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电影音乐

2727浏览    523参与
古水

        “我的爱人是如此英俊,他的皮肤闪烁着黄金光泽,双颊散发出香草醇芳,尽管他已有好几个月没洗脸。他有一双鸽子般的明眸,身躯似象牙雕塑般光滑,罗马柱般的双腿坚实有力,而包裹它们的裤子却肮脏不堪。总而言之他是那样可爱,然他永远只是个没有前途的小混混,所以永远也成不了我的爱人。真可惜!” 
        当黛博拉对着面条念出这段话时,顽劣少年内心依稀残存的一丝自信瞬间被这个早熟而世故的女孩女王般高高在上的姿态碾得粉碎,自...

        “我的爱人是如此英俊,他的皮肤闪烁着黄金光泽,双颊散发出香草醇芳,尽管他已有好几个月没洗脸。他有一双鸽子般的明眸,身躯似象牙雕塑般光滑,罗马柱般的双腿坚实有力,而包裹它们的裤子却肮脏不堪。总而言之他是那样可爱,然他永远只是个没有前途的小混混,所以永远也成不了我的爱人。真可惜!” 
        当黛博拉对着面条念出这段话时,顽劣少年内心依稀残存的一丝自信瞬间被这个早熟而世故的女孩女王般高高在上的姿态碾得粉碎,自卑与绝望几乎将其吞噬,在那双令其无数次怦然心跳的眼眸深处,面条看到了自己的卑微与渺小。尚未晃过神来,黛博拉的一吻又将面条从地狱带至天堂,自此,成为她的俘虏,虽然明知自己肮脏的裤腿配不上黑天鹅的羽翼。
        正如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身后一定会有一个(群)成就他的女人,一部成功影片后面亦少不了一段(组)经典配乐。84年黑帮片「美国往事」,友情爱情、理想现实交织起的岁月烟云,在意大利传奇电影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Ennio Morricone 1928.11.10-2020.7.6)巧妙的音符构思中,被赋予了诗意和梦幻气质,人物得以血肉,电影得以灵魂。格鲁吉亚裔钢琴家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Khatia Buniatishvili)在其即将发行的「美国往事」同名专辑中,以钢琴重新演绎难以忘却的岁月留声,更藉此向经典,向刚刚逝去的莫里康内大师致敬!

夜舟

【论文】电影音乐对角色identity的影响

How sound and music work to make contribution to identities:

Two case studies of biographical films


In the realm of audiovisual media, sound and music are significant ...

How sound and music work to make contribution to identities:

Two case studies of biographical films

 

In the realm of audiovisual media, sound and music are significant to be analysed when considering the expression of characters’ identity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narrative. When discussing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usic and film, according to Donnelly (2001, p.1), music becomes more vibrant and affective when combining with filmic narratives. Relevantly, on the other hand, when analysing the soundtrack from a form of audiovisual media, the narrative context should also be considered. The narrative context and the music should be judged collaboratively, instead of judging single element purely (Gorbman, 1987). This essay will discuss how sound elements affect and help develop the identity of characters and the emotions. Firstly,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films that was chosen will be introduced, regarding their narrative contexts and the information of music used. Then, based on different theoretical concepts, detailed analysis will be given. Definitions of ‘diegetic music ’and ‘nondiegetic music’ will be addressed with illustrations based on the films. Moreover, the concept of ‘The Fantastical Gap’ developed by Stilwell will be introduced, example from both films especially from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will be addressed to demonstrate the function of the concept. Furthermore, there will be demonstration of how the term ‘Mickey Mousing’ as well as ‘The Fantastical Gap’ is working together to make an effect. Claudia Gorbman’s practical uses of music in film and Aaron Copland’s aesthetic purposes of sound and music in audiovisual media will be demonstrated when analysing the music, examples and contrast will be given by addressing examples in both films. There will be also connections and examples of other films when addressing the point.

 

To begin with, in order to efficiently address the effect of sound and music in expressing identities in films, two biographical films will be used as main examples. The film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describes the story how Stephen Hawking, as a theoretical physicist, lived with ALS, with the company of his wife Jane Hawking. Importantly, one of the highlights of the film is the emotional changes of the two main characters when time passes by from 1960s to 1990s. Similarly, as another biographical film, The Imitation Game also focuseson one protagonist who also worked in the field of science but has put more emphasis on the character’s personality and his work. The Imitation Game illustrates the cryptanalyst Alan Turing’s identity in accordance with the timeline of World War II. Significantly, the social and legal response to homosexuality is one of the emphasis of the film, which is also, one of the emphasized identities of Alan Turing. Relevantly, when discussing how music and sounds work in contribute to the identities, as biographical films, both of them are of historical context. Both own clips that describe plots of a long period of time in a short space. Most importantly, as the plot develops, the image of the character becomes more colourful through the disclosure of personal emotions. The points mentioned above a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music and sounds used in the movie.

 

Secondly, sound and music used in films to construct the identities can be identified by this basic classification: whether it’s diegetic sound or nondiegetic sound. For explanation, this could be seen as there’s a filmic world or the diegesis. If the music is ‘part of the story world’, that is to say, the audience is implied by the movie scene that the music is performed by the musician in the film while the characters can hear it as well (Stilwell, 2007, p.184). Two examples are from The Theory ofEverything,for the first one, from 0:09:00 to 0:09:49, Hawking plays the record of Wagner’s music. When the diegetic music is played, he startshis work on his physics’ questions. He then accidentally overturns the mug on the table with the diegetic classical music of fierce and strugglingemotions. He seems overwhelming as the music reflect the character’s mood from side from Copland’s theory (Prendergast, 1992, p. 216). Interestingly, as the spot developed, from 1:22:01 to 1:24:54, another diegetic music of Wagner’s was played at the concert scene. This clearly reflects the personal musical tastes of Stephen Hawking. Thesecond example from the same film is from 0:15:05 to 0:20:00, when Jane and Stephen are at the ball, two pieces of diegetic music were played, the first one has a lighter mood than the second one. While the first one is played, Hawking introduced how the stars were born by explaining why men’s bowties glow more than the women’s dresses to Jane, which is very impressive for Jane. In contrast, the second piece of Jazz music owns a more lyrical feeling by a slower tempo. At this scene, Jane read a poem for Stephen, with the soft music, a romantic spot is weaved by the narrative and the diegetic music. For both examples, the diegetic music set the mood for the narrative context, the first one foreshadows the struggle and pain will occur to Stephen because of the ALS. It paves the way for later development of the plot. While the second one not only ‘create a more convincing atmosphere of place according to Aaron Copland’s theory, but also establishes the emotional tone of the scene, whether it is funny or romantic (Prendergast, 1992, p.213). Additionally, it has a great contribution to reduce the embarrassment between conversations, both music has implication of the personalities of Stephen and Jane, providing a clearer portrait of the characters for the audience. Covering uncomfortable silence as well as continuing a dramatic tradition was the purpose of adding the music (Gorbman, 1987). 

On the other hand, for nondiegetic music, functions are different. Nondiegetic music is described as an element to be added to the filmic world which means that it does not belongs to the narrative of the film (Stilwell, 2007, p.184). For instance, as biological films, both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and The Imitation Game describe the characters’ life within limited narrative space of the film. This indicates that while there are descriptions for single spot which are specific and detailed, there are some less important spots or experiences of characters that are described briefly by occupying limited space. For example, from 0:19:23 to 0:20:25 in The Imitation Game, the narrative briefly introduced Alan Turing’s work of building the machine as well as interspersed with the scene of him running. Afterwards, the spot flips to the year of 1951. Similar usage of nondiegetic music is also being recognized in the film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From 00:23:13 to 00:23:58, orchestration of strings is applied to demonstrate how exciting Stephen Hawking has developed his mathematics of his theory, while with the increasing intense of the musical emotion to the highest point, the music ends up with Hawking’s fall on the ground. Both spots describe a long period of time of the story by using limited space in the film. To explain the function of nondiegetic music in these cases, it contributes to the continuity of the scenes, making the connection smoother by adding continuity to the scene (Gorbman, 1987). Also, fromthe side, it highlights the situations that the characters are facing, reflects the inner feelings of them, and indicate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tory, which has a similar function as the diegetic music.

 

Additionally, connection is made between the terms of ‘diegetic music’ and ‘leitmotif’. According to Donnelly (2001, pp. 9-10), leitmotif is a musical theme which is used repeatedly to remind the audience of the character or memorable events happen in scenes. It was first frequently used by composers like Max Steiner, for example, Steiner’s scores in King Kong (1933). Specifically, for the two example films, leitmotif was used frequently to remind the audience of certain moods and emotions. One clear example is from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when the character Jonathan appears on screen, the soundtrack Forces of Attraction with obvious piano and strings sound would be inserted. When the plot is developed further, the audience would find out that the music is actually played by the character. The music is played several times in the film while the most obvious two in the timeline is from 1:10:27 to 1:12:34 when Jonathan with the Hawkings are playing at the beach with joyful atmosphere. The second time of the appearance is from 1:46:57 to 1:47:58 when Jane comes to the church to find Jonathan, in order to get back together with him, he left and disappear on screen, while surprisingly, the piano sound of Forces of Attention was inserted, suddenly, the atmosphere changes, happiness mood comes out. The leitmotif implies and reminds the audience of the audience. Another leitmotiv in this film is named A Game of Croquet, which happens between 0:30:03 and 0:34:43, it was played twice with the plot that Stephen finds himself helpless when facing the disease and how Jane witnesses his hopelessness. It also uses a lot of piano elements by using A minor scale. As soon as the audience hear it, the sad emotion will be reminded. It represents the most helpless period of time of Hawking, what the character is fighting against and how he suffers from it.

 

Moreover, though diegetic and nondiegetic music are two validate separate classifications of sound and music, the border between them is always traversed (Stilwell, 2007, p.184). This can be seen as when analysing the functions of music in film, for diegetic music and nondiegetic music, some functions are the same. For example, both can sometimes speak to or of the personality of the character, also, while diegetic music can introduce the audience to the actual scene of the film, nondiegetic music can also introduce the movie viewer to the narrative context. In conclusion, there’s little conflict of using nondiegetic and diegetic music at the same time due to their similar function. In real life, the separation of the classification is broken frequently without abruption in a fraction of a second. Examples are given from both films, for the example from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mentioned above for the term ‘leitmotif’, when the soundtrack Forces of Attention is played, along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he plot, the audience can always notice that there are scenes demonstrating that Jonathan is the person who’s playing the piano. This happens twice both from 1:10:27 to 1:12:34 and 1:46:57 to 1:47:58. Similarly, for The Imitation Game, from 1:15:52 to 1:16:19, when Turing’s machine is working, by the sound of the gears, the rhythm of the strings sound is synchronized with the machine’s sound, which is clearly a traversal between the world inside or outside of the diegesis. Also, for the function of this piece of music, it also used ‘Mickey Mousing’ as a technic to reinforce the sense of finality according to Aaron Copland’s theory (Prendergast, 1992, p.222). To explain the term, ‘Mickey Mousing’ which means that the movement of film is synchronized with the sound of music (Wegele, 2014, p.37). For the example case, the ‘Fantastical Gap’ and ‘Mickey Mousing’ are used together to contribute to the narrative context of the mood. This also achieves psychological refinement for the character Alan Turing: his enthusiasm, anxiety and hope.

 

In conclusion, as biographical films, sounds and music have made great contribution to the characters’ life and their psychological expressions. By introducing the term ‘diegetic music’ and ‘nondiegetic music’, as well as demonstrating Stilwell’s ‘Fantastical Gap’, the terms of ‘Leitmotif’ and ‘Mickey Mousing’, the functions of music to the filmic context and the personality of characters is explained. Without the soundtrack, it would be harder for the audience to resonate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he film, especially the emotional expressions. Sound and music have made great contribution to the expression of films.

 

 

 

 

 

 

Reference list:

 

Donnelly, K. J. (2001), ‘The hidden heritage of film music: history and scholarship’, in K. J. Donnelly (ed.), Film Music: critical approaches,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pp.1-10.

 

Gorbman, C. (1987), Unheard melodies: Narrative Film Music.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Prendergast, R. M. (1992), Film music, a neglected art: a critical study of music in films, 2rd edn, W·W·NORTON & COMPANY, New York·London.

 

Stilwell, R. J. (2007), ‘The Fantastical Gap between Diegetic and Nondiegetic’, in D. Goldmark & L. Kramer & R. Leppert (eds), Beyond the soundtrack: Representing music in cinem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California, p. 184.

 

Wegele, P. (2014), Max Steiner: Composing, Casablanca and the Golden Age of Film Music, Rowman & Littlefield. 

1

 

古水

忘れていた目を閉じて 取り戻せ恋のうた
闭上被遗忘的双眼 寻找回那恋爱之歌
青空に隠れている 手を伸ばしてもう一度
它隐藏在蔚蓝天空 只要再次伸出双手
忘れないで すぐそばに 僕がいるいつの日も
请你不要忘记 有我陪伴左右的时光
星空を眺めている 一人きりの夜明けも
即使也曾有过 仰望星空独自到天明
たった一つの心 悲しみに暮れないで
不要让唯一的心 深陷于悲伤
君のためいきなんて 春風に変えてやる
我会把你的叹息 都幻化成风
陽のあたる坂道を 自転車で駆けのぼる
骑着单车爬上洒满...

忘れていた目を閉じて 取り戻せ恋のうた
闭上被遗忘的双眼 寻找回那恋爱之歌
青空に隠れている 手を伸ばしてもう一度
它隐藏在蔚蓝天空 只要再次伸出双手
忘れないで すぐそばに 僕がいるいつの日も
请你不要忘记 有我陪伴左右的时光
星空を眺めている 一人きりの夜明けも
即使也曾有过 仰望星空独自到天明
たった一つの心 悲しみに暮れないで
不要让唯一的心 深陷于悲伤
君のためいきなんて 春風に変えてやる
我会把你的叹息 都幻化成风
陽のあたる坂道を 自転車で駆けのぼる
骑着单车爬上洒满阳光的坡道
君と失くした 想い出乗せて行くよ
载着你我逐渐逝去的回忆前行
ラララララ 口ずさむ くちびるを染めて行く
啦啦啦啦啦 一路相伴 轻声哼唱
君と見つけた 幸せ 花のように
寻找到的幸福 就像花儿一样
忘れていた窓開けて 走り出せ恋のうた
敞开被遗忘的心扉 放飞那首恋爱之歌
青空に託している 手をかざしてもう一度
再次举起双手 将它托向蓝天 
忘れないよすぐそばに 君がいるいつの日も
我不会忘记 那些有你相伴的昼夜
星空に輝いてる 涙揺れる明日も
也不会忘记 因泪水而模糊的星光
たった一つの言葉 この胸に抱きしめて
唯有一句话 仍埋藏心中
君のため僕は今 春風に吹かれてる
只因有了你 我沐浴春风
陽のあたる坂道を 自転車で駆けのぼる
骑着单车爬上洒满阳光的坡道
君と誓った約束乗せて行くよ
载着你我共同许下的约定前行
ラララララ 口ずさむ くちびるを染めて行く
啦啦啦啦啦 一路相伴 轻声哼唱
君と出会えた幸せ祈るように
祈盼你我再次相遇时的幸


曲名: 幻化成风/風になる
        (吉卜力映畫「猫的报恩」片尾曲)
词曲: 辻亚弥乃
        (つじあやの)
弹唱: 辻亚弥乃
        (つじあやの)

古水

人的灵魂里都有一团火,却没有人去那儿取暖,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囱上的淡淡薄烟,然后继续赶他们的路。
                   
                       ...

人的灵魂里都有一团火,却没有人去那儿取暖,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囱上的淡淡薄烟,然后继续赶他们的路。
                   
                           --「亲爱的提奥--梵高传」


曲名: 我亲爱的朋友
        (Mon Cher Ami)
作曲: 阿曼德·阿玛尔
        (Armand Amar)
专辑: 梵高: 天赋之笔/Van Gogh - Brush with Genius
        (2009年同名法国纪录片原声碟)

古水

Oh! Hush thee, my baby, the night is behind us
嘘,宝贝别吵,黑夜就要把我们追上
And black are the waters that sparkled so green
黑漆漆的海水闪着墨绿色的光
The moon, over the combers, looks downward to find us
月亮悬于波涛之上,俯视你我
At rest in the hollows that rustle between
在浪头和浪头之间睡得正香
Where billow meets billow, then soft be thy pillow
海浪拍打海浪,是...

Oh! Hush thee, my baby, the night is behind us
嘘,宝贝别吵,黑夜就要把我们追上
And black are the waters that sparkled so green
黑漆漆的海水闪着墨绿色的光
The moon, over the combers, looks downward to find us
月亮悬于波涛之上,俯视你我
At rest in the hollows that rustle between
在浪头和浪头之间睡得正香
Where billow meets billow, then soft be thy pillow
海浪拍打海浪,是你柔软的枕头
Oh weary wee flipperling, curl at thy ease
疲倦的鳍,温柔地轻蜷
The storm shall not wake thee
没有风暴把你吵醒
nor shark overtake thee
没有鲨鱼扰你梦乡
Asleep in the arms of the slow swinging seas
安睡在大海怀里,海水把你轻轻摇荡
Asleep in the arms of the slow swinging seas
安睡在大海怀里,海水把你轻轻摇

        「海豹摇篮曲」是美国作曲家埃里克·惠特克(Eric Whitacre)受制片商委托,为动画片「白海豹」(未能完成摄制)谱写的一首歌曲,故事改编自英国作家拉迪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 1865.12.31-1936.1.18)的短篇童话,以小海豹科迪克的成长经历,寓言性地揭示出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善恶美丑,爱与责任。歌曲出现在故事开头,妈妈轻声哼唱起摇篮曲,幼小的科迪克在温柔慈爱中酣然入睡,世界变得如此安静而美好。英国八人演唱团体Voces8以演绎早期复调音乐及当代古典声乐作品闻名,该曲中出色的和声与旋律,配合竖琴富有流动感的伴奏,营造出起伏摇曳的画面感与梦幻气息。

雾影药师

还是和上周一样的,电影音乐,同一部电影就不多说了。自己感受。

还是和上周一样的,电影音乐,同一部电影就不多说了。自己感受。

昼巢

    美国剧情电影《魅影缝匠》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伦敦,雷诺兹和妹妹西丽奥一起经营着名为“伍德科克之家”的制衣所,在伦敦当时的上流社会之中,能够穿上雷诺兹亲手缝制的礼服是每一个王公显贵和明星名流的愿望。
    一次偶然中,雷诺兹在餐馆里遇见了名为阿尔玛的女服务生,两人一见钟情。雷诺兹将阿尔玛领入了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但阿尔玛眼中却一直凝望着雷诺兹的身影。在生活中,雷诺兹是一个特别难缠和挑剔的怪人,朝夕相处之下,他和阿尔玛之间屡屡产生矛盾。眼看着雷诺兹的态...

    美国剧情电影《魅影缝匠》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伦敦,雷诺兹和妹妹西丽奥一起经营着名为“伍德科克之家”的制衣所,在伦敦当时的上流社会之中,能够穿上雷诺兹亲手缝制的礼服是每一个王公显贵和明星名流的愿望。
    一次偶然中,雷诺兹在餐馆里遇见了名为阿尔玛的女服务生,两人一见钟情。雷诺兹将阿尔玛领入了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但阿尔玛眼中却一直凝望着雷诺兹的身影。在生活中,雷诺兹是一个特别难缠和挑剔的怪人,朝夕相处之下,他和阿尔玛之间屡屡产生矛盾。眼看着雷诺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阿尔玛知道,自己必须采取行动,来捍卫她的爱情。

——摘自豆瓣


Reynolds: It’s a bit late now,isn’t it?
Alma: I’m taking it out.
Reynolds: Yeah,but it’s a bit late now,isn’t it?
Alma: But I’m taking it out.
Reynolds: The tea is going out.The interruption is staying right here with me.



昼巢

    法国/德国剧情电影《女伯爵》
    17世纪的匈牙利,女伯爵伊丽莎白的美貌远近驰名。自从她的丈夫在战争中死去,年华渐老的她一直寡居在城堡里。在一次宫廷舞会上,伊丽莎白遇到了英俊多情的贵族青年伊斯特凡,两人共坠爱河。而两人之间的私情遭到了伊斯特凡父亲的坚决反对,他强行把儿子送往丹麦,并为他物色了更年轻的结婚对象。伊丽莎白备感失落,向女巫安娜求助驻颜之法,以挽回爱情。传说中,处女的鲜血有驻颜奇效,为了保持自己的美丽,伊丽莎白秘密地谋杀了650名处女,用她们的血来沐浴。而等待着伊丽莎白的并不是爱情的回归,而是被监禁,最后死于狱中。但...

    法国/德国剧情电影《女伯爵》
    17世纪的匈牙利,女伯爵伊丽莎白的美貌远近驰名。自从她的丈夫在战争中死去,年华渐老的她一直寡居在城堡里。在一次宫廷舞会上,伊丽莎白遇到了英俊多情的贵族青年伊斯特凡,两人共坠爱河。而两人之间的私情遭到了伊斯特凡父亲的坚决反对,他强行把儿子送往丹麦,并为他物色了更年轻的结婚对象。伊丽莎白备感失落,向女巫安娜求助驻颜之法,以挽回爱情。传说中,处女的鲜血有驻颜奇效,为了保持自己的美丽,伊丽莎白秘密地谋杀了650名处女,用她们的血来沐浴。而等待着伊丽莎白的并不是爱情的回归,而是被监禁,最后死于狱中。但在这场荒诞血腥的事件背后,却隐藏着另一个秘密......
——摘自豆瓣

    “你(上帝)只是个神话,我们创造了你以得到和平,驱赶害怕与无知,因为我们有许多问题,答案却寥寥无几。我曾利用你祈祷来原谅自己犯下的可怕罪行,一个体面的葬礼其实和喂狼并无区别,圣水就是脏水。我为何如此惧怕死亡?因为我不相信你或是什么永恒的灵魂。当我死后,我会腐烂,一切都烟消云散。爱情就像匕首从背后刺了我一刀,如果你不是一个神话,请吸走我的罪恶,保留我的青春吧。”
     “男人以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上帝,给予他们统治一切的权力,鸟、狮子、树还有女人,我希望我生来是男儿身,我会在战场上杀人无数、掌管国家、烧死巫师,成为一个英雄。”
    “女人会比男人更聪明吗?我听说因为她们太专注于感情,所以她们的才智被浪费了?”
    “我承认大部分女性是弱者,在内心深处,软弱是存在的,男人的懦弱只不过是在身体更深处罢了,在那些并不怎么高雅的地方。”

古水

        当乌德琴厚实有力的拨弦与奈伊笛深沉悠远的气息回荡在炽热干燥的空气中,一个神秘世界的瑰丽奇景从地平线尽头徐徐升起,渐渐清晰。阿拉伯半岛,这片位于欧亚和非洲大陆板块间的广袤之地,曾是流淌着两河文明千年血脉的旧世界贸易中心,也是孕育着现代文明灿烂远景的新世界希望之城。就像诞生于此的「一千零一夜」故事,鲜为人知的阿拉伯大荒原,依旧隐藏在远离文明世界的角落,引发人们的种种好奇与想象。雕塑般的风蚀沙丘勾勒出她变幻莫测的姿容,不知何时降临的狂风尘暴则似她孤傲直率的脾性,让人心存畏惧而又渴望一探究竟,惟有浩渺夜空中...

        当乌德琴厚实有力的拨弦与奈伊笛深沉悠远的气息回荡在炽热干燥的空气中,一个神秘世界的瑰丽奇景从地平线尽头徐徐升起,渐渐清晰。阿拉伯半岛,这片位于欧亚和非洲大陆板块间的广袤之地,曾是流淌着两河文明千年血脉的旧世界贸易中心,也是孕育着现代文明灿烂远景的新世界希望之城。就像诞生于此的「一千零一夜」故事,鲜为人知的阿拉伯大荒原,依旧隐藏在远离文明世界的角落,引发人们的种种好奇与想象。雕塑般的风蚀沙丘勾勒出她变幻莫测的姿容,不知何时降临的狂风尘暴则似她孤傲直率的脾性,让人心存畏惧而又渴望一探究竟,惟有浩渺夜空中闪烁着熠熠光辉的星辰镌下她恒久不灭的传奇。
        BBC御用配乐人Barnaby Taylor为三集纪录片「野性阿拉伯」(Wild Arabia)创作之背景音乐,以中东传统乐器与现代录音合成技术结合,于深邃凝重音响底色上,渲染出一份神秘沧桑的氛围,让观众在接受强烈视觉冲击之同时,体会到听觉与心灵的多重震撼。

古水

When I fall in love
当我坠入爱河
it will be forever
那将会是永恒
Or I'll never fall in love
否则我将决不去爱
In a restless world like this is
纷繁世界众生芸芸
Love is ended before it's begun
爱未开始便已凋零
And too many moonlight kisses
太多月色中的热吻
seem to cool in the warmth of the sun
在骄阳下变得冰

When I give my heart
当我许以真心
it will be completely
必将毫无保留
Or...

When I fall in love
当我坠入爱河
it will be forever
那将会是永恒
Or I'll never fall in love
否则我将决不去爱
In a restless world like this is
纷繁世界众生芸芸
Love is ended before it's begun
爱未开始便已凋零
And too many moonlight kisses
太多月色中的热吻
seem to cool in the warmth of the sun
在骄阳下变得冰

When I give my heart
当我许以真心
it will be completely
必将毫无保留
Or I'll never give my heart
否则我决不会敞开心扉
And the moment I can feel
在那一刻当我所有感受
that you feel that way too
与你不谋而合灵犀相通
Is when I fall in love with you
便是你我共坠爱河之

When I fall in love
当我坠入爱河
it will be forever
那将会是永恒
Or I'll never fall in love
否则我将决不去爱
In a restless world like this is
纷繁世界众生芸芸
Love is ended before it's begun
爱未开始便已凋零
And too many moonlight kisses
太多月色中的热吻
seem to cool in the warmth of the sun
在骄阳下变得冰冷
When I give my heart
当我许以真心
it will be completely
必将毫无保留
Or I'll never give my heart
否则我决不会敞开心扉
And the moment I can feel
在那一刻当我所有感受
that you feel that way too
与你不谋而合灵犀相通
Is when I fall in love
便是当我坠入爱河
when I fall in love
便是当我坠入爱河
when I fall in love with you
便是你我共坠爱河之时

 

曲名: When I Fall in Love/当我坠入爱河
         (影片「西雅图不眠夜」插曲)
作曲: 维克多·扬(Victor Young)
作词: 爱德华·海曼(Edward Heyman)
演唱: 席琳·迪翁(Celine Dion)
        克莱夫·格里芬(Clive Griffin)
译文: © 古水(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古水

He deals the cards as a meditation
他玩纸牌总深思熟虑
And those he plays never suspect
一旦出牌就决不犹豫
He doesn't play for the money he wins
他不求赢回赌注
He doesn't play for respect
亦不为沽名钓誉
He deals the cards to find the answer
只为能在牌局中找出
The sacred geometery of chance
玄秘的几何概率
The hidden law of a probable outcome
和结局背后的因果律
The numbers...

He deals the cards as a meditation
他玩纸牌总深思熟虑
And those he plays never suspect
一旦出牌就决不犹豫
He doesn't play for the money he wins
他不求赢回赌注
He doesn't play for respect
亦不为沽名钓誉
He deals the cards to find the answer
只为能在牌局中找出
The sacred geometery of chance
玄秘的几何概率
The hidden law of a probable outcome
和结局背后的因果律
The numbers lead a dance
张张纸牌翻飞起舞
I know that the spades are swords of a soldier
黑桃象征兵刃与杀戮
I know that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
梅花犹如战争的工具
I know that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
方块代表金钱和财富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但那并非我红桃(心)的真面目
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他或许会出方块J
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又或许会押黑桃Q
He may conseal a King in his hand
再或许深藏一张K
While the memory of it fades
但那些记忆终将淡去
I know that the spades are swords of a soldier
黑桃象征兵刃与杀戮
I know that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
梅花犹如战争的工具
I know that the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
方块代表金钱和财富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但那并非我红桃(心)的真面目
But that's not the shape,shape of my heart
但那并非我红桃(心)的真面目
And if I told you that I loved you
如若我说我爱你
You'd maybe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
你可能将信将疑
I'm not a man of too many faces
但我却非千面郎君
The mask I wear is one
我的面具始终如一
Those who speak know nothing
贫嘴之人见识短浅
And find out to their cost
斤斤计较蝇头微利
Like those who curse their luck in too many places
如那些怨天尤人者
Are those who fear a lost
惶惶终日患得患失
I know that the spades are swords of a soldier
黑桃象征兵刃与杀戮
I know that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
梅花犹如战争的工具
I know that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
方块代表金钱和财富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但那并非我红桃(心)的真面目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但那并非我红桃(心)的真面目
Thats not the shape, shape of my heart
并非我红桃(心)的真面目

曲名: 我心之形/Shape of My Heart
        (影片「这个杀手不太冷」片尾曲)
词曲: 斯汀(Sting) 
        多米尼克·米(Dominic Miller)
演唱: 斯汀(Sting)
吉他: 多米尼克·米勒(Dominic Miller)
译文: © 古水(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古水

(唱词中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I heard her sing in tongues of silver
我听见清脆的歌喉在暮色里吟唱
I heard her cry on a summer storm
我听见忧郁的哭泣在暴风中回荡
I loved her, but she did not know it
我曾深爱着她,她却从未记挂心上
So I don't think about her anymore
如此我也不必情深一往
Now she's gone, and I can't believe it
而今她已离去,留我一人兀自惆怅
So I don't think...

(唱词中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I heard her sing in tongues of silver
我听见清脆的歌喉在暮色里吟唱
I heard her cry on a summer storm
我听见忧郁的哭泣在暴风中回荡
I loved her, but she did not know it
我曾深爱着她,她却从未记挂心上
So I don't think about her anymore
如此我也不必情深一往
Now she's gone, and I can't believe it
而今她已离去,留我一人兀自惆怅
So I don't think about her anymore
如此我当慢慢将她遗

If three and four was seven only
世事若像加减乘除
Where would that leave one and two
难免会有落单余数
If love can be and still be lonely
爱情倘若注定孤独
Where does that leave me and you
你我是否终归陌路
Time there was, and time there will be
时光匆匆从未止步
Where does that leave me and you
你我又将走向何处

If I had a buckskin stallion
假如我有一匹鹿皮种马
I'd tame him down and ride away
我將驯服牠骑向远方
If I had a flyin' schooner
假如我有一艘双桅帆船
I'd sail into the light of day
我将驾着牠驶入日光
If I had your love forever
假如能得到妳永恒誓言
Sail into the light of day
我将共你在爱河徜

Pretty songs and pretty places
动听的歌曲美丽的地方
Places that I've never seen
教我不禁心驰神往
Pretty songs and pretty faces
动人的歌声迷人的脸庞
Tell me what their laughter means
教我不由心旌摇漾
Some look like they'll cry forever
有人不住哭泣诉说忧伤
Tell me what their laughter means
而我却惊叹微笑的力

If I had a buckskin stallion
假如我有一匹鹿皮种马
I'd tame him down and ride away
我將驯服牠奔向那远方
If I had a golden galleon
假如我有一艘金色帆船
I'd sail into the light of day
我将驾着牠驶向妳身旁
If I had your love forever
假如能得到你永恒誓言
Sail into the light of day
便不负此生最美的时

        "Buckskin Stallion Blues",2017年美国影片「三块广告牌」的片尾曲,由女歌手Amy Annelle翻唱乡村民谣歌手Townes van Zandt(1944.3.7-1997.1.1)1978年同名曲,当米尔德里德与迪克森冰释前嫌,结伴踏上找寻杀害女儿真凶的征途时,前奏隐约响起,慵懒而略带感伤女声宛若暴风雨后天边的晚霞,静谧中抚触心灵,让人不禁想到一句话:“生活常将人折磨成千疮百孔,陷入无尽的绝望,同时又催促满身伤痕的你我,在通向未来的路上,继续寻觅一丝希望。”

爱吃草莓

江湖弹指一挥间,无问西东:记80—90年代武侠电影配乐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都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这江湖有喜,有悲,会聚,会散,有恩怨激荡情丝万千,亦有念天地之悠悠的无限慨叹。但是说到具象化一点的江湖,很多人恐怕都是从很多经典的香港电影之中窥得的一二。

若要谈武侠电影,便不得不提香港电影,上世纪80年代,经济的腾飞以及一批西方留学电影人学成归来,使得香港电影焕发新生,新浪潮席卷全港。电影公司除邵氏之外,新艺城、嘉禾等等迅速崛起,电影的质量以及产量呈现出了一个高速发展的状态,曾经有演员表示有过在一段时期同时拍摄好几部电影的记录。同时在创作上也开始自主化,题材和风格并不拘泥于某几种类型片,由此香港电影进入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黄...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都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这江湖有喜,有悲,会聚,会散,有恩怨激荡情丝万千,亦有念天地之悠悠的无限慨叹。但是说到具象化一点的江湖,很多人恐怕都是从很多经典的香港电影之中窥得的一二。

若要谈武侠电影,便不得不提香港电影,上世纪80年代,经济的腾飞以及一批西方留学电影人学成归来,使得香港电影焕发新生,新浪潮席卷全港。电影公司除邵氏之外,新艺城、嘉禾等等迅速崛起,电影的质量以及产量呈现出了一个高速发展的状态,曾经有演员表示有过在一段时期同时拍摄好几部电影的记录。同时在创作上也开始自主化,题材和风格并不拘泥于某几种类型片,由此香港电影进入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黄金年代。

而这其中,武侠电影作为一个较大的类型片,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随着武侠片的兴盛,也由此催生出了一大批电影配乐创作人才,而最为人熟知的便是有着鬼才之称,同时亦是“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黄沾。

黄沾因他那过人的词曲创作才华与金庸、倪匡、蔡澜被并称为香港四大才子,又因为与倪匡等几人一起主持亚视的《今夜不设防》被称为名嘴。他一生有音乐作品2000多首,大部分听众即便没有听说过黄沾这个名字,但也一定听过《上海滩》,《沧海一声笑》,《狮子山下》,《我的中国心》,《男儿当自强》等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作品。随着电影《英雄本色》系列,《倩女幽魂》系列,《青蛇》,《黄飞鸿》系列,《笑傲江湖》系列的火爆,黄沾为电影创作的配乐亦火遍中华大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黄沾是华人音乐史上一个无法避开的人物,尤其是他为那些武侠电影创作的音乐,用其洋洋洒洒的笔墨和天马行空的乐思挥就了何为华夏之魂,何又为侠之大者。由此,他的作品能够在大中华地区广为流传且经久不衰也就不足为奇了。

除开配乐,他的歌词创作亦被人所津津乐道,词作者林夕曾这样评价他:“以文言笔法写词有如钢线,一不小心便会一面倒,只有学贯五经才能欣赏。”

同他的配乐一样,他的歌词创作同样因为个人性格和成长环境的原因,使得作品整体带有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那字里行间的无处不在的“嬉笑怒骂,豪情万丈,真情真性,酒色财气,浪荡不羁”竟与古龙倪匡等人如出一辙,回顾历史发现,所谓大才子,其性格和创作方式总有着惊人的相似,使人不得不感叹这几人难怪能成为莫逆之交。

要问豪情江湖在何处,它在金庸的字里行间处,在徐克的快意恩仇中,更在黄沾的“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里。可以说,此三人从文学,电影,音乐的领域共同成全了一段充满传奇色彩的江湖。

1990年,黄沾受命为徐克的电影《笑傲江湖》谱曲,从初有灵感到完成全稿前前后后共有六稿,然徐克追求完美吹毛求疵的性格让黄沾又去重写。黄沾无奈,于无意之中随手翻阅古籍《乐志》,看到一句话“大乐必易”。心想最“易”的莫过于中国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忽福至心灵便反其道而行之,到钢琴前一试,婉转动听,声色悠扬,颇具中国古曲风韵,于是就顺着写出了《沧海一声笑》的整条旋律。

高手之间惺惺相惜的豪情壮志,笛琴相和,黄沾可算是信手拈来。此曲在配器上选择了笛子、古琴、三弦,旋律起起伏伏,具有民族小调色彩,但又丝毫不带缠绵婉转之意。前奏起,笛琴各自交汇,仿若当世几大高手齐出招,乍然,滚滚浪潮翻涌而来,罡风自周身而起,千钧劲力随琴声同出,独孤九剑一出,剑诀为刃,丰都开途,谁与争锋。旋律先扬后抑,浮浮沉沉,集酒气、豪气、义气为一体,最后忘却江湖红尘事,饮罢各东西,此曲可谓鲜活再现了一个风云激荡的江湖。

此曲特色比较鲜明的还有重拍鼓点的加入,使得本曲不仅带有壮志凌云的风骨,更有了一股苍凉寂寥之气,再加上如苏东坡宋词“苍劲豪放”派的风韵,几者相而结合,互为成全,便造就了这般风格鲜明的武侠配乐。

该曲电影原版共有国语、粤语两个版本,收录于1990年宝丽金发行的《90电影金曲精选》,获得第10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

此曲粤语版由许冠杰演唱,而国语版由罗大佑、黄沾、徐克三人合唱。

其中许氏唱法特色非常鲜明,由于许冠杰本人惯有的粤语咬字发音以及较为松弛的演唱方式使得他所演唱的版本带有一份肆意逍遥之意。在我听来,这个版本还带着一丝丝江湖少年感,少年侠客入得红尘,未及展鸿图,怎可出得世?

而那三个老男人演唱的版本在我看来则更有高手之间惺惺相惜的浪子豪情,所谓江湖恩怨,一笑泯恩仇便是如此。我猜想,他三人所唱此版本,定是于酒酣耳热之际,于笑谈间醉里狂歌肆意挥洒豪情,嬉笑怒骂不提,方才得曲如此。有情意在,就连那上下漂浮的音准,粗嘎沙哑的嗓音都各自成了优点,于电影声画一道道尽这滚滚红尘。

另外还有一个我印象非常深刻的版本,那就是在《我是歌手》节目上嘻哈歌手GAI所演唱的《沧海一声笑》。这个版本的编曲理念实际上是延续了黄沾的原版配乐,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除了江湖豪情之外,又稍稍多了几分市井莽气,配器上更是运用了琵琶和大鼓,凌厉的鼓声和具有杀伐之气的琵琶声相互交织,使得此曲在听觉上更具冲击力。旧曲加新词,他所新创的说唱歌词则是延续了黄沾的酒色财气和潇洒恣情,听来只觉畅快不已,这不禁让我深深怀疑他的性格与黄沾定有相似之处。

作为嘻哈歌手,创造性地把说唱和原曲相结合,但又不让人感到怪异不适,反而颇具画面感。GAI的嗓音既沙哑嚣张,尾音处却又柔情婉转,二者合一,实在是令人拍手叫绝。在舞台上他唱到酣处的那一声“我命硬学不来弯腰!”以及那狂乱的一个甩头,仿若让我看见了一个潇洒不羁,充满市井痞气的现代版少年剑客令狐中。

除了大才子黄沾,另外一位在武侠电影配乐上颇具大师风范的便是陈勋奇。如果说黄沾是华人音乐圈不可避开的人物的话,那么陈勋奇便是香港电影史上的全才。导演做得,配乐做得,制片人做得,动作指导做得,编剧做得,演员亦做得。不仅做得,而且在这诸多领域之中还做得颇为出色。他经历过“邵氏”的辉煌,亦经历了香港电影的黄金十年,他一生参与制作、出品以及编剧和导演电影30多部,参演得电影将近20部,出过单曲,而他为电影所作的配乐作品更是多达150多部,成为一个辉煌时代的缩影。

其中最为经典的配乐作品当属那曲《天地孤影任我行》,作为电影《东邪西毒》以及《大话西游》的经典配乐,他的才华可说在电影中体现得一览无余。

陈勋奇谈到自己的创作理念以及和王家卫的合作时说:“除了默契以外,配乐人也要有自己的风格和想法,导演有时候很主观,未必是对的,而配乐人因为是第一个电影观众,往往能有新的角度,只要你抓得到那个情感,你就去做。因为他找你肯定有理由的,比如,你找崔健难道叫他来唱美声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

“人生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有一坛醉生梦死,把所有的事都忘记,以后每日都有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东邪西毒》

“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更加清楚。”《东邪西毒》

“我猜中了开头,但我猜不中这结局。”《大话西游》

这些陪伴了一代人无数青春回忆的经典台词,裹挟着陈勋奇手下苍凉雄浑的配乐,使得它们成为了人们难以忘怀永不褪色的记忆碎片。

前奏出,紧张的鼓点纷至沓来,而后加入浑厚的打击乐器,当鼓点随风而逝消弭不见的那一刻,箫声起,独行剑客于大漠中慨叹这红尘过往世事无常,那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孤独寂廖,又是紫霞仙子拉着至尊宝的手说的那个猜不着的结局。有人说,听这首原声音乐会上瘾,很难不起生理反应,我认为,这是对陈勋奇创作的最好认可。

王家卫惯用长镜头和慢镜头,他拍的武侠电影亦与徐克那般快节奏大起大落有着鲜明爱恨情仇的风格不同,他的电影细节需要你细细品味,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天地孤影任我行》同电影一道创作于1994年,乐风雄浑苍凉,带着无法述说得悲寂感,听过之后,便如同鸩毒一般,让人上瘾,让人痛苦,但又让人心醉,惊心动魄的鼓声之后便是无限的苍凉感以及道不尽的宿命感。

陈勋奇在创作这首曲子的时候,特意请来了大的管弦乐团作配乐,当然亦请了一些优秀的香港音乐人来录制传统的中国民族乐器,如:萧、高胡等等。陈勋奇认为萧的声音可以刻画出剑客孤独的心境,而二胡更加能够表现出一种不可预估的命运以及人性本色。

欧阳锋的孤独绝情是王家卫这部《东邪西毒》之中的灵魂,但他不是没有情,相反,他用情至深,只不过不喜在人前显露,更不愿让那个他喜欢的人知道,所以他是孤星之命。而王家卫的镜头,张国荣的演绎,再加上陈勋奇的音乐,可真真地算得上是珠联璧合,把这个在大漠中独行的绝情剑客之魂用声色音画全数铺陈开,堪称惊艳。

在武侠电影配乐上,大师辈出,有黄沾的肆意豪情,有陈勋奇的雄浑莽莽,当然也有更古风古韵的胡伟立。

不同于黄沾的英年得志,胡伟立直到90年代凭借一系列的电影配乐作品才得以才华显尽,他很传统,并无黄沾以及陈勋奇那般鬼才,所作曲子当如正统武学宗师张三丰那般稳打稳扎,身上亦无一丝丝的酒气和痞气,而从他所接受的教育来看,亦可看出他算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学院派作曲家。他出生于香港,但而后辗转到了内地,出版多部音乐作品,后毕业于北京艺术师范学院,曾在中国音乐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任教,在教学同时进行了大量的创作演出活动,后又回到香港,开始为多部热门电影配乐,其中包括了大家非常熟悉的《九品芝麻官》《太极张三丰》《黄飞鸿》等。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太极张三丰》里的《偷工》以及《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中的《雪千寻》,一曲刀光剑影,一曲缠绵悱恻。太极宗师之魂通过琵琶和大鼓的配器和中国风浓郁的编曲充分凸显,一气呵成,而东方不败与爱妾的情深不寿又通过箫声的泣诉传达给听众,电影剧情与配乐浑然一体,丝丝入扣,可见胡伟立之功底深厚。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这些配乐大师们有的已然离我们远去,有的或退出这江湖,但不管怎样,他们创造了一个时代的经典,至今亦为人们所谈论,正如那个御风侠客黄沾所言:“就让浮名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人生如乐,乐如人生,大师们在配乐史上浓墨重彩的几笔,听众记得。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时光倒流七十年》,你愿意穿越时光去见一个人吗?

“我梦想的男人几乎已经消失尽了!”


这是《时光倒流七十年》中女主人公在舞台上一句即兴发挥的台词,也是她内心深处最想说的话。


在每个女人内心最深处,是不是都有一位梦想中的男人,并且深信自己爱着他,而他也一定会给自己带来幸福?


这是一部被拍的很唯美的电影。也可以说,即便只是看女主角那一幅幅近似油画的剧照就足以让观众深深迷恋了,而它不仅仅是一部爱情片,她还是一部关于穿越的电影。


它是我目前为止最爱的一部关于穿越的电影。


影片给我的印象是蓝色的湖畔,乳黄的墙壁,印满花纹的古典地板,寂静的凉白开芳香。


明明是穿长袖的季节,在我眼里却到处是夏天的...

“我梦想的男人几乎已经消失尽了!”


这是《时光倒流七十年》中女主人公在舞台上一句即兴发挥的台词,也是她内心深处最想说的话。


在每个女人内心最深处,是不是都有一位梦想中的男人,并且深信自己爱着他,而他也一定会给自己带来幸福?



这是一部被拍的很唯美的电影。也可以说,即便只是看女主角那一幅幅近似油画的剧照就足以让观众深深迷恋了,而它不仅仅是一部爱情片,她还是一部关于穿越的电影。




它是我目前为止最爱的一部关于穿越的电影。


影片给我的印象是蓝色的湖畔,乳黄的墙壁,印满花纹的古典地板,寂静的凉白开芳香。


明明是穿长袖的季节,在我眼里却到处是夏天的清新。

 

影片讲述的是男主理查德在大学毕业典礼上偶遇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老妇人给了他一块金表,并深情地对他说:“回到我身边吧,我一直在等你。随后不辞而别。


理查德虽然深感奇怪,但不久也把这件事忘记了。他不知道,就在这一晚,这名老妇人怀着永久的遗憾和悲伤离开了人世。


八年后,已成为著名剧作家的理查德因为创作遇到瓶颈,到外地寻求灵感,无意间入住一家酒店。正是在这家酒店,理查德看到七十年前著名戏剧演员艾丝的照片,瞬间对其一见钟情。



从此,他陷入了疯狂的爱恋之中,开始收集艾丝的资料,无意间发现艾丝竟然是八年前送自己金表的那位老妇人。


理查德意识到,自己和艾丝有某种奇妙的关联,用尽了很多方法,他终于知道七十年前自己曾和艾丝相爱过。


最后,在一个研究时间的大学教授帮助下,理查德回到了七十年前,和艾丝再续前缘。然而幸福终究短暂,正如所有时光穿梭的电影告诉观众绝不能改变历史的真理一样,理查德被时光拖曳回七十年后。伊人已去,理查德最终选择绝食自尽,终于在天堂和艾丝再次相逢。


时光的无序,生命的逝去带来与年龄地域时代背景甚至生死无关的爱情。



看过电影的人必定记得它的主题曲,也有不少人将它视为一生最喜爱的曲子。


电影的主题曲《Somewhere In Time》,原名为《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是由俄罗斯作曲家拉赫马尼诺夫于根据意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第24首小提琴随想曲的主题改编完成的一首钢琴协奏曲,再由配乐大师英伦音乐人John Barry改编而成我们电影中听到的这首《SomewhereIn Time》。


该曲获得了1980年奥斯卡最佳电影音乐奖。



在宁静的竖琴伴随下,柔和的长笛独奏出了一支富于歌唱性的旋律。


弦乐不露锋芒地开始进入的时候,带来一种温暖、缠绵的感觉,随即以明亮的音色替代了长笛,抒发出心中难以遏制的激情。当这一旋律又在独奏钢琴上以柔和、纤细的音色再现时无形中唤起一种来自遥远时空的失落与忧伤……


听完这首歌,不禁感慨“太多的东西其实真的脆弱,脆弱地都令人惊愕到不知如何唏嘘感慨。


时光流逝、物是人非。唯有似曾相识而已。



文字丨NightCaroline

图片丨网络

编辑丨Yvonne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迟到40年的表白,震撼心灵!

本文转自公众号 | 美物计
这世间爱有万般,
最忘不了《罗马假日》里安妮公主和派克的一日恋情。


重新戴上王冠的公主,深情地看了一眼派克说道: “ 罗马,只有罗马, 这记忆我将一辈子珍藏! 永远!

《昨日重现》


当《Yesterday Once More》的旋律再次响起,

那些经典画面一一闪过,

一切恍如昨日重现,

让人不禁感叹:

爱情最初的样子,真美!


  ◆  ◆


01

迟到40年的表白


1953年,

注定是美好的一年。

最好的格利高里·派克...

本文转自公众号 | 美物计
这世间爱有万般,
最忘不了《罗马假日》里安妮公主和派克的一日恋情。


重新戴上王冠的公主,深情地看了一眼派克说道: “ 罗马,只有罗马, 这记忆我将一辈子珍藏! 永远!

《昨日重现》


当《Yesterday Once More》的旋律再次响起,

那些经典画面一一闪过,

一切恍如昨日重现,

让人不禁感叹:

爱情最初的样子,真美!


  ◆  ◆


01

迟到40年的表白


1953年,

注定是美好的一年。

最好的格利高里·派克

和最好的奥黛丽·赫本,

在黑白影像即将消失之际,

为世界留下了最经典的《罗马假日》。

赫本和派克也因此相识。


初见,他36岁,

名满天下,举止优雅,气质谦和,

她23岁,初出茅庐,一脸纯真。

她对他有着近乎痴狂的崇拜,

初次见面,甚至激动得说不出话。



那时的赫本不自信,

派克给了她亦师亦友的疼爱,

朝夕相处,彼此欣赏,

两人间慢慢萦绕着朦胧的情愫。

彼时,派克与妻子婚姻支离破碎,

赫本也有一段看不到希望的感情。


但他们都是有教养的人,

于是,爱情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他们将爱,隐于岁月止于唇舌,

并用一生的深情呵护彼此。



《罗马假日》拍完后,

宣传海报上,主要是派克的名字,

而赫本的名字缩在小小的角落,

他知道后,特地要求将主演改成了

奥黛丽•赫本的名字。


赫本也借此夺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站在领奖台上,她激动得语不成句,

但没有忘记告诉世界:

“这是派克送给我的礼物!

 


派克将朋友梅厄•菲热介绍给赫本,

并在他们新婚之时,

送了一枚蝴蝶胸针给赫本,

她对此甚是珍惜,戴了一生。


此后40多年的岁月里,

两人一直将彼此视为知己。

1968年秋天,赫本14年的婚姻彻底终结,

她伤心欲绝,生活一片昏暗,

大洋彼岸的派克打来电话,

她接起电话,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在这个圈子里,婚姻真难维持啊!

请你相信我,我是把婚姻、

家庭生活放在第一位,

而把事业放在第二位的。

我本来想白头偕老,但太难了,太难了!”


 

1974年,派克大儿子自杀身亡,

他与妻子,终日垂泪相对,

紧闭房门,不愿见任何人,

赫本从瑞士匆匆赶来,

派克紧闭的大门终于为她打开。

多年来,赫本和派克一家结下深厚情谊。

只要去到美国,她定然要去看望他们。


1993年,64岁的赫本离开人世,

白发苍苍的派克来到她的葬礼上,

哽咽地说:“能在那个美丽的罗马之夏

作为赫本的第一个银幕情侣

握着她的手翩翩起舞,

那是我无比的幸运。”

他低下头,在赫本的棺木上轻轻一吻

深情地说道:“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在场的人无不唏嘘落泪。



2003年,87岁高龄的派克,

从拍卖会拿回了那枚蝴蝶胸针。

40余年的光阴里,他从未告诉她,

这枚胸针是他祖母的家传。

49天后,他永远闭上了眼睛,

手里握着那枚蝴蝶胸针,

仿佛握着曾经的青春爱恋。


 

一句迟到40年的表白,

一段纯粹又干净的爱,

发乎深情,止乎礼法,

隔着半个世纪,依旧震撼人心。

 

  ◆  ◆


02

一生所爱,遗憾一生


 从前现在 过去了 再不来

红红落叶 长埋 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

 

这首《一生所爱》

断断续续听了七八年,

从年少至成人,年龄虽不同,

但每次都能听出那种遗憾和悔恨。

少时,只觉得凄美,

如今,平添一声叹息。



那年,紫霞仙子为爱痴狂,

“我知道有一天,

意中人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

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祥云来娶我。”

后来,她遇见了意中人,

只是猜中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局



从至尊宝到孙悟空,

多了金箍和责任,

也失去爱她的资格。

当了大英雄又如何,

依旧留下一生遗憾。


而他这段话,也让我们记了很久: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

但是我没有珍惜,

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

我会对那个女孩说我爱你!

如果非要把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

我希望是一万年。”

 

人生漫漫,一路前行,

我们也曾如至尊宝一样年少轻狂,

也曾遇到一生所爱的人。

可惜命运弄人,阴差阳错,

最后遗憾一生。


因为每一次错过,都无法弥补

“曾经离我们一步之遥的人,一旦错过,

即使化身盖世英雄,身披金衣战甲,

脚踏七彩祥云,一跃十万八千里,

却再也追不回来了。”



其实,两个人能在一起真的不容易,

每个人都要懂得珍惜,怜取眼前人


  ◆  ◆


03

如果可以,用力牵住TA的手


知乎上有个问题,

年少时最遗憾的事是什么?

有人说:想来,最遗憾的就是,

在该做傻事的年纪,

不知为何没去做那些傻事吧。

 

譬如爱一个人,

那就勇敢说出来。

别轻易错过,

因为人生永远无法重来。

@产品经理贺赫:前几天凌晨三点,我跟几个朋友喝完酒,想去上网。路过广场的时候,一个醉醺醺的大叔,左手扶着官场的路灯,右手拿着电话。嘴里一直在唠叨着,我有钱了,你回来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可是,他开着免提的电话,在凌晨3点的街上传来的,却是一遍遍的“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其实,有时候,

只要稍微勇敢一点,

结果就会不一样。

@特立独行的小僵尸:某一年,那个人消失了好久,那年他生日我把他消失前我们的回忆做成了视频,用这首歌做的背景音乐,他看到了,然后被感动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消失过。


只要想到我们的未来,

即使攀山越岭也不再怕了。

@無解答題:认识九年多,我在武汉,她在深圳,我们隔着1000多公里的两座城市。因为直飞深圳太贵,选择了飞广州,再搭高铁去深圳。打了出租车,坐了机场大巴,换乘了一路的地铁,终于在下午五点半到了她公司楼下,看到她发现我突然出现在她公司楼下的表情。好像一切都值了。我们应该会结婚吧,陪着你渡过漫长岁月。



如果你爱一个人,

请记得告诉对方。


正如一个网友所说:

喜欢就去表白,

大不了连朋友都做不成,

做朋友又有什么用,

我又不缺朋友,我缺你。



愿所有人,

都能遇见最美的幸福。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叶塞尼亚》——吉普赛女郎勇敢追爱的故事

 “每个人存在于以他自己为中心的不断改变的体验世界中——罗杰斯”


19世纪中,在一个热情洋溢的墨西哥小镇,一个美丽的吉普赛女郎,跳着充满野性的吉普赛舞蹈,火辣辣的眼神令人神魂颠倒。有一天,她遇上了一个当兵的,在优美的音乐背景下,一场史上最浪漫的爱情开始了。说到这儿,很多人都知道,这就是墨西哥经典爱情影片《叶塞尼亚》。


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中期南美的小国。一个有钱贵族的女儿未婚先孕,生下一个女婴,父亲因害怕败坏名声而把女婴交给一位吉卜赛女人抚养。20年后,这个婴儿已长大成人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叶塞尼亚,并爱上了军队军官奥斯瓦尔多。一个偶然的机会,叶塞尼亚认识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

 “每个人存在于以他自己为中心的不断改变的体验世界中——罗杰斯”


19世纪中,在一个热情洋溢的墨西哥小镇,一个美丽的吉普赛女郎,跳着充满野性的吉普赛舞蹈,火辣辣的眼神令人神魂颠倒。有一天,她遇上了一个当兵的,在优美的音乐背景下,一场史上最浪漫的爱情开始了。说到这儿,很多人都知道,这就是墨西哥经典爱情影片《叶塞尼亚》。


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中期南美的小国。一个有钱贵族的女儿未婚先孕,生下一个女婴,父亲因害怕败坏名声而把女婴交给一位吉卜赛女人抚养。20年后,这个婴儿已长大成人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叶塞尼亚,并爱上了军队军官奥斯瓦尔多。一个偶然的机会,叶塞尼亚认识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路易莎,并发现患上绝症的路易莎也爱上了奥斯瓦尔多。命运的安排折磨着这三个人。最后,路易莎决定退出这个三角关系,成全姐姐的幸福。


追逐美丽的爱情,打破门第的偏见,永远是电影擅长和动人的命题。
叶塞尼亚和奥斯瓦尔多在河边相约的那一场戏,在80年代算是“辣眼睛”的一幕。
从那一声“当兵的,你不等我了”开始,是一场骇世惊俗的经典爱情场面,拉开了他们勇敢真爱的序幕,此后他们不羁于世俗眼光,饱经挫折终成眷属。
故事充满传奇性和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情节跌宕起伏,两位主人公的悲欢离合被渲染得非常动人。


风靡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墨西哥经典影片《叶塞尼亚》,叙述了一个浪漫真挚的爱情故事,它拥有世界电影史上最经典的爱情对白,还有一代天才配音演员李梓俏皮而风情万种、乔榛稳重深沉而富有磁性的美妙配音。 《叶塞尼亚》是心中一个难以忘怀的名字,它代表着一位美丽吉普塞女郎,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一个纯真年代留下来的珍贵记忆。
这是心中永恒的经典,那些年代久远的电影也许不再鲜艳,不再时髦,也没有现在大片的光怪陆离,眼花缭乱,但是在记忆深处,让我们一直感到抚慰和温暖。
再看看今年已经81岁的“叶塞尼亚”扮演者安德蕾·杰奎琳近照时,还是忍不住惊叹了。
当年热辣迷人的野玫瑰,已是慈爱温和的老祖母。举手投足间,不俗韵味依然可见。


当然,更吸引我们的,是《叶塞尼亚》主题音乐那悠长旷远、荡气回肠的旋律。
1977年,上海电影译制片厂将这部电影引进并翻译公映后,和当时引进的其他几部影片一样,给改革开放初期的国人带来了强烈的冲击和极高的艺术享受,因而深受广大中国观众的喜爱,其主题曲更是深入人心,流传甚广。
《叶塞尼亚》主题音乐舒缓而柔媚,如同一幅徐徐打开的水彩画,慢慢地描述叶塞尼亚和军官奥斯瓦尔多的爱情故事。
钢琴、长笛与弦乐之间深情委婉的对话,如同一段洋溢着甜蜜与哀愁的梦,一个离别时分痴缠难舍的吻。
倾听这一首悠长动人的浪漫恋曲,怀念银幕上那位吉普赛姑娘,风情万种的俏丽身姿,重拾埋在时光深处的柔情蜜意。



文字丨NightCaroline

图片丨网络

编辑丨Yvonne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钢琴别恋》——音乐中真实的爱情

爱是心渴求的东西,也是每个人都期待的奇迹。在茫茫人海中,每个人都是孤寂的,渴望着诉说,渴望着理解和接纳。


《钢琴课》影片讲述一个苏格兰寡妇爱达,在父亲的安排下,带着九岁的女儿远嫁新西兰。


她患有失语症,但耳朵不聋,最爱的事情便是弹奏钢琴,以钢琴来发泄情绪、抒写心事。为此不惜漂洋过海也要将笨重的钢琴带在身边。


爱达离不开钢琴,手指下流泻的旋律是她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渴望,也是最澎湃的激情。正如她所说的,她并非表面上那样安静。那一段又一段优美欢快的琴曲,是她内心丰富情感的表达和写照。


然而,父亲安排的丈夫是一个务实的商人,因钢琴体积庞大笨重,便不顾爱...

爱是心渴求的东西,也是每个人都期待的奇迹。在茫茫人海中,每个人都是孤寂的,渴望着诉说,渴望着理解和接纳。

 

《钢琴课》影片讲述一个苏格兰寡妇爱达,在父亲的安排下,带着九岁的女儿远嫁新西兰。



她患有失语症,但耳朵不聋,最爱的事情便是弹奏钢琴,以钢琴来发泄情绪、抒写心事。为此不惜漂洋过海也要将笨重的钢琴带在身边。


爱达离不开钢琴,手指下流泻的旋律是她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渴望,也是最澎湃的激情。正如她所说的,她并非表面上那样安静。那一段又一段优美欢快的琴曲,是她内心丰富情感的表达和写照。



然而,父亲安排的丈夫是一个务实的商人,因钢琴体积庞大笨重,便不顾爱达反对,执意将钢琴留在了新西兰荒凉的海滩上。


邻居贝因听出了爱达内心的苦闷,于是用八十亩土地和斯图尔特交换了钢琴,并请爱达天天到他家来教他弹钢琴,承诺一堂课可以换回一个琴键。爱达欣然同意了。贝因深爱着爱达,通过一节节钢琴课,两人的情感渐渐滋长。



隔了几年,重温《钢琴别恋》,才读懂里面的旋律。女主为何爱上那个目不识丁的工人,因为他是她的知音,因为他爱她。在他面前她可以尽情地弹琴,无论她弹什么,尽管他不懂音律,但他懂她心,欣赏她的美。


女人,不必找一个伯爵、王子,而是要找一个欣赏她弹琴的人。钢琴别恋,多美丽的名字。

 


电影《钢琴课》是以一台钢琴的命运作为故事发展线索的一部剧情片。


当然故事肯定不是关于钢琴本身的故事,它是关于钢琴的女主人的一段情缘。

钢琴在这部片子里起到一个线索的作用。



它时而像一条汇集所有路径的中枢并围绕它展开,时而变成女主的心思和思绪。具有抒情和叙事的功能。


所以片中的音乐也是大量的钢琴曲为主。



电影是英国伦敦的音乐家Michael Nyman担纲配乐,钢琴在整套电影中扮演着极重要的角色。在这部触及心灵的作品中,影片一开始就以钢琴声带出女主角艾达口不能言,只以琴声表达自己的情感。优美动听的钢琴旋律贯穿整部电影,衬托出故事中爱情的凄美,激情的澎湃,以及亲情的温暖等等。



艾达在海滩上弹奏的那首曲子,名为《TheHeart Asks Pleasure irst》也是该片的主题旋律。作为Nyman在电影领域的成名作,它尽管未能随同影片一起获得提名,但已被公为一部佳作。



Michael Nyman 的创作最大特色就是不断重复,就像流水一样一遍遍地冲击,让人无法承受。这首曲子里也有一处重复循环,但渲染的情感却已大不相同,不是起初的平静,而是历经风雨变幻后趋于成熟。



简短明快的主旋律,衍生变化轮回,让情感的变化点点滴滴的浮现和渗透,揭示了不会说话的女主角心中埋藏着的炽热情感和她的全部人生体验,以及她对于自己视若生命的音乐的无比热爱。



文字丨NightCaroline

图片丨@写意_pure

编辑丨Yvonne



喜欢光影的kiki

布达佩斯大饭店所有ost中最让人心醉的一首
不过
不是那种喝酒时的醉态
是咬了一口玫瑰泡芙后的醉态
是漫步在暖和的冬天小巷的醉态
是从布达佩斯大饭店出来哼着小调的醉态

布达佩斯大饭店所有ost中最让人心醉的一首
不过
不是那种喝酒时的醉态
是咬了一口玫瑰泡芙后的醉态
是漫步在暖和的冬天小巷的醉态
是从布达佩斯大饭店出来哼着小调的醉态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7.13瑞鸣与您相约鑫星光,赏析瑞鸣新唱片!

瑞鸣音乐新专辑

《伊豆的舞女》《永恒的魅力》

时光倒流七十年》《荒城之月》

赏析以及百万级别的音响

给您带来震撼的视听冲击!!!


活动时间

2019年7月13日(周六)14:00



活动地址

“鑫星光音响”

北京市西城区西安门大街142号


活动内容

新音乐您值得拥有

——瑞鸣音乐新专辑

《伊豆的舞女》《永恒的魅力》

《时光倒流七十年》《荒城之月》赏析


来这里您不仅能欣赏到最新且美妙的音乐

还能了解音乐背后的故事哦~


《伊豆的舞女》


中日名伶浓情献唱东京爵士

以传统美学演绎三国乐坛经典名曲


在东京的深夜里...

瑞鸣音乐新专辑

《伊豆的舞女》《永恒的魅力》

时光倒流七十年》《荒城之月》

赏析以及百万级别的音响

给您带来震撼的视听冲击!!!


活动时间

2019年7月13日(周六)14:00



活动地址

“鑫星光音响”

北京市西城区西安门大街142号



活动内容

新音乐您值得拥有

——瑞鸣音乐新专辑

《伊豆的舞女》《永恒的魅力》

《时光倒流七十年》《荒城之月》赏析


来这里您不仅能欣赏到最新且美妙的音乐

还能了解音乐背后的故事哦~


《伊豆的舞女》


中日名伶浓情献唱东京爵士

以传统美学演绎三国乐坛经典名曲



在东京的深夜里 低唱最温暖的歌

如深深暮霭下的朦胧暗流

如昏黄灯火和记忆的面容

让沉郁而深情的琴声 涌入往昔之梦

回味浮世芳华中闪烁的音乐记忆


踏着即兴摇摆的爵士节拍 开启东瀛列岛的唯美纪行

音乐制作人叶云川 携手中日知名歌手与国际演奏家

以东洋美学的风雅诗意 重制经久不衰的中、日、英、流行金曲

日本录音大师于东京最佳模拟录音棚精心制作

特别采用磁带录制 全套模拟设备 匠心呈现温暖饱满音质

王韵壹、木村浩子、国贞雅子三位中日爵士名伶磁性声线 深情吟唱

以缠绵悠远的怀旧之声 温暖漫漫长夜

瑞鸣音乐诚意奉献“世界的声音”东京诗篇



《永恒的魅力》


以浓情优雅的古典五重奏

演绎华语流行金曲

致敬一代巨星邓丽君



穿越似水年华 漫步茫茫人海

重温充满时代记忆的经典旋律

追寻绝代歌后最迷人的甜美笑容

回味一段永难忘怀的音乐岁月


十亿个掌声 不足以承载世人对她的浓情盛赞

四十二载匆匆人生 绽放出永难忘怀的璀璨光彩

瑞鸣音乐制作人叶云川 联袂纽约新锐华人作曲家

以浪漫隽永的古典五重奏 全新演绎邓丽君传世金曲

茱莉亚音乐学院演奏家精湛演绎 器乐语言诗化写意

美国卡内基音乐厅录音师倾力录制 打造格莱美品质之作

弦乐悠扬 琴声绵绵 最熟悉的曲调 最深切的缅怀

回望亚洲歌后的绝世芳容追忆光影缱绻的似水年华



《时光倒流七十年》


重奏优雅怀旧的经典世界电影名曲

回顾流金岁月中光影交错的浓情瞬间



幕起 灯灭 一间上演人生回忆的电影院

放映仿佛延伸至时光尽头的黑白胶片

记录悠悠岁月中的世事变迁与人情冷暖

定格那永难忘怀的纯真年华和挚诚的思恋


十二首抒情如诗的世界经典主题音乐 惊艳影史 悸动人心

历经时光沉淀 造就无数个银幕上流光溢彩的经典瞬间

音乐制作人叶云川 联袂好莱坞知名作曲家 再创佳誉

回归初心 以童趣盎然的创造力 全新编创世界电影金曲

洛杉矶资深乐手即兴演绎 技艺精湛 灵感勃发 情感充沛

录音大师同期大棚精湛录制 温暖音色 细腻质感

追寻流金岁月中的缱绻光影 回首浮生若梦 往事如烟




《荒城之月》


源自大唐盛世的古朴音韵

传统民谣超越时空的历史幻想



冷月苍凉 尺八的呜咽 在空寂的风中回荡

太鼓击响 东渡沧海的木船 沉浮于历史的浪涛

飘舞摇曳的芒草 仿佛仍低诉着 不知名的歌谣

听见长安城的笙歌乐舞 听见觥筹交错的喧嚣

二胡悠远空寂 古筝铿锵抑扬

东渡千年的盛唐余音 在历史的浪潮中回荡



活动主办

瑞鸣音乐

鑫星光音响


活动现场可预订瑞鸣最新LP吉号《鸿雁》《星空》

本次活动免费参与,并且您将有机会获赠瑞鸣唱片,天气炎热来听听音乐降降温吧~



现场问答有奖

尊享奖一名:《荒城之月》高品质HQ版CD一张

珍藏奖一名:随机艺术家签名版CD一张

特别奖两名:分别获得《星空》《鸿雁》CD一张

参与奖三名:瑞鸣品牌帆布袋各一个


*现场扫码人人有奖



特别鸣谢 


本场音乐分享会场地器材

鑫星光音响提供

 

感谢对本次活动的大力支持!



关于鑫星光音响

 

“音响点亮生活,音乐智慧一生。”作为京城历史最悠久、最具行业影响力的高端音响经销商,北京鑫星光电器有限责任公司自1997年成立来,以经营世界多国高级发烧音响、家庭影院系统为主要经营范围,以一切为音乐服务为理念,在音响业界和广大发烧友群体中享有良好的声誉。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安门大街142号

电话:66112141  13901069563

联系人:纪腾彪 

 

关于动能 Monitor 10.15



德国知名音响品牌DynamiKKs!(动能)Monitor 10.15采用10寸同轴号角+15寸低音,那个同轴号角座落在中央,是一个金属圆号角,号角内部采用1.75寸PM4振膜(Polymer材料)磁力强度达2.2Tesla,这样压缩式单体(高中分频点1700Hz)号角喇叭放在中低单元中央,成为同轴结构成为点声源,声波相位比较准,高音与中音融合更自然,拥有比较宽阔聆听区域,10寸中音与15寸低音纸质振膜,纸质振膜共振最平均,低音与中音形成5度角,减少低频对地面反射,10.15重量81kg,灵密度96dB。


OCTAVE V80SE(德国八度)合并式扩音机



Octave 的产品在德国卡尔斯巴德村手工制造,每台放大器不仅有优良品质控制,还须出厂前 48 小时持续运作。你不难喜爱霍夫曼先生的设计。一个基本的理念是,虽然电子管具有速度优势和令人愉快的「音乐性」偶次谐波失真和软削波,但 Octave 引入了用于控制、监察和保护的晶体管电路。软启动技术和受控的「电流冒升」、周密的稳压和自动待机模式可在10分钟后关闭电子管,该公司声称可以显著延长使用寿命 (功率管最少5年)。

 

OCTAVE V80 SE,荣获2018年澳洲Sound + Image 奖项的特别版得奖产品,由颁发机构所刋出的测试报告,扣人心弦的声音源自其高明的电路设计与高输出真空管的结合。V80 SE 是V 80 的升级版本,但Octave的工程师显然忘了形,还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设计,使用新世代推挽五极管系统的驱动级,以及一个新的耳机放大器。高灵敏度扬声器随时可用于这款电子管放大器,但以其频应宽达 20Hz 至 80kHz,每声道130瓦RMS 的额定功率,比起大多数电子管放大器轻松得多。实际上,Octave 表示这款功率放大器具有出色的负载稳定性,因此「扬声器的效率与阻抗都不会影响 V80 SE 的声音,使用功率强劲的KT150电子管,

 

V80 SE 的管理(与延长寿命)技术之一是「软启动」,正常需时大约一分钟,但初始调校需时五分钟或以上热身才能检查偏压设置。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程序 (不用探入放大器内部并且提心吊胆地在接近带高电压的地方挥动螺丝刀)

 

简单的系统也让替换其他兼容输出功率管和调整偏压变得更简易;建议不使用像KT66 或EL 37s 这样的低功率管,但中等功率的管子(例如KT 88) 仍可以在低偏压设定时使用。

 

V80 SE 的唱头放大级是额外选购的配件,专门用于动磁唱头或动圈唱头,两者不可切换。


V80 SE 可加购 Black Box 或 Super Black Box 升级,前者将放大器原有的电容量扩大至四倍,而后者更扩大至十倍!..... Super Black Box 无需另接电源,只须接着背板上的多针插座与放大器之间连线即可。虽然在试听过程中,您不容易借A-B比较听得出来,但升级有助 V80 SE 在重播具高信息量和宽阔动态音乐时驾驭任何困难的扬声器负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