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登山运动

95浏览    6参与
九局下半两出局

发个迟到的旧闻(2019金冰镐奖出炉 2位获奖者已逝)

2019年世界金冰镐获奖线路出炉,并于9月19日-22日波兰Ladek登山节举行颁奖仪式。共有3条线路获奖,中国攀登者李宗利与童海军2018年10月12日-18日的贡嘎攀登被提名,但并未获奖。


撰文|猫季

供图 |金冰镐奖组委会


何为金冰镐奖 Piolet d'Or


金冰镐奖是一项关于登山运动的年度奖项,1991 年,许多媒体的报道仅限于极少数著名的国际登山者,许多法国的登山者无法为其探险项目筹集到足够的资金,为了向媒体和潜在的赞助商推广阿尔卑斯式的登山探险,法国户外杂志《Montagnes》首席编辑古·夏姆旭和高山集团总裁让-克鲁·...

2019年世界金冰镐获奖线路出炉,并于9月19日-22日波兰Ladek登山节举行颁奖仪式。共有3条线路获奖,中国攀登者李宗利与童海军2018年10月12日-18日的贡嘎攀登被提名,但并未获奖。


撰文|猫季

供图 |金冰镐奖组委会


何为金冰镐奖 Piolet d'Or


金冰镐奖是一项关于登山运动的年度奖项,1991 年,许多媒体的报道仅限于极少数著名的国际登山者,许多法国的登山者无法为其探险项目筹集到足够的资金,为了向媒体和潜在的赞助商推广阿尔卑斯式的登山探险,法国户外杂志《Montagnes》首席编辑古·夏姆旭和高山集团总裁让-克鲁·玛米耶共同组织了第一届金冰镐奖。


金冰镐奖的评审团通常由顶级登山者和专业记者组成,负责筛选能够入选的攀登。他们的评选宗旨是:在现代登山中,个人风格和攀登方法比达到目标本身更为重要,那些使用无数的金钱和技术资源、大量人员不惜一切到达顶峰的攀登方式不受推崇。奖项更加推崇阿式攀登,希望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富有想象力和创新力的新路线上来。



我们也可以说,金冰镐是登山者的圣杯,是攀登者每年一度的盛会。它不仅是人类攀登能力的证明,更是人类挑战自我、创新、公平、团队合作精神的映射。


2019 年金冰镐奖获奖攀登


2019 年,金冰镐奖的国际评审团将荣誉颁给了三个具有创新性意义的攀登:巴基斯坦境内的拉托克I峰和卢普卡西峰(LupgharSar West)以及尼泊尔境内的未登峰卢纳格里峰(Lunag ri)。在三项获奖的攀登中,所有山峰都在 7000 米左右。其中有两座都是登山者独自一人完成。但不幸的是,两名SOLO的登山者都在2019 年 4 月班夫国家公园攀登时遭遇雪崩丧生。


※卢纳格里峰(Lunag ri 6895米) 

西山脊路线,首登 

攀登者:大卫·拉玛(David Lama奥地利),单人攀登

路线:长度 1500 米,90 度

时间:2018 年 10 月 23 日 — 25 日


卢纳格里峰是若尔瓦岭的卢纳格山最高峰,山峰横跨尼泊尔和中国西藏的边境,在 2018 年之前,它是尼泊尔未登峰中最高的一座,在过去曾经有四次攀登的尝试。


2015 年,康拉德·安克(Conrad Anker)和大卫·拉玛(David Lama)抵达顶峰下方 300 米处的西山脊,发现山脊的情况比他们预料的更为困难和复杂;


2016 年,他们再次返回这里,但安克因为中风被直升机救援下撤,拉玛独自一人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他比上一次又多上攀了 50 米;


2018 年,安克宣布不再参加类似的登山活动,拉玛拒绝了其他登山合作伙伴的邀约决定独自前往,在 10 月下旬寒冷刺骨的天气中,这个意志坚韧的奥地利人攀过了冰岩混合地带,穿过了厚厚的冰雪,以高超的技术攀上了陡峭的山峰,然后轻盈的走在那段如高台跳水板般狭窄的顶峰上。


(1500M,90°,DAVID LAMA(AUSTRIA),SOLO,OCTOBER)(1500M,90°,DAVID LAMA(AUSTRIA),SOLO,OCTOBER)


“这是一次会永远让我铭记于心的攀登,冻伤、寒冷、它的难度还有孤独感,以及我个人目标成功完成的成就感”他说。


“大卫的幸运绝对不是偶然的,他的攀登天赋被 Peter Habeler(Peter 是梅斯纳尔的珠峰结组伙伴)发现并得到了热烈的鼓励。10 岁,大卫就完成了他的第一个 8a,11 岁是他爬到了 8b……除此以外,他还有着世界攀岩冠军的头衔。” 

——Manu Rivaud

法国《Alpine》杂志资深记者


※卢普卡西峰(LupgharSar West 7157米) 

单人一天内完成 

攀登者:汉斯约格·奥尔(Hansjörg Auer,奥地利)

路线:长度 1000 米,难度 M4 55°

时间:2018 年 7 月 7 日


西喀喇昆仑山脉西斯帕·慕士塔格山脉在东西山脊上有三座山峰,1979 年,德国人经由西南山脊登顶了西峰,山峰上到处都是危险的腐化岩石——这正是这座山峰的特色。1980 年,日本人第一次向东沿着超过 1.5 公里的锋利山脊到达了顶峰。在那之后,这里基本归于沉寂,直到 2018 年汉斯约格的到访。


在进行海拔适应性训练和对山峰的两面进行了仔细勘察后,汉斯约格离开了大本营,他通过了狂野的 Baltbar 冰川,在卢普卡西峰西面的左边下面海拔 6200 米处建立了一个营地,第二天,他迅速攀登到西坡,到达海拔 6900 米的西北山脊下陡峭的部分,尽管之前他决定建立第二个攀登营地,但此刻,他还是决定将藏好装备,直接冲顶。


1000M,M455°,Hansjörg Auer(AUSTRIA),SOLO-IN A DAY,JULY71000M,M455°,Hansjörg Auer(AUSTRIA),SOLO-IN A DAY,JULY7


极为松散的混合地形、高寒缺氧、陡峭狭窄的雪檐,汉斯约格在登顶当天的夜间成功下撤到大本营,尽管这条路线的技术难度不太高,但却是一次大胆、颇具挑战和谨慎的攀爬。独自一人、当天往返,汉斯约格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次对高海拔山峰的攀登。


“自从 2013 年,我攀登 Kunynag Chhish East 以来,我一直想体验在高海拔地区独自一人的感受,诚然,一个人登山的风险更高,但是我也能因此在一座技术型的山峰上移动更快,我想到的是高海拔上有更多可能,而不是总想着我在这里孤身一人。登山和攀岩都是一场挑战极限的游戏,冒险的游戏,但我却无法摆脱它们。这个游戏很简单,规则也总是一样的。我喜欢登山是因为它能推动我,越是困难,它就越有价值,我朝正确的方向前进的感觉就越强烈。然而,当我受伤的时候,我也会想起我的朋友,想起我如果有一天没有回来,我不得不为山付出生命的代价的话。但我无法抗拒这些挑战,我早已不在乎奖项,我只是享受着每一次的攀爬。”


——汉斯约格·奥尔(Hansjörg Auer)


※拉托克 I 峰(Latok I 7145米)

北脊/山壁和南壁,新线路 

攀登者:阿萊斯·切塞內(AlešČesen,斯洛文尼亚)、卢卡·斯塔扎尔(Luka Stražar,斯洛文尼亚)、汤姆·利文斯通(Tom Livingstone,英国)

路线:长度 2500 米,难度 ED+

时间:2018 年 8 月 5 日— 9 日


(Aleš Česen,Luka Stražar,Tom Livingstone)(Aleš Česen,Luka Stražar,Tom Livingstone)


1978 年,四名美国人尝试了“喀喇昆仑山脉的沃克支线”——从 Choktoi 冰川攀登Latok I 峰北脊。Jim Donini,Michael Kennedy,George 和 Jeff Lowe 用时 21 天,攀登超过 100 个绳距。当他们认为几乎已经克服了所有困难时,狂风、寒冷和高原病使得 Jeff Lowe 的身体极速恶化。虽然他们不得不遗憾下撤,当时这次行动被称为“攀登史上最著名的失败”。在接下来 40 年里,这条线路也曾经有过数十次的尝试,但没有人能够接近他们到达的临近 7000 米处的高点。这座山峰的首登,同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成功登顶是在 1979 年,当时一支日本团队从山峰南坡登上山峰。

汤姆·利文斯通在苏格兰的一次国际冬季攀爬活动中结识卢卡,他们与阿莱斯一起结伴来到了拉托克I峰的北壁。也正是在这里,阿莱斯表示:“我认为这里有一条比沿着整个北山脊攀爬更好的登顶路线。”他的理由来自于美国人约什·沃顿,约什曾经四次来到这里尝试攀爬北山脊,他观察到山脊右侧有一条线路可以通向位于拉托克 I峰和II峰之间的西垭口,这样,登山者可以通过这条较为平坦跨越南坡的路线登顶。也正是由于他的发现,这个英国和斯洛文尼亚三人组最终选择了这条线路。


2500M,ED+,Ales Cesen、Luka Strazar(SLOVENIA) TOM LIVINGSTONE(U.K.),AUGUST 5-92500M,ED+,Ales Cesen、Luka Strazar(SLOVENIA) TOM LIVINGSTONE(U.K.),AUGUST 5-9


他们沿着冰况良好的沟槽和山脊右侧的冰原到达了海拔约 6400 米的区域,从那里,他们向右转至海拔 6700 米的垭口,在暴风雨肆虐的天气中,他们沿着朝南的雪坡于第五天登顶。之后,他们基本上沿着同一条线路下降,于三日之后回到大本营,完成了这座位于帕马·慕士塔格地区声名显赫山峰的第二次攀登,这也是山峰北壁的首登。


“这条北脊攀登路线是一条超难的通往顶峰的直线,攀登过这座山的有许多都是世界著名的登山者,比如 Benegas 兄弟,John Bouchard,Doug Chabot,Catherine Destivelle,Colin Haley,Wojiech Kurtyka,Mark Richey,Steve Swensen和Josh Wharton, 包括英国登山运动员 Rab Carrington 等等。拉托克北脊被认为是高海拔登山圈中最后一个重要的未登线路,同时它也是汤姆第一次喜马拉雅之旅。” 


——英国登山协会


※ 终身成就奖  克日什托夫·维利斯基(Krzysztof Wielicki)


终身成就奖一直是金冰镐奖的重头戏,也是对一名攀登者最高的认可和肯定。克日什托夫出生于 1950 年,至今,他依然是“波兰喜马拉雅攀登黄金时代”最具有影响力的登山者之一。他 20 岁时开始攀登,就像那个时代大多数的波兰登山者一样,克日什托夫在攀登喜马拉雅-喀喇昆仑山山峰的道路上稳步地前行着。


1979 年,克日什托夫第一次到访喜马拉雅山,他在恶劣的天气情况下用六天攀登了安那普尔娜南峰的西侧(7219米)——这是一次值得关注的阿式攀登的尝试。1980 年 2 月,他与波兰同胞雷斯扎克·西奇(Leszek Cichy)一起登顶珠峰,开启了 8000 米山峰冬季攀登的新篇章。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克日什托夫进行了两次8000米山峰的冬攀:1986 年 1 月他登顶了干城章嘉;1988 年12月,他又在被落石击中而脊柱受伤的情况下穿着矫正紧身上衣一次性地从海拔 7400 米营地奇迹般的登顶洛子峰。在那个时代,克日什托夫已经以在空气稀薄地带的快速攀爬能力而闻名。1984 年 7 月,他从前进营地出发,只花了 22 个小时就完成了布洛阿特峰登顶并下撤的成就。


也许,克日什托夫在这些高峰上最瞩目的阿式攀登应该是在他主要攀登生涯的后半部分。1990 年,他独自攀登道拉吉里峰东坡,到达了东北山脊海拔 7800 米处,由于天气恶劣下撤,而在这之前的两周前,他已经登顶了道拉吉里峰。1993 年,他选择了希夏邦马西南坡以期开辟一条新路线,他独自攀登到一个海拔约 8000 米的山顶,这两次攀登对他来说都不算容易,但 1996 年他独自攀登南迦帕尔巴特峰则让他觉得这是他所遇到的最艰难的攀登。在攀爬路线一无所知,也无人与他组队的情况下,克日什托夫独自登上了这座 8000 米级山峰的顶峰,至此,他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完成 14 座 8000 米级高峰的登山者。

在南迦帕尔巴特的攀登之后,克日什托夫再也没有创造更高水平的登山经历。但他选择带领登山队继续攀登,其中包括两次冬攀 K2 失败以及一次冬攀布洛阿特峰成功却悲惨的经历。


现在,克日什托夫是探索者俱乐部的成员之一,他于 2001 年获得了洛厄尔托马斯登山奖,并于 2018 年与梅森纳尔一起获得了著名的阿斯图里亚斯公主体育奖。这是该奖项首次授予一名攀登者。


“有一些登山者能力很强,但他们却不那么有战斗力。他们会从心理上自我暗示冬天不比夏天,所以在面对冬季困难的攀登环境时他们会主动退缩并认为根本不可能。实际上,想要冬攀,你必须有战斗力,且不带任何疑虑。”


——克日什托夫

九局下半两出局

哈巴雪山登顶成功

人生中第一座真正意义的雪山,真正意义的雪线上攀登,比较轻松,天气无敌爆炸给力,莫名其妙没经历痛苦就登顶了。

哈巴雪山登顶成功

人生中第一座真正意义的雪山,真正意义的雪线上攀登,比较轻松,天气无敌爆炸给力,莫名其妙没经历痛苦就登顶了。

BorisS卓哥
这角度、这光线,珠峰真美啊。近...

这角度、这光线,珠峰真美啊。近三百位登山者及其向导期待在本周“天气窗囗”开启后登顶珠峰,该项活动因山难已中断了两年。不过,廉价的向导公司令人对安全心存疑虑。

这角度、这光线,珠峰真美啊。近三百位登山者及其向导期待在本周“天气窗囗”开启后登顶珠峰,该项活动因山难已中断了两年。不过,廉价的向导公司令人对安全心存疑虑。

亚历山大&王
好想搞一套啊。

好想搞一套啊。

好想搞一套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