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59744浏览    3693参与
雍南

斩白——现代情书

J'ai un coup de foudre pour toi!

我对你一见钟情


女服务员的一边耳朵上打了三个银环。她不耐烦地看着白,后者已经在一份饮料单上寻寻觅觅了半天,最后还是点了两杯普通的咖啡。

桃地再不斩坐在白的对面,满脸悲切,下巴上乱七八糟地缠满了绷带——又一次醉酒后到处乱撞,磕到桌角的结果。如果除去圈圈绷带,他看上去还算是个富有魅力的中年男性,也用不着被路过的小姑娘们以看酒鬼流氓的眼神对待了。

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搅着咖啡,视线却不自主地溜到窗外去看霓虹灯闪烁的夜景。从头到尾都是下巴缠绷带的再不斩在絮叨:抱...

J'ai un coup de foudre pour toi!

我对你一见钟情


女服务员的一边耳朵上打了三个银环。她不耐烦地看着白,后者已经在一份饮料单上寻寻觅觅了半天,最后还是点了两杯普通的咖啡。

桃地再不斩坐在白的对面,满脸悲切,下巴上乱七八糟地缠满了绷带——又一次醉酒后到处乱撞,磕到桌角的结果。如果除去圈圈绷带,他看上去还算是个富有魅力的中年男性,也用不着被路过的小姑娘们以看酒鬼流氓的眼神对待了。

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搅着咖啡,视线却不自主地溜到窗外去看霓虹灯闪烁的夜景。从头到尾都是下巴缠绷带的再不斩在絮叨:抱怨这个城市——天气太糟糕了,白你的脸像生了重病一样——找不到工作的人太多,还让不让人活下去了——离开这个城市,远走高飞也不错。

在听到“远走高飞”这个词时,白的手颤了一颤,杯中的液体泛起小小的涟漪。他抬起视线定定地望着再不斩,已经挤到唇边的问题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Q立青
白瓷镂空熏炉 宋 | 1958...

白瓷镂空熏炉 宋 | 1958年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出土 | 山西博物院

白瓷镂空熏炉 宋 | 1958年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出土 | 山西博物院

雍南

斩白——Alt er love

在白小时候,再不斩的刀用完了就交给白来背。

一把刀比白的个子还高,他背得很是吃力,却硬是咬紧牙关向前窜。刀刃上还残留着不少鲜血,滴滴答答地往下落。如此一来,每次白雪般剔透的脸上都满是淋淋漓漓的血滴。白内心很害怕这么多血,他感觉像行走在一场无穷无尽的血雨里。还是要坚持往前走,想到如果自己背不起这把刀,再不斩先生或许就不要他了。

再不斩拖着一身伤疲累地跟在后面,看着扛着斩首刀摇摇晃晃的白,内心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欣慰。他偶尔想想:哪一天在战场上,白能够背起重伤的自己——或者最糟的,自己的尸体——转移,那可就算得上一个真正的得心应手的工具了。

这个任务,白终于在再不斩与卡卡西的第一次交手中完成了。...

在白小时候,再不斩的刀用完了就交给白来背。

一把刀比白的个子还高,他背得很是吃力,却硬是咬紧牙关向前窜。刀刃上还残留着不少鲜血,滴滴答答地往下落。如此一来,每次白雪般剔透的脸上都满是淋淋漓漓的血滴。白内心很害怕这么多血,他感觉像行走在一场无穷无尽的血雨里。还是要坚持往前走,想到如果自己背不起这把刀,再不斩先生或许就不要他了。

再不斩拖着一身伤疲累地跟在后面,看着扛着斩首刀摇摇晃晃的白,内心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欣慰。他偶尔想想:哪一天在战场上,白能够背起重伤的自己——或者最糟的,自己的尸体——转移,那可就算得上一个真正的得心应手的工具了。

这个任务,白终于在再不斩与卡卡西的第一次交手中完成了。

等假死状态的再不斩恢复过来,白已经解开他嘴上的绷带,并开始检查全身的伤口。再不斩没有睁开眼,只感觉到白纤细温暖的手心试探性一般,仿佛要将自己全身触摸个遍。可当他猛然做起、拔掉脖子上的银针时,那双手的动作立刻停止了。它们规规矩矩地交握在一起放在身前,只有它们的主人脸上牵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

之后,白才开始说起“在再不斩先生漂亮的身体上可不想留下伤口啊”这番话来。再不斩目光锐利地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其实,他还挺喜欢白的手。

Ivan·K

就如每一个夜晚都害怕第二天的到来一样


我想着即将面对的黑暗里的几个小时


犹如挣扎的那些幻境 碎片的记忆场景


我不想闭上眼


再睁开时我害怕自己更累了一点


另一天的太阳升起不过是又要开始思考那些繁琐的事


我做不到自由了


生活只能够这样了吗


闭眼睁眼 我在期待着什么


想念的见不到


面对的冰冷


孤独的独白


看着屏幕上的光 昏昏沉沉地闭上眼


没有了心安 心 放不下


我想着明天再睁眼时将再次面对的焦虑


更重了些


我好害怕


终于 我承认了


我太害怕了


浑浑噩噩的沉寂啊


时光等不及我的思索了...

就如每一个夜晚都害怕第二天的到来一样


我想着即将面对的黑暗里的几个小时


犹如挣扎的那些幻境 碎片的记忆场景


我不想闭上眼


再睁开时我害怕自己更累了一点


另一天的太阳升起不过是又要开始思考那些繁琐的事


我做不到自由了


生活只能够这样了吗


闭眼睁眼 我在期待着什么


想念的见不到


面对的冰冷


孤独的独白


看着屏幕上的光 昏昏沉沉地闭上眼


没有了心安 心 放不下


我想着明天再睁眼时将再次面对的焦虑


更重了些


我好害怕


终于 我承认了


我太害怕了


浑浑噩噩的沉寂啊


时光等不及我的思索了


我只能循环往复地纠结于其中


就在刚才


我又差点累得闭上了眼


我把自己强迫着叫醒


我还不想睡


我还害怕


害怕睁眼

十四儿

十三夭『完结篇』

嗯。。。是短篇so就是酱紫🌚🌚🌚,够短了吧。


————————————————————————————

  在得知白死了,柒不知所踪后,首领便把刚刚回来的青凤的记忆修改了,至于梅花十三,他将她的认识白的这件事彻底从记忆里抹去了。

  又过了两年,他们也都长大了。

  梅花十三在一次任务中认识了一个叫伍六七的人,怎么感觉他有点熟悉?梅花十三这样想,不管了,直接解决就好,她这样想。

  在十三第一次看见魔刀千刃,就总是觉的有种亲切感,真奇怪啊。

  有时候,十三仰望星空,她总会...

嗯。。。是短篇so就是酱紫🌚🌚🌚,够短了吧。


————————————————————————————

  在得知白死了,柒不知所踪后,首领便把刚刚回来的青凤的记忆修改了,至于梅花十三,他将她的认识白的这件事彻底从记忆里抹去了。

  又过了两年,他们也都长大了。

  梅花十三在一次任务中认识了一个叫伍六七的人,怎么感觉他有点熟悉?梅花十三这样想,不管了,直接解决就好,她这样想。

  在十三第一次看见魔刀千刃,就总是觉的有种亲切感,真奇怪啊。

  有时候,十三仰望星空,她总会想起白这个字,为什么呢,不是应该想到黑吗?不对,黑。。。柒。。。

  柒是谁?十三突然反想,为什么脑海里总是会浮现白和柒这两个字,而且分别是因为白和黑想起来的。两个极端的颜色啊。

————————————————————————————

  我愿意一直这样,想不起你是谁。

  但我不会难过,因为我已经找到你。

  可你呢?你不见了。

  两个人,总是在脑海里,他们分别是谁。

  我只知道,他们对于彼此都很极端。

  你们还好吗,十三这样想。

  柒。。。白。。。梅花,管雪。

  梅花管雪。


私たちはずっと一緒に,

君は去ったことがない

君は離れない。

私はただあなたを思っています。

君の名は,君の名は君の名は梅管雪は白。

  

DDDDDR

10猫耳猫尾黑丝袜

太能水了就这样吧x

10猫耳猫尾黑丝袜

太能水了就这样吧x

十四儿

十三夭『四』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师姐,我要怎么办。”


“一切都是首领设计好的。”


————————————————————————————

  年复一年,现在柒已经成为了最强的暗影刺客,还拥有了魔刀千刃,不过,师姐还是没有回来,白不知这样的情况是喜是悲。

  说来也奇怪,柒自从进去了组织,就好像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一样,虽然在自己面前还是以前的样子,可看到柒这样,白不禁觉得首领是不是有点太过于残忍,柒明明一开始就是个小乞丐,就算现在变厉害了,也不能让他继续这样下去啊。

  思来想去,白还是决定先把这情况告诉师姐,再去首领...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师姐,我要怎么办。”


“一切都是首领设计好的。”


————————————————————————————

  年复一年,现在柒已经成为了最强的暗影刺客,还拥有了魔刀千刃,不过,师姐还是没有回来,白不知这样的情况是喜是悲。

  说来也奇怪,柒自从进去了组织,就好像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一样,虽然在自己面前还是以前的样子,可看到柒这样,白不禁觉得首领是不是有点太过于残忍,柒明明一开始就是个小乞丐,就算现在变厉害了,也不能让他继续这样下去啊。

  思来想去,白还是决定先把这情况告诉师姐,再去首领那。这几年白与十三的通信来往中,十三知道了柒,根据白的描述,十三她也不禁有点小感兴趣。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还是要等回去之后才知道啊。

  之后,梅花十三收到了白的信,也清楚白的担忧,便在信中提到这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毕竟,刺客不能有过多感情,而且经你的描述,柒的性格本来就比较孤僻吧,也许是因为这些年在组织里待惯了?梅花十三这样写道,她显然没有想太多。

  白收到了师姐的信,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因为她觉得师姐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可她还是想要去首领那。

————————————————————————————

  “参见首领。”白道。

  首领没有回她,只是笑了笑道“来人,把这个组织的叛徒抓起来。”什么?什么?!等白回过神来,一帮人已经控制住她了。“首领?”白道,“这是干什么?!你们敢抓我?!放开!”

  “白。”首领唤了她的名字。

  “这不是做什么,只是让你做人生的最后一个任务,做完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回家。。。就可以回家了?白猛的抬起头,她小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因为贪玩而迷了路,是眼前的这位首领找到了她,他告诉她,他叫时安,他可以指点她回家,但是,要先做他十年徒弟,到时候,会给她指点回家的路,他告诉她,别想要自己找,因为,梅花世家周围有结界,一个毫无修为的小女孩,不可能找得到,于是她答应了。

  所以,现在到时候了吗?可是为什么是这种情况???

  “什么任务?”

  “我要你,先配合我们演出戏,我会向外面传你是叛徒的消息,这也是给柒的一个测试。”给柒的测试?为何要测试他?白这样想,还有就是,自己是实验小白鼠吗?!为啥要自己去啊!!!

  只好答应了,只不过,她不觉得柒会来救她,因为这些年说实话,白把他一直当弟弟看待。首领还嘱咐过白一句话,就是,如果柒来救她,就尽可能说一些自己想要逃出这里的话,奇了怪了,白这样想,她本身对男女感情就没兴趣,说实话白自身也是禁欲系。

  “铛———”柒拿着魔刀千刃冲进了地牢,听见这声响,白知道,柒来了。

  “柒?你来了!”白也只能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哎,难啊难,她有点怀疑自己的演技是不是很差,苍天呐!大地啊!白在心里哀嚎道。

  “没事吧。”柒把大门打开,说实话,当听到白入狱的消息时,他真的很着急,又想起叛徒会遭受的刑法,死刑。

  想到这里,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杀进了地牢。就是如此,看见白全身是血,又忍不住心疼,他开始恨,因为,在自己的人生中,唯一给了他温暖的,只有白。

  虽然,他一直把白当做姐姐。

  “我带你逃出去。”柒说。

  白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醒悟过来,不对啊?!如果柒救了自己,而现在的自己又是叛徒的身份,那柒不也会被追杀吗?!真是的,这死脑子?!

  可首领那边。。。突然,白的眼睛里有什么在支离破碎,原来,被骗者不是柒,而是自己,该死。。。

  她就愣在那,被柒拽着逃出了地牢,可柒和白都不知道,首领已经对柒和白下达了格杀令。现在,所有的刺客,都在追捕他两。

  一瞬间,白听到了一个声音。

  “把柒杀了,我可以让你当玄武国的第一暗影刺客。”

  师姐,我该怎么办,一切,都是首领早已安排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声音意外熟悉,可当时的白就像中了迷魂药,只能在潜意识里暗暗答应。

————————————————————————————

  “我今天就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我。”

  谁也想不到的,一直被柒护着的白,一个转身就将匕首刺进了柒的心脏。等白清醒过来,自己就跟柒一起要落入水中了,只是,柒对白笑了,不知道这笑的含义,是嘲讽?还是什么,她也没有时间想了。

  “暮瞳,开!”就在白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用刺激了柒的神经,这样,也许柒不会那么痛苦吧,白这样想。

  为什么,在收到精神冲击后,只看见白对自己微笑,那笑不是嘲讽,而是高兴。

  

  

  

  


雍南

斩白——Alt er love

他们从今天暗杀的死亡人数聊起,一直聊到天上有多少颗星星。白眯着眼睛:再不斩先生主动跟他说话让他很开心,而再不斩则怀疑自己如此心平气和地与捡来的所谓“工具”谈天是否正常。

看见星星在夜空中眨眼。

“再不斩先生,你是一颗星星吗?”

听到这个有些许奇怪的问题,再不斩一怔。他首先想到的是划过天边的血红色流星,死亡的预兆,灾难的开始,那很酷。但是今天他们已经见了太多血了。

“呃,那也许是一颗暴躁的星星;”他勉强地回答,“毁灭其他的星星,并将它们撞成碎片。”再不斩嘴上说着,思绪却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坐在尸堆中浑身浴血的小男孩身上。

“啊,先生是一颗杀戮性很强的星星,”白的眉眼弯弯,“所以需要有其他...

他们从今天暗杀的死亡人数聊起,一直聊到天上有多少颗星星。白眯着眼睛:再不斩先生主动跟他说话让他很开心,而再不斩则怀疑自己如此心平气和地与捡来的所谓“工具”谈天是否正常。

看见星星在夜空中眨眼。

“再不斩先生,你是一颗星星吗?”

听到这个有些许奇怪的问题,再不斩一怔。他首先想到的是划过天边的血红色流星,死亡的预兆,灾难的开始,那很酷。但是今天他们已经见了太多血了。

“呃,那也许是一颗暴躁的星星;”他勉强地回答,“毁灭其他的星星,并将它们撞成碎片。”再不斩嘴上说着,思绪却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坐在尸堆中浑身浴血的小男孩身上。

“啊,先生是一颗杀戮性很强的星星,”白的眉眼弯弯,“所以需要有其他星星来看管,以免惹出大乱子。”

“所以我才需要你,”再不斩有些无法控制地说下去,“你不一样,你冷静,有谋略,不把杀人当做乐趣。”一时间他竟有些哽咽:他记得在那个清晨,披散着长发的白在林中与鸟雀嬉戏的样子。你美丽,你乖巧,你不知不觉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

“我和先生,是两颗连在一起的星星呢。”

“也许是这样,那倒好,星星永远不会消失吧。”

“不,星星也有死亡、爆炸的一天,”白的声音格外认真,“重要的是有没有人注意到它的死去,它的死亡有没有给别人带来影响,有没有人为它所触动、流泪,这就是作为星星的价值。”

一时无人说话。

“那么,照你说的,你是一颗星星,”再不斩有些费力地打破沉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是。”

“没错,”白温柔地朝他笑笑,“而且,无论我们当中的哪一颗死去、爆炸,都会惊艳温柔到对方的宇宙。”

十四儿

十三夭『三』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是你?”


“怎么是你?”


————————————————————————————


  三天后,日子也渐渐平淡了起来,白和十三也会在一起练功,但说实话,十三总是觉得白没有使出全力,就连自己的防御功法和一些自己的招式都没有,自己好歹还会一点梅花功法。


  “师妹,你没有自己的功法吗?”十三问。


  “自己的功法?有啊。”白回答道,不过她也奇怪,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现在练?


  “那你为何不练习呢。”十三的好奇又加重了几分,她既然有功法,为何不练习呢。...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是你?”


“怎么是你?”


————————————————————————————


  三天后,日子也渐渐平淡了起来,白和十三也会在一起练功,但说实话,十三总是觉得白没有使出全力,就连自己的防御功法和一些自己的招式都没有,自己好歹还会一点梅花功法。


  “师妹,你没有自己的功法吗?”十三问。


  “自己的功法?有啊。”白回答道,不过她也奇怪,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现在练?


  “那你为何不练习呢。”十三的好奇又加重了几分,她既然有功法,为何不练习呢。


“因为我的功法要练习的话需要一个人协助,不然难以见到成效。”白回答道,是的,她自身是一种特殊体质,修炼的功法也不一样。


  “为何练习非要让人协助?我也可以帮忙啊。”


  “因为。。。我有两种功法,一种是瞳术,另一种是。。。啊算了那个功法,师傅不让我告诉你。”没错,白的另一种功法,就是梅花功法,但首领和师傅都不让自己把这功法告诉别人尤其是师姐,所以就只能让师姐为难喽。


  又是不让告诉?瞳术?那的确需要一个人作为受害者,不过她修炼的事哪种瞳术呢?


  “你修炼的是什么瞳术?”十三问。


  “暮瞳和殷眼。”话音未落,十三就已经目瞪口呆了。

  暮瞳殷眼?!在这刺客大陆上功法排行榜第五十之内的,绝对可以堪比斯坦国的任意一项技术,而这瞳术,更是前三十之内的,这个白,她竟然还会两种?!暮瞳还是排名第十九位的,至于殷眼,排在第二十三位。

  暮瞳可以看穿任何人的修为,不受能力限制,而且可以清楚的知道敌人的弱点自己任何人的下一步举动,无死角,有催眠的功效,可以短时间控制敌方,至于控制时间,还是给看自身修为,只不过,这种瞳术对自身消耗太大,只有把这种瞳术练到六级以上才能自由发挥,而这种瞳术总共也就十一级。

  殷眼,使用时眼睛会变成那种白金色,暮瞳其实也会变色但恰好颜色就是跟白本身眼睛颜色一样的紫色。殷眼的作用相比暮瞳,其实也没多大差别,只不过暮瞳更擅长于控制,而殷眼则是可以制造幻境,有精神冲击的作用,还可以知道别人的思想,简单来说就是读心术,这是这种瞳术的自带技能,还有一种最大的用处,就是领域,有点像结界,但领域里的任何事物皆在自己手中掌控,可以说这两种瞳术结合是天衣无缝,但每种都对自身消耗巨大,这个白,她为何不练一些简单点的瞳术呢。

  “怎么了?师姐?”白看十三那惊讶的样子,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没。。。没什么,师妹,这两个瞳术很难诶,你不可以学点相对简单的吗?或者其他类型的功法?”十三实在是很纳闷,还有就是白从哪里知道修炼这两种瞳术的方法的。

“其他功法。。。会啊,只不过都练到最高层了。”白不假思索的说道。

“什么?!哪种功法?!”

“梅。。。一种家族祖传的功法,还有一种叫柔拳。”白其实想说的第一个功法叫梅花功法,可师傅和首领都不让,所以也就换了种说法。

“柔拳啊。。。这种功法倒是实用也比较常见,那你们家族祖传的功法。。。啊也对,家族祖传嘛,不能泄露对吧。”

“嗯嗯,不过啊师姐我告诉你,这种功法啊,还是我偷偷背着父亲去学的,因为父亲觉得女孩不适合练功,所以一直不肯教我,死缠烂打都没用,还好有哥哥在,他教了我很多呢。”白道,梅花十三听了后不禁想起自己的父亲,毕竟她的父亲和师妹的父亲很像,都不怎么看重女孩子,不过,师妹的哥哥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还教师妹功法呢。


————————————————————————————

  十三和白相处的很好,也过去了快一两年了吧。只不过,白不知道,她会在首席殿遇到柒,而且这时候的柒,已经是名暗影刺客了。

  “柒?!”白本来想把最近的状况告诉首领,但却看到了从首席殿走出来的柒,这还是柒吗?柒从来不会讲究自己穿的衣服什么样式,白自打认识柒以来这次见到他绝对是她见过的他的穿着最正式也最好看的一次。

  真的是柒?可是他们上个月才在一起说过话。

  柒也注意到了白,但不像白一样那么惊讶,只是立在那,一动不动,好一会才开口。

  “我成为暗影刺客你不高兴?”

  “啊???不高兴?也没。。。”白突然注意到,柒的眼神要比之前见到他的时候还要冷,只不过,嗯。。。看样子他真的是柒,等等,原来如此啊!难怪首领让自己去找柒呢,就是培养他做暗影刺客,可是柒的年纪跟她差不多啊,自己都还不是暗影刺客呢。说实话,白有点小嫉妒。

  “你也是暗影刺客?”柒问白。

  “是。。。啊呸,怎么可能,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成为暗影刺客啊,虽然你很厉害快赶上我了,可我们要真的打起来,你肯定输啊。”白一脸茫然又左看右看着柒。

  “首领的命令。”不带任何杂质的话脱口而出,弄的白差点笑出声。

  “噗嗤,首领?你也会叫首领了啊,嗯嗯,不容易不容易啊。”

   柒不以为然,其实他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自己觉得根本不好笑的事情,别人总会笑呢,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还是什么?两人在路上聊了会,一只青鸟飞来,白一把接住了。

  “师姐的信?”白看到署名后就奇怪了,明明在一个地方啊,这么近怎么直接来找。

  打开信件,白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师妹,师傅命令我去斯坦国执行一个长期任务,因为实况紧急,没来得及亲自告诉你,这次任务可能会长达四五年,具体原因,也只有我们这些接到任务的刺客才有权利知道。

  好好照顾自己,师傅也会跟我们一起去,这些年首领会亲自照顾你,还有就是,师傅已经告诉我你的真名了,叫梅花管雪,我也知道,你跟我是同一个父亲,不同的母亲,你我是姐妹,我永远会记得,至于你说的那个哥哥,我不知道她到底是谁,可你的年纪跟我差不多,我在想,你应该是一个我的姐姐或者。。。我不知道的妹妹,我一开始也有这样的疑问,也问了师傅,可这点师傅告诉我说他也不知道,师傅到底知不知道我不清楚,但你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我的好姐妹,在我回来之前,愿你平安。

  看完信后,白就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立即制止住了这种情绪,刺客不能有过多感情,嗯嗯。

  “啊,对了柒,你住哪啊。”白想了想回头问柒。

  “住你隔壁的偏殿,首领说那里适合修炼。”

  “这样啊。。。不对,你说我隔壁的偏殿?!”

  白这才知道大事不妙,之前首领告诉她那里没人住,便把自己的重要物品包括修炼心得都藏在那里了,苍天啊!白现在算是知道首领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并且还故意刁难她。

  “那。。。那个!柒,你现在还不能住进去!”

  “为何?”柒看见挡在自己前面的白,如果是别人,他自然会让她让开,可她是白,是柒人生中第一个给他温暖的人,所以他相信,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我在里面放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我先收拾完你再进去!”

  “好。”这也没什么,柒想,他也没那闲工夫翻其它东西。

  忙活了好一会,白总算是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安全转移了,幸好幸好,柒没有注意到。

  “收拾完成,你可以进去了。”白像柒比了个请的手势。

  “嗯。”还真是惜字如金呐,白这样想道。



  


  


燕北三山.

白貓貓的提問箱! 

→是个语c聊天提问箱这样的,通过白猫猫你还可以找到中央庭的其他人√

白貓貓的提問箱! 

→是个语c聊天提问箱这样的,通过白猫猫你还可以找到中央庭的其他人√

尤格Teresa

我也好想养一只白猫猫啊!

多可爱啊!

治愈的力量啊!

我也好想养一只白猫猫啊!

多可爱啊!

治愈的力量啊!

荼小柒
变小的指挥使和白

变小的指挥使和白

变小的指挥使和白

雍南

斩白——Alt er love

“成为工具的感觉,就是这样吗?”

白解开发髻,乌黑的长发瞬间铺满肩背。他慌忙地撇了再不斩一眼,转过身去:再不斩一直不喜欢他带有女性化的样子。

“工具可以随意使用,更可以随意毁坏。”再不斩伸出手钳住白的下巴,强迫他的脸转过来面对自己,就像他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如果我想现在杀了你、夺走你那颗漂亮的心脏,也是可以的。”

白的眼睛早已瞥见了再不斩另一只手中苦无锋利的边缘,他艰难地垂下眼帘,脸上泛起的潮红似乎是在抗拒先生的死亡威胁,又似乎是在追逐濒死所带来的快感。想着自己的性命被他玩弄在手中,白害怕得不行,却又兴奋得发抖。

“成为工具的感觉,就是这样吗?”

白解开发髻,乌黑的长发瞬间铺满肩背。他慌忙地撇了再不斩一眼,转过身去:再不斩一直不喜欢他带有女性化的样子。

“工具可以随意使用,更可以随意毁坏。”再不斩伸出手钳住白的下巴,强迫他的脸转过来面对自己,就像他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如果我想现在杀了你、夺走你那颗漂亮的心脏,也是可以的。”

白的眼睛早已瞥见了再不斩另一只手中苦无锋利的边缘,他艰难地垂下眼帘,脸上泛起的潮红似乎是在抗拒先生的死亡威胁,又似乎是在追逐濒死所带来的快感。想着自己的性命被他玩弄在手中,白害怕得不行,却又兴奋得发抖。

离漾Young

【刺客伍六七/柒白手书】心墙

BGM:林采欣《心墙》

用女声版本是因为这里主要以白为中心。

指绘三天的咸鱼产物。

第一次做手书,bug很多请见谅。一直在想,如果阿七(柒)回到玄武国遇见白的话,他会原谅她吗…毕竟现在的柒已经不是原来的柒了,而且即便是原来的柒也该对白抱有很深的感情吧…

说不上有什么剧情。只是白的一些回忆。过去她与柒之间的心墙是差距,但彼此都将其打破了,互相依靠,是彼此作为刺客行走在黑暗之中的光。那场“背叛”后,白认为她会彻底放下柒了。然而她还是时常回想起和他的回忆。后来遇见了柒,即便他在她面前装作伍六七,即便她向他解释并道了歉,即便他傻傻的摇着头说没关系其实他已经什么都...

【刺客伍六七/柒白手书】心墙

BGM:林采欣《心墙》

用女声版本是因为这里主要以白为中心。

指绘三天的咸鱼产物。

第一次做手书,bug很多请见谅。一直在想,如果阿七(柒)回到玄武国遇见白的话,他会原谅她吗…毕竟现在的柒已经不是原来的柒了,而且即便是原来的柒也该对白抱有很深的感情吧…

说不上有什么剧情。只是白的一些回忆。过去她与柒之间的心墙是差距,但彼此都将其打破了,互相依靠,是彼此作为刺客行走在黑暗之中的光。那场“背叛”后,白认为她会彻底放下柒了。然而她还是时常回想起和他的回忆。后来遇见了柒,即便他在她面前装作伍六七,即便她向他解释并道了歉,即便他傻傻的摇着头说没关系其实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白依旧觉得彼此间隔着一道心墙,无法跨越,只能从回忆里寻找温暖的光。

狗七饼

当你试图舔你的猫


原视频在这儿

https://b23.tv/av75449615


当你试图舔你的猫



原视频在这儿

https://b23.tv/av7544961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