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申鹤

81.5万浏览    6195参与
吗了个叭子

【原神/乙女】别哭啊旅行者


应该只是朋友关系…吧

角色眼睛的颜色可能有几个搞错了

毕竟也只是按照自己记忆在写

抱歉有几个tag没打好像超过能打tag的上限了QAQ


ooc较严重 慎看

这篇只写了蒙德和璃月部分角色

可能的话尽量集齐

稻妻须弥今晚就整上(最后鸽了

这篇没来得及写阿贝多总之先这样


先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万事顺遂万事如意

(因为是直接从bcy搬过来的当时写的时候是过年前所以时间对不上)


“为什么明明已经这么努力了…”你瘫在街边,突然不是很想回家,“反正就算回去了也什么都无法改变吧。”

你仰头看向上方明亮的路灯,有几只不怕死的飞蛾绕着灯回旋飞舞着,偶然撞到灯......


应该只是朋友关系…吧

角色眼睛的颜色可能有几个搞错了

毕竟也只是按照自己记忆在写

抱歉有几个tag没打好像超过能打tag的上限了QAQ


ooc较严重 慎看

这篇只写了蒙德和璃月部分角色

可能的话尽量集齐

稻妻须弥今晚就整上(最后鸽了

这篇没来得及写阿贝多总之先这样


先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万事顺遂万事如意

(因为是直接从bcy搬过来的当时写的时候是过年前所以时间对不上)




“为什么明明已经这么努力了…”你瘫在街边,突然不是很想回家,“反正就算回去了也什么都无法改变吧。”

你仰头看向上方明亮的路灯,有几只不怕死的飞蛾绕着灯回旋飞舞着,偶然撞到灯柱上的声音令人烦躁。

你支起身让视线顺着狭长的街道延展,想着该回家了却无法迈动半步。

眼泪决堤似的落下,却未在心里引起哪怕一点风波。

“反正我这种人无论呆在哪里都是这样的吧。”你注视着脚边一个已有了裂痕的井盖,只觉得委屈。



温迪


“我的勇者,抬起头来吧。”

“你可不是什么「这种人」,你是蒙德城的荣誉骑士呀。”

风悄悄拨动了树梢,拭去了你脸颊两旁不断落下的泪。

“如果有烦心事,对着风说就好。”

“我一定会来的。”

“风很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所以,请多笑一笑吧。”



钟离


“…旅者。”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却并无惋惜之意。

“若有必要,拾辍好心情再上路罢。”

“钟某很乐意陪你再多走一段路程。”

“地上不干净,先站起来吧。”

你扶着钟离的手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老爷子的单边耳坠在灯下闪着光,柔亮的明黄色似阳光般照在你眼底。

沉稳的松香萦绕在你身旁,你哭的昏昏沉沉只觉得安心。

你从未觉得夜晚是如此温柔。



行秋


“…旅行者?”

他俯身靠近你低垂着的脑袋,轻轻唤着你的名字。

你勉勉强强抬起了头,泪水糊了你一脸,只看见一双琥珀色的眸里闪着关切。

“怎么哭成这样啊…等等等等别直接擦我袖子上啊!!”

“唉算了你开心就好…”

“一会儿陪我去挑书怎样?”



重云


“旅行者…?”

某位小方士收起了手中的符箓。

“你怎么会在这里?”

“夜晚寒气重,妖邪易行。还是快些回…”

未等他说出那个“家”字,你抬起了头,干脆任由眼泪肆意滑落。

“诶诶怎么哭了?”

“是因为我吗?…对不起。”

还未搞清楚状况的小方士糊里糊涂向你道歉。

“发生什么了吗?”

“上次行秋好像说要是朋友不高兴了可以…”

你看着身边慌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的蓝发小方士,半是无奈半是悲伤的抱住了他。

“诶?”

“这样可以让你高兴起来的话,也不是不行…”

“但是抱太久的话纯阳之体会发作,太热了…”

你觉得好笑,悲伤却无半分减弱。

重云对哭的更凶的你束手无策,只得学着街边邻坊哄孩子的方式轻轻拍拍你的背,在你耳边轻轻说着让你安心的话。

“我在,别哭了。”




“旅行者?”

你抬头,仙人正抱臂站在你旁边。

在看见你泪眼的瞬间他极明显的一愣,却又装作没事似的别过头去。

你再次埋下头,听见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又被抛弃了呢。

你哭的更狠了。

“xing——”

你感到什么东西轻轻落在了你的手肘上。

你抬头,看见了一片被折叠成蝴蝶状的梧桐叶。

“梧桐落叶蝶。”

“我在上面施了些仙家法术。”

“…保你平安。”

仙人的声音越来越轻。

恐怕此刻魈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红透了的耳尖。

“所以,别哭了。”

“若遇劫难,便呼我名。”

“我一直都在。”


“那魈君可以教我数学题吗?”

魈:?



申鹤


“谁干的?”

在意识到你在哭的瞬间,她便再也敛不住自己的心意。

“我去就好。”

你觉察到她的情绪波动,轻轻拽住了她的袖子。

“别走…”你呜咽着看向她琉璃色的眼眸。

“…”她顿住了,低头看着你迷离的泪眼。

“好,我不走。”



芭芭拉


“荣誉骑士?”

芭芭拉急匆匆的向你跑来。

“是受伤了吗?请让我治疗。”

“相信我!”

芭芭拉天蓝色的眸里满载着单纯。

“只是心情不好…?”

“那我给你唱支歌怎么样?我最新编的噢,你是第一个听众。”

“一定要想办法高兴起来才行啊。”

“你可是大家的荣誉骑士,是蒙德城的骄傲啊。”

“我也在你身边呢。”

“让芭芭拉带走你的负能量吧!”

“芭芭拉冲呀!”



班尼特


“旅行者!!!”

“要一起去探险吗?”

“旅行者…?”

见你迟迟不回应,班尼特这才意识到了些许不对劲。

“发生什么了吗旅行者?”

“还是因为我的坏运气…?”

你连连摇头向他解释并不是他的原因,他却反而更内疚了。

“抱歉啊,因为我的运气让你也这么不顺利…”

“我好像也没有什么能送给你的东西…”

“之前可莉送给我一片四叶草结果回去的路上摔了一跤还掉了一片。”

你看着班尼特手中已经接近枯萎并且还掉了一片叶子的四叶草,不经意笑了起来。

“那这株掉了一片叶子的四叶草送给你,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

少年的瞳色极像他手中的四叶草。

真奇怪,明明是夜晚,你却感到如此明亮。



可莉


“荣誉骑士姐姐!!!”

“荣誉骑士姐姐?”

可莉一个急刹停在了你的面前。

“荣誉骑士姐姐不开心吗?”

“可莉记得妈妈说要是好朋友不开心了,就给她一个抱抱。”

可莉张开双臂,像在抱一个自己珍视的物件一般小心翼翼的抱住了你。

“可莉还记得妈妈说过要是她还是感觉不开心的话,就摸摸她的头。”

可莉踮起脚勉强轻轻拍了一下你的头顶。

“唔…荣誉骑士姐姐还是不开心吗?为什么呢?是有坏家伙欺负姐姐了吗?”

“那可莉把这个送给你,如果那些坏家伙还敢欺负姐姐,就拿这个丢他们。”

你看着手里的加强版蹦蹦炸弹陷入了沉思。

蹦蹦炸弹上甚至还留着阿贝多“无论如何千万不能让可莉碰到”的字条。

可莉突然又抱住了你,嘴里喃喃着:

“荣誉骑士姐姐乖,我们不和坏家伙玩,我们回蒙德城找班尼特和阿贝多哥哥。”

“妈妈以前也是这么哄可莉的,可莉觉得这样荣誉骑士姐姐的心情也会变好。”



七七


“啊,是旅行者。”

七七向你走来。

对外界一切都迟钝的小僵尸却注意到了你脸上的泪滴。

“旅行者,不开心吗?”

“七七希望,旅行者,开心一点。”

“七七最喜欢的,小团雀,你看。”

七七张开小小的手掌,一只团雀窝在她的掌心,抬头看向你。

僵尸应当是没有太多情感的,你却在七七近似樱花般淡粉色的眼里看到了些许担心。

“一起来喂小团雀吧。”

“会,高兴。”



迪奥娜


“啊,是你啊。”

“我听见外面有动静,出来看看,有问题吗?”

你轻轻“嗯”了一声,当作是应答。

“…”

猫猫意识到了点什么,没有明说。

“晚上外面可是很冷的,你要是冻感冒了我可不管。”

她作势要走,见你真的不挽留才稍稍有点着急。

“喂,你不会真的在外面冻傻了吧?”

你没有回答,只听见她快速的拿出了什么东西。

“呐,幸亏我还带着一杯气泡茶。”

“…加了一点点酒。”

“我看那些酒鬼大叔心情不好就会来喝酒,可能酒真的能让人心情愉悦。”

“只能喝一次,这次算例外。”

“哼,就当我帮了你一次忙吧。”




对不起一下子写太多了

本来在写新年快乐想着跨年整点氛围

实在是没灵感先写了这篇

最近心情确实有那么一点点不是很美好

不然也不会想到写这个

XI-无名氏

【鹤堇】晚归

纯糖无刀

有一点点个人理解和ooc,注意避雷


-伤痕

夜已深,山野间却还有着魔物的哀嚎。


最后一枪刺入要害,魔物在眼前化为灰烬。


“嘶……”


被这窝数量极大的魔物困了半天,纵使申鹤武艺高强,也难免挂上点彩。


拔出息灾的动作扯到了小臂的伤口,让申鹤皱了眉头。


身上的伤并不严重,放着等它自己好起来也并无大碍。


——现在很晚了。


再不回家,阿堇该担心了。


申鹤看看天色,这样想道。


家里亮着灯,看来云堇仍然在等着申鹤回来。


“我回来了,阿堇。”


申鹤推门进入屋内,云堇正坐在椅子上看戏本,眉宇间却载满焦急的神色。...


纯糖无刀

有一点点个人理解和ooc,注意避雷



-伤痕

夜已深,山野间却还有着魔物的哀嚎。


最后一枪刺入要害,魔物在眼前化为灰烬。


“嘶……”


被这窝数量极大的魔物困了半天,纵使申鹤武艺高强,也难免挂上点彩。


拔出息灾的动作扯到了小臂的伤口,让申鹤皱了眉头。


身上的伤并不严重,放着等它自己好起来也并无大碍。


——现在很晚了。


再不回家,阿堇该担心了。


申鹤看看天色,这样想道。



家里亮着灯,看来云堇仍然在等着申鹤回来。


“我回来了,阿堇。”


申鹤推门进入屋内,云堇正坐在椅子上看戏本,眉宇间却载满焦急的神色。


听见开门声的下一秒,云堇瞬间丢下戏本来到申鹤眼前,上上下下地就给申鹤检查了一通。


“又受伤了啊……阿鹤,去椅子上坐好,我去拿医药箱帮你处理。”


申鹤“嗯”了一声,乖巧地去端正地坐在椅子上,目光追随着云堇去拿医药箱。


——看得出来,是个“惯犯”。


申鹤每次晚归都是这样,肯定是在山里端了大窝的魔物,然后带了一身轻伤回来。


擦伤、划伤,偶然还有一些烧伤或是冻伤,可她本人好像并不在乎自己的受伤情况。


因为——


“唉……衣服也要好好洗一下了。”云堇看着申鹤小臂上衣服染上的红,轻叹一声,把申鹤的袖子撸了上去,露出伤口。


是一道细长的伤痕,大概是被丘丘暴徒的斧子划出来的吧。云堇如此猜测。


她已经习惯了在申鹤每次晚归时帮忙处理伤口,现在的技巧已经十分娴熟。


止血,消毒,上药,包扎。云堇尽量把动作放得很轻很轻,但消毒多多少少都会带点刺痛。


“阿鹤,疼吗?”她问道。


申鹤摇摇头。“不疼。”


云堇盯着申鹤的眉,微微皱着的幅度告诉她眼前的人明显就是在说谎。


“嗯……疼。但是有阿堇在,就不疼。”


似乎是注意到了云堇的眼神,申鹤连忙解释道。


“……你是从哪学的这些油嘴滑舌?”


云堇的耳根微微红了起来,手上缠绷带的动作丝毫没有慢下来,最后故意般漂漂亮亮地打了个蝴蝶结。


又花了一些时间,申鹤身上的伤都处理完毕,云堇便催着她去洗澡。


“别洗太久哦,小心着凉!”


“伤口不能碰水!”


哪怕已经用岩元素力在伤口上筑了一层防护膜,云堇还是不懈地嘱咐道。


申鹤一声声应下,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暖和的水流温热了有些发凉的皮肤,却比不上胸口莫名的温度。


抬起小臂,注视着手臂上那一层金色元素力构筑出的薄膜,还有薄膜之下漂漂亮亮的蝴蝶结,申鹤低眉,不禁弯起嘴角。


——轻轻的一吻,落在那层元素力之上,带着胸腔内的炙热爱意。



——处理完申鹤换下的衣服后,坐在床头等待申鹤的云堇翻戏本的手忽然顿了一下,呆愣片刻后缓缓抚上自己胸前的神之眼,霎时间绯红染上脸颊。


“欸……?!”





-承诺    (此处微车)

今夜最后一台戏完毕,那些意图邀请云堇的富商巨贾们便一涌而上,堵住了云堇回后台的路。


这个说自己的新月轩订了佳肴,那个说自己将在琉璃亭摆宴席,都希望云先生能赏光。


——又是云堇最不喜见的场面。


一次又一次推脱,那些人却还不依不饶地厚着脸皮继续邀请,云堇也只能保持着微笑解释自己的行程已经安排满了。


终于还是韵宁从后台出来将云堇拉走,说是要讨论下一场戏的具体内容,帮云堇解了围。


——云堇是万分感激自己有这样一位可靠的经纪人。


时间已是深夜,懂得察颜观色的经纪人看出来云堇尽显担忧的神情,心里便知是这位云老板又念着家里的那位申鹤姑娘。


于是韵宁开口,将剩余的琐碎事都揽了下来。


“那剩下的就拜托你了,韵宁!”


——云堇是再次万分感激自己有这样一位可靠的经纪人。



一路回到家,窗户并没有灯光透出,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难道已经睡了吗?还是仍未回家?


云堇努力将气息喘匀,放轻脚步,踏进了家门。


慢慢把门关上,她尽力不弄出声响来,以免吵醒可能已经入睡的申鹤。


“咔哒”的关门声轻轻地响起,云堇只感觉突然间被狠狠地扑倒,接着便是身体撞击地面的巨大的闷响。


冒着金星的视线还未清晰,哭声却先一步响起。将自己扑倒的“罪魁祸首”紧紧地环住自己的腰,用力的双手仿佛要抠破自己的衣服。


“阿鹤,我回来了,没事没事。”


不愿再去怪罪这一扑给自己带来的钝痛,云堇抱紧眼前呜咽着把自己牢牢压在地上的爱人,柔声细语地安慰着。


“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阿堇……”


申鹤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云堇胸前传来,带着浓浓的不安和恐惧。云堇听罢一愣,哑然失笑。


“我怎么会不要你啊?傻阿鹤。”


云堇揉着申鹤的脑袋,带些坏心思地把她的白发揉得炸毛,然后又一下下地抚顺。


“我最爱最爱阿鹤了,永远都不会不要你的。”


身上的重量渐渐消失,申鹤松开了环在腰间的双手,撑在地上支起身子来。


“……真的吗?阿堇不会不要我?”


她那双清澈的瞳里还含着泪花,眼泪顺着姣好的脸庞流下,被云堇一吻吻去。


“嗯,真的。我会一直陪着阿鹤的!”


申鹤呆呆地碰了下被云堇吻过的地方,泪水再次决堤,却不再是因为不安和恐惧。


温暖的怀抱将自己拥入,身侧尽是属于云堇的、让自己十分安心的气息。这拥抱好用力好用力,像是要用尽她的一切向自己证明。


她拥抱住自己的脆弱与易碎,用满腔的炙热爱意捂热自己荒芜的内心,一声声唤着自己的名字。



“阿鹤、阿鹤……”


再次回过神来,她仍一声声唤着自己的名字。


自己任性一举一动被她全部接纳。她微微颤抖着的手举起来触自己的脸,环住自己的脖子引着自己往下靠近,与她接吻。


她的气息逐渐不匀,却还是挺起腰肢努力迎接自己,终于在自己的怀里绽放。


“阿鹤……”


困意和疲倦翻涌而起。云堇瘫软在床上,仍然低声唤着申鹤的名字。


申鹤很快清理好一切,迫不及待地把云堇再次拥入怀中,汲取她身上的温度。


被子被扯过来牢牢地盖好,怀中的人儿也安稳地躺着,呼吸逐渐平缓下来。


“抱歉,阿堇……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申鹤后知后觉地感到自责,云堇轻笑,从被窝里伸出手来轻轻弹了一下申鹤的额头。


“笨阿鹤,尽担心些有的没的。”


温热的手掌又抚上申鹤的脸,摸着她有些泛红的眼角,还有挂着泪痕的腮部。


“没关系的,阿鹤。”云堇柔和着眉眼,炯炯有神的一双红瞳里完完全全是申鹤的模样。“我永远永远都不会抛弃阿鹤,知道了吗?”


“好……我知道了。”申鹤乖巧地点点头,蹭了蹭云堇的手,将其拉进被窝捂好。


云堇挪挪身子,将脑袋依在申鹤胸前,微微蜷起身子。申鹤也随着云堇的挪动调整着自己,把云堇好好地护住,环住她的腰身。


“阿鹤?睡了吗?”


“没有。怎么了?”


轻声的询问得到回应,云堇用力握了下与申鹤相扣的手。


“听着。你呀,以后不准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记住没?”


“唔……记住了。”


申鹤像挨训的小孩般乖乖认了错,应下了云堇的要求。


“我绝对不会不要你的。”


“嗯。”


她听着怀里的声音说着,听着清醒的声音慢慢变为梦呓般的呢喃,一声声地应。


“也绝对不会让你沦为孤身一人……”


“嗯……”



申鹤把已经入梦的云堇拥得更紧了些,在她耳旁悄声说道:


“我都记住了,阿堇。


我也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

































咩啊

 狠狠的记录激励自己。今年全部画完就算成功

 狠狠的记录激励自己。今年全部画完就算成功

红秋裤小叶子

画了想清心的可爱小姨,小吉祥小圆卡,可爱安柏!

画了想清心的可爱小姨,小吉祥小圆卡,可爱安柏!

朵儿
  原神本子   QQ 341...

  原神本子

  QQ 3413885586

  原神本子

  QQ 3413885586

RATPENCIL
【杀意之雨】行秋VS申鹤 搭配...

【杀意之雨】行秋VS申鹤

搭配此前发布的深渊行秋立绘食用更佳~

【杀意之雨】行秋VS申鹤

搭配此前发布的深渊行秋立绘食用更佳~

山石榴

  【授权转载】今年の海灯祭でも笑顔見せてくれるかな……

  画师:きの帽子🎩 twi:kinoko_7718

  【授权转载】今年の海灯祭でも笑顔見せてくれるかな……

  画师:きの帽子🎩 twi:kinoko_7718

鹤景

  嗯……这么多年我的审美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嘶……

  嗯……这么多年我的审美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嘶……

陌途忘川
就要贴贴 就要贴贴

就要贴贴 就要贴贴

就要贴贴 就要贴贴

淮昳往年

脸最耐看的:

香菱我觉得她的脸就很喜气,总之很漂亮

烟绯嘛,玉石般的眼睛很喜欢

声音最好听的:

云堇的中配我很喜欢,说不出来的好听

胡桃的中配陶典老师yyds,超级喜欢她的配音

性格最有意思的:

莫娜一个傲娇,很喜欢看她和皇女互怼的日常

胡桃古灵精怪,待机时的丘丘谣很可爱

一见钟情的:

云堇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偏古风角色,有种英气的感觉又不失青春的活力

胡桃虽然本身颜色偏暗,但有种古典但不古板的美感

最有人格魅力的:

柯莱她在游戏中的表现和漫画中有很大的差别,这也证明了柯莱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虚心求学,很励志的姑娘,我认为这正是她的人格魅力所在

云堇我认......

脸最耐看的:

香菱我觉得她的脸就很喜气,总之很漂亮

烟绯嘛,玉石般的眼睛很喜欢

声音最好听的:

云堇的中配我很喜欢,说不出来的好听

胡桃的中配陶典老师yyds,超级喜欢她的配音

性格最有意思的:

莫娜一个傲娇,很喜欢看她和皇女互怼的日常

胡桃古灵精怪,待机时的丘丘谣很可爱

一见钟情的:

云堇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偏古风角色,有种英气的感觉又不失青春的活力

胡桃虽然本身颜色偏暗,但有种古典但不古板的美感

最有人格魅力的:

柯莱她在游戏中的表现和漫画中有很大的差别,这也证明了柯莱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虚心求学,很励志的姑娘,我认为这正是她的人格魅力所在

云堇我认为她是一个有远大志向,善良,为人和善的女孩,在唱完《神女劈观》后,她祝福申鹤希望她能够早日融入璃月港(云堇为人也可以参考胡桃对云堇的评价)同时她也可以接受新事物(摇滚等)并不在意其他人对辛焱的评价,即便热爱摇滚,一直坚持志向(云堇有句台词说要唱一辈子的戏)

胡桃是一个坚强,乐观,古灵精怪的女孩。说到坚强真的很心疼胡桃,当上堂主后第一个葬礼就是给自己的爷爷办的,难以想象她的心情如何。其他话想不出来了,但是胡桃真的太可爱了吧!!!

随着剧情推进慢慢喜欢上的:

优菈是一个傲娇,坚强,善良,自强的女孩。虽然因为血统被蒙德人排挤,但她靠自己的努力加入了骑士团得到琴团长的认可。

虽然一直说着复仇,其实优菈也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着蒙德。希望她早日被蒙德人认可

申鹤是一个寡言,有点冷漠,重情重义的人。申鹤的寡言和冷漠我觉得应该是因为常年待在山中而造成的,她从剧情中可以看出很在乎朋友和亲人(重云和旅行者)就是不善于言语表达吧(有点木头)希望她能早日融入璃月港

又爱又恨的:

莫娜别吞我的保底了wwww

现在原神主推:云堇/胡桃/柯莱

同推同喜快来和我交友


湖泽山川

【申空】花吐症

申鹤×空

标题苦手

纯情小情侣(


  申鹤得了一种怪病。

  事情的起源要从那天说起。当时申鹤正与留云借风真君一同修行,不想打坐刚有一炷香的功夫,申鹤已咳了数次。留云借风真君起身,站至她身前,“申鹤,伸出手来。”然后,这位仙家便看到身为人类的弟子抬起头,眼神淡漠,手中是一捧红如鲜血的花瓣。

  “有多少时日了?”

  “约有半月。”

  鹤型的仙人展翅,流露出明显的气恼,“为何不与本仙说?”

  申鹤沉默,低下头,“弟子知错。”

  刚说完话,又是一声咳,吐出两片花瓣来。

  “你……”留云借风真君气得长唳一声,可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何都不能......

申鹤×空

标题苦手

纯情小情侣(




  申鹤得了一种怪病。

  事情的起源要从那天说起。当时申鹤正与留云借风真君一同修行,不想打坐刚有一炷香的功夫,申鹤已咳了数次。留云借风真君起身,站至她身前,“申鹤,伸出手来。”然后,这位仙家便看到身为人类的弟子抬起头,眼神淡漠,手中是一捧红如鲜血的花瓣。

  “有多少时日了?”

  “约有半月。”

  鹤型的仙人展翅,流露出明显的气恼,“为何不与本仙说?”

  申鹤沉默,低下头,“弟子知错。”

  刚说完话,又是一声咳,吐出两片花瓣来。

  “你……”留云借风真君气得长唳一声,可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何都不能看着不管。查遍了古籍才堪堪明白了这怪病是怎么一回事。

  无法诉说的恋慕之情将心血化为花瓣具象化地呈现出来,思慕之心愈盛,心血消耗越大,咳出的花瓣就越多,患者也会在这个过程中会变得越来越虚弱,而解决之法只有找出那个恋慕之人,将这一腔爱意诉说于他/她,方能痊愈。简而言之,这算是“相思病”。

  “你可有心仪之人?”留云借风真君向来果断,如今涉及到性命之事,更是刻不容缓。

  而白发的女子抬起头,眼神一片迷茫:“心仪之人?”

  申鹤远离人世太久了,又有红绳束缚情思,如今谈起情爱之事自然是一窍不通。

  留云借风真君沉吟片刻,细细想来,申鹤在自己身边之时,整日除了修行便是打坐,平日里到访的也不过是那几位仙君,休说那几位都是看着申鹤长大的,只道他们平日里都以兽型示人,申鹤倾慕之人便不可能是他们,不过算算日子,患病的时日大概……

  仙人脑中盘算着,心里有了数。

  

  

  

  

  

  

  “欸?!那申鹤现在岂不是很危险?”白色的小精灵睁大了双眼,“不过,您把我和空叫来是让我们怎么帮忙啊?”

  留云借风真君拍了拍翅膀,“申鹤那孩子天生孤煞,我用红绳锁住她的凶煞与杀气,可也缚住了她的感情;但如今这情况红绳反而不利于让她看清自己究竟心系何人,所以,本仙欲除去红绳,以防意外,再请旅者相陪,将申鹤带下山去,找寻那命定之人。”

  金发的少年立刻点头答应,看向一侧玉立的白发女子,目光担忧。

  “另外——”留云借风真君清了清嗓子,“派蒙随我留在此地。”

  “欸?欸!”派蒙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为什么?我也想帮申鹤啊……”

  “申鹤体内的凶煞之气太盛,旅者照料她一人已属不易,你不便随行。”仙人这般说,可听着不知为何有种心虚的感觉。

  空有些疑惑地抬头,留云借风真君侧过身,扇了扇翅膀,派蒙仍在闹嚷着要一起,而申鹤站立在一旁,神色仍是淡淡的,像是眼前发生的事都与她无关。忽然,那双色泽浅淡的眸子似是察觉了什么,定定地看过来,但目光的交汇只不过一瞬,申鹤就咳了起来,隐隐约约能瞧见指缝中满溢出的红。

  胆战心惊。

  时间不能再浪费了,空向前一步,安抚起派蒙,好在小精灵也知道人命关天,不能任性,最终还是随留云借风真君留在山上。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派蒙浮在空中不安地晃了晃,“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啊?申鹤不会有事吧?”鹤型的仙人看着前方一言不发。

  “喂!听我说话啊!”

  留云借风真君这才回过头,“放心吧,小家伙,他们很快就能回来,申鹤那孩子不会有事的。”

  

  

  

  

  

  申鹤一向不善言辞,空平日里也不是多话的人,由是,耳边只能听到脚步落在青石板上传来的“嗒嗒”声。金发的旅人有意想打破这沉默,又担忧着对方的身体,便问:“申鹤对心仪之人有什么线索吗?”他却不知白发女子只是看向他,心中便缭绕起酸楚与欢喜。不被红绳所束缚的煞气升腾起来,恨不得就这样把这一腔的深厚爱意倾注到眼前一无所知的少年身上。

  申鹤定定地看着他,捂住胸口咳起来,鲜红的花瓣纷纷扬扬飘落,像洒了一地的血。空见状,忙凑近想扶她到一旁歇息,不想刚碰到对方手臂反被攥住手腕,旅者下意识挣扎了一下,可申鹤毕竟有着能轻易扛起浮生石的力气,哪儿能就这么容易挣脱。

  空知道申鹤对自己并无恶意,便也不管,只是担心对方,“申鹤,你没事吧?”少年的面庞上纯然一片担忧之色,白发的修行人心中一热,伸手抱住他。空睁大了双眼,慢慢才觉察出这是何种情况,脸颊一点一点染上霞色。

  她曾抱过他,但当时情况危急,自然与此刻不同。爱意破土而出,申鹤在此刻突然明悟了人间情爱是何种东西,她颤抖着唇,因喜悦与激动,抬起心爱之人绯红的脸庞,浅淡颜色的眼眸透出与以往都不同的明亮色彩,倾吐出爱语,“……空,我心仪于你。”

  少年人身量矮些,被动地承受自上方倾注而来的爱意,女子长日咀嚼草药,连唇也带上了草木的清苦味儿,但此刻谁人会管这些呢?热气蒸腾起来,就算是砒霜也成了蜜糖。

  情之一字,大抵如此。

  

  

  

  “师父。”申鹤牵着旅者,对留云借风真君行了礼,漂浮的小精灵揉了揉眼,一脸不可置信,“申鹤和空…?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还不到半天吧?”

  留云借风真君轻哼一声,颇有些骄傲自得的意思,“申鹤自幼跟随本仙修行,自然雷厉风行。”

  “那,那申鹤的心仪之人呢?”派蒙往二人身后张望,却并未看到再有人,倒是空捂住了脸颊,露出的耳朵红彤彤的。小精灵还想再问,就见申鹤拱手一拜,“师父,我想与空成亲!”

  派蒙眨眨眼,“诶?诶!诶——————”

  

  

六角

p1:……6,申鹤,不愧是你。

p2:这……这就是富婆吗!!!!为什么我的凝光没有您的实力。。。

p3、4:可恶……云先生的戏太特么好听了!!!震的我忘了截图——!可惜了只有开头和结尾的两张……

p1:……6,申鹤,不愧是你。

p2:这……这就是富婆吗!!!!为什么我的凝光没有您的实力。。。

p3、4:可恶……云先生的戏太特么好听了!!!震的我忘了截图——!可惜了只有开头和结尾的两张……

鵲_
除夕画的发一下_(:з」∠)_

除夕画的发一下_(:з」∠)_

除夕画的发一下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