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羽

8811浏览    195参与
江麟

白羽

白羽

新芽


宋医生起身,按下打印键,桌子上小型打印机传出轻微的隆隆声:“江泽,请你回避一下。”

江泽面不改色的应了一声:“嗯。我出去。”转身推开了诊室略有些厚重的门,走出了凉意深入骨髓的诊室。

这件事谁都知道对谁有好处吗?江泽在心底冷哼了一声,不屑又有点担忧。

一开始是展文越知道了。这个他还能容忍。后来是江来知道了,他逐渐开始不能忍受,因为这个名实其副的父亲只会在必要的时候接着给他捅上更深的一刀。后来,就是黄小桐了。黄小桐更过分,她昂着头,眼睛像是长在鼻孔里那样斜睨着他,“啧,只会花钱的玩意儿。不如我家狗!”

怎么了,抑郁症能整...

白羽

新芽

 

 

 

宋医生起身,按下打印键,桌子上小型打印机传出轻微的隆隆声:“江泽,请你回避一下。”

江泽面不改色的应了一声:“嗯。我出去。”转身推开了诊室略有些厚重的门,走出了凉意深入骨髓的诊室。

这件事谁都知道对谁有好处吗?江泽在心底冷哼了一声,不屑又有点担忧。

一开始是展文越知道了。这个他还能容忍。后来是江来知道了,他逐渐开始不能忍受,因为这个名实其副的父亲只会在必要的时候接着给他捅上更深的一刀。后来,就是黄小桐了。黄小桐更过分,她昂着头,眼睛像是长在鼻孔里那样斜睨着他,“啧,只会花钱的玩意儿。不如我家狗!”

怎么了,抑郁症能整死你还是怎么了?

口袋里手机的震动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掏出手机,看见展文越发来的消息。

展护卫:今天我们的长江仍然在好好学习,没有任何翻牌子的心情

后面附了一张【孤独.jpg】。

江泽无声的笑了笑,回了一条消息过去。

江南皮革厂:没,在外面。也不想学习了。

他熄了屏,把手机揣回口袋里。

昵称是上次展文越改的,他对这种社交软件无甚兴趣,就一直没改回来,索性一直顶着这个昵称在班群里潜水,已成高二六班一大异象。

很快展文越就回了消息,手机嗡嗡两声。江泽正要掏出手机来看,听见背后传来诊室门开的声音,便没把手伸进口袋。黄小容和江来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宋医生中年肥胖的身影。江来手里捏着并没经过仔细折叠的薄薄的诊断书,带着一脸不知是歉意还是愉悦的表情。黄小容则一如既往的昂着头斜眼瞅他,嫌弃厌恶呼之欲出。

“行,宋吾医生,小江这孩子以后就交给你了。”黄小容低下头瞥了一眼宋吾,硬是从那张明显掩盖不了幸灾乐祸的脸上挤出一丝愁容,“江泽,快点,叫宋医生好,我还有事要干。”

江泽没理她。

黄小容又重复了一遍,语气里带了点明显的不耐烦:“赶紧的江泽,你知不知道我时间很紧?”

江泽无甚动作。

黄小容急了,她气急败坏的走到背对着她的江泽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愣是转的面向宋吾,从后脑勺狠狠戳了他一指头:“小子不听话了嗯?赶紧的,叫一声宋医生!我家小玄还在幼儿园等着我呢,要是他没看见我自己走丢了,我可怪到你头上去!”江来也应和道:“对对,”

“宋医生。”江泽冷冷说道。

黄小容转身离开。背后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见她掏出了手机,按了几下后通了电话。“喂?老公啊,我们的小玄放学了吗?哦,没呢啊,那我先去门口等着接他吧,嗯,行,你忙吧,老公再见~”句句泛着蜜意,说完之后还附赠了一个甜腻腻的飞吻。说话间走到了电梯口,她腾出略有些发福的左手按下电梯按钮,叮的一声之后扭着腰肢彻底从江泽的视线里消失了。江泽打了个寒噤,一阵反胃,本来惨白的脸上又多了一层淡淡的青色。

宋吾觉察了,扭头关切道:“小江,你没事吧?”

“没事。还有,别听着他们叫小江,你也跟着叫。”

宋医生有点无奈的把头转回去。

江来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把那张诊断书随意地往江泽身上丢去,江泽堪堪接住,然后随手塞进了口袋。

“这么没好气的?我可是你爸,这张纸也是我花钱搞来的,你要是弄丢了还想开那我可就不出钱了。”江来没了刚才黄小容还在的时候的那副唯唯诺诺,嗜钱如命和高傲的样子让江泽有点想笑。中年肥胖的身材此时更显臃肿,他略有点中气不足的声音不冷不淡的从那堆肉里面闷出来,“看你还是活的挺滋润的。没体会过穷的要扫大街的感受吧?来,手机给我,就当是抵了这次检查的钱了。”

宋吾忙笑盈盈的伸手阻拦:“你看,江先生啊,孩子还小,就别老逼他了……”

江泽脑子转了一圈,知道面前这位“父亲”仅是欺软怕硬罢了,便把手机掏出来,按了几下返了出厂设置后丢还给江来。江来险些没接住手机,他没好气地说:“你这家伙,给我东西都不好好给了,以后还能把我给搞成什么样子?这玩意可值那么几百块钱啊!绝对成不了大事,江家生了你这么个孩子,还怎么指望以后啊?”

江泽本来没什么火气,却腾的一下被他这一席话像浇了油似的勾了起来。

“对不起哦,给你丢脸了。江家可真不屑有我这么一个孩子,你说呢?”江泽眯起眼,苍白的脸上透露出一丝挑衅的神色,瞟了瞟旁边的宋吾。几乎在场认识江泽的人都知道,他不仅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还正在研究基因科学。自己的工作室是自己挣钱租的,里面的研究人员都是同班同学里有背景的,据说还有激进派高层管理人员的后代。科技后援强势,理论部分早已研究完毕,只等现成的动物和人体来做实验了。

“哪里哪里,小江……不不不江泽当然没给你们江家丢脸,江先生先别说了。”宋吾会意,冲旁边的江来说道。

江来不甘示弱,他眨了眨眼,有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像在赶一只苍蝇:“行行行,你厉害你行,给老子滚出这个江家的门,小容不待见你,我何德何能把你这尊大佛供在牌位上?”

“我可没见黄小容有多待见你这只可爱的小狗狗。尹贵也不见得有多看的上你人吧?看上的估计还是我三堂叔那点儿安居派的底子罢了。追根究底,这俩女人可是没一个要人,全冲着江家的权势和钱来的。”江泽面不改色轰出一串炮弹,接着道,“既然你让我走,我也不赖着你那点钱了,我这就走,您大罗神仙满意就好。”

江来被他讲的生生一愣,直到江泽转身时校服外套带起的风裹挟着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跳着脚指着江泽的背影破口大骂:“小子,你挺得意是吧,行,我看我不管你了你能不能活!你有能耐,你能啊!”宋吾连忙扯住江来,示意他闭嘴,但已经晚了,话已出口覆水难收。

江泽按电梯的手顿了一顿,感觉心口痛了一下,眼前黑斑蔓延着呼啸而来,但他忍住极度不适冷冷说道:“我真的巴不得死,你倒如了我的愿了。”

电梯门在叮咚声中打开,江泽眼前一片漆黑,不得不靠在电梯里闭上双眼。悦耳的女声播报楼层似乎从四面八方劈头盖脸的砸下来,他踉踉跄跄几乎是半跌半走地出了电梯。第八层空间空气其实算好的了,虽然不像第二层那样处处绿荫环绕,但依稀能听见清脆的鸟鸣声。但江泽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由于和以前住的第三层空间比起来离紫外线和阳光又近了近一千多米的距离,即使做了技术性的空气补充和遮阳,外面的阳光仍然肆无忌惮的打在江泽的身上。他浑身冰凉,常年病痛和虚弱所导致的一切后遗症悄悄浮出水面,他像一块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未解冻的烤肉,被直接扔到滚烫的烤锅里肆意煎烤。

每一步都走的格外艰难。

他想起刚才那个人所说的一切。

“败家子!”

“给江家丢脸了!”

“我看我不管你了你能活几天!”

“给我滚出江家!”

啧。

不应该是解脱吗。

这个人渣,我终于摆脱他了。

他竭力想用沉浸在虚假的快乐中的感受来掩盖冰火相接的痛楚和血肉至亲的割离。

但是心好痛。

一把刀从中间把他这块肉毫无保留的剖开了。

眼前黑色的像素又开始逐渐蔓延,星河大厦的影子模糊了。

S中在大厦旁边。

他只来得及走到S中的门口,便晕倒在天地的目光炯炯之间。


姜渝03

阿萊諾(女)×克里恩(男)歲月靜好 一

好久沒玩來混更

倒序,每篇以開頭時間為主軸

阿萊諾先亡後,克里恩失智症設定

角色屬於Alpha game,腦洞屬於我


三界曆1300年

克里恩隨意地用牛皮紙包幾支藍花,腳步蹣跚地走回家。

是的,他家,他們家,他和阿萊諾,以及養育過的孩子們:白羽、安娜、青梅,他們五人的家。

「艾諾……今天是結婚紀念日……雖然我已經老得算不清幾年了,但我記得……」

記得什麼?

克里恩感到煩躁,阿萊諾怎麼又不見了?

白羽早就搬出去住,冒險一陣子有時會回來,大多時間是回王宮。

安娜則是和安娜貝爾創辦了美術學院,每個月只回家一兩次。

青梅呢?女兒像到阿萊諾的性子,一年到頭在外流浪。有時聽聞有流浪醫師到三界城的消息去下町找她,詢問...

好久沒玩來混更

倒序,每篇以開頭時間為主軸

阿萊諾先亡後,克里恩失智症設定

角色屬於Alpha game,腦洞屬於我


三界曆1300年

克里恩隨意地用牛皮紙包幾支藍花,腳步蹣跚地走回家。

是的,他家,他們家,他和阿萊諾,以及養育過的孩子們:白羽、安娜、青梅,他們五人的家。

「艾諾……今天是結婚紀念日……雖然我已經老得算不清幾年了,但我記得……」

記得什麼?

克里恩感到煩躁,阿萊諾怎麼又不見了?

白羽早就搬出去住,冒險一陣子有時會回來,大多時間是回王宮。

安娜則是和安娜貝爾創辦了美術學院,每個月只回家一兩次。

青梅呢?女兒像到阿萊諾的性子,一年到頭在外流浪。有時聽聞有流浪醫師到三界城的消息去下町找她,詢問老半天才知道她昨天離開,有時又悶聲不響回家住,一待就是十天半個月。

阿萊諾唸過她一次就沒再講了,見到面先敲女兒頭再打招呼。

克里恩則是每次都要和女兒鬥嘴個半天才消停。

思及此,克里恩猜想會不會妻女又出去了?他決定在家準備晚餐迎接她們。


「克里恩爺爺我們來了!」

「騙子,給我出去。」

黃昏時分,青梅的孩子們之二再次來訪,克里恩想都沒想就把人趕走。

對他與其記憶而言,青梅的第一個孩子才剛出生呢,這兩個跟青梅差不多年紀,甚至還大一點的人,除了開著惡劣謊言的騙子外克里恩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青梅的孩子們之冬梅抵消了克里恩爺爺的魔法,抓著哥哥,青梅的孩子們之青竹,回到廣場。

「爺爺失憶的症狀越來越嚴重了。」冬梅說:「可惜安娜阿姨過世了,媽又因為和神的約定消失……現在沒有克里恩爺爺認識的人活著了……」

青竹附和道:「雖說神族長壽,但如果這樣活著……真孤獨呢,只甚自己活著,又遺忘了親友的死亡……」

是福是禍?


當冬梅青竹第五次被趕出他們媽媽的娘家時,他們遇到白羽。

「大舅舅!」

「是冬梅和青竹啊,好久不見。我聽說你們的事了。」白羽笑問:「我有個方法,你們要不要試試?」


他們假扮成安娜的學生,以「安娜老師托我們替她拜訪爸爸」為名義,照顧克里恩,也算是替媽媽青梅盡孝。

「不會被拆穿嗎?」

「不會。」白羽說。

在回答兩人數不清的疑問後,白羽告訴兩人:「如果想瞭解你們爺爺發生什麼事,我只能說,他得了失智症。其他的,自己去查吧!圖書館有資料。」

「那大舅舅呢?」冬梅問。

白羽笑了笑。

「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回來了。」


随风

2

OOCOOCOOCOOCOOC ♾️♾️♾️♾️♾️♾️♾️

不知道从什么年代开始,从中学到大学都会进行军训,美其名曰,爱国主义教育。这么多年下来,效果不知怎样,学生们却是怨声载道。

今天天气不错,偶有一丝小风吹过,阳光撒在身上,不燥不热。间或教官们走来走去的喝斥声,四周的站军姿的女生们都有着摇摇欲坠之势,要么脸色苍白如鬼,要么气喘如牛,湖月溜达着过来感叹一下感叹着现在的孩子真是娇生惯养,一代不如一代。?

“上身挺直,两腿夹紧,双手贴紧裤缝儿,目视前方!保持不动!”教官严厉的目光从学生们身上缓缓滑过,每个被他看到的人,都不自觉地伸直了脊腰板。尽可能的保持军姿笔挺,不想被教官盯上。?

“...

OOCOOCOOCOOCOOC ♾️♾️♾️♾️♾️♾️♾️

不知道从什么年代开始,从中学到大学都会进行军训,美其名曰,爱国主义教育。这么多年下来,效果不知怎样,学生们却是怨声载道。

今天天气不错,偶有一丝小风吹过,阳光撒在身上,不燥不热。间或教官们走来走去的喝斥声,四周的站军姿的女生们都有着摇摇欲坠之势,要么脸色苍白如鬼,要么气喘如牛,湖月溜达着过来感叹一下感叹着现在的孩子真是娇生惯养,一代不如一代。?

“上身挺直,两腿夹紧,双手贴紧裤缝儿,目视前方!保持不动!”教官严厉的目光从学生们身上缓缓滑过,每个被他看到的人,都不自觉地伸直了脊腰板。尽可能的保持军姿笔挺,不想被教官盯上。?

“啊。”白羽被吓得哆嗦了一下,帽子被人摘了下来,又被重新戴到了头上。扶正了档住眼睛的帽子,才发现是个高个子的女军官。湖月看着白羽一脸的戏谑,笑眯眯的晃过去。下午剩下的时间都交给正步走了,一干人练得是腰酸背疼腿抽筋,咬牙坚持着,终于等到了训练结束的哨声响起。不容你喘口气儿,马上全体集合,整队,喊着号子往餐厅走,简单的讲评之后就带队进去吃饭。??

白羽正要进餐厅,被站在一边的湖月叫住。

认出是头两天在路上叫阿姨的女人,白羽忍不住心惊。腿肚子哆嗦着蹭到跟前,仰头看着湖月:“教官好。”

摘了白羽头上大到夸张的帽子,把一直背在身后的帽子扣在白羽头上,压了压帽檐,大小正合适,冲着餐厅扭了扭头:“去吃饭吧。”

看着白羽进门,一偏头,看到台阶下站着的朝海。

“其实你不是她们八卦传言的那么变态啊。”朝海眯眼着眼睛笑嘻嘻的说。

“嗯?”瞥了朝海一眼,“哼。”?

“哎你不吃饭啦?”朝海乐的在后面喊。?

“嗯——”湖月拉长声嗯了一下,留下朝海一人在餐厅门口。

 

房间里开了一盏台灯,窗户大开,没有拉窗帘,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随着振动开始一点一点的挪动,发出闷闷的声音。?

湖月丢下手里的报纸,拿起电话,看了看屏幕,按下接听键。

“你不在宿舍啊?”朝海的声音笑呵呵的从电话的一端传来。?

“嗯?在呢。”

“哦。知道了。”

听到了电话里的忙音,挂了电话继续看书。没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起来,皱眉瞄着嗡嗡响的噪音源:"喂."

“快点,快点,赶紧来接我。”电话里的朝海催促的很急,很快就挂了电话。

湖月皱眉,不知道朝海要干什么,还是拿了钥匙出门。?

才走到楼梯转角,就看到朝海手里端着圆形的器具小心翼翼的上楼梯。

伸手要接,却被朝海用胳膊虚挡了一下:“帮我拿手机。”说着扭了下腰,冲着裤兜里的手机撇嘴。

迟疑了一下,湖月伸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连带的,钥匙要一起拿了出来。朝海端着东西小心翼翼的跟着湖月进了房间,在桌上腾了地方放袋子,打开,湖月愣了一下,饭盒里是满满的米粥,还在冒着热气。

“没吃饭吧,哈,赶紧把粥喝了。”朝海一脸我就知道的得意,很自来熟的坐在床边上,晃着腿,催促湖月喝粥,“呵,你说你,这么怕热,挺高个子,瘦的小脸吧唧的,快成一条了。”说着,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挡在眼睛前,挤兑湖月。

湖月斜眼看着,一动不动。

“喂,看什么看,赶紧吃啊,你不饿啊?”

“没勺儿。”

朝海翻了个白眼,从装饭盒的袋子里抽出了一把不大的勺子。

湖月还是斜着眼,一动不动。

“喂,小孩,干嘛还不吃?”?

“烫!”湖月坐到凳子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朝海眼睛朝天花板使劲翻了翻。?

“美女行为守则里说,翻白眼不利于美容。”

“小鬼头。”朝海一巴掌扇过来,湖月没有躲,巴掌拍到了额头上,一手湿汗,“咦,这么多汗啊。”

湖月把碗向前推:“一起啊。”

“呵,我吃过啦,你赶紧吃吧。”朝海挥挥手,“瞳子说啊,你一到夏天你就打蔫,饭都吃不下。”

白羽缩在床上揉肚子,音月桂爬在床边看报纸,湖月一边和校医打招呼一边推门进来,一转回头就看见白羽和音月桂正看着她。

稍微的愣怔一下,湖月又恢复成平常的扑克脸,硬得连褶子都没有。“白羽同学,我们大队长说让你好好休息。哈,喝点儿吧。”她递过来一杯水。白羽点点头,“谢谢教官。”尝了一口,居然温的,姜丝可乐?

“咕嘟。咕嘟……”房间里安静得只有白羽喝水吞咽的声音,白羽觉得自己越小心翼翼,这声音越响。她偷偷看了一眼正拿着自己武装带把玩的湖月,不免有些尴尬。

湖月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打破沉默:“你们这些女生侦察能力还是挺强的。”摇了摇头,“八卦能力”这四个字被湖月吞了。昨天午休时还听她们叽叽喳喳地讨论自己手下两个挺帅的排长,什么身高、体重,哪儿的人,毕业院校,腰围多少,喜好什么,那就是如数家珍,当时指导员还和自己感慨现在的小丫头真不得了。

白羽干笑一声。湖月一甩皮带站起身来系上,“你休息吧,我出去看看。”说完点头就走,白羽都来不及说话,他人就没了踪影。过了一会,人又折了回来,手上拿了两本杂志,看着音月桂“你陪着白羽吧,没事了就回宿舍,下午的训练不用参加了。”等到下午,白羽觉得自己已经好多了,跟校医打过招呼之后,和音月桂就一起返回了宿舍。

宿友们见她回来了,自然分外亲热,一边殷勤地倒水给她喝。

 

“要说扑克脸对你真不错,见你要倒了,抱着你就冲到了医务室!”彩那音手舞足蹈地学着当时的情况。

她突然暧昧地靠过来,“怎么样,近距离接触制服美女是什么滋味啊?”色女们顿时一阵鬼哭狼嚎。白羽心跳加快,嘴上却笑嘻嘻地说:“不如我给你两拳把你放倒,然后让扑克脸也来抱你,你亲自感受一下如何啊?”宿舍里一时跟开了锅似的。

 

随风

1

OOCOOCOOCOOCOOC ♾️♾️♾️♾️♾️♾️♾️

早上,朝海光出了宿舍,秋老虎肆虐,已经9月了,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凉意。主楼前的新生接待处,各个院系的人都在忙着注册事项,一种兵荒马乱的感觉。

办公楼外停着几辆军用牌照的汽车。大厅里的电子钟显示8:55分,朝海光冲到电梯前,在电梯关门前挤了进去。

“呼。”擦了把汗,暗自庆幸没有迟到。电梯在各楼层间走走停停了半天,载着朝海一个人到了顶层会议厅。

没等电梯门打开,朝海迅速往外跑。一不留神踩到了台阶的防滑带上,身子一歪,眼看就要摔倒,却被身后的人稳稳扶住。

“谢谢……湖月渡?”?朝海光吃了一惊,仔细确认,真的是湖月渡,“你怎么会在...

OOCOOCOOCOOCOOC ♾️♾️♾️♾️♾️♾️♾️

早上,朝海光出了宿舍,秋老虎肆虐,已经9月了,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凉意。主楼前的新生接待处,各个院系的人都在忙着注册事项,一种兵荒马乱的感觉。

办公楼外停着几辆军用牌照的汽车。大厅里的电子钟显示8:55分,朝海光冲到电梯前,在电梯关门前挤了进去。

“呼。”擦了把汗,暗自庆幸没有迟到。电梯在各楼层间走走停停了半天,载着朝海一个人到了顶层会议厅。

没等电梯门打开,朝海迅速往外跑。一不留神踩到了台阶的防滑带上,身子一歪,眼看就要摔倒,却被身后的人稳稳扶住。

“谢谢……湖月渡?”?朝海光吃了一惊,仔细确认,真的是湖月渡,“你怎么会在这的。”记忆里的湖月渡是那个笑容像阳光下的喷泉一样升腾,热情爽朗天真率性的小孩子。

“朝海光。”笑着打过招呼,仿佛又回到那个校园里的时候。

“湖月渡。”有人叫。

“这儿呢。”湖月渡越过朝海光抬手挥了下。

 

很快就要军训了,报到完的白羽想趁有空去趟超市,出了宿舍有些犯愁,刚刚来这个学校,什么都不熟悉,不知道哪里有超市。

走到教工食堂外,正好看到三个人出来,白羽紧走几步:“阿姨……”

“……”

“阿姨,请问学校附近有超市吗?”白羽一看到那女人,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自己,心里就开始哆嗦。

“出北门,右拐十字路口直走。”简单的回答,没有一点情绪变化。

“谢谢阿姨。”没等白羽道谢,女人转身就走。

“湖月渡,那是,去医院的吧。人家孩子是要去超市的。”麻路看了一眼走远了的白羽问。

“去治治她的瞎眼。哼!”

“……千万别得罪女人!”?麻路小声嘀咕。

下午全体参加军训的新生集中开会,辅导员点名,独独少了白羽。

直到动员会结束,白羽才气喘嘘嘘的回来。问她缺席的原因,竟然是迷路。

这么蹩脚的借口会有人信吗?

当然——有。正说着,军训的教官过来。看着白羽,嘴角跟羊角疯似的抽抽着一脸的憋住笑容装深沉。“下次找不到就问路。”说完,转身走了。不管身后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的犯晕。

早上吃过早饭全体在楼前集合,带去操场准备军训。

时间还早,太阳也不是很毒,大家坐在统一配发的小板凳上等着各个班的军训教官。

一声哨音,全体集合,操场上站了一排身穿制式军装的军人,各个目不斜视,很有点子贵族骑士的气势。连长几句讲解之后,各区队各自带开,开练。

学生军训基本都是常规训练,没什么花样可玩,就是些常规的稍息、立正、停止间转法、三大大步伐、行进间步伐转换。

教官把队伍带到各自区域先要讲解。

“稍息!”

“课目!”

“立正、稍息与四面转法!”

……

……

一天的训练很快结束了,只学了个立正、稍息的皮毛训练量不大,所以学生们精神很好。这也是部队故意安排的,上学还讲究个由简到繁呢,更不要说要消耗大量体力的训练了。

值班区队长喊着:“一、二、一”把走的乱七八糟的队伍带到宿舍门口,整理好,连长不等报告,几步走到队列前:“同志们表现不错,辛苦了!”

队伍里基本上没人答理他,白羽下意识的接茬喊了声:“为人民服务。”引来了一阵哄笑。连长皱了下眉,命令解散。

大呼小叫地冲进宿舍,猛得看见所有的被子全部被抖开了,音乐桂抓了被子发脾气:“谁干的?”

“我!”一个声音来自门外,把屋里的人吓了一跳。

随着一声暴喝,麻路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大步走进宿舍,像座铁塔似的站在屋子中央,用冷厉的目光打量着满屋子的学生。

女生宿舍里的尖叫声分贝超标。麻路的脸僵了一下,涨成了晚霞的颜色。

“每人三遍内务,什么时间整好了什么时间去吃饭。”站在门口的湖月渡和麻路高龄下楼。

“哼,真当自己多牛X啊。”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声,走在最后的湖月渡扭头扫了屋里人一眼,被目光扫过的人,心里打了激灵。

 

餐厅门口,朝海光遇到吃完饭往外走的湖月渡,上下打量着,一件浅色的短袖衬衣,领口松开,左臂的衣袖上绣着一把被一对张开的翅膀簇拥的剑,肩膀上戴着付一杠三星的肩章。

朝海光站住,看着身边的湖月渡:“我没想到你会是军人。”

“嗯?哦!”

走出餐厅一下子安静了很多,湖月渡把手抄在兜里。

“你负责军训啊,呵呵,我没想到你会是军人。”

“瞳子那儿有照片,你不是看过吗?”

“我以为是你军训的时候照的。”

“……”

”我刚调过来,事情不多,别人又走不开,所以过来带军训。”沉默了一些,湖月轻声说。

“把你的电话给我吧。”朝海光握着手机,“有空找你啊。”

伸手从朝海光手里拿过手机,输入了一串号码,按下呼叫键:“行了。”

“我的号码……”

“有了,拨我手机上了。”

此时吃完晚饭聚在一起八卦的女生们凑在一起交流着各种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听说今年负责女生军训的连长是个从空大毕业的年轻上尉,稍微有点耳朵的人都知道,空大,那里号称将军的摇篮……

白羽Hs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a...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ψ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ψ

白羽Hs

以前在小本子上画的针管笔系列( ̄y▽ ̄)~*

以前在小本子上画的针管笔系列( ̄y▽ ̄)~*

白羽Hs
画了一只红!喜欢的自取啦( ̄y...

画了一只红!喜欢的自取啦( ̄y▽ ̄)~*

画了一只红!喜欢的自取啦( ̄y▽ ̄)~*

五明子学业繁忙

【黑羽】日记(上)

诈尸,某次通关黑羽结局的感慨。一发完的毫无责任,设定属于ALFA游戏组,ooc属于我。这是一个小日常。

某不知名的小日记,嘻嘻不要和原著日记扯上关系。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

只可惜一下就撞见某个讨厌的家伙。          ——8.16

……

白羽挑眉看了看眼前这位金发少年。

在他的记忆里,这貌似也是候选者之一。

“神族的候选人啊,你好啊!”黑弥笑眯眯地说道:“我这里有一个项目,有没有兴趣参加一下,有机会获得大奖哦!”

这一上来就是一股浓厚的推销语气,白羽皱了皱眉,摇头拒绝。...

诈尸,某次通关黑羽结局的感慨。一发完的毫无责任,设定属于ALFA游戏组,ooc属于我。这是一个小日常。

某不知名的小日记,嘻嘻不要和原著日记扯上关系。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

只可惜一下就撞见某个讨厌的家伙。          ——8.16

……

白羽挑眉看了看眼前这位金发少年。

在他的记忆里,这貌似也是候选者之一。

“神族的候选人啊,你好啊!”黑弥笑眯眯地说道:“我这里有一个项目,有没有兴趣参加一下,有机会获得大奖哦!”

这一上来就是一股浓厚的推销语气,白羽皱了皱眉,摇头拒绝。

黑弥有些遗憾,又说道:“听说赢了之后可以得到武神之剑的详细消息呢。”

白羽顿时又睁大眼睛,本来一大早就被叫醒而没有光彩的红瞳也仿佛染上阳光几分色彩,他走进几步,激动地说道:“是真的吗?”

黑弥被这样炽热的目光盯着,一时有些不太自在,但又马上转换过来,呵呵笑道:“当然是真的。”

于是,白羽又被狠狠坑了一回。


武神之剑拿到是拿到了,没想到居然可以在利亚见到黑弥,为了生日而烦恼,还真是……           ——11.23

……

拿到武神之剑之后,一从利亚出来,就又遭到野生骑士兔的攻击。

白羽暗中叫苦,虽然他自己也不记得非要拿到武神之剑原因了,但是他本来就很讨厌打斗,这一回亦是如此,而他的敏捷早就在连续几天的打斗之中很难再发挥出来,只好在残血情况,又回到了利亚。

稍作修养,又捡了一杯水稍稍恢复了体力这才准备再次出发。

不知道为什么,姐姐又偏要在利亚逛逛,但是一大堆推销产品的。也只好这样,白羽无奈在冒险当中陪着阿莱诺开启买买买模式。

咦,前面的不是黑弥吗?

秋日的下午太阳不大也不小,利亚一片热闹景象,白羽微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

“啊,是白羽啊。”

黑弥笑了笑,随意打招呼道。

“你看起来似乎很烦恼啊。”白羽眯了眯眼笑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黑弥烦恼,他就会很开心。

“啊,是啊,我出来散散心。”

“最近就是我的生日,可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长老非要给我一个生日宴会,说是好好补偿我一番……”

“可是,现在人族的情况不容乐观,为什么还要办这种毫不重要”黑弥叹了口气说道。

白羽早就睁大了自己那双澄净的黄色眼瞳,默默想道,黑弥这人还真是奇怪,办生日宴居然都会为此烦恼。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都没再开口说话,最终,白羽还是忍不住打破沉默。

“那个,为什么不往其他地方想想?”

少年紧皱着眉头,听到这句话后,更是盯着他,似乎在静静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白羽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没有像你那样的,额,商业头脑,但是办生日宴会应该还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不妨往其他地方想想?”

黑弥忽然醒悟,小声念念叨叨:“没错啊,这次生日宴会,势必会邀请许多人物,拉进很多投资,缓解人族现在的状况……”

白羽还在尴尬地笑着,为什么说尴尬呢,因为他已经看着黑弥在这里自言自语了很久,然而自己却听不懂他说的话。

“谢谢啊,白羽,没想到啊,你居然可以想出这一些。”黑弥笑了笑,显然比之前的笑容要真诚一点。

“啊,有机会再来这里啊,我可以免费赠送选美大赛的VIP券哦!”

黑弥十分“真诚”地说道。

好吧,是他想多了。


未完待续……









以寧

重生

你是白羽,他是阿萊諾

最近重新玩美少年夢工廠的心得既推廣文(?)大家也試試看吧很有趣的

Steam-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055760/Prince_Maker3/


———

01


那一輪的你們其實沒有太大交集,為了達成王者研究全屬性六OO的門檻,你的青春時光有大半是獨自坐在教室課堂,他則奔波於各式各樣不同打工,好讓你們的家計不出現赤字。

你能感覺到你們的所有行為、哪怕是外出野餐小憩一下,都有過精心設計安排,他鮮少會跟隨你的行程,卻都剛好碰上或是狄恩陛下或是伊薇特殿下神色凝重地做些什麼,其中又以和艾瑞斯老師咬耳朵最...

你是白羽,他是阿萊諾

最近重新玩美少年夢工廠的心得既推廣文(?)大家也試試看吧很有趣的

Steam-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055760/Prince_Maker3/


———

01


那一輪的你們其實沒有太大交集,為了達成王者研究全屬性六OO的門檻,你的青春時光有大半是獨自坐在教室課堂,他則奔波於各式各樣不同打工,好讓你們的家計不出現赤字。

你能感覺到你們的所有行為、哪怕是外出野餐小憩一下,都有過精心設計安排,他鮮少會跟隨你的行程,卻都剛好碰上或是狄恩陛下或是伊薇特殿下神色凝重地做些什麼,其中又以和艾瑞斯老師咬耳朵最為頻繁,你不禁在心底小聲抗議不過打了幾次瞌睡、你可不曾向任何人提起萊爾陛下掛著餅屑的嘴角。

日復一日的作息哪怕遇到克里恩特別提醒的月份也沒有改變,唯獨在特價大賣月過後家裡會多上成堆的食物,那些餅乾啊包子常常一吃就是十個起跳,感受身體變化同時隔一個月必定伴隨有詭異的夢境,而他和你聊天的話題也會尖銳地令人難受。

但你想他還是重視你的,因為悄悄許下的願望,總能夠在接連幾個月的課堂之後實現,直到你說想嘗試農場工作,洋洋灑灑寫滿五頁的日記再也沒有動靜,最後全被折成了紙飛機,代替你翱翔在新伊甸。


隨著能力增長、依舊頻繁發生的頭痛,你們偶爾會外出冒險,或是就近到鏡湖、或是遠至神族森林的小村落,你想你們的行動比起冒險更像是有某個你不知道的目標存在,有一次他帶你遠赴魔族古堡去見蘭蒂家家主,尚且年幼的你在要求下識相地去一旁玩耍,可不要說魔族人你根本連對方推薦的魔族候選人都不熟識,那一次玩得無辜還不如被克里恩譏諷去採蘑菇。

但你確實一點一點認知到身上發生了什麼,片段的記憶、狄恩陛下曾經向艾瑞斯老師表明有一半的「你」擅長的事情、並也曾經欲言又止地希望你換一個稱謂,原因是存在你體內不安分的靈魂,那一年你對過往、現狀積蓄的不滿爆發,所幸他及時發現並幫助你找回神族王子的完整記憶,雖然手段不怎麼溫和。


當你們依課題要求從狄恩陛下得到下一階段的任務,你覺得他好像鬆了一口氣,行程不再緊湊,他開始有時間陪你認識朋友去體驗不一樣的事情,心智過分早熟的黑彌總不放過任何賺取錢財的機會,想法與行蹤都令人捉摸不定的伊迪亞則是難以親近,當安娜貝爾老師第四次談起相同主題的畫展,他終於忍不住造訪魔族打探對方背景,而忽略笑容暗藏不滿的克里恩,與不肯敞開心房、卻幾乎每個月都會在中庭出沒的西蒙老師。


事情直到奧利維殿下邀請你喝茶、並聽聞王宮傳來噩耗的那一天,狄恩與卡菲爾夫婦的離世使你心裡湧起難以名狀的悲傷,久違的身體不適讓你無暇關心其他受影響的人,最後當你想起自己的名字、從他那裡得來曾經「你」與父王的合影,你終於明白這些年、前一任候選人態度微妙的原因,懊惱於來不及喚一聲父王的同時,你也決定要加倍珍視獲得新生以後遭遇的人事物。

你們的行程又重新緊湊,課表上久違地出現了文學而他也跟隨在一旁,那一天你慣例地被黑彌的順風耳捕捉不滿,他則經由艾瑞斯陛下的提示造訪了鏡湖,並在最後決定將選擇權交付予你——雖然你對此一直是似懂非懂。


六O年的一月,艾瑞斯陛下在三界城王宮大聲喊出你的名字,你突然有些惶恐,不像黑彌對成為三界王有著強大信念,你僅僅是不願意辜負他的養育之恩,及時完成過王者研究使你在各族都擁有不低的聲望,可關於整個新伊甸的理解你卻是遠遠比不過伊迪亞。

他則在前一年祭祀就接下露西亞金家家主,因選舉結束而準備回去他闊別多年的故鄉,在離開三界之島以前,你們進行了六年下來最後、你想也許是最為認真的一次談話,第一次你換上了正式服裝、慎重而親暱地呼喚專屬於他的稱謂,你將所有感激之情化作言語,並也不保留對於成為三界王的不安,在他一拳揮舞過來之前,你唸過他的教誨鼓舞自己,並祝福彼此未來鵬程萬里。

儘管心裡有那麼點遺憾,你就要成年,卻再也沒有可能親自造訪和他一同飲酒。






———

重生


而在你第二次懷抱對宴會的恐懼,登門拜訪艾瑞斯老師,才明白他總喃喃自語的重生、背後隱藏的真正涵義。

或至少你以為明白。


可一開始出現在核心房間你自然是懵懂的,自從接下重擔揮之不去的精神壓力於一夕消失,取而代之是你突然難以掌控的情緒轉變,熟悉的景色不熟悉的視角,聽見身後有人的驚呼聲,你在頭痛欲裂中勉強轉身,仍是未能將那遺憾了五十年的父王喊出口。

隔一年你自薦為神族候選人,並以此身分重新踏上三界之島,對早已生活、或者說綁死了五十年的土地你是審美疲乏,但看見他慌忙跑進三界城王宮,懷念之情仍舊自心底揚起——畢竟那些年,一直是由你備妥甜點,主動至傳送點迎接他。


入城登記上面,他給你的孩子氣小名沒有改變,你則詢問能不能稱呼他為大哥?毫無特色的稱謂令他意外也有些不滿,你不敢解釋,力氣很大和食量很大這樣的理由,說不準會讓你直接被拳頭飽餐一頓。

完成登記以後他一個人到角落施展你在位期間也未曾聽聞的法術,轉瞬之間帳簿上就多了兩個0在後頭,你被套上舒適便捷的睡衣,踩著拖鞋啪踏啪踏地把城裡逛得透徹。

要知道你們以前的衣櫃,可是只有神族式樣的日常服裝、改版短袖和一件外套,與歷年大賽形形色色的優勝獎品。


不同於過往的還有他開始緊跟隨你的一舉一動,文學課和倫理課,哪怕打起瞌睡也要坐在教室後頭,可惜艾瑞斯老師粉筆遇上他就失了準頭,而洛神官甚至沒有唸完課前禱告。春夏秋冬四季的旅遊,你們每一年都會去上至少兩次,秋天過去你總要懷疑褲子是否縮水了兩號。有時候你們只是懶洋洋地待在家裡,他環抱你午睡的姿勢和一身侍應服都讓你難以入眠,躺在床上卻不敢有絲毫的動作,生怕一不小心就觸發他的起床氣。

克里恩明示暗示的打工依舊與你無關,除非你將感興趣的事情寫到日記本,特殊月份慣例地不影響你的行程,但若碰上旅遊月,他會帶你把服裝店整個搬回家。

你們一起外出冒險,不再直接奔向目的地而會悠哉享受旅程樂趣——又或許你們根本沒有目標,第四次經過米德海姆你如是想——你們造訪了新舊大陸了解創世傳說,在因雷謝爾聽遍十大家族愛恨情仇,利亞的武神之劍和迪諾古鎮的神之器具體型態雖早已經不復存在,但於追尋過程你還是獲得了相當程度的能力增長。你們探訪了世界各地的池水精靈、神族森林的傳說一族,愛神周身的粉紅色泡泡把你嚇得不輕,他則是雙手合十虔誠地祈求著緣分,曾經你們在路途碰到足以使成年人陷落進去的水坑,一個自稱女神問你掉下的是他還是其他的候選人,你們也曾經在三界城外圍撿到封面曖昧的書籍,內容難以啟齒的程度更勝紫色天堂,令你想起人族候選人興致勃勃提起過的同人誌。

假若碰上彼此生日,他會野營帶你欣賞夜空的美好,你則回以一份烤水鳥蛋糕,簡單卻是最真摯的心意。


過份安逸的生活其實也讓你心有不安,還記得十二歲的時候,你夢見過自己身處在燃燒熊熊大火的神族王宮,十五歲狄恩陛下過世以後,你分明記得有一段時間奧利維殿下頻繁地造訪,但再醒來你又站在野餐墊,他說還是去找找艾瑞斯陛下詢問情況。

你知道五八年十二月他沒有回去參加家族會議,你也沒有完成任何研究或面試,日子渾渾噩噩度過到五九年十月,路西法賢者與一位傀儡師相繼造訪,白恩迪諾和羽洛,重獲新生的兩個靈魂亦得到了各自的軀殼,在競選結果公布前夕,三個人離開了三界之島,隱居起來過上令人稱羨的幸福生活(仮)



———

第三輪


然後你們開始在了無新意中尋找樂子。

稚氣暱稱換成了三代目,他的名字旁邊則被填上大食怪——時機點自然是克里恩送交表格以前。狄恩陛下傳授給你的攻擊法術,取名為「父王教的但我不喜歡」闡揚個人喜好同時,也圓滿了你三生三世不得喚他作父王的遺憾。


你們也開始踏出兩個人的小世界,接觸他族候選人、培養者和你義理上的姊姊。

看似汲汲營營於金錢的黑彌,實際上也真的汲汲營營於金錢,義盜城、人族選美比賽、和曾經動員三族之力所舉辦的燃戰,都是他尚且年幼就擁有的政績,精明的他總不放過任何機會,遇上他人好意反而會顯得彆扭,你明白在一切的利用和算計背後,其實有著悲傷回憶在推動。當他幫著你殺遍四方(在市場)無償教授他的所學所識,你不免困惑好奇,年年他八折賣給你的生日禮物真那麼有賺頭。

難以親近的伊迪亞自然也不可能親近他人,你只能旁敲側擊有關他的事情,過程還不時會感覺到世界的惡意,可漸漸地他開始主動向你發出邀約,一起複習課業與為你上藥期間不經意流露出的溫柔,你想那肯定是伊迪亞為了保護自己隱藏的真實面貌。你們曾經三個人一起去狩獵遊戲做蛋糕,也曾經因為陪伊迪亞採藥草而感受黑彌難得陰沉的情緒。

和他們比起來,羅娜麗婭果然是最困難的一個,疲於巡邏王宮的她鮮少會給你好臉色,弄得你出聲以前總要深呼吸三口氣,做好又被嘲諷的心理準備。所幸大食怪不留情面的訓練,讓她逐漸認可了你的實力,幾次你提著膽子嘗試戲弄,五臟都要翻滾,才發現到她不過口是心非。祭典那一天你硬是拉著她的手踏出王宮,並在小憩期間獻上花朵,她則在幾個月以後回以你一條手織圍巾,被你小心謹慎收在衣櫃深處。


西蒙、或者說希利艾老師似乎想通了什麼,經常邀約他出門逛街,與之相抗衡是克里恩時不時會烤餅乾,並以黃曆占星暗示他不宜外出。兩個人的明爭暗鬥他是渾然不覺,你則認為對中庭那些跳也跳不動的小鳥,兩者或許都不是壞事。

但面對安娜貝爾老師的時候,他溫柔得簡直要讓你毛骨悚然,明明是懶得休息而帶你打營養針,他卻能面不紅氣不喘地回答自己是去找安娜貝爾老師,把你丟給才叮囑過你要注意身體的伊迪亞。


你的研究毫無動靜,其他工作倒是面試了不少,為此你才知道三界城有著占星、咒術師協會和殺手訓練營等奇怪組織,克里恩更是隱藏在民宅的魔法大師,飯店老闆是保鑣店老闆女兒,酒店老闆則是農場老闆的朋友。

六O年的一月,黑彌如願登上三界王位置,伊迪亞則似乎早早完成好賢者研究,你選了喜歡的職業,準備在三界城安度過此生。



———


現在,世界的齒輪再次啟動。

究竟是注定的命運,還是輪迴的宿命,一切將由你親手揭開帷幕

▶ 走向紅色的光

▶ 走向黃色的光


TBC.

———




寫到最後才發現忘記女僕事件和黑彌的女裝事件了!

是白羽每一輪遊戲都保有記憶的設定,培養人的情感糾葛礙於視角就沒有著墨

女裝事件都很有意思的(。)


小夜

《我好像被這班人氣極高的傢伙看上了》ch.2

-All羽向


-勿代三


-各種私設各種亂

-設定更改可去ch.1看一下喔


-OOC注意



由於羽毛的第一夜是跟小白過,所以在羽毛卸妝後,他們便來到一間房間,只有他們兩個人在的房間。房間裡有一張雙人床、床上有個用玫瑰花瓣做成的愛心,牆壁上也有掛著一些為氣氛而設的裝飾,整個氣氛瞬間變得十分浪漫。他們倆一起坐在床邊,開始聊天。


白「欸欸、你為什麼會選我啊?」


羽「因為、你看起來是最無害的...?」


小白聽到羽毛的答覆後先愣了愣,隨後輕笑了一下並把坐在身旁的羽毛推倒在床上、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羽毛嚇了一跳,還未回過神來的他只能一直盯著小白看。...








-All羽向


-勿代三


-各種私設各種亂

-設定更改可去ch.1看一下喔


-OOC注意




由於羽毛的第一夜是跟小白過,所以在羽毛卸妝後,他們便來到一間房間,只有他們兩個人在的房間。房間裡有一張雙人床、床上有個用玫瑰花瓣做成的愛心,牆壁上也有掛著一些為氣氛而設的裝飾,整個氣氛瞬間變得十分浪漫。他們倆一起坐在床邊,開始聊天。


白「欸欸、你為什麼會選我啊?」


羽「因為、你看起來是最無害的...?」


小白聽到羽毛的答覆後先愣了愣,隨後輕笑了一下並把坐在身旁的羽毛推倒在床上、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羽毛嚇了一跳,還未回過神來的他只能一直盯著小白看。


白「羽毛,男人都是狼啊。看起來無害的人其實還是會有野心的。明白嗎?」


羽「啊...嗯、明、明白...」


小白輕輕地親了一下羽毛的額頭,然後自己躺在他身旁。


白「不過我覺得你選我也許是對的。因為啊、有幾個傢伙是很危險的,你之後可要小心選擇喔。」


羽「危、危險?!」


白「也不用那麼怕啦w!他們對新人挺溫柔的!而且習慣了就可以了!」


羽毛表示有一種不好的予感。有說有笑的聊了好一陣子,羽毛也對小白逐漸放下了警戒心,兩人在這一夜中成為了一對好兄弟。小白看了看手機,發現原來已經兩點了,便跟羽毛提出一起睡這個點子,當然羽毛也同意了。


白「那~我做回一些這裡的員工應該要做的事好了w」


小白起身替羽毛蓋好被子後,便躺回去他的身旁,並且把他摟入懷中,一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背,好讓羽毛有一種安全感。羽毛亦因為小白溫柔的動作而漸漸進入夢鄉。小白見羽毛熟睡後,拿起手機拍下他可愛的睡相並發給阿神等人,確認發出去後,他便牽著羽毛的手睡著了。


翌日。羽毛醒來後發現自己的手被小白牽著了,臉瞬間變得很紅,但又怕自己一鬆手、身旁還在睡的他會被吵醒,所以繼續讓他牽著自己的手、繼續躺著等他醒來。沒事可以做的羽毛只能看著小白的睡顏。『還真的是很帥呢..』羽毛想。他伸出另一隻手、輕輕的撫摸小白的臉。


羽「皮膚、很好啊...」


白「......嗯~?欸?你醒了?早安!」


羽「啊、抱歉、吵醒你了...早安。」


對於被吵醒的這一件,小白表示毫不介意。醒過來後,第一件事當然是要梳洗,幸好房間內設洗手間,不然頂著一個鳥巢頭走出去絕對會被人說笑。梳洗完畢後,羽毛發現小白一直盯著自己的頭看。


羽「怎、怎麼了?」


白「嗯...我覺得你的髮型改變一下可能會更好耶...例如會更帥之類的」


羽「會嗎?」


白「嗯!我們去找捷克吧!」


小白把人帶出房間,並拉了他上二樓。二樓是員工宿舍的地方,大家都住在這裏。小白跟羽毛走一扇掛著「phantomXjack」的門前,小白叩了叩門。


白「捷克~?」


「喀嚓」


門被打開了,捷克一臉剛睡醒的樣子探頭出來。


捷「幹嘛?」


白「捷克、幫羽毛改變一下髮型好不好!」


捷「...你都人帶過來了,我有得拒絕嗎...進來吧。」


兩人走進了捷克的房間後,看到房間裡的設計都很驚訝,因為捷克的房間不是有點粉紅、是多到爆。無論是床舖的顏色、窗簾的顔色,甚至連梳妝桌也是粉紅色,總之就是一個少女的房間。


捷「你們隨便坐、我先去梳洗一下。」


兩人坐在床邊,左看看右看看的等待捷克出來。隔了一陣子後,小白開口說:


「我說、這裡真的好少女喔...」


羽「嗯、不過也挺可愛的啊?」


白「也是啦w」


他們聊了一會兒後,捷克終於出來了。他出來後,先站在羽毛面前很認真的盯著他看。思考了一陣子,捷克叫羽毛坐到梳妝桌前,並開始幫他改變髮型。羽毛一臉擔心的一直看著鏡中的自己。


捷「怎麼一臉擔心的啊?對我這麼沒信心喔?」


羽「不、不是啦......」


白「不用擔心啦!捷克是專業的、放心交給他吧!」


羽「我...不...啦」


羽毛小聲地説的這句話,捷克和小白都聽不到,他們異口同聲地問羽毛剛剛説了什麼。於是他便重複了一次。


羽「我是怕自己配不上啦...」


捷克聽到後愣了愣,而小白則笑了出來、並説了一大堆讓羽毛安心的話。


捷「羽毛。」


捷克讓羽毛轉身望向自己,並且一手托起他的下巴,吻上了羽毛的唇。小白驚訝得瞪大了眼睛、而且發不了聲音。羽毛比小白更驚訝,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面前吻著自己的人。好一陣子,捷克終於放開了羽毛,「啾」的一聲結束了這個吻。


捷「不要說這些話。有我、你什麼都配得上。」


羽毛瞬間被捷克的動作跟話語弄得臉變得超級紅,再加上他那認真的表情,心跳加速得很快。小白則走了房間,一邊跑一邊大喊「阿神!羽毛要被捷克搶走了!!」。捷克笑了笑,繼續幫羽毛改變髮型。過了一會兒後、


捷「好啦!這樣就可以了吧?」


羽毛的髮型由可愛的模樣變得非常的帥氣。就連是幫他做改變的捷克、看到也不自覺的心跳加速。趁著羽毛看自己看到入了迷的時候,捷克從背後輕輕地抱住了他。


捷「羽毛~我幫你變得那麼帥、要報答我喔~」


羽「怎、怎麼報答...?」


捷「那...明天選我吧?昨天你跟小白沒有做對吧?第一次太刺激、身體會受不了的。今天選阿神比較好喔!」


羽毛低下了頭,不敢跟捷克對上眼,他知道如果現在對上眼、事情會變到一發不可收拾,所以他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小聲說了聲謝謝便逃跑似的離開了房間。孤獨一人留在房間裡的捷克沒有動,眼睛看著他離開的方向。他笑了笑,開始自言自語的說:


「不會是以為我沒有發現、你耳朵紅了呢?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可愛的啊(笑)總有一天、你、會成為我的人。」




TO BE CONTINUE.


================================


作者的話:


這集白羽跟捷毛的主場!


預告一下、下一集會有神羽跟新角色登場喔~


予定下一集或許下下集會有車!


然後謝謝大家喜歡這個系列>w<


希望大家之後也會喜歡這系列!!

奈や
白羽小天使!我真的太爱他了_(...

白羽小天使!我真的太爱他了_(´ཀ`」 ∠)_

白羽小天使!我真的太爱他了_(´ཀ`」 ∠)_

djfgjvc——Qy

【all羽】(论坛体)论羽毛的正攻到底是谁?


⊙o o c 现 场 注意内含 神羽 白羽 路羽等一些羽受向cp

⊙这里QY,希望能扩列谈论一些好玩的梗来写文,谢谢!

QQ:3393622788

⊙感谢大家支持(//∇//)私设众多

[楼主]:问一下那位叫羽毛的小哥哥有女朋友吗?我还有机会吗?

1L:先恭喜一下楼主,他没有女朋友,但是你也没有机会了,毕竟羽毛可是都和别人滚过床单,被别人叫过良妻的人呢

2L:一看二楼就是我们神羽党

3L[楼主]:滚过床单?我的颜色还是白色,对吧?不过神羽是什么呀?

4L:楼主都这么快,快接受自己被绿的事实了?当年我还有难过了好几天呢

5L:心疼四楼,又是一个可怜孩子

6L:没事儿,现在...


⊙o o c 现 场 注意内含 神羽 白羽 路羽等一些羽受向cp

⊙这里QY,希望能扩列谈论一些好玩的梗来写文,谢谢!

QQ:3393622788

⊙感谢大家支持(//∇//)私设众多

[楼主]:问一下那位叫羽毛的小哥哥有女朋友吗?我还有机会吗?

1L:先恭喜一下楼主,他没有女朋友,但是你也没有机会了,毕竟羽毛可是都和别人滚过床单,被别人叫过良妻的人呢

2L:一看二楼就是我们神羽党

3L[楼主]:滚过床单?我的颜色还是白色,对吧?不过神羽是什么呀?

4L:楼主都这么快,快接受自己被绿的事实了?当年我还有难过了好几天呢

5L:心疼四楼,又是一个可怜孩子

6L:没事儿,现在我已经成cp粉头了,他们真好

7L[楼主]:所以神到底是谁啊?

8L高举神羽大旗!:神是阿神啦!滚床单是他们在mc上玩床战了,并不是那个样子哦。经典名梗良妻也是出自那里, 而且啊神超级宠羽毛的!有一回玩恐怖游戏,他们让羽毛去惩罚间,羽毛超害怕然后就假哭,然后阿神就超霸气的说了一句不要哭了!让我去!awsl!神羽锁了!钥匙我吞了!而且阿神和羽毛是幼训染!从小竹马竹马,超甜的!楼主要不要考虑入股啊?

9L:惊现神羽党!想当年我还是羽毛的女友粉!

10L[楼主]:九楼的小姐姐是发生过什么事吗?(。ӧ◡ӧ。)

11L:那年我和楼主一样,也是刚来学校。开学第一天我被门口查校服的那个温柔的小哥哥吸引住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高二的风纪委员。但是他不是天天来查,于是我这每天默默的在学生会那里偷偷看,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给羽毛告白,那时候在校门口旁边还有一个金发的男生,我对羽毛说说我喜欢你后,羽毛愣了愣,好像想跟我说对不起,脸上还挂的那种超温柔的笑(awsl),刚说了一个对字就被旁边的男生一把搂过,那个男生看了看我说:对不起,他已经是我的人了。当时我就立马想的这个cp我磕了!真的是痛并快乐的!而且一把搂过那个也太帅了吧!护妻狂魔!后来我才知道那男生叫阿神

12L:好心疼是十一楼的小姐姐,不过真的就这么接受了吗!腐女鉴定完毕,不是我腐是正主拉我嗑的!

13L[楼主]:这个cp我吃了!awsl!

14L:楼主楼主其实还有一个cp叫白羽的,要不然你考虑一下入这个股

15L[楼主]:白羽?这又是个什么cp?我刚才把标题改成羽毛的正攻到底是谁吧?

16L(白羽大法好):14楼把我炸出来了,握手握手!白羽虽然没有神羽认识的时间长,但是也是超级甜!他们几个人不是有在学校官网上发视频吗?羽毛经常被人调侃成他应援色是绿色,有一次玩游戏羽毛不想占绿色就去了红色,然后小白就乖乖去绿色,但后面有好几次有机会他不在绿色,小白还是看着羽毛进了红色,然后再去绿色。这不是爱是什么!

17L[楼主]:好像这个也有一点好吃

18L(悄悄安利一下路羽):其实路羽也是挺好吃的……只不过人很少就是了

19L:18楼不要伤心,同为路羽女孩儿的我枯了!

20L(悄悄安利一下路羽):想必大家都知道路有多腹黑吧,当在羽毛面前超听话!完完全全是一个小天使!只有在吃醋的时候才会变腹黑!这种人是太适合开黑车了吧!(被拖出去斩了)

21L(白羽大法好):白羽第一好吃!两人瞳色说明一切!自古红蓝出cp不是百合就是基!

22L高举神羽大旗!:明明是神羽更好吧!又是发小,还整天那么甜

23L(悄悄安利一下路羽):22楼怕不是没听过一句自古幼训染故不过天降

24L(白羽大法好):对!当时开学典礼完了之后,小白就邀请羽毛吃饭,而且羽毛还同意了,锁死

25L高举神羽大旗!:24楼还好意思说,当时不是因为羽毛在等阿神上厕所,小白哪有的机会?

26L[楼主]:感觉快成了神仙cp打架现场了

27L高举神羽大旗!:对家太强了,没有办法,只得我发终极大招了!放官宣

http://djfgjvc.lofter.com/post/1f3cf68b_12e411c8d(这个有可能点不开,我会在评论里发一下)

28L(白羽大法好):好像输了

29L(悄悄安利一下路羽):果然正主发糖,比不过比不过

30L[楼主]:其实不用那么沮丧,千言万语总结成一句,all羽大法好

楼主改名为all羽大法好

       ——(此帖已封)——

             [END]

   这里是QY,如果到这个喜欢这个系列的话,可以留下一个大大的喜欢,看看我们能不能突破,20个大大的喜欢!之后我会再买一个神all的文,不知道大家吃不吃?( ´͈ ⌵ `͈ )σ❤️请大家留言告诉我

Lysine

不,黎师兄,你别带你情缘去——

不,黎师兄,你别带你情缘去——

冰镇3℃TanTanCha

bxy×sys
20190314白色情人节❤️
截修②

bxy×sys
20190314白色情人节❤️
截修②

冰镇3℃TanTanCha

bxy×sys
20190314白色情人节❤️
截修①

bxy×sys
20190314白色情人节❤️
截修①

茶耳朵

这里也放一放好了,新年加情人节快乐!

这里也放一放好了,新年加情人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