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吉

228浏览    5参与
无情的脑嗨机器
没想到吧,我写文了 水仙真香,...

没想到吧,我写文了

水仙真香,我来个tag开荒

没有很明显的攻受区别,就两个都打吧(ntm)

tag打的我死掉,试了好几个都有人了,最后试出来了现在这个,不要在意太多细节哈

是白凯吉和小白,祝愉

没想到吧,我写文了

水仙真香,我来个tag开荒

没有很明显的攻受区别,就两个都打吧(ntm)

tag打的我死掉,试了好几个都有人了,最后试出来了现在这个,不要在意太多细节哈

是白凯吉和小白,祝愉

Sis_Demier

【双王子】迷恋

轻微白兰/吉尔,有白兰/桔梗提及


“又开始疼了吗,吉尔殿下?”奥尔盖尔特寻着铃声匆忙赶来,吉尔摔倒在地上,艰难地伸手够着床头柜上的呼叫铃。奥尔盖尔特急忙讲吉尔抱上床放好,接着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管药剂打进吉尔的手臂。

吉尔停止了痉挛,他撑起上半身靠在奥尔盖尔特摆好的枕头上,伸手示意对方给自己拿一杯酒,然而对方端过来一杯清水。他小声抱怨对方不听指挥,却还是听话的全部喝光。水滋润了干到发痛的喉咙,压下了泛到舌根的血腥。

“还有什么需要吗,吉尔殿下?”奥尔盖尔特接过吉尔递来的空杯,微微欠身。吉尔摇了摇头,拉过被子把自己埋了进去。奥尔盖尔特点了点头,无声的退了出去。被子里的吉尔蜷缩成一团,颤...

轻微白兰/吉尔,有白兰/桔梗提及


“又开始疼了吗,吉尔殿下?”奥尔盖尔特寻着铃声匆忙赶来,吉尔摔倒在地上,艰难地伸手够着床头柜上的呼叫铃。奥尔盖尔特急忙讲吉尔抱上床放好,接着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管药剂打进吉尔的手臂。

吉尔停止了痉挛,他撑起上半身靠在奥尔盖尔特摆好的枕头上,伸手示意对方给自己拿一杯酒,然而对方端过来一杯清水。他小声抱怨对方不听指挥,却还是听话的全部喝光。水滋润了干到发痛的喉咙,压下了泛到舌根的血腥。

“还有什么需要吗,吉尔殿下?”奥尔盖尔特接过吉尔递来的空杯,微微欠身。吉尔摇了摇头,拉过被子把自己埋了进去。奥尔盖尔特点了点头,无声的退了出去。被子里的吉尔蜷缩成一团,颤着牙咬住被子,让自己不要喊出声。

他总是梦见贝尔菲戈尔杀死自己的那一天。对方如何大笑着划破他的肚子,搅碎他的内脏,剖开他的胸腔,紧握住他的心脏。

贝尔菲戈尔的笑声成了吉尔的梦魇。他的身体无法忘记贝尔菲戈尔的暴行,即使白兰将他修补的完好无损,早已痊愈的伤口却从未停止用不该存在的痛感折磨着他。

 

吉尔喜欢向奥尔盖尔特发问。一开始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因为奥尔盖尔特总是恭维他,后来的询问变得越来越没有底气,即使奥尔盖尔特永远会给予吉尔他想要的回答,但内心深处他明白这只不过是在自我欺骗。

“白兰大人会治好我的,对吗?”吉尔吃完了奥尔盖尔特端上来的早餐,“他需要我。”

“当然,吉尔殿下。”奥尔盖尔特回答到。

吉尔喝光了杯子里最后一滴酒,走到了床边的穿衣镜前。他脱下上衣,仔细的观赏着身上的刀疤:“我好看吗,奥尔盖尔特?”

“您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王子。”奥尔盖尔特回答到。

“贝尔菲戈尔也会这么觉得吗?”吉尔抚摸过肚脐边上的胎记,淡淡地问。

这一次奥尔盖尔特没有回答。

 

不止铃兰一个人对吉尔总是坐在椅子上抱有不满,但只有铃兰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你凭什么能够一直坐着,在我们面前就算了,在白兰大人面前居然还这么傲慢。”

更多的目光看了过来,刚刚结束会议的会议室里还有着众多没有离去的其他小队的队长。窃窃私语渐渐变得大声,所有的焦点都在吉尔身上。吉尔感到不自在,他不喜欢被人盯着看,这感觉就像是放在台面上被展示的商品,他不应该被这么低贱的对待。

“是我给他的特权,”刚刚已经离开的白兰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口,所有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吉尔酱身体不舒服,不适合长时间站立。”

“那不就是残疾吗?”津嘉大笑,他身边的几个小队长也笑出了声,“可怜的吉尔。”

“不是的哟,”白兰走了过来,右手按在了津嘉的肩膀上,“吉尔酱不是残疾。”

没有人笑得出来,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白兰的压力。津嘉不由自主的发起了抖,白兰见状便拍了拍津嘉的肩膀,以示安抚,“吉尔酱很美,美人就应该有特权,明白了吗?”津嘉没有回答,而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她的帽子被她用力过猛地甩在了地上。

 

雷欧那鲁德在晚些时候敲响了吉尔的房门,他暗示吉尔需要单独谈谈,于是吉尔挥手让奥尔盖尔特回避。

“白兰大人有什么要紧的事吗?”吉尔专注地涂抹右手的指甲油,没有分给雷欧那鲁德一点目光。对方持续沉默没有作答,直到吉尔耗尽了耐心,终于抬头想赶走对方时,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早已换了模样。

“六道骸?!”吉尔立刻掏出匣兵器准备作战,对方却忽然出现在他的身边,将手中的三叉戟抵在他的脖子上。

“冷静,拉杰尔*,只要你接下来安静地听我说,我保证不会割断你的动脉。”六道骸笑吟吟的看着吉尔,在得到对方的默许后附身贴近了吉尔的耳朵,“拒绝白兰对你的部署,主动申请扫清瓦利亚,有个人想见见你。”

说罢他放开了吉尔,伸手拿起了还未封口的指甲油瓶端详了起来,随后他拿起刷子,仔细的涂满了吉尔还未来得及上色的小拇指。吉尔迟疑着点了点头,他有预感六道骸口中的那个人一定是贝尔菲戈尔。

六道骸变回了雷欧那鲁德,脸上重新挂起虚伪的笑容:“白兰大人请您晚上八点去卧室找他。”

 

白兰在床上对待吉尔很温柔,仿佛吉尔是一个漂亮的玻璃饰品,稍一用力就会粉碎。吉尔不知道应不应该为此感到高兴,他曾经听到桔梗向雏菊抱怨过白兰的粗暴,但在他从未被粗暴的对待过,吉尔甚至有过自己对于白兰很特殊的错觉。他从未有过经验,所以讨好白兰是一件困难的事,所幸白兰从不刁难他,只是从不留他过夜。

今天却不同,事后白兰没有赶走吉尔,他允许吉尔睡在自己的床上,清理完毕后他躺在吉尔身边,一下又一下的玩弄着对方柔软的金发。

“吉尔酱觉得雷欧君怎么样?”

吉尔突然紧张了起来,他不觉得白兰听到了他们之间的谈话,但他觉得白兰却是什么都知道。

“我和他不熟,情报人员不归我管。”

“别紧张,我只是在问你对他长相的意见。”白兰停止了玩弄头发的动作,他握住吉尔的下颌,强迫他和自己面对面。过长的刘海被白兰拨到了一边,吉尔无法将双眸躲在后面隐藏自己的情绪。

“没什么印象,是那种很普通的长相。”

白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他放开了钳制吉尔的手,不能自己的放声大笑。良久,他淡淡地说:“不要被他的外表蒙蔽了双眼,那副皮囊之下有着另一个美丽的灵魂。”

白兰眼中的笑意冷到极致,吉尔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好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睡去。

 

白兰被年轻的彭格列首领打败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就连从Xanxus的枪下捡回一条命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吉尔艰难地翻了一个身,四肢和腰背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无法入睡。他被贝尔菲戈尔捡了回来,借助六道骸的卓越的幻术重获新生,然后他就被关在这里,一处位置不明的贝尔菲戈尔的房产。

贝尔菲戈尔对他身上的伤疤有着无法理解的执著,他总是喜欢在开始前舔舐每一处疤痕,偶尔他会用手指抠住伤痕的边缘,这时吉尔总是害怕他会撕开那一出的皮肤让他曾经的伤口扩展开来。

贝尔菲戈尔让吉尔真实的体会到什么是粗暴的xing爱,他喜欢让吉尔趴在床上,从身后不带一丝润滑的进入,直到吉尔习惯并逐渐迷恋上那种撕裂的感觉。

他无法离开这里,不仅因为两次死亡让他变得更加虚弱。吉尔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受虐狂,他喜欢贝尔菲戈尔扼住他咽喉的力度,喜欢对方用力将牙齿刺入自己肩膀的疼痛,喜欢他在xing爱中粗鲁的羞辱。

以及贝尔菲戈尔做出的答复。

“我漂亮吗,贝尔?”吉尔握紧身下的了床单,高chao的冲击让他的双眼被炸开的星点白光所蒙蔽。贝尔菲戈尔狠狠地咬在他的肩膀上,伴随着又一次粗鲁的挺入,贝尔菲戈尔笑了出来。

“不会有人比你更漂亮了。”

 

距离贝尔菲戈尔的上次到访仅仅过去了14个小时,吉尔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FIN.

 

*拉杰尔是吉尔的全名。

 


郁浮黎

道别

道别

白兰死了。

很难想像这样一个男人也会这样落魄的一天。

他躺在黑色的棺木里,双手交叠置于胸前,白色的卡萨布兰卡像是围绕着国王的守护者般将他紧紧簇拥。

他闭上了那紫罗兰般耀眼而玩世不恭的眸子,气息平稳,唇边勾起的笑容恶劣却又竟含着几分大空的包容。

也是,...这家伙本来就是大空来着。

他死时的模样实在称不上好看,眼窝微微下陷眼底的青色全然无法掩盖。宽大的袖口衬出瘦弱的手腕,过度依赖火炎而后爆发的后遗症在这个男人身上显露无疑。

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啊,白兰。

我上前半步,借着枝桠间倾泻的月光细细打量他沉睡的眉眼。岁月并没有磨平他尖锐的棱角,他反倒借着它来让自己时刻活力四射的像个孩...

道别




白兰死了。




很难想像这样一个男人也会这样落魄的一天。


他躺在黑色的棺木里,双手交叠置于胸前,白色的卡萨布兰卡像是围绕着国王的守护者般将他紧紧簇拥。

他闭上了那紫罗兰般耀眼而玩世不恭的眸子,气息平稳,唇边勾起的笑容恶劣却又竟含着几分大空的包容。


也是,...这家伙本来就是大空来着。



他死时的模样实在称不上好看,眼窝微微下陷眼底的青色全然无法掩盖。宽大的袖口衬出瘦弱的手腕,过度依赖火炎而后爆发的后遗症在这个男人身上显露无疑。




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啊,白兰。





我上前半步,借着枝桠间倾泻的月光细细打量他沉睡的眉眼。岁月并没有磨平他尖锐的棱角,他反倒借着它来让自己时刻活力四射的像个孩子,又或者像个疯子。

我轻而易举的就从中找到了几分过去的影子,依旧是自信到自负的让人忍不住信服。




我曾经迷恋他,追随他,同忠诚到简直愚蠢的感情一道喜欢他。

这个男人从青年时期就用他膨胀到爆炸的魅力来征服我,训导我,教会我怎样激烈而极端的去憎恶一个人,和怎样轻蔑而毫无同情心理的去利用一个人。




王永远不会向愚民低头,但他会向神祇祈祷。




偶尔有夜鸦刺耳的叫声传过,静谧的环境彰显着现四下无人的氛围。

所有哀悼的人都已经离开,现在是仅仅属于我的深夜时间。



我伸手触摸上他冰冷的脸,指尖与肌肤相触的瞬间下意识泛起了鸡皮疙瘩。压抑住后撤的潜意识,我听见了原本平稳的心跳声以一种缓慢而并不激烈的,却如同开到极致濒临衰败的花一样,以一种盛放而不容拒绝的茶靡气息在加速。



‘我还喜欢他。’




过去的喜欢像是魔咒一般延续到了现在,我以为我失去了那种如同下一刻就要爆炸的烟火般炽热的喜欢,就是不再喜欢。

可是,我没想到,这也许仅仅只是因为我已经长大了而已。



成年人之间的喜欢永远也再也不会再像孩子那样固执干净到非他不可的地步。我们的喜欢会权衡利弊,会自我评判,会沾染上利益的气息,会蒙骗自己真实的内心。


‘我还喜欢他啊。’



我正视了这份感情,单膝半跪放任昂贵的布料亲吻上肮脏的泥土。温热额头半贴上他拿着黄色茉莉的手,阖眸间就明晓了白日里彭格列首领那古怪却又最终什么也没说的神色。


你是我的。




“白兰杰索,你是我的。”


像是宣誓又像是占有,其实连我自己也无法分清楚这二者所占的成分究竟何者更多。

我们曾经是恋人,上下位从属演变的不稳定爱恋;我们后来背道,轻笑相对却又绝不过分亲昵;最后的最后,我跪在他的棺木前,就像是在前行路上被迷惑而又知返的候鸟。




我在忏悔么?

我问自己而后又快速否定。






王从来不会为任何一件事情后悔。

牺牲也好,失败也好,无疾而终的爱恋也都好,当王为自己下的指令一旦发出,后悔的资格就已经被完全抹消。





那么我在做什么呢?

约莫是哀悼吧。





太过无聊的世界有时候需要有趣的调味剂,白兰·杰索便是其中最为辛辣而又让人过瘾的一味。

不拘一格,肆意妄为,缺乏世界融入感的高智商反社会反人类存在。所有关于挣脱框框条条规则的褒贬义祠我都能送给他,作为我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




我会很无聊的啊。

密鲁菲奥雷首领去世的动荡不久就会平复,失去搅动暗流的手,整个里世界又会平静龟缩到让人了无生趣的地步。




我该去哪找下一个能带给我欢愉的人呢?



我自问自答,死循环的问题迫切希望面前这个已经失去生命特征的男人还能跳出来告诉我,他为这个世界准备的“礼物”。


可能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



枝桠借着风沙沙的响动着。



半响后,我重新站立,微笑着为他整理好额角的发丝,而后在眉心落下一个寡淡却又暧昧的吻。

一如十七岁那个夏天他对我做的一样,我单眸阖上耍帅般的仅用右眼温柔的注视着平静躺着的人。



“白兰,再不苏醒我就要放弃你喽。”




Byakuran·Gesso,只留一个空壳世界给我,可真是赌博游戏里最作弊的行为啊。

★私设

和平相处的未来,最终死于火炎耗尽的白兰
曾经与白兰是恋人,平行时空十七八岁就被捡回去驯养的吉尔。

小さな島
http://chiisa-n...

http://chiisa-na-jima.lofter.com/post/1cadec74_2548b46 這張最下面的一排膠帶。
除了抽風貼上去的白吉,能看出是用哪兩款膠帶拼成的么~

http://chiisa-na-jima.lofter.com/post/1cadec74_2548b46 這張最下面的一排膠帶。
除了抽風貼上去的白吉,能看出是用哪兩款膠帶拼成的么~

传说中的少女小G
哈哈哈哈白吉 粗眉少女!

哈哈哈哈白吉

粗眉少女!

哈哈哈哈白吉

粗眉少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