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凡

2952浏览    58参与
流壑风张.

全法.白凡.恒长.

  不知道是什么产物。

  本想写是个全员都在的仙侠长篇,然后莫名就成了这个。

  大概是个古玄仙侠之类的世界观,也有妖魔。

  设定请尽量自行体会。自个儿也不知道是什么系列。

  人间迷惑行为之你也不明白你在写什么。

  可能算废稿。缺了很多剧情。可能打算以后开个连载补补???

  我可能真的不喜欢写人名儿。沉思。

  ooc归我。这儿什么都废,基本不能看,还短。慎入。

  _______________

  穆氏为仙门望族,但旁支子弟并不受大族关照,更何况旁支庶出。他虽深居修行,修为确也愈发精深,且通药理。然亦不能为族之所重,后便离开族地周游寻方,最后于一临海之城作一画师度日。

  这城相对是建的晚的,厚重坚...

  不知道是什么产物。

  本想写是个全员都在的仙侠长篇,然后莫名就成了这个。

  大概是个古玄仙侠之类的世界观,也有妖魔。

  设定请尽量自行体会。自个儿也不知道是什么系列。

  人间迷惑行为之你也不明白你在写什么。

  可能算废稿。缺了很多剧情。可能打算以后开个连载补补???

  我可能真的不喜欢写人名儿。沉思。

  ooc归我。这儿什么都废,基本不能看,还短。慎入。

  _______________

  穆氏为仙门望族,但旁支子弟并不受大族关照,更何况旁支庶出。他虽深居修行,修为确也愈发精深,且通药理。然亦不能为族之所重,后便离开族地周游寻方,最后于一临海之城作一画师度日。

  这城相对是建的晚的,厚重坚稳城墙拒妖魔千米于之外。

  城主则是个平日不见影的,城中人大多并不识他,只坊间传闻至少应活了上百年,可驭万象而最善控火。

  他来时便已是深冬,再过了些时便至新年,天命际会识得一少年。

  他并不知道少年去过哪里,也不清楚他到底做什么事。仅知其名姓,但四海与之同名者必也甚多,不好妄断。而少年也说兴许萍水之缘而已,倒不必那么清明。

  但那日初逢之时,他确也从少年眸色中窥见了些许类似于失而复得的惊喜,想来兴许是一时错认,空欢一场。

  少年名唤莫凡,恰与那城主也是同名。不过他听闻城主虽极少露面,却也是一勇猛无双所向披靡的,不应如此模样。

  后来少年同他讲他游荡四方,极少停留在一地。于他想象之中,少年必是披星月泛舟于山海之间,水波漾过冷夜耿耿,也曾沐暮色晨光走马于古道,长剑扫落杏花的。

  少年来信断断续续,似乎都为一时兴起所致,也常寄他些许应属各地的四时风物。而至风雪又临人间之时,一年随华焰乍起之时,万籁吹奏笙歌之时,少年便真正乘一狼兽自雪夜归来,丝毫不沾染晶莹霜色。

  有一年也不知从哪里携来一副冰笔雪砚,似含一汪秋水清湛如凝,周身皎皎浮汇流光,但那笔那砚都是极冷的,他也生而体极寒凉似坠冰窟,少年的掌心指间却都温热至极。交递仅一瞬,刹那失神随隐于眼底的流光转瞬即逝。

  有一年末他又听闻哪方君主帝王大妖被除大块人心,待少年归来时,他方才明白少年为何行于四方,也方知晓他身居城主之位。他不为山水,亦并非玩乐,而为斩尽祸患。却又从不同人谈起,总让人误觉其过分松散浪荡少年心性。

  此城归属于他,他自然也有尽心。海妖威胁虽大,然暂且可缓,他实亦不擅长这些个管理事宜,倒不如交予几个平日亲近信任的来理,可更井井有条,而他以游逛之名四处奔波。

  少年面容略显苍白,还非作一漫不经心样冲他笑,见他明显起了怒意后不由得又习惯性嘟囔着颇顶了几句,尾音渐低终抿唇垂首再不语。深冬海边城池的气息本就冰冷又杂潮湿水气,而此时又隐约泛血腥。

  少年身上的伤口数不胜数,最重有一深疤形似枯枝狰狞攀附于脊背,似结痂未久又渗出腥脓。

  他强行把人拘了下来。

  那也许是少年在他身边停留的最长的一次。

  柔风过眼睫,停云亦掠眼,目之所及皆为弛景。流年暗换,恍惚已新枝缀绿,片刻又春去夏长。云海吞落日,又囚月锁星,也隐去远离人的身影。

  而后又是各循己道。他提笔无意描摹,苦笑而止。

  大雪未落,华焰不起,妖魔袭城欲踏碎城的安和,不料人群早散到别处城池,仅余了些修士随与抗争。血流汇河蜿蜒绵亘涌贯长街早分不明源自何物,雨落倾盆不淡腥色,反让那腥气弥漫四方冲鼻。

  混乱之中他挥毫泼白墨,铁马冰河随笔锋所指而至。

  他闻听长啸一声,低抑带怒,扬颔正见一巨大狼兽斜里奔出。

  少年抬眼眸色疏狂戏谑如同既往,仍是猩红细长发绳松拢了发在脑后。那长缨与发交织落肩头,尾末却已带焦痕。

  长风绕指出怀袖,指间骤有星点火燃,几缕随意弹指抛远,烈焰随即蔓延全城,焚尽魑魅魍魉,却护着人亦不损楼。

  也拥着他。

  火燎肝胆肺腑,却是一股温和热意。

  风起又欲携其焚天阙,然只照天明如昼,破云遮雾锁,逐清月染就赤霞光。分崩离析的城也在此复苏,危楼由烈焰烧熔浇铸而起,亭台自火舌燎卷勾勒而出。

  很快这座城便又会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如初。

  烈焰渐渐平复归来,簇拥着少年瑰丽灵幻似天边烈霞,又细心收敛光辉仅映亮小小一隅。少年向他走来,灼热气息扑面,有些莫名的缠绵缱眷。大雪又临人间,却不得落至他肩头,融于少年褪去血性后眉间沉淀下的一丝宁静温柔与烈火赤诚之沸。

  而这些也便成了此间的片刻恒长。

  _______________

  END.


回顾听流歌(高三周更)

【极地百味 24H/10 H:白凡9】食谱

  天知道为什么两个大男人怎么这么计较。

  凡雪山的厨房今天被两个大佬给抢占了,可惜没有人感说什么,大佬毕竟是大佬,你敢有什么意见吗?

  在莫凡和穆白两个人互相嘲讽了对方的厨艺之后,然后火速冲向厨房,必须证明了自己的厨艺还是不错的,然后,在资源分配不均的勤快下,两人在厨房外的空地上干了一架,当然,纯属肉搏,最终以两人各占一半厨房结束。

  莫凡想了想,自己能拿得出手的,大概就是自己做的点心了。上辈子为了能挣点小零用,他专门去学了做点心,中西点都做得不错。手上的动作有素,和面,压模,雕花,裱花样样精细,看起来实在享受。

  可惜,旁边穆白却是哀怨,刚刚嘲讽起来嘴下不留情的人现在怂乖怂...

  天知道为什么两个大男人怎么这么计较。

  凡雪山的厨房今天被两个大佬给抢占了,可惜没有人感说什么,大佬毕竟是大佬,你敢有什么意见吗?

  在莫凡和穆白两个人互相嘲讽了对方的厨艺之后,然后火速冲向厨房,必须证明了自己的厨艺还是不错的,然后,在资源分配不均的勤快下,两人在厨房外的空地上干了一架,当然,纯属肉搏,最终以两人各占一半厨房结束。

  莫凡想了想,自己能拿得出手的,大概就是自己做的点心了。上辈子为了能挣点小零用,他专门去学了做点心,中西点都做得不错。手上的动作有素,和面,压模,雕花,裱花样样精细,看起来实在享受。

  可惜,旁边穆白却是哀怨,刚刚嘲讽起来嘴下不留情的人现在怂乖怂乖的,迅速炒了几个家常小菜之后缩缩摸摸的跑他身边帮忙和面,然后委委屈屈的用粘了灰面的手揉揉自己被打乌青的嘴角。

  他下手狠,不过也不至于伤筋动骨,最多就是有点小疼,于是穆白这么一来,他看得牙酸,鬼知道这家伙怎么变这鬼模样,做作!

  不过,不得不说他这做点心的手艺真挺不错,穆白看着眼睛都有点亮了,身体却又一个劲儿的装委屈,他这下子没法,一个虎皮蛋糕塞他嘴里,世界终于安静了。

  看着穆白心满意足的走开,他笑,“真当小爷看不出来你嘴馋呢,呵。”

  他嘴上嫌弃,目光却温柔。

  柴米油盐酱醋茶,大概就是生活。

枉渡途川(高考随机掉落)

【白凡】父系男友

  宝贝琴风被欺负了,虽然没办法保护她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让她开心起来,所以决定写下这篇很早就发了梗但是一直没写的白凡糖糖。希望她能一直开心。 @回顾听流歌

  穆白×莫凡,人物属于乱叔。雷者勿入。

   内含一百字左右小破车。

  

  

  

  

  穆白素来有凡雪山之亲爹之称。

  新来凡雪山定居的人不了解,总是会问那城主大人呢?

  然后就会看到那些熟客一言难尽的神情。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点着下巴仔细地想了想,“大概是喜欢放养式的干爹吧。”

  是的,干爹。

  也不能怪他们这么想,城主是个百年难得见一面的,见了面还不一定认得出的宅男,还要到处去拯救世界。相反就...

  宝贝琴风被欺负了,虽然没办法保护她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让她开心起来,所以决定写下这篇很早就发了梗但是一直没写的白凡糖糖。希望她能一直开心。 @回顾听流歌

  穆白×莫凡,人物属于乱叔。雷者勿入。

   内含一百字左右小破车。

  

  

  

  

  穆白素来有凡雪山之亲爹之称。

  新来凡雪山定居的人不了解,总是会问那城主大人呢?

  然后就会看到那些熟客一言难尽的神情。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点着下巴仔细地想了想,“大概是喜欢放养式的干爹吧。”

  是的,干爹。

  也不能怪他们这么想,城主是个百年难得见一面的,见了面还不一定认得出的宅男,还要到处去拯救世界。相反就衬得本就在这附近活动,又负责部分军队的首领穆白格外亲切了。

  好歹也姓穆嘛,和雪一起还能组成个白雪公主呢!

  

  

  新住民就这样对凡雪山印象深刻了起来。

  

  小姑娘捂唇轻笑,眉眼间都是狡黠,她还有一点没告诉他们,亲爹之所以亲,都是因为干爹在这呀。

  

  

  是的,穆白和莫凡,一冰一火,在一起了。就是男生女生的那种在一起。

  而且据某个骚包的知情人士透露,一贯勇猛无敌的城主大人,是O,就是……下面那个。

  

  

  这是莫凡第N次想一把天火烧了这个衣冠禽兽。

  他的皮肤不是老赵的那种白皙细腻,也不是白鸿飞式的黑炭,是健康的古铜色,就是这样,在穆白苍白的皮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明显。

  明显到每次穆白都喜欢在酿酿酱酱的时候用这个点来刺激他,让他不自觉地激动,然后骤然深入撞得他心神俱颤。

  在他不自觉地发出呻吟时又低头安慰似的吻了吻他温热的唇。

  

  只是碰了碰,心里的气就这样散了。

  

  莫凡抬手拨开他额前湿透的发,还带着灼热的温度的手掌贴着他的额头,“穆白,你还冷吗?”

  穆白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不肯说话。

  

  

  自黑暗位面出来后,他的体温比穆宁雪还要底上不少,之前赵满延开玩笑说就跟死人的温度一样。

  他扔了一个冰封灵柩冻了他几秒钟。

  

  

  

  凡雪山的空气带着海水的潮气,微咸淡腥,比起帝都的冰冷还是这里的人气更让莫凡自在。

  没事就在这晒晒太阳,巡逻队有了问题就扔个魔法过去结局,大概唯一不好的就是没有明珠学府附近那家到味的烤翅还有浦东的小龙虾。

  莫凡惯来是不会委屈自己的,扔了个小火苗到穆白面前,火舌还在摇曳中就被穆白给掐灭了。

  “你最近肝火旺,再吃辣的对肠道不好。”穆白好脾气地给他解释。

  “哥想吃!”莫凡看着指尖的火焰跳动着,“不止要辣,最好是变态辣!那才够爽!”

  穆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决定了如果某人晚上因为肠胃疼而睡不着的话就让他试试最新研究出来的小虫子。

  白白嫩嫩的紧,但还是恶心。

  以莫凡的性子……真想看看是什么表情啊。

  

  

  莫凡到底还是有良知的,给他画了一个空间传送法阵,穆白的身影就这样渐渐消失,银白色的星轨也逐渐暗淡。

  

  “穆白!我的烤翅和小龙虾呢!”他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完全没有注意到那迅速飙升的电话费。

  “嗯……我可能……在夏威夷?”即使穆白再淡然,也被莫凡这神操作给整懵了。

  “???”莫凡满头问好。

  “唉……算了……你让老赵找霸下来接我一下,不然就让他用飞行魔具。”穆白算是彻底地认识到了这人的不靠谱。

  “???为什么要老赵?我也有模具啊!”莫凡心里一阵郁结。

  穆白笑了笑,也不管那人看不看的到,“舍不得你累着。”主要还是怕你飞过了还找不到我。

  

  回来的时候穆白还带了夏威夷的特产,倒是让莫凡高兴地多吃了两碗饭。

  饭后他递给了莫凡一个小的空间法器,里面装着据说是那里的温泉水,有美肤养生之效。莫凡看着手里的瓶子心情复杂。

  虽然吧,自己确实抱怨过穆白长的比他精致,但也不代表他一个大老爷们还要来做这种精致的事情吧。

  心里已经安排好这瓶子的下家后莫凡就准备出门,还没把门转开就被人拉住了胳膊。

  穆白身上还带着刚刚洗完澡的水汽,骤然贴近之下温度升高,莫凡听到他这样说着,“这东西你应该不会用,我来帮你。”

  这温泉水里被他加了一些药液,可以缓解疲劳和身体酸痛,他把它兑水稀释,拿浸泡后的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任由乳白的药液顺着轮廓流下。攒竹穴、晴明穴、四白穴、太阳穴、风池穴……他都替他一一按到。

  

  还在按第二遍的时候就听到了耳边传来的呼噜声,很轻,很平缓,应当是个难得的好梦。

  

  

  “辛苦了,我的城主大人。”

  

  

  

  

PS:我拖了好久!!!我对不起琴风!!!这个白凡没写好,我下次再改改!

  

  

  


枉渡途川(高考随机掉落)

【白凡】天冢

  刀刀刀!!!

  我是真的被乱叔虐到了!!!

  不是原剧情!!!因为我真的很想宰了米迦勒!!!仍然是圣城部分的剧情开始,如果误导了很抱歉<(_ _)>。

  

  

  

  他看着悬浮在天上的圣城,嗤笑出声。

  “米迦勒!”

  一声怒喝,扯掉的是他十六翼的中最明亮的两翼翅膀。

  明明手心深可见骨,但是流出的鲜血都被暗淡些许的圣光给蒸发。

  

  “你该死!”

  莫凡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苏鹿算一个,而他米迦勒,才是这种种悲剧的幕后黑手!如果不是他,斩空和秦羽儿就不死、冯州龙就不会死、黑龙大帝也不会死!!!

  他...

  刀刀刀!!!

  我是真的被乱叔虐到了!!!

  不是原剧情!!!因为我真的很想宰了米迦勒!!!仍然是圣城部分的剧情开始,如果误导了很抱歉<(_ _)>。

  

  


  

  他看着悬浮在天上的圣城,嗤笑出声。

  “米迦勒!”

  一声怒喝,扯掉的是他十六翼的中最明亮的两翼翅膀。

  明明手心深可见骨,但是流出的鲜血都被暗淡些许的圣光给蒸发。

  

  “你该死!”

  莫凡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苏鹿算一个,而他米迦勒,才是这种种悲剧的幕后黑手!如果不是他,斩空和秦羽儿就不死、冯州龙就不会死、黑龙大帝也不会死!!!

  他们人类面对海洋帝国的侵袭就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

  

  即使是恶魔化的莫凡也不得不承认,米迦勒着实很强,懂得魔法本源的米迦勒几乎无懈可击,可是本源之本,是创造。

  

  融合法门让他掌握了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却,救不回他坠入地狱的魂魄……

  

  “穆白……”

  他看着辉煌不再的圣城,手心一紧,身后是浩瀚星海,星子像是调皮的孩子一样围绕着他。身体里好似有了无穷尽的力量,可是又怎样……又救不回他……

  

  在身后展开的,是一副偌大的星图。

  每一颗星子都化作将滴不滴的白墨,落在那一片黑夜中隐隐闪烁。星轨、星图、星座、星宫、星系!

  每一个元素系的颜色都交织在一起,像是一座荧光笔勾出的巨大宫殿,若说高阶法师的星宫就像是草棚一样,那已经禁咒的莫凡勾出的这一片巨大星系就像是最奢华的别墅。

  “天……天冢!”

  

  天冢!

  这就是莫凡施展的第一个禁咒法术。

  

  你让他坠入地狱,那我便以天为冢,以你为祭,同葬之!

  

  那片湖还没消失。至少在莫凡的眼里。

  

  米迦勒被天冢的吸力给扯动,背脊处的伤口霎时间又崩裂开来,莫凡一看,抬手间冰蓝色光芒闪烁。

  赵满延还在纳闷为什么要用冰系,那不是减轻了米迦勒的痛觉吗?很快,他就注意到了那冰蓝色中的紫色光芒。

  

  是融合法门。

  

  穆白的冰系和莫凡的雷系。

  

  穆白在地狱沉睡,他便在人间为他进祭。

  

  “你该庆幸,他不是水系。”莫凡冷声道。

  水导电,若是加上水,即使米迦勒是神之躯也要去掉半条命。

  

  他没有理会外界的言语,双手合适捧着一个青黑色吊坠。

  “小泥鳅,帮帮我。”

  他在心里暗念道。

  

  没有反应。

  

  他的眼睛霎时红了,不停地摇晃着那枚吊坠。可是,仍然没有反应。

  

  “怎么会……” 莫凡快疯了。

  

  “莫凡……“他似乎听到了穆白的声音。

  低头看向那片凝固的湖。

  他落得很深。

  手成托举状,只剩下白骨,半副躯体都没了皮肉,只剩下森森白骨,面容也是腐烂不堪。

  莫凡伸手,想要触碰他,却像隔着一面镜子一样,怎么也触碰不到。

  不去理身后的惊呼声,他就这样径直走进这个为他而造的迷雾空间。

  

  他就这样落进湖里,不挣扎不求救,感受着所有美好的记忆化作光电从身体里四散溢出。

  莫凡笑了,难得的真挚不张扬。

  

  终于,他碰到了他。

  那节白骨像是至宝被他隔水圈住,他就这样虚抱着他。像是在羊水里相互依靠的胎儿一样。

  不染黑暗,不知腐烂。

 

  穆白,我从来不需要什么影子,你也从来不是什么影子。

  你是我莫凡,从黑暗王那里抢来的人。

  

  

  那片湖里沉睡了很多人,面容或惊恐麻木或温和安详。只有两个人,看不清面容,只知道一个人成保护状将另一个人虚抱着。

  是守护,是相伴。

  是灵魂的至死不渝。

  

  

  我的义魂在地狱沉睡。

  我想将他唤醒。

  可是他累了。

  我舍不得唤醒他和我一起对抗整个世界。

  于是我选择与他一起。

  沉睡在地狱。

  

  从此八魂在湖,恶魔只在地狱守护。

  

  

  

  

  

    

PS:本来天冢是准备写凡哥给自己的墓……但是一想一人在地一人在天,又是咫尺天涯不可触碰,对他们太过分了。生不同衾死同穴,他们生不在一起,可是即使是死亡也无法让他们分开。

  

  

 

CaShaLY

회상록 (回忆录)allcp 3

3

“요즘 운동도 굉장히 열심히 하고 있어가지고.....”
最近也在非常努力的运动着…

2011.12.04 Seoul KST 23:30

边伯贤终于忍不住晃悠悠的靠着墙上捂着肚子坐了下来。

公司的楼梯间没有监控器,这个被前辈们笑称为“恋爱圣地”的地方,其实大家也都知道也是很多练习生的噩梦。边伯贤有时在想,那些前辈们开玩笑的时候他们的笑容底下,是不是也掩盖着无数起像自己现在这样并不算是美好的“恋爱”遭遇。

边伯贤自暴自弃的瘫坐在地板上,脑子里乱糟糟的。

吱呀——

边伯贤惊了一下,条件反射的迅速望向被打开的门,他其实很害怕那些练习生返回来。虽然自己很擅长合气道,但在这个快要出道的时候动手不是什么好选择...

3

“요즘 운동도 굉장히 열심히 하고 있어가지고.....”
最近也在非常努力的运动着…

2011.12.04 Seoul KST 23:30

边伯贤终于忍不住晃悠悠的靠着墙上捂着肚子坐了下来。

公司的楼梯间没有监控器,这个被前辈们笑称为“恋爱圣地”的地方,其实大家也都知道也是很多练习生的噩梦。边伯贤有时在想,那些前辈们开玩笑的时候他们的笑容底下,是不是也掩盖着无数起像自己现在这样并不算是美好的“恋爱”遭遇。

边伯贤自暴自弃的瘫坐在地板上,脑子里乱糟糟的。

吱呀——

边伯贤惊了一下,条件反射的迅速望向被打开的门,他其实很害怕那些练习生返回来。虽然自己很擅长合气道,但在这个快要出道的时候动手不是什么好选择,而不动手就意味着单方被打。

所幸进来的不是那些练习生。

吴亦凡看着昏暗楼梯间里坐在地上的边伯贤,走廊的光透过来打在边伯贤的脸上,把他惊慌的表情照亮。

吴亦凡被边伯贤的表情吓了一跳虽然对方很快就收起自己的那副表情,但吴亦凡还是很快意识到刚才这里肯定又发生了“前后辈友好交流”。

吴亦凡没说话,他走过去坐在边伯贤旁边。

边伯贤侧头看着他被隐约透进来的月光照亮的侧脸。

“형은 왜 아직도 여기에 계신가요?”(哥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边伯贤想了想先开了口。对方是出了名练习生大前辈,他总能看见这位前辈跟黄子韬在一起,用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交流着自己无法得知内容的事。

他跟吴亦凡几乎毫无瓜葛,除了也许会在一个组合出道以外,边伯贤一直没敢去跟这位冰山一样有压迫感的前辈说话。

“연습하려고... 너도 알잖아, 형이 춤 잘 못해.”(来练习…你也知道哥跳舞不好。)吴亦凡有点语塞,他没跟边伯贤真正意义上的谈过话,而这孩子疏离的语气也把这位加拿大华裔弄得郁闷的不行,“말 편하게 하면 돼.”(舒服点说就行。(即让对方说半语的意思))

“아니요 아니요. 형은 무슨 일이 있으세요? 숙소에 안 돌아가실 거예요?”(不不。哥有什么事吗?不回宿舍吗?)边伯贤咽了口口水没敢说半语,他想起黄子韬委屈着笑脸跟自己抱怨吴亦凡让他说敬语的事了。

“준면이가 전화와서 니가 여기에 있다고 해서 너랑 같이 돌아가려고...”(俊勉打电话来说说你在这儿,我就想着跟你一起回去…)吴亦凡被边伯贤的敬语噎得不行,思索着自己有这么吓人么,声音都变得闷闷的。

边伯贤听着金俊勉这个预备役队长被人直呼其名一时不太适应,张了张嘴没接上话。

“......가자. 일단.”(……总之先走吧)

吴亦凡站起来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把手伸向依旧坐在地上的边伯贤。

时间太晚了估计末班地铁已经走了,江南区这个富人区即使在深夜也依旧繁华。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吴亦凡还是很喜欢边伯贤这个人的,以后估计也是队友不想这么尴尬,想了想开始搭话。

“ 형이가 너랑 좀 비슷한 것 같아.”(哥跟你挺像的。)话一出口吴亦凡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是什么鬼开头。

边伯贤抬头看了一眼吴亦凡,没什么表情“왜 그렇게 생각하세요?”(为什么这么想?)

吴亦凡低着头用脚踢着石子,竟真的开始掰起了手指。

“봐봐. 너랑 나 다 춤 못 추고 모르는 사람한테 다 할말이 없고 운동도 잘 하고 그리고,”(看看。你跟我都不会跳舞,跟不认识的人都没话说,都擅长运动,而且,)吴亦凡侧过头看着身边的边伯贤笑眼弯弯,“우리 다 노래 잘해.”(我们都唱歌好。)

边伯贤没有像吴亦凡预想的那样被自己逗笑,而是站定侧过身直视着吴亦凡。

“형은 왜 제가 운동 잘한다고 생각하세요?”(哥为什么觉得我擅长运动?)

吴亦凡被这突如其来的正经气氛弄的有点懵,也转过来直视着边伯贤,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쯔타오가 알려줬어 백현이가 합기도 잘하는 걸...”(子韬说的,说伯贤你擅长合气道…)吴亦凡看着边伯贤没有搭话赶紧慌忙摆摆手,“화..화나지 마..그....”(别…别生气…内个…)

就在吴亦凡觉得自己快被韩语憋死的时候,边伯贤笑出了声,声音都比之前的开朗活泼了很多。

“화 안 났어요. ㅋㅋ. 형 진짜 귀엽네요.”(没有生气。kk。哥真可爱啊。)

吴亦凡看他终于笑了,一时也没去想他说自己可爱的话,也跟着笑了,“ 그럼 가르쳐줘. 너무 멋있잖아 나도 하고 싶어. 쯔타오한테 부탁하면 너무 창피해.”(那就教教我。多帅啊我也想学。拜托子韬的话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边伯贤看着吴亦凡冰山融化的笑脸心里暖暖的,感觉连身上都不疼了。眼眶热热的,他开始胡乱地点头。

“앞으로 운동 같이 하고 너도 이제 내 선생님이니까 반말로 말해. 응?”(以后一起运动,你现在就是我老师了,所以就用半语吧。恩?)

边伯贤点点头,真的觉得自己要掉眼泪了。跟他熟识的只有黄子韬这个一样来的晚的小孩子,语言不通很多话没法说,其他的人虽然对自己很好可自己从来不敢自己走近。他看着路灯下吴亦凡漂亮的脸,他想,从现在开始可以改变了。

后来出道showcase上边伯贤不可避免地想起吴亦凡那句我们很像。那句话把他从被人欺负的自暴自弃拯救回来。

那时候的边伯贤完全不知道自己会有多么想念那年冬天吴亦凡被路灯照亮的身影。

秋声隔雁声

【仙逆】【白凡X清水】复来归

36死掉了,存个档。坑。

我也不造这个冷得估计不超过三个人萌过的西皮要怎么简称……

-------------------


  侍女走进偏殿,遥行一礼:“大典尚有一个时辰,公子请移步云清殿。”


  层层叠叠的白衣肃穆高古,织绣如同仙界亘古的云霞。清水点头:“知道了。”


  仆从为他披上最后一件外袍,施礼后默然退出殿外。清水凝神不语,半晌走至案旁书架前。极高处的角落里放着一只精巧木盒,盒上只贴了一张符箓。清水站立良久,指间清光一振,终究将那木盒取下,收在袖中。


  云清殿前遗留着一座太古玉碑,正与极远处的高塔遥遥相对。四大仙界诞生时,传说便有四...

36死掉了,存个档。坑。

我也不造这个冷得估计不超过三个人萌过的西皮要怎么简称……

-------------------








  侍女走进偏殿,遥行一礼:“大典尚有一个时辰,公子请移步云清殿。”


  层层叠叠的白衣肃穆高古,织绣如同仙界亘古的云霞。清水点头:“知道了。”


  仆从为他披上最后一件外袍,施礼后默然退出殿外。清水凝神不语,半晌走至案旁书架前。极高处的角落里放着一只精巧木盒,盒上只贴了一张符箓。清水站立良久,指间清光一振,终究将那木盒取下,收在袖中。


  云清殿前遗留着一座太古玉碑,正与极远处的高塔遥遥相对。四大仙界诞生时,传说便有四座入云高塔各自供奉着一界香火本源,而玉碑镇守了此界雷霆无数万年。雷之仙界大典千万年来皆在云清殿,此时诸仙君分列玉阶两侧,多凝重不语,偶有与清水相熟者轻轻颔首微笑。


  清水拾级而上,引路侍女手捧玉盘走过数百级石阶。高台之上云清殿外,守候的灵女额前以血兽朱砂绘着繁复花纹,眉心金色族印标志着仙界最古老的世家选出的侍奉远古尊神之人。灵女接过玉盘奉至白凡面前,遥立殿中的那白衣华服的仙帝望着清水额发下漆黑明亮的双眼,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白凡左手端起盘中一盏古朴的青铜烛台。银色烛焰安静地燃烧,传说这盏不灭烛台上凹陷的铭文亦源出太古,四大仙界早已无人能辨识,唯有仙帝传承的记忆方能解读。白凡右手指尖沁出一滴鲜血,落在了烛火中。摇曳的烛焰片刻间化作夺目的金色,白凡清朗低沉的声音响彻仙宫:


  “祖神为证,誓血为凭,今日起……清水为我白凡门下!”


  清水划破指尖,鲜血同样落在火中,两枚隐隐包裹着符文的明亮光点自火中升起,转瞬没入二人眉心。右眼一抹鲜红极境映着跳动的烛火分外夺目,清水袍袖一振,双膝跪倒向白凡深深一拜:


  “弟子清水,拜见师尊。”


  双臂被修长有力的双手扶起,清水抬头起身,好像还能看见白凡眼中那抹隐约的笑意。只听白凡垂袖道:“十年修为突破阴虚阳实已是不易,今日便不必修炼,明晨随我去玉明台修习道术。”


  清水垂首称是。白凡点头,令他自回居处歇息。


  殿中燃着宁神的香料,清水有些疲惫地坐到案前,半晌才记起袖中那只木盒。符箓揭下,盒中锦缎上有一只发簪,装饰着男子也常佩戴的古朴凤纹。材质有些像紫玉,簪中却隐有电光流动,与寻常仙玉绝然不同。


  “清水,清水……这几日有什么好看的杂书么……”女孩子清亮柔美的声音近在咫尺,绿衫少女掀起竹帘蹦蹦跳跳跑来,看到案上的簪子眼前一亮,顿时把下界的那些话本传奇忘得干净。


  “这玉真漂亮……是白凡哥哥收徒时送你的?”


  “……不是。”清水定定神,问道:“师尊分明与你父亲同辈,怎么又成了哥哥?”


  “仙人寿数这么长,仙帝修为又高……就算年长几十万年,看上去还是跟哥哥差不多啊……”少女笑声轻快得像一阵风:“而且,他也从来不会为这些乱七八糟的礼数生气嘛。”


  清水叹口气。女孩对着日光饶有兴致地观察簪中游走的电光,一边扭头问:“这是哪里的材料?我央白凡哥哥再去找来做一套钗子……”


  仙界中蛮荒之地的雷霆闪电,以纳虚戒收集整整三月,再炼化七日方成一支玉簪。原本是为送给白凡,或许是感念当日救命之情,或许是为十年教导照料之恩。


  只不过,终究没有送出去罢了。


  清水摆摆手:“含烟你若喜欢,拿去便是。莫再任性劳烦师尊。”


  女孩眼中的光芒黯淡了一点,很快又笑起来:“我真的拿走了?你可不许后悔!”


  目送那抹青碧色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清水心底一时升起些空落落的茫然。


  又有什么可后悔的。


星光纪念册

《零号国镜线》海报

图片来源百度“白凡吧”,作者出处见图片水印。


《零号国镜线》海报

图片来源百度“白凡吧”,作者出处见图片水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