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色巨塔

16390浏览    271参与
潜水的草莓

每个时代都需要一个里见修二

刚刚回去,听03版白色巨塔的背景音乐在评论区里看到有人留言说到里见,想来谈谈自己对这个人一点浅浅的看法。

先说说我对他的定位吧,一开始的出场,唯一的标签就是善良。但其实全片看起来会发现,03版里见绝对不是一个性格弱势的人,更不是一个单纯的老实人或者老好人。

这就是他最受人争议的一点:里见所坚持的观点是:就因为有人会受到伤害,真相就不需要坚持了吗?他最大的争议点就在于他几乎是不顾及家人的感受,不顾及医院的名誉来做的这件事。

这也是我为什么说每个时代都需要一个里见修二的原因。他之所以如此坚持并不完全是因为坚持真相很重要。

他在挚友的身上看到的是当一个人当一个体系逐渐走向封闭,而拒绝自我反省...

刚刚回去,听03版白色巨塔的背景音乐在评论区里看到有人留言说到里见,想来谈谈自己对这个人一点浅浅的看法。

先说说我对他的定位吧,一开始的出场,唯一的标签就是善良。但其实全片看起来会发现,03版里见绝对不是一个性格弱势的人,更不是一个单纯的老实人或者老好人。

这就是他最受人争议的一点:里见所坚持的观点是:就因为有人会受到伤害,真相就不需要坚持了吗?他最大的争议点就在于他几乎是不顾及家人的感受,不顾及医院的名誉来做的这件事。

这也是我为什么说每个时代都需要一个里见修二的原因。他之所以如此坚持并不完全是因为坚持真相很重要。

他在挚友的身上看到的是当一个人当一个体系逐渐走向封闭,而拒绝自我反省的时候,可能会带来怎样可怕的结果。

诚然医患关系决定了医生不总能向患者坦诚现代医学的局限,但另一方面,如果自己认识不到或者拒绝承认这个局限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就像现在发文章的同行评议,如果出现小团体抱团,就会有哈佛大学某教授的心脏干细胞学术造假三十年未被揭穿这种事情,因为所有审文章的同行都是他的人。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诚然,一个医生如果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早晚会抑郁;但是如果不在自我反思的基础上想想怎么能做得更好,也是相当危险的。

剧中的医学部,整个从根上从体制上已经坏到底了,里见想要去和这种现象斗争的话只能用强大的外力。也就是打官司。

但其实对待自己的朋友,里见一直在等财前自己回头。他并不是想把财前这个主任医师搞下来。他等的也许只是一句我以后会更仔细看患者ct,毕竟有没有转移灶决定了是不是适合手术。

但财前不能承认,他骑虎难下。

直到他没法再去为了那些名利争斗了,他才坦诚,“里见,你是对的。”

只有不合理的闭环存在,里见的坚持才会伤害到某些人,但这样危险的闭环一定需要人来打破、也许一个里见只能让这个环动摇一下,并不能做到更多。

我们不可能强求任何人去做里见,但不可否认,每个时代都需要自己的里见修二。而里见的坚持、本不应该会伤害到任何人。但凡这样的坚持会遇到阻拦,他的存在才更加不可或缺。

苹果头兄贵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可能会接着画?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可能会接着画?

席尔瓦先生

命运的歧路,寂静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落满铁轨的雪花,全片最美最沉重的一组镜头

两条路都是地狱

命运的歧路,寂静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落满铁轨的雪花,全片最美最沉重的一组镜头

两条路都是地狱

弦意

《白色巨塔》医生也是人,医生不是神

里间:财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答应要婉转告知的吗?

财前:我是抱着委婉告知的心情啊。

里间:那样哪叫委婉?财前,你因为接到手术,乐到得意忘形了吧。

财前:的确是个罕见案例,我不想让给其他医生。不过里间,癌症就是癌症,本来就该开刀。没什么好隐瞒的。

里间:那是外科医生的想法。人不是切除坏细胞,就能完全恢复。若不善加治疗患者内心的创伤,算真正的治疗吗?而且...

财前:而且怎样?

里间:为什么要对病人说,开完刀就没事了?在癌症转移与否未知前,这样说太不负责了吧。

财前:转移的可能性极低。有病人愿意把命交给一个毫无把握的医生吗?病人听完我的话后,接受了癌症的事实,也有勇气开刀了不...

里间:财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答应要婉转告知的吗?

财前:我是抱着委婉告知的心情啊。

里间:那样哪叫委婉?财前,你因为接到手术,乐到得意忘形了吧。

财前:的确是个罕见案例,我不想让给其他医生。不过里间,癌症就是癌症,本来就该开刀。没什么好隐瞒的。

里间:那是外科医生的想法。人不是切除坏细胞,就能完全恢复。若不善加治疗患者内心的创伤,算真正的治疗吗?而且...

财前:而且怎样?

里间:为什么要对病人说,开完刀就没事了?在癌症转移与否未知前,这样说太不负责了吧。

财前:转移的可能性极低。有病人愿意把命交给一个毫无把握的医生吗?病人听完我的话后,接受了癌症的事实,也有勇气开刀了不是吗?与其对患者说些医学上的理论,还不如对他们说,“绝对没事”还更能让患者安心。告辞了。

里间:医生不是神,和患者一样都是人。

财前:别说那些幼稚的理论。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治疗,才对吧。手术室决定好后再通知你。


财前:手术日期决定了,待会儿可以把资料转过来。

里间:麻烦你了。

财前:误诊为胃癌的事,请你转告给初诊医生。

里间:我会的。手术那天,我会告诉鹈饲教授的。

财前:鹈饲教授?误诊的医生是鹈饲教授吗?

里间:怎么了?

财前:惨了。

里间:怎么了?

财前:不好意思,这个手术让给其他人。我不开了。

里间:喂,等一下。刚才你才说这是罕见的病例,就算我不开口,你也要接下来。

财前:可是反驳鹈饲教授的话,以后麻烦会很多的。

里间:难道你就因为,鹈饲教授是医学部长,为了自己的将来,才不愿意借这个手术?

财前:我不是那种卑鄙的人。我不想为这种事,让鹈饲教授下不来台,到时候被东教授念一顿,以后在医大就不好办事了。

里间:身为医生,无论任何状况,应该尽力拯救患者不是吗?

财前:医生不是神,医生是人。

弦意

《白色巨塔》奥斯维辛

财前:到底抱持何种心态?

(导游)翻译:被杀者还是杀人者?你指的是谁的心态?

财前:我是医生,救人性命是我的工作。无法想象杀人犯的心态。

(导游)翻译:不过德国也在这里,用人体实验为借口而实行屠杀。

财前:人体实验?

(导游)翻译:进行着是救人性命的医生。

财前:我明白你带我来这里的原因了。这里是负面的遗产。

翻译:最后再带您看一个地方。


财前:这个轨道做什么用的?

翻译:犹太人搭乘列车,直接被送到这个集中营。

财前:中间分成两条线。

翻译:为了让更多人列车同时进入,分成两条线路。抵达月台的人,先进行分类。有能力工作者往右边;年长者病人伤患,老弱妇孺等往左边,被送进瓦...

财前:到底抱持何种心态?

(导游)翻译:被杀者还是杀人者?你指的是谁的心态?

财前:我是医生,救人性命是我的工作。无法想象杀人犯的心态。

(导游)翻译:不过德国也在这里,用人体实验为借口而实行屠杀。

财前:人体实验?

(导游)翻译:进行着是救人性命的医生。

财前:我明白你带我来这里的原因了。这里是负面的遗产。

翻译:最后再带您看一个地方。


财前:这个轨道做什么用的?

翻译:犹太人搭乘列车,直接被送到这个集中营。

财前:中间分成两条线。

翻译:为了让更多人列车同时进入,分成两条线路。抵达月台的人,先进行分类。有能力工作者往右边;年长者病人伤患,老弱妇孺等往左边,被送进瓦斯室。

财前:命运的歧点。

翻译:是的,但是这不代表天堂和地狱。

财前:两者都是地狱。

弦意

《白色巨塔》教授到底是什么

《白色巨塔》里间和财前的关于教授选选举的一段对话,又是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冲突


财前:里间医生,为什么你总是如此悠哉呢?

里间:那换我反问你,为什么你这么想当教授呢?

财前:我也不知道。

里间:你的确有精湛的医技,救了不少患者,这样还不够吗?

财前:拯救再多性命,没当上教授一点意义也没有。我想做大事业,成为最有权利的人,让更多人听命于我。这是每个男人的理想不是吗?

里间:起码我不这么认为。

财前:哈哈,是这样吗?我看你是没有自信吧。

里间:财前,你刚调到第一外科时,夸下海口说要拯救每一位患者。当时我虽然觉得你很狂妄,但又佩服你的敢言。我忘不了你当时的表情。

财前:那你愿意...

《白色巨塔》里间和财前的关于教授选选举的一段对话,又是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冲突


财前:里间医生,为什么你总是如此悠哉呢?

里间:那换我反问你,为什么你这么想当教授呢?

财前:我也不知道。

里间:你的确有精湛的医技,救了不少患者,这样还不够吗?

财前:拯救再多性命,没当上教授一点意义也没有。我想做大事业,成为最有权利的人,让更多人听命于我。这是每个男人的理想不是吗?

里间:起码我不这么认为。

财前:哈哈,是这样吗?我看你是没有自信吧。

里间:财前,你刚调到第一外科时,夸下海口说要拯救每一位患者。当时我虽然觉得你很狂妄,但又佩服你的敢言。我忘不了你当时的表情。

财前:那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帮我和大河内教授牵个线吧。不行的话,就告诉他,我是一位拥有远大理想、医技精湛的医生。哼,看来,选前你不帮我这一把了。好吧,我了解了。

里间: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他?若你真有远大的理想,不管是大河内教授或是其他人,就敢堂堂正正见他才对。


麦思

第七集这段真是微妙,庆子让他回去找老婆撒娇,东教授女儿打电话找里见婉转表达爱意,财前来了~喝醉酒就是老实

第七集这段真是微妙,庆子让他回去找老婆撒娇,东教授女儿打电话找里见婉转表达爱意,财前来了~喝醉酒就是老实

苹果头兄贵

p2灵感来源
配着p2看有别样风情

p2灵感来源
配着p2看有别样风情

众人皆静我独喧闹
“醒了?” “没。” (例行检...

“醒了?”

“没。”

(例行检查)


反正也没有我喜欢的人理我,索性不勾线了(明明是因为懒)

“醒了?”

“没。”

(例行检查)



反正也没有我喜欢的人理我,索性不勾线了(明明是因为懒)

众人皆静我独喧闹
“别抽了……” “不。” (非...

“别抽了……”

“不。”

(非常温馨的劝诫场面)

“别抽了……”

“不。”

(非常温馨的劝诫场面)

Daffy•Leslie阮港

财前医生的秘密情人

•这篇文写完让我更坚定里财is real!!!

    当里间打开门的时候,财前直接吻了上去。直到脚步声传来,财前才把里间放开,笑着向里间夫人问好。他总是喜欢这样戏弄别人。里间很无奈,却只好将他请进家门接过财前手中的X光片看了起来。


    谁都不知道,里间是财前教授的秘密情人。


    财前有着爆表的女人缘,他是倒插门入赘的女婿,有着美丽的妻子和知心的小情人。她们只是爱看男人的战争罢了,根本不会干涉财前对私人生活。...


•这篇文写完让我更坚定里财is real!!!

    当里间打开门的时候,财前直接吻了上去。直到脚步声传来,财前才把里间放开,笑着向里间夫人问好。他总是喜欢这样戏弄别人。里间很无奈,却只好将他请进家门接过财前手中的X光片看了起来。


    谁都不知道,里间是财前教授的秘密情人。


    财前有着爆表的女人缘,他是倒插门入赘的女婿,有着美丽的妻子和知心的小情人。她们只是爱看男人的战争罢了,根本不会干涉财前对私人生活。


    财前收的癌症病人比谁都多——甚至多过了他的老师东教授。而这些病人大都来源于里间医生——内科通常往外科转。财前虽然不高兴工作量的增加,但当他嘟着嘴抬头看到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憨憨医生,就什么心思都没了,只得接过片子盘算着床位和日程安排。财前知道,里间不憨也不傻,只是个老好人,没自己那个看重名利。里间也知道,财前并不坏,他肯用精湛的医术拯救更多食道癌患者,他一直在攀登医学的高峰。他们彼此心知肚明,但从来没有捅破,从来没有直到触及对方心中的柔软。这样,外人看来,他们黑白两立,水火不容。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此是最了解对方的soulmate。


    由于他们这种对立的关系,浪速医大里面的病患和同事也不知道,里财是财前的秘密情人。


    佐佐木事件后,财前每天都很累,于是约着里间去酒吧。那天,财前喝的大醉,握着里间的手,声音哑哑的:“到底是哪里错了?我是医生,治疗患者有什么错?为什么……他们总是把事情怪在我身上……呐,里间,你觉得呢?”里间不敢接话,因为当财前站在被告席的时候,他是坐在原告证人那一方的。他认为财前误诊了。“我也是人啊……凭什么……我要这么累?教授都退休了,还搞什么名堂?位子是我的,都是我的……”财前流着泪睡着了。里间不忍心把他放在这不管,只好把他扶回了家。


    糟了。里间抿抿嘴。财前家里没人。“唔……我老婆出去玩了……呐里间,一晚,就一晚,好吗?”财前撒着娇,脸上还带着泪痕,嘴唇却凑了过来。财前家很大,但这并不妨碍里间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主卧室,也毫不在乎地在财前和他夫人的婚纱照下面zuo///ai。反正没人知道。财前自暴自弃地想着,报复似地随着被顶//nong的频率高昂地呻///yin出声。财前还把崭新的白大褂拿出来,半搭在自己身上诱//huo着里间用更大的力气回应他。是啊,反正没人知道里间是财前的秘密情人。


    财前家的狗可是知道了,吠了两声就去睡觉了。


    直到财前被查出肺癌晚期,也不过就几个月。里间夫人很惊讶,一向稳重慢性子的里间竟然乱了阵脚。他披上大衣,急得连鞋子都差点没穿进去。


    财前的病床前站了很多人,财前还能再挺几十分钟。这几十分钟,原先“不知道”的他们,竟都纷纷退去给里间和财前留点私人空间。


    财前的病态也是绝美的。即使癌细胞已经全身扩散,入侵了财前的大脑。出现了脑混乱的他,却能奇迹般地睁开蒙着水雾的双眼。财前淌着眼泪:“你还没祝贺我呢,里间,我可是癌症中心的院长哦!虽然我死后也不知道这个位置由哪个冤大头接手,但好歹我现在还活着……里间,我……我不想离开你……握紧我的手……别……抛下我……”财前哭的更厉害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哭,是对着里间修二哭的。里间紧紧握着财前的手,生怕他的手突然垂下,只得强忍的离情泪,轻吻他的发边。“你这样,叫我怎舍得去?”财前带着泪笑了,走了。【文后注解】


    病房外,财前的夫人在哭,老丈人在哭,小情人在哭,教授们和下属们在哭,佐枝子小姐在哭。


    里间感觉心脏一顿,差点崩溃在财前的床边。他看向财前,平日里有时不可一世有时向他撒娇的脸上没了血色。也听不到他再自信地说:“交给我吧,我能治好。”里间很恍惚,仿佛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他,今天就安详地走了。


    里间站在天台上,看着还未建成的浪速医大癌症中心。犹豫半晌,还是打开了财前留给他的遗书。这是财前让里间最后一次看诊后写的,上面的字还有被泪水晕开的痕迹。


“你一定要当癌症中心的内科部长。有了你这样有责任心的医生,我就安心了。希望癌症事业有所突破……”


    里间想哭,他有点想去找财前了。


    里间不再是财前的秘密情人。在财前病危的时候,大家都明白了他们直接坚不可摧的关系。财前把一切都安排的很妥当,但唯独对里间,财前欠了他半辈子的陪伴。不过这些财前在走之前都想好了,来生当里间的秘密情人来偿还不就好了?


the end

注:本段有些词引用于张国荣的《风继续吹》,妈呀词太美了忍不住就加上了!

•这里提醒各位看文的小天使,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哦!大家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我也好想找一个soulmate啊!

•求lof不要再屏蔽了!

•观众姥爷们点一下小红心小蓝手吧!!求评论!!!秋梨膏!!


苹果头兄贵

这个微博的cp短打生成器有毒啊

这个微博的cp短打生成器有毒啊

苹果头兄贵

今日摸鱼
里财相关放上来一下

今日摸鱼
里财相关放上来一下

苹果头兄贵

我就补个经典日剧怎么莫名其妙跳进了一个冷坑】
交一下党费 以后应该还会产粮的

我就补个经典日剧怎么莫名其妙跳进了一个冷坑】
交一下党费 以后应该还会产粮的

众人皆静我独喧闹
问卷是叫2019本命没错,但第...

问卷是叫2019本命没错,但第4位其实是2020看的,我不管我就这么填了

由此可见跑路的这段时间里,我看了不少剧,多了不少墙头,都是帅哥(x)

(好久没打这么多tag了有点惶恐,画谁谁不像选手先给首页造成的污染抱歉了)

(让我躺下看看这个星期井泽叔又搞什么事情了)

问卷是叫2019本命没错,但第4位其实是2020看的,我不管我就这么填了

由此可见跑路的这段时间里,我看了不少剧,多了不少墙头,都是帅哥(x)

(好久没打这么多tag了有点惶恐,画谁谁不像选手先给首页造成的污染抱歉了)

(让我躺下看看这个星期井泽叔又搞什么事情了)

见在前

(全文见置顶ao3,又想求评论了,新合集开了,每次应该都是独立篇幅,可以当短篇也可以当连载,随心所欲瞎扯淡)

-1-

“之后就拜托你了,竹内。”

“快去休息吧,里见医生,这里就交给我吧,”竹内接过厚厚一叠实验报告,皱着眉头看着里见厚重的黑眼圈,“里见医生您已经一整天没合过眼了。”

里见并没有回家,已经凌晨三点了,再怎么不体谅家人,也不能三更半夜唐突回去。再者,家里也没有人,马上就是黄金周了,好彦要过男孩节,三知代带着孩子回娘家庆祝节日去了,现在回去也是空荡荡的。

里见只是走到走廊的尽头,胡乱找了一间空着的实验室,也没反应过来自己拿出来的是十几年前闲置在这里的折叠沙发,打开之后就躺了上...

(全文见置顶ao3,又想求评论了,新合集开了,每次应该都是独立篇幅,可以当短篇也可以当连载,随心所欲瞎扯淡)

-1-

“之后就拜托你了,竹内。”

“快去休息吧,里见医生,这里就交给我吧,”竹内接过厚厚一叠实验报告,皱着眉头看着里见厚重的黑眼圈,“里见医生您已经一整天没合过眼了。”

里见并没有回家,已经凌晨三点了,再怎么不体谅家人,也不能三更半夜唐突回去。再者,家里也没有人,马上就是黄金周了,好彦要过男孩节,三知代带着孩子回娘家庆祝节日去了,现在回去也是空荡荡的。

里见只是走到走廊的尽头,胡乱找了一间空着的实验室,也没反应过来自己拿出来的是十几年前闲置在这里的折叠沙发,打开之后就躺了上去。更别提爬上桌子,看一看储物柜顶上那个封存已久的,泛黄的黄铜糖盒。里见连桌上摆满的相框都没看一眼,就合了眼。

一切都安顿下来的结果就是,里见走进了梦中。

真的是走进去的,里见看到黑黢黢的地面,被自己踩出一脚深一脚浅的脚印,寒冷仿佛没有边界,刮起一阵一阵的沙土。

沙土?

沙土。

起初卷起的像是大漠孤烟,冰冷刺骨,席卷全身,像是要夺取玄奘的袈裟,也像是要扫去雪白的马尾巴毛。可能北风发现自己的力大无穷毫无用处,根本刮不走行人裹紧的衣衫,只能放轻了身形,沙子越来越少,越来越稀,最后一捧落在里见的手里。刺骨的风将面颊吹得麻木,可手里的沙粒却仿佛带着些许温度,可能是太阳留下的吧。

他最喜欢高升的太阳,他抽空就会去天台上抽烟,烟灰落在废弃的烟灰盒里,他举起烟头,就会指向刺眼的太阳,说他要一步一步爬上去,一步一步接近他喜爱的、耀眼的太阳。里见看来,虽然里见并不赞成他一部分的做法,但是他自信地扬起嘴角的样子,确实像夏日一般灼眼。有时他的后辈学着他的样子看向高处,可高处落下的,不是森森白骨,不是狰狞皮囊,而是一盘散沙。

落在烛台上,是伴着南无阿弥陀佛,一声一声木鱼清脆的响起。里见看到他躺在那里,身上穿着和平时一样,平整无褶的白大褂,每一颗纽扣都仔细扣好,头发一丝不乱,脸颊微红,依旧意气风发。

可是周围的所有人都在哭,用纸巾止住呜咽,拭去涕泪。

住持的老和尚依旧不紧不慢喃喃自语,他早已经穿过沙漠,探得了泉水,洗去红尘的悲喜。他同情世间,他悟得真经,他的魂魄随着七情六欲的散去而变得坚硬。他得以普渡众生,他体恤众人,可他未能共情,只能坚定地捻下念珠。

里见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但他只是觉得荒唐。小西绿的手术有惊无险,加奈子无奈转院,眼下佐佐木的手术必要还存疑,他怎么会比病人先一步倒下呢?

里见还被刚从台上下来的东拍了拍后背,示意他也上去讲两句,他有些手足无措,只能茫然地说出平时一直坚持的座右铭,匆匆下台。里见自觉不能继续留在这里,看上去这里是他将要面临的现实,但风沙又告诉他这些应该只是海市蜃楼,里见不知道该怎么走开,只能继续跟随落下的流沙前行。

-tbc

众人皆静我独喧闹
你们的ooc,画风诡异的自嗨选...

你们的ooc,画风诡异的自嗨选手又滚回来了!

天知道我开了个多大的画布,然后还是一边听白塔ost一边摸,双倍快乐!

耶!

你们的ooc,画风诡异的自嗨选手又滚回来了!

天知道我开了个多大的画布,然后还是一边听白塔ost一边摸,双倍快乐!

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