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电锯人

1290.3万浏览    28201参与
北乔乔乔乔

【电蕾】唱歌

*激情产物

*有bug欢迎指出我也没去过我也不知道


cp:电次x蕾塞


1.


漂亮的蕾塞理所应当地拥有一副好嗓音,却不是像她这个人一样的鲜亮明媚。


嗯...是柔软低沉并有着着一股与她年龄不符的沉积感,像她与电次在游乐园一起吃的棉花糖。她也不经常唱日本的流行歌曲,却总哼着一段来自寒冷之地的俄罗斯小调,有时竟会入迷到听不到电次的叫声。


电次对此总是感到很奇怪和些许的不悦,但通常没什么大问题,毕竟在电次的价值观里,美少女做什么都是对的!!


但当电次向蕾塞抛出“为什么蕾塞这么喜欢唱俄语歌”这个问题时,蕾塞停下手中的工作,俏皮地眨了眨眼,回答他说:


“因为我...


*激情产物

*有bug欢迎指出我也没去过我也不知道


cp:电次x蕾塞


1.


漂亮的蕾塞理所应当地拥有一副好嗓音,却不是像她这个人一样的鲜亮明媚。


嗯...是柔软低沉并有着着一股与她年龄不符的沉积感,像她与电次在游乐园一起吃的棉花糖。她也不经常唱日本的流行歌曲,却总哼着一段来自寒冷之地的俄罗斯小调,有时竟会入迷到听不到电次的叫声。


电次对此总是感到很奇怪和些许的不悦,但通常没什么大问题,毕竟在电次的价值观里,美少女做什么都是对的!!


但当电次向蕾塞抛出“为什么蕾塞这么喜欢唱俄语歌”这个问题时,蕾塞停下手中的工作,俏皮地眨了眨眼,回答他说:


“因为我在学校学习的小语种是俄语噢。”


说罢,她又笑吟吟凑到正在努力克服面前咖啡障碍的电次身边。用手撑着下巴,一绺墨紫色前发慵懒地搭着木质的桌子,亮晶晶的绿色眼眸中铺满了笑意。


“电次君是不是没有学过唱外语歌?”


电次下意识地挠了挠脸,点点头,显得有些呆呆傻傻的。


“这样啊~”


蕾塞掩去眼底的一丝玩味,一把握住了电次的双手,脸上是熟悉可爱的红晕,也不知道是无意的情感流露还是街外落下的红云有意为之。但电次依旧为这位看上去做什么事都漫无目的的可爱少女倾倒,似乎现在蕾塞提出什么要求电次都能无条件地答应她。


“这样,正好我下班了,我们去ktv一起唱歌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超便宜的店喔!”


“就、就我们两个人吗?”电次努力压下跳起来的激动,兴奋地问道。


“对喔,”蕾塞歪了歪头,眼波宛转,“难道电次不愿意吗?”


电次猛地站起来以表万分的愿意,还把蕾塞吓了一跳,不过少女很快收拾好表情,连忙对电次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随即拉着电次的手冲了出去,街边的霞光照在蕾塞因奔跑而变得红扑扑的脸颊和两人相牵的手。


就像是身处昼与夜的私奔一般。


2.


街角的那家ktv在白天总是门可罗雀,只有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会人潮涌动。但内里的灯光依旧昏暗不堪,让人好似误入了一个夜店。


蕾塞依旧牵着电次的手,笑嘻嘻对着前台小姐姐要了一个小包间。


电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此时此刻握着他的那只手却泌出了些许细汗。可能是蕾塞跑得太快的原因吧,电次不疑有他。


戴了耳钉、看起来酷酷的短发小姐姐不怀好意地打量着电次,附在蕾塞的耳边一边耳语一边指了指电次,然后蕾塞点了点头,小姐姐又是一副似情场老手的嘲笑面容。


电次等得有些恍惚,周遭吵得人快要死掉了或死人都快活了,周边的人走了又去,他觉得很没意思,他只能低下头去看他与蕾塞相牵的手,蕾塞的手白皙却并不柔嫩,但这却是电次现在能够做的唯一一件看似有意义的事。


电次,电次,电次君——


蕾塞清脆得如清水乍入琉璃瓦的喊叫终于惊醒了恍惚的电次,他猛地抬起头,空闲的另外一只手挠了挠后脑袋,对蕾塞绽放出一个足够有诚意的道歉意味的笑。


“真是的,电次难道和我一起玩都不开心吗?”


蕾塞撇撇嘴(ớ ₃ờ),看上去煞是可爱。但善解人意的美少女还没等电次回答又牵着电次往包厢里走。


“噢,对了,蕾塞,你刚才和那个女生说什么啊?”电次拍拍脑袋。


蕾塞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电次一眼,却不作明确的回答:


“啊啦,这太让人脸红了,不如等我们在里面玩嗨了再告诉你吧!


真是狡猾!



但可爱。


电次悄悄在心里又给蕾塞加了个定义。

3.


虽然一个包厢对于孤男寡女还是显得太大了些,但昏暗的包厢里没有闪得让人眼花缭乱的五彩斑斓的灯光,只有点歌台的点点白光照在正在点歌的蕾塞的裸露小腿上。


电次瘫倒在卡座上,一只手手撑着柔软的皮面上,一只手拿着因为最低消费限度而不得不点的冷饮。


他大口吸了吸手中的长岛冰茶,不胜酒力的少年现在有些头晕目眩,配合着蕾塞娇俏的笑容,像一个被罂粟花迷了眼的小狗一样。


“听着哦,电次!”


电次抱着酒,有些飘飘欲仙,却还是努力把目光聚焦于面前的蕾塞,漂亮的蕾塞、可爱的蕾塞、唱歌好听的蕾塞、喜欢他的蕾塞。


“今天是和简约会的日子,准备就绪。”


蕾塞启唇,一串流利的俄语歌词从她口中轻轻吐出,低沉的腔调像是在诉说着什么,眼底盛满了电次看不懂的哀伤。


...


“今天做了什么,我们已完全不记得


就这样夜幕降临,我们在教堂睡去。”



一曲唱罢,夜幕还全未降至,而蕾塞的眼角掩藏着一点咸涩的泪花。


她放下话筒,坐到电次身边。才恍然发现两人都在为那首歌而哭泣,蕾塞双手把电次的脸转向自己,额头相触,而两人底下的影子随着主人双方的更亲近而相互交融。


她温声告诉电次“不要哭,不要哭哦电次”。


电次却大声地喊道“没有!”却在这一声蕴含最后气力的大喊后,脑袋便昏昏沉沉地倒在了温柔乡里不愿再醒来。


蕾塞叹了口气,盯着大腿上金色、毛茸茸的脑袋,墨绿色的眼眸在暮色中幽幽地折射出奇异的光。


似有四千五百种情绪交杂在心中久久不肯离去,却仍有一腔陈词滥调的街边小句想无数次讲给同一个人听。


她也只能在那人睡觉时俯下身,回答了听不到的电次刚才的那个问题。


4.

“安问我说你是不是我男朋友。”


“然后我点头了。


蕾塞闭起眼睫,嫣然一笑。


“她又问我喜欢你哪一点,除了脸蛋。”


“我说,我都很喜欢。”


5.


鲜艳欲滴的花朵终将走向既定衰败期,化为尘土,再难以重现昔日姿态。


花束的一半被满脑子是蕾塞的电次吃掉,另一半被随手扔入垃圾桶,地上还残留着乡下老鼠被猎杀的斑斑血迹。


很多年后,东京依然繁华,吸引着来自天南海北的旅人,其中一定会包括漂亮的俄罗斯姑娘。


每当电次听到那天那晚那一首俄罗斯小调时,总会不由自主地回望那个走远的旅人,还是会有一悸的心颤。


像风走了又停,却总也堆积不起来。





——————




为了开头和结尾乱写一通了中间,我真的很不会写电次对不起我喜欢的狗勾!

歌词是抄原文的,结尾的“每当电次听到那天那晚那一首俄罗斯小调时,总会不由自主地回望那个走远的旅人,还是会有一悸的心颤。”是借鉴一部电影的台词,具体忘记了。



桃沢
没学过画画小白初次使用板子瞎涂...

没学过画画小白初次使用板子瞎涂(再不用吃灰整整一年了)

因为没学过美术不管身体比例还是上色都完全靠自己感觉瞎画 甚至被专业的朋友疯狂吐槽(并不在意)

最近崇拜一个太太因此萌生了想学画画的念头 真心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画出绝美菠萝

没学过画画小白初次使用板子瞎涂(再不用吃灰整整一年了)

因为没学过美术不管身体比例还是上色都完全靠自己感觉瞎画 甚至被专业的朋友疯狂吐槽(并不在意)

最近崇拜一个太太因此萌生了想学画画的念头 真心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画出绝美菠萝

恶鬼蔷薇

一点同人的手绘,分别是乔姐 蕾塞 最美美少女 由花子 休妹

一点同人的手绘,分别是乔姐 蕾塞 最美美少女 由花子 休妹

鱼u睡大觉

先画两张

下一张大家点吧(如果有人看的话

【记得点的是电锯人里的角色,非人...非人也行吧】

先画两张

下一张大家点吧(如果有人看的话

【记得点的是电锯人里的角色,非人...非人也行吧】

100%
心血来潮摸一下

心血来潮摸一下

心血来潮摸一下

Dragonfly
祝你开心,哥们儿

祝你开心,哥们儿

祝你开心,哥们儿

资料被吞了

没有💰去展子了 各位妈咪恰一口吧🤯🤯🤯

没有💰去展子了 各位妈咪恰一口吧🤯🤯🤯

哦吼吼吼
啊啊啊画残了,因为是个练习所以...

啊啊啊画残了,因为是个练习所以才(厚脸皮)发出来(什?)不喜勿喷啊啊

啊啊啊画残了,因为是个练习所以才(厚脸皮)发出来(什?)不喜勿喷啊啊

沉船
炸弹恶魔。 在幻想W穿上炸弹魔...

炸弹恶魔。


在幻想W穿上炸弹魔人变身后的那套装扮

炸弹恶魔。


在幻想W穿上炸弹魔人变身后的那套装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