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癫火

1107浏览    28参与
赛克
不过画得好像不是很癫(是k大构...

不过画得好像不是很癫(是k大构成班作业  

不过画得好像不是很癫(是k大构成班作业  

呆毛有点高

【艾尔登法环×血源诅咒】米莉森与猎人(16)

你在噩梦之中感受到了秘密,

并且无法将它弃之不顾。

就像是拜伦维斯之魂在你身上燃烧!

如此好奇的猎人会让噩梦更为有趣。

——受难者西蒙[图片]

永别了

就在尤瑟夫卡准备给予红发少女致命一击的瞬间,她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啊~月亮的味道,带有月之气息的猎人!

不会有错,是那个异乡人身上的味道,为什么这个女孩身上会有他的味道,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血红的双眼、旋转锯的轰鸣、无形的古神祇亚丹...难以磨灭的记忆瞬间被回想起来,尤瑟夫卡感到一阵恶寒自心底升起,打断了秘法的释放,紧接着她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力气,拄着手杖半跪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那个卑鄙的...

你在噩梦之中感受到了秘密,

并且无法将它弃之不顾。

就像是拜伦维斯之魂在你身上燃烧!

如此好奇的猎人会让噩梦更为有趣。

——受难者西蒙

永别了

就在尤瑟夫卡准备给予红发少女致命一击的瞬间,她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啊~月亮的味道,带有月之气息的猎人!

不会有错,是那个异乡人身上的味道,为什么这个女孩身上会有他的味道,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血红的双眼、旋转锯的轰鸣、无形的古神祇亚丹...难以磨灭的记忆瞬间被回想起来,尤瑟夫卡感到一阵恶寒自心底升起,打断了秘法的释放,紧接着她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力气,拄着手杖半跪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那个卑鄙的异乡人,恨意伴随着恐惧占据了尤瑟夫卡的全部思绪,而那个红发女孩也利用这个变故和自己再次拉开距离!

米莉森不清楚这个战场医师究竟发生了什么,刚刚背后已经完全暴露给她了,她也准备好发动致命一击了,但却莫名倒了下去,自己这才得以逃过一劫,但危机并未解除,想要彻底脱身还需再寻对策,如果盲目的逃跑恐怕会再次陷入被动!

就在米莉森思索的时候,带着白面具的战场医师拄着拐杖缓缓站起身:

啊,抱歉

你身上带着月亮的气息

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时光

她忽然摘掉了戴着脸上的白面具,藏于其下的是一张秀美的容颜,但眼神却冰冷至极:

但,那是不属于你的味道

所以,请告诉我

你是否见过

那位漆黑的猎人


如果您有夏玻利利葡萄,能不能请您让给我呢?

我正为了找寻彼岸灯火而旅行。

只要吃了那葡萄, 就能从眼睛深处感觉到它。

见面前的人毫无反应,盲眼女巫海妲又恭敬的问了一遍,猎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手中的那颗“黑天之眼”交到了她手中,毕竟猎人身上多多少少有一些拜伦维斯的余韵。毫无疑问,面前的这个少女身上隐藏着秘密,猎人的求知欲让他无法对其弃之不顾,虽然他知晓这种探索有些时会带来不可挽回的毁灭。

啊,谢谢您。

这么一来,我就能再次感受到彼岸灯火了。

接过黑天之眼的海妲冲猎人的方向道了声谢,之后便将那颗受到幻象祝福的“葡萄”吃了下去,猎人则手持仁慈之刃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如果发生任何不详的变故,那么将用这把刀将之根除!但除了咀嚼吞咽声外,海妲似乎并未发生什么变化,果然黑天之眼并不能替代夏玻利利葡萄吗?就在猎人思索的时候,海妲的身体忽然痉挛般的颤抖了起来,喉咙里传来一阵呜咽,头也低垂了下去, 猎人举起仁慈之刃对着她,随时准备出手!

就在这时,海妲有了进一步的反应,她缓缓抬起头,声音带着某种疑惑:

啊...这是怎么回事?

是您将我的灵魂重新带回了吗?

褪色者大人

她转向猎人所在的方向,似乎在打量着他,但她本应是盲眼,不该有这种举动才对,此时她继续说道:

等等,您不是褪色者

而是带着不详气息的...猎人?

但仍拜托您,请听我说

我是摩恩城的伊蕾娜, 本应是个已死之人

现在占据这幅身体的,是名为海妲的癫火女巫

将我杀害并嫁祸给混种的是一个男人,他眼窝里燃着癫火,名为

夏玻利利

拜托您,阻止他们,阻止癫火...

话音未落,她的头再次低垂了下去,短暂的沉寂后海妲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

……我感应到了,但那并非彼岸灯火

而是一片深不可测的诅咒、深不可测的海洋

请让身为女巫的我代为转达:

科斯.....可爱的科斯之子

时间无垠,海在远处轰隆作响

然而,我们仍然能感受到母亲那强烈的爱

谢谢你来访者,我对你深表感激

科斯保佑这位来自远方的使者吧

(未完,待续)


呆毛有点高

被删掉的剧情线!酒僧与圣女托莉娜

哦,托莉娜。 我的信仰生于酒,我的信仰生于人心吶。

—— “酒味”里可

[图片]
图片出处@lowstrear

有段时间没更新怪谈志的内容啦,其实倒也不是呆毛君偷懒,而是因为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选题,假期的时候又把之前写的文章翻看了一遍,发现还是有很多东西没写到的,所以还是要继续更新呀!

本期的选题是托莉娜,其实这个选题比较难分析的很深入,因为毕竟正式版游戏中没有关于她的剧情线,只是在废案中有所提及,而呆毛君也查阅了下废案中关于托莉娜的内容,一共出现了3次,都是由“酒味”里可这个NPC说出。

他任务线从让褪色者收集“深眠浓雾”开始,会用到一个名为“托莉娜水晶球”的道具......

哦,托莉娜。 我的信仰生于酒,我的信仰生于人心吶。

—— “酒味”里可


图片出处@lowstrear

有段时间没更新怪谈志的内容啦,其实倒也不是呆毛君偷懒,而是因为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选题,假期的时候又把之前写的文章翻看了一遍,发现还是有很多东西没写到的,所以还是要继续更新呀!

本期的选题是托莉娜,其实这个选题比较难分析的很深入,因为毕竟正式版游戏中没有关于她的剧情线,只是在废案中有所提及,而呆毛君也查阅了下废案中关于托莉娜的内容,一共出现了3次,都是由“酒味”里可这个NPC说出。

他任务线从让褪色者收集“深眠浓雾”开始,会用到一个名为“托莉娜水晶球”的道具,具体对话如下:

那这东西,你拿着吧。

那东西叫作托莉娜水晶球,

当你找到那群酣梦难醒的幸运儿,

可以用水晶球收集深眠浓雾。

所谓的粹酒,是滤过深眠浓雾之后, 生成的特殊液体吶。



上图就是废案中的水晶球,仔细观察会发现球体的上方是托莉娜睡莲,虽然装备说明中称之为“极为罕见的物品”,但其实在交界地很多地方都能找到。要说这种花现实中的原型是什么,目前好像还没人研究过,呆毛君个人觉得和百合花很像,其花语也有神圣高雅的含义,作为托莉娜信仰的代表花倒也挺搭的!



而在游戏中,托莉娜睡莲的说明是这样的:

姿态曼妙,即将枯萎的淡紫色睡莲。

用于制作道具的其中一项材料。

非常罕见的物品。

为圣女托莉娜的信仰代表花。

具有舒缓亢奋精神的效用。

自己动手做装备的话,这些睡莲是制作兽骨催眠箭的材料之一,化圣雪原离教废屋赐福点附近的水母处有很多托莉娜睡莲,结合此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可以推测出托莉娜的信徒们曾聚集于此,值得一提的是化圣雪原的白金之子会掉落托莉娜箭(无法制作,只能购买或掉落,或许说明这些箭的制作方法早已失传)。

既然说到托莉娜箭,那就不得不提催眠油脂,在正式版游戏中,我们能看到的说明是这样的:

混和淡紫色材料制成的根脂。

能够制作的其中一项道具。

能涂在武器上,附加异常状态催眠。

一定时间后,效果会消失。

而在早期的1.00版本中,我们能到装备说明中存在关于托莉娜的信息:

Solidified grease made using St Trina's

jealously guarded arts. Craftable item.

Coats weapon, inflicting sleep.

The Saint of the Cradlesong has become the very

symbol of lost repose, and the feeble of heart

were powerless to resist her kindness even

upon the battlefield. 

翻译成中文:

使用托莉娜小心翼翼保护的秘笈制成的凝固油脂,可锻造物品。

能涂在武器上,附加异常状态催眠。

摇篮曲的圣徒已经成为失去安宁的象征,即使在战场上,心灵虚弱的人也无力抗拒她的仁慈。



催眠油脂作为一件可以制作的装备,需要在取得法力斯的制作笔记【2】后才能制作,共需两件原材料:根脂、托莉娜睡莲,而笔记装备说明是这样描述的:

对圣女托莉娜为之倾倒的男性写下的制作笔记。

他在酣梦之中,不停寻找托莉娜的身影。

而这个笔记的英文写作:Fevor's Cookbook,起初呆毛君已经法力斯是写制作笔记的人名,但同类的制作笔记却都是以职业的称呼命名,如辉石工匠的制作笔记、传道士的制作笔记等,单独用人名命名显得不合逻辑。于是呆毛君特意去查了下,发现这并不是人名,而是fervour一词的英文变体,而这个词的有狂热的含义,也有比较明显的宗教味。所以写这个笔记的并非名为法力斯的男子,而是一名托莉娜的狂热追求者。

那么是谁一直在追寻托丽娜的身影呢?在废案中出现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酒味”里可,加上他自称“贫僧是虔诚的圣职人员”,也坐实了他的宗教身份,所以这个制作笔记的原作者很可能就是里可,而他最终也发现了托莉娜的秘密,最终写下法力斯的制作笔记【3】,能让褪色者制作“魅惑树枝”。

那么制作魅惑树枝会用到什么材料呢?共需两种,分别是:圣血木芽、米凯拉睡莲,这两件物品都与米凯拉直接相关,为何会出现在由托莉娜信徒撰写的制作笔记上?那是因为前文中呆毛君提到的、由里可发现的秘密。在废案中,褪色者击败蒙格,找到米凯拉形成的茧后,里可就会移动到茧旁边,与之对话他会说:

……贫僧总算找到了。

托莉娜,不对, 总算找到您的身体了,米凯拉大人。

贫僧遍尝了各种秘密,

肯定能为您带来益处。

还请您允许贫僧里可,

进入您的梦,以及您的心中世界。

也请您允准──

在神人的您成为神的那个时候, 请允许贫僧随侍您的身旁。

而这也坐实了托莉娜就是米凯拉的事实,并且也终于明白为何他要收集“深眠浓雾”了,因为通过这些眠雾提炼的粹酒能让人吐露秘密,而这些秘密就相当于高价值情报,托莉娜的能力可能就是通过催眠来掌握各种秘密。

托莉娜的信徒们可能是通过献上获取的秘密而提升信仰,在此前的对话中里可也会提到这样一句,可以佐证这观点:

你也知道,贫僧是虔诚的圣职人员。

对酒有多了解,就等同是祷告有多虔敬吶。

哦,托莉娜。 我的信仰生于酒,我的信仰生于人心吶。

信仰生于酒,酒是由“深眠浓雾”提炼,而人心恰恰是藏有秘密的所在,知人知面不知心正是这个道理,对酒了解的越多,就意味着掌握的秘密也多,进而提升了信仰值。

坐下赐福点后就能在茧的旁边捡到里可的一身装备——拼接套装,装备说明如下:

捡拾战场上的金属拼凑制成的铠甲

值得一提的是里可的武器是剥尸曲剑,装备说明中提到这是“在战场遗迹徘徊的拾荒者们的武器”,所以可以推测出里可并非正统圣职人员,真实身份其实是拾荒者。至于他是如何邂逅托莉娜的,呆毛君推测也可能是在战场之上,因为前文催眠油脂的说明中也提到了:

即使在战场上,心灵虚弱的人也无力抗拒她的仁慈

看到这可能有朋友会问了,为啥不提前半句:

摇篮曲的圣徒已经成为失去安宁的象征

摇篮曲的圣徒是什么意思?为何会说“成为失去安宁的象征”?首先圣徒和里可并无直接关系,但他们确实是失去了安宁,而这就涉及到游戏的另一个废案了——癫火商队与托莉娜的摇篮曲

呆毛有点高

【艾尔登法环】癫火之王(2)

上回书说到褪色者进入摩恩城中听到了远处传来厮杀的声音,难道战斗仍在继续?但此时城堡中庭里存在大量混种,双拳难敌四手,褪色者只能摇人。不多时,另一位褪色者应召唤而来,两人远程近战配合默契,很快将中庭里的混种清缴干净,继而向城堡深处传来声音的方位进行探索。

战斗痕迹随处可见,城堡内的士兵显然被混种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大量装备都来及拿就被突然的袭击打乱了方寸,而混种们也没有俘虏敌人的传统,将失去武器的士兵拖到城墙上处决。爬上梯子后两位褪色者来到城墙上方,这里仍有少量幸存士兵在进行着最后的抵抗,但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褪色者们一路将遇到的混种与失去理智的士兵清理干净,战斗到这种程度,似乎所有人都已失......

上回书说到褪色者进入摩恩城中听到了远处传来厮杀的声音,难道战斗仍在继续?但此时城堡中庭里存在大量混种,双拳难敌四手,褪色者只能摇人。不多时,另一位褪色者应召唤而来,两人远程近战配合默契,很快将中庭里的混种清缴干净,继而向城堡深处传来声音的方位进行探索。

战斗痕迹随处可见,城堡内的士兵显然被混种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大量装备都来及拿就被突然的袭击打乱了方寸,而混种们也没有俘虏敌人的传统,将失去武器的士兵拖到城墙上处决。爬上梯子后两位褪色者来到城墙上方,这里仍有少量幸存士兵在进行着最后的抵抗,但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褪色者们一路将遇到的混种与失去理智的士兵清理干净,战斗到这种程度,似乎所有人都已失去了理智,伊蕾娜的父亲是否能在这场炼狱中生还呢?带着使命与疑问,褪色者在城中不断寻找,终于在一处城墙塔上发现了一位疲惫不堪的骑士,他坐在城墙边,似乎早已麻木,会是褪色者们寻找的城主吗?

褪色者上前询问,好在他并未失去理智:

.……哦,我没见过你。

我是艾德格。

奉葛瑞克大人之命,固守这座城……

但你也见识到现在的窘态。

..…仆人全都造反了。

才以为他们安份工作,没想到只是障眼法。

真是名副其实的玷污者,连心也一样污秽。

…对你很不好意思,

即使你有任何请托,摩恩城也无法回应。

这是表示歉意的薄礼,你收下吧。

说罢他递给褪色者一个牺牲细枝,而褪色者此时也知道他就是要找的人,于是将伊蕾娜的信交给了他,后者显然吃了一惊:

…原来,伊蕾娜她………

谢谢你,你照顾了我女儿。

但我还不能离开。

即使城已经失守,身为掌权者还是有事得做。

那把剑,摩恩的无价之宝,绝不能落入玷污者手里….

在你遇到伊蕾娜之后,帮我传话吧:

等到该尽的责任完了,父亲一定会去接她。

值得一提的是,艾德格身上穿的盔甲是失乡骑士套装,装备说明是这样的:

基于某种理由或罪刑,

因此失去故乡的失乡骑士们穿戴的臂甲。

为保护全身的厚重盔甲。

过去的他们各个都是万夫莫敌的猛将,

也因此即使失去故乡,也能受封骑士。

由此可以推测出,这对父女并非本地人,而是失去故乡流落至此,因艾德格是一位猛将,因此得到了“黄金君王”葛瑞克的赏识,被封为摩恩城主,把守于此。也许是为了葛瑞克的知遇之恩,他在混种的叛乱中才会如此坚持,拼上性命也要尽到自己的责任。

言归正传,褪色者相信如果把艾德格提到的那把剑找回来,就等于完成了他要尽的责任,摩恩城已毁,他也可以去找伊蕾娜团聚了,两人可以离开这片伤心地,重新开始。于是褪色者们在城中继续探索,希望能找到那把传说中的宝剑。在探索到一处房间时,褪色者发现牢笼中有一位贵族的灵体,正在喃喃自语:

……唉,救救我吧。我可是贵族啊。

一旦被那些**吃下肚,我会永不得……

啊,我不要沦落那种下场,不要玷污我!

褪色者想起摩恩城中庭里那个巨大的刑具,被绑在上面的人似乎正是这位贵族,他的最终结局已然明了,褪色者也无能为力!

褪色者们一路来到摩恩悲叹墓附近,城主艾德格也赶到了这里,并表示墓地里有一只很强的狮子混种,而在战火失踪的宝剑,也似乎被他藏在了这里。两个拿着陨石杖的褪色者相视一笑,随即踏进了雾门:

战斗的过程无需过多的笔墨描述,陨石球从天而降的那一刻,结局便已注定,狮子混种最终倒在了城主艾德格的戟下,他成功完成了自己的责任,守护了摩恩城:

……承蒙相助。

那把剑总算免除落入玷污者手中的命运。

………我的责任已了。

该动身去接伊蕾娜。从今以后,我要为她而活。

说罢,艾德格将那把宝剑交给了褪色者,希望能在今后的探险中有所帮助,顿了顿,艾德格不放心的说道:

……只是伊蕾娜实在太过善良。

希望她没有被意图不轨的人算计。

褪色者接过那把传说中的摩恩无价之宝,发现那是一把大剑,剑身由无数武器共同铸造,名为“剑骸”,侧耳倾听,似乎还能听到当年的战斗回响:

摩恩城收藏的传说中的武器。

肩负无数悲叹、愤怒的复仇大剑。

“传说中的武器”之一。

在过去,只身独活的亡国英雄

收集了一族战士所有的武器,继续战斗。

褪色者想起城外的剑碑:

摩恩攻城战。

只身一人的复仇英雄挺身而战,

最终败给葛孚雷王。

当年的复仇英雄,就是用这把剑骸大剑迎战的葛孚雷王吗?褪色者和城主艾德格告别后又去探索了几个地下墓穴,再次路过献祭大桥附近的时候想去看看伊蕾娜是否已和父亲团聚,没想到却看到了令人心碎的一幕。

艾德格跪倒在地,伊蕾娜则倒在血泊里,旁边还有一把混种用的铁柴刀,褪色者过去发现已无力回天,艾德格痛苦万分:

……伊蕾娜。

为什么………

我的女儿做了什么……

……都该怪我。

因为我把职责摆在最前头,

才会受到这种报应……

……我要找出来。

那群让你沦落这种下场的畜牲,

我一定会全找出来,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唉,伊蕾娜啊。为父肯定说到做到……

褪色者看着痛苦的父亲与失去气息的伊蕾娜陷入了沉思,这场袭击明面上是混种造成的,但太过刻意,混种泄愤式的杀戮肯定不会让尸体如此完成,并且还留下一把巨大的柴刀在现场!艾德格曾说过:

……只是伊蕾娜实在太过善良。

希望她没有被意图不轨的人算计。

如果是为了嫁祸给混种而造成城主的恨意,那真正谋杀伊蕾娜的人又是谁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昭

癫火

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兄弟们姐妹们老公们一起来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快乐崇拜我就是癫火之王癫火癫火癫火

癫火癫火我的主我的主我是你的信徒大家一起来跪地崇拜哇哇哇哇哇救赎我癫火癫火癫火癫火咦嘻嘻哈哈哈哈哈哇哇哇哇哇

呜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咦咦癫火发癫勇敢向前癫火创世神我是癫火之王癫火的直系长子癫火癫火!

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兄弟们姐妹们老公们一起来癫火癫火癫火癫火癫火快乐崇拜我就是癫火之王癫火癫火癫火

癫火癫火我的主我的主我是你的信徒大家一起来跪地崇拜哇哇哇哇哇救赎我癫火癫火癫火癫火咦嘻嘻哈哈哈哈哈哇哇哇哇哇

呜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咦咦癫火发癫勇敢向前癫火创世神我是癫火之王癫火的直系长子癫火癫火!

呆毛有点高

【艾尔登法环×血源诅咒】米莉森与猎人(5)

罗德莉卡躲在史东薇尔城“接肢”大厅的角落,她捂住嘴巴,因为不敢发出任何声响,那两条变异的猎犬正在蛹群上肆意啃食,如果引起它们的注意的话,那自己的下场...罗德莉卡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她只祈求它们尽快吃完并离开这里。

自从褪色者将“蛹群的遗物”交给自己后,罗德莉卡知道自己不能辜负大家的期待:

……大家相信我。

即使现在什么事都办不到,

还是相信在未来,我能够成就些什么。

……我想前往圆桌厅堂。

去找出自己能做些什么。

但在此之前,她还是想去史东薇尔城做最后的道别,因为褪色者已经将城堡里的大部分敌人肃清,所以她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阻碍,直到在蛹群附近遇见了这两只变异的猎犬。但就像米莉森那......

罗德莉卡躲在史东薇尔城“接肢”大厅的角落,她捂住嘴巴,因为不敢发出任何声响,那两条变异的猎犬正在蛹群上肆意啃食,如果引起它们的注意的话,那自己的下场...罗德莉卡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她只祈求它们尽快吃完并离开这里。

自从褪色者将“蛹群的遗物”交给自己后,罗德莉卡知道自己不能辜负大家的期待:

……大家相信我。

即使现在什么事都办不到,

还是相信在未来,我能够成就些什么。

……我想前往圆桌厅堂。

去找出自己能做些什么。

但在此之前,她还是想去史东薇尔城做最后的道别,因为褪色者已经将城堡里的大部分敌人肃清,所以她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阻碍,直到在蛹群附近遇见了这两只变异的猎犬。但就像米莉森那样,她终究低估了猎犬的嗅觉,她身上散发出的气味还是将它们吸引了过来。

残破的躯体与肆意生长的獠牙,长期靠吃尸体为生的猎犬早已失去意识,它们一左一右包围了罗德莉卡,随时都可能发动攻击。此时一条猎犬率先助跑起跳,目标就是罗德莉卡的喉咙,罗德莉卡此时蜷缩在墙角,退无可退!

只听“啪”的一声,飞扑过来的猎犬像是被什么击中,从半空跌落在地,随后又是相同的声音,另一条正在戒备的猎犬也被击倒在地,刚刚还飞扬跋扈的变异犬转瞬便失去了气息。罗德莉卡同样不明所以,惊恐的四处张望,只见一个头戴白色鸟喙面具,身着黑色鸟羽大氅的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手上拿着的似乎是一把暗器,还在冒着白色的硝烟...

在怪人身后跟着的是一位独臂少女,她有着火红色的头发,眼神清澈脸庞清秀,但奇怪的是侧脸却有着一些被侵蚀的痕迹...少女见蜷缩在墙角的罗德莉卡,连忙跑过去扶起她:

不用怕,已经没事了,

我叫米莉森,正在和我的同伴一起旅行,

本以为史东薇尔已成了一座空城,

没想到还会遇见其他人。

自从在熏火教堂击败“鬼女”安娜塔西亚后,米莉森和猎人就沿着驿站街的遗址一路向北前行,并在关卡前废墟附近的一处剑碑上发现了些线索:

“黄金”葛瑞克,耻辱之战。

交战“米凯拉的锋刃”,兵败如山倒。

跪伏于地,恳求饶命。

“米凯拉的锋刃”指的是谁米莉森非常清楚,那正是玛莲妮亚,盖利德搜集到的线索让她感觉自己和玛莲妮亚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联系,她迫切的想要找到玛莲妮亚,迫切想要找到一直寻找的那个答案!而此时新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但这种记忆复苏往往让她头痛欲裂:

一个丑陋的怪物正匍匐在地祈求饶恕,他的身上接满了各种怪异的肢体,但有些已经被斩断,只剩下残缺的部分。环顾四周,米莉森发现地上也倒着不少士兵的尸体,他们穿着同样的盔甲,上面纹有“大树与野兽”形状的徽章,而自己身后则站着一排军容整齐的金甲战士,那是此前在盖利德沼泽中游荡的尊腐骑士。

能够统领他们的只有一人,那就是玛莲妮亚,而米莉森也终于明白自己所看的看到的画面是什么了:那正是葛瑞克被玛莲妮亚击败后跪地祈降的场景!而与之相似的记忆在盖利德也曾出现过多次,在艾奥尼亚沼泽旁的山丘上,米莉森也曾发现过一处剑碑:

艾奥尼亚战争。

拉塔恩、玛莲妮亚战成平手,

猩红腐败之花怒放。

破碎的记忆再度袭来,巨大的痛苦让米莉森几乎昏倒在地,但这次复苏的记忆与腐败教堂中的不同:此时的她浑身沾满血污,右臂的黄金义手与长剑已消失不见,并且似乎是在被人拖着艰难前行。突然,手持黑铁盾与长剑的红狮子士兵从四面包围过来,几位金甲骑士护在身前,其中一位也想上前战斗,但被其他人拦住:

芬雷大人,玛莲妮亚大人就拜托了,

我等将留在此地断后...

请务必带她返回圣树,如果可以的话,

也请找到米凯拉大人... 

将这些复苏的记忆联系起来,米莉森逐渐明白所看到的画面其实是玛莲妮亚经历过的,但为什么自己的脑海中会出现她的记忆?她是米凯拉的妹妹,是高贵的神人,而自己只是身患腐败病的无名小卒!

米莉森想要找到答案,这也是她选择旅行的目的!史东薇尔城或许有关于玛莲妮亚的情报,如果可以米莉森想要见见“黄金”葛瑞克。但出人意料的是,通往城堡的道路一路畅通,沿途所有的卫兵都已成为尸体,看样子有人曾先一步到达这里,击败这些卫兵后进入了城堡。就这样米莉森和猎人一路来到了“接肢”大厅,并在这里出手救下了险些丧命的罗德莉卡。

在得知米莉森和猎人并不是敌人后,罗德莉卡终于放下戒心,并决定在这里和过去告别!她摘下那顶红色的风帽,露出里面的金色短发,她走到蛹群前方,表情肃穆的深深鞠了一躬,接着将风帽放在了正上方,之后双手交叉合十放在胸前,默默为这些甘愿牺牲的同伴们最后的祈祷:

请神聆听我真挚的呼唤

我无意夺取您生命的力量

生命的存在是万物的选择

我虽没有被神灵与命运选中

但还是非常渴望您给予世间希望

就算世间已无善者

但非常真挚地渴望您宽恕那些人们

给予他们救赎,为他们降下穣穣福祉

就在罗德莉卡祷告的时候,猎人感觉到一股非比寻常的气息正在快速接近,某个瞬仿佛像回到了曼西斯梦魇,体内的狂乱值正在不受控制的飙升!而就在此时,一位手持战矛的骑士忽然冲了出来,他穿的盔甲非常奇怪,像是被烧融了一样,上面还布满了奇怪的指痕,而头盔眼部的缝隙中似乎正闪耀着黄色的火光...


石三

星之子:陨落、重生

  在追寻星星魔法的漫漫旅途中,我以星之子的形态沉思了不知道多久。

  脱离了躯体的桎梏使我更专注于“思想”,刚开始这种“思想”很活跃:我自己的声音、其它魔法师的声音、还有群星流转的声音——但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这些声音都发生了变化。其他魔法师的声音最开始是最大声的,深奥的、高亢的、哀怨的…如同清晨的鸟儿们,直到最后一声叹息在我不存在的耳边响起,这些鸟儿便不叫了,他们的思想停止了。

  定制规则是无情的,追寻真理是残酷的。无论是雷亚卢卡利亚学院还是卡利亚王室,都明白这个道理。“人”是相对不完整的,躯体所至之处决定了思想的萌芽之地,繁殖能力和寿命长短为产生“人类文明”提供了条件,在群体生物...

  在追寻星星魔法的漫漫旅途中,我以星之子的形态沉思了不知道多久。

  脱离了躯体的桎梏使我更专注于“思想”,刚开始这种“思想”很活跃:我自己的声音、其它魔法师的声音、还有群星流转的声音——但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这些声音都发生了变化。其他魔法师的声音最开始是最大声的,深奥的、高亢的、哀怨的…如同清晨的鸟儿们,直到最后一声叹息在我不存在的耳边响起,这些鸟儿便不叫了,他们的思想停止了。

  定制规则是无情的,追寻真理是残酷的。无论是雷亚卢卡利亚学院还是卡利亚王室,都明白这个道理。“人”是相对不完整的,躯体所至之处决定了思想的萌芽之地,繁殖能力和寿命长短为产生“人类文明”提供了条件,在群体生物的运作方式下“人”一定程度上克服了这一点,最终产生了“学术”。

  各个派系的学者让魔法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打开了一扇扇“人外文明”的大门。人们才意识到这世界之大,有无数生命体在这个宇宙中命运交错,魔法奥秘与起源哲学并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元素力。可这帮虚假的魔法师却选择关上这些大门,他们动动手指制定出某些野蛮规则,将权力凌驾于学术之上简直是无耻至极!

  掌握了一点学术与魔法的群体逐渐远离贫困饥饿,连同他们的思想都不再饥饿,这些人只配称为会魔法的生物而已。很庆幸我不是这样污名化魔法师的学者,在我的教室有过不少的学生,尽管他们最终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以我的能力难以一一指导,但只要他们眼中还有对魔法的渴望,我都愿意倾囊相授。当然了,只有一个人算是真的倾囊相授了——我唯一的徒弟。

  星星的魔法可以看透人的命运,尽管我的徒弟并不是擅长魔法的类型,但他的命运是要成为“王”的,“王”在我看来是文明的代言人。

群星轮替,星之力涌流,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的命运也在无时无刻变化,很难说最终他会接受哪种文明,或许他自己催生新的文明?

  无论是什么样的道路,只希望这个傻徒弟能实现他的心愿。

  我在星之奥秘中窥探了一眼他的命运,星云千变万化散发着火焰的光泽,星体破碎如烟花一样绽开,碎片如流星散落拖拽出光尾,每一片碎片都将迎来新生。

  在交界地的大火中,我星之子的身体,也化作了一片琥珀,一片真正的星星琥珀。

  正如分别时所说,我的徒弟确实成为了王,也确实反过来教了我“一些东西”。

回昭

癫火

啊!癫火!人类的起源之祖!提亚马特在您的麾下静静歌唱,旧日支配者臣服于您的威光!人类没有您无法走上正确的道路,您应当接受人们对您的赞誉,人类最后疲于怠惰,堕于情欲,只有癫火,永世不变的癫火才能指引人类走向最终的道路!是癫火,成就了梵高成为万众瞩目的存在;是癫火,铸造了芭万希的人格魅力;是癫火,形成了道满这一不朽的传奇!啊!癫火!我们敬重您:癫火是黑暗之中的火光,是白塔之上照亮十一层人间的希望之火,是迦勒底常驻的七色梦火,是巴别塔终日亮起的残灯,是路西菲尼亞常年亮起的奢华之烛!啊!癫火!你照亮了人间,即使人们都已离去,癫火的精神依然常驻在每个人的心中!高文会将癫火洒向大地,琰女会把癫火带给他人!...

啊!癫火!人类的起源之祖!提亚马特在您的麾下静静歌唱,旧日支配者臣服于您的威光!人类没有您无法走上正确的道路,您应当接受人们对您的赞誉,人类最后疲于怠惰,堕于情欲,只有癫火,永世不变的癫火才能指引人类走向最终的道路!是癫火,成就了梵高成为万众瞩目的存在;是癫火,铸造了芭万希的人格魅力;是癫火,形成了道满这一不朽的传奇!啊!癫火!我们敬重您:癫火是黑暗之中的火光,是白塔之上照亮十一层人间的希望之火,是迦勒底常驻的七色梦火,是巴别塔终日亮起的残灯,是路西菲尼亞常年亮起的奢华之烛!啊!癫火!你照亮了人间,即使人们都已离去,癫火的精神依然常驻在每个人的心中!高文会将癫火洒向大地,琰女会把癫火带给他人!癫火!无穷的,充满魅力的,丰盈的,终将成为正统的癫火!我不知如何赞誉,我贫乏的词语是对您最大的侮辱。亲爱的,高尚的癫火,因为你,吉尔才会有一睹常胜之王芳容的资格,贞德才会受到神谕血战奥尔良,伊丽莎白才会永远活在梦里!癫火……啊!癫火!我要为你高歌,人们应当崇尚您,您将是那至高、无上的最终之神!

最早的时候,人类没有癫火,他们低靡,他们不振,没有一个人想到进化的念头……后来,是癫火,是癫火让这个世界变得多姿多彩!现在的社会,弱智和脑瘫以及智慧并存!这是落后吗,当然不是,癫火让这个世界变得多姿多彩!好似新年的华艳,在吵闹的同时炸开一朵朵金花……人们并不把癫火当做正道,当做正常,可是,我们深知,您,癫火,有了您,是我们最大的福分啊……

癫火将会洒遍世界,高洁的您请屈尊救赎我们,我们的癫火!我们的主!啊!啊!啊!癫火!癫火哇!

BlackTor

《小贱货夏玻利利》

夏玻利利这个小贱货,自从占据了尤拉的身体后,他便待在巨人山顶的出入口附近进行着癫火势力的劝诱大业。虽然夏玻利利口中说着现在的身体是尤拉亲自托付给他的,但这种信口胡诌的谎言恐怕是没人会相信吧,况且是那副双手摀脸不愿让褪色者看见自己真容的模样,其语气还像是个小奴卑般娇弱抚媚,如此有辱本尊形象的表现看了实在人火大。

想必夏玻利利在漫长的交界地历史里已经做过无数次的夺舍之举,而身为癫火代理人,本为无名无姓的他之所以有个名字,无非就是因为他诞生于一位名为夏玻利利的谗臣身上,也不知是否就是因为他最初以这位谗臣为宿主,所以夏玻利利很早就了解到了智能与语言的重要性。

只要一个真假参半的话语,至亲至爱都会反目成仇,......

夏玻利利这个小贱货,自从占据了尤拉的身体后,他便待在巨人山顶的出入口附近进行着癫火势力的劝诱大业。虽然夏玻利利口中说着现在的身体是尤拉亲自托付给他的,但这种信口胡诌的谎言恐怕是没人会相信吧,况且是那副双手摀脸不愿让褪色者看见自己真容的模样,其语气还像是个小奴卑般娇弱抚媚,如此有辱本尊形象的表现看了实在人火大。

想必夏玻利利在漫长的交界地历史里已经做过无数次的夺舍之举,而身为癫火代理人,本为无名无姓的他之所以有个名字,无非就是因为他诞生于一位名为夏玻利利的谗臣身上,也不知是否就是因为他最初以这位谗臣为宿主,所以夏玻利利很早就了解到了智能与语言的重要性。

只要一个真假参半的话语,至亲至爱都会反目成仇,那引人堕入癫火更是轻而易举;要是劝诱失败了,那也算是激起了一阵足以燎原的火星,随后他还能换个方法再度出发,毕竟时间是属于癫火,再强悍的壁垒都经不住那到炙热黄火无尽的熏烧。可是这样的他本次却选择了以一位流浪剑客做宿主,那和过往夏玻利利惯用的软弱形象截然不同,尤拉可是硬汉中的硬汉,但夏玻利利却将那份属于书生的纤弱的形象加诸于尤拉的身上,如此反差更显得那位癫火代理人是多么卑劣可憎。

不过那个小贱货会选择尤拉作为宿主并非毫无道理,毕竟尤拉正是那个总是在无意识中散发出妖娆气息的人物,也许夏玻利利也是被这样隐晦的阴柔所蒙蔽,结果一向以语言作为武器的他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个筋骨强悍、满手刀茧的黝黑男子,至此那家伙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比过去更接近走在为王之路的褪色者,孰不知褪色者早就看透了他的粗糙谎言,反过来还逗弄起了对方。

可恨的是夏玻利利这个浑身一个卑贱的存在原来早就从尤拉身上找到了另一把致命的武器,他一旦见到自己擅长的语言无法起到作用,心念一转,就用更加软弱、更加卑微的姿态靠近了褪色者。

你看,这可是尤拉,就算是伙伴的请求也不行吗?夏玻利利彷佛正这么说着,他放开摀住的脸,用那双点燃癫黄色泽的眼睛直盯这褪色者,尤拉生前那刚毅却颓丧的苍老模样与夏玻利利此刻近乎幼稚的青涩模样俩俩重迭,在癫火疯狂的引诱下,褪色者一度以为眼前的娇媚懦夫只是尤拉那不曾对人表现出脆弱面容。

褪色者动摇了,理性也让他的怒火更加猛烈,远远超出那腐朽的烂黄所施加的诱惑之语。

但不可否认,此时的尤拉比任何时候都要挑逗人心,夏玻利利或许也在不知不觉间被尤拉残留的意志影响,他的贪婪、卑微、无奈、彷徨,癫火那煽动人心的致命光辉与尤拉一生的痛苦交织成现在的夏玻利利,雕刻在他身上的山岩体魄彷佛只是山崩前最后的一丝余影。

何等羞辱、何等污辱!尤拉不是这样的男人,他绝不可能主动卸下他的盔甲,纵使那副破烂装备已经无法遮盖他身上的伤疤了,但作为一名芦苇之国的剑客,他的心属于艾琉诺拉,为了将对方从修罗之路中解放,尤拉早已放下了属于自己的一切,潜心化为猎杀恶贼的凶器,如今夏玻利利却把这份意志践踏在地上,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如此不堪入目。

然而这绝对是谎言吧,褪色者在对自己说谎,那位为王者羞于承认自己被癫火的光芒吸引;转念一想,褪色者坦承自己确实是被尤拉的躯体所诱惑,若是不把眼前的人当作自己曾经的伙伴,那般下贱又逗人的体态可谓是十足十的人尽可夫。

真该好好教训一下这家伙。褪色者一面想着、一面双抓紧了夏玻玻利的肩头,那双本属于尤拉的、坚木似的纳刀之轴,同时夏玻利利淫媚的表情也浮现在铁笠帽后头......

......下回!"流浪商队大舞池"!

说谎的老虎
灵感是老头环的癫火。

灵感是老头环的癫火。

灵感是老头环的癫火。

67509864

王做必要之事,而英雄做徒劳之事。

然而从贝纳尔的经历来看,普通的女巫投身火焰是无法取得能点燃黄金树的火种的,只有曾经遭受过燃烧,能听见火焰声的人才能取得火种。对于没有梅林娜的褪色者而言,受赐癫火恐怕是唯一可行的方案,维克是他们中最接近正确答案的那一个。

(癫火好难画,然而受火的眼睛效果好帅!在开罐与否之间反复犹豫!

王做必要之事,而英雄做徒劳之事。

然而从贝纳尔的经历来看,普通的女巫投身火焰是无法取得能点燃黄金树的火种的,只有曾经遭受过燃烧,能听见火焰声的人才能取得火种。对于没有梅林娜的褪色者而言,受赐癫火恐怕是唯一可行的方案,维克是他们中最接近正确答案的那一个。

(癫火好难画,然而受火的眼睛效果好帅!在开罐与否之间反复犹豫!

67509864

有一种说法是,维克在镇静教堂附近入侵褪色者的时候被挖掉了寄宿癫火的眼球,因此身上癫火的影响减弱了。在褪色者再到雪原封印监牢的时候,维克虽然还是盲的,但是一定程度上恢复了之前的神智和记忆,所以可以用龙雷与褪色者作战了。

太痛了,太痛了……

有一种说法是,维克在镇静教堂附近入侵褪色者的时候被挖掉了寄宿癫火的眼球,因此身上癫火的影响减弱了。在褪色者再到雪原封印监牢的时候,维克虽然还是盲的,但是一定程度上恢复了之前的神智和记忆,所以可以用龙雷与褪色者作战了。

太痛了,太痛了……

QAQSAMA
褪色人和梅琳娜在某次休息时的交...

褪色人和梅琳娜在某次休息时的交谈

(一点小脑洞)

褪色人和梅琳娜在某次休息时的交谈

(一点小脑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