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乐

13245浏览    47参与
灵渡白狐
白藏主x神乐 趁监护人晴明不注...

白藏主x神乐

趁监护人晴明不注意,赶紧牵手手。

小孩子不要早恋(不)

(在官博扒拉图片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好像是比较早之前的图了)

白藏主x神乐

趁监护人晴明不注意,赶紧牵手手。

小孩子不要早恋(不)

(在官博扒拉图片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好像是比较早之前的图了)

单啊单

阴阳寮里那个崽

突然诈尸,年更选手回来了!


3


后来还是风神大人来救场了,可喜可贺。


“小白,真的没事了。不用太担心。”


神乐太小了,完完全全回到了被源赖光拐回本家不久的样子,面对化作少年的小白,只能扯扯他的衣服下摆


“神乐大人…要不是,要不是小白在发呆,大人就不会摔倒了,都是小白的错…”平时抖擞抖擞精神奕扬的耳朵,这会也焉巴巴的垂了下来


他太过于疏忽了,忘记了现在的神乐,不是有着邪神部分神力的大阴阳师;而是莫名回到幼时的,孱弱的人类贵女。


源博雅和安倍晴明知道了一定会责备他的,他是知道的。


源博雅不用说,他是神乐的血亲,也是...

突然诈尸,年更选手回来了!



3




后来还是风神大人来救场了,可喜可贺。



“小白,真的没事了。不用太担心。”



神乐太小了,完完全全回到了被源赖光拐回本家不久的样子,面对化作少年的小白,只能扯扯他的衣服下摆



“神乐大人…要不是,要不是小白在发呆,大人就不会摔倒了,都是小白的错…”平时抖擞抖擞精神奕扬的耳朵,这会也焉巴巴的垂了下来



他太过于疏忽了,忘记了现在的神乐,不是有着邪神部分神力的大阴阳师;而是莫名回到幼时的,孱弱的人类贵女。



源博雅和安倍晴明知道了一定会责备他的,他是知道的。



源博雅不用说,他是神乐的血亲,也是庭院里最疼神乐的。何况,前些日子因着神乐想吃东街那家店的樱饼,一大早博雅特地冒着寒风跑到人家店铺那去排队。生怕去晚了樱饼卖光了



晴明则是把神乐当成闺女(?)宠。她还很小,但是她没有同龄人应有的,快乐的童年生活,有的只是繁缛复杂的巫女学习。要说起来,晴明在各方面宠神乐都不亚于博雅



可小白并不是害怕两位大人的责备。他只是害怕自己守不了小姑娘。



一旁的风神笑了笑,他早就知道面前正在自责的的小狐狸,可是一方大妖——梦山之主,白藏主。



传言桀骜不驯的梦山之主如今却为了一个受到邪神诅咒,只是邪神一小部分的灵魂碎片担忧,真是令人感到惊奇。



但这也并不奇怪,不仅是小白,就算是他一目连,亦或是整个庭院的式神都为这个女孩儿感到担忧。



“我已为神乐大人贴上了风符,放心吧。我尚有委托未完成,先走了。”



早在门口等着的荒闻言抬头看着向他走来的一目连,耳朵微红。一目连熟练的牵着荒的手,朝外面走去。



小姑娘拉了拉少年的衣袖,示意少年蹲下。



“吧唧~”神乐软软的樱唇轻吻在小白的脸上



小白的尾巴晃了晃,刚刚脸上有股软软的感觉?



小白的耳朵竖了起来,刚刚神乐大人亲我了!



小白周围冒小花花了,神乐大人亲我=神乐大人喜欢我!



此时的庭院门口,一位红色挑染的白毛靓仔默默路过~



三双赤眸对视



一秒,鬼切从屋子里走出来了



两秒,鬼切提着刀跑来了



三秒,“源赖光!去死吧!!!”



白毛靓仔表示疑惑,我只是想来看看被我拐了五年的小妹妹而已,顺便挑染她的头发,这可是只传男不传女的,为她破例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为了保命,小神乐我明天再来挑染。



还在一旁的小白和神乐一脸茫然,刚刚门口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出现了呢



“哦呀,小姑娘这是在干什么呢?”

烟

重归于好(二)

最近都在想剧情

所以没更

但是我现在来了

老样子渣文笔

各位多多包涵


—————————————————————

而此时张怀瑾的宿舍里

柏欣妤和韩家乐在张怀瑾的宿舍里面偷吃的,张怀瑾看着这对情侣在自己的宿舍这边偷吃的,拼命的忍住怒火,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开口吼道“柏欣妤!韩家乐!”两人吓了一跳“我艹!(一种草本植物),怀瑾你你回来了………”韩家乐先回答道“你俩小情侣在我宿舍里面干嘛呢”张怀瑾拼命地忍住怒火,但脸上的表情依然告诉着这俩人张怀瑾生气了“emmmmmm我我我们俩是过来告诉你好消息的”柏欣妤为了保命胡乱说的,听到这里,张怀瑾挑了挑眉毛“哦~是吗,说一下什么好消息啊...

最近都在想剧情

所以没更

但是我现在来了

老样子渣文笔

各位多多包涵



—————————————————————

而此时张怀瑾的宿舍里

柏欣妤和韩家乐在张怀瑾的宿舍里面偷吃的,张怀瑾看着这对情侣在自己的宿舍这边偷吃的,拼命的忍住怒火,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开口吼道“柏欣妤!韩家乐!”两人吓了一跳“我艹!(一种草本植物),怀瑾你你回来了………”韩家乐先回答道“你俩小情侣在我宿舍里面干嘛呢”张怀瑾拼命地忍住怒火,但脸上的表情依然告诉着这俩人张怀瑾生气了“emmmmmm我我我们俩是过来告诉你好消息的”柏欣妤为了保命胡乱说的,听到这里,张怀瑾挑了挑眉毛“哦~是吗,说一下什么好消息啊”

…………………一阵寂静……………………

“嗯?你俩该不会就是单纯的来我这边偷吃的吧”两人眼看穿帮,韩家乐脑筋急转说“那是不可能啊,我们不会骗人的”“那请你说一下什么好消息啊”“emmmmmmmm”柏欣妤突然一转想起来今天她在咖啡厅看到了一出好戏“到底是什么好消息”张怀瑾仿佛不耐烦了,已经做好准备打人的那姿势了,柏欣妤直接说出来了“我们在咖啡厅看到了黄恩茹和陈倩楠在分手”话音刚落,张怀瑾便把手收了回去,什么也没说,就静静的坐在床边,韩佳乐立马知道了掐了一下柏欣雨的腰,“啊!疼!”韩佳乐用眼神告诉柏欣妤(你看看你说的啥赶快去哄怀瑾)柏欣妤这个耙耳朵当然会听老婆的话,所以就屁颠屁颠的去床边哄怀瑾,“怀瑾,你没事吧”“没事,都已经过去了我已经放下了”话虽这么说,但怀瑾的手紧握成拳头,韩家乐注意到了这个动作,叹了口气,走到张怀瑾的旁边拍了拍肩膀“之前是之前,或许你可以尝试着原谅他,但这还是按你的内心我们管不了”“(深呼吸)好”看见张怀瑾这样,韩家乐也不好多留便拉着柏欣妤的手回宿舍了

“咔————”宿舍门打开韩家乐和柏欣妤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张怀瑾昂头一仰倒在了床上,合上了沉重的眼睛,她真的听到那个消息,发现自己的心居然动了,她以为过了这么久,她会放下的,她没想到没有放下,张怀瑾的脸颊划过两滴泪

“黄恩茹……黄恩茹……为什么我就是放不下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张怀瑾说着说着累了,睡着了………












没啦!









等待下一次吧!










拜拜




烟

重归于好(1)

渣文笔

重度ooc

不要过于当真

——————————————

咖啡厅里

黄恩茹一脸冷淡地望着陈倩楠,小嘬一口咖啡,缓慢地吐出几个字“陈倩楠,我们分手吧”话音刚落,陈倩楠差点把咖啡给吐了出来,带着惊讶的语气大叫道“为什么?!”黄恩茹还是一脸冷定地看着陈倩楠“我累了”刚听到这句话陈倩楠冷嘲道“呵,累了?我看你是心里还放不下张怀瑾吧”黄恩茹愣了一下,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并不是是你一次次的红杏出墙,我却一次次的退让,让我累了”“好,行,分手就分手,你走吧”“咖啡钱我已经付过了就当最后一次请客”黄恩茹拿起外套头也不回的走了,陈倩楠望着黄思茹的背影默默的沉思


黄恩茹走出咖啡厅,看见了一个...

渣文笔

重度ooc

不要过于当真

——————————————

咖啡厅里

黄恩茹一脸冷淡地望着陈倩楠,小嘬一口咖啡,缓慢地吐出几个字“陈倩楠,我们分手吧”话音刚落,陈倩楠差点把咖啡给吐了出来,带着惊讶的语气大叫道“为什么?!”黄恩茹还是一脸冷定地看着陈倩楠“我累了”刚听到这句话陈倩楠冷嘲道“呵,累了?我看你是心里还放不下张怀瑾吧”黄恩茹愣了一下,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并不是是你一次次的红杏出墙,我却一次次的退让,让我累了”“好,行,分手就分手,你走吧”“咖啡钱我已经付过了就当最后一次请客”黄恩茹拿起外套头也不回的走了,陈倩楠望着黄思茹的背影默默的沉思


黄恩茹走出咖啡厅,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黄恩茹大喊道“杨晔!”杨晔一转头便看见了黄恩茹,“恩茹?你怎么在这”黄恩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告诉杨晔“没什么事,就跟陈倩楠分手而已”“啊?!真的分了”“嗯”“唉,分了也好对你俩都有好处,那你心里还有张怀瑾?”听到杨晔这么一说,黄恩茹便回忆起当初他跟张怀瑾说自己找到对象时张怀瑾说的话“既然你都已经有对象了,那咱们也就别再互动了,辟邪吧”“恩茹?”黄恩茹见面前摇晃的手思想回来了“啊?怎么了”“你刚刚都发愣了怎么了嘛?”“没没什么杨晔我还是想去找一下怀瑾”“嘶——行吧”“嗯”





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












还是没有了













好吧,真的没有了

小伙子,等下一次吧

晒太阳的蘑菇

小白今天依旧在寻找机会

※极度OOC,慎入!※

※白藏主x神乐※


在源博雅出现之前,神乐的存在感很低,不爱说话的小姑娘总是站在晴明身后,撑着伞沉默着,用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记录着发生的事情。


小白有时候觉得,神乐大人也许是四季交替中遗漏下来的,不随时间变化而变化的,许是一片落叶,也可能是不经意间踩在狐狸爪子下的一朵嫩生生的迎春花,或者是尾巴尖尖脱落的毛绒球。昂着脑袋看着神乐大人不动声色地抿唇,然后冲着犬神的刀尖毫不犹豫地闯过去挡在晴明大人的面前,白藏主突然有些明白她沉默的原因。


隐藏气息抵御危机,神乐也许一开始就没有真正地相信任何人。


樱树下漏进...

※极度OOC,慎入!※

※白藏主x神乐※

 

在源博雅出现之前,神乐的存在感很低,不爱说话的小姑娘总是站在晴明身后,撑着伞沉默着,用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记录着发生的事情。

 

小白有时候觉得,神乐大人也许是四季交替中遗漏下来的,不随时间变化而变化的,许是一片落叶,也可能是不经意间踩在狐狸爪子下的一朵嫩生生的迎春花,或者是尾巴尖尖脱落的毛绒球。昂着脑袋看着神乐大人不动声色地抿唇,然后冲着犬神的刀尖毫不犹豫地闯过去挡在晴明大人的面前,白藏主突然有些明白她沉默的原因。

 

隐藏气息抵御危机,神乐也许一开始就没有真正地相信任何人。

 

樱树下漏进的阳光把蓬松的毛发晒得暖烘烘的,糖吃多了,闹着牙疼的白藏主委委屈屈趴在神乐腿边有些瞌睡,灵敏的嗅觉浸染淡淡的带着少女体温的香味,还有背上有一搭没一搭抚过毛发的略带湿意的柔嫩手掌。神乐的体温略低,不像晴明那般温暖,带着凉意,却很温柔。

 

“小白。”神乐的声音轻轻淡淡的,融在春光里似飘忽不定的蒲公英,“以后可不能贪嘴了。”

 

“呜……知道啦神乐大人。”

 

小狐狸委委屈屈,脑袋蹭着神乐的掌心睡过去,仿佛有魔力,被她抚摸的身子很暖,暖到驻扎在牙根的瘙痒疼痛都淡了。

 

谢谢呀,神乐大人。

 

梦里的小白喃喃自语,疲惫席卷到全身,他想着,等醒过来再好好跟神乐道歉吧。

 

小白还记得,神乐一直都在做噩梦,她有时候会哭,那双好看的眼睛有时候会突然间簌簌地流下眼泪来,睫毛打得湿湿的,滴在小白的脑壳上温度迅速消散,凉凉润润的,它安静窝在神乐的怀里听那颗脆弱的心脏坚强跳动。

 

“没事的,神乐。”

 

小白听到将神乐整个人圈在怀里的晴明声音在上空盘旋,阴阳师用唇轻蹭着小姑娘的额头,是安慰,是心疼,晴明的声音很好听,很有安全感,即使是半夜三更被神乐摇醒,晴明也没有半点埋怨,长长的银发垂到小白面前,像夜空中高悬的皎月。

 

那时候的庭院只有它,神乐,安倍晴明。小白呆呆地看着晴明揽着他们的手臂,晴明大人真可靠,小白这么想,心头有些酸。

 

小白一直憧憬着安倍晴明,顶天立地的大阴阳师,面对大灾难之时只要看到他的脸,无论面对的是海国还是邪神,就知道这场战役输不了,就像那天夜里晴明安慰做噩梦的神乐一样,他能把整个平安京揽入怀中,用肉体凡身的暖意温柔的守护这个世界。

 

所以小白就在想,是不是变成人形就能把咬着牙伤痕累累却还要坚持站在战争第一线的神乐大人护在身后,能在街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牵紧神乐大人的手,能在大家都渐渐没入时间洪流中变老之前用自己的拳头击退针对神乐大人的恶意。

 

苹果糖是神乐专门给他买的,小白收在尾巴后的口袋里舍不得吃,等到融化的糖液把衣服弄得黏糊糊之后才一边可惜一边珍惜着舔干净。

 

祭典人来人往,人鬼共生的平安京里危机四伏,少年模样的小狐狸捏紧了神乐的手,又不敢过于用力,那方嫩生生的小手在掌心中仿佛随时都要被他的体温融化,但即使会融化,他也不会松开。定制的浴衣很合身,小白开心地摇晃大尾巴,学着神乐往日的语气说:“神乐大人,可不要跟着不怀好意的人走哦!”

 

少女笑盈盈的,笑意在粉色的眸子中熠熠生辉。小白终于看清,原来沉默寡言的神乐大人也会如一般人家的小女孩一样喜欢吃糖葫芦,喜欢追随璀璨的烟火,褪去不应有的老成和沧桑,她的眸间映满五彩斑斓的花火,还有他的脸。

 

“一直以来都谢谢你,小白。”

 

温润的唇瓣柔软贴在额角,似有若无的亲昵激起小狐狸脸颊红晕迅速攀升,如同夜幕中绽放的夏日烟火,把那张青涩稚气未脱的少年脸颊染得红彤彤,但他眼中的狂喜和身后疯狂摇摆的尾巴把他的欢愉表达更甚。

 

小白对着神乐傻笑,神乐对着小白傻笑,小狐狸较神乐高半个头,头顶的大耳朵立得直直,少年犹豫羞涩,终于鼓起勇气,双手握住神乐的双手,熠熠星光盛入他的眼:“神乐大人,我——”

 

“喂!小狗!你不要总带着神乐到处乱跑啊!”

“不是小狗!话说我这个形态哪儿像小狗!”

 

表白被打断是常态,不过也没事,小白想着,毕竟机会还有很多,往后再慢慢找机会就好啦。

 

 

End.

神乐喵
“为什么要在意与自己毫不相关的...

“为什么要在意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via:咸小咸鱼


(好久没来老福特更新动态了,非常抱歉)

“为什么要在意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via:咸小咸鱼


(好久没来老福特更新动态了,非常抱歉)

单啊单

阴阳寮里那个崽

2


用小肉手揉了揉眼睛,突然发现眼前的众人变大了的神乐一脸懵,呆呆的表情和停在半空的小手手,还有那刚睡醒孩子自带的奶音,awsl!


“晴明?小白?为什么,你们变大了?”


“神乐,不是我们变大了,而是你变小了哦”八百低头看着小神乐,笑眯眯的把她从怀里抱出来


 神乐回头看了看八百,又低头看了看已经缩水的手,抬头看了看晴明和众女性式神,


“?”神乐歪歪头,很不解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


而且,自己站着,竟然比坐着的狐狸形态的小白要矮那么一点。伐开心。


这场闹剧最终由八百比丘尼结束。占卜的结果是几个月后...

2



用小肉手揉了揉眼睛,突然发现眼前的众人变大了的神乐一脸懵,呆呆的表情和停在半空的小手手,还有那刚睡醒孩子自带的奶音,awsl!




“晴明?小白?为什么,你们变大了?”




“神乐,不是我们变大了,而是你变小了哦”八百低头看着小神乐,笑眯眯的把她从怀里抱出来




 神乐回头看了看八百,又低头看了看已经缩水的手,抬头看了看晴明和众女性式神,




“?”神乐歪歪头,很不解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




而且,自己站着,竟然比坐着的狐狸形态的小白要矮那么一点。伐开心。




这场闹剧最终由八百比丘尼结束。占卜的结果是几个月后神乐就会变回来。




所以,我们一起偷孩子吧





事出突然,导致神乐无法和晴明等人一起打御魂觉醒,更别说斗技了这种挨打的事儿了,只得待在庭院里,和小白姑姑等式神一起。


因为怕神乐变小后坐在地上不舒服或者被地上的一些小虫咬伤,才不是因为自己想抱神乐大人!为此,小白特地变回人形,小神乐就窝在他怀里,两人就这么在樱花树下闲聊



“小白,你说晴明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往常都是和他们一起出去的,现在待在庭院里,还真不习惯呢”



“对小白来说,只要在神乐大人身边就行了”认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小白又赶紧补了一句“当然还有晴明大人,博雅大人和八百比丘尼大人”



神乐从小白怀里出来,抬头正视小白,“小白,要不我们出去打副本吧,虽然样子变小了,但是我的力量还在呢”



“这个……不好吧,晴明大人让我们待在庭院里,贸然出去会让他们担心的”小白揉了揉神乐的小脑袋“况且神乐大人现在已经变小了哦,如果突然在外面变回去,会很困扰的哦”



是了,虽然神乐变小了,但是衣服却没有,所以今早八百比丘尼抱着神乐过来时,他从松松垮垮的衣服中,看到了某些他不该看的



比如,神乐那未完全发育的plane场



姑姑:三飒起步,最高天翔鹤斩。



小白一想到那场面,脸又悄咪咪的红透了。啊啊啊啊不行,不能再想这种场景了!要是被博雅大人知道会揪秃他的毛的!恐怕,神乐大人知道了自己的龌龊思想,也会远离自己的吧


沉浸在自己思想里的小白并没有想起小神乐已经从他怀里出来了,还一直看着他,他那似调色盘一样的变脸早就被神乐注意到了



神乐从小白怀里走出来,而小白依旧沉迷在自己的想法里不为所动。神乐有些不开心的撇撇嘴,转头朝屋里走去,却没注意到脚下的鹅卵石,身心不稳,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这时,小白突然回过神,准备挽救神乐


…………


“啪叽。”


神乐大人对不起我没接住你小白愿意以死谢罪


“呜哇呜呜呜呜呜,小,小白。疼呜呜哇。呜嗝,呜呜哇嗝…………”


神乐被小白抱在怀里,因为疼痛而哇哇大哭。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哪怕是为晴明挡下利刃,还是以自身为代价承受神剑的力量,亦或是因献祭邪神经受的灵魂之痛,都未见过神乐掉一滴眼泪


小白因为小神乐哭而愣了愣,僵硬的抚摸怀中女孩柔软的头发,柔声安慰


小神乐鼻子一抽一抽的,不知怎的打起嗝,小鼻子红红的,活像一只受委屈的小兔子


其实神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想哭,这点痛和之前所受的痛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但自己就是想哭,不知为何心里感到很委屈,想发泄出来。


小白闻到一丝丝腥味,低头仔细观察小神乐,果然,手掌有着擦伤,左手甚至被除鹅卵石外的尖锐石头划伤了


他立马抱着神乐去找治疗系式神,但是,走到一半想起。花鸟卷被晴明带走了,惠比寿爷爷被博雅带走了,草爹被八百比丘尼带走了,樱花和桃花今天去看望那位人类大人了。整个庭院的治疗式神都不在。


正急着团团转,窝在他怀里的神乐乖巧的不说话,其实小白可以找一目连,姑姑或者御馔津帮忙的


然而,某位心系神乐而脑子已经成浆糊的狐狸来说,他们是谁?为什么今天所有奶爸妈们不在家?




咕咕咕使我快乐,只有两天中秋假的哭廖,贺文忘记写了,我的错,我给忘了



蒙潇潇潇潇潇潇潇潇
破灭一下你们的美好身高差幻想【...

破灭一下你们的美好身高差幻想【
我真不是对家233333
占tag致歉
【我怎么又掉进北极圈了Orz】

破灭一下你们的美好身高差幻想【
我真不是对家233333
占tag致歉
【我怎么又掉进北极圈了Orz】

单啊单

阴阳寮里那个崽

团宠乐来了!白乐磕一下!


少男少女恋爱太甜太美好了!!


1


某天早上,往常早起的神乐却迟迟不见来用早膳,鉴于晴明和博雅都是男人,八百比丘尼受任去叫醒神乐


当八百比丘尼看到房间里那个正在睡觉的奶娃娃时,她愣了。


黑人问号.JPG


缓了一会,轻轻抱起还在睡梦中的小神乐,向晴明那走去。她走的很慢很稳,小神乐蜷缩在她怀里熟睡,并不知道她已经离开那温暖的被窝


博雅和晴明看到小神乐,着实也震惊了。但也不知道一晚上发生了什么导致神乐变小。


“这是…神乐大人?”小白疑惑的歪了歪头


“哇!!好可爱!”


“脸软软的捏起来好舒服!”


“好想拐走!!!...

团宠乐来了!白乐磕一下!


少男少女恋爱太甜太美好了!!


1


某天早上,往常早起的神乐却迟迟不见来用早膳,鉴于晴明和博雅都是男人,八百比丘尼受任去叫醒神乐


当八百比丘尼看到房间里那个正在睡觉的奶娃娃时,她愣了。


黑人问号.JPG


缓了一会,轻轻抱起还在睡梦中的小神乐,向晴明那走去。她走的很慢很稳,小神乐蜷缩在她怀里熟睡,并不知道她已经离开那温暖的被窝


博雅和晴明看到小神乐,着实也震惊了。但也不知道一晚上发生了什么导致神乐变小。


“这是…神乐大人?”小白疑惑的歪了歪头


“哇!!好可爱!”


“脸软软的捏起来好舒服!”


“好想拐走!!!”


………


源赖光出来挨打!这么可爱的孩子你也好意思拿去献祭??!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献祭孩子就算了,你还日刀!!!??


“晴明,这怎么一回事?”博雅转头看了看对面摇扇子的大阴阳师


“你就算这么问我,我也不怎么清楚啊。嗯……。可能,是八岐大蛇被我们封印,力量不稳定造成的,毕竟神乐是八岐大蛇的灵魂碎片…”


一直没说话的八百比丘尼静静看着怀里的神乐,捏了捏小圆脸,又握了握小肉手。


旁边围绕的众女式神也是看着小神乐,顿时母爱泛滥成灾(bushi)


“唔……额嗯~~~早安,八百比丘尼。”小神乐揉揉眼睛,又小小的伸了个懒腰


要死,这谁撑得住啊!太可爱了!组队偷孩子吗?地点在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庭院


ShinAi
*CP向 *白乐 “别担心 无...

*CP向

*白乐


“别担心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小白都会待在您身边守护着您。”

------------------------

最近嗑白乐嗑得无法自拔了.....uwu

突然变得高产自己都被吓到

*CP向

*白乐


“别担心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小白都会待在您身边守护着您。”

------------------------

最近嗑白乐嗑得无法自拔了.....uwu

突然变得高产自己都被吓到

ShinAi
*CP向 *NTR(?) *神...

*CP向

*NTR(?)

*神乐x小白


“谢谢你肯来找我.”

-----------------------------

祈愿二周年正太庆小白qqqqqqq!!!!

阿妈等你回家qqqq

*CP向

*NTR(?)

*神乐x小白


“谢谢你肯来找我.”

-----------------------------

祈愿二周年正太庆小白qqqqqqq!!!!

阿妈等你回家qqqq

The_Black_Case

【白乐】小狗

白藏主×神乐


即便人类的寿命如此短暂,你也想要抓住那转瞬即逝的烟火吗?


“小白,烟火晚会要开始了,不去看看吗?”神乐抚摸着手里蜷成一团的小狐狸,顺着它的毛发一点点捋下。

“小白只要有神乐大人在就好了。”小白翻了一个身,把自己的肚皮翻到了上面,毛茸茸的白色毛发在神乐的指尖摩挲着、跳跃着。

“小白会一生追随神乐大人的,就让我先在这里睡一会儿嘛。”小白懒懒散散的声音从神乐怀中传出,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急忙加了上去,“当然也会一生追随晴明大人、博雅大人、还有八百……”

“噗嗤。”身下的少女掩嘴一笑,...

白藏主×神乐

 

 

 

 

即便人类的寿命如此短暂,你也想要抓住那转瞬即逝的烟火吗?

 

“小白,烟火晚会要开始了,不去看看吗?”神乐抚摸着手里蜷成一团的小狐狸,顺着它的毛发一点点捋下。

“小白只要有神乐大人在就好了。”小白翻了一个身,把自己的肚皮翻到了上面,毛茸茸的白色毛发在神乐的指尖摩挲着、跳跃着。

“小白会一生追随神乐大人的,就让我先在这里睡一会儿嘛。”小白懒懒散散的声音从神乐怀中传出,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急忙加了上去,“当然也会一生追随晴明大人、博雅大人、还有八百……”

“噗嗤。”身下的少女掩嘴一笑,似乎是被这样的小白逗乐了,“那等开始的时候我叫醒你吧。”神乐揉了揉小白的额头,一头顺滑的毛发沾抚着手掌,说不出的舒适。

“神乐大人最好了!”小白蹭了蹭少女的手掌,干脆安心地蜷缩在神乐的怀中小憩。

对于神乐来说,小白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平常的时候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欢闹吐槽,但是一旦认真起来了便会化为威风凛凛的大狐妖。

虽然一直跟随在自己的身后,但是她知道,如果有危险的话,他一定会第一个冲上来保护她的。

不过……

神乐低下头,凑近看了看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小白。白色的耳朵时不时还会微微动一下,好像一条小狗啊。

想到这里,神乐不住地又笑了起来。

如果小白知道她这么想的话,估计又会跳起来重复着那句早已被说烂了的台词吧,“小白不是狗,是狐狸式神!”

 

夏日的烟火真的很美,一颗颗流窜到天空,而后溅射出七彩的光。好像无数颗流星从天空落下,落入地平线的怀抱。

“晴明,你看,好漂亮呀。”神乐一手撑伞,一手指着远方的花火。眼中倒映着的,是七彩的烟火和丝毫没有掩饰的兴奋。

“是啊。”晴明,手执折扇,熟练地招呼了一下,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小白呢?”神乐发现了异常,赶忙询问起了晴明。

“奇怪,刚刚还在这里的……”晴明想了想,道,“估计是跑到哪里玩去了吧。”

明明已经是个大妖了,偏偏行为还那么像个孩子。

想到这里,晴明不禁在心中微笑了一下。

 

灯光昏暗的庭院内,一位拥有着白色狐耳的少年正坐在屋檐下。

“啊——神乐大人的膝枕……”白藏主早已化出了人形,一双狐狸耳朵不住地抖着,超高的温度甚至让人怀疑它们是否就会这样自燃掉。

虽然说出来有点丢人,但是他之所以从晚会里偷偷溜出来,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喂,小狗。”一声熟悉而又让人讨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用耳朵毛想一想就知道是博雅了。

“你有没有趁我不在对我妹妹做了什么?”这家伙的反应明显就不对劲,博雅皱着眉头,一脸的提防。

“我才不会做那种事情!”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博雅皱了皱眉头。

“我只是很敬仰神乐大人,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白藏主一脸坚定的看着博雅——如果他的脸没有红透到耳根的话,也许这句话还有点说服力。

感情什么的完全都写在了脸上啊。博雅无奈,干脆坐在了白藏主的身边。

白藏主看这个人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本能地向旁边后退了几厘米。

“小狗,”博雅刚准备开口,就直接被打断了。

“不是狗,是狐狸式神!”

“好吧好吧,”博雅无奈地耸了耸肩,“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妹妹都做了些什么啊。”博雅微微一停顿,果然发现对方的毛发都心虚地树立了起来。

“大晚上地不睡觉,围绕在我妹妹的门外你到底要做些什么啊?”博雅也懒得拐弯抹角了,直接把话头挑明了。

“我只是……小白是在暗中保护神乐大人。”为什么偏偏那么心虚呢,白藏主甚至觉得自己要绷不住了。

“……”博雅扯了扯嘴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且博雅大人之前也在神乐大人的屋子外面转悠了很久吧!”

“我……我只是确认一下她是不是我妹妹嘛。”

“喂,很可疑的。”

“啊,够了,你这只小狗。”博雅终于放弃跟对方斗嘴了,一把抓住了白藏主的肩膀,“你先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妹妹?”被一双可以百步穿杨的眼睛紧盯着,那种不自然不言而喻。

“等等,博雅大人你先冷静一点啊。”白藏主慌乱地把博雅拍在他肩膀上的手拿开,并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我会保护好神乐大人的!”白藏主定了定,对着博雅说道,“但是请博雅大人不要告诉她。”

“但是你明明知道,人类的寿命……”博雅有点头痛。

“所以,小白只要陪在神乐大人身边就已经很开心了!”白藏主想了想,好像一切的词汇都被忘光了一样,“所以请不要告诉神乐大人。”

“但是你仗着自己一副小狗的样子整天在神乐怀里撒娇这件事我总不能不管吧?”

“这个……”

 

虽然博雅有一个不省心的妹妹,生怕自己没法护她周全。

但是如果交给那个小狐狸的话,还是特别的不放心呢。

博雅当然知道,身为梦山之主的白藏主的实力,但是把这种对自己妹妹图谋不轨的家伙放在自己妹妹身边,他怕不是晚上都会做噩梦吧。

“神乐大人,我们去看樱花吧。”小白环绕在神乐的脚边,不停地蹦跶着。

“小白最近好贪玩呀。”神乐俯下身子,揉了揉小白的头,满脸的宠溺,“只许这一次,明天可要好好工作的呀。”

“好的,小白一定会拼尽全力帮助神乐大人的!”

博雅只觉得看着这一幕想把身边的树给折断。

凭着自己可爱的外边就可以随便勾搭人家的妹妹吗?

人家只是把你当宠物养好不好!

今天的妹控博雅也是很不放心自己的妹妹。


九酿丸子

【白乐】《小白与你》

cp:白藏主x神乐
·短句
·第二人称
·BG

乌云密布,毫无预兆地。

狂风,暴雨,闪电,一气呵成。

伞留在寮里了。

你一咬牙,冲进雨中。

雨大,又急。打在身上,很痛。

白蒙蒙的一片,找不到方向。

身上的疼痛倏地消失。

怎么了。

你疑惑。

停下,抬眼。

头顶是自己的伞。

转身。

是你从未见过的妖。

不惊,却喜。

他身上有你熟悉的味道。

你是小白。

肯定的语气。

他无言,只是将你抱紧。

【作者有话说:三种题材都是第一次写,第一次写bg,第一次写第二人称,第一次写短句。嗯,这么多第一次就统统送给白藏主x神乐吧w】

cp:白藏主x神乐
·短句
·第二人称
·BG

乌云密布,毫无预兆地。

狂风,暴雨,闪电,一气呵成。

伞留在寮里了。

你一咬牙,冲进雨中。

雨大,又急。打在身上,很痛。

白蒙蒙的一片,找不到方向。

身上的疼痛倏地消失。

怎么了。

你疑惑。

停下,抬眼。

头顶是自己的伞。

转身。

是你从未见过的妖。

不惊,却喜。

他身上有你熟悉的味道。

你是小白。

肯定的语气。

他无言,只是将你抱紧。

【作者有话说:三种题材都是第一次写,第一次写bg,第一次写第二人称,第一次写短句。嗯,这么多第一次就统统送给白藏主x神乐吧w】

淺藍惑星
瞎画画。 这对可爱。入股了。

瞎画画。

这对可爱。入股了。


瞎画画。

这对可爱。入股了。


玛克·零二

有点woc的阴阳师同人

*瞎几把写
*阴阳师混传说

///

贫僧也知道你穷困潦倒,三餐不继--
贫僧就以这一贯钱,买下你的捕狐工具吧--

“小白。”
有人在叫名字。有点不太情愿地扒拉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身穿色彩鲜艳的江户绛红和服,拄着一把纸伞的少女正低着头看着这边。
努力的揉了揉脸,尽力挤出一个精神的笑容,尽管对人类来说他们并不能太分清脸上满是毛的野兽的表情。
“早上好!神乐大人!”
“嗯。晴明叫我去给宝塔寺的僧人们送素面,说是感谢他们一年来的照顾。”
“是吗!那么请务必让小白同行,小白也想趁此机会好好感谢那些僧侣们呢。”
“嗯。我给你拿了早食来,你慢慢来就好了。”
小姑娘是个面冷心善的,知道狐狸奉主人之命必须保自己性命无虞。虽然不想劳烦狐...

*瞎几把写
*阴阳师混传说

///

贫僧也知道你穷困潦倒,三餐不继--
贫僧就以这一贯钱,买下你的捕狐工具吧--

“小白。”
有人在叫名字。有点不太情愿地扒拉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身穿色彩鲜艳的江户绛红和服,拄着一把纸伞的少女正低着头看着这边。
努力的揉了揉脸,尽力挤出一个精神的笑容,尽管对人类来说他们并不能太分清脸上满是毛的野兽的表情。
“早上好!神乐大人!”
“嗯。晴明叫我去给宝塔寺的僧人们送素面,说是感谢他们一年来的照顾。”
“是吗!那么请务必让小白同行,小白也想趁此机会好好感谢那些僧侣们呢。”
“嗯。我给你拿了早食来,你慢慢来就好了。”
小姑娘是个面冷心善的,知道狐狸奉主人之命必须保自己性命无虞。虽然不想劳烦狐狸但也不愿狐狸在主人那落下个玩忽职守之罪。
“感激不尽。”

>

虽是畜牲,也有亲情--
杀生之罪,将成为你投胎转世的业障--

“神乐大人,山路崎岖,您身子骨弱,就让小白来驼您吧?”
狐狸看着少女将伞当成拐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背着装着面的箱子,同时心中小小哀叹。自己的主人果然没什么好心,要是照着少女的步子他们能在明天傍晚前送到就是谢天谢地了。虽然自己是不怎么在意的,但是少女在这深山里行个两宿一夜,脚上身上要是出了什么好歹,他这一身皮怕不是要化成院里哪只女妖怪的披肩了。狐狸皮对什么样的人有吸引力他可门儿清!
“不过,有几只男妖怪也要提防一下啊……”一边嘀咕一边化做原形,用嘴叼住了箱子,大有你不同意我就不撒嘴了的意思。小姑娘性子直,若不做出点实际点的事她肯定会坚持由自己完成任务的。
看着水露露的狐狸眼睛,少女犹豫再三,终于在毛绒绒的尾巴攻势下点了点头。“谢谢你,小白。”
“这是晴明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神乐大人现在就先休息一下,一会到了寺庙才是开始啊。”猩红的眼睛笑弯弯,不管怎样被人感谢总是心情舒畅的。

>>

拜托你。别再杀生了--
别再滥杀狐狸了--

有只狐狸。
行进的前方道路上,不知何时出现一尾狐狸,静静站着。
“小白的同族吗?”
“不吧,再怎么说也……虽然俗话说天下的狐狸是一家,但是就是小白也不敢随便和玉藻前大人攀亲啊,所以这个应该也只是普通的狐狸吧……大概。”
“没有妖气。但是……”狐狸静止不动。上头亦无任何倒影。黑漆漆的眼珠子望着这边。
不,是自己认为狐狸正在看他。
因为狐狸的瞳孔中,映着现在同是狐狸的罪人无药可救的罪孽。
两颗黑如墨漆的眼珠深邃如地狱入门。
此时蕨叶上的露水滴落下来。
这应该是不会发出声音的,却觉得自己听到了水声。
就在这一刹那。
那只狐狸不见了。
“小白……”少女有些抱紧了白狐狸。
“没关系的,小白会保护神乐大人的。”绝对。狐狸磨了磨牙发出一阵呼噜噜的声音。

>>>

五年猎人,五十年藏主,然后是五百年的狐狸。

“多谢小施主,也请代我们向晴明大人道谢。”
拒绝了和尚们挽留吃食的邀请,少女走出寺门,不出意外看到了狐狸的身影。
“神乐大人。”化做人形的狐狸招了招手,毕竟是佛门之地,妖身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非常麻烦的。
“小白不去和大家见面吗?”
“我就算了吧,反正和尚们每次见了我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说是这么说,但是狐狸看向寺庙的眼神中没有忌讳也没有厌恶,只有一丝爱怜。

“?”
手被人牵起,少女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恳求:“陪我去一趟市集里吧,我想给大家买点东西。”
吼吼,真是难得啊。小公主要什么东西那两个男人难道不应该早就准备好吗?
想到这里狐狸心中不由自主地浮起了一阵恶意,但是面上还有一副纯真善良模样:“神乐大人,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应该尽早回去复命才是。您需要什么东西可以和晴明大人、博雅大人说,他们一定会满足您的!”
“可、可是…”少女罕见的竟然有些气急,这让狐狸有些乍舌。
“但是既然神乐大人那么要求了,小白自然会舍命相随的。不管发生什么事,小白都不会背叛晴明大人———下达保护您的命令的!”
“…嗯!”虽然怎么听怎么别扭,少女还是拉着少年·伪往着集市方面去了。带着身上的铃铛声,蕨叶丛一阵摇动,水滴飞溅。
只见一只狐狸--消失在森林中。

(完)


9.17 看了看小白的传记,不出意外又是一个“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故事。算了,反正跟我的设定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我文的背景是一个猎人,以捕狐为生,然后某一天遇到了一个僧人,僧人劝他放下屠刀(并不是,只是教导他要可持续发展)。到这里为止都和传说一样,然后就在这里猎人起了杀心,他其实也不想再过这种生活了,于是他杀了僧人拿了他的度牒找了一个寺庙从此开始了和尚的生活。

一过五十年都混到藏主了,圆寂(?一个假和尚还真敢用这词啊?!)之后一睁眼,是忘喝孟婆汤了吗自己竟然变成了一只狐狸!

这就是我车出来的白藏主设定了,现在虽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晴明收服,不过一来吃喝无忧二来五十年讲经念佛的日子也磨平了心性,所以是个可靠的保镖…大概。

舞湘風
【狐狸娶親】 如果源氏當年不是...

【狐狸娶親】

如果源氏當年不是把神樂獻祭給大蛇而是送去給白藏主和親……這樣的腦洞。

白樂真好吃。

【狐狸娶親】

如果源氏當年不是把神樂獻祭給大蛇而是送去給白藏主和親……這樣的腦洞。

白樂真好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