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画皮之真爱无悔

9587浏览    178参与
怀瑾握瑜

白冰 / 《神话》玉漱、《凰图腾》繆凤燕、《画皮之真爱无悔》小唯、《隋唐演义》萧美娘


白冰,一个每逢古装必跳舞的女人,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当年玉漱一出来,我真的惊为天人。

《隋唐》的萧美娘,也是又美又媚,让人忍不住嘶哈嘶哈,

杨广要不你别干了(富大龙老师对不起),让我来!(*/ω\*)


白冰 / 《神话》玉漱、《凰图腾》繆凤燕、《画皮之真爱无悔》小唯、《隋唐演义》萧美娘


白冰,一个每逢古装必跳舞的女人,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当年玉漱一出来,我真的惊为天人。

《隋唐》的萧美娘,也是又美又媚,让人忍不住嘶哈嘶哈,

杨广要不你别干了(富大龙老师对不起),让我来!(*/ω\*)


豆沙堤

“我不管你,你回得去吗?”

“我不管你,你回得去吗?”

贺棠棠

【浮唯】正文 ① 再相遇时,你不记得我。

  迷茫中,小唯似乎看到了浮生正手持玉箫,弯腰看着她。

  小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在做梦,想起身看得清楚些,刚摆动一下身子就觉周身异常疼痛。

  小唯顿时清醒了,自己真的到了一千年前的寒冰地狱。

  此时正是因自己激怒了浮生,被他用刑后。

  浮生见这妖狐满脸委屈,甚至掉了眼泪,顿时心生不忍,心想是不是自己下手重了。

  “我的敌人,一直是我自己”小唯仿着之前的语气戏谑的说道,心里开心的不行,脸上也乐开了花。

  “荒谬...”浮生没说完就被小唯抢了话去。

  “身陷囹圄,还能贪恋红尘?”小唯顺手抢了浮生的台词,试图调戏浮生。

  被抢了话的浮生,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迷茫中,小唯似乎看到了浮生正手持玉箫,弯腰看着她。

  小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在做梦,想起身看得清楚些,刚摆动一下身子就觉周身异常疼痛。

  小唯顿时清醒了,自己真的到了一千年前的寒冰地狱。

  此时正是因自己激怒了浮生,被他用刑后。

  浮生见这妖狐满脸委屈,甚至掉了眼泪,顿时心生不忍,心想是不是自己下手重了。

  “我的敌人,一直是我自己”小唯仿着之前的语气戏谑的说道,心里开心的不行,脸上也乐开了花。

  “荒谬...”浮生没说完就被小唯抢了话去。

  “身陷囹圄,还能贪恋红尘?”小唯顺手抢了浮生的台词,试图调戏浮生。

  被抢了话的浮生,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大人,可是无话可说?不如...”

  “你这狐,是刚才的刑罚不够重?”浮生话还没说完,就见这狐又委屈巴巴的在那掉眼泪。

  “刚刚大人下手太重了,你看,我这腿都不听使唤了!”

  浮生见小唯满脸委屈,顿时觉得方才的刑罚过重,便抬起玉箫 给小唯稍稍治疗了一下。

  小唯看着眼前不知所措的浮生,心里乐开了花,想继续挑逗一番

  “大人,此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荒谬,本尊何时见过你?”

  “嗯...好多年了吧,得有一千年了。” 

  “...”浮生一阵无语,只觉得这狐的脑子怕是刚才电坏了。

  “你这妖狐,本尊万年来从未出过寒冰地狱,你怎见得?”

  “大人,在梦里见过呀,梦中我们如情侣一般......”

  “一派胡言!”浮生转念一想,也对终归是狐族,这惑人的本是倒是高的很!

  “本尊不与你在此闲谈,既入了这寒冰地狱,你便耐心受刑吧,五百年刑期,转瞬而已。”说罢,浮生转身便想离开。

  “大人!”小唯见浮生要走,便叫住了他。

  “何事?”浮生回头,再次看向小唯。

  “小唯想要一张床...这冰天雪地的很冷...”

  浮生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像关爱智障儿童一样。没有理会她便径直走开了。

  看着浮生离去,小唯也静下心来,思索着如何阻止浮生重蹈覆辙。

  “再过几日,彩雀要来救我了,出去后先找王英将妖灵拿回来,这样大人就不用耗费灵力维系我的性命了。嗯!就这么办。”小唯小声嘀咕着

  “之前没注意,这寒冰地狱环境还挺不错的嘛!”

  刚刚受刑留下的伤也被治疗的大差不差,小唯左看看,右瞧瞧,来回打量着她的囚室,嘴角时不时泛出一抹笑意,自见到浮生,她的笑容从没离开过。

  不远处,一条冰蛇眨眼间便消失了。

  “主人,那狐妖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为何?”

  “方才您走后,那狐妖一直在囚室内来回走动,还时不时傻笑!莫不是...”

  “是什么?”

  “莫不是个傻子!冰蛇没听说过失去妖灵的妖会变傻啊?”

  浮生一阵无语,不再理会冰蛇,望着湖面中的倒影。内心深处,似乎真的与这狐妖有所牵连。

  浮生猛的摇头,当即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旁边的冰蛇看傻了!心想,这是我家主人?似乎方才从狐妖那出来就不对劲了!

  “冰蛇”

  “在,主人”

  “床是何物?”

  “冰蛇不知,许是凡人用的物件吧?”冰蛇挠着后脑勺,若有所思。

  “有没有人啊!来人啊!你们寒冰地狱虐待囚犯啦!”小唯扒在门口,大声往外呼喊,其实并不是饿了,这算盘珠都快敲脸上了,就是想见一见浮生。

  “大胆逆狐,休得大喊大叫!”冰蛇实在气不过,便想现身和小唯理论。

  “小冰蛇!姐姐饿了,你让浮生送点吃的给我。”

  “放肆!主人的名讳,是你随意乱叫的?是不是刑罚不够重?”

  小唯不再理会冰蛇,抓着门框,时不时的往门外看,许久,见招不来大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灰溜溜的转身坐到冰崖子上,头埋到胸前。似乎委屈极了。

  这一切,浮生通过术法看的清清楚楚。

  “这狐,竟如此难缠!”

  ——

  待续

  第②章   果然,小唯还是太过善良

  

  

  

  

绘海鼎

魔尊只剩嘴硬了

第五十三章


小唯与浮生谈论阿莲的事情,浮生好几次都被阿莲喊作小唯的“野男人”。久而久之,小唯竟拿这词调侃起浮生来。


“阿莲的事情,罗喉不是个善茬。”阿莲偷偷摸摸准备着阵法,准备一击必杀,可是在浮生小唯看来,与送死没有区别。“但是罗喉很重视他的那个朋友。”


罗喉的重视甚至让小唯都有些迷茫,浮生也觉得罗喉对昊辰重视的有些过了,不像普通的朋友。


“你的意思是,罗喉会因为昊辰,放过阿莲?”小唯虽然讨厌阿莲,却也不希望她死。浮生反问小唯,“对于感情之事,你当更懂才对。”小唯不知想到了什么,恨恨的瞪了浮生一眼,浮生被瞪的莫名其妙。......

第五十三章

 

小唯与浮生谈论阿莲的事情,浮生好几次都被阿莲喊作小唯的“野男人”。久而久之,小唯竟拿这词调侃起浮生来。

 

“阿莲的事情,罗喉不是个善茬。”阿莲偷偷摸摸准备着阵法,准备一击必杀,可是在浮生小唯看来,与送死没有区别。“但是罗喉很重视他的那个朋友。”

 

罗喉的重视甚至让小唯都有些迷茫,浮生也觉得罗喉对昊辰重视的有些过了,不像普通的朋友。

 

“你的意思是,罗喉会因为昊辰,放过阿莲?”小唯虽然讨厌阿莲,却也不希望她死。浮生反问小唯,“对于感情之事,你当更懂才对。”小唯不知想到了什么,恨恨的瞪了浮生一眼,浮生被瞪的莫名其妙。

 

昊辰也打算好好的与阿莲说一下此事,阿莲见昊辰来劝说,便也只是口上答应,昊辰见阿莲不听劝告,还想在说什么,“昊辰公子,擅闯女性闺阁,不好吧。”阿莲这般说,昊辰也只能告退。

 

罗喉在那安静的看着书,也没有问昊辰为何回的这般晚。

 

“今日买了你平常喜欢的,要一起吃吗?”罗喉放下了书,借着阳光,那书似乎没有怎么被翻动,“今天不折腾我了?”昊辰布置起菜来,不知要不要将阿莲的事情告诉罗喉。

若说了,罗喉会放过阿莲吗?或许还有时间,可以好好劝劝阿莲。

 

彩雀拉着庞郎,“那罗喉是什么人,那可是能代替浮生大神镇守寒冰地狱的人,那阿莲就是去送死!”庞郎却是更为无奈,“我也劝过了,可是师姐执意如此。现在我也只能送师姐一些东西,好保住师姐性命。”

 

然而所有人的这些好心,却根本阻止不了阿莲的一意孤行。

 

水浮在了空中。

 

罗喉甚至饶有兴致的看着阿莲施法。

这水是阿莲施法的工具之一,罗喉细细的推断阿莲施法的运行,脚下的阵法一个接着一个。

 

“够了阿莲姑娘,快住手!”昊辰不管不顾的跑上前,想要打断阿莲继续施法,可是阿莲做了那么久的准备,岂会没有想到昊辰?

 

这微弱的困阵根本困不住罗喉,随着阿莲最后一个法阵落下,罗喉依然毫发无损的站在那。“不让你的小师弟来吗?你两加起来说不定会有用。”阿莲脸都白了,她做那么久的准备,法力都见底了,可是....却没有一点用。

 

阿莲难得聪明了一下,“此事与我师弟无关,他什么也不知道。”罗喉冷笑了一下,看向被彩雀拉着的庞郎,也懒得戳穿阿莲这蹩脚的谎言。

 

罗喉抬手,这脆弱的困阵即刻破碎,“既然没有更厉害的,那就.....”昊辰前去扶起阿莲,“阿莲姑娘已经知错了,还请罗喉兄高抬贵手。”又轻声附耳的让阿莲道歉。

 

---

彩蛋浮唯日常

绘海鼎

魔尊只剩嘴硬了

第五十二章


灵光乍现,不过阿莲立刻被李静按了下来。“看来小唯并非妖,阿莲姑娘还是与小唯姑娘道歉吧。”


罗喉计都甚至连个眼神都不会给阿莲这种级别的除妖师。


阿莲虽然给小唯道歉,不过小唯曾说“要跪着给她们姐妹道歉。”阿莲不情不愿,小唯拿衣袖覆盖,看似委屈极了。“阿莲姑娘一时心直口快罢了,小唯又怎会计较?”


这只狡猾的小狐狸。


浮生自然是看不惯阿莲这般嚣张,便出手小小教训一下。希望这阿莲可以知晓分寸,不要招惹身边那个大魔头和他心爱的小狐狸。


“阿莲她,不过是无心之失罢了。”昊辰怎么不知阿莲性情,“本座还不至于与那种小鬼计较。”一个小小灵光而已,本也不是冲着他来。...

第五十二章


灵光乍现,不过阿莲立刻被李静按了下来。“看来小唯并非妖,阿莲姑娘还是与小唯姑娘道歉吧。”


罗喉计都甚至连个眼神都不会给阿莲这种级别的除妖师。


阿莲虽然给小唯道歉,不过小唯曾说“要跪着给她们姐妹道歉。”阿莲不情不愿,小唯拿衣袖覆盖,看似委屈极了。“阿莲姑娘一时心直口快罢了,小唯又怎会计较?”


这只狡猾的小狐狸。


浮生自然是看不惯阿莲这般嚣张,便出手小小教训一下。希望这阿莲可以知晓分寸,不要招惹身边那个大魔头和他心爱的小狐狸。


“阿莲她,不过是无心之失罢了。”昊辰怎么不知阿莲性情,“本座还不至于与那种小鬼计较。”一个小小灵光而已,本也不是冲着他来。


昊辰不由的叹气,若阿莲可以就此收手,不要过多追问就好。罗喉计都确实不会在意这种无心之失,只不过....若是有心,阿莲不过是块拦脚石头,不知是会被罗喉踩碎还是踢开。


“没想到那罗喉竟然是妖!还有静儿为什么要拦着我!”李静自然要考虑得失,“此时剜心妖不明,再多一个妖为敌,不明智。”


“况且罗公子与我们相处时间也不短...”李静话还未说完,便被阿莲打断,“恐怕他就是那剜心妖。”见阿莲这般,李静只觉得好言难劝该死的鬼,“阿莲姑娘,你能赢过罗公子吗?”


李静大声问道,作为公主,她很少这般大声。


“我曾经见过罗喉如何力压树妖,可是阿莲,论单打独斗,你并不能打赢树妖,更何况罗喉。”阿莲似乎是冷静下来了,甚至埋怨昊辰与罗喉走的太近,不把罗喉的身份透露给自己。“指不定那昊辰也与那妖是一伙的。”


昊辰这些日子过的很快活。


罗喉回来便好好的陪自己,无论是日常的事情,他们都一起做。


因为神魔不需要吃东西,所以罗喉计都的厨艺不好。尽管罗喉计都比较喜爱口腹之欲,也没有无聊到要把各个步骤都体验一遍的闲心思。


“罗喉兄可不要用法术作弊。”昊辰和小唯一起洗菜,作为凡人,昊辰其实....也闹出了不少笑话。这不能怪他,自他展现了修行的天赋,就修行法术去了,这种事情自有其他人操持。


但是昊辰很喜欢这样,有生活的气息。


“那日阿莲姑娘多有冒犯。”小唯的声音一响,罗喉便知她在打什么主意,“本座不会因为无心之失去做什么。”


那若是有心呢?


彩雀正劝说庞郎不要参与阿莲的事情,罗喉从来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招惹的角色。而昊辰也在想该如何见到阿莲,好好劝说她。


阿莲观察了罗喉好几天,罗喉几乎日日与昊辰在一起,所以他的行踪并不难察觉。


这是阿莲第一次尝试布下如此多的阵法,希望可以一下就杀了这个妖魔。


罗喉冷漠的看着阿莲,若是阿莲抬头,就能看见罗喉饱含杀意的眼神。那么就让他看看吧,这些凡人能做到什么地步。


还有昊辰.....你打算怎么做呢?

绘海鼎

魔尊只剩嘴硬了

第五十一章


罗喉泡了一壶热茶。


寒冰地狱里都是妖,罗喉虽然喜口腹之欲,但是却也不是非要不可。不过出了寒冰地狱,便是夏天也还是想吃点热的,便叫厨娘做了两个茶点。


“你现在幸福吗?”见昊辰来了,便给昊辰也倒了一杯热茶。若是昊辰对自己的感情有疑虑,他便解了那日的暗示,“有你,静儿在身边,吸血妖一事也算圆满解决,自然是幸福的。”


反倒是他被昨日的情绪迷了心吗?


罗喉拿起茶杯,掩饰自己的小情绪,只是淡淡的说“那便好。”


这妖的事情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剜心妖一直在这南疆徘徊,倒......

第五十一章

 

罗喉泡了一壶热茶。

 

寒冰地狱里都是妖,罗喉虽然喜口腹之欲,但是却也不是非要不可。不过出了寒冰地狱,便是夏天也还是想吃点热的,便叫厨娘做了两个茶点。

 

“你现在幸福吗?”见昊辰来了,便给昊辰也倒了一杯热茶。若是昊辰对自己的感情有疑虑,他便解了那日的暗示,“有你,静儿在身边,吸血妖一事也算圆满解决,自然是幸福的。”

 

反倒是他被昨日的情绪迷了心吗?

 

罗喉拿起茶杯,掩饰自己的小情绪,只是淡淡的说“那便好。”

 

这妖的事情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剜心妖一直在这南疆徘徊,倒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这昊辰刚来,便解决了吸血妖这一大患,百姓们自然也把解决剜心妖的希望放在了他身上。

 

阿莲不是没有怀疑过小唯。

 

只不过每次都被小唯巧妙的躲过去了。而且现在小唯也不怎么缠着王英,不装楚楚可怜之后,常常把阿莲呛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这是造谣!”这不,又吵起来了。不过嗓门这么大的肯定是阿莲。“你也知道这是造谣,你次次诬赖我,却是连证据都不齐全。”

 

“这撕碎的衣裙,难道不是证据?”彩雀急忙挡住小唯,小唯自然是反驳,“可是在我未来南疆之前,这剜心妖便已存在,这裙子于我是在京城做的,那时便有剜心妖的记载。那时记载的是红衣剜心妖,如今我来了,便成白衣,这定然是那妖要诬陷我。”

 

小唯说的也不无道理。

 

李静感觉自己头疼。

 

小唯是不是妖不重要--李静也算是经历了许多,对怪力乱神之事也看淡了。难得的觉得小唯也是倒霉。

 

这小唯应当就是妖了,但是不是剜心妖。李静想,这些妖比起人来说还是单纯了些,朝堂上的老狐狸装的比小唯像多了。

 

阿莲要试,小唯慌乱了一下,还是应到“试就试,不过不能白试,若你验不出来,便要跪下向我们姐妹认错!”阿莲也是一时意气上头,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这灵光转了两圈,没从小唯和彩雀身上试出什么,倒是试出了另一个。

 

罗喉计都从不隐藏自己的身份,有道行的不会来主动惹他,没有道行也看不出他是魔。

 

到了这个世界,他第一次遇到了所谓的“半吊子”。在灵光被罗喉煞气熔掉的那一刻,稍微有点脑子都会明白眼前的妖魔不好惹,而现在,在昊辰面前的魔暂时没有杀生的想法,聪明点便会避开。

 

而阿莲,显然已经蠢上头了。

 

--- 

 阿莲我没有黑她....可能很多人没有看过画皮之真爱无悔,剧里阿莲是个.....一开始就是妖魔就该死,然后自己爱上了半妖的郑吉就开始双标,拿师弟东西给男人造成大祸的,一个论心论迹都有问题的角色....虽然本性不坏,但是也就本性不坏了。


绘海鼎

魔尊只剩嘴硬了

第五十章


昊辰气喘吁吁地靠在罗喉的胸膛上。“今日....别走...好吗?”他们靠的是这般的近,近的罗喉能感受到昊辰的心跳和体温。


他快要崩溃了。

罗喉从昊辰的眼里看到分崩离析的痛苦。


“好...我不走。”取下昊辰头上的发簪,轻轻亲吻昊辰的眉眼,语气是满满的怜惜“我在这。”将怀中人搂的更紧。


昊辰便觉得值了,此时就是最幸福的。他不会去求罗喉来救自己,他只要此时此刻。

如此相拥一晚,便是够了。


昊辰,也将罗喉的发圈取下,此时他们都披散着头发,他轻轻的咬着魔煞星的长发,将“拥有罗喉”这件事埋在了心底。......


第五十章

 

昊辰气喘吁吁地靠在罗喉的胸膛上。“今日....别走...好吗?”他们靠的是这般的近,近的罗喉能感受到昊辰的心跳和体温。

 

他快要崩溃了。

罗喉从昊辰的眼里看到分崩离析的痛苦。

 

“好...我不走。”取下昊辰头上的发簪,轻轻亲吻昊辰的眉眼,语气是满满的怜惜“我在这。”将怀中人搂的更紧。

 

昊辰便觉得值了,此时就是最幸福的。他不会去求罗喉来救自己,他只要此时此刻。

如此相拥一晚,便是够了。

 

昊辰,也将罗喉的发圈取下,此时他们都披散着头发,他轻轻的咬着魔煞星的长发,将“拥有罗喉”这件事埋在了心底。

 

太阳升了起来。

 

罗喉有些烦恼是否要重新封印昊辰的记忆,昊辰安稳的在他怀中待了一晚。罗喉何尝不明白自己内心的满足感,可是....

 

一来来回封印记忆肯定或多或少会影响到昊辰的神识,二来....昨晚昊辰的眼神,让他无法,再下一次手。

 

若是昊辰那般喜爱他,他....也不是不可以陪伴昊辰一生。

 

当阳光照在昊辰的脸上,昊辰眨了眨眼睛,“天亮了。”他怎么和罗喉....这这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竟...只剩里衣?

 

“披头散发成何体统,罗喉兄快将衣服穿好。”罗喉甚至袒胸露乳,昊辰急忙错开视线。阳光并不刺眼,这代表着他体内的妖毒清了。“我好了?”连锁链也被拆下。

 

罗喉一个法术后,还是那个不染凡尘的罗喉。

 

看上去不用他烦恼了,昊辰这妖毒被魔血带走,那记忆自然一同回落。

 

“罗喉兄怎么来了?”昊辰现在完全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想到自己昨日做的心理准备全都付之东流,罗喉压下心里不该有的失落,假装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本座听说你被一个小妖咬了一口,中了妖毒,特地来嘲笑你。”

 

昊辰将自己心里那说不出的满足,当做是妖毒被清后的“人逢喜事精神爽”。连罗喉那小小的嘲讽也不当回事。

 

“生辰快乐。”罗喉递上一壶酒,“你上次想要我亲手酿的酒。”

 

昊辰拿着酒,明显很是开心,嘴角带起浅浅的酒窝“罗喉兄,有心了。”

 

当昊辰再次站在太阳下的时候,那几个同样被咬的人也看到了希望。

 

“既然是我生辰,罗喉兄可否在帮我一个忙?”昊辰那善良的性子,不用他说罗喉也猜到了七八分,“能否救治他们?”

 

“几个?”罗喉懒洋洋的问,昊辰大喜过望,“十六个。”

 

“仅此一次。”罗喉答应了。

 

那几个人千恩万谢的离开,叫罗喉来看就根本没有救的必要。

他为什么脑子一热就答应昊辰了呢?

 

--

罗喉:我准备好要和昊辰he了

第二天

昊辰:记忆归位。

罗喉:我就是来看你有多狼狈而已。


---

彩蛋是昨天if线的延续


绘海鼎

魔尊只剩嘴硬了

第四十九章


有时候是没有伤春悲秋的时间的。


刚刚被解决的只是小角色罢了,富户里没有人出来,昊辰下令将这家富户围了起来。“许是听到风声跑了。”王英见四周没人,可是昊辰却觉得很有可能躲了起来。


越是阴暗的地方越是要搜查。


地窖里,米库,凡是见不到光的地方,都要搜查。

惨叫声此起彼伏。


“都查过了吗?”随着军士的点头,昊辰并没有就此放下心,总觉得还有哪里错过了。“将士们辛苦了。”


庞郎和阿莲被叫来,“有个地方,没有查。”中华传统死者为大,那棺材自然是不会打开的。昊辰带着这两个除妖师,翻墙进入了那家人家。明面上的棺材被打开了几个,不过里面都是干尸。


“如此....

第四十九章


有时候是没有伤春悲秋的时间的。


刚刚被解决的只是小角色罢了,富户里没有人出来,昊辰下令将这家富户围了起来。“许是听到风声跑了。”王英见四周没人,可是昊辰却觉得很有可能躲了起来。


越是阴暗的地方越是要搜查。


地窖里,米库,凡是见不到光的地方,都要搜查。

惨叫声此起彼伏。


“都查过了吗?”随着军士的点头,昊辰并没有就此放下心,总觉得还有哪里错过了。“将士们辛苦了。”


庞郎和阿莲被叫来,“有个地方,没有查。”中华传统死者为大,那棺材自然是不会打开的。昊辰带着这两个除妖师,翻墙进入了那家人家。明面上的棺材被打开了几个,不过里面都是干尸。


“如此...只能麻烦二位陪我夜探了。”这尸体死状怪异,庞郎阿莲亦有疑惑,也同意夜探一次。


既然决定夜探,此时便要做好准备。


昊辰拿出那把剑,那日...罗喉兄将这把剑给他,当真是为了“讨好昊辰的心上人。”还是别有用意?


这铮铮神光,透露着厮杀之意。


“这算不算,携手作战呢?”昊辰的手抚摸过剑身,感受到剑身的振动与兴奋。刀柄上隐约刻了两字“诉秋”。


夜幕降临


昊辰进了这院子。


“竟然是外番人。”这卷卷淡色头发,和异色的眼睛,“你们.....可恶!可恨!”这外国鬼说着一口喜感的官话,让阿莲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决战的紧张感一下就消失了大半,可是铺天盖地的蝙蝠还是让他们吓了一跳。


本以为的激战完全没有发生。


就这外国的吸血妖他....被诉秋剑一剑砍了头。


说是迟那时快,那外国妖不知道说了什么,一把抓住了昊辰,一口咬在了昊辰的脖颈上,昊辰立刻反应过来,一剑刺穿了这吸血鬼的头。


吸血鬼即刻化为灰烬。


“被砍了头竟然....”昊辰捂着脖子,他作为修行人士,能直观的感受妖气对自己的侵蚀“将我锁到道馆里。”


此事浮生是第二日知道的。


太阳严重灼伤了昊辰,那吸血鬼恨极了昊辰,那妖毒竟比寻常人快了好几分。


罗喉黑着脸,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冰蛇变成了一个团在一起的蝴蝶结。


与月光一同来的,是心上人。


昊辰细细品味着那些被自己忘却的记忆。这算是因祸得福了吧...昊辰悲哀的靠在床头,妖毒打破了那日的暗示,那日不可言说的酸痛从心底泛起....原来,他已经被拒绝了。


只是没想到,罗喉会在这时候来。


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却也收回了手。


若是之前的自己,那定然是要不管不顾疯上一把的。可是现在,他只想给自己留下最后的一点体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罗喉没有回答他,只是靠近了昊辰,那妖毒就无法克制的乱窜,“啊.....”


有什么是比魔煞星的血更美味的呢?


昊辰撕开了罗喉的衣衫,罗喉的身体为心魂所化,心口自然是最热的。


随着理智短暂的消失,罗喉被昊辰压在床上,尖利的牙齿咬在了罗喉的胸口。只是吮吸了一点,便被罗喉阻止,只能舔舔周边溢出的血。



---

这吸血鬼其实很弱鸡,他就能让凡人也变成吸血鬼,然后力气大,一般都铁剑无法砍伤他(但是昊辰拿的那把是柏麟时期做的神剑)


能咬昊辰一口完全是利用了文化差异和信息差。



--

彩蛋是昊辰发疯的if线

豆沙堤

“只要你幸福快乐,就算是执迷,为娘也会守在你的身边,永远陪着你”

“可是对于为娘来说,你有何尝不是为娘在这个世上存在的理由”

“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爱你的不单单是王英”


母女关系破冰了,为这母女感情哭泣的一天 ˃ʍ˂

“只要你幸福快乐,就算是执迷,为娘也会守在你的身边,永远陪着你”

“可是对于为娘来说,你有何尝不是为娘在这个世上存在的理由”

“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爱你的不单单是王英”


母女关系破冰了,为这母女感情哭泣的一天 ˃ʍ˂

豆沙堤
知女莫若母,小唯能早些看透就好...

知女莫若母,小唯能早些看透就好了 ˃̣̣̥᷄⌓˂̣̣̥᷅

知女莫若母,小唯能早些看透就好了 ˃̣̣̥᷄⌓˂̣̣̥᷅

豆沙堤

我的雀儿真好,就是那簪子有点随意了(*σ´∀`)σ

我的雀儿真好,就是那簪子有点随意了(*σ´∀`)σ

绘海鼎

魔尊只剩嘴硬了

第四十七章


昊辰夜里回来时,罗喉在等他。不知为何烦躁的心像是突然安稳了下来。


“本座要去寒冰地狱,代替浮生镇压作乱的万妖,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昊辰手里的灯笼依然是亮着的,可是昊辰却觉得整个人都在发冷。


他不知道为什么....很难过。


“何时动身?”昊辰低垂眼睑,似乎这样就不会泄露他的不舍之意。罗喉本想立刻就走,可还是改了口,“明天一早就走。”


夜里


昊辰搂紧罗喉的腰。

为何...不舍?


“那里冷吗?”又意识到自己是多此一问,罗喉计都是修罗,怎么会冷。“也许会吧。”罗......

第四十七章

 

昊辰夜里回来时,罗喉在等他。不知为何烦躁的心像是突然安稳了下来。

 

“本座要去寒冰地狱,代替浮生镇压作乱的万妖,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昊辰手里的灯笼依然是亮着的,可是昊辰却觉得整个人都在发冷。

 

他不知道为什么....很难过。

 

“何时动身?”昊辰低垂眼睑,似乎这样就不会泄露他的不舍之意。罗喉本想立刻就走,可还是改了口,“明天一早就走。”

 

夜里

 

昊辰搂紧罗喉的腰。

为何...不舍?

 

“那里冷吗?”又意识到自己是多此一问,罗喉计都是修罗,怎么会冷。“也许会吧。”罗喉淡淡的答到。

 

昊辰起身,将厚重的棉衣寻出。

 

“那到时候多穿些。”罗喉的手指在这些衣服上留下褶皱,“够了...你也留一些自己穿,冬天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过去。”

 

昊辰醒来时,桌上留了一个纸条。他将纸条收好,打开门,小院里是温暖的,便是赤脚踩在地上也不冷。

 

冬去春来,院里的花草盛开,那满地的修罗火也越发的少了。

 

昊辰倒是和浮生越发的熟悉,浮生常常在他们之间传信。

 

“有信吗?”昊辰期待的问,浮生拿出信,“他还送了鹿衔草,不过我感觉你应该不需要。”昊辰谢过浮生,仔细看信后冷哼一声,“罗喉兄还真是操心我的感情事。”

 

最初是昊辰来寻到了浮生,询问罗喉近况。顺便表达了他的担忧:罗喉计都是不是表面去代工,实际上被关起来了。得到浮生的回答后昊辰才松了一口气。

 

浮生也不明白这一人一魔的友谊。

 

罗喉计都那还好,也就问问朋友的感情生活,顺便哪个倒霉的妖要是跑出寒冰地狱尸体还能用的话会被作为礼物送过来,总的来说还算正常。

 

而昊辰....那拿信的样子比小唯看到王英的眼睛还要亮。

 

说起来小唯最近似乎更加喜欢调戏浮生了。

 

夏日也逐渐来了。

 

异族大军手握布防图,逼得李静不得不诈死脱身。昊辰施了法,异族也就查到了一个虚假的尸体。

 

李静问昊辰要不要和她走,昊辰只答晚些再走。

 

昊辰每日都会看信,那纸质的信总能给昊辰一些说不出的安慰。

 

看着小院中最后一点修罗火的消失,昊辰呆坐了许久。“你怎么能这么久都不回来一次呢?”房间里早就没了两人一起生活的痕迹,昊辰随意收拾了一下,带上了那日罗喉送他的发簪,缓缓的关上了大门。

 

昊辰来到南疆的时候,李静的脸色不好,“这帮废物!”这里出现了一个妖,而且是人人知道的妖。

 

还好这妖畏惧阳光和神像,也不敢来官府闹事,虽然有所影响,可是还不算太大。“怎么可能不大,这妖能将其他人变成妖。”李静想,若不是自己现在不得不避风头,恨不得现在就将所有人挨个排查。

 

昊辰也没想到他刚来,就不得不解决这么一件大事。

 

“让官员将详细情况告诉我。”昊辰还挂着一个三品的闲职,自然可以要档案资料。

在南疆的第一个夜,终究还是不安稳。

 


豆沙堤

青夫人第一次打小唯,这母女关系是个死局啊

青夫人第一次打小唯,这母女关系是个死局啊

豆沙堤

小唯的出生是个意外,她的出生就没有伴随着爱;青夫人迫于自己的身份不能公开小唯,小唯的成长过程中也缺乏爱。

小唯太缺爱了,导致她只看见了一点点爱也要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哪怕会遍体鳞伤。

青夫人想要弥补对小唯不及时的爱,但对小唯来说太迟了,“我不需要了,青夫人”,这是小唯对自己母亲的控诉,对这成长过程的控诉。

她们母女俩的关系要破冰很难,青夫人单方面输出的爱总会遭到小唯的拒绝。一方要弥补,一方不领情。

真爱无悔,也包括青夫人对小唯深切的母爱。

小唯的出生是个意外,她的出生就没有伴随着爱;青夫人迫于自己的身份不能公开小唯,小唯的成长过程中也缺乏爱。

小唯太缺爱了,导致她只看见了一点点爱也要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哪怕会遍体鳞伤。

青夫人想要弥补对小唯不及时的爱,但对小唯来说太迟了,“我不需要了,青夫人”,这是小唯对自己母亲的控诉,对这成长过程的控诉。

她们母女俩的关系要破冰很难,青夫人单方面输出的爱总会遭到小唯的拒绝。一方要弥补,一方不领情。

真爱无悔,也包括青夫人对小唯深切的母爱。

豆沙堤

又美又温柔,低眉垂眼的样子我见犹怜

又美又温柔,低眉垂眼的样子我见犹怜

豆沙堤

好喜欢小唯和彩雀的姐妹情

一个古灵精怪、处处为姐姐着想的好妹妹,一个心思缜密、时时为妹妹解忧的大姐姐

好喜欢小唯和彩雀的姐妹情

一个古灵精怪、处处为姐姐着想的好妹妹,一个心思缜密、时时为妹妹解忧的大姐姐

豆沙堤

大人酒量不太行啊(*σ´∀`)σ

大人酒量不太行啊(*σ´∀`)σ

豆沙堤

眼珠一转,主意这不就来了ᕙ(`▿´)ᕗ

眼珠一转,主意这不就来了ᕙ(`▿´)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