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电视剧活色生香

289浏览    13参与
渫后

【文世轩×宁致远】背德(1)

下一章 


老规矩进群看↓

群号:876666782

下一章 


老规矩进群看↓

群号:876666782

渫后

【尘远】房间play

进群观看↓

群号:876666782

进群观看↓

群号:876666782

夏木以清(看置顶)
“佩珊,哥来了,你醒醒。”宁致...

“佩珊,哥来了,你醒醒。”宁致远坐在床边,看着妹妹苍白毫无意识的面容,下意识握住了她冰冷的手腕,声音亦是轻轻,含着微微颤抖的绝望,“你醒醒啊。”


他竟是生生压抑着泪意,“你不是说,我比你早出生一刻钟吗,你不是一直当老大吗?”只听他声线平稳却愈加急促地柔声央求着,“那你快起来啊,以后你当姐姐,我当弟弟,好不好?”


说罢,他不禁苦笑一声,悲凉地叹道:“我的傻妹妹啊......哥跟你说了,不要嫁给文世轩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你为什么不听呢?”他逐渐变得愤懑起来:“你为了他跟爹翻脸,被爹赶出家门;你为了他那点可怜的自尊心连自己嗅觉都不要了。”


文世轩原是跪在一旁独自悔恨着泪下,却被这一句...

“佩珊,哥来了,你醒醒。”宁致远坐在床边,看着妹妹苍白毫无意识的面容,下意识握住了她冰冷的手腕,声音亦是轻轻,含着微微颤抖的绝望,“你醒醒啊。”


他竟是生生压抑着泪意,“你不是说,我比你早出生一刻钟吗,你不是一直当老大吗?”只听他声线平稳却愈加急促地柔声央求着,“那你快起来啊,以后你当姐姐,我当弟弟,好不好?”


说罢,他不禁苦笑一声,悲凉地叹道:“我的傻妹妹啊......哥跟你说了,不要嫁给文世轩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你为什么不听呢?”他逐渐变得愤懑起来:“你为了他跟爹翻脸,被爹赶出家门;你为了他那点可怜的自尊心连自己嗅觉都不要了。”


文世轩原是跪在一旁独自悔恨着泪下,却被这一句话惊得猛然抬首。他瞪着泪眼,不可置信道:“大哥,你说什么?......你说佩珊......她,她本来有嗅觉?”


宁致远借着余光看着他,神情与声线俱是冰冷:“没错。从一生下来没有嗅觉的人是我。佩珊她不仅有嗅觉,而且还很灵敏,她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调香师。”他注视着宁佩珊紧闭的眼睛和被汗湿的鬓发,“可是她为了你,让你大哥给她做了手术,切断了她的嗅觉神经。”


文世轩如抽去了魂一般,绝望而麻木地瘫坐在地上。安逸尘适时地迈进屋里,叹息道:“本来佩珊,是想让我治好你的体臭,只是你的反应太激烈了,不肯配合治疗。”


屋内响起了文世轩压抑的哽咽声,安逸尘继续道:“她跟我说,他知道你活得很累,她希望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可以轻松一点,忘记时间。所以......她宁愿活在一个没有嗅觉的世界里。”


文世轩早已满脸是泪。他终是抑制不住地痛哭起来,绝望地呼唤着妻子的名字:“佩珊......啊!”


长久地呆滞在床前的宁致远突然愤而起身。只见他满眼的愤恨与杀意,攒足了劲揪住他的衣领,饱含仇恨的拳头向文世轩的面门砸去:“佩珊?!你还有脸叫佩珊?!”


这接连而来的拳头打得文世轩根本毫无招架之力。他瘫软地伏在地上,过度的绝望使他双目无神,如同木偶一般任人摆布宰割。文靖昌厉声喝住了欲上前帮忙的管家,冷声道:“别拦着!就算打死了,你们也都不要拦着!”


宁致远浑身颤抖地将瘫成一团的文世轩拎起,满眼通红地再次扬起拳头。安逸尘赶紧抱过那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出手制止道:“致远!你看看,你的外甥好像佩珊......你看看。”


致远缓缓放下了拳头,将孩子接了过来。他看着襁褓中的婴孩哭闹着挥动起皱巴巴泛着红的手臂,无比愤恨的情绪忽然抽离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抑制不住的悲凉与绝望。他缓缓站起身来,死死地盯着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他的亲妹妹,拼了命才生下的孩子;他夺走了妹妹的生命,却也延续着妹妹的生命。


文世轩此时却如同揪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他奋力起身攀倚在妻兄的腿上,痛哭流涕道:“大哥......大哥!求求你,你打死我,你打死我吧!你把我和珊妹埋在一起......我求求你,你打死我吧!”


宁致远咬牙踢开了黏在他裤腿处的那一坨物事,冷然缓缓道:“你不配和我妹埋在一起。你不是要舍大保小么?”


他将孩子递了出去,语气竟是如冰一般寒冷:“小的留在你们文家,大的是我们宁家的。”


不再理会那仍在伏身痛哭的男子,宁致远转而向安静沉睡着的宁佩珊走去。那个方才还陪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宁佩珊,从小与他打闹成性、机灵灵动的宁佩珊,去岁才唤他第一声“哥”的宁佩珊,此时血色尽失地彻底睡去,憔悴得再也不能醒来。


他平静地掀开妹妹的被褥,抱起妹妹单薄且毫无知觉的身子,语气中是绝望与大怒之后的沉静。他低垂着眼眸,低声道:“妹妹,我知道,你想回家。”


“哥现在就带你回家。”






宁府佛堂中,宁致远瘫坐在塌前,如木人一般盯着浑身冰冷的妹妹发愣。安逸尘提着药箱风尘仆仆地自另一扇门进了来,急切地唤着:“致远!佩珊或许还有救!”


宁致远浑身颤抖地看着安逸尘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看着妹妹身上落下一处又一处的银针,看着淡黄的西洋药水随注射器进入了妹妹的身体。他哀求般地死死盯着安逸尘的每一处动作,耐心却又急切地等待着宁佩珊是否有哪怕分毫的反应。直到片刻之后,他见证了妹妹指尖的一丝代表生命的颤动,这才浑身冰冷地放下心来,一时间竟浑身脱力,无法起身。


此番失而复得的滋味,他庆幸自己还能感受,但这滋味过于苦涩难熬,他亦是再也不想尝试了。


安逸尘抬手抹去了汗,后怕不已道:“还好佩珊只是消耗过度、受惊假死,仍有回寰之地。若是再晚上一时半刻,文家欠你的,便是几辈子也还不完了。”


宁致远迟迟未作出回应。待安逸尘有所察觉,宁致远已意识不清地蜷缩在地,死死捂着心口,呼吸微不可闻,脸色灰白,全身迸沁着冷汗。他大惊失色地将人扶起,掐住人中逼他清醒过来,翻开才卷起的针包为宁致远施针。片刻之后,宁致远才悠悠转醒,竟是使尽了全身的气力才奋力挣扎着坐了起来。


安逸尘神情冷峻道:“那药太伤身,你就快到了强弩之末,不能再耗下去了。”


宁致远苦笑一声,哑嗓微声道:“不要再说了,你知道我必须做什么。”


他闭眼喘息了一会儿,借着安逸尘的力站了住,低声道:“惠子还在府里,我必须马上出去,可如今我这副样子,全是破绽。”


安逸尘立即会意,从药箱之中掏出一罐药片,示意宁致远赶紧服下:“此药能保你一时,但你必须尽快休息,明白吗?”


宁致远并不多言,他只囫囵将药片就水吞了去,待精神稍有恢复,便立即起身向佛堂外走去。临走前他不忘嘱咐安逸尘,一定照顾好她那在鬼门关徘徊的妹妹。


接下来,便是借着此次机会,向惠子摊牌了。


——————

大家好久不见。考试考得我头皮发麻,先来篇回家梗练练手。




夏木以清(看置顶)

【活色】挨打梗(下)

我才发现致远被打了之后才有乐颜休夫Ծ‸ Ծ 

罢了罢了,时间线就这样吧。

————


宁致远对安逸尘所说的副作用并未太过上心,不过是些头疼脑热的小反应,难不成还得比遭文世轩一顿打更难受?然而当晚,他才明白这位洋医所言非虚。


当晚他便开始心悸,胸口闷痛不已,突如其来的压迫和窒息感让他险些断定自己必定命丧于此。他浑身使不出半分力气,侧身艰难地呼吸着,如同半死的鱼被困在干涸的水渠里,在被烈阳晒死之前拼命地挣扎。不知过去了多久,炸裂般的疼痛在他脑内炸开,让他在瞬间失去视觉。他死命地咬紧牙关,抑制不住地打着颤,冷汗淋漓,身体已然失去了正常的温度,时而如火时而如冰。他额上...

我才发现致远被打了之后才有乐颜休夫Ծ‸ Ծ 

罢了罢了,时间线就这样吧。

————


宁致远对安逸尘所说的副作用并未太过上心,不过是些头疼脑热的小反应,难不成还得比遭文世轩一顿打更难受?然而当晚,他才明白这位洋医所言非虚。


当晚他便开始心悸,胸口闷痛不已,突如其来的压迫和窒息感让他险些断定自己必定命丧于此。他浑身使不出半分力气,侧身艰难地呼吸着,如同半死的鱼被困在干涸的水渠里,在被烈阳晒死之前拼命地挣扎。不知过去了多久,炸裂般的疼痛在他脑内炸开,让他在瞬间失去视觉。他死命地咬紧牙关,抑制不住地打着颤,冷汗淋漓,身体已然失去了正常的温度,时而如火时而如冰。他额上青筋暴起,脸色灰白,仿佛死去,而抽搐的眉心却在证明,他还活着。


这一番折磨不知持续了多久,在意识存在的最后一刻,宁致远模糊地看见窗外仍夜色如墨。


翌日清晨,宁佩珊照常去看望他时,却见兄长蜷紧了被,双手冰凉,唇色青紫,额头滚烫,又像是堕入梦魇,无法醒来。宁佩珊被吓得险些犯了心疾,什么也顾不得,慌张地召集下人要去寻找郎中,却被身后一声疲惫而沙哑的声音喊住:“佩珊......”


宁致远不知何时突然醒来。宁佩珊立即回返,满脸是泪,哽咽道:“哥!你吓死我了......”


宁致远借着妹妹的手臂微微坐起了些,安抚性地握紧她的手,声音微弱道:“把他们喊回来,不要走漏风声。我没有事,昨天试了一种西洋药,身体还没有适应,过一会儿就好了。”


宁佩珊将信将疑地试了试他的额温,的确没有方才那般烫得吓人,这才放下些心。待她再次归来,又听宁致远低声道:“在橱柜第二格的抽屉里,有一份药方。佩珊,把它交给阿三,让他把药材一样样分别买回来,同样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我明白了,哥。”宁佩珊坐在将纸收好,不由担忧道,“哥,你真的不要紧吗?还是让人来看看吧。”


宁致远摇摇头,不经意往被子里缩。他头脑依旧有些昏沉,闭上眼忍着倦意轻声道:“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待他再醒过来,已是当日下午。阿三手脚极快,将吩咐之事毫无纰漏地办好,待宁致远清醒过来,宁佩珊已端着熬好的药进了来。宁致远面色平静地一饮而尽,临了仍是不禁被苦得微微皱眉。他迅速灌了杯水过口,便起身精神百倍地活动筋骨,长久的躺卧使关节僵硬,发出浅微的响声。


宁佩珊惊喜道:“哥,你真的没事了!”


宁致远微笑着说:“这西洋药不错。等再过几天,你哥就能一拳打翻三个胖子了。”


他看见妹妹脸上久违的纯洁笑容,听见妹妹耍横道:“那是,到时候咱们还怕他们不成?哥,你好好保重,咱们宁家的家业还得全靠你呢!”


宁佩珊这一番眉飞色舞却使宁致远感觉回到了少年时,那时家族昌盛、家业蒸蒸日上,他们兄妹俩整日地胡闹打诨,打架拌嘴,日子鲜活热闹极了。他怀念当年的舒坦日子,亦怀念他那对他百般挑剔却仍爱护非常的父亲,怀念那个尚在闺中娇俏跋扈无比的妹妹,也怀念那个整日胡闹闯祸的自己。


他噙着温柔的笑意对妹妹道:“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好好养胎,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就是我所有的心愿了。”


待宁佩珊心满意足地离开后,宁致远周身的温度瞬然冷却下来。他依旧发着些低烧,心口还残存着昨夜的闷痛,但精神与体力已然快速地恢复过来。这西药虽烈,但药效斐然,果然厉害。


他披着衣裳去往账房,清点当前仅存的订单与更新账目。秋日熏黄的日光照在他的侧脸上,勾勒得这张如玉的面貌英挺而沉静。这时,窗外传来了一声清亮的禽类叫声,一只肚皮滚白羽翅微灰的信鸽扇动着翅膀停留在窗舷处。宁致远抚了抚鸽子的毛羽,将绑在它腿上的信纸拆了下来。他看见信纸上是安逸尘的笔迹,他写道:


“日本香会将于明日正式挂牌成立。”




事情进展得如料想的一般顺利。宁致远明面上与日本香会达成合作关系,并与小雅惠子达成婚约,但他仍旧与文家里应外合地谋划局面。小雅太郎数次使用催眠香想要迷惑他的心智,而他所表现出来的极度配合亦令小雅太郎十分满意。然而,小雅太郎得意之下,哪里料得到,宁致远早已心如明镜,只是依着他演戏,将计就计罢了。


这些日子里,他整日出入日本香会,又时刻谨慎,待回府已然毫无精神。他不敢想象,若是他拖着前段日子那般的病躯,若真出了什么差池,谋划是否会功亏一篑。他只得依着嘱咐按时服药,尽量延长自己精神振奋的状态。但服药到如今,宁致远亦隐隐约约地察觉到,或许是身体起了耐药性,这副药的效果正在逐渐减弱。


察觉如此的当夜,宁致远梦见了那个久违的人。梦里,乐颜花女打扮地站在桃树下,笑靥甜美,就像这一天一地的桃花,眼中像是含了星辰一般绚烂。画面流转,她着新妇之服,为他挽起发髻,伴着他打理宁家产业,与他一同研制新的香精,做他的贤妻。


待他夜半蓦然梦醒,却下意识蜷住了自己。当日休妻之景已然历历在目,她果然为他撕心裂肺地痛哭了一场。那盏茶喝下,她失去了最引以为傲的嗅觉:心如死灰之后,安逸尘为她抹去了记忆。情已伤了,人亦错过,从此安乐颜与宁致远,再无半点瓜葛。


虽然,他此刻是多盼她陪伴在身旁。




夏木以清(看置顶)

【活色】挨打梗(上)


“想让佩珊留在这里也行。”


宁致远冷冷地直视他,只听文世轩语含愤恨道:“当年我跟佩珊好的时候,你这个做哥哥的可没少欺负我。当年你打了我多少下、打在什么位置,我可记得一清二楚。”


凶横的面容骤然靠近,文世轩抬手戳了戳宁致远的心口,洋洋得意却咬牙切齿道:“如果今天你肯让我打回来的话,我就让佩珊留在这里。”


眼前的文世轩,早已失去了谦谦公子的温雅模样,深藏数年的戾气逐渐在他的眼中浮现。本该畅达的君子心肠,却在瞬间被蛮横覆盖。这哪里是备受称赞的文人君子提出的要求?这分明如同孩童戏耍一般斤斤计较。在这关头去寻从前似是而非的旧仇,宁致远一时间不可置信地呆望着他,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想让佩珊留在这里也行。”


宁致远冷冷地直视他,只听文世轩语含愤恨道:“当年我跟佩珊好的时候,你这个做哥哥的可没少欺负我。当年你打了我多少下、打在什么位置,我可记得一清二楚。”


凶横的面容骤然靠近,文世轩抬手戳了戳宁致远的心口,洋洋得意却咬牙切齿道:“如果今天你肯让我打回来的话,我就让佩珊留在这里。”


眼前的文世轩,早已失去了谦谦公子的温雅模样,深藏数年的戾气逐渐在他的眼中浮现。本该畅达的君子心肠,却在瞬间被蛮横覆盖。这哪里是备受称赞的文人君子提出的要求?这分明如同孩童戏耍一般斤斤计较。在这关头去寻从前似是而非的旧仇,宁致远一时间不可置信地呆望着他,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文世轩眯起眼睛,注视对方道:“怎么,不愿意啊?”他转而抬步欲离去,朝着院里大声唤道:“珊妹!珊妹!”


“你住口!”


宁致远如梦初醒般地抓住文世轩的臂膀不让他再行走半步,眼里似是有万把剑般将要刺穿眼前的耀武扬威者。他看了一眼院外,死命抑制着愤怒道:“好啊文世轩,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有这份坚忍。你想打回来?”他深吸一口气,声线冷硬如冰,狠声道,“行,我让你打。我宁致远要是哼出半声,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文世轩直视着宁致远的眼睛,眼中的凶横失去了掩饰,乖戾彻底替代了温顺的眉眼。他生硬地扬起一丝笑道:“好,这可是你说的。”


一记拳头瞬间朝宁致远的面门袭来,宁致远下意识一偏头,生生挨下了这攒足了劲的一拳,头脑一瞬间被震得一片空白,被打破的嘴角顿时青紫流了些血。他听见文世轩凶狠道:“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


他抬起腿来狠狠地像宁致远踢了过去。宁致远尚未直起的上身再次蜷缩起来,痛得他浑身冷汗。文世轩这一脚,恰好踢在了近一个月来折磨自己精神不济的胃部,脆弱的内脏受到重击,此时像是绞成一团般惹得他眼前发黑,近乎呼吸不得。


“去死吧你!”


尚未从剧痛中缓过来,文世轩此时却又是更狠的一脚,踹得他瞬间失去平衡,重重地跌倒。腹中的内脏像是被撕碎一般的疼,他昏沉地呕出一口血来,全身肌肉紧绷,却似脱力一般不能动弹,只得勉力支起手臂,使自己不至于过于狼狈。


文世轩俯下身,抬手死死钳住宁致远的下巴,此时有血自宁致远唇边滑落滴在他的手上。文世轩看着宁致远满头冷汗,额上早已青筋暴起,却仍强撑着挑衅地一笑的模样,早已满眼的杀意。他狞笑着轻声道:“怎么样?疼吗?”


正是气氛焦灼的僵持时刻,堂外忽然传来宁佩珊焦急的呼唤:“哥!”


两人俱是一惊。在宁佩珊踏入屋内的前一瞬间,宁致远立刻卸下了逞强的挑衅笑容,脱力地伏在地毯上喘息,而文世轩重新换上了温顺忧心的神色,揽过宁致远的后背,惊慌地与妻子一同扶起宁致远,语气里带着些苦口婆心:“哥,你这是怎么了?您是不是又在外面跟人打架了?岳父大人尸骨未寒,你可一定要保重啊,别在外面惹是生非了。”


宁致远只当他讲的废话。他微微弓起背,看着妹妹满眼的担忧与心疼,眼神不禁柔和下来。他满面惨白,却忍痛温柔道:“我没事......我没事。”


他转而轻笑一声,看了眼好不容易住口的文世轩,伸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袖口,语气里暗暗含着克制的恨意,“世轩,谢谢你的关心......多谢关心。”


只见宁致远僵硬地控制着面上的痛意,却扬起一丝平和的微笑。他死死盯着文世轩的眼睛,语气淡淡道:“我刚才出门的时候,碰到一只疯狗,”他情绪平稳地观察着对方隐隐被激怒的表情,特意重声道,“被他缠住了,好一顿撕咬。”


宁佩珊却是颤声流泪道:“你又骗人!你看看你这伤,一看就是被人打的!”她看着宁致远仍温柔着安抚的眼神,更是泪如雨下,“哥,爹已经不在了!宁家能撑腰的,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如果在这个时候,你......你叫我日后怎么办啊......”


妹妹的眼泪亦是让他有些失措,宁致远不禁轻抚着她的肩头,柔声轻唤着:“佩珊,佩珊......别哭。哥没事,哥没事......听话。”他喘息片刻,忽然话锋一转,轻笑着唤了声,“世轩。”


他皱起眉头停顿片刻,像是捱过了一阵剧痛般调整着凌乱的呼吸,抬起眼来,面上展现出难得的示弱来:“你看,我都伤成这样了。佩珊还得照顾我。你?”


表面的示弱下,文世轩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克制的威胁与警告。他立即语带关切地识趣道:“对!大哥说的是。珊妹,要不你先留在府上,照顾大哥,我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他转而看向哭成泪人的宁佩珊,安慰道,“别哭了,啊。”


宁致远搂住气息不稳的宁佩珊,死死盯着文世轩离去的背影。他看见文世轩迈出门前不忘回头问候着:“大哥,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他强笑着予以回应,眼中却是融不开的冰冷寒意。确认那人彻底踏出宁府大门后,他松下一口气,腹中的绞痛再次袭来,痛得他浑身微颤。他弓下腰去,皱紧的眉头下已无人色。他已然脱力,感受着嘴中的血腥气味,借着妹妹的力在椅上安坐下来,死死扣住腹部剧痛处,面上却勉力维持着轻松和安慰的神色。


不能再让宁佩珊担心了。疼痛之下,宁致远仍尽力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如今他已是腹背受敌,孤身扛起风雨飘摇的家业;他还要面对文世轩的诽谤、乡民的憎恶和日本香会的勃勃野心。他不能就这样倒下去:他还要为父亲正名,还要保护怀孕且有心疾的妹妹,还要守护家产,抵抗小雅太郎的资本入侵。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还没做。


这一病已经断断续续捱了许久,如今再受伤害,若身体实在撑不下去,只能向安逸尘求一剂猛药,暂时稳住身体状况和精神,再伤身也顾不得了......


至少要在外界看来,自己依旧能与他们斗下去。




那日宁致远支撑着回到卧室后,便彻底昏死过去,任凭宁佩珊如何唤他也唤不醒。宁佩珊再一摸他身上,只觉兄长瘦得只剩这一把骨骼,再一看他隐隐有些发青的脸色和嘴角未拭去的血迹,才真正意识到,那日兄长所言非虚,哥哥的身体早已不能同往日相比。


心念至此,宁佩珊不禁压抑地泪下。如今文家与日本香会都在步步紧逼,宁致远本就在苦苦支撑,宁家才能残喘至今日。现下他一病不起,没有妻子照拂,亦没有郎中肯上门医治,身边更是连个得力的人手都没有。他如此迅速地虚弱下去,怕是不知道能撑到何时。


她只得让厨房熬了些稀粥,让宁致远醒来后补一补元气。她耗了好几个时辰待在厨房内,盯着仆人的所有动作。这些人虽说在宁府已有不少年头,籍契亦攥在他们兄妹手中,但时来运转,如今宁府已辉煌不再,难保他们不起二心,被外人收买。


那些丫头们哪里不知小姐的意思,纷纷跪下含泪道:“小姐,宁府对我们恩重如山,都是知根知底的,我们怎会吃里爬外,去信外头那肮脏的传言呢?”


“你们都是宁家的老人了,我自然是信你们。”宁佩珊面不改色地端起粥盅,离开前幽幽道:“我也只是不放心。你们好好做事便好,宁家不会无故亏待你们的。”


实际上,宁佩珊面上沉稳,心中却是无助至极。她留在兄长的卧室中点起安神香,等待他醒来的同时亦在思量。无忧无虑、任性妄为了二十年,她何来机会养成缜密慎思的心性。如今她只恨自己头脑简单,关键时刻无法替兄长分忧,替宁家分忧。


这时,宁致远突然惊动着醒来,硬是强撑着坐起。宁佩珊拗他不过,见他仍捂着腹部,双手冰凉,不再强求,转身便灌了壶汤婆子让他暖手。她道:“哥,你一整天没吃东西,要不要喝点粥?”


宁致远撑起些笑意,低声吩咐道:“不急。佩珊,你去找个下人,让他去一趟杏花镇,找到阿三、阿四,带过来见我。”


阿三重新踏入宁府时,只觉风云变化,讽刺地很。他被人带到宁致远卧室内,只见宁致远靠在床榻上,正端着一碗粥缓缓喝着。见到他来,宁致远将碗搁在床头案几上,阿三跪伏了下去,缓缓道:“少爷。”


他听见宁致远久违的清朗声线,只听他低声道:“阿三,我还能信任你吗?”


“我陪着少爷长大,少爷也对我恩重如山。”阿三依旧埋首,“阿三愿永远追随少爷。”


良久无言后,宁致远叹道:“阿三,过来。坐下。”


阿三依言起身,端了张矮凳在宁致远床前坐下。宁致远垂眸道:“你我相处这么多年,已经成了兄弟,不要怪我当初赶你们出府。”


“我知道的,少爷。您是怕我们受牵连。”


“阿四呢?”宁致远突然问道,“没和你一道过来吗?”


阿三却突然僵住。他背脊微颤,不禁再度起身拜伏了下去,沉默良久,闷声道:“少爷,阿四没了。”


宁致远亦是瞳孔一震,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只听身前的阿三瓮声瓮气地压抑着泪意道:“阿四出门去集市,在途中为少爷和宁府辩白,被乡民们追着赶,不慎失足,跌进河里。乡民皆是慌乱逃去,无人施救。等到我听见风声下河救人,已经来不及,只捞出他的尸骨。”


两人无声地僵持着,气氛竟是安神香也挥不去的冰冷。宁致远沉默良久,终是哑声道:“是我连累了你们。可是阿三,你最机灵,我现在需要你,你愿不愿抛下前嫌帮我?”


“少爷!”阿三流涕道,“阿四死得虽冤,但与少爷无关,又何来的前嫌!若是我,我也愿意做他同样的事。我愿连着阿四的份,尽心助少爷一臂之力!”




宁府佛堂内,安逸尘沉声道:“你要想清楚,这一针打下去,可就再无回头之路了。”


“但你也知道,如今再被这局面拖下去,我可就成了任人宰割的活死人了。”宁致远闭目道,“逸尘,熬过这阵就好。现如今,我必须精神充沛地面对小雅太郎。”


安逸尘长叹一声,看着眼前已然清瘦得颧骨突出的宁致远,眼中含着些悲悯的情绪。他妥协地打开医药箱,掰开一支安瓿,无色液体顺压力进入注射器中。宁致远坦然地挽起袖子,平静地注视着药液进入血管的全过程。自小他痛觉格外敏感,宁昊天更是呵护着他的娇气。但如今,失去父亲的如今,他早已能平静地感受着任何疼痛——已经无人再承受他的娇气了。好的坏的,他唯有一个人扛下去,才能保护他珍惜之人。


安逸尘一面递过药棉让他紧按,一面收起针头道:“这剂药不适合你如今的体质,这几天或许会有强烈的副作用,但我也不知道究竟会如何。你不要干熬,看看书,或者让佩珊陪你说说话也好。”他自药箱内翻出一份处方来,嘱咐道,“这份药方自今日起每五日服用一次,能够延长药效,让你快速恢复元气。”


宁致远平静地低声道:“好。”


安逸尘沉默了。他整理好药箱,注视着宁致远嘴角残留的青紫,不禁摇了摇头,含愧道:“我替世轩给你赔个不是。”


“文世轩本性不坏,就是利欲熏心,激起了戾气。”宁致远视线逐渐冰冷,缓缓道,“我难保他对佩珊不利,但也不愿相信他已然这般毫无人性。逸尘,你要点醒他。”


“放心。”安逸尘叹道,“只是,佩珊大着肚子,也没有太多精力与你照应。你如今如此,要不要让乐颜回来,生活起居也多个人陪伴?”


“不行。”宁致远语气淡淡却含着坚决之意,“当初赶她出去便是为了保护她,也为了麻痹日本香会。若此时让她回府,那之前的谋划都功亏一篑。”


“那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应对?”


宁致远平静地与他对视,启唇道:“待我恢复,我打算立即去日本香会提亲。”




夏木以清(看置顶)
“想让佩珊留在这里也行。” 宁...


“想让佩珊留在这里也行。”


宁致远冷冷地直视他,只听文世轩语含愤恨道:“当年我跟佩珊好的时候,你这个做哥哥的可没少欺负我。当年你打了我多少下、打在什么位置,我可记得一清二楚。”


凶横的面容骤然逼近,文世轩抬手戳了戳宁致远的心口,洋洋得意却咬牙切齿道:“如果今天你肯让我打回来的话,我就让佩珊留在这里。”


眼前的文世轩,早已失去了谦谦公子的温雅模样,深藏数年的戾气逐渐在他的眼中浮现。本该畅达的君子心肠,却在瞬间被蛮横覆盖。这哪里是备受称赞的文人君子提出的要求?这分明如同孩童戏耍一般斤斤计较。在这关头去寻从前似是而非的旧仇,宁致远一时间不可置信地呆望着他,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想让佩珊留在这里也行。”


宁致远冷冷地直视他,只听文世轩语含愤恨道:“当年我跟佩珊好的时候,你这个做哥哥的可没少欺负我。当年你打了我多少下、打在什么位置,我可记得一清二楚。”


凶横的面容骤然逼近,文世轩抬手戳了戳宁致远的心口,洋洋得意却咬牙切齿道:“如果今天你肯让我打回来的话,我就让佩珊留在这里。”


眼前的文世轩,早已失去了谦谦公子的温雅模样,深藏数年的戾气逐渐在他的眼中浮现。本该畅达的君子心肠,却在瞬间被蛮横覆盖。这哪里是备受称赞的文人君子提出的要求?这分明如同孩童戏耍一般斤斤计较。在这关头去寻从前似是而非的旧仇,宁致远一时间不可置信地呆望着他,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文世轩眯起眼睛,注视对方道:“怎么,不愿意啊?”他转而抬步欲离去,朝着院里大声唤道:“珊妹!珊妹!”


“你住口!”


宁致远如梦初醒般地抓住文世轩的臂膀不让他再行走半步,眼里似是有万把剑般将要刺穿眼前的耀武扬威者。他看了一眼院外,死命抑制着愤怒道:“好啊文世轩,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有这份坚忍。你想打回来?”他深吸一口气,声线冷硬如冰,狠声道,“行,我让你打。我宁致远要是哼出半声,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文世轩直视着宁致远的眼睛,眼中的凶横失去了掩饰,乖戾彻底替代了温顺的眉眼。他生硬地扬起一丝笑道:“好,这可是你说的。”


一记拳头瞬间朝宁致远的面门袭来,宁致远下意识一偏头,生生挨下了这攒足了劲的一拳,头脑一瞬间被震得一片空白,被打破的嘴角顿时青紫流了些血。他听见文世轩凶狠道:“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


他抬起腿来狠狠地像宁致远踢了过去。宁致远尚未直起的上身再次蜷缩起来,痛得他浑身冷汗。文世轩这一脚,恰好踢在了近一个月来折磨自己精神不济的胃部,脆弱的内脏受到重击,此时像是绞成一团般惹得他眼前发黑,近乎呼吸不得。


“去死吧你!”


尚未从剧痛中缓过来,文世轩此时却又是更狠的一脚,踹得他瞬间失去平衡,重重地跌倒。腹中的内脏像是被撕碎一般的疼,他昏沉地呕出一口血来,全身肌肉紧绷,却似脱力一般不能动弹,只得勉力支起手臂,使自己不至于过于狼狈。


文世轩俯下身,抬手死死钳住宁致远的下巴,此时有血自宁致远唇边滑落滴在他的手上。文世轩看着宁致远满头冷汗,额上早已青筋暴起,却仍强撑着挑衅地一笑的模样,早已满眼的杀意。他狞笑着轻声道:“怎么样?疼吗?”


正是气氛焦灼的僵持时刻,堂外忽然传来宁佩珊焦急的呼唤:“哥!”


两人俱是一惊。在宁佩珊踏入屋内的前一瞬间,宁致远立刻卸下了逞强的挑衅笑容,脱力地伏在地毯上喘息,而文世轩重新换上了温顺忧心的神色,揽过宁致远的后背,惊慌地与妻子一同扶起宁致远,语气里带着些苦口婆心:“哥,你这是怎么了?您是不是又在外面跟人打架了?岳父大人尸骨未寒,你可一定要保重啊,别在外面惹是生非了。”


宁致远只当他讲的废话。他微微弓起背,看着妹妹满眼的担忧与心疼,眼神不禁柔和下来。他满面惨白,却忍痛温柔道:“我没事......我没事。”


他转而轻笑一声,看了眼好不容易住口的文世轩,伸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袖口,语气里暗暗含着克制的恨意,“世轩,谢谢你的关心......多谢关心。”


只见宁致远僵硬地控制着面上的痛意,却扬起一丝平和的微笑。他死死盯着文世轩的眼睛,语气淡淡道:“我刚才出门的时候,碰到一只疯狗,”他情绪平稳地观察着对方隐隐被激怒的表情,特意重声道,“被他缠住了,好一顿撕咬。”


宁佩珊却是颤声流泪道:“你又骗人!你看看你这伤,一看就是被人打的!”她看着宁致远仍温柔着安抚的眼神,更是泪如雨下,“哥,爹已经不在了!宁家能撑腰的,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如果在这个时候,你......你叫我日后怎么办啊......”


妹妹的眼泪亦是让他有些失措,宁致远不禁轻抚着她的肩头,柔声轻唤着:“佩珊,佩珊......别哭。哥没事,哥没事......听话。”他喘息片刻,忽然话锋一转,轻笑着唤了声,“世轩。”


他皱起眉头停顿片刻,像是捱过了一阵剧痛般调整着凌乱的呼吸,抬起眼来,面上展现出难得的示弱来:“你看,我都伤成这样了。佩珊还得照顾我。你?”


表面的示弱下,文世轩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克制的威胁与警告。他立即语带关切地识趣道:“对!大哥说的是。珊妹,要不你先留在府上,照顾大哥,我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他转而看向哭成泪人的宁佩珊,安慰道,“别哭了,啊。”


宁致远搂住气息不稳的宁佩珊,死死盯着文世轩离去的背影。他看见文世轩迈出门前不忘回头问候着:“大哥,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他强笑着予以回应,眼中却是融不开的冰冷寒意。确认那人彻底踏出宁府大门后,他松下一口气,腹中的绞痛再次袭来,痛得他浑身微颤。他弓下腰去,皱紧的眉头下已无人色。他已然脱力,感受着嘴中的血腥气味,借着妹妹的力在椅上安坐下来,死死扣住腹部剧痛处,面上却勉力维持着轻松和安慰的神色。


不能再让宁佩珊担心了。疼痛之下,宁致远仍尽力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如今他已是腹背受敌,孤身扛起风雨飘摇的家业;他还要面对文世轩的诽谤、乡民的憎恶和日本香会的勃勃野心。他不能就这样倒下去:他还要为父亲正名,还要保护怀孕且有心疾的妹妹,还要守护家产,抵抗小雅太郎的资本入侵。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还没做。


这一病已经断断续续捱了许久,如今再受伤害,若实在撑不下去,只能向安逸尘求一剂猛药,暂时稳住身体状况和精神,再伤身也顾不得了......


至少要在外界看来,自己依旧能与他们斗下去。


————

这集是我看完一遍后短时间内不忍心再看一遍的情节。

我只能趴在桌子上,看着宁致远受这些苦,又难过又心疼。

并且大骂“啊啊啊啊啊文世轩你这个畜生”


致远当初有多快乐多舒心,如今就有多苦。这本不该是他受的。

————————


朋友们后续在此,未完待续

我是后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