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羊家小段子

515浏览    59参与
某条

# 私设


圣衣修理需要部分宝石,宝石和圣衣一样,同样是天地造化,蕴含宇宙能量。

穆会跟着史昂见一些宝石商人,穿着得体的经营者捧出一箱五颜六色的宝石,第一眼很难不让人感到炫目。但宝石的光彩从没有令史昂动容,他轻易挑出市价最高的若干颗,说出某个令对方略感肉痛,又一时难以拒绝的数字。

“您的眼光和出价一样刁钻。”好几个宝石商人都给出这样的评价。

史昂报以浅笑,又拨弄一番,拣出一小堆:“那就再加上这些。”然后把报价略作提高。

穆能感知到宝石商人们脑中天人交战,最后几乎青筋暴,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成交”来。


“老师,您最后选的才是有用的吧?前面几颗,美则美矣,欠缺气韵灵力。”......

# 私设


圣衣修理需要部分宝石,宝石和圣衣一样,同样是天地造化,蕴含宇宙能量。

穆会跟着史昂见一些宝石商人,穿着得体的经营者捧出一箱五颜六色的宝石,第一眼很难不让人感到炫目。但宝石的光彩从没有令史昂动容,他轻易挑出市价最高的若干颗,说出某个令对方略感肉痛,又一时难以拒绝的数字。

“您的眼光和出价一样刁钻。”好几个宝石商人都给出这样的评价。

史昂报以浅笑,又拨弄一番,拣出一小堆:“那就再加上这些。”然后把报价略作提高。

穆能感知到宝石商人们脑中天人交战,最后几乎青筋暴,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成交”来。


“老师,您最后选的才是有用的吧?前面几颗,美则美矣,欠缺气韵灵力。”穆这么问过史昂。

史昂先夸赞弟子“很识货”,然后问他:“一上来就盯着几颗不值钱的宝石,对方不会觉得奇怪么?”

穆豁然开朗:“他们或许会怀疑您的眼光,但也可能犯嘀咕那几颗其貌不扬的宝石有什么特别之处,说不准会坐地起价。”

史昂微笑点头:“穆果然一点就透。”

“但这个出价您不担心对方不肯卖吗?”

“算上在他们眼里的‘添头’,出价也算公允,况且能走量,刚好在对方能接受的下限。”

穆眼中冒出比宝石还闪亮的小星星,然后问出最后的疑惑:“不能用来修圣衣,对我们来说的‘添头’要怎么处理?”

“这个嘛……”史昂吊足穆的胃口,“自然是入库充实圣域财务状况。”

某条

周末的时候童虎带着贵鬼爬庐山,每走三两步就会遇到小动物。带着这份欣喜,少年回到城市后也开始找寻动物伙伴。但是——

“先生先生,这里的小动物好少呀。”

穆摸摸弟子的脑袋:“贵鬼觉得是为什么呢?”这是他从史昂身上学到的:把问题抛回去,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贵鬼歪头想了想:“城市里的小动物会被人收留回家,所以街上就看不到那么多了。”

确实,孩子总能带来意外的惊喜。

周末的时候童虎带着贵鬼爬庐山,每走三两步就会遇到小动物。带着这份欣喜,少年回到城市后也开始找寻动物伙伴。但是——

“先生先生,这里的小动物好少呀。”

穆摸摸弟子的脑袋:“贵鬼觉得是为什么呢?”这是他从史昂身上学到的:把问题抛回去,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贵鬼歪头想了想:“城市里的小动物会被人收留回家,所以街上就看不到那么多了。”

确实,孩子总能带来意外的惊喜。

某条

师徒说起穿越时空的话题。

穆说万不得已不会做这样的选择,“如果选择使用禁术,应该是有极为悲惨的事情发生,可能的话我想在事前竭力避免。”

贵鬼想的简单一些,“如果未来的先生穿越过来,我就有两个最棒的老师了。”

穆顺着弟子的逻辑:“那么如果未来的贵鬼也穿越过来的话,我是不是也要分一点指导给他呢?”

刚才还沉浸在双份快乐中的小朋友脸色骤变:“唔…那还是不要了。”

穆揉了揉贵鬼头顶,温柔的笑:“我相信无论在哪个世界,贵鬼都是先生重要的人。”

穆的话宛若魔法,驱散贵鬼心头雾霾。他撒娇似的扑进穆的怀里:“先生也是贵鬼最重要的人。”


【痒痒鼠六周年剧情脑洞,时空穿梭对圣斗士也不是陌生的...


师徒说起穿越时空的话题。

穆说万不得已不会做这样的选择,“如果选择使用禁术,应该是有极为悲惨的事情发生,可能的话我想在事前竭力避免。”

贵鬼想的简单一些,“如果未来的先生穿越过来,我就有两个最棒的老师了。”

穆顺着弟子的逻辑:“那么如果未来的贵鬼也穿越过来的话,我是不是也要分一点指导给他呢?”

刚才还沉浸在双份快乐中的小朋友脸色骤变:“唔…那还是不要了。”

穆揉了揉贵鬼头顶,温柔的笑:“我相信无论在哪个世界,贵鬼都是先生重要的人。”

穆的话宛若魔法,驱散贵鬼心头雾霾。他撒娇似的扑进穆的怀里:“先生也是贵鬼最重要的人。”


【痒痒鼠六周年剧情脑洞,时空穿梭对圣斗士也不是陌生的范畴】


某条

厨房传出的香味太过诱人,贵鬼忍不住扔下做到一半的作业,围在穆身边转来转去。穆又气又好笑,夹起一个刚炸好的鸡翅给弟子:“怎么还长不大呢?明明个子高了不少啊。”

贵鬼只把先生的小埋怨当佐料,潦草吹了几下香喷喷的鸡翅,就迫不及待一口啃下去。心满意足舔掉嘴角的酥皮,小朋友才想起回答穆的问题:“我才不想长大。”

意料之中的答案。穆在心里苦笑,果然是自己把孩子顾得太周全,困住了他的成长意志吗?虽说他并不讨厌弟子随时跟在身边,甚至也乐在其中,但将来,幼鸟总有离巢的那一刻。为了那一刻不至太痛苦,平日或许就该提醒一二。理清头绪后,穆把贵鬼抱起,让他坐在料理台上与自己视线齐平,然后浅笑道:“可是,贵鬼不长......


厨房传出的香味太过诱人,贵鬼忍不住扔下做到一半的作业,围在穆身边转来转去。穆又气又好笑,夹起一个刚炸好的鸡翅给弟子:“怎么还长不大呢?明明个子高了不少啊。”

贵鬼只把先生的小埋怨当佐料,潦草吹了几下香喷喷的鸡翅,就迫不及待一口啃下去。心满意足舔掉嘴角的酥皮,小朋友才想起回答穆的问题:“我才不想长大。”

意料之中的答案。穆在心里苦笑,果然是自己把孩子顾得太周全,困住了他的成长意志吗?虽说他并不讨厌弟子随时跟在身边,甚至也乐在其中,但将来,幼鸟总有离巢的那一刻。为了那一刻不至太痛苦,平日或许就该提醒一二。理清头绪后,穆把贵鬼抱起,让他坐在料理台上与自己视线齐平,然后浅笑道:“可是,贵鬼不长大的话,要怎么保护先生和圣域呢?”

贵鬼默然,他想起自己好几次夸下海口要保护先生。是啊,如果不快快强大起来,又怎么实践诺言?

“小鬼不长大也没关系,”沙加清冷的声音传来,在贵鬼疑惑的目光中走到穆的身边,“穆的实力足以自保,况且还有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小白羊被这番宣言所刺激,脱口而出:“我一定会快高长大,先生由我来保护!”

面对少年的挑衅,沙加针锋相对:“哼,大言不惭。”

激将法要见好就收啊。穆暗中与沙加小宇宙通话,然后揉了揉贵鬼的头顶以示安慰:“贵鬼的心意先生收到了,其实贵鬼也不用太着急,忽然变成大人模样的话先生或许也会寂寞的。”

“唔…”复杂的情绪不是孩子能够想得通透,他有些茫然地看着穆:“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穆笑了:“总之,先再吃个鸡腿吧。”

“嗯!先生做的菜最香了!”


某条

# 有一种冷叫老师觉得你冷


昂:天凉了,穆有没有多穿几件衣服呢?

虎:嘉米尔7月平均温度不超过15°,你说穆怕不怕冷。

昂:当时没条件,我两眼一闭管不着他,现在要负起一个老师的责任!

虎:……对!

昂:这件毛衣好看,又足够厚实,穆穿上一定暖和。

虎:啊,嗯,是啊。

昂:还有这件羽绒服,长到脚踝,肯定保暖。

虎:太长会不会行动不便?

昂:圣衣披风的长度而已,穆的话肯定不碍事。

虎:行吧……(穆唷,我努力过了。)


穆:快看,老师给我买的新衣服。

沙:9月份穿毛衣,教皇大人这么畏寒?身体年龄没有随外貌恢复吗?

穆:胡说!圣斗士的身体应该能适应各...

# 有一种冷叫老师觉得你冷


昂:天凉了,穆有没有多穿几件衣服呢?

虎:嘉米尔7月平均温度不超过15°,你说穆怕不怕冷。

昂:当时没条件,我两眼一闭管不着他,现在要负起一个老师的责任!

虎:……对!

昂:这件毛衣好看,又足够厚实,穆穿上一定暖和。

虎:啊,嗯,是啊。

昂:还有这件羽绒服,长到脚踝,肯定保暖。

虎:太长会不会行动不便?

昂:圣衣披风的长度而已,穆的话肯定不碍事。

虎:行吧……(穆唷,我努力过了。)



穆:快看,老师给我买的新衣服。

沙:9月份穿毛衣,教皇大人这么畏寒?身体年龄没有随外貌恢复吗?

穆:胡说!圣斗士的身体应该能适应各种极端气候,这是老师给我的试炼。

沙:哦……不过你已经满头大汗了,稍微把羽绒服脱一会儿比较好。

穆:不!我还能坚持!……至少先拍照发给老师看了再说。

沙:记得把汗擦干净。

穆:知道了啦!

某条

街上有促销员派发糖果,史昂意外地收下,然后顺手放在穆口袋里。

穆略显为难:“老师,贵鬼最近换牙,医生叮嘱尽量少吃糖。”

“哦,我的孩子没有换牙困扰,可以吃。”史昂笑着回答。


贵鬼:那个…先生…医生说少吃不是不吃…


街上有促销员派发糖果,史昂意外地收下,然后顺手放在穆口袋里。

穆略显为难:“老师,贵鬼最近换牙,医生叮嘱尽量少吃糖。”

“哦,我的孩子没有换牙困扰,可以吃。”史昂笑着回答。


贵鬼:那个…先生…医生说少吃不是不吃…

某条

# 徒弟就是用来调戏(?)的


穆与童虎过招,来来回回坚持了五十招后勉强守住平局,尤其还是在史昂注视之下达成,年轻的白羊座满足感自不必说。

“多谢童虎前辈指导。”穆谢过童虎,转头面向史昂,满脸写着“老师快夸我”。

史昂了然一笑,冷不防开口问道:“穆,第三十七招,童虎用金刚掌,你侧步截断掌风后,为什么不趁势借力打力呢?”

兴头上的穆一下愣住,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史昂严肃道:“还远远不够。”

眼看穆涨红了脸,童虎哈哈大笑给了史昂肩膀一拳:“喂,不要欺负孩子老实,刚才哪有那一招。”

即便被当场拆穿,史昂也丝毫不见心虚:“记住每一招是复盘的基本,刚刚结束的战斗都糊里糊...

# 徒弟就是用来调戏(?)的


穆与童虎过招,来来回回坚持了五十招后勉强守住平局,尤其还是在史昂注视之下达成,年轻的白羊座满足感自不必说。

“多谢童虎前辈指导。”穆谢过童虎,转头面向史昂,满脸写着“老师快夸我”。

史昂了然一笑,冷不防开口问道:“穆,第三十七招,童虎用金刚掌,你侧步截断掌风后,为什么不趁势借力打力呢?”

兴头上的穆一下愣住,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史昂严肃道:“还远远不够。”

眼看穆涨红了脸,童虎哈哈大笑给了史昂肩膀一拳:“喂,不要欺负孩子老实,刚才哪有那一招。”

即便被当场拆穿,史昂也丝毫不见心虚:“记住每一招是复盘的基本,刚刚结束的战斗都糊里糊涂,说一句远远不够怎么叫欺负人。”

穆低下的头一直没有抬起来,想到刚才洋洋得意的样子简直无地自容:“老师教训的是。”

史昂宽慰似的拍拍穆的肩膀:“不过跟童虎纠缠这么久,被绕得头昏脑胀也不奇怪,毕竟这家伙也是出了名的难缠。”

穆心上一暖,微微抬起头:“今后弟子一定在战斗中冷静再冷静。”

“不仅要冷静,还要明辨是非别上别人的当。吃一堑长一智啊。”童虎补充道。



某条

# 一些师徒密谈


穆:老师,童虎前辈跟我说起你们之前的事。

昂:他说什么。

穆:前辈说每次修圣衣,天秤座总是最后完成的。

昂:……当然。

穆:“哎呀,他对我的圣衣可真上心啊。”——前辈是这么说的。

昂:你没多说什么吧?

穆:老师放心,我知道您绝对不会是因为天秤座圣衣修起来太麻烦,才总是拖到最后的。

昂:孺子可教。嗳,还是凤凰座省心。

穆:老师说的对。

# 一些师徒密谈


穆:老师,童虎前辈跟我说起你们之前的事。

昂:他说什么。

穆:前辈说每次修圣衣,天秤座总是最后完成的。

昂:……当然。

穆:“哎呀,他对我的圣衣可真上心啊。”——前辈是这么说的。

昂:你没多说什么吧?

穆:老师放心,我知道您绝对不会是因为天秤座圣衣修起来太麻烦,才总是拖到最后的。

昂:孺子可教。嗳,还是凤凰座省心。

穆:老师说的对。

某条

五谷不分的老师竟然说得出竹笋和春笋的区别,穆不禁大为震撼。

“老师的知识结构真是深不可测啊。”

史昂闻言冷冷瞥了一眼童虎:“因为有人约我爬山…”

穆立刻放下手中的笋子专心听八卦。

童虎则心虚地左顾右盼。

“有人约我爬山,”史昂继续说道,“第一次比谁先到山顶,然后打了一架。第二次比谁挖的笋多,后来全程教我怎么挖笋。”

童虎扶额苦笑:“陈年旧事还说它做什么。”

穆一脸认真:“新鲜的油焖春笋一定好吃。”

史昂气极反笑:“童虎,下次爬山你记得带上穆。”



穆:我们周末爬山去?

沙加:好。

穆:上山后做点什么呢?

沙加:找个幽静的地方打坐。

穆:…



五谷不分的老师竟然说得出竹笋和春笋的区别,穆不禁大为震撼。

“老师的知识结构真是深不可测啊。”

史昂闻言冷冷瞥了一眼童虎:“因为有人约我爬山…”

穆立刻放下手中的笋子专心听八卦。

童虎则心虚地左顾右盼。

“有人约我爬山,”史昂继续说道,“第一次比谁先到山顶,然后打了一架。第二次比谁挖的笋多,后来全程教我怎么挖笋。”

童虎扶额苦笑:“陈年旧事还说它做什么。”

穆一脸认真:“新鲜的油焖春笋一定好吃。”

史昂气极反笑:“童虎,下次爬山你记得带上穆。”



穆:我们周末爬山去?

沙加:好。

穆:上山后做点什么呢?

沙加:找个幽静的地方打坐。

穆:…



某条

# 前辈组的一些花前月下


作为指导者,童虎或许比史昂有更高段位。例证就是仅用半个上午时间,穆和贵鬼就把一套从未接触过的形意拳打得有模有样。

童虎特地喊来宅在书房里的史昂,半自豪半显摆地展示教学成果。史昂在授业这方面比童虎落拓,指导时从来只传授大概,剩下留给弟子参悟,故而穆小时候进益虽慢,一旦想通关节,突破只在须臾。若是以往,史昂十有八九要揶揄一番童虎一板一眼的风格,但现在,他相信穆有足够的辨别能力,已经同样成为师长的他,未必二者不可得兼。

一瞬间心念已百转千回,史昂理清思绪后露出由衷的赞誉:“穆,你要多谢前辈的提点。”

穆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汗水,用力点头道:“是,老师。”......

# 前辈组的一些花前月下


作为指导者,童虎或许比史昂有更高段位。例证就是仅用半个上午时间,穆和贵鬼就把一套从未接触过的形意拳打得有模有样。

童虎特地喊来宅在书房里的史昂,半自豪半显摆地展示教学成果。史昂在授业这方面比童虎落拓,指导时从来只传授大概,剩下留给弟子参悟,故而穆小时候进益虽慢,一旦想通关节,突破只在须臾。若是以往,史昂十有八九要揶揄一番童虎一板一眼的风格,但现在,他相信穆有足够的辨别能力,已经同样成为师长的他,未必二者不可得兼。

一瞬间心念已百转千回,史昂理清思绪后露出由衷的赞誉:“穆,你要多谢前辈的提点。”

穆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汗水,用力点头道:“是,老师。”

童虎得意大笑:“穆和贵鬼的道谢我都已经收到,你这个做老师的有没有什么表示?”

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穆拉着贵鬼回屋吃冷饮,也让二位尊长可以畅所欲言。

穆和贵鬼的身影消失在庭院后,史昂抬眸,似笑非笑盯着童虎:“说吧,你想怎么样?”

童虎目光灼灼:“你敢不敢答应?”

史昂报以沉默,童虎读出里面的好奇与期待。于是他接着说:“晚上我们去庐山,你一定要穿法袍。”

史昂若有所思地点头:“我倒好奇你葫芦里卖什么药了。”


当晚,史昂穿着法袍,和童虎一起瞬移到五老峰。

月明星稀,松风阵阵。

童虎把史昂带到一处石桥上,转头叮嘱:“你站在这里不要动。”

史昂目送童虎跑下桥,现在不远处的山路上,因为是背光,脸上的神情不甚分明。忽然,他看到天秤准战士摆出百龙霸的起势,招式发出,却只有一股劲风而威力全无。这招百龙霸只够吹动史昂的长发,灌满法袍的广袖。

下一秒童虎一跃闪现在史昂面前,伸手将恋人散乱的头发抚平。

“现在可以说明了吗?”史昂眯起眼睛,催促道。

童虎脸上是藏不住的满足和喜欢:“你不猜一猜?”

史昂摇头:“我怎么可能明白疯癫的想法?”

童虎拉着史昂坐到石桥上,含笑开口道:“读诗的时候读到一句‘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自此之后总想着,如果是你,站在这座石桥上,会是怎样的风景。”

意外的浪漫啊。史昂这样想着,随后问道:“是怎样的风景。”

童虎未语先笑:“没有一丝诗中落寞聊赖,更比想象中绝美出尘。”

月光照亮史昂的脸,和唇边骄矜的笑意:“有挚友相伴,为什么要寂寞呢?”


*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一句出自南唐冯延巳《蝶恋花》

某条

# 迫害文学


贵鬼:今天童虎前辈教我读《短歌行》。

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确实很符合前辈的气质。

贵鬼:童虎前辈说他最喜欢“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句。

沙加:老…教皇还有个别名叫“杜康”?

穆:你可快闭嘴吧!


后来穆和贵鬼一人站一边给沙加解读《短歌行》。第二天穆收到沙加在街角花店订的一小束尤加利,卡片上写“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细叶尤加利轻盈灵动 be like:

[图片]



# 迫害文学


贵鬼:今天童虎前辈教我读《短歌行》。

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确实很符合前辈的气质。

贵鬼:童虎前辈说他最喜欢“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句。

沙加:老…教皇还有个别名叫“杜康”?

穆:你可快闭嘴吧!


后来穆和贵鬼一人站一边给沙加解读《短歌行》。第二天穆收到沙加在街角花店订的一小束尤加利,卡片上写“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细叶尤加利轻盈灵动 be like:


某条

# 迫害文学


童虎在大别野花园架了个秋千,贵鬼玩的开心,穆推了一阵也有些心动。

童虎看出端倪,跟贵鬼说要不要换人,他来推先生试试。

贵鬼猛点头,轻巧从秋千上跳下。

穆正要踏上秋千,史昂出声阻止。腿迈到一半的白羊座有些发窘,低头反思如此幼稚的举动好像确实不该。

然后只听史昂问童虎:“够结实吗?”

老师,诛心了啊。(o´・_・`o)



# 迫害文学


童虎在大别野花园架了个秋千,贵鬼玩的开心,穆推了一阵也有些心动。

童虎看出端倪,跟贵鬼说要不要换人,他来推先生试试。

贵鬼猛点头,轻巧从秋千上跳下。

穆正要踏上秋千,史昂出声阻止。腿迈到一半的白羊座有些发窘,低头反思如此幼稚的举动好像确实不该。

然后只听史昂问童虎:“够结实吗?”

老师,诛心了啊。(o´・_・`o)


某条

贵鬼在露台上跳绳,穆拿着手机拍摄。

这是孩子的暑假作业。

虽然贵鬼并不需要用200个跳绳来锻炼身体素质,穆觉得能留存弟子的各种影像资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等贵鬼长成大人后再看一定很有意思。”

沙加捧着电脑边加班边有一搭没一搭跟穆聊天:“真热呀,台风什么时候才来。”

穆抬头看了看:“明天晚上。”

沙加双手悬空在键盘上:“占星还能预报天气?”

穆把柠檬汽水递给完成任务的贵鬼,转头wink:“刚才手机上通知的。”

一句话,把传说拽回现实。

沙加怔愣片刻,继而释然:“前辈守护大地和平,如今科技昌明,也算不辜负他们。”

穆仿佛看到沙加周身荣光闪耀:“处女座大人不遑多让。”

贵鬼喝完汽......

贵鬼在露台上跳绳,穆拿着手机拍摄。

这是孩子的暑假作业。

虽然贵鬼并不需要用200个跳绳来锻炼身体素质,穆觉得能留存弟子的各种影像资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等贵鬼长成大人后再看一定很有意思。”

沙加捧着电脑边加班边有一搭没一搭跟穆聊天:“真热呀,台风什么时候才来。”

穆抬头看了看:“明天晚上。”

沙加双手悬空在键盘上:“占星还能预报天气?”

穆把柠檬汽水递给完成任务的贵鬼,转头wink:“刚才手机上通知的。”

一句话,把传说拽回现实。

沙加怔愣片刻,继而释然:“前辈守护大地和平,如今科技昌明,也算不辜负他们。”

穆仿佛看到沙加周身荣光闪耀:“处女座大人不遑多让。”

贵鬼喝完汽水凑过来:“穆先生也是大英雄呀!”

穆笑得欣慰:“贵鬼将来也要承担起这份责任呢,不过现在,先作为快乐的小孩慢慢长大吧。”

“当然想要尽早独立生活也没问题。”沙加认真地补充。

某条

# 没有一个史昂在文字中受到伤害wwww


穆后来才知道,自己对史昂一直有个误解。

小时候他总以为老师私下给的各种好吃的都是高高在上的教皇大人亲手所作。

直到他吃到童虎做的菜,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误会了什么。

穆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弄清真相。“或许是童虎前辈向老师学的厨艺也说不定”,爱师如命的小羊在心里还存有一丝丝这样的妄想。

后来穆听说童虎已经严令禁止老师出现在灶台一米范围之内,他就也没有再试图刨根问底,甚至暗生一丝丝隐秘的欢喜。

完美如老师,也有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事情。好像自己和他的距离,又近了一点点。


# 没有一个史昂在文字中受到伤害wwww


穆后来才知道,自己对史昂一直有个误解。

小时候他总以为老师私下给的各种好吃的都是高高在上的教皇大人亲手所作。

直到他吃到童虎做的菜,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误会了什么。

穆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弄清真相。“或许是童虎前辈向老师学的厨艺也说不定”,爱师如命的小羊在心里还存有一丝丝这样的妄想。

后来穆听说童虎已经严令禁止老师出现在灶台一米范围之内,他就也没有再试图刨根问底,甚至暗生一丝丝隐秘的欢喜。

完美如老师,也有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事情。好像自己和他的距离,又近了一点点。


某条

# 地狱笑话


关于史昂和沙加之间恶劣的关系

穆曾有一个奇妙的形容

问他们十个问题

会得到十一个不同的回答

多的一个是争论要不要回答之后十个问题

# 地狱笑话


关于史昂和沙加之间恶劣的关系

穆曾有一个奇妙的形容

问他们十个问题

会得到十一个不同的回答

多的一个是争论要不要回答之后十个问题

某条

# 迫害穆咩


“记得给穆订做过几件衬衫,但好像从没见你穿过。难道是我记错了?”

史昂盯着穆那件“对不起我迟到了”(大字)、“但我根本不想来”(小字)的T恤,觉得太阳穴有点抽。

七八种回答方式在穆高速运转的大脑中成形,但最终他还是选择诚实这条金科玉律。

“老师您没有记错,迄今我收到过七件衬衫。”穆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调出一张更衣室的照片,上面价格不菲的手工衬衫依次排开。“我把它们都好好挂起来了,老师送我的东西,我想永远保存下去。”

错愕混合着欣慰,暖意里又杂糅酸涩,史昂一时难以从复杂的情绪中理出头绪。或许这是训导弟子不要拘泥假象的意义,应该尽可能发挥客体最大效用的好时机......

# 迫害穆咩


“记得给穆订做过几件衬衫,但好像从没见你穿过。难道是我记错了?”

史昂盯着穆那件“对不起我迟到了”(大字)、“但我根本不想来”(小字)的T恤,觉得太阳穴有点抽。

七八种回答方式在穆高速运转的大脑中成形,但最终他还是选择诚实这条金科玉律。

“老师您没有记错,迄今我收到过七件衬衫。”穆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调出一张更衣室的照片,上面价格不菲的手工衬衫依次排开。“我把它们都好好挂起来了,老师送我的东西,我想永远保存下去。”

错愕混合着欣慰,暖意里又杂糅酸涩,史昂一时难以从复杂的情绪中理出头绪。或许这是训导弟子不要拘泥假象的意义,应该尽可能发挥客体最大效用的好时机?但理性的决策最终消弭在穆略显局促的红晕中,教皇微微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下次就做两件一样的吧。一件挂,一件穿。”

老师是在开玩笑吧?穆好不容易忍住冲口而出的话,想了想说:“这样太浪费了。”

史昂笑笑:“知道浪费就好好穿起来,还是说我把尺寸搞错了,不合身吗?”

“一送到我就穿过,非常合适,不愧是老师的眼光。”穆斩钉截铁确认。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至少别再被沙加那个臭小子带进沟里穿这种审美负分的衣服了。史昂说出前一半。

穆总觉得老师的话还没完,但等了一会儿没有下文。果然老师的心意怎么会被轻易揣摩到呢。他在心里如此自嘲。


*

“这么热的天非要孩子穿衬衫,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瞎讲究啊。”

一旁吃瓜的童虎发表见解。

“都是修身款,万一以后穿不下了怎么办?”

史昂理直气壮反驳。

“所以我当时就说还是大褂好。”

童虎又补了一刀。


穆TAT:老师,我还在场呢……

某条

# 迫害昂殿


沙加作为处女座继任者来到圣域,史昂在教皇厅接见远道而来的异乡人。

前代阿释密达圣洁孤高的形象如此印象深刻,见到沙加的第一眼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处女座的继任者,我是史昂,需要我介绍一下圣域吗?”

治理圣域超过两百年的教皇以超出常规的谦逊向与自己弟子年纪相仿的幼童问候。

处女座继任者继续双目紧闭,稍显稚嫩声音从薄唇中吐出:“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

已经许久没有人以这种口气跟史昂说话,前代处女座的光环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童打破,接着又狠狠踩了一脚。

“请长话短说,我还要打坐冥想。”

……


所以后来史昂对穆选择沙加为伴侣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

# 迫害昂殿


沙加作为处女座继任者来到圣域,史昂在教皇厅接见远道而来的异乡人。

前代阿释密达圣洁孤高的形象如此印象深刻,见到沙加的第一眼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处女座的继任者,我是史昂,需要我介绍一下圣域吗?”

治理圣域超过两百年的教皇以超出常规的谦逊向与自己弟子年纪相仿的幼童问候。

处女座继任者继续双目紧闭,稍显稚嫩声音从薄唇中吐出:“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

已经许久没有人以这种口气跟史昂说话,前代处女座的光环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童打破,接着又狠狠踩了一脚。

“请长话短说,我还要打坐冥想。”

……


所以后来史昂对穆选择沙加为伴侣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是有历史渊源的。

“哼,臭小子第一天就找茬。”

“所以还是老师大人有大量,能容得下各式各样的存在。”


某条

# 大人的隐秘欢愉

# OOC


修炼结束后童虎招呼穆和贵鬼来吃冰激淋,同时示意穆也把史昂喊下来一起分享。穆颇有些为难的样子,童虎拍了一记年轻人的后背,说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问不问是我们的事,吃不吃是他的事,爱吃不吃,不惯着他。”

一连串连珠炮般的输出比刚才的拳法更让穆难以招架,想想也是,一句问话而已,况且冰激淋真的好吃,老师不能品尝到未免太过可惜。

于是来到作为工作间的地下室,在敞开的门上轻轻敲了两下,询问史昂要不要一起吃冰激凌。

说实话穆本不指望请得动史昂,他的老师口味挑剔,对甜腻的东西摆明不感兴趣,只是心里某个角落又有一点点期待,如果老师答应,又可以和最憧憬的人......

# 大人的隐秘欢愉

# OOC


修炼结束后童虎招呼穆和贵鬼来吃冰激淋,同时示意穆也把史昂喊下来一起分享。穆颇有些为难的样子,童虎拍了一记年轻人的后背,说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问不问是我们的事,吃不吃是他的事,爱吃不吃,不惯着他。”

一连串连珠炮般的输出比刚才的拳法更让穆难以招架,想想也是,一句问话而已,况且冰激淋真的好吃,老师不能品尝到未免太过可惜。

于是来到作为工作间的地下室,在敞开的门上轻轻敲了两下,询问史昂要不要一起吃冰激凌。

说实话穆本不指望请得动史昂,他的老师口味挑剔,对甜腻的东西摆明不感兴趣,只是心里某个角落又有一点点期待,如果老师答应,又可以和最憧憬的人度过一小段愉快时光。

穆辗转的心思写在脸上,史昂想起童虎曾提醒他没必要再对弟子那么严厉,“否则只会把孩子越推越远哦”,于是点头说了句“也好”,然后放下手中整顿到一半的金杯,推开眼前的修复工具,朝穆走过去。

走在通向花园的连廊时史昂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还没等穆回过神来,史昂已经折返回来。

“老师,这是?”看着史昂手中的琥珀色波本威士忌,穆有些疑惑。

史昂笑而不答,拍了拍穆的肩膀示意弟子跟上。

花园里的童虎和贵鬼已经等了一会儿,看到史昂和穆现身,童虎苦着脸抱怨:“还唱了出三顾茅庐吗?再不来都化了。”

史昂把酒瓶当手榴弹般掷向话多的情人,笑骂你的两百年修为都到哪里去了,穆这么爱吃的孩子都还好好忍耐着呢。虽然老师的炮火明显是对着童虎,但身边的穆依然耳根微微发烫。

童虎稳稳接住酒瓶,以眼神询问史昂用意。教皇大人挽起刚才因用力投掷松散下来的袖口,拿起冰激凌挖球勺,三两下后一个几乎完美的半球形香草冰激淋球出现在托盘上。然后史昂拧开威士忌瓶盖,极为控制地将几滴威士忌倒在冰激淋球上。为了让酒迅速而均匀地渗入,他又把手放到冰激淋球上稍微施加了一点念动力。一切完成后,史昂满意地将小银勺搁到托盘上,单手递给穆:“试试?”

穆受宠若惊,一时竟忘记去接。史昂干脆挖了一小勺送到穆的嘴边:“吃吧,保证毒不死你。”说完自己先笑了。

明明还滴酒未沾,穆的脸颊已经变得通红。他赶紧双手接过冰激淋球,又红着脸凑上去,吞下那一勺史昂特制的冰激淋。

“好吃吗?”史昂问。

穆点头如捣蒜:“好吃,是我吃到过最好吃的冰激淋!”

史昂得意地瞥了童虎一眼,晃了晃手中的勺子继续逗弄弟子:“需不需要为师继续喂你?”

穆觉得自己要死掉了,一半因欢喜,一半因羞赧。

“啊,不劳老师费心,真的,我自己可以。”他几乎语无伦次地从史昂手里抢过银勺,为了证明似的,又赶紧舀了两口。

史昂露出温柔的笑意:“慢点吃,不会那么快化,刚才我用了一点点冰系招术。”

“嗳?真的?”穆瞪大眼睛,一时忘记吞咽。老师竟然费心到这种程度吗?

“假的,傻孩子……”史昂无奈地笑了,“按照穆的速度,想要化水也难啊。”

穆恨不得把一大桶冰激淋挖空自己钻进去。幸好童虎帮他解围:“有没有我的份啊,教皇大人?”

史昂想了想:“像穆这样出色才有份。”

童虎抓抓头发:“知道了,我努力。”

贵鬼小心翼翼举手发言:“师公,今天训练我也很乖……”

“Good for you.”史昂点点头,“不过小孩子不能喝酒,试试番茄酱?”

贵鬼呆住,一时分辨不出师公是真心建议还是在开玩笑。童虎给贵鬼挖了两大勺冰激淋,把孩子从疑惑中拉回来:“既然表现好,破例吃两个球。”甜甜的香草味融化在嘴里,贵鬼很快忘记番茄酱。


当晚。

“没想到你还会这招,说,什么时候偷学的?”

“师兄告诉我的,没用的知识终于也派上点用场。”

“马尼戈特那家伙懂得真不少。”

“是啊,如果……”

“如果相处更久,你只会学到更多没用的东西。”

“……哈哈哈哈,看我用积尸气引导你跟他去道歉。”

“喂喂,马尼的小师弟手下留情啊。”


某条

# 梗来自wb


史昂瞬移来一大篮李子。

穆发消息:老师,最近我在减脂,控制甜食摄入。

史昂回:正好,童虎种的李子酸死了,你多吃点。

穆:???

# 梗来自wb


史昂瞬移来一大篮李子。

穆发消息:老师,最近我在减脂,控制甜食摄入。

史昂回:正好,童虎种的李子酸死了,你多吃点。

穆:???

某条

# 一点小甜饼


虽然在史昂面前一直表现乖巧,但八卦精神一直没有在腹黑小羊的心中泯灭。老师那里不敢问,童虎老师那边旁敲侧击总有收获。

“您和老师谁先表白的呀?”厨房里帮忙切菜的时候穆貌似不经意的问。

正在腌制鱼片的童虎手一僵,差点捏碎嫩滑的鱼片,赶紧松开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当然是我咯,不过场面真是惨烈啊……”

穆放下菜刀,满脸写着“务必展开说说”。

童虎快速给鱼片上好浆,裹上保鲜膜放进冰箱后开始忆往昔峥嵘岁月。

“当时我们一起出任务,回程路过的村子刚好有婚礼举行。走进树林的时候月光穿过枝蔓,正好落在史昂脸上。我脱口而出:以后我们也在一起吧。大概就是这样。”

“太浪漫......

# 一点小甜饼


虽然在史昂面前一直表现乖巧,但八卦精神一直没有在腹黑小羊的心中泯灭。老师那里不敢问,童虎老师那边旁敲侧击总有收获。

“您和老师谁先表白的呀?”厨房里帮忙切菜的时候穆貌似不经意的问。

正在腌制鱼片的童虎手一僵,差点捏碎嫩滑的鱼片,赶紧松开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当然是我咯,不过场面真是惨烈啊……”

穆放下菜刀,满脸写着“务必展开说说”。

童虎快速给鱼片上好浆,裹上保鲜膜放进冰箱后开始忆往昔峥嵘岁月。

“当时我们一起出任务,回程路过的村子刚好有婚礼举行。走进树林的时候月光穿过枝蔓,正好落在史昂脸上。我脱口而出:以后我们也在一起吧。大概就是这样。”

“太浪漫了!哪里是什么惨烈?”

童虎嘴角浮现苦笑:“回应我的是一顿拳打脚踢,简直毫无章法,根本没办法用正常招式应对。”

“嗳?!”

“我也一样摸不着头脑,但过了几分钟,发现他不是闹着玩而已,招招直击要害。没办法,我也只好打起精神对战。”

“表白变成了宣战啊……”穆哭笑不得地想象着当时的场景:本该是浪漫的月色谧林浪漫双人行副本, 硬生生切换到暗夜之森一对一大逃杀副本。

“这么说也没错。”童虎无奈地点头。

“呃,战况如何?”难道老师把童虎前辈痛揍一顿然后出于负责到底的心态接受了表白?穆没有把推断说出口,还是等着天秤座黄金战士那边的正确答案。

童虎眼中洋溢起得意又幸福的神采:“史昂一味猛攻完全乱了方寸,我回过神来后稳扎稳打,没过百招就把他制伏了。”

这个走向要怎么收场?穆一脸疑惑,等待童虎揭晓最后谜底。

童虎也没有让穆吊太久胃口:“等他老实之后我把他拉起来,靠在树下休息了一会儿,他说既然你赢了,就照你说的办。”

果然是老师的做派!穆恍然大悟:“所以老师一开始就想答应的吧,但又不好意思所以大打出手。”

“我可不敢再冒死跟他当面对质。”童虎夸张地摆手。

“万一老师输了怎么办?”穆忽然起了玩笑的心思。

童虎一脸傲然:“拳脚功夫要是输了,我也没立场和他在一起。”

穆觉得眼前的天秤座战士从来没有这么高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