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糖

33.5万浏览    5131参与
木列崧
不像演的 更新水一发 |ΦωΦ...

不像演的

更新水一发 |ΦωΦ)有参考

不像演的

更新水一发 |ΦωΦ)有参考

小芙蝶

今天刷到了一个太太画的白糖 太好看了 

今天刷到了一个太太画的白糖 太好看了 

是梅子不是裤子
咱浅浅复健一下 真的很想看西装...

咱浅浅复健一下

真的很想看西装糖

鸽了好久于心不忍是吧

最近到处爬墙

咱浅浅复健一下

真的很想看西装糖

鸽了好久于心不忍是吧

最近到处爬墙

WhiteCatAndLilac

【白黯白·仙侠】念念不忘·Ⅲ

白黯白。


仙侠背景。


突然产生的脑洞,写个短篇,应该能很快结束,经不起考究,看个乐呵就好。


重度OOC预警。菜鸡文笔警告。


不喜欢自觉退出去,谢绝人身攻击。

                         


  突然被通缉这件事实在让猫窒息,尤其是以勾结魔修打伤同门这个理由被通缉。


  白糖沧桑抬头,45°......

白黯白。


仙侠背景。


突然产生的脑洞,写个短篇,应该能很快结束,经不起考究,看个乐呵就好。


重度OOC预警。菜鸡文笔警告。


不喜欢自觉退出去,谢绝人身攻击。

                         


  突然被通缉这件事实在让猫窒息,尤其是以勾结魔修打伤同门这个理由被通缉。


  白糖沧桑抬头,45°角仰望天空。他刚刚躲过一波追杀,浑身狼狈不减他半分风华。


  他近些日子一直是和黯同行,他知道黯是魔修,但依旧觉得自己和他志趣相投,甚至和黯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内心的空洞都被填满。


  妖峰与其他峰不同,妖峰并不禁止弟子结交魔门弟子,所以他也就放心和黯一同游历了。


  可那个据说是被他打伤的水峰弟子墨邪是怎么回事?他知道墨邪是小青的舅父,但他根本没见过墨邪,何谈打伤他!


  白糖明白这大概又是归一宗内权利争斗搞出来的事情,但妖峰从来不参与他们人族的这些斗争,他不接受自己突然成了炮灰。


  白糖还是觉得自己好冤,他啐了一口,干脆地骂出心里话:“破烂宗门,迟早要完!”。


  这话倒也不错,一天天只知道内斗的宗门不完蛋谁完蛋?


  也不知道黯能不能找到我。


  白糖有些担忧,黯前一天刚离开,第二天水峰的执法弟子就到了,他察觉到不妙,没有下死手,只是甩开了他们,现在已经跑得很远了。


  若非他摆脱他们后才知晓通缉令的事,谁还注意下手轻重啊,哪只妖忍得了这委屈!


  不知道黯去做什么了,有没有遇到危险。


  ……


  黯很安全,至少比白糖安全多了。他回魔宫了,为了一些材料。这些日子,他终于摸清了白糖的状态,这也让他陷入了自责——修封印了白糖的记忆。


  他当初入魔时虽说是遭了奸人算计,但那时他已经化神,虽说突破不久,但也是一方大能了,只是他烦透了如今归一宗内部的权力倾轧,借此脱离归一宗罢了。他以为修能照顾好白糖,却是低估了自己对白糖的影响,若非万不得已,修又怎么会封印白糖的记忆!还有白糖的心魔,只怕也是因为自己。


  黯手背抵着额头,神情晦涩不明。这些年,他只听闻白糖过得很好的传闻加之对修的信任,竟从未想回去看看白糖。


  青年颓然地靠着墙,手摩挲着挂在腰间的毛笔。是他对不起师弟,可他却甚至不知道如今这样做是对是错。


  他终究是强打精神,打开了库房的门,他取了一个匣子便离去了。


  ……


  白糖现在很烦躁,非常非常的烦躁。


  自通缉令下来后,什么蝇营狗苟的玩意儿都以为能来踩他一脚,或者想要捡漏。这些人很弱也很麻烦,他又不是什么嗜杀成性的魔头,也不可能把所有见过他的人都杀了。但那些人一有他的消息就会如同看见猎物的鬣狗,死咬着他不放。他已经好些天没休息了,而且……白糖眺望归一宗方向,只怕下一波执法者里会有水峰长老,到时候还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呢,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黯一面。


  白糖甩下剑上的血渍,收剑回鞘,他并不是很擅长用剑,却对用剑有一种莫名的执着。


  夕阳下,一场一边倒的屠杀悄无声息地发生、结束,白发少年的身上终究被血色污浊。


  执法者的到来比白糖想像的要快得多。


  经过这些日子的追杀,白糖硬生生给自己杀出了一条路来,还敢来找他麻烦的人已经很少了。这日,白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了。他直接变回原形,小白猫一头扎进浴桶中,洗去一身灰尘与血迹。


  执法者来的不赶巧,现场就很尴尬,那位水峰出来的长老闯进屋子的时候只看到一只小白猫,谁不知道妖峰的白糖君原形就是一只小白猫,主要是时间不太好,她进来的时候,小白猫在泡澡。现场就很微妙。


  白糖轻叹一声,从浴桶中跳出来,用灵力烘干自己的猫,化为人形,手持三尺青锋,戒备地看着这些不速之客。


  “束手就擒吧白糖,你赢不了老身的。”


  水峰长老并不是很想以大欺小。


  白糖看着手里的剑,心知只凭自己半吊子的剑术是无法从这位化神期的长老手中逃脱。他松开手,长剑落地发出“哐当”的声响。长老正惊讶于他如此轻易的放弃,却见他提着把龙胆亮银枪冲了过来。水峰长老迅速后退,她抖开水袖,意图缠住白糖的枪。


  白糖却是绕开水袖,并不纠缠,却也没有退。长老打量着眼前这个气质大变的少年,分明不过元婴,刚刚那一枪所蕴含的势却连她都感到心悸。白糖在拿出龙胆亮银枪的那一刻就褪去了那一身与黯相似的温润书生气,只余一往无前的桀骜。


  白糖的枪就像像他这只猫,带着凭一腔孤勇荡平天下不平事之意。他放弃了防御,大有同归于尽之势,长老是却不想和他换伤的,畏首畏尾,竟是让白糖冲出重围。长老咬牙,只觉颜面扫地。


  “追!”。


  白糖冲出重围后没能飞太久,他伤得很重。他毕竟只是元婴,对方也不是酒囊饭袋,面对化神和一群元婴的围剿,他能坚持冲出来已经是极限了。他从空中掉了下去,连人形都无法维系,小小一只噙满鲜血毛团如同流星般划落。

WhiteCatAndLilac

【白黯白·仙侠】念念不忘·Ⅱ

白黯白。


仙侠背景。


突然产生的脑洞,写个短篇,应该能很快结束,经不起考究,看个乐呵就好。


重度OOC预警。菜鸡文笔警告。


不喜欢自觉退出去,谢绝人身攻击。

                           


  世有仙宗,宗名归一,其峰十三。间有一峰,为妖地。峰主名修,世称妖尊。其座下有一白......

白黯白。


仙侠背景。


突然产生的脑洞,写个短篇,应该能很快结束,经不起考究,看个乐呵就好。


重度OOC预警。菜鸡文笔警告。


不喜欢自觉退出去,谢绝人身攻击。

                           


  世有仙宗,宗名归一,其峰十三。间有一峰,为妖地。峰主名修,世称妖尊。其座下有一白猫妖修,乃不世出之天才。见之者皆叹其风光霁月。


  世人皆知白糖君而不知其叛门入魔的师兄,甚好。


  一身黑袍的人坐于窗边,听着茶楼里说书人讲着关于白糖的故事,手指轻扣桌面,神游天际。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说书人的故事已经过去了一轮,黑袍人起身正欲离开。这时,他的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扯下了他的兜帽,黑发披散开来,儒雅的脸庞暴露出来,赤色的竖瞳提醒着人们他非人的身份。


  黯迅速抓住那只手的手腕,他不悦地看向对方,却在看到对方的脸时愣住了。但对方显然比他更懵——白发的少年金色的瞳孔收缩,嘴唇微张,好好一个明眸皓目、唇红齿白的少年,看着竟像只呆头鹅。


  白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去抓对方的兜帽,即便对方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自己也不该如此冲动才是。他迅速回神,意图抽回手,行礼道歉,却发现自己无法挣开对方的钳制。他无奈地就这样微微鞠躬致歉。


  “抱歉,晚辈也不知怎得,只觉前辈亲近,竟不自觉冒犯了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白糖看着面前皱着眉的黑发妖修,心里暗自叫苦,他已经元婴期了,这位前辈显然修为在自己之上,只希望前辈不要和自己计较才好。


  黯看着白糖从惊愕到平静,看着他镇定下来后变得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地道歉,只觉不对劲——甚至,白糖除了扯他兜帽这一出格行动外,面对他完全是陌生的态度。


  他松开白糖的手,略微迟疑,还是问了一句:“你不认识我?”。


  “前辈说笑了,晚辈并不曾见过前辈。”。


  白糖有些疑惑,如实回答的同时却也松了口气。


  “白糖!”。


  白糖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同伴的呼唤。黑色短打的青年走到他的身边,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还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咋咋唬唬的时候!”。这那次意外之后。武崧默默在心里补充,但他看到白糖面前的人的时候面上还勉强维持着镇定,内心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小黑师兄怎么会在这里,难道白糖是因为小黑师兄……也不对,看白糖的反应,他应该并不记得小黑师兄才是,那应当只是意外了,没想到小黑师兄还活着。


  “这位是?”,武崧装做刚看到黯的模样问了出来。


  “这位是偶然遇见的前辈,我无意间冒犯了前辈,正在给前辈赔罪。”。


  闻言,武崧和随后赶来的小青、大飞都是一愣,从那次意外白糖醒来之后,白糖就如同被小黑师兄附体了一般,温润沉稳,克己守礼,进退得宜,没想到时隔四十九年,他再次冲动竟又是因为小黑师兄。


  思及此处,众人皆是内心复杂却不能言说。在他们交流的间隙,黯也在观察他们,他知道他们认出自己了,也确定了白糖的状态不对劲,即如此,便不可放任——何况,即便不想承认,但看着白糖和过去的自己如出一辙的行事,他多少有点慌了。别人不知道白糖的性子,他还不清楚吗?且,他的身上有心魔的痕迹。


  “不必唤我前辈,在下名黯。”。


  ……


  出去四人回来五人,回到客栈的白糖一行人有点懵,而作为让他们心绪不宁的罪魁祸首黯却是毫无自知之明,老神在在地跟着他们。谁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局面的。


  两天后武崧他们就离开了,他们一直是三人小队,这次只是完成任务后遇到在外游历的白糖才稍作停留,如今归一宗内乱得很,白糖可以不回去,他们却是不行。


  白糖再次踏上旅途,这次向来形单影只的他身边多了一个身影,虽然有些不适应,但他显然很欢喜。不信?您看啊,他如死水般平静的眼眸里有了波澜。


  ……


  那天断崖上,心身俱疲的白糖变回原型后,被修抱回了房间。修在经过再三思考后,终于还是决定封印白糖的记忆。白糖的心神已经经不起他这样悲痛下去了,没有时间给他慢慢适应,若是放任自流,只怕会损了他的根基!


  之后,归一宗上下都对小黑这个名字三缄其口,如同从未有过这样一只猫。只是谁也没想到,白糖醒来后是不悲伤了,但整只猫就像成为了另一个小黑,让人担心不已。


  事实上,白糖从金丹初期到元婴巅峰只用了三十四年,之后他在元婴巅峰卡了十五年。以他的天资本不该有瓶颈,但在突破化神际,他却莫名生了心魔。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生了心魔一事,只称心境未到,下山游历去了。不曾想,终是遇到了足以牵动他心神的存在。


  夜晚,白糖躺在床上,他已经很久没有修炼了。他知道,谁都看得出来自己的不对劲,但谁也没办法。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只要修炼,心魔就会出现。想睡觉,梦里却有一个模糊远去,让他魂牵梦萦、痛彻心扉的身影。漫长的夜成为了一种折磨。


  他点燃油灯,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本地方志,倚着床,随意地看了起来。

小尹同学
我发誓不摸了 最后一次

我发誓不摸了

最后一次

我发誓不摸了

最后一次

Ozacc

肩膀和锁骨是这么画的吧

[图片]
偷懒了(其实是一直在改脸),所以有一点点的不协调(不止一点),有点过于健壮(何止一点)总之就是,想说一下我确实画了🌚


偷懒了(其实是一直在改脸),所以有一点点的不协调(不止一点),有点过于健壮(何止一点)总之就是,想说一下我确实画了🌚

Ozacc

闭关(占tag致歉)

我去改改草稿了,都是些什么东西,不堪入目,麻了(其实已经画出来半成品了,但我觉得不太行,会雷到各位的眼睛)

白糖的发型是我驾驭不了的,我在努力。。。

主要是这个,重心很难把握好(其实是我趴在床上画,人东倒西歪,画出来的也东倒西歪🌚)

大概闭关两三天,给我点时间,加工一下

我的眼睛出了点问题,不能熬夜画了,现在就是眩光太严重了,纯色都能看出光影,而且看到的画面都是变形(可能是自动看到了脑补后的画?),画的时候和画完一会再看就是两幅画,感觉这眼睛要废了

只能感叹大佬们太厉害了

我去改改草稿了,都是些什么东西,不堪入目,麻了(其实已经画出来半成品了,但我觉得不太行,会雷到各位的眼睛)

白糖的发型是我驾驭不了的,我在努力。。。

主要是这个,重心很难把握好(其实是我趴在床上画,人东倒西歪,画出来的也东倒西歪🌚)

大概闭关两三天,给我点时间,加工一下

我的眼睛出了点问题,不能熬夜画了,现在就是眩光太严重了,纯色都能看出光影,而且看到的画面都是变形(可能是自动看到了脑补后的画?),画的时候和画完一会再看就是两幅画,感觉这眼睛要废了

只能感叹大佬们太厉害了

桀纣。

近两周的,大部分是崧


⚠️刚开始搞二创,存在画风差距⚠️

近两周的,大部分是崧



⚠️刚开始搞二创,存在画风差距⚠️

小尹同学

如果白糖中了变成女孩的术

英姿飒爽的女喵

小青姐姐最近乐衷于开发新发型

偶尔会比较悲伤

武崧表示女猫猫就该有女猫猫的自觉

要不然他分分钟原地爆炸给你看


如果白糖中了变成女孩的术

英姿飒爽的女喵

小青姐姐最近乐衷于开发新发型

偶尔会比较悲伤

武崧表示女猫猫就该有女猫猫的自觉

要不然他分分钟原地爆炸给你看


WhiteCatAndLilac

【白黯白·仙侠】念念不忘·Ⅰ

白黯白。


仙侠背景。


突然产生的脑洞,写个短篇,应该能很快结束,经不起考究,看个乐呵就好。


重度OOC预警。菜鸡文笔警告。


不喜欢自觉退出去,谢绝人身攻击。

                        


  “白糖,你别太难过,小黑师兄如果还在也不会想看到你伤心的。”


  “白糖,你别冲动,没人害小黑师兄,他是自己着...

白黯白。


仙侠背景。


突然产生的脑洞,写个短篇,应该能很快结束,经不起考究,看个乐呵就好。


重度OOC预警。菜鸡文笔警告。


不喜欢自觉退出去,谢绝人身攻击。

                        


  “白糖,你别太难过,小黑师兄如果还在也不会想看到你伤心的。”


  “白糖,你别冲动,没人害小黑师兄,他是自己着火入魔了。


  “是啊!白糖,这是个意外,谁也不想的。”


  “着火入魔,打伤多名门内弟子,证据确凿,掉下断崖便宜他了!”


  ……


  白糖跪坐在断崖边,他已经在这里静默了一天一夜了,纷纷扰扰的言语在他脑中回荡。断崖上阳光明媚、云雾缭绕,满地狼藉与血迹却暴露了这里发生过的惨烈战斗。


  前天,白糖终于完成了半个月前接下的宗门任务,任务不难,只是那魔修太能藏,这半个月基本上都是在找人。白糖兴高采烈的回到宗门,第一次独自一猫完成宗门任务的小少年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师兄分享自己再次经历,过于兴奋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弟子看他时带着同情的眼神和宗门内凝重的气氛。


  小少年带着他给师兄带的礼物,却没能找到他的师兄。他正想着找人问问,却见师尊身边的小童过来告诉他师尊寻他。白糖略微犹豫,终是去见师尊了。


  一点微妙的,不太好的预感萦绕心头,白糖来不及细究。


  大殿里,白发青年高高在上,白糖一个恍惚,竟觉得相处了十五年的师尊有些陌生。但也只是一个瞬间,他迅速回神,走上前去,拱手行礼。


  “师尊,弟子回来了,弟子成功突破,已经结丹了!”。


  修转过身,看着雀跃的少年,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未等他开口,却见白糖眨巴着他那双水灵灵金色的大眼睛,一脸期待的问道:“师尊,师兄他出去了吗?我回来没看到他。”


  修走到白糖的身边,摸了摸他的脑袋,还是告诉了他残忍的现实。


  “三天前,小黑堕入魔道、打伤同门,已经被宗门除名、打下断崖了。你,莫要再提他。”。


  白糖僵住了,原本熠熠生辉的金色眼睛茫然的望着修,嘴唇微张,五雷轰顶不及他此刻的感受。


  “这不可能,师兄他不可能……”。


  白糖不知所措却本能地想替师兄辩驳,他慌乱地看着修,希望修告诉他,这只是个过分的玩笑。但这显然不是,修不赞成的眼神打断了他的话。他拢了拢衣袍,接着大袖的遮挡,手不动声色地拂过腕上的紫铃。


  修眼见着白糖神情黯淡,心痛不已,只盼他不要生了心魔。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自去休息——这孩子刚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呢。


  “弟子告退。”。


  白糖敛眸,走出大殿时,整只猫仿佛魂在天上飘。修担忧的看着白糖离去,却也无可奈何。


  这孩子虽说是他捡回来的,但却是小黑一手教导养育大的。小黑把他教养的很好——活泼开朗、心思纯净、嫉恶如仇、黑白分明。对白糖来说,小黑无疑是他心中最重要的重要的存在。希望这孩子不要做什么傻事。


  白糖从大殿中离开后并没有去休息——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叫他如何能安心休息!他浑浑噩噩地向断崖走去,却被一个一身黑色短打的少年拦住。少年身边是一名蓝裙少女和一名胡茬旺盛的少年——他们是白糖的朋友。显然他们是听说白糖回来了因为担心白糖而聚集于此。


  他们围绕着白糖,一路安慰,将他送回房间休息。在看着失魂落魄的白糖情绪似乎稳定下来后才离开。


  白糖最终还是跑到了断崖,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过来的,一路上回荡在脑中的是朋友的安慰和其他弟子的幸灾乐祸。


  他如同行尸走肉般来到了断崖,这里其实只是普通的较为高耸的悬崖,只是崖下是绝地,未曾有人活着出来过。


  白糖捡到了一只沾着血污的紫铃,和它腕上的那只一样。他终究是控制不住情绪,崩溃地跌坐在地——那是小黑担心他的安危为他炼制的法器,可以感应到对方的位置,并且可以短距离传送。稚嫩的脸庞上,泪水无声无息地滑落。


  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只匣子,闭上眼,松手,将它抛下了悬崖——那是他给小黑带的礼物。


  他就这样恍恍惚惚的跪坐在断崖边。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就如同要在这里等到天荒地老,他想啊,师兄怎么舍得让他跪那么久呢?师兄一定会回来的,他要等师兄回来。


  风云变化,阴云密布,大雨倾盆,又雨过天晴,晴空朗朗。


  白糖的嘴角有鲜血涌出,他不知道等了多久,他终究没能等到他的师兄,反是自己,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甚至连人形都无法维系,化作一只白色小猫,蜷缩成一团。


  身后传来叹息,是修来接他的小徒弟了。

  

晨曦之流年

白武

上次不是发白武吗?有大佬告诉我,我打错字了,有图有真相↓

[图片]

又因为老福特卡bug,我成功又一次走进了测测CP名

我这次把上次发的图和这次的图放一块来看看↓

第一组

[图片]

[图片]

阿这……

好像神马区别都没有

第二组

[图片]

[图片]

……

我真谢谢你啊!(^_^)

我爱死老福特了

一模一样!!!!!!

再来看看第三组

[图片]

[图片]

没啥好说的了……

散会!

上次不是发白武吗?有大佬告诉我,我打错字了,有图有真相↓

又因为老福特卡bug,我成功又一次走进了测测CP名

我这次把上次发的图和这次的图放一块来看看↓

第一组

阿这……

好像神马区别都没有

第二组

……

我真谢谢你啊!(^_^)

我爱死老福特了

一模一样!!!!!!

再来看看第三组

没啥好说的了……

散会!

医用酒精兑水加波霸

最近摸的两个来着的(第二个是画毁了的来着的(第一个也没有好到哪里)所以顺其自然吧

最近摸的两个来着的(第二个是画毁了的来着的(第一个也没有好到哪里)所以顺其自然吧

冷罂

武崧你不要嚣张,迟早我有一天会把你老婆拐走!

武崧你不要嚣张,迟早我有一天会把你老婆拐走!

白向雪

【京剧猫】时光回溯34

〔中长连载/白糖中心/重生梗/剧情向/文笔渣(重点)〕

第三十四折 韵灵 抉择

〔说起来,黑糖,你知道《韵灵》为什么叫‘韵灵’吗?〕

【 不知道,大抵因为起名的人懒得想名字。】

或许,可以换一个思路去理解这句话。

———————————

“明月姐!”白糖追出去,呼喊声随风飘传得很远,明月没有回头,只是兀自向前奔跑着,在现在的她看来,也许所有人都想要抢她手中的念心匣。

判官令下,心中忧虑过多,纵然明月也不敌。无情和刑天就要将念心匣拿下,这时白糖堪堪赶到,却不知如何是好。

他忘了一个很重要的时间节点。

师傅要来了。

“明月姐!收手吧!”他说,“傀儡...

〔中长连载/白糖中心/重生梗/剧情向/文笔渣(重点)〕

第三十四折 韵灵 抉择

〔说起来,黑糖,你知道《韵灵》为什么叫‘韵灵’吗?〕

【 不知道,大抵因为起名的人懒得想名字。】

或许,可以换一个思路去理解这句话。

———————————

“明月姐!”白糖追出去,呼喊声随风飘传得很远,明月没有回头,只是兀自向前奔跑着,在现在的她看来,也许所有人都想要抢她手中的念心匣。

判官令下,心中忧虑过多,纵然明月也不敌。无情和刑天就要将念心匣拿下,这时白糖堪堪赶到,却不知如何是好。

他忘了一个很重要的时间节点。

师傅要来了。

“明月姐!收手吧!”他说,“傀儡师不会信守承诺的!”即使韵力有损失,白糖也无所畏惧,还是决定抢下明月手中的念心匣,在他看来这可是把他搞得“隐身”的家伙,可得好好研究。

“小猫,我劝你最好不要打扰判官办事。”判官令这下换了个目标。

阴风阵阵,卷来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是唐明,只不过此时的他在傀儡师的操纵之下,双目无神,斗笠上贴着符咒,戾气环身,只是毫无感情的杀戮工具罢了

见此,无情挥手命令撤退不趟浑水。

“刑天得令嘞。”

————————

“拿到念心匣,消灭星罗班。”唐明口中不断重复的话语让白糖心如刀绞,看似死守念心匣,暗地里却在布局谋划,半推半就地把念心匣给了唐明,更是为了接下来观察星罗班能否看见他。

明月听了这话,几乎是马上反应过来傀儡师耍了她。

既然已经救了天王星,那么,救下师傅,也定要尝试。白糖往长远想着。

明月不再被压制,便又动了抢夺念心匣的念头,她也确实这样做了。

“师傅,手下留情啊啊啊啊———”白糖现在的状态简直是被唐明按在地上摩擦,他趁唐明不注意,用《韵灵》试探过,但奈何此时这本往常好似无所不能的“空白书卷”此时也只能吸收唐明身上细微的混沌。

[之前那一顿吃撑了?]白糖没由来地想,却没时间深究,他本以为这样可以使师傅的实力衰减一些,好帮助大飞实现韵力晋级。

既然如此,便拖延局面静候大飞他们吧。

星罗班三猫赶到时,但见唐明师傅收起念心匣的模样,还有明月正与唐明对立。

白糖始终站在明月的视线范围内。

甚至,站在身前。

之后便是星罗班和明月对峙,却发现唐明被傀儡线控制的戏码。

唯一不同的是……星罗班始终下不去狠手,他们与唐明相处的时间这么久,情谊这么深厚,唐明确是像他们的父母一样。

过了一会儿,明月也发现了异样:“他们看不见你?”是只有她和白糖能听到的声音大小。

白糖点头, “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他斟酌几分,“明月姐能否,帮星罗班一把?”

“凭什么?”

“凭我救下了天王星。”

————

最终星罗班还是把唐明体内的韵线斩断,使唐明恢复了原样。不论是因为明月的警告还是自身对师傅的了解,他们终是选择奋力一博。

当然,大飞也实现了韵力晋级。

这样的结果,带给武崧的,除了和师傅团聚的感动和喜悦,为大飞感到高兴,还有

嫉妒,以及……

无尽的愧疚如潮水般向他袭来,伴随着的还有一股奇异的违和感,像是在梦里遗落了什么。

———

“你跟着我做什么。”明月的语气毫无波澜。

“哎呀明月姐,现在只有你能看到我啦,就带我一个吧~”白糖不依不饶地跟在后面。

星罗班早在唐明的带领下重新启程,而白糖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明月一路提着一口气,动用步宗韵力,移动速度极快,但她依然灵敏地察觉到身后穷追不舍的气息。

“怎么突然间停下了明月姐?”

“别跟着我。”

“可是我不知道该去哪呀…”

话已至此,明月便挑明了跟他说,“你不应该在这里,”她停顿片刻,又道“还有,也许你可以不用再这样笑,”白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比哭还难看。”

白糖听见的自己内心深处发出一声痛苦悲鸣。

他的确在明月,这个比同辈成熟得多的拥有多重韵力的姐姐面前无所遁形。

“如果可以,我希望您能多关照一下星罗班。”

明月没有回答。

片刻之后,她察觉身后的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风吹叶动。

(第三十四折完)

余温残留物•

一些🐟

有武白要素就打tap了

一些🐟

有武白要素就打tap了

番茄雜貨鋪

"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