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刺

85587浏览    715参与
苏研青

奉子成婚(上)

突然想写刺客怀孕的亚子。

今天依然是团宠刺客的一天hhhia


注意!!!

★孕奈设定!雷者自避

★abo设定!刺客怀孕需要!

★全文高甜,放心食用


★分上下篇,每篇都是小段!


★标题乱想的,不要扣字眼


————————————正文


1.

真正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刺客正在军工厂比赛,扶着墙壁干呕的昏天黑地。


omega身上的信息素不由自主的外泄,有点分外甜腻,一旁本准备着为他治疗的艾米莉观察了半天,眼神微动,小心翼翼的问道。


“刺客,你最近是不是一直都在这样吐?”


“是的”刺客接过艾米莉递过来的纸巾应声回答,“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

突然想写刺客怀孕的亚子。

今天依然是团宠刺客的一天hhhia


注意!!!

★孕奈设定!雷者自避

★abo设定!刺客怀孕需要!

★全文高甜,放心食用


★分上下篇,每篇都是小段!


★标题乱想的,不要扣字眼



————————————正文



1.

真正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刺客正在军工厂比赛,扶着墙壁干呕的昏天黑地。


omega身上的信息素不由自主的外泄,有点分外甜腻,一旁本准备着为他治疗的艾米莉观察了半天,眼神微动,小心翼翼的问道。


“刺客,你最近是不是一直都在这样吐?”


“是的”刺客接过艾米莉递过来的纸巾应声回答,“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想吐,又吐不出来什么东西。”


“是不是还很想吃酸的东西?”


“……是有点,怎么了?”刺客终于抬眸看向她,湖蓝清冷的眸子带着疑惑,显然还没明白艾米莉话里的意思。


2。


“怀孕?!”刺客腾得一下从白纹怀里站起,头顶撞上他的下巴吸了一口冷气又缩了回去。


一个小时前的比赛被闻讯赶来的白纹强行中断了。


现在艾米莉的临时诊所突然被围的水泄不通。不管求生者还是监管者,全都赶了过来。


因为有人怀孕了,是庄园唯一一位受孕的男性omega,还是萨贝达家那位沉默寡言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刺客披风。


白纹看着炽天使手上的白纸黑字,眼神极好的他也瞄到了“受孕已一个月”几个字。


“不是,白纹先生,你彻底标记他的时候不明白有什么结果吗?”炽天使看着桌前两位呆若木鸡的表情,顿时无奈的笑了。


“我说,真的没出错吗”刺客白着脸,声线有点抖。


“omega的生殖腔原本就是为了孕育子嗣而准备的啊,只要进去受孕是必然的,啊你们俩怎么这都不知道。”


刺客的脸色很不好看。


而相反的是身后满脸如沐春风的白纹。



“我当然知道”



屋子里诡异的沉默了几秒。



啊!!!!!!



白纹高兴的大叫一声,然后直接无视众人的目光把刺客搂进怀里,脸埋进他的脖颈吐着温热的气息。



“我要当爸爸啦!!!”


“草你神经病啊!!!”


3.

白纹发现最近被佣兵团盯上了,有点惨,要么是走着走着突然被迎面走来的佣兵来了一脚踹上他斯文的礼服,要么就是游戏里不太欧的佣兵们不知道哪里变来的信号枪还是一把一把的朝他脑门上开,更有甚者一场游戏里四个佣兵木板举过头顶追着他砸。


好不血腥。


最最难受的是,他还不敢还手。


没办法,谁让他们是自己老婆娘家的人呢。


至于为啥会被针对,因为他自知把佣兵家的老二搞怀孕了,虽然自己贼鸡儿开心。


白纹只能庆幸知道刺客怀孕那天自己溜的快 ,强行抱着刺客从好心的祭司小姐接的洞直跑回家。


后来才从原皮杰克那里知道那天要是晚走一步,就会被后来一会的佣兵团提着刀砍。


“你妈的混蛋白纹!你敢把我家刺客搞怀孕有问过我吗!!”原皮提着刀站在杰克本家楼下拿着喇叭怒喊,后面浩浩荡荡的跟着一堆人。


连理发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自家温顺可爱的小弹簧往自家窗户嘿咻嘿咻扔自制炸弹。



哇,好壮观。


4。

“你活该!”刺客被压在床上,双手被摁上头顶,怒视着白纹。


白纹一边小心翼翼护着爱人的肚子,一边委委屈屈的看着他表示:“只要你同意把宝宝生下来。”


“你做梦!混蛋!”


刺客的身材很好,皮肤白皙手感极佳,常年穿着紧致的黑衣,现在因为怀孕能隐隐约约看到小腹微微隆起的幅度。


白纹看着身下的omega因为愤怒而微微涨红的脸颊。


突然一只手撩起刺客的衣服露出肌肤,埋头吻上他的小腹。


独属优质alpha的信息素毫无阻拦的渗进爱人的身体,像是安抚。


“草,你干什么”刺客扭了扭身子,眯眼看着他。


“刺客,求求你,生下来吧。”


“就当作为了我”



















顾城好帅
我家金纹没有固定形象只能暂时这...

我家金纹没有固定形象只能暂时这样画了。因为一般画的都是他人外。糕点师喜欢掠影喔。tag好多我没了

我家金纹没有固定形象只能暂时这样画了。因为一般画的都是他人外。糕点师喜欢掠影喔。tag好多我没了

一株蒲絮

怪物和刺客

    短小的沙雕产物,没有细节,十几分钟的产物

   “啊啦~下局是白纹先生呢,要去告诉他下局放点水呢,毕竟有新人在。”刚刚打完一场的仙鹤看了一眼排班表,想起夜莺小姐的叮嘱“唔....或许不用放水,那个孩子好像是个雇佣兵?”

     “新人?一个…雇佣兵,有趣。”白纹挑眉看看对面的新人。

      坐在准备席上的刺客握紧了腰间别的军刀,直觉告诉他,帘子后面的那个人很危险。...


    短小的沙雕产物,没有细节,十几分钟的产物

   “啊啦~下局是白纹先生呢,要去告诉他下局放点水呢,毕竟有新人在。”刚刚打完一场的仙鹤看了一眼排班表,想起夜莺小姐的叮嘱“唔....或许不用放水,那个孩子好像是个雇佣兵?”

     “新人?一个…雇佣兵,有趣。”白纹挑眉看看对面的新人。

      坐在准备席上的刺客握紧了腰间别的军刀,直觉告诉他,帘子后面的那个人很危险。

      “哈……唔”身上的旧伤不断刺激大脑,行动开始变得迟缓,不…还不能倒下,队友还没出去。用力咬破了舌尖,刺痛让刺客头脑有了短暂的清醒,看了眼身后没几步远的屠夫,用最后一个护腕弹向板区,哪怕已经没几块板子了,但至少要远离队友。

     “哈,真是~”白纹听着系统提示的求生者投降的声音,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雇佣兵产生了兴趣。

………………

     “所以,小先生,请问我是否有荣幸能邀你喝下午茶呢?”干净得体的装扮,挑不出毛病的绅士礼仪,无疑在促使人去答应,但刺客是谁!钢铁直男(划掉)一个雇佣兵,对所谓的下午茶没有丝毫兴趣(其实很想吃甜点的,嘘,不要说)更何况邀请人还是游戏里的对手。

    “不,离我远点,怪物。”说完转身就走,留下白纹一个人站在原地拿着手中未送出去的玫瑰花(别多想还只是有兴趣,花是见面的日常送礼)

     “啊~真是……有趣的小先生。”

…………………………

      来庄园久了,求生者与监管者之间关系多少有些缓和,偶尔还会一起聚聚,玩点小游戏,而平时在有刺客的局,监管多少会下手轻一点,毕竟只要判定打到了就好,不必每次都打太重导致刺客旧伤复发,但还是认真玩的,业绩还是要的。

     “小先生~你的花。”刚刚结束对局的刺客一出休息室就看到白纹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虽然一大束玫瑰就在眼前,但刺客鼻尖萦绕的却是一股淡淡的香味,有点……像白纹身上的香味,是因为经常和他呆在一起的缘故吗?刺客有些出神。

     “小先生?”白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回过神的刺客发现白纹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自己眼前,那双银白色的眸子近在咫尺,莫名的,刺客感觉脸上有点烧。迅速接过玫瑰,有些不自然的道谢就匆匆离开。依旧留下白纹一个人站着原地(好像有点眼熟?)白纹看着消失在拐角的刺客,终于低笑出声。

    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

     刺客和白纹在一起了,庄园众人虽然有些惊讶,毕竟刺客之前一直不太待见白纹,但还是接受了,谁让白纹追人高调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追刺客呢。

      正式交往的两个人搬到了一起住,刺客虽然还有些羞赧,但至少接受了身边多了一个人,好像……还不错。

……………………

     最后的最后,焦黑的土地,已经干涸变黑的血液和……怎么都没法抱住的白纹。

     看着从手中漏出的液体,刺客终于崩溃“说好的过一辈子呢,骗子。”

     “喂……起来啊,你不是怪物吗?”

好了,没了。

拙贝罗香

迟到了好几天的白刺情人节短漫

十分抱歉,因为个人原因这次没有赶上,质量也没能达到预期

实在是我的过错

P6是未完成的情人节额外补偿贺图

迟到了好几天的白刺情人节短漫

十分抱歉,因为个人原因这次没有赶上,质量也没能达到预期

实在是我的过错

P6是未完成的情人节额外补偿贺图

仔黑先生

别问,问就是在上网课


是时候更新了


我在疯狂搞瑟维我爱瑟维


p2杰佣 白刺


最后是我的ooc私设小海盗w 

别问,问就是在上网课


是时候更新了


我在疯狂搞瑟维我爱瑟维


p2杰佣 白刺


最后是我的ooc私设小海盗w 

在下不是陈情(MG)

初次见面

响亮的大门通电声响彻整个军工厂,刚刚倒地的雇佣兵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拖着近乎被伤痛麻木的双腿想继续奔跑,却又一次被轻飘飘的雾刃精准的拍倒在地

“已经300多秒了,上过一次椅了,还没过半,我还点了三层假寐,杰克是闪现,赶过去这段时间足够开门了,她们…能逃出去”尘土扬在脸上,耳边嗡嗡作响,好像参杂着液体流动和某个怪物气急败坏的脚步声。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下,背后已经被血液染红,从衣服的裂口依稀能看见狰狞的伤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人之前是遭受了一场可怕的酷刑。

可不就是酷刑吗,开局就撞脸,护腕用完甩开了一小会,刚被艾玛包扎完,杰克又找到了,后来到箱子边拿了一根针(艾米丽事先摸好丢在那),只好边遛...

响亮的大门通电声响彻整个军工厂,刚刚倒地的雇佣兵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拖着近乎被伤痛麻木的双腿想继续奔跑,却又一次被轻飘飘的雾刃精准的拍倒在地

“已经300多秒了,上过一次椅了,还没过半,我还点了三层假寐,杰克是闪现,赶过去这段时间足够开门了,她们…能逃出去”尘土扬在脸上,耳边嗡嗡作响,好像参杂着液体流动和某个怪物气急败坏的脚步声。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下,背后已经被血液染红,从衣服的裂口依稀能看见狰狞的伤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人之前是遭受了一场可怕的酷刑。

可不就是酷刑吗,开局就撞脸,护腕用完甩开了一小会,刚被艾玛包扎完,杰克又找到了,后来到箱子边拿了一根针(艾米丽事先摸好丢在那),只好边遛鬼,一边趁砸板的时候注射一点,结果一根针用完了还不够治愈的,上椅被救下来后刚被艾米丽治愈完,湿润的雾气又扑面而来,又是一段激烈的追逐,直到现在,休息的时候只有在椅上的那一小会。新伤伴着旧伤,手臂上的针孔密密麻麻,明明是液体却比刀还锋利,毫不留情的割破奈布刚缝好的刺客披风,划到伤痕累累的血肉里,每奔跑一步,身体各个部分好像被撕裂一遍,如果奈布不是雇佣兵,坚持下来的几率基本为零。

又一次被杰克粗暴的从地上扯起来,奈布这才注意到杰克是公主抱,以前听海伦娜那些姑娘说杰克带玫瑰手杖的话,这一局就是佛系,可以安心修机,强撑起眼皮,鲜血染红了伪绅士的西服,好像混合到了他身上那些奇怪的液体中,他能感受到那个怪物在不断低头闻着来自他的血腥味,爪子越收越紧,他好像越来越兴奋。现在看来,佛系什么的,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他现在只觉得很恶心,觉得他面前的怪物还是他印象中的英国人,虚伪至极。

“什么绅士,假惺惺的伪绅士,这他妈简直是个怪物,变态”奈布选择了闭眼,眼不净心不烦,他的责任已经完成,他没有再挣扎的必要了,他也没有那个劲了,地窖和大门离这很远,上椅祭天的结局也不会再改变,就这几步路还是闭目养神为下一场比赛做准备吧。昏暗的天空,偶尔飞过的乌鸦,他突然就想起来那些战争后的土地,尸横遍野,枪林弹雨,炮火连天使这片土地千疮百孔,血流成河,残肢,尸骨,乌鸦,化作了磊磊伤痕,化作了夜夜噩梦,在千百个午夜里,突然惊醒,明明很安全,却再也睡不着了。而现在,反而安心了,只是这个怀抱让他十分的不适

“昏过去了吗,可怜的小先生,真是一个不错的求生者呢”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听到了面具下传来的低语,下一秒,他就被极其粗暴的摔在狂欢之椅上,震的他喉咙一甜,然后荆棘将他紧紧禁锢在椅上,刺破了他的皮肤,还没等他低声牢骚几句,杰克的右手已经紧紧捏住了奈布的下巴,强迫他抬头,他可以看到面具下那个怪物的眼睛,金色的,那种好奇,却又不屑一顾的眼神让他瞬间怒气上升,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低沉的声音如同蛇一样,藏着毒牙,像追逐猎物一样逐渐将自己缠紧:“很希望能欣赏你的器官,我很好奇他们是如何撑起一个早该去世的人,下次再见了,佣 兵 先 生。”

“呸,伪绅士,你可以试试”

往那个面具吐了口血后,奈布觉得这张面具顺眼了很多,压抑的怒气稍稍发泄了一下,他能感受到杰克手上的力度好像要把自己的下巴捏碎,他无力的挣扎了几下,让后以一个挑衅的眼神回赠个了对方,他不怕这个怪物会不会针对他,他来到这个庄园,就是为了寻求刺激,反正在游戏里也不会真死,他也早就该死了。

迷失                一败涂地

“今天,那个佣兵求生者限免唉”

“可不嘛,我今天正好也是,碰到他好几局,吃了老子那么多钻头居然还爬的起来,没办法只好把他放血了,太拼了,不然老子估计要输不少局”

美智子小姐用扇子遮住了嘴,委婉的表示她不赞同这个血腥的方案,裘克也没在意,正好一转头看到了杰克,那家伙今天好像特别愉悦,只是和那一身血迹格格不入

“老杰,那家伙你对付的怎么样”

“还不错,不过我只把他给留了下了,真是一个让人着迷的先生呢,呵呵”

裘克看着杰克嘴角露出痴迷的微笑,他不禁打了个冷战,直觉告诉他,这个变态估计又再捣鼓着什么事了。

“听你这么一说,你也被那家伙坑了?”

杰克没有理他,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手,那个佣兵的温暖的体温似乎还在他冰冷的双手上残留,那鲜血的味道,那矫健的身姿,那挑衅的眼神,他眯起了眼睛,嘴角的笑意让人毛骨悚然“真是个不屈的猎物,好想早点制服他,看着他恐惧的样子呢,the little dog”

求生者大厅

“奈布先生真的太拼了,其实你可以稍微歇歇的”

“艾玛小姐,克利切也很拼啊!”

“得了吧,要不是杰克追奈布先生上头了,你炸的那么多机,人家可能还以为哪个求生者疯了敢挑衅监管者”

“疯了…………吗”

奈布无奈地听着眼前这三人叽叽喳喳,他突然想起了杰克最后的那个眼神,忍不住就问了一下旁边正按着给他包扎的艾米丽:“艾米丽小姐,请问一下,那个怪物…呸,杰克带玫瑰手杖真的是佛系标配吗”

“是的,他以前只要带玫瑰手杖,就一定是佛系,绝对不会打人,但是今天这局他那么执着追您,还是第一回见”

奈布无奈地咧咧嘴,算他倒霉,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这个名为杰克的监管者,谁知道这个怪物会这么针对他呢?

而在另一边

杰克拿起玫瑰手杖,看着那上面鲜红娇艳的玫瑰,轻轻的说道“其实我本来也想佛他,但他太会跑了,明明在我怀里那么瘦弱,明明旧伤那么多,还在我怀里拼命挣扎,一没忍住,就将他杀了。”

”越美丽的玫瑰,身上的刺越扎人,奈布先生,您这朵玫瑰,我将笑纳了”杰克心里这样想到。


是言葉言哥哥

后续画完了我肝爆!!(噫

不枉我嚎他们结婚这么多天他们终于结婚了

(所以最终还是没能在214当天更完啊。

对不起我不会画入洞房

我爱白刺!!

前篇就在咱主页(娇羞

最后2p是一点点小番外——感谢喜欢!


后续画完了我肝爆!!(噫

不枉我嚎他们结婚这么多天他们终于结婚了

(所以最终还是没能在214当天更完啊。

对不起我不会画入洞房

我爱白刺!!

前篇就在咱主页(娇羞

最后2p是一点点小番外——感谢喜欢!


沧水伊憔

赶上了赶上了。

我知道画的丑,但未授权禁止转载!ヽ(*´Д`*)ノ

【梗来自抖音】

赶上了赶上了。

我知道画的丑,但未授权禁止转载!ヽ(*´Д`*)ノ

【梗来自抖音】

Egg-ding.

情人节快乐!n//·q·//n(内含私设)

想看性感老约撩小卡尔的请走合集上一篇!

因为上课所以很潦草抱歉orz

这几天网课极速爆肝产物 ooc作画崩坏有

寂寞孤苦约老爷子没有出场.

2000fo贺准备开一篇杰佣长篇漫画 (开车就等过段时间风头过去)

球球大家多评论!我都会看的!(很喜欢看大家的评论www)

鸽段时间 大家节日快乐!

情人节快乐!n//·q·//n(内含私设)

想看性感老约撩小卡尔的请走合集上一篇!

因为上课所以很潦草抱歉orz

这几天网课极速爆肝产物 ooc作画崩坏有

寂寞孤苦约老爷子没有出场.

2000fo贺准备开一篇杰佣长篇漫画 (开车就等过段时间风头过去)

球球大家多评论!我都会看的!(很喜欢看大家的评论www)

鸽段时间 大家节日快乐!

✨格林✨

情人节快乐!!!

他们俩什么时候结婚啊……

情人节快乐!!!

他们俩什么时候结婚啊……

是言葉言哥哥

累死辣——(?

画不完了所以只发4分之三!

白刺好吃(大拇指

情人节快乐!!我爱他们!

有些许园医那我就打一个蹭热度吧哈哈(又来

累死辣——(?

画不完了所以只发4分之三!

白刺好吃(大拇指

情人节快乐!!我爱他们!

有些许园医那我就打一个蹭热度吧哈哈(又来

墨荼玄楓

【杰佣】情人小段子

臨時混更,上班去 

佔了TAG抱歉


理弹


「理发理发」弹簧双手抱紧胸前一脸笑嘻嘻跑往理发师工作地方,大喊着「理发师,我来了。」

理发师转过身就看到自家小孩一路飞奔过来吓得展开怀抱抱着弹簧。

弹簧撞进理发怀抱中,依旧笑嘻嘻把护在胸前的精美包装献宝地奉上「给你的。」

理发受宠若惊拿着,一手还是把弹簧抱紧紧「弹、弹簧,那你这个是….」内心满心欢喜表面却是紧张带一丝慌乱着。

很怕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虽然他从未跟弹簧瞭表心意,笨拙的自己总是感到一丝忧伤。弱弱的问着弹簧「是人情巧克力吗?」

原本笑嘻嘻的弹簧以为理发收到会感动说什么,结果来个『人情』,倏地,...

臨時混更,上班去 

佔了TAG抱歉



理弹

 

「理发理发」弹簧双手抱紧胸前一脸笑嘻嘻跑往理发师工作地方,大喊着「理发师,我来了。」

理发师转过身就看到自家小孩一路飞奔过来吓得展开怀抱抱着弹簧。

弹簧撞进理发怀抱中,依旧笑嘻嘻把护在胸前的精美包装献宝地奉上「给你的。」

理发受宠若惊拿着,一手还是把弹簧抱紧紧「弹、弹簧,那你这个是….」内心满心欢喜表面却是紧张带一丝慌乱着。

很怕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虽然他从未跟弹簧瞭表心意,笨拙的自己总是感到一丝忧伤。弱弱的问着弹簧「是人情巧克力吗?」

原本笑嘻嘻的弹簧以为理发收到会感动说什么,结果来个『人情』,倏地,笑容不见了,一手拉着领条用力一拉,让理发低头看自己,稚嫩声线带着一丝坚决「不是人情,是情人!我喜欢你。」

理发回应弹簧则是将弹簧抱紧「我,我也喜欢你。可是我很笨拙…」

「对我来说,你是最好的,不管是优缺点。」

所以,笨拙的也好、害羞戴上吓人面具也行,我都是喜欢着。

 

 

糕点柴郡

 

糕点哼着小调一手搅拌匙一手捧着圆锅,搅拌着差不多后倒入模型中,放进冰箱等待时间,这期间糕点悠闲地回房间换上另一套服装,戴上高统帽系好青绿色领带后准备下楼去厨房把早已做好的巧克力用着包装纸包装起来。

来到萨贝达家,按下门铃,结果是刺客来开门,礼貌性的问好后便问着柴郡在哪。

得到回答后,拿出一小包巧克力对着刺客说这是义理巧克力,脱下帽子弯腰行礼。便从容从刺客身旁走往柴郡所在地。

在庭园悠闲晒太阳柴郡丝毫不知道一心等待着人正在他身后不远处走来,映入糕点师双眼画面则是柴郡懒洋洋趴在桌上侧头微瞇着看上去好似在小憩,如果尾巴没有左右摇晃的话,轻笑地走过去,身上带着甜点香味让柴郡大老远闻到,为了想吓唬糕点师,柴郡装作小憩着。在糕点师走过来霎那起身转身往糕点师扑了过去。

砰的一声,柴郡整个人压在糕点师身上,互相看着对方。

最后柴郡还是往糕点师身上下来,一手拉起糕点师,被糕点师反手一拉再次跌下后糕点发出喟叹「我的小猫咪,你刚刚那样很不乖唷。」

趴在糕点师身上的柴郡「哼!」

糕点笑笑地揉着柴郡头发「是我不对,不该忽略你。」

像是变魔术般,转眼间拿出一大包上面印有鱼的图案拿出「这是,你的。」

当柴郡接过来抬头看着糕点「这是….」

「我喜欢你,柴郡。愿意给我机会追求你吗。」

柴郡则是亲上糕点的嘴唇,当作回答。

 

 

白刺

 

门铃响起,刺客再次开门,结果被门外的人吓到「白纹,你不是…还在上班?.」

「今天比上班重要,所以我翘班,亲爱的小先生。今日不知道可否赏脸愿意跟我出门约会呢?」

刺客故作思考着「我想想….」

等不及的白纹,手很自然往刺客的腰揽去「别想了,亲爱的。今天是我们的节日,别想你兄弟们。」

「你还真爱吃醋。」

「只是与你有关的事情,我都会吃醋的。」

「连兄弟的醋都吃?」

「吃!」

刺客一副败给你的表情对着白纹说「你知道的,所以不要老是吃奇怪的醋。」

白纹看着刺客「你也别老是为弟弟操心,我心疼着。」

刺客双手围上白纹脖颈,两人交换着吻。

躲在大门外的思明、白鹰、寄生以及感染看着自家二哥一副任人揉捏表情感叹着白纹真的很有办法。

「亲爱的刺客小先生,情人节快乐。」

「白纹先生,情人节快乐。而我没有巧克力送你!只好请你忍耐到下个月14日,我一次性送你。」

「有你,足已。」


苏研青

链接走评论区,翻车了已经,看到了记得踹踹我

链接走评论区,翻车了已经,看到了记得踹踹我

Elijah以利亚

关于弟弟们集体夜不归宿3

啊,设定同前两篇    这就完结啦     悲哀的是,我之前写在纸上的草稿找不到了5555只好凭借记忆码字,可能会丢剧情(哭死(´;︵;`)) 这篇有兄弟情重,不过还是很白刺哒       以下正文

    (诊所――)

    白纹看着在病床上昏睡的刺客,满是心疼,嘴里一直念叨:“小先生你快点醒过来,我好害怕. . ...

啊,设定同前两篇    这就完结啦     悲哀的是,我之前写在纸上的草稿找不到了5555只好凭借记忆码字,可能会丢剧情(哭死(´;︵;`)) 这篇有兄弟情重,不过还是很白刺哒       以下正文

    (诊所――)

    白纹看着在病床上昏睡的刺客,满是心疼,嘴里一直念叨:“小先生你快点醒过来,我好害怕. . .”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一阵阵轻微的脚步声。

    白纹扭头看着门口,手里暗暗蓄力。

    (吱呀――)

    “是你们啊。”

    “嗯。白纹,我二弟还没醒吗?”

    “还没。”说罢,白纹站到病床旁边,原皮奈坐下。

    (蜜汁沉默)

    “那个,我先回去照顾弟弟们了。”白纹说完,原皮奈朝他挥挥手。

    “拜拜。”

     目送白纹出去后,原皮奈的手握成拳头,想砸点什么但无奈这里有病号,便忍了下去 。

    “弹簧,说说,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弹簧见原皮奈叫他,马上立正,又听原皮奈这样问,便看了看其他弟弟,见他们点头,于是说:“杰克怂恿的,他们说,好久没有陪过他们了。”

    原皮奈点头,不在说话。

    (下午――)

    “唔. . .”

    原皮奈见刺客有了动静,赶忙从门口往床边跑。

    只见刺客睁开了眼,他看了看四周,看见兄弟们都在,笑了笑,说:“都在这儿杵着干嘛?不用肝游戏吗?”

    “放心,已经找人替了他们的班。”

    “是你不让他们去还是他们不想去啊,大哥。你突然变凶了诶。”

    原皮奈听刺客这样说,嘴角抽了抽,说:“我以前一直很严肃的好叭。”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弹簧,给白纹打个电话吧。”

   “嗯。”

    “大哥,之后的日常生活怎么办?”刺客笑着问。

    “日常?”这是原皮奈才意识到平常都是刺客在做饭做家务,这下刺客生病了,不能那么劳累。

    “放心,交给我。”原皮奈拍拍自己的胸口。

    “可是,大哥你不会做饭。”刺客刚说完原皮奈就僵住了。

    “二哥二哥,我会做饭。”弹簧大声说。

    “嗯,不枉你是个吃货。”

    “诶嘿嘿。”

    兄弟们就在聊天中愉快的度过了半个下午,知道白纹到来。

    “笃笃笃。”

    “直接推。”原皮奈大声说。

    “刺客醒了?!”

    见来者是白纹,刺客说:“我醒啦。”

    白纹走到病床旁,握着刺客的手,嘴颤颤巍巍的,但始终没有开口。见状,原皮奈带着弟弟们离开了。

    “小先生,你,你终于醒了。我. . .你倒下的时候,我. . .真的好慌啊,然后. . .”

    刺客见白纹这样语无伦次,轻笑一声,反握住白纹的手,说:“安啦安啦,我这不是醒了。”

    听刺客这样说,白纹眉头微微一皱,抱住刺客,说:“小先生以后不能这样劳累自己了,我真的,好心疼。”

    “去去去,我哪有这么矫情,我可是雇佣兵,很厉害的。”

    “那你还受伤。”

    “意外啊,意外. . .wc泥奏凯,你要干啥?!”

    只见白纹准备把刺客的裤子.脱. 下,白纹听刺客这样说,抬头看着刺客。

    “你的裤子太紧,没法从把裤腿往上弄看伤,只好脱.了。”

    “mmp”(刺客脸红)

    “原来小先生的皮肤很白哦。”

    “你滚哦。”

    “我不。”说罢,就把刺客抱起来,跟他一起躺.到.床.上

    “喂,白纹,我还是伤员,你. . .”


  ――――――――

    “啦啦啦,哒哒哒。诶?往昔。你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哦,是琼楼遗恨啊。我在想,现在进去好像不太合适,准备在外面等等。”

    (房间里传来不可描述的. . .嗯,你懂的)

    琼楼遗恨拍拍往昔的肩,走了。

――――――(完结撒花🌸)

我感觉,. . .衔接的,不太好。依旧     有错字记得告诉我嗷

明轴的周末

杰佣的情人节~

背景过于粉嫩噗-

杰佣的情人节~

背景过于粉嫩噗-

Elijah以利亚

关于弟弟们集体夜不归宿2

设定同/1.    主杰佣    以下正文

    弹簧他们回来后,见原皮奈坐在正门口的沙发上打游戏,不敢进门。

  “进来呗,在门口杵着干嘛?”原皮奈说完,弹簧他们才进来,站在墙边,等待原皮奈的惩罚。

   “知道你们二哥昨晚几点睡的吗?”

     弟弟们摇头。

    “四点。刺客昨晚见你们不在,就去找你们了。要不是夜行枭...

设定同/1.    主杰佣    以下正文

    弹簧他们回来后,见原皮奈坐在正门口的沙发上打游戏,不敢进门。

  “进来呗,在门口杵着干嘛?”原皮奈说完,弹簧他们才进来,站在墙边,等待原皮奈的惩罚。

   “知道你们二哥昨晚几点睡的吗?”

     弟弟们摇头。

    “四点。刺客昨晚见你们不在,就去找你们了。要不是夜行枭正好看到过你们,且晚上有事要出来的话,他就要把整个庄园给‘掀’了。”

    弟弟们听了,看向原皮奈。

    “而且,昨天刺客的腿还受了伤. . .所以,你们为什么不乖一点?”

     弟弟们其他没听进去,但刺客受伤还担心的找他们,让他们心里觉得很愧疚。

   “刺客也不是不让你们去找杰克,他只是还无法完全相信杰克们。”

     弟弟们点头。

   “所以. . .”原皮奈放下游戏机,走出门,说:“走,我们去给刺客撑场子。”

   “嗯。”弟弟们一致点头。

    (刺客那. . .)

    “该死,偏偏昨晚摔倒了腿。”此时,刺客身上除了腿伤,又多了几道划伤。但杰克们也不敢下狠手,毕竟是二嫂,不过二嫂真凶狠,每一刀都划向身体的重要部位(脊椎啊,脖子什么的)。 

     白纹在旁边站着,干着急,不便上去帮忙。(一边是兄弟,一边是爱人。虽然是‘小’矛盾)原皮杰拍拍白纹的肩,说:“放心。”白纹点点头。

   “嗨!老弟!”

   “嗯?”刺客听见原皮奈的声音。

    待原皮奈走进后,刺客看见了他身后跟着的弟弟们。他们的军刀都磨的雪亮(就是很锋利的样子,嗯。)。

    原皮奈无视杰克们,径直走向刺客,搂住他的肩,说:“我们来给你撑场子,你休息就好。”原皮奈话落,奈布们加入了打群架行列。

    “啊,谢谢啦。”说完,刺客便不再硬撑,准备退出战斗,不过由于过度疲劳,倒下了。(过度疲劳是又受伤,又担心,没休息好还剧烈运动)白纹见状,赶紧把刺客抱起来,往艾米莉那里跑去。

   (让我们回到“战场”)

     平时在杰克怀里面撒娇的奈布们,此时都面色平静,眼神凶厉。与自家杰克对打时,不带丝毫感情。原皮奈游走其中,伺机伏击杰克。(别看原皮奈很皮,其实刺客是他带出来的,他比刺客还厉害)过肩摔,肘击. . .帮助弟弟们撂倒了杰克们。

    “劳资也看你们拐走我弟弟们不爽很久了,要不是原皮拦着我,哼。”说罢,就带着弟弟们走了。

     原皮杰目送原皮奈走后,便走到瘫在地上的弟弟们的身边,看着他们生无可恋的表情,说:“你们该不会忘了,自家媳妇是上过战场的雇佣兵了吧?”


(关于奈布们和杰克们对打,是因为弟弟们觉得总是让二哥操心,心疼二哥还有一个原因是试试自家杰克的实力,不过有原皮奈帮忙,没试出来啥。奈布们经常撒娇,确实让杰克们掉以轻心了。)

    

    

奕彦混子

杰佣【26】

*是平淡的一天,日常生活


刺客粗暴地打开了门,两三步地走到客厅趴在沙发上睡着了,似乎没有在意会不会再一次被自己的恋人说教。


随后白纹下班回到了家中发现了家里门没有关,第一反应是家里进贼了,走进一看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关上门听到了刺客的呼噜声。


“刺客,刺客。”白纹走到沙发旁弯腰喊道,“起床了。”


“……”


刺客睡得很沉,白纹抱起了他走进卧室,让他在床上睡,刺客嫌热一手舞开被子,白纹发现了重新拿了床薄被子给他盖上,看见刺客安分没有再闹才离开。


准备好晚饭,刺客也起来了,坐在餐厅等着白纹。


“刺客,你最喜欢的肉,多吃点。”说着白纹把面前的那盘炒肉放在了刺客...

*是平淡的一天,日常生活


刺客粗暴地打开了门,两三步地走到客厅趴在沙发上睡着了,似乎没有在意会不会再一次被自己的恋人说教。


随后白纹下班回到了家中发现了家里门没有关,第一反应是家里进贼了,走进一看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关上门听到了刺客的呼噜声。


“刺客,刺客。”白纹走到沙发旁弯腰喊道,“起床了。”


“……”


刺客睡得很沉,白纹抱起了他走进卧室,让他在床上睡,刺客嫌热一手舞开被子,白纹发现了重新拿了床薄被子给他盖上,看见刺客安分没有再闹才离开。


准备好晚饭,刺客也起来了,坐在餐厅等着白纹。


“刺客,你最喜欢的肉,多吃点。”说着白纹把面前的那盘炒肉放在了刺客面前,刺客夹了块“肉”塞进嘴里,吐槽着说。


“盐放多了。”


没想到白纹一下子笑了出来,刺客一脸懵逼地看着白纹。


“你吃的那块是块大盐巴,笨蛋你吃饭都不看看吗?那么大一块你也吃得下去啊。”


白纹一边笑着,一边从一旁拿出杯子给他倒水。刺客接过水咕噜咕噜地喝完了,放下杯子一脸怨气地看着白纹。


“为什么不提醒我?”


白纹对当时的疏忽表示抱歉,承诺晚上会陪他玩游戏刺客才没有继续生气。


白纹收拾好碗筷走去客厅准备陪刺客打游戏,但刺客坐在毯子上,手里握着游戏手柄,头靠在沙发的柱头边睡着了。


总是让人不省心的家伙。


把他手里的东西拿开,又抱回了卧室,安顿好刺客,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回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白纹工作到凌晨回到了卧室准备休息,刚睡在床上就被刺客抱住了,自己也十分开心地享受刺客的怀抱。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