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男指亚

63浏览    3参与
影落夜雨

【男指亚】发烧

一点自己的想法(?)

我是辣鸡(确信)

超级短小()

ooc慎×


“…情况就是这样。再不去实施抓捕的话,难保嫌……”

眼前的画面突然摇晃,亚修感觉眼前突然一黑,身体控制不住地倒向地面。恍惚间,他听见指挥使充满慌乱的一声“亚修!”

黑暗。​

等到亚修找回了些神智的时候,鼻息间充斥着的是医院中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

​身上没有力气,头在痛,耳内在痛,喉咙也在痛。好冷。盖着的被子十分厚重……又好热。

心脏还跳得很起劲。

……上次出现这种感觉,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笨蛋老爹接到的委托有时候会很难办,或许会拖上几天才能...

一点自己的想法(?)

我是辣鸡(确信)

超级短小()

ooc慎×

 

 

 

“…情况就是这样。再不去实施抓捕的话,难保嫌……”

眼前的画面突然摇晃,亚修感觉眼前突然一黑,身体控制不住地倒向地面。恍惚间,他听见指挥使充满慌乱的一声“亚修!”

黑暗。​

等到亚修找回了些神智的时候,鼻息间充斥着的是医院中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

​身上没有力气,头在痛,耳内在痛,喉咙也在痛。好冷。盖着的被子十分厚重……又好热。

心脏还跳得很起劲。

……上次出现这种感觉,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笨蛋老爹接到的委托有时候会很难办,或许会拖上几天才能回家。明明走之前还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告诉自己“等我晚上回来,给亚修带好吃的”,结果到了深夜还不见踪影。

等候在桌前的亚修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宿,​第二天发了高烧。

亚修勉强撑着自己找到了家中备的药品,​吞服后倒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不慎从床上滚下。

最后怎么样了?——亚修不记得了。

记忆中只剩下些残留的感觉片段。

地板很凉。很冷。很痛。也很热。

​很难受。

​除了身体上的不适之外,…还有一种冲动,想流泪的冲动。

​还好自己这次是在案件接近尾声的时候出问题的,…但就算这样,也不知道指挥使那个笨蛋能不能协助好警/方。

……真是糟透了。

​病房的门突然发出了轻微的声响,亚修察觉到有人蹑手蹑脚地走到自己旁边,轻轻坐在了枕头旁边,小心地扶起自己,让自己靠到了他的怀里。

“怎么还是这么烫……不是已经打过针吃过药了吗,问题不会很严重吧……案件的收尾工作都做完了诶。”

指挥使用嘴唇试了试亚修额头的温度,忍不住小声念叨。

亚修悄悄睁了眼。视线范围内,指挥使衣角上在现场碰上的灰还没有拍掉。

下次应该告诉他​结束工作后先把自己整理好……

亚修眨了下眼,眼球传来的感觉略有些刺痛。​指挥使丝毫没有发现亚修早已醒转,还在轻声嘀咕着些什么。

好像……比被子里暖和一些。

什么时候自己也沦落到被笨蛋指挥使担心的地步了?​

真是逊爆了。

困意袭来,亚修闭上了眼睛。​

影落夜雨

【男指亚】亚修的侦探助手养成计划

我想要头像框呜呜呜

ooc慎

谁教教我亚修怎么骂人呜呜呜

思考要不要把案件的部分也码出来(……)

不怎么看侦探小说全都是bug欢迎指出()

私心男指亚×



从警局做完笔录出来,我不由得长出一口气。不说别的,单是气氛就有够吓人的了。

亚修倒是面色如常,略嫌弃地看了我一眼,却意外的没有说什么。

亚修好像心情不大好。我落后一步看着他。

案件中,死者缇娜私下制//毒,凶手布鲁是她的搭伙人兼客户。现场被亚修发掘出的线索指向十分明确,特别是找到尸/体后,当场便可宣告结案。扫尾工作不需要我们的协助,因此我们可以先行离开。

冬渐深,吹过的风愈寒冷,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亚修的手套好像很薄来着?我突然想到。

在现场时,亚...

我想要头像框呜呜呜

ooc慎

谁教教我亚修怎么骂人呜呜呜

思考要不要把案件的部分也码出来(……)

不怎么看侦探小说全都是bug欢迎指出()

私心男指亚×







从警局做完笔录出来,我不由得长出一口气。不说别的,单是气氛就有够吓人的了。

亚修倒是面色如常,略嫌弃地看了我一眼,却意外的没有说什么。

亚修好像心情不大好。我落后一步看着他。

案件中,死者缇娜私下制//毒,凶手布鲁是她的搭伙人兼客户。现场被亚修发掘出的线索指向十分明确,特别是找到尸/体后,当场便可宣告结案。扫尾工作不需要我们的协助,因此我们可以先行离开。

冬渐深,吹过的风愈寒冷,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亚修的手套好像很薄来着?我突然想到。

在现场时,亚修为助我站起身而扶了我一把,他手上的冰凉隔着手套也能清楚地感觉到。

有没有办法能让亚修开心点呢?这时,我瞥见街角有一家饮品店。我有了个想法。


…没想到花的时间有点长。

等我端着两杯热可可找到亚修的时候,果不其然,对上的是他多云转阴的脸色。

他冷笑一声,“能将异想天开的想法不计后果地付诸实践也是你的特点之一。我可不像你,那种东西对我一点用也没有。”亚修迈开脚步,“快点,你已经耽误很久了。”

“诶诶亚修——慢点慢点。”我快跑两步堵到他面前,把其中一杯热可可递给他。

亚修停下了脚步,看了热可可一眼,没有一点想要接下的意思。

“拿着嘛,反正已经买下来了呀。”我决定选择性无视亚修变黑的脸色,眼一闭心一横,强行把杯子塞到了他手里然后跳开,“就算不喝——拿来暖手也是不错的嘛!”

烟气氤氲,稍稍隔开了亚修皱起眉的样子,他看起来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的疏远和冷漠,少了些锋利,黑眼圈又让他多了些疲惫的感觉。

平心而论亚修长得还挺好看的。我脑子里跑火车,端起手中的杯子灌了一大口。

舌头上和口腔内壁传来灼烧的痛感,我强忍着勉强咽了下去,又不慎洒了些杯中的液体出来。“——好烫!”

都不用看,我知道亚修肯定是一脸的嫌弃和不耐烦。“麻烦你有点自己有脑子的自觉,趋利避害是低等生物都有的基本反应,你是想用压制自己本能的方式来证明你比它们稍高些级别,还是干脆承认自己比他们更低等?”

话虽如此,亚修还是塞了张纸给我,又帮我拿过了杯子。

我一边伸着舌头呼气让风帮我冷却一下,一边胡乱擦了擦手上和嘴上的污渍。亚修看过来的眼神好像带了些嘲笑的意味。……啊啊,好丢人。我揉了揉脸,接过亚修递来的杯子。

“我从刚才开始就该独自走开,以免让路人把我和某个神经末梢间歇性链接正常的笨蛋联系在一起。”但现在你还是得和我一起去轻轨站。我想着,喝了一口热可可——没有刚才那么烫了。

亚修也喝了一口,抬眼看向我,“念在你在案发现场表现还不错的份上,我暂时可以容忍你和我走在一起。”

“那、这算是亚修肯定我了吗?”

“只是暂时而已——你差得还远着呢。”亚修咬着纸杯的边缘收回目光,声音有点含糊不清,“还得多谢你坚持不懈地在我这里积攒下的耐心。”

亚修稍低着头,看不清楚神色,但我感觉得到他的情绪实在不高。

“…是因为案件的缘故吗?”我这么想着,也这样问出来了。

亚修看着我,似乎有点意外的样子,我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前言不搭后语、格外突兀。正当我想说点什么补救时,亚修却收回了目光,直视前方。

“啊,是有点吧。”我听到他这样回答。

“呃,那个,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而且缇娜如果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危害到更多的人,所以——”

…所以什么?我发现自己连这样干巴巴的安慰也说不下去了。我们并不知道她的过去,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道路、招致这样的结局。

人的生命过于脆弱,几升的出血量就足以致命。在她的确违法了的同时——在这起案件中,她是“死者”。亚修找出了杀害她的凶手,不知她是否可以死而瞑目。

这起案件侦破,凶手替死者负责。但是——在黑门事件中丧生的死者们,该为之负责的凶手又是谁呢?不管生前是好是坏,死后的他们……可是黑门事件伤亡的、触目惊心的数字啊。

在案发现场,我看到亚修透过窗户远远地凝望沦陷区的目光。那时候,他又在想些什么呢?

我下意识地看向亚修,却发现他正在看着我。我脚步一顿,喝了口热可可压惊。

甜味在舌尖融化,蔓延至整个口腔,的确让人感觉轻松了些。

“思维漫无目地过分活跃并不是件好事。”亚修开口,“你本来的目的,是想安慰我的吧。”

热可可见了底,我心里有点说不清楚的情绪,把空杯子扔进了路旁的垃圾桶,没有搭话。

“如果你的抗压能力比我预估的少了那么多的话,那我需要重新考虑一下,是否再同你共同经手以后可能出现的案件了。”亚修的视线似乎从我身上移开了。

“诚然,侦探在案件发生以后才站出来,尽力透过一切错综的信息,锁定贯穿'因'与'果'的链条。只能做到事后补救、或许补救也无济于事,的确感觉很糟。”亚修突然笑了一下,“但是——又有什么规则束缚我们,一定只能从'果'摸索到'因'呢?”

空了的杯子被亚修以完美的抛物线精准投进垃圾桶,我转头与他对视——他眼中有我熟悉的锋芒与难得一见的张扬,“黑门事件是'果'——或者说是还未成熟的'果',如果能由此找出'因'的话,说不定能阻止更坏情况的发生。”

“更坏的……情况?”我跟着重复,好像抓住了什么——又仿佛只是我的错觉。

“啊,算是侦探的直觉吧。黑门事件只能算是开端,我有预感,这会是一盘极为庞大的棋局。”

“亚修这样说,是想以一己之力守护整个世界吗?”我努力跟上亚修,试图猜测。

“多少分点脑子认清你的谈话对象。我还远不及那种程度的自大。”亚修否认了我的说法,“我想守护的……只是己方的执棋手罢了。”

“诶?”难道是晏华或者安托涅瓦吗?

亚修看了我一眼,没再多做解释。收回目光,正视前方,他的手凌空一握——像是在对什么宣战。

“看着吧。”他说。


影落夜雨

【男指亚】

不想思考名字.JPG

男指一米八×

背景是神棋最后一天×但是很久没走过了记不得这天还有没有其他任务……

呜呜我不会亚修骂人呜呜我想看亚修骂我(?)

设定两人交往中×

ooc慎()

男指亚

不想思考名字.JPG

男指一米八×

背景是神棋最后一天×但是很久没走过了记不得这天还有没有其他任务……

呜呜我不会亚修骂人呜呜我想看亚修骂我(?)

设定两人交往中×

ooc慎()

男指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