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痴汉

11.1万浏览    433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04 07:34
舟悬

【黑化】平行世界变态痴汉性转你 x懦弱胆小被孤立你

#是激情短篇#


#注意:是性转你 x你 ,男主为平行世界的另一个你!!!#


#这是篇bg!!#


#接受无能者请慎入#


——————


你最近觉得不太对劲。


你发现近几天来周围人看你的眼神越来越怪,有的甚至到了见到你就躲着的地步。


就连你最亲近的好朋友也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你。


你默默地坐在你的座位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一下课周围的学生都像是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迅速离开了你周围。


你试着问过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你,可还没等你把问题问出来,他们一看见你靠近就立马走开了,你只能站在原地看着...

#是激情短篇#


#注意:是性转你 x你 ,男主为平行世界的另一个你!!!#


#这是篇bg!!#


#接受无能者请慎入#




——————


你最近觉得不太对劲。




你发现近几天来周围人看你的眼神越来越怪,有的甚至到了见到你就躲着的地步。




就连你最亲近的好朋友也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你。




你默默地坐在你的座位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一下课周围的学生都像是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迅速离开了你周围。




你试着问过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你,可还没等你把问题问出来,他们一看见你靠近就立马走开了,你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迅速消失。




天生懦弱胆小的性子让你不会去反抗这种冷暴力,最多只是紧了紧拳头,然后低着脑袋回到你的座位上。




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你已经被周围的人冷暴力好几天了。




渐渐地你竟然也逐渐习惯起来一个人的生活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这些你居然都逐渐习惯起来了。




这种让你莫名其妙的日子也终于让你找到了原因。




哪天教室正好轮到你值日,和你一组的人早就跑的没影了,你只能一个人打扫几个人的份,等到打扫完,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你走在漆黑寂静的小巷子里,周围只有昏暗的老式路灯勉强照亮了脚下的路。周围的黑暗让你紧了紧攥着书包带的手。




突然,前方有一点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你吓了一跳,心脏开始狂跳起来,随后一步一步慢慢地向着昏暗的前方走去。




很快就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你看见那里有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那里,看身形应该是个少年,距离太远你看不清具体的样子,可光是在半夜站在小巷子里就已经让你小腿害怕地开始颤抖。




少年似乎没发现你的存在,自言自语的开始说话,声音略微带着发育期特有的沙哑感,“真是不好意思啊,为了达到我的目的,只能牺牲一下你了,毕竟你们的灵魂是我在这个世界存在的必需品啊。”说完,少年还踢了踢脚下的东西。




你顺着往下一看,吓得你差点叫出来,你一开始居然都没发现那个人脚下还躺着一个人!一直躺着一动不动,再结合刚才少年所说的,不就是……




“诶,那个人现在究竟在哪呢?我明明感觉到就在这附近了啊,怎么找了几天都找不到,真是伤脑筋。”




少年又开口说了几句话,随后似乎打算离开,“这种感觉……附近……”少年突然转过了身体,还没来得及反应的你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少年顿了一下,随后快步向你走过来,等到那人离你近了一些,你看清少年身穿一件黑色兜帽卫衣,整张脸都被罩在了兜帽里,只能看到一点点白皙的下巴,下身穿着一条同款的黑色休闲裤,整个人散发着不羁放纵的气息。




等少年看清你的样貌,似乎整个人都开始激动起来,没等你反应,便被抓住了手臂,然后就被少年的力道拉着向前走。




你想挣脱开却完全没有力气,路过躺在地上的人时你瞥了一眼,那人紧闭着眼睛,脸上显现出一种不正常的青灰色,你吓的赶紧收回了目光。




少年的目的很明确,不一会就把你拖到了一栋装横漂亮的房屋里,最后把你拖到了一间上了锁的房间里。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你害怕的环顾四周,这间房间非常漂亮,比你自己的房间要漂亮许多。


少年听到你的问题,轻轻笑了一声,伸手缓缓把一直戴着的兜帽拿了下来。




“你真的……不认识我吗?”




等看到少年的样子你猛然被震惊在了原地,少年的样子……和你长的一模一样!只是头发是短发,脸庞相比你也要硬挺俊朗一些。




此时少年看着你,满眼都是满足痴迷,看着你的反应宠溺的伸手摸了摸你的头发。




“因为……我就是你啊。”




少年嘴角笑意越发恶劣起来,见你被吓得没反应,原本摸着头发的手渐渐移到了你的脸庞,缓缓抚弄揉捏。




“确切的说,我是平行世界的你,我们原本是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但是——”少年说着另一只手扶着你的腰把你带到他的怀里,“某一天开始,我就开始梦到了你,我梦到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你在另一个世界里面干着对于我来说非常陌生的事情。”




“就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会梦到你,渐渐地,我开始期待每个夜晚的到来,期待你出现在我的梦里,最后,我发现我居然开始迷恋上了你,想见到你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搂着你的怀抱越来越紧,“终于,这个欲望冲破了我的所有理智,我想尽了办法才终于到达了这个世界,啊,一想到不就就可以见到你我就兴奋激动的不得了。”




说到这少年顿了顿,似乎心情逐渐变得差了起来,“可是我居然发现有几个人在追求你,这怎么可以!我绝对不允许!你只能是我的才对!”




你浑身颤抖着缩在少年怀里,想到这,你不可置信的询问,“所以,我这几天在学校的情况,是你……?!”




少年俊朗的面容开朗起来,又恢复了之前痞痞的笑,“当然,我只不过是让那几个追求你的人类消失了而已,但不巧被几个和你穿着一样校服的人看到了,然后我顺便对那几个人洗脑了而已。”




知道了事实真相的你现在浑身冰冷,整个人都仿佛掉进了冰窖。少年的动作也越发放肆大胆起来,你被突然掐住你下巴的手一抬,随后便感觉嘴唇被柔软的东西附上了,少年的吻由最初的轻柔转变为粗暴,等到你喘不过气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你,紧接着没等你喘口气,少年的唇又附上了你的脖颈,轻轻的噬咬着,到了大动脉时,又变成了细密的亲吻。




整个房间里逐渐洋溢着旖旎的气息。




“不要害怕我,也不要躲避我。”




“我既是你,也是我,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




“我们本来就注定要一直在一起。”




“永远不分开。”





——————完——————



今天你做梦了吗

富冈义勇x你

他的心机

擦边

[图片]
[图片]文字发不出来所以(* ̄m ̄)

他的心机

擦边


文字发不出来所以(* ̄m ̄)

石竹真子

危险关系 小番外

附加2


自由单人线

与正文出入

注意避雷


*小方


——

欲望一旦被点燃,就会以不可阻挡的熊熊之势迅疾燎原。


道上的人一般都叫我小方,或者亲密一点儿的就叫方姑娘。


其实,我是有原名的。只不过我的原名不那么动听。


叫温顿。


放到白话里头甚至还有点儿像“揾钝”。


所以,我通常都不会让我的朋友喊我全名。我会让他们亲昵地叫我“阿温。”


我有过很多段情史。


但是全都是和异性。


几乎每一次,我都会照本宣科一样的在他们的面前上演大戏。


一场精妙绝伦的,楚...





附加2


自由单人线

与正文出入

注意避雷




*小方





——

欲望一旦被点燃,就会以不可阻挡的熊熊之势迅疾燎原。



道上的人一般都叫我小方,或者亲密一点儿的就叫方姑娘。



其实,我是有原名的。只不过我的原名不那么动听。




叫温顿。




放到白话里头甚至还有点儿像“揾钝”。



所以,我通常都不会让我的朋友喊我全名。我会让他们亲昵地叫我“阿温。”




我有过很多段情史。


但是全都是和异性。



几乎每一次,我都会照本宣科一样的在他们的面前上演大戏。



一场精妙绝伦的,楚楚凄怜的,戏剧冲突。




我的人缘不算特别好,兜兜转转的去过许多城市。




我来到了Z城是在一个夏天。热辣辣的酷暑让人难耐。我蠢蠢欲动着的心脏妄嚣着又想要谈一场恋爱。



我看中了一个人。他是城西的二当家。身材高大威猛,肤色健康黎黑。



他们都喊他作“黑哥”。



我也这样喊他。




可是他一直都没有和我确认关系。




我就想要让他亲眼目睹我受凌辱的一幕。这样子的话,他就肯定会让我有一个正牌女友的名分了吧。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我雇人来演戏,站在那巷角处愣是等了他两个小时。天气炎热难忍,我实在是等不及了。



明明他就住在这里附近啊。




我便直接叫他们开始。虽说是在角色扮演,可是当我的裙子真的被人撕开来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恐惧和慌乱。急切渴望着真的有一个人会过来我的身边拯救我于水火之中。




可惜,他没有来。




我恨透了他。




一个高高瘦瘦的苗条女生却帮助了“孤苦无依”的我。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城西的大姐大。




鼎鼎有名的阿K,K姐。




她坐着这么辉煌的位置却还能以德服人。我是真的不敢置信。





不过,我进了她所带领的帮派时我就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英雄,谁才是真正的狗货。




小黑看见了我,居然可以旁若无人的装作素不相识。




我挥起的手就这样愣住在半空之中,仿佛被冰块冻结成一幅画像。




我气死了。




当场就推开挡住我的K姐跑了出去。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哭得很惨,妆都花了。




他也没来安慰我。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根本就不爱我。我只不过是他千千万万备选女友之中的一个而已。





我就这样被别人玩弄了……






只有K姐不离不弃地安慰我,劝解我不要难过。她说,“没关系的,你很好。是他不懂得珍惜。”





我明明骗了她……可是她还是选择原谅我,帮我。




那一刻,我真的感觉她在闪闪发光。她扬起的裙角艳艳的,像一朵盛放的郁金香。阳光透在她的眼睛里,漏出细碎的亮色。





在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内心的自语。




“我会不会要那么一点儿喜欢上她了?为什么我的心跳得那么快?”





后来我便更加没有办法移开视野了。





我上课想着她,睡觉梦见她。





我做什么事情都在走神。





因为我满脑子都是她的一颦一笑,影姿绰容。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也有旦夕祸福。




她又不是同性恋,她和一个男生走得越来越近。





在我的情理之中,却也是我所不能够承受之内。





那个男生我认识,城东的大佬人物。


D哥。




唉,他们确实般配。




可是对于我来说却就不是滋味儿了。




小黑看出来了我的心思。




总是隔三差五地在K姐面前夹枪带棒。




他明知道K姐对于女同是扞拒的。




可是他就是要这么做。以此来羞辱我,让我在K姐面前丧失自尊,与她疏远。




我的隐秘爱恋很有可能会被发酵为非分之想。一想到这里。




我终于忍无可忍了。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欠了我。




我为了报复他。




我便在他的酒瓶子里面倒药。




偷偷摸摸地将其迷晕交给我的“情敌”阿D。




虽然我真的对阿D丝毫没有好感,但是只要能够除掉小黑。我绝不后悔。





小黑被除之而后快只不过是小事一桩。





取而代之的,是我愈加增叠的仇恨情绪。





K姐很少再来找我了,她只知道和他待在一起。





小黑死了有什么用?




我辛辛苦苦散播的谣言又有什么用?





他们两个还不是不会分开……




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辗转反侧着思考着对策计略。我在想着一个一劳永逸的好方法让K姐彻底对他死心。





这样做的话,我就可以重新得到她的关注了吧。我们会很开心的待在一起过日子。就像从前的日日夜夜一样。




可是我失策了。




一次又一次。





就连到了机场,她都回了头。



终究是我比不过阿D吗?




我怒上心头,悲从中来。




我还是没有选择回城。




我喜欢的人已经和别人好了,我回去只不过是自取其辱。





我后来常常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待在风俗店里日夜颠倒,和无数的男男女女发生关系。




这样子的高强度疯狂似乎也没有能够让我的悲伤随时间而消逝。





我依旧忘不了她。






我很难过,难过到以至于当我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竟会生出恨来。那么浓烈,那么癫狂。





我赶走了她,回到那暗无天日的腐朽房子里消弭身体。





我贪婪地吸食着粉末,持续不断地摄入已经让我近乎痴迷。那青紫色的血管里涌动着针管推入的浊液,我在恍惚的隐晦幻觉中似乎又见到了她的面容。回念在即,却又看不清。






我无法戒断。




只能沉沦。




燕惜是我为数不多的记忆犹深的人。





他也是中国人。不过身上有一些日本的血脉。也就是通俗的混血儿。重要的是他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狭长的细细勾勒出乌墨描边,如扇贝般的羽睫纤动,只要他凝望我的时候,我就仿佛看见了她的绰影。






我和他聊得很来。归根结底,我更加认为是因为我们都是臭味相投的瘾君子。





如果说我是为情所困,那么他就是没事找事。他家里富余,根本就不差钱花。




燕惜告诉我,他只不过是想要寻求刺激。他说,刺激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他坐在我的床上搂着我,他压低了嗓音咬我耳朵。“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做。”





他是这么的直接,这么的坦率。




比起我来,谁都光明正大。




我和他像游蛇一样纠缠着肉体,他为我娴熟的技巧而震撼。





他一次又一次地调笑我,“你真是一个好手。”





只可惜,仅限于床笫关系。





我和他**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他必须让我每一天都能够唑上两口。





他同意了。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后来我才知道他发财致富的办法就是贩毒。





当然了,这都是不足为提的后话。




我放走了旧仓库里的阿K。





燕惜很愤怒。但是他没有斥责或打骂我。他从来都没有。





我因为吸毒已经神志不清了许多。终日都浑浑沌沌的如同坠在云端里。





燕惜也吸,可是他的状态却比我好。





我是真的不理解。





可是日益衰弱的身躯已经让我失去思考的意识。




我又会经常性地想起往事。





我又想起她。





很遗憾的是,在清早的一缕斜光泄入之际时,我的心脏在这一刻停止了最后的跳动。





我走向死亡。





死得很平静,很迂缓。





似乎这些年来的日子只不过是昙花一现。





阿K是其中一个,阿D是,而燕惜也是。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不怕死,只是我在临死之前却很遗憾。因我对她缺了一句话。




“我还欠你十二支蓝玫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