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武

93万浏览    1647参与
雨了个大阿桐

最近截的一些武崧,吉吉炸了,白糖你不行让我来😍

最近截的一些武崧,吉吉炸了,白糖你不行让我来😍

赧颜

填坑与否

就是说,我看了看我之前开的坑,觉得直接弃了还是有点可惜

两个坑一个发了三篇一个发了一篇,其实第一个《性单恋》的坑雏形已经有了,再搞点甜甜的小片段然后收个尾就OK了,第二个议灵的坑虽然故事线我都忘干净了,但是茶馆这个地点很适合写小情侣日常不是吗🌚

想问问各位读者们,我是把《性单恋》的坑补完还是算了?《禅雅庵》这个茶馆地点想看小日常吗?

就是说,我看了看我之前开的坑,觉得直接弃了还是有点可惜

两个坑一个发了三篇一个发了一篇,其实第一个《性单恋》的坑雏形已经有了,再搞点甜甜的小片段然后收个尾就OK了,第二个议灵的坑虽然故事线我都忘干净了,但是茶馆这个地点很适合写小情侣日常不是吗🌚

想问问各位读者们,我是把《性单恋》的坑补完还是算了?《禅雅庵》这个茶馆地点想看小日常吗?

Z

接上回

那一天武崧的心脏承受了许多

请忽略我拙劣的排版

接上回

那一天武崧的心脏承受了许多

请忽略我拙劣的排版

Z
冷圈是吧,那爷自己产粮 因为在...

冷圈是吧,那爷自己产粮

因为在中考就没画很细致中考完准备每天画,画死自己

冷圈是吧,那爷自己产粮

因为在中考就没画很细致中考完准备每天画,画死自己

YUYU_U
“白糖你清醒点!!…” ooc

“白糖你清醒点!!…”

ooc

“白糖你清醒点!!…”

ooc

白糖教教主是99

tag打扰致歉!路过看过的请停下来观看这一条~

这是一则七夕节24h活动招募

继续招人~现在还差以上时间段的文手画手~

不管你是否垃圾还是大佬,只要能写能画都热烈欢迎!

接受活动当天没时间发布可以进行定时发布的方式!

主CP为白武!
企划文案如下所见
——七夕下金龙伏虎24h——
炎虎艳阳高傲,金龙初生懵懂无知。
白猫与金龙共生,炎虎与粽猫共生。
金龙遇见了他的宝藏。
他的宝藏名为炎虎。


群号为909※106※322(去掉符号)
进群请改为lof名称+参加身份(文/画)+时间,时间段必须公屏与我告知一声,当然手书创作的也没有问题!

tag打扰致歉!路过看过的请停下来观看这一条~

这是一则七夕节24h活动招募

继续招人~现在还差以上时间段的文手画手~

不管你是否垃圾还是大佬,只要能写能画都热烈欢迎!

接受活动当天没时间发布可以进行定时发布的方式!

主CP为白武!
企划文案如下所见
——七夕下金龙伏虎24h——
炎虎艳阳高傲,金龙初生懵懂无知。
白猫与金龙共生,炎虎与粽猫共生。
金龙遇见了他的宝藏。
他的宝藏名为炎虎。


群号为909※106※322(去掉符号)
进群请改为lof名称+参加身份(文/画)+时间,时间段必须公屏与我告知一声,当然手书创作的也没有问题!

你与星河皆失—da

番外-假如京剧猫联动原神(语音)

武崧篇-

[初次见面]

“初次见面,在下打宗武崧,保护提瓦特,是我身为神之眼拥有者的责任”

[闲聊 1]

“今天那个丸子又来找我……问我他是什么样的人?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你认为呢旅行者?”

[闲聊 2]

“今天与魔物的对战很困难,但还好有惊无险,只是小青的水袖脏了,逼着我和大飞又洗了一遍……”

[闲聊 3]

“听小青说大飞和丸子今天又在唱歌,幸好我不在”

[下雨的时候]

“每一次下雨,我都会想起那个夜晚,我离开我的故土,踏上保卫提瓦特的旅程,回忆过去,在雨天实在太配”

[打雷的时间]

“每次打雷,丸子和小青都会被吓到,这很恐怖吗?”......

武崧篇-

[初次见面]

“初次见面,在下打宗武崧,保护提瓦特,是我身为神之眼拥有者的责任”

[闲聊 1]

“今天那个丸子又来找我……问我他是什么样的人?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你认为呢旅行者?”

[闲聊 2]

“今天与魔物的对战很困难,但还好有惊无险,只是小青的水袖脏了,逼着我和大飞又洗了一遍……”

[闲聊 3]

“听小青说大飞和丸子今天又在唱歌,幸好我不在”

[下雨的时候]

“每一次下雨,我都会想起那个夜晚,我离开我的故土,踏上保卫提瓦特的旅程,回忆过去,在雨天实在太配”

[打雷的时间]

“每次打雷,丸子和小青都会被吓到,这很恐怖吗?”

[刮大风的时候]

“风会将火扩散,在战斗中有非常大的作用,也能更好保护你”

[早上好]

“早上好,今天也请打起精神吧”

[中午好]

“午饭时间到了,丸子有该抢饭吃去了,他到底什么时间能长大啊”

[晚上好]

“晚上的魔物会变多,多加小心”

[晚安]

“已经很晚了,安心睡吧,我会替你守夜”

[关于神之眼]

“火元素的神之眼也许挺适合我的,我们武家世代都是火神的信仰者,也是火神受火神眷顾之人,至于丸子,他居然是风属性,令人吃惊”

[有什么想要分享]

“我经常会和小青到白糖所属的蒙德地区转,不得不跑说,蒙德的风景真好,只可惜那里的神,不干正事……”

[感兴趣的见闻]

“在蒙德,有一位叫艾琳的骑士,每天求学,我每次过去,也会叫他几招我自创的枪法,真希望她的愿望成真”

[关于白糖]

“那丸子是我的朋友,他经常和我一起打扩散,导致我们的委托人物都几乎在一分钟之内搞定……我挺谢谢他的,有时间,帮我跟他道个谢吧旅行者”

[关于小青]

“她可是堂堂正正的名门贵族,虽说是女孩,实战能力却很强悍,她也经常带我出去,说是什么让我多休息?我哪里忙了,也就每日工作19小时”

[关于大飞]

“很老实,我很喜欢,身为岩元素的拥有者,他的潜力无穷”

[关于荣光]

“他是我的师兄 如果没有当年的他,也就没有如今的我们了,实力很强”

[关于明月]

“你说明月?她是我见过最理智的猫了,我们曾经并肩作战过,配合的很好 真希望与她再次相见”

[关于师傅]

“如果我再强一点,或许就可以……”

[喜欢的食物]

“不要鱼丸,其他都可”

[爱好]

“只有变强,才可以守护其他人”

[生日]

“生日快乐,如果可以,我可以和你一起训练”

[生命值低 1]

“啧,烦人的家伙”

[生命值低 2]

“我要认真了”

[元素爆发]

“火焰将燃尽所有罪恶!”

[元素爆发]

“这就是 我的证明!”

[倒下]

“看起来,要让大家瞧不起了……”

[倒下]

“还想……并肩作战”

[倒下]

“我实在……太没用了”







爱盗墓的德云女孩

话剧本 (1)

cp      白武   瓶黑

私设白武可以幻化猫型人型


“诶哑巴你看,介小猫挺漂亮”

“公的”

“……公的怎么就不能用漂亮形容了,花儿还漂亮呢”

“别提他”

“怎么,吃醋啦,放心,我没和他有什么交集”

“看”张起灵拿出手机,打开lofute软件,搜了花黑

赫然显示出了一堆🚗

“试试动作”

“蛤,什么动作,不会是那个吧,不要啊,那都是编的,编的!”


等瓶黑一走,白武他们就变成人形了

“武松~咱们也试试呗”

“什么?”

“丸子,你不会也……!”......


cp      白武   瓶黑

私设白武可以幻化猫型人型



“诶哑巴你看,介小猫挺漂亮”

“公的”

“……公的怎么就不能用漂亮形容了,花儿还漂亮呢”

“别提他”

“怎么,吃醋啦,放心,我没和他有什么交集”

“看”张起灵拿出手机,打开lofute软件,搜了花黑

赫然显示出了一堆🚗

“试试动作”

“蛤,什么动作,不会是那个吧,不要啊,那都是编的,编的!”



等瓶黑一走,白武他们就变成人形了

“武松~咱们也试试呗”

“什么?”

“丸子,你不会也……!”

  



这次大长更都是这样的

🚗🚗🚗🚗🍬🍬🍬🍬🚗🚗🚗🚗🚗🚗🚗🍬🍬🍬🍬🍬🍬主要cp是瓶黑,中间参杂小白武

小里飞刀
“我是师兄,你得听我的” 第一...

“我是师兄,你得听我的”

第一季的师兄好娇呜呜,给鱼丸什么的真的太宠了

黑白糖3p

“我是师兄,你得听我的”

第一季的师兄好娇呜呜,给鱼丸什么的真的太宠了

黑白糖3p

你与星河皆失—da

迷茫!未知之事!

武龄妤:只要赢了我,就可以去打宗,这比交易,岂不稳赚

众人吃惊,因为怎么看,这都是位大姐姐

武崧:敢问前辈年龄

武龄妤:哈哈哈,小帅猫,没有人教过你,不要问美丽女孩的名字吗?

“不过,我也不是什么内向的猫,本姑娘的年纪就是19,没错,我也是打宗内最年轻的将领,我厉害吧?”

“话唠”白糖吐槽到

“你比我们大6岁,这不是以大欺小吗?”小青收起了水袖,说到

“这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切磋而已”武龄妤甩了甩红缨枪,毫不在乎的说到

“那,武姑娘要和谁切磋”大飞问

武龄妤:我从出场就说过了,这名打宗弟子

武龄妤举起红缨枪对着武崧

“武崧,你能应付吗?”白糖问道

武崧并没有回答,直接走上...

武龄妤:只要赢了我,就可以去打宗,这比交易,岂不稳赚

众人吃惊,因为怎么看,这都是位大姐姐

武崧:敢问前辈年龄

武龄妤:哈哈哈,小帅猫,没有人教过你,不要问美丽女孩的名字吗?

“不过,我也不是什么内向的猫,本姑娘的年纪就是19,没错,我也是打宗内最年轻的将领,我厉害吧?”

“话唠”白糖吐槽到

“你比我们大6岁,这不是以大欺小吗?”小青收起了水袖,说到

“这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切磋而已”武龄妤甩了甩红缨枪,毫不在乎的说到

“那,武姑娘要和谁切磋”大飞问

武龄妤:我从出场就说过了,这名打宗弟子

武龄妤举起红缨枪对着武崧

“武崧,你能应付吗?”白糖问道

武崧并没有回答,直接走上前

“这个臭屁精怎么话这么少”白糖小声嘀咕着

必须要速战速决,武崧这么想着,直接放了大招

“万卒齐发!”

武龄妤:上来就是大招吗?不过你韵力混杂,身无章法,这样的你,赢不了我!

小青:跟姐姐一样的话语……看来我们的外宗韵力,真的不行……

白糖:小青姐姐自信一点,武龄妤身上并没有混沌,实在不行,我们就出……

突然,一股火焰迎面而来

武崧:丸子!

白糖闪身而过

白糖:喂,你这人怎么还偷袭的啊!

武龄妤:小白猫,没人告诉过你,不要大声密谋吗?

一股强大的火属性韵力爆发

“忘了告诉你们,这次切磋,我并不想用韵”

武龄妤顿了顿,又说到:

“这只打宗小猫的身法简直不堪入目,我改变主意了”

大飞:是让俺们直接进入打宗吗?

“拜托,怎么可能,我很想看看你们和手的样子!”

白糖:喂!瞧不起谁呢!我们好歹也是拯救过……唔

武崧一把捂住白糖的嘴

“这只猫的体术很强,而且,我们的身份,很重要”

小青:那海漂怎么办?

武龄妤:是那只小猫吗?我感觉 她倒不像是普通猫呢?

“当然,这句话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海漂浑身一颤,压迫感又一次袭来,不对,这次的感觉,不一样

小青:海漂,还好吗?

看着海漂面露难色,小青询问

谢宗主关心,并无大碍

武龄妤看了看小青,又看了看武崧,笑了笑:既然都是有血统的猫,为何不学习纯正的韵力呢?这名水袖妹妹倒还好,这么打宗小猫的身法,啧啧啧……

大飞:俺们从小便被班主婆婆收养,事情的原因都来自于那场猫土大战……

小青:要不是黯,我也不会和姐姐分开那么久……就不会……

白糖挥了挥手中的正义铃:大家!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保卫猫土,请鼓起信心来吧!

武崧:丸子说得对……

武崧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武龄妤:喂 你们说完没有,女孩子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武龄妤:保卫猫土?真是天真至极

[那片猫土不为人知的黑暗,可不是你们能接受的……]

“啰里啰嗦的烦死了!彗星!”

白糖实在忍受不了这一沉默的气氛,直接开大

武龄妤:你的韵力还很强嘛!只可惜……

举起手中的红缨枪,正对白糖大招

“百斩!”

只见强大的攻击与韵力相互融合,最后消散,只剩白糖一人从天空掉落

小青一把袖子抓住白糖

武龄妤:看到了吗?这就叫-----物理攻击!

武崧:大家一起上!

大飞一拳将地面打碎,小青凭借自身平衡力缠住红缨枪,武崧和白糖冲上前去

“得罪了前辈”

[火判!][奔龙!]

你们以为……我输了吗?

没了武器,我照样还是我!

武龄妤将水袖强制断开,面对武崧和白糖连体大招,她丝毫不畏惧

“燎原枪法!”

攻击被弹射到别处,可身上也受了伤

“看来后身可畏……要不算你们赢?”

白糖:喂!这才几招!

小青脸黑了:白   糖!

武龄妤:能遇到你们这么厉害的小猫,我也很高兴,但是小姐一时不见,我的心就很难受~

大飞:敢问姑娘 那位小姐是……

武龄妤:哦!那是打宗武家的小姐,大家都叫她歆,小姐跟我说今天有熟人要来,我就来门口等着了!但熟人怎么看都不是你们吧……

武崧:打宗现在……被侵蚀了吗?

武龄妤:对不起,我不知道诶

白糖:你不是打宗武家最年轻的将领吗?

武龄妤:是啊,没错,但是我是在猫土大战后被小姐捡回来的,多亏了小姐……否则以我当时的状况,绝对打不过100只以上的魔化猫……

小青:100只怎么说也……

武崧:带我们去打宗

武龄妤:哈哈哈,别心急嘛,打宗的绝对禁忌就是不可见到异猫,武家呢?则拒绝无血统的猫进入

你们可要自己多加小心哦~

武龄妤有笑了笑:哈哈哈,没事,我罩着你们

武龄妤推开打宗城门

一派热闹的场景出现在种猫眼前


那个,这是我第一次写文,我的文笔也不怎么好(主要是圈子太冷,想暖一下)

原著向

私设武崧有姐姐

all崧

那个,我的文笔不好 所以说人设也把握的不好,请见谅(希望提些意见吧)












黑瑭酥/学长
请把帽子还给我谢谢-丸子❗❗

请把帽子还给我谢谢-丸子❗❗

请把帽子还给我谢谢-丸子❗❗

fox

【白武】歌

烛台被打翻。

武崧被扼住喉咙,呼吸一乱。杂乱的黑丝和垂下的白发爱人般亲昵地交织成细密的网。薄汗,眼泪口液不受控制地在脸上留下粘稠的痕迹。武崧大张着口,不正常的红晕布满整张脸庞,韵力悄无声息地褪了下去。他抓住作乱的手,更像是传递某种讯号。


脸对着脸,呼吸相融。武崧捂着青紫的脖子剧烈地咳嗽起来。眼角、耳朵、嘴唇,湿漉漉的舌头细细地舔舐侵占每片领地,避无可避。武崧被圈在怀里,他斜靠在墙上,半睁着发红的眼睛。颤抖着手在对方身上摸索。


金色面具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色,武崧的手被握得生疼。白糖抬起头,略长的白发散乱着遮住凛冽的眉眼,“臭屁精,我不想走。”声音沙哑。


武崧有一瞬间失神,...


烛台被打翻。

武崧被扼住喉咙,呼吸一乱。杂乱的黑丝和垂下的白发爱人般亲昵地交织成细密的网。薄汗,眼泪口液不受控制地在脸上留下粘稠的痕迹。武崧大张着口,不正常的红晕布满整张脸庞,韵力悄无声息地褪了下去。他抓住作乱的手,更像是传递某种讯号。


脸对着脸,呼吸相融。武崧捂着青紫的脖子剧烈地咳嗽起来。眼角、耳朵、嘴唇,湿漉漉的舌头细细地舔舐侵占每片领地,避无可避。武崧被圈在怀里,他斜靠在墙上,半睁着发红的眼睛。颤抖着手在对方身上摸索。


金色面具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色,武崧的手被握得生疼。白糖抬起头,略长的白发散乱着遮住凛冽的眉眼,“臭屁精,我不想走。”声音沙哑。


武崧有一瞬间失神,太过久远的东西明晃晃地摆在阳光下,熟悉到心惊。他徒然张张口,胸口沸腾的喧嚣滚烫。幼猫学语般,破碎的声音努力从喉咙里挤出,眼角却挤出几滴眼泪。白糖静静地看着,就像从前。眼对着眼,琥珀金的眸子清晰地倒映着他的影子,狼狈不堪。


“啊嗯……丸子。”


面具是束缚。在黯被打败后,还是一片废墟的身宗,灵锡强撑着笑脸迎接猫土的英雄。英雄来问药,大飞交谈间,频频地回头。白糖靠在武崧肩上双目紧闭,就像简单的小憩,仿佛只要一会就能起来继续开着俏皮的玩笑。北风仓惶,大飞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衣襟轻拢。


昔日坚韧的少女承担起宗族的重担,流云飞袖,婀娜身姿。小青靠在窗前,乳白色的云雾盘旋在清晨微亮的天空,枝头新绿。传音鸟晃动着脑袋摆弄凌乱的羽毛。“真是的,这丸子终于舍得醒了。”小青笑骂着,眼泪不自觉地盈满眼眶。“只是……”


白糖记忆混乱。


“白糖,你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你我,大飞和小青,星罗班永远在一起。”胸口紧贴胸口,肋骨间鼓声共鸣。脸颊湿热,白糖迷茫地眨着眼睛,眼泪轻涌。“对不起,对不起……”


他会疯地寻找自己的武器,会不合时宜地喊着早已离去的名字,会在某天接上上一段已经结束的冒险,会呆滞地对着黄昏的残阳。

“我们已经赢了。”武崧总说。


精致的半边面具不知什么时候回到白糖脸上。

武崧猝不及防被触摸伤口,浑身一颤,倒吸一口凉气。白糖猛地缩回手,捂着眼睛,眼泪从指尖溢出。“丸子,我没事。”武崧抓着他的手,目光温和坚定。


天亮了。


武崧从梦中惊醒,白糖蜷缩着躺在旁边,金色的面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整理好一切,抓起哨棒。打开门,和风撞个满怀。





爱盗墓的德云女孩

京剧猫 初来打宗,请多关照

       “前面……那是……打宗宗宫!”

        “啊真哒,那咱们武松那么厉害,在打宗是不是地位很高啊”

         “爷爷……”

武松又想起他爷爷了……

(武松,你太让我失望了)

(武松,你是武家唯一的猫了)

“爷爷……对不起……”

“武松你怎么了”

“我……没事,继续走吧,不过 前面那个,看着像海市蛰楼”

       “前面……那是……打宗宗宫!”

        “啊真哒,那咱们武松那么厉害,在打宗是不是地位很高啊”

         “爷爷……”

武松又想起他爷爷了……

(武松,你太让我失望了)

(武松,你是武家唯一的猫了)

“爷爷……对不起……”

“武松你怎么了”

“我……没事,继续走吧,不过 前面那个,看着像海市蛰楼”

姜江.

不理.

自己做饭,丰衣足食✌

彩蛋是小甜饼,与本文正文无关

     “臭屁精,你怎么又板着个脸,高兴一点,笑一笑呗。”白糖举着正义铃,在武崧旁边跳来跳去。

    “你这丸子,过几日就要与黯大战,你还有心情笑出来?”武崧瞥了他一眼,有些无奈。

   “切,只要有信念,就一定能取得成功!”白糖握拳,一脸坚定。

    武崧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看,白糖身上有一种很吸引人的力量,无关韵力,念珠,只是因为他是白糖。...


自己做饭,丰衣足食✌

彩蛋是小甜饼,与本文正文无关

     “臭屁精,你怎么又板着个脸,高兴一点,笑一笑呗。”白糖举着正义铃,在武崧旁边跳来跳去。

    “你这丸子,过几日就要与黯大战,你还有心情笑出来?”武崧瞥了他一眼,有些无奈。

   “切,只要有信念,就一定能取得成功!”白糖握拳,一脸坚定。

    武崧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看,白糖身上有一种很吸引人的力量,无关韵力,念珠,只是因为他是白糖。

   “你盯着我看干嘛?臭屁精,是不是也被我天才白糖迷了眼!”白糖一如既往自恋地调侃他,本以为会像平时一样,被回怼回来,结果武崧只是笑了,并没有说什么。

    他的笑反而使白糖有些不知所措,他就像吃了一大碗小鱼丸一样,让他心满意足。

   “武崧,你紧张吗?关于过几天,和黯战斗。”白糖转开话题,看着外面皎洁的月亮,心里不知作何感想。

   “会紧张,但是不会退缩,俺打宗武崧一定会驱逐混沌,还猫土一片宁静。”武崧捏了捏拳头。

   “不用紧张,到时候我天才白糖保护你!”白糖握住他的手,信誓旦旦地承诺他。

    保护,真是个比爱还珍贵的词语。武崧这样想着。

   “你这有点太紧张了吧,手上出了这么多汗。”白糖放开他的手,一脸嫌弃地说。

   武崧只觉得手被松开,空荡荡的,连带着心也有些空荡荡的。

   “臭屁精,小爷我去睡觉咯。”白糖带着泛红的耳朵跑了。

   “我一定会护住你。”

   最后一站,阴霾山谷,和黯的一战在所难免。

   “黯!你认输吧!”现在的白糖已经不再畏惧了,他身边有与他并肩作战的同伴。

     黯用尽全力的最后一击,冲向白糖,白糖已经伤痕累累,站不起来了,根本无法躲开这一击,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没想到,武崧挡在了他面前。

     武崧死在了他面前。

    “送死这种事该留给我这没血统的猫啊。”白糖抱着他,感受着他渐渐降低的温度。

    “我是师兄,答应了,一定会护着你的,咳咳,我还是舍不得,你……死。”武崧用尽最后的力气,摸了摸白糖的脸。

     “白糖!武崧!”大飞和小青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只看见了白糖发愣地抱着武崧的尸体。

    “小家伙。”白糖被拉进了幻境,黯的残魂把他拉了进来。

    “是你杀了武崧,是你杀了他,我要杀了你!”白糖眼睛通红,冲上去想要与黯决一死战。

    “我杀的?杀死他的,是你的弱小!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呢,想让他活过来吗?臣服于混沌吧,你将拥有无限的力量,你就可以复活他了。”黯的话有着无限的诱惑力,他想复活武崧。

    见白糖意志力已经薄弱,黯把混沌的种子种进了他的身体里。

    “啊!”白糖痛苦地尖叫,把白糖和小青吓到了。

    “白糖,你怎么了,白糖。”

     小青和大飞企图给他输入韵力,却是无济于事,白糖彻底变成了魔化猫。

    白糖的金色韵纹消失了,眼里也失去了光芒,他漠视一切,他抱着武崧的尸体离开了。

    他把灵魂出卖给混沌,只为了救活他的爱人。

     猫土大战之后的事他没在管,他只是坚持去寻找复活之法,他却又怕武崧复活后,看见自己这副模样会恨他,但是他还是想让武崧活着。

   

end 

爱盗墓的德云女孩

白武 saxa 5

“嘶……”武

“臭屁精,怎么了”白

“突然……胸口有点疼”武

“是不是韵力撑不住了”飞

“可能吧”武

“咱们已经走了好久了,要不休息一会吧”青

“可……前面就是打宗了,要不要……”崧

“切,臭屁精你不休息我们还要休息呢,赶紧坐下来休息,打坐也行啊”白

“我……谢谢”崧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白


武崧打坐中ing……

“嘶哈……”武

“臭屁精你怎么了!”白

“啊白糖你看,是混沌”飞

“一定是武松刚才打魔物的时候不小心的”飞

“现在怎么办啊”白

“白糖,快,去拿我背包里的药”青

此时武崧已经彻底黑化了


“完了,来不及了!”青


“嘶……”武

“臭屁精,怎么了”白

“突然……胸口有点疼”武

“是不是韵力撑不住了”飞

“可能吧”武

“咱们已经走了好久了,要不休息一会吧”青

“可……前面就是打宗了,要不要……”崧

“切,臭屁精你不休息我们还要休息呢,赶紧坐下来休息,打坐也行啊”白

“我……谢谢”崧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白



武崧打坐中ing……

“嘶哈……”武

“臭屁精你怎么了!”白

“啊白糖你看,是混沌”飞

“一定是武松刚才打魔物的时候不小心的”飞

“现在怎么办啊”白

“白糖,快,去拿我背包里的药”青

此时武崧已经彻底黑化了



“完了,来不及了!”青


木魚呱呱

【京剧猫】烟花易冷⁹

观前提醒:

*私设如山,ooc警告

*所有感情线均be

*脱离剧情

*白武,大飞海漂,西瞳,黯情


13)发觉

  “白糖小兄弟与老夫当年的一位好友长得似乎有几分相似。不过那都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那位好友若有孩子,想来年龄当是与小兄弟相差无几吧。”

  这可不兴瞎造谣啊,他当年分明连母猫的手都没牵过两回,从哪能冒出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夜间,白日里忙活着训练的弟子此刻兴许都早已进入了梦乡,周遭静成一片,白糖打开窗户看了看天上,仍是不错的月色。

  打宗宗主当真是记不清了?

  他摸了摸被烧掉一撮毛的右耳,刚准备关上窗睡觉,余光却瞅见不远处的天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冒着白光飘荡...

观前提醒:

*私设如山,ooc警告

*所有感情线均be

*脱离剧情

*白武,大飞海漂,西瞳,黯情


13)发觉

  “白糖小兄弟与老夫当年的一位好友长得似乎有几分相似。不过那都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那位好友若有孩子,想来年龄当是与小兄弟相差无几吧。”

  这可不兴瞎造谣啊,他当年分明连母猫的手都没牵过两回,从哪能冒出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夜间,白日里忙活着训练的弟子此刻兴许都早已进入了梦乡,周遭静成一片,白糖打开窗户看了看天上,仍是不错的月色。

  打宗宗主当真是记不清了?

  他摸了摸被烧掉一撮毛的右耳,刚准备关上窗睡觉,余光却瞅见不远处的天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冒着白光飘荡而来。

  已知鬼怪不会在猫土飘荡。

  那么现在的这个……

  噢,看清了,是个轿子,没差的话里头坐着的应该是判宗那位宗主,甚至可能因为黑,刑天的手上还拿着颗夜明珠。

  这位判宗的无情大人很是有钱呐!

  “打宗宗宫内黯的手下这般招摇似乎不太好吧?”

  “黯大人说这是最后一次帮您。”

  帮?打宗宗主那模糊不清的记忆和星罗班那几只小猫完全不记得被混沌控制时做的事么?

  长足的沉默在三只猫中蔓延,空气里流淌着淡淡的尴尬。

  “刑天。”

  “在的,大人!”

  “说话。”

  “是!”

  仍旧是沉默。

  “大人,要说啥?”

  一直坐在轿中的无情缓缓走了出来,略微清了清嗓子,而后声音小了一倍地问道,“据说打宗有家面馆十分不错,黯大人向往已久,不知大人您可曾听说过?”

  打宗,面馆,黯向往已久……翻译一下就是,我有一个朋友,他馋这个地方的面,真的只是我的一个朋友。

  “你们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局面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白糖懂了,长夜漫漫,不是黯闲来无事要无情千里迢迢跑来带这么一句谁都可以带的话,而是这位无情大人因为找不到想要的面又不甘心原路返回才硬杜撰出的“黯大人让我带一句话”。

  从如此熟练的话语与如此淡定的表情中,可以轻易得出一个结论——黯,老工具猫了。

  “是不太好找,”窗里的白糖看着窗外淡定自若的无情,“从宗宫出去直走的第五个路口右拐,之后第二个路口左拐,遇到的左手边第三个小巷口就是。”

  “多谢。”

  不速之客已经离开,顺带解决了心中的一个小小问题,白糖关上了窗,将月光也一并关在了窗外,至于由此生出的其它问题……管它呢!他吹灭了蜡烛,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兴许是风动,突兀的响声从门口的方向传来,白糖迷迷瞪瞪地勉强瞅了一眼,黑夜里啥也没看清,而后又是一阵奇奇怪怪的声音,从肚肚里传来。

  噢,非风动,非门动,饿猫肚子响动。

  太困了,只能暂时委屈一下他的肚肚了。

  睡觉这种事情,没睡够的时候总会觉得好像是才闭眼就睁开了。白糖此刻正处于没睡够的状态。

  他惺忪着眼,被子已经被武崧毫不留情的拽走,大冬天的,哪怕打宗温度常年不低,天未亮的凌晨也还是有些冷的。

  天未亮?

  凌晨?

  白糖如梦初醒地打量了四周,半亮不亮的,只一根蜡烛火焰跳动着散发光芒。

  “臭屁精!你别太过分了!天都还没亮叫我干什么?”

  “起床,练功。”

  “不要,你把被子还我,本善良的天才白糖大人勉强不计较你的错误。”

  然而扰人清梦的猫并没有还他猫一个好觉的自觉。

  “喵——,臭屁精!我要睡觉!”

  武崧面无表情地躲过扑上来抢被子的白糖,顺势一手将被子甩上床,一手揪着白糖的右耳出门面对瑟瑟寒风。

  “打宗的弟子早就开始晨练了,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打宗弟子是打宗弟子,我又不是打字的猫,而且我这个正值长身体的年纪,如果不睡足觉的话,将来怎么有精力去打败黯,驱逐混沌?”

  “打败黯,驱逐混沌?”走过拐角,他忽的将白糖抵在墙上,四目相对,他问道,“你当真是这样想的,而非与混沌勾结,沆瀣一气吗?”

  凌晨总是极静的,耳旁是细微的风声和似乎极远处打宗弟子练武的动静,彼此的呼吸与心跳仿佛被无限放大。白糖被迫与武崧对视,那目光太过灼热,让他情不自禁地回想起武崧那被封住的记忆里,那最后一段看向悠野的眼神。

  如出一辙。

  他张了张嘴,视线不自觉下移。

  原来昨晚不是风动,不是饿猫肚子响动,而是门被推动。

  “我……”

  “我都看到了!昨晚判宗宗主与你隔着扇窗聊了极久,还……提到了黯。”

  “白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情和白糖聊天的声音不大,武崧那时隔得些许远,怪只怪刑天拿着的夜明珠在黑夜里着实瞩目,他只极其敏锐地听到了“黯”这一字眼,旁的什么也没听清。

  “武崧,那什么,”白糖指了指不远处愣愣站在那里的海漂,还有同样表情丰富的大飞,“大家都看着在呢。”

  “俺、俺们只是出来转转,啥都没瞧见,嘿嘿,你们继续、继续。”

  大飞心想,他真傻,真的,他单知道打宗弟子此刻都在训练,单知道僻静的地方适合聊天,却忘了还可能会碰上这么一段。

  昨晚、聊、酒、暗、白糖、做……

  他、他他都听到了个啥?白糖昨晚和武崧边聊天边喝酒然后……

  后知后觉地捂住了海漂的耳朵,意识到晚了后又赶忙松开,此时离白糖武崧他们已经有一段距离,海漂疑惑地偏过了脑袋,澄澈的双眼中倒映着满脸通红的大飞。

  尽管因为花纹不太能看得出来红。

  怎么了?她比划着手势问道。

  大飞同样比划着:白糖和武崧他们只是闹了矛盾,吵一架说开了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那懵懂清澈的目光让大飞舒缓了心中的那口气。也是,海漂一直跟在小青妈妈的身边,应该不懂这些,她又是普通猫,不像自己身为唱宗京剧猫听力好,那些话应该都没听清。

  一路送着海漂回去,面对小青极度热忱的目光,大飞硬着头皮摇了摇脑袋。

  兴许是近期生活略显无趣,在帮助打宗清理混沌的同时小青格外热衷于给他猫配对。

  “怎么了怎么了,没说出口,还是海漂她拒绝了?”找个理由打发走了海漂,小青显得比大飞本人还要着急。

  “没说。”他满脑子都是武崧那一段不清不白的话,和白糖那似乎是愧疚心虚的模样,哪里还有心思说这些。

  “没事,你和海漂都还小,还有大把的时间,咱们不着急。”一番安慰猫的话张嘴就来。

  还小……大飞有如醍醐灌顶般地睁大眼睛。

  是了,他们都还未成年,特别是白糖,他年龄最小,武崧不可能大晚上找白糖喝酒,就算是武崧一个人喝,白糖也断然不会做出乘猫之危的事情。

  所以酒不是酒,而是舅;做不是做,而是坐。

  最近打宗宗主不时找武崧聊聊有关武崧亲人们的事情,想必是提及了武崧舅舅,夜间武崧才会带着满腹愁思去找白糖,而白糖又哪里是一个能坐得住听得进的猫呢?

  想来武崧生气吼白糖的原话应该是——

  “昨晚我跟你聊我舅舅的事,天都还没完全暗,白糖,你这丸子怎么坐着都能睡着?”

  这样一来,一切就都变得合理了。大飞起身,略带激动地说道,“小青,谢谢你,我这就找白糖和武崧道歉。”

  如果不是小青这番话,他可能就要误会自己的两个同伴了。

  “伙伴之间应该做的啦,不用……等等,这跟白糖和武崧有什么关系?”

  “大飞!诶,跑那么快干嘛,好歹把话说清楚再走嘛!”


————

不好意思,前段时间一直没调整好状态,咕了这么久,这几天会勤奋码字的(ง •_•)ง

鬼

你说我要不要出个合集

首先,我先声明一下,我是冷圈炒冷饭的孩子,反正就是大废物一个,不喜欢吃我做的饭你就给我死出去(?不是)

我是男孩子,不是女孩子!!!!!!!!

拜托,磕男男cp的男孩子真的超酷的好吗(什)

我主要是炒冷圈饭的,什么圈都想乱混一下

主:男男,女女

but

我不磕男女cp,也不吃男女cp,我最大的雷点就是男女,不要在我的文章下面乱说

放心,我还是非常友好的(?)

介于圈子太冷,我偶尔会产粮,但是可能会找不到后续,我在想要不要出个合集

偶尔想看什么类型的可以和我说,我是属于随机应变的那种文手,恐怖类型或者是搞笑类型都可以驾驭的,不过先说好,我不是大佬,我是一个大垃圾一一

(有什么......

首先,我先声明一下,我是冷圈炒冷饭的孩子,反正就是大废物一个,不喜欢吃我做的饭你就给我死出去(?不是)

我是男孩子,不是女孩子!!!!!!!!

拜托,磕男男cp的男孩子真的超酷的好吗(什)

我主要是炒冷圈饭的,什么圈都想乱混一下

主:男男,女女

but

我不磕男女cp,也不吃男女cp,我最大的雷点就是男女,不要在我的文章下面乱说

放心,我还是非常友好的(?)

介于圈子太冷,我偶尔会产粮,但是可能会找不到后续,我在想要不要出个合集

偶尔想看什么类型的可以和我说,我是属于随机应变的那种文手,恐怖类型或者是搞笑类型都可以驾驭的,不过先说好,我不是大佬,我是一个大垃圾一一

(有什么想看的或者不好说的可以私信,我会回答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祝,各位玩的愉快

风湶是白武的狗

乱糊乱画乱发

谁崩了?我的意思是我的人体☺️

私心打了白武tag,别打我(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 (爬行)(扭动)(分裂)(阴暗地蠕动)(翻滚)(激烈地爬动)(扭曲)(痉挛)(嘶吼)(蠕动)(阴森的低吼)

乱糊乱画乱发

谁崩了?我的意思是我的人体☺️

私心打了白武tag,别打我(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 (爬行)(扭动)(分裂)(阴暗地蠕动)(翻滚)(激烈地爬动)(扭曲)(痉挛)(嘶吼)(蠕动)(阴森的低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