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树的诗

425浏览    161参与
白树
真相的证据或许永远不足但谎言的...

真相的证据或许永远不足
但谎言的欺骗却十分彻底

2.11

真相的证据或许永远不足
但谎言的欺骗却十分彻底

2.11

白树
如果明天可以的话 还是请专心走...

如果明天可以的话

还是请专心走路吧


1.28

如果明天可以的话

还是请专心走路吧


1.28

白树
2020.1.19#今日美梦以...

2020.1.19

#今日美梦以降雪开幕#

2020.1.19

#今日美梦以降雪开幕#

白树

失约

是突然的

雨或者雪

让一把精致的伞显得多余

让一只精准的钟显得刻薄


分明出现在刚刚的橱窗外

但是突如其来的

总是

雨  或者雪


尽可能挖掘着本被避免的抱怨

尽可能制造着希声的脚步和模糊的窗

思绪打在街上溅起水花

短暂被拉长


电话铃声吵了很久

她仍望着秒针发呆

时间的戏弄是忽视平日里的忽视

譬如永远没有人按时抵达


白树

1.4



是突然的

雨或者雪

让一把精致的伞显得多余

让一只精准的钟显得刻薄


分明出现在刚刚的橱窗外

但是突如其来的

总是

雨  或者雪


尽可能挖掘着本被避免的抱怨

尽可能制造着希声的脚步和模糊的窗

思绪打在街上溅起水花

短暂被拉长


电话铃声吵了很久

她仍望着秒针发呆

时间的戏弄是忽视平日里的忽视

譬如永远没有人按时抵达



白树

1.4

白树
/ 一月是句号错改的逗号 二月...

/


一月是句号错改的逗号


二月把冗长的末章写满雪地


三月等一场结局消融

与千疮百孔的秘密一起


四月没有夜晚

梦见极光时发觉自己仍未入梦

清醒本身又是另一种幻觉


这一年被挟持的是五月,所以没有五月


而六月仍然是告别吗?

我们靠在天台上,坐在烤肉店的位子上

看时间加速穿过彼此的影子


无数的积云飘过七月,我是七月的门


八月是浮在流沙上的墓碑

无处可寻,念念不忘


九月余音不晰,却彻夜回响


生活的失聪在十月好转

午夜的树林有深秋坠地的轰鸣


十一月里新月的微光犹疑地摩挲着窗台

直到夜幕降临


十二月的暴雪连夜抹掉了所有既...

/


一月是句号错改的逗号


二月把冗长的末章写满雪地


三月等一场结局消融

与千疮百孔的秘密一起


四月没有夜晚

梦见极光时发觉自己仍未入梦

清醒本身又是另一种幻觉


这一年被挟持的是五月,所以没有五月


而六月仍然是告别吗?

我们靠在天台上,坐在烤肉店的位子上

看时间加速穿过彼此的影子


无数的积云飘过七月,我是七月的门


八月是浮在流沙上的墓碑

无处可寻,念念不忘


九月余音不晰,却彻夜回响


生活的失聪在十月好转

午夜的树林有深秋坠地的轰鸣


十一月里新月的微光犹疑地摩挲着窗台

直到夜幕降临


十二月的暴雪连夜抹掉了所有既定的路

我得以拜访从前的自己



白树

12.27

.

.

.

(现在把这个“过程”当作年终总结来写,借着这段绞尽脑汁的时间复盘这一年的人生,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还在读,但至少对我是一种仪式,而生活总是需要仪式感。我眼里的2019是变革的一年,一边无奈向友情与恋情告别,另一边却开始好好吃早饭。努力的时候我们在获得更多的选择么?还是说,只是创造了更多的结局呢…)

白树

那是一片冲入虚焦的海浪

阳光凝固在泡沫里


我们获赠名为桎梏的礼物

便再也无法孑然地奔向昨日


白树

10.28



那是一片冲入虚焦的海浪

阳光凝固在泡沫里


我们获赠名为桎梏的礼物

便再也无法孑然地奔向昨日



白树

10.28

白树

陈设

信物失去使命

成为简单的陈设


像在奔涌的时间里许过的愿

像标记海的流船


余晖离开屋子

夜色便落在合适的桌椅上


树枝摇摆的声音盖过轻声的交谈

或者并无交谈


屋顶截获落叶

地面铺满秋天


白树

10.24




信物失去使命

成为简单的陈设


像在奔涌的时间里许过的愿

像标记海的流船


余晖离开屋子

夜色便落在合适的桌椅上


树枝摇摆的声音盖过轻声的交谈

或者并无交谈


屋顶截获落叶

地面铺满秋天



白树

10.24


白树

年度月摘

文/白树


—18年9月—


我们死后应该有一段剪辑过的私人录像

包含着我们用眼睛录制的


所有形同梦的片段



时间总是离弃着

不顾我就地止足


而风总是扑过来

即使我后退一步


—18年10月—


公园长椅成为装饰品

旧毛衣终于又等到了你拥抱他的这天


逆光时模糊的身影里

我出现过吗


如果秋天里没有好事发生

那么秋天本身就是最好的事吧


—18年11月—


明天我就要消失了

你却没有问出我想说的话


和很多年前一样

我坐在这里


没有加入流动的事物

是为了让你看清


—18年12月—


时间...



文/白树



—18年9月—


我们死后应该有一段剪辑过的私人录像

包含着我们用眼睛录制的


所有形同梦的片段



时间总是离弃着

不顾我就地止足


而风总是扑过来

即使我后退一步


—18年10月—


公园长椅成为装饰品

旧毛衣终于又等到了你拥抱他的这天


逆光时模糊的身影里

我出现过吗


如果秋天里没有好事发生

那么秋天本身就是最好的事吧


—18年11月—


明天我就要消失了

你却没有问出我想说的话


和很多年前一样

我坐在这里


没有加入流动的事物

是为了让你看清


—18年12月—


时间老人偷偷瞄着你的日记编写剧本

遥远是一种错觉吧


最遥远的地方难道不是自己的心吗

那里依稀住着无数熟悉的人


你却没能用明明知道的方法

去再次取得联系



暴雨在六月如期而至,你抿着嘴,不造成任何会被嘈杂掩盖的误会

七月,七月我没有看到他,起雾的时候,走丢就变成理所当然的事

八月简短如星


—19年1月—


梦是漫长又漫长的

夜晚却很短


有时他去追你的样子

就像在瀑布下喊着一个听不清的名字


像储钱罐的碎片安静铺展

表情里却没有代表满足的答案


—19年2月—


有些事情难于争取,有些事情又无法疏离。


二月,归档,安顿,告别


—19年3月—


等这棵树碰触积云

我就给出答案


—19年4月—


坏天气屈指可数的日子凭什么还算坏天气

雨天的地面生长出各式各样的雨伞

人类的本质是蘑菇


—19年5月—


成熟是常备的伞

侧身礼让和不确定的视线


眼前举着外套穿梭在雨里的嬉笑声

恍然又遥远


—19年6月—


是既不甘心跪伏的卑微

也难以了然于胸的勇毅

人生是折中


向无端的开始效仿含糊的结束

隐匿于深夜肃穆的梦

再也无从挖掘



再见是此生未写完的诗


—19年7月—


当能够直接接触真相的人少之又少的时候,真相就是人愿意相信的东西。



—19年8月—


像霜落后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寡淡的人

却总是有人去追问失败者的失败

不满者的不满


规则嘲笑着少数的不幸者

你不能怪责一场公正结局的不公

如何用语言来解释沉默都是徒然



季节梦想

—— To Be Continued ——

白树

迟到的果敢

他在初生的时代揣测

在壮盛的节点怀疑

用全部的错误堆砌成一句冗长的结语


像霜落后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寡淡的人

却总是有人去追问失败者的失败

不满者的不满


规则嘲笑着少数的不幸者

你不能怪责一场公正结局的不公

如何用语言来解释沉默都是徒然


白树

8.16



他在初生的时代揣测

在壮盛的节点怀疑

用全部的错误堆砌成一句冗长的结语


像霜落后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寡淡的人

却总是有人去追问失败者的失败

不满者的不满


规则嘲笑着少数的不幸者

你不能怪责一场公正结局的不公

如何用语言来解释沉默都是徒然



白树

8.16

白树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个人 像...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个人


像从破晓的阳光照亮他的发梢开始

自信,坦诚,谦和,幽默

到低沉的暗月探明他的内心结束

固执,敷衍,狡猾,善变


得到一个不过如此的结论

用去了大大小小的几十年

有的人从破晓时醒来

有的人则选了一个恰当的中午


一场内心的谩骂将在承认自己时结束


7.27

白树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个人


像从破晓的阳光照亮他的发梢开始

自信,坦诚,谦和,幽默

到低沉的暗月探明他的内心结束

固执,敷衍,狡猾,善变


得到一个不过如此的结论

用去了大大小小的几十年

有的人从破晓时醒来

有的人则选了一个恰当的中午


一场内心的谩骂将在承认自己时结束



7.27

白树

白树

没有雷鸣的雨声如同沉默

让人易于接受不再变更的事实

向落寞颔首


被诗句封印在纸上的人

死于一场烛芯的大火

鲜花和淤泥熊熊燃烧


那是既不甘心跪伏的卑微

也难以了然于胸的勇毅

人生是折中


向无端的开始效仿含糊的结束

隐匿于深夜肃穆的梦

再也无从挖掘


白树

6.19



没有雷鸣的雨声如同沉默

让人易于接受不再变更的事实

向落寞颔首


被诗句封印在纸上的人

死于一场烛芯的大火

鲜花和淤泥熊熊燃烧


那是既不甘心跪伏的卑微

也难以了然于胸的勇毅

人生是折中


向无端的开始效仿含糊的结束

隐匿于深夜肃穆的梦

再也无从挖掘



白树

6.19

白树
祝悲 那些坚定的事情很少被提起...

祝悲


那些坚定的事情很少被提起

提起是一种动摇


所谓一去不返

是那种连回想也不曾有的情节


在讣告前添加祝词

允喜,允悲


可惜我一生的节日只有两次

都无法亲自庆祝


一次是出生

一次是死亡


白树

3.21 春分

祝悲



那些坚定的事情很少被提起

提起是一种动摇


所谓一去不返

是那种连回想也不曾有的情节


在讣告前添加祝词

允喜,允悲


可惜我一生的节日只有两次

都无法亲自庆祝


一次是出生

一次是死亡



白树

3.21 春分

白树
像 / 梦是漫长又漫长的 夜晚...


/


梦是漫长又漫长的

夜晚却很短


有时他去追你的样子

就像在瀑布下喊着一个听不清的名字


像储钱罐的碎片安静铺展

表情里却没有代表满足的答案


/


白树

1.28


/


梦是漫长又漫长的

夜晚却很短


有时他去追你的样子

就像在瀑布下喊着一个听不清的名字


像储钱罐的碎片安静铺展

表情里却没有代表满足的答案


/


白树

1.28

白树

伪造

时间线被打乱时

我看到自己踩着年幼的影子

压断了树枝上的秋千


快递没有送达

可以查阅到的地址在地面空无一物

收货人的联系方式变成空号


他第一次出现时我做了很早睡的梦

他最后一次离开时我喝了过量的酒

所以他的存在失去了一切清醒的证据


假的变成真的

你变成我

替代没有折返的自己


直到天亮之后我却没有变成另外的人

雪从地面上飞起来

缓慢落向天空


白树

1.14




时间线被打乱时

我看到自己踩着年幼的影子

压断了树枝上的秋千


快递没有送达

可以查阅到的地址在地面空无一物

收货人的联系方式变成空号


他第一次出现时我做了很早睡的梦

他最后一次离开时我喝了过量的酒

所以他的存在失去了一切清醒的证据


假的变成真的

你变成我

替代没有折返的自己


直到天亮之后我却没有变成另外的人

雪从地面上飞起来

缓慢落向天空



白树

1.14

白树
一月的雪落声音很小 二月像关不...

一月的雪落声音很小

二月像关不紧的门

三月是易忘的美梦和漆黑的桥

四月在三月的梦里,没找到出去的路

五月与老友叙旧


暴雨在六月如期而至,你抿着嘴,不造成任何会被嘈杂掩盖的误会

七月,七月我没有看到他,起雾的时候,走丢就变成理所当然的事

八月简短如星


有人点燃了九月的床脚

一直隐瞒了整个十月

漆黑的灰尘塞满十一月的缝隙

十二月,钟停在那里


白树

12.31


.

.

.


(今年的“过程”写得非常吃力,删删改改一个月,最后又抹掉重来,发生了很多事,我还没有放弃,即使2018结束了)

一月的雪落声音很小

二月像关不紧的门

三月是易忘的美梦和漆黑的桥

四月在三月的梦里,没找到出去的路

五月与老友叙旧


暴雨在六月如期而至,你抿着嘴,不造成任何会被嘈杂掩盖的误会

七月,七月我没有看到他,起雾的时候,走丢就变成理所当然的事

八月简短如星


有人点燃了九月的床脚

一直隐瞒了整个十月

漆黑的灰尘塞满十一月的缝隙

十二月,钟停在那里



白树

12.31


.

.

.


(今年的“过程”写得非常吃力,删删改改一个月,最后又抹掉重来,发生了很多事,我还没有放弃,即使2018结束了)

白树
惜悲 我费力忽略一些重要的日子...

惜悲


我费力忽略一些重要的日子

以便未来可以轻易感到惋惜


惋惜是让生活看起来无比真切的方式

而回忆比我更会处理简陋的往事


“今天一定会过去”和“明天是最后一天”

哪个更可怕一些呢


都还好吧,未发生的就该有骇人的可能

而我怕的是被昨天礼貌相待


就像无意却探明了宇宙的一生


白树

12.24

惜悲



我费力忽略一些重要的日子

以便未来可以轻易感到惋惜


惋惜是让生活看起来无比真切的方式

而回忆比我更会处理简陋的往事


“今天一定会过去”和“明天是最后一天”

哪个更可怕一些呢


都还好吧,未发生的就该有骇人的可能

而我怕的是被昨天礼貌相待


就像无意却探明了宇宙的一生



白树

12.24

白树

/

提问

第一次回到过去

要怎么装作什么都不记得

在线等,挺急的


如果爱上的是一位催眠师

那么今天都是梦吗

如果是月亮

那么我是水井还是海呢


好像不小心撞到的人转眼就忘了

又好像巷尾的奶奶永远记得你的名字

时间老人偷偷瞄着你的日记编写剧本

遥远是一种错觉吧


最遥远的地方难道不是自己的心吗

那里依稀住着无数熟悉的人

你却没能用明明知道的方法

去再次取得联系


白树

12.9



提问

第一次回到过去

要怎么装作什么都不记得

在线等,挺急的


如果爱上的是一位催眠师

那么今天都是梦吗

如果是月亮

那么我是水井还是海呢


好像不小心撞到的人转眼就忘了

又好像巷尾的奶奶永远记得你的名字

时间老人偷偷瞄着你的日记编写剧本

遥远是一种错觉吧


最遥远的地方难道不是自己的心吗

那里依稀住着无数熟悉的人

你却没能用明明知道的方法

去再次取得联系



白树

12.9

白树

久别

冗长的铺陈是为了试探

一个并非意在聆听的人


柜子上的酒也好

后院里的花也罢


你从来的路返回

篱笆门关了又开


明天我就要消失了

你却没有问出我想说的话


和很多年前一样

我坐在这里


没有加入流动的事物

是为了让你看清


白树

11.17



冗长的铺陈是为了试探

一个并非意在聆听的人


柜子上的酒也好

后院里的花也罢


你从来的路返回

篱笆门关了又开


明天我就要消失了

你却没有问出我想说的话


和很多年前一样

我坐在这里


没有加入流动的事物

是为了让你看清



白树

11.17

白树
自动贩卖机戳在那里的下午 已经...

自动贩卖机戳在那里的下午

已经没有冰镇汽水在售了


公园长椅成为装饰品

旧毛衣终于又等到了你拥抱他的这天


逆光时模糊的身影里

我出现过吗


如果秋天里没有好事发生

那么秋天本身就是最好的事吧 


白树

10.15

自动贩卖机戳在那里的下午

已经没有冰镇汽水在售了


公园长椅成为装饰品

旧毛衣终于又等到了你拥抱他的这天


逆光时模糊的身影里

我出现过吗


如果秋天里没有好事发生

那么秋天本身就是最好的事吧 



白树

10.1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