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画皮之真爱无悔

3258浏览    35参与
晚狂轩舟

画皮之唯爱永恒 讨论

大家觉得要不要拆王英李静CP,我本人觉得王英的爱左右摇摆不定,配不上李静,毕竟李静这姑娘也算敢爱敢恨?大家怎么想的评论告诉我哦,谢谢!

大家觉得要不要拆王英李静CP,我本人觉得王英的爱左右摇摆不定,配不上李静,毕竟李静这姑娘也算敢爱敢恨?大家怎么想的评论告诉我哦,谢谢!

晚狂轩舟

画皮之唯爱永恒

第三章  小唯言惊彩雀  李静来南疆

浮生用手抚了抚小唯的秀发“我也是。”浮生手一晃变出一件黑色披风,披在了小唯身上,小唯感受到浮生的动作从浮生怀里出来,浮生把披风的带子细心的为小唯系好,提醒道“晚上天气凉,特别是湖边湿气重,下次要记得多穿些衣服或加一件披风,免得着凉。”小唯认真的看着浮生“浮生,小唯可是妖啊!不会感觉冷的。”浮生淡笑“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需要被关心、被照顾、被保护周全的。”小唯拉着浮生的手“我也只要被你关心、照顾、保护周全。”

  浮生又一笑,和小唯在一起浮生原本不会显现任何情绪的脸庞总是被笑占据。小唯看着浮生脸上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笑非...

第三章  小唯言惊彩雀  李静来南疆

浮生用手抚了抚小唯的秀发“我也是。”浮生手一晃变出一件黑色披风,披在了小唯身上,小唯感受到浮生的动作从浮生怀里出来,浮生把披风的带子细心的为小唯系好,提醒道“晚上天气凉,特别是湖边湿气重,下次要记得多穿些衣服或加一件披风,免得着凉。”小唯认真的看着浮生“浮生,小唯可是妖啊!不会感觉冷的。”浮生淡笑“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需要被关心、被照顾、被保护周全的。”小唯拉着浮生的手“我也只要被你关心、照顾、保护周全。”

  浮生又一笑,和小唯在一起浮生原本不会显现任何情绪的脸庞总是被笑占据。小唯看着浮生脸上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笑非常开心,浮生开心小唯就会开心。

  浮生怕小唯站着累就坐在地上让小唯靠在自己怀里,浮生问“小唯,你是不是去过万古族了?”小唯点了点头“去了,但除了能保证郑吉母亲不死,我也做不了什么,司徒我没把握打赢,只能期望郑吉别那么执拗了。”浮生没说什么,他知道说多了,也只会让小唯烦恼。浮生一挥手,漫天的粉色花瓣飞舞,小唯一笑“浮生,有你真好。”

  浮生关心的说“昨夜没睡多久,先睡一会儿吧!”小唯点了点头。浮生的怀抱让小唯感到非常安心,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浮生看着怀中的小唯宠溺的吻了一下小唯的额头。

  等第二天早上小唯才醒,从浮生怀里出来,正想着彩雀等了一夜应该着急了,就感觉身子一轻,一看原来自己被浮生抱了起来。浮生道“怕你坐了一夜腿麻。”然后一转身到了小唯和彩雀的房间,吓的彩雀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浮生没在意,把小唯放下,摸了摸小唯的头发然后回了寒冰地狱。

  彩雀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子拉住小唯“姐姐,刚才是不是我眼花了,浮生大人浮生大人居然来了。”小唯道“不是,大人昨夜救了我,今早送我回来的。”彩雀听了特别惊讶“姐姐,你是说浮生大人救了你却没抓你回去?”小唯拍了拍彩雀的头“别大惊小怪了,大人不会抓我回去的。饿了吧?我去煮饭。”说完小唯出了门去了客栈膳房,老板很好说话借了小唯膳房用。彩雀却还在房间了一脸打开方式不对的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姐姐和浮生大人到底怎么了?

  小唯选了彩雀爱吃的做,不过多做了一份一样的给王英。毕竟如今王英对自己和彩雀多加照顾就当是报恩答了,今后也两不相欠。正在舞剑的王英看见小唯来了,停了下来,接过了小唯手中的食盒。小唯道“我与彩雀劳王大哥你照顾,没什么可以报答的,这饭菜当是小唯的一点心意吧!”王英关心道“麻烦小唯了,你身子弱要多注意休息。”小唯客气的道“多谢王大哥关心,小唯先回房了。”王英看小唯这么快就离开了,有些失落,但想到小唯为自己做菜还是很开心。

  彩雀见小唯拎着食盒进来了就道“姐姐,你和浮生大人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和王英是什么情况?”小唯放下食盒问道“彩雀,你怎么看?”彩雀想了想“彩雀也不知道,姐姐你是妖,王英是人,浮生大人是神。”小唯淡然一笑“吃饭吧!”彩雀却问“姐姐,你什么时候回狐族?”小唯摇了摇头“我不会回狐族了。”彩雀大叫道“什么?姐姐你不会”彩雀没说出来,小唯接道“怀疑我爱上王英了?”彩雀点了点头。小唯拉着彩雀坐下,幸福的说“我爱的人是浮生。”彩雀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吃惊的道“姐姐、姐姐、姐姐你,你……浮生大人可是上古震天石神,冷漠无情三界皆知。”彩雀觉得这比小唯爱上王英还可怕。小唯则不在意的摇摇头“不说大人喜不喜欢我,我喜欢大人是我的事。”彩雀突然想到刚浮生大人抱着姐姐回来,心里微微安慰了自己一下。

  小唯把饭菜摆在桌上道“彩雀,先吃吧!再不吃就凉了!”彩雀依言坐下吃饭。小唯坐在了床上,拿出了那银白色的锦缎开始剪裁,小唯手巧,不一会儿就能看出衣服的样子了。小唯开心的想今天要再出去赚些钱再买一匹玄色的锦缎给浮生做一件披风。

  再次去刘氏花灯店,店老板马上迎上来“姑娘又来了。”小唯回道“我想再赚些钱。”老板笑得更开心了,让小唯自己去后面制作间即可。上次小唯做的花灯没多久就卖完了,而且赚了好多钱。小唯在花灯店做了一上午花灯,赚了一百两银子。

  去布店买了一匹最好的玄纹锦。这玄纹锦只有一匹且贵,在这边城小镇没有人愿意花那么多钱来买一匹布,所以小唯才买到。小唯从外面回来王英正好看到,迎过去要帮小唯拿玄纹锦,小唯欠了欠身道“王大哥不用了,小唯自己可以的。”王英刚要再说什么彩雀过来了帮小唯拿了玄纹锦对王英说“我帮姐姐拿就好,不用麻烦了。”然后和小唯上了楼。王英感觉小唯跟自己如此见外很失落,但又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多想了。

  彩雀帮小唯把玄纹锦抱到屋里放在桌上好奇的问“姐姐,你为什么不让王英帮你拿?”小唯平淡的道“我要给大人做披风,自然不希望王英碰这玄纹锦。”彩雀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又道“那姐姐做的那件衣服也是给大人的了。”小唯点了点头开始裁剪,彩雀待不住,出去了。

  小唯算了一下时间,今天就是李静闯入古宅的时间了,小唯等到天黑离开了客栈,去了古宅,正好是李静与古宅老妖打斗的时候。小唯像前世一样装做很柔弱。

  李静打退古宅老妖拉着小唯偷偷放出迷香,迷倒了众人,然后拿出白玉箫迎战古宅老妖,小唯天赋极佳,又修炼了千年已经可以打败古宅老妖了,只是为了不影响事情的发展,小唯打晕了古宅老妖用法书带众人离开了古宅,又用法术迷惑众人,让众人以为是金刀伤了古宅老妖,众人才脱险。大家同时醒了回想刚才的事真的很后怕,感叹若没金刀还真的会死在里面。

  王英走到小唯旁边发现小唯脸色苍白着急的问:“小唯,你怎么样?脸色这么白,我带你去看郎中。”说完就拉着小唯走,小唯马上说:“没事,只是吓到了,不用紧张。”听小唯这么说王英才放下心。李静也走到王英身边“大哥没事吧?”王英反问“你没事吧?”李静摇了摇头看着小唯道“这位姑娘是?”王英道“她是小唯”李静和气的道“小唯姑娘你好!我是李静。”,小唯微笑道“你好!不介意的话,叫我小唯就好,我与妹妹当时无家可归,还好遇见王大哥,多亏了他的照顾。”小唯说完又与肖阳,阿漠打了招呼,众人互相认识完,郑吉告辞后才回客栈。

  彩雀早就等在客栈门口,一见小唯回来就立刻迎上去“姐姐这么晚了出去也不告诉我一声,姐姐你脸色这么白没什么事吧?小唯拉着彩雀的手道:“没事。彩雀,这是公主,肖小候爷,阿漠。”彩雀打了招呼和小唯回了房,彩雀刚进房间就问“姐姐,你脸色怎么这么白?”小唯不在意的道“在古宅遇到了老妖,与老妖打斗灵力运用过度,有些虚弱,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彩雀才不相信要给小唯度灵力,小唯压住了彩雀的手安慰道“彩雀我真没事,有事我会告诉你的,别担心,不然你说怎么证明一下,我给你证明一下。”

  彩雀听小唯如此说就放心了,小唯刚想再说什么,感觉到浮生来了,就对彩雀道“彩雀,我先出去一下。”


作者有话说:大家觉得要不要拆王英李静CP,我本人觉得王英的爱左右摇摆不定,配不上李静,毕竟李静这姑娘也算敢爱敢恨?觉得配一个厉害点的怎么样呢。大家怎么想的评论告诉我哦,谢谢!

晚狂轩舟

画皮之唯爱永恒

第二章  彩雀来寻  夜探万古族

今日就是彩雀要来的日子了,出去的冰蛇也回来了,浮生去了小唯的寝殿,小唯看见浮生来了扑进浮生的怀里,浮生就这么抱着小唯也不说话,大约一刻钟,小唯从浮生的怀抱里出来,拉着浮生的手“浮生,我们荡秋千吧!” 浮生点了点头,揽着小唯坐在了秋千上,用法术让秋千自己荡,满屋依旧飞起花瓣雨。小唯说“浮生,你要照顾好自己。”浮生摸了摸小唯的头,关心的道“你才要多加小心,本尊不会有事的。” 小唯点了点头。

  浮生伸出手,一只白玉箫出现在其手中,小唯疑惑的道“这不是你的白玉箫吗?”浮生伸出另一只手又一只白玉箫出现在其手上。浮生道“这才是...

第二章  彩雀来寻  夜探万古族

今日就是彩雀要来的日子了,出去的冰蛇也回来了,浮生去了小唯的寝殿,小唯看见浮生来了扑进浮生的怀里,浮生就这么抱着小唯也不说话,大约一刻钟,小唯从浮生的怀抱里出来,拉着浮生的手“浮生,我们荡秋千吧!” 浮生点了点头,揽着小唯坐在了秋千上,用法术让秋千自己荡,满屋依旧飞起花瓣雨。小唯说“浮生,你要照顾好自己。”浮生摸了摸小唯的头,关心的道“你才要多加小心,本尊不会有事的。” 小唯点了点头。

  浮生伸出手,一只白玉箫出现在其手中,小唯疑惑的道“这不是你的白玉箫吗?”浮生伸出另一只手又一只白玉箫出现在其手上。浮生道“这才是我的白玉箫,我的白玉箫是用千年冰川最好的千年白寒玉所做,这几天我让冰蛇去了千年冰川又取回了这千年来最好的千年白寒玉做了这白玉箫,喜欢吗?”小唯接过白玉箫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道“与你的一模一样吗?”浮生点了点头。小唯很高兴道“很喜欢,小唯会日日带在身上的。对了”小唯没再说下去,把箫放在唇边吹了一曲,然后问浮生“浮生,怎么样?”浮生刚听就知道小唯吹的是自己常吹的曲子回道“吹的很好。不仅吹的好,连我曲中独有的冰与寒都吹出来了。”小唯环住浮生的脖子满眼疑惑“浮生,小唯只是吹出了冰与寒吗?”浮生听出了冰与寒中更深的情只是没说。小唯此番明显是故意的。浮生吻了下小唯额头“不是,还有深情。”小唯把头埋在浮生的脖颈,时间快到了,她该去寒冰地狱了。

  从秋千上下来,不舍的对浮生说“浮生,小唯先走了。”浮生叮嘱道“小心。”小唯乖巧的点点头,去了浮冰台,小唯刚到浮冰台彩雀就来了。彩雀高兴的道“姐姐,我来救你了。跟我走吧!”小唯点了点头,二人施法离开了,到了南疆,二人走在街上,彩雀高兴的拉着小唯看这看那,小唯却从袖中拿出白玉箫想着浮生。虽然刚分开,但小唯却很想浮生。

  彩雀突然想到自己身上没有银子,就问小唯“姐姐,你有钱吗?”小唯才回过神道“没有。”彩雀为难的道“那怎么办?”小唯想了想拉着彩雀道“我有办法,跟我来。”

  彩雀被小唯拉到了一间名叫刘氏花灯的店前,彩雀好奇的问“姐姐来这做什么?”小唯笑了笑把彩雀拉进了店里。小唯对店老板说“老板,我们姐妹俩身无分文,我有些手艺,会做花灯,不知老板可否允许我在这做工半天,给我们姐妹俩一些银两?”店老板不大看好小唯,道“你确定吗?我店的花灯都是城中最好的。”小唯不着急的说“老板不如让我做一个,如果我做的老板您不满意,我们立刻走。”老板见小唯如此说,觉得小唯不像是说大话就点了点头把小唯彩雀带到了后面的制作间。“东西都在这,你做吧!”老板说完就回了前厅看店去了。

  正好一位小姐来了,在店里转了一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店内所有的花灯,却有些失望,没有喜欢的。这位小姐刚要离开她的丫鬟叫住了她。小姐问“雪儿,怎么了?”丫鬟小雪高兴的道“小姐你看。”小姐转过身看到了从后面走出来的小唯,心想真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自己虽美但和她一比却是一点可比性都没有。目光移至小唯玉手不禁叹道“好漂亮!”原来小唯手中拿着一个莲花样子的花灯,淡粉色与深粉色交织,花瓣纹路清晰又模糊,每瓣都错落有致,当真如真莲花一样。老板不禁开心急忙道“小姐可是喜欢这花灯?”小姐立刻点了点头道“老板,这个多少钱?”老板道“三百个铜板。”小姐让丫鬟付了钱,高兴的从小唯手中拿走了花灯。

  老板见客人走了高兴的给小唯一百个铜板道“姑娘的手艺的确很棒,速度也很快。姑娘在这做花灯我若满意我每个付姑娘二百个铜板。怎么样?”小唯道“谢谢老板。”小唯就这样做了四个时辰的花灯,做出了三十个,每个都不一样,有梅花的、兰花的、玫瑰花的、蔷薇花的等。老板乐的合不拢嘴爽快的付了钱还一再叮嘱小唯要再来。

  彩雀饿了,小唯带彩雀去了饭馆,这饭馆自然是上一世遇上王英的那家。小唯还在想怎么让上一世那桌的几人来像上一世一样来找麻烦。正想着,上一世那桌人来调戏彩雀,彩雀不悦的道“你们干什么?别碰我。”王英如上一世一样出手,小唯起身趁乱出了门,彩雀看小唯不见,急忙出去,被门口的小唯拉住,彩雀奇怪的说“姐姐,为什么突然走了?”小唯应付道“讨厌那些好色的人靠近我。”其实小唯只是想让情况和上一世一样。

  二人走在街上,小唯被一家布庄吸引,走进去后发现了一匹银白色的锦缎,小唯问老板“老板,这匹布多少钱?”老板笑着对小唯说“姑娘真是好眼光,这匹布是店中最好的。今日店中活动若姑娘能猜中谜题,这匹布就是姑娘的。”小唯道“好,不知谜题是?”老板开口“有形无形皆人定,包含一切喜怒哀愁,有人得之,有人无缘。其中滋味皆自知。”小唯嘴角扬起幸福的弧度“是爱情。若爱则有形,化为关心、照顾、守护。若不爱则无形,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爱中包括喜怒哀愁。两人风雨同舟,一同经历。有缘能得到,会幸福;无缘只会彼此痛苦。每个人的感受不一。”老板拍手道“姑娘如此说法,怕是有意中人了。祝姑娘与自己意中人白头偕老。这匹布是姑娘的了。”彩雀帮小唯抱着一脸不解的问“姐姐,你怎么把爱情解释的那么明白?”小唯一笑道“小丫头,自己经历了就知道了。”

  彩雀刚想问小唯那是不是真的有意中人了。小唯就假装灵力不足身体虚弱。彩雀立刻把小唯扶到偏僻的地方,把布用法术收起来。对小唯说“姐姐,我去帮你找人来吸食。”然后快速走了。

  小唯看着这个位置正是上一世遇到王英的位置,不禁放下心,这时一男子从小唯身边走过看到小唯如此美貌动了色心,伸手要拉小唯手臂,小唯立刻躲开男子却不依不饶一步步逼近小唯,小唯只好后退,正想用法术弄晕男子。见王英来了,大喊“救命,救命。”王英听到立刻跑来救了小唯。王英问小唯“姑娘,你没事吧?”小唯平淡的道“没事,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彩雀正好赶回来焦急的问“姐姐,你没事吧?”小唯道“没事,不用担心,刚才有男子对我起了色心,是这位公子及时救了我。”彩雀这才注意到王英开心的道“饭馆是就是他帮我解围。”王英笑着点了点头。彩雀对小唯道“姐姐,天色不早了,我们找个客栈吧!”王英接道“我住在江城客栈,这客栈虽小,但干净而且便宜,你们两个弱女子不安全,不如和我住一个客栈吧!”彩雀道“那太好了,我们的钱也不多。”小唯感谢的道“多谢公子,我们姐妹俩无依无靠,真是多谢公子的照顾。”王英听了道“不用客气,我叫王英,是这边城守将,你们叫我名字就好,不必叫我公子了。”小唯道“我叫小唯,妹妹叫彩雀。”王英道“那小唯彩雀我们先去客栈。”

  三人到了客栈,小唯和彩雀选了一间房,小唯刚进房间就用法术把布变了出来放在了桌上对彩雀说“彩雀,等天全黑你就呆在这,我要出去一趟。”彩雀一把拉住小唯“姐姐,不行。你妖灵没了随时会难受,你不能独自离开。”小唯拍了拍彩雀的肩膀“没事,乖,我不会出去太久的。”彩雀还是不答应,小唯说了半天也无用,只好答应带彩雀一起去。夜幕降临,二人就转身离开去了万古族。小唯仔细的熟悉了一下万古族的守卫安排和地形,然后带着彩雀离开了。虽然可以用法术直接查看万古族但小唯觉得实地考察一下更放心,才去的万古族。刚回客栈彩雀就问“姐姐,你去那个地方干什么?那是哪?”小唯道“是万古族,我要救两个人。”彩雀问“为什么要救两个人?这两个人是谁啊?”小唯不能告诉彩雀实情只好说“是曾帮助过我的人。”彩雀此时有些困了就没再多问。小唯见状就铺了铺床与彩雀一起休息了。第二天晚上小唯装灵力不足跟彩雀说“彩雀,我必须先出去。”彩雀点了点头,小唯离开了客栈来到了湖边,想着和浮生在湖边的过往,白玉箫放在唇边吹起了浮生常吹的曲子。突然湖里的小鱼一条条从湖里跃出表演着跳水的活动,小唯开心极了,这场景太熟悉。这是上一世浮生为了逗自己开心做的事。小唯知道浮生来了,小唯收起了白玉箫转身,果然浮生正静静的看着自己。小唯高兴的扑进浮生怀里“浮生,我好想你。”


作者有话说:大家觉得要不要拆王英李静CP,我本人觉得王英的爱左右摇摆不定,配不上李静,毕竟李静这姑娘也算敢爱敢恨?觉得配一个厉害点的怎么样呢。大家怎么想的评论告诉我哦,谢谢!

晚狂轩舟

画皮之唯爱永恒

第一章  浮生终回归 启温馨生活

一曲悠扬的箫声从寒冰地狱传出,寒冰地狱中一白衣女子对着一颗石心吹箫。这女子正是小唯。当年女娲娘娘说浮生要修炼千年才能恢复修为,再次化为人形,小唯就一直等。虽然这种等待是漫长的,但那是对别人而言,小唯认为这种等待是甜蜜的。她爱浮生,等多久都没关系,就像这寒冰地狱乃是极寒之地,但有浮生,小唯永远都不会觉得冷。

  又是一天,小唯趴在石台上睡着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或许梦中有浮生吧!

  一霎那,石心周围泛起片片华光,微微寒意传来。华光太盛,闪的人看不清石心的变化。可下一刹那,一黑衣男子从华光中走出。一切都那么静,没有带起任何声响...

第一章  浮生终回归 启温馨生活

一曲悠扬的箫声从寒冰地狱传出,寒冰地狱中一白衣女子对着一颗石心吹箫。这女子正是小唯。当年女娲娘娘说浮生要修炼千年才能恢复修为,再次化为人形,小唯就一直等。虽然这种等待是漫长的,但那是对别人而言,小唯认为这种等待是甜蜜的。她爱浮生,等多久都没关系,就像这寒冰地狱乃是极寒之地,但有浮生,小唯永远都不会觉得冷。

  又是一天,小唯趴在石台上睡着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或许梦中有浮生吧!

  一霎那,石心周围泛起片片华光,微微寒意传来。华光太盛,闪的人看不清石心的变化。可下一刹那,一黑衣男子从华光中走出。一切都那么静,没有带起任何声响。男子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寒意,那是冰雪的味道,满头银灰色的头发被一银色发冠束着,衣袖口上的银色绣纹更衬的男子的气质不凡,俊郎的绝佳脸庞上没有任何情绪,这就是寒冰地狱之主——震天石神浮生大人。

  浮生一眼便看见了石台旁趴着睡着的小唯,嘴角不禁扬起了好看的弧度。这一笑真可谓倾城倾国。走到小唯身旁,手一晃,一件黑色披风出现在手里。他俯下身子轻轻的将披风披在了小唯身上,刚要起身就听到小唯带着哭腔撕心裂肺的喊着“不要,大人,不要碎,不要啊……”接着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浮生的脸上满是心疼,用手轻轻的为小唯拭泪。小唯感受到脸颊上熟悉的冰凉温度,立刻从梦中惊醒。右手一把拉住了浮生的手,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浮生,左手颤抖着试探的抚着浮生的脸庞。浮生拉住了小唯的左手,淡淡的笑着“我回来了,小唯。”小唯听到这话的瞬间身体猛的前倾,投入了浮生的怀抱,眼泪止也止不住的流。浮生轻吻了一下小唯的秀发,安慰的说“别哭了,我不是没事吗?”小唯摇着头,伤心的说“都是小唯的错,如若不是小唯,大人也不会差点魂飞魄散,重修千年。小唯对不起大人。”浮生不加任何情绪的说“小唯,你对我只是愧疚吗?”小唯很坚定的摇头“小唯对大人是非常愧疚,但小唯爱大人不是因为愧疚,小唯爱大人,一刻都不想与大人分开,如若大人有事,生死相随。”浮生手抚着小唯的秀发“小唯,本尊不会有事,你不准有死相随的想法。”小唯点了点头。

  突然一道光幕出现在寒冰地狱,浮生放开小唯,恭敬的单膝跪地,尊敬的说“拜见师尊。”小唯也行了大礼,尊敬的说“小妖拜见女娲娘娘。”女娲娘娘从光幕中走出,笑着道“不必多礼,起来吧!”二人起身,女娲娘娘继续道“浮生看到你找到自己的幸福,师尊很替你高兴。只是小唯是妖,她虽重修千年把妖灵修了回来,但因为曾没有妖灵所以每九亿万年都会经历一次血月之劫。不过不会致命,只是撕心裂肺的撕扯灵魂的痛。师尊我不能帮你们什么,只能让时间倒流,你们可以回到任何一个时间,把故事改写。找一个办法挡下小唯的血月之劫,让善良的人有好的结局,这样你们结下的善缘便可以给小唯一个成为妖仙的善果。你们愿意去吗?”浮生想也没想道“愿意。”小唯则犹豫了,她怕浮生会有危险,但又不好辜负女娲娘娘好意。正想着,女娲娘娘问道“小唯,你愿意吗?你不用担心浮生,这小子不会有事的。”小唯一笑,这女娲娘娘也是一个幽默的人,见小唯一直不开口浮生道“师尊,小唯听我的,送我们去吧!”女娲娘娘听了笑了笑,对小唯说“小唯,你看这小子独断专行,日后若他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帮你教训他。”浮生听了很高兴,自己师尊很喜欢小唯,不然也不会这么说。小唯行了一礼,表示感激。女娲娘娘问“想到回到何时了吗?”小唯答“李静与王英开始比武前。”女娲娘娘点了点头,一拂袖一道光门出现,浮生拉着小唯的手走了进去。女娲娘娘看着走进去的二人,叹道“一定要有一个好的结局啊!”

  从光门中出来是一片森林,小唯和浮生明白:这是李静与王英比武的森林。小唯说“大人,李静和王英在东西,我们走吧!”浮生平淡的道“叫我浮生。”小唯愣了愣反应过来,双颊浮起红霞,美的动人,小声的叫了一声“浮生。”浮生听了,嘴角扬起了微微弧度,彰显着他的好心情。二人去了东面,看着打斗的李静和王英,阴了身形。在王英用金刀击向李静之时,浮生随手化出一个透明光球直射金刀,刀尖受阻,在即将伤到李静时收住了攻势。王英和肖阳都松了口气,李静没事,小唯也放心了。看着浮生道“浮生,我们回寒冰地狱吧!这段时间不会发生什么事,再过一段时间,彩雀该到寒冰地狱寻我了。”浮生刚要带小唯回去,小唯想到了冰蛇。“浮生,寒冰地狱有冰蛇,这段时间你还是别和小唯待在一起吧!”浮生却不在意的说“冰蛇我会让他出去办事,彩雀来那天再让他回来。”小唯心想:还是大人考试周全。

  小唯正想着,浮生已经一转身带着她回寒冰地狱了。浮生把小唯送回了自己寝殿,自己则去大殿。冰蛇看浮生来了忙行礼“主人。”浮生看着无事的冰蛇心里十分高兴“冰蛇,你去千年冰川帮本尊找最好的千年白寒玉。”冰蛇答“是。”便立刻启程了,也不多问什么。

  浮生回到寝殿,看到小唯玉手托着香腮聚精会神的想着事情,连他进来了都没发现。浮生到小唯身旁小声的问“在想什么?”浮生的话很轻,因为他怕吓到小唯。小唯没听到,浮生也没再问,只是静静的等着小唯自己回神。

  过了一刻钟,小唯回过神,看到浮生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微微一笑“浮生,你回来了。小唯想听你吹箫了,你吹给我听好不好?”浮生伸出手,白玉箫出现在其手里。箫致唇边,幽扬的箫声响起,无尽的寒意与脱俗。浮生的箫声就如本人,不然尘世,藐视众生。不过,小唯却能从这箫声中感受到浮生的深情。千年了,终于又听到浮生的箫声了。

  小唯双手环住浮生的腰靠在浮生的怀里,感受着他独有的气息。若能一直如此下去该多好。一曲过后,小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挣着大大的眼睛,一脸好奇的看着浮生,浮生被看的疑惑,不知这小狐狸又有什么事要打趣自己“小狐狸,你想问什么?”小唯狡黠一笑“小唯只是好奇像大人这样样貌倾城,法术又高,是女娲娘娘的弟子的远古尊神。应该有很多女仙喜欢吧!”浮生摸了摸小唯的秀发没有回答。小唯一看就知道了又问“那大人是不是总遇到偶遇?宴会上总会有很多女仙争相献舞吧?”浮生看了一眼小唯,道“本尊为了防止麻烦所以宴会的请帖选择性接收。去天上的话也大多去师尊那。”小唯看着浮生双手环住浮生的脖子“小唯看大人如此招风,还真是害怕守不住大人。”

  浮生看着小唯明亮的双眸,好笑的说“小狐狸,又调皮了,再有下次要罚。”小唯有些好奇“大人要如何罚?”浮生平淡的道“今日就罚你为本尊跳支舞,日后再有再说。”小唯歪了歪头问“真的要罚小唯跳舞吗?”浮生道“当然。”小唯松开环住浮生脖子的双手,笑着说“大人在大殿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浮生到大殿等了几分钟,看到小唯着一袭粉色舞裙缓步走来,在大殿中央停了下来,莲步轻移,粉袖一动,惊艳了世人眼,随着舞蹈开始大殿中央飘起了片片桃花雨,小唯发上的桃花步摇随着她的舞动朵朵桃花相碰,清脆的响声悦耳动听。舞衣飘飘,步步生花,优雅曼妙。每一步一动作都美的令人注目。浮生知道小唯漂亮却不知竟可以这么美。一舞已毕,小唯走到浮生身边高兴的说“大人,小唯的法术是不是精进了不少,这专门为你准备的舞蹈,你可还喜欢?”浮生把小唯拉入怀中“法术是精进了不少,桃花雨控制的很好就可以证明。舞蹈本尊也很喜欢。本尊的小狐狸真是多才多艺,不过不准再给别人跳舞,以后只能给本尊跳。”小唯笑着答“遵命,大人。”

  浮生拉着小唯到了寝殿隔壁的偏殿门口。浮生道“推开门。”小唯依言推开。里面有许多的流苏薄纱装饰,整体是以粉蓝紫三色为主色调,房间华丽的就像公主的寝殿,温馨无限。整个偏殿分为花三部分,粉色的卧室,蓝色的小花园,紫色的化妆间。卧室中央有一个极大的空中吊床;小花园中有蓝色的蔷薇花秋千;化妆间中央有大的圆形螺旋储物台。可见这都是浮生为自己准备的。小唯很感动,走到秋千那做坐了下来,看着浮生道“大人是帮小唯推秋千呢?还是和小唯一起坐?”浮生手握住秋千绳,刚轻轻一推就有漫天的蓝色蔷薇花瓣出现,飞舞在屋中。小唯见了,转过头去看着浮生“浮生,有你真好。”浮生道“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小唯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说:大家觉得要不要拆王英李静CP,我本人觉得王英的爱左右摇摆不定,配不上李静,毕竟李静这姑娘也算敢爱敢恨?觉得配一个厉害点的怎么样呢。大家怎么想的评论告诉我哦,谢谢!

花泊
花泊
熏风🌪
https://b23.tv/...

https://b23.tv/BV1oC4y1s7Ev手书终于完成了

https://b23.tv/BV1oC4y1s7Ev手书终于完成了

花泊
花泊
花泊
花泊
花泊
花泊
花泊
花泊

六、妖魔的超短草裙

作者:花泊

人在家中憋,文中天上来。最近写文意外地顺,从今天起《浮生唯一》日更哦,望各位读者宝宝支持哦(*^▽^*)

花泊
花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