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痛经

21201浏览    517参与
王哈哈
大姨妈量少痛经?经期千万别吃这7类食物!
大姨妈量少痛经?经期千万别吃这7类食物!
超甜桃桃桃home

【祺鑫/鑫祺】专属去痛(七)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请勿上升,纯属娱乐


欢迎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严贺二人率先察觉到空气中一瞬的凝滞,回头看看怔住的小张张,耀文和轩儿,...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请勿上升,纯属娱乐


欢迎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严贺二人率先察觉到空气中一瞬的凝滞,回头看看怔住的小张张,耀文和轩儿,立刻打着圆场叫大家回到自己做的事情上来,化妆师staff们重新开启手边的忙碌,按下暂停键的休息室里重新热闹了起来。



除了,丁程鑫和马嘉祺这边。



被拍开的手背泛着刺痛,暴露在微冷的空气里,居然有种奇异的热,丁程鑫眨眨眼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容易表露情绪,但最忌讳被情绪左右,他默默呼吸,开始思考马嘉祺吃痛弯腰的原因。



地板上反光的铁链被staff捡起来,丁程鑫完成情绪回收,马嘉祺也调整好了身体上的疼痛,丁程鑫径直接过链子和麦克,半拽着马嘉祺走进了一个带帘子的隔间。



他单手死死扼住马嘉祺的一只手腕,仿佛要捏碎他细瘦的腕骨,目光如炬却没有对着马嘉祺的眼睛,丁程鑫声音微微发抖:



“马嘉祺,衣服撩起来我看看。”



疼,碰不得,很快恢复,不需要吃药,换衣服处处躲着,如果不是经痛,难道是受伤?


马嘉祺低头,另一只手认命的打开裤扣,露出一片深紫色的肌肤


那人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毛细血管很表面,出血之后紫的可怖


丁程鑫的眼睛刺的生疼。


马嘉祺放下衣服轻声哄道:“丁儿,等我回去一五一十告诉你,好吗,我们先把工作做好,乖。”


丁程鑫很轻的挤出一声嗯,手上飞快的戴起了麦克


马嘉祺,好痛对吗。



丁程鑫控制不住心里一阵瑟缩,他想起重逢音乐会那会儿,明明烧的人都糊涂的马嘉祺,顶着公司的压力硬要上台唱戏腔,唱跳好多首。



love shot跳下来,脸色比今天上午拍MV还难看,那时候的马嘉祺下台换衣服,不顾staff还在身边,滚热的额头抵上丁程鑫的背,烫的丁程鑫耳朵根通红。



深冬月份,手是凉的,心是滚烫。



调好麦克收音,丁程鑫敛了眼神,他一向不畏惧公司,更不在乎什么避嫌,但这次,他没有等着马嘉祺跟上来,径直走出了隔间。



外面的弟弟们,同样一头雾水。


“贺儿,马哥怎么啦,今天MV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状态不对,是不是生病啊?”


小张张盯着独自出来的丁哥小声询问,问丁哥肯定是不敢,马哥如果生病瞒报,这会儿丁哥怕不是正在审问…



“害,这事儿等他回去自己说吧。”贺儿一反常态的保守了不是秘密的秘密,转身去和文轩对舞步。





也许是刚刚的插曲让大家警惕,也许是弟弟们真的慢慢长大,口播录的格外顺利,没人嘴瓢,没人忘词,甚至没人玩闹。时钟指向八点,摄影师满意的喊卡散场,今天的任务也终于只剩最后一项,采访。


为了节约时间,采访选择在了口播同一栋楼顶楼直播间,一行人连同几个随行的staff浩浩荡荡上了电梯,堪堪装下大家的狭小隔间让马嘉祺一阵气闷,他偷偷瞄瞄左手边的丁程鑫,那人正盯着耀文笑的眉眼弯弯,打趣着张哥和亚轩,丝毫没有之前的阴郁,马嘉祺轻轻松了一口气,好吧,看来回去免不了一场造化。



电梯似是没能撑住略超载的重量,距离顶楼还有五六层的地方,沉重地上下摇晃,电梯顶灯熄灭了一瞬*,马嘉祺呼吸一滞,刘耀文的叫声在对面响起来,同时靠近的,还有一双环住马嘉祺腰部的手。



黑暗中马嘉祺向左偏头,于是手的主人,那双略微上挑的眼睛瞪大了望着他。



几乎是一瞬,电梯顶灯又恢复了,腰间的手迅速垂下去放开,马嘉祺抓住丁程鑫温软干燥的指尖,攥在微凉的掌心里。



手是凉的,心里滚烫。




                                  

TBC



希望祺鑫都可以去信任,去依赖。




超甜桃桃桃home

【祺鑫/鑫祺】专属去痛(六)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请勿上升,纯属娱乐


欢迎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上海的太阳好像蒙了层雾,模模糊糊地隐晦不清,下午还算比较暖和,一行人草草修整过半小时,...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请勿上升,纯属娱乐


欢迎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上海的太阳好像蒙了层雾,模模糊糊地隐晦不清,下午还算比较暖和,一行人草草修整过半小时,就启程前往下一个拍摄地址。商务车又被坐得满满,载着少年的一腔梦想在冬日的阳光下奔走。


车上的氛围却有点僵硬,前排张哥和耀文累得睡着了,马嘉祺左肩被宋亚轩靠着——这孩子一上车就嚷嚷着困,却抱着马哥的手臂不放,这会儿已然会面周公去了。


车上暖风烘的丁程鑫脸上红红的,看着马嘉祺紧攥着腹前衣服的手渐渐缓和下来,自己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放松。目光顺着马嘉祺衣服的线条向上攀援,停留在他刀削一样的下颌骨,刚做的碎发在额前留下一点点阴影。


这张如此熟悉的脸,此刻却沉默的有点陌生。


丁程鑫有些犹豫了,他不知道他的小马是否还和以前一样,能将所有的伤口、血与泪示与他,让他安慰,让他拍拍手背。


从那个痛彻心扉的六月之后,丁程鑫或多或少,一直带着这样一点犹豫,他明知爱里不该存在,却也是因为爱,不得不存在。


马嘉祺感受到炽热的目光,转头对上丁程鑫的双眸,顾及着睡着的小孩儿,轻声道:


“丁哥。”


丁程鑫一下子回神儿,下意识坐直身体,一手拉上小马蹄答:


“怎么了,我在。”


马嘉祺紧了紧牵着的手,心里悬着的剑放下来一半,喝了爱人的红糖水,身心都暖和不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在马总面前奉如圭臬,既然丁儿已经得到了好弟弟的通风报信,还是自己亲自交代比较好。马嘉祺用左手在键盘上辛勤工作:



“不是故意要瞒你的。真的错啦,给小马一个机会吧~”


任严浩翔再怎么瞎想,也不会想到马嘉祺在爱人面前同样是波浪精,撒娇耍赖手到擒来,偏偏丁程鑫最吃这一套。


他接过手机,迅速打上一串问句



“现在特别痛吗?止痛吃多少了?早上有没有吃饭?止痛片伤胃,等下要不要买点东西来吃?”



马嘉祺接过满满问号的备忘录心里一暖,耐心回道:



“现在好些了,刚刚场地太冷,止痛今天只是刚刚吃了一次,早上吃饭啦,这会儿不用吃东西”



丁程鑫伸过头看着马嘉祺打字,如释重负地靠回座位,重新在备忘录写道:



“只有一个要求,实在撑不住了要和我说”



马嘉祺目光一软,凝重的点了点头。


很快到了宣传口播的拍摄间,按品牌方的要求需要重新更换衣服,不大不小的更衣间被帘子分成几个小空间,方便少年们几个人一组,最快时间做好准备,化妆间熙熙攘攘也来了不少化妆师和staff,一切的一切都在乱中有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除了马嘉祺的心思。


等下换衣服可要注意一点,不要把小腹上的伤叫丁儿看了去,否则又是……


边这样想着,边慢慢踱出了试衣间,马嘉祺换了一身橘黄色的卫衣,衬得人气色好了不少,腰间的链条闪闪发光,又凸显了他的身材比例。丁程鑫招手唤他:

“马儿,过来戴麦克。”


丁程鑫也是同色系,但多了件衬衫内搭和贝雷帽,洋娃娃一样,倒是没了刚刚的锐气与深沉。马嘉祺三步并两步走过去,顺从的抬起手让staff整理衣物——


谁知道,马嘉祺腰间的那根链条滑下去松开,staff顺势往裤腰塞了塞,不偏不倚,正中昨天的伤处


受伤本就重,紫成一片的下腹又经历整整一上午的劳累,此时哪怕轻轻一碰都疼的不行。


马嘉祺没有防备,登时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腰弯折下去——


丁程鑫吓得一颤,本能般双手环住马嘉祺,staff也吓坏了,连忙松开链条,沉甸甸的银链条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偌大的化妆室一时安静了下来,几个弟弟纷纷围过来问着马嘉祺的状况,丁程鑫扶着他坐下,以为是经痛,刚想伸手去探马嘉祺的小腹


啪的一声脆响,马嘉祺把他的手拍开,声音冷的像冰一样:


“我没事,大家赶快穿戴好各自的,后面还有很多任务,别耽误时间。”


这次换丁程鑫的手,僵在了半空。



                                    

TBC


一个过渡章

没有存稿所以一直随缘更

大家也随缘浏览就好

还是 希望嘉祺平安顺遂

忘仔夹心
女生痛经真的是矫情吗?当男生来大姨妈时……
女生痛经真的是矫情吗?当男生来大姨妈时……
钟馗电影
这个阿飘不简单,死后跟着查凶手,时不时的还来痛经。
这个阿飘不简单,死后跟着查凶手,时不时的还来痛经。
小好酱
10年姨妈痛总结4招,赶走痛经,告别烦恼~
10年姨妈痛总结4招,赶走痛经,告别烦恼~
超甜桃桃桃home

【祺鑫/鑫祺】专属去痛(五)

Ooc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请勿上升,纯属娱乐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


祺鑫热恋一百年


                             

“各位老师,我们准备准备开始啦!”staff的召唤顺利的掩过了马嘉...

Ooc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请勿上升,纯属娱乐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


祺鑫热恋一百年


                             

“各位老师,我们准备准备开始啦!”staff的召唤顺利的掩过了马嘉祺的心虚,也牵走了丁程鑫担忧的心绪。


新歌的MV难也益精,国风元素的投入,道具布景大手笔投资,舞蹈和队形的精心编排,无一不昭示着公司的用心与重视。缺少舞台的疫情时代,每一个能自己掌控的宣传,都毫无例外是这群少年最珍贵的机遇,不容试错,只能最好。丁程鑫很快投入工作状态,一边叫着弟弟复习舞蹈和走位,一边和舞蹈指导,摄像老师讨论位置。



马嘉祺望望大家,快步回去更衣室,场地没有暖风,寒弱的身体过早发现了这个事实,小腹又在叫嚣着开始发作,从外套口袋摸了个去痛出来填上舌尖,发涩的苦味让他浑身一抖,忙不迭举起小水壶咽下。


这场硬仗,只能靠去痛来打。


或许是过于疲惫,或许是准备时间不足,MV录制颇为困难,几人的单人part录制基本完成,齐舞部分却迟迟难达导演要求,大家卖力一遍遍跳着,时不时停下来调整补妆,马嘉祺的眉间却越皱越深——腹痛愈演愈烈,录制场地的寒气吹透薄薄的演出服,直冲着下腹而去,舞蹈动作牵动腹肌,昨天的青紫未愈,也抻着一阵阵疼。马嘉祺不想说,也不允许自己停下,只能咬咬牙祈祷导演快点说出录制结束的好消息。


音乐响起来,所有人再次起舞。


每一个动作都像在狠踩下腹,马嘉祺唱的力竭,牙关也快咬的颤抖,五感仿佛被无限制的放大,空气里流动的寒气,身边人的呼吸,音乐里或轻或重的鼓点,还有,刚刚走位时候,丁程鑫深深担忧的目光


马嘉祺很想扯出一个笑脸安抚阿程,无奈实在没有力气牵动两颊——为了咬牙已经不堪重负的咬肌。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神经,每一个器官,都在认真的与下腹的疼作战。


终于,监视器后的导演一拍手,早已疲惫的工作人员和弟弟们欢呼起来。


“结束了,马嘉祺。”丁程鑫快步揽过马嘉祺精瘦的腰,痛的正紧,马嘉祺眼前一阵阵发黑,只能死死靠住爱人的肩,拖着步子往边上挪。丁程鑫知道小队长的性子,把马嘉祺的重量大部分挪到自己身上,撑着他先弟弟们一步走进旁边休息室里沙发上坐下


触到沙发柔软的布面,马嘉祺清醒了不少,丁程鑫闪身从隔壁更衣室拿来两人的衣服,先一步关了门,用自己毛茸茸的外套裹住马嘉祺的腰腹,又给他披上马嘉祺一早穿来的厚外套


衣服一撩,口袋里滑出一个小药瓶,滚在布面的沙发上。马嘉祺眼疾手快捉住药瓶,却被另一只手覆住了手掌

哈哈,马嘉祺,今天你算是完了


丁程鑫面色沉沉似水,一手从马嘉祺满是冷汗的手心抽出药瓶,一手拎来自己的小水壶示意他饮水。马嘉祺愣愣地吸了一口,甜的,姜丝的味道回荡在舌尖


红糖姜茶?


丁程鑫坐在对面的化妆椅上,神色晦暗不明

他盯着爱人,马嘉祺冷汗津津,两道眉扭在一处,细瘦苍白的手指紧抓着腹部的衣服

丁程鑫突然一阵沮丧的无力,攥紧拳头又生不起气来。


他能怎么办呢,哪怕知道马嘉祺已是强弩之末,工作依然要继续,规则就是规则,丁程鑫可以破例,但他知道,马嘉祺不会允许他为了自己去破例。


他们都在无形的框里小心踱步,再累也不敢言语,哪怕是对身边最亲的人。


马嘉祺自知理亏,刚想开口,却被外面吵闹的弟弟们打断。

“宋亚轩儿你好赖啊,之前是不是说好不吃辣条的!!”

“我可没,哎呀,张哥,我好想看你学校演出视频啊——”

“贺儿,我包放哪啦?”

“你放哪我咋知道,在马哥那个更衣间呢——”



严浩翔大力推开门,房间里的氛围些许奇怪,丁哥披着毛绒外套神色淡然坐在化妆椅上收拾东西,马哥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小水壶小口嘬饮,一手扒拉着手机。


等等,水壶好眼熟、、


“翔哥楞啥呢,累死我了,快进快进。”,刘耀文神经大条推着翔哥,一行人鱼贯而入进了房间。

马嘉祺看看正和贺峻霖宋亚轩聊得正欢的丁程鑫,欲言又止。



                           

TBC


《水壶好眼熟》

一直认为祺鑫之间是互相关照却绝不越界的爱 很奇怪 可能是太懂对方都太为队里着想 也可能是身为阿大和队长 成熟的那些因素作祟

阿程心疼小马 但他是那个沉默的爱人

期待大家评论哦


小豆包ya
假如痛经有段位,你的是什么段位!
假如痛经有段位,你的是什么段位!
randi

4.21(内含小梁语录)

任何一段亲密感情都是从朋友开始的。

                                             ——小梁同学

昨天爸...

任何一段亲密感情都是从朋友开始的。

                                             ——小梁同学

昨天爸爸给了生活费嘿嘿嘿,感觉有了生活费之后什么都想买了,但是我要克制住我自己!!!💪💪💪

昨天去一食堂吃了麻辣烫,这应该是我这学期第一次吃麻辣烫,还买了小蛋糕,一块草莓的,一块巧克力的,我觉得巧克力的比草莓的好吃一点,不行,想着想着就饿了,嘿嘿嘿🤤🤤🤤


今天感觉我的茉莉花精神了一点点,我的仙人球上面的绿色更浓郁了,真好。


晚上买了一个小推车,刚好卡进我桌子旁边的空隙中的,到时候第一层就放我的fafa,这样阳光可以更好的照上去,今天也是开心的一天呐~


但是大姨妈来了真的疼疼疼,希望女孩子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且不会痛经!希望男孩子们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女朋友,并且好好照顾她们。

哦对,四姑夫做了个手术,感觉四姑夫后来虚弱了很多很多,挺让人心疼的。

今天本来准备给妈妈和奶奶一人绣一个香囊来着,后来又打消这个念头了,不知道为啥,哈哈哈哈哈哈女孩子都是善变的,可能是那个香囊的名字是父亲节送爸爸吧👀




超甜桃桃桃home

【祺鑫/鑫祺】专属去痛(四)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请勿上升,纯属娱乐


欢迎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短暂的睡眠...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请勿上升,纯属娱乐


欢迎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短暂的睡眠之后,一行人总算坐上了团聚的飞机,东方明珠矗立着的另一个城市中,七个人短暂团聚,却要极限通告24小时。下了飞机坐上机场摆渡车,马嘉祺的心慢慢跳的坚定而有力,或许是要赴约好久不见的爱人,拥抱分别多日的弟弟,下腹也很给面子的安分几分,没再痛的难忍。


昨天被撞到的皮肤已经由青转紫,好在位置特殊,“小心点应该不会被发现吧”,马嘉祺边想着,边听staff念叨着今天的工作日程。


“各位老师,我们今天先去录新歌的MV和宣传的短视频,然后是芒果台的宣传口播,最后是媒体采访,具体内容我发在群里,大家可以先看看。”


群里明确标着各个通告的时间安排,只有中午半小时的休息,马嘉祺担忧的望望后排挂着大黑眼圈的两个弟弟,小贺儿斜倚着严浩翔,已经在飞机上睡了一路,严浩翔也是强撑着困劲儿,倒是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马嘉祺——昨晚的惊吓后劲儿太大,他生怕马哥出什么岔子


马嘉祺递去staff买来的星巴克,安抚的冲严浩翔笑笑,转头目光撞向摆渡车站的那个带着渔夫帽的身影——


是他的爱人,穿着熟悉的羊羔绒外套,带着黑色渔夫帽,松松垮垮的卫裤衬得丁程鑫毫无棱角,温柔更甚。


马嘉祺心头涌起一阵心安的喜悦,太久没见了,超越屏幕和距离的思念向手一样,拽着马嘉祺的心向丁程鑫走去,马上,马上就能摸到他的毛毛外套,马上就能闻到橙花香,


马上就能短暂的卸下重担和委屈,稍事休息。


车门一开,贺峻霖立马蹦跳着跟丁哥打招呼:“丁哥丁哥!丁老师好久不见啊哈哈哈哈哈!”丁哥一手拍拍贺峻霖的腰,一手搭着严浩翔的肩,冲马嘉祺一笑,“马哥,快下来吧,想我了没。”



马嘉祺绷不住笑出了声,抓起背包,长腿一跨下车,奔着张开双臂的丁程鑫去。严浩翔和贺峻霖识趣的跟上推行李的staff,他们的两位哥哥,此刻需要一点个人空间。



丁程鑫揽过马嘉祺,修长的小臂穿过腋下,一手拍拍马嘉祺的背,下车他就注意到,马嘉祺的脸色白的不对劲,精神看着不错,可是队长最擅长莫过于伪装,病痛不形于色,再加上一早醒来看见了弟弟的信息。



唉,嘉祺,要我怎么不心疼你。



马嘉祺闻着橙花的香味,拍拍腻歪的爱人道:“好啦,丁儿,咱快去,工作人员还等着呐。”



一行人穿过机场上车,总算抵达了第一站MV的拍摄地,亚轩,刘文,张真源从各自的外务抽身赶过来,一家七口总算是聚齐,即使都疲惫,大家依然扎堆吵吵闹闹,开心不已。


马嘉祺换好麦,退到一旁按了按下腹,这会儿痛的不算重,但磨人,小腹坠着,总让他有些心神不安;几个弟弟玩的开心,一会儿倒是好工作,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最后——



丁程鑫环视着叽叽喳喳的“七百人男团”,见小队长退在一旁按着肚子,心下一紧,悄悄摸过去环着马嘉祺后背,小声问他:“小马哥,不舒服吗?”


他私心想让马嘉祺说句妥协,这样他就能有理由在满的要命的行程里,多照顾他一点,多分担他一些。


他的小队长,太会辛苦的抗,却忘了该怎么向爱人妥协。


“没事儿,这会儿有点累了。”马嘉祺瞥了眼喧闹的弟弟们,小声对着丁儿说


丁程鑫一愣,旋即攥紧拳,瞒我是吧,马嘉祺,你是真的厉害。


                                  

TBC

大家久等啦 承蒙各位的阅读与点赞 断更无非是最近太忙  今天又生变故 决定还是更文


呐 不说啦 希望孩子们万事胜意  也希望在看的各位 不要担心 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  静待…

瑟上加瑟

痛经女孩看过来

作为一个来了多少年痛了多少年的人,这辈子最烦的就是那几天

总结了一下如何应对痛经

1红糖水作用不一定很大

咱就是说红糖水其实就是个心里安慰的东西,有大部分痛的姐妹靠这个作用不大,但如果你觉得红糖水有用的话

往里加点红枣,姜之类的

①先拿一个煮牛奶之类的小锅(这种小锅还挺实用的)往里加水,加的够今天喝就可以了

②拿几个红枣,数量多少无所谓,切开(喜欢吃红枣的就切一下,就只打算喝水你就多切两刀)扔水里煮,煮到红枣味道飘出来,水的颜色有点发黄

③然后加生姜丝(生姜汁)

④加红糖,在煮一小会

这个一定一定要煮的

超市里那种什么红枣红糖啊,老姜红糖真的效果也就是和普通红糖一样(还贵)...

作为一个来了多少年痛了多少年的人,这辈子最烦的就是那几天

总结了一下如何应对痛经

1红糖水作用不一定很大

咱就是说红糖水其实就是个心里安慰的东西,有大部分痛的姐妹靠这个作用不大,但如果你觉得红糖水有用的话

往里加点红枣,姜之类的

①先拿一个煮牛奶之类的小锅(这种小锅还挺实用的)往里加水,加的够今天喝就可以了

②拿几个红枣,数量多少无所谓,切开(喜欢吃红枣的就切一下,就只打算喝水你就多切两刀)扔水里煮,煮到红枣味道飘出来,水的颜色有点发黄

③然后加生姜丝(生姜汁)

④加红糖,在煮一小会

这个一定一定要煮的

超市里那种什么红枣红糖啊,老姜红糖真的效果也就是和普通红糖一样(还贵)

2止疼药是可以吃的

就也不知道哪来的话说止疼药会上瘾,耐药性什么的

我们平常能买到的止疼药不会上瘾的,耐药性是针对抗生素讲的

但是也不要吃的太多,看说明书

3建议去中医院看看

讲真,在这种病上,我真心觉得中医要好用很多,就我专门去了两次

就我自己的经历是先做一个骨盆什么的,反正就是一个大葫芦,里面是艾灸(?)然后罩在肚子上,大概是40分钟(一次我做的是80元)

这个我觉得挺有用的(我第二天去做了一下,后面几天是喝点热水就可以解决的地步),但还是那句话因人而异,我建议是试试,有用就接着做,然后医生让我去做了彩超,这个应该是排除囊肿的

然后是例假前的7到10天去买药

我先说一下这个药,我大概是三年前买过一次,他是中药制成颗粒,泡水喝,我那个时候是30小包,一天是10包,10包平均分成3份

只能说巨苦无比

作用显著,我下个月疼得就不是很厉害(甚至还可以在第六天吃个冰淇淋)

我这次的药要等下周去拿,到时候再出反馈

(那个大葫芦真的建议试一次,起码睡觉睡得很舒服

4泡脚

泡脚我觉得平时多泡泡是有用的,疼的时候不明显(就像考试,重在平时积累,考前突击,有用倒也有)

5喝热水,少吃凉的

以上全部方法我觉得是建立在平时就多喝热水,不要吃那么多凉的,有一些人可能是吃不吃都会疼,但是你试试,你来前来后一个星期不吃凉的,坚持喝热水,泡脚,喝中药,做一下那个大葫芦

我的方法是建立在我自己本身就有作的成分在,就是我平常很喜欢空调开很低,吃冰的,喝凉的

ps,贫血不必然导致例假疼,但贫血比较厉害会有一点影响,

韩安娜呀
心心念念的新沙发终于到了!痛经女孩的夜晚自救
心心念念的新沙发终于到了!痛经女孩的夜晚自救
辣趣粥粥
姨妈痛到晕倒?学习3招和大姨妈和平相处!
姨妈痛到晕倒?学习3招和大姨妈和平相处!
茵吹斯汀
每个痛经的女生,都是折翼的天使
每个痛经的女生,都是折翼的天使
缅因猫的奴仆

哥哥胃痛,怎么办啊1

总裁哥哥和校霸妹妹

伪兄妹

gb

(痛经)(胃疼)

谢邀(哥哥)和蒋许嘉(妹妹)


   C城的天是越来越来热了


  谢邀看着面前刚送来的合同和报表,便愈发的烦躁


 谢邀喝了一口已经变凉了的黑咖啡,冰凉的液体划过他干涩的喉咙,进入空荡荡的胃里,苦涩的味道回荡在整个口腔里,苦的谢邀直皱眉头,即使苦的要命,那也只有这苦的要命的咖啡才能使谢邀的心情平服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谢邀的胃愈发的难受,胃里火辣辣的疼,谢邀啥也没吃,从中午到现在便只喝了一杯咖啡而已,他不难受才怪...


总裁哥哥和校霸妹妹

伪兄妹

gb

(痛经)(胃疼)

谢邀(哥哥)和蒋许嘉(妹妹)



   C城的天是越来越来热了


  谢邀看着面前刚送来的合同和报表,便愈发的烦躁


 谢邀喝了一口已经变凉了的黑咖啡,冰凉的液体划过他干涩的喉咙,进入空荡荡的胃里,苦涩的味道回荡在整个口腔里,苦的谢邀直皱眉头,即使苦的要命,那也只有这苦的要命的咖啡才能使谢邀的心情平服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谢邀的胃愈发的难受,胃里火辣辣的疼,谢邀啥也没吃,从中午到现在便只喝了一杯咖啡而已,他不难受才怪


   谢邀死死的按着胃,埋头趴在办公桌上,谢邀的额头上冒出了些许冷汗,黏腻的液体将柔软的发丝打湿,软软的趴趴的都贴在额头上面,疼的谢邀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了,发出了细小呜咽的声音。

   

     过了一会,电话响了,电话里传来了,稚嫩的声音:“喂,哥哥你来学校接我一下,我被开回家反省了”


  此人谢邀的妹妹,整天就是油嘴滑舌和打架斗殴,但谢邀一听到她的声音就莫名的兴奋,当然他俩之间的关系可是很微妙的。

  

   


  谢邀强忍着疼痛,打起精神,并让自己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并不是那么虚弱,低沉的声音从手机里想去:“小嘉哥哥一会到”


   谢邀拖着自己疲惫不堪的身子,向门外走去,谁知道刚起身,身下就一股暖流涌出来,谢邀捂着小腹向卫生间走去,谢邀捂着发凉的小腹坐着马桶上,,谢邀急于时间,变草草垫了几张卫生纸。


谢邀开着车向学校跑去,车内空间挺大,但对于谢邀来说,车里又闷又热,让谢邀身上愈发的难受,胃里火辣辣的烧着,疼的谢邀直皱眉头,

   

暖流好像越来越多,几张卫生纸,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谢邀不一会,就到了学校门口,看到一位高挑的少女站在门口,她穿着白色短袖和黑色校服裤,高高的马尾,她身体的每个处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蒋许嘉好像看出谢邀身体不舒服,便主动提出她来开车,谢邀看着蒋许嘉明亮的眼睛,本来想拒绝的但怎么也说不出口。


  谢邀疼的想哭,不自主的发出细小的呻吟,蒋许嘉看着他哥哥这幅样子,便知道他哥哥肯定又是胃疼。

 

 没又会蒋许嘉便把手放在谢邀的胃上给他轻轻的揉揉着,温暖的感觉从胃展开,舒服的谢邀不自主的发出低喘失去理智的谢邀,简直不要太好看,蒋许嘉看着他哥哥这幅样子,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蒋许嘉不再看看他哥哥,而是专心开车 。


                                                                 

下次在写

超甜桃桃桃home

【祺鑫/鑫祺】专属去痛(三)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受伤小马,暖心小丁(不分前后


勿上升,纯属娱乐,如有雷同我可以删🤕

期待红心蓝手小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马嘉祺被血腥味激的头晕脑涨,抖着手换...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受伤小马,暖心小丁(不分前后


勿上升,纯属娱乐,如有雷同我可以删🤕

期待红心蓝手小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马嘉祺被血腥味激的头晕脑涨,抖着手换好衣服,却不小心把弄脏的卫生棉掉到了浴室地面,未干的红色染在雪白的瓷砖上,很是扎眼。


“草。”马嘉祺小声骂着,弯下腰去捡


体位变化间,又不知道下腹经痛像是筋脉错了位一样,猛烈集中地一阵疼——


耳鸣,晕眩,眼前的光一瞬尽失,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中枢神经突然停止了运转


更像是梦里,抓不住的丁程鑫,和自己抓不住的梦想


算了,不妨躺一下


马嘉祺认命的一声轻笑,顺势躺倒在旁边的瓷砖上。


浴室里一声巨响,贺峻霖猛地推开门,严浩翔也紧随其后冲进来,眼前的景象却把他们吓得动弹不得——


马嘉祺毫无血色地躺在瓷砖上,有只手狠劲掐着下腹,另一只无力的垂在地上被弄脏的卫生棉旁边


近在咫尺,其实就差一点点,就捡起来了。


严浩翔率先回神,他抄起地上白的透明的人儿,一手穿过腿弯抱到床上,随后安定着贺峻霖


“贺儿,快去拿热水袋,马哥身上太凉了。”


贺峻霖吓得快要流泪,这样的马嘉祺,他第一次见,每一次,几乎是每一次,不管是高烧的重逢音乐会,还是腰伤发作的舞台,还是嗓子发炎快失声打封闭唱高音,马嘉祺总是可以掩藏好自己最脆弱最狼狈的时刻,再转身把弟弟们保护好。


这样的马嘉祺,让他真真实实地感受到离别的恐慌。


丁哥,你快来——


电热毯在身下烘着,热水袋在脚下捂着,下腹被严浩翔搓热的手轻轻揉着,马嘉祺从短暂的昏迷中渐渐复苏,很快眼神清明,顺着腹部的热源往床边看去,是顶着两个鸡窝头的弟弟


“马哥,现在怎么样?肚子还很疼吗?头痛不痛?恶心反胃吗?还晕吗?刚你倒在浴室里快把我吓死了马哥……”


见马嘉祺恢复,贺峻霖心里一松,紧抿的唇像是新换了张嘴一样,叽叽喳喳停不下来的问着,严浩翔也松了一口气,担心马嘉祺不说,他也担心贺峻霖吓坏了睡不着,明天整日整夜的通告,他俩怎么吃得消?


见马嘉祺醒来,严浩翔默默把手从他下腹上移开,换上装备好的电暖宝。


他太懂得,马嘉祺强的要命的自尊,不允许他自己在除爱人外的任何人面前脆弱不堪。

马嘉祺撑着暖洋洋的床铺支起上半身,新换的床单散发着橙花香,洗衣液是丁程鑫换的,他不喜欢木质香,反而选择了明媚的橙花,马嘉祺状态差心情不好,总喜欢把丁程鑫拉到怀里靠着,鼻尖满溢橙花的明艳,总让马嘉祺觉得,我们的未来近在咫尺,你瞧,他亮的很啊


“没事儿,这会儿好多了,浩翔,你带贺儿快去休息,六点我们就得赶飞机”


马嘉祺知道自己这一躺吓坏了两个弟弟,内心也没来由的担忧起来,作势下床,严浩翔按住他,递上水跟药,“马哥你刚暖过来,别下来了,先把药吃上吧,我送贺儿回房间,你放心。”


严浩翔转身推着贺峻霖出了房间,直奔楼上而去。


马嘉祺一愣,床头柜上摆着剪开的去痛片,不是他常吃的那种强效,但也顾不得许多了,草草吞下,靠着背后外文的只言片语一查,是加拿大的一种痛经缓释片。


手机嗡嗡连震两次,马嘉祺点开消息弹框,两个弟弟的头像各有一个小红点


「马哥快睡觉!」

「马哥,够不到的话,我们一起。」


马嘉祺悄悄移动到浴室去看,地面干干净净,所有物品归置的整整齐齐,空气里浮着一阵淡香


那叫什么来着

TF乌木沉香,对吧。


TBC

                       


很短的一更 本来今天想要二更 写到一半突然眼睛很不舒服索性摆烂了

全部梗源于我自己(卑微痛经人


望嘉祺岁岁平安。




湘绘子(中考加油

痛经这种东西什么时候他吗的离开地球。。。

大晚上疼到睡不着还能顺便看个夜景 真好:)

痛经这种东西什么时候他吗的离开地球。。。

大晚上疼到睡不着还能顺便看个夜景 真好:)

超甜桃桃桃home

【祺鑫/鑫祺】专属去痛(二)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受伤小马,暖心小丁(不分前后


勿上升,纯属娱乐,如有雷同我可以删🤕

期待红心蓝手小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缓过一阵,他忍痛冲过澡,...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受伤小马,暖心小丁(不分前后


勿上升,纯属娱乐,如有雷同我可以删🤕

期待红心蓝手小评论!!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缓过一阵,他忍痛冲过澡,收拾好自己,又不忘把睡衣下摆扎进裤子里。推开房间门去等昕哥。


房间外面静悄悄的,客厅寂静如水,浩翔和贺儿已经灭了灯,大概去会面周公了,马嘉祺拿出手机想发微信,却弹来了丁程鑫的消息:


「回家没,狗蛋儿」


紧挨着一个小猪跑步的表情。


望着小猪短短腿悄悄挥舞,马嘉祺的心也开始渐渐发暖,他开始承认,丁程鑫的存在已经超越了他本来的估计,开始成为他的必需品了。


被一个人入侵生活很容易,被一个人占据生活却很难。马嘉祺自小看惯了一些分离,却很少收到一些陪伴长久的幸运,他自认是个闷葫芦,从不愿意流露脆弱,更不愿意把又软又暴露弱点的一面假手于人,丁程鑫无疑,是他前十九年最珍贵的战友,最后的软肋,现在想来,竟也是最好的靠山。


「到咯,丁儿什么指示!」


「这几天降温,衣服多穿啊可别感冒了嫌我啰嗦」


「《嫌 你 啰 嗦》」


「你有事儿?明天要见面哈狗蛋儿」


「没事儿没事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和丁儿闲聊着,昕哥开门裹着一身寒气进来客厅,嘉祺下意识息屏抬头,接过装满卫生用品的背包,向昕哥道了个谢。“小马哥,再谢一个以后你的冰激凌冷饮全没咯——”昕哥看着自家孩子惨白的脸色,也无奈着摇头心疼。


马嘉祺心里暖暖的,说不上自己不同于常的情绪波动,一股脑推锅给了经期,“昕哥,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飞上海跟大家汇合的。”


经期赶行程,马嘉祺很无奈,却无奈在自己身体不足,送走昕哥,边烧水边在背课文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


水壶很快喷吐着热气,氤氲了厨房的玻璃,马嘉祺翻出去痛片,混着温水咽下去,划过舌根,一片苦涩。这条路是难走,可他是马嘉祺啊,咬咬牙,什么挺不过去。这路小爷偏要走出你个堂堂亮牛b克拉斯大道,谁都别管!


时钟指向一点,马嘉祺按按微痛的下腹,终于在行路难里昏昏睡去。


“丁儿,等我,我肚子好痛…”


“丁儿,求你,等等我…”


“丁儿!”


下腹突如其来的一阵爆痛,眼前却是丁程鑫走入一片白光的景象,四周白皑皑的雪原空无一人,马嘉祺颤抖着身子,却怎么也抓不住丁程鑫的衣角——


“马哥!马哥?马哥怎么了?”


马嘉祺猛然掀开眼皮,严浩翔揽着贺峻霖焦急的喊着马嘉祺


妈的,是梦啊。


还没开口,马嘉祺立刻意识到,肚子痛却不是梦,下腹又冷的像冰一样,疯狂抽动的疼痛伴随着便意来势汹汹,让他根本招架不住


他推开贺儿,踢上拖鞋踉跄奔向洗手间


身上又凉又热的,马嘉祺急切坐上马桶,却只有血块流出,激的他冷汗直流,冰冷的指尖掐住下腹,恍惚间又像在梦里的雪原一样,太冷太痛了,饶是他能忍,也在呼吸间带出一两声呻吟。


贺儿眼尖,发现遗留在床单上的暗红,心下了然,一面指挥严浩翔换床单给床加温,一面跑去灌热水袋,翻红糖姜茶和去痛片——马嘉祺经痛太厉害,他又是第一个被马哥接待到家里的人,自然心知肚明。


“早知道就tm别洗那个澡了。”马嘉祺一边暗骂,一边努力调节自己,腾出一只手按着手上腿上的穴位,贺儿在外面敲敲门:“小马哥,你怎么样了,需要我进去吗,衣服我找好了。”


马嘉祺一愣,低头翻了翻睡裤,草,卫生棉不知道什么时候满了个彻底,鲜红从侧面污染了里外的衣服


真是他娘的祸不单行,没见陶白白说射手水逆啊?!


忍下腹痛,马嘉祺稳了稳气息对门口无奈:


“贺儿,大救星。”


贺峻霖应声推门,却被马嘉祺吓了一跳,厕所的白灯照的他本就没血色的脸和唇惨白如纸,眼圈青黑,额上冷汗涔涔,活脱脱白无常一样,洗手间里不得已弥漫着血腥气。


贺峻霖知道他是难受的狠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便把衣服默默放在一边置物架,塞给他一个暖宝宝


“先暖一下,换好了扶你出去,墙都不服就服你。”


“诶,贺儿”


“咋啦,动不了了吗?要不我帮你”

贺儿不敢抬头,他无所适从,去面对哥哥这样无法分担的痛苦。

他更想维护马嘉祺保护伞式的自尊


“没…你能不能…先别跟丁儿说。”


贺峻霖眨眨通红的眼圈,他明白马嘉祺在想什么,马丁的队内恋爱大家心知肚明,也在镜头前不约而同默默保护,明天是团合体的日子,数不清的采访,录制,广告全集中在这一天里…


马嘉祺,太担心丁儿为他担忧而分心了

他甚至不愿意,耽误丁程鑫一丝一毫心力


“好,我在外面等,不行就叫我,别一个人撑着,当我跟严浩翔摆设还是外人。”


                                   

TBC

越写越没感觉了 大家随意看吧呜呜

全部灵感来源于我自己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甜 因为没谈恋爱哈哈哈哈哈哈

欢迎点梗!期待红心蓝手小评论!

超甜桃桃桃home

【祺鑫/鑫祺】专属去痛 (一)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受伤小马,暖心小丁(不分前后)

勿上升,纯属娱乐,如有雷同我可以删🤕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

ooc双性预警❗痛经梗❗马哥痛经预警❗

受伤小马,暖心小丁(不分前后)

勿上升,纯属娱乐,如有雷同我可以删🤕


私设小马双性,大环境接受双性人,大家还住在一起,马哥暂留北京。(全部瞎设


祺鑫热恋一百年


                                    


北京三月,天变的跟黑箱实验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前天热的内搭短袖,恨不得把春夏的衣服全找出来上街,转天风冷的往人袖口衣摆钻,裹了大衣还不暖和。

就不该贪凉丢开我亲爱的高领内搭,一边踩着下班的后门楼道,马嘉祺一边暗骂自己。


已然深夜,外面还有不少人不知疲倦的打着闪光灯,举着相机手机一切能拍照的东西,黑洞洞的对着公司的门口,今天只有他和浩翔小贺来了公司,大家出外务的出外务,上学的上学,聚少离多算是常事,何况又要高考了。


“嘉祺,今天辛苦,早点回去休息。”昕哥拿了马嘉祺一早带来的包,里面沉甸甸装着三四本复习资料,俨然只是冰山一角。马嘉祺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今天真的累了,一早上班就在背单词和政治,随后熟悉舞蹈,做平时的体能,下午一直到深夜,都在老师指导下备战文化课考试。艺考刚过,集训的疲惫还没完全缓解,就在珍贵的合体时间连轴转,接着大家各奔东西,高考冲刺近在眼前。


他没时间休,也根本不想休,可是依然会累。腰上泛着酸痛,腿脚也重,难道是今天体能训练太过了?马嘉祺甩甩额前刘海,一边努力跟紧严贺两人的脚步,一边开漫无边际的想,


漫长楼梯尽头就是拥挤抓拍和窥视,他们本能排斥,但说习惯,也习惯了。这种被人时刻盯梢的滋味,就像一把枷锁让马嘉祺喘不上气,他是队长,是一番,虽然队里亲如兄弟,可他也不得不顾忌外面对他的风言风语与质疑,更要在盯梢的人面前高度紧张,因为他要护好爱的人。


马嘉祺攥紧了拳,疲惫的脚步放重了几分,冷风从门口吹进来,穿透他大衣的前襟,从宽松内搭的下摆钻进身体直吹肚腹,引得他一阵小幅度的战栗——未免太tm冷了吧??早知道不换内搭,也不至于冻成这个鬼样子。也不知道丁儿穿少了没——


“往后往后!别挤了你们!”昕哥带着保镖大哥左冲右突,拦截着不知道哪伸来的黑手,马嘉祺护着贺儿,浩翔打头挤到车门

只剩几步了,马嘉祺低紧了头,把小贺往车上送,谁知道一个女人在骚乱中不知是蓄意还是无意跌倒,手肘一弯,刚好击中了马嘉祺的下腹,笨拙的身躯随惯性倒下,手肘也直接没入嘉祺下腹——


妈的


马嘉祺痛的两眼发黑,身子弯下来手却没停的给小贺送上了车,昕哥眼疾手快一把抄住他,猛的推开那女人,三下五除二拽着嘉祺上车,一骑绝尘离开了公司


这一肘子,戳的马嘉祺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趴在座位上好半天没敢动弹,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风,下腹冷得像揣了块冰,贺儿急的眼通红,却只能扶着马哥的胳膊不敢动,昕哥也急了,自家孩子下个班也能下出伤,全都是这群好人围追堵截。


缓过一阵,马嘉祺堪堪抬了抬头,才把身体坐直,“没事儿没事儿,撞得狠了点,这就OK了。咱直接回家。”“行吗马哥,还是去趟医院吧?”浩翔从后座投来个担忧的目光。


“没事儿,咱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男人。”马嘉祺抛去一个带笑的眼神让幺儿放心,


车上没人笑得出来。


大家心照不宣的沉默下来,马嘉祺心里却警铃大作,有什么正在缓慢的流动着,弄脏了里面的衣服——


日子到了,狗蛋儿忘了


妈的!


马嘉祺真的很想咆哮一通,他不怕冷,身体却也偏寒,从成熟那一年开始就被原发性痛经困扰个完全,每个月的那几天,生不如死。车窗外的风呼啸着,下腹一阵阵冷痛,马嘉祺调整了坐姿,默默并了并腿——裤子是新的,还必须干洗,他可不想让阿姨发现上面有暗红。


深夜的北京渐渐寂静,车子很快到了目的地,浩翔和贺儿都累了,在昕哥驱赶下,先后下了车进去别墅,马嘉祺小心翼翼从座位上站起来,悄悄回头瞧车座,


“没有,身后也没有,快上去吧。”昕哥抬头对嘉祺说


都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早跟爸妈一样,马嘉祺虽然日子不准,可也晚不过这几天,看着一路的僵直坐姿,下车并腿又要回头看座位,昕哥早就心下了然,“你先上去,我去给你买东西。”


马嘉祺心里一动,突然觉得眼睛发酸,以前说这些做这些的,都是丁程鑫。


妈的。


收了收思绪,马嘉祺感激的望望昕哥,三步并作两步进了自己和丁程鑫住的房间,脱去外衣裤——还好,干净如初,拿了仅剩的存货直奔洗手间,温热肌肤接触到冰冷塑料的那一刻,暗流快速脱出,冰凉的下腹开始了抽筋一样扭转的疼痛,马嘉祺顾不上手凉,掐着下腹在马桶上蜷成了一只虾米


太疼了


被手肘击打的下侧腹隐隐泛青,却顾不得那么多,下腹阵阵寒意,仿佛谁弄断了肚里的筋脉,痛的马嘉祺肝肠寸断,冷汗直流。


缓过一阵,他忍痛冲过澡,收拾好自己,又不忘把睡衣下摆扎进裤子里。推开房间门去等昕哥。


                                    


TBC


第一次产粮 实在想写病弱小马 浅尝一下吧

不定期更新 好坏褒贬都收 欢迎启发!

最近北京很冷 大家注意保暖哦

程知知
痛经的妹子别划走!超有用的痛经小妙招分享给你~
痛经的妹子别划走!超有用的痛经小妙招分享给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