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痴傻

538浏览    8参与
白朗爱咖啡

他只不过随手摘了一朵花,你却红着脸用余生做代价

他只不过随手摘了一朵花,你却红着脸用余生做代价

飞天小猪猪

皑如山上雪 20

🏔️白切黑机x美傻惨 失忆  切A羡

🏔️先虐后甜     羡先弱后A

🏔️从小原本要被机收养 阴差阳错去了江,童年虐。


[图片]


……


      男子轻而易举钳制住魏婴的手腕,挣扎中魏婴衣物早已凌乱不堪,露出大片白皙的春光。


     “二哥哥、二哥哥救我!”魏婴拼命的...

🏔️白切黑机x美傻惨 失忆  切A羡

🏔️先虐后甜     羡先弱后A

🏔️从小原本要被机收养 阴差阳错去了江,童年虐。


   



   



……


      男子轻而易举钳制住魏婴的手腕,挣扎中魏婴衣物早已凌乱不堪,露出大片白皙的春光。


     “二哥哥、二哥哥救我!”魏婴拼命的叫喊着,浑身害怕的打着颤。


      “别喊了,过了今晚你就没有二哥哥,只有我了,哈哈哈哈哈。”男子放肆的笑看在魏婴眼里格外的恐怖。


      “不要、不要碰我!你混蛋!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小美人,你提醒了我,你还不知道我是谁,没劲,哈哈,我让你明明白白的从了我可好?”


     说罢,男子放开捉住魏婴的手,站起身来,摇身一变,一副油腻肥胖的男子样出现在魏婴面前,不怀好意的看着魏婴。


    “你……你……你是昨天那个人!”


     “你是妖怪!”


     “哈哈哈哈哈,不错,我听说你是个傻子,看来还挺聪明的嘛!”


     “你为什么要抓我……”


    “为什么?哈哈,我若说,我看上了你,你可信?”


     “你……”魏婴不知要说些什么,他还不太懂什么叫‘看上’。

 

   “我名叫宜尔,已修炼百年,如今面临着瓶颈,所以附了这个叫什么狗屁宋林的身,吸人元髓,可惜他们都没有你好看,我竟舍不得吃了你,所以我想了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我们双修,即可助我修炼,又可留你性命。。”


     说着,宜而又变回玄衣男子模样。


     “这才是我本人,你也不要想着蓝忘机救你了,白日我与他见了面,他用灵力探了我的脉搏,竟未觉有异,什么蓝家百年修行世家,狗屁!还不如我!那蓝忘机的功力与我差的不是一丁半点。”宜而愈说愈发得意。


     “你住嘴!二哥哥厉害着呢!混蛋!”


    魏婴不能完全听懂他在说什么,但听到他说蓝湛的不好,立马急了。

  

     “呵,说蓝湛你不高兴了?”宜尔狭长的的眼睛迷成一条缝,凝视猎物一般的眼神透露着危险的气息,他蹲下身捏住魏婴的喉咙,手上不断用力。


     “我告诉你吧,你心心念念的蓝湛,根本就不在乎你,嫌弃你是个累赘,不然他怎么会把受伤的你一人扔在客栈?让我趁虚而入?呵,痴儿!”


      魏婴一张娇俏的小脸憋的通红,他手脚并用的挣扎着,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一袭白衣的蓝湛,魏婴窒息的快要晕阙,双手无力的垂下。


    宜而终于松开手,魏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昏暗的地下室,泪水不自禁的款款留下,“你骗人……呜呜呜”


     宜尔不再废话,扳过魏婴的脸就要亲上。


    


       忽然一道蓝光渗入地下室,宜尔放开魏婴:“蓝湛有两下子,居然能找到这里,你在这等着,我带着蓝湛的尸体来见你。”言罢,宜尔走出地下室。


     

       昨日的伤口,因挣扎激烈早已撕裂,鲜血染红了小半个上身,本就身体孱弱的魏婴又一日未进食,此时浑身酸软无力。


    

       不知是刚刚宜尔走的急,还是太过自信,地下室的门并没有锁死,不断有蓝光交错着绿光用通过门的缝隙渗入,魏婴知道一定是二哥哥来救自己了,虽然他相信二哥哥是最厉害的,但刚才那个妖怪说的话还是让魏婴有一点担心。


    

      他拖着伤痛的身体,爬了几阶台阶,来到地下室的大门,大门实心漆黑厚10寸,尽管门是虚掩的,留有一条半寸的缝隙,但魏婴用尽全身力气却也打不开,他坐在地上背靠墙壁,气喘吁吁,累得额角渗出细密的汗水。


   “怎么办、怎么办、我打不开门……呜呜呜,我太没用了……”


     渗入地下室的蓝色的光越来越微弱,绿光反而愈发强盛。魏婴是见过蓝湛练功的,知道蓝色的光一定是蓝湛的。


     “怎么办……二哥哥……二哥哥……呜呜……那个妖怪不会真的杀了二哥哥吧。”


    魏婴越想越难过,“不行……不行……二哥哥有危险,我要去帮二哥哥”


     魏婴踉跄点站起身,把双手伸入门缝,可能是信念太强,他再次牟足了全身的力气,居然把门缝撬宽了些许,魏婴喜不自胜,亏得他骨架小,身无多肉,侧着身子便挤了出去。


    

      走出地下室,是一排错落的山水屏风,魏婴绕过屏风,房门大敞着,远远的看到了蓝湛和宜尔在交锋中,魏婴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修仙之人耳聪目明异于常人,蓝湛和宜尔也发现了魏婴。


    “魏婴,退后。”蓝湛看到魏婴又是惊喜又是担忧。



      魏婴看到一道绿芒凶狠的冲蓝湛劈来,并无思索,直接扑了去档在蓝湛身前。蓝湛目眦欲裂,忙向前接住魏婴,魏婴扑倒在蓝湛的怀里,大口的鲜血喷出。


  

   “魏婴!”蓝忘机急促叫道,怀里的魏婴浑身浴血,衣衫凌乱,轻飘若断了线的风筝。



     与此同时,避尘穿透过宜尔的胸口,又回到蓝忘机手中。



     刚刚二人皆是发出强有力的一击,而空于防守,如若魏婴未出现,那一道绿芒是十足十的落在蓝忘机的身上。



     “哈哈哈哈哈。”宜尔深受重伤,却不怒反笑,“你失去了最爱的人,哈哈哈,我那一击蕴了十成的毒,无人能解。”宜尔捂着鲜血直流的胸口,身形已然站不稳,晃晃悠悠的说完,“砰”的一声倒地,化作一缕青烟飘散。



     “二哥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完整一句话尚未说完,又一丝鲜血从魏婴唇角流出,昏死过去。



…………


感谢@xy² @朴葵古鹤 @乐楹鹤雾. @梓墨 @现在拥抱. @阿白 的打赏!么么哒😘



点赞➕评论过150,马上码下一章


撒泼打滚求关注呀





飞天小猪猪

19 追踪

白切黑机x美傻惨切a羡

甜 虐  he  失忆 

后期车

从小原本要被机收养 阴差阳错去了江,童年被虐待。


首先,感谢@梓墨 @xy² @三岁了 @乐楹鹤雾. @朴葵古鹤 @木蓉 的打赏

尤其感谢金主仙女@梓墨在第17章打赏的99个仙女棒~~动力倍增 


       翌日,蓝湛在天亮前回到客栈,推来房门,却不见魏婴踪影,顿时心沉了一下,房间内不见打斗痕迹...

白切黑机x美傻惨切a羡

甜 虐  he  失忆 

后期车

从小原本要被机收养 阴差阳错去了江,童年被虐待。



首先,感谢@梓墨 @xy² @三岁了 @乐楹鹤雾. @朴葵古鹤 @木蓉 的打赏

尤其感谢金主仙女@梓墨在第17章打赏的99个仙女棒~~动力倍增 


       翌日,蓝湛在天亮前回到客栈,推来房门,却不见魏婴踪影,顿时心沉了一下,房间内不见打斗痕迹,除了床褥有睡过的迹象,其他与蓝湛临走时并无二至,他伸手摸了摸床榻,冰冰凉凉毫无温度,看来已是人走多时。


     似是想起了什么,蓝湛快速走到临间,他记得晚上跟魏婴说过,自己睡隔壁的。


      房门虚掩着,蓝忘机猛然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东倒西歪的桌椅,明显是有人蓄意带走魏婴。


     蓝忘机略加思索,心下了然,他找到客栈掌柜,老板不支支吾吾不肯说,蓝忘机便将避尘抵在掌柜喉咙处威胁之,最终掌柜心一横,颤颤巍巍的道出昨日所见:“昨晚、昨夜城里宋府的一伙人闯了进来,他们巧取豪夺成了性的,我们平民老百姓也不敢惹他,见他进来,我就藏到了后厨,至于他干什么了,我……我也没有亲眼所见,只听见二楼客房一阵躁动,然后……然后,过了好半天他们走了,我才从后厨走出来。”

 

      听闻昨夜所发生之事,蓝忘机周身空气愈发冰冷,眸光似利刃,避尘依旧横在掌柜的颈前,掌柜的答完话,大气都不敢喘,四周安静非常,只听见滴滴答答的声响,有水珠顺着掌柜的裤脚滴落在地,掌柜抖着双腿:“这位仙师,听说昨夜宋家带走了一个人,不会、不会是你的朋友吧、我、我……”


     不等掌柜吞吞吐吐的说完,蓝忘机已然转身离去。


      此刻蓝忘机的内心亦如清晨的空气般冷冽,他直奔城中宋家。


      “仙师,您回来了。”宋府门口的小厮见到蓝忘机,连忙行礼开门。蓝忘机行至庭院:“把你们家所有人都叫出来。”


     “好的仙师,您等等,我这就去叫人。”


      片刻,宋府老爷和主母一干人匆匆走到庭院,纷纷向蓝忘机见礼,“蓝仙师。”

 

    “嗯”蓝忘机略微颔首回礼,还未等蓝忘机开口,宋老爷便道:“昨夜多亏了蓝仙师驻守,我们宋家几乎每晚都不消停,要么男眷离奇失踪死亡,要么鸡犬不宁,昨晚终于睡了个安稳觉啊。”


     “可怜我的儿啊,蓝仙师您可一定要帮我们除去那祸患。”宋夫人泣涕涟涟。


      “仙师,您一定要帮帮我们,我三个小弟弟逐一被鬼怪缠身去世,家里就剩我和二弟了。”说此话者正是宋家大少爷宋林。


     “你年岁几何?”蓝忘机问道。


      “二十有六了。”


     “蓝仙师,您别看犬子面貌老了些,年龄确实不大,他以前也是青春活力的公子哥,谁成想,自从那事发生后,林儿面目愈发衰老,呜呜……”痛失三子的宋夫人谈及此事便痛哭不止。


     蓝忘机走到宋林面前,眸光犀利,正色道:“我为你探内息。”说罢,手指微动,一道清澈的蓝色灵力探入宋林脉搏,许久,蓝忘机收回灵力。


      “一切正常,并无蹊跷。”


      “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了……”


     蓝忘机巡视一周,“你们且回房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出门。”淡淡的语气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亚。


    妖物昼伏夜出,原本应是夜晚除祟,但魏婴的失踪让蓝忘机一刻不愿再等。

  

     听学期间,蓝启仁不会允许蓝忘机私自下山游玩,那日宋家派人来蓝氏求救,蓝忘机刚好碰到,想着魏婴终日在云深不知处,难免烦闷,便主动向叔父请缨,亲自下山除祟锻炼,这才偷得几日闲。蓝忘机本想着白日带魏婴游玩,夜间自己独自除祟,却没想到分开一夜,魏婴竟被捉了去,懊恼不已。

 

     


     


       魏婴朦朦胧胧的睁眼双眼,四周一片漆黑,他动了动身体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四肢酸软无力。


      “你醒了,小美人。”伴随着一声轻佻的语气,魏婴的视线逐渐明亮。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面如冠玉的男子,一身墨色紧身长衫,银色长发高高束起,眉宇间充斥着邪魅俊朗,只见他捧着一颗夜明珠,放置案前。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这是哪里?”


    “哦?昨夜刚见过,你便忘了我。也对,那等姿容恶劣之人,怎能与我相比。”男子一步步走向魏婴,唇齿含笑。


    魏婴只觉得男子笑的阴森可怖,浑身紧绷,用仅有的一丝力气,向身后挪去,直至后背抵上冰冷的墙面,魏婴自知没有退路。


    “你要干什么?你是谁?你、你别过来。”


     “啧啧啧,你怎么长得比我还好看,吃了你我于心不忍,不如你我双修,我留你在我身边。”男子并未理会魏婴的问题,手指挑起魏婴的下颌,自顾自说道。


     “你快放我出去,我二哥哥可厉害了,他要是知道你抓了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呵,你那二哥哥?不可能找到你。”男子轻蔑一笑。


     “你,你胡说。”魏婴气急。


      “哦?这里是我的密室,而我,借用了阴铁的力量,在这里设的结界没有人能破的了,就算破了,你那二哥哥也打不过我,不如你跟了我,别去想那什么蓝湛,我来保护你,如何?”


    “呸”魏婴一口吐到玄衣男子脸上,“你做梦。我二哥哥神通广大,一定会来救我。”


      男子被魏婴这一举动激怒,猛然抓起魏婴的衣领,“你还是个雏吧?我现在就破了你的身子,看你二哥哥还要不要你。”说着,便对上下其手撕裂魏婴的衣物。


     魏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凭本能的挣扎反抗,肩膀的伤因动作幅度过大二而撕裂,疼痛感弥漫全身。



……


撒泼求点赞➕评论



飞天小猪猪

皑如山上雪 17 胭脂

白切黑叽x美傻惨羡 

双a

救赎 微强制  甜虐 

叽小时候就要收养羡,结果还是被江带走……饱受折磨……


首先感谢

@yao 
@哟呼 @liminyan @陌月雨 @莫离莫弃 @卟侢媞誰の誰 @木蓉 @小许83008 @桑陌 @蒲公英 @爱羡羡的小星星 @瞳顏瞳語 @梓墨 @无言黯月 @龟仔的幸福 @欤丘 @朴葵古鹤 @小1820 @童谣Smiling ...

白切黑叽x美傻惨羡 

双a

救赎 微强制  甜虐 

叽小时候就要收养羡,结果还是被江带走……饱受折磨……


首先感谢

@yao 
@哟呼 @liminyan @陌月雨 @莫离莫弃 @卟侢媞誰の誰 @木蓉 @小许83008 @桑陌 @蒲公英 @爱羡羡的小星星 @瞳顏瞳語 @梓墨 @无言黯月 @龟仔的幸福 @欤丘 @朴葵古鹤 @小1820 @童谣Smiling @旋转木马回不去的时候 

@淮北子(长佩同名) @是真的 @三岁了 的打赏!


👻尤其感谢@% @乐楹鹤雾. @xy² 的支持!!!



     翌日清晨,薄薄是阳光透过窗口星星点点的洒落在魏婴脸庞。




     “魏婴,醒醒。”蓝忘机看着魏婴轻轻颤动的睫毛,低低的唤了他一声。


      “嗯……”魏婴迷蒙的揉了揉双眼,视线逐渐清晰,“二哥哥,今日怎的这么早。”


      “彩衣镇。”


      “二哥哥!”魏婴倏的坐起身,“阿婴这就起。”


      平日里魏婴都睡到日上三杆才起,想到今日要去彩衣镇,兴奋的很。


     二人吃完早膳,下山前往彩衣镇。


     四月春花各处飞,山中清幽静谧。


     走了小半个时辰后: “二哥哥,阿婴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吗。”魏婴并未修炼,更无金丹,自是身子骨弱了些,体力跟不上。


     魏婴的脸蛋有些红,呼吸也有些急促。


     “好。”


     寻了一处平整地,蓝忘机从乾坤袖里取出一块精致绵软、绣着蓝纸卷云纹的蒲团,铺在地上,示意魏婴坐下


     魏婴乖乖的一屁股坐了下去:“二哥哥,你也一起嘛。”


     “不了,我不累的。”蓝忘机身体素质非常人能比,这一点路程对他来说无甚影响,更何况虽有蒲团,却也是席地而坐,于家规不合。



    休整片刻后,魏婴慢悠悠的站起身:“二哥哥,我休息好了。”


     “嗯,魏婴,我御剑带你下山,这样我们就不用走路了。”蓝忘机满眼疼惜,一来不想让魏婴受累,二来如果按照方才的速度走走停停,恐怕要天黑才能抵达彩衣镇。


       却没想到魏婴似是惊慌的退后两步,吞吞吐吐:“御剑……我……阿婴会受伤的。”


    “怎会?”蓝忘机不解。


     “少爷学习御剑的时候,经常带着我一起,可是少爷飞的不稳,阿婴好几次都从天上掉下来,有一次腿都摔断了,养了几个月才能走路…好疼…”魏婴委委屈屈道,惹得蓝忘机眉头情蹙,好一番心疼。


     “阿婴,二哥哥不会把你摔下来的,二哥哥御剑很稳。”蓝忘机目光温柔的好似一潭春水,要把魏婴包裹进去。


     犹豫了一下,魏婴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二哥哥。”与蓝忘机相处的时日,魏婴一直被悉心照料,对蓝忘机的信任也与日俱增。



       蓝忘机有力的手臂拦上魏婴细弱的腰肢,手中掐诀,避尘横空出现在二人足下,缓缓的腾空而起。


       避尘乃是一品神器,再加上蓝忘机的修为深厚,二人稳稳的在空中前行。


      一开始魏婴浑身紧绷,本能的害怕,御剑飞行片刻后,除了风大,与在陆地的平稳并无差别,也放松下来。



      不出两炷香的功夫,二人便已到达山下,为了不引起普通凡人的注意,蓝忘机特意在彩衣镇附近的无人处落地,步行前往彩衣镇。


      街上热闹非凡,琳琅满目的商品让魏婴应接不暇。突然魏婴盯着某处不动了,蓝湛顺着魏婴的目光看去,只见摊位上一串串红亮亮的糖葫芦。

  

      “魏婴,你想吃?”


     魏婴咽了咽口水,摇摇头:“我不想吃,二哥哥。”


    见魏婴如此神态,蓝湛二话不说,大步向前走到摊位前:“请问多少银两?”


      “二十文一串,这位小哥,俺家的糖葫芦贼好吃,俺保你吃了一个想第二个。”店家拍拍胸脯保证。


      “一串。”蓝湛掏出一块碎银放在桌上。


      “哎呀,不用这么多的,我找给你钱。”


       “无需。”


     只见一身白衣气质清冷的蓝湛,拿起一串火红的糖葫芦,径直走到魏婴身边,递给魏婴。


      看着眼前红红的果子、覆着晶莹剔透的脆壳,魏婴不自觉的咽下口水,伸手去接,还未触碰到,又把手缩了回去,背在身后扭着手指。


     “二哥哥,魏婴不要。”


      “为何?”


      “因为……魏婴没有钱,少爷说过,外面的东西都是用钱换的,钱是很重要的。”


      又是少爷,一听到魏婴提江澄、叫江澄少爷,蓝湛就有些烦闷。


      “魏婴,你我无需如此,我给你的,你可以接受。”


     “可是……我没有钱还你呀二哥哥。”魏婴撅着小嘴,眼巴巴的盯着糖葫芦,好似能用眼神吃掉。


      “不需要你还,魏婴,你不是说要听二哥哥话吗?现在二哥哥命令你把它吃掉。”


     “哦……好。”


      魏婴拿着糖葫芦吧唧咬了一口,樱桃小口吃不下一整颗,魏婴只咬掉半颗,酸甜可口充斥着味蕾,“二哥哥,你尝尝,太好吃啦!”


       魏婴把糖葫芦递到蓝湛唇边,剩余的第一个半颗山楂上,还残留的丝丝的香津,蓝忘机似是犹豫了,看着魏婴望向自己懵懂又期待的眼神,想要拒绝的话卡在喉咙,一口咬了下去。


     “嘻嘻,好吃吧二哥哥!”魏婴笑嘻嘻的,自己咬掉半颗,又递到蓝忘机唇边。


     “我不吃了,魏婴,这是买给你的,你都吃掉吧。”


     “嗯,谢谢二哥哥。”吃完糖葫芦,魏婴像小兔子一样,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左看右看。


      “咦,这是什么?”魏婴走到一家五颜六色的铺子前,拿起一盒仔细端详。


       “小公子,我们这是王氏胭脂水粉铺,全彩衣镇只此一家,各大户的夫人小姐们,都争先抢购呐。”摊主一边介绍一边打量着魏婴和蓝忘机,见二人皆是相貌不凡,穿着不俗,定是豪门大户家的公子出手阔绰,不自觉的谄媚起来。


      “胭脂水粉是什么?好好看啊。”魏婴疑惑的闹闹脑袋。


     “胭脂水粉啊,就是姑娘们最喜欢用的,俗语讲女为悦己者容,小公子,我看你仪表堂堂,不如买来送给心仪的姑娘,一定会讨得佳人欢心。”


     “可是……为什么要送?”


     “小公子呀,你看你,还是年龄太小没有经验,心仪的女子,收到你送的胭脂水粉,她就会开心,更喜欢你啦。”摊主满脸堆笑。


     “为什么是送女子呢?”


     “哎哟,您是拿我寻开心不是,不是女子,那你还能心仪男子不成?”


       “男子为什么不行?”


        “我的小祖宗诶,您要买就买,不买就快走吧,别影响我做生意。”摊主不耐烦的拜拜手。


      魏婴虽然不懂什么意思,但是摊主的逐客令还是听得懂的,莫名其妙的走开,继续和蓝忘机逛街。


      不知不觉不觉得已经傍晚,夕阳将二人的影子拉的斜长。


     “魏婴。”清冷又温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嗯?二哥哥 ,怎么啦?”魏婴回头驻足。


      “如果……你喜欢胭脂,我可以买给你。”蓝湛的耳廓晕了一圈粉红,逆光勾勒出蓝忘机清冷又俊美的侧颜,魏婴不仅看的呆了呆。


    “二哥哥,你说什么呢,我是男人,刚才的老板说胭脂是女子用的呀。”


     蓝忘机垂了垂眸,似欲言又止。


     “二哥哥,你看那是干什么呢,好热闹。”


     桥那边一群人围成了一圈,魏婴看蓝湛没有想移步的意思,拉起他的袖子就往桥上走。


      二人走到人群外围三丈处,蓝忘机不愿再向前,魏婴却是个好奇心切的,松开手一溜烟左挤又挤的蹭到中间,只见一痞里痞气的少年与一卖糖人的中年男子争执不下。





之前一直在忙,终于有时间更了

今天✈️飞成都,在飞机上写的文

变身时间管理大师 哈哈

飞天小猪猪 我的V信 欢迎添加

zhuzhu839101153


一定要备注老福特哦~ 加我的人多一些了我就建个群。


无奖竞猜:最后出现的小少年是谁?


最后:创作不易🥺🥺🥺,👻👻👻撒泼打滚求点赞 !!求评论!求关注!

飞天小猪猪

皑如山上雪 16

白切黑叽x美傻惨羡 

结局he 双a

救赎 微强制  失智 失忆 虐 车 双A  he

叽小时候就要收养羡,结果还是被江带走……饱受折磨……


感谢 %、熊熊、三岁了、lx的打赏!!谢谢啦!么么哒么么哒!

(老福特主动给我开了打赏功能,小猪猪也用心的设置了回礼呢)


       蓝忘机手把手的教着魏婴射箭的要领,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细心的教授他人。若不是二人之间留出寸余距离,魏婴几乎就要靠在...

白切黑叽x美傻惨羡 

结局he 双a

救赎 微强制  失智 失忆 虐 车 双A  he

叽小时候就要收养羡,结果还是被江带走……饱受折磨……


感谢 %、熊熊、三岁了、lx的打赏!!谢谢啦!么么哒么么哒!

(老福特主动给我开了打赏功能,小猪猪也用心的设置了回礼呢)


       蓝忘机手把手的教着魏婴射箭的要领,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细心的教授他人。若不是二人之间留出寸余距离,魏婴几乎就要靠在蓝忘机怀里。


      魏婴乐此不疲的射了一个下午,从一开始的射偏射歪、到射到靶上、再到正中靶心。


      “二哥哥,你看!你看我!”少年声音清越,

而蓝忘机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未离开过魏婴。


      魏婴一开始胆战心惊,在蓝湛温言教导,自己又发现了射箭的乐趣后,变得兴趣盎然。


     魏婴搭好箭,弓弦拉满,“嗖”的一声,正中靶心。魏婴得意洋洋的望向蓝忘机,眼神里期盼着得到夸奖。


      “嗯,很好。”从小修炼速度极快,被世人称之为天才的蓝忘机,也不禁感叹魏婴的天赋,若不是从小没有被教导,世家公子排行榜定然有他。


     “射箭这么好玩,难怪少爷那么喜欢。”魏婴不自觉的撇撇嘴,这还是他第一次射箭。


     “你若喜欢,以后常带你来。”


     蓝忘机压制住内心一瞬间的烦闷,面色依旧无波澜。


   “嗯,二哥哥最好啦。”魏婴笑容拂面,如夏日扶阑,满堂清荷。

   

        蓝忘机心里流过一股暖流,面前的魏婴,让他有了十六年从未体验过的悸动。


      “二哥哥,阿婴饿了。”


     “嗯,回去用膳。”



       蓝忘机提着一个精致的卷云纹食盒,拿到静室,为魏婴布菜。


      “这些……都是给阿婴的吗。”魏婴一脸垂涎的看着桌上的菜色,却不敢动筷子。


      “都是你的,吃吧。。”蓝忘机又从食盒里拿出几碟清淡的小菜放在自己面前。


      魏婴的内心已经迫不及待了,得到允许,拿起碗筷就开始风卷残云般吃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看到魏婴胃口很好,蓝忘机眼底一片温柔欣慰。


     魏婴太瘦了,衣服穿在身上空荡荡的,蓝忘机想让他吃胖些才好。

   

      魏婴刚来静室那几日,不敢和蓝忘机一起吃饭,甚至要吃残根剩饭,蓝忘机劝说了好久,才让魏婴敢坐下来一起吃饭。如今的魏婴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拘谨,多了几分自在。


      吃完饭,蓝忘机让魏婴在静室休息,自己去找蓝曦臣。



       “兄长。”


      “忘机,魏公子的事,我已派门生去查,有了些进展。巡查的门生看到江澄确实经常拿一个黑匣子在玩弄,黑匣子又是藏色散人的遗物,想必有重要线索。”蓝曦臣轻叹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叠书信,递到蓝忘机手上。


       “这是我派的人在莲花坞附近遇到的从江氏逃跑出来的门生所写,他无意中惹怒了虞夫人,十分恐惧,便私自逃出,现已将他送至安全地方。”


      蓝忘机展开书信,细细翻看,攥着信纸的手越来越紧,捏得纸张有些褶皱,清冷的眸子从一开始的平静,到震惊、再到悲愤……


     蓝忘机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睁眼,俨然是一片清明和坚定,神态凛然。


      “兄长,江氏必须要付出代价。”


      “嗯,忘机,现在我们留住魏公子,江氏并未起疑心,再有月余,听学结束之前,我们定然要扳倒江氏,才可长久的救魏公子于水火。”


        蓝曦臣为人光明正直,见不得恃强凌弱,但作为一宗之主,也是有私心的。他看得出魏婴于蓝湛有所不同,江氏这些年为非作歹,魏婴也惨遭毒害,江氏虽然势力不及蓝氏,但作为五大世家之一,也是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如若扳倒江氏,既救藏色散人与魏长泽之子于水火,为蓝氏扬名立万,又可获得更多的资源,有利于今后发展,而救了魏婴,自己的弟弟,也会很开心。


       “劳烦兄长。”蓝忘机把信纸装好交给蓝曦臣,拱手施礼。


      “忘机,这些日子,你只需照顾好魏公子,不要让他见到江氏之人,其他的,为兄会办好。”蓝曦臣对于自己的亲弟弟是十分关爱的,小时候母亲离去的早,忘机性格变得越来越孤僻,除了修炼,基本没有在意之事。魏婴的出现,让蓝曦臣看到弟弟多年未曾有过的情绪,他希望忘机能够有一个朋友,走出自己的世界。


       

       蓝忘机回到静室,就看到这样一番景象,魏婴躺在院中的桃树下,穿得并不严密的青袍白襟校服松松垮垮,领口处隐约可见如玉的肌肤,未束起的长发如泼墨般落在周身,皎洁的月光透过树枝的间隙照到他身上,竟让这躺椅上的少年不像凡世之人。


       听到脚步声,魏婴慵懒小睁开一双迷人的瑞凤眼,看清来人后,猛的站起身跑向蓝忘机。


      “二哥哥,你回来啦,我……”话未说完,魏婴就感到天旋地转,脚下不稳,蓝忘机赶忙上前揽住魏婴,焦急的道:“慢点。”


     “二哥哥……”缓了一会儿,魏婴因为起的太急导致的头晕眼花渐渐散去。


     “二哥哥,你说让阿婴等你,别乱跑,阿婴就一直在等你,我乖不乖呀?”魏婴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瑞风眼,十分迷人。


     “嗯,乖。”蓝忘机满眼的宠溺。


       “那二哥哥,明天可不可以带我下山走走呀?”魏婴自从有了记忆,就在江氏,从未走出过莲花坞,那日随少爷一起来,途径彩衣镇,被热闹繁华所吸引,奈何没有机会游玩。


……


这些天事情有点多 更新慢了些

久等啦小可爱们


撒泼打滚求点赞评论➕关注呀

(我是不是贪心了点 嘿嘿)




飞天小猪猪

皑如山上雪 14

白切黑叽x美傻惨羡

羡 失忆 失智 ……后期可能双A

本来要被叽收养 结果还是去江,遭虐待

ooc 私设 不爱看划走


      “此事离奇,涉及世家宗门,忘机,不如我们禀明叔父,共同商议。”


……


       “你说什么……他当真是魏婴……”蓝启仁听完二人阐述,震惊不已,深深的叹了口气。


      “唉,我与魏婴...

白切黑叽x美傻惨羡

羡 失忆 失智 ……后期可能双A

本来要被叽收养 结果还是去江,遭虐待

ooc 私设 不爱看划走


      “此事离奇,涉及世家宗门,忘机,不如我们禀明叔父,共同商议。”


……


       “你说什么……他当真是魏婴……”蓝启仁听完二人阐述,震惊不已,深深的叹了口气。


      “唉,我与魏婴父母是旧交。当年在夷陵,,你们说要收养一个孩子名叫魏婴,我那么爽快的同意,也是因为我与他父母的关系。”蓝启仁面色不好。


     “叔父,魏婴父母是何人?为何魏婴在江家受尽屈辱,也不曾出手相救?难道……”蓝忘机不知怎的声音有些颤抖,想到了什么,似心绪不宁,不欲再说。


      “嗯……魏婴之父魏长泽,母藏色散人,乃抱山散人之徒。说起来,也是冠绝一时的散修。”思绪飘回往昔,蓝启仁亦是满目怆然。


     “父母那样的优秀,孩子又怎会痴傻?”蓝曦臣琢磨道:“此中必有蹊跷。”


       “嗯,在你们找到魏婴的同年,我听闻魏长泽、藏色散人夫妇夜猎遇难,不幸身亡。在那年之前,魏长泽夫妇与江氏交好,久居莲花坞,后不知有何矛盾,分道扬镳。”



        “也许正是那矛盾,引得江氏怀恨在心,报复魏婴。”蓝湛声音压抑低沉,手指轻微颤抖。


       “那年我们搜寻七日,也没有找到魏婴,想必与江氏脱不了干系。忘机,此事我们需暗中调查,定还魏公子一个公道,你也别太自责。”自从叔父开始讲魏婴父母之事,蓝曦臣就看出蓝忘机陷入深深的懊悔。


        “叔父,魏婴现在静室养伤,江氏那边……还请叔父帮忙周旋一二。”蓝忘机道。


       “嗯。”平日从不见蓝忘记对什么人、什么事如此上心,蓝启仁颇有不解,但故人之子惨遭虐待,自己也不会坐视不理,于蓝氏家风不合。


    “多谢叔父。”蓝忘机拱手行礼。


     “你们来这儿也许久了,快回去看看魏婴那孩子吧,别醒来发现身边没有人,再跑回江澄那。”蓝启仁语重心长。



……


       蓝曦臣、蓝忘机回到静室,魏婴仍未苏醒。


      蓝曦臣二指搭于魏婴脉博欲探查一番。


     “内外虚浮,中毒已久,至于是什么毒我探不出。应该快醒了。”蓝曦臣皱眉。


      魏婴身上伤痕可怖,但涂了丹药、泡过冷泉,精心调息后,已有愈合之势,只是体内毒素,让人担忧。


       床上的人动了动。


     二人停止了谈话,双双看过去。


      “嗯……”魏婴微睁双眸,一丝吃惊和疑惑爬上脸颊,倏的坐起,起的太猛烈导致头晕,半天才缓过来,环顾四周:“静室……”


      蓝忘机看魏婴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青灰颓然之感渐消,可见丹药以及冷泉还是有效。


       “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又是谁?”拜学时蓝曦臣也在场,但是魏婴满眼只有少爷,根本没有注意旁人。


       “你在……受戒尺后晕倒了。”蓝忘机不忍回忆。“他是我的兄长,蓝曦臣,泽芜君。”


     “你好泽芜君,谢谢你们照顾我。”魏婴说着就要下地:“我要回去找少爷了。”还没等下床,又是一阵眩晕。


       “别动。”蓝忘机伸手扶好魏婴,给只着中衣的魏婴披上一层薄衾,和蓝曦臣对视一眼。


      “乔公子,你受了伤,须在此养好身体。这几日不必回去了,我会与你家少爷知会。”


     蓝曦臣闻言解释,看着魏婴不安神色,顿了顿又道:“魏公子不必担心,你家少爷那边,我们会交代好,不会责罚你,你尽管放心养伤即可。”


      “哦……好……谢谢泽芜君。”魏婴太过于惧怕少爷的责罚,内心始终惶恐。


     “兄长。”蓝忘机淡声道。


      “怎么了,忘机。”蓝曦臣面带微笑。


     “我去帮……乔羽煎药,麻烦你照顾一二。”


    “你在这好好陪……乔羽吧,我去煎药。”蓝曦臣看出弟弟对这个魏婴十分在乎,就连煎药这种可以让门生做的小事,都要亲力亲为。既然门生煎的药不放心,自己煎药弟弟总归是放心的,让他多陪陪魏公子。


      “多谢兄长。”蓝忘机拱手道。


     “你我兄弟二人,何须多礼。”


      

……


      “刚才那个大哥哥是你兄长,那你是在家排行第二吗?”面前这个哥哥从来没有伤害过魏婴,魏婴也开始对蓝忘机逐渐的减少了警惕。


      “嗯。”


       “那我就叫你二哥哥,好不好?”


       “嗯。”蓝忘机耳畔泛起了红晕。


      “二哥哥,我怎么换了衣服呢?是你帮我换的吗?”魏婴记得那天昏迷时,衣衫一片狼藉,而却是崭新的。


       “嗯。”想起帮魏婴换衣衫的情景,纤细的体态、布满的伤痕,蓝湛眸中又羞又怒。


        “二哥哥,你为什么总是嗯。”


     蓝忘机耳畔红的更甚了,不敢看魏婴,别过头去:“我……”。


      蓝曦臣正好端着刚熬好的汤药进来,听到了他们交谈的后半部分,不禁一笑,自己这个弟弟,明明那么在乎魏婴,却不会表达。


    “忘机,汤药熬好了。”蓝忘机接过汤药,递给魏婴。


     “喝。”


     “哦,好。”魏婴端起汤药猛灌下肚,被呛得咳嗽不止,蓝忘机忙起身为魏婴轻拍后背。


      “呜呜……怎么这么苦……好难喝啊……我还以为是好吃的。”魏婴委屈道。


     “是我考虑不周,下次给你备一颗蜜饯。”蓝忘机道。


     “乔小公子,你以前没有喝过汤药吗?”蓝曦臣问。


     “没有啊……”魏婴理所当然回答。


    “生病受伤,怎么办?”虽然已经猜了大概,蓝忘机还是出声问道。


    “我……就挺几天,就好了呢。”魏婴挠了挠头。


    三人皆是一片静默。


      ‘我一定要保护好他’,蓝忘机暗暗下定决心, 看着床榻上精神不济的魏婴,蓝忘机一时失神:“魏婴。”


      “嗯?二哥哥你叫我。”魏婴下意识的回应,倏的反应过来:“啊,不不,我不是魏婴,我叫乔羽。”


     看魏婴慌慌张张的样子,蓝忘机似有不忍,但终究要让他知晓。


     “我们知道,你是魏婴。”外人看来蓝忘机面色云淡风轻,但蓝曦臣知道自家弟弟颇有些激动。


     “我不是魏婴……我真的不叫魏婴。”魏婴解释道。


     “魏公子,你……不必慌张,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也不会告诉你家少爷的。”蓝曦臣闻言道。


     “魏婴。”


   蓝忘机似叫不够这个梦里出现过千百回的名字。


      “不知魏公子,为何不叫本名,要改名换姓?”蓝曦臣问出蓝忘机心中所想。


      “因为……因为……”魏婴紧紧抓着被角,做了好一番思想斗争,面前二个哥哥看着不像坏人,尤其二哥哥,还多次帮自己,应该可以信任。


    “那你们,一定要帮我保密。”


     蓝湛真诚的点点头。


     “放心吧,魏公子,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我……我是叫魏婴,但是听学前江叔叔告诉我,在姑苏要叫乔羽。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就魏婴的呢?”


     “你记得6年前在夷陵遇到了两个小少年,说要带你回家吗?”


     “什么?夷陵是哪?”


……

这几天有事 才更 久等啦😊


打滚求点赞➕关注

无尘士

一滴泪的孤独

   你不懂,你的同类从呱呱坠地到饱满晶莹,最后弥散,短暂却也出色的完成了使命,凝聚了主人全部情感。而你经历了漫长的酝酿,却迟迟不肯落下。

  你瘦弱的身躯越拉越长,却好似没有了断,延伸续接不断循环。

  你好奇,你只是一滴泪啊,怎么会感到冰凉。熨贴依存的明明是一片绵滑,却感到了瑟瑟的凉意。

  你讶然,你只是一滴泪啊,怎么会尝到苦涩呢。明明和同伴一样就要完成使命了,却有了淡淡的留恋。

 你明明感觉到了孕育着千千万万个的一样的你即将破壳而出,却无法像你一样恣意的流淌。

 你还...

   你不懂,你的同类从呱呱坠地到饱满晶莹,最后弥散,短暂却也出色的完成了使命,凝聚了主人全部情感。而你经历了漫长的酝酿,却迟迟不肯落下。

  你瘦弱的身躯越拉越长,却好似没有了断,延伸续接不断循环。

  你好奇,你只是一滴泪啊,怎么会感到冰凉。熨贴依存的明明是一片绵滑,却感到了瑟瑟的凉意。

  你讶然,你只是一滴泪啊,怎么会尝到苦涩呢。明明和同伴一样就要完成使命了,却有了淡淡的留恋。

 你明明感觉到了孕育着千千万万个的一样的你即将破壳而出,却无法像你一样恣意的流淌。

 你还是任性了,那种“酸涩”牢牢地吸引了你,至死不休。

 紧贴的冰凉耗尽了你全部生命,却至始至终只有一滴你。

 孤独的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