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男生

49万浏览    26393参与
糜瑶

莫言沙洲冷

  看着少年躺在床上安静的模样,梅冷洲挥去心头的慌乱,把甩干的衣服拿出来挂在阳台的晾衣杆上。

    又把少年需要的便器和水杯准备好放在床头,轻声道:“有需要叫我。”

    少年搂着大狗,乖乖的点头,又把手机拿出来还给他:“你的手机。”

    “谢谢。”男人道谢,拿着手机走回自己的床上躺下,默默数着山羊,闭眼睡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刚亮,梅冷洲睁眼就见少年翘着一条腿要下床,连忙下床去扶他:“你要做......

  看着少年躺在床上安静的模样,梅冷洲挥去心头的慌乱,把甩干的衣服拿出来挂在阳台的晾衣杆上。

    又把少年需要的便器和水杯准备好放在床头,轻声道:“有需要叫我。”

    少年搂着大狗,乖乖的点头,又把手机拿出来还给他:“你的手机。”

    “谢谢。”男人道谢,拿着手机走回自己的床上躺下,默默数着山羊,闭眼睡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刚亮,梅冷洲睁眼就见少年翘着一条腿要下床,连忙下床去扶他:“你要做什么,我帮你。”

     “大便——”少年红着脸回答。

     “我抱你过去。”梅冷洲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弯腰把少年抱起来带进卫生间。

     “需要我帮忙吗。”看少年站立不稳,他下意识的看向少年的裤子问道。

     “不用不用,我可以,你先出去。”

    季莫言红了脸,有些埋怨男人的不懂事,上厕所这种事怎么能让人旁观。

    见他确实没问题,梅冷洲这才放心出了卫生间,拿出昨晚剩下的饭菜,放进微波炉,又掏出手机给少年点了一份营养粥和点心。

     “小家伙你好了没有。”看了看时间,少年进去了好一会儿,还没有好吗。

     “马上,你等一下。”

     季莫言扬声回答,心里再一次唾弃男人:“真是的,一直问什么,老男人!”

     终于收拾好自己,仔细把马桶擦了一遍,冲了两次确保没有任何异味后,这才打开门喊道:“我好了。”

     梅冷洲走过来,自然的抱起他,这两天已经习惯了少年柔软温暖的身体,抱起来心跳虽然不怎么好控制,可感觉很不错,让人心情愉悦。

    少年很轻,至少自己抱起来没有觉得沉。

    “你在笑什么?”见他嘴角微扬,季莫言问他。

     “没什么,心情不错而已。”

      把少年放在床上,固定好受伤的腿,梅冷洲热的饭菜也好了。

     快速吃完饭,换上干爽的衣服,他点的营养粥和点心也到了,把东西拿进屋,梅冷洲向少年告别:“我得回去处理一些事,很快就回来,有事记得打我电话。”

     少年没什么精神的点点头,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见他睡了,梅冷洲没有耽搁,找到护士长请帮忙多注意一下少年。

    护士长点头答应,高级病房本身就有这一项,每隔一个小时候就会查房的。

     梅冷洲下到停车场,正准备开车出停车场,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

     那人拦在车前,一双阴郁的眼睛瞪着他,阴沉沉的开口:“梅冷洲,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了,找到新的情人了,口味变了,不喜欢猛男,喜欢小受了。”

    梅冷洲抽了几张湿巾,开门下车,抬手把他推开:“别碰我的车,脏!”

   说完用湿巾把自己的手仔细擦了一遍,又把车子被碰到的地方擦了擦。

    男人脸色难看:“你什么意思,从前和我接吻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是吗,从前我也脏,现在干净了,不想再碰脏东西很奇怪吗?”梅冷洲冷笑道,眼神里全是厌恶。

    “你找打是吗?”男人愤怒的说着,抬起拳头就要打人。

    梅冷洲一拳砸在男人脸上,砸的他鼻血长流,收回手捂着自己的鼻子,男人痛的说不出话来。

    狠狠一脚踹出去,坚硬的皮鞋底在踹在男人头上,把他踹倒在地。

    见他倒在地上双眼迷蒙,梅冷洲挫了挫鞋底,一步一步走过去蹲下:“十年前我就说过,不要在让我看见你,现在懂我的意思吗?”

    “哈哈,不愿意我出现,是不是因为怕我在你的小情人面前揭穿你啊,他看起来好像还是未成年,你现在和当年的我有什么不一样?”

   男人笑起来,糊了血的脸看着特别恶心。

    梅冷洲站起来,淡淡的看着他:“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哄骗无知少年,也不会强迫他,我有的是时间和金钱供养他好好生活,不需要像你一样肮脏。”

    “我脏,你还不是曾经匍匐在我身下。”男人笑起来,得意洋洋。

    “我有没有匍匐在你身下,你不是很清楚,什么时候太监也能当男人了?”

   梅冷洲挑眉弯腰,讽刺的看着那人:“我十几岁的时候不懂,现在都要三十了,你以为我有什么不懂的,硬不起来的男人,也叫男人~?”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压过你!”男人不甘示弱。

    “所以呢,你要怎么样?”梅冷洲玩味道。

     “给我一笔钱,我就消失,不会再出现!”男人瑟缩一下,想到十年前被梅冷洲暴打的回忆,咽下了很想出口的话,换了条件。

    梅冷洲没有理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小黑,是我,帮我找人做笔生意,把一个人给我处理掉,一百万,照片随后发你!”

    说完挂了电话打开拍照功能给男人拍了一张照片。

    男人大惊:“你要干什么?”

     梅冷洲冷冷撇了他一眼:“我这个人,不喜欢被人威胁,有钱给你拿去消洒等你以后再勒索我,不如花一笔钱让你消失更简单。”

     “你,你给我等着。”男人扭头就要跑。

     梅冷洲一脚踹在他背上,把他踹趴下。

     他连忙翻身回头求饶:“我错了,我不要钱了,真的,我马上辞职离开。”

     他只是想要梅冷洲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给他一笔钱,没想着要威胁他,更没想到梅冷洲会花钱让人要他的命。

    一直在外面胡混,他们这种人最知道每天都有很多人被生活逼的坚持不下去,,更何况,国内没有死刑,不过是吃半辈子牢饭,没有外债的还能给家人换一个下半生无忧,一百万足够一些穷人家庭很好的活一辈子了,没人会不做这笔生意。

     “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也不许你再在这家医院出现。”梅冷洲厌恶的说道。

     “是是,我马上走,马上走。”男人狼狈的爬起来,快速的跑出停车场。

     现在不是十年前了,用武力他打不过,谈感情梅冷洲明显没有,如果真有人接了这单子,自己的小命觉对不保。

     见男人跑走,梅冷洲回到车上,一脚油门冲了出去,早晨的阳光温暖宜人,压在心头十年的阴霾随着那人不堪一击的状态,烟消云散。

小度是谁

  狂飙里面看到的觉得好搞怪但是又忘记这是哪两个哥了

  狂飙里面看到的觉得好搞怪但是又忘记这是哪两个哥了

糜瑶

莫言沙洲冷

  “哎呀,你干嘛计较这个,别在意这个称呼,你先说你家还有谁啊。”季莫言挥挥手。

   “没人,只有我一个,父母很早就去世了,给我留了遗产,十几岁开始就是我自己。”

    梅冷洲也不想多说,他问就回答。

   “那你和我一样哎,我也是,十岁那年爷爷奶奶死了,就被接了出来,一个人住,他们给我请了保姆和家教,那个保姆一直欺负我,他们也不管,后来我就想办法把那个保姆打跑了。” 少年笑眯眯的说。

   “所以你才不喜欢护工,一定要我把她换走?”梅冷洲这才......

  “哎呀,你干嘛计较这个,别在意这个称呼,你先说你家还有谁啊。”季莫言挥挥手。

   “没人,只有我一个,父母很早就去世了,给我留了遗产,十几岁开始就是我自己。”

    梅冷洲也不想多说,他问就回答。

   “那你和我一样哎,我也是,十岁那年爷爷奶奶死了,就被接了出来,一个人住,他们给我请了保姆和家教,那个保姆一直欺负我,他们也不管,后来我就想办法把那个保姆打跑了。” 少年笑眯眯的说。

   “所以你才不喜欢护工,一定要我把她换走?”梅冷洲这才反应过来,他为什么非要自己辞退护工。

   少年点头:“对啊,我跟你说,有些保姆哈护工的,都坏的很,会虐待人,欺负老人和孩子,没人发现就算了,被人发现了就说老人脾气不好,小孩调皮自己弄的。”

     想到很多新闻上报道关于保姆和护工虐待病人老人孩子的新闻,梅冷洲不敢想少年还是孩子时被怎么样对待的,心里对他又多了几分怜惜。

     慢慢吃着东西,很快外卖小哥又送餐上来,依然放在门口留下话就走了。

    梅冷洲出去拎了进来,发现分量是真的足,足够他明天早上做早餐还有剩余的。

    默默把剩下的饭菜装好,明天早上放进微波炉热一下继续吃。

    他吃饭的时候少年一直在玩手机,现在他需要和少年好好商量,怎么拿回自己的手机,给自己搞一套干爽的衣服回来,或者请医院的临时工过来帮他把衣服拿出去烘干。

    季莫言一边刷手机一边用余光看他,见他在屋里来回走动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好笑的问:“你不睡觉吗?”

    梅冷洲见他开口连忙道:“我手机还我吧,真的有用。”

    “你还是想换衣服啊,明明拿出来晾干就能穿了啊,你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季莫言故意说道,看他赤裸着上身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也挺养眼的,这么好的身材,不看白不看。

    “我睡像不好,怕伤到你。”梅冷洲无奈的解释道,他确实很像和少年睡一起,尾随了人家一个月,怎么可能没有想法,可现在对方是个伤患,自己睡觉确实有点坏毛病,万一让他伤势就不好了。

     他不肯就范,季莫言也不强求,男人好像不太能逗。

    不过,这屋子空荡荡的让自己住是不可能的,他转了转眼睛,抬手按下床头的服务按钮。

    很快就有护士走了进来:“您好,需要什么帮助吗?”

    少年笑眼弯弯:“小姐姐,能不能帮我这里加一个床,我朋友今天陪护,可我这不够睡。”

   没有女生能拒绝帅气可爱少年的要求,护士立马点头:“好的,我们有专门为陪床准备的床位,这就给您送进来。”

     “谢谢小姐姐。”季莫言再次道谢。

      护士捂脸退了出去,听到关门声,躲在卫生间的梅冷洲才走了出来。

      “你对医院好像挺熟。”梅冷洲看着少年红润的脸说道。

     “哎呀,习惯就好,住的多了自然就熟了。”

 季莫言随意挥手,说完又躺下了。

     门有人敲门,随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您好,我是来送床的,麻烦开一下门。”

      “粥粥,麻烦你开门呀。”季莫言笑着伸手。

     梅冷洲过去开门,一个穿着制服戴着口罩和帽子的医院工作人员推着一张折叠床进来,还帮着把床撑了起来。

    弄好床他就走了,全程没有一句废话,梅冷洲却有些心神不宁。

糜瑶

莫言沙洲冷

  洗完澡之后,梅冷洲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换洗衣服,脱下来的衣服已经习惯性的丢进洗衣机里洗上了,VIP病房里的洗衣机好像没有烘干功能,自己的手机还在小孩那儿。

    犹豫良久,他还是找了浴巾给自己裹上走了出去,拿到手机找跑腿小哥给随便买一套就是。

    装作没事人一样裹着浴巾出来,他走到病床前伸手:“我的手机。”

    季莫言看着他还带着湿气的手,男人修长白皙的手好像不是很大。

   他直接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比了比,成年男人的手居然比自......

  洗完澡之后,梅冷洲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换洗衣服,脱下来的衣服已经习惯性的丢进洗衣机里洗上了,VIP病房里的洗衣机好像没有烘干功能,自己的手机还在小孩那儿。

    犹豫良久,他还是找了浴巾给自己裹上走了出去,拿到手机找跑腿小哥给随便买一套就是。

    装作没事人一样裹着浴巾出来,他走到病床前伸手:“我的手机。”

    季莫言看着他还带着湿气的手,男人修长白皙的手好像不是很大。

   他直接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比了比,成年男人的手居然比自己纤细了那么一点,有些弱的样子。

     梅冷洲心跳快了两拍,抽回手:“手机,不是手。”

     “手机啊,早说嘛。”季莫言坏笑,摸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梅冷洲无奈:“不要闹。”

    “没有啊,你不是要手机吗,给你了呀。”小孩扮鬼脸。

     梅冷洲苦笑,拍了拍身上的浴巾:“我要让跑腿小哥帮我带衣服过来,不要闹好不好。”

    “为什么要带衣服,你晚上又不出去,甩干了拿出来晾起来,明天就可以穿了呀。”

    “对了,我点了外卖,等会就送来,请你吃小龙虾吧。”

     梅冷洲只能点头,没一会儿外面就响起敲门声,然后一个男生的声音跟着响起来:”你好,您的外卖已送达,按照您的要求放在门口了,请五星好评哦,谢谢。”

   等到门外脚步声远去,梅冷洲围着浴巾开门把东西拎了进来,几个超大的盒子沉甸甸的压手,他提起来看了看,包装的很严实,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不过热气很足。

   ”别看了,还不快点打开吃了,凉了不好吃。”季莫言催促道。

    梅冷洲听话的打开包装,一摞黑色的盒子挨个打开,小龙虾,排骨,红烧肉,猪脚……全是肉。

    他放下筷子看向小孩:”你还是把手机还我,我自己点好不好。”

     ”你不喜欢吃肉?”季莫言有些惊讶,这大个子不吃肉是怎么养出来的。

    ”不是不吃,是你点的全是肉,没有素的,我比较喜欢荤素搭配。"

     抱歉的笑笑,季莫言掏出手机又点了几份素材和一个汤:”你等一下,很快就来了。”

    ”你点菜的动作很熟,是经常点吗?”梅冷洲拿起一份米饭问道。

   ”对呀,我不会做饭,家里也没人,只能吃外卖了。”季莫言可怜兮兮的说道,狗狗眼特别的无辜。

  梅冷洲瞄了一眼自己被他绑架的手机:”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出去,你害怕?”

    季莫言继续点头,坦诚的好像一直霸占手机的那个不是他一样,眼睛继续等着梅冷洲:”你今天不会走的吧。”

    ”你害怕医院,不喜欢护工,是因为被护工欺负过吗?”想到他对护工 的抗拒,他下意识的想到这点,不负责又有点钱的父母大多会吧孩子交给保姆照顾,生病了也只是请护工,至于孩子会不会被护工虐待,他们不会在乎的。

     "你怎么知道,也是被护工欺负过嘛?”

    季莫言放下防备的脸稚气未脱,好奇的眼光像极了刚出生的小动物,充满惊奇和探索。

     “算是吧。”梅冷洲不想多说什么,拿起筷子低头吃起来。

    季莫言就那么看着他,男人只围了一条浴巾遮住关键部位,上身赤裸,双腿修长,坐下来腹肌还是清晰可见,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

     “你家只有你一个吗粥粥。”他开口问道。

    梅冷洲抬头看了他一眼,吃着荤菜嘴上居然没有沾油,清爽干净,唇色粉嫩好看。

     “为什么总叫我粥粥,我比你大十岁,这么叫有点别扭。”

    梅冷洲抗议道,现在的小孩都喜欢叠叫大人的名字吗。

水木视讯
男生捡到流浪小猫养在宿舍外,吃饭时放帽子中萌翻众人,太可爱了
男生捡到流浪小猫养在宿舍外,吃饭时放帽子中萌翻众人,太可爱了
水木视讯
男生骑电动被豪车撞倒,等待交警时竟笑出了声:还是大城市机会多
男生骑电动被豪车撞倒,等待交警时竟笑出了声:还是大城市机会多
Ipop

chapter3 第一次相处(朴志训x男,介意勿进,瞎写,待续)

 “你没事吧今天,差点就摔倒了,成为第一个体育课摔倒的明星。”

 “滚滚滚,没事了,只是今天突然间运动量太大了,本身体质也不好,快打饭吧,别废话。”身边总有几个喜欢抓着你出丑的事情不放的朋友,每次当你想忘掉这些事情的时候,总会准时准点地提醒你。

 饭堂的饭菜还是一如既往的千篇一律,让人无从下手,一边挑选的过程中,身旁的顾康又在我耳旁叽叽喳喳。

 “你不知道,虽然你遗憾不能成为摔倒的大明星,但是你还是成为了万千少女羡慕的对象。”顾康故意把语调升高,强调着他想告诉我的东西。

 “羡慕什么?我寻思我也没干什么啊,又没有中百万奖金,有什么好......


 “你没事吧今天,差点就摔倒了,成为第一个体育课摔倒的明星。”

 “滚滚滚,没事了,只是今天突然间运动量太大了,本身体质也不好,快打饭吧,别废话。”身边总有几个喜欢抓着你出丑的事情不放的朋友,每次当你想忘掉这些事情的时候,总会准时准点地提醒你。

 饭堂的饭菜还是一如既往的千篇一律,让人无从下手,一边挑选的过程中,身旁的顾康又在我耳旁叽叽喳喳。

 “你不知道,虽然你遗憾不能成为摔倒的大明星,但是你还是成为了万千少女羡慕的对象。”顾康故意把语调升高,强调着他想告诉我的东西。

 “羡慕什么?我寻思我也没干什么啊,又没有中百万奖金,有什么好羡慕的。”

 “你今天可是趴在了他们喜欢的朴志训肩膀上啊!”听到这句话,我差点把碟子都弄掉了,刚刚的事情好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当时好像确实是看到很多人注视着我们,这该死的体育课。

 “走啊一起吃饭!”旁边的付泽川看到我们,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在这人挤人的饭堂找到三个人的位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人海中穿梭的时候,我突然留意到坐在门口旁边一个人。

 “他怎么就一个人?如果按照顾康的说法,这么受欢迎,他应该有很多fans才对啊。”

 “我找到三个人的位置了!”顾康给我们指了指大概的方向,我们也往那边走去,但是中途却有一个同学坐了其中一个位置,无奈出现了尴尬的情况。

 “既然这样,那不如我就去找他吃饭好了。”

 “没事,你们去吧,我去找别人。”我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赶紧过去,但他们疑惑的眼神中带着几丝犹豫,似乎在等我的进一步解释。

 “别管那么多,快去不然你们连位置都没了。”知道不可能问出来更多之后,他们头也不回地就这么走掉了。

 “这里有人吗?”他连头都没抬,只是摇了摇头示意没人。

 “看来是自作多情了,赶紧吃完走人吧,尴尬死了。”明明刚刚体育课的时候我们也算是朋友吧,至少是个同学,也不至于望也不望一眼,真是令人捉不透。

 难道数学好的都是怪物?

 过了几秒,我用余光瞄到他好像整个人愣了一下,慢慢转头望向我。   

 “是你啊?”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中有些诧异。

 “不然是谁,干嘛刚刚装作不认识我。”我故意发出有点生气的语气。

 “没,只是平时都是一个人,以为都是和以往一样拿座位的而已,就没太在乎了。怎么,还生气了?”说到这还故意用手肘怼了一下我,我也望向了他。我想任何人和他对视都会被他的这双桃花眼所狙击吧,恰好窗外照进来几缕阳光,让他的眼睛变得更加有神,像刚滴了眼药水的那个状态一样饱满闪亮,在阳光的照射下深褐色的瞳孔显得格外清晰,加上他的眼神又有一种自带的温柔,让人不得不深陷其中。这一次的对视和在教室的感觉完全不同,是因为光线吗?

 “我原来这么好看吗,看这么久?”他拍了拍我的脸,我才发现原来我盯着他的眼睛已经走神了一会,这该死的注意力,这该死的眼睛,他的眼睛是不是装了什么磁铁,还是那种专门吸我注意力的磁铁。

 “别自恋了,没……没在看你,吃饭吃饭,待会还得上去找老师。”他带着不屑的眼神摇了摇头,小声地笑了一下然后转了回去继续解决着他的午饭。

 我也随便扒拉了两口就准备走了,刚刚太大运动量加上没有什么胃口,剩下还有大半,看起来像完全没吃过。当我起身想要喊他一起走的时候,话都还没说出口,就突然感觉到手腕被拉了一下,整个人又被扯回到了椅子上。

 “你别告诉我你就吃这么一点?”他带着不解的眼神盯着我,以及我的午饭。

 “怎,怎么了……刚刚差点晕倒了之后不是很想吃东西,而且本身今天胃口就不好,就吃不下了。”我像是一个被审问的罪犯一样乖乖地坐在座位上回答着他的问题,动也不敢动。

 “不行,你起码要把菜和一半的饭都吃了,不然你下午低血糖晕倒了可没人管你。”从不解到训斥,原来只需要一个皱眉的动作。

 “你怎么像我爸一样……但是我不想吃啊。”看着面前的饭菜,着实是没有胃口。

 “不想吃也得吃,你就吃这么一点,绝对不行。”他的态度坚硬不仅体现在语气上,更体现在他抓着我手腕的手上,我感觉他能把我握淤血。

 “吃吃吃,那你得松手我才能吃啊。”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还没松手,连忙把手松开,自己手上已经有了一圈很明显的红印,他是真的很坚定地想让我吃完啊。在他的注视下,我完成了他的要求,才终于被放走了。

 从饭堂出来,感觉到外面已经起风了,操场上的大榕树被吹得沙沙作响,不时地被吹下来几片枯黄的叶子。起风之后吹走了阳光带来的温暖,所以体感温度也比刚刚似乎低了不少,昨天天气预报是说今天会变冷,但没说是中午就变冷啊,我的外套还在家里啊……我看着旁边穿着厚厚衣服的朴志训,心想着这个人还真会预判。突然一阵大风吹来,我连忙拿手挡风,侧过头的时候看到朴志训的刘海被风掀起,露出了他的额头,五官一览无遗,一双桃花眼之间伫立着高挺的鼻梁,原来没有刘海的他颜值一样这么耐打,怪不得这么多女生追捧他了。

 “走了,我去楼上找老师。”我拍了拍他,告知了一声。

 “嗯。”我看到他想开口说话但是最后又憋回去了,因为时间也差不多,我就没有问下去,于是转头就走了。

 “要不,”我听到背后有人喊了一声,我转过头去,“你把试卷给我我来告诉你怎么做吧?”说话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减弱,没想到朴志训也有不为人知的不自信的一面啊。

 “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了,我,我随便说说而已的。”他好像为刚刚的一时冲动开口开始感到有点后悔。

 “不用啦,我不介意你教我,但那个人希望我独自找他。”我指了指楼上办公室的方向,做出无奈的表情。朴志训也很快懂了我的意思,冲我笑了笑,我挥了挥手,他就回去课室了。

 上楼的时候,瞅见了不少人躲在墙观察着我和他之间的对话,这下子恐怕真的成顾康口中所说的那样了。想到这里,我更加快了脚步去办公室,从来没有这么一个时刻让我觉得办公室是一个这么安全的地方。

 当我拿着试卷从办公室回到教室,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可还是避免不了发出“吱呀”的声音。所有的窗帘已经被拉上,灯也被关掉了,只有剩下的几个同学还在提笔写着作业。

 “阿西,好累啊。”我揉了揉太阳穴,快步走去我的座位,将试卷放下,准备坐下的时候看到趴在桌面上已经睡着了的朴志训,一阵微风从窗缝中漏进来挑起了他的几缕头发,我弯下腰慢慢靠近他,用手戳了戳他软乎乎的脸,睡着的他少了那份生人勿近的孤傲,反而多了一份不为人知的乖巧。

 我转回去坐下,马上就趴下来抓紧时间休息,经过半天的折磨果然很快就睡着了。才一个中午的时间,气温骤降得很快,窗缝中吹进来的风也越来越大,没有外套的我只好裹紧自己单薄的校服长袖,但是却越睡越冷,身子也开始不自觉地颤着。

 “怎么这天说变就变啊……”

 当我意识到越睡只会越冷,准备起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往我背后盖了一层东西——是一件衣服。

 他把衣服盖在我的背后,用手把我的头轻轻地按回在桌面,帮我把帽子也顺便盖上。应该衣服是刚脱下来的,所以衣服特别暖,衣服的暖意慢慢渗入身体,刺骨的冷感也逐渐消失。

 我望着旁边的朴志训,“你不冷吗?”

 “比起你来说,我不冷,穿着。”他帮我把衣服再往上拉了一点,然后就回到了座位上。

 暖意一上来,困意也慢慢回来了,衣服上有一种很舒服的香气,有点像鸢尾花的香气,没有深究下去的机会,就已经睡着了……

糜瑶

莫言沙洲冷

  梅冷洲无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两人的年龄差距确实大了。

   “粥粥~”季莫言吃掉了所有的东西,满意的躺下,特别自然的指了指桌子上的包装袋。

   “你都吃完了?”梅冷洲惊了,自己买的可是双人份,小家伙一个人就吃完了!

   季莫言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皮,坏笑:“对啊,还吃撑了,你吃过没有,我帮你点外卖呀。”

   认命的丢掉包装,梅冷洲思考晚上要怎么办,睡沙发还是出去住,可把小家伙一个人丢在医院好像不太好。

    听到季...

  梅冷洲无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两人的年龄差距确实大了。

   “粥粥~”季莫言吃掉了所有的东西,满意的躺下,特别自然的指了指桌子上的包装袋。

   “你都吃完了?”梅冷洲惊了,自己买的可是双人份,小家伙一个人就吃完了!

   季莫言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皮,坏笑:“对啊,还吃撑了,你吃过没有,我帮你点外卖呀。”

   认命的丢掉包装,梅冷洲思考晚上要怎么办,睡沙发还是出去住,可把小家伙一个人丢在医院好像不太好。

    听到季莫言的话,他摇了摇头:“算了,我没胃口,今天不吃了。”

     “别呀,你把手机号给我,我帮你点,你请我吃粥,我请你吃大餐。”

    季莫言笑嘻嘻的,接着就朝他伸手:“把你手机拿过来,号码给我,咱俩顺便加个好友。”

   梅冷洲笑笑:“点外卖不需要用我手机号,你是想加我好友吧?”

    “那你肯不肯啊大叔。”季莫言笑起来。

     “大叔?”梅冷洲皱眉,怎么突然变大叔了,自己才28呢!

     “比我大十岁,叫叔叔很奇怪吗?”少年龇牙。

      “不奇怪,你是小孩你说的对。”

     梅冷洲无话可说,笑着默认了这个称呼,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有些期待的递了过去。

     季莫言拿着手机直接打开了聊天软件扫码,聊天界面干净的出乎意料,居然只有一条系统登录的信息,好友也没有。

     “大叔你怎么不聊天也没有好友,这个号不会是拿来骗小姑娘的吧,你这条件不至于啊。”

    季莫言一边说一边帮两个号操作加了好友,头像居然意外的合拍。

   一个骷髅,一个小丑。

    “咱俩还有点配哦。”季莫言晃晃俩人的界面,一样的干净孤单,都是对方唯一的好友。

    “小孩,不要说这种暧昧的话,你还太小,不合适。”

    梅冷洲苦笑,迷了心窍对一个刚成年的小孩有非分只想,勉强压制已经很难了,再被这么无意碰触,只怕自己忍不住。

   “对了大叔,我怕黑,你晚上在这里陪我吧,没地方睡咱俩睡一起,这床挺宽,都是男人也不用避嫌。”

    季莫言又开口说道,手在自己手机上不断点击着,然后又点了点他的手机。

    梅冷洲看着褪去桀骜后显得分外稚嫩的脸,喉结动了动。

     “梅冷洲你他妈是禽兽吧,自己经历过不堪,还想着拉别人下水,龌龊!”

     他在心里狠狠的骂着自己,眼睛却忍不住想要看少年。

     “别开玩笑,你不知道现在很多男人都喜欢男人吗,随便邀请别人和你一起睡,小心遇到禽兽。”

     骂完自己,他开口提醒少年。

     “那,粥粥你是禽兽吗?”少年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玩味。

      “你还是叫我大叔吧。”梅冷洲喉结滚动,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少年的嘴。

     那粉嫩柔软的嘴唇,和清冷的嗓音又勾起了他的欲望,让他渴望。

     “我下午刚亲了你呀,这算不算禽兽?”

      少年笑道,凤眼迷起,嘴角弯起,弯的尽头有一个小坑,有些醉人。

       梅冷洲哑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转移话题,有些僵硬的走向浴室:“我去洗个澡,你别玩了,好好睡觉。”

       “好的粥粥。”少年笑起来,鹅鹅鹅的笑声,像被捏了脖子的大鹅。

       狼狈的躲进浴室,梅冷洲快速脱了衣服,把自己丢在花洒下面,热水哗啦啦的浇在头上,让他火热的心冷静不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