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敬亭

142万浏览    25981参与
叫我二狗子
慕轻忧不加糖
「第一次板绘」 dbq😭😭...

「第一次板绘」


dbq😭😭😭


画不出白白万分之一的美貌


我是爱白敬亭的♡!


「第一次板绘」


dbq😭😭😭


画不出白白万分之一的美貌


我是爱白敬亭的♡!



咖啡不加糖

四部待播剧,期待早日相见

四部待播剧,期待早日相见

澈丹

【明星大侦探】冲不上的云霄·白空少

*除了凶手的话好像没有特别完整的故事线,我写的系列是根据节目中出现的某些互动、反应、表情等等,根据已经透露出来的时间线和情节片段,尽量补全的尽量合乎整体故事逻辑的故事。


借款五万块。

借款十万块。

借款二十万。

借条飘下一张,又一张,剩下的厚厚一叠捏在指甲圆润的纤细指尖。姐姐神色慌张把我拉到一边无声质问,近到能看清她颤抖的睫毛和嘴唇。鬼乘务,我的姐姐,哪怕在空姐精致妆容下也还像个小孩。我点点头说是,是我借的,他没讹我,然后看着她的脸色一瞬间灰败下去。

我向甄副机长借的钱已经超过了一百万,相应的是我一毛钱都没有还。

这些钱只是从我手里经过了那一秒,甚至一秒钟都没握在我手里。它们由...

*除了凶手的话好像没有特别完整的故事线,我写的系列是根据节目中出现的某些互动、反应、表情等等,根据已经透露出来的时间线和情节片段,尽量补全的尽量合乎整体故事逻辑的故事。


借款五万块。

借款十万块。

借款二十万。

借条飘下一张,又一张,剩下的厚厚一叠捏在指甲圆润的纤细指尖。姐姐神色慌张把我拉到一边无声质问,近到能看清她颤抖的睫毛和嘴唇。鬼乘务,我的姐姐,哪怕在空姐精致妆容下也还像个小孩。我点点头说是,是我借的,他没讹我,然后看着她的脸色一瞬间灰败下去。

我向甄副机长借的钱已经超过了一百万,相应的是我一毛钱都没有还。

这些钱只是从我手里经过了那一秒,甚至一秒钟都没握在我手里。它们由甄副机长的卡里直接划出去,去填进老虎机轮盘赌比大小和梭哈的亏空,去掉进赌场的烟雾缭绕,我竖起耳朵来听,果然跟大机长经常说的俗语里一样,钱花出去连个响儿都没有。

我跟着甄副机长飞过多少次国际班就跟着他走进过多少个赌场,全世界各个地方的赌场有什么不一样吗,我觉得没有,它们长得都挺像个怪物,嘴巴特别大,每个人走进去都像被吞噬了一回。

噢,甄副机长长得也像怪物,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眼睛跟嘴巴都弯起来,笑着拍拍我肩膀说没事儿,有输才有赢。还想玩吗,还想玩我借你钱。

这张怪物一样的脸现在也出现了,就出现在我姐姐脸的旁边,出现在她脚边的影子里,出现在她眼睛下边的浓重青黑里。我从后脊梁开始冒出一趟冷汗,手腕上半湿的制服袖子也不太舒服。这个怪物不光在这儿,不光是她精神疲惫又超负荷运转的每个不能睡去的深夜里,他还在对我肆无忌惮的狞笑。梦里甄副机长抓着那张银行卡问我,还要吗?

还要吗?我姐姐就挡在他身后的阴影里面。她是一直在阴影后头,因为我是个败家子儿,因为我跟着我最应该恨的人染上了一身臭毛病,因为我都知道了她被侮辱的事还得继续看着甄副机长忍气吞声。

通报批评下来的时候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去找何见习闷在休息室里抽烟。我会抽烟这件事儿我姐一点儿都不知道,所以她才会在侦探面前那样震惊的不依不饶的瞪我,好像我是个她从没发现过的坏人。可是姐,你知道吗,好多事你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做个坏人。

何见习教了我挺多东西,教我抽烟,喝酒,泡妞儿,我最会的还是抽烟。酒精让人失去意识,可尼古丁不会。尼古丁让人特别清醒。我到现在也没放弃健身,什么简易设备我都往房间里堆,哑铃,沙袋,拉力绳。拉力绳放在箱子里,因为它不光能拿来健身。

甄副机长死的时候我知道,我比我姐还早看到。我进去的时候何见习已经走了,咖啡还在地上冒着热气,不过那点儿热量挺快就没了,就跟甄副机长身上的热量一样,特别容易,特别简单。我好像才发现这件事,夺走一个人的命多简单啊,报仇多简单啊,甚至不需要准备一根拉力绳。

甚至不需要谋划和找准时间。只需要一条领带,一条就系在我们脖子上的领带,随身携带的杀人凶器。套到脖子上,然后收紧,就这么简单。柔软布条上的力量会隔断所有氧气进入的通道,也是救命的通道。然后他身上的热量就跟生命一起,就这么轻易的消失了。原因也很简单,他不配活着,不配玷污任何干净的东西。

没出手是因为什么呢,因为我想准备,因为我还在积蓄,因为我没有勇气。

我突然很希望旁边那杯咖啡是我喝的。

我凑近,挺平静的半蹲下去看他歪到一边的脑袋。他的脸也没胀的很厉害,也有可能青紫消下去了。脖子上的勒痕挺宽,泛着点儿紫色。除了这个他看着跟睡着了没什么区别,我甚至觉得他会突然睁开眼睛。我蹲下去用制服衬衣的衣袖往地上贴,往那块咖啡渍上贴。我姐姐有洁癖,我不知道她多久才能发现。

姐,我确实是你从没发现的坏人,我到现在了还想抢一个杀人凶手的功劳。

鬼乘务,发现我故意留在甄副机长兜里的犯罪证据时紧张万分把我拉到一边的姐姐,带着浓重疲倦和轻微恍惚背负耻辱秘密的少女,十年来从未懈怠想要找出真相的女儿,她指认我是凶手的时候会想什么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会快乐。

我是白空少,MG的空乘人员,鬼乘务的弟弟,大机长的养子,甄副机长的下属,还有十年前在空难中丧生的白机长的儿子。甄副机长已经被杀了,可是凶手不是我。

为什么不是我呢?

澈丹

【明星大侦探】网红校花的坠落·白老师

*除了凶手的话好像没有特别完整的故事线,我写的系列是根据节目中出现的某些互动、反应、表情等等,根据已经透露出来的时间线和情节片段,尽量补全的尽量合乎整体故事逻辑的故事。


亲爱的阿爸父,我感谢赞美你。

我求您赦免我的罪,我杀人的罪过。

我是白老师。2012年毕业于M大,是各位的老学长,也是摄影系的各位今后的老师。2014年之前的每一年,我站上讲台时都这么介绍。

2014年发生了什么呢?2014年,元宵节和西方情人节重合,原中非共和国第七任总统米歇尔·乔托迪亚宣布辞职,春运的旅客达到1.6亿人次,中国遭到DNS入侵,中国红客联盟王子当晚组织反击,李娜战胜斯洛伐克选手齐布尔...

*除了凶手的话好像没有特别完整的故事线,我写的系列是根据节目中出现的某些互动、反应、表情等等,根据已经透露出来的时间线和情节片段,尽量补全的尽量合乎整体故事逻辑的故事。


亲爱的阿爸父,我感谢赞美你。

我求您赦免我的罪,我杀人的罪过。

我是白老师。2012年毕业于M大,是各位的老学长,也是摄影系的各位今后的老师。2014年之前的每一年,我站上讲台时都这么介绍。

2014年发生了什么呢?2014年,元宵节和西方情人节重合,原中非共和国第七任总统米歇尔·乔托迪亚宣布辞职,春运的旅客达到1.6亿人次,中国遭到DNS入侵,中国红客联盟王子当晚组织反击,李娜战胜斯洛伐克选手齐布尔科娃成为澳网女单冠军中国第一人,生活大爆炸下架,我的女朋友闭着眼睛从天台跌落,当场身亡。

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在地上的样子,鲜红的,苍白的,六楼教室的窗口是天然的取景框,她在取景框的中间,在鲜绿的草地中间,鲜血被植物吸收的不太显眼。那片土地后来长出鲜红的花,被我摘下来压进剪报里。那张剪报的大标题赤裸又直白,充满漫不经心的残酷和血淋淋。

M大校花意外坠楼。M大校花意外坠楼。一颗跳动的生命就这样被报刊上的一句灰黑的印刷判处死刑。我的女朋友在打印机印刷的噪音里含着眼泪无声的微笑,笑容逐渐被方块字覆盖消失的透明。

光圈和快门是什么关系?2012年我第一次站上讲台,手心的汗湿的握不住显示屏的触控笔。指尖从点名册上向下滑,第一百零七号。短发的清秀女孩应声站起来。光圈和快门是什么关系?我重复一遍问题。她眨眨眼睛,胡诌出答案后在笑声里咬住嘴唇,窘迫的跟我别无二致。

亲戚。我听到我自己说。

二零一四年,夏晴天和何痴情都还是大一,乔学长跟鬼学姐刚刚确定关系,鸥学妹还在高中憧憬大学生活。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号,我的女朋友已经大三,她刚刚踏出校门就得到了一个剧组的试镜机会,面试时不卑不亢谈吐大方的女一号,在拿到最终试镜通知的时候高兴的晚上睡不着觉,夜里三四点还傻乎乎笑着给我发信息。明天要穿哪一件去试镜?正装会不会太严肃了被人觉得我傻啊,白老师,我现在还不睡觉万一明天有黑眼圈怎么办,哎呀!明天要起不来床啦,睡过头了都怪你!

我陪她挑的那套正装现在还压在办公桌左手边最下面一个抽屉,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号,我的女朋友在我眼前最后摇了摇头,含着眼泪笑着小声说,白老师,再见啦。

2014年过去了,现在是2016年。天台上碎裂着玻璃瓶,手帕上的唇印被烧掉一半,纠缠的短信跟电波在几部手机里穿梭,麻醉剂的药瓶藏进树丛,预支的青春和金钱交往被一张遗嘱盖上印章,终于有了信任的凭据。我新一届的学生们跟我坐在一起,扮演犯罪嫌疑人。

2014年发生了什么呢?回忆不是从那张合照被鬼学姐翻出来时开始的。更早一次是鸥学妹,对,是鸥学妹提到诅咒的时候。

十月二十七日,我的女朋友收到女一号最终试镜的通知。十月二十八号凌晨五点,在她终于放下手机睡去之后,我的手机里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

十月二十八号早上八点,她再醒来的时候手机被无数条没有备注的信息塞满。谩骂,诅咒,嘲讽。她翻了多少条才看到那条言辞客气冰冷的取消试镜通知,又花了多久才整理完心情打开微博看到那些关于她的虚假黑料,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七份报纸在加班加点排版,为的是在大大小小的刊面上放上她的学妹为了竞争女一号而塞给她的新闻,抄袭,包养,插足,堕胎,整容。灰黑冰冷的字体一行一行淡漠的机械讲述,把我的女朋友变成了诅咒怪谈的一部分。

她本来有机会活下去的。怪谈的獠牙吞噬她之前我们面对面站在天台上,她问我相信那些传言吗,我沉默了好几分钟,视线里只有她在风里轻轻跳动的裙角。

好啦。好啦。没关系。

我的女朋友最后安慰了我一次,好像她每次故意提出要求之后看着我的窘迫噗嗤一声笑出来那样。眼睛是湿润的,闪着光,一下子从认真的睁大眼睛凝视弯成月牙。好啦,没关系。我是开玩笑的啦。

但是再见是认真的哦。

我的女朋友被无数只胳膊拉着,拽着,它们要把短发的她,清秀的她,干净的她拉入悬崖,它们要她从天堂坠入地狱,而我的沉默是最后一只推上去的指尖。

我的主,请求您赦免我。

请求您赦免我。两年前由于我的懦弱和功利,我非但没有好好爱护当时的女友,还错手将她推下天台害死了她。这都是我的罪过。望天主原谅。求您搭救您的孩子,阿门。

2016年,有罪的和无罪的人都还安静着,存活着。如果没有发生这一切,2016年我的女朋友该是什么样子呢?她应该已经毕业了,不出意外的话,新电影也该上映了。我看着鸥学妹,她垂下眼睛看向何痴情。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存在了。

Lemon.Tea.

绝对保证是真的
签名有视频
伪签可以退
新春有活动
心动的xjm欢迎咨询
诚信经营🙆💕

亲!笔!签!名!

绝对保证是真的
签名有视频
伪签可以退
新春有活动
心动的xjm欢迎咨询
诚信经营🙆💕

亲!笔!签!名!

白夜

【留白】—— 念念不忘 (3)

    “说吧,咱俩以后怎么办?”


刘昊然把白敬亭堵在他的寝室里,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像审犯人一样直直盯着斜靠在床上,正在悠哉悠哉玩手机的白敬亭。


“什么怎么办?”


白敬亭眨巴几下眼睑,视线还是黏在手机屏幕上。


“你毕业了,拍拍屁股走了。我呢?”


“啧…”


白敬亭咂摸咂摸嘴,把手机关了放到床边的电脑桌上。双手枕在脑后,眼镜片反射着窗外斑斓的阳光。


“你,在学校好好学习。我,上社会好好搬砖。也就是这样吧,不然呢?”


“那我们还能见面吗?”


“能吧……这不都在...


    “说吧,咱俩以后怎么办?”



刘昊然把白敬亭堵在他的寝室里,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像审犯人一样直直盯着斜靠在床上,正在悠哉悠哉玩手机的白敬亭。




“什么怎么办?”



白敬亭眨巴几下眼睑,视线还是黏在手机屏幕上。



“你毕业了,拍拍屁股走了。我呢?”




“啧…”


白敬亭咂摸咂摸嘴,把手机关了放到床边的电脑桌上。双手枕在脑后,眼镜片反射着窗外斑斓的阳光。



“你,在学校好好学习。我,上社会好好搬砖。也就是这样吧,不然呢?”




“那我们还能见面吗?”



“能吧……这不都在北京的嘛。”



“那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



“噗…”


白敬亭笑了起来,唇红齿白,眼睛晶亮。



“画画,玩手机。再不然,打打球。找点乐子,出身臭汗。”




“白!敬!亭!”


刘昊然攥紧了拳头,脑子里騰地冒出一句话。



这是你自找的!




刘昊然窜上白敬亭的床,跨/坐在他身上,死死的压着他。



白敬亭反抗的手被扼紧禁锢在头顶。



“刘昊然!大白天的!你犯什么混?!xx他们(白的室友)马上就回来了!”



“哪这么巧?”




“你!你想干嘛?”



“找点乐子,出身臭汗!”




刘昊然一口咬上了白敬亭的喉结,品尝着那块尖锐的突/起。




“啊…啊!疼疼疼!”





猎物在身下战/栗。


。。。



鹿从今夜白

独酌敬亭山⑨

第九篇.白日梦成真

“大哥,你这下相信我真的住在这个小区了吧!”

“你别打岔!”

门卫大叔拨通了907的业主电话,但对方表示,没有把房子租给我,甚至都不知道还有我这号人。

“不不不,大哥你听我解释,我是租了你的租户的房子啊,我......”

大叔丝毫不给我一点解释的机会,谢过那位业主后就挂了电话,气势汹汹地看着我,很有威严,也带着一丝骄傲之气,仿佛职业生涯里能抓到一个偷摸混进高档小区的蠢丫头也是件值得表彰的事情。

“说说吧,混进我们小区搞什么?”

“大哥,我这有我那个学姐的电话,你不信你问她,我真的租了她的房子!”

“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想混进我们小区的人多了!谁知道表面上看...

第九篇.白日梦成真

“大哥,你这下相信我真的住在这个小区了吧!”

“你别打岔!”

门卫大叔拨通了907的业主电话,但对方表示,没有把房子租给我,甚至都不知道还有我这号人。

“不不不,大哥你听我解释,我是租了你的租户的房子啊,我......”

大叔丝毫不给我一点解释的机会,谢过那位业主后就挂了电话,气势汹汹地看着我,很有威严,也带着一丝骄傲之气,仿佛职业生涯里能抓到一个偷摸混进高档小区的蠢丫头也是件值得表彰的事情。

“说说吧,混进我们小区搞什么?”

“大哥,我这有我那个学姐的电话,你不信你问她,我真的租了她的房子!”

“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想混进我们小区的人多了!谁知道表面上看起来清清爽爽的小姑娘,混进来哦,想搞什么!”

“大哥你是上海人啊?”

“别跟我套近乎,侬晓得我们......咳咳,你既然没法证明,那就得坐个顺风车,去跟警察同志讲讲清楚了!”大叔话毕,立马拎起我往小区大门口走。

我已经丧失了反抗的意志,就跟着他走到了小区门口。

“那不是老板的粉丝吗?”不远处一辆黑色的保姆车缓慢驶入小区,副驾驶上的女生把头探出窗外。

“姐,你可以啊,现在练成火眼金睛啦!”驾驶座上一个略显稚嫩的男声回应,“一打眼就知道是老板的粉丝啊!”

“她很快就要进公司了,你们马上就认识了。”

“谁啊,我怎么没听说?”

“你一个跑外场的助理打听这些事干什么?”

“姐,你说说,咱们给老板累死累活地卖命是为了什么呀,为了生活,看看人家,追星都能成为工作了,还住在这个小区,看来家里背景很雄厚啊......”

“别胡说了,快停车吧。”

 

“大哥大哥,我真的是这个小区的业主,你放过我吧,我不开门了行不行......”

“不行,你肯定是对我们小区的住户另有企图,跟我去保卫室!”

“大哥我错了,我还要去上班呢......”

我和义正言辞的门卫大爷仍在纠缠。

显然已经错过了首日工作的时间。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在小区门口。

“诶,您好,大爷!”一个女生下车奔向这边。

我一看来人,心里先是暗喜,再者涌现很多不妙的预感。

“你又是谁啊?我们小区没牌不能进啊!快开走,我这有事呢,自己自觉啊!”大爷一只手扒拉我,一只手把来的女生往门外送。

“您别着急啊,我有牌,您看,我是那边1007的业主朋友,我来这有点事。”女生笑意盈盈。

“1007?你来的正好,你见过她吗?这个小姑娘说自己是907的业主,可我这打了电话去问了,根本不是这号人,她还想上去撬锁,你看看这像话吗?”大爷还没确认来者身份,单凭一张钥匙牌就立马该换了态度,我心里那个悔啊,早知道就把钥匙牌缝在身上了。

“哎呀大爷您误会啦,这个小姑娘我认识啊,她就是住1007的呀,这丫头啊打小就没什么记性,肯定是把自己家门牌记错了!”女生爽朗一笑,拉着大爷的手,递上一包烟,“我们是好朋友,我听说她没带钥匙,赶紧回来给她送的,这真是误会了。”

“你们,认识?”大爷推开了女生手上的烟,将信将疑。

“再不能更熟了,大爷。”女生脸上的笑意持续输出。

“那你说说,她怎么就住在1007了?”大爷暂且翻过了我这一页,转而去盘问新来的女生。

“她啊是我的小师妹,因为实习嘛,来咱们这暂住,这房子啊是我租的,我也是暂时借给她住一阵,我工作忙,顾不上她,今儿听说她没带钥匙,我赶紧来给她送钥匙了嘛!”

大爷点点头,恰巧有人打电话来喊他去下棋,他挂了电话,再三确认钥匙牌,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们一眼,转身要走。

“下次别忘了带钥匙,有什么问题直接打电话给物业,打给门卫有什么用啊!”大爷战战巍巍地丢下一句话,去开了小区的升降栏杆,放车子进来了。

 

“你怎么来了?”我感激涕零地望着女生,竟然是昨晚在白总家里见到的助理姐姐。

“老板让我来的。”

“老板,是白总吗?”我的迷妹属性已经完全藏不住了,就差没原地蹦起三尺高了。

“不,是苏总。”助理脸上的笑意突然一股脑收了起来,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

“是不是因为我迟到了......”

“我骗你的,是我自己要来的。”外面的黑色车子开进来了,稳稳地停在了我们身边。

“为什么?”

“我跟公司里的人打了包票,从今天起,你的一切都跟我的职业生涯挂钩了。”助理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把刚才那包烟连同钥匙一起扔进车里,被驾驶座上的人接住了,车便开走了,去了我家那栋的方向。

“你这么信任我吗?”我心里那些不太好的预感都一一浮现,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

“因为我也是白总的粉丝,我当然相信你。”

“这么说,不是因为我首开招聘粉丝的先河了?”我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不,我跟你不一样,我是因为这份工作才成为他的粉丝的,我对他的热爱是基于工作的。”

“那有什么不一样啊,我们都是粉丝呀!”像见到家人一样,我瞬间对助理的亲切感再次升级。

“我是希望你,也尽快调整到工作状态,像我一样,做这种粉丝,明白吗?”

“哦......”

“你现在要去公司吗?”

“我还有个问题,白总他,会因为这件事讨厌我吗?”

“你以为你是谁啊,白总不可能记住每个粉丝的。”助理依然是轻如鸿羽的说辞,四两拨千金,我心里暂且放下了。

“准备你的工作吧,你的职位是,生活助理。”

“什么?”我一脸难以置信。

助理没再和我说话,她平静的表情让我感到不安。

我总觉得她正承受着什么。

 

黑色的车子终于开过来了,其实也没过太久。

“上车。”车里的男生朝我们鸣笛。

助理坐在了副驾驶,我坐在后座,我向他们要了纸巾擦脸。

“不用着急收拾,一会有地方让你收拾的。”开车的人说话了。

“啊,好的,谢谢。”我擦脸的动作减轻了许多。
“介绍一下,这是公司的司机,小江。”助理在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回头跟我说话。

“能不能讲得好听一点,我好歹是个外场助理好不好!”

“你的脸都在电视上出现了,还有必要隐藏你的高级身份吗,江司机?”助理终于笑了。

“什么意思啊?”我也跟着傻乐。

“我跟你说啊,我可跟着白总混过不少剧组呢,他演大boss,我就演司机,嘿嘿嘿......”

“真的吗,你好厉害啊!”我以前也幻想过进了这种影视文化公司,也许可以混个十八线小角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不过,有利有弊,后来公司的司机辞职了,我就被顺理成章地挪到司机的位子上去了......”小江故作低落地说。

“哈哈哈哈哈......”

在小江的带领下,我们一路欢声笑语,刚才我和助理在小区门口的谈话所带来的情绪,也逐渐隐藏在笑声里了。

 

公司在一栋写字楼里,小江去停车,助理就带我上楼了。

“白总在里面吗?”我紧张又激动,梦想成真的感觉太爽了!

“不在。”助理离了小江,又立马恢复了工作状态。

“好的......”我尾随在助理身后,忍不住东瞧西看。

“一会你去人事领你的牌子,今天暂时跟我进来。”助理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刷了门禁,领我往大楼更深处走。

“我今天能见到白总吗?”

“我跟你说过了,不能。”

“你没说过啊......”

“不要拿出粉丝的状态面对工作好吗?”

看起来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助理,个子娇小,面容清秀,但看外貌,谁也猜不到因为她的工作特殊,她一举一动都表现出异于同龄人的成熟与稳重。

我甚至要怀疑这是昨晚那个助理的双胞胎姐姐了,明明之前见到的助理,都是温温柔柔地笑着说话,喜欢玩笑,喜欢跟人打趣,平易近人。

也许她说的是真的,她当真拿自己的职业生涯来担保我一个职场菜鸟了。

萍水相逢的我,到底为什么会引得她如此牺牲。

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去洗手间收拾了一下,助理借了我她的口红。

收拾好以后,我想着心思,跟在她后面走进了公司。

很大的一间屋子,干干净净的浅色调设计,白色的格子间颇有秩序地把各个职能部门分隔清楚,员工并不多,但都在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工作着。这里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气势恢宏,也对,毕竟是个人工作室嘛,招那么多人确实也没有很大意义。除了我们走进来时落在地毯上轻微的脚步声,公司里并没有什么人说话,时而有几句低声的交流,再者就是墙角加湿器和空调扑腾出雾气的声音了。进门的走廊侧墙上挂满了相框,大多是公司员工们活动庆典时候的合影,大一些的相框里就是白总的个人宣传照。

我满心欢喜地看着这一切,忍不住拍拍自己的脸,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当我走过最大的一张照片时,是他第一部戏的杀青照,我没忍住凑近看了一下,助理回过头注意到我。

“你要是能留下来,这里也会有你的照片。”

 

我奋力点点头,满脑子都是实习顺利可以和白总合影的场面,满心欢喜的我跟着助理继续走。

“大家都在忙,这个季度的工作要收尾了。”助理压低声音靠近我的耳朵介绍。

“哦哦好。”

“这边是办公区,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在这里,这边是会议室,有活动需要策划的时候会在这边开会,前面直走是休闲区,大家会在那里休息娱乐,哦对了,那里还有白总的周边,如果你需要可以拿一份。”

“啊真的吗!”

“嘘,白总的工作人员对这个都不感兴趣,只是刚好你来了。”

“哦哦好的好的。”我激动得快要流泪了,能混进偶像的公司工作,这也太美好了!

“公司没有食堂,因为大家爱吃的都不太一样,”走到底了,助理转过身对我说,“但是你可以点外卖或者带饭盒,不怕麻烦的话,也可以去楼下和我们有合作的餐厅吃饭,不超过限额的话,年底公司会报销。”

“真的吗?”

“只要你好好工作,不要满脑子追星,我相信你可以在我们公司实现你的愿望。”

“谢谢你,其实能来这逛一圈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说了,不要带粉丝情结来工作。”

闲逛结束了,虽然嘴上答应了忍住追星的欲望,认真工作,可是我站在原地,还是会忍不住去看旁边墙上的那些他的照片。

再偷偷看一眼坐在格子间里工作的前辈们,好像没有人对我的到来表示关注。

助理又带我走到了苏总办公室的门口,“人事主管暂时不在,你直接跟苏总聊吧,昨晚聊得还不够仔细。”

“这是苏总的办公室啊,那白总的呢?”

“白总没有办公室,他工作很忙,不会来公司。”助理说完便替我敲了门,离开了。

 

“苏总你好,我是新来的,生活......生活......助理”

“嗯,我知道。”

简单地开场白以后,瞬间沉寂了。

“第一次来公司,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别的倒是没什么,就是,为什么我是生活助理啊?”

“你心仪的职位暂时没有需求,这样解释你觉得怎么样?”苏总喝了一口茶,抬头看我。

“我就是好奇,没有别的意思,我会好好珍惜这份工作的。”

“薪资方面,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正常发工资的。”

“哦哦,谢谢谢谢。”

“果然是新人......”苏总嘀咕了一句,便喊助理来带我去工作了。

 

“我就是生活助理,所以你只需要跟着我做事就可以了。”助理拿了工作证给我,领着我走出公司,“标准意义上的助理,通常就是负责陪同一人制定并完成他们每天的行程安排,具体方面比如订机票,联系媒体、主办方,贴身照顾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所以我们的工作场合不在公司,在外面吗?”

“对,工作内容很多,也会比较累,考虑到你现在时间比较充裕,可以跟组,就安排你来做生活助理了。”

“跟组,真的么!”我喜出望外地挽住助理的手,蹦蹦跶跶地走,“是你帮忙安排的吗?可以跟组,那也就是可以跟着白总一起工作啦!太棒了,谢谢你!”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跟组很累的,还有,到了片场不要表露你的粉丝身份,业内很反感这种,明白吗?”

“哦哦对不起,我会收敛的,我也会好好工作的!”

“还有,工作,是白总安排的,不是我。”助理淡淡地看了我一眼。

(未完待续)

废话时间:昨天写的文末尾给大家留言了,今天就收到了好多建议,那么在这认真回复一下哈!关于发展太慢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我想把这个故事写成书的幻想作祟,我也觉得发展有点太慢了呜呜呜,要不然我连更两篇三篇吧,如果大家接受不了这个速度的话,辣我就精简一点,快速把故事讲完,怎么样!哈哈哈哈哈谢谢大家关心,我天天缩在家里写文,都不出门辣!大家也要注意身体!

小仓鼠的可乐吖

我作为一只标准的黑鸽白鸽表情包是必要的,毕竟我们不能给铁哥丢脸🌝

我作为一只标准的黑鸽白鸽表情包是必要的,毕竟我们不能给铁哥丢脸🌝

小仓鼠的可乐吖

呀为什么只能发十张,我白白表情包源源不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呀为什么只能发十张,我白白表情包源源不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笔袋杀手

这次的三张风格差不多吧,下次大概是我凯哥,然后应该是cp向海报(?)

这次的三张风格差不多吧,下次大概是我凯哥,然后应该是cp向海报(?)

Lemon.Tea.

诚信经营🙆
欢迎咨询💕
亲签 to签 双签 保真

诚信经营🙆
欢迎咨询💕
亲签 to签 双签 保真

白夜

【留白】—— 念念不忘 (2)

     “白敬亭,等等我……”


“艹!怎么哪哪都能碰到他?”


白敬亭不用回头都知道身后是谁,不由地加紧了脚步,以至于牵扯到了膝盖上的伤口,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可算赶上你了。”刘昊然喘着粗气,眼睛亮亮的:“我打操场那就看见你了,这一通跑……”


“哎?你腿怎么了?”


“嗨,没啥事。刚打球不小心摔的。”


“我看看。”


“不用,真不用。一点小伤。”


“手拿开!”...


     


     “白敬亭,等等我……”





“艹!怎么哪哪都能碰到他?”



白敬亭不用回头都知道身后是谁,不由地加紧了脚步,以至于牵扯到了膝盖上的伤口,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可算赶上你了。”刘昊然喘着粗气,眼睛亮亮的:“我打操场那就看见你了,这一通跑……”



“哎?你腿怎么了?”




“嗨,没啥事。刚打球不小心摔的。”




“我看看。”




“不用,真不用。一点小伤。”




“手拿开!”



刘昊然不由分说拉起了白敬亭的裤管,看到了精瘦的膝盖上印着的大块青紫和数道血痕。



“还说没事?这都流血了!走,我带你去校医务室包扎一下。”




“不用,我又不是女的,没那么矫情!”白敬亭伸手推了一把刘昊然,没推开。




“到我背上来,我背你去。”刘昊然转身弯下了腰。



“快点!”




“啧!”白敬亭的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刘昊然!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说了不用就是不用!”




刘昊然也不废话,扣住白敬亭的手腕,反身拉向身后,一猫腰就把他背了起来。




“哎哎哎!快放我下来!刘昊然,你听到没有?!”




自己的高冷之花人设,算是完了。白敬亭的脸一下子烧到了耳后。



一直是勤勤恳恳学习,老老实实做人,眼看着马上就要毕业了,怎么就——晚节不保了?




喂!旁边那几个女同学,请收起你们满脸的腐女笑,谢谢!





还有。。。




刘!刘昊然!





你tm摸哪呢?!

白夜

【留白】—— 念念不忘 (1)

      图书馆里好静啊,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那个人的呼吸声。明明这么多空位,他干嘛离自己这么近啊?


得,他走过来了。


“您好,学长。我叫刘昊然,是今年的新生。”刘昊然拉过椅子坐在白敬亭对面,似笑非笑:“学长,你好用功啊,每天都看书到很晚啊。”


“嗯。”


白敬亭翻过一页纸,连头都没抬起来。


“《戏剧表演艺术》,这本书很好,我也在看哦。”


“嗯。”


“那以后,我可以和学长您一起吗?我是说,一起学习?”


“啪!”白敬亭把手里的书用力...

      图书馆里好静啊,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那个人的呼吸声。明明这么多空位,他干嘛离自己这么近啊?




得,他走过来了。





“您好,学长。我叫刘昊然,是今年的新生。”刘昊然拉过椅子坐在白敬亭对面,似笑非笑:“学长,你好用功啊,每天都看书到很晚啊。”




“嗯。”


白敬亭翻过一页纸,连头都没抬起来。




“《戏剧表演艺术》,这本书很好,我也在看哦。”




“嗯。”




“那以后,我可以和学长您一起吗?我是说,一起学习?”




“啪!”白敬亭把手里的书用力闔上,双臂环在胸前,歪头斜乜着刘昊然:“你谁啊你?真腻歪。”说完背起包,转身走了。




刘昊然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眼珠子溜溜转动,投向那个纤瘦的背影:“我还就吃定你了,白敬亭!”




祖_万年坑
2020.1.26,新年第一张...

2020.1.26,新年第一张,过年在家画画,哪也不能去(ꐦ ´͈ ᗨ `͈ )

2020.1.26,新年第一张,过年在家画画,哪也不能去(ꐦ ´͈ ᗨ `͈ )

/ - /
这一群人的腿啊!!

这一群人的腿啊!!

这一群人的腿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