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北米

1311浏览    19参与
飛天牛肉原

(名字還沒想,但還有續篇。)異色北米



「這個小孩就交給你了,老兄。」賴瑞,艾倫的老友。他拋下這一張紙條和個小孩就離開了瓊斯家門,他就像個留下妻孩的垃圾丈夫就這麼離開。


艾倫瓊斯,年紀約25歲,一睡醒來就發現自己多了個孩子,而且還是來自他老友的「驚喜。」,他想這傢伙不會是賴瑞的種吧?這個問題在艾倫瓊斯的腦子裡打轉。


「嘿,小傢伙。」艾倫坐在那從頭到尾只對他說了句「給你。」的神秘小孩前,小孩聽見艾倫的呼喊便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盯著艾倫。


艾倫開始仔細審視著小孩的面容,白裡透紅的皮膚宛如童話裡的白雪公主,細長的睫毛像是睫毛膏刷過一樣,紫羅色的雙眼彷彿像是紫寶石,裡頭蘊含著對於世界的無奈,宛如被關在高塔上不斷仰望著窗外,渴望自由的眼神...



「這個小孩就交給你了,老兄。」賴瑞,艾倫的老友。他拋下這一張紙條和個小孩就離開了瓊斯家門,他就像個留下妻孩的垃圾丈夫就這麼離開。


艾倫瓊斯,年紀約25歲,一睡醒來就發現自己多了個孩子,而且還是來自他老友的「驚喜。」,他想這傢伙不會是賴瑞的種吧?這個問題在艾倫瓊斯的腦子裡打轉。


「嘿,小傢伙。」艾倫坐在那從頭到尾只對他說了句「給你。」的神秘小孩前,小孩聽見艾倫的呼喊便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盯著艾倫。


艾倫開始仔細審視著小孩的面容,白裡透紅的皮膚宛如童話裡的白雪公主,細長的睫毛像是睫毛膏刷過一樣,紫羅色的雙眼彷彿像是紫寶石,裡頭蘊含著對於世界的無奈,宛如被關在高塔上不斷仰望著窗外,渴望自由的眼神,小巧且粉嫩的雙唇令人想親吻一口。


這小孩怎麼看都不像是賴瑞的種,他的五官特別精緻,與賴瑞那種粗糙的皮囊完全不一樣。


「嘿,蠢貨。這傢伙不會是你拐來的吧?我可不想當共犯。」艾倫迅速地拿出手機,點開賴瑞的聊天室,手指快速地在鍵盤上敲著。


不到沒多久賴瑞馬上回覆艾倫的話,「噢操,這他媽當然不是我的小孩!」,螢幕上的對方正在輸入的圖示仍顯示在螢幕上,艾倫能想像得到賴瑞正迅速敲擊著鍵盤。


「這是我剛好撿到,我看他很可憐所以就帶去你家了。」賴瑞回覆艾倫,在話的尾巴加上個惱人的笑臉。


看到這句的艾倫立刻按下通話鍵,打給賴瑞,此時的嘟嘟嘟讓艾倫感到煩躁,當嘟嘟嘟聲停止,接通的喀聲一響起,艾倫耐不性子破口大罵,他說:「你有什麼毛病?他不是什麼小動物,他是個小孩!」


「唔哇,真夠大聲誒,老兄。」賴瑞忍不住拿開手機遠離耳朵,免得被艾倫的聲音給震破耳膜。


「放心好了,他沒有父母。我問過了。」


「你瘋了嗎?還是你當下吸了古柯鹼?」艾倫皺著眉頭,煩躁地揉揉自己的頭髮,接續說:「我還不想被冠上誘拐犯的稱號。」


「不會的。」那個小孩開口說話,同時抬起頭看向艾倫,艾倫頂著亂糟糟的頭轉頭看向那個小孩,小孩的雙眼擁有著大人的沉穩,他再次重複那句話:「不會的,我不會讓你成為誘拐犯的。」


「你看,他都這麼說了,相信他會配合你。」賴瑞附和著小孩說的話,語氣裡藏有一絲笑意。


「別說好像誘拐犯會說的話,誘拐犯。」艾倫緊握住手機,憤怒地說,手機瞬間成為艾倫發洩怒氣的地方。


「只是個小孩而已,別擔心。」賴瑞一派輕鬆地回答艾倫,輕鬆的像是他在橋下撿到棄狗一樣。艾倫彷彿能看見那個賴瑞正用手指清理牙縫裡的菜渣。
「去你的。告訴我這只是個玩笑,老兄。」艾倫閉上眼睛,無奈地揉著眉頭中間。


「不,他不是。好好照顧他吧,我要走了。」賴瑞說,他說完的同時背後傳來飛機起飛的聲音以及班機的廣播。


「你要去哪裡?」艾倫驚呼。難不成就這樣把個來路不明的小孩丟到自己家就要一走了之了嗎?去他媽的賴瑞。


「巴塞隆納。」賴瑞帶著愉快的心情回答艾倫,彷彿把小孩丟到艾倫家門前這件事不是他做的一樣,他戴上墨鏡,提起行李,整個人沉溺在準備出國的愉悅心情了,他用著快要破音的聲音,表達他的興奮,他說:「我要去找我的愛。」


賴瑞總是不按照牌理出牌,思維跳躍,能從談起天氣如何到為什麼鯨魚必須生活在水裡面;有時候艾倫總無法理解賴瑞的想法,即便他們擁有十年之久的友誼,但他仍然像個未解的謎。


「你嗨了嗎?」艾倫坐到小孩旁邊的位子,伸手輕撫摸小孩的頭頂,小孩並沒有抵抗,而是乖巧地任由艾倫的輕撫。


「沒有。我要走了,拜。」賴瑞很快地說完,完全沒有要給艾倫說話的機會立刻掛斷並且打開了飛航模式。


艾倫在內心咒罵聲,最後還是無奈地放下手機,而那小孩再度開口說出他今天的第三句話,他說:「我叫史蒂夫。」


「姓氏?」


「沒有,我就叫史蒂夫。那個東西重要嗎?」史蒂夫偏過頭,滿臉疑惑地眨眨眼盯著艾倫看。


艾倫想起賴瑞說他沒有父母的那句話,便開口說:「不,不重要。」


「你餓了嗎?史蒂夫。」艾倫走到冰箱門前,拉開冰箱門,冷氣順勢從縫隙串流出來。艾倫記得他童年可特別喜歡在夏天的時候,打開冰箱門就站在那邊,恨不得把自己塞進去。


史蒂夫沉默了會,摸摸自己的肚子,接著半跳下的爬下高腳椅走到艾倫旁邊,鑽進艾倫的手臂上看著冰箱裡面究竟有什麼東西。


冰箱裡大多都是微波食品還有汽水及啤酒,完全沒有任何蔬菜水果在裡面,除了草莓蛋糕上面的草莓。


「單身老男人的冰箱。」史蒂夫輕聲說。


「哈?」艾倫發出不可置信的訝異聲音,他瞪大了眼睛看著比自己矮小很多的小孩,這是個小孩會說的話嗎?


「誰教你的?賴瑞那個混帳嗎?」艾倫皺著眉頭,伸手拿出冷凍的義大利麵和一瓶汽水與啤酒出來。


「嗯,他教了我很多東西。」史蒂夫誠實地回答艾倫,他伸出手,比出食指慢慢清點著自己的手指,「有古柯鹼比嗎啡好買到,去橋下找戴針織毛帽的男人、汽水要冰的才是對的、艾倫瓊斯是個大混帳、鳳梨披薩是該死的東西。」


「大概就這樣子。」史蒂夫抬起頭看著艾倫,露出純真的眼神,接續說:「你是大混帳嗎?瓊斯先生。」


過於純真的視線落在艾倫身上,艾倫顯然地不習慣這樣的視線,他皺起眉頭,像是兩條好笑的毛蟲在他的眉毛上,嘴角勾起僵硬的微笑(艾倫並不習慣微笑,因此陌生人對於艾倫瓊斯的第一印象總是兇惡及不友善的人。)


「不,我不是。」艾倫說,接著馬上撇過頭,指著一旁的沙發說:「去那邊等我吧。電視隨便看,看你想看什麼都可以,除了三台的那個。我討厭那個糟老頭。」


「嗯。」史蒂夫乖巧地點點頭,接著再度開口:「我可以吃點蛋糕嗎?瓊斯先生。」


「可以,」艾倫拿起微波食物塞進微波爐裡面,接著再關上,按下三分鐘的時間,三分鐘後就有完美且不費時的料理,這就是艾倫瓊斯會喜歡微波食品的原因。


因為他懶得做飯,也懶得買菜。光是善後使用後的鍋碗瓢盆就夠艾倫頭痛,他只想隨便吃點東西,沒有微波食品,那就叫外送。這也是艾倫瓊斯喜歡大都市的原因。

「你自己拿吧。」艾倫說,指了指白色的抽屜「餐具在旁邊的櫃子裡。」,他走到洗碗機前,隨手拿起三個盤子,正想放到桌上時,發現桌面還有三天前未收拾的啤酒灌還有披薩盒。艾倫可不想冒著鼻子壞掉的風險去聞放了三天的臘腸披薩,但人類總是個喜歡自找麻煩的動物,他慢慢地拉開披薩盒看眼三天後的披薩到底長這樣。


「真夠噁的。」艾倫露出作噁的表情,皺著眉頭盯著那片壞掉的披薩,胃裡彷彿有好幾輛賽車正在競爭一樣,昨天的晚餐似乎快要從嘴裡跑了出來。
史蒂夫聽見便湊到艾倫旁邊,艾倫發現史蒂夫試圖看壞掉的披薩,便伸出手擋住他的雙眼,對著他說:「別看,你會做惡夢。」


史蒂夫摸上艾倫的手背,試圖拿開擋在眼前的手,他說:「不,我不會。」
「但你會記得他的味道。」


「好吧,」史蒂夫用著可惜的語氣回答艾倫,接著快步走到櫃子前,隨手拿個銀色湯匙。


艾倫打開洗水槽的櫃子,拿出個黑色的垃圾袋,邊拿起抹布,邊開始收拾桌面上的垃圾,很快地桌面再次回到一開始的潔淨。


此時史蒂夫已經端好切好的蛋糕來到艾倫的旁邊,等待他擺好三個盤子,他睜著自己紫羅蘭色的雙眼,眼神就像等待罐頭的貓咪一樣,期待著主人今天會放什麼口味的罐頭。


討厭小孩的艾倫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孩童並非想像中的惹人厭,或許他不像其他小孩乖那樣喜歡哭、喜歡吵還有喜歡拿衣服的袖子,擦掉鼻涕。


注意到艾倫視線的史蒂夫,疑惑地往艾倫的方向看過去,他用著稚嫩的聲音小聲地說:「怎麼了?」


「沒什麼。你幾歲了,史蒂夫。」艾倫包好垃圾袋,將他們放到門口前,接著走回洗水槽洗手才肯拿起乾淨的盤子,擺放到桌面上。


史蒂夫拿起蛋糕小心翼翼地放到艾倫擺好的其中一個盤子上,接著伸出手指數著數,他說:「大概12歲吧。離開瑪麗亞後,我就不知道。」


「瑪麗亞?」


「發現我的人。她說我被放到教堂門口前,」史蒂夫說到此艾倫瞬間在內心咒罵聲該死的賴瑞,但身為品行良好的25歲大人,他的表面功夫可好了,他保持一樣的表情,傾聽著史蒂夫的話。


「不過幾年後教堂被燒了,然後我就沒再過生日了。」史蒂夫說完,便小小聲地問艾倫:「我可以吃蛋糕了嗎?」


艾倫沉默了會,接著回答他:「吃吧,記得先洗手。」


「好。」史蒂夫放完蛋糕後便立刻轉身走到洗手槽前,打開水龍頭將雙手洗淨之後才回到餐桌上,他露出開心的表情,拿起桌上的叉子,豪邁地切了一大口蛋糕後,立刻塞進自己嘴巴裡,整個人沉溺在草莓蛋糕的酸甜裡,洋溢著幸福感。


艾倫彷彿能看見在史蒂夫的旁邊冒著許多小愛心和小花朵,他走到冰箱前,拉開冰箱門,把整個蛋糕全部拿出來,接續說:「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吧。你似乎很喜歡甜點。」


「我喜歡,賴瑞都會帶我去吃冰淇淋,吃了好多好多,還有去糖果店!」史蒂夫鼓著臉頰(裡頭還有草莓蛋糕還沒吃完,他太急著講話了。),露出孩童般的開心情緒。


果然是小孩。艾倫想,同時他能感覺到在史蒂夫的眼裡散發許多星星在裡面。


「多吃糖可不好,會蛀牙。」艾倫說。


「但是好吃的東西不就是要多吃嗎?」史蒂夫睜著眼睛,疑惑地看著艾倫,「賴瑞說的,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吃不到這些東西。」


「噢,他常講這句話。」艾倫想起賴瑞總在他過度飲食時,補上這句宛如藉口的話,而艾倫總會在他說完這句話後,說句「那只是你過度飲食的藉口。」


「他教我很多東西。」史蒂夫說,插起蛋糕上的草莓,說完便立刻吃掉草莓,草莓的味道比史蒂夫想像中來得要酸,酸到史蒂夫的小臉都皺了起來。
看到史蒂夫反應的艾倫頓時想起,為什麼他沒有把蛋糕吃掉的原因,因為草莓天殺的酸,彷彿它是個檸檬,不是草莓。


「我不喜歡這個草莓。」史蒂夫帶點怨恨的表情,用叉子戳著蛋糕上的草莓,草莓順勢被史蒂夫推倒在盤子上,身上的草莓醬宛如煙火在草莓的四周散開,宛如高塔的士兵被人推下高塔一樣,「他好酸。」


史蒂夫是個冷酷無情的草莓殺手,他可以在殺完一個草莓後,才來嫌棄它的味道並非理想的好吃。


叮----三分鐘到了,熱騰騰的微波食品準備好了。艾倫打開微波爐,伸手拿起盤子,不料卻被盤子燙到手,而哀嚎一聲,聰明的艾倫瓊斯便用衣服當作暫時的隔熱手套迅速地將裡頭的披薩拿了出來。
「操,真燙。」


史蒂夫聽到艾倫所說的話,便看向他,他說:「不可以說髒話。」


「習慣可改不了。」艾倫淡淡地看眼史蒂夫,接著拿起史蒂夫放在桌面上的叉子,擠眉弄眼露出滑稽的表情,他說:「有誰吃披薩會拿叉子?」


「嗯--我不知道,或許你會需要。」史蒂夫再度切下塊蛋糕,同時配上被他推落在盤上的草莓,一口氣吃下,他用著含糊的聲音說:「我沒吃過披薩。」


「你沒有吃過?」艾倫拿起散發出熱氣的披薩,邊對著披薩吹氣試著讓它放涼些,烤得金黃酥脆的披薩邊及快要滴落下來的起司,令人垂涎三尺。


艾倫迫不及待地咬口披薩的前面,拉出長長的起司絲,上頭的料還因此掉落到盤子上,他大快朵頤且毫無形象的樣子,史蒂夫從沒看過有人這樣吃飯過。


到底是多好吃呢?史蒂夫思考,他放下手中的叉子,拿起桌上的披薩,學著艾倫的樣子先吹口氣,再大口咬住披薩的前面,扯著披薩拉出長長的起司絲。


「好吃!」史蒂夫咀嚼著披薩,表情瞬間驚訝了起來,緊接著大口大口咬下披薩,披薩當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冷卻,熱騰騰的披薩在史蒂夫嘴裡散發出他在微波爐裡經歷的考驗,搞得史蒂夫張開口發出呼、呼的聲音。


「好燙!呼……燙。」史蒂夫皺著眉頭,放下手中的披薩,不停用手扇著嘴。


看到史蒂夫這幅模樣的艾倫忍不住笑出來,他說:「你看起來真蠢,小鬼。」


「嘶--我不是小鬼。」史蒂夫迅速地把嘴裡的披薩吃下肚,立刻反駁艾倫的話。


「你是小鬼。」艾倫說,語氣肯定。


「不,我不是!」史蒂夫鼓著臉,憤怒地道。


艾倫哈哈笑了幾聲,絲毫不把史蒂夫的怒氣放在眼裡,他繼續吃著美味的披薩,看著史蒂夫後續的反應。


「還沒成年,對我來說都是小鬼,小鬼。」


「你不需要重複兩次,瓊斯先生!」史蒂夫氣到臉頰都泛紅,眼裡充滿著憤怒,他最討厭別人叫他的小鬼了,比討厭鳳梨披薩還來得討厭。


「那是你太老了!可不一樣,我是個大人,不是個小鬼頭!」


「嗯,嗯。」艾倫像是回答史蒂夫,又像是讚賞著口中的披薩,他拿起桌上的啤酒罐打開,喝下,再度開口:「每個小鬼都這麼說,別以為我沒當個小孩子,小鬼。」


憤怒的小手握著拳頭,怒氣渲染他的雙頰。一怒之下的史蒂夫瞬間飆出剛才從艾倫那邊聽到的不雅字眼(這得誇誇他的學習力,現學現用。多麼聰明的小孩。)


「操。」稚嫩且帶有怒氣的聲音從史蒂夫嘴裡飆了出來,「我希望你一輩子都只能吃胡蘿蔔跟花椰菜!」


聽到史蒂夫罵髒話的瞬間,艾倫瞪大了雙眼,嘴裡停止咀嚼吃披薩的動作,一副目瞪口呆的看著史蒂夫。


「幹嘛?」史蒂夫沒好氣的對著艾倫說,同時在內心詛咒著艾倫瓊斯這輩子只能吃胡蘿蔔跟花椰菜。


艾倫從目瞪口呆轉成笑容,他說「我開始喜歡你了,小鬼。」


「我說了我不是小鬼!」史蒂夫憤怒地回答。


坐在纸飞机上去月球

【异色加】上吊

*是学生设定异色加,非国设

*本文以丧为主【?】

*异色北米,艾伦出没

——————————————————

☆世界很大,大到一个人没有归属地。

☆世界很小,小到容不下一个人。

☆史蒂夫·威廉姆斯死了,没错,这个可怜人,终于结束了自己那失败的一生,用一根麻绳,上吊了。

☆第一个发现史蒂夫死亡的是他那个看似玩世不恭的弟弟——艾伦。

☆他们俩兄弟并不是从小到大一直都待在一起。他们俩被奥利弗和克里斯照顾着,后来两人决裂了,两兄弟也这样分开了。长大后见了面,也没有那所谓的亲情了,有的只是陌生感。

☆至少史蒂夫是这样想的。

☆史蒂夫没有艾伦那么聒噪,他很安静,不怎么主动...

*是学生设定异色加,非国设

*本文以丧为主【?】

*异色北米,艾伦出没

——————————————————

☆世界很大,大到一个人没有归属地。

☆世界很小,小到容不下一个人。

☆史蒂夫·威廉姆斯死了,没错,这个可怜人,终于结束了自己那失败的一生,用一根麻绳,上吊了。

☆第一个发现史蒂夫死亡的是他那个看似玩世不恭的弟弟——艾伦。

☆他们俩兄弟并不是从小到大一直都待在一起。他们俩被奥利弗和克里斯照顾着,后来两人决裂了,两兄弟也这样分开了。长大后见了面,也没有那所谓的亲情了,有的只是陌生感。

☆至少史蒂夫是这样想的。

☆史蒂夫没有艾伦那么聒噪,他很安静,不怎么主动开口,至少那样克里斯不会嫌他烦然后赶走他。

☆在没有兄弟的陪伴和支离破碎的家庭成长下,史蒂夫的感情存在了一定缺陷。他没有感受到感情的温度,没有得到过所谓的礼物,他一直都是活在这个世界上,仅仅是活着,呼吸着。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艾伦那天手上拿着一个盒子。他有事去找史蒂夫商量,毕竟那天是一个很重要的一天,当艾伦敲门的时候没有人回应他,也没有听见屋里有脚步声。艾伦到后来等的不耐烦了,最后撞开了门。可是他进去后没有听到史蒂夫因他把门撞坏而咒骂的声音,他看见了史蒂夫挂在了天花板上,他的影子在墙上摇摇晃晃,脖子上有一根很粗的绳子,他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破布娃娃一样在天花板上挂着。

☆艾伦红色的瞳孔倒映出自己兄弟死亡的姿态。

☆手里的盒子掉落在地上,没有人再去关心。

☆葬礼的那天,早上还是晴空万里,但是下葬的时候却突然下起了小雨。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人们都说上帝也在为他哭泣。

☆墓碑前,很多人都来了。就连出差的克里斯和在英国的奥利弗也都出现在了这里。如果史蒂夫还活着他可能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人。

☆这个可怜人大概到死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艾伦在整理史蒂夫的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本封面稍微有点破损,但是被保存的很好的日记本,大概是因为日记本的年岁很长的原因,纸页有点发黄了,日记本的角发卷。

☆艾伦知道,这是史蒂夫从小到大一直在使用的日记本。艾伦翻开了那本日记,前面的内容都是小时候的琐事,慢慢的往后翻他从这本日记里感到了一个人的绝望,是史蒂夫的绝望和无助。

☆“6月13日 阴 今天的天气就像我那糟糕的人生一样,灰暗无光,马修来找我了。他说社团有活动,希望我能参加,我拒绝了,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那对我来说就像是在水里一样呼吸困难。我知道马修想让我去接受这个世界,可是世界容纳不下我,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这是艾伦看到的其中一篇日记,那天是学校组织活动,他也参加了,可是他却没有在人群中看到他的兄弟。他的兄弟史蒂夫在小的时候就很安静,喜欢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画画或者是看书,那个时候他们俩的关系还不错,无话不谈。两个人甚至还说长大了要住在一起,可是后来就渐渐疏远了。

☆越深的翻开这本日记,越发觉得史蒂夫这辈子应该过得很难受吧,也许死对他是一种解脱。

☆后面的日记本上,没有了什么内容,只有那一个单词

☆“LOSER!” “LOSER!!” “LOSER!!!” “LOSER——!!!!”

☆“失败者!”红色的笔大力的写出这个单词,纸张已经被划烂,多么的刺眼。

☆在史蒂夫的眼中,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他没有艾伦那样好的异性缘,没有卢西那样机敏的头脑,没有爱因斯那样好的体能,甚至他没有遗传到克里斯的一丁点优点……

☆“我是一个没有用的人。”这句话深深的刻在这个加拿大人的心里。

☆直到那一天,7月1日,没错,这个可怜的人,在他的生日那天上吊了。没有人来参加他的生日聚会,没有人给他切蛋糕,没有人给他唱歌。

☆马修和家人去旅游回不到他这里,虽然他一大早就收到了马修的生日祝福。至于艾伦,史蒂夫并不指望这个兄弟能来,因为艾伦好像一直都很忙,忙着与自己的朋友一起,忙着做自己的事。史蒂夫没有什么朋友,他也不会主动去开口,没有人了解他。

☆史蒂夫把自己包裹的太过严实,就像是一堵墙,没有门,没有窗户,没有钥匙,捉摸不透,虚无缥缈,让人猜不着他在想什么。

☆就这样,史蒂夫一个人坐在黑暗里,突然的无力感充斥着大脑,他,就这样上吊了。

☆但是在史蒂夫不知道的地方。

☆第一天来学校的时候,他那姣好的样貌与独特的气质,就吸引了很多女生的目光。

☆在做学校板绘的时候,大家都听取了他的意见,并且使社团受到了学校领导的夸奖。

☆在他每一天放学,都去喂流浪猫的时候,无意间。学生会会长弗拉维奥开完会回家在看到了他后,学校下达了禁止驱赶流浪猫和流浪狗的通知,并且发起了建造流浪猫狗小木屋的活动。

☆可是,那又如何呢?一切都结束了。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叫史蒂夫·威廉姆斯的人了,一切又回归了平静,时间会冲散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觉,触觉还有面庞。

☆当绳索慢慢的收紧,紧紧勒住自己脖颈的时候,史蒂夫没有那种害怕,他甚至觉得他的脖子上有一双温柔的手在爱抚他,就这样他带着微笑死去了。

☆史蒂夫·威廉姆斯这个可怜人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用一根麻绳。

☆深陷泥潭想被拯救,到头来发现能救自己的一直都是那个弱小又强大的自己。——FIN【?】

 ——————————————————

*还会写后续,是史蒂夫去世后,艾伦的故事,大概

*思来想去还是打了北米双子tag【orz】

*在520快结束的时候让你们吃刀子吧【你】

*520快乐♥



明瑾

一点乱七八糟的片段

·有时间可能写成文(?)

·重度OOC


史蒂夫的身影隐藏在酒吧阴暗的角落处,垂下眼眸将嘴上叼着的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抬眼冷淡地看着舞台上疯狂的人群,手指敲敲柜台,“服务生,一瓶白兰地”将送过来的酒打开,倒出抿了一口。他对舞台上的人群并没有什么兴趣,更在意的是烟和酒。不过……史蒂夫饶有兴致看着刚刚走进来的人艾伦,看来有更让他感兴趣的人了呢。


冷眼看着坐在旁边的艾伦,烟紫色的眼睛里隐藏着怒火,手指敲着柜台,重新点了一瓶加拿大冰酒,将新送来的酒往艾伦的身边推了推,脸上面无表情,命令道,“给我喝”


史蒂夫看着艾伦把酒喝了下去的同时,故意将自己的信息素放了...

·有时间可能写成文(?)

·重度OOC


史蒂夫的身影隐藏在酒吧阴暗的角落处,垂下眼眸将嘴上叼着的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抬眼冷淡地看着舞台上疯狂的人群,手指敲敲柜台,“服务生,一瓶白兰地”将送过来的酒打开,倒出抿了一口。他对舞台上的人群并没有什么兴趣,更在意的是烟和酒。不过……史蒂夫饶有兴致看着刚刚走进来的人艾伦,看来有更让他感兴趣的人了呢。


冷眼看着坐在旁边的艾伦,烟紫色的眼睛里隐藏着怒火,手指敲着柜台,重新点了一瓶加拿大冰酒,将新送来的酒往艾伦的身边推了推,脸上面无表情,命令道,“给我喝”


史蒂夫看着艾伦把酒喝了下去的同时,故意将自己的信息素放了出来,信息素的味道与艾伦刚才喝下去的那瓶冰酒一模一样,烟紫色的眼睛里含着不明的意味,站起身凑到艾伦耳旁,明知他在易感期还故意在艾伦耳旁呼气,轻声道,“你在易感期,”史蒂夫双手抱胸,“和我做吗”


史蒂夫​扯住自己领子,左右扯动将锁骨露出,抬头烟紫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面前的艾伦,薄唇轻启,“爱做不做”史蒂夫嗤笑道,“我没你,也有别人”​

阿零今天更文了吗

【异色北米】无题

总之……就是临时想到的【?】

幼儿园文笔慎看

不要在意题目嗯

就,无脑码文,谨慎观看【梅开二度】

依然是小短文

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主北米,微新大陆

如果ooc了全是我的


1

艾伦·琼斯,是让史蒂夫头疼的兄弟。一个暴躁,孩子气,不讲理的人,无论遇到什么事,总是不带头脑的去做。总是让自己收拾烂摊子,还有各种恶搞,比如,把史蒂夫装枫糖浆的瓶子里的枫糖浆换成弗朗索瓦的红酒,把他刚买回来的杯糕换成奥利弗的奇怪口味杯糕。时不时还莫名其妙的跟他打上一架……总之,艾伦的缺点,史蒂夫可以说个三小时以上,不,不,可能还不止三小时

2

但是,在私底下,两人的关系意外的挺好。当...

总之……就是临时想到的【?】

幼儿园文笔慎看

不要在意题目嗯

就,无脑码文,谨慎观看【梅开二度】

依然是小短文

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主北米,微新大陆

如果ooc了全是我的


1

艾伦·琼斯,是让史蒂夫头疼的兄弟。一个暴躁,孩子气,不讲理的人,无论遇到什么事,总是不带头脑的去做。总是让自己收拾烂摊子,还有各种恶搞,比如,把史蒂夫装枫糖浆的瓶子里的枫糖浆换成弗朗索瓦的红酒,把他刚买回来的杯糕换成奥利弗的奇怪口味杯糕。时不时还莫名其妙的跟他打上一架……总之,艾伦的缺点,史蒂夫可以说个三小时以上,不,不,可能还不止三小时

2

但是,在私底下,两人的关系意外的挺好。当艾伦被哪一群人给打输了的时候,史蒂夫嘴上说着“活该被打”,但手上还是拿着酒精棉球和绷带给艾伦包扎,艾伦虽然一脸“要你管那么多”的表情,但还是别过脸,嘴里还是用史蒂夫听不到的声音说了声“tanks”比起兄弟,他们的关系更像战友

第二天,史蒂夫就会以“出去买吃的给它【熊二郎】”的理由去把那群打伤艾伦的人揍一顿

3

众所周知,史蒂夫喜欢曲棍球,艾伦喜欢棒球。

而他们两个总是会因为“曲棍球比棒球好”和“棒球比曲棍球好”而吵起来,一吵就是一早上一下午,轻一点就是吵完冷战,重一点就是各自拿着棒球棍和曲棍球棒打起来。每次奥利弗回到家,哦不,在还没到家门的时候就会听到屋里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和脏话。

然后?然后就是,艾伦跟史蒂夫被奥利弗揍了一顿,被迫往小桶里投币,再加上吃奥利弗的杯糕。

一旁的弗朗索瓦还在幸灾乐祸,下一秒立刻被奥利弗塞了一嘴杯糕

弗朗索瓦:???


就先到这吧,没灵感了。

他们两的粮实在少我只好自割腿肉了【6眼珠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就是

北米赛高!!!


飛天牛肉原

蜘蛛

#偏血腥暴力#偏黑暗向#我覺得我寫崩了

史蒂夫慵懶地靠在柔軟的沙發椅,懷裡抱著個艾倫給他的棕色熊玩具,而在那娃娃的前面還放了一本書籍,那個畫面就好像父母正教導著剛滿一歲的幼童怎麼啞啞學語般地溫馨。


「你在看什麼?」艾倫一走出浴室來到客廳,就看到這彷彿育兒般的場景,嘴角忍不住上揚。如果他們有小孩估計會是如此,但艾倫不怎麼喜歡小孩,尤其是小孩的哭喊尖叫聲,那會是人間地獄。


「推理小說。它讀起來爛透了,常見的劇情,我讀到一半不到大概就能猜到兇手是誰。」史蒂夫抬起頭,對上剛沐浴完只穿著下半身衣物的艾倫,皺起眉頭,彷彿他看見他剛擦拭完的桌子上馬上沾染到灰塵般。


「你能不能穿上衣服?我知道你的身材很好...

#偏血腥暴力#偏黑暗向#我覺得我寫崩了


史蒂夫慵懶地靠在柔軟的沙發椅,懷裡抱著個艾倫給他的棕色熊玩具,而在那娃娃的前面還放了一本書籍,那個畫面就好像父母正教導著剛滿一歲的幼童怎麼啞啞學語般地溫馨。


「你在看什麼?」艾倫一走出浴室來到客廳,就看到這彷彿育兒般的場景,嘴角忍不住上揚。如果他們有小孩估計會是如此,但艾倫不怎麼喜歡小孩,尤其是小孩的哭喊尖叫聲,那會是人間地獄。


「推理小說。它讀起來爛透了,常見的劇情,我讀到一半不到大概就能猜到兇手是誰。」史蒂夫抬起頭,對上剛沐浴完只穿著下半身衣物的艾倫,皺起眉頭,彷彿他看見他剛擦拭完的桌子上馬上沾染到灰塵般。


「你能不能穿上衣服?我知道你的身材很好。」


「有多少人想看還看不到了,而你不止能看到還能摸,不好嗎?」艾倫直徑走到冰箱前面,拉開冰箱門,透涼的氣息從冰箱裡滲透出,直撲在艾倫身上。


嗶嗶嗶---!瓊斯捕食機正在掃射著冰箱內的食物。水果麥片?不,艾倫可不想剛洗完澡就吃那噁心的東西。牛奶?如果是草莓或巧克力會更好。前天囤積的三打啤酒?啊哈!就決定是它了。


光是這些怎麼能滿足瓊斯捕食機的食慾呢?在冰箱發出尖銳的嗶嗶聲前,在艾倫進行下一步前,史蒂夫彷彿猜測到艾倫在想什麼,便拿起桌上的柳橙汁喝了口,舔掉嘴唇上的柳橙汁,他說:「關上冰箱,瓊斯。你又打算開到它發出聲音嗎?還有現在這個時候不許喝酒。」


「噢,抱歉。」艾倫露出歉意的表情,握在手中的啤酒絲毫沒有要放下的意思,「就這一瓶,我不會再喝了。」


「你上次也是這麼說,不,你總是這麼說。」史蒂夫放下手中的書還,往艾倫的方向看過去。銳利的眼神一瞬間讓艾倫稍微退縮了下,他老是被朋友戲稱是個怕戀人的傢伙,但是嘿!史蒂夫生氣起來可比一隻噴著怒火的火龍還要來得可怕;再來他可是他的寶貝戀人,作為個新好男人當然是會聽從戀人的話,前提要求不過分的話。


艾倫不會說他曾經有一段時間將史蒂夫的來電鈴聲設成防空警報。

「噢,寶貝。」艾倫擺出宛如小狗撒嬌的表情,他知道史蒂夫最敵不過這種眼神,「就這一次。」


史蒂夫看著艾倫的眼神不禁想起他在前幾天的晚上也是向這樣對自己所求,彷彿現在就在當下他摟著自己,低沉的嗓子在耳畔傾吐出想要他的勾人話語。當然,他嘗試抵抗過艾倫宛如小狗般的眼神,但始終都未了。


「……就這一次。」史蒂夫總在艾倫說「就這一次。」回答這句話,語氣裡總是充斥著無奈以及寵溺。


「太棒了。」艾倫說,拉開了啤酒瓶的拉環,滋地一聲,聽起來清爽且讓艾倫愉悅的啤酒氣聲從瓶口處洩漏出,「噢天,令我懷念的聲音。我好久沒喝酒了。」


啤酒的氣泡聲隨即一起流出的白色泡沫沾上艾倫的指尖,即使泡沫沒什麼味道,艾倫仍不浪費地舔掉那些泡沫,就像廚師不浪費任何食材,接著他往嘴裡喝了一大口冰涼的啤酒,啤酒的苦味穿透了喉嚨,挑逗著舌尖使它變得酥麻,那正是艾倫念念不忘的味道及感覺。


「操,就是這個味道。」艾倫大喊聲,接著往啤酒側身親了一大口,在艾倫還沒與史蒂夫交往的時候,啤酒就是他的戀人,而垃圾食物是他的寶貝,大麻則是他的皇后。史蒂夫看著艾倫一連串的舉止,或許是艾倫的神情過於浮誇,他忍不住笑出聲。


「你看起來真蠢,瓊斯。我沒記錯的話,你才兩天沒喝酒對吧?」史蒂夫帶著笑意往艾倫的方向望過去,艾倫的嘴唇還留上啤酒的泡沫,像是他長了鬍子一樣。


「我沒辦法離開酒,一天都不能。」艾倫邊說邊擦掉嘴唇上的泡沫,來到史蒂夫旁邊的位置直接坐下,隨即像個洩氣的氣球癱軟在沙發上。


艾倫放下手中的啤酒,側著頭盯著正在閱讀書的史蒂夫看。陽光灑在他的身上,彷彿在他身上蓋上一層薄紗般地,讓他的五官變得柔和,艾倫頓時覺得自己在看幅由名作家繪畫出的畫作。史蒂夫認真的雙眼盯著手中的書籍不放,即使他嘴巴嫌棄那本書,但他仍然會看完那本書,艾倫愛極史蒂夫認真的模樣。


髮絲垂到史蒂夫的臉頰處,他下意識地用手將髮絲掛在耳後,再繼續翻閱書本。


我想親吻他。


艾倫輕聲呼喊史蒂夫的名字,史蒂夫聽見艾倫的呼喊便疑惑地往艾倫的方向看去,正打算說話的時候,艾倫順勢親吻他的唇。


他們親吻了一段時間,寧靜的房間發出曖昧的親吻聲,兩人的呼吸聲都變得沉重,鼻息互撲在對方的臉上,艾倫的視線停留在史蒂夫微微泛紅的臉頰,史蒂夫則因不敢直視艾倫的雙眼,而落在其他地方。


「好苦的味道。」史蒂夫說。


「那你喜歡這個吻嗎?」艾倫詢問道,史蒂夫不說話,反倒輕推艾倫,拉開兩人的距離,「你知道蜘蛛會在交配的時候,吃掉她的伴侶嗎?」
一切來得太唐突並且過於的破壞氣氛。有誰會在一場親吻過後談及蜘蛛交配的事情呢?


艾倫皺下眉頭,認為這或許是史蒂夫在轉移話題,他說:「我不想知道這件事情,或許我們該繼續下去。」,說的同時艾倫牽起史蒂夫的手親吻著他的手背。


「還是這是你詭異邀約?寶貝。」


史蒂夫露出微笑不回答,他推倒艾倫,讓他躺在沙發上,自己則大膽地坐上去,雙手在艾倫結實的身材遊走,最後停留在他的肩膀處。


艾倫對於史蒂夫的舉止,不禁起了性致,挑起眉頭等著自家戀人的下一步動作,今天是屬於他的幸運日嗎?這天殺的太棒了。


「你覺得她們是為了什麼原因呢?」史蒂夫再次提問。


「我不是蜘蛛,我可不知道。」艾倫回答他,史蒂夫對於他的回答感到不滿意地皺下眉頭,艾倫這時才回答史蒂夫的問題,「或許他們太可口了,想佔有他們,所以只能吃了他們?」


「或許,但我想佔有他們這點是正確。」史蒂夫伏下身,整個人趴在艾倫的身上,單手撐住臉頰,盯著艾倫看。


「嗯?所以你想佔有我嗎,史蒂夫。」艾倫喬好姿勢,用手支撐自己的上半身,讓自己以更好的姿勢看著史蒂夫。


「不,我不想那麼做,」史蒂夫輕吐出個字,宛如蛇吐著蛇信。他刻意放慢說話速度,好似要給艾倫個誘惑般地,最後他說出完整的句子。

「我想吃你,瓊斯。」


他輕咬住艾倫的喉結,再輕咬他的鎖骨處


艾倫早習慣史蒂夫這樣的作為,與他交往的時候,史蒂夫總喜歡在自己身上留下牙印亦或偷咬自己,比如肩膀、手臂之類的,從一開始的輕輕啃咬逐漸變成會咬出牙印再來成了咬出血的狀況。


「我有哪次阻止你過了?」艾倫湊上前親吻史蒂夫的雙唇,史蒂夫彷彿是被觸動開關地咬破艾倫的上唇,鮮血的味道從兩人的親吻之間蔓延,舌尖纏繞鐵銹味。


「好怪的味道。」艾倫說。


「那你喜歡這個吻嗎?」史蒂夫學著艾倫的話回答他。


「喜歡,但我不愛這種。」艾倫吃疼的摸摸自己被史蒂夫咬破的傷口,「其他地方不好嗎?」


史蒂夫滿意地舔舐著沾上艾倫血跡的嘴唇,雙手摸著艾倫結實的胸膛,上面有著大大小小的傷疤,那些全部都是史蒂夫的咬出來的痕跡。他伸出食指,在艾倫的某個傷疤滑動著,那是他第一次咬傷艾倫的疤痕。


「我就偏愛。」史蒂夫說,「然後我餓了,艾倫。」


「前天不是才剛吃過嗎?又忍不住了嗎?」艾倫伸手撫

摸史蒂夫的頭頂,語氣淨是寵溺,「那我去做飯給你,你好好等著?」
史蒂夫什麼也沒說,直撲倒在艾倫的懷裡,輕聲在艾倫的耳畔說:「我想吃你,艾倫。」


「可是你沒辦法吃下我,寶貝。我死不了,我是個不死之身的怪物。」艾倫摸了下嘴唇,嘴唇上的傷口早已癒合且不再繼續流血。


「那樣太令人失望了,」史蒂夫悶悶地說,「我該感到高興嗎?瓊斯。」


「越喜歡你,我就越想吃掉你的慾望會越來越大,」史蒂夫發出苦惱的聲音,他語氣頓了頓,接續說出他煩惱已久的事情,「我怕我殺了你。」


「那就動手吧,反正我也死不了,我始終會活著。」艾倫閉上眼,像撫摸貓咪般地安撫著史蒂夫焦躁的情緒。


不知從何開始艾倫才發現自己與他人不一樣,是從老友一個接著一個死去呢?還是到最後發現認識自己的人都因老死,而他仍然年輕呢?又或是他發現自己活太久,已經沒有認識自己呢?


「那樣無法滿足我,」史蒂夫抬起頭對上艾倫的雙眼,那眼神特別執著且認真,「我就要你。」


「就要我死嗎?」艾倫笑著回答史蒂夫。


死亡,那是他畢生的夢想,他自殺好幾次,只要是能死亡的方法,他都會去實踐;他追求著死亡,他追求死亡後的安寧,他活太久太久了,久到他開始尋找能殺死自己的人。他爬起身示意史蒂夫從自己身上下來,「乖乖待著,我去煮東西給你吃。」


艾倫找到個他認為能殺死自己的人,但是他卻無藥可救地愛上了他。早已乾枯許久、長久尚未悸動的心,在碰上史蒂夫的那一瞬間,他心動了。

「……對但又不對,」史蒂夫顯得困惑,他抱起艾倫給他的熊娃娃,打開電視試圖轉移注意力,「你知道內心的慾望互相矛盾的時候,感受不是很好嗎?」
史蒂夫無法殺死艾倫也就無法吃掉他(他認為唯有經過自己奪取生命的生物才是真正的“吃掉”),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史蒂夫總會忍不住偷咬艾倫幾口來過過乾癮,接著再殺人滿足自己剝奪生命的慾望。


一個無法死去並且活了好幾百年的怪物愛上個人類,可笑的是那個人類也是個不正常的傢伙。


艾倫拉開冰箱,一拉開就看見約翰的頭顱在裡面,臉部驚恐且扭曲,彷彿生前受到殘忍的凌虐般地,嘴巴張大的像是要以尖叫聲吐出他的靈魂般。


「嗨,約翰。睡得如何呢?」艾倫說,拿起約翰的左手到廚房的砧板上,碰地一聲像是約翰當時被棒球棍敲擊腦袋時發出的聲響。


「你可能累了,史蒂夫。」艾倫拿起刀具熟練地處理著約翰的左手,不到幾分鐘約翰的左手成了一盤看不出來是人肉的肉盤。


「雜訊侵蝕你的腦袋,讓你胡思亂想,就像有貓在你的腦袋裡玩著毛線球。」艾倫食指指著腦袋,做出鬥雞眼的滑稽表情,史蒂夫因此笑了出聲,他大喊:「我討厭那隻貓的作亂。」,隨即將臉埋進熊娃娃裡,胡亂拿起遙控器隨便轉了台。


新聞裡播報著從前年就開始追捕的食人魔,史蒂夫聽得入神,聽著主播形容自己的用詞,殘忍、無情、冷血,是惡魔的化身,這些用詞在史蒂夫的耳裡聽起來就像是個讚美。


「他們真蠢。」史蒂夫抬起頭,露出亢奮的神情,指著電視說。此時艾倫已經做好了飯來到史蒂夫面前,他彎下腰,親吻下史蒂夫的額頭,像是立誓言般地對著他說:「我會陪你,直到永遠。」


史蒂夫抬起頭,像蜻蜓滑過水面親點下艾倫的嘴唇,他說:「但我會死,遲早有一天。」


這句話就像插在艾倫心臟處的針隱隱作痛,他早料到會有那麼一天。


「希望在你死之前,能殺了我。」艾倫回敬史蒂夫剛才的啃咬,同樣往在他的唇上咬出傷口,舌與舌的勾拉糾纏;他們兩人親吻著彼此,口唇緊緊相扣,一個活了幾百年的孤獨靈魂與一個活了二十年的瘋子靈魂,他們兩個互相摩擦、互相碰撞,糾纏一起,不可分開。


史蒂夫貼著艾倫的嘴唇,雙手勾搭在艾倫的肩膀上,當他說話的時候總會嚐到自己的血味,這讓他感到興奮。


「我會,」他說,宛如惡魔的吐息。他迷戀地捧起艾倫的臉蛋,雙眼裡交織各種情緒,迷戀、殺意、慾望還有對艾倫滿腔的愛意;眼睛即為靈魂之窗,艾倫愛極史蒂夫這個眼神,因為他看見靈魂的存在,看見他的靈魂正熊熊燃燒,操他媽的那就他要的東西。


史蒂夫的語調難得染上亢奮,「接著我會自我了斷再去找你,到時候我們就完美了。」


史蒂夫從不會忘記在那年盛夏碰到艾倫瓊斯這個怪人的回憶。


拿起叉子,插起一塊料理過後的肉塊,張開口咬下那塊肉,食人魔帶著輕快的語調向他打聲招呼。


「嗨,約翰。」

無法死亡的怪物瓊斯與迷戀掠奪生命並且食用它們的瘋子威廉姆斯,他們最後會走向什麼樣的結果呢?無人知曉。

乐正

给史蒂夫

我发誓,听说你死了我打心眼里是高兴的,真的,比学校里那帮蠢货写的算数答案还真。我一直以为你这种人会是被某个男人*死的,比如我,你最亲爱的弟弟。


写这封信主要目的就是回忆一下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发生的事,顺便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新的honey,她比你辣一百倍,如果我也叫她“Maple syrup”,你会觉得怎么样?我当然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葬送了我以后的“性福生活”,生活总归是继续的。顺便一提,在床上她从来不会皱着眉头揪着我的头发大喊,“艾利克斯你个傻*,轻点。”


史蒂夫,你的脑子里进曲棍球了吗?你他妈不是最怕水了吗?为什么那么多人,就你多管闲事?等着吧,你救上来的那个小混蛋,我已...

我发誓,听说你死了我打心眼里是高兴的,真的,比学校里那帮蠢货写的算数答案还真。我一直以为你这种人会是被某个男人*死的,比如我,你最亲爱的弟弟。


写这封信主要目的就是回忆一下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发生的事,顺便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新的honey,她比你辣一百倍,如果我也叫她“Maple syrup”,你会觉得怎么样?我当然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葬送了我以后的“性福生活”,生活总归是继续的。顺便一提,在床上她从来不会皱着眉头揪着我的头发大喊,“艾利克斯你个傻*,轻点。”


史蒂夫,你的脑子里进曲棍球了吗?你他妈不是最怕水了吗?为什么那么多人,就你多管闲事?等着吧,你救上来的那个小混蛋,我已经打听到他的住处了,我不会让他好过的,如果可以,我真想把他送下去陪你……我一定要让他这辈子都留下阴影。


…………


…………


你还记得我把你推进人工湖那次吗,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我知道你就是从那时起开始怕水的,我……sorry,我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


记住,这是我第一次向你道歉,也是最后一次。


我把我的项圈留给你了,就是我刻了名字的那个,不要多想,我会给我的honey再重新刻一个,我塞到你的棺材里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感觉到,我其实一直没告诉你,那项圈不但刻了我的名字,我把你的名字也刻在上面了,我就是想说,我的意思是,我最宝贵的项圈给你了…………算了就让它陪着你吧。


我去见那个女的了,老天,史蒂夫你见过维苏威火山的山麓吗?没有的话你去看一下那女的脸就能想象出来,满脸的褶子,像夏天树上随处可见的虫子。实在是太恶心了,我从没见过那么恶心的脸。她拉着我,对我说,“艾伦宝贝,威廉姆斯死了,你就……”


呃…………我发誓你不会希望听到这些的……


我去学习了曲棍球……我得说一下,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拿这种东西和棒球比的?我觉得这运动糟糕的就像你那瓶臭掉的枫糖浆。


说起枫糖浆,我把你剩下的枫糖浆都放到冰箱里了,祝愿我早日习惯那种奇怪的食物吧,才能避免它们浪费掉。还有你的宠物熊现在在我这,如果它再瞎叫我就会把它送到动物园里。


你还记得我十五岁生日那天吗,晚上你喝多了搂着我,我很清楚,你说“我要是说我喜欢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恶心?”我说“不会。因为你是我哥。”我记得是你先亲我的,我才控制不住自己的,即使你一直是一副*冷淡的表情,让我觉得你是impotence……我记得你那晚说的每一句话,你的一举一动我都记在心里。




……


还有我和P区的人打架,我知道是你找了人去帮我的,还有学校……我不是傻子,我都知道。






……


所以史蒂夫你这混蛋是真的死了吗?你不管我了?当初我怂恿你和我离家出走,你说会照顾我一辈子的。


你他妈走吧,……


我绝对不会想你的。


我……如果我高兴的话或许会去找你的,
























你永远是我的Maple syrup,也是唯一的。







坐在纸飞机上去月球
是异色北米wwww,终于画完了...

是异色北米wwww,终于画完了,我不说没人知道是很久之前没画完的【逃走】

是异色北米wwww,终于画完了,我不说没人知道是很久之前没画完的【逃走】

余江晚

【异色/北米双子】冬末(短打一发完)

summary:怎么样才是最好的结局?我想,是我们都不纠结过往,是我学会承担了自己的责任,是我抓住了让我们都过得更好的机会吧

#异色北米双子#

#爆粗有#

#文笔渣+逻辑废#

#算是复健#

#异色私设注意#

#warning:是旧文改,去年发过一次但很快就删掉了#

---------------------------------

冬末的暖阳理应是能照得人心暖的。

熟悉的童谣在弄堂里传唱。几个小孩子拍着手,哼唱着童谣。他们手拉着手,围绕着转圈。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场景。Allen想。虽然唱童谣的人不再是当年的人,但地方还是当年的地方,曲子也还是那些流传了不知道多久的曲子。...

summary:怎么样才是最好的结局?我想,是我们都不纠结过往,是我学会承担了自己的责任,是我抓住了让我们都过得更好的机会吧

#异色北米双子#

#爆粗有#

#文笔渣+逻辑废#

#算是复健#

#异色私设注意#

#warning:是旧文改,去年发过一次但很快就删掉了#

---------------------------------

冬末的暖阳理应是能照得人心暖的。

熟悉的童谣在弄堂里传唱。几个小孩子拍着手,哼唱着童谣。他们手拉着手,围绕着转圈。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场景。Allen想。虽然唱童谣的人不再是当年的人,但地方还是当年的地方,曲子也还是那些流传了不知道多久的曲子。

回忆中的场景并不美好,却也不糟糕。童年时期他和自己的兄弟,Steve就住在这个人有些多的小镇,自家周边也有许多年龄相仿的孩子。

比较特殊的是,因为家里的原因,他和Steve是借住在他们的亲戚怀特夫人家里。怀特夫人年纪有些大了,性格温和,也很喜欢借住在自己家里的两个孩子。

兴许是性格如此吧,Allen自小就在孩子中有着领袖的感觉。而这个小巷就是曾经小鬼们的“基地”,那些童谣也是孩子们口边所常常传颂的。

不同于Allen,Steve喜欢独处,很安静,安静到甚至有些没有存在感。于是外向闲不住的Allen很难理解安安静静甚至有些不合群的Steve。

Allen不理解Steve,和Steve关系也说不上好,至少不像普通的兄弟那样,关系有多么好多么好,可Allen也不讨厌他的兄弟。

孩子间的关系不复杂,有了矛盾有时会动手,但又很快能够和好。于是有时候Allen打架受了伤回来,怀特夫人会数落两句,然后让Steve去给Allen上药。说起来倒也奇怪,明明在此前已经是那么久的亲人了,可是平时碰面说不上几句话,关系却是因为上药这件事熟悉起来的——Steve拿着药酒,一边上药一边数落人,说得最多的,就是嫌弃Allen傻,没脑子,而Allen则不满地反驳回去,一来一往,莫名其妙地熟悉起来了。



艾伦继续沿着小巷往前走。他发现时间还是将这里改变了很多,比如这里的住户少了,自己还有Steve以及怀特夫人早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当年一起玩的孩子也有不少离开了这个小镇。大一点之后,Allen和Steve一起搬到别的城市住了,不久之后他们把怀特夫人也接到了那座城市,住的很近,不过几条街的距离

这次Allen经过这个曾经居住过的小镇,想来这个巷子逛逛。

“喵———”一声猫叫,有些虚弱的猫叫。

艾伦朝发声处看去,那是只黑白的老猫,在晒太阳。艾伦还记得,十多年前,还是小孩子的他和史蒂夫出门时,总会看到一只黑白的小花猫,大概是只野猫,但出奇的好相处,吃人给的东西,也给人摸,八成是在这里呆久了,和人熟悉了。而史蒂夫常常会为那只小猫带点吃的,有时候是一片面包,有时候是一根火腿。史蒂夫似乎很喜欢小动物,艾伦想。当然,其实他也是。

艾伦抚摸了那只老猫的毛。他不确定那只老猫是不是曾经的那只黑白猫,毕竟,十多年对于一只猫来说,是十分长了。



继续向前。

一棵老树就立在那里。

从Allen和Steve搬到这个小镇以来,那棵树就是这么大小了。现在它依旧常青。

Allen摸了摸那棵树的树干,有几道淡淡的刻痕,那是很久以前Allen拿小刀刻的,没有刻什么特别的花纹或者文字,只不过是瞎划了几道罢了。当然,Steve知道后骂了他,理由是破坏公物。Allen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原来那时候起,他们就是这样的了啊,时不时互怼,但关系又不错。



现在Allen和Steve都已经不住在这个小镇了,这次Allen只是想回来看看。这座小镇留有了太多太多他的记忆,至少包括了他和Steve的大半个童年和半个少年时期。



Steve,Steve,Steve......

太多的回忆都是关于他。但是他现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的兄弟。

“我真是个傻子”Allen轻声低估,“我不该跑来这个地方的。”

是啊,明知道要是来到这里,一定会想起史蒂夫的,但他就是来了,毫无理由,也许只是想来看看,又或许是想找些什么。

只是是以一个逃兵的身份。



Allen打人了,是正当防卫,对方喝醉了先动的手,但是因为打伤的严重,得赔钱。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一时半会拿不出来。于是对方的家庭就常常来催债。

然后Allen逃了,给对方寄去了新的地址。他留下了Steve在原来的家,但Allen知道,对方只会去自己的新家找自己,而不会去找Steve麻烦。

他走之前,还和Steve吵了一架

“为什么?”Steve的语气有些冷。

“不为什么,我就是想搬走,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Allen,我们是兄弟,没有什么麻不麻烦的。”Allen知道Steve知道他的意思,“麻烦指的是什么,不言而喻。只是Allen没想到Steve会这么说。

他开始有些......有些......心里的情感说不清楚,只是有种想要迫切离开的冲动,他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受不了这样的话语,也或许是想不让外物干扰自己的决定。

“......那我说,我他.妈受够你了,可以吧?从小就这样,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保护,我受够了可以吗?我明明比你小不了多少?我讨厌你”Allen撒谎了。

怎么会讨厌?

Allen冲下楼,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

“Allen?”是有些熟悉的声音

Allen望向声音的来源处,是怀特夫人。

“怎么了?你看上去不太好”

Allen摇摇头,“没事,我只是出去走走。”他没告诉怀特夫人发生了什么,他有把握估计Steve不会说,因为以前吵架,他们也会秉持着不让这位曾经的监护人担心的原则,什么也不对她说。



Allen觉得无论是他还是Steve都变了,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相比幼时有了隔阂呢?Allen不知道,Allen只是觉得,是因为观点不同了吧。他知道Steve即使说着自己怎么怎么样,但却不会真正的嫌弃自己。Steve是个很冷静的人,平时有了口角,Allen有时会意识到,不理智的一直都是自己,可这次Allen觉得自己很冷静,他觉得这样才是最好的。

自小到大自己给别人添的麻烦也不少了,他也想自己好好承担回自己的责任。



现在,他离开原来的家已经好几个月了,他不知道不回去是不是正确的,但他觉得,回去一定是错误的,因为只有这样,他们都才能过的更好,不需要给予对方任何的欺骗,做着真正的自己。

对啊,所以,就这样吧,Allen走到弄堂尽头,折回,那棵老树依旧立在那里,那只老猫依旧慵懒的晒着冬末的太阳,那些孩子还在传唱那熟悉的童谣......

————end————

对不起写的十分烂

我只是想讲述一个“也许离开才是最好结局”的故事,当然,这个所谓的最好结局只是艾伦一厢情愿,但他会好受很多,他只是不想给史蒂夫添麻烦而已,而我想表达Steve明白他的想法,我想写出的,是他们都相互体谅吧,只是失败了。反而使这篇文章不伦不类没有重点。

对不起我的表达能力太差了

真的是很失败的复健。

乐正

艾利克斯那小子在嘛呢?


嗯?在干嘛?


我要去吓他一下。


【悄悄过去,捂住眼睛。】我是谁?


嗯?这么无聊?奥利弗?


开玩笑的话就把你的脖子扭断。


当然是开玩笑的。


那么现在就来猜猜吧!


……


睡着了吗?


哦,稍微打个盹,昨晚想怎么侵略加/拿/大想的太入迷了。


你他妈【加大手上力度】……现在来回答吧。


哦对了问题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我是谁?


还能是谁?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亲爱的是谁啊?哦瞧瞧我这该死的邻居动脑筋的样子。


亲爱的快放手,我感觉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亲爱的是谁啊?


哦...

艾利克斯那小子在嘛呢?


嗯?在干嘛?


我要去吓他一下。




【悄悄过去,捂住眼睛。】我是谁?


嗯?这么无聊?奥利弗?


开玩笑的话就把你的脖子扭断。


当然是开玩笑的。


那么现在就来猜猜吧!


……


睡着了吗?


哦,稍微打个盹,昨晚想怎么侵略加/拿/大想的太入迷了。


你他妈【加大手上力度】……现在来回答吧。


哦对了问题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我是谁?


还能是谁?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亲爱的是谁啊?哦瞧瞧我这该死的邻居动脑筋的样子。


亲爱的快放手,我感觉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亲爱的是谁啊?


哦瞧瞧这像奥利弗杯糕一样的问题,亲爱的能是谁?


给我说名字!


那个给我联系一下霍金……


不行。


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别耍花言巧语了,你这暴力狂混蛋。


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说个名字有这么难吗?


这不是名字的问题,这是信赖的问题。


我用你重建的白宫来打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


一定要见血吗?


怂了吗?哈哈看看这混蛋故作坚定的样子。


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最后的机会是我给你才不对吧?


现在在也没法回头了吗?即使这样也没关系了吗?


好啊,这就是我想要的,我们两个今天总要没一个。


数到三,说出我们第一次上床的地点。


真是该死的家伙,就只能想到这个吗?


怂的话现在就离开啊。


不要耍嘴皮子了。


1……


2......


.........


 等等,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你太无聊了,弗朗索瓦。


你猜错了......











过期的提拉米苏
吃我异色米加安利!!!他们好好...

吃我异色米加安利!!!
他们好好!!!(鸡叫)

吃我异色米加安利!!!
他们好好!!!(鸡叫)

飛天牛肉原

【異色北米】長篇

狼米x吸血鬼加


城鎮的後山,有間古堡,它就像個歷史,在這個城鎮還沒出現前,它就已經在那邊。城鎮的居民傳言說那棟古堡曾經是那時代權力最為大的人家,那戶人家的一共有五個小孩,聽說他們為了爭奪繼承人而內鬥,就連年紀最幼小的史蒂夫威廉姆斯也逃不過這個內鬥,當他死去時,才年僅13歲。


但在史蒂夫死去之後,他們一家人日子過得並不是很好,後來發生了戰爭,民間變得動亂,他們家裡的人沒有一個能倖免死亡。


或許對於早死去的史蒂夫是個好事情,他不需要經歷那些事情,或許不,他正笑看他們的悲慘死去。...


狼米x吸血鬼加

 
 

城鎮的後山,有間古堡,它就像個歷史,在這個城鎮還沒出現前,它就已經在那邊。城鎮的居民傳言說那棟古堡曾經是那時代權力最為大的人家,那戶人家的一共有五個小孩,聽說他們為了爭奪繼承人而內鬥,就連年紀最幼小的史蒂夫威廉姆斯也逃不過這個內鬥,當他死去時,才年僅13歲。

 
 

但在史蒂夫死去之後,他們一家人日子過得並不是很好,後來發生了戰爭,民間變得動亂,他們家裡的人沒有一個能倖免死亡。

 
 

或許對於早死去的史蒂夫是個好事情,他不需要經歷那些事情,或許不,他正笑看他們的悲慘死去。

 
 

_

 
 

古堡內部保存的很好,就只是看起來很老舊,在月光的撲灑下,窗戶的輪廓被映照暗紅色的地毯上,微風輕輕吹拂著,樹木發出不安的颯颯聲響。

 
 

走廊的盡頭突然有了腳步聲,是一個男子手持著打開閃光燈的手機正往這邊過來,或許是來探險的人。這裡時常成為年輕人探險的地方,亦或情侶們為了刺激而來到這裡。

 
 

「1、2、3……。」男子不知道在數些什麼,嘴裡不斷碎念著數字,直到數到了四,他剛好也在第四間房間停下腳步。

 
 

「該起床囉。」男子說,語氣輕挑。他關上閃光燈,伸手轉開生鏽的金色門把。

 
 

這房間跟其他房間有所不同,它多了個看起來精緻的黑色棺材依躺在房間的右側,棺材上面有個金色名牌。

 
 

史蒂夫威廉姆斯。

 
 

那是史蒂夫威廉姆斯的棺材。

 
 

噢,可別忽略躺在床上正在熟睡的人,那人毫無血色,雙手合十放在腹部上,就像童話故事裡睡美人般,他只是睡著了,他還活著。

 
 

「史蒂夫。」男子邊說邊坐到床沿般,呼喚著躺在床上的人。

 
 

史蒂夫像是在回應他的呼喊,而睜開眼睛,看向坐在床沿邊的男子,他說:「晚了五分鐘,艾倫。你真不準時。」

 
 

「是嗎?」艾倫裝作不知道地回答,即使他心知肚明,他的確晚了五分鐘。

 
 

「我早在五分鐘前就醒來了。」史蒂夫坐起身子,整理著身上的睡衣,接著走下床鋪。他們兩人的穿著打扮壓根不是同世紀,一個穿著現代,另個則穿著復古、活像是在中世紀的人一樣。

 
 

史蒂夫威廉姆斯還存在著,他既不活著也沒死亡,活與死都無法描述他的現在情況,只能說他還存在著。

 
 

「是嗎。」艾倫從坐改躺,望著刻有各式花紋的天花板,視線從天花板轉向正在更衣的史蒂夫,接續說:「你找我做什麼呢?史蒂夫。」

 
 

「別躺在我的床上,臭小鬼。」史蒂夫拉了拉衣領,接著扣上手腕上的鈕扣,拿起放在櫃子旁的鑲有紅寶石的權杖,它是古董,若將它拿去變賣估計能得到個好價錢。

 
 

艾倫繼續躺在床上,不為所動,史蒂夫見他沒打算離開的意思,便走向他用他的權杖往艾倫的腿部毫不留情打下。

 
 

「噢,操。」艾倫吃疼地摀住被打到的地方,忍不住咒罵聲,他揉揉疼痛的部位接著從床上起來,以免眼前這個「小鬼」又再度揮下他的權杖。

 
 

那可真疼,艾倫從未想過那玩意可以拿來當武器使用。

 
 

「幫我看看有沒有穿好。」史蒂夫抬頭盯著艾倫,張開雙手給艾倫檢視自己身上的衣物。身為吸血鬼有個壞處,他不能從鏡中看到自己,任何能映照出模樣的東西都沒辦法。說實話史蒂夫已經有上百年沒看過自己的面容了,只能從以前的畫像來想起自己的面容。

 
 

「作為吸血鬼真麻煩,史蒂夫。」艾倫走上去前,彎下腰,調整史蒂夫衣領上的小領結。艾倫並不理解作為一個活上幾百年的吸血鬼,為什麼要堅持穿上那些復古玩意,為什麼要將自己鎖在古堡不外出,而艾倫得到的結果是「維持傳統服飾」以及「不用特別出門狩獵,自然有蠢蛋會上門。」

 
 

「嗯哼。」史蒂夫任著艾倫的打理,隨意附和,紫羅蘭色的眼睛在艾倫的頸部處凝視著,乾澀的喉嚨已經許久沒有滋潤過了,史蒂夫慶幸艾倫的出現,免費的糧食外加僕人可不好找。

 
 

「坐下。」史蒂夫輕聲說道,艾倫尚未回神過來就被比自己矮小許多的史蒂夫推倒在地上,接著艾倫感受到頸部被史蒂夫咬住的感覺,再來就是血液逐漸被吸走的感覺。

 
 

艾倫頓時覺得頭有點暈眩,他一直都不怎麼喜歡血被吸食的感覺,尤其是第一被史蒂夫吸血的感覺,特別不舒服,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

 
 

「我帶了你要的東西,衣服跟糖果。」艾倫輕拍史蒂夫的後背說道,史蒂夫抬起頭,伸舌舔掉殘留在艾倫頸部上的血跡,再舔舔自己的嘴唇。

 
 

「哪裡?」史蒂夫問道。

 
 

「你的床上。」艾倫撫摸著頸部,指著放在床上的白色紙袋,那是史蒂夫要他帶過來的東西。糖果以及史蒂夫想了解現代服飾的東西,對,艾倫從家裡帶了些衣服過來,從他弟弟阿爾弗雷德的衣櫃翻了幾件出來。

 
 

史蒂夫走上前拿出糖果,糖果一直都是史蒂夫最愛的東西,即使他活過上百年,但本質上仍然是個孩童,他變成吸血鬼的時候才13歲;他拿起糖果走到棺材旁邊然後將那袋糖果放了進去,接著又走回床鋪查看艾倫帶了什麼衣服過來。

 
 

當史蒂夫拿出第一件,艾倫已經聽見來自的史蒂夫厭惡的聲音,史蒂夫拿著印有卡通圖案的圓領衣服說:「上面這個蠢東西是什麼?」

 
 

「米老鼠?我沒記錯的話。」

 
 

「那又是什麼?」

 
 

「一個會兩隻腳站立,會說話的老鼠。」

 
 

「我想看,帶來給我。」

 
 

「它並不存在,史蒂夫。它只是個卡通人物,它是虛構的,你知道故事中有些人物會刻意去捏造吧?它就是那樣的存在。」

 
 

「可惜,真無聊。」史蒂夫扔下手上的衣服,轉頭看向艾倫,接續說:「艾倫。」

 
 

「帶我出去玩。」史蒂夫手持著權杖,坐姿優雅地坐在床沿邊看著艾倫。

TBC

 

Maplelams

魔王艾倫x教廷史蒂夫(平年異米/若異加)
p.3 把衣服顏色混在一起的艾倫
p.4 委屈巴巴洗衣服的魔王
妻管嚴真可愛👌


魔王艾倫x教廷史蒂夫(平年異米/若異加)
p.3 把衣服顏色混在一起的艾倫
p.4 委屈巴巴洗衣服的魔王
妻管嚴真可愛👌

飛天牛肉原

遲到的七夕【短篇】

酒吧的內部僅靠著裝飾用的照明設備襯托,你知道為什麼酒吧總是燈光昏暗嗎?因為昏暗的視線總讓人看不清楚價目表上的酒飲,然後被它所迷惑而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點了杯昂貴酒飲,等你清醒,在明亮的燈光下,看到那昂貴的價錢,你可憐單薄的皮夾會為此而哭泣。


史蒂夫的側臉在酒吧的昏暗照明下,顯得柔和,他五官清秀,在燈光不清楚的狀況下總會把他誤認成是位高傲的女性。


「看什麼?」史蒂夫說,語氣壓抑著不悅。誰都會不高興,尤其是當你被三個男人和個爛醉的傢伙誤認成是女人,任誰都會不高興。


史蒂夫怒氣值已達到最高峰,哈!再一點點,再一點點,就像推幣機前面幾個快要落下的遊戲幣一樣;再一點點遊戲幣,史蒂夫就要落...

酒吧的內部僅靠著裝飾用的照明設備襯托,你知道為什麼酒吧總是燈光昏暗嗎?因為昏暗的視線總讓人看不清楚價目表上的酒飲,然後被它所迷惑而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點了杯昂貴酒飲,等你清醒,在明亮的燈光下,看到那昂貴的價錢,你可憐單薄的皮夾會為此而哭泣。


史蒂夫的側臉在酒吧的昏暗照明下,顯得柔和,他五官清秀,在燈光不清楚的狀況下總會把他誤認成是位高傲的女性。


「看什麼?」史蒂夫說,語氣壓抑著不悅。誰都會不高興,尤其是當你被三個男人和個爛醉的傢伙誤認成是女人,任誰都會不高興。


史蒂夫怒氣值已達到最高峰,哈!再一點點,再一點點,就像推幣機前面幾個快要落下的遊戲幣一樣;再一點點遊戲幣,史蒂夫就要落下了!


艾倫知道這點,他很識相,雖然平時有時候總會特別故意不識相,但現在艾倫必須如此,他並不想惹毛史蒂夫。


「沒什麼,酒好喝嗎?」艾倫拿起酒杯,輕搖動著酒杯裡的冰塊,接著放在唇邊啜飲口。


「不喜歡酒。」史蒂夫撐著臉頰,側著頭看向艾倫,綁在後腦勺的馬尾順著他的動作,從肩膀滑落,他的衣領打開了兩顆扣子,恰好能看見史蒂夫的鎖骨部位。


誘人,跟惡魔的蘋果一樣誘人。


艾倫露出微笑,單手拿起湯匙往擺放在他們兩中間的蛋糕動手,切了一塊蛋糕,正好能一口吃下,勺起那塊甜美的乳酪蛋糕放在史蒂夫面前,史蒂夫冷淡地盯著艾倫再看向蛋糕,放下手握住艾倫的手腕,臉湊到湯匙前面,張開嘴含住湯匙,吃下蛋糕。


史蒂夫對此並不滿意他拿走艾倫的湯匙,那湯匙上面還殘留些蛋糕的殘渣,接著史蒂夫伸出舌頭輕舔著湯匙,又或含住湯匙,艾倫面對史蒂夫一連串的挑逗,天知道史蒂夫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總喜歡做出些讓艾倫有性致的舉動。


「喝醉?還是在挑逗?」艾倫說,史蒂夫這時放下湯匙,從高腳椅下來,單手輕抬起艾倫的下巴,艾倫則順勢摟住史蒂夫的腰際,望向那令人墜落的雙眼。


史蒂夫露出微笑,低頭吻住艾倫的雙唇。史蒂夫的親吻都是輕柔的,像被細雨拍打那樣,他的吻溫柔且讓人留戀。


「你猜猜看。」


「光是一個可不夠啊,史蒂夫。」艾倫回答,接著拉著史蒂夫的衣領,抬頭索取他應該得到的吻,史蒂夫閉上眼任由他的親吻,總是粗魯且帶點掠奪的親吻。


「你一直都是這麼心急,跟急著出去玩的狗一樣。」親吻後的第一句史蒂夫這麼說。


「面對你,我能不心急嗎?寶貝。」艾倫則這麼回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