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上フブキ

123浏览    8参与
慕容游子卖叉烧
cp26准备的图 是フブキ猫耳...

cp26准备的图

是フブキ猫耳吧唧!

cp26准备的图

是フブキ猫耳吧唧!

テル

味噌湯

*フブミオ

*私設!

*OOC有

*我真的取名苦手啊啊啊啊啊(抱頭


該怎麼說呢,這是第一篇fubumio的文,靈感是看完了第八次家庭會議(mio),然後看到了mio哽咽抽泣的樣子,就算是有感而發吧(´・ω・`)


那時候就在想,或許在螢幕前沒有任何動作,但私底下吹雪其實很關心很心疼mio的,這樣的一個妄想成份!


真的很喜歡她們之間的羈絆以及感情,也覺得她們大概就是彼此的後盾吧、(雖然hololive全員都很溫暖,像個大家庭一樣)


裡面有些成份是自己幻想出來的,請不要代入太多的當真!感謝配合~(*´ω`*)


by 最近沈迷在Hololive...

*フブミオ

*私設!

*OOC有

*我真的取名苦手啊啊啊啊啊(抱頭


該怎麼說呢,這是第一篇fubumio的文,靈感是看完了第八次家庭會議(mio),然後看到了mio哽咽抽泣的樣子,就算是有感而發吧(´・ω・`)


那時候就在想,或許在螢幕前沒有任何動作,但私底下吹雪其實很關心很心疼mio的,這樣的一個妄想成份!


真的很喜歡她們之間的羈絆以及感情,也覺得她們大概就是彼此的後盾吧、(雖然hololive全員都很溫暖,像個大家庭一樣)


裡面有些成份是自己幻想出來的,請不要代入太多的當真!感謝配合~(*´ω`*)


by 最近沈迷在Hololive深坑的德魯



——




“大神澪:第八回緊急家庭會議!”


刷新推特後,跳出了這樣的一則新訊息,吹雪沒有想太多,就幫忙自己的青梅轉貼了。昨晚太晚睡,今天一不小心就睡到了下午。她依稀記得準備入睡那時窗外已經微微透點亮光了,大概⋯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吧?

她慢悠悠的趴在床上滑著推特,一如既往的幫忙轉推了各種hololive成員的放送公告。


「⋯今天晚上好像要和別社的朋友聯動⋯哈啊、」忍不住打了個呵欠,她上滑滑下滑滑,刷新了好幾次都還是沒有新的貼文了,才甘願收起手機。


玩什麼來著⋯?看了一下螢幕前的日程表,才想起是要玩APEX。啊啊,最近真的很常玩APEX呢。她這樣想著,隨後坐起身子,在走去電腦桌前隨手開了燈,蓬鬆的雪白色尾巴左右擺了擺,尾端的毛是黑色的,上頭還印了個星星。


砰的一下坐在了電腦桌前。她打開了桌機,隨後又打開了手機。這次不是開那隻藍色的鳥,而是綠色的程式。


看著群組內大家正在討論著最近要不要一起去敘敘苑吃燒肉,她往上滑了好長一段才發現自己睡過去的時間錯過了好多訊息。



「⋯一大早的大家都好有元氣呢~(^・ω・^§)ノ」她也發了訊息,還不忘加了個自己慣用的顏文字。


不過了一會兒就傳來了吐槽的訊息:


「大空昴:早就不早了啦——吹雪前輩!(´・_・`)」



「百鬼あやめ:吹雪前輩又睡到了下午啊⋯( *`ω´)」


「大空昴:你也沒資格說她啊www」



「百鬼あやめ:喂!(ò_óˇ)」



群組裡還是一如往常的歡鬧和樂。


順勢往椅背靠著,吹雪閉上那碧藍中帶點亮綠的雙眼,其實她每天每天、都會想著自己有進到hololive,與這麼多可愛的孩子們見面、認識,真的太幸福了。想到這兒,她不自覺得揚起笑容。



「好——!今天也要幹勁滿滿的努力!」不自覺得抖了抖狐耳,她將椅子稍微往前,身子坐的挺直,開啟了直播軟件的程式。



*

大概是⋯晚上七點左右的事情。

大神澪有點不記得了,她只知道自己是第一次在這麼多狼崽(粉絲)面前哭了出來。



剛開始,儘管她很努力的不要讓狼崽們察覺,但壓不下聲的抽泣以及抽紙巾的聲音讓評論都開始刷著:



哭了?!


不要哭啊⋯我們一直都在!


好好的休息吧⋯mio最近太累了、



諸如此類安慰性質的訊息。



頭上及屁股上長著墨黑色狼耳與狼尾的少女呆坐在電腦前,她不斷的用手和衛生紙擦拭掉自己的眼淚,雙眼都被哭腫了,還好這副模樣不會讓擔心自己的狼崽們看到。她心想,還慶幸的苦笑了一下。



「⋯咱最近,不斷的想著要再更加努力啊⋯」



逐漸又恢復哽咽的聲線,她止不住的淚水又從臉頰側滑落。



「但總覺得、越來越無力⋯⋯甚至是到了厭世的程度⋯。」



大概是心有餘力而力不足的感覺。她發覺自己內心苦澀的感覺揮之不去,並不是多喝幾口水睡睡覺就能沖淡的感受。


無論多麼的努力,好似沒有太明顯的特色就容易被忽略?



才不是呢⋯絕對不是的!我大神澪,明明很想證明這一點。


一邊這樣想,但想到了最近的內心複雜的感受,那種不斷拿周圍的人與自己對比的心態一不小心就會跑出來,然後強迫自己更加努力。



心想著或許更加努力,就能夠達到那樣。

或許⋯⋯或許我可以從平淡無奇的味噌湯,變成好吃的豬肉生薑燒?


但最近,總感覺一直在做著無謂的努力啊。

看著比自己晚進的新人們人數逐漸超過自己。她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一直以來都沒有進步⋯。



ㄧ想到這,她又忍不住落下眼淚,內心的壓力及無力交織,儘管她知道單單哭泣是沒有用的。



「小粥說,咱是味噌湯⋯。」



「儘管平淡無奇,與其他料理相比起來⋯、」


「但偶爾喝上一口,卻能感覺到安心。」




但是,咱一定得是平淡無奇的味噌湯嗎⋯?

⋯儘管認清自己的定位是好事,但真的⋯⋯


也有不甘心的時候啊。



「這樣咱的狼崽們(miofa)⋯每天都只有味噌湯喔?」她無奈的笑了笑,擦了擦眼角的淚痕。



總想著自己是可以與任何人搭配的味噌湯。

是日本人每天都不可或缺的味噌湯。


但是、如此平淡無奇的人、做了再多的努力貌似都無法追趕上那些本身就很有趣的人。





她開始回想起自己當初進入Vtuber界的初衷。


為了追趕著身為自己青梅的吹雪,誤打誤撞的去嘗試了Vtuber這種職業。

抱著強烈的執念與思念,她義無反顧的成為了“大神澪“。其實就算一直到了現在,她也從來沒有感到後悔。


就是,⋯有些迷茫了吧。




當初瞞著吹雪進了同個工作環境,一路上都挺陌生的,mio長大後反而變得有些認生,可為了能夠和吹雪有更多的相處時間。



「mio———!居然也到hololive了!」


第一天知道這件事情的小狐狸,高興的直接在上層面前把自己給抱住了,她外表必須保持著正經,但其實自己心裡也好高興啊。



在那之後,吹雪就時常幫助著剛入hololive的mio,無論是設備設置上的問題,還是遊戲裡以及工作上任何大大小小的建議。



mio其實面對這樣熱心的幫助自己的吹雪,一直想要快點變得像吹雪一樣,成為一流的Vtuber。


追趕著她,並非是想超越她,或想證明自己的實力。


她只是想,像當初吹雪幫助自己一樣,倘若自己努力成為了一流的Vtuber,就可以也幫助到吹雪了吧?


除此之外,她也想讓自己變得能夠幫助大家,多希望知道自己的狼崽們可以多一點。讓更多人、更能夠因為自己的存在而感到開心、感到單純的快樂。




明明想不斷盡全力的努力著、以及那些不斷受挫不斷累積的壓力在此時此刻爆發,身上背負的過多事情,導致她壓抑不住的哭了。


可頑強的個性在一開始她仍然想憋著。

因為不想讓粉絲們看到如此無力的自己、不想讓喜歡的粉絲們看到自己這樣示弱。



但這樣的心態在看見大家溫暖的留言後,徹底瓦解了。



下了播,她一個人在房間的電腦桌前哭著,儘管接收了許多大家的溫暖,她仍然感覺到一股落寞。



哭,是因為還想再更加努力,心有不甘卻無力。


但最後的笑,是她明白不管是粉絲們還是hololive的大家,都是十分關心她的。


她是被愛著的,被喜歡著,被珍視著的。

她知道她身邊,還有這麼這麼多夥伴陪伴著自己。



自己,也必須為了成為好喝的味噌湯而努力才行吧。



*



「大家下次再見~掰掰~」


開心的結束了聯動APEX,小狐狸放鬆的將背靠後,她轉動了一圈椅子,最後起身離開了電腦桌,拿著手機整個人躺上了床。



「⋯呼。」




.....? 

她看了看手機訊息內,今天一整天mio都遲遲都沒有回覆。


距離起床時和她說了聲早安~的訊息,一直到了現在都還沒有任何的回信。



「好奇怪啊⋯。」照理來說,mio應該是最不可能會不讀不回自己訊息的人。她再次發了個訊息,這次還傳上了自家雷歐慵懶的睡姿。



“mio~,你看雷歐睡得好狂野啊(^・ω・^§)ノ”



「⋯⋯」




她盯著螢幕,只見不過一會兒那個訊息變成了已讀,她愣了一下,「哈、mio看了、!」其實也不明白自己在激動什麼的吹雪驟然坐起身。



“⋯吹雪,能借咱點時間嗎?”




“欸?mio怎麼了?”


“我剛下播所以應該可以⋯⋯"


「欸?!」




她差點被嚇到整個炸毛,才剛打字打到一半,手機螢幕突然出現大神澪的畫面,原來mio直接打了過來。



她愣了一下,隨後接了起來,「喂?mio?」



聽著對方沒有回話,她開玩笑似的嘟囔著,「怎麼啦?突然打過來害我嚇個半死⋯」mio其實很少會主動打來,因為比起電話、mio更偏好當面見面談話。通常都是吹雪自己打過去激動的和她分享自己轉蛋抽中了本命,或是某個遊戲晉升了等級。


但儘管聽不太明白,mio也總會溫柔的附和自己,聽著自己無極限的發廚呢。




因此mio突然打來什麼的,感覺都是很嚴重很重要的事情發生了才會打來。




「⋯⋯mio?」她微微皺起眉,收起了那副玩笑般的說話方式,嚴肅了起來。



她聽到了,隱約之中,mio的抽泣聲。



「⋯⋯?!」有人欺負mio嗎?

直到聽到對方那哽咽的聲音,小聲的呢喃著:吹雪⋯。


吹雪感覺自己的內心揪成了一團,好幾根針正扎著自己的心。心疼的苦澀感從心裡湧出。



「mio怎麼了?為什麼哭了⋯⋯?」她緊張的問著,原本正左右掃蕩著的狐尾突然的停下,垂在了床邊。



「⋯吹雪,咱好累。」電話那頭的她呢喃著,時不時抽泣著,讓吹雪聽了好心疼。


想了想,今天mio好像在自己直播的同時也有緊急家庭會議的放送?她那時滑推特時還順手轉推了。



那時候的mio,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她一邊聽著mio在電話那一端的抽泣,一邊悄悄的打開了那個影片。以戴著單邊耳機的方式,一邊陪伴著電話裡的mio,一邊看著mio的第八回家庭會議。



「⋯mio慢慢來,我等你、能說的時候就好好告訴我,好嗎?」她溫柔的說著,語氣像是平時她獨自一人崩潰時被mio察覺後,那般細心溫柔的安慰著自己的mio一樣。



「⋯⋯嗯、」過了一會兒,傳來微弱的一聲答話。



是呢。雖然有過一次不小心在螢幕前,面對粉絲們哽咽了起來。但其實私底下她崩潰的時候還真不少,但大多時候都是mio或是hololive的成員們陪伴著、安慰著而撐過去的。


mio,就像是她的後盾、她的後援。




她回想起年幼的時候,她曾因自己個性比較內向認生而時常被班上同學捉弄。在班上她很少朋友,因此她變得寂寞、並以玩遊戲來填補內心的空虛。



「喂、不許你們這樣欺負她!」



她永遠記得那個時候,有個和自己差不多身軀,但因為狼耳的緣故,看起來稍微比自己高一些的黑髮女孩,挺身出來保護她。



蓬鬆的狼耳與狼尾巴,對方也和自己一樣是個獸人啊。



「咱叫大神澪~你呢?」那狼少女的笑容十分溫柔,像個姊姊似的氣場,以及自信的模樣,讓吹雪嚮往著。



有一天,她也想成為像她一樣自信、溫柔、會保護人的人!



「我叫⋯白上吹雪⋯」



「嘿⋯⋯?你這個尾巴、怎麼跟貓咪不太一樣啊?妳不是貓咪嗎?」對方上下打量著,稍微偏過頭,一臉純真的問著。



「⋯人家是狐狸!不是貓!」炸起毛了。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因為你的耳朵好像白色的貓、太可愛了~不注意就誤會了~」對方爽朗的笑著,那黑色的狼尾巴愉悅的左右甩著。



「哼!你才是大狗狗呢!」她撇過頭,氣噗噗的說著,但尾巴早已出賣自己,正愉悅的晃動著。



「哈?咱可是狼呢!狼——!」




⋯⋯



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呢。她回想的有些入神,回過神來,對方那頭傳來了微弱的呼吸聲。有著一定的頻率的呼吸聲。



「⋯⋯mio?」輕聲的問著,她猜測著對方疑似是哭到睡著了吧。




她繼續聽著前幾個小時的大神澪在直播裡哭泣的說出內心的煩惱,一邊翻著手機的相簿。



「噗⋯⋯這時候的mio好像被我捉弄了,臉上都是刮鬍泡呢。」她一邊回想一邊呵呵笑著,那天是mio生日,OKFAMS的人都來幫她慶生。



再往旁邊滑,是mio爬在樹上後,不敢下來,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的照片。



記得那時候mio害怕的不得了。一直嚷著自己的名字呢。



「⋯真奇怪,明明以前是mio很大膽、我才是那個下不來的人⋯⋯現在怎麼反過來了呢?」她疑惑的呢喃著,看了很多的與團員以及mio的出遊照,吹雪不自覺就笑了。




”⋯這樣狼崽們以後每天都只有平淡無奇的味噌湯了呢⋯⋯“在那同時,持續播放著的影片裡,mio正帶有哭腔的說著。




「⋯這樣也沒有關係喔。」吹雪看著螢幕上的mio,微微一笑,像是在一對一和影片裡的mio對談一樣的回話。



「我啊、最喜歡味噌湯了。儘管是平淡無奇的、味噌湯對我來說,還是任何料理時搭配的首選呢。」




“⋯總想著想變成豬肉生薑燒那該有多好,所以一直不斷努力著、只為了成為受歡迎的豬肉生薑燒。但咱就只是平淡無奇的味噌湯啊⋯”



“因此這些努力,好像都成了無用⋯⋯咱感覺越來越無力了⋯”



「沒有關係喔,mio。你是味噌湯,是最溫柔、最令人安心的味噌湯。是可以與任何人搭配的味噌湯。儘管世界上有很多口味的味噌湯。你也是最努力的、最好喝的味噌湯。」吹雪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說著說著,聽著mio直播裡說的東西,她也跟著哭了出來。



「⋯⋯不要輸給這個數字啊,mio。」她擦去眼角的淚水,但還是不斷的滑落著。


一想到從剛開始的入社、追隨人數還只有不到幾萬人,一直努力宣傳、努力聯動、努力讓更多更多人看到這麼棒的hololive。


如今她成為了四十幾萬人追隨著的白上吹雪。

hololive的少主。


當時的她,可是一人負重前行了。

那時候的她,時常在直播下播後一個人偷偷的哭泣。



mio其實也正在走她曾經走過來的路,現在正好是最艱苦的時期。因此她最能夠明白,mio話裡想表達的壓力與對自我的期許。




「⋯⋯不管吃了多少次豬肉生薑燒、大阪燒、牛肉丼⋯我永遠永遠會喝一口味噌湯,然後感到內心無比的安心。」這樣的比喻好像很好笑吧?或許她的表達方式很奇特也說不定。但她相信,如果是mio,一定是會理解的。



是這樣從小陪伴自己到大,一直到那時候和自己比較沒了聯絡的時候⋯,



那時候吹雪真的以為她不會跟自己再有交集了。

那樣毅然決然就減少了與對方的交集的自己⋯。





但她居然還是⋯朝著白上吹雪的方向、拼命的追趕了過來。


這是吹雪一直到了現在,都還不敢相信有人竟能為了自己做到了這一步。




「⋯mio就是這樣的mio。而我認為,雖然mio說自己不比其他人還要有趣,但總會有人、會有很多很多人!也像喜歡著豬肉生薑燒一樣、打從心裡真心的喜歡著味噌湯!喜歡著mio那令人安心、令人感到放鬆的直播方式。」



「一定會有更多人,就像我喜歡著mio一樣的喜歡上mio的!」這種話要是當面對mio說,一定會羞恥到死!她心想著,並暗自慶幸對方睡著了。




「⋯所以,加油,mio。」她對著電話輕聲的說著,不知怎麼著,直播看完了,連她自己也看到哭了一遍。



她認為mio此時早就睡著了,估計拿著手機躺在床上哭到睡著了吧?



「⋯⋯」



可她不曉得的是,mio其實一直都在。

好早之前就停止了抽泣聲,躺在床上將手機貼近耳邊。

她慢慢地聽著吹雪那有別於平常歡騰可愛的聲線,而是溫柔、沈穩的本音,正細心溫暖的安慰著自己。那聲音對著自己,特別軟特別柔。




「⋯⋯謝謝你,吹雪。」聽到了最後,她突然用仍帶有微微哭腔的聲音說著,那聲音還有些啞了。





「⋯⋯?!你一直都在嗎?!」對方貌似驚訝了。



「⋯⋯在哦,咱一直靜靜聽著吹雪說話呢。」她柔柔笑了一下。那聲音是無限的寵溺。




「⋯⋯欸?! 幹嘛不跟我說一聲!喵啊啊!」因為感覺太過羞恥了,小狐狸聲音聽起來像微微炸了毛,還在對話裡頭假裝不滿地喵喵叫著。



⋯你果然是貓吧?大神澪每一次都很想這麼吐槽。沒聽過把貓叫叫的如此自然的狐狸啊。




「有什麼關係?吹雪平常很少這麼認真的和咱說這些話呢~」mio發出了幸福的傻笑。



「⋯⋯嗚、害羞死了。」小狐狸撇撇嘴,從整臉紅到了耳根子。




「害羞什麼啊?我們都認識幾年了?!」




「⋯⋯mio這個壞狗狗、」



「誰是狗狗啊——!」咱是狼!是狼哦?」




結果最後還是破涕為笑了。兩人從原本嚴肅的談心,竟聊到了混沌的話題,吹雪又一次次的把電話裡的mio給逗笑了,兩人聊的很快樂,無話不談。



⋯⋯就像好久以前時常玩在一塊的小狐狸與小狼仔一樣。




「⋯⋯因為有mio,我也才能每一次崩潰時,都能夠好好振作起來,更加元氣的去努力哦。」吹雪微微笑說道。



「⋯⋯欸?咱有幫到什麼嗎?」



「你看看、mio就是每次都太謙虛了。mio真的也幫了我很————多!很多哦!」她故意拉長音,然後又惹得對方笑了。



「⋯因為咱們是從小就認識的嘛~」



「哼、說到這個,以前mio好大膽啊、怎麼現在卻相反了呢?」她幽幽的笑著,用調侃的語氣虧那隻狼。



「⋯⋯哈?咱、咱現在比較保守嘛、」mio反駁。



小狐狸笑了。然後也沈默了一陣子,「⋯⋯。」


直到電話那頭傳來了確認存活的聲音:「吹雪?還在嗎?」




「⋯⋯以前總是mio保護著我,」



「⋯喔、嗯?」mio先是認同了以後,才發出疑惑的問句。



「所以現在,換我來保護mio。」她低聲的呢喃著。




「⋯⋯?」



「⋯⋯吹雪、?」



突然出現了很多雜音干擾,剛剛最後一句話mio貌似是沒有聽到的。



「⋯沒什麼、我要去泡泡麵了~」她聽到對方疑似沒有聽到,也就順理成章的撇開了話題裝傻,搖搖蓬鬆尾巴,「mio晚點再聊~」



「啊、?⋯⋯好、欸!吹雪,不要老是吃泡麵啊!」這是來自mio真摯的擔心。



「那不然我等等去你家蹭飯~」那頭的聲音又變得好軟好嫩,都讓mio忍不住想寵寵她了。



「⋯⋯真拿你沒辦法,今天晚上吃炸雞塊喔?」她一臉無奈的說著,但其實內心挺高興的。



「⋯哇啊!炸雞塊!mio我換個衣服、十五分鐘後到!」小狐狸哇的歡呼了一聲,隨後mio明顯可以聽到她站起身子在走動的聲音。



「⋯⋯好啊、啊、你慢慢來啦,咱還要時間弄啊?」但還來不及說完,對方就急性子的掛掉了電話。


「⋯吹雪、?吹、⋯⋯唉真是,那孩子。」




mio掛了電話,露出了有些無奈但是實際上很高興的笑容。那孩子每次都這樣。



“任性地依賴著咱⋯對咱撒嬌⋯,只有在咱面前才會卸下堅強的一面。但今天那些話⋯⋯倘若沒有打給她、可能咱到現在都還在哭吧?”




“⋯吹雪、”



mio看著書桌前,兩個被擺放在一起的小狐狸和小黑狼的玩偶,那是吹雪送自己的生日禮物。



「謝謝你。」


「咱有認識到你、然後進到hololive、認識了好多人⋯⋯真是太好了。」此時,她是發自內心的感覺不再難受失落了。


她好像知道、自己該朝哪裡開始去努力了。



*

那天晚上,大神澪和白上吹雪歡樂的吃了頓晚飯。

還兩人一起玩了文字拼圖與swtich。


就像一如往常的她們的日常一樣,雖然平淡無奇、但也是最不可或缺、最幸福的日常。



DuE#工程又双失败
给FBK画的B站100w粉纪念...

给FBK画的B站100w粉纪念图

幼稚园上色法      感觉草稿都比成品有感觉kora!

给FBK画的B站100w粉纪念图

幼稚园上色法      感觉草稿都比成品有感觉kora!

当然是选择拖稿了
Kon Kon きつね~(^・...

Kon Kon きつね~(^・ω・^§)ノ🌽
白上吹雪だよ~
————————————————
我发现手机p图p的比我好。
第一次马克笔全身垃圾产物。
不会画笋【。】
总之AWSL

Kon Kon きつね~(^・ω・^§)ノ🌽
白上吹雪だよ~
————————————————
我发现手机p图p的比我好。
第一次马克笔全身垃圾产物。
不会画笋【。】
总之AWS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