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云诗白露24h

514浏览    18参与
萧萧与弈

【白云诗白露24h/21:00】

【白云诗白露24h/21:00】

荒城

【白云诗白露24h/19:00】

白云诗


–我想给你从一而终的爱情


#ooc请搭嘎谅解



民国十九年,南京。


榕庄街尽头的寂静与外街的喧闹之间仿佛有一道隐形的屏障,所有的世俗纷扰全都被其隔绝,金世安每次踏入这里都是这么想的。


又或许,是因为这里本来就住着一个遗世独立的人。


他看到露生被锁链拷着,被棉绳绑着,只怔怔地望着窗外,忽地想起了当初包场第三日,张老娘领着露生来磕头的那天。


那时,他还叫白玉姐,玉姐儿,扮着贵妃的模样,眼波潋滟,熠熠生光,秦淮江上微风拂来,将场下的香味酒味混着一同送到他跟前,红烛灯影交相辉映,衬得他仿佛真如千年前那醉酒的贵妃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白云诗


–我想给你从一而终的爱情


#ooc请搭嘎谅解








民国十九年,南京。


榕庄街尽头的寂静与外街的喧闹之间仿佛有一道隐形的屏障,所有的世俗纷扰全都被其隔绝,金世安每次踏入这里都是这么想的。


又或许,是因为这里本来就住着一个遗世独立的人。


他看到露生被锁链拷着,被棉绳绑着,只怔怔地望着窗外,忽地想起了当初包场第三日,张老娘领着露生来磕头的那天。


那时,他还叫白玉姐,玉姐儿,扮着贵妃的模样,眼波潋滟,熠熠生光,秦淮江上微风拂来,将场下的香味酒味混着一同送到他跟前,红烛灯影交相辉映,衬得他仿佛真如千年前那醉酒的贵妃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沉吟半晌,怕庸姿下体,不堪陪从椒房。受宠承恩,一霎里身判人间天上。须仿、冯嬺当熊,班姬辞辇,永持彤管侍君傍。惟愿取恩情美满,地久天长……”


一曲长生殿,他除了惊艳,再说不出别的。


玉阶生白露。那晚,他给他取名白露生。


现在想来,倒有些后悔,白露生这名字,似乎是藏着玉阶之怨,伴着露生。


“露生,我来看你。”


无人回应,金世安只断断续续听得,露生似乎是在唱着什么。


“他欢娱只怕催银剑,我这里寂寥深院,只索背着灯儿和衣将空被卷......”


紫禁迢迢宫鸣漏,戴叔伦碧天如水夜云生。


泪痕不与君恩断,刘阜斜倚薰笼坐到明。


是长生殿的夜怨。


后来怎样了?金世安努力地回忆,他开口说要送露生去英国,想让他去治病,也让他远离如今风雨飘摇之中的金家。


可露生偏偏是犟得很,说什么也不去,跪在他面前让他不要送走自己。


金世安只觉心酸,明明除了露生,他都无法和别人过下去,明明他拼了命地想为自己和露生谋一条路,明明他想着等熬过了这阵,露生也出去了,那时天高任鸟飞,再无拘束。


可是偏偏,露生不懂他。


露生能懂杨贵妃的深情妒忌,能懂杜丽娘的痴心重情,能懂崔莺莺的反抗不羁,亦能懂李香君的善良忠贞。他能懂那些绝代佳人的与众不同,能懂她们的一生,可却偏偏不懂他这个凡夫俗子如此简单的心思。


所以当那把剪刀插进他胸膛的时候,金世安并不怪他,只是跟周围的人说:“救救白爷......是我自己......”露生这么恨他,死后又在阴曹地府相见应该并不会让他高兴。


那就死一个吧。


金世安闭上了眼睛。




2012年,南京。


金世安再次醒来,已经身处八十年后,仿佛上天是要刻意让他远离民国旧事,远离让他关心的一切。


可偏偏上天又让他遇见了白杨,那个有着可爱笑容,平时有些傻,对待喜欢的事和人却很认真的白杨。


金世安很清楚,他不是露生。露生和白杨不一样。露生是八十年前在秦淮江边不断演绎着别人人生的,而白杨是眼前这个会撒娇会胡闹的。


或许是命中注定,他爱上了白杨。慢慢地,他似乎明白了,他当初,应是不爱露生的,只因惊艳,只因风花雪月,却无关于爱情。


而露生,对他更多的是依恋,他拯救露生于水深火热,那时的他对于露生来说,是英雄,是亲人,是依靠,是救赎,露生除了跟着他别无去处,索性也将他视为唯一。


可他终究是伤害了他啊,伤害了那个笑靥如花,那个曾经将他视为唯一,将自己的一生都交付于他的露生。


如今,他只盼着,露生能过得好些,能治好病,能重新自由,不再有如他这般的人将他困于金丝笼,露生不应当只是一只歌喉婉转的黄莺,他应该是徘徊于秦淮江上的凤。


金世安恍惚中,提笔写出一段话。


“露生,我如今身在他处,愿你重获自由,放下执着。往事已故,余生漫长,我们现今也算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虽然他明知道这话不当用于此,可他又的确再找不出比这更贴切的话了。


何必三两句,欲言已还休。


2060年,南京。


“金世安,你快点儿!”栖霞山的红叶林中,一个苍老却带着几分娇憨的声音响起。


金世安跟在后面,不紧不慢:“这么急做什么,你还怕红叶落光了不成?”


白杨却是嘟嘟嘴:“这儿离小屋还有一段路呢。”


40年前,金世安见白杨十分喜欢这片红叶,便在栖霞山的一个临近红叶林的角落修了个小屋,每年秋天都来这儿小住一番。


“你那时还问会不会造成违建。”金世安笑着看向白杨。


白杨眯了眯眼,有些后怕地缩了缩脖子:“是啊,然后郑美容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南京这一亩三分地我还没怕过谁。’哎呦这个姑奶奶真的是霸道极了。”他回忆的时候,还顺带模仿了郑美容的语气和动作,看得金世安忍不住笑出声。


“杨杨,你还是没变。”


这声杨杨听得白杨脸红了红,忍不住嗔怪道:“哎呀,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叫,你也不害臊。”


金世安从容一笑:“怕什么,不管我们多大,你永远都是我爱的杨杨。”


白杨停了下来,等着金世安走到他身边,突然笑了。


“金世安,谢谢你。”


“怎么突然这样说?”


“遇见你之前,我一直都很倒霉,干什么都不行,但自从你来了,我的运气也跟着你来了,我做了很多想做的事。”


“金世安,谢谢你捧我做明星,谢谢你对我好,谢谢你一直帮助我,谢谢你在法国那次还肯回来,也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年。”


金世安见白杨似乎是要流眼泪,赶忙抱紧他:“说什么谢谢?我来到这里一直都是你在帮着我,更何况,你说我陪着你这么多年,那你又何尝不是陪了我这么多年?”


他擦了擦白杨的眼泪,缓缓低头,却听得白杨轻笑一声:“你要干嘛?接吻老妖怪!”


金世安愣了愣,这声音和当年一样,一样活泼可爱,一样充满喜悦。


“谁要吻你,我只是,吻一吻这秋色。”


而他,也如当年一般。

白鹿为霜霜化水

【白云诗白露24h/17:00】


缉凶西北荒×1930×玲珑月


素材授权:

p1: @郁琛 

p2-6: @阮拂厝 


感谢两位劳斯的授权!


【白云诗白露24h/17:00】


缉凶西北荒×1930×玲珑月


素材授权:

p1: @郁琛 

p2-6: @阮拂厝 


感谢两位劳斯的授权!


挽雨念秋

【白云诗白露24h/16:00】沉浮

我全24h最菜


 

我全24h最菜


 

江畔何人初见玥

【白云诗白露24h/15:00】


《缉凶西北荒》

《1930来的先生》

《玲珑月》


缉凶西北荒文素来自 @喑蟬 ,感谢老师的授权。

【白云诗白露24h/15:00】


《缉凶西北荒》

《1930来的先生》

《玲珑月》


缉凶西北荒文素来自 @喑蟬 ,感谢老师的授权。

绛宸宸

「白云诗白露24h/14:00」缉凶西北荒

p1为猫薄荷投胎的梁院长和四位主角的猫猫化(狸花猫画的一点也不像我也是个废物)

p2和梁大旭一起去小雁塔玩的罗晓宁(背景是自己拍的可以直接用)

「白云诗白露24h/14:00」缉凶西北荒

p1为猫薄荷投胎的梁院长和四位主角的猫猫化(狸花猫画的一点也不像我也是个废物)

p2和梁大旭一起去小雁塔玩的罗晓宁(背景是自己拍的可以直接用)

裴折叶

【白云诗白露24h/13:00】《孤勇》——《1930来的先生》同人曲 钟越视角

【白云诗白露24h/13:00】《孤勇》——《1930来的先生》同人曲 钟越视角


原曲:《Eternal》赤西仁

填词:惊元


我本是世间平凡路人

尚未成熟看不清未知前路

谁予我一腔孤勇

十指敲击黑白色琴键

把所有情绪藏在歌里

所有的爱意全部给予你

孤独成为最痛煎熬

绝代风华不过是他人眼里的假象

满心满眼全都是你只想你快乐

寒风凛冽不见天光躲在角落

我想得到你的认可

瞳孔之中倒映着是你

如梦境分不清是真还是假

却如毒品悄然上瘾


—间奏—


多年后我站在这街头

任风吹过眼前是似曾相识

我...

【白云诗白露24h/13:00】《孤勇》——《1930来的先生》同人曲 钟越视角

 

原曲:《Eternal》赤西仁

填词:惊元

 

我本是世间平凡路人

尚未成熟看不清未知前路

谁予我一腔孤勇

十指敲击黑白色琴键

把所有情绪藏在歌里

所有的爱意全部给予你

孤独成为最痛煎熬

绝代风华不过是他人眼里的假象

满心满眼全都是你只想你快乐

寒风凛冽不见天光躲在角落

我想得到你的认可

瞳孔之中倒映着是你

如梦境分不清是真还是假

却如毒品悄然上瘾

 

—间奏—

 

多年后我站在这街头

任风吹过眼前是似曾相识

我与你难道是过客

他人执手于岁月尽头

你却总是满口谎话

暗红色血迹出现于梦境

面上镇静心如乱麻

所谓名利不过是我眼中身外物

我心如百年之枯木遇你才逢春

赌上一生愿安好

你把真相藏

却道想予我来生

想求一段温存时光

我站在这薄雪夜里

等你出现看着我笑着招手

 

我把故事都写在此刻

盼望你回头看我

新芽迎着无限春意

你我故事可有完美结局

 

再次苏醒记忆清空却仍记得我

谁说你不曾露爱意

晴空万里长情寄你

最后故事终落幕

我与你终可执手是美梦成真

黑暗角落悄然绽放春天的花朵

你终于走到我面前

情意浓烈如最好美酒

有朝一日待你记起

我与你并肩携手

奔向最完美结局

若盼君兮🍃

【白云诗白露24h/11:00】

—你为我心上凶徒

—该被爱实行逮捕  

   

#娱乐圈au

#新人房灵枢和影帝邹凯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主房灵枢视角

#没有主题的日常小甜饼  

#ooc预警,第一次写诗的同人,把握的不太好QWQ


  排雷结束,感谢观看。

  


  

  “房灵枢!房灵枢!”


  “哎!”


  九月的天还算不上多么凉爽,正午时分的太阳依旧热辣。


  房灵枢脖子上搭着条毛巾,在遮阳伞下面喝着可乐,享受着短暂的阴凉。


  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向房灵枢招招手,“粉丝来探班了。”


  “诶?”房灵枢惊喜的瞪大眼睛,“也有我的粉丝吗?”


  工作人员...

—你为我心上凶徒

—该被爱实行逮捕  

   

#娱乐圈au

#新人房灵枢和影帝邹凯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主房灵枢视角

#没有主题的日常小甜饼  

#ooc预警,第一次写诗的同人,把握的不太好QWQ


  排雷结束,感谢观看。

  



  

  “房灵枢!房灵枢!”


  “哎!”


  九月的天还算不上多么凉爽,正午时分的太阳依旧热辣。


  房灵枢脖子上搭着条毛巾,在遮阳伞下面喝着可乐,享受着短暂的阴凉。


  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向房灵枢招招手,“粉丝来探班了。”


  “诶?”房灵枢惊喜的瞪大眼睛,“也有我的粉丝吗?”


  工作人员点点头。


  房灵枢放下手中的可乐,腾的一下就跳出去了。


  


  影视基地外面果然站着很多女孩子,她们都带着应援物,身上别着徽章。房灵枢尽量在一堆人里面分辨自己那为数不多的粉丝。


  目光落到角落里,那里站着三四个女孩子,看见房灵枢看过来,她们红着脸向他招手,一个女孩子还惊喜的跳了起来。


  房灵枢眼睛一亮,向那里跑了过去。


  “你们来这里,辛苦了吧?”房灵枢笑着看他们,“等一下让小孙带你们去吃好吃的,送你们回家。”


  这次来的女孩子都是元老,从房灵枢出道时候开始喜欢他的,不知道来探班了几次,和房灵枢也很熟悉了,只有那个跳起来的女孩子是新加入后援会的。


  “不用麻烦了!”领头的女孩子连忙摆手拒绝,“我们家离这里都很近,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到时候打车回去就好啦。”


  房灵枢还是不肯妥协,“让小孙送一下吧。”


  女孩拗不过他,看向身后的同伴一笑,“看来我们又要蹭哥哥的车啦。”


  新加入的女孩看着房灵枢和粉丝的互动,没想到房灵枢居然这么平易近人。她红着脸上前,“哥哥可以给我一个签名吗?”


  房灵枢向她俏皮的眨了眨眼,“当然可以。”


  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签字笔,“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忙掏出一本本子递过来:“书书,书本的书。”


  房灵枢写签名时十分干脆利落,末了又在后面加上一句“to书书,祝平安顺遂学业有成。”


  “好啦。”房灵枢把本子递还给书书。“祝平安顺遂学业有成。”


  书书看着这页to签,惊喜的哭了出来。她今年五月份刚刚喜欢上房灵枢,今天是第一次来给房灵枢探班,没想到他人居然这么好,对粉丝也好到不得了。


  房灵枢正要安慰她,突然一阵喧哗从旁边的人群里传出。在影视基地外面有这么多粉丝都基本都是大咖,房灵枢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


  是邹凯文。难怪有这么多粉丝。


  邹凯文今年刚刚获得了演艺生涯中第三个影帝奖杯,本来就是流量的男人更是话题中心的话题。


  三十好几的男人外表却俊美非常,更是因为年龄的原因添了抹味道,像是红酒一样反而越久越醇厚,含笑的眼瞳看上去更是温柔多情。


  房灵枢安慰完粉丝向她们告别后刚好路过邹凯文,男人看见了他,向他挥了挥手示意,房灵枢也笑着向他挥手。


  粉丝们看着眼前这个白皙精致的小哥哥,纷纷问着邹凯文,七嘴八舌道:“是k的后辈吗!”“长的好好看啊!”“这个眼睛我要死了呜呜呜……”


  邹凯文点点头,干脆把房灵枢拉过来介绍,他揽着房灵枢,表面上是前辈对后辈的照顾:“叫房灵枢,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孩子,我很喜欢他。”


  房灵枢几乎是红着脸的向邹凯文的粉丝示意,他皮肤白,有一点点红晕都会非常清楚的看见,随着邹凯文看似安分放在颈后实际摩挲着后颈的手红上耳根子。


  老畜生!房灵枢心底暗恼,忍受着邹凯文的骚扰,还要维持着面上的平静。


  “嗯,”他红着脸点头,“前辈给了我很多帮助,我很感谢他。”


  接着又是响起的一阵惊呼,“会脸红诶!”“好可爱……”“我要这个漂亮弟弟的全部资料!”


  


  应付过粉丝后房灵枢和邹凯文一起走回片场,男人不再有粉丝面前的稳重自持,整个人往房灵枢身上靠。


  “我好想你……”他的手充满暗示意味的摩挲着房灵枢细软的腰,房灵枢脸更红了,拍开他的手,低声咬牙:“现在是在外面!”


  邹凯文像条大狗一样凑上来,“就是因为在外面啊……”


  迎面突然跑过来一个工作人员,看见邹凯文之后眼睛一亮,“邹影帝,出了点事情,先拍您的三十六场!”


  邹凯文揉了一把房灵枢的头,在他耳边低声道:“晚上去房间里等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现在去玩吧。”


  工作人员虽然好奇为什么这个十八线和现在炙手可热的影帝看上去非常熟悉,但他没有多问,带着邹凯文就离开了。


  


  今天已经没有房灵枢的戏了,他便背上自己的包,跑出去玩了。


  叫了俩车,他坐进去。“师父,去百盛。”


  嘴里叼着根葡萄味的棒棒糖,是邹凯文买给他的,随着糖味儿在嘴里弥漫开,房灵枢陷入了回忆。


  他们现在正在拍的这部戏叫《烈日》,讲的是一个警察发现平静之下的暗潮汹涌,随着重重调察最后拉下一大批贪污官员的故事。邹凯文演主角警察,房灵枢……演男主妻子的弟弟——他小舅子。


  还是个不学无术的小舅子。


  房灵枢还记得自己和邹凯文相识的画面。


  那天还在布置片场,工作人员走来走去忙碌非常,一个女生抱着比人还高的纸盒,看不见路,撞倒了房灵枢。


  他的前面刚好就是一堆还没有整理好的金属架子,看上去锋利无比,房灵枢暗叫不好,却来不及躲避了只能下意识护住脸。


  他在心底哀嚎,要是伤到了脸,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这个男四号八成要丢。


  不学无术小舅子唯一的优点就是脸好看,而初出茅庐的房灵枢唯一的优点恰好也是脸好看。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却没有砸到地面上,而是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笼罩。


  男人的怀抱温暖而又宽厚,带着清浅的男士香水味。邹凯文调侃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小可爱,要站稳了。”


  房灵枢红着脸抬起头,双方眼神对视,皆一愣。


  邹凯文讶异于这个新来的男四号是如此好看,奶乖奶乖的长相让人一看就想抱回家。


  他放好房灵枢,收了调笑,看着他红着脸和自己道谢走远,心底的悸动却没办法平息。


  人不可能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他当然也感受不到远去的房灵枢胸腔里那颗砰砰跳动的心脏。


  然后两个人莫名其妙谈起了恋爱。


  房灵枢看向窗外飞速划过的景物,他进剧组四个月了,他和邹凯文也在一起三个月了。


  那个人追求他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我可以追你吗?”邹凯文眼神认真无比,手里的一大捧玫瑰热烈如他的心。


  房灵枢脑子一片混沌,红着脸胡乱点头,“你的话,不用追也可以……”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连忙补救,“我不是这个意思……”


  邹凯文却抱起房灵枢欢呼一声,但还是道:“追还是要追的,要让我们宝宝感受到被人追的快乐!”


  不过三天,在邹凯文的温柔攻势下,本就动心的房灵枢缴械投降。


  


  “到了。”


  房灵枢这才从回忆里回过神来,他付了钱,下了车。


  穿过人潮挤进电梯,房灵枢根本没有多少知名度,因此也不刻意遮掩自己,但俊秀的相貌在人群中一样显眼,引起路人的阵阵惊呼。


  “看那个穿白衣服的小哥哥!”


  “好帅啊呜呜呜!”


  “长的又奶又凶,awsl!”


  房灵枢假装没有听见这些惊呼,坐着电梯上了百盛三楼。


  三楼都是金银玉器首饰珠宝,房灵枢直接进了一家位于中心的店。


  推了门,他进去。“您好,我姓房,来拿之前定做的东西。”


  


  房灵枢在明天杀青。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在杀青这天向邹凯文求婚。


  虽然认识也不过短短三个多月,可房灵枢却觉得这世界上不会有比邹凯文更适合自己的人了。他们相识时间虽短,但彼此之间契合无比,堪称灵魂伴侣。


  而且,心底总有个声音告诉房灵枢,快求婚,不能放手了这次。


  那还有上次吗?房灵枢不知道,他对于自己心底这样莫名的预感而感到好笑,说不定在另外一个时空,他们也依旧在一起呢。


  


  杀青是在徬晚,大片大片的彩霞好看的紧,房灵枢却莫名紧张,邹凯文过来抱他,“宝贝,恭喜杀青!”


  他们两个虽然说会注意,但平时的行为上仍然有些不加遮掩,剧组里的一些人已经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房灵枢推开邹凯文,呼吸都有些急促,“我,有些事要告诉你。”


  邹凯文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猜到了什么笑开了,“宝贝,我们真是心有灵犀。”


  “?”房灵枢疑惑的抬起头,看见邹凯文单膝下跪。


  天上下起了玫瑰花瓣和彩带亮片,一个个气球被放飞在艳丽的晚霞间。


  “房灵枢,”邹凯文抬起头,以往含笑的眼瞳此时意外认真。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戒指在来的路上了。宝贝,很抱歉没办法给你一个完美的求婚,但我实在等不及了。”


  房灵枢眼眶一热,他从口袋里取出那个精致的红色丝绒小盒,掏出那枚较大的白金戒指套到邹凯文手上。


  “没关系,我有。”戒指与手指相扣,严丝合缝的尺寸。房灵枢把盒子塞给邹凯文,“我答应了。”


  往后漫长岁月,他都将和眼前这个人一起走下去。


  他的戏杀青了,但爱情才刚刚开始。


  —end—


  


  


  


  


  


  


  


  


  


  


 

裴折叶
白云诗白露24h&middot...

白云诗白露24h·终宣


善恶角逐,命运交缠,他们重归于平静岁月。

他们在纷飞战火里并肩,在生死交织之时执彼此之手。


【staff】

原作者:白云诗 @白云诗 

策划: @鲫鱼豆腐汤 

美工:@鲫鱼豆腐汤 

文案: @挽雨念秋 

题字:@Tsing-Rose

特别鸣谢:白云诗专属墙(QQ:246793493)


【cast】

(以下均为LOFTER ID)

00:00   @菀枝. 

01:00   @菟与四木 ...

白云诗白露24h·终宣



善恶角逐,命运交缠,他们重归于平静岁月。

他们在纷飞战火里并肩,在生死交织之时执彼此之手。



【staff】

原作者:白云诗 @白云诗 

策划: @鲫鱼豆腐汤 

美工:@鲫鱼豆腐汤 

文案: @挽雨念秋 

题字:@Tsing-Rose

特别鸣谢:白云诗专属墙(QQ:246793493)


【cast】

(以下均为LOFTER ID)

00:00   @菀枝. 

01:00   @菟与四木 

02:00   @冉天生每天祈祷葱花草鱼 

03:00   @江水汤汤 

04:00   @穆之奈 

05:00   @苏淮 

06:00   @若盼君兮 

07:00   @既白233 

08:00   @呓兮 

09:00   @炸毛不炸毛 

10:00   @墨拜尔风 

11:00   @红烧基围虾 

12:00   @天启 

13:00   @鲫鱼豆腐汤 

14:00   @绛宸宸 

15:00   @阿玥是只咸鱼了 

16:00   @挽雨念秋 

17:00   @白鹿为霜霜化水 

18:00   @Tsing-Rose

19:00   @荒城

20:00   @玫瑰与枪

21:00   @萧弈

22:00    @花间雪绛 

23:00   @雀酒Finch 

24:00   @t-j-n 


一腔热血,一场红尘。情之所系,生死何如。



LOFTER tag:白云诗白露24h

活动地点:空间/LOFTER


敬请关注2019.9.8“白云诗白露24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