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玦

57.8万浏览    3262参与
小七混剪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小七混剪

一旦灭世阵法大成,妖界也将毁于一旦,紫涵,你对本尊真的没有怨恨吗?

一旦灭世阵法大成,妖界也将毁于一旦,紫涵,你对本尊真的没有怨恨吗?

小七混剪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yyyy

梦还凉(上)

(四十六)【千古玦尘】改写,从白玦觉醒开始

——————

这日,上古给元启输完灵力,给他掖好被子,便坐在床前,看着孩子安静的睡脸,一言不发,又打算就这样度过一日时光。

“上古,”天启挂着笑脸步入殿中,“人界上报神奏说春天来了,因比往年来得晚,人们觉得稀罕,各地都说要隆重庆祝一番,咱们去凑凑热闹?”

“……不去。”上古轻轻抚着孩子的脸蛋,“我要陪着元启。”

“怎么说人界春天能到来也有启娃娃的功劳,相信他也很希望母神能去感受一下人界的喜悦。”

“用我孩子的痛苦换来的喜悦,我不要看!”上古一时气又上来。

“我说错话了,你别气别气……”天启狠狠打自己嘴巴,向旁边的白烁使眼色。

白烁领会...

(四十六)【千古玦尘】改写,从白玦觉醒开始

——————

这日,上古给元启输完灵力,给他掖好被子,便坐在床前,看着孩子安静的睡脸,一言不发,又打算就这样度过一日时光。

“上古,”天启挂着笑脸步入殿中,“人界上报神奏说春天来了,因比往年来得晚,人们觉得稀罕,各地都说要隆重庆祝一番,咱们去凑凑热闹?”

“……不去。”上古轻轻抚着孩子的脸蛋,“我要陪着元启。”

“怎么说人界春天能到来也有启娃娃的功劳,相信他也很希望母神能去感受一下人界的喜悦。”

“用我孩子的痛苦换来的喜悦,我不要看!”上古一时气又上来。

“我说错话了,你别气别气……”天启狠狠打自己嘴巴,向旁边的白烁使眼色。

白烁领会,“主神殿下,自小人飞升,已几十年没回家乡看看了。正好今日是帝北城的三月三上巳节,不知殿下能否准假一日,让小人回去看看?”

上古还没开口,天启就接上话头,“人界上巳节啊!我听说这时可以吃五色糯米饭喝黑糯米酒,还有泼水、拉乌龟、抢花炮、碰彩蛋的习俗!”

“你哪听来这些的?”上古问。

“……书卷上。”

“你会看书?”上古总算抬头看向天启,斜眼看。

“……不行吗!”天启挺起胸膛,“为了吃喝玩乐,看一下书又何妨!”

上古叹气,“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人们还会赶舞场,什么火把舞、竹竿舞、龙灯舞全跳个遍,上古你不是最爱跳舞吗——”

“如果你们是想让我开心,不必这样,元启一日不醒,我一日开心不起来。”

“上古——”

“母神……”一声奶音从床榻上传来。

大家齐齐回头看,只见奶团子睁着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

“元启想去拉乌龟。”

————

这人界上巳节当真热闹,街市上,村落里,山顶,河边,处处锣鼓喧天,欢声笑语。

万鹊云车里,上古坐在窗前,穿过层层白云追望着元启的身影。

白烁熟悉人间,便抱着奶团子凑热闹去了。

上古推说不适,留在车内,天启也留了下来。

刚醒来,小奶团脸蛋也是奶白奶白的,没什么血色,身上没什么力气,只能由白烁抱着,在人群里四处穿行。

“以为还要等很久才能醒来呢,万幸。”旁边的天启说。

上古不说话,微微笑着。

“不知是元启体内蕴藏混沌之力无穷,”天启睇着上古的神色变化,“还是被抽去的混沌之力本就不多呢……”

上古顿时拉下脸来。

天启急忙又打自己嘴巴,“我又说错了!别生气!微笑——微笑——上古丫头笑起来最好看了。”

上古白他一眼,“你不是最喜欢吃喝玩乐吗,怎么不去?”

“你在这里,我怎能玩得尽兴,不如陪你说说话。”

上古又不语,继续望着下界。

大人们看小奶团子可爱,纷纷往他嘴里、怀里塞吃食、玩物,奶团子来者不拒,笑嘻嘻拉起衣服兜着。

“啧啧啧……”天启看过元启,又回头端详着上古,“这贪心鬼……”

上古听言笑了。

“这吃相一看就知道是谁的娃娃。”天启继续说。

“你是夸还是损?”

“夸,绝对是夸!”天启举手发誓,“你跟他一般大的时候,也是缠着我和炙阳四处玩乐。就像刚才元启那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闹着一定要去哪里哪里。我和炙阳没办法呀,一看你那双蓄满泪珠子的眼睛,心就软了。试问谁能拒绝一个哭鼻子的奶娃娃呢!”

“我怎么记得你们总是施幻术,骗我说这里就是哪里哪里,实际还是在神界呢。”

“嘿!这不有时候忙嘛!”

“炙阳忙还成理由,你忙什么,忙着喝酒?”上古继续斜眼看他。

“你还说我呢,长大后就跟月弥四处快活了,理都不理我和炙阳。”

“我跟月弥去玩还带着你们两个老家伙做什么?”

“你这鬼丫头——哼!虽说元启和你小时候一样是个小奶团子,不过还是有点不一样。”

“哪不一样?”

“元启哭鼻子那叫‘泪眼汪汪’,你哭鼻子,只能叫‘泪眼迷离’。”

上古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噗嗤”一笑扬手要打天启。

“母神!”元启瞬移出现在车里,抱着满满一兜东西。

“元启,你神躯还很虚弱,不要用法术。”上古把小奶团抱到腿上坐着。

“没事,白烁姐姐瞬移还没我快呢!”元启回头看一眼紧随其后瞬移出现的白烁,把衣服兜里的东西全亮出来,“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元启送你一样。”

“就一样呀!”上古故意说。

“也可以两样……可是元启全部都想要怎么办……”奶团子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要不母神化成你小时候的模样!他们肯定很喜欢你,往你兜里塞好多好多东西!母神你如果有不喜欢的,就给元启,元启全都要!”

大人们都被逗笑了。

把兜里所有东西全藏百宝袋,又把百宝袋恭恭敬敬藏进袖子后,元启便摇着上古衣袖,要她还有三伯、白烁姐姐一起去看热闹。

受不住小奶团撒娇,大人们只好顺着他去了。

上古抱着小奶团走在前面,白烁和天启跟在后面。

看着上古侧头与怀中的元启说话,嘴角笑意盈盈,天启感叹:“可算是笑了,今日算是来对了。”

“若清穆上神能与他们在一块便更美满了。”白烁突然说。

天启皱眉 ,“你没事提死去的人做什么?!”

见天启目光仍追着前面的母子,白烁眼底晦暗不明,“当年后池上神与清穆上神成婚,神尊您也在场,应当看到后池上神眼底满溢的幸福。如今上古主神虽恢复后池上神的记忆,往后也可能会遇上更大的欢欣,但眼底那层哀伤怕是再也抹不去了。”

“你以为她那层哀伤是因为谁?白玦?”

“世人皆知不管是后池上神还是上古主神,都为了清穆上神刺伤了白玦神尊,上古主神甚至还将白玦神尊逐出神界。”

“也许无尽的恨是源于无尽的爱呢!”

“小人浅薄。”白烁低头。

“后池清穆与你相识百年,他们还对你有恩,你替他们惋惜是自然的。但上古与白玦,或许你只见他们这一年多以来的纠缠,却不知他们的羁绊从六万年前便开始了。”

白烁沉默了,抬眼看天启,后者的目光仍持续放在前方玩闹的母子身上。

“小人虽伺候白玦神尊不过数日,但也看得出神尊与主神间有很多往事心结。小人自作主张把黑曜石链交给主神殿下,原以为那是殿下的神识,不承想……”

天启这时才停下脚步,转头正眼看白烁:“那事不怪你,是白玦他——”天启叹息一声,握住白烁的肩膀,“总之,不是你的措,不许你自责,知道吗!现在实在不是好时机,我以后再与你聊好吗?月弥?”

白烁低着头不看他,把握着自己肩膀的双手挣开,“神尊,小人是白烁。”

人群里腾起一阵响彻天际的鼓声,最后一声冲破天穹的鼓声刚落,万千水声呼声笑声四起。

泼水节开始了!

一道水柱泼到天启白烁两人身上。

上古母子跑过来,一人牵一手,把他们拉进泼水战阵中。

瓢泼水流中,天启目光锁住上古母子,他们浑身衣衫都湿透,脸上的笑容也从内而外绽放。

借着漫天的水流,天启任由泪水湿润眼眶,却不敢眨眼,紧紧地把上古母子的笑容锁住,能锁一刻是一刻。

“看到了吗?”他捏通灵诀问那头。

“嗯,看到了……”

——————

本章我愿称之为清池cp粉与古玦cp粉的论辩,不过很快双方cp粉会因为今天这些言论而后悔的。

感谢@好爱玦妹 提供的章节名🌹

下章揭晓新法术功能。

下章预告和本章白玦视角的彩蛋明天再更。

需要好多好多❤️❤️👍🏻推荐和评论

奶酪🧀

🌠

问一下哈,有没有姐妹想自学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回复一下就送,犹豫就是白给!冲鸭!!! ​​​

问一下哈,有没有姐妹想自学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回复一下就送,犹豫就是白给!冲鸭!!! ​​​

末桥

27.玄一果然还是反派

森简的死讯是森羽亲自带回的,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妖族。

只是令天启感到奇怪的是——魔族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快。

玄晶宫外,紫涵几人冷着脸看向来人。

“我听说森简那个老头死了,特地不远千里来吊唁……”那人身材高大粗犷豪雄,就是说话着实难听。

任谁都知道,说是吊唁,实则居心不良。

魔族地界与妖族相邻,两家时常因为地盘的原因大打出手。妖族无论是灵力还是人口都不敌魔族,所以通常都是被欺负的那一方。可自打天启来了妖界,森简就像是找到了靠山似的开始变得格外的硬气,魔族这才有所收敛。

魔族只知妖族有一个紫月妖君净渊,却不曾想净渊就是曾经的妖神天启。

因此,听到森简的死讯后,第一......

森简的死讯是森羽亲自带回的,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妖族。

只是令天启感到奇怪的是——魔族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快。

玄晶宫外,紫涵几人冷着脸看向来人。

“我听说森简那个老头死了,特地不远千里来吊唁……”那人身材高大粗犷豪雄,就是说话着实难听。

任谁都知道,说是吊唁,实则居心不良。

魔族地界与妖族相邻,两家时常因为地盘的原因大打出手。妖族无论是灵力还是人口都不敌魔族,所以通常都是被欺负的那一方。可自打天启来了妖界,森简就像是找到了靠山似的开始变得格外的硬气,魔族这才有所收敛。

魔族只知妖族有一个紫月妖君净渊,却不曾想净渊就是曾经的妖神天启。

因此,听到森简的死讯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看笑话。

妖皇都死了,区区紫月妖君算的了什么。

“既是吊唁,缘何来了这么多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们魔族想落井下石呢!”

紫涵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吊唁?骗小孩呢?

“那我换个理由,我们是特来帮衬你们的。魔族和妖族好歹是同宗,妖皇为仙界小人所害,于情于理我们魔族都要来一趟啊?”那人努力装出一副真诚的模样,却在发现做不到之后陡然换上了讽刺的嘴脸。

“你……”

紫涵虽恼怒于魔族的出言不逊,但却也无话可说。因为他和很多人一样都觉得森简之死和仙界脱不了干系,本来只肖问森羽便好,可偏偏森羽又怎么都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双方僵持间,一道熟悉的声音自半空传来——是玄一。

“许久未见,你们倒是热心肠起来了啊?”

那人一愣,看了眼玄一,随即毫不留情地说:“神尊,怎会在此?”

玄一笑了一声,走向天启,揽着天启的肩膀将他带到自己怀中。

天启下意识挣扎,耳边却传来玄一的声音:“魔族一贯目中无人,怕是对我也不似从前那般忌惮。配合我,我帮你退了他们。”

“本座陪在未来妻子的身边,有何不可?”玄一漫不经心地说。

闻言,天启不着痕迹地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神尊当年不是曾昭告过魔界,说自己心上人是妖神天启嘛?怎么……”话音未落,那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错愕地看向玄一怀中的天启。

魔族生性凶残,嗜杀成性。缺点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却不得不提仅有的一个的优点——专情。

凡魔族中人一生只认一个妻子,弃之不娶,死后相殉。

玄一说紫月妖君是他的伴侣,便是在说紫月妖君就是当年的妖神天启。

那人不自觉的颤了颤——妖神的名头也没比当年的玄一好到哪儿去,要不是因为长得太好,估计也是个凶名在外的。自己在他面前蹦跶,不是找死嘛?

……

“玄一,你授意的。”

退了魔族后,天启并没有回自己的寝殿,而是追着玄一进了寝宫。

玄一转过身来,叹了一口气道:“不是。”他说得诚恳,可惜天启并没有相信。

“魔族奉你为主,就算你许久未归也绝不可能会对你如此不敬。更何况你和魔族首领对峙的时候,看似针锋相对,实则一直都有眼神交流。”天启在妖族的事情少有人知道,当时那人惊讶的反应是正常的,那么他下意识地看向玄一就一定不是装出来的。

无论演技怎么高超,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很难伪装的,更何况还是魔族那群智商普遍都不怎么高的。

“他一直在顺着你的意思说话……”天启直直地看着他说道,颇有几分质问的味道。

玄一笑了一声,像是被惹恼了一般:“你怀疑我?天启,你不怀疑白玦却来怀疑我?”

他快步上前一把扣住了天启的腕子说:“良善之人不会永远善良,恶邪之人也是有改变的可能的。”

天启看了他一会儿,而后面无表情地抽出手:“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变,恶邪之人也有可能依旧是奸妄之徒。”

“我希望是我想多了……”

言罢,也不去看玄一,转身走了。

他从未对玄一说过重话,一是顾及往日情面,二是他打心底里不相信玄一是会做出这些事儿来的。可当他真正怀疑到玄一身上的时候,却发现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得到了一个很好的解释。

玄一阴沉着脸站在树下,目光阴骘地盯着天启离去的背影——我不想再伤你的,你为什么总要逼我。

“神尊,我……”声音自树后传来,带着几分心虚。

玄一瞥了他一眼,嗤笑道:“不怪你,是我大意了。他如今是妖界的紫月妖君了,哪里还是当年的天启。”

“神尊,妖神已经怀疑上我们了。是不是……”那人又道。

玄一勾了勾唇,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有个人比我们更适合对付他……”

玄一又道:“你去仙界转转,把消息递给白玦,就说我和天启要请他喝喜酒。”

"是“那人连忙应声退下。

苍白的闪电杀进殿内,照进了玄一的眸子。他下意识地闭上眼,只觉得心中悲凉。


不屑一顾是相思

【玦启】相思 (二十五章)

二十五章  成亲

净渊真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不得不用力推开清穆的深吻,他心跳得过于快速,身体被清穆紧紧搂着又无法畅快呼吸,如今推开清穆之后,净渊只觉得眼前发黑,头晕得厉害,靠在清穆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净渊,净渊,你没事吧。”清穆也从刚刚激动的心情中缓过来,连忙伸手搂着净渊的腰,让他舒服的靠着自己,另一手抚上净渊的背帮他顺气。

“净渊,你吓死我了,你以后不要为了救我再自伤了。”清穆拍着净渊的背,想到净渊受的伤,忍不住边说边流下眼泪,“我自小长的皮实,师父说我福寿绵长,逢凶化吉,死不了的。你以后不要救我了,我命硬着呢。我不想看到我的小狐狸再受伤了,我的心会疼,真的疼,特......

二十五章  成亲

净渊真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不得不用力推开清穆的深吻,他心跳得过于快速,身体被清穆紧紧搂着又无法畅快呼吸,如今推开清穆之后,净渊只觉得眼前发黑,头晕得厉害,靠在清穆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净渊,净渊,你没事吧。”清穆也从刚刚激动的心情中缓过来,连忙伸手搂着净渊的腰,让他舒服的靠着自己,另一手抚上净渊的背帮他顺气。

“净渊,你吓死我了,你以后不要为了救我再自伤了。”清穆拍着净渊的背,想到净渊受的伤,忍不住边说边流下眼泪,“我自小长的皮实,师父说我福寿绵长,逢凶化吉,死不了的。你以后不要救我了,我命硬着呢。我不想看到我的小狐狸再受伤了,我的心会疼,真的疼,特别特别的疼。净渊,我不管,当初我和你签了灵契,我欠你的灵珠这辈子都还不上了,我这辈子就赔给你,当你的小书童,小跟班,小护卫,赖上你,我就不走了,你去哪里我去哪里,你赶我,我也不走!”

“傻瓜,”净渊现在缓过来一些,虽然身体还是虚弱的厉害,说话也是有气无力,但是他还是尽力将自己搂着清穆的胳膊紧了紧,“你值得啊。”净渊说完便再也不说话了,他实在太累了。清穆低头看,净渊已经睡着了。“净渊,”清穆低头吻了吻净渊的额头,“我必不负你。此生我清穆只为净渊而活。”

清穆轻轻将净渊打横抱着从温泉中出来,用法术烘干了自己和净渊身上的亵衣,便抱着净渊直接去紫月阁南边的暖阁而去。

“净渊!!我的净渊!”正抱着净渊的清穆刚听到一个陌生的高亢的男声喊净渊的名字,还没看清,就被人一把将怀里的净渊抢走,同时眼前一阵红色的虚影飘过,鼻子里立刻窜进来一股甜腻的香气。

清穆怒了,竟然当着他的面抢走净渊,“太苍枪!”清穆暴怒,脖子上青筋浮现,“什么人!将净渊还给我!”说着举起太苍枪就冲着红色的人影刺过去。

“毛头小子,劝你赶快滚,我要带净渊回去!”说着那人转过身,一手抱着净渊一手召唤出一柄钢鞭挥向清穆。两个人就猝不及防交上手,一个心急怕净渊被来历不明的人拐走,对着来人下了狠手,招招用尽全力,一个抱着净渊又要护着他又要抵挡太苍枪的神力,自然节节败退,但是那人嘴上不饶人,“小子,你爷爷我有要紧事,别拦着,赶快滚!”“把净渊还给我!”清穆着急,又开始将三味真火灌注在太苍枪上,只见金光白光闪烁,神兵的碰撞之声响彻周围,神力震荡之下,房屋的窗子和门纷纷被震开。

“住手!净澈你住手!”两人正打着,身后传来两个焦急的女声,“清穆快停下!”白烁的声音传来,清穆有点晃神,一不注意,就被对方抓着机会,一鞭子抽在清穆胳膊上,“咣当”一声,太苍枪应声坠地。清穆急怒攻心,又被抽了胳膊,他吐出口中的血沫子,手中结印接着冲过去。

“净澈,你赶快放下净渊,他要休息!”一道红光闪在两人中间,挡在中间的是常沁。“清穆?!你就是清穆?正好,拿命来!”那红衣人听到白烁的喊声,将净渊推给常沁,说着将鞭子化成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超清穆刺过去。清穆连忙运起神力阻挡剑气,手中也没闲着,虽然单手,还是招来太苍枪,奋力阻挡,两个人又打起来了。

“净澈!你发什么疯!”常沁又将净渊托付给白烁,“拜托了,白烁,你先带净渊进去。”说着常沁召出自己的命剑,也加入两人之间。“清穆,净澈,别打了,我说一二三你们同时收手!”常沁推开红衣人的剑,转过头对着清穆说,“小狐狸,你别插手!我要挖他的心,换给净渊!”

“常沁姐姐,他要抢走净渊,你怎么还帮他!”清穆也急了,并没有放下太苍枪,两边正闹得不可开交,三个人打成一团,小院里的神树石桌石凳全都遭了殃。

“别打了!哥!!你不许伤害清穆!!!”正打着,净渊的声音传过来,白烁的剑也正好挡在两人之间,和常沁一人一个将清穆和红衣人拉开。“哥!??”清穆突然被惊到,一时之间呆立在原地。两人同时转头看到净渊正站在小院的边缘,皱着眉头看向这边。

净渊脸色不好看,瞪着红衣人,“哥,你脑子不好就不要……”还没等净渊说完,那红衣人立刻蹿到净渊身旁,一把抱住净渊,脸色瞬间从狠戾乖觉的神色转换成涕泪横流,抱着净渊开始哭,“我那可爱的弟弟呦,你怎么这么倒霉,被个毛头小仙拖累得变回原形,妖丹都给了人家,肯定是你单纯善良被这油头粉面的小白脸骗走妖丹,来,哥哥替你拿回来,我剖开他的心,把妖丹还给你!我那可爱又漂亮的弟弟呦,你可心疼死哥哥我了!我们换完心就回家好不好,爹娘都担心死了,我的好弟弟哟,我的心肝哟。”净渊听到这一大串“弟弟呦,弟弟呦”的碎碎念,遍体生寒,身上打了几个冷战,“你有完没完,说的什么混账话,清穆是我的,我的”净渊有点卡壳,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我是净渊的道侣!我们早就结契了!”清穆突然插话,“哥哥,刚才是我冒犯了,但是看在我心系净渊的份上,原谅我吧。”清穆说着冲着净澈抱拳拜了拜。

“去去去,谁是你哥哥!”净澈没想到还有人比他脸皮还厚,刚刚打得拼死拼活,现在突然就改口叫哥哥还立刻道歉了。净澈把净渊护在身后,龇着牙,“小子,你心里有我弟弟的妖丹,要是你识相,就赶快自杀,我好取出来还给我那傻不拉几的弟弟,”还没说完,净渊突然一掌拍向净澈,“哥你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妖丹是我自愿给清穆的,我送他就是他的了。我活着你就别想伤害清穆,要不然我连你也不认!”净渊瞪着净澈,脸上少有的认真。

“弟弟哟!你竟然为了外人谋害你亲哥!”净澈作势捂着胸口开始抱怨,“哎呀,我的亲弟弟还没娶亲嫁人的,等一下,”净澈突然转过头,抓着清穆的领子凑近清穆脸恶狠狠地问,“小子,你刚刚说什么,什么道侣,什么结契?”

“哈,嗯,哥哥,我确实和净渊结契了,要不您看看?”清穆正看热闹,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有意思的人,正暗暗发笑,冷不丁被净澈抓着领子胁迫,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把胳膊伸出去,手腕上浮现出一道紫色的灵识。净澈低头禁着鼻子闻了闻,“嗯,是净渊身上的味道。”净澈眯着狭长的丹凤眼,松开清穆的领子,把清穆推到一边,“小子,既然你们结契了,给净渊当个暖床的小厮也不错,那就跟我们回青丘吧。等我弟弟成亲了,你就当净渊的陪嫁吧。”净澈摆摆手,转身要抱净渊,“来,好弟弟,跟哥哥回家了!”

“成亲!!!”看热闹的几个人同时大声喊出来,其中清穆净渊喊得尤其大声……

净渊开始捂脸,随后就气的开始咳嗽;清穆脑子里全是成亲这两个字,嘴巴张成O型一直合不上;白烁很尴尬,转身就要往外走,被常沁拉住了;常沁心想以后可别让人知道自己认识净澈,抓着白烁不想让自己一个人尴尬……


小七混剪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小七混剪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小七混剪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小七混剪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既然仙族如此腐朽,那本尊今日便替上古裁决,灭了这仙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