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电次

6317浏览    149参与
凉拌鸡丝面
*横屏阅读注意* 希望不要挂(...

*横屏阅读注意*

希望不要挂(x

@北极浮冰🌈 浮冰老师的文太好笑了于是草草的画了!阿秋为什么要承受跟两个屑一起的生活!

文➡️夜袭 


(动作有部分参考

*横屏阅读注意*

希望不要挂(x

@北极浮冰🌈 浮冰老师的文太好笑了于是草草的画了!阿秋为什么要承受跟两个屑一起的生活!

文➡️夜袭 


(动作有部分参考

花手摇过我

好多鱼

呜呜呜这个滤镜真的超级棒,终于能把照片拍清楚了呃呃呃

好多鱼

呜呜呜这个滤镜真的超级棒,终于能把照片拍清楚了呃呃呃

抹抹米亚
画一画最屑的两个人

画一画最屑的两个人

画一画最屑的两个人

月 径 野

然后我们造访生活

*早川家普普通通的一天

电次从五个小时的睡眠当中醒来,他在睡梦领域见到月光偷渡的海面与少女的酮体,通常他看到的是童年伙伴与紧闭的门。塞蕾是一场白纸梦境,电次在梦里看她的肋骨与双乳,想到未曾找到收件人的花。塞蕾在梦里的话语黏上他的皮肤:再见,电次君。可她从没跟他告别过,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电次爬起来时想到今天是休息日,十点半,暧昧不清的时间,想要再睡一会被帕瓦的大喊大叫打断,她的声音像杀人的血镰刀,充满他们看过的美国电影的戏剧性:为什么今天是沙拉和面包?快让本大爷吃肉,不然就杀了你!!!!(这句话仿佛带了多个感叹号)电次想到肉很好,但有的吃就好了,在早川家饿不死是第一大好处,早川秋身...

*早川家普普通通的一天

电次从五个小时的睡眠当中醒来,他在睡梦领域见到月光偷渡的海面与少女的酮体,通常他看到的是童年伙伴与紧闭的门。塞蕾是一场白纸梦境,电次在梦里看她的肋骨与双乳,想到未曾找到收件人的花。塞蕾在梦里的话语黏上他的皮肤:再见,电次君。可她从没跟他告别过,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电次爬起来时想到今天是休息日,十点半,暧昧不清的时间,想要再睡一会被帕瓦的大喊大叫打断,她的声音像杀人的血镰刀,充满他们看过的美国电影的戏剧性:为什么今天是沙拉和面包?快让本大爷吃肉,不然就杀了你!!!!(这句话仿佛带了多个感叹号)电次想到肉很好,但有的吃就好了,在早川家饿不死是第一大好处,早川秋身为唯一的人类担任做饭要职,而帕瓦比恶魔更像恶魔,电次想,这家伙吵死了。

他到厕所发现堵塞的马桶,开门大喊帕瓦为什么拉屎不冲厕所,她说,你好烦啊,快闭嘴吧,小心我拔掉你的舌头。电次按下按钮后对镜子刷牙,他把口中的柠檬泡沫咕噜咕噜吐出来:你这样会越来越像一坨屎。帕瓦笑出讽刺的弧度:我是魔人,你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又听到早川秋提醒她好好吃饭。电次想,没救了,生活好像一大滩混合了屎的水泥糊不出一堵墙,总有一天我要和塞蕾私奔逃离这两个笨蛋。他坐下来时早川秋解释道,到月底了经费不足,冰箱的肉类里只剩培根和淀粉火腿,帕瓦说话时嘴里的生菜掉下去,沙拉酱把菜叶与桌面黏合。她问:那猫咪怎么办?如果它饿我就切你的肉喂他,不然电次也行,反正他的肉会长出来。电次嚼着早午饭脆生生的菜叶好像逃亡之旅,也像少女的小腿,他心不在焉,告诉帕瓦不要打他主意,而且猫一定不会吃。

早川秋洗碗,一三五,电次洗碗是剩下的日子,帕瓦只会打碎盘子让他们赔本,帕瓦除了杀人和养猫什么也不会,电次想,这家伙比我更像废物而不自知。但其实没有工作的日子很无聊,电次读居家手册(没有署名,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人类写出来的,且有注音)勉勉强强看懂第一条,适当与同居者玩小游戏增进感情。他想起上次和早川秋打游戏连连惨败,而后来帕瓦砸坏了游戏机,淘来的二手货率先殒命,留下地毯上的红色蓝色键。第三十五条,遇到紧急情况,请拨打电话号码:********,竭诚为您服务。没有主语,让人搞不清是在问什么。

早川秋在厨房洗碗,水龙头悲鸣起来,电次大声喊他:前辈,如果出现紧急情况怎么办?早川秋头也不回:打电话通知总部派人过来。他又问帕瓦怀中的猫咪,话题被帕瓦接过去:那就把他们都杀光。电次心中的紧急情况只有一种,于是告诉他们:如果菜刀断了没办法做饭我可以借你们用电锯,总之不能少吃饭。

早川秋洗完盘子上的沙拉酱和培根油坐下来抽烟,他的烟草被口袋出皱皱巴巴的折痕且有些受潮,蓝色的氢舔食着纸卷,点燃时噼里啪啦点起一串火星,仿佛飘出白色花朵,他抽烟时眼神是刺蛰,电次觉得他会在某些时刻游离在他们之外,然后想起姬野——那个呕吐女,电次开始想不明白为什么姬野死去早川前辈会哭,后来他想,也许姬野就好像啵奇塔,好像帕瓦的猫咪,但他从不是会哀悼死亡的人。橙红光点明灭之间冒出的烟雾,升空时带有温柔的悲伤,像是叹息一般平静地吸进再吐出,帕瓦的猫闻到烟草跳出她的怀里。帕瓦喊:把这玩意儿离我的猫远点,又不好抽,上次我偷偷尝了一口呛死人啦。

早川秋不说话,挪远了距离,滤嘴夹在顺位第一的指节,火焰依旧不明动,烟雾却喧嚣着散出,他的舌根里里外外都是烟草苦涩的味道,吐出的烟进了他的眼睛,它们如发生化学反应一样开始被剧烈的酸涩感侵袭。电次啃着超市打折促销的白巧克力pocky,甜到半夜牙疼,他用陈述句,语言和早川的烟一起喷出来:玛奇玛小姐说我好像一只狗。

“是吗,我还没听到玛奇玛小姐这么说过别人。”

“什么啊,你本来就是一只狗。所有的人类都是狗,本大爷是那个什么…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我是猫派,猫咪和魔人都是高贵物种,所以人类都应该去死。”

电次一言不发,两种回答都让人不够满意。玛奇玛小姐想说什么呢,谁也搞不懂。早川秋抽完那支烟,问他们要不要出门逛逛(他总是有种错觉自己在带孩子),电次说好,帕瓦说不好,她说猫咪也不同意,一比二电次输了,出门计划取消。电次已经懒得管她耍赖,打开电视不断换台,问早川秋想看什么,得到看电影的答复。帕瓦质疑,为什么不问我。电次翻着节目单,敷衍从鼻腔里跑出来,你只想看全是血的杀人电影,谁不知道,我在吃东西会倒胃口。遥控板的左右键按了半天,电次说,我想看爱情电影,要有上床片段的那种。帕瓦皱起眉毛,眉间挤出雪原:那有什么好看的,看人类腻腻歪歪真恶心。电次看她时想起他的手放上她乳间的触感,好像果冻面包,而他完全没兴趣,他更想碰玛奇玛小姐和塞蕾的胸部,最好不要隔着衣服。

最后他们窝在沙发上看无聊的娱乐节目,双关语烂到不如儿童书籍,电次在沙发上睡着,梦到自己尸体的模样,被肢解时露出的半截肠子和手臂的横截面,肉的纹理看起来和平常吃的猪肉没有区别,但他感觉一定没有猪肉好吃。他醒来时身上盖着毛毯,手放在了心脏的位置,啵奇塔的位置,感到无名的悲伤涌上来。晚饭过后早川秋通知噩耗,帕瓦的猫尿在她的床上,今晚可能要和他一起睡。电次想,和那家伙睡一张床不如他通宵整夜,他说,非要和那家伙一起睡不如去睡沙发,她睡觉呼噜声比我还大。帕瓦吐舌头,我还怕这个变态半夜边流口水边捏我的胸呢。电次懒得理她,看到窗外酸液一般的月亮,生活比停泊更像一场慢性扼杀。

———Fin———

*居家手册小游戏:请在纸上写下对自己重要的东西

早川秋(整齐的字迹)

生命

■■(被涂掉了,勉强辨认出是“あい”)

帕瓦(非常飘逸凌乱的字迹)

猫咪

血(人类的)

电次(夹杂一些罗马音)

食物

啵奇塔(旁边画了一只歪歪扭扭的狗)

女人

钏人

IF ONLY

无CP,只是抱着“电次和啵奇塔好可怜如果是山治的话一定会让他们吃个爽的”的心态的自娱自乐。

再次预警,“自娱自乐”!因为我想看这样的文于是自己写了!(真的没有喜欢两部作品的同好吗

有私设,笔者写得很开心,果然同人世界拯救一切意难平。

(电锯人x OP,不知道如何打tag,如有不妥处欢迎指出)


大雨倾盆,硕大的雨珠滴在脏破不堪的石板上,泥浆飞溅开来,空气中弥漫着腐烂与潮腥的味道。


“啵奇塔,我好饿啊。”电次蹲在翻倒的垃圾桶旁躲雨,他浑身湿透,紧紧怀抱着一只不知道为什么脑袋上长着电锯的似猪又似狗的生物,把头埋进它腹部的软毛里。半米开外,几只瘦骨嶙峋的流...

无CP,只是抱着“电次和啵奇塔好可怜如果是山治的话一定会让他们吃个爽的”的心态的自娱自乐。

再次预警,“自娱自乐”!因为我想看这样的文于是自己写了!(真的没有喜欢两部作品的同好吗

有私设,笔者写得很开心,果然同人世界拯救一切意难平。

(电锯人x OP,不知道如何打tag,如有不妥处欢迎指出)

 


大雨倾盆,硕大的雨珠滴在脏破不堪的石板上,泥浆飞溅开来,空气中弥漫着腐烂与潮腥的味道。


“啵奇塔,我好饿啊。”电次蹲在翻倒的垃圾桶旁躲雨,他浑身湿透,紧紧怀抱着一只不知道为什么脑袋上长着电锯的似猪又似狗的生物,把头埋进它腹部的软毛里。半米开外,几只瘦骨嶙峋的流浪狗不顾瓢泼大雨,舔舐着地上某个酒鬼留下的呕吐物,贪婪地吞咽着其中尚未消化的残渣碎肉。电次动了动鼻子,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啵奇塔发出轻微的气呼声,像是在提醒电次什么。电次回过神来,望着怀中的恶魔,用手摸过它暗淡又稀疏的毛发,那么肮脏,与这灰蒙蒙的天色相映成趣。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电次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在有屋顶的房子里睡觉是什么时候了。只有碰上梅雨季节才可以每天洗澡,每晚吃什么取决于碰上怎样的人家,电次想起几天前偷溜进上城区,溜过那一排排灯光温暖的窗户,电次偶尔会停下来仰望,然后随即又转入昏暗阴冷的背街。


在上城区那些有钱人的垃圾桶里电次第一次吃到了软乎乎的还沾着果酱的面包,尽管面包上有牙印,边缘还有霉斑,他和啵奇塔第二天差点因为腹泻到脱水死去,但他是第一次吃到那样美味的面包。那真的叫bread吗?电次不知道,他没上过学,不认识多少字,只是烘培店的长着屁股下巴的大叔曾经这样说,然后送给他临期的面包。那样硬邦邦的,还有一股草纸的味道的面包,啵奇塔一口下去,磕坏了半边牙,电次哈哈大笑,在晚霞的河堤上他俩分享完一个又一个硬邦邦的草纸面包。这样一直到大叔搬走,然后烘培店变成香水铺,白色雕花的高档马车在那条街上进进出出,电次知道自己又没有东西吃了。


电次什么都吃,他刮过锡盘上的肉脂,也在夜里趴在冰凉地板上啃别人房门上长的蘑菇。那他为什么不去找份工作?有人会问,但电次疑惑地歪歪脑袋,为什么要工作?既然垃圾桶里有东西吃,不会饿死,为什么要工作?他不明白,后来他遇上啵奇塔,有了个吃饭的伴,他突然觉得这样不好,因为啵奇塔有时候吃坏肚子痛得难受,电次就一整晚地摸它的肚子,摸它的脑袋,摸一切啵奇塔喜欢的地方,他祈祷这样会治好啵奇塔,但究竟有没有用他也不明白,没有人对他做过这样的事。


你什么都不明白。店主把椅子砸在电次头上,一边气冲冲地说。电次去找了工作,他不认识招聘广告的字,就一家一家问,问:我没上过学,我16岁了,我什么活都可以干。他就像一条恶狗,有人扔骨头就摇着尾巴上去,把骨头换成拳头,他就要咬瞎对方的眼睛。店主断了四根肋骨,肿着眼睛歪躺在地上。电次舔去指缝的鲜血,一如狗舔净牙缝里猎物的碎渣;拳头是电次的獠牙,他可以跪在地上吃别人嚼剩下的,但不能指望从他那里白拿走任何东西。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电次望着地上乞求饶命的店主,一脚踹向他的下体。店主像羸弱的小鸡一样被电次从地上揪起来,他睁圆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黄毛小子有这样的怪力,也似乎在掩饰自己裤裆的一片湿润,但下一刻从腹部传来的撕裂剧痛就让他差点永远闭上了眼睛。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电次一边挥拳一边撕心裂肺地叫着,他的大脑已经不汇成语言,就像坏了发条的机械,只有碎片的词语喷灌而出,唾沫飞溅比拳头还要排山倒海。他已经看不见自己出拳的轨迹了,顺着额头流下的血糊住了他的眼睑,店主早就已经被揍得没了声音,但电次的拳头,还有他暴风骤雨般的嘶吼还砸在他的身上。电次想起他吃过一次的软乎乎的面包,一口咬下去还会散落雪一样的碎屑,酸酸的果酱又黏又滑沾着香甜的面包,又香又软又甜的沾着果酱的面包,他不过只是想再和啵奇塔吃一次那样的面包,为什么就这么困难呢?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懂,明明只要给他吃一次那样的面包,就算打也好骂也好,把椅子扔头上痛得要死也好,都没有关系。只要再吃一次面包就算是死也没有关系,可为什么你们都不明白呢?


“他已经昏过去了。”突然,一只手握住了电次的手腕,电次抬起头,下意识朝有光的地方转过去。布料的触感拂过他的眼睛,温柔又小心地擦过他的睫毛,他睁开眼睛,看见一片金黄。


金色头发的男人收起一张沾满血污的手帕,他的身体遮住了头顶的光亮,阴影洒在电次脸上。电次有些眩晕,脑子晕乎乎的他呆呆地回想起金色阳光下睡午觉的啵奇塔和它毛茸茸的肚子。


啵奇塔!电次猛然惊醒,他突然松开手,早已血肉模糊的店主跌在地上,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呻吟。


“这是你的狗吧,”金发男人说完,一个矮墩墩的橘色身影从他的身后跑出来,猛地扑在电次身上,电次双手颤抖地抱住啵奇塔,蹭它柔软的毛发,听它的心跳声,感受啵奇塔臭臭的口气扑在自己脸上。啵奇塔,啵奇塔,电次亲吻着啵奇塔的脸,我好饿啊,啵奇塔。


“我来的时候,这个家伙一直守在门口,”金发男人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然后我进来就发现你把他打得半死。”


“他先动的手。”电次把脑袋埋进啵奇塔的肚子,含含糊糊地说。


“是吗,”男人挑了挑他卷曲的眉毛,把手伸向裤袋,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端详起电次的脸。“你多大?”


“16。”


“哦,小鬼头,”男人又把打火机放回口袋,继续叼着未点燃的香烟。男人问:“他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吃了面包。”


“面包?”男人看了看四周,然后朝后厨的方向走去。


“嗯,我和啵奇塔想吃面包。”电次的肚子发出声响,他低头摸着啵奇塔的脑袋,又有些难为情把血蹭到了啵奇塔身上。他又累又饿,双手痛得不住颤抖,大脑无法思考,只是机械地一问一答。


不一会男人走了出来,他视若无睹地绕过地上的活人,手上还提着一袋东西。“是这个吗?”


电次一下跳起来,飞一般向男人冲去。面包,他的嘴里似乎已经尝到了让他疯狂的甜美味道,面包!突然男人抬起一脚踢向电次,电次狠狠摔在地上,胸口一股血涌上来,疼得氧气似乎都挤出了他的五脏六腑。啵奇塔怒冲冲地朝男人飞扑过去,但却被轻巧躲过,然后噗叽一声撞在了墙上。


“饿肚子的小鬼就给我乖乖趴在地上!”男人看了眼电次,然后转身走向后厨,嘴上还念叨着,“啊啊,这种吐司在这座岛上很贵的,虽然很想买回去给娜美小姐和小罗宾(还有其他男人)做法式吐司但还是算了吧。真是的,无论哪里都有偷东西吃的小鬼,想想我们船长……”

 


电次躺在地上,思绪像被剪碎的纸片,东一块西一块。可恶,好痛啊,完全无法动,这个黄毛混蛋搞什么鬼,还有啵奇塔它没事吧,啊啊,好痛,痛得要死了,死前好想吃面包。电次挣扎着想爬起来,什么啊,这是人生走马灯吗?至少在走马灯里让我吃一次面包啊混蛋。


这时,电次听到耳旁传来一声轻响,随后他闻到此生想也不敢想的美妙香味。他猛然睁开眼睛,像回光返照的人一样盯着眼前的一盘食物。食物,热腾腾的食物,放在白色餐盘里的食物!


男人背对着电次坐下,点燃了嘴里的烟,“既然是把人揍得半死的混账小鬼,那么就惩罚你闻我的二手烟吧。”男人别过头尽可能远地吐出一口烟,等他转回头来时,发现电次还有不知什么时候跑过来的啵奇塔仍然像被定住了一样死死地盯着盘中的吐司。他不禁发笑,“看什么看,快吃呀。”


像终于收到指令的士兵,电次和啵奇塔一起扑向食物。


天色渐渐昏暗,橘红的余晖落入窗户,玻璃上蒙上一层温暖的光晕,就和电次无数次抬头仰望过的黑夜里闪闪发光的小小窗户一样。原来窗户里的生活真是这样,电次闷头闷脑地往嘴里塞着食物,他不知道他吃的是什么,无论是煎得两面微微焦黄的培根,还是滑嫩含有奶香的炒蛋,还是脆生生爽口的蔬菜,或是一些很奇妙的可口酱汁,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就是好喜欢,哪怕现在告诉他食物里有毒,他在口吐白沫之前也绝对不停下来。


“这是?”电次愣住了,他看着那层层叠叠像小山丘一样的各式各样蔬菜和肉的最下一层。“这个是……面包!”


“这种叫吐司啦,”男人笑着说,“你不是很想吃吗?”


“吐…吐司?啊,我确实很想吃,但是我只是想涂点果酱……”


“闭嘴,饿得要死的小鬼没资格挑三拣四。”男人在地板上按灭手上的香烟,“给我听好,就算不喜欢也绝对不准浪费食物。”


“绝对没有不喜欢!”电次一股脑地把盘子里的全部塞进嘴里,就算嚼得两腮生疼也要把顺着嘴角流下的一点肉汁舔干净。他的手好痛,面包片上也沾有血,刚才吃下去的东西是什么味道似乎也记不清了,可是就算有枪抵在他脑门,他也会在死之前不管不顾地吃个一干二净。


“好吃吧?”


“好…好吃。”


“超好吃吧?”


“超好吃!”


男人哈哈大笑,揉了一把电次的头发。“那当然咯,我可是世界一流的厨师。”

 


“山治——三明治里的肉太少了,你把最上面一片面包给我换成肉吧。”


“哟嚯嚯嚯嚯嚯,路飞先生,这样就不叫三明治了哦。”


“诶,是这样吗?山治,反正我要很多很多的肉!”


布鲁克喝了口红茶,同时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山治先生看上去心情很好呢,在岛上发生了什么吗?”


路飞歪了歪脑袋,发现确实如此。如果平日里这个时候遛入厨房被山治抓到现行的话,难免会挨上一顿“餐桌礼仪套餐”,但今天只是被山治口头警告了几句。不过这些对于我们的船长来说都无所谓,因为山治无论如何都会用美食填饱每一个人的胃的。


山治把餐盘放在路飞和布鲁克面前。“怎么说呢?”山治往茶杯里续满红茶“遇到了个很有趣的小鬼,还有他的一只宠物。”


“¥&%&*……*&”


“路飞先生,请你把食物咽下去再说话。(噗)不好意思。”


“臭死啦,布鲁克!”山治走到窗户旁,点上一根烟。远处,渐渐远去的岛屿在夜幕中隐约可见。


“是怎么的孩子呢,山治先生?”布鲁克问。


山治回过神来,“他吗?很有意思哦。”


“那你就应该带上船来和我们开宴会嘛,只有你一个人开心,太不够意思了,山治。”路飞摸着滚圆的肚子,“啊,好饱好饱,布鲁克,我要茶。”


“那可不行,”山治离开窗户,把事先放凉的红茶端到路飞面前。


“那个家伙,好像超爱女人呢。”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实对话(?):

“lady?是女人吗?”

……

“喜欢女人吧?”

“喜…喜欢。”

“超喜欢女人吧?”

“超喜欢!”


MAnxiety

狗男人和屑女人诺贝尔奖得主x2贴贴


p2用了修图软件的自带滤镜,侵删

狗男人和屑女人诺贝尔奖得主x2贴贴


p2用了修图软件的自带滤镜,侵删

狐狸w

电波

一只鸽子,一头撞在了我的窗户上。它或许是想避雨吧,但我并没有开窗。晚上的时候,它又来扒拉我的窗,爪子划拉玻璃的声音异常刺耳,但我仍旧没有给它开窗。

太累又太饿的时候,谁会在意玻璃上的几道浅浅划痕呢?

不过或许开窗才是正确的,那样说不定就能有鸽子肉当晚饭了。

那时候的我却完全没这样想。


早川削苹果的手一顿,转而去看床上的电次。头发凌乱的16岁视线仍滞留在窗外的电线上,一只麻雀呼啦啦地停在了上面。


饿了。电次扭头张口示意道。


叫前辈。


秋前辈。啊-


对于双臂骨折胸口曾被扎了个透彻的人来说,电次实在过于活...

一只鸽子,一头撞在了我的窗户上。它或许是想避雨吧,但我并没有开窗。晚上的时候,它又来扒拉我的窗,爪子划拉玻璃的声音异常刺耳,但我仍旧没有给它开窗。

太累又太饿的时候,谁会在意玻璃上的几道浅浅划痕呢?

不过或许开窗才是正确的,那样说不定就能有鸽子肉当晚饭了。

那时候的我却完全没这样想。

 

早川削苹果的手一顿,转而去看床上的电次。头发凌乱的16岁视线仍滞留在窗外的电线上,一只麻雀呼啦啦地停在了上面。

 

饿了。电次扭头张口示意道。

 

叫前辈。

 

秋前辈。啊-

 

对于双臂骨折胸口曾被扎了个透彻的人来说,电次实在过于活蹦乱跳了。虽然这也是因为恶魔给点血就能恢复如初的体质,但早川还是将他当做一般病人让医生给他打了两副石膏来制止他到处乱跑。

这倒不是说公安有了多余的闲暇时光,只不过若连这点空闲都没有,也着实太可悲了。

他拍了拍抑制电次的医疗绑带,带着点说不明的幸灾乐祸给电次大张着的嘴里塞了块兔子苹果——早川秋持续不变的乐趣。

 

电次大声咀嚼着苹果,还不忘叮嘱他别把苹果皮扔掉。

 

太浪费了,给我吃。

 

早川懒得回应他,只是继续削着苹果,然后似是想到什么般问道:“为什么不开窗?”

 

啊?

 

“你不是饿了吗?为什么不开窗?”

 

哦,你说那件事啊。电次扭了扭脖子望着天花板淡淡道:“因为我不想松开啵奇塔啊。”

 

下着雨的,简陋破烂的房屋。阴冷而潮湿。

只有和自己相互依偎的啵奇塔是温暖的。

 

“谁想给只不能取暖的鸽子开窗啊,雨涌进来就更冷更睡不着了。”又饿又累也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理会它。

 

眼球摘除后的灼烧感,卖掉肾以后的疲倦感,以及割掉蛋以后的丧失感……每样每样都比窗外的雨声和屋内的寒冷更让人空虚。

然而怀中的啵奇塔是温暖而真实的,它呼出的气息带着血的腥味,却让电次格外安心。

 

“你有想过它究竟是什么吗?”早川问。能被如此众多恶魔盯上的心脏,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呢?

 

“是什么……啵奇塔就是啵奇塔啊。”电次随意地说着,声音里泛了点困。

 

啵奇塔就是啵奇塔,像只小狗一样的电锯恶魔。和他相依为命相互取暖的伙伴。与他缔结了契约的——

 

你喝我的血,这不是白喝的,这是契约,我会救你所以你也要救我。

 

如果我死了,我就把身体给你……希望你普通地生活,普通地迎接死亡。

 

——“我喜欢听电次说自己的梦想,我把我的心脏给你,相对的……电次要让我看看你的梦。”

 

 

啵奇塔是什么都无所谓……电次打了个哈欠阖上眼睛,睡梦里还能再见就好了。

 

“不要打开门哦电次。”隔了一扇门的伙伴的声音传了出来。

 

为什么不能打开门呢?不打开就见不到你了啊。电次单纯地回应道。

 

然而门后的声音只是一再地重复道:“不要打开门。”

 

这种想见不能见的心情抓挠着电次,让他在梦中蹙起了眉。

 

早川将削完的苹果在盘中一一摆开,看着一只只红艳艳的小兔子满意地收了手。窗外的麻雀在黄昏中展翅扑棱着羽毛飞向远方,他在声音中转头望向远方,随后回神上前,在电次喃喃的梦话里揉了揉他的头发。

 

END.


Yee鹅
回温了,今天好热woo

回温了,今天好热woo

回温了,今天好热woo

阳羡

摸鱼。

是又双叒叕被帕瓦偷吸了血的电次。

也许跟我之前那张图一起食用比较靠谱?

摸鱼。

是又双叒叕被帕瓦偷吸了血的电次。

也许跟我之前那张图一起食用比较靠谱?

D•A•Y--spn扩列大欢迎!

【电锯人】【秋电】痂不可以吃2

2 


↑只是很短小的更新,并没有进入mature级别的描写,不喜欢的话可以等之后多写了一点(?


“一瞬间所有东西都汇聚在了一起,他的愤怒、悲伤、他的嫉妒、疑问、他细碎的爱情;枪之恶魔、无能为力、短暂的生命;电次压抑的喘//息、咬住的下唇、发白的指节、紧闭的眼睛,嘴里发烫燃烧的烟味——交叠重影的视线,秋这才猛然感受到鼻腔深处的酸涩,他眨了眨眼,泪水在脸上滑下一道轻微的刺痒。

“电次——”他张了张口,身下人的名字呛在了他的喉咙里生生发疼。”


评论大欢迎的!

不如说写的过程中越来越被秋这个角色吸引了——(指的是我认为和理解的秋/OOC包含)



2 


↑只是很短小的更新,并没有进入mature级别的描写,不喜欢的话可以等之后多写了一点(?


“一瞬间所有东西都汇聚在了一起,他的愤怒、悲伤、他的嫉妒、疑问、他细碎的爱情;枪之恶魔、无能为力、短暂的生命;电次压抑的喘//息、咬住的下唇、发白的指节、紧闭的眼睛,嘴里发烫燃烧的烟味——交叠重影的视线,秋这才猛然感受到鼻腔深处的酸涩,他眨了眨眼,泪水在脸上滑下一道轻微的刺痒。

“电次——”他张了张口,身下人的名字呛在了他的喉咙里生生发疼。”

 

评论大欢迎的!

不如说写的过程中越来越被秋这个角色吸引了——(指的是我认为和理解的秋/OOC包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