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痛苦

19098浏览    1530参与
清玖闻呓

教育局你不是人!!

我一个初中生,布置2500字实践报告是不是过分住了??(虽然我和同学肝了一个半小时已经弄出来了)但还是想吐槽一下,我最多就写过800字的阳光学子简历诶!!

我一个初中生,布置2500字实践报告是不是过分住了??(虽然我和同学肝了一个半小时已经弄出来了)但还是想吐槽一下,我最多就写过800字的阳光学子简历诶!!

时肆

一些奇怪的痛苦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一种心理,我见不得比主角要占戏份更多的配角。就算这个人的人设再怎么吸引我,我也会因为他不是主角而放弃喜欢她/他,不是不喜欢,而是像自己的意识强迫自己,你只能喜欢主角,你只能磕和主角相关的cp,所有配角围着主角才是他们该做的事情,凡是和主角关系亲近的两个配角的cp我都不会吃甚至踩雷,我不允许主角身边的配角有比和主角更亲近的关系,看到配角之间的重要羁绊中没有主角的身影是我难以忍受,心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为什么没有她/他。所有作者对配角的大篇幅描写会被我一下带过,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是因为主角而存在,所以当我看到大幅重要章节被用来描述配角之间的剧情时我真的由衷的痛苦,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一种心理,我见不得比主角要占戏份更多的配角。就算这个人的人设再怎么吸引我,我也会因为他不是主角而放弃喜欢她/他,不是不喜欢,而是像自己的意识强迫自己,你只能喜欢主角,你只能磕和主角相关的cp,所有配角围着主角才是他们该做的事情,凡是和主角关系亲近的两个配角的cp我都不会吃甚至踩雷,我不允许主角身边的配角有比和主角更亲近的关系,看到配角之间的重要羁绊中没有主角的身影是我难以忍受,心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为什么没有她/他。所有作者对配角的大篇幅描写会被我一下带过,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是因为主角而存在,所以当我看到大幅重要章节被用来描述配角之间的剧情时我真的由衷的痛苦,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没办法去接受自己去喜欢一个配角,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太痛苦了,可能是因为现实中的我没有能力但却憧憬着可以像主角一样吧,好像接受配角就像接受自己的平庸了似的,实际上我远远不如那些配角。

Democracy

我真的好想活下去,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做就被骂是畜牲傻逼,我忍无可忍回骂一句,你们就卖惨委屈什么?真的很奇怪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死了一切才能平息。我好怕你们摔掉我的小提琴和吉他,我不务正业,我不好好学习,这次又考得稀巴烂,对不起(仅仅对我自己说)。

我真的好想活下去,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做就被骂是畜牲傻逼,我忍无可忍回骂一句,你们就卖惨委屈什么?真的很奇怪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死了一切才能平息。我好怕你们摔掉我的小提琴和吉他,我不务正业,我不好好学习,这次又考得稀巴烂,对不起(仅仅对我自己说)。

Democracy

每天都在语言暴力、肢体暴力和冷暴力的夹缝中生存。

每天都在语言暴力、肢体暴力和冷暴力的夹缝中生存。

江南

我无时无刻不在感受人格的撕裂

[图片]

[图片]



发米羔丫

我带着耳机,

不会有人听见,

我内心大哭的声音。

天使飞过来,

告诉我,

我可以随时随地的飞走,

我说我再等一等。

我想知道,

我未来喜欢的人长什么样子。

我打着哈哈,

叹着气。

别人不知道我怎么了,

我想我是病了。

我带着耳机,

不会有人听见,

我内心大哭的声音。

天使飞过来,

告诉我,

我可以随时随地的飞走,

我说我再等一等。

我想知道,

我未来喜欢的人长什么样子。

我打着哈哈,

叹着气。

别人不知道我怎么了,

我想我是病了。

Jamay.

一直笼罩在某片阴影下真的太可怕了,它打开开关,叩响我回忆中的痛点,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简直要撕了我,恐惧得心揪成一个点,根本没办法不害怕

一直笼罩在某片阴影下真的太可怕了,它打开开关,叩响我回忆中的痛点,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简直要撕了我,恐惧得心揪成一个点,根本没办法不害怕

一个大笑饼

古体诗骨肉衰

玉钩宵深星点缀,无人记我此心怀。

绝涯缩身难回头,抱影儿睡骨肉衰。

注,玉钩出李煜。临江仙。

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玉钩宵深星点缀,无人记我此心怀。

绝涯缩身难回头,抱影儿睡骨肉衰。

注,玉钩出李煜。临江仙。

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阿熊君

如果没有得抑郁症和焦虑症,我就不会学医;如果没有得抑郁症和焦虑症,我就可以实现梦想;如果没有得抑郁症和焦虑症,我现在就该和正常人一样,已经毕业工作或者读研;如果没有抑郁症和焦虑症,我就可以和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谈恋爱了。

我们总有那么多如果,可惜永远都实现不了如果。

我已经忘记生病到底有多少年了,不敢细数,不敢细想,怕一想起来就会崩溃。如今看似好像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纸糊的,禁不起风浪,风浪一来就完了。可我能怎么办呢?难道去怪罪风浪吗?风浪它什么也不知道……

好想结束

好想好想结束

我不知道源头在哪,她们好像有一天就突然闯进我的生命,我不知道她们从哪来,却要用...

如果没有得抑郁症和焦虑症,我就不会学医;如果没有得抑郁症和焦虑症,我就可以实现梦想;如果没有得抑郁症和焦虑症,我现在就该和正常人一样,已经毕业工作或者读研;如果没有抑郁症和焦虑症,我就可以和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谈恋爱了。

我们总有那么多如果,可惜永远都实现不了如果。

我已经忘记生病到底有多少年了,不敢细数,不敢细想,怕一想起来就会崩溃。如今看似好像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纸糊的,禁不起风浪,风浪一来就完了。可我能怎么办呢?难道去怪罪风浪吗?风浪它什么也不知道……

好想结束

好想好想结束

我不知道源头在哪,她们好像有一天就突然闯进我的生命,我不知道她们从哪来,却要用尽余生长长久久的生命和时间和她们共存,为什么?我有时候真的好想问,为什么是我呢?我没有做过一件伤害他人的事,从来都是认认真真的生活,为什么是我呢,凭什么我要生病呢?为什么我要经受这长长久久的痛苦和折磨? ​​​

Democracy

胃疼。

现在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了啊,头痛颈椎痛呼吸道发炎腰痛胃痛腿痛,好想吐啊好难受,连续头疼很久了,肠胃炎也是长期的,经常复发。膝盖是胫骨结节炎和滑膜炎,腰和颈椎可能是遗传病。头痛会是躯体化?

感觉自己濒死了呜呜呜呜呜好难受。

快吐了。

胃疼。

现在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了啊,头痛颈椎痛呼吸道发炎腰痛胃痛腿痛,好想吐啊好难受,连续头疼很久了,肠胃炎也是长期的,经常复发。膝盖是胫骨结节炎和滑膜炎,腰和颈椎可能是遗传病。头痛会是躯体化?

感觉自己濒死了呜呜呜呜呜好难受。

快吐了。

卡莱卡亚(新世纪打工人)

什么时候才能有安乐死呢

什么时候才能有安乐死呢

魈你哦
真的是!我滴魈! 我前几天和别...

真的是!我滴魈!

我前几天和别人聊天说常驻只有七七没出了,要歪希望歪个七七,结果真的出了!看来七七看到我胳膊伤了,特意出来给我治,快说,谢谢七七!还好是50抽出的,没保底,要是像阿晴一样80出真的裂开。不过我的魈怎么办呜呜呜呜,已经算好了要是歪就直接攒抽万叶了诶……

真的是!我滴魈!

我前几天和别人聊天说常驻只有七七没出了,要歪希望歪个七七,结果真的出了!看来七七看到我胳膊伤了,特意出来给我治,快说,谢谢七七!还好是50抽出的,没保底,要是像阿晴一样80出真的裂开。不过我的魈怎么办呜呜呜呜,已经算好了要是歪就直接攒抽万叶了诶……

酸酸的柠檬酱👧(秋岚山山)

精神世界

有的时候痛苦来的很突然,

像是不曾通知你的一场大雪,

茫茫然就盖住你所有喜怒哀乐,

脑海里只剩一片白。


结果就是,

只能想到一种又一种极端的解决方案。


白色的,

一切都是白色的。

药片,刀柄,电视雪花,空荡荡的天花板,绳子,云,烟雾,被松开双脚的白鸽,太阳,你和他的对话,没来由的争吵,甩开破裂的瓷盘,冷风刮在脸上的痛觉,无止境的绝望。


纯白的世界里,

你坠落的很平淡,

没有尖叫,

没有害怕,

只是一直祈祷着,

色彩,色彩。


好讨厌的纯白,让我,来把这个世界染成鲜红色。


染了红的眼睛,

能看见,

天空是蓝色,树叶是绿色,黄色的花朵瑟瑟,她的...

有的时候痛苦来的很突然,

像是不曾通知你的一场大雪,

茫茫然就盖住你所有喜怒哀乐,

脑海里只剩一片白。


结果就是,

只能想到一种又一种极端的解决方案。


白色的,

一切都是白色的。

药片,刀柄,电视雪花,空荡荡的天花板,绳子,云,烟雾,被松开双脚的白鸽,太阳,你和他的对话,没来由的争吵,甩开破裂的瓷盘,冷风刮在脸上的痛觉,无止境的绝望。


纯白的世界里,

你坠落的很平淡,

没有尖叫,

没有害怕,

只是一直祈祷着,

色彩,色彩。


好讨厌的纯白,让我,来把这个世界染成鲜红色。


染了红的眼睛,

能看见,

天空是蓝色,树叶是绿色,黄色的花朵瑟瑟,她的围巾浅咖色,装修着的咖啡店在街边涂鸦粉色,落的泪透明着,浴缸中泡沫闪过彩色。


会吗,会吗。

会看见吗,会听见吗,会哭吗,会大喊吗,会哽咽吗,会有遗憾吗,会有人为你伸手吗,会不知所措吗,会发现爱吗,会明白恨吗,这一切会杀死自我吗。

会吗?会吗?


纯白的世界里,一朵红玫瑰碎裂。

花瓣散落一地又被脚无情碾碎在雪里。

冻结,腐烂,仿佛不曾绽放过的狼狈。

痕迹羞耻着,

融进土壤,

像是自己也变成了雪,

像是自己也变得冷冰冰,

像是自己也变成了别人的痛苦。


变成了那些,

散落在地板的药,泪水打湿无数次的刀,屏幕上破了洞的电视,只有电风扇重复吱嘎的天花板,脆弱断裂的绳,连绵阴雨天黑压压的云,午夜沉默着碾碎在烟灰缸里的烟,被剪去翅膀的白鸽,冬日刺眼着晃人的太阳,空白的对话,无言的争吵,未被使用的瓷盘,冷风遮不住的身体上的痛觉,淹没于人群的绝望。


一次又一次,总在坠落。

所有的玫瑰,都在坠落。

盛放过的,虫蚀过的,含苞着的,有意义的,无意义的,被爱着的,不被爱的。

坠落。

纯白色。


突然黯淡,那一刻,散落。

MEs Tree

我对“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今日理解

我深深感知到我和父母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但我仍不理解为何他们对感情/情绪如此避之不及。

我今夜冷下心与妈妈揭露我的内心,我以为我的心千疮百孔,实际恐怕千针万刺,实话说我说被他们伤到的时候,有种报复性的痛快。我们一家就像豪猪刺猬,混不意识身上的尖刺,执意好意去贴近对方的软肋,刺的大家遍体凌伤,刺的我今天心里血流如注,脓疮溃破。在要求坚强自立的时代里柔软脆弱的外壳和内隐的刺是人的罪过。

家庭是人的社会内在化的最初环境,人通过面对家庭学习如何面对社会。每一次每一次,当爸妈绕过我的情绪否定它时,有一块的我就碎裂。我的情绪一经出现就无渠道流泻归海,只有被抛进两块贬低否定的脏水/垃圾,再压成个默默发酵暗...

我深深感知到我和父母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但我仍不理解为何他们对感情/情绪如此避之不及。

我今夜冷下心与妈妈揭露我的内心,我以为我的心千疮百孔,实际恐怕千针万刺,实话说我说被他们伤到的时候,有种报复性的痛快。我们一家就像豪猪刺猬,混不意识身上的尖刺,执意好意去贴近对方的软肋,刺的大家遍体凌伤,刺的我今天心里血流如注,脓疮溃破。在要求坚强自立的时代里柔软脆弱的外壳和内隐的刺是人的罪过。

家庭是人的社会内在化的最初环境,人通过面对家庭学习如何面对社会。每一次每一次,当爸妈绕过我的情绪否定它时,有一块的我就碎裂。我的情绪一经出现就无渠道流泻归海,只有被抛进两块贬低否定的脏水/垃圾,再压成个默默发酵暗涌的心湖。infj自身很容易出现圣人要求,不知道会不会有这种相似的情绪否定原因。

渐渐地,我甚至会为我没法回应别人自罚,吹着冷风、享受挨饿、抗拒睡眠,又陷入对伤害自体健康和玷污父母好意的愧疚再次自罚的恶循环。它逼得我不得不离开家,它让家异化地像个玩偶屋,而我就是那个不合格的有心的玩偶,做不成社会里的机器人。家里的玩偶出了跟着动,只要学会开心,其他则大可不必;社会这个进化版的大机械厂,玩偶去社会则要更新个新机体:安上个脑子转得或快或慢;钢铁样的身躯百折不挠耗损难;优秀的假面妆容随时切换;一个稳定的能量源代替木心可以为更伟大的利益!。。。我知道这样的看法消极又偏颇,但对目前的我来说,知道总是寡助于我的改变。突然地,在我说我很抱歉让父母失望了,没成为他们想要的孩子的时候,我意识到,像我这样做人,对自己的心,对我的身体,对父母来说,是何等折磨啊?身为如此之人,真是抱歉。

可另一股烈火还是在我的心喉灼灼:我天生这样神经敏感,感情纤细,柔弱退缩就是罪过吗?我的恐惧软弱在如斯文明依然毫无短暂的驻所?为什么他们在我摊开情绪时如此厌恶否定?年长者骂着、随性解读着孩子的尖叫哭闹、嬉笑喊叫;意味深长地微讽着评价青少年的热情理想,赤忱腼腆,活像是从未长过,那些年轻的能量于他们看来全无意义,人合该铁石洞里送出来,睁眼起就听话乖巧,远见卓识。

又或者正是他们长过,所以每次都像在割舍着不合社会理想的自我,他们躲避我们像躲避自己,害怕那些抛下的情绪在长幼见面时又黏上自己,怕那年轻的能量带他们重回青春,让断枝重生,又成了未修整的失败品,体会到这“肮脏臭烂”的废品情绪。

贫困的岁月里,人的情感是不值当的吗?富足之后的情感是不得允许的吗?表达情感是羞耻的吗?谁定义了正面负面?宣泄痛苦与悲伤是不被人欢迎的,可是没有厘清的消极如何让再产出净水呢?永远可以藏下悲伤痛苦之人,他们的热诚快乐是从哪里来的呢?小丑笑过吗?当我站上舞台抖尽包袱,台下人是为何而笑的呢?所有人都去关注欢笑了吗?人的悲伤痛苦,诸多消极,是可以借着别人的欢乐消解的吗?

也许那湖臭水已经发酵了很多年,我们的快乐积极在它们旁边依旧清澈吗?又或者说难道情绪的湖水是可以分着层次片区,毫无相碍的吗?

我实在感激人的心有四腔,大多数时候,我还是能体验着快乐,只是很多时候笑着笑着变不知为何,只是肌肉还在运作;又有时,那开心绽放的一瞬,患得患失的焦虑也已漫上心扉,大概我就是一个被污染了的人吧,说不定在未来的某天,我的心湖已经达成了侵染,久处鲍市不闻其臭,再也不用感知到这种恐惧焦虑,只是那时的我,在现在的我看来,更要捶胸顿足,嫌恶地说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你是我唯一的曙光

个人想法

好难受啊,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人说出我的不足之处我就会很难受。无法反驳,很委屈,很自卑,很难受。感觉像是被揭开伤疤一样,很屈辱,很难堪。感觉很无助,他们根本不在意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只是觉得我做的不对,该讲而已。而且我非常害怕被人用严肃的表情对着,冷漠的语气让我非常好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做了什么错事,要这么恶狠狠地对我?

而且,请不要拿我跟别人比较,我的病一大堆,虽然没别人痛苦,但是也很磨人。请不要拿别人的痛苦来开玩笑,也不要拿化疗2年的小女孩来跟我比。另外我也不是废物业不是社会的垃圾。

还有,我认为人就不还有什么欲望,我生下来就是为我爸妈活着的,不是为了我。

[图片]

好难受啊,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人说出我的不足之处我就会很难受。无法反驳,很委屈,很自卑,很难受。感觉像是被揭开伤疤一样,很屈辱,很难堪。感觉很无助,他们根本不在意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只是觉得我做的不对,该讲而已。而且我非常害怕被人用严肃的表情对着,冷漠的语气让我非常好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做了什么错事,要这么恶狠狠地对我?

而且,请不要拿我跟别人比较,我的病一大堆,虽然没别人痛苦,但是也很磨人。请不要拿别人的痛苦来开玩笑,也不要拿化疗2年的小女孩来跟我比。另外我也不是废物业不是社会的垃圾。

还有,我认为人就不还有什么欲望,我生下来就是为我爸妈活着的,不是为了我。


陈城108

当她受伤了 邪恶之心 原神

胡桃 /神里绫华/影

受伤play,大家都要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文章以看的开心为主,请勿欺负他人,共建和谐友爱好社会。本文非常恶心,非常变态,在观看之前我先深深的罪过一下,我还是很喜欢原神的角色的!对不起!

ooc ,短打,微病娇

眼睛刺伤,窒息,断指


胡桃 眼睛刺伤

“没事吧!”荧冲过去扶住胡桃,现在还看不清具体是何处受伤了,只看见胡桃的左半边脸上全是血。

“他们,都死了吧……”胡桃抬起手想要支撑一下脸颊,她觉得整个左半边头骨好像都要碎了,那种骨肉连着心的钻心的疼让她站都站不住。

“都死了,都死了。”荧拖着胡桃的两只胳膊,胡桃的整个身体...

胡桃 /神里绫华/影

受伤play,大家都要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文章以看的开心为主,请勿欺负他人,共建和谐友爱好社会。本文非常恶心,非常变态,在观看之前我先深深的罪过一下,我还是很喜欢原神的角色的!对不起!

ooc ,短打,微病娇

眼睛刺伤,窒息,断指




胡桃 眼睛刺伤

“没事吧!”荧冲过去扶住胡桃,现在还看不清具体是何处受伤了,只看见胡桃的左半边脸上全是血。

“他们,都死了吧……”胡桃抬起手想要支撑一下脸颊,她觉得整个左半边头骨好像都要碎了,那种骨肉连着心的钻心的疼让她站都站不住。

“都死了,都死了。”荧拖着胡桃的两只胳膊,胡桃的整个身体都靠在了荧的身上。血液越流越多,已经划破了脖子,淋到了地上。

“派蒙,快,快去找人帮忙!”可是在这种深山野林的地方,上哪来的会有人帮助啊。荧只好命令在边上手足无措的派蒙赶紧出去寻找帮助,毕竟她会飞。

“啊……嘶……”胡桃的手划过了自己的面庞,结果沾上了一手的血。整个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还有小心可能会引到喜爱血腥的猛兽。

疼痛开始聚拢起来,但也只是稍微缓和了一两秒,更加剧烈的一种撕心裂肺的疼让胡桃摔在了地上,手也没有任何支撑的力气了。死亡的这一天,终于要降临到自己身上了吗?

荧连忙抱住胡桃,害怕的用手指触碰一下沾血的脸颊——

“啊……别……”胡桃那都没什么力气讲话了,整张脸的疼逐渐集中在一个点,从受伤开始就没有感睁开眼睛,但是现在,眼睛已经坏了。

“怎么样?具体是哪里受伤了?”荧因为担心后怕,抱着胡桃的手都握出了汗,另外一只手扶住胡桃的肩膀。

“眼,眼睛……”胡桃又用手捂住左眼,但是这才发现,眼睛下面的骨头似乎也破裂了,完全没有任何支撑,这才导致整张左脸都开始崩坏。

血流的越来越多,就算大脑没有受伤,也会失血过多而亡的。

荧又仔细端详着现在在胡桃。好惨,可是有一种另类的艺术的美。

“你觉得你多久之后会死?”

“疼……啊……我不知道……”

荧的手抚摸过胡桃的头发。

“20分钟?”

“不知道……!好痛,快……快死了!”

好可爱……

“好,好,我知道了。”荧沾了一点滴在脖子上的血,把手指上的血抹到了胡桃的右眼上。

“这样就对称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神里绫华 窒息

好闷啊。绫华正躺在床上睡觉。记得入睡的时候用的是侧躺的姿势,现在怎么会这么的闷?被子也没有掖得非常严实啊。

但是感觉非常的闷热,尤其是脖子的那块地方,感觉像被什么东西勒了一下。难不成,有刺客?

绫华睁开眼睛,果真有一个人带着面具,但是这个人看起来有那么一瞬间的熟悉。绫华刚想起身喊出声来,那人抓住她的肩膀又把她重新摁回了床上。

“闭嘴。”听声音就能听出,是荧。

“你,你做什么?”绫华心里害怕急了,荧平时与她经常相处,而且也平易近人,现在这是在做什么?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讲完全部的话,一块胶带就把嘴给封上了。说是胶带,其实就是那种缓解疼痛的草膏敷药。但是这种苦涩的味道贴到嘴唇上,又增加了一份痛苦。

“唔!”绫华双手挣扎着,实际上毫无用处。荧又拿出了更多的红丝带,刚刚绫华的脖子上只缠了一圈,这还远远不够。荧用两指宽的红丝带一点一点的缠绕着。先是从洁白的脖颈,然后绕上喉头,当第四圈红丝带完全覆盖过喉头的时候。

“咳咳,咳咳…停下……”绫华的声音含糊不清,但是也能够听清楚是想让她停下。而且已经开始出现窒息感了。

身边的人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一圈一圈,直到红线完全贴合在了下颌线之上。

好闷啊,窒息感越来越强烈,不过幸好的是还有一堆鼻子能够呼吸。

可是荧伸出手,慢慢的把绫华的鼻子捏住,只留下一道很小的缝隙,能够进去一点点空气。

“不要……”窒息感越来越强烈,最后的希望也被堵上了。她难道想让我死吗,死亡现在是离她如此的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过去了30秒,人已经快晕过去了。对于空气的那种贪婪,已经充斥了全部的大脑。可想要哀求,却讲不出话。

终于,当时间满了一分钟的时候。

“哈,呼……啊……”荧终于把手松开,也把贴在绫华嘴上的膏药撕了下来。

就像是重获新生一样,离死亡只剩下一根线了,如果再多上那么十秒,那么死神就会前来收割性命。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是神里绫华的狗!我错了!)





影 断指 (我写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真的好想吐。)

“影,你这手是怎么保养的啊。”荧端起影那纤长的手,上面的每一个关节和骨骼都完美的显露出来,只有棱角,又不觉得瘦弱,简直就是雕刻出来的作品。

“就是勤洗手,再加上一点普通的护肤品而已。”影放下手中的小说,也看了看自己的手。其实并没有特别的保养,就是要保持洁净就可以了。

“影你先别动哦,我出去拿点东西。”荧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就看见她的手上拿着一个棋盘走进了房间。

荧把房门锁上,把棋摊在了桌上,是一盘国际象棋。

“我不是特别会下国际象棋。”影之前略有耳闻,但是确实不会下这种棋。

“没关系,我也不太会,就是想尝试一下。”荧拿出了旗子一个一个摆上,“让我们开始吧。”

其实并没有同意,但是。毕竟是好朋友的邀请,影也没有拒绝。


“你输了。”这简直就是以强欺弱。虽然不知道荧的具体水平怎么样,但肯定是学习过这样的棋的,“可以把你的手伸出来吗?”

影心里有些委屈,荧这分明是在欺负自己。不过要手做什么。

“两只手都伸到桌子上吧!”荧说道,并且好像从身后再拿什么东西。

影照做,可是忽然间,荧拿出了一个用来抓捕偷盗者的手套,拷在了影的手上。

“你要做什么?”影意识到了事态不对,赶紧想挣脱手上的套子,但是发现没有用,就想往门外跑去。可门已经锁上了,想打开需要一点时间。

荧走了过去,把影推倒在地上,整个人随着飘飘的长发摔在了地上,不知从何时,荧的手中多出了一把面包刀。这碗面包都看起来不是特别锋利,想要扎穿人的皮肉也完全足够了。

“你做什么?来人,人呢!”影想要挣扎的爬起来,这些只是徒劳而已。荧坐了下来,坐在了影的腿上。(要开始了,非常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语音输入。)

荧抓住影的手,选择两秒钟之后,毫不犹豫的用面包刀扎入了无名指的第二个关节。

“啊!你离我远点!”影想要快速逃到一心净土里去,但是同样是左手的小拇指的最根部又被面包刀轻轻地划破了皮,实在是那种就有些瘙.痒又让人溃.烂的疼痛让她的心神不宁。虽然身体有一种欲要消失的感觉,还是没有成功。

“逃是没有用的。”荧把面包刀重新扎回了无名指刚才的伤口里,手上的血管并不多,但是那种血蔓延到手上的每一个关节,然后再滑到膝盖上,最后连衣服都吸不下剩下的血液的时候,然后再落在地上,这才是美感。

面包刀都很快就感受到了阻挠,那是骨头。刀刃在血肉中摸索着,挑了那么一下骨头连接处软软的地方。

“啊!啊……!杀人了……”影亲眼看着自己的手被挑开,那是骨头之间的筋膜。如果那个地方被伤了,之后将很难恢复。而且现在用的不是将军的身体,而是自己的。

“闭嘴。”荧用面包刀插入了手背上的血管,主动脉的血管被破开,鲜血喷涌而出。








非常非常非常抱歉,还有就是审核大人一定要让我过审,接下来写的文章我会尽量和谐一点,我也受不了每天这么写。我就不打角色的个人标签了,以免让喜爱这个角色的人看见了难受。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如果看着不舒服的话就赶紧把文章关了吧!











Wenxiang

睡觉

其实睡觉的解剖学定义是啥呢?

看来大脑也不是很重要嘛。


正儿八经睡觉和发呆加起来算,

突然觉得,没脑也没那么严重了。


因为人一生的三分之一时间,

大脑是约等于不用的。


当然我知道,贪婪的本性会说:

大脑可以不用,但不能没有。


大不了我认真点说,有脑的意义在于:

它关机后,想用还可以重新开机。


你还不明白吗,美梦,梦想,

都是大脑约等于不用的时候的感觉。


你会说那还有噩梦呢,不也一样吗。

你有没有发现,噩梦是离现实近的那种梦。


噩梦的意思是,你睡不睡都一样,

噩梦的意思是,你用不用脑都一样。


看着陀螺旋转不停时,我是有丝丝安慰的,...

其实睡觉的解剖学定义是啥呢?

看来大脑也不是很重要嘛。


正儿八经睡觉和发呆加起来算,

突然觉得,没脑也没那么严重了。


因为人一生的三分之一时间,

大脑是约等于不用的。


当然我知道,贪婪的本性会说:

大脑可以不用,但不能没有。


大不了我认真点说,有脑的意义在于:

它关机后,想用还可以重新开机。


你还不明白吗,美梦,梦想,

都是大脑约等于不用的时候的感觉。


你会说那还有噩梦呢,不也一样吗。

你有没有发现,噩梦是离现实近的那种梦。


噩梦的意思是,你睡不睡都一样,

噩梦的意思是,你用不用脑都一样。


看着陀螺旋转不停时,我是有丝丝安慰的,

就这样多好,既然你要的是快乐幸福。


生为智慧生命之首,人啊,

既然大脑总用来痛苦,何不就约等于无呢。

一班人

有什么轻松的自杀的方法

有什么死的轻松一点的方法吗?我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我干什么事都有错是不懂我都做错了什么,老天这样子对我😭😭😭

有什么死的轻松一点的方法吗?我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我干什么事都有错是不懂我都做错了什么,老天这样子对我😭😭😭

一个大笑饼

七言律诗无题

郎君万种与星诺,挽起羊脂度首尘。

眼里繁花酒入腹,携同爱我抚云纹。

原青路往心湖岸,喜笑绵缠作死坟。

此处当年冰火域,随风泣啜母临盆。


郎君万种与星诺,挽起羊脂度首尘。

眼里繁花酒入腹,携同爱我抚云纹。

原青路往心湖岸,喜笑绵缠作死坟。

此处当年冰火域,随风泣啜母临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