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35597浏览    852参与
⚡️
尽情发泄负能量喵~! 给宝宝们...

尽情发泄负能量喵~!

给宝宝们一个家

要求——

#女

#有一定自控力


尽情发泄负能量喵~!

给宝宝们一个家

要求——

#女

#有一定自控力


苏汀快快乐乐

唯以死解脱

    他最终还是决定跟他们同归于尽。他再也忍受不住了。


    他们夜以继日地在他耳边嗡嗡响,肮脏地,不堪地,密密麻麻地,像断了电的房间,黑暗持续笼罩着他。


    腐败的细菌遍布他的身体,在手上,在腿上,甚至是脸上,然而可怕地是他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驱逐他们。即便努力地挥手要将他们赶跑,消灭。没了生机的尸体孵化出更多的细菌,繁衍出更多的他们。


    他试过将自己浸泡在水里,冰凉的,滚烫的水或许可以让他好...

    他最终还是决定跟他们同归于尽。他再也忍受不住了。



    他们夜以继日地在他耳边嗡嗡响,肮脏地,不堪地,密密麻麻地,像断了电的房间,黑暗持续笼罩着他。



    腐败的细菌遍布他的身体,在手上,在腿上,甚至是脸上,然而可怕地是他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驱逐他们。即便努力地挥手要将他们赶跑,消灭。没了生机的尸体孵化出更多的细菌,繁衍出更多的他们。



    他试过将自己浸泡在水里,冰凉的,滚烫的水或许可以让他好受些。



    然而并没有,并没有。



    水让他的身体更加敏感,滚烫的水让他们更加活泼,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皮肤下血管里的骚动。仿佛迫不及待地就要冲出来。



    他慌忙从浴缸里站起来,放干了浴缸里滚烫的水。起而代之的是冰凉的水,他刚伸进一只手就有些受不了,牙齿直打颤,手脚发抖。



    但没有办法,他只能试一下,鼓起勇气狠狠吸了一口气便整个人载进了浴缸。



    寒冷一瞬间冰冻了所有感官,接踵而来的是痒意。



    他只能伸出自己的双手挠着。后来痒意更加强烈,他有些控制不住,最终感受杀死了理智,用力地拼命地使劲地坚持地用手指甲去抓,去抠。



    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染红,他最终还是放出了恶魔。



    以生命为代价。



苏汀快快乐乐

吃药会好都这么说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是一次次一遍遍按着医嘱一粒粒的数着药,反复确认着数量。


扎堆又分散。


杯子里的水还很烫。


趁着这个空档,她又开始回忆了往事。曾经下定决心地把过去忘掉,再一次毁约。


她并不难过,只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到底在不在乎,说出来好像也不太准确。


空气似乎变得格外沉重,让她有点喘不过气,她等不及开水冷却,颤抖着手一把抓着药塞进嘴里,使劲将药咽下去。


但是太多了,没有水的滋润,干煸的药卡在喉咙,不停吞咽,口腔分泌唾液,药在喉咙里融化。


像她正在消散的生命。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是一次次一遍遍按着医嘱一粒粒的数着药,反复确认着数量。




扎堆又分散。



杯子里的水还很烫。



趁着这个空档,她又开始回忆了往事。曾经下定决心地把过去忘掉,再一次毁约。



她并不难过,只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到底在不在乎,说出来好像也不太准确。



空气似乎变得格外沉重,让她有点喘不过气,她等不及开水冷却,颤抖着手一把抓着药塞进嘴里,使劲将药咽下去。



但是太多了,没有水的滋润,干煸的药卡在喉咙,不停吞咽,口腔分泌唾液,药在喉咙里融化。




像她正在消散的生命。






苏汀快快乐乐

原地踏步就是慢性自杀

温暖在她的出租房里呆了很多天没有出去。

    出租房内。

    温暖躺在床上,薄薄的灰色空调毯盖在她的身上。床边的桌子上摆了几瓶喝完的牛奶和咬了几口的面包,苍蝇围着一直打转,嗡嗡地叫个不停。

    温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明亮的白炽灯让她的眼睛很不舒服,眨了眨眼,分泌出眼泪好让干巴巴的眼球好受些。

    窗户的窗帘之前都被拉上,这让温暖无法判断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但这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也不需要出门。......


温暖在她的出租房里呆了很多天没有出去。

    出租房内。

    温暖躺在床上,薄薄的灰色空调毯盖在她的身上。床边的桌子上摆了几瓶喝完的牛奶和咬了几口的面包,苍蝇围着一直打转,嗡嗡地叫个不停。

    温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明亮的白炽灯让她的眼睛很不舒服,眨了眨眼,分泌出眼泪好让干巴巴的眼球好受些。

    窗户的窗帘之前都被拉上,这让温暖无法判断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但这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也不需要出门。

    温暖没有起身的念头。尽管她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嘴唇干裂流出血。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胃紧紧绞在一起的那种感受,像是有人一边在捶打一边拉扯她的胃。

    还不仅仅是胃。

    真他么难受。

    温暖忍不住想骂出口,但是她连这点力气都没有。

    旁边的桌子上有面包和牛奶,桌子很近,一伸手就可以够的到。但她不想去拿,她也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可以支撑她去拿了。

    动一下手指都要费好大的劲,疲惫和空虚笼盖着她的身体,由内到外。

    正常。

    温暖很清楚的知道。

    连续十几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支持她活到现在的是稍稍一转头嘴巴就可以含到的吸管,吸管连接的是一大桶靠在床边的自来水。

    实验研究表明,人在不进食的情况下,只喝水可以存活一个月。

    但温暖不是为了证明研究结果做的实验。

    不想动。

    懒。

    温暖只是单纯的懒,不想动罢了。

    温暖闭上了眼睛,放空了思绪。她听见了枕边的闹钟一声声走动的声音,她的身体似乎跟随跟指针一下下地一起颤动。

    水已经喝完好几天了,吸不上来什么东西了,除了徘徊在水桶里的潮湿空气,带着腐败的气息。

    轻轻吸一口,喉咙像干瘪的土地撕扯开来,就好比千千万万根针再扎。

    腐败的气息随着喉咙进入身体,蜡烛的灯油已经燃尽蜡烛就要熄灭。

    苍蝇的嗡嗡声好像越来越远,温暖的心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动。胸腔内的心脏剧烈跳动牵连着身体,脚趾头都能清晰感受得到心脏的存在。温暖感觉越来越冷,体内的温度流失的更快了。

    活像一个冰块,温暖想。

    毛毯已经不能给她带来什么作用了。

    压抑,阴暗的气息,温暖已经可以很直白地感受到。

    已经要来了吗。

    要结束了吗?

    温暖最后这么想。

解哥

听故事吗?

我跟她是在一个语c群里认识的,我叫漠北,她是我哥,叫云,她明明是个女孩子,但在群里我们的身份就是这样,漠北是她的妹妹,她是我的哥哥。

有一天我看到了她的动态(一个人的光遇,真无聊)我才知道她也玩光遇。我跟云说:

我们一起玩啊。

于是我们加上了光遇的好友。我第一次传她,她跟她的对象在一起,叫音。她们在晨岛的彩虹桥,她们很相爱,我好开心,哥有自己爱的人了。我跟音加了好友,她们经常一起跑图,一起玩。

哥与音经常吵架,她们分分合合,漠北都在中间努力拉扯。直到她们向家里说了这件事,音也是女孩子,她们家长不同意,她们又分手了。分了很久很久,久到我以为,他们不会在一起了,有天音找我说:......

听故事吗?

我跟她是在一个语c群里认识的,我叫漠北,她是我哥,叫云,她明明是个女孩子,但在群里我们的身份就是这样,漠北是她的妹妹,她是我的哥哥。

有一天我看到了她的动态(一个人的光遇,真无聊)我才知道她也玩光遇。我跟云说:

我们一起玩啊。

于是我们加上了光遇的好友。我第一次传她,她跟她的对象在一起,叫音。她们在晨岛的彩虹桥,她们很相爱,我好开心,哥有自己爱的人了。我跟音加了好友,她们经常一起跑图,一起玩。

哥与音经常吵架,她们分分合合,漠北都在中间努力拉扯。直到她们向家里说了这件事,音也是女孩子,她们家长不同意,她们又分手了。分了很久很久,久到我以为,他们不会在一起了,有天音找我说:

你帮我劝劝云吧,我们和好吧。

我跟音聊了一晚上,第二天,我看到了她们的动态(谁还没有个对象啊)我知道,她们又在一起了。我很开心,我去找哥庆祝说:

恭喜呀~

哥说:

嗯嗯。谢谢😜

我以为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了,直到我看到了音的动态(原号主已逝)

时间在4月1号0:24

我觉得好像忘了什么,我去找哥

哥你在吗?

在。

你跟音怎么了?

音?那是谁?

你忘了吗?算了没事,忘了也好。

于是我们又一起玩光遇。后来音的弟弟告诉我,音其实没死,她被救了回来,没死成。我突然想不起来,音跟我有什么关系了。

有一天我跟哥在一起玩,有个叫音的传我,我跟哥说:

等等啊,哥,我朋友传我。

哥没说话,奇怪,哥最近一直没说话。

音说:

你哥?他在哪?

我说:

就在我面前啊。

音看了我很久,对我说:

漠北,你生病了。

然后那个叫音的把我拉黑了,好奇怪,我哪里生病了。我再去找我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找不到他了。我好像病了,什么时候病的,好像是我说,哥,在吗,然后这条消息边上是感叹号。突然有人叫了我一声

“漠北”

我回头,是哥,我看了他好久,他又说

漠北,要跟我一起去玩吗?

我说:

... ...好。

我又问:

哥你会一直陪我吗?

她说:

傻子,我不陪你谁会陪你。

我说:

嗯,你要一直陪着我



小黑:“哇,这故事怎么这么悲惨啊,哦对了,你叫什么吖?”

我吗?我叫... ...

哥!你跟小黑聊什么呢?

我回头,远处的漠北好像在叫我

我叫哥

特立独行的猫

明天见

我的心脏好像出了毛病,好像好几年了,也说不上是大毛病,就是有时候会突然有刺痛感,就像腿抽筋那样,但是不持续太长时间,有时候就一下,有时候次数多点

我的心脏好像出了毛病,好像好几年了,也说不上是大毛病,就是有时候会突然有刺痛感,就像腿抽筋那样,但是不持续太长时间,有时候就一下,有时候次数多点

撒西不理

💔怪物小猫猫💔

就这样,只是暗恋吧(小猫猫视角)

我想,这些年过去了,她依旧没有察觉到……我爱她。

毕竟,在她的眼里,我只是一个一直陪着她玩游戏的网瘾网友。

她不知道,我认识她,甚至如果我想我能见到她从小到大的全部模样,不过我猜她不会喜欢被人看着的,所以我不会这样做。


可是,你们能懂吗?


我不是***,我是被锁在她家隔壁的怪物。

我没有资格接近她。

那群穿着奇奇怪怪衣服的人告诉过我,我是怪物,不能接触女孩子。

其实我不懂,但是我的脑子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

被治疗的感觉太痛苦了。


这么说来,我这样偷偷喜欢她,她这样把我当成很亲密的网络玩伴,也挺好的。

我不会被治疗,也不会离开她...

就这样,只是暗恋吧(小猫猫视角)

我想,这些年过去了,她依旧没有察觉到……我爱她。

毕竟,在她的眼里,我只是一个一直陪着她玩游戏的网瘾网友。

她不知道,我认识她,甚至如果我想我能见到她从小到大的全部模样,不过我猜她不会喜欢被人看着的,所以我不会这样做。


可是,你们能懂吗?


我不是***,我是被锁在她家隔壁的怪物。

我没有资格接近她。

那群穿着奇奇怪怪衣服的人告诉过我,我是怪物,不能接触女孩子。

其实我不懂,但是我的脑子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

被治疗的感觉太痛苦了。


这么说来,我这样偷偷喜欢她,她这样把我当成很亲密的网络玩伴,也挺好的。

我不会被治疗,也不会离开她的生活。

皆大欢喜。


就是每当我捧起手机的时候总会出现两只猫咪,一大一小的对着我尖锐的喵喵叫,吵的我头疼,等我皱起眉头温声说那两只猫两句,它们还会停下来,垂着猫猫头离开。

其实我挺喜欢这两只猫的。

如果它们不对我尖叫的话,我会把它们抱在怀里,温柔的为它们梳理毛发。


当然了,它们也确实会有安静的时候。

但是可惜,那种时候,它们停留的时候很短,我还没过去,它们就走了。

我不能去追,我是怪物。

出去的话,会吓到别人……会吓到她。


我没有饥饿的时候,只是有时候会头晕眼花,那种感觉出现的话喝一个玻璃杯圣水就行了。

我想我会头晕眼花,是作为怪物的缺陷吧,玻璃杯圣水给我续命。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玻璃杯圣水居然是那两只猫猫带来的。

它们每天都叼着玻璃杯圣水来找我。

我有点怀疑,这两只猫猫是怪物救援队的。

如果是的话,就解释了它们为什么来去匆匆,还带着玻璃杯圣水救我了。


猫猫怪物救援队……

唔,真可爱。

除了她,我最喜欢的就是猫猫了。

我喜欢猫猫这件事,她也知道,她开心的时候还会叫我小猫猫。

我喜欢这个称呼,怪物小猫猫。

前面的怪物两个字,似乎这样就不重要了。

多么可爱啊。


所以我希望她一直开心,一直叫我小猫猫,不要冷淡的叫我朋友,也不要冷淡的问我你还玩吗?

你玩我就玩。

你喜欢玩哪个,我就陪你玩哪个。

我好好练技术,我保护你。


我不想让她礼貌的问我这种问题。

我怎么会不跟随她……怎么回事?

外面的天怎么变红了?好像我刚刚用了什么怪物技能。

好困啊……

想睡觉了……

我要睡一会儿……

晚安……我叫什么来着?哦,我叫毛澎悠。

晚安,怪物毛澎悠的宝贝姑娘……



真不是憨憨

不知道朋友生什么病了怎么办?

[图片]

[图片]

帮帮忙😭QQ:3946483815

帮帮忙😭QQ:3946483815

roro

不完美的结局

突然想到的一个脑洞,感觉写的有点无病呻吟ㄟ(▔,▔)ㄏ


    结局了,他们相互拥抱在一起,屏幕前的我捂着嘴一瞬间大脑空白,我认为结局不该是这样的,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是对于他们结局的普通平淡而不甘心吗?还是你认为他们应该拥有更好的结局。


    我自嘲自己没有改变结局的能力;自嘲为什么要看一个不合自己心意的漫画;自嘲自己在这个漫画上浪费了大把时间;更是自嘲为什么这样的美好结局对我来说却遥不可及。...


突然想到的一个脑洞,感觉写的有点无病呻吟ㄟ(▔,▔)ㄏ



    结局了,他们相互拥抱在一起,屏幕前的我捂着嘴一瞬间大脑空白,我认为结局不该是这样的,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是对于他们结局的普通平淡而不甘心吗?还是你认为他们应该拥有更好的结局。



    我自嘲自己没有改变结局的能力;自嘲为什么要看一个不合自己心意的漫画;自嘲自己在这个漫画上浪费了大把时间;更是自嘲为什么这样的美好结局对我来说却遥不可及



    以爱情为主线的漫画就是这样低俗,我唾弃;以毫无疑问的美好结局收尾就是俗气,我不屑;以不被世俗认同的爱情来共度余生就是如此令人作呕,我满不在乎



    不知究竟是其中的哪种情节戳中了我,死死盯着屏幕的眼睛流出了豆大般的泪花。



    这不属于我,这不属于我…我警告着自己。



    我的身体在不停地发颤,我想大声尖叫,我死命的捂着嘴,不让发出一丝声响。



    “咚咚咚!”



    突然,房门被人敲响,我的情绪失控在那一瞬间都归于平静。



    我打开了门的一条缝,从缝中观察,那是一个干净青涩的少年,从他身上能感受到散发出的青春特有的朝气蓬勃。



    这不是在羡慕他年轻,只是同为这个年纪的我有些嫉妒罢了,为什么我不能拥有?



    “你好我是隔壁新搬来的,特意来向你打招呼,还请以后多多指教!”



    他阳光温柔无害的笑容刺眼无比,老旧昏暗的走廊都挡不住他耀眼闪烁的光芒。



    我心中唯一一盏熄灭的路灯忽然被人照亮了,连带着黑漆漆的路也有了它的轨迹看清了方向。



    我想,属于我的不完美结局就要来了,我一定要抓住它,不让它在我手中再一次的溜走。


定陵

病·模糊

不喜勿喷,原创,雷同纯属巧合。

  我从小就有一个奇怪的病,只要想仔细去看什么,眼前的事物就会变得模糊不清,所以我从没有什么朋友,就连我的父母我都只能凭借声音辨别。


  就是这么不堪的我,遇见了耀眼的他。


  他很不同,这么说不是因为他有礼貌,不是因为他帅,不是因为他温柔,不是因为他完美,而是因为他是我唯一能看清楚的人。


  他在一切模糊之中是那么清晰,我能在人群之中一眼看到他,我努力地想追上他的身影,但又觉得自己不配高攀。


  我曾不止一次幻想过我抓住了他,抓住了我的...

不喜勿喷,原创,雷同纯属巧合。

  我从小就有一个奇怪的病,只要想仔细去看什么,眼前的事物就会变得模糊不清,所以我从没有什么朋友,就连我的父母我都只能凭借声音辨别。


  就是这么不堪的我,遇见了耀眼的他。


  他很不同,这么说不是因为他有礼貌,不是因为他帅,不是因为他温柔,不是因为他完美,而是因为他是我唯一能看清楚的人。


  他在一切模糊之中是那么清晰,我能在人群之中一眼看到他,我努力地想追上他的身影,但又觉得自己不配高攀。


  我曾不止一次幻想过我抓住了他,抓住了我的那束光,但最终还是决定分手,他这么好的人,就应该万众瞩目。


  他是那展翅翱翔的飞鸟,而我是那阴沟里的老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看着他,就会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把他拖下神坛,看看他这么好的人啊,满身污垢后,会不会和我一样。


  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眼睛开始流出血泪,让本就不堪的我更加肮脏。


  他的身影在我面前越来越模糊,失去了他本来的光彩,和那些人一样。


  我不甘心就此看不见他,于是——我把他到了我那冷清阴暗的家,将他永远囚禁在我身边。


  我最终还是抓住了那束光,现在独属于我一个人的光。


  我看着他满身污秽,狼狈不堪的模样,更为满意了,就算是你那么好的人,也可以变成我这样不堪的过街老鼠啊。


……………………………………


  2021.3.29  新闻报道


  失踪多日的少年已经确认死亡,尸体眼珠被挖,生前遭受过xq,尸体旁躺着一个同样失去眼珠的男人,但那人是自然脱落,经过调查,凶手确认为尸体旁的男人,凶手已死亡,身份未确认。




  



晴川橘泽

没有什么设定,没有主角,自己犯病。

浅看一下(๑>؂<๑)

我应该是生病了,病因是你,解药也是你。

今天是我最最最爱你的一天哦!

记得吗?其实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今天哦!那时候你还不怎么认识我,但是你说,你那时候就觉得想亲近我,我当时可没有,我认识你还是在上课的时候,而且聊天都是你来找我呢!我一开始还没有想过,你怎么会呢?看起来傻傻的,只觉得当朋友挺好的。

后来你一点点地走进我,我也把你放的越来越重要。

似乎是时机到了,你对我说喜欢,我也回应了喜欢,很简单的在一起了。

我们之间的情感越来越浓,在我看来是这样,但我没想到,你对我不一样……

是世界上所有的感情都很容易破碎吗...

没有什么设定,没有主角,自己犯病。

浅看一下(๑>؂<๑)

我应该是生病了,病因是你,解药也是你。

今天是我最最最爱你的一天哦!

记得吗?其实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今天哦!那时候你还不怎么认识我,但是你说,你那时候就觉得想亲近我,我当时可没有,我认识你还是在上课的时候,而且聊天都是你来找我呢!我一开始还没有想过,你怎么会呢?看起来傻傻的,只觉得当朋友挺好的。

后来你一点点地走进我,我也把你放的越来越重要。

似乎是时机到了,你对我说喜欢,我也回应了喜欢,很简单的在一起了。

我们之间的情感越来越浓,在我看来是这样,但我没想到,你对我不一样……

是世界上所有的感情都很容易破碎吗,一点点的产生裂痕,过程缓慢且痛苦。

我发现你开始敷衍了,你冷淡了好多,你觉得我是个麻烦,我预感到了什么,我不敢往下多想,但我也变了,我想留下你,我变得懂事,变得不再麻烦你,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然后我慢慢的让你觉得我不需要你了。

我意识到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不停的吵架,我说,你有没有把我放在心里,你愣住了,你似乎明白了,你没有那么爱我了,我们的结局如同大多数的情侣一样,敌不过现实。新鲜感一过就陷入了吵架和冷战,慢慢的感情也破碎了。你走了,但你说你爱我,只是现在不能理清楚,我说我爱你,我会一直爱你的。我颤抖的手并没有让你看见,你也不会知道,我这时候下了多大的决心。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当时对你的感情有些无法自拔,我有病,很严重的样子,我记得你之前也说我好依恋你,你当时很开心的,我也是,我希望你能体会到我爱你,但同样的我也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所以这次的放手是因为我爱你。我把自己闷在家里,毕竟我亲生父母他们也没想过关心我了,他们忙着和自己的新爱人一起组建新的美好家庭。我是他们离婚后最大的牺牲者。跟谁都不是,跟谁都不对。压力一天天的越变越大,我没想到我会这么爱你,我好像到了变态的地步,对不起,我不能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也不想伤害你,不想你为难,所以……

现在,就是实现我一直爱你的诺言的时候了,我给你发了消息,说我爱你,你还没回复,我也没想要你的回复,我已经躺在血水里了,等着生命消失,我感受着自己的生机一点点抽离。这种感觉很可怕,但是我的心更痛。

“叮咚”手机亮了,回复……

不过我已经看不到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被拉进医院,确定死亡,死因:自杀

好久没发了,还有人记得吗?

我大晚上地emo,浅写一下,各位看看

喜欢推荐都来一下吧❤️

@不乖

当时呢,这是一个脑洞,可能以后会写一篇小说吧!大家看看,要是喜欢的话,我再把它变成一本真正的小说。

当时呢,这是一个脑洞,可能以后会写一篇小说吧!大家看看,要是喜欢的话,我再把它变成一本真正的小说。

L小姐.

我奶奶病了…


可她好像并不想去医院,大概2星期了吧,我大姨奶的到来终于让她决定去医院.


在这之前她已经找过先生了,也吃过药输过液,但好像没有什么用处反而更加严重.


今天早上还在吃药,下一秒就准备去医院.她的有力的声音也变得虚弱,平时利落的手脚也变得缓慢,走路需要人搀扶.


我承认我害怕了,我怕她突然离开我,怕她无法在回家.我已经很久还这么慌张了.


我坐在床上,她们不让我一同去,只好带着妹妹回到空荡荡的房子.

妹妹坐在我旁边,像平常一样刷着视频,依旧没心没肺的,我讨厌死她这副样子,好像这人世间就没有值得她慌张的.


我害怕…


(。•́︿•̀...

我奶奶病了…



可她好像并不想去医院,大概2星期了吧,我大姨奶的到来终于让她决定去医院.


在这之前她已经找过先生了,也吃过药输过液,但好像没有什么用处反而更加严重.


今天早上还在吃药,下一秒就准备去医院.她的有力的声音也变得虚弱,平时利落的手脚也变得缓慢,走路需要人搀扶.



我承认我害怕了,我怕她突然离开我,怕她无法在回家.我已经很久还这么慌张了.



我坐在床上,她们不让我一同去,只好带着妹妹回到空荡荡的房子.

妹妹坐在我旁边,像平常一样刷着视频,依旧没心没肺的,我讨厌死她这副样子,好像这人世间就没有值得她慌张的.


我害怕…



(。•́︿•̀。)



LFloat

剧透预警!!

我觉得他俩真好,有一种相互扶持的感觉。

剧透预警!!

我觉得他俩真好,有一种相互扶持的感觉。

Uno Ye
这些天这么奇怪……原来是忘记吃...

这些天这么奇怪……原来是忘记吃这个了

『我在这

    我也很想你

    带我走吧』

    谁是诗人

    是我吗

    是你。


这些天这么奇怪……原来是忘记吃这个了

『我在这

    我也很想你

    带我走吧』

    谁是诗人

    是我吗

    是你。


昀诺

病(九)

精灵&兽人


平菇:精灵,白鸟:兽人,斗篷:可供飞行


正文:

“嗯……什么时候出战啊?”卡卡西问道

“等双丸子传来消息,我们不能贸然去救平菇长老,一旦失败了,可能那些兽人就会转移长老的位置”巫师立即说道

“那行,不过我可能无法亲自带领队伍征战中路,但我可以在内部作战”卡卡西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说道

“既然这样,那雨妈,小光可以担任下路突袭,我来负责中度,你看如何”巫师想了想说的道

“嗯,也行,小光我回去说说她,她会听的”雨妈放下手说道

“好,那就这样了,现在我们就只需等消息就可以了”巫师刚刚说完话,卡卡西就欢呼着跑出了帐篷

“好耶!!可以回去找龙骨喽!!”...


精灵&兽人


平菇:精灵,白鸟:兽人,斗篷:可供飞行


正文:

“嗯……什么时候出战啊?”卡卡西问道

“等双丸子传来消息,我们不能贸然去救平菇长老,一旦失败了,可能那些兽人就会转移长老的位置”巫师立即说道

“那行,不过我可能无法亲自带领队伍征战中路,但我可以在内部作战”卡卡西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说道

“既然这样,那雨妈,小光可以担任下路突袭,我来负责中度,你看如何”巫师想了想说的道

“嗯,也行,小光我回去说说她,她会听的”雨妈放下手说道

“好,那就这样了,现在我们就只需等消息就可以了”巫师刚刚说完话,卡卡西就欢呼着跑出了帐篷

“好耶!!可以回去找龙骨喽!!”

兽人族

“你就是白鸟哥哥的新娘呀?!你真好看!”在关着平菇的房间里有两个小包子围在平菇的身边

“你为什么要带着脚铐牙?”

平菇看着面前兽人族的孩子,温柔地揉了揉她们的头“你们叫什么呀?真可爱”

“我叫绊爱!是胡蝶族的,她叫小马尾是个小兔子!”被夸的两个小包子很开心,其中一个头上戴着小蝴蝶结的女孩子回答了平菇的问题

“很好听的名字呢……”

“ 绊爱,小马尾,蝴蝶结在找你们”平菇的话刚说到一半便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啊?好趴,好趴,漂亮姐姐再见!我们先走了”把爱拉着小马尾,向平菇挥了挥手,蹦跳着离开了……

而平菇,则是在听到门口的声音时,瞳孔紧缩,更是在看到来人时,身体剧烈的颤抖

“你和她们聊的很开心?很喜欢小孩子?”白鸟走向平菇,脸上是不达眼底的微笑

“你在怕我?”白鸟抬起平菇的脸说道

“别……别碰我!”平菇挥手想拍开白鸟掐着自己下巴的手,却被白鸟反握住

“怎么?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你还想逃?”白鸟微微发力,将平菇按在了床上

“你滚开!唔!唔……嗯唔……”平菇刚开始口,就被白鸟强行封口,想要挣扎却没有丝毫的力气,药物这种东西可不是一加一就等于二的,在被白鸟强吻的过程中,熟悉的燥热感涌了上来……

“不……不要……”平菇疯狂摇着头,挣扎开了白鸟的吻,眼泪不自觉的从脸颊滑落,却毫无作用

“怎么?你不喜欢?明明身体都已经这么兴奋了”白鸟说着,触碰了一下平菇的翘臀

“唔嗯……”热潮席卷着平菇,让平菇不住地想要卷缩起身体,想要逃离这里……

“你是我的,休想离开我的身边”白鸟说着,脱下了自己的衣物,压向了平菇……

不久,房间中就传出了平菇痛苦隐忍的抽泣声……

冥龙族内

“龙骨!我回来了!”卡卡西扑到龙骨身上,在龙骨脸上波了一口

“欢迎回来”龙骨抱住卡卡西,眼中充满笑意

“白鸟要大婚了,发来了邀请函,刚好带你去看看,据说是精灵族最美的美人”龙骨说道,轻吻了吻卡卡西的脸颊

“嗯?白鸟大婚?还是精灵族的?为什么我在精灵族一点消息都没有??”卡卡西皱了皱眉觉得事情不太对……

如果是精灵族的人,精灵与兽人联姻,除了他和龙骨就没再有过了,而此时的联姻,精灵族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可见这并不是简单的联姻……

————————————————————

来自诺宝の碎碎念:

且看且珍惜吧,不知道能不能过审hhh,过审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封,hhh,说起来……我有点想当鸽子了哎……现在的进度有点快呢……快要赶上我写的进度了……这个文已经写了快两年了,几天的时间就已经更了一大半了哎……2~3天更一篇怎么样?´◡`一个本子都快更完了……•́‸ก第2个本子也没写多少呢……不定期可能会爆更两篇hhh,随机掉落一点番外?但是还没有构思好哎……基本都是车……害,就这样啦,我们下一篇再见!(´,,•ω•,,`)♡



昀诺

病(八)

精灵&兽人


平菇:精灵,白鸟:兽人,斗篷:可供飞行


正文:

“那我来负责前线吧,我们柳族最擅长的,就是以柔克刚了”雨妈说道,还搓了搓手,搞得在场除了杨老以外的长老们纷纷抖了抖肩

“嗯……我来帮忙吧,前期需要我的时候,我再来我同双丸子一起去兽人族探查吧,毕竟,我常年呆在冥龙族居住,许多兽人都认得我”卡卡西挠了挠头说道

“嗯,这样最好,事不宜迟,我这就安排作战部署”巫师起身,向这众长老抱拳离开,此时,会议结束,众长老也纷纷离开座位,向各自的居住地走去……

“龙骨,你安排一下,我想去兽人族玩儿~”在帐篷内,卡卡西颈间的项链发着红光,在红光所投之处,龙骨宠溺的看着卡卡西...

精灵&兽人


平菇:精灵,白鸟:兽人,斗篷:可供飞行


正文:

“那我来负责前线吧,我们柳族最擅长的,就是以柔克刚了”雨妈说道,还搓了搓手,搞得在场除了杨老以外的长老们纷纷抖了抖肩

“嗯……我来帮忙吧,前期需要我的时候,我再来我同双丸子一起去兽人族探查吧,毕竟,我常年呆在冥龙族居住,许多兽人都认得我”卡卡西挠了挠头说道

“嗯,这样最好,事不宜迟,我这就安排作战部署”巫师起身,向这众长老抱拳离开,此时,会议结束,众长老也纷纷离开座位,向各自的居住地走去……

“龙骨,你安排一下,我想去兽人族玩儿~”在帐篷内,卡卡西颈间的项链发着红光,在红光所投之处,龙骨宠溺的看着卡卡西

“你那边没事了?”

“没有,不过暂时不太需要我,你带我去兽人族那边玩玩嘛~骨桑~”卡卡西向龙骨撒娇道

“好,什么时候回来?我安排一下”龙骨无奈的说道,面对向自己撒娇的卡卡西,他一向是毫无抵抗力的

“嗯嗯!快到时间了,我先结束啦,回头见!”卡卡西笑眯眯地向龙骨挥了挥手,结束了通话

“进来吧”结束了通话的卡卡西,瞬间拉下笑脸,变得面无表情起来,他只有在亲人和非常熟悉的人面前才会露出笑脸

“长老蒲公英族的双丸子来了”来的是竹笋族的小孩子

“让她进来吧”卡卡西摸着颈间的项链说道

“长老,这是我族的新人,虽然年龄还很小,但是能力很强”走进来的双丸子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孩子,小孩子正在四处观看

“哦?怎么说?”卡卡西走到双丸子面前,俯身看了看双丸子怀中的孩子

“她叫小哪咤,能力与我们有些不同,蒲公英不光能成为她的眼睛,同时,她还可以连接我们的蒲公英,来为我们传话”双丸子摸了摸小哪咤的头说道

“嗯,年龄够小,我可以将她伪装成冥龙的幼崽对了,你的蒲公英能存活多久?”卡卡西直起身子直视双丸子

“脱水脱土可存活一星期左右”双丸子想了一下说道

“好,几天后我会带着小哪吒同龙骨前往兽人组游玩,局时,我在兽人族散布你的蒲公英以及种子来帮你探查”卡卡西语气平淡地安排了两人的任务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等巫师做完准备后,我就会回到冥龙族找龙骨,如果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就尽快吧,到时候你要通过一同去冥龙族”卡卡西转身向床铺走去

“没什么1点的话就回去吧”

“是,长老好好休息”双丸子因抱着小哪咤无法抱拳而向卡卡西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卡卡西的帐篷,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周后

“好了,大概就是这样子了,雨妈,你来负责上路的突袭,我来负责下路的突袭,卡卡,你来负责中路的正面对抗,可以吗?”在巫师的帐篷中,巫师指着桌上的地图说着

他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将军队重新编排好了一遍,同时又反复探查地形,将精灵与兽人交界地区的地形研究更透彻,以便将精灵族的优势更大化

“可以,上路由我和我的妹妹一起吧,胜率更大些”雨妈抱臂摸着下巴说道

“女巫姐姐回来了?”卡卡西看向雨妈,他没记错的话,女巫可是追求过巫师的啊……

“嗯,小光①回来很久了,刚好也研制出了新的药剂,带她去前线,给她试药”雨妈无奈的笑了笑

“她还是这么爱找人吃药啊”巫师也说了一句

“也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嗯!”雨妈和巫师相视一笑

————————————————————

①:小光,女巫的小名,梗源光遇万圣节小遇说的话

来自诺宝の碎碎念:

最近身体出了一些状况导致很晚才更新,不过,过了这个星期就好了,开学嘛,基本上只有每天晚上能有时间更文,反正等过了这周之后10:15之前会更新完的啦,宝宝们下一章再见!(´,,•ω•,,`)♡


昀诺

病(七)

精灵&兽人


平菇:精灵,白鸟:兽人,斗篷:可供飞行


正文:

“各位长老都已经到了,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事情的经过了,我们现在来商讨一下,如何营救平菇长吧”巫师来到主座面向众位长老说道

菌类一族不同于其他精灵,他们一族的人都是双性人,因为他们具有包容一切的特殊性质,是介于精灵与兽人之间的一种特殊的存在

他们之所以待在精灵族,则是因为精灵族中的天敌与他们而言较兽人族要少许多,但,平菇不一样,他是从兽人族那里生存下来的菌类,因两族生存方式差异较大,导致了平菇的身体情况,在族内也有些不同,平菇再来到精灵族时,有许多生活习性不同,导致曾多次被误会为奸细,平菇他是绝对不能落到兽人族手...

精灵&兽人


平菇:精灵,白鸟:兽人,斗篷:可供飞行


正文:

“各位长老都已经到了,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事情的经过了,我们现在来商讨一下,如何营救平菇长吧”巫师来到主座面向众位长老说道

菌类一族不同于其他精灵,他们一族的人都是双性人,因为他们具有包容一切的特殊性质,是介于精灵与兽人之间的一种特殊的存在

他们之所以待在精灵族,则是因为精灵族中的天敌与他们而言较兽人族要少许多,但,平菇不一样,他是从兽人族那里生存下来的菌类,因两族生存方式差异较大,导致了平菇的身体情况,在族内也有些不同,平菇再来到精灵族时,有许多生活习性不同,导致曾多次被误会为奸细,平菇他是绝对不能落到兽人族手中的,否则可能会发生许多无法想象的事情!

巫师深知这一点,但不代表其他长老或精灵也知道

“各位长老,平菇是我族长老,更是精灵一族不可或缺的长老,到目前为止,兽人族与精灵族中带有毒素的生物的毒都比不过平菇长老,所以,平菇长老必须尽早救回来”巫师向众位长老解释道

“既然平菇是你们一族的长老,那又为何会被兽人抓去呢?”雨妈疑惑的问道

“雨妈长老有所不知强光,强光与火种乃是我族天敌,强光下的我们在事物时相当于盲人,而面对火种时,则会大量的蒸发我们体内的水分,轻则重度失水,进入假死状态,重则失去生命,遗体也会沦为兽人等食菌类动植物的食物,而在发现平菇长老失踪前,在兽人与我精灵族的交界处出现了大量火光,我们在水分流失的同时,力量也会剧烈消耗变得异常脆弱,综合以上种种,便是平菇长老被抓的原因”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现在首要任务是稳定军心,在精灵族中的其他平民知道平菇失踪前救出平菇,对吧”雨妈严肃的说道

“是的,目前只有负责出战的精灵知道平菇长老失踪的事,军心,难免会有些慌乱,而内部的精灵们还不知情”巫师想了想又说“目前只知道平菇长老被抓走,但并不知道他们将平菇长老带到了哪里,不过可以将范围缩小到高温地区”

“冥龙”卡卡西突然开口说道

“?”众人,包括巫师,都一起看向卡卡西

“?你们看我做什么??”卡卡西被突然出现的视线吓了一跳

“你说冥龙做什么?”雨妈问道

“哦……龙骨和我说的,在哥哥失踪前,百鸟去了冥龙族,找龙骨借了冥龙,具体是多少我不知,但是听说是用来守卫后方的……我想……还可以再找找被冥龙守起来的地方”卡卡西摸了摸颈间龙骨为他戴上的嵌有红宝石的项链

“好的,我马上就安排双丸子前去探查”巫师听后立刻说道

“我来镇守后方,你们就安心去前线战斗吧”杨老发话了,作为长老中资历最久的长老,镇守后方是最好的选择,慈祥的老爷爷更能安抚人心……


昀诺

病(六)

精灵&兽人


平菇:精灵,白鸟:兽人,斗篷:可供飞行


正文:

“怎么可能,我可是亲眼看到他毒死了许多兽人的”白鸟看着斜太说道,他很明显并不相信

“不过,还有几种可能”形态若有所思的说道“就像军官大哥一样,军官大哥是一条剧毒蛇,但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毒素,而他,也可以,又或者他有毒,但他同时又是解药”斜太看了看远处昏迷的平菇说道。

“有道理,但是,如何才能提取出他的毒素,才是最重要的一点,到目前为止,兽人族还没有人的毒能够超过他”白鸟说着走向了平菇,昏迷中的平菇依旧是小小的,这是严重缺水导致的。

“他可真小”白鸟抚上平菇的脸说道,感到触摸的平菇依旧没有,醒来只是皱了皱眉...

精灵&兽人


平菇:精灵,白鸟:兽人,斗篷:可供飞行


正文:

“怎么可能,我可是亲眼看到他毒死了许多兽人的”白鸟看着斜太说道,他很明显并不相信

“不过,还有几种可能”形态若有所思的说道“就像军官大哥一样,军官大哥是一条剧毒蛇,但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毒素,而他,也可以,又或者他有毒,但他同时又是解药”斜太看了看远处昏迷的平菇说道。

“有道理,但是,如何才能提取出他的毒素,才是最重要的一点,到目前为止,兽人族还没有人的毒能够超过他”白鸟说着走向了平菇,昏迷中的平菇依旧是小小的,这是严重缺水导致的。

“他可真小”白鸟抚上平菇的脸说道,感到触摸的平菇依旧没有,醒来只是皱了皱眉

“菌类的特性,失水就会变小,不过,他失了这么多水分,居然还能活着,真是奇迹”斜太跟在白鸟身后说道

“菌类的特性啊,他可是菌类的长老,当然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白鸟收回抚摸平菇的手说道

“斜太,你过来一下”远处,书虫叫走了斜太

“这个人的孢子居然都是无生命特征的”正太,书虫,斜太凑在一起,看着试管中的孢子,在试管中,属于平菇的孢子毫无生气的漂浮在试管中营养液的表层

“??这,这怎么可能??”斜太看着孢子说道

“?”

百鸟问声走过去,看了看试管中的孢子

“在精灵族,曾传过平菇的身世是个谜,至今未有查明平菇究竟是什么菌类,他与他的族人有些习惯并不相同,甚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倒是与我族的习性有许多相同点”看完孢子的白鸟若有所思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极有可能是传说中混血类的菌类”听了白鸟的话,书虫抱臂,想了想说道,接着三人疑惑的看向书虫

“这是我从一般古籍中看到的,混血,指的是两个不同种族结合所产下的后代,所以这个人他极大可能是我们兽人与精灵族的混血,又或者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菌类混血”书虫看了看三人说道。

“如果是混血的话,那么它的毒就极有可能是混毒,而他的孢子,我们提取出来的无生命特征的孢子,极大可能便是解药”正太看着平菇摸了摸下巴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在他清醒的时候,让他主动发起攻击,才能提取到混毒吗?”斜太看了看书虫和正太,又看了看昏迷中的平菇“恐怕是的”书虫扶额,如何让平菇主动发起攻击也是件难事啊……

“尽快研制出他的毒性吧,无论用什么方法”白鸟看了看几人,向外走去……

精灵族内

雨林会议厅内,几位长老聚在一起

“哟~卡卡舍得回来了?你家那位没有生气?”雨妈见到卡卡西打趣道

“啊哈哈哈,没有啊,龙骨知道事情紧急,就送我回来了”卡卡西挠了挠头,可不是嘛,虽说冥龙一族是属于中立派的,历代都会和精灵族联姻,但他们毕竟还是兽人,如果不是因为怕精灵们动乱,龙骨就跟着过来了!

천부이품 기프티드

没有光的地方

林橙第一次见张宇鑫的时候是一个凉爽的秋天,是林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秋天,那是她好不容易求着妈妈买的新款连衣裙,结果就被一辆驶来的自行车渐了一身泥水。

林橙看着眼前的人,怒目而视。

那人连忙丢下自行车,磕磕绊绊地说着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对对”

“好了,没事下次注意点”林橙咬牙切齿得说道,算了,跟一结巴计较什么。

回到家后,林橙才知道那人便是今天新搬来的邻居。她看着眼前来串个门的邻居,心里很是无语。这倒霉的。

……

她觉得她一定跟这个新邻居有仇,第一次见面把她的新裙子弄脏了,第二次见面,把她好不容易拼的成型的飞机模型给弄塌了。

这是她花了三天好不容易拼成的模型阿

林橙...

林橙第一次见张宇鑫的时候是一个凉爽的秋天,是林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秋天,那是她好不容易求着妈妈买的新款连衣裙,结果就被一辆驶来的自行车渐了一身泥水。

林橙看着眼前的人,怒目而视。

那人连忙丢下自行车,磕磕绊绊地说着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对对”

“好了,没事下次注意点”林橙咬牙切齿得说道,算了,跟一结巴计较什么。

回到家后,林橙才知道那人便是今天新搬来的邻居。她看着眼前来串个门的邻居,心里很是无语。这倒霉的。

……

她觉得她一定跟这个新邻居有仇,第一次见面把她的新裙子弄脏了,第二次见面,把她好不容易拼的成型的飞机模型给弄塌了。

这是她花了三天好不容易拼成的模型阿

林橙这次终是没忍的住脾气,吼到

“你在干什么,谁准你乱动我的东西了”

林橙看着他低着哭声到

“对,对不起”

“林橙,你干嘛又欺负人家弟弟”

“妈,我没有,是他乱动我东西”

……

最后这场聚餐不欢而散

林橙真的是气急了,那人一直都知道哭哭哭,明明就不是她的错,她的飞机模型,啊啊啊,气死了!

后来,从妈妈那里得知了,张宇鑫患有精神疾病。

呵,搞笑!弄坏别人东西还编出了个这么个理由,简直无语,还害得她被妈妈责骂,甚至妈妈还想要打她。

看着妈妈那高举的手,林橙心里越发憎恨张宇鑫了,后来,在学校也没少使绊子给张宇鑫。

而张宇鑫也是窝囊废一个,怂得不得了。威胁他的话竟然都当真了,傻子一个。

林橙漠然得看着张宇鑫桌子上的笔迹,上面一个个傻逼,呆子,让她心里不由得生出一阵快感。

这使她更加频繁的欺负起了张宇鑫,反正也没人会帮他,一个结巴,还是个精神病患者。

把他的书藏起来,害他被老师罚站,趁他一个人在体育室把门反锁,在他桌子里扔垃圾,在桌子上刻字……

这些事情让她无比痛快,让她曾受到的痛苦应在别人身上时,心里的满足感逐渐被填满。

就这样,林橙欺负了他两年,他们该毕业了,林橙突然有点舍不得张宇鑫,离开了他,就再也没有人能满足她奇怪的满足感了,真的是太可惜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