凭感觉选的钥匙正好打开的锁,里面是三人合唱的录像带,还有一个厚厚的日记本。他放起录像带,完全忘记了吃午饭,开始翻看那一本日记。


     “诶、景也,不会,来一起,过圣诞,节吗…”


     “对不起啦晴,姐姐看我太消沉了非要拉我去下馆子,晴要不一起来吧!”


     “啊…那个、谢谢,好意我心领了,你们好好玩!”果然对于阴角来说和朋友的姐姐一起吃饭什么的超紧张啊晴,虽然很孤独,但是偶尔过一下这种的圣诞节也蛮新颖的呢,哈…哈哈哈,我要开动啦,超美味的圣诞晚餐。

────────

     日记里写的全是三人从相识到现在的故事,藤士郎听着晴的吉他,自己的琴音和景的歌声陷入沉思。因为日记是在出任务前写的,所以在出任务的前后日记就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自己的感觉是错的圣诞节真的没什么约定吗。他翻着,看着做了特殊标记的那一页,内容是在图书馆自己抱怨记性不好总忘记旧友人和知识点,被晴用拥抱安慰了,他说:你会忘记我吗?这句话被红笔标出来──绝对不可以忘了甲斐田晴喔,弦月藤士郎。记忆霎时从脑海深处喷涌,一阵头痛疼到不得不抱住脑袋蜷缩,像是被人踢打着浑身酸痛,恶心感不断上涌下一秒就要干呕而出般,我听见那个男孩稚嫩的声音,他念着“你会忘记我吗?”他质问着“你会忘记我吗?”他困惑着“你会忘记我吗?”他不安着“你会忘记我吗?”他痛苦着“你会忘记我吗?”他哭着“你会忘记我吗?”他愤怒的咆哮,指责我“你忘记我了!”


     声音勒住心脏多说一句话都令我呼吸困难,不想再听那些话奋力摇头哪怕磕在地面额头处碰出血也无济于事,甚至开始后悔看这日记,脑海中的画面随刚刚阅读的日记中的字而开始放映,合唱时弹错音而被他笑,不知如何应对一些事时慌张的言语,彼此开玩笑而开怀的大笑。“我没忘记你!我没忘记你!我没忘记你!”


     “甲斐田晴!!“


     身上冒着汗嘴边还有口水,整个人狼狈不堪好似刚从地狱走一遭,他刚才的痛苦程度的确让他从地狱走了一遭,但是他觉得值,因为换回来了最宝贵的回忆。现在正是11:37,一切都还来得及!他虚弱的爬起来,不顾一切的扒开门向外跑去,过于慌忙没带车钥匙,身边也没有出租车为了不耽误时间只好不断向晴家跑。哪怕不知道他到底在不在家,也要赌一把。路途中终于打到车,匆忙上车道明目的地打算拿手机问一问人在哪,又发现自己连手机都没带,整个人都是快昏死的状态,中午没吃饭晚上又虚脱,甚至还跑了一段路。他闭目后靠,脑子中全是混沌的回忆,正等他一一捋清,正要睡过去时出租车司机一声惊醒他,从衣兜里摸摸索索掏出钱赶紧跑向屋子里。


     不知道现在究竟什么时间只好争分夺秒,快速敲了门也没见开“甲斐田晴,快开门!!”里面的晴正因为不顺心哭着,突然被这一声吓的眼泪都停了摸爬滚打的过去开门生怕是什么「再晚一会开门就会死」的戏码。见门开了立马冲进去按住肩膀搂到怀里死死的抱着“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这一转变过大吓的晴呆呆的放空了好久“诶、诶…”“到了零点就是默认答应了!”


     “喂,什么情况啊你,难不成之前都是骗我的,我可是难过好久…”


     “对不起!但我之前真的不是装的…之后再说就好了不要转移话题!”


     “你…这哪有选项啊已经到了零点啊笨蛋!!”

     “啊?那你这就是同意咯。”

     “不然呢,你会给我其他选项吗?”

     “晴果然和我两情相悦呢。”

     “不要得意忘形啊!”

────────────────

     之后藤士郎详细的向景和晴解释了到底怎么一回事,说到记忆浮现时的痛苦时又假惺惺挤了两滴眼泪向晴求安慰,圣诞节过的一团糟的二人决定重新再过一遍,景当然是不知情啦。


     他们二人,漫步在广场,那里有着诺大的圣诞树和此起彼伏的漂亮彩灯。第二场圣诞烟火即将要开始,周围静悄悄的,在开始前几分钟所有亮光都灭了,他们躲在黑暗里窃窃私语,说些情话。晴牵着藤士郎的手像个小孩一样在雪地上踩雪,他停下,和藤士郎面对面,又蹲下在二人所站的地方画了个爱心。他说


     “你还会忘记我吗?”


     暗黑的环境看不清晴的脸,藤士郎又回想到那天圣诞夜眼睛红肿的晴,他轻声的说


     “绝对不会。”


     “你会嫌弃总忘事的我吗?”


     他嘴角噙着笑,只是想逗一下晴,此时也正好好了烟火的倒计时


     “那我就陪你一起记忆世界好了。”


     “3!”

     他们笑的灿烂,额头相贴,缠绵的蹭着鼻尖。

     “2!”

     他们紧紧相拥,依赖彼此。

     “1!”

     他们缓缓靠近…

     在烟火的绽放中接吻,周围瞬时灯火通明,万人惊喜的呼喊声淹没这对最普通的情侣,但彼此都在对方眼中闪烁。


     这便,足矣。

啊啊啊啊啊
都是白毛(特点:都是活的) 又...

都是白毛(特点:都是活的)

又名《耐心的消失》

真的好难画wwwwwwww肉眼可见的敷衍,顺序是左上到右下S形画法

都是白毛(特点:都是活的)

又名《耐心的消失》

真的好难画wwwwwwww肉眼可见的敷衍,顺序是左上到右下S形画法

黑尾鸥猎手
初次接吻。 。。画生贺的时候深...

初次接吻。

。。画生贺的时候深感自己程度之垃圾然后气恼了,然后做了一点并不好吃而且很奇怪的饭()

初次接吻。

。。画生贺的时候深感自己程度之垃圾然后气恼了,然后做了一点并不好吃而且很奇怪的饭()

混乱箱推DD人

改图,因为很可爱【?】

向haru撒娇的景宝

【侵删】

改图,因为很可爱【?】

向haru撒娇的景宝

【侵删】

黑尾鸥猎手
感觉性转会很可爱。 补完课用这...

感觉性转会很可爱。

补完课用这个设定画点东西试试看

以及暴露了我不会画人体这件事情

感觉性转会很可爱。

补完课用这个设定画点东西试试看

以及暴露了我不会画人体这件事情

黑尾鸥猎手
tag私心,关于群里提到的“新...

tag私心,关于群里提到的“新妻”片段的联想><

tag私心,关于群里提到的“新妻”片段的联想><

SUMI

之前畫的にじさんじ繪畫挑戰😌

後面有單獨截出來的單人圖

之前畫的にじさんじ繪畫挑戰😌

後面有單獨截出來的單人圖

SEN
很唐突的开始了为期12天的色轮...

很唐突的开始了为期12天的色轮接力,现在这套图投稿参加了彩虹的比赛~

喜欢的朋友欢迎到p站给我点个赞🙏

👉我的ID:91340406👈 ​​​

很唐突的开始了为期12天的色轮接力,现在这套图投稿参加了彩虹的比赛~

喜欢的朋友欢迎到p站给我点个赞🙏

👉我的ID:91340406👈 ​​​

SEN
TURQUOUSE| 08 /...

TURQUOUSE| 08 / 12 |

TURQUOUSE| 08 / 12 |

iKuu

p1是前几天小千窗的haru

真的超级可爱.........;;因为太可爱了所以没忍住摸了

p2是摸的狗勾akn,乘便发出来了(漏画了一点服饰不要在意)

p1是前几天小千窗的haru

真的超级可爱.........;;因为太可爱了所以没忍住摸了

p2是摸的狗勾akn,乘便发出来了(漏画了一点服饰不要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