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猫

20051浏览    910参与
布丁仔和泡芙妹的一天
我这次说什么都不信,白猫和灰猫能生出黄色的长毛猫来????
我这次说什么都不信,白猫和灰猫能生出黄色的长毛猫来????
白羽初

我太喜欢白猫了,我上辈子简直就是白猫的头发。白猫!(尖叫)(扭曲)(变形)

我太喜欢白猫了,我上辈子简直就是白猫的头发。白猫!(尖叫)(扭曲)(变形)

meoW

前些天联络到前铲屎官,原来老太太是04年生的,已经18岁了呢( ・⊝・∞)

前些天联络到前铲屎官,原来老太太是04年生的,已经18岁了呢( ・⊝・∞)

meoW

别看喵喵过洞揣,实际上这已经是它最快的一次了_(:зゝ∠)_ 

别看喵喵过洞揣,实际上这已经是它最快的一次了_(:зゝ∠)_ 

meoW

喵喵:快!摸!我!

喵叁:捣乱

喵喵:快!摸!我!

喵叁:捣乱

阿棍纪实
黑猫妈妈车祸痛失幼崽,带回医院救治后遇到命运相同的白猫幼崽
黑猫妈妈车祸痛失幼崽,带回医院救治后遇到命运相同的白猫幼崽
🧸

有没有瓢虫雷迪里的白猫的BG文啊?

太喜欢黑化后的猫猫了,尤其是那句

“抱抱我吧,Marinate.”

有太太创作嘛

太喜欢黑化后的猫猫了,尤其是那句

“抱抱我吧,Marinate.”

有太太创作嘛

是一只糯糯啊
麻烦一下 请问有人知道这只猫猫...

麻烦一下 请问有人知道这只猫猫是谁吗?她真的太可爱了

麻烦一下 请问有人知道这只猫猫是谁吗?她真的太可爱了

meoW

自投罗网的喵叁,直接装箱打包ヾ(✿゚▽゚)ノ

ps.喵喵入镜

自投罗网的喵叁,直接装箱打包ヾ(✿゚▽゚)ノ

ps.喵喵入镜

oneoneone_OTZ

这两个逆子。

老大会开门(卧室门,大门防盗门)

老二会冲马桶(在马桶上按冲水键),对了前天开始老二自学了偷厕所的卷纸撕咬。。。目前已经报废两卷了。。。

这两个逆子。

老大会开门(卧室门,大门防盗门)

老二会冲马桶(在马桶上按冲水键),对了前天开始老二自学了偷厕所的卷纸撕咬。。。目前已经报废两卷了。。。

meoW

愚人节了?那整点乐子吧~

愚人节了?那整点乐子吧~

meoW

喵呜:我可爱吗~?

喵喵:我就看看…

喵呜:我可爱吗~?

喵喵:我就看看…

meoW

2021的回忆,2021的喵塔基

2021的回忆,2021的喵塔基

Rebirth.

利益至上

利益至上

私设人物白猫×雪鸮

主为白猫回忆与雪鸮的相识过程

时间线架空❗️❕

﹌﹌﹌﹌﹌﹌﹌﹌﹌﹌﹌﹌

白猫微微摇晃着酒杯,那双异色的眼瞳倒映着对面的景象,只有一把椅子。

他的思绪混乱着

﹌﹌﹌﹌﹌﹌﹌﹌﹌﹌﹌﹌

白猫是书墨镇唯一一个黑白动物,当然 必要的麻烦是不会少的。

他打小被母亲丢弃,好不容易连滚带爬搭了个小家被哪些彩色动物放火烧的一干二净

这只是因为哪些所谓的彩色动物认为他会带来霉运,想将他赶走罢了。


只听那枪响 一声 两声

哪些欺凌他的动物皆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蜷缩着,用余光看向那与他相同颜色的动物,那只动物吹了吹...

利益至上

私设人物白猫×雪鸮

主为白猫回忆与雪鸮的相识过程

时间线架空❗️❕

﹌﹌﹌﹌﹌﹌﹌﹌﹌﹌﹌﹌

白猫微微摇晃着酒杯,那双异色的眼瞳倒映着对面的景象,只有一把椅子。

他的思绪混乱着

﹌﹌﹌﹌﹌﹌﹌﹌﹌﹌﹌﹌

白猫是书墨镇唯一一个黑白动物,当然 必要的麻烦是不会少的。

他打小被母亲丢弃,好不容易连滚带爬搭了个小家被哪些彩色动物放火烧的一干二净

这只是因为哪些所谓的彩色动物认为他会带来霉运,想将他赶走罢了。


只听那枪响 一声 两声

哪些欺凌他的动物皆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蜷缩着,用余光看向那与他相同颜色的动物,那只动物吹了吹枪口,那寒冷的目光将白猫吓得有些发抖。

只是眼前一黑


再醒来时,那只动物正凑在他的脸前。

“你干什么!”他下意识叫了一声

“嘿,你这小猫咪,要不是爷发现你,还把你带回来,你早就被爷的哪些手下用加特林突突没了。”雪鸮冷哼一声,目光与昏迷前的截然不同。

“哦,谢谢你啦哈”白猫心不在焉的应付着,他此刻只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关起来,让自己冷静一下。

“我说你这小猫咪,醒来就愁眉苦脸的,怎么,爷亏待你了?”雪鸮微微皱眉,眼前的小猫咪一脸愁怨,他伸手将一旁柜子上的哪些罂/粟/酒拿了下来,在那只小猫的眼前晃了晃。


“你做什么?”

“啧,爷在哄孩子。”

“你才是孩子!你全家都是孩子!”


眼前的小猫咪炸毛的样子让雪鸮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雪鸮拧开罂/粟/酒/的盖子,灌了一口。


“你在喝什么?”

“酒”

“我也要喝!”

“小孩子不能喝酒”

“你才是小孩子!我就要喝!”

白猫抢过雪鸮手中的罂/粟/酒,疯狂的朝嘴里倒着,酒精麻痹着他的神经,那害死的痛苦也随之被酒精带来的燥热挥之而去。他爱上了这种感觉。


“我该叫你什么呢?”

“雪鸮?”

“雪鸮哥哥。”


雪鸮勾了勾嘴角。

上钩了。

又是一个棋子。


﹌﹌﹌﹌﹌﹌﹌﹌﹌﹌﹌﹌﹌

自书墨镇的事后,雪鸮在联盟的地位直线上升,几乎能与斑马经理平起平坐。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雪鸮和斑马经理坐在一起,不是雪鸮的羽毛在地上静静的躺着,就是斑马经理的墨镜镜片碎了一个。


二人面对面,怒视着对方。

“哈哈,雪鸮大人今日怎么有闲心来找我来聊天了,怎么,手底下的动物管不住了?用不用我帮你一把?~让我帮你也可以~叫我一声斑/马/爸/爸/就可以。”

斑马经理冷笑道,雪鸮刚想杀了桌子 哦不是拍桌而起,会议室的门便传来一声闷响,二人转过头去,门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c,让爷看看是哪个不长眼...”

话还没说完,手腕便被一股力量握住

没错,他被拽走了

斑马经理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飞过来的门把手砸晕过去。


雪鸮意外的发现自己如何挣扎都抽不开被白猫握住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棋子已经长的比他高了

洗手间?他要做什么?

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洗手台前,他只是将他抵住

他失去了理智,捏着雪鸮的下巴便撕/咬了起来。


雪鸮受了惊,猛的推开了他

他将他推醒了 也将他从酒/精与毒/品的麻醉中推了出去 他推走了他


他惊醒过来,看着那人仓皇逃走的身影,慌了神。

﹌﹌﹌﹌﹌﹌﹌﹌﹌﹌﹌﹌﹌﹌

打这次的事件后,小猫咪再没见过他。

小猫也从一开始的天真烂漫变成了和他一样的心狠手辣。


几年过去,他也找到了与罂/粟/果差不多的东西——冰/毒

那只小猫学聪明了 片叶不留身

他靠着自己的双手,坐上了联盟三把手的位子。

那双手粘上了看不见的红色

﹌﹌﹌﹌﹌﹌﹌﹌﹌﹌﹌﹌﹌

“嗬,有贵客来拜访,当然要好好招待一下喽”雪鸮的声音起,白猫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淡淡的吐着烟圈,显然他对这个地方不大满意。


“我要怎么称呼贵客呢?白猫少侠?在商谈之前——要不来一杯果/酒尝尝?”雪鸮坐在白猫的对面,茶几上摆着他们要交易的东西——罂/粟/果与冰/毒。

白猫缓缓吐出烟雾

“随你。”随后便将烟放到地上,踩碎。

“希望这次的交易不会让我太失望。”白猫拿着罂粟果掂量了掂量


“当然,在交易之前,我想先找雪鸮先生聊一些私事。”

“嗯?白猫少侠有什么问题?爷的时间可是...”

“很宝贵的,你几斤几两我都清楚,自那次后,雪鸮先生为什么一直躲着本少侠”

“啊这...少侠,爷认为这不在爷的业务范围以内”

“请你回答我,雪鸮哥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