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

29.8万浏览    4852参与
是韶烨不是少爷

梦魇

你输了,王黯,我的哥哥。


手起刀落,血蒙蔽了眼睛,猛然从床上惊醒,浑身都是汗,汗渍已经打湿了身下那张床铺,脸上满是惊恐,愤怒,以及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是梦,是王黯做的梦。今夜,注定无法入眠。


身后的伤疤隐隐作痛,明明那么多年过去了,当时的情况却依然历历在目,一切都像是发生在昨天那般,所谓,勿忘国耻,但,那些事情早已成了深夜里面,王黯一遍又一遍挥之不去的噩梦,已然成为梦魇,缠绕,至死不休。


“怎么了王黯,又做噩梦了么……”


眼见本来黑灯瞎火的屋子又变得通透,王耀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开门进入,果不其然,...

你输了,王黯,我的哥哥。

 

手起刀落,血蒙蔽了眼睛,猛然从床上惊醒,浑身都是汗,汗渍已经打湿了身下那张床铺,脸上满是惊恐,愤怒,以及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是梦,是王黯做的梦。今夜,注定无法入眠。

 

身后的伤疤隐隐作痛,明明那么多年过去了,当时的情况却依然历历在目,一切都像是发生在昨天那般,所谓,勿忘国耻,但,那些事情早已成了深夜里面,王黯一遍又一遍挥之不去的噩梦,已然成为梦魇,缠绕,至死不休。

 

“怎么了王黯,又做噩梦了么……”

 

眼见本来黑灯瞎火的屋子又变得通透,王耀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开门进入,果不其然,王黯就这么坐在床铺上头,扶着额头有些懊恼的模样,必然是梦魇缠身。

 

王黯并不想去理会突兀进来的王耀,他现在很恼火,心里也说不出的烦躁,一眼都不想施舍给王耀。

 

王耀早已习惯。

 

他走近床边坐下,像个老妈子一样抬手摸了摸王黯的头顶。

 

王黯是很反感这种行为的,换做平时他早就一拳上去,唯独今晚反倒是安心。

 

“好了好了没事了,睡不着的话我陪你聊聊天怎样?”

 

王黯没说话,一般这种时候王耀已经清楚他是默认了,刚打算起身让王黯在床上躺好,突如其来的落入一个有温度的怀抱内。

 

那是……王黯……?

 

这个拥抱在颤抖,王耀并未打算分开,只是轻轻回抱这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儿,一点一点的像母亲安慰做噩梦的孩子那样轻轻拍着他的背。

 

干脆……今晚留下来吧……

 

小心的分开,换下拖鞋上了床,王黯不抗拒反而很自然的挪了位子让给他,这才安分的躺了下来,王耀也跟着躺下来,两个人面面相视后王耀先笑了出来。

 

“你有时候真的就是个孩子。”

“闭嘴……”

 

王耀静静地看着王黯那双红色的眼睛,里面是暗淡的光。

 

“是又梦到了?”

“嗯。”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帮他盖了盖被子,刚想开口安慰这个受惊的孩子,就被王黯接下来的话堵得哑口无言。

 

“明天就要去教训本田葵那臭小子,真是气死爷了。”

 

王耀:???

 

嗯……好吧,收回他像孩子这句话……

 

王耀这么想了。但看到王黯那气愤的表情,又有一副小孩子记仇闹别扭的感觉。

 

……好吧还是不收回了。

 

“晚安吻呢。”

“什么?”

 

本来还在气头上的王黯突然的一句话让王耀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有点跟不上王黯脑子转弯的快慢。

 

紧接着王耀的额头就接触到了柔软的触感,一时间让王耀更反应不过来了。

 

“都是因为你,今天没有给我晚安吻,所以我才会做噩梦。”

 

果然是小孩子闹别扭吧。

 

王耀叹了口气,略微支起身子在王黯的额头落吻。

 

“行行行我的错,所以快睡吧,已经很晚了。”

“晚安。”

 

一句晚安直接就翻身背对着王耀了,王耀愣了半晌,也跟着翻身。

 

刚翻过身,腰就被人搂住,下意识的抗拒又想起是王黯还是有些无奈的闭上了眼。

 

今晚……就先这样吧……明天再教训他…

ANGELO

来营业。

都是异色注意。

p1,2上完色版

p3描改模板,典芬注意

p4—7都是线稿(异色北五),上完色再发。


来营业。

都是异色注意。

p1,2上完色版

p3描改模板,典芬注意

p4—7都是线稿(异色北五),上完色再发。


昨天有睡觉吗

🐺🐰

异色【这也能被pingbi是我没想到的

🐺🐰

异色【这也能被pingbi是我没想到的

是韶烨不是少爷

奥利弗和亚瑟

奥利弗不是亚瑟,虽然他们都姓柯克兰,但奥利弗一直都以此不满,他并不想姓柯克兰。 


老家伙,奥利弗一直都是这么称呼亚瑟的。亚瑟不知道因为这个称呼生气过多少次,但也仅限于生气,并没有任何会动手的意思,奥利弗是这个样子,一直都是。 


每年的7月4日,总是奥利弗最头疼的时候,那个老家伙。当然了,他指的当然是亚瑟。一整天都会躲在自己的房间内,甚至连他平日内最宠爱的妖精小姐都不想面见,整个宅子内都是死气沉沉的,这让奥利弗很烦躁,他不得不每一次都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亚瑟的房间然后像个老父亲一样去劝慰。 


虽然每年的第二天,亚瑟依然躲在被子里,不过是念叨着想死这样的...

奥利弗不是亚瑟,虽然他们都姓柯克兰,但奥利弗一直都以此不满,他并不想姓柯克兰。 


老家伙,奥利弗一直都是这么称呼亚瑟的。亚瑟不知道因为这个称呼生气过多少次,但也仅限于生气,并没有任何会动手的意思,奥利弗是这个样子,一直都是。 


每年的7月4日,总是奥利弗最头疼的时候,那个老家伙。当然了,他指的当然是亚瑟。一整天都会躲在自己的房间内,甚至连他平日内最宠爱的妖精小姐都不想面见,整个宅子内都是死气沉沉的,这让奥利弗很烦躁,他不得不每一次都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亚瑟的房间然后像个老父亲一样去劝慰。 


虽然每年的第二天,亚瑟依然躲在被子里,不过是念叨着想死这样的字眼而已。 


恰恰相反,奥利弗不会把昨天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奥利弗跟亚瑟一直都属于和平相处模式,并不像别的其他人那样会打起来或是吵架冷战,至于为什么,奥利弗一直都在让着亚瑟。因为有一次亚瑟真的赌气连续一周都当奥利弗不存在,奥利弗怕了,就再也没跟他争吵过。 


所有的异色都不会被任何人看到,就连自己的上司也完全不知道其存在,唯一的能够看到的只有两种人,同类和极端。所谓同类自然就是其他的异色,所谓极端自然指的是另一面。 


王灯泡最近跟他另一面吵架了在冷战,黑皮又跟另一面打起来直接进了医院,老烟腔完全不想搭理,至于那个浑身散发着不详气息生人勿近的黑熊,果然跟他们比起来亚瑟不知道有多可爱。奥利弗喝了一口红茶眯起眼这么想着。 


“奥利弗——!!!!” 


来了。 


亚瑟气冲冲的来到花园看到淡定喝着下午茶的粉毛,就差没有翻白眼以及国际“友好”手势了。 


“又把厨房的烂摊子丢给我!我真是受够你了!” 


真吵啊。奥利弗偏了偏眼睛,不想再去看那个中年大叔,喋喋不休的嘴里开始翻起了旧账。好烦。 


“我再也不要……唔!咳咳……笨蛋!干什么!” 


奥利弗直接把一个杯子蛋糕塞进了亚瑟的嘴里,好堵住他接下来想说的话,放下了茶杯叹了口气。 


“我难得为你准备的下午茶,你的司康太难吃了,该换换口味了,真不知道你怎么能活下来的。”

“笨蛋!我才不需要别人为我准备的下午茶!” 


亚瑟的脸就这么红了。 


其实姓柯克兰也不错。奥利弗突然这么想了。 

是韶烨不是少爷

奥利弗和艾伦

奥利弗是个疯子,不折不扣。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奥利弗很可爱,可能是因为他毛茸茸粉红色的一顶头发,也可能是他喜欢天天粘着人喊着人家的昵称,又或者是他每天都会对别人笑,会参与他们的话题。或许都是吧。


唯独对待艾伦的时候奥利弗会显得有些不同,也可以说是不自然,脸上的笑容总是会险些绷不住,如果是他们两人独处,你恰好路过房门口,会听到房间内奥利弗甜腻的笑声跟艾伦一句句的咒骂。


他咒骂奥利弗是个婊子,是个伪君子。


紧接着就会传出一阵殴打的声音,当你推门而入,你就会看到艾伦揪着奥利弗的领子骑在他的身上,高举起来的拳头还没来得及落下被强行打断,而奥利弗?奥利弗是躺在地上被揍...

奥利弗是个疯子,不折不扣。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奥利弗很可爱,可能是因为他毛茸茸粉红色的一顶头发,也可能是他喜欢天天粘着人喊着人家的昵称,又或者是他每天都会对别人笑,会参与他们的话题。或许都是吧。


唯独对待艾伦的时候奥利弗会显得有些不同,也可以说是不自然,脸上的笑容总是会险些绷不住,如果是他们两人独处,你恰好路过房门口,会听到房间内奥利弗甜腻的笑声跟艾伦一句句的咒骂。


他咒骂奥利弗是个婊子,是个伪君子。


紧接着就会传出一阵殴打的声音,当你推门而入,你就会看到艾伦揪着奥利弗的领子骑在他的身上,高举起来的拳头还没来得及落下被强行打断,而奥利弗?奥利弗是躺在地上被揍的那个,他的脸上有乌青嘴角有血丝,如果不是被强行打断,下一秒他的手臂或是腿脚会传出骨折的声音。


要是上前询问,奥利弗只会默默地看一眼离开的艾伦,然后像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人一样站起来拍了拍狼狈的自己,微微一笑,对脸上和身上的伤痕不做出任何要责怪的意思。


真是个天使啊。


奥利弗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就像是默认了一样,一直到某一天你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了椅子上,面前是熟悉的餐桌以及餐桌旁边托腮靠着桌子还歪着头对着你笑的奥利弗。事情不妙。但是跑不了,你的嘴里只能被一点一点塞进那十分好看的纸杯蛋糕,甜到发慌腻过头的感觉,吞咽回味后是苦的。


-我早就说了你是个伪君子,真让人恶心啊奥尔。

-可是有些人就是喜欢我可爱的外表啊——

-别扯上我,想吐!


推门而入的艾伦一把抓起了奥利弗粉色的头发,迫于身高奥利弗只能强行仰着头盯着这个比他高些的黑皮大男孩,两个人的对话差点让你以为艾伦是来救人的。如果不是后来他们的那个吻,你真会信。


-伤口还没好呢老疯子

-托你的福小混蛋


粗鄙的话从奥利弗口中发出,一切都已经晚了,视线逐渐失去,连听觉都开始变得不灵敏。为什么会忘了呢,奥利弗不是亚瑟这件事,就算是一样的脸,比亚瑟可爱,但奥利弗是疯子。为什么会忘记这件事呢。


奥利弗当然是可爱的,是可爱的疯子。

所有人都喜欢可爱的奥利弗。

唯独艾伦,喊他伪君子。

是韶烨不是少爷

醉酒「异色味音痴」

-亚瑟会喝醉吗?

-谢邀,他一杯倒。

-那……奥利弗呢?


突然的沉默,这让坐在电脑屏幕面前回答问题的人突然就停止了打字的举动,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面那个兴致勃勃正在厨房内忙活的粉毛,轻啧一声关上了笔记本。


在他的印象里面基本上都是那老家伙的常色喝醉,然后会拉着阿尔弗雷德那坨肉球一个劲儿的吐槽一个劲儿的抱怨,虽然阿尔弗雷德看上去十分不耐烦的模样,但仔细看看能够发现他脸上是一副很宠溺的笑容。


装模作样的Aky小鬼头。


不过他还真的没见过奥利弗喝醉过,甚至都没见到过他沾酒。那老疯子不会是酒精过敏吧。这是他的第一反应,随后又摇头甩掉了,明明家里的地下室有个酒柜,而且温度存...

-亚瑟会喝醉吗?

-谢邀,他一杯倒。

-那……奥利弗呢?


突然的沉默,这让坐在电脑屏幕面前回答问题的人突然就停止了打字的举动,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面那个兴致勃勃正在厨房内忙活的粉毛,轻啧一声关上了笔记本。


在他的印象里面基本上都是那老家伙的常色喝醉,然后会拉着阿尔弗雷德那坨肉球一个劲儿的吐槽一个劲儿的抱怨,虽然阿尔弗雷德看上去十分不耐烦的模样,但仔细看看能够发现他脸上是一副很宠溺的笑容。


装模作样的Aky小鬼头。


不过他还真的没见过奥利弗喝醉过,甚至都没见到过他沾酒。那老疯子不会是酒精过敏吧。这是他的第一反应,随后又摇头甩掉了,明明家里的地下室有个酒柜,而且温度存储都是标准甚至可以说是完美,却没见那个人去动过那些美酒。


这么想来,倒还真想看看了,喝醉的样子。


说做就做,趁他不注意去了地下室取走一瓶看上去很昂贵的红酒,大摇大摆的走进厨房把那瓶酒放在他正打算装饰的蛋糕上面,直接就把蛋糕压扁的不成样子。然而他也没有生气,只是看了一眼妨碍他做蛋糕的人。


“又要做什么亲爱的?不会是喝酒吧?”


不可否认,点了头。他没有拒绝,只是摘下了身上那条粉色甚至还有蕾丝边的围裙挂在一边,拿起那瓶还有些微凉的红酒,打开后面的玻璃柜,挑选很久踮了踮脚选择了一对高脚杯,熟练的用起子打开木塞,倒入高脚杯,一切都那么干脆利落。


这老疯子,一看就是喝过酒,不过是什么时候。


他率先拿起高脚杯,轻碰另一个发出清脆响声,一杯下肚,眼神示意另一个人赶紧喝。抬手拿起桌上高脚杯,望着酒杯内红色液体。做作的喝法。也跟着喝下。


酒过三巡,他的脸开始逐渐发红,似乎是酒精度上来了,但他却越发的沉默寡言没有平时的叽叽喳喳,平日他都是绕在身边一个劲儿的叽叽喳喳。实在太过安静。啪的一声,高脚杯被狠狠地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刺激耳膜。


要发酒疯了?


但是并没有,他蹲下来很小心翼翼的捡着地上的玻璃碎片,等全部都在手心之后使劲捏紧,手掌内侧渗透出的血迹一滴滴顺着腕部混入地上红酒内。


“还有你这样发酒疯的?”


他听到了声音,依然蹲着抬起头,眯起眼睛似乎是想要看清楚站在他面前的人到底是谁,缓缓站起来。抢过他的手强迫他打开手掌,里面有不少的玻璃碎片已经嵌入掌心。


先前也不是没看到过他包扎手心的时候,但他都说是自己做东西的时候划开了而已,想来,一个会在厨房内做甜点的人怎么会那么容易而且不断的被刀子划开。


他笑了,就在检查手掌心的时候他笑了,这个笑容怎么不认识,是真心的笑,笑的像个孩子一样。随后很快就挂在了那人身上睡了过去,一切举动都十分自然,完全没有平日的戒备心和警惕心,如果想要他的命,估计就该趁着现在了。


把一切乱糟糟的东西都收拾好,包括地上的痕迹。


-谢邀,老疯子不会喝醉。


至少,他不会允许自己在别人面前显示醉态。

旋 里 斯
丢个憨憨脑洞 《穿越的我不听话...

丢个憨憨脑洞

《穿越的我不听话,那就把他扔给老哥》

丢个憨憨脑洞

《穿越的我不听话,那就把他扔给老哥》

安某菜死了(开学咕

他很可爱

奥尔弗他好可爱!!!!!!!想*,诶?怎么氵

奥尔弗他好可爱!!!!!!!想*,诶?怎么氵

冷离夜
异色神意,有时间就画完,最近备...

异色神意,有时间就画完,最近备考中。

异色神意,有时间就画完,最近备考中。

莱
祝两位小公主生日快乐! 喜欢列...

祝两位小公主生日快乐!

喜欢列支两年了www


祝两位小公主生日快乐!

喜欢列支两年了www


V:

异色

味音痴无差,万圣节设

黑桃国,是扑克大陆上最强盛的国家。K拥有时之钟,Q拥有时之怀表。而J是整片大陆最年长的人。

在一天清晨,我们尊贵的王后,亚瑟·柯克兰正在试用魔法。他纤细的手指划过怀表,另一只手拿着柯克兰家独有的魔法棒。他的右眼皮跳了跳,淡金色头发被风吹的凌乱。那祖母绿的瞳眸仿佛有着万千星辰。

“既然来了,就别在外面站着了,吸血鬼。”亚瑟用一种复杂的情感望着窗边的吸血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哎呀呀,黑桃国的王后真是敏锐啊。亚蒂。”听到吸血鬼这样称呼自已时,亚瑟却并无反驳。他看看吸血鬼,他们俩是如此相像。相同的紫色,亚瑟的一身王后装,紫色的外套微微飘起。“奥利弗,你,可...

味音痴无差,万圣节设

黑桃国,是扑克大陆上最强盛的国家。K拥有时之钟,Q拥有时之怀表。而J是整片大陆最年长的人。

在一天清晨,我们尊贵的王后,亚瑟·柯克兰正在试用魔法。他纤细的手指划过怀表,另一只手拿着柯克兰家独有的魔法棒。他的右眼皮跳了跳,淡金色头发被风吹的凌乱。那祖母绿的瞳眸仿佛有着万千星辰。

“既然来了,就别在外面站着了,吸血鬼。”亚瑟用一种复杂的情感望着窗边的吸血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哎呀呀,黑桃国的王后真是敏锐啊。亚蒂。”听到吸血鬼这样称呼自已时,亚瑟却并无反驳。他看看吸血鬼,他们俩是如此相像。相同的紫色,亚瑟的一身王后装,紫色的外套微微飘起。“奥利弗,你,可以从正门进来的。不用,不用这样。”奥利弗是没听到,开心地笑着,露出了象征吸血鬼的尖牙。草莓金的头发在昏暗的清晨并不显眼,有趣的是他的眼晴。那是罕色的粉色瞳孔,让人有种溺进去的感觉。“那可不行呀,我就是来看看你哦。毕竟,小艾伦可是很暴躁的。”奥利弗跳进房间,大大的抱了一下亚瑟。身后传来声音。“喂,奥利弗,还没好么?我可是想要砍人啊,小心点你自已。”奥利弗转过身来,窗边又出现了一个暗红色头发的人,手里还拿着电锯。奥利弗似乎很开心,转头和亚瑟说了几句话。亚瑟一边听一边看着这个“电锯杀人魔”。艾伦十分不爽,没杀一个人就算了,现在奥利弗还磨磨蹭蹭的,真是烦死了!艾伦那红色的眼睛中又增加了许多戾气,他烦躁的扯了扯衣服。突然,心中一股无名之火又降了下去。他愣了愣,发现奥利弗已经拉着他的手走了。前面的吸血鬼转过头来,笑着看着艾伦说“小艾伦冷静点。奥利先生不会离开你的。只要你不走哦。If you do not leave, I will not abandon.  ”艾伦撇过头去,闷闷说道“I yearn for freedom. Although I need you, I hate your possessiveness. ”奥利弗并没有回应,揉了揉艾伦的头发。艾伦把头转到一边“别揉我头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会长不高的。”奥利弗眨了眨眼“艾伦马上要比我高了哦。”

张灯
●还是异色加 (这个人憋不出话...

●还是异色加


(这个人憋不出话来了)

●还是异色加



(这个人憋不出话来了)

重度沙雕爱好者

【异色极东】我的同桌今日回宫(四十八)

*无差


    王黯的身体有些沉,脑袋靠在小腹上,像一块暖宝宝,热热得发烫。

    本田葵只感到一阵电流从全身滑过,连指尖都麻了。

    空气很安静,一切声响都沉寂在了黑夜中。他举着手,耳边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呼……呼……


    窗外驶过车辆的车灯照射在两人身上,...

*无差



    王黯的身体有些沉,脑袋靠在小腹上,像一块暖宝宝,热热得发烫。

    本田葵只感到一阵电流从全身滑过,连指尖都麻了。

    空气很安静,一切声响都沉寂在了黑夜中。他举着手,耳边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呼……呼……

    

    窗外驶过车辆的车灯照射在两人身上,本田葵看到紧紧搂住自己的人将脑袋在腹部蹭了蹭,分不清是耍流氓还是示弱。

    他不禁咽了口唾沫,就在他想开口说话时,眼前的人却抢先一步抬起了头:“阿葵……”王黯的眼角有些湿润,在昏黄的光线下亮晶晶的,似乎是因感冒泗涕倒灌所致。他盯着那双深红色的双眸,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沙哑的嗓音在长久的停顿后再次响起,“你说你……”

    车辆驶过,室内再次黑暗了下来。黑暗之间,本田葵听到了自己砰砰跳动的心脏——王黯想说什么?打算说什么?

    他竟从未如此紧张过。

    

    “……你说你不喜欢我,那就不喜欢吧,”王黯眯着眼,看着那个不知所措的少年,“你说很快要走了,我也认了。”他低笑了一声。

    本田葵只感到指尖又一次发麻。

    “之前我哥警告过我,我没听。”

    “就是因为你要走了我才……”身下的人突然又顿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我也没想过你能直接接受。”

    “从来没想过。”

    “不然不会拖到这个时候才说。”

    他忽地低声笑了起来,再次抬起头。本田葵盯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心底莫名发慌。

    “……不喜欢就不喜欢,但至少不要老躲着我吧。”

    “反正爷的话就放这儿了,爷就是喜欢你,改不了了。”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认为爷是变态也好,耍流氓似的赖着你也好,总之,爷想好了——”

    

    “爷就是赖上你了。”

    “你以后走到哪我跟到哪,你要是一辈子待在国外做生意我就过去工作,你要能回来那我就搬到你公司附近去。你结婚要给我发请帖,生子要请我喝满月酒……”

    

    本田葵感到喉咙发紧,他僵直的手缓缓落在一旁的栏杆上。

    “王黯,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的声音发颤,伴随着无法抑制的喘息。

    

    王黯低笑了一声:“我当然知道,所以,你可别说出去,说出去,我就完了。”

    “我会被你身边所有人恨死。”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阿葵,接下来的你呆在中国的时间,能不能不要再躲着我了……”

    “就像以前那样,作为普通朋友呆在一起。”

    “……反正你也早就知道了不是么?那现在就装作和以前一样,把剩下的一个月过过去吧。”


    又是一阵车辆驶过的声音。

    

    “王黯……”

    

    这一声“王黯”说得无比艰难,仿佛是压抑着什么极端厚重的情绪吐露出来的。本田葵死死盯着那个勾着唇靠在自己小腹上的人,感到无法抑制的情感即将冲破咽喉。

    

    王黯冲他咧嘴笑了一下:“那就这么说定了。”

    他一把松开手,滚回了床铺的内侧。

    

    腰上的力道一松,本田葵差点儿摔下去。他低声咒骂一声,抓紧了栏杆。

    

    夜色中那人的后脑勺直愣愣地对着他,就是一句话不讲。

    本田葵有些气恼,他感到自己完全就是被带着跑的,好不容易在刚回寝室的时候搬回一局,现在好了,又被这家伙抢先一步。

    

    就在他打算冲着那人再骂两句时,寝室门突然“滴——”地一声开了。


    一阵刺目的强光袭来。

    

    ——只见宿管拿着个巨大无比的手电筒霸气四射地叉腰站在门口:“你干什么呢!?”他打着灯光照着满脸惊恐的本田葵,“几点了几点了!?还不睡觉!?”

    他又狐疑地打量了一下站在楼梯上的男孩:“你不是二号床的吗?你爬上去做什么?咋滴,你俩还挨着睡!?”

    

    “不是……”本田葵目瞪口呆——宿管不是早就走了吗!?怎么这个时候还会跑回来??

    

    宿管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忍不住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上个宿管老师就跟我讲了,你是个惯犯,一定要找个时间晚上过来查一下,你看,被我抓住了吧?”

    

    这……我……本田葵差地给他气昏厥过去,他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狠狠瞪着那个缩在被子里死命憋笑的人。

    还能咋办,认错啊!他满脸无奈地说:“对不起,叔,下次不会犯了。”

    

    “我不管你下次会不会犯,反正被我抓到了你得扣分。”宿管一脸决绝,他在计分的平板上操作了一下,突然抬起头问,“你上去是干啥的?”

    

    本田葵一时语塞,犹豫一下,他指指床上那个人:“他好像得了重感冒,我上来看看他。”

    

    “哦哟。”宿管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高三生病了可不是好玩的,让我看看。”

    他将本田葵招呼了下来,自己爬上去看了看,听到了粗重的呼吸声。

    “有药没?”他问。

    

    本田葵愣了一下,摇摇头:“今晚没有热水,他洗了冷水澡,之前都没事。”

    

    “没热水?”宿管一脸难以置信,“没听说啊,可能是你们热水管出了点问题,我回头叫人来修一下吧。”

    他又想了想:“那你这还有热水不?喝的那种”

    

    “有。”

    

    “那成,”宿管招招手,“我那有药,给你拿点来,你帮他喂一下。你的分我就不扣了,如果他明天还没好,最好还是请假,高三了,需要好身体。”

    

    “啊,”本田葵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只会机械地点头,“好的,谢谢您。”

    

    于是当晚,本田葵拉扯着那个骂骂咧咧的家伙面无表情地灌下一大杯中药,把那刚刚还在耍酷的家伙苦得呲牙咧嘴。

    

    -

    

    接近年末,加之圣诞节,校园里的氛围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王黯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光着个屁股在阳台洗漱。

    本田葵路过瞅见了,默默在心里说了句“不知悔改”,溜进厕所放水去了。

    

    等到出门,像是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默契般,两人一同走向了买早餐的地方。

    途中遇到了林晓梅,不知道是不是王黯的错觉,他竟从自家妹妹眼里看到了难以名状的“老父亲的慈祥”。

    他抱着胳膊打了个颤,扭头看向本田葵,见对方同样是满脸的别扭。

    

    “……晓梅在想什么?”

    “……不知道。”

    

    到了班级,本田葵脚下一拐,差点就顺着王黯的脚步拐到第一大组去了。

    王黯冷笑一声,一巴掌把他拍向了第四大组:“回你的座位去,亲爱的儿子。”

    “滚。”本田葵臭着脸。

    

    又过了一天,那群才回去嗨翻天的外国友人竟然提前回来了,据说是学校要求入乡随俗,不给放那么多假了。

    对此,几个人竟然没什么怨言,甚至表示在外面不受管教更爽些。

    

    于是二十六号一大早,教室内又充斥着那群好事者叽叽喳喳的声响。

    走到座位上,本田葵看到后排的两个男生正在神秘兮兮地和卢西安诺说着些什么。

    他本没打算参合,刚坐下,却听到身旁的人来了一句:“真的啊,是很容易硬。”

    

    “???”本田葵一脸震惊地扭向一旁,“……你们在说什么?”

    身后的男生立马一拍他肩膀,压低嗓音神秘兮兮:“哎葵哥,你知道吗,听说男生面对喜欢的人,很容易硬哎……”

    

    “……”他在风中凌乱了一会儿,“……对不起,我第一次听说。”

    

    卢西安诺一脚踏在了他椅子底下的栏杆上,意味深长地盯着他:“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我为什么会早就知道了。”本田葵更加凌乱了。

    “哦,没什么,”卢西安诺耸耸肩,“现在不知道以后应该也知道。”

    

    “嗯……”本田葵含糊其辞地应了半天,心想这不是废话么。后排的男生却依旧求知欲强烈,见本田葵如此单纯,便又继续扒拉着卢西安诺的椅背,悄声问话。

    

    “哎,那都有些什么情况会这样啊?”

    “有什么……有什么触发条件吗?”

    

    “很简单啊,有时候抱一下都会。”

    “尤其是那种月黑风高的晚上,什么小巷里床单上,抱抱都会起反应。”

    “……啊你们要是不信找个男朋友女朋友啥的抱抱不就知道了。”

    “什么,简单?哪里简单了,喜欢的人看一下都会好么,尤其是刚成年的青少年……”

    

    “……”本田葵听着听着,突然僵直在了座位了。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如果没记错的话,前天晚上王黯在寝室里抱住他的时候,他好像……?

    

    TBC.



咳咳,说实话,突然写回了这么清纯的异色极东,一时间还有点不太适应……

刘·安洁莉娜·冰灵梦蝶·Q·晴雪羽殇璃·梅芬

给逆子@2147 的生贺 是异色


后面的是不同的滤镜 我觉得好看就都发了、

给逆子@2147 的生贺 是异色


后面的是不同的滤镜 我觉得好看就都发了、

我真真tm帅气威武

私设 4P!黑塔利亚世界观【2】

一个私设,写好玩的。


有问题评论区说


4P!原设看这:原始设定 

上一篇:私设4P!黑塔利亚世界观【1】 


政府:

现在世界上仅仅存在几个国家,只有一个「至高政府」。「至高政府」只有分「低中高」层和不同部门,没有最高掌权者。


至高政府掌管全国的大小事,从国家问题到民间纠纷所有问题都由政府高层分发人员下去处理(社会上没有民间组织)。虽然一整个政府机关很庞大,但管理一个国家还是很困难,时常无法掌控社会上出现的问题。


国家之间不交恶,没有政府想对其他国家发动战争(要花费的精力太多了)。每个国家之间不过多干涉,顶多金钱 /物资交易往来...

一个私设,写好玩的。


有问题评论区说


4P!原设看这:原始设定 

上一篇:私设4P!黑塔利亚世界观【1】 



政府:

现在世界上仅仅存在几个国家,只有一个「至高政府」。「至高政府」只有分「低中高」层和不同部门,没有最高掌权者。


至高政府掌管全国的大小事,从国家问题到民间纠纷所有问题都由政府高层分发人员下去处理(社会上没有民间组织)。虽然一整个政府机关很庞大,但管理一个国家还是很困难,时常无法掌控社会上出现的问题。


国家之间不交恶,没有政府想对其他国家发动战争(要花费的精力太多了)。每个国家之间不过多干涉,顶多金钱 /物资交易往来。


至高政府并没有花费心思制造枪枝弹药、核武器,但民间仍有一些枪枝、火药的交易,政府通常不会去制止、管理。(因为枪枝通常都是从政府机关里流出来的)


政府人员大多都是自愿加入的,人手不足时,会「请」社会上的无业游民来工作。



幸存者——()国国民 / 无国籍的流浪者:



关于国民:

「国民」的标准是通过各国的「入国手续」、分发了身份证件后,定居於国内。大多幸存者都有国籍,定居国内成为国民比成为流浪者的危险更低一些。


国家的失业人口看经济状况,经济状况越差的失业人口越多,反之亦然,但全世界的失业人口都超过了()%。


失业人口通常占社会较多数,很多无业游民都是没有钱就上街打劫,街上时常能看到居无定所而冷死和饿死的人


国家的人口数很难增高。一是生育率不高,没什么人愿意生小孩;二是养不活,很多小孩都因为气候严寒和粮食不足夭折,能活到成年的很少。



关于无国籍的流浪者:

少数幸存者想独自建立 / 重组国家或其他原因,选择到未开发的荒地废土流浪。ta们不被各国承认,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政府会援助,自生自灭。这也是大多数人不想冒险当流浪者的其中一个原因。


就算大灾难后陆地减少了许多,世界上仍是有未被国家占领的地方,人们对那里的一切了解不深,而这也是流浪者的目的地。


现在有没有流浪者真正建立了国家仍不清楚。#「但听说在某个未知的地方,有个流浪者所组织的团体存在……?

(有没有这个设定都无所谓,看个人)


tbc. 

红枫深处有个谿墨之

新年快乐

#异色西北风组


现在是傍晚五点钟。雨滴开始敲打玻璃,屋檐,主人置于阳台的花盆以及——他的画架。有些狼狈,即使尽量在躲,雨依然从四面八方袭来,顺着被风吹动的发丝和衣角滑落。

这种时候,街角的书吧像是庇护所。    尤其在里面还有一个认识的人时。

克里斯托弗只是想躲雨,仅此而已。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维克多说。高大的俄罗斯人向他的“顾客”礼节性地颔首,心里还惦念着那本未看完的书。“画板先放在门口吧,里面更暖和一些。你会想来杯热巧克力的。”“谢谢,维卡。”克里斯托弗轻咳几声,将湿透的外套挂在门口。

热巧克力的白汽模糊着视线,向日葵的绚烂...

#异色西北风组



现在是傍晚五点钟。雨滴开始敲打玻璃,屋檐,主人置于阳台的花盆以及——他的画架。有些狼狈,即使尽量在躲,雨依然从四面八方袭来,顺着被风吹动的发丝和衣角滑落。

这种时候,街角的书吧像是庇护所。    尤其在里面还有一个认识的人时。

克里斯托弗只是想躲雨,仅此而已。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维克多说。高大的俄罗斯人向他的“顾客”礼节性地颔首,心里还惦念着那本未看完的书。“画板先放在门口吧,里面更暖和一些。你会想来杯热巧克力的。”“谢谢,维卡。”克里斯托弗轻咳几声,将湿透的外套挂在门口。

热巧克力的白汽模糊着视线,向日葵的绚烂掩匿在宁静深处。寒冷如俄罗斯,也总是期待着耀眼的明黄在南部山区的出现。

维克多转身时看到那副正对着门口的画,摸摸鼻尖挡住克里斯的视线。而他身后的克里斯揉着有些酸痛的手腕,试图将之前遗忘在角落里一闪而过的灵感重新挖掘出,无暇注意到友人的小动作。

雨斜打在玻璃窗上,与室内的纯音乐交杂在一起。“都说英国人出门都会带一把伞应对随时出现的乌云。巴黎也不遑多让。”维克多端着一杯咖啡,右手拿着未看完的书。克里斯缩在离壁炉最近的椅子上,懒洋洋地翻着桌子上打开的书。时不时传来的燃烧声混着书页翻动的轻响。

“——圣母院,你一定去过。”屈指轻叩桌面,克里斯只是看着维克多全神贯注的书——和书脊上的名字,懒散的语气中带着不容否认的确定。“自从灾祸发生之后,有很多学生来借这本书。”将书翻过一页,假装自己没有听懂对方的调侃。维克多抿口咖啡,不自觉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果然加过糖的苦后回甘更符合他舌尖的挑剔。

壁炉烧得更旺,雨却没有停歇的架势。维克多听着声音,喃喃自语“俄罗斯在这个时候,雪已经能没过大腿了。”“圣彼得堡?”“是列宁格勒,法国人。”维克多将围巾稍松一些,又将书扣在桌面向后微倚,“为什么你总以为我的家在圣彼得堡呢。去年似乎说过一次了吧。”克里斯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也许是因为我对俄罗斯的印象集中在叶卡捷琳娜大帝身上。”

维克多愣了一下,想起在巴黎人中听到过这位大帝名字的次数,在心里笑笑,又再度翻开那本书。


室内的石英钟倏地敲了六下,维克多才恍然从爱斯的感情里脱离出来。端起有些微凉的咖啡,咖啡因让沉浸于他人感情的大脑回过神来。

本应坐在对面的那一人不在了。起身寻着,走过几张桌子又绕过几个书架,才看到克里斯正倚墙听着还未停歇的雨声。这次换成维克多轻咳了几声,手从赤眸旁经过拍散了烟雾。克里斯原本阖着的双目微启,侧身将窗户拉开一道缝隙,将手中燃尽一半的香烟伸到外面。湿透的烟把扔到身旁的垃圾桶里,回身凝视着另一幅画。维克多说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却还是欲言又止。“很多人喜欢这幅画。”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五分钟,也许十分钟,维克多低声说道,用他想到的、最合适的、一句话。“当然。因为她已经不在了。”克里斯大概叹息了一声。维克多抬首搭在他肩上:“不。是因为它彩色的玫瑰花窗和当时刚好洒下的落日余晖。”“也许。”


大概是收到了许多巴黎人的怨念吧,这场不知多久的雨也渐渐停了。“也只有你才会无聊到把《人间喜剧》的书封和《悲惨世界》的换一下。”看着克里斯托弗熟练地将书封撤下,维克多撇撇嘴:“要知道,这至少骗过了你,Chris.”“……也许还会下雨。冬季的阴天。画板先放在你这里,可以?”“当然可以。如果你不担心明天来取画板时没有开门。”

克里斯因为这句话——也许是之前的某一句话,露出今天的唯一一个微笑。“再见。”披上外套,打开门时却还是因为一阵冷风不禁打了个寒战。克里斯将领子往上扯了扯,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向还站在门口的维克多挥了挥手:“还有,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维克多抿嘴笑了笑,看着他的朋友转过拐角消失。

——————————

存档,是之前的元旦贺文。

1551
不乖乖吃饭的话,以后就没有饭吃...

不乖乖吃饭的话,以后就没有饭吃了哦♪

奥利弗日常吓唬小孩

不乖乖吃饭的话,以后就没有饭吃了哦♪

奥利弗日常吓唬小孩

莫归

【杂】偶遇亦或者是必然?

完全不知道能不能算异色傲娇组的东西
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不是弗拉维奥与奥利弗了
总之奇怪的东西出现了

他与那个人的相遇,是一场偶然,亦或者说是一场必然。
在明明天气预报说是晴朗的日子里,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袭击了这座古老的城市。路上的行人都见怪不怪地撑起随身携带的伞,只留下他一个人停滞在书店的门前,打量着外面。
这雨看起来并不大,或许可以考虑淋雨冲回去?
他想。
虽说今日的运势测评说今日是他好运的一天,但是好运也不是这么来的吧。他叹了一口气。
这座城市的随心所欲他曾有所耳闻。但他也未曾想到这座城市会在预报晴朗的日子里,给他来上这一份惊喜。而对此,他确实又惊又喜,喜的是他能够有幸在他停留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周体验...

完全不知道能不能算异色傲娇组的东西
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不是弗拉维奥与奥利弗了
总之奇怪的东西出现了

他与那个人的相遇,是一场偶然,亦或者说是一场必然。
在明明天气预报说是晴朗的日子里,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袭击了这座古老的城市。路上的行人都见怪不怪地撑起随身携带的伞,只留下他一个人停滞在书店的门前,打量着外面。
这雨看起来并不大,或许可以考虑淋雨冲回去?
他想。
虽说今日的运势测评说今日是他好运的一天,但是好运也不是这么来的吧。他叹了一口气。
这座城市的随心所欲他曾有所耳闻。但他也未曾想到这座城市会在预报晴朗的日子里,给他来上这一份惊喜。而对此,他确实又惊又喜,喜的是他能够有幸在他停留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周体验到这份任性,惊的是他确实回不去了。
于他而言,冲回去但也不是不可,毕竟这里距他暂居的住所也不远。只是他怀中的那些刚刚购下的书或许……
他有些踌躇地低下头看着怀中抱着的书,又抬头看向被细雨笼罩着的街道,犹豫着。当他来回进行了数十次这样的重复动作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向着眼前的雨幕踏了一步。
但是他并没有淋到雨。
有一把粉红色的,充斥着像是小女孩的童心的伞被人举了起来,遮住了他。他下意识地转身回头,看到了一个穿着奇特的人就站在他身后。虽然对方的穿着配色确实奇特到足够让绝大多数人都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到衣服上,但是他第一眼看见的,却是那个人的笑容。
那是一个灿烂的,绝非正常成年人可以笑得出的无忧无虑的笑容。
而见他转过身,那人笑得更加灿烂了。
“伦敦的天气可从来不会跟什么天气预报讲道理。”那个人说,将手中的伞往他的面前送了送。“这把伞就送给你吧。以后要记得随身携带伞哦。”
“谢谢。”他下意识地将自己脸上的微笑提到了同样灿烂的程度。但他并没有接过对方的伞,而是提了一个问题。“可是,如果你把伞给我了,那你怎么办?”
“啊,奥利没有问题的哦。我与这座城市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再说我家就在附近,就算淋雨回去,也是没有问题的。”
“……奥利?”
“我的名字是奥利弗•柯克兰。这是我的名片。”
眼前那个人突然收起了笑容,严肃地向他行礼并自我介绍。这或许有些突兀,但是他不知道为何,并没有这么觉得。
“我是弗拉维奥,弗拉维奥•瓦尔加斯。很高兴能认识你。”
于是他这么回应了对方的自我介绍,带着自己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自称奥利弗的人在弗拉维奥自我介绍完后便又笑了起来。那份灿烂的微笑,落在弗拉维奥的眼里变成了太阳,像是为了驱散这座城市的雨而闪烁着。只是奥利弗看起来像是想要多说些什么的时候,他身上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在一通手忙脚乱的操作与像是无尽的喃喃自语后,奥利弗很是抱歉地看向弗拉维奥。
“我很抱歉我现在得离开了。不过这把伞和这个名片还请你收下,以后有需要的话可以打电话找我哦。就这样了,再见!”
“名片可以,伞……”
弗拉维奥还没来得及拒绝,奥利弗便将手中的伞和名片强硬地塞到了弗拉维奥的手里。随后,在弗拉维奥有些懵逼的目光里,奥利弗直接冲入了雨幕,消失在了人流中。
“奥利弗•柯克兰。”
他看向自己手中的那把粉红色伞与那张看起来很是考究的名片,下意识念了对方的名字。粉色的伞,考究的名片,本该格格不入的搭配在他看来却并没有什么。基于像是不合理的直觉,他想他能明白那个人。
然后他嘴角上扬了几分,像是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还真是……”
“……好运的一天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