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男友

27042浏览    1324参与
A苏

我的男友

--

你对男友的要求是什么?

是极强的占有欲;

是极致的爱;

还是过分的粘人.


--

今天偶然看到了一个帖子,帖子是一个女生发起的,内容是,她和她男友之间的那些事

--

(第一人称叙述)

   我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我感觉我的男友非常奇怪,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开始我们感情就挺好的,后来我觉得“哎呀,他没有那么有趣了,我想换一个”然后我就跟我的男友提了分手,他也很利索的同意了,和平分手后我们各自玩各自的,谁也不打扰谁,也没有什么其中一方对另一方死缠烂打或者持续纠缠的问题,这对于我们这种就喜欢玩还不想善后...

--

你对男友的要求是什么?

是极强的占有欲;

是极致的爱;

还是过分的粘人.


--

今天偶然看到了一个帖子,帖子是一个女生发起的,内容是,她和她男友之间的那些事

--

(第一人称叙述)

   我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我感觉我的男友非常奇怪,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开始我们感情就挺好的,后来我觉得“哎呀,他没有那么有趣了,我想换一个”然后我就跟我的男友提了分手,他也很利索的同意了,和平分手后我们各自玩各自的,谁也不打扰谁,也没有什么其中一方对另一方死缠烂打或者持续纠缠的问题,这对于我们这种就喜欢玩还不想善后的人来说,太美好了


   后来玩腻了,我就想再回去找他吧,但是就在我跟我闺蜜说出想跟他复合的时候,我闺蜜跟我说“他跟你一样都挺渣的,你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你玩他,他玩你?”我没有回答她,但是凭借我们相处十几年的感情,她怕是也猜到了,只是无奈叹了口气说“算了,你随意吧,我就算说烂了嘴皮子,你也不会听”我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找他的同班同学要了他的联系方式,我加上以后,跟你们不一样,第一句话就是“复合吗”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去问他“你最近过得好不好”“你最近怎么样……”之类的也没有那么自恋到“没了我感觉怎么样”“没我的日子好过吗……”之类的


   他也很利索的答应了,就和当初我们分手是他也很利索的答应一样,好像我们复合不复合,分手不分手对于他来也无所谓,我也无所谓,只不过是想试试和我一样渣的人在一起的感觉


  过了两天我和我闺蜜都把自己的对象约了出来,打算来一场四个人的约会,当然最后就是以我不想接触他不欢快的散场,回去以后他好像也不在意白天的事情,还是照旧跟我聊的火热,我也很识趣的没有提


   他抽烟,我记得我当时是不抽烟的,他经常当我的面抽烟,我就很无语,就跟他说,你想抽可以啊,出去抽,抽完再进来,要么你就在来见我之前别抽烟,ok吗,我以为他怎么也得跟我吵一架,他没有,他应了一句好,我不知道当时怎么了脑子一抽就想试试他的脾气,跟他说,你要不戒烟吧,他还是直接应了一句好,我以为就只是开玩笑,直到我听他班同学说,他现在一天就抽一根或者就抽两口,我记得他以前一天至少五六根,当时还挺感动的


  但是这也还是不妨碍我,有新的男孩子接触我,让我离开他,最后最后我们还是再一次在一起了,这小一年来,我们分分合合好几次,每一次都是月为单位,两月一次,三月一次,四月一次,记不清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上个月我出去玩,喊他来了,当时带上我是三个女生三个男生,我跟那三个男生在打牌,打的正起劲,他在一边打游戏,我让他别打了,一起玩,他不听,我也就不管他了,我们继续打,他跟我们就好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手气太差了,我抽了根烟,想缓解一下自己的差心情,他也找我要烟,我给了


   再后来我伸手轻轻拍两下他的脸,他也回拍我,我没有说什么不对,可是他拍的有点疼,他们都在那里闹,他不让我过去,我偏过去,跟他们一起闹,他就把我拽回去,或者陪我一起,他一直靠着我,明明比我高,还非得把下巴放在我颈窝那里,我不舒服,他偏偏不让我动,搞得他们都看着我,我很尴尬


--

   时间线往前翻翻,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什么坏人,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随便玩,记得当时我还养鱼,建鱼塘,他知道,他只是不说,他也爱勾搭小女生,我也知道,我甚至都撞见过好几次,我也不说,我们各自都心知肚明,但就是不捅破那层纸


  我记得有一次复合,我有点舔他,因此还断了很多异性朋友,也不养鱼了,打算收心好好的,他可不改,我给他送过很多东西,他吧,寥寥无几吧,这一次,我们两个调换了,就是可惜,我没有心思再谈恋爱了,也没有那个精力了,我不想把自己的大好青春再浪费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了


--

  最后回归正题吧,我对我男友的要求,不多吧,跟我相匹配,或者比我优秀一点,你们呢,说说你们的故事吧

先生

冥府之路

冥府之路


没名字那么邪乎,就名贵木材,特别像大地,没那么冲,更沉稳一点,真的很像,檀木 沉香 之类的有年代感的名贵木材,有丢丢酸酸的橙皮味,能品出一丢丢类似雪松的甜味?看了香料表觉得可能是百合,我觉得是有大地的胡椒味的但香料表里没有耶,总体来说是上了年纪的稳重味,热的话可能有点闷

铅笔的木屑味,夹杂着通透的塑胶感,比乌木沉香更理性更冷漠的感觉,没那么沉


前:姜,野百合,玫瑰

中:芦荟木,大西洋杉木,乳香

后:檀香,安息香,麝香

东方木质调


“姐妹!下午的讲座去不去?听说主讲人很帅耶,个子高身材好,皮肤也白得不得了!走吧走吧!”


刚刚下...

冥府之路


没名字那么邪乎,就名贵木材,特别像大地,没那么冲,更沉稳一点,真的很像,檀木 沉香 之类的有年代感的名贵木材,有丢丢酸酸的橙皮味,能品出一丢丢类似雪松的甜味?看了香料表觉得可能是百合,我觉得是有大地的胡椒味的但香料表里没有耶,总体来说是上了年纪的稳重味,热的话可能有点闷

铅笔的木屑味,夹杂着通透的塑胶感,比乌木沉香更理性更冷漠的感觉,没那么沉


前:姜,野百合,玫瑰

中:芦荟木,大西洋杉木,乳香

后:檀香,安息香,麝香

东方木质调




“姐妹!下午的讲座去不去?听说主讲人很帅耶,个子高身材好,皮肤也白得不得了!走吧走吧!”


刚刚下课,室友就在我耳边一直念叨下午的讲座。


“谢谢你呀,不过我不太感兴趣。”


“哎呀你就陪我去嘛!就算你对看帅哥不感兴趣,那你对古文鉴赏总感兴趣了吧,我们学校可是难得开一次文学类讲座的哟!”


听到古文,我愣了愣神,思绪渐渐飘到那个书香缭绕的屋子,那盅总是盛满中药的罐子,我时常捧着一本书,然后依偎在那人的身旁……


“怎么啦你!被我说服了对吧?”室友指着我嬉笑道,兴奋地蹦了起来。


“好,我去。”我微笑着回应她。


“好耶!那下午一点半,千万别忘了喔!”


我颔首,随后两人走向了不同的教室。


下午一点四十,我慌慌张张地跑向阶梯教室。上午最后一堂课老师拖堂,我连食堂都没来得及去,只在超市捎了一瓶牛奶和一个三明治,就连忙赶往目的地。


到了阶梯教室的门口,我由着惯性猛地一推门,木门发出沉重的声响,教室里的同学都转过头来疑惑地看我,我的脸霎时红成一片,低着头一步步挪到了座位。


“你怎么才来呀!老徐又留你了?”室友接过我手里的东西,帮我把座椅翻了下来。


“嗯,徐老师跟我说一下交换的事。”我低声回应道。


“那你怎么想的?想去交换吗?”室友把牛奶拧开递给我。


“我……”


“现在到了我们的答疑环节,刚才那位来迟的同学!”台上传来主持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慢慢走到我座位旁。


“我?”我抬眼指了指自己,慢慢起身。


“对!就是你!你刚才来迟了,没有听到这篇古文的讲解,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有什么问题问刑先生吗?”主持人面带微笑地把话筒递给我。


我听到这个姓,浑身一震,慢慢将目光挪到台上那人的身上。外搭灰色的羊毛开衫,里面是黑色的衬衣,下装是和衬衫同色系的西装裤,戴着佛珠的左手随意地耷拉在一旁,他右手抵着下巴,平静无波地盯着我。


一别三年,我们再一次相遇,在异国他乡。


刑朝,刑朝……这个三年来我魂牵梦萦的名字,跨过重重阻隔,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遥遥地看着他,他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丝毫没有我现在的激动情绪。


倒也是,当初被赶到国外的人是我,每年炮竹声声,没了我的嬉笑打闹,佳人在侧,也不会寂寥。可我却在异国他乡,不断回想着过去的美好时光,聊以慰藉难挨的三年。


想到这里,我眼眶湿润,用力咬着嘴唇,头慢慢地低下,全然不顾周围的目光。


“同学,同学?是不是害羞了,没有关系,有什么问题就大胆地说出来!”主持人接着鼓励我。


“我……我没有。”我哽咽地回答,头低着不敢看台上的人。


“没有问题的话,那你对这篇古文有哪些自己的理解呢?”主持人穷追不舍地追问道。


我感受到周围灼热的目光,头几乎要低到尘埃里,试图隐藏我难过的情绪。时间就这样一秒秒流逝着,我拿着牛奶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


突然从台上传来一阵温润的声音,“我们现在看第二篇,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


主持人随后走回了台上,我慢慢地坐下,头依然低垂着。


室友疑惑地问:“你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


我摇摇头,低声回应没事。随后整场讲座,我都一直耷拉着脑袋,不敢往台上看,担心再次对上那双清冷的眼眸。



“你说这世界怎么这么不公平,台上的那位刑先生,容貌出众才华横溢,偏偏就被束缚在轮椅上,那得有多少美好光景不能亲身体会!”讲座结束,室友和我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出教室。


这个问题,我曾问过他。


当时我爬在他身上,下颚抵在他胸口处,用手描着他五官的轮廓。性情如水的人,偏偏有对浓密的剑眉,我一遍遍摩挲着他的眉毛,低头对上那双似水的眼眸,正含笑看着我。


刑朝用温暖的大手抚摸我的脑袋,柔声回应道:“这世间的繁华,尔尔看到了,便是我看到了。”


我便害羞地钻进他怀里,刑朝低笑两声,收紧了臂弯。


我陷入过往的回忆中,一旁的室友突然接起电话:“嗯,法学院是吧,好的我明白了,我马上过来。”随后便匆匆离开:“姐妹,我一会还有事,先溜了哈。”



我一个人走在教学楼的过道上,落地窗映衬黄昏的天光,金色的光晕洒在地板上,我怔怔地盯着地上的光晕。听到一阵轮子滚动的声响,我慢慢抬起头,四目相接。


刑朝坐在轮椅上,在几尺外含笑看着我。三年过去,他还是这副安之若素的模样,仿佛没有任何事能让他动容。


我不由得酸涩起来,眼神泛起一丝委屈,站在原地愣愣地盯着他,就连刑朝伸出的那只手也视而不见。


“怎么?要我走过来?”刑朝笑着问我。


他总是这样,总是知道怎么才能让我难受。我瘪着嘴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俯下身抱住了他。


“瘦了。”刑朝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摩挲,大手轻抚我的后颈。


我把头深深埋在他的颈侧,肆意呼吸独属于刑朝的沉木幽香,这是多年药草浸染与檀香木混合的幽香。



刑朝身体不好,自幼便有腿疾,虽不是全然无法站立,但时间久了便会酸痛发红,加上幼时淋雨高热未及时送医,多年来一直以中药调养。在其他孩子还在为吃药向父母撒娇打闹时,刑朝早已习惯了与中药为伴的日子。


我六岁时被妈妈带到刑朝身边,看见他淡然接过阿姨手中那一大碗黑黝黝的中药,神态自若地喝完整碗,然后朝躲在妈妈身后的我笑笑,我便再不能控制住我的情绪,难过地跑到轮椅旁,泪眼婆娑地盯着他,扑到刑朝身上,“哥哥不怕,尔尔有糖,哥哥吃糖就不苦了,哥哥不怕。”


刑朝便摊开双手,哭笑不得地看着我,阿姨和妈妈也相视而笑。


后来端药的任务就落在了我头上,我每次蹲在刑朝轮椅旁,看着他喝完一整碗中药,然后怯生生地问:“哥哥,今天的药不苦,对不对?”刑朝就会伸手抚摸我的头顶,一遍遍摩挲,一遍遍回答我:“不苦,尔尔端的药不苦。”


慢慢地,不知怎么的,阿姨煎的药越来越苦,以至于每次喝完药,刑朝就会向我伸出双手,然后我便会扑进他怀里,右手反复安抚着他的后背,嘴里不停念叨着“不苦了,不苦了”。


刑朝像一只大型犬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头靠在我的肩膀,闭目沉思,有时我疑惑他是不是睡着了,准备松手起身时,却感受到腰上的力度进一步加深,背上的双手愈发箍紧,耳边传来一阵呢喃:“尔尔……”


我便轻拍他的后背:“我在,我不走。”

(妈的怎么还没写完,后面写完回忆还要写破镜重圆,还得解释怎么掰的,倦了我真的倦了)



这样相安无事的日子过了十二年,十二年里,我与刑朝相互为伴,我看着他的身体一点点好转,看着他一步步走上家里为他铺展的路,看着他一步步变内敛。


虽然总是挂着微笑,但眼中的笑意深不见底,他摩挲着手中的佛珠,上一秒还勾起弧度的嘴角,下一秒就能平静说出裁员的决策。


他越来越忙,过去充斥着两人嬉笑声的书房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我甚至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我只知道集团前不久的一批产品出了严重的安全事故,舆论几近一边倒的指责让集团市值连续两周出现断崖式下滑,刑朝和叔叔都在忙于安抚公众情绪和整改集团内部,有赖于集团多年来的良好声誉和产业链其他环节品牌的助力,公众态度有所好转。


听李助理说,这周五晚上,叔叔和刑朝要设宴答谢在本次危机中仗义相助的各公司老总,自然就没时间回家陪我过生日,此前两个人在书房里关于我十八岁生日的诸多幻想,最后也只能化为泡影,但我还是觉得,只要刑朝能像往年一样陪我吃一块蛋糕,就算没有礼物,这个生日也算过得圆满。所以我装好了蛋糕,带着它到了宴会的酒店。


我期待着一会的相遇,兴奋地给刑朝发了消息,在大厅里等着宴会结束。


晚上九点,我仍没等来刑朝的回复,但幸好,我等来了刑朝。


我欣喜地起身,“哥哥”二字正欲出口,就看到一位身着红色紧身裙,黑发红唇的女孩,亲昵地挽着刑朝的胳膊出来。刑朝另一只手拄着手杖,她贴在他耳边说话,刑朝侧耳倾听,不时低头浅笑。


郎才女貌,巧笑嫣然。


我愣在原地,怔怔地盯着刑朝的腿,原本想好的台词也说不出口,倒是女孩先发现了我,拉着刑朝走到我面前:“你就是朝哥的妹妹吧?”


我黯黯点了点头,女孩继续关切地问道:“我们今天还说呢,刑叔叔怎么不把小女儿带来,朝哥说你有事来不了,没想到在这碰见了。”


我抬头看向刑朝,他静静地看着旁边的女孩,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眼神也未落在我身上,我扯了扯他的衣袖,想让他坐下,刑朝不置一词,轻轻避开了我的手,我的内心泛起一阵酸涩,两人相对无言。


女孩注意到我手里提着的蛋糕,惊讶地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妹妹怎么还特地带了蛋糕来?”


我顿了顿,小声解释道:“不是什么日子,只是我好久没见到哥哥了。”


女孩自然地晃了晃刑朝的胳膊,故作埋怨地对身旁人说:“朝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前天我俩出来吃饭你怎么不介绍妹妹给我认识认识。”


前天,前天……


李助理说刑朝最近两周都待在公司。我守着空荡荡的屋子,几度拿起了电话,却最终又放下,白天怕打扰他工作,晚上怕打扰他休息,但我坚信,大楼中一定有一盏灯抱着与我同等的思念,便带着这样的念头度过漫漫长夜。却未曾想,那盏灯的对面,坐着一位可心人儿。


我不晓得该说什么,我只想赶快和刑朝回家,问清楚这一切是我多想,还是确有其事。


我又重新鼓起勇气,扯了扯刑朝的衣角,低低地说了一声:“哥哥,回家。”


刑朝依然保持沉默,一旁的女孩耐心地给我解释:“妹妹,我们还有一些事没忙完,要不你先回去,事情谈完了我就送朝哥回来。”


话已至此,我也没有留下的理由,低头道谢后匆匆跑了出去,盒子里的蛋糕随着我慌乱的步伐颠出了声响。我这才意识到,我和这块蛋糕一样,白来一趟,最后弄得一团糟……


眼泪簌簌滴落,我小声地抽泣着,一步一步走得异常艰难,我抬头仰望,看着身旁的万家灯火,第一次感受到在喧嚣繁华中的孤寂,原来比孑然一身更难过。


到家后,我把蛋糕放在桌子上,平静地坐在沙发上,等他回家。


十一点半,我听到门外轮子滚动的声响,缓缓起身,死死地盯着门,接着是门锁转动的“咔嗒”声,李助理推着刑朝进来,随后便自觉离去。


“哥哥。”我的声音有点哽咽。


刑朝略过我的目光,旁若无人地向书房去。


“刑朝!”我有点着急了,走上前去挡住他的路,在他轮椅旁蹲下来,刑朝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你……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我委屈地盯着他。


“解释?解释什么?”刑朝勾起我的发丝,漫不经心地问道。刑朝身上的药味和檀木香混杂着宴会的烟味酒味,还有一股女士香水的味道。


我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刑朝,想从他的眼睛里找出过往的眷恋和温情。


刑朝轻笑一声:“解释我为什么不陪你过生日?解释我为什么和其他女生约会?”


我的眼圈慢慢发红,他忽得俯下身来,拉近我俩的距离,脸颊摩挲着我的耳廓,继续轻声问道:“我需要解释什么吗?尔尔又想听我解释什么呢?”


我心头一紧,跌坐在地上,积攒了整天的情绪喷薄而出,眼泪一颗颗接连往外涌。


我狼狈地低下头,肩膀难过得一抖一抖,哭着指责道:“你故意的。”


刑朝收起了笑意,坐正身子,严肃地答道:“尔尔,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集团这次受到这么大的打击,没有西盛的帮助,我们是绝不可能这么快摆脱困境,况且刑凌两家的情谊从上一辈延续至今,我与凌小姐的交集,也不是从这才开始的,孰重孰轻,我相信你应该明白。”他顿了顿,接着说:“这不是一颗糖就能解决的问题。”


原本还想哭闹质问的我,听到最后一句话,所有难过都堵在了喉咙里。


这不是一颗糖就能解决的问题……


我以为,只要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相互取暖,再大的困难也不足为惧,可没想到,刑朝眼中的困难,是如何摆脱身旁的我。


我以为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十年,殊不知在这十年里,我和他已经越走越远,我不能再给他什么支持,他也厌倦了等我一同前行。


我怔怔地盯着刑朝的西装领带,想起那位凌小姐的模样,干练漂亮,商业精英,上一代的情谊,这一代的联姻,强强联合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我又有什么理由去破坏这一桩金玉良缘?一个人的落寞,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坐在地上无声地掉眼泪,刑朝在我面前冷坐着。


几分钟后,我胡乱抹了一把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竭力忍住身体的颤抖,低头闷闷地回应:“我明白。”随后站起身来,推着刑朝到他的房间,默默离开了。



此后,我开始有意避着刑朝,刻意错开之前习惯的时间点,吃饭时借口身体不适,让阿姨送到我房间来。


一段时间过后,大家都感觉到我情绪低落,可问到我我又缄口不言。


刑朝也心照不宣地同我避开,整整一个月,同一个屋檐下,我们居然完全没有碰面。我听着外面熟悉的声音,觉得这一扇门像是隔绝了万水千山,只留一缕木香让我独自回味。


之后我才听阿姨说,原来刑朝这个月只是图方便住在公司附近的公寓,并没有闲情逸致陪我玩捉迷藏的游戏。他只是走开了。


刑朝正在一步步走出我的世界。


直到有一天,妈妈说家里有重要的客人要来,我们全家人都得在场,这次可不能再闷在屋子里了。


我只听到全家人都得在场,想着终于有第三方的理由能让我见刑朝了,这样我看他便也不算说谎。


到了晚上,我一直在房门上贴着耳朵细听,听见轮子滚动声后,我深吸一口气,抚平裙子上的褶皱,款款下楼。


刑朝坐在餐桌旁,自如地和周围人谈笑风生,看见我还微笑着打招呼,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倒显得我的拘束无从说起。


我坐在刑朝旁边,眼睛盯着一处发呆,实则余光疯狂看向刑朝,想借此缓解多日的思念难耐。


过了一会,我听见妈妈笑着与陆续到来的叔伯寒暄,又瞟见刑朝侧身与长辈攀谈,他们聊最近的股市走向,聊公司的规划战略,我一头雾水,只能傻傻地坐在原地,看着他们说着我听不懂的东西。


思绪一飘……我又想起了那天晚上刑朝与凌小姐挽手洽谈的模样,我深深地体会到一种无力感,我能做的别人也可以,但凌小姐能为他提供的却是我所不能及的。


正当我陷入沉思时,脑海中的女主角就出现在了我面前,“妹妹,好久不见!”


凌小姐热络地上前拉起我的手,抱住了我,我挤出一个微笑:“好久不见,凌小姐。”


妈妈笑着纠正:“叫姐姐就好,你叔叔和凌叔叔这么多年的交情,叫凌小姐多生分。”


旁边有长辈嗔怪着说:“倒也没事,反正不久就要改口叫嫂子了!”又高声对叔叔说:“刑总,两个孩子的订婚仪式安排在什么时候?您可得上点儿心了!”众人笑成一片。凌小姐也害羞地低头,含情脉脉地望向刑朝。


在一片欢笑声中,我感到一丝凉意从脚底慢慢蔓延,跟着我的四肢,穿透我的骨髓,一点点凉到我的胸膛。


我像被一颗钉子牢牢钉住,不能做出多余的动作,只能落寞地困在原地。


我都能想象到一会饭桌上是怎样的景象,男女主角相对而坐,微笑着接受各方祝贺,双方家长商定订婚事宜。亲上加亲,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我收回肆意的目光,身子缓缓蜷缩起来,悲凉地想:或许我今天真的来错了,或许我就不该抱有期待。


满心的期待,最后换来一身的凉薄……


向各位长辈致歉说明身体不适后,我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回了房间,待门外喧闹声平息,我告诉妈妈想去留学的决定。


我无法帮到他更多,但我至少不能拽着他停留。



回想起那天下午的重逢,我不由得心头一悸。


我这是在干什么?抱着我已婚的哥哥亲昵摩挲许久,刑朝不说,我也该晓得边界的,我们早已不是小时候了,凌小姐看了会怎么想。刑朝他自己,又会怎么想……


三年前轰轰烈烈要闹着出国,不惜和自己划清界限的人,现在像条小狗一样挥之即来。


……


我原本以为经过三年的沉淀,自己的心已经是一潭平静的湖水,再难掀起波澜,但刑朝一来,他甚至还不需要做什么,只是说句话就能把我的心搅动得天翻地覆。


这样是不对的。


我暗暗地警示我自己,衣角被我扯得皱成一团,我吐了口气站起身,拿起电话拨给了徐老师。


“徐老师您好,我想放弃交换生的名额。”


“为什么呢?之前你不是还感兴趣吗,你要知道这个专业是咱学校的弱项,但在交换院校可是当之无愧的王牌!”


“我明白的,徐老师,这是我个人的原因,我已经考虑清楚了。”


“这样,那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些事得你本人来办。”


“好的,徐老师,给您添麻烦了。”


电话挂断后,我朝行政楼走去,敲开办公室的门后,徐老师正在打电话,用手示意我先坐下。


“你确定考虑清楚了?”徐老师挂断电话,给我倒了杯茶。


“嗯,”我低头致谢,捧着茶杯说:“真是麻烦您了老师,最后却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辜负了您的信任。”


徐老师挥挥手:“那倒没什么,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你想好了,那就去做。”


我点了点头,红茶的雾气模糊了我的视线。


“如果你想好要放弃这个名额,机会就顺延到下一位同学了,那位同学之前和我聊过,他专业是法学,同时辅修中国古代文学,对流程手续不太了解,所以想请教你一些问题,你看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徐老师接着问。


“当然没问题,老师您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我回去加他。”在外国能遇见故国的人是再温暖不过的事了,况且这位同学和我有着一样的兴趣爱好。

(写长了,先鸽一鸽……)









叁哥说电影
做男科检查主治医生竟是前女友,她决定再次让这个男人找回信心
做男科检查主治医生竟是前女友,她决定再次让这个男人找回信心
莎莎sasa
下次遇到这种的闺蜜男友应该怎么做
下次遇到这种的闺蜜男友应该怎么做
·词可达意·

知不知道这样笑很犯规?【禁all】

知不知道这样笑很犯规?【禁all】

趣玩黑科技
别人送给沙雕男友的礼物,难怪个个都想嫁给他
别人送给沙雕男友的礼物,难怪个个都想嫁给他
日月

日常吼吼

和往常一样 我待在他办公室

我“我串到第一排了哎!”

他“那你上我的课还能好好听课了吗”

我“啊?”

你怎么知道我上你的课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看你…


小朋友们不要学我!!

认真听课!认真听课!


开个小号悄咪咪的分享我和我家那位的日常吧

成人礼那天表白的喔 是两个成年人啦!

一个小朋友和她家憨憨的故事 就慢慢说啦!

和往常一样 我待在他办公室

我“我串到第一排了哎!”

他“那你上我的课还能好好听课了吗”

我“啊?”

你怎么知道我上你的课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看你…


小朋友们不要学我!!

认真听课!认真听课!


开个小号悄咪咪的分享我和我家那位的日常吧

成人礼那天表白的喔 是两个成年人啦!

一个小朋友和她家憨憨的故事 就慢慢说啦!

莎莎sasa
我闺蜜居然住在我男朋友家里面
我闺蜜居然住在我男朋友家里面
废物太君

浩男友剥栗子啦~

🤤🤤🤤🤤🤤🤤🤤

家人们!咱就是一大沦陷!太苏了🥰

浩男友剥栗子啦~

🤤🤤🤤🤤🤤🤤🤤

家人们!咱就是一大沦陷!太苏了🥰

念北尧
咱们就是说,十四五岁的马嘉祺就...

咱们就是说,十四五岁的马嘉祺就已经有当男友的潜质了啊家人们。狠狠的心动了啊,这不就是我的乖乖小男友吗

咱们就是说,十四五岁的马嘉祺就已经有当男友的潜质了啊家人们。狠狠的心动了啊,这不就是我的乖乖小男友吗

Atopos/星翊
Atopos/星翊

我的狼人男朋友 NO.1(自述)

[图片]
记不清多久之前,我晕倒在了森林里。恰巧碰到了来这里探险的主人,就被主人捡了回来。如果没有她……我大概会躺在那里很久很久,然后被路过的哪个人类带走。如果碰上的是一个不喜欢我们的人类,我应该就会被圈养起来,在说不定什么时候……被杀掉。所以,我很感谢我的主人,她耐心地教我人类的事情,带我看许多以前 没有看过的风景。在此之前,我从来不敢想象会有人类喜欢和我住在一起,可是主人说要我和她一起住,住在她的房间里。我一直都在想该怎样报答她,我试着给她做了早餐,可是她却说她可以自己来做;我也试过替她打扫卫生,可是她说那不是我该干的活儿。我知道她或许没想过要我报答,不需要我的回报。但是我总想为她...


记不清多久之前,我晕倒在了森林里。恰巧碰到了来这里探险的主人,就被主人捡了回来。如果没有她……我大概会躺在那里很久很久,然后被路过的哪个人类带走。如果碰上的是一个不喜欢我们的人类,我应该就会被圈养起来,在说不定什么时候……被杀掉。所以,我很感谢我的主人,她耐心地教我人类的事情,带我看许多以前 没有看过的风景。在此之前,我从来不敢想象会有人类喜欢和我住在一起,可是主人说要我和她一起住,住在她的房间里。我一直都在想该怎样报答她,我试着给她做了早餐,可是她却说她可以自己来做;我也试过替她打扫卫生,可是她说那不是我该干的活儿。我知道她或许没想过要我报答,不需要我的回报。但是我总想为她做些什么。这些天她说她希望我陪着她,我很开心,我的主人喜欢我,并且终于需要我了。我也很喜欢我的主人,我……爱她。一直陪着她的话,会让她也喜欢我一些吗?唔……我本不该幻想这些的,本来,能和她一起生活,就很好了。狼,是不配拥有人类的感情的吧?虽然,我很想知道我在主人心里的位置,但是,我又怕我这样问,她会生气。嗯,能和主人在一起,永远,就很好了。又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呢?我会努力,让我的主人每天都很开心。只是这样,就好了……

PeanutMochi

我和悠太哥哥的日常20

事情过去了好几天,生活和心态慢慢回到了以往的快乐时光。


由纪子拿出她新买的化妆品帮我细心地化妆。

“我跟你说,这个是现在最酷最飒的e-girl妆,搭上之前我们穿的那套衣服,去夜店肯定能镇住全场!”


“你就不怕我哥像上次一样吃醋哦?硬是拉着我们回去换衣服,想想都烦死了,他怎么可以破坏我的好事!” (メ ゚皿゚)メ


“现在想起来我也有点生气,那是我第一次穿辣妹装,我要去夜店当最漂亮的辣妹啦!” (-`ェ´-╬)


“我不管,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们今晚都要出去玩!”


~~~~~~~~~~


德俊看着我和由纪子,战战兢...

事情过去了好几天,生活和心态慢慢回到了以往的快乐时光。


由纪子拿出她新买的化妆品帮我细心地化妆。

“我跟你说,这个是现在最酷最飒的e-girl妆,搭上之前我们穿的那套衣服,去夜店肯定能镇住全场!”


“你就不怕我哥像上次一样吃醋哦?硬是拉着我们回去换衣服,想想都烦死了,他怎么可以破坏我的好事!” (メ ゚皿゚)メ


“现在想起来我也有点生气,那是我第一次穿辣妹装,我要去夜店当最漂亮的辣妹啦!” (-`ェ´-╬)


“我不管,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们今晚都要出去玩!”



~~~~~~~~~~



德俊看着我和由纪子,战战兢兢地开着车。


我用最温柔的表情和语气看着肖德俊。

“德俊啊我跟你说,要是今天这件事让我哥知道了...你就别想在这个地球上活下去了哦”(^ω^)


他冒着冷汗,缓缓回头看我。

“好...好的,小公主,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



这是我爸送给我的十九岁生日礼物——玫瑰夜店。

夜店老板是我,我哥无权过问,反正店里的保镖都是我的人。


我拿起酒杯站在舞台中央。

“今天全场消费我买单!大家都给我嗨起来!”


夜店里发出各种吵杂的呼喊声,所有人为我呐喊。

这就是当女王的感觉吧。


我走到由纪子旁边,我们身后除了德俊以外,还有四位保镖随身跟从。


由纪子用满是崇拜的眼神看着我。


“理奈,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居然有自己的夜店!” ( ºωº )

“这种小事不足挂齿,我还有很多东西是你想不到的。” (。・ω・。)

“理奈!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以后再跟你说!” ٩(๑~▽~๑)۶



“由纪子,你想要我们自己开包厢呢?还是和其他人一起玩呢?”我问。

“包厢就我们两个有什么好玩的,当然是和大家一起玩啊!”

“那过来吧。”



我带着由纪子走到一个大包厢里,里面还有其他人。

他们这里七个人,已经玩得很疯了。


“小公主,我们在外面等你们,有事喊我就行。”德俊说完后,带着保镖们走到包厢外。


一头银发的帅气男孩走到我前面,拿下swag到爆的墨镜看着我。

“我没看错吧,中本大小姐来了!”


“刘大少爷,你果然在这里。你是有多闲,每次来都能看到你。”


他叫刘扬扬,是全N市最富有的少爷。他平常闲闲没事都会来我的夜店,是我们的VIP客户。一来二去就熟了,和他玩的特别好。

他这个人吊儿郎当,平常没做什么正经事,就喜欢在这里喝酒跳舞。


“大小姐,你旁边这位美女不介绍一下吗?”刘扬扬一直盯着由纪子看。


“别想了,她是我嫂子,由纪子。”


“冒犯了,原来是嫂子,我叫刘扬扬,您好。”刘扬扬绅士地伸出手,行为和他这一身街头风的造型有些不符。但这就是刘扬扬,绅士又有礼,酷拽又屁孩。


“你好~”由纪子礼貌地伸出手。


“由纪子第一次来夜店,有什么好玩的带上她一起吧。”我对刘扬扬说。

“好玩的...嫂子能喝酒吗?”扬扬问由纪子。

“能!”由纪子毫不犹豫。


刘扬扬看了一下桌上的东西。

“这里有骰子、飞镖、扑克牌、俄罗斯轮盘,你会玩哪个?”

“都不会,但我可以学!”由纪子表现得非常积极。


“刘扬扬,不要玩太大,万一我哥发现我把她带坏了就不好了。”

“那就真心话大冒险咯!”



我们围坐在一起,除了由纪子和刘扬扬之外,还有平常也会在夜店一起玩的朋友,分别是李马克、李东赫、罗渽民、李帝努、黄仁俊和钟辰乐。

(对不起志晟( ˘•ω•˘ )宝宝不能来夜店玩哦)


“各位,给大家介绍新朋友。这是我嫂子,由纪子。”


大家自我介绍完后,都激动地看着由纪子。

“不愧是中本大佬的女朋友,太漂亮了。”果然是嘴巴最甜的李东赫。

“之前一直听说悠太哥有女朋友了,原来是真的。”罗渽民小声地说。

“由纪子姐姐,你能拿下悠太哥,肯定很不简单吧?”钟辰乐乖巧地看着由纪子问。

“对啊由纪子,你是不是特别能打?伸手非凡?”黄仁俊的架势看起来已经准备要和由纪子进行武技切磋了。


“啊?没有啦没有啦...”由纪子立刻挥手否认。


“你们不要吓她啦,由纪子很单纯,她不会打架,也是第一次来夜店。我哥会和由纪子在一起真的就是因为爱情。”


“哇哦,我认识理奈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见她提到因为爱情四个字。”刘扬扬吐槽着。

“对啊,理奈不是从来不相信爱情吗?”李马克看着我问道。


由纪子听了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坐直身子严肃地说。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美好的爱情,但我能从你和我哥的互动中看到爱情。”


“为什么你不相信呢?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你也一定会!”由纪子坚定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看着其他兄弟们。

“看吧,我就说由纪子真的很单纯。”


“由纪子啊,我们认识理奈好几年了,她一直都是这样,我们也懒得跟她说。”扬扬对由纪子说。


我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

“哎呀,不提什么狗屁爱情了,酒瓶呢?拿来!”


李帝努拿了个空酒瓶过来。

“游戏规则都知道吧,瓶口转到谁,就要先喝一口酒,再选择真心话大冒险,转瓶子的人下令或问问题,不敢说或不敢做就罚三杯。女士优先,由纪子小姐先开始吧。”


由纪子转动瓶子,瓶口指向黄仁俊。

“害!咋第一局运气就这么背呢!来呗来呗,真心话,谁怕谁啊?”黄仁俊拿起酒杯直接一口干。


“要问什么呀?”由纪子看着我们。

“就问任何你想问的呗,尺度大一点,私密一点的都没关系,我们玩得起。”李东赫说。


由纪子想了想,终于开口。

“那...仁俊你...

喜欢吃香菜吗?”


哇,好一个大尺度又私密的问题。


“不是吧,我们问的都是内裤颜色和昨晚有没有裸睡这种问题。”我被由纪子发出的问题雷到。


“我不吃香菜!下一位!”黄仁俊迅速回答后转动瓶子。


瓶口转向了我。

我拿起酒吧喝了一口。

“来吧,真心话。”


他们几个男人都用一种神奇的笑容看着我。

李帝努开口问。

“如果你必须和我们其中一个人在荒岛求生一个月,你会选谁?”


“选你,你体力好,可以帮我砍树。”


我准备转瓶子,手却被钟辰乐拦住了。

“原因就这?”辰乐问。

“不然呢?选李东赫?他的肉看起来比较好吃?反正我一个人在荒岛也能活得好好的。”


他没有话说,松开了手。

我继续转瓶子。


罗渽民看着我比了个大拇指。

“不愧是中本大小姐,铜墙铁壁,活该你单身。”

“谢了老罗,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瓶口转向了李马克。

“Oh dude...”李马克无奈地喝了一口酒。

“那就大冒险吧。”


“哈!那就抱着李东赫跳一段华尔兹吧!”我激动地大喊。

“呀呀呀!玩他就好了,为什么要带上我?”李东赫在旁边大声抱怨。


“明明你自己也很想和李马克跳舞啊。”钟辰乐真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两人嘴上和脸上都很嫌弃,但还是乖乖站起来跳起了舞蹈。

“李马克你搂着李东赫的腰啊!”我坐在前排嗑cp简直不要太爽。


他们俩匆匆跳完就回到位子上。

“行了行了跳完了,下一位。”李马克转动瓶子。


瓶口指向了我。


“哈!让你刚才整蛊我,风水轮流转懂吗?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李马克说完话,发出了一阵魔性笑声。

“居然又是我,那就大冒险吧。”再喝了一口酒,给自己壮胆。


李马克看了一眼刘扬扬,再看着我。

“那...理奈,你在朋友圈发一张和刘扬扬的双人合照,再发一个爱心的文案,一周后才能删掉。”


刘扬扬惊讶地看着李马克。

“喂,带上我干嘛?”


“刚才理奈惩罚李马克也带上我了啊。”李东赫又开始嘟嘴抱怨。


我拿起手机翻了一下相册。

“刘扬扬,我们居然没有合照?”


“那就现在拍吧。”罗渽民一把抢过我的手机,准备帮我们拍照。


由纪子看着他们如此有默契的行为,好像懂了些什么。

“扬扬,搂着理奈啊!”由纪子居然加入了他们的阵营!


所有人都在摄影师罗渽民身后看着我们。

刘扬扬大大方方地搂着我的肩膀。

可能是我喝大了,只记得当时我在傻笑。

笑得还挺开心的。


拍完照后,我拿起手机发了朋友圈。

“喏!发啦,是公开的,没有屏蔽任何人,可以了吧?”


大家都露出满意的笑容。


“那我转啦。”

我转了瓶子,瓶口指向由纪子。


由纪子乖乖喝了酒,然后看着我。

“真心话。”


我脑子里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闪过。

我对由纪子已经很了解了,所以只能问一个我从来不敢问,又很好奇的问题。


“你和我哥...

进展到哪里了?”


由纪子突然脸红,男孩们瞬间把耳朵凑过来。


“就...牵手了,抱抱了,亲亲了...”

“还有呢!?”我激动地问。 ⁄(⁄ ⁄•⁄ω⁄•⁄ ⁄)⁄

“嗯...没了。”(๑•́ ₃ •̀๑)


男孩们听到这个答案后,瞬间对这个问题没有了兴致。

“不用问了下一题吧。”李东赫说。


我无视李东赫那句话,只是看着由纪子。

“你们在一起三个月了,上次我们还一起去旅行,你们什么都没做?”

“有啊。”(๑•́ ₃ •̀๑)


男孩们又瞬间精神,看着由纪子。

“你们这群男人,到底想听什么?”我无语地看着他们。

“想听嫂子的回答啊。”刘扬扬一脸乖乖看着由纪子。


“我和悠太还有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去游乐园......”(。・ω・。)



这不是我想听的答案 (≖_≖)

高大胆实验室
第3集|第3期啦!说的是你直男男友吗?
第3集|第3期啦!说的是你直男男友吗?
高大胆实验室
暧昧期男生这样做就是你喜欢你!
暧昧期男生这样做就是你喜欢你!
高大胆实验室
女生常说的名词在直男眼里都是什么意思!
女生常说的名词在直男眼里都是什么意思!
高大胆实验室
吵架时这样说,你就能拥有前女友!
吵架时这样说,你就能拥有前女友!
高大胆实验室
第2集|女生有男友后才发现的事!
第2集|女生有男友后才发现的事!
高大胆实验室
第4集|女生多年的疑惑竟让直男解决了!
第4集|女生多年的疑惑竟让直男解决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