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男尊女卑

912浏览    14参与
楚肖雨.(没退圈)

我来说说我自己

今天一回到家,我妈就说我舅妈怀孕了。我说知道了。她问,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我几乎没怎么想就说了都是生命,都一样。


她没理,我也不想说什么。本来就嗓子疼,就干脆回房写作业了。母亲在厨房做饭,厨房与我卧室只隔了一堵墙。我没有关门,她的话我听的一清二楚。


她说她怀孕的时候特别勤奋,邻里邻居都说肯定是男孩,没想到生了个女的。我听到的时候基本不会再去想什么了。这句话我听过无数次。她告诉过我 我如果是个男生,那么我的名字是什么。末了,她叹一口气说,哎,当时早就把名字起好了,怎么就是个女孩呢。


说实话,我讨厌我的名字。很随意,很容易重名,甚至隔壁班就有一个名字和我一模一样的女生。...

今天一回到家,我妈就说我舅妈怀孕了。我说知道了。她问,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我几乎没怎么想就说了都是生命,都一样。


她没理,我也不想说什么。本来就嗓子疼,就干脆回房写作业了。母亲在厨房做饭,厨房与我卧室只隔了一堵墙。我没有关门,她的话我听的一清二楚。


她说她怀孕的时候特别勤奋,邻里邻居都说肯定是男孩,没想到生了个女的。我听到的时候基本不会再去想什么了。这句话我听过无数次。她告诉过我 我如果是个男生,那么我的名字是什么。末了,她叹一口气说,哎,当时早就把名字起好了,怎么就是个女孩呢。


说实话,我讨厌我的名字。很随意,很容易重名,甚至隔壁班就有一个名字和我一模一样的女生。在报道的时候我还走错了班。


在上小学之前,我几乎是个光头。就连自己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都会想这是不是一个男孩?我妈说过,她喜欢男孩。她承认过,她也承认过,在我一年级的时候,又怀了一个孩子,是女孩,打了。


我觉得该庆幸一点,那就是现在医院不让说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如果说了,现在的女孩大概又不如以前多了。


之前关注的一个文手说自己只会做一点简单的饭菜遭到亲戚嘲笑,而比她大的哥哥什么也不会却没有挨骂,只是在角落里偷笑。我当时就在想 大概在小学五年级,我就会做饭了。算不上有多会做饭,但父母不在时能解决自己吃饭的问题。


某次吃饭的时候,母亲在和之前的邻居打电话,邻居生的是男孩,想在我们这边买套房,来问问我妈哪个小区好。等到电话挂掉,我才开口“阿姨买房子干嘛?”


“给xxx(阿姨孩子名字)以后结婚做准备”。我愣了一下“现在有点早吧?”


我妈白了我一眼“早什么早,你要是个男的,我早就给你筹钱买房备彩礼了。对了,以后男方的彩礼都给我和你爸。”我一时没听出来她说的是问句还是陈述句。“那万一我以后不结婚呢”


“你是不是傻?不结婚干嘛?留家里坐着?没人要才不结婚”


“大城市的女性结婚都比较晚。”


“你又不是大城市的。”确实,我所在的城市就是一个十八线小城市。要啥啥没有,我省都是全国倒数第二(前几年是倒数第二)


“但我想以后去上海发展。”“去上海?上海不好”


“一个三四线小城市的人说我国最繁荣的城市不好。”我毫不犹豫怼回去。我妈倒也不在乎,说“你在二中当个老师不行?一个女孩子去大城市干嘛”


“女生在大城市没有立足之地”


“女人要顾家,别搞事业”


“以后找个人嫁了的行了”


我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



每次坐我爸车的时候,他一旦不满意前面车的司机就会嚷嚷“肯定是个女司机”


有次,当车从那辆车旁边过去时,我瞥了眼那辆车的车窗,朝我爸说“是个男司机”


我爸撇着嘴说“一个男的开出了女司机的水平。”



我讨厌我现在所在的家庭,做过傻事,想过离开。


有的时候,分不清我想去上海是因为未来和梦想,还是想离他们远一点?


哦,突然想起来,我做傻事被发现时,我妈说的第一句话是“怎么?不想给我养老的新招数?”


而我爸说“你别太过分。”


我就想啊,如果我是个男的,他们也这样说吗?有一次开家长会,一退出视频会议我妈就又说了我一顿,我回应的都是“嗯”,我妈直接来了句“咋?你还想s?”很轻蔑的语气,我摇了摇头,“没”


虽然不知道说这段的意义是什么,但就是想说。



我有时候在想 真的男女平等了吗?


---------------

想为女性发声,速打,没逻辑 没文笔,但句句属实皆为真实对话/事件。


1.3k+

杉杉想起飞

重男轻女〔奇怪的姑娘〕

应该可以说是自传?讲述的是我自己的想法,如有雷的话,麻烦避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8岁


我跟常人有点不同,这我很清楚,我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粉色公主裙,我也不看叶罗丽。因此,我被身边的小女孩们排斥。但是这让我获得了大量的男性朋友,男性朋友的友谊,真的纯洁的多。


9岁


我比较喜欢休闲的衣服,所以我的衣柜里全都是连帽卫衣还有毛领外套,裤子基本上都是宽松的运动裤,主色调是蓝色和红色。这让那些所谓的女性特别奇怪。


因为不喜欢“女性的颜色”,所以我又一次被女孩子们排斥。


10岁


我讨厌精神科医生,他总是说我有病。


为什么不...


应该可以说是自传?讲述的是我自己的想法,如有雷的话,麻烦避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8岁


我跟常人有点不同,这我很清楚,我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粉色公主裙,我也不看叶罗丽。因此,我被身边的小女孩们排斥。但是这让我获得了大量的男性朋友,男性朋友的友谊,真的纯洁的多。



9岁


我比较喜欢休闲的衣服,所以我的衣柜里全都是连帽卫衣还有毛领外套,裤子基本上都是宽松的运动裤,主色调是蓝色和红色。这让那些所谓的女性特别奇怪。


因为不喜欢“女性的颜色”,所以我又一次被女孩子们排斥。


10岁


我讨厌精神科医生,他总是说我有病。


为什么不能喜欢黑色?我为什么不能像男孩子一样?我为什么不能大步的走?为什么我不能去滚床?为什么我不准送葬?

这些我都不知道。



11岁


今年我懂了很多。

我懂了为什么他们会这么约束女孩子,因为他们认为女孩子应该大方儒雅,只要不大方,不温柔,不优雅,就是个坏孩子,将来是嫁不出去的。只要嫁不出去。就没有人能够依靠,没有人会为自己赚钱。

呵,谁要嫁人了?我自己也可以。



12岁


大人们真离谱,为什么非要跟我强调我是家族里的女孩子?为什么非要跟我强调女孩子要这样那样呢?女孩子就不能与众不同吗?女孩子就不能胖吗?女孩子又为什么不能高呢?女孩子为什么不能嫁人呢?


我不理解,我很迷茫。



仿佛又回到了十岁那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这么固执,谁说女孩子一定要嫁人?女孩子为什么不能有高学历?女孩子为什么不能自力更生?女孩子为什么不能不给男人面子?


我妈妈把自己毁了,一个高学历的姑娘,真是白瞎了眼。


我爸爸把自己毁了,为了能好好的照顾妈。



我是为了谁下来的?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因为他们想要孩子。

我就必须得生下来当个女孩。


偏偏我奶奶就不喜欢女孩,不是我奶奶不是女的,而是因为她觉得。


女孩子养了也是白养,但是男孩子永远是自家的。


真是讽刺,女孩子自己也这么想,女孩子自己都是重男轻女!!!



这世道还有这种人,是我没想到的。


偏偏这就是我的原生家庭,我还有个弟弟。


至于来了弟弟后我的下场,我不说你也知道。



因为我没得选。我只能在这里打几个苍白无力的字。





小碗娱乐
五香

【GB】江湖文,魔教圣子(2)

#短文慢慢不受控制的变长ing#


你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你比师弟还大声,[你说谁打上来了?]

[魔教!]

[魔教怎么了?]

[打上来了!]

[你再说一遍?!]

[魔教!魔教打上门来了!现在就在青光殿!]师弟被你整崩溃了。

你冲出门去,门外一片人仰马翻,师弟告诉你掌门师傅和祖师爷已经先跑路了,意思是大难当头应该先放弃山头,来日再光复青山派,大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先跑为敬。

现在整个青山派群龙无首,已经乱成一锅粥,魔教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而青光殿是青山派唯一拿的出手的门面场地,今天的庆祝会就举办在那儿。

你心中忐忑,安抚师弟,既然打不过就让大家直接认输,你去...

#短文慢慢不受控制的变长ing#




你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你比师弟还大声,[你说谁打上来了?]

[魔教!]

[魔教怎么了?]

[打上来了!]

[你再说一遍?!]

[魔教!魔教打上门来了!现在就在青光殿!]师弟被你整崩溃了。

你冲出门去,门外一片人仰马翻,师弟告诉你掌门师傅和祖师爷已经先跑路了,意思是大难当头应该先放弃山头,来日再光复青山派,大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先跑为敬。

现在整个青山派群龙无首,已经乱成一锅粥,魔教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而青光殿是青山派唯一拿的出手的门面场地,今天的庆祝会就举办在那儿。

你心中忐忑,安抚师弟,既然打不过就让大家直接认输,你去青光殿会一会那魔教头领。

师弟泪眼汪汪看着你悲壮的背影一去不复返。



青光殿里人山人海,到处都是被踹翻的酒席。你的师弟师妹们被魔教中人制住,一个个灰头土脸,被按在地上口齿不清的叫你大师姐。

你偏头不忍再看。

话说你都不知道魔教有这么多人。。。平日在魔教里他们像玩木头人不许动一样,现在在青山派倒是显得非常气派。

[琅姐姐。]隋徽站于青光殿最高处,你抬头一眼就能望见他。

他一只脚踩在往日掌门所坐的青山云颠座上,侧身看着你,也不知道摆了这个pose多久,很是有魔教风范。

隋徽双指捏着一封白净的信,一双桃花眼里望不尽的阴霾,却还是笑得很美的对你说,[琅姐姐在信里说,我们从此一刀两断。。。一刀两断是什么意思?]

完了,旧情人找你算账了,你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啥。

[琅姐姐不喜欢隋徽了?]




你有预感你要是说一个不字,立马血溅当场人头落地。

一滴斗大的冷汗从你额头滴下,你求生欲暴涨急忙否认,[没有没有,非常喜欢,无敌喜欢。。。隋徽是来带我回去的吗?也不用这么大阵仗哈哈哈。]

你干巴巴笑了两声。

[琅姐姐就知道说些好听的话哄我。]隋徽一步一步从高处走下来,神情哀哀眼神冷冰。

[隋徽你看这都我师弟师妹,自己人,你把他们放了吧。]

[我不会放了他们。]隋徽还是那副温柔语气,内容却恐怖异常,[我不仅要带琅姐姐回去,我还要踏平青山派,让琅姐姐从此没有地方可躲。]

怎么三言两语就从强取豪夺跳到灭你全派情节了!

[隋。。隋徽,你先冷静一下。]你咽了口口水,你知道他真的做的出灭你全派的事情,[你看你要是灭了青山派,正道其他四派肯定会找魔教麻烦的。。。]

[我怕他们?]隋徽打断你的话,略施轻功,终于离你近到可以抓住你的手。

[我只怕你。]他抓你时非常用力,肌肉是颤抖的,但抓住你后他却浑身放松了下去,像终于找回了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呼出了那口紧张的气。

怕你?你比他菜那么多有什么好怕的。。。你被他抱住时还胡思乱想着,光天化日乾坤朗朗的,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周边那些木头人魔教教众又被定住了?也不劝劝他们圣子。。

你突然灵光一现,[你灭了青山派,我会伤心的。]




隋徽埋在你肩颈不吭声了。

[我最喜欢隋徽了,之前是我不对。。。我愿意跟你回去。]你赶紧趁这个时机多说两句甜言蜜语,其实你刚跑回青山派就后悔了,只是你没好意思说。青山派穷得要死屁事又多,哪有你在纸醉金迷的魔教来得舒服,而且没有了隋徽,你哪儿都不自在。

隋徽从小在魔教长大,暴力一点。。。血腥一点也很正常,你矫情个啥劲啊,以后陪在他身边,多多矫正一下就好了。

你简直不要太乐观。

靠在你肩颈上的头动了一下,似乎听进去了。





[大师姐!大师姐不要为了我们牺牲!我青山派士可杀不可辱!]不知道哪来的倒霉孩子呀呀呀的吼着冲出来想给隋徽一剑。

魔教圣子是什么功力,能被他伤到?

那小师弟还在隋徽三米开外,隋徽一只手放开你,遥遥一指。

隋徽出手即是杀招。

你神经一崩,狗日的身体在意识之前动了。

电光火石之间,隋徽及时收手,为了护住你,腹部中了师弟一剑。

[隋徽。。。]你扶住他,看着他的血侵染衣衫,脸色难看。

[琅姐姐。。。最喜欢我?]

他捂住腹部,缓慢抽出替你挡的那把剑,不知道痛一般死死盯着你,享受你脸上的惊慌失措,感受你些许的紧张在意,让他心里燎原的嫉妒不至于燃烧他的理智。






魔教圣子的权力很大,大到只需要向一人臣服,众人尽在脚下。

可没人知道隋徽付出了多少走到今天。

圣子的预选,必须从一百个护法精心挑选的男童里脱颖而出。护法会教他们,欺骗,背叛,谎言,教他们武功,权谋,杀伐。

隋徽开始只想活下来,活下来才能见到你。可后来他逐渐明白,他想活下来就意味着别人要死。

———而单纯善良,只会被人欺辱作践。

他舍弃了自己的怜悯同情,不再相信任何人,所有出现在周边三米之内的人都得死,他把杀人训练成了本能。

每次被鲜血侵染濒死的时候,就会默念你的名字。

渐渐的就活了下来。





隋徽变得越来越出色,教主注意到了他。

魔教历代教主都十分短命,而这任教主却自创了一种功法,吸食与她交欢的男子的寿命,甚至永葆青春。

最后长大的十个预选男童一个又一个消失,他们都以为自己是教主认定的圣子,毫无防备的被教主吸食殆尽。

最后只剩两个男童时,教主对隋徽说,那些东西都是庸才,不算人,只有隋徽对她来说是特别的,隋徽可以跟她一起享受魔教至高无上的权力。

可隋徽留了一丝清明,他还记得当年他为什么来到魔教。

教主让他迷晕另一个男童,把她悉心栽培的最后果实献给她时,隋徽和果实反杀了她。

魔教教主闭关的石窟内,只有一副死不瞑目的尸体。

而魔教已经没人能为她发声了。





隋徽很想见你,可他已经腐烂到身体的每分每寸都是恶心透了的脏。

有天他练功时出了差错,意识消散时叫了你的名字,魔教教众便将你掳了来。

见到你,你不知道他有多高兴。

没有任何人可以靠近隋徽,因为他的身体比他自己更懂得杀人。

所以每次和你欢爱之前,他都会封闭自己的经脉,暂时压制内力,让整个室内没有任何他能用来伤害你的利器。

他像一只将自己牙齿拔掉,爪子剪掉的猫一样,将柔软的肚皮对着你,让自己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你面前,任你享用,等你怜惜。

他已经用尽全力对你好了,希望你能喜欢这个恶心的他。

。。。可你还是抛弃他回到青山派。

就因为一个妄图得到你注意明知罪该万死却还是向你求情的贱人。

现在的你也是,嘴里说着最喜欢他,却可以为了一个可能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同门师弟伤他。

你不知道他有多疼。






———————————————————————

感觉越写越差了。

五香日常萎了。

虽然写得差还是要坚强的要小红心和小蓝手啊!!!(打滚


柒染不柒柒

以文字抵抗失去

        从小到大,我一直坚信人性本善。

  可是真的过了好久,待我遇见了许多的人,我才明白或许人性本恶。

  

  我是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去做这个发声人的。我没有资格去口诛笔伐别人,因为我也是芸芸众生,也是一个平庸者,也是一个“恶人”。

  批判者,理想主义者,古往今来有许多,如鲁迅先生家喻户晓。

  可我并不如鲁迅先生那样伟大,也并不如他所经历的事情多。

  但至少我们的处境是一样的,都在一个仍然黑暗但前方一定有光的世界。

  

  可光在哪里?光什么时候会到来?

  鲁迅先生弃医从文...

        从小到大,我一直坚信人性本善。

  可是真的过了好久,待我遇见了许多的人,我才明白或许人性本恶。

  

  我是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去做这个发声人的。我没有资格去口诛笔伐别人,因为我也是芸芸众生,也是一个平庸者,也是一个“恶人”。

  批判者,理想主义者,古往今来有许多,如鲁迅先生家喻户晓。

  可我并不如鲁迅先生那样伟大,也并不如他所经历的事情多。

  但至少我们的处境是一样的,都在一个仍然黑暗但前方一定有光的世界。

  

  可光在哪里?光什么时候会到来?

  鲁迅先生弃医从文,他说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可是他的那些文章能触动谁呢?

  能触动一个从小生在黑暗,习惯了黑暗,习惯了匍匐而行,习惯了跪着的人吗?

  不能的,显然是不能的。

  

  “认为自己的观点绝对正确”是错误的。

  

  可我们仍可以辩证的去看待每一个问题,我们可以换位思考,站在不同的角度去考虑一个问题,所能得到出的一个接近正确,接近照顾所有人,接近公正的答案,那个答案就是能得到的最正确的答案。

  可是谁又会这样子去做呢?难道每个人不都是仅考虑自己的个人利益吗?乌托邦之所以是乌托邦,并不是因为他虚幻漂泊在天上,而是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去牺牲自己的利益。

  无所谓公正,无所谓正义,无所谓正确,只有个人的利益,个人的得失,个人的需求。

  这并没有什么错,因为我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人,我与你们都是一样的,我也会有这些计较得失的时候。

  可是社会的公正呢?公平呢?这些去依托什么而存在呢?

  没有人愿意来回答,也没有人能够来回答。

  社会会向哪个方向去发展呢?

  是走到资本主义的尽头?还是共产主义的尽头?是极度的自私虚伪?还是大爱大同?

  没有人会回答这个问题。

  

  这对于我,或许对于每一个人,本就是一个距离很远,却又在身边的问题。

  

  你可还记得人类的本性是什么?

  真的是我一开头说的自私和虚伪吗?

  我并不认为,人本该是和善的,本该是善良的,本该是纯洁的。

  背后与人是非,成为了交往的资本;别人的痛苦,成为了说话的谈资;对女性的歧视,认为本该就是这样;自保成了每个人的上上之道。

  那谁还会在别人受到校园霸凌时发声呢?谁还会见义勇为呢?

  若你从一出生便被灌输,女生就是不如男生,男尊女卑本就是上天所传授的道理。那么你会做出怎样的事情,都在我所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可是是这样的吗?难道你所接触过的所有书里面,没有明明白白的写着“男女平等”四个字吗?

  究竟是哪本书里面写的,女生必须承担所有的家务,必须生儿育女,因为那是传宗接代的神圣义务,是生物延续下去的必须。

  那么请你告诉我,这么多年的进化究竟是为了什么?

  原来人类进化了这么多年,竟然和最低等的生物也没有什么区别。

  

  若你从一出生开始便源源不断的被输入,可以背后与人是非,可以拿别人的短处嘲笑,可以造谣别人。

  那么你究竟说出什么样的话,是我可以想象和接受的。

  可是是这样的吗?

  再多的书,再多的教导,再多的道理,却教出了一个一个背后与人是非,以别人短处来嘲笑的人。

  当然,此处的嘲笑并不是你开个玩笑,亦或者是一种好心的表达方式。

  可首先你必须要明白,玩笑这个东西必须是双方都觉得好笑,它才叫玩笑。

  不然它只能是一种刻薄与嘲弄。

  

  我从小所被灌输到的,与我所经历的,所看到的通通都不同。

  我曾迷茫,曾徘徊,曾经质疑怀疑过自己。

  我不懂,自己所坚持的,究竟有什么必要?也不懂,为什么对的事情,在社会面前变得这样的廉价所不取?

  我痛苦过哀痛过别人身上发生不公平与黑暗,甚至必须承认,其实此刻它依然隐隐作痛着。

  可这并不代表着我比你们所高尚,因为我也是这平庸至极,甚至令人厌烦,侵犯过别人权益的人。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也是卑劣的。

  我有时是参与者,有时是助力者。

  尽管我再小心翼翼的克制着自己,紧扣着我心中测量公平的准绳,可我必须承认,我有时甚至也在参与其中。

  有时候不去制止也是一种助力。

  冷漠的旁观本身就是暴力的一种。

  当我去面对这些社会的不公,当我内心哀痛,悲哀,挣扎着这些社会的不公时。我却开口笑着对你说:“这些并无所谓的。”

  是并无所谓的吗?不!我希望永远也不!

  可我只能扣紧这条准绳,拉着它走在悬崖峭壁上,我不期盼有谁能与我同行,却也期望着,有一天它不再是悬崖峭壁,而是一条宽敞的大路。

  那时自有更多的理想主义者愿意与我前行。

  

  曾几何时,伟大的理想是值得人敬佩所推崇的,可如今却是别人嘲笑嘲弄的对象。

  可我依旧想说,我有一个普通的梦想。

  我想让这个世界更公平,更美好,更公正一些。

  我想让世界上的人都能生活的更好一些,我想为那些弱势群体,争取到更多本该属于他们的权利。

  这个梦想太过于宏大,但它的确是普通人的梦想。

  我不怕被嘲笑,也不怕被质疑,也不怕被讥讽,因为我确实有这样的梦想。

  我有,我是如何想的,我是如何说的,如何做的,这都是我该去承受的东西。

  我并不惧怕别人因为我的某些行为而对我产生厌恶,也不怕那些讽刺。

  因为这些事情本就属于我。

  

  我真正所惧怕的是被人误解。

  我真正所惧怕的是,众人生活在黑暗中,就放弃了对光明的渴望。

  我真正所惧怕的是,在大流面前,错的也变成了普通的,最终有一日也会变成正确的。

  我怕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美好品质都会变成傻,精明算计自私变成了聪明。

  我怕有一日公平成为了一个可以被操控的东西,为钱,为权,为个人的利益而去颠倒黑白。

  我怕我活在这世上一日复一日,最终向世界低头,接受了不公平。

  所以我必须发声,尽管我没有资格;所以我必须以文字,去抵抗失去;所以我必须用笔和纸武装自己,去面对以后的黑暗不公。

  

  我依旧要重复,我并不高尚,甚至卑劣,是一个“恶人”。

  我也并不是在说教。

  我只是在抵抗,抵抗被世俗磨平棱角。

  我在等!等光明,等一个同路人。

NO. 12斯加尔珀
新闻是一对夫妻想生儿子,但第三...

新闻是一对夫妻想生儿子,但第三个孩子又是女孩,就把女婴丢弃了。

这两条刚好连一起就很有意思了。

新闻是一对夫妻想生儿子,但第三个孩子又是女孩,就把女婴丢弃了。

这两条刚好连一起就很有意思了。

木清

是女尊还是男尊

在这个网络小说横行的时代,小说的类型也在百花齐放,重生,快穿,玄幻,种田,言情,总裁等等一系列小说,以上类型比较常见。作为一名资深小说迷,我上网除了打打4399小游戏就是看小说,我看小说已经有七八年了。打小我就爱看书,来者不拒,不管是故事书还是其他书,我总是很感兴趣,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在很长一段时间,课外书对于我来说很遥远,可能是想要的时候没得到,付出代价才得到的很珍贵,因此我在得到了看书的机会,便总是很‘痴迷',对痴迷,我不喜欢有人在我看的入神时打扰,那样我会很暴躁。扯远了,说回小说的类型,因为网络的便捷,让很多人可以随心所欲的发表想法,一个新的小说类型应运而生 ,女尊小说。女尊...

在这个网络小说横行的时代,小说的类型也在百花齐放,重生,快穿,玄幻,种田,言情,总裁等等一系列小说,以上类型比较常见。作为一名资深小说迷,我上网除了打打4399小游戏就是看小说,我看小说已经有七八年了。打小我就爱看书,来者不拒,不管是故事书还是其他书,我总是很感兴趣,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在很长一段时间,课外书对于我来说很遥远,可能是想要的时候没得到,付出代价才得到的很珍贵,因此我在得到了看书的机会,便总是很‘痴迷',对痴迷,我不喜欢有人在我看的入神时打扰,那样我会很暴躁。扯远了,说回小说的类型,因为网络的便捷,让很多人可以随心所欲的发表想法,一个新的小说类型应运而生 ,女尊小说。女尊小说指的是在作者设定的一个虚拟世界里,女子为尊,在这样的背景下男人和女人的地位换,有些小说还设定让男人生孩子,在我看来,男尊女卑的思想不对,可女尊男贱的思想也不公平,男人女人都是人,他们之所以有差别,是为了让每一个人都能有伴,并且融合的更完美,更刚刚好。一段真感情,应该要把伴侣放在和自己相同的位置,不要高,也不要低,尊重,理解,信任,爱才是一段感情必不可少的东西。

沐安1026

男孩

/想说的真的太多了,可惜文笔不好


/这是一篇为跨性别的人而写的故事,有男尊女卑的成分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性别和性取向都应该取决于你的灵魂,而不是两腿之间的器官”


我是一个男孩。


我刚出生的时候。


所有人都围在我身边,而不是我那经历了九死一生的母亲身边,就连我的父亲那时候都没去看她一眼。


“生了个男孩啊,真好。”


“这次她肚子还算争气,上次生了个女娃子,可把我给气坏了,好在现在拿去送人了。”


“可不是嘛,传宗接代还是要男孩才行,女的反正都是要嫁到其他家去的。”


我三岁了,我开始上幼儿园了。


我发现我们班上一个女孩子的连衣裙特别好看,那...

/想说的真的太多了,可惜文笔不好


/这是一篇为跨性别的人而写的故事,有男尊女卑的成分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性别和性取向都应该取决于你的灵魂,而不是两腿之间的器官”


我是一个男孩。


我刚出生的时候。


所有人都围在我身边,而不是我那经历了九死一生的母亲身边,就连我的父亲那时候都没去看她一眼。


“生了个男孩啊,真好。”


“这次她肚子还算争气,上次生了个女娃子,可把我给气坏了,好在现在拿去送人了。”


“可不是嘛,传宗接代还是要男孩才行,女的反正都是要嫁到其他家去的。”


我三岁了,我开始上幼儿园了。


我发现我们班上一个女孩子的连衣裙特别好看,那时候的我不懂事,还吵着要母亲给我买。


“男孩子是不穿连衣裙的呢,妈妈可以给你买裤子,短裤也很凉快的哦。”母亲温柔地对我说,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


可是我并不买账:“我想要连衣裙,连衣裙好看!”


这话恰巧被刚下班回来的父亲听到了。


他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你一个男孩要什么连衣裙,你以后别再提这事,尽给我丢脸。”


我当时被吓到了,但是现在仔细想来也是对的,男孩子怎么能穿裙子呢?


我九岁了,那年我小学三年级。


我莫名其妙开始喜欢女生“专属”的粉色了,我喜欢粉色的钻戒,粉色的项链,粉色的发饰——当然,这些都是我偷偷买的贴纸而已,因为我隐约感觉到父亲不允许我提这种事。


我也不喜欢男孩子通常有的爱好,相比大部分男孩子都喜欢的足球篮球,我更喜欢绘画舞蹈。


不过大人们都说那是因为我还太小了,完全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等我再长大点,就会对这些感兴趣了。


我十四岁了,在离家比较远一个学校上初二。


因为是住宿,一周只能回去一次,再加上父亲工作忙,我和他已经不怎么见面了,每次回家都只能看见,因为家务而疲惫不堪的母亲,以及母亲那张蜡黄苍老的脸。


“妈,为什么我这么像女的?”我上次回家的时候问了她。


我从小个子就矮,到现在初二了也只有160左右,又因为皮肤生的白净,嗓音有点像女孩子,总是被班上几个男生取笑。


“你怎么长的娘们唧唧的?”


“笑死了,说话也那么恶心,像个女的似的,你不会是gay吧。”


“那肯定是下面的那个,你千万别喜欢上我啊哈哈哈,我们离他远点,缠着我们就不好了。”


他们这样取笑我还疏远我,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以前曾告诉老师这件事,可是他却把这当笑话:“一个男子汉连这都承受不住,以后你路上的艰辛还多着呢,和他们相处久了就熟了嘛,熟了就不会再嘲笑你了。”


可是我一直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和他们做朋友,也许不能像个女孩子吧。


于是我这么问母亲:“妈,为什么我这么像女的?”


母亲愣了一下,回答道:“谁说你像女孩子了,你明明就是一个男子汉啊。”


我当时很不解,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一定要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呢,难道就因为性别?


这么说难道女孩子就一定要嫁给别人相夫教子度过一生?


不过现在想来,母亲是对的,只是当时自己太不懂事罢了,性别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改变,生下来就决定了的。


后来我想尽办也没有和那几个嘲笑我的男孩成为朋友,初中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我十七岁了,我发现我好像有点奇怪。


我以前一向认为,只要我努力去做一个男孩,那我就会逐渐变得“正常”,不会再去喜欢女孩喜欢的东西了。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对“正常”男孩喜欢的东西提不起兴趣,反而开始自己一个人偷偷穿女装,擦口红,甚至还有点喜欢我的男性朋友。


我那时候很迷茫,又很害怕。


“我感觉我好奇怪…”


“哪里奇怪?”我朋友不解的问。


“你有没有觉得我有点像个女的?”


“你不是一直都像个女的吗?”


“…啊?”


“皮肤又白,个子又小巧,嗓音也好听,讲真要是你是个女的,我估计会去追你了。”


明明知道他是在拿我开玩笑,我的耳朵还是红了一片。


那时候我就想,告诉他我现在的情况也没关系吧,他肯定会理解我的吧。


“什么?你确定吗?”他一改平常的态度,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对啊,我也觉得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转身就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很快他也有了新的朋友,我们则形同陌路。


我觉得我应该懂得的,明明都高中了,还不懂这个道理,我生下来就是个男孩,无论何种原因,想做女孩就是变态是异类。


我二十一岁了,我明确意识到我不应该是个男孩。


我明明喜欢粉色的连衣裙,喜欢漂亮的长发,喜欢化妆,喜欢别的男孩子……我一定是疯了,我明明是个男孩。


“你什么时候带个儿媳回来啊?”每次通电话的末尾,母亲都得用如同她憔悴的脸一样,无力的声音问我。


“我跟你讲,找媳妇还是要老家的才好,我看咱们隔壁家的那个小姑娘就挺好。


“老实又本分,到时候你有空回来一趟,我安排你俩见个面,要是合适的话,就赶紧把结婚这件事办了。


“到时候再给我生个大胖孙子,不过这得还要看她有没有用,到时候要是像隔壁村老张那家,一连生了四个女儿,那可就真是丢人丢大了。


“要不要考虑一下?


“喂,你在听吗?”


“在,”我回应道,“那你安排吧。”


一切都顺理成章,我们认识以后很快就结婚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孩子,我知道原因在我身上。


我二十五岁了,我想向父母坦白了。


“你…你这是在说什么!”父亲被气的满脸通红,拿手指着我的鼻尖朝我吼道。


“哎呀,可能也只是…”母亲正打算上前劝慰。


“啪!”父亲却重重地打了母亲一巴掌,“我就知道你这个没用的女人,好不容易生出来的儿子,结果被你养成这个鬼样子,要是是我教导他,肯定不会是这个后果!”


他转向我说道:“你这个恶心的东西,从此以后不要再踏入我家门,给我滚出去!”


我那时候才知道母亲为了我,一直在这个家里忍辱负重,几乎每天都要遭受父亲的打骂,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看到我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模样。


我知道我这恶心变态的样子,是我对不起母亲,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朋友,对不起妻子,对不起所有人。


我把婚离了,把工作也辞了,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那里没有人会认识我。


那天天气很明朗,我穿了一条粉色的连衣裙,戴着假发,化着最甜的妆容,站在江边上,就像一个女孩一样。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能赎罪了呢?


像我这样恶心有病的人,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吧。


我闭上了眼睛。


如果可以的话,下辈子,别再让我是一个男孩吧。

Krings

【我英】该暂时离开你了

“晓妤!你要去哪里啊!”绿谷跑了过来,来到了我的面前,抓紧我的手紧张地问。


“小久,我要离开了。”


“离开?!离开哪?!”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得离开这里...”


“不要离开我们啊...拜托你不要离开啊...”


看着绿谷流了眼泪,自己的心也开始痛了起来,“小久...”


挣脱了绿谷的手,然后摸了摸绿谷的脸,微笑地对他说道:


“如果有缘的话,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我和你约定好了。”


————

作者有话想说:我英应该暂时是不会写了,如果有缘的话,一定会回来写的,因为约定好了。

“晓妤!你要去哪里啊!”绿谷跑了过来,来到了我的面前,抓紧我的手紧张地问。


“小久,我要离开了。”


“离开?!离开哪?!”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得离开这里...”


“不要离开我们啊...拜托你不要离开啊...”


看着绿谷流了眼泪,自己的心也开始痛了起来,“小久...”


挣脱了绿谷的手,然后摸了摸绿谷的脸,微笑地对他说道:


“如果有缘的话,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我和你约定好了。”


————

作者有话想说:我英应该暂时是不会写了,如果有缘的话,一定会回来写的,因为约定好了。

Krings
啊啦,不会画画就用手机软件来弄...

啊啦,不会画画就用手机软件来弄个女主😂

啊啦,不会画画就用手机软件来弄个女主😂

Krings

【我英乙女】男尊女卑 1

第一章:娃娃亲


出生在一个男尊女卑的家庭里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尤其是我们这些女孩子。


家里的女性就只有我和母亲俩人,而男生则是有哥哥,弟弟,父亲和爷爷。六个人一个家庭,女人在家是负责听从男人的话,而男人是负责下命令给女人去办事,虽然说很讨厌这样的家庭,可我还是得听从,因为这就是我的家。


我现在就读雄英,1年C班,人称普通班。其实我不该读这所学校的,可因为听见了自己的父亲说了句:“女孩子就应该要好好在家做家务,然后嫁出去就够了,不用去读什么书和做什么英雄的,在家听我们的就好。”,而一气之下我直接和父亲吵了起来,和父亲说要读雄英,母亲也看到了我的执着后,偷偷帮我报了雄英,也是那一...

第一章:娃娃亲


出生在一个男尊女卑的家庭里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尤其是我们这些女孩子。


家里的女性就只有我和母亲俩人,而男生则是有哥哥,弟弟,父亲和爷爷。六个人一个家庭,女人在家是负责听从男人的话,而男人是负责下命令给女人去办事,虽然说很讨厌这样的家庭,可我还是得听从,因为这就是我的家。


我现在就读雄英,1年C班,人称普通班。其实我不该读这所学校的,可因为听见了自己的父亲说了句:“女孩子就应该要好好在家做家务,然后嫁出去就够了,不用去读什么书和做什么英雄的,在家听我们的就好。”,而一气之下我直接和父亲吵了起来,和父亲说要读雄英,母亲也看到了我的执着后,偷偷帮我报了雄英,也是那一次乖巧顺从的我和父亲第一次为了小事而吵了起来。


能读普通班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同学很好,老师人也不错,学校也没让我后悔进的,但要说一生最后悔的还是我家,为什么我前世会选这地方而出生!难道是我前世做错什么事情?不然为什么我会来到这种鬼家庭!


现在我又面临一个巨大尴尬的问题了,那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父母早就帮我定了娃娃亲,这不尴尬,尴尬是在对方居然是1年A班的爆豪同学!什么鬼缘分!是不是他早就知道他娃娃亲对象是我,不然为什么一向来脾气不好的他在我不小心撞到他的时候,他居然没骂我,只是扶了我起来,之后就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


他绝对是知道的吧!不然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不反对吗?为什么?不问问为什么要定下娃娃亲吗?不讨厌吗?


你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爆豪,他人也正好也盯着你这边看,就这样我盯你,你盯我的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耳边只有坐在旁边的大人们聊天声而已。


母亲吃了一口蛋糕,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家好友光己说道:“我女儿就是这样害羞的,光己不用担心这么多啦。”


“我不是怕这个,我怕的是他们都不认识彼此,而且我这个儿子的脾气很不好,我很担心你女儿跟我儿子一起会受苦。”光己拍了拍爆豪的头,爆豪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盯着这里看。


光己阿姨!太感谢你了!还有...爆豪同学...讨厌我也不用这样一直盯着我这看吧...


“说什么呢,不是有先婚后爱这种说法嘛,而且这也不是我要的,这是我先生的指令。”


父亲的指令?!


你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不知为何那股恨已慢慢地给扩大了,手也开始握紧了起来。


我果然是越来越讨厌呆在这个家了,能逃吗?不能的吧?他们就像是监视器,知道我在哪,我在干嘛,所以我哪都逃不了。


“是你先生的指令,那就难办了。”光己开始苦恼了起来,她完全没想到是她好朋友丈夫的指令。


“妈,我去上厕所一会。”


“嗯,去吧。”


得到母亲的允许后,你赶紧跑去厕所避难。


“跑这么快干嘛,真的有这么急?”


光己碰了碰風羽的手问道:“你最近在那男人家还好吗?他还和以前一样?”


風羽点了点头,但又突然摇了摇头,“现在的他完全是走火入魔,根本不可能抵抗得了。”


“走火入魔了!那还不离开他!”光己所不可置信地看着風羽。


“不能的,他完全就像个GPS,知道我的行踪,我逃不了的。”風羽只是笑了笑地喝着茶。


“可是!”


“吵死了!在老子耳边一直吵,当老子不在嘛!”爆豪一脸像要炸了这整个咖啡厅一样,手中在那放“鞭炮”。


“你这...”


“老太婆!听老子说完话再打!”爆豪用左手挡住不让光己打到自己后继续道:“刚才老子一进来就发现很不对劲,之后你和老太婆说的话,我就知道了两件事。”


“第一,你的家庭关系很不好,老太婆说的“那男人”是你的丈夫吧,你丈夫不用看就是个疯的吧。”


“第二,你那蠢女儿是被逼的吧,完全不是她想要的吧。”


光己是生平第一次不想打爆豪,然后还想他继续说下去。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爆豪把左手放了下来。


“你那蠢女儿叫风川 鹤对吧。”


————

作者有话想说:昨天不知为何家的线突然坏了,所以让我没事做就突然一直写下去了,当然线今天叫人家修了,好回了,之后的作者有话想说应该不会写在文章下面了,会放在别的地方(啥地方?

Nadeshiko Inwasaki💓

随想.

俞敏洪上了热搜。

他这次并不是因为他的新东方上了热搜,而是一段对女性的看法:


“中国女人挑选男人的标准是要男人会赚钱,至于良心好不好不管,所以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了国家的堕落。”


我第一次看到这段话,第一反应是:WTF?!什么逻辑啊?!

但是我后来又看到他澄清:


“我想表达的真正意思是:一个国家的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女性素质高,母亲素质高,就能够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男性也被女性的价值观所引导,女性如果追求知性生活,男性一定会变得更智慧;女性如果眼里只有钱,男性就会拼命去挣钱,忽视了精神的修炼。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才疏学浅,我还真的没看出来这两段话有啥区别...

俞敏洪上了热搜。

他这次并不是因为他的新东方上了热搜,而是一段对女性的看法:


“中国女人挑选男人的标准是要男人会赚钱,至于良心好不好不管,所以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了国家的堕落。”


我第一次看到这段话,第一反应是:WTF?!什么逻辑啊?!

但是我后来又看到他澄清:


“我想表达的真正意思是:一个国家的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女性素质高,母亲素质高,就能够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男性也被女性的价值观所引导,女性如果追求知性生活,男性一定会变得更智慧;女性如果眼里只有钱,男性就会拼命去挣钱,忽视了精神的修炼。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才疏学浅,我还真的没看出来这两段话有啥区别。还是那个意思。


我从小听姥姥讲故事,她经常给说一些昏君的故事:

夏桀沉湎酒色,因为妹喜红颜祸水。

纣王穷兵黩武,因为妲己牝鸡司晨。

甚至杨贵妃都有罪?没有了她,安禄山就不会起兵叛乱?开元盛世就会持续更长时间?


“女子无才便是德。”

“小脚一双,眼泪一缸。”

“破衣烂衫媳妇穿,残羹剩饭媳妇餐。”

这是以前。

有的人会说现在不一样了,可是本质有什么区别?


综上所述,从古至今的女人都是让男人推出来背锅的。灭国了怪女人红颜祸水,出轨了说女人没本事看不住自己老公,娶不上媳妇嫌女方要彩礼多,从来不说自己不好。

可惜现在女人们觉悟了,自己有工作不愿意依附男人了,男人又开始跳出来说太物质了。


然而,俞敏洪他最严重的错误其实是以偏概全了。中国是有部分女性如他所说,但绝对不是所有女性都那样。


换句话说,男性也有那样的,但是让那部分男性不上进的也不一定是俞敏洪口中的那些女性。


我们家重男轻女,我妈妈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她结婚以来就没有上过班。我和姐姐两个女孩,还有两个弟弟。有一天,我知道了姐姐不是亲生的,姐姐回到了她父母身边,而我问她为什么,她说:

“我爸妈他们没有因为我是女孩对我有什么看法。


“在你们家,你爸爸给我们灌输的思想是不该出生。


“在你们家,我的思想是男尊女卑。什么错都是我们女孩的,什么锅都是我们背,他们不去找自己的原因。


浓缩成一句话就是:我怕被家风影响。


我喜欢的男生,他知道我家重男轻女,我记得他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生下来就要负起责任。


“我就是这样想的:不管男孩女孩,就要一个孩子,就对他(她)好一辈子。


“男孩女孩能咋的啊?


“有一些家庭是真的只想要男孩,但是假如生下来的是女孩也应该对女孩好。


“真的,一个男人要是没有责任心,他就是个废物。”

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很赞同:一个男人要是没有责任心,他就是个废物。


总之,要从自身找原因,无论男女。

并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像俞敏洪所说的那样,不会导致国家堕落!不是什么错误!


吃鲸鱼的宇宙人
《人间中毒》:脱离秩序的军中爱...

《人间中毒》:脱离秩序的军中爱情,颠覆尊卑的男女关系

《人间中毒》虽然在剧情、面瘫女主的僵硬演技还有矫情台词设计等方面槽点满满,但其以战争为背景的设置却精准地表现出了故事的精髓离不开“秩序”二字。

古语有云,军令如山,可见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而军人强壮的体魄和勇敢无畏的气概都是绝对的男性特质,因此,这里的秩序不仅仅指军人必须遵守的森严等级和严格秩序,更是男尊女卑社会秩序中女性的绝对盲从。

戏中男主角金镇平是从越战归来的英雄军官,表面上得到了上级的欣赏重视以及享受着所有部下的阿谀奉承,但这些华丽外表的背后却是夹杂着私人关系的特别照顾以及虚伪的恶语中伤。事业上,他明明有着显赫的军功,但作为...

《人间中毒》:脱离秩序的军中爱情,颠覆尊卑的男女关系

《人间中毒》虽然在剧情、面瘫女主的僵硬演技还有矫情台词设计等方面槽点满满,但其以战争为背景的设置却精准地表现出了故事的精髓离不开“秩序”二字。

古语有云,军令如山,可见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而军人强壮的体魄和勇敢无畏的气概都是绝对的男性特质,因此,这里的秩序不仅仅指军人必须遵守的森严等级和严格秩序,更是男尊女卑社会秩序中女性的绝对盲从。

戏中男主角金镇平是从越战归来的英雄军官,表面上得到了上级的欣赏重视以及享受着所有部下的阿谀奉承,但这些华丽外表的背后却是夹杂着私人关系的特别照顾以及虚伪的恶语中伤。事业上,他明明有着显赫的军功,但作为上级女儿的妻子又让他处于莫名的尴尬位置,没有爱情的婚姻不过是一个无情的军事命令,就连繁衍子嗣也成为了必须按部就班完成的一项任务,可见,金镇平与其妻子的婚姻关系并没有独立于其事业之外,正因为此,甚至在这段婚姻关系中妻子的地位是凌驾于他之上的。

金镇平无疑是一个充满阳刚之气的军人,当她遇到了温柔如水的女主角钟佳欣,很快堕入情网。可悲的是,他在自己认定的爱情里依然无法占据主导地位,反而再次颠覆了影片背景中树立的男尊女卑的表象,在两人的关系中再次成为被动的无助的那一方。

仅以本片背景为研究范围,金镇平和钟佳欣的情感关系无疑是扭曲的,我甚至不敢断定二人之间的情感能够称为相爱,而不是在无依无靠出境下的随手相依。之所以扭曲,一是双方均为有伴之人,这样的行为就算是在现代,依然是不可原谅的偷情行为;其二,对于这样的军中环境,背叛二字更为敏感,何况牵涉到的还是上级之女;其三,前面提到本片内在背景是男尊女卑,而金镇平和钟佳欣的关系却是明显的女尊男卑。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扭曲关系是隐形的,观看影片的故事脉络,我们从未看到金镇平在众人面前公开或者明显地失去优势,甚至于给人以与生俱来的高人一等的领袖气质。他的卑是深深隐藏在其淡漠表情之后的,唯有在钟佳欣面前,才会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在双方都有牵绊的情况下,这段脱离了秩序的关系本来就是摇摇欲坠的,丑闻的曝光必定是必然的,而金镇平的爆发不过是个偶然,因此,比起为了喜剧收场而生硬地制造一个让剧情更难以接受的结局,死亡无疑是最好的下台阶。

这部影片整体来说是压抑的,我想很大一个程度上取决于片中所有人物的反映都是阴暗面大于积极面。光明磊落,一身正气……提起军人,我们应该是要恨不得把世界上最正义凌然的词都用在他们身上的,可惜,在这部围绕着伦理道德做文章的影片中,这些本应自带光环的主角们竟是两面三刀的嘴脸。无论是人前人后表里不一的笑面虎还是色心凸显的高级军官,他们要不就是如此可恨,要不就是金镇平般如此可怜。而影片中的女人们呢?趋炎附势,肤浅聒噪,醉心于勾心斗角和言语诋毁,但别忘了,她们是如此地喜爱华尔兹,她们旋转着跳着这样浪漫自由的舞蹈,可是又有谁是真正拥有美满爱情的呢?不过都是一群被困在牢笼为形势所趋而逐渐形成如此人格的可怜女人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