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亮

249.3万浏览    4911参与
浮休(白川)

【白亮圣诞(画不出来的)小故事】

#有缘再画#


​诸葛亮紧紧地盯着一叠纸,原来这是一叠账单,他拜托李白去采购圣诞的东西,核对的时候钱却对不上——李白花的钱比账单上的多。


​他正在床边看着账单苦恼,突然啪地被人抱住,然后头上多了个凉凉的东西,回过头只见李白戴着圣诞老人帽笑得正欢。诸葛亮看了眼旁边柜子里嵌的镜子,发现头上多了一对鹿角。


​诸葛亮很无语:“你偷偷花的钱买的就是这个?”

李白就在那笑:“多可爱!”

诸葛亮生气地说:“你幼不幼稚,无不无聊,什么审美。”

​李白还在那儿哈哈哈,然后双手搭在人肩上猝不及防轻轻一推,刷拉一下诸葛就被人摁倒在床压在身下。

李白收起傻不...

【白亮圣诞(画不出来的)小故事】

#有缘再画#


​诸葛亮紧紧地盯着一叠纸,原来这是一叠账单,他拜托李白去采购圣诞的东西,核对的时候钱却对不上——李白花的钱比账单上的多。


​他正在床边看着账单苦恼,突然啪地被人抱住,然后头上多了个凉凉的东西,回过头只见李白戴着圣诞老人帽笑得正欢。诸葛亮看了眼旁边柜子里嵌的镜子,发现头上多了一对鹿角。


​诸葛亮很无语:“你偷偷花的钱买的就是这个?”

李白就在那笑:“多可爱!”

诸葛亮生气地说:“你幼不幼稚,无不无聊,什么审美。”

​李白还在那儿哈哈哈,然后双手搭在人肩上猝不及防轻轻一推,刷拉一下诸葛就被人摁倒在床压在身下。

李白收起傻不拉几的笑容眯起眼盯着他,笑道:


“我幼稚,我无聊,现在“‘圣诞老人’要来骑‘驯鹿’了♡”

牧牧恰柠檬

白哥这件新大红内搭秋衣真的不是仙君同款吗?

官宣了!

白哥这件新大红内搭秋衣真的不是仙君同款吗?

官宣了!

风声打动心声

韩:太嚣张了!

亮:我惯的,怎么了?

白:╮(╯▽╰)╭

今天也是欺负韩跳跳的一天呢~

韩:太嚣张了!

亮:我惯的,怎么了?

白:╮(╯▽╰)╭

今天也是欺负韩跳跳的一天呢~

-秦毓

借梗/

对不住了但现在广告实在太沙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侵删侵删。这种沙雕行径怎么可能不OOC

——

李白走进电梯,只有一个人在打电话。

青年长相精致,李白莫名其妙多关注了一点。

“啧,也就你老公不在家你才会想起我。”

“那我今晚过去?”


李白一惊,小白脸???


诸葛亮只觉得一道炽热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他面无表情地转身,只见刚刚走进电梯的那个人一脸五雷轰顶,收到了惊吓。


诸葛亮突然发现自己刚刚说的有多让人误会。


李白也慌啊。偷窥别人被抓包了,李白眯了眯眼,计上心来。

他凑近电话,压低了声音,“宝贝儿,给谁打电话呢?”

电话那头愣了愣。


“叮。”电梯...

借梗/

对不住了但现在广告实在太沙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侵删侵删。这种沙雕行径怎么可能不OOC

——

李白走进电梯,只有一个人在打电话。

青年长相精致,李白莫名其妙多关注了一点。

“啧,也就你老公不在家你才会想起我。”

“那我今晚过去?”


李白一惊,小白脸???


诸葛亮只觉得一道炽热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他面无表情地转身,只见刚刚走进电梯的那个人一脸五雷轰顶,收到了惊吓。


诸葛亮突然发现自己刚刚说的有多让人误会。


李白也慌啊。偷窥别人被抓包了,李白眯了眯眼,计上心来。

他凑近电话,压低了声音,“宝贝儿,给谁打电话呢?”

电话那头愣了愣。


“叮。”电梯到了,李白迅速跑了出去。


诸葛亮反应过来。

“妈,不是,我们真不认识啊!”


一块普通是泥人

“一只只求陌路的狐狸”

随便摸一下很喜欢的一篇文呀

虽然板子被收起来了,但依旧无法阻挡我画白亮的心(*°ω°*)ノ


感谢喜欢鸭❤️

爱你们❤️

“一只只求陌路的狐狸”

随便摸一下很喜欢的一篇文呀

虽然板子被收起来了,但依旧无法阻挡我画白亮的心(*°ω°*)ノ


感谢喜欢鸭❤️

爱你们❤️

菡

【白亮/云亮】相思宴38 (完)

沉寂已久的苍龙府突然被拍门声吵醒,接着是厚重的大门缓缓推开的“吱嘎”声,引路人和来客脚步匆匆,扬起院内的落花。

赵云正坐在书房椅子上抵挡宿醉的攻讦,头痛欲裂,却见到下人装扮的来人恭恭敬敬跪下:“苍龙神君莫见怪,我家神君请您到白凤神府一趟,事态紧急,请您赶快与我同往。”
李白能有什么事找他?想必是关于桃夭的,赵云理了理衣服起身,问:“是什么事?”其实赵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桃夭了,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他该对自己狠一点,相见不如不见,对两人,不,是对三人都好。但是他骗不过自己,他想见他,自从桃夭走后,雾霭星辰,朝晖夕暾,无一是他,又无一不是他。

下人有些犹豫,还是如实说了:“神君夫人,生...

沉寂已久的苍龙府突然被拍门声吵醒,接着是厚重的大门缓缓推开的“吱嘎”声,引路人和来客脚步匆匆,扬起院内的落花。

赵云正坐在书房椅子上抵挡宿醉的攻讦,头痛欲裂,却见到下人装扮的来人恭恭敬敬跪下:“苍龙神君莫见怪,我家神君请您到白凤神府一趟,事态紧急,请您赶快与我同往。”
李白能有什么事找他?想必是关于桃夭的,赵云理了理衣服起身,问:“是什么事?”其实赵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桃夭了,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他该对自己狠一点,相见不如不见,对两人,不,是对三人都好。但是他骗不过自己,他想见他,自从桃夭走后,雾霭星辰,朝晖夕暾,无一是他,又无一不是他。

下人有些犹豫,还是如实说了:“神君夫人,生产不顺……”

听到这句,仿佛有一道雷打在赵云心上,这是什么意思,桃夭他……没有把孩子流掉?赵云自认不是一个卑鄙的人,他既然选择退出,就没想过在他们两人间继续横插一脚,对于这个孩子,他根本没有抱过想法。他也没有傻到觉得桃夭现在生的是李白的孩子,李白不是那种幼稚报复心重的人,桃夭到底是怎么想的,李白呢,又是怎么想的?这两个人怕不是疯了,他也要疯了,桃夭有危险这一念头冒出赵云的脑海,什么顾虑都丢了,什么仪态也不要了,只不管不顾冲向白凤府。

所有人都围在一件房间前,但是不敢挡着门,不断有人从门内进进出出,不见李白的身影。赵云直接进了门,也没人敢拦他,更没人敢问他来这里做什么,虽然隐隐绰绰有一些风言,但这不是下人可以妄论的。

一进屋,就看见李白坐在床沿,一向淡漠的脸上此时是万分焦急,他的手臂下垂,双手紧紧握着一只从床内伸出的手,是桃夭。对于赵云来说,也就几天不见,但是桃夭发生了许多变化,肉眼可见是胖了些,只是下巴因为骨架的关系还是尖尖的,但是此刻这张小脸苍白,嘴唇毫无血色,额际汗水浸湿了头发,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叫,让两个男人又心疼又心慌,恨不能代其受过。

李白一直握着桃夭的手,给他输送温和的灵力,产婆表情焦虑:“夫人的产道实在太过狭窄,这样下去两人都有危险,如果必要的话……”李白想也不想地回答:“保大。”他看着赵云,赵云倒是知道了李白叫他来的用意了,也毫不犹豫:“自然。”

焦灼的氛围持续了半个时辰,房间内的血腥味越来越重,桃夭的呻吟却越来越弱。说来可笑,李白和赵云虽从来没有自恃过天赋和能力,但是隐隐也觉得这天上地下,他们办不到的事,别人也不可能办到,换言之,他们虽然不是无所不能,但是也相差不远了,从前真没想到,当最爱的人就躺在身侧面临生死难关的时候,自己却无能为力是这样心如刀绞。呼吸也不是自己的了,心跳也不是自己的了,全捏在那个孱弱无力的人手中,从某一方面来说,上天还真是公正。

赵云俯身用湿毛巾给他擦去额际的汗的时候,突然听到桃夭小声说了什么,一屋子的人大气也不敢出,凝神听着,才听清他说“剖开”。桃夭闭着眼睛,漆黑的睫毛湿透了,痛苦地喘气:“剖开……”产婆看了看李白和赵云,之前不是没有提过,但是被否决了,因为桃夭的身体结构和一般女子不同,胎盘也有些前置,再加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出血大的剖宫越来越危险,但是现在既然桃夭开口了,而且也没有条件再拖下去了,李白只能咬牙答应。

“出去,你们出去……”桃夭哆嗦着嘴唇,不想让他们看,李白不愿意走,还是赵云把他拖了出去。出门后,李白瞬间脱力,还是赵云撑着他,他狠喘了几口气,想起桃夭之前卖过乖,说要给他也生一个,他当时不置可否,现在他哪里敢要。赵云也脸色黯然,没有桃夭,这个孩子对他来说意义不大,冥冥中,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一门之隔的一个人,身上居然牵系着两个人的神思,孕育了两份希望。

倏忽,一声婴孩啼哭声从屋内传来,李白和赵云对视一眼,破门而入,看到桃夭安好才安下心来,李白也顾不得脏污,把桃夭搂在怀里,双手还有些颤抖,只有尽力去感受他的体温才能安定下来,桃夭用微弱的力气摸了摸他的狗头。若说赵云一开始来还有些担心会尴尬局促,现在则只有庆幸,庆幸李白让他参与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时刻之一,不然他不会知道他喜欢的人这样勇敢。他看了眼产婆抱着的孩子,这就是他的孩子,流淌着他和桃夭的血脉的孩子……

桃夭也看着那孩子,伸出手示意要抱,产婆急忙递到他面前,婴儿的头上只有几根稀疏的胎毛,整张脸皱皱巴巴,眼睛紧闭着,像只小猴子,看起来很健康,是个大胖小子,怪不得生产这么困难。桃夭拿手指去逗他的脸,咯咯地笑:“好丑啊,真的是我的孩子吗?”李白担心他的身体:“我们之后慢慢看,你先好好休息吧。”桃夭顿住了,没有回答,只是依然逗弄着襁褓里的小婴儿,过了会儿,像是终于看够了,转而看向赵云:“你把他带走吧。”李白和赵云完全没有想到,一时愣在原地。李白像是明白了什么,迟疑地开口:“不用……”话还没说完就被桃夭打断了,桃夭的声音带着丝哭腔:“你快点把他带走吧,不然我要反悔了……”说完闭着眼睛不去看他们。

李白站了起来,把孩子递给赵云,叹了口气:“既然是他要求的,你带走吧。”赵云也不知道是怎么完成一系列动作的,他只记得他机械地接过孩子,看着桃夭,缓缓走出了那间屋子,然后走出府邸的大门,回到苍龙府,站在桃花树下,才恍然感觉一场梦,手里的婴孩却沉甸甸的。手上有水滴落,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哭了,婴儿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也跟着放声大哭,满树的桃花摇曳,天真又残忍。

 

赵云走后,桃夭抽着鼻子小小声问抱着他的李白:“他走了吗?”

李白回了个“嗯”,没有说话,他有些累,又有些释然。

桃夭垂下眼睛自嘲:“我可真是个恶人。”

“你是我的小桃花。”李白环紧了他。

“嗯,我是你的。”桃夭的双臂攀上他的背:“我对不起他,对不起他,我对不起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不能辜负我最爱的人了。说好了要一辈子在一起,少一分一秒都不可以。”

李白恍惚想起了以前说过的话,用真心换取真心,用真情换取真情,我们要生生世世在一起。

生生世世仿佛都变短了。

就让凤凰栖在他心上的桃花吧,一段故事结束了,世间还有相思的故事在继续流转,生生世世。

天潢汎汎,云汉汤汤。凤皇承旗,翱翔翼翼。

情之所趋,无远弗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


祁眚

【白亮】梳头

凤求凰×武陵仙君。

新版建模凤君的头发好长我要梳头发!!!!!!!!!!!!!!。

第一次写白亮。可能会有点ooc。


诸葛亮醒了,他发现自己躺在桃树下,身旁有几个空的陶瓷酒罐,还有李白睡着,宿醉过后的眩晕感袭来,他没力气再坐起来了。

早知道不跟这个死凤凰喝酒了,他这样想。

春天到了,微风拂面,吹着桃花瓣一片片地飘落,平躺在地上倒也不冷,诸葛亮甚至觉得躺这么一整天都不会觉得无聊。

但是好景不长,某个死凤凰醒了,揉着眼睛慢慢坐起来,睡过一宿后头发没来得及打理,银白色的头发披散在后背上,有点凌乱。

头发很长,看起来很细软,和他坚实的身体不太般配。

诸葛亮就这么躺着看着他,不多时李白就回头对上了他...

凤求凰×武陵仙君。

新版建模凤君的头发好长我要梳头发!!!!!!!!!!!!!!。

第一次写白亮。可能会有点ooc。





诸葛亮醒了,他发现自己躺在桃树下,身旁有几个空的陶瓷酒罐,还有李白睡着,宿醉过后的眩晕感袭来,他没力气再坐起来了。

早知道不跟这个死凤凰喝酒了,他这样想。

春天到了,微风拂面,吹着桃花瓣一片片地飘落,平躺在地上倒也不冷,诸葛亮甚至觉得躺这么一整天都不会觉得无聊。

但是好景不长,某个死凤凰醒了,揉着眼睛慢慢坐起来,睡过一宿后头发没来得及打理,银白色的头发披散在后背上,有点凌乱。

头发很长,看起来很细软,和他坚实的身体不太般配。

诸葛亮就这么躺着看着他,不多时李白就回头对上了他的眼神,俩人没看多久就笑了。

一瓣瓣花瓣飘落,有一些掉在了李白头上,但并不随着身体的抖动而掉落,很轻,轻到没有被李白察觉到,他笑的睁不开眼,这时阳光也正好打在他脸上,男人精致的五官被镀上了光,眨眼时细密的睫毛也跟着颤动。

诸葛亮看的入了神。

回神是因为李白向他伸出了手。

“嗤……仙君是打算躺一天吗?”

诸葛亮挑了挑眉,搭上李白的手借力坐了起来,距离拉进了些,李白可以看清他脸上的小绒毛。

谁也没再开口,李白沉浸在了桃源美色之中,早就忘记了打理头发的事。

诸葛亮倒也不急,就这么看着他凌乱的银发愣神儿。等到李白觉察了他的目光,已经过去了很久。

李白的表情变得有点慌张,不过只是一瞬间,马上就收住了,他还是保持着自己一贯的笑脸。

“仙君想试试吗?”

“试什么?”

“试试给我梳头发。”

诸葛亮愣了一下,没答话。李白抖抖衣袖,掉下来了一把木制的梳子,很精致,上面泛着油光,边缘上刻了“凤君”二字。诸葛亮把它捡起来,细细的端详了一阵。

“转过去。”他开口道。

李白也就听话转过身去,诸葛亮没有急着梳头发,他用手指搓捻着李白的发尾,李白的头发摸起来也是真的细软。

很舒服,像桃花瓣一样细腻柔软。以至于木制的梳子和头发接触发出的声音很微弱。

诸葛亮很认真,他把头发一点点的梳整齐,慢慢的分出两绺头发,用发绳绑在一起。发绳是李白给的,灰色,跟他的发色很搭。

整个过程李白都是闭着眼的,让他说就是舒服的想睡觉。

微风过境,吹过了桃树枝间的缝隙,吹出了一阵沙沙声,吹动了李白的发梢,也吹起了诸葛亮心头的涟漪。

两人四目相对,久久挪不开眼神。想来他们好像从不觉得爱需要言行来表达,他们只是在对方清澈的目光中寻找答案。

好像,这种爱很简单。


风声打动心声

白哥帮♂亮亮减肥

元歌眼里:师兄>男朋友

白哥帮♂亮亮减肥

元歌眼里:师兄>男朋友

爸爸爱你。

我也有凤求凰了

训练营做的几张灵感小图图

这也忒可爱了

第一张就是携手王者峡谷的图,这个牵牵手的样子是要夫君和夫人去打战场场啦!

我也有凤求凰了

训练营做的几张灵感小图图

这也忒可爱了

第一张就是携手王者峡谷的图,这个牵牵手的样子是要夫君和夫人去打战场场啦!

瞅你咋地

开心,白斩鸡和小桃花是真的好好看,然后和基友来了一把。。。三角恋?

开心,白斩鸡和小桃花是真的好好看,然后和基友来了一把。。。三角恋?

-秦毓

【白亮】光(终章)

#养成系/年上/眯眯眼腹黑人生白月光上将白x丧气系暴躁哭包指挥官亮

#极度OOC   (对待白哥这样没有安全感的变 态只需要一个女王系的亮)(小声13)

character 6. 

诸葛亮目前只是个十六岁的未成年,他的感情,可能就像之前他的那个女朋友一样,来得火热,冰冷得也迅速。或者,诸葛亮对他,只是单纯的依恋。

李白多想告诉诸葛亮,他想让诸葛亮一直在他的身边,只要他乖乖的。

即使那可能并不是和诸葛亮对等的感情。他的感情,扭曲而又癫狂。

李白不敢确定。他也不敢说出口。

他怕自己喜欢上那个容貌精致,但脾气十分不好,小他七八...

#养成系/年上/眯眯眼腹黑人生白月光上将白x丧气系暴躁哭包指挥官亮

#极度OOC   (对待白哥这样没有安全感的变 态只需要一个女王系的亮)(小声13)

character 6. 

诸葛亮目前只是个十六岁的未成年,他的感情,可能就像之前他的那个女朋友一样,来得火热,冰冷得也迅速。或者,诸葛亮对他,只是单纯的依恋。

李白多想告诉诸葛亮,他想让诸葛亮一直在他的身边,只要他乖乖的。

即使那可能并不是和诸葛亮对等的感情。他的感情,扭曲而又癫狂。

李白不敢确定。他也不敢说出口。

他怕自己喜欢上那个容貌精致,但脾气十分不好,小他七八岁的孩子。况且,他是军人。归宿注定是沙场。

character 6. 

李白在离开时,问过诸葛亮,“原意去军营吗?我可以...”

诸葛亮打断了他的话,“去。”

三年后,诸葛亮如愿成为军医,进入星航。

当诸葛亮兴致勃勃地开始寻找李白时,赵云找上了他。

“诸葛亮?在找李白吗?李白他...”赵云笑得苦涩。

诸葛亮只觉得大脑一阵嗡鸣“他怎么了。”

“上面说,是叛变。”

“他被抓到了吗?”此时诸葛亮有些失神。他突然想起了在青衫的那三个月。

“还没。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诸葛亮勉强勾起嘴角“李白对星航,对联邦,是无可比拟的忠心。我相信他。”

赵云叹了口气,“人都是会变得啊。你又何必呢?”

对啊。金石易断,人心亦然。

何况感情呢?

三年了。

赵云想让诸葛亮放弃。星航里几乎没有人会觉得李白会叛变,上面又何尝不知?如此肯定的给李白定下罪名,想必李白早已是枚弃子了。

诸葛亮不傻,反而,他很聪明。从赵云劝他时他就大概猜到,在上面高层的统治下,李白怕是回不来了。

李白对上面的高层来说,是很大的威胁。在个人恩怨前,他们怎么可能会想到李白对联邦的价值呢?小利蒙蔽了他们的眼。

……

李白伸手抹掉嘴角的血迹,终是再也站不住,倒了下去。同一牢房的士兵忙扶住他,查看李白的伤势。

“哈哈哈哈,你们也别这么看我,星航都不要你们了,皇家原意接收你们,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你们还不知好歹啊,行了行了,咱明天继续。”...... 

李白半阖了眸子,有些虚弱。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上将了,现在,他只是皇家的战犯,刀下的鱼肉。

三年了呢。

他现在,还记得他吗?

character 7. 

“你确定?”

“是的,长官。”

“S级指挥官测试开始。”

....

诸葛亮嘴角勾了勾唇角。

他之前学的是指挥,是军事,认识了李白之后才开始学医,没想到兜兜转转,自己又干起了老本行。

“只有控制星航,掌握实权这一条路。”

李白啊李白,认识了你,我真是,变了太多啊。

星际纪事,星元2369年,联邦星航新任指挥官诸葛亮上位,时年二十二岁。

诸葛亮上位后以铁血手段,铲除异己,掌握星航军权后,撕毁前与皇家和谈条约,迅速开战。

同年九月,皇家投降。释放战俘战犯三万余人,包括星航前上将李白。李白叛变之事的真假也随之迅速浮出水面。

诸葛亮坐在办公室里,撑着头冷眼看着那些军人回到星航时喜极而泣的神情。他的眼里如古谭般平静无波,一片平静。这一年来他经历了太多,他也早不在像从前那样情绪化。他没有去找李白。

他在等,也在赌。

“扣扣。”是敲门声。

诸葛亮坐在转椅上,没有转身。“进来。”

李白推开门,看着面前的青年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为什么不自己逃走。”诸葛亮先开口。

诸葛亮一直在好奇,以李白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逃回来的,为什么偏偏在皇家监狱呆了一年多。

李白愣了愣,笑了笑“我没想到你来星航了。如果我逃了,在外面上学的你和我可是连在一起的。”

如果你来星航了,证明你的心里还有我。

如果你对我的感情真的淡了,那么,我也会护你周全。

character 8. 

“过来。”诸葛亮转过身来,依然翘着二郎腿半靠在转椅上。

“上将李白,错在傻里傻气,对自己毫无自信,让指挥官为他担心一年之久,那就罚他...”诸葛亮慢悠悠地开口。

“就罚他一直留在指挥官身边吧。”

诸葛亮笑了笑。两个人对彼此的心意早已知晓,只是都在担心消磨不过时间。如今,你我皆心知肚明,又有什么可畏手畏脚的呢。

“李白上将,我命令你,吻 我。”

“遵命,我的指挥官大人。”

李白笑着压下身去。

——END.

#最近有点恶趣味。天知道我都在想些什么。

梅菲斯特拯救协会
为什么会为么般配(((痴呆

为什么会为么般配(((痴呆

为什么会为么般配(((痴呆

蕸栖

【All亮】水月镜花(上)

前几天用亮亮拿了四杀今天就大家一起玩亮亮吧【划掉
All亮【非常all,一点点元亮,有懿亮H,信亮H,约亮H和白亮H。要有后续的话会有一点猴亮
没有节操没有底线【甚至犹豫要不要用小号发但是莫得小号了hhh

▲三观不正预警

▲渣男预警

▲OOC预警【非常ooc,ooc到需要给文中出现的角色猛虎扑地式跪求各位大佬峡谷见面不要捶我
就当是各位出演的有剧情的GV吧
你骂我我就去峡谷杀鲁班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我爽完了后续咕咕咕
链接走评论

有时候我真恨你,恨你这无动于衷的模样。眼前的丝缕银发在模糊的灯光下微微闪着光,眉目阴鸷的男人腾出手来将散落在额前的头发全都向后梳去,又很快按住了挣着要起身的诸...

前几天用亮亮拿了四杀今天就大家一起玩亮亮吧【划掉
All亮【非常all,一点点元亮,有懿亮H,信亮H,约亮H和白亮H。要有后续的话会有一点猴亮
没有节操没有底线【甚至犹豫要不要用小号发但是莫得小号了hhh

▲三观不正预警

▲渣男预警

▲OOC预警【非常ooc,ooc到需要给文中出现的角色猛虎扑地式跪求各位大佬峡谷见面不要捶我
就当是各位出演的有剧情的GV吧
你骂我我就去峡谷杀鲁班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我爽完了后续咕咕咕
链接走评论

有时候我真恨你,恨你这无动于衷的模样。眼前的丝缕银发在模糊的灯光下微微闪着光,眉目阴鸷的男人腾出手来将散落在额前的头发全都向后梳去,又很快按住了挣着要起身的诸葛亮。

呵,你倒还是没变。诸葛亮被他愈发凶狠的动作弄得浑身发软,索性放任自己陷进柔软的床铺,只有曾经稷下天才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不屑,薄唇毫不留情地说着刺人的话。

永远自作多情。

菡

【白亮/云亮】相思宴37

又过了两个月,桃夭的肚子是再遮不住了,他的情绪也难免有些起伏大,但是总体上还是比较乖的,也算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了。

一日,李白发现桃夭拉着麻雀嘀嘀咕咕,他从树上倒挂下来,桃夭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被吓得不轻,李白哄了一阵他才苍白着脸别别扭扭地说:“我想去买些衣服和用品,他快出来了……我怕你不高兴……”李白叹了口气,说心无芥蒂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已经答应过他不追究了,他也不是言而无信的人:“走吧,我陪你去。”

一开始桃夭还有些小心翼翼观察李白的脸色,但是一到大街上就全忘光了。李白为了不让他们太显眼,还是像上次花灯会那样变幻了他们的外貌,在外人看来就是有着栗色发丝的青年才俊带着新婚妻子外出,妻子披...

又过了两个月,桃夭的肚子是再遮不住了,他的情绪也难免有些起伏大,但是总体上还是比较乖的,也算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了。

一日,李白发现桃夭拉着麻雀嘀嘀咕咕,他从树上倒挂下来,桃夭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被吓得不轻,李白哄了一阵他才苍白着脸别别扭扭地说:“我想去买些衣服和用品,他快出来了……我怕你不高兴……”李白叹了口气,说心无芥蒂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已经答应过他不追究了,他也不是言而无信的人:“走吧,我陪你去。”

一开始桃夭还有些小心翼翼观察李白的脸色,但是一到大街上就全忘光了。李白为了不让他们太显眼,还是像上次花灯会那样变幻了他们的外貌,在外人看来就是有着栗色发丝的青年才俊带着新婚妻子外出,妻子披着斗篷,有些羞于见人,但这不影响他们的天作之合。

桃夭拉着李白,一开始兴致勃勃地挑着小衣服小鞋子:“你说会是男球还是女球呢?”李白脸色有些差:“都挺好。”那摊主大嘴巴嚷嚷:“哎客官,可不能这样说,要说女孩像妈妈,男孩像爸爸!这样是不是更好?”他对着桃夭谄媚。李白脸色更差了,桃夭赶忙把他推走了,留下摊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白哥哥,不要生气呀。”桃夭把自己的脸往两边拉,吐出舌头,做鬼脸逗李白,李白摸了摸他滑腻的小脸:“我没生气,走吧,还要买什么?”桃夭看他好像确实情绪稳定才放了心拉着他继续走。走着走着,发现人群都在往城楼靠拢,桃夭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原来是新成婚的夫妻在抛绣球。周边的城镇民风开放,新嫁娘未见羞涩,挽着新郎接受众人的祝福,同时将绣球扔下,传递这份幸福,人群哄闹着,洋溢着喜悦。

桃夭约摸心里有丝艳羡,也踮着脚想试着去接那个花球,李白暗暗施法让周围人没法推挤他,碰到他就感觉到有看不见的屏障在阻碍,因此桃夭居然真的顺利抢到绣球了。他的脸因为兴奋红扑扑的,怀了几个月脸蛋也肉了些,只是下巴依旧尖尖的,即使在斗篷下也藏不住艳色的一张脸,辉映着手中彩色斑斓的绣球,他的身后是虽有些破败但依旧巍峨挺立的城楼,熙熙攘攘的人群,再远处河道里的乌篷船上褪色的红灯笼在微微晃荡,但是除了桃夭,世间万景都入不了李白的眼。他上前接过桃夭递给他的绣球,用鼻子贴着他的鼻子,轻轻说:“我们成亲吧。”

 

于是真的成亲了,没有铺开十里的喜宴,没有纷至沓来贺喜的人群,只在天地间一处小小的桃源里,白凤神君成家了。

两人穿着凡人的喜服,麻雀精忐忑地开口,声音颤颤巍巍:“一拜天地——”

簌簌的风穿堂而过,掀起新人的衣角,火红的袖子与大地亲吻又分开。

“二拜高堂——”

桃夭想,他哪里有什么高堂?给他生命的人就在他眼前。

“夫妻对拜——”

他抬眼望进李白的眼眸,听到那人说:“拜就是敬,我李白一生只有三拜,也只有三敬,一敬天地,二敬祖宗,三敬妻子。从今往后,敬你爱你,勿复相思。”

桃花为誓,雀鸟为盟,流浪八百年的凤凰,终于有了栖处。

OVO

洵陌不想做鸽子精.
鸽子文手入驻老福特第一天。决定...

鸽子文手入驻老福特第一天。决定暂时不鸽?

如上,是一些在考试的时候想到的cp梗。

应该会这个寒假更完,只是时间和顺序问题。

所以所以,你们想先看哪篇?

以及不要问那个日月星,是我拿来标注类别的。

鸽子文手入驻老福特第一天。决定暂时不鸽?

如上,是一些在考试的时候想到的cp梗。

应该会这个寒假更完,只是时间和顺序问题。

所以所以,你们想先看哪篇?

以及不要问那个日月星,是我拿来标注类别的。

乔幽

我一直以为白哥喜欢撩小姐姐,然而是我错了(~_~;)

我一直以为白哥喜欢撩小姐姐,然而是我错了(~_~;)

水無涼奈

【白亮】偷情

※李白X诸葛亮

预警:abo,NTR(没错,又是你


地摊文学之你老婆跟人跑了。


*


天降雨露,地生万物,乾坤结合,乃世间法则。

他们实在不明白,娶了个肤白貌美的地坤,李白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算是神仙,也没几个舍掉七情六欲、更别说了无挂怀的。

难道是点错鸳鸯谱了?

不可能,天帝断然否决,这可是他亲自指派的任务,经武陵那桃花仙君之手,如此这般得来天乾地坤的结合,是命中注定,天赐良配。


诸葛亮也想不通。

他牵了几百年的红线,还没见过这么冷淡的天乾。好歹是仙界的上神,活了千年的白凤,丰神飘洒,器宇轩昂,虽是以无情道飞升,可也并非真正绝情之人——恰相反,这根本就是个祸水...

※李白X诸葛亮

预警:abo,NTR(没错,又是你


地摊文学之你老婆跟人跑了。


*


天降雨露,地生万物,乾坤结合,乃世间法则。

他们实在不明白,娶了个肤白貌美的地坤,李白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算是神仙,也没几个舍掉七情六欲、更别说了无挂怀的。

难道是点错鸳鸯谱了?

不可能,天帝断然否决,这可是他亲自指派的任务,经武陵那桃花仙君之手,如此这般得来天乾地坤的结合,是命中注定,天赐良配。


诸葛亮也想不通。

他牵了几百年的红线,还没见过这么冷淡的天乾。好歹是仙界的上神,活了千年的白凤,丰神飘洒,器宇轩昂,虽是以无情道飞升,可也并非真正绝情之人——恰相反,这根本就是个祸水,千百年来处处留情,凡间俗子且不说,天上的神女仙姑为之倾倒的都不计其数,也不差他一个。

大婚那日,白凤携羽而至,将他抱上床,平常信口拈来的甜言蜜语全然不见,沉默得像是个只会发热流汗的铁杵,动作倒是温柔的,按部就班地结了契,之后便让他安生在仙府里住下,自己却还是和以往一样,常常往外跑,见不到影子。

于是他又想,或许李白自由惯了,并不认可这种所谓的命定之说,更不爱被结合的契约束缚。


诸葛亮闲来无事,从仙府里出来,回桃花源去料理他堆积多日的差事。

某某才子游学归来,不见昔日人面桃花——桃花开了,人已经嫁了,死心吧。

当地富商之妻重金求子——找错地了,他自己都没生呢,帮不上忙。

出门打个酱油回来老婆不见了!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仙君哪,莫非这其实是黄粱一场梦?——你老婆跟人跑了,现在就去追可能还来得及。来不及也别怪我,尽人事知天命罢了。

……

还有拿着生辰八字来算相配与否的,他看了几天,回了一堆配、不配的,写得手酸,坐得头晕脑胀,终于放下红签,到桃花林散心。


漫天红英,忽见一抹影子从树后蹿过,诸葛亮觉着有些眼熟,绕过去寻,没找到,正要回头,又突然从头顶的树叶间蹦出,落了下来。

他定睛一看,是个皮毛油光华亮的大狐狸,口中还衔着一簇花,在他跟前转悠,蓬松的尾巴舒展开来,张扬地摇晃着。

诸葛亮记起几百年前他还没成仙时,在林子附近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狐狸,带回去养伤。如今一看,这小家伙已经长成了大家伙,大约是来谢恩的。

他接了狐狸送的花,回到府中找了个瓶子装上水养着,出了院子抬头一看,那狐狸化了人形正坐在墙上冲他笑呢。

倒是个模样俊俏的狐狸精,眉眼、唇角含笑又含情,诸葛亮看得心里突然有些闷,没理会,转身又走。

“仙君——”狐狸在后头唤他,从墙上一跃而下,三两步到了跟前,伸手握住他手腕,“昔日负伤走投无路,仙君待我如至亲之人,怎么如今却如此冷漠?”

诸葛亮力气没他大,推了推动没推动,目光垂下,劝道:“你已是天乾,这样不好……”


狐狸也不知懂没懂得这些人情世故,颇为失望地收回手去,耷拉着脑袋。

诸葛亮叹了口气:“既然来了,随我进来坐坐,喝杯茶吧。”

等进了屋里,他又想起,桃花源久无人住,哪里还有茶?他素来爱酒,喜亲手作酿,那院子里的桃树下埋了不知多少,招呼客人正派上用场。


送走了狐狸,诸葛亮翻出被褥铺好床榻,躺下没多久,酒劲上涌,身体隐隐燥热起来。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卷起被子将自己捂着,不多时便汗涔涔地,手脚发软,身上热浪一阵又一阵袭来。

结契后,寻常的地坤不再受雨露期所扰。可他是桃花成仙,每逢二月,花期如约而至,这情潮轻易不能消解,只有结契的天乾才能抚慰。可且不说他还在武陵,就算在天上,那白凤还不知在哪玩乐快活着呢。

*

然后走这里→

*


END.

*

我来搞雷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