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电锯人

0
1538.6万浏览    57243参与
电锯人元气赏重磅来袭!
正版周边,全网首发
一发入魂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3-02-06 23:17
奶茶是奶茶不是紅茶
  靈感來自日丸屋秀和的糰塔利...

  靈感來自日丸屋秀和的糰塔利亞

  靈感來自日丸屋秀和的糰塔利亞

岁岁有今朝

电次:哈哈哈哈哈该

  …的是我(老实巴交)

电次:哈哈哈哈哈该

  …的是我(老实巴交)

肆肆肆藻球

这个神父不像好人(上)/吉电 秋电

群里口嗨产物,吉田和秋哥是神父,电次是被秋收留的小孩

乱写的,参考了一些现实中存在的教,但其实是瞎编的()

开学前的最后一次贩剑,地狱笑话(神父和小男孩)


  


  1.


  距离早川神父从外面捡回来那个脏兮兮的男孩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男孩被养在早川神父在教廷的住所,是早川神父力排众议争取到的,本来应该被送到教廷外福利院的家伙就这样被留了下来。


  刚开始男孩还很拘谨,老老实实的窝在早川神父房间里。偶尔出来放风的时候也怯怯地,手指紧紧地攥着早川神父的长袍,不敢离开半步的样子。


  但很快这家伙的真实面貌就暴露出来了,吉田神父做完例行祷告,在教堂大门后...

群里口嗨产物,吉田和秋哥是神父,电次是被秋收留的小孩

乱写的,参考了一些现实中存在的教,但其实是瞎编的()

开学前的最后一次贩剑,地狱笑话(神父和小男孩)


  


  1.


  距离早川神父从外面捡回来那个脏兮兮的男孩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男孩被养在早川神父在教廷的住所,是早川神父力排众议争取到的,本来应该被送到教廷外福利院的家伙就这样被留了下来。


  刚开始男孩还很拘谨,老老实实的窝在早川神父房间里。偶尔出来放风的时候也怯怯地,手指紧紧地攥着早川神父的长袍,不敢离开半步的样子。


  但很快这家伙的真实面貌就暴露出来了,吉田神父做完例行祷告,在教堂大门后面瞥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他觉得有点好笑,那头金色的蓬松毛发在这个活物基本只有黑白配色教廷里面扎眼得简直像落进灌木丛里的油灯,但他也没有拆穿对方的想法,只是像往常一样从侧门出去了。


  2.


  电次还挺能装的。


  虽然本人并没有这种自觉,实际行动却显示着他的身体时刻践行着“装模做样十五天,荣华富贵一辈子”的伟大理念。


  通俗来讲就是因为最近在教廷混久了所以装不下去了。


  十几岁小屁孩讨狗嫌的劣质基因作祟,他在无足轻重的一系列恶作剧之后终于干了票大的:他把早川神父那蓄了有一段的长发给噶了。


  犯罪者总会在犯罪后重回罪案现场,放在电次身上就是他偷偷来看早川神父早起做祷告的时候会不会被别人当猴子看。


  3.


  好消息是早川神父确实收到了其他人收敛的注目礼。


  坏消息是他手里还攥着早川神父的头发的时候,就被教廷里面另外一个神父发现了。


  电次赶紧把自己的脑袋缩回去,过了一会儿他再探出头去的时候,只看到了吉田神父从侧门离开的背影。


  4.


  教廷里的神父大概能被电次分两类。


  一类是冷冰冰的高高在上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另外一类是更贴近“神父”这个名称的,就跟早川神父似的,会把自己带回家给自己吃的,也会因为自己犯错而斥责自己。


  但总之这个神父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


  因为电次一眼就看出他不像好人。


  7.


  早川秋顶着让他社会性死亡的那一头崎岖的新发型回来了。


  敏锐感觉到这次自己篓子捅大了的电次早早的缩回了窝里,又开始施展“装模做样十五天,荣华富贵一辈子”的生活小寄巧。


  被同僚暗戳戳的围观,委婉的试探好久的早川神父酝酿了一路怒意,但看着电次好像当初他俩初见一样那张愚蠢中透着惨兮兮的脸,最终还是高高抬起轻轻落下,责骂了他几句就没再惩罚他了。


  倒是电次看着早川神父去准备晚餐的背影,突然良心发现觉得不安起来。


  8.


  电次反正是拉不下来脸直接跟早川秋道歉的。


  他站在外面徘徊了好一阵,终于还是趁着早川秋为两人准备晚饭的时候偷偷地溜了出去。


  在教堂的侧边坐落着一间小小的忏悔室,电次有听早川秋说过,在里面对主忏悔自己的错事,主会聆听并且原谅他。


  9.


  反正主都原谅他了秋大概也会吧,这么想着电次一股脑的钻进了那间狭窄的忏悔室。另一边的神职人员声音平缓而柔和,询问他要忏悔什么。


  “我要忏悔我把秋的头发剪了。”


  黑暗给了电次莫名的勇气,他像倒豆子一样把自己干的混蛋事说出来了。说完感觉好多了,他也没进过忏悔室,不懂有什么规矩,正要向来的时候一样直接溜走,神职人员那边的门就开了,刚逮过他的吉田神父熟悉的脸露了出来。


  没有隔板吉田神父的声音变得熟悉起来,他笑眯眯的对着呆在原地的电次说:


  “来我房间细嗦。”

深夜避难所
🐙:家人们,雨天捡到只淋湿的...

🐙:家人们,雨天捡到只淋湿的黄毛小狗,死活要和我回家,拦都拦不住!(绑架代替领养

🐙:家人们,雨天捡到只淋湿的黄毛小狗,死活要和我回家,拦都拦不住!(绑架代替领养

我们一起住院吧

电锯人IF线早川家三人组的温馨日常


twi:mmmiaa__ ​

电锯人IF线早川家三人组的温馨日常


twi:mmmiaa__ ​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Twitter   作者:달리 (@Dal_li_0130)

已授权✔

产粮地:Twitter   作者:달리 (@Dal_li_0130)

已授权✔

猎犬

  遛狗回家的蕾塞。

  遛狗回家的蕾塞。

嚕

∆已授權轉發,未經授權請勿轉發∆

Twitter:@junnn2727

p2  授權圖

∆已授權轉發,未經授權請勿轉發∆

Twitter:@junnn2727

p2  授權圖

岸苦

【吉电】烟花嘭嘭,心跳怦怦

元宵节上了一整天学,麻了。得亏学校晚上放了几分钟烟花,被拯救了。手上还有另一篇难写的吉电,但是烟花红绿红绿的确实不错啊,得让吉电今晚就看。

2k字超短打,滑到哪里是哪里。


“嘭嘭!——嘭!”

吵死了。

电次讨厌放烟花。讨厌嘭嘭的响声,讨厌人们直到深夜的欢呼。当然他并不是那么阴暗的人,只是因为偶尔会因此睡不着觉。在过去,夜晚是啵奇塔和电次用来做梦的时间,放烟花的人们却在他们做梦的时间里过着电次梦中的生活。节日的浪漫于他而言是和啵奇塔一起吃一碗加了砂糖的面糊蛋糕,口腹之欲,仅此而已。

至于后来和蕾塞接吻又被咬断了舌头是在满天绚烂的烟花下,那倒无所谓。那时的烟花没能给电次留...

元宵节上了一整天学,麻了。得亏学校晚上放了几分钟烟花,被拯救了。手上还有另一篇难写的吉电,但是烟花红绿红绿的确实不错啊,得让吉电今晚就看。

2k字超短打,滑到哪里是哪里。

 

“嘭嘭!——嘭!”

吵死了。

电次讨厌放烟花。讨厌嘭嘭的响声,讨厌人们直到深夜的欢呼。当然他并不是那么阴暗的人,只是因为偶尔会因此睡不着觉。在过去,夜晚是啵奇塔和电次用来做梦的时间,放烟花的人们却在他们做梦的时间里过着电次梦中的生活。节日的浪漫于他而言是和啵奇塔一起吃一碗加了砂糖的面糊蛋糕,口腹之欲,仅此而已。

至于后来和蕾塞接吻又被咬断了舌头是在满天绚烂的烟花下,那倒无所谓。那时的烟花没能给电次留下更美好的印象,却也不太糟糕。大概是因为有蕾塞在,周围的一切都朦朦胧胧,耳朵于是只听见蕾塞的告白和誓言,眼睛于是只看见蕾塞浅绿色的双眼和泛着红晕的双颊。

可惜时光飞逝。

接着电次想到和蕾塞那段无疾而终的私奔,一时更加烦躁了。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烟花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一炸全没了!”电次对着身边的吉田大声嚷嚷,想要盖过烟花的爆炸声。

“不用那么大声啦。一起去看看怎样?”

 

吉田牵着电次往人群中走去,电次本想威胁他说再往人多的地方走就变身,最后也没有说出口。因为电次完全不想在吵死了的情况下变身,那样的话谁也听不到伟大的电锯轰鸣声。

话说看烟花为什么要挤在人堆里?明明就应该和当初蕾塞在的时候一样向高处走才对。

“我想和你在一起!”电次身边的陌生男性突然对着电次身后的陌生女性大喊道。他身边除电次以外的人发出怪异的叫声来助兴,而电次露出了电次对臭男人应该有的厌恶表情。

“哇,好嫌弃的表情。”吉田笑着。

好吵。更吵了。

来的时间不巧,烟花停了几分钟。完全是噪音制造机的鞭炮倒是没停。

 

“我明天就要走了...”

“今晚想吃麻辣烫啊!”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对你...”

“我去!!!你踩到我新鞋了!”

“怎么还不开始,再不放就走了。”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妈的!”

“你今天好可爱哦。”

“就要吃麻辣烫!肉!!!!”

“还想喝汽水!火锅其实也可以吧?哥哥!”

人群拥挤着,各自有各自的悲欢离合。鸡毛蒜皮占领了人生,也占据了电次的耳朵。吵死了。但是没办法,人活着就要呼吸,就要没日没夜地发出声音。电次想起早川秋说过自己打呼噜很吵,好在秋和电次睡在一起的时候,帕瓦一般也在身边,不是因为暗之恶魔而自己睡不着就是吵得其他两人睡不着。电次打呼噜的罪过也显得不那么不可饶恕。

 

在早川家的时日不长,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三人还没未能建立起对浪漫的需求。准确地说,只有两人未能建立,另外一人是未能恢复。电次和帕瓦是刚刚找到栖息处的野兽,早川秋是太晚意识到自己早已放下仇恨的孤儿。仪式感对于一个从童年开始就朝着无望的复仇一路奔向死亡的人来说,对于一只猫和一条狗来说,都太重。他们还没有一起看过烟花。

 

新一轮的烟花终于升上天空。

转瞬即逝的光华持续不断地为夜幕献祭着自己,倒也成就了一种永恒。

一股未曾经历过的冲动在电次体内升腾而起,电次突然很想许愿,很想很想。这种时候就是要许愿的。

电次想要幸福。

电次想要秋和帕瓦幸福。

尘世的幸福也许只对活着的人有意义,但活在尘世的人的幸福对死了的人也有意义。秋想要电次和帕瓦幸福,帕瓦想要电次找回自己,找回还有希望找回的幸福。

一家人啊。

可惜时光不复返。

 

电次自己其实也是烟花。不过他一开始就是破碎的凋零的尘屑,从啵奇塔送给他的心脏和引线一般的拉环开始,千万个电次的碎片才开始聚合,电次才得以成为电次。

岸边问过电次,觉得现在的自己更好还是以前的自己更好。电次没心思思考这种问题,他说都这样了,也就这样了呗。以前的电次会说“肯定是现在更好”吗?还是会说“每个我都很好哇”?

答案不重要,因为电次就是在成为自己本来的样子。哪怕没人喜欢,哪怕让人失望。那就是电次。这就是电次。

认识现在这个电次的人,为数不多了。

 

吉田专注地盯着夜空之上绽放的焰火,电次发现吉田漆黑的眼睛居然也能被染上颜色。平时深渊一般的瞳仁化作温润的墨玉,烟花砸进眼底,如珍珠碎裂,又折射出彩色的光芒。

长得真他妈好看。烦死了。

有时美景和容颜是能让人想要落泪的,电次几乎有点想哭了。玛奇玛之前说电次幸福的阈值太低,其实不是。电次天生就不怎么会哭,从幼时不明不白地失去了母亲,到面对父亲的暴力时使尽全身的力气还手直到某天杀死了他,电次都不怎么会哭。第一次因为源于心脏的苦痛而哭泣是因为秋,第二次可能就是现在了。不一样的是心脏只是紧缩又膨胀开,和宛如刀割的悔恨不同。

电次想了想自己是不是应该牵住吉田的手,觉得太基佬;又考虑要不要和吉田像班里彼此之间很要好的男生一样勾肩搭背。那个动作的话,按照身高来算,应该是吉田把手肘搁在电次的肩膀上,电次搂住吉田的腰。这种想象让电次遍体生寒。可是氛围确实到了,人世的喧嚣在烟花的坠落中不再只是吵闹。

“吉田!吉田!”电次对着身边的吉田超大声地嚷嚷。

“怎么了?”

“你把头低下来!”

吉田照做了。下一秒吉田就闭上了眼睛,因为电次用手掀起他挡住眼睛的前发,向着眼珠咬去。

电次并没有用很大的力气,只是上牙磕在眼球的上部慢慢摩擦着。但人类的眼部结构并不是为了被咬下眼球而设计的,没有如愿叼住吉田眼珠的电次最后呈现的是啃咬上眼皮的动作。

肯定不是想吃掉吉田的眼珠子啊!眼睛一咬开就会爆出墨汁吧!在脑中演算着吉田会怎么理解他的电次在心里反驳。

球形的眼珠在眼皮下微微转动,电次靠触感捕捉着它的轨迹。

还活着啊。活下去了。真好。

耳边是烟花爆炸的噪音,眼前是吉田的黑发,鼻子里是吉田的洗发水香气,烂大街的牌子。

活着的证明。五感捕捉到生命的跳动,是心脏的怦怦声。和烟花的嘭嘭声没那么像。

电次松开吉田的眼皮,吉田直起身按了按有点酸痛的脖子,对电次笑笑,没说什么。电次突然觉得很不服气,在吉田转过头去继续看烟花之前,电次的嘴唇动了动。

“什么?”吉田没听清。

没有得到回答,电次也对他笑笑,没说什么。电次转过头去继续看烟花。你不是说不用这么大声嘛。

心跳的怦怦声和烟花的嘭嘭声还是有点像的,都吵死了。

勇敢猫猫

(五玛)不正经老师的女朋友竟是坏女人 2

  《代号支配者》

  

  “您请。”

  五条家的仆人们指引着玛奇玛向内屋走去。踩着木质地板,玛奇玛的木屐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

  内屋收拾得很干净,里面飘荡着成熟果实的清香。窗户擦得很明亮,外面便是幽幽竹林。床旁边有一个书架,上面放有很多书籍。整个房间的布置静谧而温馨。

  “多谢指引。你们可以退下了。”玛奇玛对仆人们笑道。

  仆人们走后,玛奇玛脱下了浴衣。她光洁雪白的身躯,搭配上清纯的面庞,看上去犹如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女孩,谁能想到,她便是咒术界闻风丧胆的顶级杀手“支配者”呢?

  支配者,是日本gong安为她取的代号,因为她可以使用咒术支配他人,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

  《代号支配者》

  

  “您请。”

  五条家的仆人们指引着玛奇玛向内屋走去。踩着木质地板,玛奇玛的木屐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

  内屋收拾得很干净,里面飘荡着成熟果实的清香。窗户擦得很明亮,外面便是幽幽竹林。床旁边有一个书架,上面放有很多书籍。整个房间的布置静谧而温馨。

  “多谢指引。你们可以退下了。”玛奇玛对仆人们笑道。

  仆人们走后,玛奇玛脱下了浴衣。她光洁雪白的身躯,搭配上清纯的面庞,看上去犹如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女孩,谁能想到,她便是咒术界闻风丧胆的顶级杀手“支配者”呢?

  支配者,是日本gong安为她取的代号,因为她可以使用咒术支配他人,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在一些传闻中,她是整个咒术界唯一有可能和五条悟的“无量空处”打成平手的人。

  当然,在亲眼见过五条悟以后,玛奇玛承认,自己和他还是有些差距。虽然不大,但终究是有的。

  论实力来说,她早就是特级咒术师级别,不过出于对工作的保密,玛奇玛从未进行考核过。在咒术高专的记录中,她应该只是一个无咒力的普通人罢了。

  毕竟,作为为政fu工作的公务员,她必须要低调、沉默。尽管每个月的工资是多到花不完的,可多数时候,除了家中那些狗,玛奇玛连几个活的生物都见不到。生活沉闷得就像是一张皱巴巴的纸,无法展开。

  困意很快袭上了她的大脑。她没有再多想什么,便闭上眼直接睡着了。她睡得很沉,还做了一个古怪的梦。梦里,她和五条悟一同在海岸边漫步,四周还有她养的小狗,他们快活得就如同白色的海浪,自由而无垠。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惊醒了玛奇玛,她下意识警惕起来了:“请问是谁?”

  “是我啦~”五条悟戏谑的声音传来,“我可以进来吗?”

  “请等一下。”

  玛奇玛飞快换上衣服,将头发梳理了一下,她甚至对着镜子微笑了一下——看上去自己已经足够整洁了,才打开房门。

  “看来已经醒了呢~”五条悟做了个鬼脸,“吃饭了哦。”

  “gong安那边如何?”玛奇玛问道。

  “小意思。无非就是和那些老头子差不多。”五条悟撇嘴,“你可以放心了。”

  “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受伤严重,在我这里先好好休养一个月再说。反正他们也信了。”

  “他们会信的。我之前看过这次消灭咒灵的项目书,本来就预计我会死亡。”玛奇玛略有深意地说道,“我在他们面前有特意保留实力,所以看上去并没有多强。”

  “你还真是深谙公务员之道啊。”五条悟有些自嘲地说道,“早知道我也这样了,省得老头子三天两头为难我。”

  “人和人的生存之道是不同的。”玛奇玛微笑看着五条悟。

  二人走出房间。即将到来的,是玛奇玛小姐难得的悠长假期。

  “既然玛奇玛小姐打算在这里修养一个月,那有没有兴趣偶尔帮点忙?”五条悟忽然说道。

  “谁说我会在这里呆一个月?”

  “我说的。我不是才对那帮老头子说你要病假一个月吗?”

  “你还挺狡猾。”玛奇玛眼睛里瞟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个男人比她想象的还要有趣的多。

  “当然,能够每天见到玛奇玛小姐,我也很开心。”五条悟说道,“还是个最强的美人啊。”

  玛奇玛默不作声,脸上依旧是带着平淡恬静的笑容。对于五条悟的夸赞,她丝毫不意外。

  晚饭是鲜切的三文鱼、金枪鱼,还有裙带菜汤、烤提灯和米饭。作为五条家的家主,五条悟的风格算得上是极为朴实接地气了。

  “喝酒吗?”五条悟拿出一壶上好的清酒,朝玛奇玛努了努嘴。

  “多谢。”

  五条悟将酒倒入玻璃酒杯中。暖黄色的灯光下,酒液里倒映出玛奇玛姣好的容颜。

  玛奇玛抿了一口清酒——是她喜欢的味道。清淡软糯的鱼片,和着佳酿,是她这几个月来吃过最美味的食物了。

  “鱼是你刚刚休息的时候,从北海道捕好送来的。”五条悟笑道,“现在正是三文鱼肥美的时节。”

  “还不错。”玛奇玛点头,“你也有许久没好好吃饭了吧?”

  “是的~”五条悟说道,“这不是工作太忙了吗?我们俩可是倒霉到一块了,天天被老头子们使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