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画家

124.9万浏览    9102参与
电烤芋头

来个手书预告

选曲《last reort》

软件 flipaclip

[图片]


选曲《last reort》

软件 flipaclip


凛澈

开腿女仆装什么的


斯哈斯哈~


Prise:“再看把你眼珠子抠了”

开腿女仆装什么的


斯哈斯哈~


Prise:“再看把你眼珠子抠了”

残叠葳蕤
想画成“粗暴小子”版的公募三人...

想画成“粗暴小子”版的公募三人组,结果我朋友说我画的像个乐队😭

想画成“粗暴小子”版的公募三人组,结果我朋友说我画的像个乐队😭

绿小呱
两个大宝贝,ww 14天的等待...

两个大宝贝,ww

14天的等待也不亏

两个大宝贝,ww

14天的等待也不亏

青果
真的想搞高跟鞋+女装 体位有参...

真的想搞高跟鞋+女装


体位有参考


明明很香可一直没人搞只好让我这个垃圾出手了 (*꒦ິ⌓꒦ີ)

真的想搞高跟鞋+女装


体位有参考


明明很香可一直没人搞只好让我这个垃圾出手了 (*꒦ິ⌓꒦ີ)

伊索普的乔纳森先生

史密斯夫妇式的生活方式

严重ooc警告⚠!


“早上好”

“早上好”

艾格已经坐在餐桌上享用早餐了,而甘吉才刚刚洗漱完下楼。来到餐桌前,拿起牛奶,看都不看一眼就把杯子里的牛奶倒了。而艾格则撑着头,微笑着看他

“好浪费哦”

“下次你应该把药瓶先藏好”

“我知道了,把死老鼠放进我帽子里的混蛋”

“彼此彼此”

艾格用餐刀切下一小块煎蛋放进嘴里,甘吉又去重新倒了一杯牛奶,再随随便便吃了两片面包。


早餐时间结束了,两人便开始做自己的事。


闲的没事,艾格就会去看甘吉训练。顺便躲一下甘吉故意打过来的球

“还挺灵活”

“无聊”

选了一个“好位置”坐下后,艾格便开始了他的报复,在甘吉的毛...



严重ooc警告⚠!



“早上好”

“早上好”

艾格已经坐在餐桌上享用早餐了,而甘吉才刚刚洗漱完下楼。来到餐桌前,拿起牛奶,看都不看一眼就把杯子里的牛奶倒了。而艾格则撑着头,微笑着看他

“好浪费哦”

“下次你应该把药瓶先藏好”

“我知道了,把死老鼠放进我帽子里的混蛋”

“彼此彼此”

艾格用餐刀切下一小块煎蛋放进嘴里,甘吉又去重新倒了一杯牛奶,再随随便便吃了两片面包。


早餐时间结束了,两人便开始做自己的事。


闲的没事,艾格就会去看甘吉训练。顺便躲一下甘吉故意打过来的球

“还挺灵活”

“无聊”

选了一个“好位置”坐下后,艾格便开始了他的报复,在甘吉的毛巾上撒了点氰化物。然后再若无其事地看甘吉训练

“辛苦了~”

艾格笑盈盈地把带着氰化物的毛巾递给甘吉,他看了一下,接着把毛巾扔到一边

“我还没用过呢,怎么湿了?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呢?我亲爱的大少爷”

“真没意思”

面对他的那点小心思,甘吉依旧习惯了,由他去吧


午餐时间,甘吉给他盛了碗蔬菜汤

“别挑食,你已经够矮了”

“谢谢,但我觉得我这样挺好”

艾格把蔬菜汤放到一边,直到汤凉了也没碰一下。

“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

“睡不着,出去走走”

“该不会是在和哪位可爱的少女约会吧”

“那你呢?”

“我在睡觉啊”

“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出去了?”

“秘密”

其实甘吉对他怎么知道的并没有兴趣,但还是应付他问了一下,即使他也知道艾格什么都不会说。

吃完午餐后,两人又去做各自的事


在收拾餐桌时,来收拾餐桌的小女仆注意到四周没人,便偷偷把那碗蔬菜汤喝了


“你不想休息一下吗?”

“不想”

“哦”

艾格脱下鞋子后躺在床上,一般他都会在午后睡一会儿。而甘吉则一天到晚都不会觉得累,精力很好

“你说,我睡着之后,是不是就不会醒来了”

“哼,可能会,在你睡着后,我可能会杀了你”

“那我很好奇,我会被怎样杀死呢”

“你要给个建议吗?”

“希望不要把我弄醒,否则你就完了”

“睡你的觉去”

甘吉粗暴地把门关上后,艾格脸上的笑渐渐消失,然后闭上眼睛。


等醒来时,是下午两点了。他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叫,只是烦躁地关上窗户。但又传来了敲门声

“吵死了”

“哟,你醒了”

“外面怎么这么吵?”

“有个女仆被毒死了”

“哦”

艾格伸了个懒腰,甘吉把他的发带解开,给他梳理略微凌乱的头发。梳着梳着,艾格看向他

“你去哪儿了?”

“训练”

这种问题,一天至少问三遍,但甘吉还是耐心回答他。头发梳好了就随意地绑个低马尾

“好丑”

艾格看了看镜子,无情的嘲笑着甘吉。甘吉也无所谓,这种事他本来就不擅长


到了夜晚,游戏才正式开始。

“开始咯”

“嗯”

艾格突然从餐桌底下掏出一把枪,并很快朝甘吉的脑门上开了枪,只不过没打到。甘吉也不甘示弱,也掏出枪对向艾格

端来晚餐的女仆被两人吓得不轻,而两人则乐在其中。

艾格趁甘吉不注意跑到了一个房间,不过一会儿甘吉也跟上来了。他躲在门后,等甘吉进来就朝他开枪

“噢,真狡猾”

“哈哈”

子弹依旧没打到甘吉,而是打碎了一个花瓶。窗户的玻璃也被打坏了,游戏仍然继续着。子弹没了,就用别的东西

艾格把枪丢到一边,顺手拿了一把剑,然后又躲起来。甘吉则不知道在哪里拿了把斧头,到处找艾格乱砍,路过的仆人被他们吓得魂都飞了。

“又去哪儿了?”

甘吉走了一圈,没注意到偷偷跟在他身后的艾格,正准备把剑刺向甘吉。他猛地一回头,成功躲开了,但边儿上的东西就没那么幸运了

“少爷!少爷!别玩了!”

老管家看不下去了,连忙跑上来制止两人

“诶哟,少爷啊,别再玩这么危险的游戏了,我个老头儿的心脏受不了啊”

两人对视,又看了一下周围的惨状。

“好吧,今天就这样吧”

艾格扫兴地把剑扔到一边,踩着碎瓷片和烂木块走出房间。甘吉也跟着出去了,留下老管家一人收拾残局

“少爷为什么要玩这么危险的游戏啊,这不是玩命吗”

老管家无奈地叹了口气


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有没有伤口,就算没有太严重的伤口,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小划伤什么的。

“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抱歉,我做不到”

说完还故意加重力度,艾格很想把手给收回来,奈何他力气太大了

“感觉怎么样?”

“舒服多了”

“但是不能杀死我,是不是很失落?”

“没错”

艾格笑了笑,搂着甘吉的脖子主动亲上去。甘吉按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你就不怕我在嘴巴上抹砒霜吗?”

“那你也别想逃”

这一晚就这样度过了。






想想,明天早上迎接他的会是加氰化物的面包还是藏在沙拉里的蟑螂尸体呢?






YY
深渊五的脑洞 一时兴起了属于是...

深渊五的脑洞

一时兴起了属于是

各位看的开心就好

有人吗,,有人就更第二张ww

(卑微)

深渊五的脑洞

一时兴起了属于是

各位看的开心就好

有人吗,,有人就更第二张ww

(卑微)

阿夜
醒来后的维克多:?艾格你笑什么...

醒来后的维克多:?艾格你笑什么


参考模版画的

醒来后的维克多:?艾格你笑什么


参考模版画的

九辞-

鸭鸭相框和花卉拱门 的正确使用方法⊙▽⊙

@奶油灌浆曲奇🍪 参与拍摄

鸭鸭相框和花卉拱门 的正确使用方法⊙▽⊙

@奶油灌浆曲奇🍪 参与拍摄

诺顿的月匈好软a

第五人格官方求生者身高,来自日本的展示活动,麻烦大家不要乱带节奏乱传身高了

第五人格官方求生者身高,来自日本的展示活动,麻烦大家不要乱带节奏乱传身高了

流霜♪

阿又是我


p2可能有一seisei邮画x

不知该不该打tag)

阿又是我


p2可能有一seisei邮画x

不知该不该打tag)

买个菠萝吃

非常潦草的画了一个画邮的小短漫

将就看看吧(›´ω`‹ )

非常潦草的画了一个画邮的小短漫

将就看看吧(›´ω`‹ )

阿夜

用了模版,邮画

还有p2的古董鉴定师

用了模版,邮画

还有p2的古董鉴定师

神探狄小帅
画家被害画全部被烧究竟谁是凶手
画家被害画全部被烧究竟谁是凶手
可以请我喝茶吗

向阳而生(六)

*简介见以前的篇

*艾米丽和玛尔塔就只有一句话就不打tag了

回归了,感谢陪伴。


        决赛当日   游戏中:



        好死不死,艾格和维克多都受伤了,但是艾格显然伤地更重。


        艾格被监管的利器击中了要害,而维克多手部中了刀,也就是说,他们俩的情况都不乐观。
 ...

*简介见以前的篇

*艾米丽和玛尔塔就只有一句话就不打tag了

回归了,感谢陪伴。







        决赛当日   游戏中:



        好死不死,艾格和维克多都受伤了,但是艾格显然伤地更重。


        艾格被监管的利器击中了要害,而维克多手部中了刀,也就是说,他们俩的情况都不乐观。
        艾格现在感觉真累。大脑的神情既清醒又恍惚。身体持续传来痛感,他能感觉到,一向要强的自己哭了。
        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耳鸣声逐渐加大,视线逐渐模糊,呼吸越来越淡薄,但却能闻到,空气中无比浓重的血腥味。
        维克多搀着艾格,在军工厂的角落坐下。工厂外,雨声不断。那是一场不小的雨。甚至在工厂里面,他也依稀能感觉到雨滴重重地滴在地上,与泥土混合的声音。
        “艾格,坚持住,别睡,不要闭眼,我们会………”
        “不,维克多……”

        维克多惊愕地往下望向怀里的人,他感觉到艾格在动,他赶紧把艾格往正着扶了扶。
        “听好了,维克多……”
        艾格想深呼吸一口,但是却吸了一口血。氧气的稀薄,让他只能断断续续地开口道。
        “这一次,我可能……咳……再也没办法见到你……咳咳……了……”
        艾格仰头,看着抱着他的维克多。
        “所以就是说啊……这是我的临终遗言了啊……”
        

        “呼…………好不甘…咳……心啊……明明还没有和你在一起呢……就得离开了………”



        “……不过……我已经实现了我来参加这‘游戏’的目的了。”
        艾格再次深呼吸一下,似乎是不想再断断续续地说话了。


        “谢谢你,维克多·葛兰兹。谢谢你让我找到了真正的艺术,你让我可以将那美好呈现在纸上。人很逊,但很神奇。”
        “还有就是……”
        艾格捧着维克多的脸,闭上眼,吻了上去。
        那个吻没有什么,没有激烈的攻城掠地。那就是一个轻柔的吻,只是在唇间的轻碰,仅此而已。
       但是那个吻饱含了长久以来的爱意,以及歉意和不舍。


        “别忘了我。”


        说罢,艾格捧着维克多脸的手就滑落在地,随着他较为满意地闭眼,求生“画家”的状态也从“倒地”变成了“X”。


      

        据说,当时玛尔塔和艾米丽赶来的时候,维克多只是抱着艾格的尸体,鼻涕和眼泪混作一团地哭着。




        大获全胜:三人逃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