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上吹雪

23886浏览    304参与
王六凌
佬板觉得左边略空,俺暂时脑袋空...

佬板觉得左边略空,俺暂时脑袋空白不知道该加啥了…哎…就这样吧!

佬板觉得左边略空,俺暂时脑袋空白不知道该加啥了…哎…就这样吧!

KuroNeko🐾
最近沉迷hololive,小狐...

最近沉迷hololive,小狐狸太可爱了,就。。。摸了一张,我是画渣抱歉了。

最近沉迷hololive,小狐狸太可爱了,就。。。摸了一张,我是画渣抱歉了。

冲田格蕾丝大小姐
今天是系虎哩的fbkww ~~...

今天是系虎哩的fbkww

~~

其实是给基友画的头像w

谁不喜欢白白的小狐狸呢诶嘿

(我在日更!我居然在日更!)

今天是系虎哩的fbkww

~~

其实是给基友画的头像w

谁不喜欢白白的小狐狸呢诶嘿

(我在日更!我居然在日更!)

一岁.

【夏色吹雪】雨水与微汗

#女朋友的点文(H)

#这篇写完估计一段时间不会写车了,真实榨干我

#想看的话直接私聊找我要,被屏了两次,如果喜欢留个小红心就好

#女朋友的点文(H)

#这篇写完估计一段时间不会写车了,真实榨干我

#想看的话直接私聊找我要,被屏了两次,如果喜欢留个小红心就好

碳水化合物
瞎鸡儿画 fbk 姿势有参考

瞎鸡儿画

fbk

姿势有参考

瞎鸡儿画

fbk

姿势有参考

啦滋-梅酱
搓手手,等着小狐狸的新衣服|ω...

搓手手,等着小狐狸的新衣服|ω・)و ̑̑༉

搓手手,等着小狐狸的新衣服|ω・)و ̑̑༉

想吃火锅

今天的直播太可爱了555555555

今天的直播太可爱了555555555

一岁.

【夏色吹雪】Kiss三十题(三)

#第十三题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所以就没写()

#很短,混更


11.亲吻鼻尖

「这是奖励~♪」白上吹雪俯身于夏色祭鼻尖落上一吻。


12.青涩徘徊的初吻

「吹、吹雪!」行于走廊上的白上吹雪被身后人的呼唤叫停,回身一瞧。「怎么啦?」——夏色祭双手撑在膝上,气喘吁吁了一会儿而后抬起头来望向狐狸的眼眸。「有点事情....。」平息了气息,夏色祭直起身来,面上带了丝微红。「什么...诶?」白上吹雪歪头疑惑欲言,却忽地被夏色祭只手遮住了眼。

夏色祭小腿轻轻发抖,凝眸于白上吹雪的脸庞咕噜咽了下口水,而后踮起脚,凑上前——

chu。

哎呀,只是好像撞到了牙...

#第十三题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所以就没写()

#很短,混更







11.亲吻鼻尖

「这是奖励~♪」白上吹雪俯身于夏色祭鼻尖落上一吻。






12.青涩徘徊的初吻

「吹、吹雪!」行于走廊上的白上吹雪被身后人的呼唤叫停,回身一瞧。「怎么啦?」——夏色祭双手撑在膝上,气喘吁吁了一会儿而后抬起头来望向狐狸的眼眸。「有点事情....。」平息了气息,夏色祭直起身来,面上带了丝微红。「什么...诶?」白上吹雪歪头疑惑欲言,却忽地被夏色祭只手遮住了眼。

夏色祭小腿轻轻发抖,凝眸于白上吹雪的脸庞咕噜咽了下口水,而后踮起脚,凑上前——

chu。

哎呀,只是好像撞到了牙齿。但这是初吻,青涩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14.啃吻脖颈

锐齿刺破脖颈的声音在静谧的深夜里可闻一二,相比较起来其人的喘息声就更引人注意。「没问题吗?」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忧。「没事的,继续吧。」夏色祭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闭上眼睛等待背后人的下一步行动。

伤口处很快覆上一片温热,软软的又略显粗糙的舌头在上面舔舐,然后便是顺理成章的被吸吮感。不知道是不是吸血鬼的牙齿有独特的麻醉,夏色祭并没有感到太多的痛感,更多的是头晕目眩。

「......喂。」抓住狡猾的狐狸不老实的手,夏色祭推开进食中的白上吹雪的头,转首去眯眸看她。「不可以吗?」白上吹雪显得很无辜。

夏色祭有些无奈,将脖颈主动送到了她嘴前。






15.自身后而来的亲吻

白上吹雪心情复杂地寻找着熟悉的棕发身影,而在发现她正与紫咲诗音、赤井心等人侃侃而谈时,心中更是被浇了一瓶醋。

「所以说嘛,祭是大家的噢~」白上吹雪凑近夏色祭身后,满脸黑线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嗯?」夏色祭回首来不及反应,就被白上吹雪捏着下巴吻(咬)住了唇。

当面宣示主权什么的感觉真不错。白上吹雪想。

清游正在期待评论

夏色吹雪/偶像和jk的那些事(点文)

@飛鳥の約束 的点文!擅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写(指全程都没有谈恋爱只有最后一句才确定关系)真的很抱歉!!

4000字,写过头了对不起(悲)

极度ooc,内含xybl

年轻影后fbk×清楚jk夏色祭(前后无意义,互攻偏狐)

少量Sora×友人A


   “糟糕……”白上吹雪有些狼狈的扣紧帽子。她四处张望着,试图给自己找一个逃跑的方向。

   她,白上吹雪,目前最火的偶像之一,堂堂hololive清楚担当,办事稳定可靠的fubuking,今日翻车了。

   在街上吃小吃时不小心露了脸,结果被路过的某狂热粉逮到了,本来以...

@飛鳥の約束 的点文!擅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写(指全程都没有谈恋爱只有最后一句才确定关系)真的很抱歉!!

4000字,写过头了对不起(悲)

极度ooc,内含xybl

年轻影后fbk×清楚jk夏色祭(前后无意义,互攻偏狐)

少量Sora×友人A



   “糟糕……”白上吹雪有些狼狈的扣紧帽子。她四处张望着,试图给自己找一个逃跑的方向。

   她,白上吹雪,目前最火的偶像之一,堂堂hololive清楚担当,办事稳定可靠的fubuking,今日翻车了。

   在街上吃小吃时不小心露了脸,结果被路过的某狂热粉逮到了,本来以为能私了一下结果还没等她开口,那个粉丝就大呼小叫起来。

   结果就变成这样了。白上吹雪有些懊恼的将脚下的饮料罐踢飞。红色的可乐罐碰撞在墙壁上,这时白上吹雪才看清那上面印着自己的脸。

   啊,差点忘记了,公司上周好像说要搞联动,原来是这个吗。她走近了那个罐子,仔细打量着那上面清纯无害的脸,又咂了咂嘴走开了。

   刚刚跑的太匆忙,一下子忘了自己跑到哪去了。白上吹雪茫然的看着两边没什么不同的街道,只好按照狐の直觉往前走。

   ……这不是回来了吗。五分钟后,再次绕回可乐罐的白上吹雪无奈地又踢了一下那个可乐罐。

   “fbk!fbkfbkfbk!”忽然,旁边传来了响动声,白上吹雪惊得一回头,才发现五六个狂热粉已经发现了她的踪迹,正往这边冲来。

   这不是完蛋了吗!!!白上吹雪只好飞速转身逃跑。不管怎么样随便往一个方向跑了再说!抱着这样的念头,她像一个拐角跑去。

   刚跑过拐角就发现还站着人。白上吹雪刚想急刹车时却被那个人拉住了,还一把靠到墙壁上捂住了嘴。

   “唔唔??!”受到惊吓的白上吹雪下意识想掏出放在口袋的秘密武器,但在目光聚焦后才发现捂住自己嘴的人是一个年纪比自己稍小的女孩子。

   她向白上吹雪比了个安静的手势,随后沉着的探出头看向外面。

   那几个粉丝似乎发现了女孩的身影,刚想兴冲冲的跑过去,却被她用言语拦下了。

   “我没看到呢,要不你们去那边找找吧,刚刚喝可乐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哦~”等打发走了几人后,女孩吐出口气,轻松了不少。

   “啊,那个……”白上吹雪有些尴尬的出了声“请问能放开我了吗?”此时,女孩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捂在白上吹雪的嘴上。发现了这点的她像被踩中尾巴的狐狸一样向后跳起,然后疯狂道歉。

   “呀……呀没事啦,我不是太介意的,更何况你刚刚还救了我一命呢”白上吹雪朝对方比了个Wink“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她面带笑容的对着女孩说。

   “夏,夏色祭,是您的忠实粉丝!!”夏色祭满脸通红地说,仿佛刚刚说的不是自我介绍而是什么雷普前的宣言一般。白上吹雪憋不住,噗嗤的笑了。

   “我是hololive所属的白上吹雪~能见到你真是幸运啊祭!”白上吹雪向她做了个自己的标志手势,而后想起了自己好像对一个刚见面十分钟不到的人直呼姓名而尴尬,又小心地补上一句“啊,这么称呼的话不介意吧……?”

   “不!完全不在意!白上小姐能这么称呼我简直是我的荣幸!!”

   “不不,自称都激动到变了吗……”因为槽点有点多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好的白上吹雪最后还是决定吐槽一下自称。

   之后夏色祭极度热情的想交换联系方式,拗不过她的白上吹雪只好半推半就的同意了。在添加好友时还看到夏色祭用了自己的照片做头像。

   啊……这个人真是懂的怎么准确的让别人害羞啊——夜晚,白上吹雪闲来无事地翻起了对方的往期推特,上千条推中几乎80%都是关于她的,内容也应有尽有。从平时捕风捉影听到的肉猪,holo的活动,演唱会,直播,游戏回,棉花糖,照片,就像一个行走的fbk库。

   忽然,消息栏出现了消息提醒,白上吹雪好奇的点开了夏色祭新发的推特,开始仔细的阅读起来。

   「今日、居然

   和那个人遇到了!(加粗黑字)

   不过没想到都是,影后居然也可以这么年轻,祭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还以为也是和祭一样的高中生呢,真的了不起

   呀——不愧是吹雪呢,人美声棒能力强性格好,宅力又高,还能接梗读空气

   祭也是啊,第一眼时就对吹雪心动了。就是在初配信的时候哦,那时候的吹雪超级超级可爱!

   当然现在的也很可爱,真的

   可爱又可靠,如果可以的话祭真想当吹雪的女朋友,或者让吹雪做我的女朋友呢,太完美了啊!

   我有一句话想要说的!

   果然吹雪是最可爱的!

  喜欢!喜欢!最喜欢了!果然还是喜欢!

   好不容易遇到的公主大人!

   祭生存在世界上的理由,就是为了和吹雪你相遇!

   和祭一起渡过余生吧!我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爱你!!

   爱!!你!!

   不管怎么说,能遇到吹雪简直是祭一生的好运了,万分感谢命运」

   这就是传说中的厨力放出吗。白上吹雪惊愕地看着夏色祭的推特,最后震动的心,颤抖的手,点下了回复。

   “听到了哦。”

   可惜的是,在那次之后,两人再也没有在线下相遇过,大多都是在网上聊聊天。比如成绩又下滑了几分,粉丝数又增长了多少诸如此类没什么营养的话题。看着依旧没有回复的信息框,白上吹雪叹了口气,决定今日再次出门逛逛。

   原本是平安无事的出游,在返途时遇到了意外的情况。白上吹雪眉头紧锁,看着一分钟前夏色祭发来的三个字,只觉得心中一阵难受。

   「助けて」

   在那之后,无论白上吹雪发什么东西,夏色祭都没有再回复了。

   “那个,A酱,能麻烦你送我一下去学园吗?我感觉有点不太对。”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白上吹雪犹豫着向友人A说。她知道A一向很温和,但这种情况下不知道她还会不会答应。

   毕竟她和夏色祭之间的暧昧已经被时乃空,也就是友人A名义上和实际上的朋友了解了。

   两双蓝瞳碰撞在一起,停在路边的车内陷入了沉默。

   “……唉,真受不了你,你和空简直是一个脾气的。”拗不过白上吹雪的固执和沉寂的空气,友人A将车开向了学园。

   正当两人驱车前往时,白上吹雪手机的提示音再次响起。可在她迅速拿起手机点开那个熟悉的消息框时,笑容却凝固在了脸上。

   「もう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はない。」

   「また会いましょう」

   “这不像她说出的话啊,吹雪。越是这种情况就越要冷静下来。”友人A抬眼看了一下后座紧握手机抿着唇的白上吹雪,叹了口气。

   “好好想想,像她那种80%推特全是你的人,会对你说出这些话吗?”

   这句话点醒了白上吹雪,她匆匆的带好口罩和墨镜就冲出了车外。

   “欸,还真是少有的着急呢。”友人A看着步履匆匆的白上吹雪,心中明了自己追不上,干脆打开了手机和时乃空聊起了天。

   “祭!”白上吹雪气喘吁吁地冲进了那条巷子,那条她们第一次相遇的巷子。此时展现在她面前的,是另一幅光景。

   夏色祭虚弱的躺在地上,腿上被磨破了,手臂上有几个明显的淤青,靠近手腕的位置被恶意划出了伤口,殷红的血顺着创口流出。头发也乱糟糟的。几个女生正蹲在她旁边拍照,脸上满是胜利者的神情。

  “——喂!你们几个!!”白上吹雪愣了愣,随即疾步冲了过去,在几个女生作鸟兽散时果断而精准的拿出手机将罪证拍下。

   “祭,祭?还醒着吗?”在确定那几个女生不会再回来后,白上吹雪小心地查看夏色祭的伤口,并确定对方还有意识。

   “A酱吗?方便把车开到我刚刚进去的那个路口吗?嗯嗯,帮大忙了。”白上吹雪脱下自己的大衣,轻轻地将夏色祭裹住。

   在得到友人A确定的答复后,白上吹雪将臂伸到夏色祭腋下,另一手托住膝盖,再将双手环扣于夏色祭的臀部上,只轻轻一用力就抱了起来。

   这孩子挺轻的啊,是平时经常被欺负所以才……不抱不知道,白上吹雪忍不住感叹了一下夏色祭的体重,随后踏着小碎步跑向巷口。

   “是天使吗……?”夏色祭迷糊地说着什么话“好香的味道……”伤痛的折磨,几日下来积累的疲惫和心里的压力让夏色祭有些意识不清。在这沉浮中,逐渐分辨不出哪方是假哪方是真,只好遵从了身体的本能往更温暖的地方靠去。

   “说起来,你还真打算把她带回家里?”友人A替夏色祭包扎好伤口,略带怀疑地再问了一次“被发现的话可是要被炎上的哦?”

   “我不要紧,区区名誉罢了。”白上吹雪注视着夏色祭棕色的发,但又好像看到了另一个很远的地方一般。她站了起来“就这样吧,今天也辛苦A酱了。另外明天我大概不会来公司了,如果可以的话就帮我请下假吧!”白上吹雪勉强地朝友人A笑了笑。

   “……好吧好吧,自己注意点哦,不行的话电话叫我吧。”友人A看了一眼白上吹雪和蜷缩在沙发里的夏色祭,默默的离开了。

   随着大门的关闭,室内再次陷入了沉默。白上吹雪坐在夏色祭的旁边,细心的拨开黏在额边的发。

   “祭。”她忽然感觉有些心力交瘁。夏色祭对于她是极其了解的,而她却对夏色祭一无所知。

   “你究竟还有什么瞒着我的?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

   “……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不明原因的烦躁与想哭的欲望混杂,白上吹雪趴伏在扶手上,任由泪水沾湿布料。

   一夜无眠。

   次日,等夏色祭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伤口还是很疼,但脑袋却没这么混沌了。

   “这里是……?”她茫然的环顾四周,一如当时的白上吹雪。不过这次没有人出来捂住她的嘴,而是端出了一碗热乎乎的粥。

   “——吹雪?!”夏色祭不可思议的大喊道。“怎么了?祭你对救命恩人就这种态度吗?”白上吹雪嘟了嘟嘴,将手上的粥放在桌上,又按下想起身的夏色祭。

   “我来喂你吧,你手上的伤还没好。”白上吹雪坐到夏色祭身边,她轻柔的将粥吹凉“啊——”

   正当夏色祭准备接受投喂时,快到嘴的勺子往上一挑,白上吹雪认真的说“祭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才行哦!”

   “好——来吧来吧祭才不会怕!”

   “第一,那几个女生是谁?”“是同班的同学。”正确回答,白上吹雪满意的将刚刚那勺粥送进夏色祭嘴中。

   “她们为什么要欺负你?” “……”刚刚还回答的很爽快的夏色祭一下子没了声,她沉默着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尔后白上吹雪摇了摇头,还是将粥送入了夏色祭嘴中“祭没必要隐藏的,警察已经知道了真相,你再也不会被她们欺负了哦。”她又舀了一勺粥“啊——”

   在看到夏色祭乖巧的咽下整碗粥后,白上吹雪才不放心的留下夏色祭一个人在客厅打发时间,自己则去洗碗。

   “祭?”在擦手的时候感觉到来自背后的拥抱,白上吹雪僵了僵身子,随后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让我稍微抱会……谢谢了……”夏色祭将脑袋埋进白上吹雪的衣服中,手上的力道收紧,仿佛在极力压制着什么。

   “祭……”白上吹雪握住夏色祭交叉在自己腰上的手,感受到来自衣服的湿润,但还是放纵着她在自己身上发泄。

   在哭声渐渐衰弱后,白上吹雪转过身,抱住了这个脆弱的女孩。

   “虽然很唐突,但我真的很喜欢祭”白上吹雪紧紧抱住夏色祭,将已经通红的脸埋进她的脖颈中“所以,所以能不能,和我交往?”



想说的话:

自称改变的梗是自己肉猪出来的,详情看平时的wadashi和醉酒马车名场面的ore()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NO.11狐狸不是挺好的嘛

NO.11

“狐狸不是挺好的嘛,为什么这些故事都要用它当反面例子啊?”

天台上,祭生气地和吹雪抱怨道,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两人遇见之后一周了,虽然吹雪和自己不在一个班,但在那之后,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来这里一起吃饭,聊天,嘛,真是太棒了啊——

“明明好不容易决定认真听节课的,结果却听了这么个玩意儿。”

“小祭……冷静呀……”

“狐狸那么可爱!不仅全身都毛茸茸的很想让人死命摸上几把而且打盹的样子更是可爱到极致!尤其是白狐,白色毛发在太阳光之下闪闪发光的好像镀了层金边一样,光是想想就很治愈啊!……所以说,这些作者怎么就偏偏看不见狐狸的优点呢?!”祭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把自己的不满全部倾泻出来之...

NO.11

“狐狸不是挺好的嘛,为什么这些故事都要用它当反面例子啊?”

天台上,祭生气地和吹雪抱怨道,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两人遇见之后一周了,虽然吹雪和自己不在一个班,但在那之后,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来这里一起吃饭,聊天,嘛,真是太棒了啊——

“明明好不容易决定认真听节课的,结果却听了这么个玩意儿。”

“小祭……冷静呀……”

“狐狸那么可爱!不仅全身都毛茸茸的很想让人死命摸上几把而且打盹的样子更是可爱到极致!尤其是白狐,白色毛发在太阳光之下闪闪发光的好像镀了层金边一样,光是想想就很治愈啊!……所以说,这些作者怎么就偏偏看不见狐狸的优点呢?!”祭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把自己的不满全部倾泻出来之后,心情也好了很多。

“祭,也想摸摸狐狸呀……”

“……小祭这么喜欢狐狸的吗?”

“那当然,小时候就挺想养只狐狸来着……”

吱——

“我来晚了!总算是搞完了啊……”

“啊,诗音酱,快点过来……”

“祭!啊吹雪酱也在呢,刚刚在聊什么啊?”

“关于,狐狸的话题,诗音喜欢狐狸吗?”

“……喜欢?等等就聊了这个??”

 

(真是和平的一天呢)

 



晚上,某街道。

“欢迎光临”

这里的夜晚,和小镇差不多呢,都没有什么人在,毕竟这里又不是市中心,附近也没有商业街,除了刚加完班下班归家的人们还出现在街道上之外,基本没什么人了。

“……啊,找到了。”

没想到家里的茶居然没了……还好这儿的便利店晚上也,开门,嗯……顺便也买一点其他的东西好了。

毕竟平常不怎么出门嘛,多买点的话就不用跑那么多次了。

“嗯,买点可乐好了。”这么想着,拿了茶和自己喜欢的软糖之后又带了两瓶可乐。

“谢谢惠顾。”

那么,回去吧。

沿着街道往家里走,一路上还见到了不少妖怪,不过这些大部分都是属于梦魇一类的,不伤害人的话,也不用去管它就好了。

“欸?那是……”

不远处的岔路口,有个穿着粉色外套,戴着帽子的人背对着这边,张望着什么,和路人不一样,鬼鬼祟祟的,小偷吗?不对吧……

仔细一看,这人旁边还跟着……一只,猪?

是妖怪吗?

那人回头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就跑进了黑暗中。

跟上去看看……

 

“呼……哪去了……”拐过一个岔口之后,那人就不见了,不过,吹雪遇到了个很不得了的东西。

“那是,梦魇?那么大????”

不远处的房子旁边,窝着一只黑乎乎的巨大史莱姆状妖怪,大到几乎要把房子吞下的地步,一般来说,这玩意压根不可能长那么大,除非吸收了某种特殊的梦。

“等等,这家是……夏色??小祭的家吗?”

虽然是夜晚,但在灯光之下看到一清二楚——确实是“夏色”没错。

“这么大的……也不能放着不管吧?”

虽然说在人类睡着的时候击杀梦魇并不会对人类造成什么影响,顶多就是让人醒过来而已,况且这么大一只梦魇,绝对会吸引来其他妖怪或者魔法师吧。

刚才……总之先把这个处理掉离开好了。

在确认四下无人之后,吹雪回到了妖怪的形态,轻轻把手放到这只梦魇身上,蓝光一闪,瞬间整个就被冰封住,再“啪嚓”一声碎成小块消散。

“唔……没事吧,小祭……”

得离开了,万一被看见就不太好……!

一回头,发现刚才那个人就站在身后不远处。

“果然,不是普通人啊。”

 



“……做了个奇怪的梦。”

祭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窗外异常美丽的星空陷入沉思,一看时间居然是凌晨。

平常都是一口气睡到天亮的怎么今天就拉胯了?

而且,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的样子……出去看看?反正现在也睡不着。

于是祭穿了件外套就出去了,开门的那一瞬间,一阵寒风迎面扑来让大脑清醒了不少。

之后一秒,一只从天而降的猪……对,是猪,被祭接了个正着,而且自己还认识——这不是心豚吗?!

等等,为什么会从天上?

祭抬头一看,空中还飘着不少大大小小的心豚,另一边,那些巨大的冰锥都称得上是艺术品了。

有人在祭家门口打了一架……不过,已经见怪不怪了啊。

祭躲在围墙后探出个头暗中观察——那不是,赤井心……心心大人?她不是在海外的嘛,怎么跑回来了,手上还拿着根长得奇形怪状的棍子……另一个,是吹雪??

只不过现在的吹雪看起来和平常不一样。

尾巴!还有耳朵!吹雪是妖怪啊……这么毛茸茸的尾巴,是狐狸吧?

这么说之前,自己居然在吹雪面前说了“喜欢狐狸”诸如此类的话,斯——

不对不对,现在,是不是应该去劝架……怎么办……

——尾巴,想摸——嗯咳咳,是劝架,劝架。

祭,伺机而动ing

然而吹雪并没有注意到祭的样子——就是现在!

祭冲了出去,吹雪被半路突然冲出来的祭下的一抖没来得及躲开,让祭扑个正着,两人一起摔倒了。

“小祭?……唔喵!!!”

祭一把揪住吹雪的尾巴就是一顿乱蹭,有种想把毛撸秃的架势。

“狐狸果然最棒了啊——”

“给我停下啊kora!”

“好痛~下手好重啊吹雪……”

清游正在期待评论

夏色吹雪/默契

一直想摸点关于她们的东西

灵感源自她们玩的雪山人狼,有情节虚构(主要记不清哪场有哪些人玩了)

短,ooc,且写的时候有些疲惫可能会词不达意,大概会有二修版

这周再更一次就等考完中考在更新了


“对hololive其他人而言,她们总是有属于她们的默契。

   异于fumio青梅竹马的日久沉淀,也异于夏色诗音高度相似以至于偶尔合不来。夏色吹雪总是在以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保持着贴贴。”

   白上吹雪笑了笑,随后了然的划到下一条推特继续自己的自搜之旅。刚刚的是一个中国粉丝在推特上的感叹,似乎受到了不少好评。

   与此同时,正在自搜的夏色祭也看到了这条推...

一直想摸点关于她们的东西

灵感源自她们玩的雪山人狼,有情节虚构(主要记不清哪场有哪些人玩了)

短,ooc,且写的时候有些疲惫可能会词不达意,大概会有二修版

这周再更一次就等考完中考在更新了



“对hololive其他人而言,她们总是有属于她们的默契。

   异于fumio青梅竹马的日久沉淀,也异于夏色诗音高度相似以至于偶尔合不来。夏色吹雪总是在以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保持着贴贴。”

   白上吹雪笑了笑,随后了然的划到下一条推特继续自己的自搜之旅。刚刚的是一个中国粉丝在推特上的感叹,似乎受到了不少好评。

   与此同时,正在自搜的夏色祭也看到了这条推特。她仔细的看了一次,又愉快的点了个赞,这才犹豫着往下拉动。

   夏色祭想起了以前有一次玩雪山人狼时,她和白上吹雪作为人类活到了最后。这时白上吹雪故意想逗弄一下后辈,就操纵小人用镰刀袭击在自己前面的两个后辈和正在开门的夏色祭。

   原本就因最后时刻到来而放松的后辈们被吓了一跳,大呼着以为白上吹雪要反水,纷纷拿出武器警惕着。

   白色的恶魔得意的翘起尾巴,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于后辈们不同的另一种声音。

   夏色祭既无奈又愉悦地笑了一声,手上开门的动作丝毫没变慢,只是在进了飞机后又下了来对着后辈们说“好了好了赶紧上飞机吧,人类要赢了哦!”

   等到后辈都乖乖地上了飞机后,夏色祭才对白上吹雪说“走吧?吹雪?”

   白上吹雪在那头哧哧的笑了,她嗯了一声,率先上了飞机。

   随着夏色祭的加入,飞机满员了。于是这句就变成了人类完全胜利局。

   等直播结束后,有个后辈曾在私聊询问过夏色祭,在那种时候白上吹雪前辈忽然“反了水”,难道夏色祭不害怕吗?

   夏色祭只淡淡一笑,说“不是不害怕,白上她想反水的话在登机场下面就可以把我们都歼灭掉,但她没有。按照我对她的了解程度,这大概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于是没有太大的感觉。”

   这就是夏色吹雪的默契吗?

   “嗯,是的哦。”

   白上吹雪顿了顿继续下滑的手,思考了几秒后又重新拉回刚刚那条推特,迅速的点了个赞。

   她想起了人狼时,她和夏色祭都是狼人。

   后期情况出现了偏差,白上吹雪被迫当明狼反水,从众人的领导者,拥护者变成人见人怕的强力人狼。

   于是在某条雪道上,一明一暗双狼遥遥的看到了对方。没有任何准备,也没有任何对台磁条。就在白上吹雪抬起抢,讲出“祭,来我这里吧~”这句话时,夏色祭就已经理解了白上吹雪的意图。

   “不,过去的话绝对会被你杀掉的吧。”于是她们逢场演戏,骗过了所有人。

   已经信任夏色祭后来被反水的Aki在游戏之后问过夏色祭和白上吹雪是什么时候达成的共识。夏色祭只说“这是默契哦~”就飘飘然的走了。

   这件事是Aki在某次聊天中无意识泄露的,察觉到的白上吹雪也笑嘻嘻地当不知情。

   “是啊,这就是默契吧。”

心已经死了
约稿,可预约,八月份开工,白菜...

约稿,可预约,八月份开工,白菜价。

约稿,可预约,八月份开工,白菜价。

rafwu
粉丝破十了好开心(悲) 小狐狸...

粉丝破十了好开心(悲)

小狐狸太可爱了摸了


粉丝破十了好开心(悲)

小狐狸太可爱了摸了


Co+2Fe==Coffee
\fbk/\fbk/\fbk/...

\fbk/\fbk/\fbk/

玩到喵斯的吹雪联动了 suki!!

\fbk/\fbk/\fbk/

玩到喵斯的吹雪联动了 suki!!

NaO

「Natu夏」

努力把想象中的画面画出来了~

才不是因为那3个游戏终于在steam发售了但我的旧显卡带不动于是在新显卡到之前闲得无聊才来画画的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首歌!

焼痕煉黑、冷艶ノ絶    

「Natu夏」

努力把想象中的画面画出来了~

才不是因为那3个游戏终于在steam发售了但我的旧显卡带不动于是在新显卡到之前闲得无聊才来画画的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首歌!

焼痕煉黑、冷艶ノ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