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壁

146浏览    6参与
路伽楠

壁壁生贺 《捡个庄主带回家》没有下一篇

刚刚睡醒,想着今天是壁壁生日,答应给壁壁的生贺还没发,于是一个激灵起来发文

出场人物:黑白壁  罗浮生  冰冰

人物关系:伪兄弟

:这里年下  伪兄弟  罗浮生穿成白壁(为区分,名为:连城钰)​

剧情大概介绍:罗浮生在连城璧生日这天穿到了《新萧》里,并穿到了剧中爱豆角色连城璧敌对的人送来的卧底身上,连城璧知道他的身份,只是没点破,而穿过来成为白壁的生仔,一心只想着攻略还未黑化的璧壁,给他温暖,陪伴他一生……


   罗浮生从睡梦中醒来,...

刚刚睡醒,想着今天是壁壁生日,答应给壁壁的生贺还没发,于是一个激灵起来发文

出场人物:黑白壁  罗浮生  冰冰

人物关系:伪兄弟

:这里年下  伪兄弟  罗浮生穿成白壁(为区分,名为:连城钰)​

剧情大概介绍:罗浮生在连城璧生日这天穿到了《新萧》里,并穿到了剧中爱豆角色连城璧敌对的人送来的卧底身上,连城璧知道他的身份,只是没点破,而穿过来成为白壁的生仔,一心只想着攻略还未黑化的璧壁,给他温暖,陪伴他一生……

   

   罗浮生从睡梦中醒来,顿时觉得头痛欲裂。

   自己不是正在睡觉的吗?只是感觉现在浑身不舒服,他想着自己不是一直都是身体倍儿棒的吗?怎么会这样,不会是生什么大病了吗?罗浮生心跳加速,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脯,祈祷着自己没事。

    嗯哼,耳边传来的是什么声音呢?

    罗浮生遵循着那个声音,想去寻找发出那个声音的地方……

    自己正躺在一个颠簸着的破旧的马车上,不远处一群人似乎正在打架,还统一穿着黑色的衣服,被一群人围攻的那个人也是穿着一身黑衣。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罗浮生撑着身体爬了起来。

    谁能来告诉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卧槽!什么东西?”

    罗浮生的脚刚一落地,就踩到了地下横七竖八的尸体,他惊呼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想他以前就算经常打架,可是也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的性命,这里横尸遍野,空气中散发着血腥的气息。

     嗯哼?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一身锦衣,长发及腰!

     他这是怎么了?

     罗浮生惊恐的摸了一把自己的长发,幸好……

     “嘶……”

     还在震惊之中的罗浮生被那一伙人中的一个人用刀刺穿了胸膛,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插入自己胸膛里的大刀,随着抽刀而喷涌了出来。

     为什么会这么的痛苦?

     “小钰!”

     那个黑衣男子大声喝了一声,奈何对方人多,却分身乏术,无法冲出重重包围。

     “噗通!”一声,罗浮生听见身后挟持着他的人倒下了,然后自己被拦腰抱起来。

      这是一个非常雄厚宽大温暖的胸膛,他想努力睁开眼睛看清楚身后的人,却无奈痛意袭来,他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回禀庄主,那些人已经被我解决了!”冰冰朝着那个黑衣男子作揖。

     怀里连城钰(罗浮生)的呼吸紊乱。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幸好这个人救了自己,他虚弱的说着:“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只怕连城钰的伤不能耽搁,山庄里的大夫想伸手接过来他。

      可是那个黑衣男一声不吭的,把手一偏,大夫的手就落空了。

    “你可有办法救他!”

     他,抱着罗浮生的男人,正是无垢山庄的庄主,连城壁!

     “相信我吧!庄主!”大夫抱拳道。

     他们是无垢山庄的人?还是庄主?连城钰(罗浮生)惊愕到。

     江湖中传闻连城璧心狠手辣,铁面无私,血腥残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出手救了自己!

     那么还有一个人就是他的下属冰冰了!

     白壁(连城钰)醒来之后已经是一个礼拜以后得事情了。

     他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他以为梦醒了他就回去了,可是还是一阵阵的疼痛感传遍整个身体!

     “醒了醒了!”冰冰惊喜,然后退出来房间,禀告庄主去了!

     连城璧欣喜的围了过来,“小钰,你终于醒来了!你可是吓死弟弟了!”

     入眼之处全是古色古香的建筑,用品,还有自称弟弟的男人,可是让白壁惊奇得是:既然眼前的人是他的弟弟,为何会叫自己“小钰”这么一个亲密的名字!

     这不是真的!

     这是穿越了?

     还变成了自己爱豆饰演的角色《新萧》的角色的兄长?

     不行不行!他可得好好捋一捋……

     “小钰,你说一句话啊!”

     “这里是什么地方?”白壁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傻了?”连城璧伸手过去,探了探他的额头“没发烧啊!”

      算了,只要穿来了这里,那就一定是上天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吧!

      既然穿越了,那么,作为一个爱豆资深的粉丝,怎么能不为剧中爱豆谋一个好的结局呢?

      哼,他一定要给可爱的壁壁拐一个能照顾他一辈子的对象!

      “你是我弟弟?”白壁半响才问到。

      “你期望谁是?”

       “弟弟弟弟,我好像失忆了,除了知道自己叫连城钰,其他的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白壁思考了再三,决定以失忆为理由来解释自己与以往不同的行为。

       “原来……”罗浮生惊愕!

       于是,连城璧给他提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唯独把自己对他的心意给深深的潜藏在了心底里。

       白壁很快适应了这个新的身份,他和弟弟连城璧相依为命,父母不知去了何处,由于他从小身体落下了毛病,不能习武。

       一个时辰之后。

      “那连城钰怎么处置?”

       “先带回去!”合上了刀鞘,连城璧抿了一口茶,双眼微微眯了眯。

       “庄主不怕对方有什么目的吗?”冰冰有些担忧。

        连城璧没有说话,冰冰识相的退了出去。

        南门客栈门口,冰冰无奈的抽了抽眼角,她似乎有点不解白壁的女装打扮。

        明明是男子,为何此时一身女装,究竟有何目的?

       “冰冰,我兄长生病了,有点不正常,莫怪!”连城璧尴尬的解释。

       今日陪白壁逛了一天街市,他不知何故买了这样一套衣服……

       还别说,换了一身装扮的白壁,真的别有一番滋味……

      “我不会骑马!”白壁看着高大的马,实在有点为难。

      “你上我的马吧!”连城璧伸手过来。

       “庄主带我,可好?”白壁饶过了小厮,来到了连城璧的面前。

       既然再也回不去了,就把自己赔给他吧!

       况且连城璧长得也不是一般的帅,英俊的五官,高大威猛,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不管怎么样,他都想把这个冷酷无情的黑壁给攻略下来。

       白壁侧头注视,等着他的反应!

       连城璧眼眸微沉,冷冽的目光扫过来,似乎想看穿他的目的。

       “庄主放心,我永远是你的最忠诚的“哥哥”,我没有别的目的,只是觉得你的胸膛靠着很舒服,想靠一辈子……”白壁咧着嘴笑的很开心。

       “连城钰!”

       连城钰紧张的叫了他一声,他好像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人了……

       

洛河三千星

连城墨✘连城璧:黑白璧-黑白无常

厉鬼勾魂,无常索命...


这篇要单独说下,黑白壁的设定可自行参考不良人的黑白无常,所以内容过于...通篇那啥,所以接受不了的小可爱自行避开,就酱...


配图:南山大大@南山✨ 
[图片]

厉鬼勾魂,无常索命...


这篇要单独说下,黑白壁的设定可自行参考不良人的黑白无常,所以内容过于...通篇那啥,所以接受不了的小可爱自行避开,就酱...


配图:南山大大@南山✨ 

白茶泡水_
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就觉得璧璧这...

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就觉得璧璧这个表情特别飒

犹豫了很久想试一下吧背景换掉

但是感觉抠图的时候没有扣好

有点出戏

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就觉得璧璧这个表情特别飒

犹豫了很久想试一下吧背景换掉

但是感觉抠图的时候没有扣好

有点出戏

明月松间照

《父债子偿》24(把自己虐哭可还行)

傅红雪轻轻摩挲着连城璧的左肩,掌根触摸伶仃锁骨的同时,左手四指屈曲,勾住那贴身里裤的腰带,稍稍拉扯,便露出腰胯处青白的皮肤、和一点点黑而卷曲的毛发。
他盯住此处看了一会儿,又抬头去看连城璧的眼睛,用眼神做最后的询问——
连城璧的心跳渐渐快起来,他已经不敢直视傅红雪,只垂眸虚望,视线扫过对方分毫不乱的衣袍,耻感突然如同巨浪,兜头把他淹没

傅红雪轻轻摩挲着连城璧的左肩,掌根触摸伶仃锁骨的同时,左手四指屈曲,勾住那贴身里裤的腰带,稍稍拉扯,便露出腰胯处青白的皮肤、和一点点黑而卷曲的毛发。
他盯住此处看了一会儿,又抬头去看连城璧的眼睛,用眼神做最后的询问——
连城璧的心跳渐渐快起来,他已经不敢直视傅红雪,只垂眸虚望,视线扫过对方分毫不乱的衣袍,耻感突然如同巨浪,兜头把他淹没

才老魔

《此恨绵绵》第五章 连城璧同人

第五章 一重浪灭一重生

“咳,咳…嗯…”

显然连城璧的咳嗽声和他不自觉清嗓子的声音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背景音。

傅泫对此全无意见,甚至觉得他的咳嗽样子很好看。

她端着托盘推门进来,正看到连城璧按住胸口顺着,想来是太过憋闷,呼吸又不顺畅了。

“今天天气不错,用过饭我推你出去晒晒太阳吧。”

连城璧正靠在床头看书,闻言抬起头来,笑道:“好。”

那日之后,他便常常对她这样笑,而她发现自己对这样的笑意竟然越来越没有抵抗力。

傅泫将托盘放在桌上,就看到连城璧已经费力的撑着身体往轮椅上挪动。

他走火入魔又受重创可不是说说而已,她把他捡回来的时候,他经脉处处堵塞,五内俱焚,经过多翻救治才好不容易保住了他上半身的知觉。

即便如此,他...

第五章 一重浪灭一重生



“咳,咳…嗯…”

显然连城璧的咳嗽声和他不自觉清嗓子的声音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背景音。

傅泫对此全无意见,甚至觉得他的咳嗽样子很好看。

她端着托盘推门进来,正看到连城璧按住胸口顺着,想来是太过憋闷,呼吸又不顺畅了。

“今天天气不错,用过饭我推你出去晒晒太阳吧。”

连城璧正靠在床头看书,闻言抬起头来,笑道:“好。”

那日之后,他便常常对她这样笑,而她发现自己对这样的笑意竟然越来越没有抵抗力。

傅泫将托盘放在桌上,就看到连城璧已经费力的撑着身体往轮椅上挪动。

他走火入魔又受重创可不是说说而已,她把他捡回来的时候,他经脉处处堵塞,五内俱焚,经过多翻救治才好不容易保住了他上半身的知觉。

即便如此,他的身体依然非常虚弱,浑身的肌肉都在这一阵的磋磨中消耗殆尽了,平时再简单不过的动作现在对他来说都难如登天。

傅泫两步跨过去,却只帮他稳住轮椅,等他自己慢慢挪过来。

尽管狼狈,他还是成功的将自己转移到了轮椅上。

他累的气喘不止,手臂都微微的哆嗦,呼吸里的嘶鸣声越来越重。

傅泫托住他的腋下将他往上提了一提,拉平他身下乱做一团的衣物,拿过毯子盖在他的腿上。

胸口越来越闷,像压了一块巨石一般,透不过气来,连城璧听到自己呼噜呼噜的喘息声,他轻轻捶了几下胸口,也并没有什么用处。

傅泫推着他到桌边,自己也坐在旁边,帮他揉按胸前的穴位,几乎在她揉第一下的时候,他就觉得胸肺处痛痒难耐,控制不住的深深咳嗽起来。

刚刚活动过后他已是无力动作,如今一咳起来,更是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他的头无力的仰在轮椅靠背上,觉得脖颈已经连自己的头都支撑不住。

傅泫托住他的头,帮他靠在自己肩上,将漱盂放在自己腿上,有节奏的给他捶背。

“提口气,咳出来就舒服了。”

她柔声的鼓励他,撑住他抽动的身子。

连城璧只觉得一股热流涌了上来,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已经咳出了大口的淤血,血液喷溅,不可避免的落到她的衣裙上。

他闭上了眼睛。

傅泫看他不再咳,喘息声里也清爽了,便给他漱口擦脸,收拾干净。

“对不起……”

她摸摸他的额头,“说什么胡话呢?”

他垂着眼睛不看她,“把你的衣服,咳咳,弄脏了。”

傅泫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我看你是老毛病又犯了吧,是不是想挨收拾啊?”

他的脸诡异的红了红,他当然知道她说的收拾是什么意思。

傅泫不在意的解了外衫,去换另一件。

连城璧赶紧转过头避开,心里却像有根羽毛在轻轻的拨。

他自己生在君子之家,认为自己喜欢的也该是名门淑女,可傅泫偏偏就不行淑女之事。

她是那么随性,那么热烈,跟她在一起,他觉得自己暮气沉沉的心都跟着剧烈跳动起来。

他胡思乱想时,傅泫已经坐了回来,“赶紧吃饭吧我的大少爷,难道还等我喂你?”

他轻轻咳了几声,有些无措。

刚要去拿碗筷,就被她一把抢过,“来来来,我来伺候连大少爷用膳,张嘴,啊!”

“呵咳咳…”

他被逗笑,伸手去接碗筷,“怎敢劳烦?”

傅泫的眼睛亮了亮,“成璧,你大约不知道自己此时笑起来有多么好看,我希望你常常觉得这样快乐。”

他眼中一热,赶紧低头夹菜。

傅泫不再说话,专心吃饭,突然听他说道:“泫儿,只有你才让我这样快乐。”

饭后散步,傅泫推他去了附近的集市,这里虽然偏僻,也还算热闹。

连城璧已经许久不曾见到这么多人,况且自己此时形容狼狈,心中不免忐忑不安,但小地方民风淳朴,虽然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却并未带有恶意。

傅泫与他说说笑笑,他便也适应了。

两人逛了一会儿,傅泫顺便去取给他定制的便盆,因为门槛颇高,他便在外等候。

阳光正好,落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他此时身体还不算太难受,难得享受了一下这悠闲的时光。

从不懂事的时候起他就没有过一分闲暇的时光,练武,读书,谋划占据了他全部的生命。

这一刻,他虽然处于这样不堪的境地,但因为有傅泫在,他突然发现这竟然是他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候。

“成璧?!”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沈璧君站在他两步开外。

他一时有些楞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会遇到她。

“成璧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沈璧君扑了过来,似是想抓他的手。

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东西松落了,但还是羞窘难当,他不想让任何故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他动了内力一击地面,轮椅向后滑动,躲过了她的手。

“沈姑娘,咳,请自重。”

妄动内力,他浑身经脉都如被刀刮过一般,连无知无觉的腿都仿佛一跳一跳的疼了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将胸口躁动的血液强压下去。

沈璧君看着他现在的样子,不由想起了他以往的种种好处,心中又难过起来,“成璧,你受伤了吗?跟我回去吧……”

连城璧心中嗤笑一声,面上却还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回去?回哪儿去?咳,连某自有去处,就不劳…咳咳…不劳沈姑娘挂心了。”

沈璧君哪里看过他这般拒人于千里的样子,只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同了,虽然他坐在轮椅里,消瘦又憔悴,周身的气度却无一丝受损,她仿佛从未见过这样的他。

她还要再说,却见傅泫走到了他的身边,她将手里的一堆东西随意的堆在他的腿上,道:“我搞定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她看到连城璧周身冰冷的气息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他抬头看着傅泫,嘴角露出笑意,道:“好,回家。”

他们没有看她一眼便走了。

她久久回不过神来,她从未见他这样笑过。

他以前总是对她笑着的,可都不是这样的笑,她第一次觉得,原来她并不了解他,或许,他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爱她。

傅泫推着连城璧走了一段路,停到僻静处,拿了手绢接在他嘴边。

他再也忍不住,按住胸口呕出血来,这血压的太久,憋的他胸口剧痛。

傅泫给他擦了嘴,又点了几处穴道,他浑身的痛楚才减轻了很多。

“我们连大少爷街头偶遇旧情人,哎呀,传出去也算一段佳话呀!人家热情邀请你跟她一起回去,你走什么呀?你不是心心念念要娶她做你媳妇吗?我跟你说,你这回使点苦肉计,备不住就成了!哎呦喂,你没看着咱们武林第一美女的眼神啊,那就是怜惜,那就是心动啊!”

傅泫嘴炮max,说话都不带喘气的,连城璧捂着胸口喘息,根本插不上话。

他被她说的哭笑不得,刚刚升起的一些负面情绪转眼就消散了。

等她终于不说了,他才喘匀乎一口气,道:“我自然心心念念…咳咳…想娶武林第一美女为妻,咳咳咳咳咳……”

他轻咳起来,傅泫抬眼瞪他,道:“咳嗽死你活该!”

话虽这么说,还是帮他拍着胸口顺气,又拿了水囊喂他喝水。

连城璧握住她的手,满眼笑意,道:“我从来都觉得医仙傅泫容貌更加出众,初次相见,咳,便惊为天人,这武林第一美女的名头,咳咳,想来早该咳咳咳,嗯咳,早该换一换了。”

傅泫闻言笑道:“算你有眼光,你若早学的这油嘴滑舌劲儿,多少个沈璧君都追到手了,哪有我费难么多功夫帮你?可惜你以前实在是不开窍,人沈璧君就是不跟你。”

她站起身来,道:所以我就勉为其难的把你收了吧!”

连城璧只顾笑,他的笑声很轻,但谁都能看出他现在的好心情。

“好了好了别笑了,你控制一下,一会儿又咳嗽起来了。”

“泫儿,不是你说想要我常常这样快乐吗?”

“学会顶嘴了是吧?行,你等回家我再收拾你……”

她推着他慢慢的走了,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连城璧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换种活法儿了。


磕cp使人快乐

【冰壁繁花8】白壁黑壁傻傻分不清楚(连城璧x花无谢)

(喜欢是原动力,喜欢文章请多给热度,多评论,加关注,只有爱才能治疗拖延症 (⁄ ⁄•⁄ω⁄•⁄ ⁄) )

——————————————————

天空逐渐乌云密布,不一会便响起隆隆的雷声,花无谢看着这天又要下大雨了,怕城壁受寒,急急忙忙把门窗都关好。房里连城壁一脸倦容的半倚在床头,比刚才激动咳血的状态已然平缓了许多,但旁边正在诊脉的老大夫却一直眉头紧缩,抬头问道,“庄主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

“可不是,这几日天天都是到五更方才睡下”站在大夫边上的刘管家说道,刘管家当然清楚最近庄主为了白天有时间陪着这个花二公子,把好多公务都积在晚上处理,每次劝他休息他都不听,其实这连府上上下下明眼人都看得...

(喜欢是原动力,喜欢文章请多给热度,多评论,加关注,只有爱才能治疗拖延症 (⁄ ⁄•⁄ω⁄•⁄ ⁄) )

——————————————————

天空逐渐乌云密布,不一会便响起隆隆的雷声,花无谢看着这天又要下大雨了,怕城壁受寒,急急忙忙把门窗都关好。房里连城壁一脸倦容的半倚在床头,比刚才激动咳血的状态已然平缓了许多,但旁边正在诊脉的老大夫却一直眉头紧缩,抬头问道,“庄主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

“可不是,这几日天天都是到五更方才睡下”站在大夫边上的刘管家说道,刘管家当然清楚最近庄主为了白天有时间陪着这个花二公子,把好多公务都积在晚上处理,每次劝他休息他都不听,其实这连府上上下下明眼人都看得出庄主对花二公子的心思,可只有这位花二少爷还不知,想到这刘管家就不禁为庄主抱屈。

老大夫拂了拂胡须,说道“庄主是积劳成疾,再加上近日思虑太重,才导致急火攻心,目前看是心肺受损,须要注重休养,”顿了顿“庄主,老夫有句话不值当讲否”

“许大夫请讲”连城璧允到。

退后,半跪。

“庄主啊,做人做事且不可执念,老夫我活这个年纪了,实在见过太多人因执念生心魔而被毁了的人呀”

连城璧听了,扯了笑,眼里却是苦涩“咳咳...可得不到,我这一辈子又有何意思,罢了罢了,您只管看病吧”

世间万物都难逃为情所困。

大夫只得叹了一口气,摇着脑袋站起身来拿药箱,“老奴我现在再去开些宁神安心的药,庄主你要按时服用,切记注意休息,即使心病去不掉,也要多多保重身体,不然久积成大病就麻烦了”

“有劳大夫了。”连城璧微微含颌。

“我去陪您抓药”刘管家引着大夫出了门,又吩咐其他下人一起退下,为庄主休息留个清净。

一时间只剩花无谢一人在照看连城壁了。

两人皆沉默不语。

花无谢乖乖的坐在城壁身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已经知道城壁对自己的想法,自然想的到咳血也是因为自己有意规避城壁的心意,刺激所致。刚听了城壁和大夫的对话更是坐立难安,脑袋里一片混乱,内心复杂纷乱,除了担忧病情还害怕城壁多思伤心,又害怕自己失去这个好友。但他现在难以接受城壁对他超乎兄弟情义的感情,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连城壁看着花无谢一脸愁容,就知道答案可能并不如意,伸手轻轻拍了拍他,避重就轻道“我没事,天估计要下雨了,这里离西苑有些远,你先随下人回去吧”

谁知这小傻子并没有理会他的话。“你之前为何不休息呢?”

连城壁顿了顿,缓缓说道“夜里难以入眠”,这是实话,虽却有公务需要烦劳,但以他的能力处理倒也不至于每每熬至五更。人心不静,难以入眠,才为根本因果。

花无谢听此,感到像有几百双手挠自己的心一般难耐。城壁的双眸深沉而炙热,花无谢偏过头躲避他的眼神,却看着城璧的手一直扶在胸口上,再听着这时不时响起咳嗽声,花无谢又心疼皱起眉来,大夫说是积劳成疾,可见他的身体定早就不适了。

“你怎么不早点找大夫看呢”

“不碍事的”轻声安抚着

“怎么可能没事!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所有人都担心的! ”花无谢眼眶有些发红,声音也有些激动。

“我会听大夫的话,好好休息的”城壁见他激动,虽然胸口很疼但还是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让他放心,花无谢看在眼里,心里像被抽打的一般更疼他纠结万分,但他明白自己必须要去面对,因为他不想看到城壁为了他做到如此地步,咬咬牙,直截了当道

“城壁,你是不是有点....有点喜欢我?”

城壁真的愣住了,怎么会只有一点喜欢,他喜欢他喜欢的快发疯了。连城璧从不敢明说自己的爱意,他骄傲一世,唯独这件事上他小心翼翼,他怯懦,他卑微,他怕花无谢拒绝他、排斥他、疏离他。但此刻他看着花无谢湿漉漉的双眸,不知怎么,他想不顾一切地孤注一掷。

“不,不是.....”

花无谢一顿,不是?原来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这下花无谢无比尴尬的红了脸,正准备转移话题,缓解这个尴尬的气氛,却没料到连城璧却突然起身一把拉住他,把他紧紧拥在怀里,狠狠地吻住。

“唔......”花无谢的脑子轰隆一声炸开了似的,一片空白,连城璧激烈蛮横的吻带着无比的侵略性,好像一个饿极了的野兽在撕咬自己的猎物一般,花无谢的唇让他吻的发疼,挣扎的伸出手推搡,本就闷痛的胸口被花无谢扯的生疼,但却丝毫没让城壁停下动作,他忍着疼一点一点、一遍一遍由里到外的啃咬吸允着,直到花无谢眼泪溢出,呜咽地发出难以呼吸的求救声连城璧才意识放过无谢让他呼吸,拥着这个小傻瓜在他耳边悠悠的叹气道

“哪会是一点喜欢,我是很喜欢,很喜欢......”声音磁性而温柔。连城璧捋着花无谢的背安抚着他的呼吸,好似刚刚粗暴的野兽不是自己一般。

花无谢听到却慌忙的推开他站起身来,没工夫去埋怨城壁刚才的粗鲁无礼,他现在只想逃脱城壁温柔似水的视线,像怕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再难以脱身。房外早已雷霆大作,滂沱的大雨哗哗的冲刷着整个山庄,隆隆的惊雷像是炸在乌云中的炮火,震的花无谢更加心绪不定,他一开始就猜测城壁有些喜欢自己,但是却没想到这情如此深如此激烈,所以城壁亲口说这些话来他还是为之震惊。花无谢高估了自己,别说果断的拒绝他,此刻连面对城壁他都做不到。

“我....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花无谢逃难似的疾步冲出房门,把刚才发生的一切甩在身后。

“无谢! 无谢!”

外面正下着大雨,小傻子他穿的单薄,胃疾也才刚好,怎么能淋雨。连城壁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光着脚慌忙的追了出去,倒不知道自己也是个病人,还是个久病未愈的病人。外面下的瓢泼,连城壁仅一层里衣,顷刻间全身便淋湿透了,他顾不得拍打在他身上的雨水,四处寻找花无谢,冰冷的雨水好似一根根针扎向他的心间,他从来没这么难受过,他可以忍受敌人砍入他身体的尖刀,可以忍受其他门派世族对他的冷嘲热讽,甚至可以忍受他至亲之人对他的冷漠无情,但他绝对接受不了无谢给他灰暗的生命带来温暖快乐之后又残忍的把他抛弃,他不能放过他,他要牢牢地抓住他。

花无谢跑到西苑,刚要踏进走廊却茫然起来,他现在对无垢山庄的熟悉可以让他闭着眼也难跑错,可想到这一切都是城壁对自己纵容所得,他就寸步难迈进去,他还不起这份情。身后传来的声音,回头看有些惊讶,花无谢没想到城壁会出来找他,城壁只穿着一层里衣,赤着的脚沾着血污,一脸的焦急慌张,见他这副样子花无谢更加痛心,他从来没见过城壁如此狼狈过!当城壁看到自己的时候,花无谢感到城壁眼中闪烁着光芒,好像终于找到珍宝一般,他还没来及说话,就被城壁握住手往屋里拉。

“你病刚好怎么能淋雨!”城壁的声音透着虚弱,但口气确是严肃。

花无谢不语,走到走廊下却怎么也不肯挪步了。

“城壁......”

连城璧心一紧,不禁握紧花无谢的手,屏住了呼吸,仔细的感知着他的存在。不知是不是错觉,小傻子虽也淋了雨但手却还是像只手炉般温暖自己,哪怕他下一秒说出让自己失控的话

“城壁.....我不喜欢你,我们回到原来好不好”

大雨的砸落下如沸水般翻腾,几只枯木在风中摇摆,雨声越来越大,似乎要冲刷掉世间所有的声音。

良久

“回到原来?”

“对!回到原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回到原来!咳咳...回到原来那个虚伪的兄友弟恭的场景吗?回到那个你一无所知,只有我自己痛苦的世界里吗?不!我不要!”连城璧放声的苦笑,眼睛酸涩,温热的液体在眼中打转却迟迟不肯落下,维持着自己仅剩尊严,如果他还有的话。

看城壁发狂,自己被欺骗的委屈也涌上心头

“那你要我怎么办!我本就一无所知!”

“对啊,你本就一无所知....只有我一个,这场戏到头来只有我一个”连城壁失了魂魄,

“城壁你别这样!”

被声音将魂魄抓回身体,抓着花无谢的手像抓着救命的稻草般放在自己的胸口,自己的声音急迫慌张“那你现在呢?你现在知道了吗”

虽淋了雨的身体是冰凉的,但胸膛里的心此刻却因为期待而热忱的砰砰的乱跳着,

“我....我不知道.....”花无谢迷茫。

手掌感受到的心跳听到这句话仿佛随着他的主人死去一般。

“城壁,送我回家吧,我想回家”花无谢头疼的想哭。

“你又想要逃”

“我..我没有”

“你没有?你哪次不是有解决不了的事就想着逃,就像这次来无垢山庄一样!就像你明明感知到过这颗心却从不肯正视它一般。”花无谢的话像是在往自己心里扎刀子,让人痛到难以呼吸。连城璧心里蒙上恨,恨此刻对方居然还想着逃避,恨自己的爱而不得,恨世间的一切,除了花无谢。

“我可以放你走。”

花无谢吃惊的望着城壁。

“只是你过了村我就灭了村,你若入城,我便屠了那城”连城璧松开花无谢的手背于身后,仿佛还是那个羽扇纶巾的翩翩公子,只是眼神狠辣,话语邪魔。

“连城璧!”花无谢忍无可忍的瞪着眼前人“你要和花家作对吗?!”

“不,我不会和任何人作对。”连城璧声音苍凉冷漠“只要你乖乖待在我的身边”

“城壁...我好像不认识你了”花无谢怅然若失的转过身,一步步走回自己的房间里。

连城却璧被这轻飘飘话打劈头盖脸,看着无谢的背影,任由着嘴里的血往外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