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糖

11.1万浏览    3046参与
颜西

京剧猫搞笑镜头(3)第三季镜头

白糖的神逻辑让人佩服啊🌝

“身宗可都是像我一样优雅美丽,像水一样的女子”

京剧猫搞笑镜头(3)第三季镜头

白糖的神逻辑让人佩服啊🌝

“身宗可都是像我一样优雅美丽,像水一样的女子”

泯生玉

心愿[上]

•这篇偏白糖个人向

•有私设白糖的母亲

•有武白元素,雷者慎入

•原著背景的生日pa,不过这篇好像没怎么体现……(是拟人化)

•可能ooc,短篇两发完

•我才不告诉你们,这篇是我的闺蜜@梓玥  家人的生贺呢……(不,已经暴露了吧)


她注视着怀抱中熟睡的婴儿,温柔地抚摸他还有些皱巴巴的小脸蛋儿,不经意流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亲爱的小宝贝——”


“白糖,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啊?”

一切源于星罗班整顿休息时,小青问的这句话。


白糖听时一愣,他从有记忆起就没见过父母,更别说什么生日了,所以他只下意识蹦出一个废字:“……啊?”

小青...

•这篇偏白糖个人向

•有私设白糖的母亲

•有武白元素,雷者慎入

•原著背景的生日pa,不过这篇好像没怎么体现……(是拟人化)

•可能ooc,短篇两发完

•我才不告诉你们,这篇是我的闺蜜@梓玥  家人的生贺呢……(不,已经暴露了吧)






她注视着怀抱中熟睡的婴儿,温柔地抚摸他还有些皱巴巴的小脸蛋儿,不经意流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亲爱的小宝贝——”




“白糖,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啊?”

一切源于星罗班整顿休息时,小青问的这句话。


白糖听时一愣,他从有记忆起就没见过父母,更别说什么生日了,所以他只下意识蹦出一个废字:“……啊?”

小青似是被他愣头愣脑的样子逗笑了,不厌其烦地又问了一遍:“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啊。”白糖理所当然地回答,声音很大,这下连武崧和大飞也望过来了,“没人告诉过我,我从来不过生日。”

于是轮到其他人愣住了,小青悻悻“哦”了一下,又自己嘟囔着,怎么会有人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呢?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宽容大度——



白糖到底还是孩子,很快就将“生日”一事抛之脑后,转而去顶替刚搬下物资的武崧搭帐篷。一边搭一边和坐在旁边休息的武崧拌嘴,直听得大飞冒汗。也亏得大飞是个好脾气的,又习惯了这日日夜夜的吵闹,才没把他俩一人打一个大包。

“哎嘿,我就不信了,今天不把这个木桩钉好,我就跟武崧姓!”

“去去去,我武家的姓氏什么时候沦落成你打赌用的东西了?”

“臭屁精你捡了个便宜兄弟居然还嫌弃?”

“算了吧,谁养得起你?”

“你看不起我无所谓,你不能看不起吃的啊?!”

……

听听,听听,这是些什么毫无营养的对话!

直到小青悄悄摸了过来,围观了一会儿,趁一个空档向白糖说道:“那个……白糖,对不起啊。”

白糖依旧是那声愣头愣脑的“啊?”

“就是,关于你生日的那件事……”小青自觉内疚,声音越来越小,“我不该提的,对不起。”

少年终于想起前不久才刚发生的一场对话,挠挠头,哈哈一笑:“没事啊小青姐,这又不是什么难言之隐。再说了,就凭咱俩的关系,你也没必要道歉啊!”

几个人便开始天南海北的扯,笑闹了好一会儿,不知不觉走到了别处。突然间大飞一拍脑门儿:“糟了!咱们男生那个帐篷有几个木桩还没钉牢呢!!!”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总能在困难中向前看——



帐篷总算是匆匆搭好了——除了白糖关键时刻掉链子,在最需要人手的时候突然弄伤了自己的脚先去另一个帐篷休息之外,几乎一切顺利。

最后,他还是被其他两个男生扶进另一个帐篷的。

他们并排躺着,白糖在中间,武崧在左,大飞在右。三个人难得都没说话,静悄悄的反倒奇怪。最后还是大飞问道:“白糖,你的腿没事吧?”

白糖还是笑:“没事没事,我可是受过比这还严重的伤!这算什么呀?”就好像他根本不懂疼痛,但又没办法反驳他的理由。不过他还是冷得抖了抖,帐篷本就搭得匆忙,此时竟有些漏风。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武崧往白糖那边靠了靠,多少令人暖和了些。

到后半夜,可能风大了些,帐篷终于支撑不住,倒了。

三个人一下子被从睡梦中砸醒,茫然之后便是一阵兵慌马乱,争着抢着想从这块大布下钻出来,不过看样子……

“武崧白糖,你们在哪?俺看不见你们!”

“这儿呢……丸子你别踹我!!!”

“你刚才还打我一巴掌呢!少恶人先告状……怎么出不去?”

小青悠悠转醒:“你们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睡吧!!!”

“哦……”她又睡了过去。

当三人好不容易爬出来,月亮都偏西了。大飞老实,便尴尬道:“怪俺怪俺,没检查好。”

武崧随即接道:“不怪大飞,都是丸子当时掉链子。”

白糖理亏,只得“嘁”一声,也不好说什么。

但他总是星罗班中最擅长苦中作乐的。他裹着帐篷布,伸着一条缠了绷带的腿,因为冷和同伴挤作一团。但这个狼狈的少年却抬起头,眼里是圆月与星光。

——TBC——


我明天……最迟后天!就出下篇……大概?

祝闺密家人生日快乐!!!

还有就是↓












酵母菌发笑
光速改糖一张,是代餐,代餐!

光速改糖一张,是代餐,代餐!

光速改糖一张,是代餐,代餐!

暮鸦点

有意者进。无意者可否帮转。谢谢爹们了。


咳。欢迎大家来到猫土。和诸多猫民们和(互)谐(相)相(迫)处(害)


我们可以一起探讨吃了墨家猫儿做的饭。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眼睛闭上了,心脏不跳了的奥秘。


在这,我们可以品尝到身宗的特色菜。真,骨灰拌饭。还有,又甜又苦的银耳羹。


眼宗的冰块。芥末巧克力。酒心巧克力。麻辣蛋糕。


还可以一起恰柠檬。吃猫粮。为别人甜甜的恋爱干杯。所以为什么我和我的对皮是在互相迫害?应该大概也许可能是因为邪情是互骂组。


还可以看到。身宗猫儿的水袖舞。西门的扇子舞。眼宗的眉毛舞。白糖的,扭秧歌。还有脱衣舞,掉毛舞。可以听到墨邪的琴音。(别找一番...

有意者进。无意者可否帮转。谢谢爹们了。


咳。欢迎大家来到猫土。和诸多猫民们和(互)谐(相)相(迫)处(害)


我们可以一起探讨吃了墨家猫儿做的饭。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眼睛闭上了,心脏不跳了的奥秘。


在这,我们可以品尝到身宗的特色菜。真,骨灰拌饭。还有,又甜又苦的银耳羹。


眼宗的冰块。芥末巧克力。酒心巧克力。麻辣蛋糕。


还可以一起恰柠檬。吃猫粮。为别人甜甜的恋爱干杯。所以为什么我和我的对皮是在互相迫害?应该大概也许可能是因为邪情是互骂组。


还可以看到。身宗猫儿的水袖舞。西门的扇子舞。眼宗的眉毛舞。白糖的,扭秧歌。还有脱衣舞,掉毛舞。可以听到墨邪的琴音。(别找一番墨邪。他干啥啥不行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就是一番墨邪。)


开放自设。虽然是中审但审核特别松。是这样,我们u键找不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


许愿墨邪!许愿无情!


许愿身宗猫!!!!!我们身宗猫,猫美腰好。看看身宗吧。各位爹们。让我们一起展开身宗霸屏的辉煌时代。


重点是还可以看到群内一堆大佬自谦。


重皮无上限。标序号即可。


最后占tag致歉。

白参
半次元一个粉丝私信点的图梗

半次元一个粉丝私信点的图梗

半次元一个粉丝私信点的图梗

莫言

拿冰雹照片挡一下。

实在是没空画开播贺图了所以就放两张网课的即兴摸鱼草稿。

假装我很认真的画了贺图【悄悄咪咪】

拿冰雹照片挡一下。

实在是没空画开播贺图了所以就放两张网课的即兴摸鱼草稿。

假装我很认真的画了贺图【悄悄咪咪】

Rioder

丸子?

——————————————————

第四季的想法

丸子?

——————————————————

第四季的想法

星光烂漫

再次相见(39)

会ooc


————————————————————————


两个人当时并没有追太远,追了两步就又回去做饭了,彼心在宅子里到处找蓝月雨的房间。


找了半天后……


她崩溃了。。。


“这么大的地方为什么连个仆人都没有啊!!!”


彼心表示自己跑了大半个宅子没看到一个仆人这很不正常。


“蓝月雨那小子,怎么连个仆人都没有?不会是个假的吧。。。”


说完之后彼心慢慢靠在门上说:“累死我了,休息一会儿。。。”


刚靠上去,彼心就感到身后猛的一空,自己也没多想,脚跟点地转体180°变成脚尖点地,一...

会ooc


————————————————————————



两个人当时并没有追太远,追了两步就又回去做饭了,彼心在宅子里到处找蓝月雨的房间。



找了半天后……









她崩溃了。。。



“这么大的地方为什么连个仆人都没有啊!!!”



彼心表示自己跑了大半个宅子没看到一个仆人这很不正常。




“蓝月雨那小子,怎么连个仆人都没有?不会是个假的吧。。。”



说完之后彼心慢慢靠在门上说:“累死我了,休息一会儿。。。”



刚靠上去,彼心就感到身后猛的一空,自己也没多想,脚跟点地转体180°变成脚尖点地,一只手立在脑后,一只手挡在身前,蜷起一条腿,同时变出一把红色的剑。



“彼心姐?”



一只蓝色的脑袋映入眼帘,头上那根标志性的呆毛让她更加确定了这人的身份。



彼心往房间里看了看,果不其然!白月,晴阳,以及柯南都在里面。






……找到蓝月雨的房间了!



柯南听到动静抬起头,问道:“彼心?你来干嘛。”



“啊,我听说你们在给蓝月雨补习,就想来帮帮忙。”彼心收起剑解释道。



“蓝月雨你就不用管了,他有我姐看着呢,刚刚才下课。”晴阳说。



“哦,”彼心看了看桌子上的书又说:“我的天,这阵仗,让我猜猜啊,他是不是要和你们一起去韵心?”



“对啊,不过我们没想到的是,蓝月雨那小子学东西那么快啊。”白月抓着书说。



“那小子的资质确实不错,”柯南低着头看着卡片说:“希望他将来能有一番作为吧。”


“解出卡片上的内容了吗?看你解的挺辛苦的。”白月问。


“嗯?呃……我已经知道具体时间了,也大致解出地点了,不过……”柯南把手放在下巴上说:“这三朵玫瑰到底是什么意思?”



彼心看看柯南,再看看白月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

表白。。。么?



“大家!吃饭啦!!快出来!!!”蓝月雨在门外大喊道。



“走吧,宗主,你又想不吃饭吗?”晴阳不知什么时候变回了大孩子的样子,他抓住坐在床上的柯南的后衣领子把他像拎包似的拎了起来。



柯南在空中晃了晃,大脑当机了几秒,白月和彼心看柯南愣住了,还以为他接下来要发火了,不过她们没想到的是,柯南只是叹了口气,然后乖乖的把卡片放进自己西装内侧的口袋里。



“好啦好啦!我会去吃的啦!不要因为比我大就总是这样对我啦……把我放下?”柯南说完后就都起了嘴,微微眯起眼,一脸呆萌样。



晴阳笑了笑,眯起眼睛,说:








“不行!”



“快把我放下来啦!!!!!”



“……”

彼心和白月很奇怪啊,真的很奇怪:他俩认识?




彼心拦住将要出去的晴阳,说道:“晴阳,我把问号写在脸上了,请你告诉我,你俩以前认识?”



“啊,是啊,”晴阳又看了看柯南说:“我是他师兄。”



之后又补了一句:








“从小玩到大的那种。”



彼心:“……”


白月:“……”


难怪这家伙出来后反差这么大。。。



晴阳把柯南拎走之后,彼心用胳膊捅了一下白月,低声说道:“哎,拍到了吗?柯南的照片?”



“拍到了,你呢?”白月憋着笑说。


“我也是哈哈哈!”


“快快快!备份!然后发送给斗子!”


“我要发帖子!!!”


“白月!彼心!还不下来吗?再不下来菜要被蓝月雨吃完了!!!”


“给我们留点儿啊!!!!”



彼心和白月急急忙忙的跑下楼,下了楼就直奔餐桌。


以喜羊羊的厨艺来说不吃简直太可惜了!!!!!!



晴阳变回原来的样子,和其他人一起坐在桌子旁等着她们。


喜羊羊他俩烧了不少菜,大多是素菜,荤菜最多就只有一盘糖稀鱼丸,一盘糖醋鱼,以及一盘芙蓉鱼片。


剩下的那些就是一些普通的家常菜,基本上都是素菜。


(来自青青草原原住民的问候~)



“哇!天哪!!好香啊!!宗主你们好厉害啊!!”蓝月雨口水直流三千尺,眼睛闪亮亮的,头都快栽倒菜里了。


“随便吃吧!”喜羊羊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话不多说!开吃!”


“你吃慢点啊!”


喜羊羊笑着说:“多亏了白糖帮我打下手,谢谢你啦!”


“哎呀!小事,小事啦!哎哎哎!蓝月雨你别抢我鱼丸!!!”


“哈哈!!最后一个糖稀鱼丸是我的啦!!!”蓝月雨把鱼丸夹起来说。


“给我!”


“不给!”


“放开那个鱼丸你们不吃我来!!!!”晴阳也加入了战争。


鱼丸在三双筷子中蹦了几蹦,最后被一支筷子给稳稳的扎住。


原来是柯南!


“真是的,一个鱼丸而已嘛,改天让喜羊羊再做不就是了。”柯南拿着筷子说。


“既然大家喜欢吃,我以后再做就。。。”喜羊羊话还没说完就被鱼丸堵住了。


“既然是喜羊羊做的,就给喜羊羊吃吧,喜羊羊不是只吃了一个吗。”



白/雨/阳:“我的鱼丸!!!”


“好啦好啦!快吃饭!下午蓝月雨还要补习!晚上还要出去呢!”柯南说道。


不过三个人都趴在桌子上哭唧唧的,最后还是喜羊羊又做了一盘鱼丸这才圆住场子。





十四洲_14zhou

上回的if线ooc武白

太香了我没忍住

上回的if线ooc武白

太香了我没忍住

洸

变化【武白】

#第四季第12级白糖同小伙伴握拳打气片段的脑洞


信念是会动摇的吗?

若你问刚开始冒险踏足猫土的白糖,他一定会满眼亮光的告诉你

——怎么可能!

“只要有信念就一定能…”


只要有信念就一定能……

一定能

怎样?


男孩恍然,抬眸望向自己的伙伴。小青,大飞,海飘以及…

武崧


他们几只猫真的能打败黯吗?就凭几个十几岁的小孩,打败连十二宗宗主都敌不过的黯吗?

这真的是能靠信仰就能…获胜的吗?


那一瞬间白糖想了很多,他想到了在手宗遇到的黯,即使不是本猫,却也强大到令猫难以对抗。

理想,愿望,甚至于想要打败黯的执念,这些何不也是猫土所有猫...

#第四季第12级白糖同小伙伴握拳打气片段的脑洞


信念是会动摇的吗?

若你问刚开始冒险踏足猫土的白糖,他一定会满眼亮光的告诉你

——怎么可能!

“只要有信念就一定能…”


只要有信念就一定能……

一定能

怎样?


男孩恍然,抬眸望向自己的伙伴。小青,大飞,海飘以及…

武崧


他们几只猫真的能打败黯吗?就凭几个十几岁的小孩,打败连十二宗宗主都敌不过的黯吗?

这真的是能靠信仰就能…获胜的吗?


那一瞬间白糖想了很多,他想到了在手宗遇到的黯,即使不是本猫,却也强大到令猫难以对抗。

理想,愿望,甚至于想要打败黯的执念,这些何不也是猫土所有猫都有的想法,这些是没有错,但…没有力量只靠一丝信念真的有用吗?若有用,为何会牺牲掉那么多猫,为何猫土任然如此混乱。


我真的能拯救…猫土吗?


少年垂眸望着自己的双手。


就算打败黯,猫土真的能恢复和平吗?

即使说着武崧太过执着,不信任于猫,但现在的自己又有何不同?


“就一定会成功的!”


抑扬顿挫的声音在白糖耳畔忽而炸响,男孩惊回了神,抬眸望向声源。一眼便入了那双深绿的眸中,火光闪烁的光影在那面上忽明忽暗,往日里那脸颊上冷冽的弧度此刻仿佛也柔和了许多。白糖突兀的觉得似乎自离开身宗后,武崧温柔了很多。


说不上来温柔在哪,但又和往常一样和他拌嘴,只是那眸中的情绪却有些看不懂了。


“嗯,对!只要有信念,就一定会成功!”

……可真的

能吗?


“你这丸子,发什么楞呢?”

带着如火炉般温暖热度的手掌落在了男孩的头上,随后似是安抚般揉了揉。


似乎是因为长期握着那哨棒,那骨节分明的指关节上布满粗糙的茧子,至少捏着猫脸让白糖觉得磨脸疼。


“…武崧?”白糖有点愣住,对此时的亲昵感到惊讶,但周遭已经落铺休息的伙伴并未注意到这一异常。


“……”

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武崧慌慌张张的收回手,才十几的少年显然不懂如何掩藏心思,不消片刻,麦色的脸上便一片红晕。幸而今夜的火光泛橙,才恰好融了少年脸上那片灼热。


“早点休息吧,”

“白糖。”


男孩望着那匆匆转身缩进被窝的少年,伸手摸了摸自己任有感觉的脸,入手一片火热,才恍惚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


……似乎有什么开始不一样了。



————以下打扰致歉

『京剧猫』剧组不容易,也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很棒的一部动画哦!


↓推荐的一个京剧猫贴吧链接

粮仓自制京剧猫贴吧(只要你发布的作品没有违规可以永久保留,欢迎来玩,刚起步,现在来就是老人嘛) 


京剧猫粮仓交流群【一个京剧猫粮仓app的交流群,等你来发现】:953100257


(粮仓,一个才起步的同人软件,希望大家可以来试试)


godking

是 @笛子的猫这位小可爱点的梗

现代pa

写手武,画手糖 

短小警告,有一点自己的私心

occ警告,有私设

正文开始

       白糖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画手,有许多人找他约稿很正常,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在LOFTER上非常有名气的哨太太会来找他,还邀请他当他的画绑,是白糖的粉丝都知道,他喜欢哨太太很久了,想当初他得知自己发小武崧有LOFTER的账号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关注哨太太,武崧的脸色很不好,他别扭的问:“你喜欢他吗?”

     “那当然...

是 @笛子的猫这位小可爱点的梗

现代pa

写手武,画手糖 

短小警告,有一点自己的私心

occ警告,有私设

正文开始

       白糖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画手,有许多人找他约稿很正常,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在LOFTER上非常有名气的哨太太会来找他,还邀请他当他的画绑,是白糖的粉丝都知道,他喜欢哨太太很久了,想当初他得知自己发小武崧有LOFTER的账号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关注哨太太,武崧的脸色很不好,他别扭的问:“你喜欢他吗?”

     “那当然!对了,记得一会儿加我,我叫丸子。”粗心如白糖当然没发现武崧的不对劲,“丸子吗,到挺合你的。”武崧沉思了一会儿。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正当白糖喜滋滋地抱着手机准备把这个喜讯告诉武崧时,哨太太给他发信息了,白糖表示受不起那么多惊吓,“明天、给配一幅画。”白糖整个人都不好了。

       白糖兢兢战战的回完信息,生怕惹哨太太不满,“我是在做梦吗?”白糖瘫倒在床上,“嘶——好疼。”白糖揉了揉自己的脸,“话说太太为什么要找我当画绑呢,我也不是特别有名啊,算了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明天还得早起呢。”白糖关了灯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唔——”白糖伸了个懒腰,“几点了?”白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早上十点,“啊啊啊,我还得画图呢!”白糖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能养成早起的好习惯,想当初大学他和武崧一个宿舍,武崧每天都叫他起床,这么一说他到有点怀念武崧了。

    “累死了。”白糖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说,“啊,哨太太和我私信了。”“画得不错。”白糖瞬间脸红了,“哨太太真是个温柔的人啊。”白糖不禁感叹道。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白糖和哨太太也成为了朋友,“你有喜欢的人吗?”一天,哨太太这样问道,白糖愣住了,“有……”过了很久,白糖才发出了这条信息,“那你们在一起了吗?”哨又追问道,“没,我不知道他喜欢我吗。”白糖失落的打出这一句,“那就去试试吧,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哨说完这一句,就下线了。

     “武崧,你明天有事吗?”白糖小心地问道,“没有,怎么了吗?”武崧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激动,“你明天,能来我家一趟吗?”“当然可以。”

      第二天,武崧如约而至,“那、那个,我喜欢你。”说实话,这是白糖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害羞,“我也喜欢你。”武松眉眼弯弯地说,他把娇小的人儿圈在怀里,可怜的白糖并未意识到,这是一个,专门为他布下的陷阱,只等着鸟儿上钩,武崧啊,等这一天,好久了。

      最后在宣一下群 1067305783,这是一个聊武白的群,虽然人很少,但若不嫌弃的话加进来聊聊怎么样?人都挺好的,明天见~

鬼岛

沙雕摸鱼···随手就来就是爽(倒是好好画啊(((x

原梗见P2

沙雕摸鱼···随手就来就是爽(倒是好好画啊(((x

原梗见P2

一坨玄
好弱智的摸鱼 拿自己摸的模板摸...

好弱智的摸鱼

拿自己摸的模板摸个糖(并不像)

私用抱图评论就好。◕ᴗ◕。

被bcy限流到没脾气(叹气)


模板推推使1r商 需要的话小窗p(´⌒`。q)。゜.

好弱智的摸鱼

拿自己摸的模板摸个糖(并不像)

私用抱图评论就好。◕ᴗ◕。

被bcy限流到没脾气(叹气)



模板推推使1r商 需要的话小窗p(´⌒`。q)。゜.

灵芝
【武白】道妖(3) 我干嘛啊,...

【武白】道妖(3)

我干嘛啊,这玩意儿居然在连载

【武白】道妖(3)

我干嘛啊,这玩意儿居然在连载

三春良月_快饿死了
憋问,问就是菜鸡选手画白糖 他...

憋问,问就是菜鸡选手画白糖

他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

憋问,问就是菜鸡选手画白糖

他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