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俄

97526浏览    1790参与
西伯利亚小仓鼠
终于上完色了,线稿经大佬指点改...

终于上完色了,线稿经大佬指点改成了深棕色

问:你们觉得我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ェ・^=)↗ 

终于上完色了,线稿经大佬指点改成了深棕色

问:你们觉得我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ェ・^=)↗ 

西伯利亚小仓鼠
肝了一个白鹅妹妹,但还没有肝完...

肝了一个白鹅妹妹,但还没有肝完,加油,明天继续肝(ง•̀_•́)ง

晚安各位( ̄o ̄) . z Z

肝了一个白鹅妹妹,但还没有肝完,加油,明天继续肝(ง•̀_•́)ง

晚安各位( ̄o ̄) . z Z

鸣蜩双辞

  设定来自@★☭​ 🍔🕊️🕊️🕊️ ☭​★ 老师。

  

  喜欢看小熊们手拉手,很可爱。

  设定来自@★☭​ 🍔🕊️🕊️🕊️ ☭​★ 老师。

  

  喜欢看小熊们手拉手,很可爱。

黎婳.

白玉抚迦 9

  “所以你过的是有多惨啊?”

  

  白俄和柏林都沉默了,毕竟以前在他们眼里,瓷先生那可是世界模范好daddy,可现在能把自己娃儿逼的魂穿了。

  

  这算是人设崩了吗?

  

  “...别提这傻逼事了,现在这个家就是适者生存,能过就过,干不过那帮兄弟只能挨打。也不知道内位咋想的,倒是一点也不管。”

  

  “而且我总觉得他们看不起我。”

  

  豫哥郁闷,豫哥生气,豫哥不理解。

  

  为什么他爹会变成那B样,真的很无语哎。

  

  “反正已经是一手烂牌了,就这么打吧,已经无所谓会不会更糟了。”

  

  白俄愣了一下,然后问他:“你的任务就是...

  “所以你过的是有多惨啊?”

  

  白俄和柏林都沉默了,毕竟以前在他们眼里,瓷先生那可是世界模范好daddy,可现在能把自己娃儿逼的魂穿了。

  

  这算是人设崩了吗?

  

  “...别提这傻逼事了,现在这个家就是适者生存,能过就过,干不过那帮兄弟只能挨打。也不知道内位咋想的,倒是一点也不管。”

  

  “而且我总觉得他们看不起我。”

  

  豫哥郁闷,豫哥生气,豫哥不理解。

  

  为什么他爹会变成那B样,真的很无语哎。

  

  “反正已经是一手烂牌了,就这么打吧,已经无所谓会不会更糟了。”

  

  白俄愣了一下,然后问他:“你的任务就是发展吗?”

  

  “算是吧,把我那块地方发展好。”让我的孩子不用再受苦了。

  

  “那好办,虽说我那哥脾气不怎么好,但家里的东西我还是有权力动一部分的。”白俄眨了眨眼睛,笑盈盈道:

  

  “天然气和石油需要吗亲爱的,我这边帮你搞定呢~”

  

  “有难处就说,我也可以帮着解决。”柏林说。

  

  “你们还真是...”一点都不犹豫啊。

  

  白俄:“管这些做什么,在这异国他乡的,咱们就是一家人。而且这破地方我们早晚要离开的。”

  

  柏林:“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回家。”

  

  “不惜一切代价。”

  

  他们在这边聊着,那边的小宠们也没闲着。

  

  白妖:“怎么样,能找到吗?”

  

  苍耳:“不行,我感应不到。”

  

  挽钰:“那怎么办啊,现在他不来,我们也没办法联系总部啊。”

  

  苍耳:“现在除非他离我很近,不然我真的找不到。”

  

  “别忙活了。”白俄打断了它们,“下周我哥家有场宴会,到时候应该会来很多人,你们挨个筛就行了。”

  

  “宴会?”柏林不解,“好端端的,办什么宴会?”

  

  “我怎么知道,他毕竟不是我亲哥,他什么想法我还真猜不到。”

  

  “先就这样吧。”豫捏了捏眉心,问:“你们确定只剩下一个了?”

  

  “嗯,就差一个了。”

  

  “到时候再说吧。”白俄收拾了一下,站起身道:“下周六晚上,我会派车来接你们的。小豫,”

  

  “嗯?”

  

  “有什么难处就联系我,咱们总要一起的。”

  

  “好。等一下,”豫拉住白俄,顿了顿,还是开口道:

  

  “你那边……如果真的难办,跟我说一下,我……”

  

  “怎么?你还想把他套上袋子打一顿吗?”白俄轻笑道。

  

  豫看着白俄脖颈处隐隐的红痕,抿唇没说话。

  

  “别担心了,他还不至于弄死我。”

  

  不会死,意识体当然不会死啊。

  

  可是也会疼啊...

  

  “你们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我先走了。”说罢,白俄转身就离开了。不一会儿,柏林和豫也都走了。

  

  …………

  

  白俄回去后,看到莫斯科坐在客厅里。

  

  没有看到明斯克。

  

  “先生。”莫斯科站起身道:“家主请您去克里姆林宫里一趟。”

  

  又来了.

  

  白俄垂眸,遮住眼底的厌恶。

  

  “知道了,我会去的。”转身欲走时,又道:“莫斯科。”

  

  “照顾好明斯克。”

  

  莫斯科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克里姆林宫内。

  

  白俄到的时候俄罗斯正在看文件,此时窗外的阳光正好透过玻璃照射在他身上,给他蒙上一层柔和的光晕。

  

  俄确实很好看,不同于白俄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他的长相带着些许攻击性。

  

  就像西伯利亚的野狼。

  

  “来了,坐吧。”俄抬头看到了他,又用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

  

  白俄站着没动,尽管试图克制,但腿还是忍不住发软。

  

  他无法控制这具身体.

  

  俄见他站着不动,神色冷了下来。他走到白俄身前,用手掐起白俄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看向自己。

  

  “我说过的,我的亲爱的,只要你乖乖听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你怎么就是不乖呢?”

  

  白俄努力地压下这具身体下意识的恐惧感,试图掌控他,可无济于事。

  

  你他妈的就不能有点出息吗!白俄心里暗骂。

  

  “我...我没有...”

  

  “你不用试图解释,亲爱的。撒谎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而且,比起你的解释,我更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说罢,俄拿出一张照片伸到他面前。

  

  上面是今天下午在咖啡馆他们三个说笑时的场景。

  

  他派人跟踪我。

  

  白俄有些紧张,万一他知道了...

  

  俄看出了白俄那一瞬间的紧张,简直要气笑了。

  

  天知道他看到这张照片时内心有多么愤怒。

  

  照片上俄白俄笑的很美,很温柔。但俄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对自己笑过,或许有,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久到连他自己都忘记当时的他待白俄是多么温柔了。

  

  他嫉妒得发疯。

  

  “亲爱的,你紧张什么?”俄见他还在发抖,便调笑道:“你在怕我吗?”

  

  “你不用怕我的。”俄捏住他的脸,用力地揉搓着,仅仅几下便在白净的皮肤上留下片片红痕。

  

  “我对你说过,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

  

  白俄闭上眼,不想再看这个疯子。

  

  哥哥看他的眼睛里从来都是温柔和宠溺,而不是这个疯子眼里的暴虐和占有。

  

  这个噩梦顶着他最爱的哥哥的脸,做着最让他恶心的事。

  

  “看着我,亲爱的。”俄吻了吻他的眼睫,而后一直向下。鼻梁,嘴唇,脖颈...

  

  白俄尽全力,操控着自己的手,把身上的疯子推开,冷眼看着他。

  

  尽管是一模一样的脸,但白俄很清楚,他不是自己爱的哥哥。

  

  他的触碰只会让他反感。

  

  “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俄的眸中覆上一层暴戾,他掐住了白俄的脖子。

  

  “我说过了,只要你乖乖听话,谁都会平安无事的,毕竟...”俄凑到他耳畔轻声道:

  

  “你也不想明斯克一直那个样子吧...”

  

  白俄闻言,停下了挣扎的动作。俄见状十分满意,将白俄打横抱起,朝卧室走去。

  

  白俄到底是没有对豫他们说实话。

  

  俄并没有家BAO他。

  

  而是强BAO 了他。


————————————————————

  

  明天开学,断,随缘更

  

  

  

  

落wxzstla/摆烂

  最近有点闲,想接稿,大家帮忙看看能值多少钱?画的不好请见谅

  最近有点闲,想接稿,大家帮忙看看能值多少钱?画的不好请见谅

听风

  

[图片]


  

*白俄罗斯

*因为我懒所以没有国旗

  


  

*白俄罗斯

*因为我懒所以没有国旗

黎婳.

白玉抚迦 8

  异界:

  

  三日后的一个下午,在Marquee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豫刚到的时候柏林已经在这个等了一会儿了。想起昨天晚上自家的逆子霸占着他的床不下来还美名其曰地讲:

  

  “这两天帮你找人一直没歇,让我躺会儿。”

  

  豫没理它,径直走过去提起它的后颈把它丢到它自己的窝里后,问它:

  

  “人呢?”

  

  冷酷,无情,不讲理。

  

  挽钰撇了撇嘴,道:“明天带你去找,我们已经约好了。”

  

  6,这就给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

  

  此时柏林正在处理着公务,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地敲击着。让豫感到意外的是这里还坐着...

  异界:

  

  三日后的一个下午,在Marquee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豫刚到的时候柏林已经在这个等了一会儿了。想起昨天晚上自家的逆子霸占着他的床不下来还美名其曰地讲:

  

  “这两天帮你找人一直没歇,让我躺会儿。”

  

  豫没理它,径直走过去提起它的后颈把它丢到它自己的窝里后,问它:

  

  “人呢?”

  

  冷酷,无情,不讲理。

  

  挽钰撇了撇嘴,道:“明天带你去找,我们已经约好了。”

  

  6,这就给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

  

  此时柏林正在处理着公务,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地敲击着。让豫感到意外的是这里还坐着一个人。

  

  白俄的怀里抱着一直雪貂,正安静地趴在他怀里睡着。柏林的苍耳正在桌子上抱着颗花生啃着。窝在豫怀里的小伶鼬感受到了同伴的气息,急忙跳到桌子上。

  

  “你来了。”柏林把笔记本电脑合上,看向豫。

  

  “嗯。”豫坐下后,看向白俄,问道:“这都是……”

  

  “是的亲爱的,你没看错。”白俄把怀里的雪貂叫醒,也放到了桌子上。

  

  “所以,你们选择的任务方式是?”

  

  “修补bug。”

  

  回家的方式两种,一是完成总部给他们安排的,第二是毁了这个世界。

  

  “而且,”柏林开口道:“就我了解,毁掉这个世界的唯一办法就是。”

  

  “刷一遍世界副本。”

  

  “况且这其中的一些细节,我们并不知道。”

  

  “风险太大。”

  

  豫叹了口气,用勺子搅动着服务员刚送上来的咖啡,开口道:

  

  “说说我们的任务吧。”

  

  豫:“搞钱,发展。”

  

  柏林:“恋爱,甩人。”

  

  “把我哥打服。”

  

  “???”豫有些吃惊地看着白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没办法。”白俄摊手,“这个世界的我哥脾气不怎么好,原身以前没少挨打,久而久之,他受不了,自杀了,然后我就过来了。”

  

  “不过现在棘手的是,他的灵魂好像还在这个壳子里。”白俄烦躁地抹了把脸,“每次见到我哥,我就无法控制这副身体了。而且他很怕我哥,每次都没吓到走不动路,说话冲一点,就哭。”

  

  “我都来这里三个月了,才改掉他爱哭的毛病,可还是没完全接管这副身体。”

  

  白俄的身手其实很好,与俄不相上下(在主界),毕竟都是苏维埃带大的。

  

  他很优秀。

  

  不过目前他最大的挑战,是帮原身克服恐惧吧。

  

  毕竟,以暴力解决问题的前提是,要从心理上蔑视敌人。

  

  “柏林呢?”

  

  “还行,目前没什么大问题。”

  

  “小柏啊,我一直有个问题。”白俄问道。

  

  “你真的会谈恋爱吗?”

  

  “...不会,没经验,不过,我可以学。”柏林回答:

  

  “我的任务只是把他们渣一遍,不需要投入过多感情。”

  

  “他们几个玩不过我,毕竟。”

  

  “在绝对的智商面前,感情不值一提。”

  

  冷静,理智,十分精彩。

  

  柏林从来不像他外表那样无害,虽然他看起来沉默寡言温良无害。

  

  但他是毒蛇,是精明的猎手,要是在他这里放松警惕,是会被咬的很疼的。

  

  “你呢,小豫?”

  

  “我啊...”豫把身上往后一仰,嘴里轻哼着: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

  

  “……”

  

  

  

  

  

  

火烧白宫

大概是:

苏在给白俄系红领巾,乌直接用力把两边向后扯发现没什么事,在后面的俄好奇了一下用力拉紧结果勒着脖子了

苏你是懂校服的

大概是:

苏在给白俄系红领巾,乌直接用力把两边向后扯发现没什么事,在后面的俄好奇了一下用力拉紧结果勒着脖子了

苏你是懂校服的

川。
白俄(画的不好)

白俄(画的不好)

白俄(画的不好)

w,softqd
  可可爱爱的黑芝麻汤圆小白俄...

  可可爱爱的黑芝麻汤圆小白俄。

  可可爱爱的黑芝麻汤圆小白俄。

诗雅

设定

想来想去那篇被啪掉的设定还是太潦草了……那就再细化一遍……


毛家


长相

不苟言笑的人,因为身高原因总是垂下眼睛看人,所以很有威严。左眼的瞳孔是金色的镰锤,右眼是正常的金色,修正之后变成了红色。头发是很漂亮的银色,帽子上有一颗红色的五角星,逝世后这颗五角星被白俄带回明斯克。一直穿着一件浅棕的军大衣,衣服一直垂到到小腿上,常年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军靴,包裹住整条小腿。鞋跟敲击在地面上的声音不是很大。外出时会戴一双黑色的皮手套,和一条红色的围巾。身体一直很健壮。

年龄与身高

和瓷认识的时候刚三十岁,后来离世是四十。

身高两米一七,体重90kg。

性格

不苟言笑,但是非常擅...

想来想去那篇被啪掉的设定还是太潦草了……那就再细化一遍……


毛家


长相

不苟言笑的人,因为身高原因总是垂下眼睛看人,所以很有威严。左眼的瞳孔是金色的镰锤,右眼是正常的金色,修正之后变成了红色。头发是很漂亮的银色,帽子上有一颗红色的五角星,逝世后这颗五角星被白俄带回明斯克。一直穿着一件浅棕的军大衣,衣服一直垂到到小腿上,常年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军靴,包裹住整条小腿。鞋跟敲击在地面上的声音不是很大。外出时会戴一双黑色的皮手套,和一条红色的围巾。身体一直很健壮。

年龄与身高

和瓷认识的时候刚三十岁,后来离世是四十。

身高两米一七,体重90kg。

性格

不苟言笑,但是非常擅长鼓动性演讲。非常严于律己,不会轻易打破自己立下的规矩。

CP线

关系网

孩子们(十五个),南(每天都想打死的损友),美(敌人)


长相

有着很漂亮的双重睫毛,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总是淡淡的神情,银色的头发有些自然卷,但是懒得打理,都是白俄给他弄的。嘴唇有些薄,面无表情的时候显得很不耐烦,笑起来总是很好看。因为长期的锻炼所以肌肉结实又漂亮。典型的宽肩窄腰的身材。经常穿一件短款的棉衣,里面是白色或黑色的高领粗针毛衣。

年龄与身高

小时候以十三岁出现,成年体为二十八岁,但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

身高两米一,体重87kg

性格

脾气不太好,不会说话,但是对喜欢的人会话很多。会认真回在意的人的消息。

虽然看起来脾气很差但是是个乖乖让瓷摸头的大熊软糖。

很少笑,但是对亲近的人没什么防备。控制欲和占有欲极强,经常会doi,经常会飞醋,但是嘴硬不说,得让白俄来亲一下安慰。很喜欢从背后抱住白俄并且摸对方的腰,并且埋在白俄脖颈里蹭。有个奇怪的习惯是当白俄坐在他怀里的时候总是摸白俄的脚踝,虽然每次都会被白俄拍掉。

CP线

白俄

关系网

塞(关系好的朋友),格鲁吉亚(关系好些的妹妹),瓷(最信任的长辈),哈萨克(有些调皮的弟弟,觉得他和白俄小时候很像),车臣(关系还可以)


白俄

长相

翡翠绿眼睛,并且眼睛很大。有一头很漂亮的红发,刚盖住脖颈的长度,经常毛毛糙糙的。面无表情时显得比较疏离,或者耐心所剩无几的样子。事实上脾气非常好,比俄好很多。身体比较瘦,肩比正常男性略窄,但是肌肉线条流畅漂亮。腰身偏细。经常穿着白色粗针高领毛衣,深色的短外套。一条白色带红色纹路的围巾总是遮住他半张脸,只露出眼睛和鼻尖。

年龄与身高

幼年期以五六岁出现,成年体为十八岁

身高一米八四,体重75kg

性格

脾气不错,但是很会阴阳怪气的阴阳人。生气的时候会怼人,怼人技术一流。

对待亲近的人很温柔,也比较任性。有些依赖熟悉的人。是个很阳光开朗的小熊软糖。对于别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却对俄的要求很少拒绝,哪怕是让自己的腰离家出走(其实他本人似乎还比较享受俄近乎BT的占有欲和性  欲,并且在这种事情上还算主动和不抗拒。)

不太喜欢俄摸自己的脚踝,并且讨厌别人碰自己的脚和脚踝部分,但是俄是例外。

CP线

关系网

瓷(最喜欢的长辈),巴(损友),塞(靠谱的好友),苏(最思念的父亲),格鲁吉亚(可爱的想揉揉的妹妹),哈萨克(顽皮可爱的弟弟)




昂撒


长相

海绿色眼睛,面无表情时显得很严肃,并且看起来是个绅士。曾经是蓝星霸主,后来中落,因为工业发展变得身体很差,换季时咳嗽很严重,有十分严重的气管炎。因为以前的荣光,所以有着以前无法低头的高傲。虽然已经中落,但依旧保持他原来的骄傲。曾经如太阳一样耀眼的金发也变得暗淡,嘴唇因为薄而显得略有刻薄。依旧嘴毒。身上有很多伤疤,总是穿的严严实实不让人看见。

年龄与身高

身高一米八二,体重77kg

年龄为三十五六。

性格

经常阴阳怪气的感觉,但是又有着奇怪的绅士风度,总是语气冷淡,懒得和别人说话。但其实在与法恋爱时是个温柔多情的人,虽然说没什么情商,但是经常给法惊喜。在法与他分手后,他就整个人都变了,变成了现在的这副样子。

CP线

以前是法,后来一直保持单身。

关系网

美(不省心的逆子),加(比较喜欢的乖孩子),澳(很可爱的狗狗儿子), 新(沉默寡言的女儿,但是很喜爱),德(视作情敌,认为他抢走了法),法(前爱侣,仍抱有感情)


长相

不知道为什么经常戴着墨镜,但是墨镜底下是比英盛年还漂亮的蓝绿色眼睛,总是带着坏笑,其实很阴险狡诈,总是把欲望和残忍表现在脸上。这让很多郭嘉不愿意和美交涉。有一头近乎银色的淡金色短发。总是穿着黑色的冲锋衣,或者比较闲散的卫衣。

年龄与身高

身高一米八九,体重85kg

幼年时期作为十岁的形象,略有怯生生的样子。而成年体是二十二岁。

性格

善于威胁和伪装,在没有达成他的目的前是不会露出真面目的。

阴险狡诈,并且是个笑面虎,本性残忍。

CP线

关系网

澳(弟弟,是个合适的挡刀对象),新(沉默寡言的妹妹),瓷(敌人,但总有一些不为人道的情愫),苏(敌人,但是已经没了),英(父亲,但是很厌恶,还有一些蠢蠢欲动的欲望)


长相

有一头漂亮的红发,但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总是想剪掉,却被英和美拦下。长相格外乖巧,其实是个白切黑。他总是有一张让人信任的脸。红色的眼睛没有那么凶险,反而显得很乖巧。穿着红色的毛外衣,褐色毛衣,和一顶浣熊帽子。

年龄与身高

幼年体为七岁

成年体为二十岁,身高一米九五,体重90kg

性格

总是事不关己的态度,喜欢嚼烟草或者一些镇定类植物,很喜欢抽烟和致幻型药品,总是靠在墙上抽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其实什么都没想。对于自己家的弟弟很照顾。让人觉得他似乎有心事,其实什么都没有。

CP线

关系网

英(父亲,关系还可以),澳(脑子不太合适,似乎缺了一块的弟弟),新(关系还好的妹妹,但是没怎么联系过了)



其他

长相

温润如玉的气质,总是对谁都带着微笑,长相比较含蓄,淡淡笑着的时候总是让人觉得富有亲和力。有一双漂亮的金色眼睛,习惯于穿着红色的长袍,和中国结款式的耳坠,末端还有两颗玉珠。黑色的折扇总是掩盖住下半张脸。看起来很闲散,其实是个不好惹的主。文化底蕴深厚,显得气质也很好。但是因为年龄关系,所以总是让别人觉得他有一种质朴的美感。

年龄与身高

和苏热恋期是在二十七岁,现在已经三十五岁左右了。

身高一米八,体重75kg

性格

脾气非常好,总是很温柔的照顾自己家的小兔子们,但是一些野兔子就毫不留情的“脖子右拧”。其实武力值很高,但是主张以和为贵。很会做饭,俄那些孩子们小时候就非常喜欢。结果被养刁了,后来苏做饭说什么也吃不下去了。有时候也喜欢恶作剧,心境还是个青年人。还喜欢赚钱,保持“小钱钱,真心甜”的心性。

CP线

关系网

俄(可爱的孩子,虽然长大以后脸和他爹一样臭,还喜欢揉毛绒绒的小熊脑袋),白俄(依旧喜欢的小朋友,虽然已经比自己高了但是还下意识的把对方当成小孩子对待),巴(比较娇纵的小朋友),美(总觉得对方似乎有什么大病,一直期待把对方赤化或解体,但是碍于还有一大笔钱没还,一直没有付出行动),民(是个很好的哥哥,在民那里才会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可以放心的放松自己)


长相

有一双让人见过就很难忘的紫罗兰色的眼睛,总是带着微笑,长相安静而文雅,被称作“欧洲初恋”的意识体。打扮很精致,对待生活很认真,虽然到处撩人但是对待感情其实十分认真。

年龄与身高

身高一米七八,体重70kg,已经二十九岁了。

性格

浪漫至上,喜欢画画,并且没有做计划的习惯,是想哪到哪的性格。很随心,不愿意束缚感太强,也很喜欢一切和浪漫有关的事物,比如鲜艳的花朵和情感。

CP线

德,不过以前和英有过漫长的感情史

关系网

欧萌(自己的孩子,不过不怎么在意),英(相当于前夫?是个老冤家了),意(傻里傻气的,丈夫的蠢兄弟),美(叛逆的前夫的好大儿,很讨厌就是了),加(最喜欢的乖孩子),俄(很欣赏对方的艺术造诣),瓷(对他的一些艺术成就一直非常好奇)


长相

典型的日耳曼人,长相看起来就知道他是个认真到极点的人,总是抿着嘴唇一脸严肃的样子。习惯性穿着黑色上衣,并且总是在上衣口袋放着几支笔。带着方框眼镜。手里总是拿着厚厚一打文件。一般没什么闲时间,大多数意识体见到他都是在工作。

年龄与长相

已经三十二岁了

身高一米九六,体重80kg

性格

严肃认真,经常加班加点的工作,守时是极为严谨的。喜欢把事情规划好,把自己的工作都规划好才能付出实现。但是因为法和他截然不同的性格,他已经习惯计划被打乱自己该怎么做了。

CP线

法(早在他和英热恋期就喜欢法了)

关系网

美(不太喜欢,但是没办法),瓷(关系不错,相当于欧洲卷王和亚洲卷王的惺惺相惜?) ,意(对他很无语,但是没办法),英(总是怕对方把法拐走)



屑屑碎

在外面不能传图好痛苦

在外面不能传图好痛苦

巫沧

 回礼是原图😉😉😉 好久没画了 

 回礼是原图😉😉😉 好久没画了 

美利坚在逃石油

是画的白鹅,十分钟产物(调滤镜调了5分钟?)鹅鹅鹅好丑,不得不说LOFTER比我会画画

是画的白鹅,十分钟产物(调滤镜调了5分钟?)鹅鹅鹅好丑,不得不说LOFTER比我会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