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色强人

17.2万浏览    829参与
艾爾菲莉亞

{壳厂/all厂}医者有心

*设定来源:TVB《白色強人》第九集(明滔好嗑)(医学部分基本全抄)

*心胸肺科主管壳 X 神经外科主管厂

*ooc属我,美好爱情属于他们,RPS三禁

*蠢蠢的我之前写了一半就不小心发出去了QAQ

*你可能不信,现任院长其实是水晶

————————————————————————————

2XXX年,政府的公营医疗改革方案出炉,医学界对于是否推行医改方案出现了巨大分歧,以联盟第七医院院长为首的反对派认为医改方案推行后容许公营医院上市融资,变得与私家医院无二,令病人得不到公平的医疗服务。


联盟第七医院,公营医院的龙头,以其高质量的医疗服务闻名,副院长兼神经外科主...

*设定来源:TVB《白色強人》第九集(明滔好嗑)(医学部分基本全抄)

*心胸肺科主管壳 X 神经外科主管厂

*ooc属我,美好爱情属于他们,RPS三禁

*蠢蠢的我之前写了一半就不小心发出去了QAQ

*你可能不信,现任院长其实是水晶

————————————————————————————

2XXX年,政府的公营医疗改革方案出炉,医学界对于是否推行医改方案出现了巨大分歧,以联盟第七医院院长为首的反对派认为医改方案推行后容许公营医院上市融资,变得与私家医院无二,令病人得不到公平的医疗服务。


联盟第七医院,公营医院的龙头,以其高质量的医疗服务闻名,副院长兼神经外科主管明凯以及最近空降成为心胸肺科主管的韩国天才李相赫更是全国最顶尖的外科医生。


全医学界都知道,明副院长支持医改,一直与院长明争暗斗,且对下任院长的位置虎视眈眈,如果要评价明凯,所有医生都会给出一个答案,他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但也是个医术高明的好医生。


而李相赫的加入,令明凯和院长的争斗又添了点筹码。


李相赫,来自韩国的天才心胸肺科医生,被院长邀请加入联盟第七医院,空降成为心胸肺科主管,只关注手术不关心行政管理。院长希望由他接任下任院长与明凯竞争但遭拒绝,明凯则与其惺惺相识,认为李相赫可以拉拢到自己身边,但奈何他本人除了病人一概不理。(吨吨吨(误))


正当院长和明凯的斗争白热化之际,命运女神向明凯展露了微笑。


院长倒下了,肺癌,癌細胞已经扩散到脊椎。


最先发现院长有癌症的是急症室(A&E)主管的简自豪和心胸肺科顾问医生韩金,他们在医院的停车场发现晕倒的院长,当时就通知了李相赫和同为心胸肺科医生的李汭灿,并按院长的意愿秘密进行了手术。但在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脊椎,李相赫当机立断停止了手术。


第二天,李相赫拿着院长的X光片,与明凯单独见面。


「找我有什么事吗?」 明凯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李相赫,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像是狡黠的狐狸。窗外阳光明媚,像是给明凯镀了一层光,平白添了几分神圣感,倒也符合他高高在上让人求而不得的形象。此情此景,李相赫的心脏好像漏了一拍,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没什么,就是关于最近接收了一个病人,想问一下你的意见。」李相赫点了点平板电脑,会议室的白板上立刻出现了2张X光片。


「这个病人一年前右边肺叶下方发现肿瘤,没有淋巴结,直径只有2. 5cm,没有扩散,是第一期肺癌,如果当时切除的话有大约90%机会成功率。」


「你这么说,就代表他当时没有这么做咯?看来是个固执的人呐,错过最好的治疗时期了。」


还在装,真是只坏狐狸。


李相赫接着说:「第二张是他在三个月前照的片子,肿瘤扩大到4cm,并向脊椎发展 ,但他依然不肯做手术。」


早已坐在他身旁的明凯望向李相赫,认真地说:「我们做医生的都知道,这种情况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刻不容缓,拖延一秒钟都是在将病人往死神的怀里推前一步。」


我果然没看错你,明凯。


「这个病人是院长吧。」


明凯嘴角微微上扬,眼睛却没有笑意,影子里披着美人皮的恶魔终于伸出了尖锐的背刺,他点了点桌上的平板电脑,走到白板前缓缓说道:「这应该是院长一星期前照的片子,癌细胞扩散的很快,已经侵入脊骨,压住了脊髓,时间不多了。」


李相赫挑了挑眉,说:「你知道的还挺多的。」


明凯耸了耸肩,嘴角依旧保持着微微的弯度,双眼没多少波澜,有一种莫名的高傲,他说:「我在第七医院这五年没怎么说话,但总有人会在我耳边说话。」他顿了顿,接着说:「你们昨天晚上给院长动手术了吧,情况如何?」


李相赫直视明凯的眼眸,试图从中看到那个男人的半点心思,开口道:「你不是早知道了吗?我让手术中断了,癌细胞压住脊髓,那个位置很难动刀,这个手术不是单单一个心胸肺科医生能解决的,我需要一个足够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处理掉脊椎附近的肿瘤。」


明凯点了点头,道:「你心里有什么人选吗?我认识几个顶尖的神经外科医生,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联系。」


恶魔不到猎物彻底暴露都不会出手收割吗?李相赫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语气却是不容反驳的坚决:「我能想到的医生只有一个,就是明凯你。我只相信你。」


啊啊,这个韩国人看着容易说话,其实霸道的很,固执的天才。面对李相赫灼热的眼神,明凯只是轻笑一声,从容回应:「看来李医生有点健忘啊,我早已被院长勒令封刀了,还出了公告通告给全医院,身为副院长公然违反医院规定,不好吧?」


「明医生,我们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直接说吧,条件是什么?」


时机已到,恶魔的背刺直刺向妖姬的身影。明凯半坐在长桌边上,侧头向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你说要是一直反对医改的院长公然倒戈,医改通过的难度会不会低了很多呢?」


李相赫也报以微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向明凯发出了提问:「如果我没有说服院长,你会来吗?」


「你猜。」


「那我猜会,你会来的。我们本质上就是一类人,我们执着的东西是一样的,明凯。」


李相赫说罢便走向了会议室的大门,临走前背对着目送他的老狐狸说道:「你让我做的,我尽量,但成不成功我不保证,但要准时来哦。」


啧,刺中假身了。明凯起身,走回神经外科,通知徒弟童扬晚上七点十五分左右准备做肿瘤切除手术。


院长最后并没有在手术前的公告视频里倒戈,明凯突然想起了李相赫的笑容,无端有点烦躁,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与童扬确定手术的安排。


七点,明凯与童扬来到了手术室,与此同时李相赫与李汭灿等人也走出手术室,李相赫自信地笑说:「早了15分钟完成,给你。」李汭灿也向明凯投来热切的眼神,站在一旁的童扬一双桃花眼上挑,不动声色地靠明凯身边挪了挪脚步。


明凯对此并不在意,他看着李相赫的笑容,不禁生出挑衅的念头,他微微抬起下巴,露出了骄傲的笑容回答李相赫:「要不我们打个赌,你那15分钟我一秒钟也不会用,就赌一杯咖啡吧。」说罢,两批人动身,明凯与李相赫擦肩而过,两人的笑容竟有几分相似。


手术完成后,明凯刚踏入地下大堂便看到李相赫坐在木质长椅上,手里拿着两杯咖啡。


「输给你的,还热,小心点。」李相赫将其中一杯递给明凯,自己打开了另一杯喝了一口。明凯坐到他左边,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右边的男人:「服不服?」「我早说过相信你的。」


明凯打从心里笑出了声,李相赫定定地看着面前双手捧着自己买的咖啡,开怀大笑的男人,此时的他好像没了以前高高在上的骄傲,只有纯粹的快乐,这个男人似乎触手可及。


「喂,你怎么一直看着我?咖啡要凉啦。」明凯说道,然后抿了一口咖啡。


李相赫连忙低头喝了口咖啡,咖啡的香气环绕着两人,他偷偷瞄了瞄身旁的男人,心跳突然加快,又立刻低头喝咖啡,然后?理所当然地呛到了。


「李相赫你行不行啊?喝个咖啡都能呛到,哈哈哈哈哈...... 」明凯放下了咖啡,一边笑一边给旁边笨拙的韩国人顺后背。


李相赫一边咳嗽流着眼泪,一边不忙偷瞄那个男人的笑容。


完了,真身被收割了,李相赫想道。

丝袜靓奶茶

【唐明×章文龙】Stranger Under My Skin(3)

“我看见过一个人消失,我相信你也是。”章文龙今天看上去有些憔悴,大概又是熬夜工作了,“但是我们现在什么事也没有。”

唐明在表述的时候不自觉加上了现在网民们惯用的方式:“你的意思是,这说明‘亲眼目睹’不足以构成传染的方式?”

“不知道,但至少我们现在都没有所谓的征兆吧?”

为了不引起大会其他成员的怀疑,他们选在章文龙家里见面,毕竟如果被发现成员在会前私下讨论敏感话题,他们有可能会被处分。

章文龙的家和唐明想象的一样。细节处都带着洁癖的痕迹和过分的细致,比他这个医生都要讲究。但是看得出来,他有几天没有上床睡过了——桌子上摆着足量的咖啡和许多文件,章文龙的眼睛...

 

 

“我看见过一个人消失,我相信你也是。”章文龙今天看上去有些憔悴,大概又是熬夜工作了,“但是我们现在什么事也没有。”

唐明在表述的时候不自觉加上了现在网民们惯用的方式:“你的意思是,这说明‘亲眼目睹’不足以构成传染的方式?”

“不知道,但至少我们现在都没有所谓的征兆吧?”

为了不引起大会其他成员的怀疑,他们选在章文龙家里见面,毕竟如果被发现成员在会前私下讨论敏感话题,他们有可能会被处分。

章文龙的家和唐明想象的一样。细节处都带着洁癖的痕迹和过分的细致,比他这个医生都要讲究。但是看得出来,他有几天没有上床睡过了——桌子上摆着足量的咖啡和许多文件,章文龙的眼睛里也有很多血丝。

“这次的事件本来就和病毒传播不同,除非出现免疫者和更多的幸存者,否则我们现在这样凭空猜测完全没有意义。”

他们达成一致,需要交换目前手上有的信息,包括数据和官方封锁的消息,以及消失者的行动轨迹和身体状况。

“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相信我。”唐明有些感慨,看到章文龙的神情连忙解释,“不好意思,是平常不相信我的人太多了。”

“为什么他们不相信你?”

“我是医生。”

有些人宁愿相信网上的机器人和现实中的骗子,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医生,这就是原因。章文龙没说什么,只是想到自己的职业看上去有威力,实际也是最不受重视的那一群。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一样。

“那你为什么这么在乎这次的事?别人,特别是病人不相信你的时候,就应该后果自负。”

章文龙问得真心实意,唐明要答的时候却有些犹豫。

“因为我是医生。”最后还是这样说。

开会的时候走神了正好想这句话。当时就应该反问,那为什么你也这么在乎呢?分明这个人就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酷。

 

6

【欢迎来到“情感”的世界。】

你是谁?

【你是谁?你是我的第5363个客人。】

为什么我在这里?我死了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

这个地方弥漫着红色和紫色的烟雾,男孩看不清什么,只觉得身下的地面柔软得来有些硌人。但他还记得,之前他只是在饭店吃完饭之后就回到了家,和平常一样。要说有什么特别,就是在饭店目睹了一场争执。看热闹而已,一切都很平凡,日子淡得好像每天都喝的白开水。

你是神吗?

【我要问你三个问题。】

那边的声音接下来好像完全没有听见男孩说话一样,只是一直说着,不理受话人有没有听着。男孩太害怕了,他感觉自己的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淹没了自己,他听不到那人说了什么,更加听不到里面的嘲弄。

【你最爱的人是谁?一定要选一个的话。是不是你自己?】

【你有遗憾吗?最遗憾的是哪一次?】

【你最喜欢你这一生的哪一幕?】

我最爱我的父母和我老婆。

【答错了。】

不!不是!是我妈。我有遗憾,最遗憾的是……我不会答……我不会答。

【你们只爱自己,对吧?】

是……不是……我不知道……

 

男孩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急速地消失,他很快就感受不到手上的泪水。他慌了,急了。

对!我只爱自己。我只想知道我是不是能活下去……

【第二个说实话的。你对你的一生一点也不关心,也不在乎身边的人是什么感受,你只关注现在开不开心,对吧?】

不是……

男孩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7

会议又长又无聊,大部分人提出的假设和证据都建立在人类对超自然力量的恐惧上,章文龙看得出,所有人都对这件事没有一点办法。

毕竟他们只是来充数的,外面的人觉得他们是神一样的人物,是人类的天花板,只有他们知道,在权威面前,他们的话语什么力量也没有。

“听说现在的人们都戴上了墨镜,最黑的那种。”散会之后,唐明把自己收到的新闻给章文龙看。

“他们这样真的有用吗?”

“不知道。”

无声的一条消息。章文龙想要转过去不看,唐明却点开了递过来。

“又出现了一个幸存者,记者比我们先知道。”对上章文龙的眼神,是同样的震惊,“有麻烦了。”

医院门口果然已经被赶来的记者摄像堵满了,一见到唐明,他们就扛着长枪短炮一拥而上,几乎要推挤起来。现在称得上荒凉的街道上有这样一团涌动的人群,很是突兀。

“唐明医生,您和章sir一起出现,是一起来见幸存者的吗?”

“听说之前已经出现幸存者,但是你们瞒下了,是真的吗?你们这样算是知情不报吗?”

“出现幸存者是否说明人类还是可以和超自然力量对抗了?”

“唐明医生!”

“不好意思,”唐明停下来,看着记者们,不卑不亢地,“暂时无可奉告。”

章文龙被唐明护着往楼上走,那群人被保安拦在身后。他看见唐明的嘴角绷得紧紧的,身后的力量一直没有减少过。

那个人被安置在另一个防护病房,同样的全副武装,唐明在进病房之前特别告诉了章文龙,要听医生说话,不要擅自去问病人。章文龙把自己的警员证递给门口的护士,说知道了。

比起之前那个人来,这个人算得上清醒。

“你们是一对吗?”只是他的眼神看上去有些飘忽,“我看见你们之间有些联系。”

章文龙看一眼唐明,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我们是医生。”他想了想还是不告诉他自己的身份,“你在消失的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那个人面孔很年轻,神态却好像苍老了很多岁:“我得到了爱,对别人和自己的。我爱这个世界!你知道吗,我最遗憾的事,就是在中学的时候,没有和我爱的那个男孩表白。我说自己喜欢女孩,所以后来我结婚了,但我不快乐,因为我恨我爸,我恨他……”

他看上去很不好。

“先生?”唐明上前一步,“确实是有人出题吗?”

“没有。我只是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你敢说,你没有恨过你爱的人么?”他又转向章文龙,“其实他恨过你,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你知道吗?其实他没有原谅过你,你知道吗?”

章文龙不明就里:“为什么你要这样说?那边有人告诉你的?”

“我们都在自己骗自己。”

还想问什么,唐明轻轻碰碰自己身边的人。楼下那群记者大概要失望了。询问幸存者这件事没什么结果。

“看来这件事会让人受到很大的打击。”章文龙只能分析出这一点,“他们的精神都出现问题了。”

说话突然被打断。

“唐明医生,有一位家属要见你。”

唐明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带着章文龙一起去。路上他想起什么,又觉得心脏有些不舒服。

“你怎么了?”唐明突然停下,章文龙忙上去问他。

“没事。”

这位家属是一位很美的女士,戴着墨镜也能看出气质非凡,看见章文龙在,只是有小小惊讶,很快就恢复了大方优雅的样子。据说她是“遇难者家属会”的成员。

“他消失之前我们吵了一架。”她的神情看上去很是悲伤,“他经常翻旧账,我就没有注意过,但是我们一起讨论的时候发现,消失前他们都曾和自己的家人或朋友吵过架。”

“可能这是思觉失调的表现?”

女人摇摇头:“从来没有吵过架的人也发脾气了。但是那个小孩,他还那么小,连话都不会说……”

“谢谢您给我们的信息。”

“不客气。”

女人走到门口,唐明突然想起来,又叫住了。

“楼下的记者还在吗?”

“已经走了。”

“谢谢。”

 

8

“所以心脏问题和思觉失调可能不是征兆,和亲近的人吵架才是?”章文龙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你相信吗?”

医生会容易接受这些吗?说不准。

发现幸存者的事最后还是被媒体知道了,唐明因为这个被大会点名批评。网上的骂声都是虚拟的,只要不去看就不会伤人,唐明干脆关掉了自己的账号评论,索性不接受。

章文龙带着早餐来看他的时候,某人正在颓废。

“现在外面的早餐店都不开了,我自己做的。”章文龙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正好看见了牛奶的盒子,“来吃点?”

“麻烦你了。”

“没有。”

唐明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些恍惚。好像本来就应该有个人这样关照自己,只是自己逃离得太久,忘记了怎么去过这样的生活。有些可笑。

“最近有什么新闻?除了第一个幸存者的事。”

“最近的数字增长得更快了,全世界的人都看着这里,害怕人数会在自己的地区爆发。大会的邮件你收到了,没有看?还有他怎么了?”

章文龙觉得有点意外。最近的工作还是一样的忙,消失的人数只增不减,他们每天收到的案子都快处理不过来了。这个特殊小组比起之前那个,显得更没用了,连这样的风都不能第一时间收到。

“他死了,因为心悸和紧张。”唐明看着自己的脚,“被吓的。”

一个处分不会让他真正封闭自己,但这样的事实只能让他暂时停一停,想想他们这群人在干什么。

“他父母说,他平常很乖,只是消失之前吵了一架,就跑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遗憾。章文龙第一时间只能想到这个词。

可惜数字不是简单的数字,那每一个“1”后面都是一个或两个家庭。不知道他到底看见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要经受这样的痛苦和折磨。

现在应该马上要求见一见他的父母,但或许是被唐明的气场感染了,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做。

唐明在他身上闻到了剃须水和牙膏的味道。章文龙在他身边坐下了,手里还拿着早餐。

“或许我们休息一下就能想通了。”

 

TBC

訸丶WIN

【郭晋安】【微鬼畜 // 渣踩点】Bad Guy × 杨逸滔


-又叻又靓系我嘅错咩?!(慕容云海语气) 

-我YT Yeung就系咁有型, 哼!ヽ( ̄ヘ ̄)ノ


✂剪辑:訸丶 

👱角色:YT Yeung(楊逸滔) 

🎥素材:《白色强人》(TVB) 

🎵BGM:  《Bad Guy》- 镜Lea

【郭晋安】【微鬼畜 // 渣踩点】Bad Guy × 杨逸滔


-又叻又靓系我嘅错咩?!(慕容云海语气) 

-我YT Yeung就系咁有型, 哼!ヽ( ̄ヘ ̄)ノ

 

✂剪辑:訸丶 

👱角色:YT Yeung(楊逸滔) 

🎥素材:《白色强人》(TVB) 

🎵BGM:  《Bad Guy》- 镜Lea

煲劇開森

E13「白色強人國語配音版」

Martin陰險小人,自己想推翻楊逸滔就讓唐明這顆有利棋子,成為他們之間的靶子。唐明和楊逸滔兩人在救死扶傷上有分歧產生敵對。

E13「白色強人國語配音版」

Martin陰險小人,自己想推翻楊逸滔就讓唐明這顆有利棋子,成為他們之間的靶子。唐明和楊逸滔兩人在救死扶傷上有分歧產生敵對。

煲劇開森

E10「白色強人國語配音版」

楊逸滔醫改方案分等級,呂仲學一直反對他不是沒有道理的。權利使人腐化。

E10「白色強人國語配音版」

楊逸滔醫改方案分等級,呂仲學一直反對他不是沒有道理的。權利使人腐化。

沐晓寒烟梦安然

白色強人番外

引子

“砰”

中槍的不是kennis,而是那名胖胖的男醫生。他在最後一刻挺身而出,保護了這位勇敢的女醫生。

軍人走後,kennis為他搶救,可他正中要害,再也無法為更多的病人創造奇蹟

這份工作真的很危險,不能再讓姐妹為她擔心了,kennis默默地想,向來獨立自強的她,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決定⋯⋯


香港國際機場。

kennis拿著一個超大行李箱,拿出電話,剛想打給zoe,告訴她自己回來了,轉念一想,何不給她們一個驚喜呢?拿著電話的手又放下了。

  “司機,去xx路xx小區”那裡,是她和她最好的姐妹共同的家。

  開門,一切都沒有變,如原來般...

引子

“砰”

中槍的不是kennis,而是那名胖胖的男醫生。他在最後一刻挺身而出,保護了這位勇敢的女醫生。

軍人走後,kennis為他搶救,可他正中要害,再也無法為更多的病人創造奇蹟

這份工作真的很危險,不能再讓姐妹為她擔心了,kennis默默地想,向來獨立自強的她,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決定⋯⋯


香港國際機場。

kennis拿著一個超大行李箱,拿出電話,剛想打給zoe,告訴她自己回來了,轉念一想,何不給她們一個驚喜呢?拿著電話的手又放下了。

  “司機,去xx路xx小區”那裡,是她和她最好的姐妹共同的家。

  開門,一切都沒有變,如原來般溫馨。她的房間十分乾淨,車鑰匙安靜地躺在床頭櫃上

  開著平日由蘇怡精心打理的車,去她曾經工作的地方找她的姐妹


明城北醫院🏥

一下車,直奔A&E,暴露了她的思念。她問Macy:“Macy,Zoe係邊度?”Macy認出了聲音的主人:“咦,係你,kennis你翻嚟啦?”

“噓🤫,細聲啲,我冇同佢哋講嘎。”“哦😯,佢係Common room度。”“唔該”

  Kennis走到Common room門前,敲了敲門。最熟悉不過的聲音傳了出來:“Come in”溫柔依舊。她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Jackie?你处理果個patient有啲麻煩,我已經接咗手同埋Call CTS仲有NES落嚟幫手。”“你睇睇我係邊個先啦,衰婆,我翻嚟啦!”Zoe猛的抬起頭:“Kennis,真嘅係妳?”kennis笑著說:「係啊,我同主任辭左職,唔會再走啦!」

蘇怡高興得哭了起來:「wu wu wu⋯⋯⋯妳個衰人捨得翻嚟啦?你知唔知我同阿yan幾擔心妳?你知唔知我同阿yan幾掛住妳?妳知唔知我等妳翻嚟等得幾辛苦?⋯⋯」kennis聽不下去了,輕輕抱著她,就像三年前她告訴她們她有心臟腫瘤一樣:「好啦,唔好喊啦,我宜家咪成個人企係妳面前囉!我哋上去NES搵阿yan啦!」Zoe擦了擦眼淚:「

阿yan仲係OT度,先上去CTS搵Ceci先。」kennis笑:「搵Ceci定係妳掛住唐明啊?」



CTS.

蘇怡走進唐明的房間:「衰佬,我冧我哋可以進行婚禮了喇!」唐明:「哈?你唔等Kennis啦?」(呆滯臉)「咳咳,好耐冇見!」唐明驚呆:「Ken⋯⋯Kennis,你⋯你⋯你翻咗嚟?點啊?有冇復發?你準備去邊度做?」「上次術後恢復良好,附近血管無栓塞,亦無再復發。至於我去邊度做,其實兩個月前慈愛嘅院長打過電話俾我,但係我唔捨得呢兩個衰妹⋯」「得啦,你個CON我幫你Keep咗三年,係時候交返俾妳啦,係呢?你同醫發局簽咗約未啊?Kennis眨眨眼睛:「梗系簽咗啦,一個月前我翻過嚟,專登去醫發局簽約。」Zoe嘟起嘴,十分不滿:「哦😯!你個衰女包翻嚟都唔話我知⋯⋯」「得啦得啦,yan仲有15min就出嚟啦,買杯coffee俾佢啦」Kennis拉起Zoe就走


「餵,阿yan,係Zoe,係,你依家落嚟一樓,我有個surprise俾你,唔,好啦,拜!」

  Zoe決定讓Kennis躲起來。

「喂,你又話有個surprise俾我嘅?」「妳睇,個surprise咪係你後面咯!」阿yan轉過身,發現「失蹤已久」的Best Friend站在自己面前了。阿yan跑過去,以身高優勢緊緊地抱住了她,:「程洛雯小姐,妳終於捨得翻嚟啦?今晚一於開咗我果支82年嘅Lafite慶祝依只衰豬歸隊!」Kennis看著久別重逢的好姐妹欣喜若狂的拉著她和Zoe,還在那裡講個不停,心裡又好笑又無可奈何。


夜,蘇怡家.

三個女生坐在餐桌前。

  其中一個叫Zoe的女生,搖著杯中的紅酒,飲之,輕歎一口氣,緩緩開口:「Kennis,我同阿Yan都好了解你,講,妳點解會翻嚟得咁突然?」

另外一個女生,搖了搖頭,苦笑:「係我翻嚟前一個月,有一次我差啲冇命,但係另外一個男醫生,卻為咗我而冇命。有人命傷亡嘅情況,我預咗。當初我冧住做無國界醫生嘅時候已久知道會好辛苦,亦好危險。你知道我唔係一個貪生怕死嘅人。淨係我冇冧到會有人為咗我而失去生命。當佢中槍果一瞬間我冧起咗三年前唐明同YT係點樣將差啲死咗嘅我救翻翻嚟。上天賜予我第一次生命,唐明賜予我第二次生命,男醫生給予我第三次新生,我能活到依家全靠佢地。我唔想再用我條命嚟賭博,翻香港,先係屬於我嘅Best Choice。」

三人沈默不語。

過了很久,Zoe起身,輕拍kennis的肩膀。

因為,她們知道,一向高冷的Kennis能把事情說出來,就代表她已經釋懷了。


A&E

「醫生⋯⋯我⋯⋯呼吸好⋯⋯困難」Dr.So一如既往的冷靜沉著:「我同你check過啦,冇大問題,氣胸,小事嚟嘅,等陣會安排同事嚟幫妳做心胸引流,好快會冇事,唔會痛,唔使驚!」,說完,輕輕地拍了下patient的肩膀表示安慰,轉身離去。

  「喂,依度係明城北A&E。」汪姑娘熟練地拿起電話,「琛哥,總部send咗五個TA傷者嚟我哋明城北,三個開放性骨折,一個肋骨折斷插入肺部,懷疑有內出血,另外一個頭部重創。」「收到,Call CTS NES 同埋骨科落嚟幫手。Zoe、Don、Macy、Roy、Jackie跟我出去收症。」

8分鐘後

Kennis下來收症,和Zoe一樣,她迅速進入工作狀態。在Kennis替patient檢查的時候儀器上出現了三條直線「嗶-嗶-嗶」「即刻進行CPR!」Kennis脫口而出。Zoe熟練地跳上床上「⋯⋯26.27.28.29.30!」「200 joule,充電完成,clear」Zoe縮開了手,速度極快。「⋯⋯28.29.30.」「200 joule,充電完成,clear!」儀器上終於出現了代表生命的曲線。「pulse 65,BP100/80,SPO2 88,暫時穩定落嚟。」

「OK,Send佢上CTS,我翻上去先,bye!」

30min後

Zoe上CTS找Kennis和某副院長。卻找遍了整個CTS也沒有找到兩人,德仔拉住她:「師母,Kennis準備入OT。」「吓?佢準備入OT?Kennis先啱啱翻嚟,手生咗咁耐都入OT?」德仔安慰Zoe:「冇事嘎師母,師父都係入面,我等陣都會入去,唔使擔心wo!我陪你去E-Word先啦!」

OT12

「Scalpel」不再無力的握著手術刀的手划過傷者的肌膚。

40min後

E-word裡的人笑了,kennis真的進步了啊。

Kennis輕輕呼了一口氣:「Close,4-O線。」唐明搶過她手中的4-O線:「縫合俾我依個副手做啦」「嗯,我出去先」開門,一個淺笑嫣然的女生等著她「哇!衰女包!你做咩進步咗咁多嘅?」「多謝。」這句話的風格很Kennis,簡潔明了。Zoe拖著她的手:「Sorry啊kennis,今晚本嚟係要同妳去食甜品嘎。不過啊副院長話我成個月都冇翻佢屋企,所以⋯⋯ 」Kennis下意識愣了愣:「哦😯,冇事,咁你幫我問唐明摞自體心臟移植手術果條片啦」「梗係可以啦,聽晚翻嚟陪你哋啦」蘇怡欣然答應。

A&E

眼尖的余湛琛一眼就認出了多年好友:「唐明?你唔係啱啱做完手術咩?咁得閒?唔使寫report?」「嗯?係啊,report kennis寫,我就係落嚟交份report姐。」說完,某只大狼狗伸著頭,四處張望。Macy看不下去:「阿唐明醫生啊,蘇醫生係Common room。」唐明死活不承認:「我都冇話要搵佢。」嘴上說不,手卻很誠實:「Zoe~走得未啊?」Zoe放下手中的平板:「得啦~得我換埋衫先。」

10min後 SY5388

唐明又開啟了他口花花的機能:「Dr.So,我只手唔知係唔係因為搾得手術刀太耐,好痛啊!只有你先可以醫好我!」蘇怡抬起頭:「啊唐明醫生啊,如果你唔舒服就入翻登記啦,我家落咗班啦!仲有,上次你係OT強吻我都未同你計!」唐明死皮賴臉:「好啦好啦,咁係我衰,我有報應,啊!我個heart好hurt啊,我要妳幫我人工呼吸!」蘇怡打了他一下:「咁我叫kennis落嚟幫你開胸好唔好?開車啦!」唐明只能好好開車😂

 等唐明把車停在自己家樓下的時候,發現蘇怡已經睡

等唐明把車停在自己家樓下的時候,發現蘇怡已經睡了。於是,一個詭異的大狗頭🐶悄悄地伸過去,偷親了蘇怡一下。這時候,sy5388副駕上坐著的人動了一下,嚇到唐明立刻把那罪惡的雙手縮開😂可是蘇怡並沒有醒來,唐明見此情景就幫她解開了安全帶,然後把蘇怡抱起來。偏偏在上樓的時候蘇怡醒來了,但是她沒有驚動唐明,只是把摟著唐明脖子的手緊了緊,臉上浮現出一抹甜笑。

 唐明很敏感:「蘇怡,你醒啦?」

 蘇怡並不想下來:「嗯⋯⋯你係唔係以後都會咁樣,我好怕你會變返以前咁⋯⋯俾我挨多陣好唔好。」

 唐明一手抱著她,一手開門:「依種咁無聊嘅假設性嘅問題Dr.tong我係唔會回答嘅。」蘇怡聽到此回答便放心地把頭埋在唐明懷裡。

 

A&E

下來交report的呂霭寧醫生順便看看姐妹:「喂呀zoe sorry啊今晚我要同~Y~T~去醫改討論會吖!今晚你同Kennis~去啦~,我下次先同你地去啦!bye-bye」Yan扔下這兩句話回NES了。,嘻嘻sorry吖」zoe打了1⃣️下yan的肩膀「你個衰妹,又放我飛機,得啦,有yt就唔使要我同kennis嘎啦!」「唉呀~唔好啦~sorry咯,下次我一定陪翻你哋好唔好,拜拜,我返上去NES先啦」這個衰妹,重色輕友,蘇怡如是想。

「zoe,你去處理room B嘅patient」「OK」Zoe立刻進入工作狀態。

「妹妹,啱啱🈶️同事幫你洗過胃,安眠藥已經無殘留。不過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嘅血液檢測報告係顯示你有懷孕嘅跡象,話俾醫生聽,你點解有咁樣做?」那個女生淡淡地說:「切,仲唔係唔想要,今次我整左幾次都仲係度,真係煩,咪冧住一死了之咯。我先20歲,仲要去Happy,我先唔想俾個b拖住曬」唉,又一個不愛惜生命的女生。蘇怡真的心疼:「妹妹啊,你聽醫生講啊,醫生唔會害你嘅。既然bb咁堅強,你做咩唔留低佢,有咗bb都可以去玩,而且你會覺得好幸福。你啊,都落咗幾次啦,依個bb可能是最後一個,聽醫生講,唔好再做一啲對自己、bb唔好嘅事。依種感覺醫生知道,我以前都有一個bb,不過⋯⋯⋯⋯我連佢係仔仔女女都未知,佢就離開咗我⋯⋯⋯」說到這裏,蘇怡嘆了口氣,雖然這件事已經過去很久了,自己也放下了,可當再次去觸碰,還是會覺得到一陣陣心痛⋯⋯女生微低頭,稍作思考:「好⋯⋯啦,我⋯⋯我會保護好自己同埋bb」蘇怡起身拍了拍女生的肩膀:「咁先啱,到時候生了記得話俾醫生知,我可以上產科探你,嗯?」「多謝醫生,係呢,傾咗咁耐,都未知醫生你叫乜名?」「我叫蘇怡,明城北A&E副顧問醫生。你可以叫我Zoe或者蘇醫生。」蘇怡對著女生笑了下,就走出了病房。

「Zoe?冧乜咁入迷?」下來交report的kennis拼命在蘇怡目前揮手「喂,做乜唔理我」蘇怡有點低落:「kennis,今晚Yan同埋YT去醫改咨詢會,你陪我飲兩杯,得唔得?」「OK,咁我返上去CTS先」觀察力敏銳的程醫生已經察覺到了什麼,匆匆趕向副院長的office。「喂,唐明,你老婆好似有嘢喔,佢叫我今晚陪佢飲兩杯,我驚佢會飲醉,你係出面等住我哋,OK?」唐明瞬間不淡定了:「哈?乜話,我即刻落去搵佢!」在還沒來得及衝下A&E的時候,Kennis已經淡定地攔住了副院長:「放心啦,我係佢啱啱離婚嘅時候都係咁過嚟嘅。佢唔係咁衝動嘅人,再講,A&E咁多嘢做,邊有時間俾佢做傻事。放心,我好了解蘇怡,我會睇實佢。」


「Zoe啊,有乜事你就講咯」在Zoe連續喝了好幾杯酒後Kennis終於忍不住對zoe說。Zoe終於停下倒酒的手,嘆了口氣,轉過來看著Kennis:「唉,宜家唔珍惜生命嘅patient真係越來越多了,今日我處理咗一個大細生命都唔珍惜嘅patient⋯⋯你知唔知⋯⋯我⋯⋯⋯點解會同唐明離婚?」

 「哦?講嚟聽聽?」kennis搖著手中的紅酒,饒有興致地看著Zoe。「我⋯⋯之前曾經有過一個小朋友⋯⋯⋯不過佢⋯⋯」Zoe欲言又止。「Zoe,你一定要講。你唔講你嘅心病永遠唔會好。全部講出嚟啦,你會舒服好多,乖啦」「我⋯離婚前半年曾經有過一個bb,我冧住,如果我將佢生落嚟,就算同唐明嘅婚姻再差我都會為咗佢保住依頭家⋯⋯但可惜⋯⋯上天並沒有俾依個機會我⋯⋯」Zoe眼睛紅了,躲在一旁「oncall」候命的唐明不淡定了,因為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還有一個孩子,只可惜⋯⋯他激動地就要衝上去,kennis用眼神壓住了他,示意他繼續聽下去。「 你⋯⋯唐明知唔知」「佢果時候淨喺識關心啲patient,我一直都想話佢知⋯⋯但係我又有幾次係見到佢⋯⋯⋯好彩琛哥唔係好似唐明咁⋯⋯如果唔係琛哥⋯⋯何止喺bb,連我都要命喪黃泉⋯⋯」說完,她又猛灌了一口酒,一大滴淚水從眼角湧出,滴進了酒杯裡。而後,她又像喃喃自語一般唸道:「其實⋯⋯我知道⋯⋯大家仲深愛住對方⋯⋯但係我哋之間的確有 問題⋯⋯離開幾年⋯⋯或者對大家都有好處⋯⋯」她的酒量一向不好,又喝了幾杯以後開始說起胡話來。「過嚟!」Kennis用嘴形示意唐明。唐明急忙趕過來,Zoe指著唐明:「你做乜喺度嘎⋯⋯你咁鍾意啲patient,唔好嚟搵我啊⋯⋯我要同你離婚啊⋯⋯走啦你走啊⋯⋯」Zoe喝多了可不是一般的難對付,Kennis和唐明連騙帶哄地才可以讓她給唐明抱上車。

  「我上去開門先,你等等抱Zoe入嚟。」嗯,非常好,Kennis的心裡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正所謂打鐵趁熱,嘿嘿嘿。折騰了好久,終於把醉酒後超級黏人的Zoe安頓好。她輕輕地關上房門,對唐明招了招手:「聽朝我早班,Zoe醉得太厲害,你批佢放假一日。」「嗯」「欸仲有,你之前喺酒吧聽到啦,Zoe以前幾受傷。你醫好咗咁多病人嘅心,我希望你都可以醫好Zoe。係咁多,講完。」Kennis一口氣把話說完,只留下還沒反應過來的唐明在原地。


  次日早晨。「Good morning!喂,Kennis尋晚YT個西裝look真係好靚仔啊!」「OK,stop!」滿眼冒桃心的Yan被忍無可忍的Kennis無情地打斷了。Kennis起身:「我去睇睇Zoe先,佢噚晚飲醉咗」「得啦得啦,我同你一齊去啦」打開房門,裡面空無一人。「奇怪啦,Zoe呢?」Yan一臉疑惑的問道。Kennis將兩手絞在胸前:「仲使問?冧都唔使冧就知道喺我老細拐走你姐妹啦!」「So,宜家間屋喺我哋嘎啦。」能讓Yan興奮成這樣的除了YT就只有Zoe的大屋了。「走了,估計今天收工就見到Zoe煮好飯等我 。」

     


  一束陽光從窗戶照到Zoe身上:「唔⋯⋯我喺邊度⋯⋯我好似喺唐明屋企?!!!」昨天晚上喝醉了以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會在唐明家?Zoe疑惑不解。算了算了,先打個電話給Kennis吧。Zoe起身去拿電話,卻發現自己穿著唐明的睡袍,可能是昨晚屈著身體睡被,她感到渾身酸痛不已。走到桌前,一張淡粉色的心形便利貼映入眼簾。她伸手把這張便利貼撕下來:已經幫你請咗假,今日我要入OT同埋寫埋啲report,你自己食飯先。實在唔得可以叫德仔接你翻屋企。乖,自己可以睇下我啲書,你會感興趣。愛你的,唐明。「噗」Zoe忍不住笑出聲來。還是回家吧,免得又被某人圖謀不軌。Zoe想。

  終於到家了,還是自己家舒服啊。「喂,我哋Zoe醫生翻嚟啦~噚晚唐明係咪乘你之危啊~嘻嘻嘻~」「啊你個八妹,你係咪應該關心下你嘅YT.Yueng先」Zoe無奈地笑著說。Yan趕緊走到Zoe身邊:「都喺喔,今日我Day Off,又見唔到YT。唉~」「你淨係識得YT噶姐!」「又係你叫我關心YT嘅⋯⋯」Yan不滿地嘟著嘴說。「叮咚~」「等等先,我去開門。」Zoe起身去開門。「Kennis?你咁早收工!」「今日我做咗台大手術,我老細話俾我提早收工喔。喺呢,你噚晚俾唐明帶走咗?」「咪急啦,坐低飲杯水唞吓先。」「咪引開話題,快講!」「就係咯就係咯」「好啦⋯我今朝起身見到我覺住唐明件睡袍。喺咁多。」「喺咁多?」八卦的阿Yan問道「就係咁多。」「真喺冇嘢?」連Kennis也疑惑的問。「我就真喺唔知唐明對我做咗咩,你哋可以去問下佢」「OK,咁就唔講依個話題。宜家傾第二個話題,就喺你哋兩個都冇煮飯,我哋食乜?」「今晚當減肥啦⋯⋯」兩位小姐回答道。「大佬啊我今日好攰啊,聽日又要on call,唔食飯分分鐘死人嘎⋯⋯」三個女生繼續在客廳里打鬧。但這時的她們完全不知道,不久後,全國的醫務人員將會與新型冠狀病毒展開一場生死戰役⋯⋯

L-Tsy
L-Tsy
煲劇開森

E8「白色強人國語配音版」

呂仲學腦子有坑?連命都不要?拼死一搏也要和楊逸滔斗,這人設醉了。

E8「白色強人國語配音版」

呂仲學腦子有坑?連命都不要?拼死一搏也要和楊逸滔斗,這人設醉了。

煲劇開森

E7「白色強人國語配音版」

唐明真慘,夾在呂仲學和楊逸滔權利之爭。

E7「白色強人國語配音版」

唐明真慘,夾在呂仲學和楊逸滔權利之爭。

丝袜靓奶茶

【唐明×章文龙】Stranger Under My Skin(2)

*因为一场意外 所以短小


唐明的家原来就在几条街之外的不远处,章文龙敲了敲那扇门,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

“你来得真早。”这句话其实并不合时宜,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唐明的房间看上去刚刚收拾过,章文龙坐在主人指的位置上,决定先按下自己的好奇心,看看他到底要说什么。大会成员的网络是受到监控的,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我住的地方不远。”

唐明把一杯牛奶递给章文龙。

“没有乳糖不耐受吧?晚上最好不要喝咖啡。”

“没有。”

章文龙其实挺喜欢牛奶,不过最好是巧克力的。这一杯温度刚好,可以看出主人的用心,很让人心生好感。

墙上有挂过大幅照片的...

*因为一场意外 所以短小

 

 

唐明的家原来就在几条街之外的不远处,章文龙敲了敲那扇门,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

“你来得真早。”这句话其实并不合时宜,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唐明的房间看上去刚刚收拾过,章文龙坐在主人指的位置上,决定先按下自己的好奇心,看看他到底要说什么。大会成员的网络是受到监控的,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我住的地方不远。”

唐明把一杯牛奶递给章文龙。

“没有乳糖不耐受吧?晚上最好不要喝咖啡。”

“没有。”

章文龙其实挺喜欢牛奶,不过最好是巧克力的。这一杯温度刚好,可以看出主人的用心,很让人心生好感。

墙上有挂过大幅照片的痕迹,不知道为什么又拆掉了。他想起资料上写着,这个医生目前单身,有过一段婚姻。莫名觉得他们之间的信息有些不公平,至少唐明现在对自己除了名字和职业,几乎还是一无所知。

房间里有一种温暖又干净的味道,可能和主人的职业有关。

“就在今天凌晨,我来开会之前,我们医院出现了一个幸存者。”唐明思索着说,一边找到眼镜来戴上,“考虑到可能的影响,我们决定暂时不公开。”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消息他刚刚才从线人嘴里得知,并不意外。

唐明没有解释为什么,把还有些温暖的打印纸收好给章文龙。他是觉得这个人应该值得信任,做医生的,看过很多人的心脏,辨人的能力也在日常中有成长。

“他的情绪不太正常。事实上他几乎是疯了,我们只能在他身上寻找线索。这里,”他指了指资料里的一张照片,“他的手腕上有一串数字。”

“是原来就有的吗?”

“不是纹身,但不知道是什么画上去的。”

章文龙看着那张图片若有所思。

“你知道现在消失的真实人数吗?”他喝了一口牛奶,心想等会要问一问是什么牌子,“减掉今天白天的,正好是3366。这是我想到的第一个可能。”

这个数据是旧的,却突然派上了用场。

“那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序号,或者编码。”

章文龙不敢确定:“我可以见一见他吗?”

这不太合规矩,过了一会,唐明才点头。

“明天,有空吗?”

 

4

章文龙走出了门才想起刚刚不记得问牛奶的牌子,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了。反正明天就有机会见面,对着电话,反而显得不太真诚。

这天晚上天气晴朗,市区也能看见很多星星。

章文龙想起来小时候在唐永飞家吃饭,晚上小伙伴们睡在一起,干妈给他们讲故事,说天上的星星就是离开我们的亲人。

他一直相信天上有浩园里的父亲。父亲当然值得仰望。那这次消失的人呢?会不会也变成了星星?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人仰望吗?

可能因为那杯牛奶,他睡得很好。

第二天直接到了明成北医院,幸存者被收治在单独的隔离病房,进去之前,唐明给章文龙一整套防护用具。

“有这么严重吗?”

“我们不知道他身上有没有未知的物质或者病毒,还是小心一些。”唐明帮章文龙穿好防护服,不知道是不是周围人全副武装的样子太过严肃,他觉得好像是在电影中一样不真实。

门打开了,章文龙正要进去,就被唐明拦住了。

“等等。”

唐明突然靠近,章文龙差点忍不住把他按在地上。忍住了。

他在章文龙鼻梁上捏了捏口罩的金属条。

“好了。”

原来这个病人不过是个普通的男孩,他缩在病床的一角,看上去只有小小的一团。

“你好,我是警察。”章文龙凑上去坐在病床上,“我想问问你,之前发生了什么?在你觉得不舒服之后。”

男孩没有说话。章文龙觉得大概是防护的措施让他觉得害怕,索性摘掉了口罩,又问了一次。唐明一直跟在身后,想要阻止他,没有来得及。

“你不用害怕。你现在是安全的。”

“我不会回答……我不会……”

“不会回答什么?是谁在出题?”

听到“出题”这个词,好像被触动了什么机关,男孩猛地跳起来往章文龙扑过去,虽然有铁链,距离太近章文龙还是险些被攻击到。是唐明在身后拎了他一把,男孩的手才堪堪从面前掠过。

唐明问:“你没事吧?”

“没事。”

之后他们再问什么都没有回答了,除了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和这个人的体检报告,这一上午可以说是扑了个空。留给幸存者的上午时间就这么浪费了,章文龙有些自责,唐明却看看表,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街上的饭店大都歇业,唐明又一次坐在大排档的凳子上,突然想到这是第二次和他一起吃饭,也算是熟人了。虽然大会本质是为了稳定市民,真正做事的人同样值得敬佩。在这一点上,他想他们有些相似。

“现在只有他一个幸存者,我们的假设没有办法证实,也就得不到大会的支持。”唐明还是有些担忧,“如果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最后的结局不会太好。”

“当局现在还没有足够重视。”章文龙看着手机,上面是今天上午的统计人数,“现在的力量完全不够。”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章文龙把手机给唐明看,上面是一则新闻。

“不和人眼神接触可以避免消失?”

下面的内容无非都是博关注的胡编乱造,评论里的人却都好像相信了一样,纷纷说要去买墨镜,才好不和别人眼神接触。

医生也没有和超自然力量打过交道,只知道这样的文章没有任何依据,结论不知道是怎么得到,还不可信。

他们一边吃干炒牛河一边看着手机里的有关视频,又逛到大会的论坛,竟然真的有人相信这种说辞。一句句说得神乎其神,到最后还是没有个定论。

 

5

唐明做了个梦。

他梦见某个时间,原本在街上的人一个个消失,最后只剩下自己和身边的章文龙。而到了最后,章文龙也开始变透明,随着一团烟气消散,整条街变得空空如也,也不是,还有地上的一堆堆空了的衣服,就像垃圾袋一样,遍布整个城市。

下一个就是自己。

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却再也睡不着了。这还是第一次这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一脸的汗。

手机上还有晚上别人发来的信息,关于消失的信息,翻了一圈也没什么有用的,而这段时间医院其他科室的病人至少减少了一半,心胸肺科大部分都是来检查身体的,医院变得冷清了一些。今天还有一台手术要做,得有些精神。

最后是章文龙传来的一个视频。

两个人在餐厅里打架无人劝阻的视频,还是最近网上疯传的内容,只是被章文龙打了个圈,被圈起来的人不需要仔细看,就可以辨认出就是幸存的那个男孩。

是想说明什么?

【视频的拍摄时间就在他消失前不久,里面他的手上好像没有数字,而且周围除了这个,还有其他之后消失的人。】

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联系,却曾在一个画面中出现过。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但至少提供了一个新方向。

明天就是小组会议,他们在那之前可以见面。

 

TBC

婷B

『白色强人』 是不是爱情(七十五)

(七十五)

YT换好防护服,随着zoe来到休息室,进门便看到躺在沙发上的yan。

“你劝下佢,最起码都要先打支退烧针。琛哥要左剂量最轻噶药来,我地会睇住,尽量唔影响到BB。”zoe轻声的说。

“好。”

“你照顾佢啦,个patient我会帮你睇住,有咩事再叫你。”

“唔该晒。”

YT走近yan,摸了一下她的额头,还是很烫,她睡着了都皱着眉头,肯定很不舒服吧,这个傻丫头。

yan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人抚摸她的脸,她强撑着睁开眼睛,竟发现YT就坐在她跟前。

“YT?”yan以为自己睡迷糊了,出现了幻觉。

“我吵醒左你啊?”YT温柔的帮她理了理头发。

“真系你啊?你做咩会系度嘎?系咪有...

(七十五)

YT换好防护服,随着zoe来到休息室,进门便看到躺在沙发上的yan。

“你劝下佢,最起码都要先打支退烧针。琛哥要左剂量最轻噶药来,我地会睇住,尽量唔影响到BB。”zoe轻声的说。

“好。”

“你照顾佢啦,个patient我会帮你睇住,有咩事再叫你。”

“唔该晒。”

YT走近yan,摸了一下她的额头,还是很烫,她睡着了都皱着眉头,肯定很不舒服吧,这个傻丫头。

yan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人抚摸她的脸,她强撑着睁开眼睛,竟发现YT就坐在她跟前。

“YT?”yan以为自己睡迷糊了,出现了幻觉。

“我吵醒左你啊?”YT温柔的帮她理了理头发。

“真系你啊?你做咩会系度嘎?系咪有结果了?”yan紧张的问。

“唔系,结果未出来。”YT握住她的手,“zoe话你唔肯打针吃药,做咩咁傻啊?”

yan抓住YT的手坐了起来,语气中带着兴奋,“YT,佢地头先帮我做左检查,话我有左啊,系我地噶BB啊。”

“我知啊,zoe话左比我知了。但系你宜家发紧高烧啊,唔可以咁拖住嘎。”

yan知道YT要劝她打针吃药,她摇着头,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唔可以打针,万一BB有咩事……”yan哽咽着流下了泪水,“我唔想无左我地噶BB啊,YT啊,唔好打针啦好唔好,我挨得住嘎。”

“傻猪,系我心里面无咩重要得过你。宜家结果仲未出来,我唔可以冒哩个险。我地仲后生,就算BB真系有咩问题,我地仲可以再要一个,但系如果你有咩事,你要我点算啊?”

yan还是不肯,YT依旧耐心的劝着,“zoe话,佢同阿琛帮你要左剂量最轻噶退烧药,尽量唔会影响BB。你宜家只需要打退烧针,万一拖落去变成肺炎,就好麻烦啦。yan,打针唔系百分百会影响BB嘎,我地两个都咁健康,我地噶BB都唔会差嘎,我地要相信佢系咪?听话啦,唔好要我同你爹地担心好唔好。”

yan最终还是松了口,让YT给她打了针。YT看着yan的睡颜,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抚上她平坦的小腹,宝宝,你一定要坚强一点,千万别让妈妈伤心啊。

五天后

妇产科里,YT陪yan等着检查结果。

“恭喜两位,BB好健康。”医生把报告递给yan,“妈咪虽然病左,但系BB一嘀都无受影响,你地噶BB真系好叻啊。”

yan仔细的看着报告和彩超,高兴的说不出话来。直到这一刻,她才真切的感受到这个宝宝带来的喜悦。

YT也很高兴,虽然一贯冷静的他并没有在脸上表露过多的情绪,可是他搂住yan有些颤抖的手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

“唔该晒你。”

“唔使客气。”医生耐心的给两人交代注意事项,“虽然两位都系医生,但系都系要同你地交待清楚好嘀。妈咪一定要保持好噶心情,刚刚开始BB生长速度唔会好快,所以唔需要逼自己食太多野,保持营养均衡就得了。头三个月一定要小心,唔可以有激烈噶房事。”

yan听到医生一本正经的交代,有些不好意思。他们两个真是最不称职的父母了,有了孩子都不知道,出事前一天还做的那么激烈,现在想想,孩子能好好的也是不容易,太坚强了。

听完医生详细的交代了注意事项,YT才带着yan离开。

在妇产科门口等着的唐明、zoe和Kennis见他们走出来立刻迎上去。

“点啊, 医生点讲啊?”zoe着急的问。

“医生话,BB好健康,无咩问题。”yan把报告递给zoe和Kennis。

“咁未好咯,恭喜你啊。”Kennis宠溺的摸摸她的头,接过彩超,“我都系第一次咁认真咁睇BB噶彩超咋,真系好神奇啊。”

“想睇有几难喈,自己要一个未得咯,Kenny实好乐意出力嘎。”zoe调侃道。

Kennis掐了一下她的手臂,zoe和yan则笑的花枝招展。

唐明拍拍YT的肩膀,由衷的贺喜,“恭喜你啊,估唔到你地竟然系最快做爹地妈咪噶。”

“多谢。”

“我地今晚都唔使on call,落班一于就去庆祝下啦,Eric发信息话已经book左位吃晚饭啦。”zoe晃了晃手机。

丝袜靓奶茶

【唐明×章文龙】Stranger Under My Skin(1)

*唐明《白色强人》   章文龙《飞虎之雷霆极战》

*简短拉郎 尽量短

0

第一个人消失的时候,还没有人注意到。这样的数字在整个人群中实在是太小了。但很快地,人们发现自己的朋友从某一天开始再也没有见过,自己身边很久没联系过的人再也不能联系到了,甚至一些公众人物,再也没有在屏幕上出现过。很快地,这件事和每一个人相关。

这之后,没有痕迹消失的人越来越多。好像一种什么力量控制了这个世界,人们没有一点办法。

1

“您收到一封来自管理中心的邮件。”

被闹钟叫醒的时候章文龙刚躺下不久,最近人群莫名消失的案件越来越多,不少人前来报案,甚至有达官贵人来寻求保...

*唐明《白色强人》   章文龙《飞虎之雷霆极战》

*简短拉郎 尽量短

0

第一个人消失的时候,还没有人注意到。这样的数字在整个人群中实在是太小了。但很快地,人们发现自己的朋友从某一天开始再也没有见过,自己身边很久没联系过的人再也不能联系到了,甚至一些公众人物,再也没有在屏幕上出现过。很快地,这件事和每一个人相关。

这之后,没有痕迹消失的人越来越多。好像一种什么力量控制了这个世界,人们没有一点办法。

1

“您收到一封来自管理中心的邮件。”

被闹钟叫醒的时候章文龙刚躺下不久,最近人群莫名消失的案件越来越多,不少人前来报案,甚至有达官贵人来寻求保护令,前一晚刚被一位消失者的家属纠缠完,凌晨又要处理应急管理中心发来的各种文件,铁人也没那么好的精神。

家里很安静,他喜欢用清静的环境和自然的白噪音来帮助入睡,如果不是必要时,他一般不会设闹钟。今天不一样,今天是要去应急管理中心报道的日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人总是和各种特殊小队扯上关系,虽然上一个特殊岗位不可谓不美好,但谁都会喜欢更规律和更舒适的生活。因此他容忍自己的任性,在床上多赖了一会。

如果不是这封邮件,睡到迟到都有可能。

“对于最近的调查,请您到中心进行进一步的讨论。由于最近研究小组有新发现,建议您在开会时做好记录,为之后的工作做好准备。”

新发现?

已知的是最近出现了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使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使用过的物品还会存在,但是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连尸体都没有。一开始根本没有人相信,还有人因为造谣被抓进了监狱。这种现象出现之后的转折点就是他们全都很熟悉的一个主持人在直播的时候,突然消失在了镜头前。这一播出事故在全世界人的面前出现,几小时内就登上了各种媒体的头版,消失的人越来越多,引起了民众的恐慌。

有人说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也有人说这件事根本就是造谣,还有一些人趁机大肆宣扬这是政府的阴谋,话题在民间愈演愈烈。

“他们就在我车里面一起消失了,剩下一堆衣服!”接受采访的司机惊恐地看着镜头,“听说看见别人消失的人最后也会消失的,你们能不能救救我!”

这段视频在网络上疯狂传播,无数人到官方媒体的评论区质问,更有甚者发起了游行,不过很快,游行的队伍中也有人迅速消失,人群很快就因为恐慌散开了。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开着的铺面越来越少。人人都困在家里,以为不出门见人就没事,结果还是有人在自己的家人面前,没了踪影。

事情发展得太快,官方开始重视的时候,已经累计有上千人在几天之内消失不见。为了与造成这种现象的力量对抗,也为了稳定人心,上面的人聚集了各行业的精英,在应急管理中心的领导下组成一个临时大会,商量对策。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新闻每天都在滚动播出让人们不要出门的信息,每天消失的人数却不减少,甚至每一天都有增加的趋势。消失的人各行各业男女老少都有,最令人揪心的就是,就在前一天,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像气泡一样消失在母亲的怀抱里,只留下一堆布料。

这些事已经足够让人难以保持理智。那么所谓新发现,会是什么呢?

章文龙开到中心的大厦面前,正好没有迟到。

这是紧急大会的第一次全体会议,章文龙看着自己周围那些多少叫得出口的社会名流,觉得自己大概是被上司拉来充数的。警务人员不是神,在这样的超自然事件中很少能发挥作用。

“医疗界的第二代表,来自中国香港的唐明医生!”

听到中国名字难免有些敏感,章文龙抬起头,正好和那人对上了。

点点头。

你好。

2

“通过这几天的信息收集与分析,我们的新发现就是,绝大部分消失的人在消失之前,都会连续几天出现心悸的症状,伴随一定程度的思觉失调,这也许是消失的一个预兆。”

会场内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那请问医生,这种现象是真的如传闻中所讲,会传染吗?”

“这一点我们还没有结果,但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是很有可能的。”

这并不是什么疾病,一群医生的说辞在大会里很难取得重视,但“传染”的说法还是把看直播的人群吓了一跳。唐明坐下来,感觉完成了什么任务一样一身轻松,看到对面那个穿着警服的身影,心跳暂停了一下。

如果今天的报告内容最后要被证实,大概自己也会变成研究材料之一。从头几个人消失开始,医院就开始重视,在一定的范围内对所有人群进行定时的身体检查,这一举措引起了当局的不满,据上面的人说,这会引起恐慌。

作为医生当然要保障市民的生命,这一点没有错。唐明觉得自己被扔到应急管理中心的临时大会,似乎是被架空了,说得更难听一点,就是被领导甩掉了。这感觉真是不爽。

“你也来自香港,在什么地方上班?”休息期间唐明去找那个警察,发现他还坐在原地不动。

“你呢,在哪家医院?”章文龙不问反答。

“明成北。”

“噢。”

这次大会的地址选在香港,也是因为这地方消失的人数更大。章文龙要求去医院看调查结果,唐明赶着回去查看新的数据,正好同行。办公室几乎没人,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所有当值的医生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唐明走进自己的那扇门,把一沓纸递给章文龙。

“这就是每一个消失的人的身体记录。”

上面写得很清楚,所有他们有记录的人,都在自己消失之前的几天出现了心悸的毛病,并且情绪也很不稳定。唐明还给他们做过几次全面的检查,都是心脏出现了问题。在这种事出现的时候,医院的确是个很好的场所,用来聚集有征兆的人群。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心脏本身有问题,所以才会消失?这种症状到底是预兆还是……”

“我们想到过这一点,但其他心脏本身有问题的患者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不妥,这些人中大部分生活中也没有坏习惯,再看他们的家族病史,患上心脏病的几率很小。而且没有证实的言论,我个人并不赞成公布,这次只是公事公办。”唐明看看窗外的景色,公共场所太空旷,商场还在营业,但最近的灯光好像真的暗了一些,“要不要一起吃饭?”

这时候还开着的大排档简直是宝藏,唐明把一碟丸子下到锅里,有点冷的夜色里水汽朦朦胧胧,章文龙的脸也看得不太清楚。

应该找话题。

“你一个人住?”

“你也是。”章文龙的语气却很肯定。

这是警察的职业技能,唐明并不觉得很意外:“阿sir是怎么看出来的?”

“来之前看过你的资料。”章文龙却好像有很多问题,“既然你是自荐,那为什么又听上头的指挥做事?”

“我进入大会之前没有想到是这样。该我问你了,你看过我的资料,那开会之前为什么还问我是哪家医院?”

章文龙和他碰杯,心想这个人不像表面上那样有些傻。

当天晚上并没有什么话好说,他们在简洁的交流结束之后就分开。街道上车辆很少,往常大概率出现的塞车根本没有,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章文龙停下了,开始打电话。

“我到了,你人呢?”

“在你家楼下。”

这个是线人之一。

“你说有消息,有什么消息?”

“先说好了,这是你私人名义问我,最好客气点。”那人伸出两个手指。

“什么意思,两千?”

“两万。”

“先要看看值不值。”

“我们没有这种规矩。”

章文龙在身上找了找,把事先准备好的现金放到那人手里。

“再多没有了。是什么消息?”

“有一个幸存者,就在明成北医院。”线人看上去有些不满意,“就这点,你爱信不信。”

“为什么这种消息就要值两万?”

“独家的……我前几天看见了。”线人突然捂着胸口,表情变得痛苦起来,“那个医生说的,是不是真……”

“什么?”

章文龙正要上去问,手伸出去却只拿到一层柔软的衣料。

这个人就在他眼前消失了。刚刚还拿在手上的那一沓钱就掉在地上,什么声音都没有。

3

一个人真的在自己面前消失,这件事在任何人面前发生都需要时间来被消化。章文龙把线人的钱和衣物捡回家里,打开电脑,果然又有手下传来的文件。

今天受理的案件,加上消失人数的统计,把刚刚的一起加上,这种数字很难上报。如果被报道,恐怕街上就真的会没有人了。应急管理中心的邮件没有休息的时候,第二次分组会议又快要开,可见事态的严重性。大概又会见到那个唐明。

疲惫加上恐怖的气氛,夜晚的天空在这时候还是很亮,虽然他知道那是虚假的,还是沉迷地看了一会。

本来打算直接睡了,手机却突然来了一条信息。

【睡了吗?】

【如果没有,请给我回电话。】

【我想我们今晚要再见面。】


TBC

L-Tsy
L-Tsy
婷B

『白色强人』 是不是爱情(七十四)

(七十四)

“yan,醒下。”zoe轻声的叫着熟睡的yan。

yan幽幽的转醒,“zoe?系咪要食药啦?”

zoe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yan,我有件事要话你知。”

yan心头一紧,“系咪有结果了?”

“唔系,”zoe摇了摇头,“我地头先帮你验左血,你噶血液报告显示,你已经怀孕了。”

yan愣住了。自己有了?她这才想起,他们似乎一直都没有意识要避孕,如果按时间推算,那就是在美国那几天有的。yan高兴极了,这是自己和YT的孩子,虽然来的意料之外,确是意外之喜。

可是还没等她高兴太久,zoe的话就仿佛把她打回地狱,“但系你宜家发紧高烧,检疫局又仲未有结果,你一定要打退烧针,将热度退...

(七十四)

“yan,醒下。”zoe轻声的叫着熟睡的yan。

yan幽幽的转醒,“zoe?系咪要食药啦?”

zoe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yan,我有件事要话你知。”

yan心头一紧,“系咪有结果了?”

“唔系,”zoe摇了摇头,“我地头先帮你验左血,你噶血液报告显示,你已经怀孕了。”

yan愣住了。自己有了?她这才想起,他们似乎一直都没有意识要避孕,如果按时间推算,那就是在美国那几天有的。yan高兴极了,这是自己和YT的孩子,虽然来的意料之外,确是意外之喜。

可是还没等她高兴太久,zoe的话就仿佛把她打回地狱,“但系你宜家发紧高烧,检疫局又仲未有结果,你一定要打退烧针,将热度退落来。你都知,如果打针,可能会对BB有影响。”

“唔得!我唔可以打针!”yan一口否决,一手抚上自己的腹部,仿佛要护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yan,你知唔知自己做紧咩啊?你宜家高烧唔退,万一真系MERS,唔好话BB啦,到时连你都会有危险嘎!”

“我唔会做任何伤害BB噶野。zoe啊,我地再等等啦,等结果出来再讲好唔好,我一定挨得住嘎,话唔定好似上次咁无事呢。”yan央求道。

“傻妹!”僵持了一会,zoe实在拿她没办法,“你再训一阵,我去拿冰袋帮你敷下。”zoe见她不肯松口,只能另想办法了。

她看着yan又睡过去了,悄悄地离开了休息室,来到A&E门口,心急如焚的YT已经等在那里了。

“yan点啊?”YT见zoe来了,顾不上别的,着急的只想知道心爱之人的情况。

“yan发紧高烧,39度了,而且开始咳嗽。”zoe只能据实以告,“我地将佢隔离左系休息室里面。”

zoe停顿了一下,有些为难的说,“YT,有件事我谂我一定要话你知了,宜家都唔知算系好消息定系坏消息,yan佢有左。”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YT听完内心一阵狂喜,可很快,他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yan知道左未啊?”

“嗯,佢已经知道左了。佢宜家唔肯吃药又唔肯打针,我真系一嘀办法都无,佢仲发紧高烧,我惊再拖落去会出事啊。”

YT眉头紧锁。过了一会,他问zoe,“个patient宜家点啊?”

“暂时情况仲算稳定。”

YT沉吟片刻,转身交代,“唐明,从宜家起直至结果出来之前,明成北所有事务交由你处理。Patrick,NES由你负责。”

“YT,不如等我入去啦,宜家明成北唔可以无你坐镇嘎。”Patrick只以为他是因为yan病倒了没有人照看病人状况所以才身先士卒的要进A&E,不由得开口阻止。

“唔需要,你睇好NES,唔好辜负我对你噶信任。”

Patrick还想劝阻,Kennis拉住了他,冲他摇了摇头。

唐明知道他现在肯定心急如焚,也不拦他了,“你放心,哩度交比我地,你照顾好yan。你放心啦,yan同BB都会无事噶,等yan好翻,我地再一起帮你地庆祝。”唐明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YT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去换防护服。

Patrick听着他们的对话,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半晌,他才愣愣的开口问道,“yan噶BB,系YT噶?佢地……”

Kennis摇了摇头,带些怜悯的看着Patrick,可怜的孩子,看来是脑子不太好,真是迟钝的可以,“你系佢地身边咁耐,竟然咩都无发现?”

Patrick摇摇头,难怪那次yan受伤YT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可是既然YT和yan在一起了,为什么又要将NES交给自己呢?看来他对自己真的是寄予厚望的,还没有任人唯亲,真是个好领导啊!YT大公无私的形象在Patrick心中更加高大了。Patrick觉得这个世界简直玄幻了,他需要回去冷静一下,好好为YT看住NES,不能让他失望!

婷B

『白色强人』 是不是爱情(七十三)

(七十三)

有过上一次的经验,大家处理起来更加有条不紊了,病人和家属的情绪也在大家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

zoe在负压室里为病人抽血检查,余湛琛和yan来到A&E门口,YT和唐明带领着一众CON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里面情况点啊?有无嘀比较严重噶patient啊?”YT拿着电话问道。

“里边大部分噶patient都系嘀普通噶发烧感冒,就系哩个疑似感染噶patient比较麻烦,我比yan同你讲。”余湛琛把电话交给yan。

“patient背部剧痛,双脚出现过肌肉无力噶症状,CT同MRI显示佢患有脊髓内肿瘤,怀疑已经压住左佢噶运动神经了,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YT沉思了片刻,“你...

(七十三)

有过上一次的经验,大家处理起来更加有条不紊了,病人和家属的情绪也在大家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

zoe在负压室里为病人抽血检查,余湛琛和yan来到A&E门口,YT和唐明带领着一众CON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里面情况点啊?有无嘀比较严重噶patient啊?”YT拿着电话问道。

“里边大部分噶patient都系嘀普通噶发烧感冒,就系哩个疑似感染噶patient比较麻烦,我比yan同你讲。”余湛琛把电话交给yan。

“patient背部剧痛,双脚出现过肌肉无力噶症状,CT同MRI显示佢患有脊髓内肿瘤,怀疑已经压住左佢噶运动神经了,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YT沉思了片刻,“你先留意住佢噶情况,等有结果我地再确定佢噶治疗方案。”

“好,如果有咩问题我再打比你。”

“小心嘀。”YT语气中透露着一丝担忧。

“放心。”yan轻声安慰。

YT微微的点一下头,转身问唐明,“你仲有无需要交代佢地嘎?”

唐明接过手机,对着余湛琛说,“同所有同事讲,保护好自己。”

余湛琛点点头,让他安心,“知道了。”

说完,余湛琛挂了电话,和yan往里面走去。

YT把所有的担心都放到一边,交代所有的同事,“同上次一样,哩度交比唐明医生负责,其他噶同事翻到各自岗位待命。”

“知道。”大家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部门工作。

“哩度交比你了,我要去同医发局报备一下,有咩情况一定要通知我。”YT意有所指的说。

“放心。”

zoe帮病人和家属抽了血,把样本交给守在外面的同事。

唐明趁空一再交代她,“千其要保护好自己啊,唔舒服一定要话我知,唔可以再好似上次咁啦。”

“知啦,你好啰嗦啊。”zoe假装嫌弃的安慰他,“无事嘎,今次肯定会好似上次咁,有惊无险。”说完便进去了。

Kennis在一旁笑了,手里握着手机,想起刚才Kenny电话里也是担心的不行的语气,好像自己也是这样嫌弃他来着,心里却有一丝甜蜜。

zoe和yan一直待在负压室里留意着病人的状况,慢慢的,连病人的家属也开始出现了发烧的症状。zoe给两人吊着退烧针,让yan去要加大分量的药。

yan觉得自己大脑一阵胀痛,头越来越晕,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她强撑着精神走到护士站,吩咐了需要的药物,转身想要回到负压室,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DR.吕!”汪姑娘看到突然倒下的yan,吓了一跳,立刻跑出来想要扶起她。zoe本想出来拿点东西,谁知一出负压室就看到yan失去意识的晕倒在地上,吓得她立刻跑上去抱起她,和几个护士一起把她扶到休息室。

A&E外面,Kennis也在监控里发现yan晕倒了,立刻叫来了唐明。

唐明按下了话筒,“里面发生咩事啊?yan点啊?”

余湛琛查看了一下,“yan晕左,佢有嘀发热,等我地帮佢检查下,有结果话你知。”

Kennis担忧不已,“我地要唔要通知YT啊?”

唐明沉吟片刻,“我同佢讲。”

yan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休息室里了。

“yan,你醒啦?”zoe见她睁开眼睛,终于松了一口气。

“发生咩事啊?”yan轻声的问。

“你头先晕左啊,你发紧烧自己唔知噶咩?”zoe摸了摸她的头发。

“怪唔得我觉得咁头晕啦。”yan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真的很烫。

“你系度休息下啦,patient噶情况仲算稳定,等我地睇住就得啦。”

yan点了点头,“唔好话比YT知啊。”

zoe无奈地笑道,“傻妹,你头先系出边晕低,Kennis佢地系监控肯定睇到啦,估计佢地已经话左比YT知啦。”

zoe摸了摸她的额头,“你额头好热啊,我去睇下嘀药到左未,你训下先。”

zoe走出休息室,就看到余湛琛迎面走来,手里拿着退烧针,还有一台平板。

“zoe,yan噶血液报告出左来了。”

zoe接过平板,“真系比我估中左。我就话,佢头先虽然发烧,但系未算好严重,咁样晕低太唔正常了。”

“但系宜家要点做啊,结果仲未出来,佢噶体温又持续升高,唔可以咁等噶,一定要帮佢退烧啊,万一真系感染左……”

zoe想了一下,“等我同佢讲,宜家噶情况唔可以比佢任性了。”

SuperYKH

【YT×Yan】无名

  本来好久没桥就不想写了,这几天大概是家里憋久了,想得多就突然写了这么多...(是真的好突然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脑子想的时候蛮沉重的,但写出来莫名有点儿逗比???怎么肥事奥

  私设了一小下 大噶不要纠结嘻嘻 

  BTW迟来的新春快乐


———————以下正文———————


  她躲在床底缩成一团,透过门缝透出的狭小间隙,她看到地上光影的变化。   

  稍微一不注意松...

  本来好久没桥就不想写了,这几天大概是家里憋久了,想得多就突然写了这么多...(是真的好突然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脑子想的时候蛮沉重的,但写出来莫名有点儿逗比???怎么肥事奥

  私设了一小下 大噶不要纠结嘻嘻 

  BTW迟来的新春快乐

  


———————以下正文———————



  她躲在床底缩成一团,透过门缝透出的狭小间隙,她看到地上光影的变化。   

  稍微一不注意松开耳朵,激烈的词句就会侵她的耳中,她惊恐又害怕,止不住地流泪...可她甚至不敢放声哭出来。   

  吵架总是以地板的震动为结束——那是Mommy摔门离去的声响。   

  到后面,Daddy会进来,他的身上总会带着一股浓重的烟味,将她从床底拉出来安慰她,他会唱着安眠曲,然后说这只是暂时,他们只是对彼此生气而已。  

  “一切都会好的。”

 吕仲学推了推鼻梁上滑落下来的眼镜,话语里带着疲累且破碎的希望。

  每一次两人都试图弥补吵架过后的裂痕。

  但后来裂痕变得越发得大,直到一切都无法挽回那一天。   

  最后一次吵架是平安夜,Mommy破天荒做了一桌子菜,Daddy却还是因为要工作所以迟迟未归。   

  钟声响起,mommy背过身去偷偷抹泪,玻璃窗倒映着她的模样,然后又硬挤一个笑对她说:

  “宝贝,Merry Christmas~”   

  Daddy回来,她已被Mommy快哄睡,吵架声音再也不那么激烈,像是一切结束之时,反而会归于平静。

  清晨Mommy走进来,Yan睡眼惺忪,只是被默默地抱着。

  吕霭宁当时不知道,这意味着长久的离别。

  长大后,婚姻对于吕霭宁来说,也绝非轻易的二字。

  一生看似短瞬,但相处起来依然算得上漫长,而在激情与耐心消磨殆尽之后的时光里,不管之前再怎么甜蜜也会陷入令人窒息的桎梏。

  至少从她记事以来,婚姻,对她来说就是父母之间的争吵不休再到无言淡漠,是经历无数个绝望后走向既定结局的过程。

  所以,尽管面对的是一个她深爱又值得信赖的男人,她依然在他求婚那夜仓皇而逃。

  杨逸滔花尽心思准备好惊喜,特意在三个月前就预定她最爱的餐厅,还跑遍尖沙咀港岛所有的mall只为挑选一枚合心意的戒指。

  一切在脑海之中不断导演排练...杨逸滔自问从未对手术以外的事情这么上过心,闲暇之余,光是想象那未来美好的多样可能性便让他感到振奋。

  然而,在面对她惊慌失措的面孔时,他也怔住了。

  他将戒指盒打开轻轻推到她面前,毕竟他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单膝下跪在整家餐厅众目睽睽之下高喊着爱的宣言。

  她正把那梳乎厘吃了一半,看到那枚在灯光下璀璨的戒指,手里的勺子都吓掉了。

  “你......”

  她嗓子眼好像被堵住一样,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吕霭宁,你愿意嫁给...”

  Yan慌乱地把他的嘴捂上。

  YT用眼神询问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这场景实在荒诞。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她松开手,他会错意以为是她觉得自己不够有诚意,于是站起身来。

  如果她想要那种众目睽睽之下的轰动的话,那么...

  他拿起戒指盒,正打算走到她面前单膝下跪,却未曾想眼前这女子拿起包来转身就跑。

  杨逸滔不是不想追她。

  等到他反应过来,人早就没影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总归是要回家的,杨逸滔的心理素质强,振作精神后开车到家,却还没见到她人。

  打了十几个call,都是未接通。

  难道是真的把她吓到了?但求婚这一举动也不算唐突,他们恋爱将近一年半,同居了许久,他的确爱她,想要给她更多,他想她也是一样...

  至少今天之前,他觉得应该是如此。

  手机响起,他呆坐在客厅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急拿起,却是Kennis。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他尽量把语气铺平使得自己听起来没有什么异样。

  “Yan她在我们这边。”

  他想也是。

  “那...她还好吗?”

  “喝了很多酒,问她怎么了也不说,现在先在我们这边睡了...YT,你们...还好吧?”

  “...那明天早上我来接她吧,麻烦你们了。”

  杨逸滔言辞闪躲,毕竟是他们私事,Kennis也不好多问。

  Kennis道别完后放下手机,与Zoe面面相觑。

  而刚刚冲入她们公寓一直喝闷酒的女人,此时已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Yan一向是有话直说的家伙,半点委屈难过都藏不住的人,今天倒是反常,一个小时酒喝了不少但其他的话却没有半句,实在问不出什么便干脆由她去,陪她喝了几杯,最终主角却不胜酒力瘫倒沙发之中。

  “诶,你说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不知道。”

  “难道是YT他做什么坏事了...”

  两人一边推测,一边替眼前这丫头盖上被子,关了灯。

  第二天,杨逸滔早早就在门口等着。

  Yan看着天空中蓬勃的朝阳睁不开眼,因宿醉而头晕目眩,她下意识地拿着包挡着日头,还踉跄了一步,差点摔倒之际被稳稳地抱住。

  她不用看就知道那人是谁,零碎记忆拼凑在一起渐渐回溯,想着昨日自己那些荒唐举动,随之而来的羞愧感让她无地自容。

  Yan一身昨夜未换性感晚礼服打扮,加上这份羞愧,让自己觉得此时像警讯里被扫黄扫到的...

  “上年纪了,抱不了这么久啊...”

  杨逸滔略微吃力地说道。

  Yan才意识到他们俩已保持这个姿势许久,她扶着他肩头站了起来,也不敢去看他,就直接上了车。

  “那个...我昨天...”

  “我明白...是我太突然,吓到你了。”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

  Yan深呼吸了一口气,望着窗外湛蓝的海,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 

  “是不是因为我年龄大你十几岁...你可能觉得有点...”

  “当然不是!” 

  他们之间似乎从来都不曾提起过年龄差这件事情,今天突然提起,她倒发现原来眼前这人倒还真的在意这件事。

  本来心情郁郁,但想到昨晚身旁这“老男人”因这种小事而懊恼的模样,就觉得他十分可爱,忍不住别过脸去偷偷笑着。

  杨逸滔知道她在没良心地笑着,心里却不恼火,只是继续开着车,嘴角却略微勾起。

  气氛明显轻松了许多。

  “那...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你都知道我Daddy同Mommy在我小时候就分开了...但是我对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还有一些记忆...”

  有些是美好的,有些则相反。

  他们是在大学相识的,Mommy是Daddy的师妹,小他十届。

  恋爱开始时总是美好又甜蜜,她被他的外表木讷下的赤诚所吸引,他则被她活力与激情所迷醉。

  然后他们结为夫妇,生下孩子,如世上任何一对平凡的伴侣,走入平淡的柴米油盐的生活之中。

  他那时正值事业上升期,照料家里的担子便落在了她身上,又不甘心就此放弃事业,但为减轻他的负担,她还是从外科转为病理学研究,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家。

  分工合作使得两人聚少离多,而积压的压力总在对方身上发泄,从激烈的争吵,到相看两生厌,他们之间已经历过无数次失望。

  她觉得他自私自利,只为自己的事业,而视家为自己的酒店。

  他觉得她不体谅自己,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这个家,而她总是提出一些明知他无法满足的要求,让他感到窒息。

  解脱。

  这是后来两人分别与成年的Yan聊天时对当年离婚的结局下的定义。

  “我还以为现在我不会那么害怕...但是,你拿出戒指那时,我真的慌了,不停地想着以后我们会争吵,会冷战,会分开,像是所有最糟糕的情况在我脑子里同一时间出现了...我知道这很傻,但这就是第一感觉。”

  他在路边停了车。

  “一点都不傻...”

  他开门下了车,又将Yan的车门打开,示意她下来。

  七点多的太阳仍不猛烈,在她的宿醉感减少之后,她所感受到的只是温暖和煦。

  “我知道你的感受,其实,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也考虑了很多,考虑到我们的将来,是否该进入下一个阶段,在我看来,如果接下来结婚的话也是非常顺其自然的事情,因为我想给你一个稳定的承诺...”

  她闻言有些触动,本就愁绪繁杂的心变得更加松软脆弱,一阵风吹过,眼眶里的水险些滚落而出,她扑进他的怀里,感受熟悉的温度与香气。

  “也许...我们最终会分开,但也许,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没人能说得清遥远的未来会发生什么...但从目前临床证据表明可以对未来采取积极疗法,秉持乐观态度。”

  Yan被他这种说法给逗笑了,“所以婚姻是一种积极的治疗方案?”

  “婚姻可以是任何东西,你想它是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是觉得它对我们有害,那我们就不结了,我的确是想和你在一起,但不在乎那些形式。”

  YT对她的无限包容与温柔,让Yan又感动又愧疚,偷偷在他怀里抹了抹泪。

  “说到底,我们的出发点都一样...”

  坚定而温和的声音从她头上和他的胸膛传来。

  “你怕失去我,我也怕失去你啊。”

  他们之间从未说过“我爱你”,两人都不擅长通过语言直抒胸臆,总觉得别扭而又兜圈,不如一些举动行为来得直接,现在这男人却用近乎笨拙的语言表达情感,却更显真诚可爱。

  “你再问一遍...”

  “什么?”

  他看着她,眼神疑惑。

  “昨天在餐厅问我的问题,你想再问我一遍吗?”

  他觉得此情此景实在有趣,忍俊不禁,带着些玩味地说,“要是我不想问了呢?”

  “那我来问呗...杨逸滔,你愿意嫁...”

  “嫁...?”

  Yan回想一下,才后知后觉地笑了起来,两人甚至笑出了泪花,眼角都笑出了好看的弧度,眼里仿佛盛满了星辰。

  太阳继续升起,照耀出金色的光芒。

  他细细看着眼睫在面庞上落下的阴影,轻柔地抚摸着她的侧脸。

  什么都不必多说了。她想着。

  一个绵长而又柔情的吻。

  吻到直至他们之间的距离再也无法让日光从相拥的空隙之中泻出来。

 

  夜晚,两人工作完回到家已是凌晨,匆匆洗漱完倒头就睡。

  Yan做了个梦,她梦到自己还是那个四岁的绑着双马尾的小女孩。

  Daddy抱着她,Mommy在一旁,帮她拿着刚从游乐园买的气球,笑容灿烂。

  “喜欢Daddy还是喜欢Mommy啊?”

  “都喜欢!”

  “那有多喜欢?”

  小女孩张开双臂,尽力把两手间距离撑到最长,然后夸张地说道:“这——么多。”

  哎呀,还不小心打掉了Daddy的眼镜。

  大家都笑了起来,Mommy去地上捡起Daddy的眼镜,用袖子擦了擦然后轻柔地帮他戴上。

  “Thank you...”

  两人相望一笑。

  夕阳西下,疯玩一天的女孩累了,趴在Daddy肩头正要睡着的时候,看见Daddy的另一只手正拖着Mommy的手。

  原来,不全是痛苦。

  欢乐的时光总是容易被岁月与记忆冲淡,大多数人总擅长铭记痛苦,而非那些散落的欢愉。


  她睁开眼已是快中午,今天两人休假,他刚从卫生间出来,像是刚洗漱完。

  “快点去洗漱吧,今天中午约了Dr.吕饮茶。”

  她懵地点了点头,习惯性地将散乱的头发用手整理,分明地感受到手指上的异样。

  左手无名指上已然出现了一枚戒指。

  “奸仔...”她笑着对他说道。

  “快点,等下堵车怎么办?” 

  杨逸滔装作波澜不惊的模样说完就把干净的浴巾扔在她脸上,然后憋笑走了出去。

  何必为了遥远未来的多种可能性而滞步不前...

  现下和可见的未来里,她的生活,已尽是欢愉。

婷B

唠唠嗑

一直看文的小伙伴可能知道,今天这章的梗其实在很久之前就定了, 只是没想到,写的时候竟然真的发生了一样的事情。只是,现实没有电视剧那样美好。


医生真的很伟大,每当看到他们的请愿书上写着“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的时候就很想哭,也许我们永远都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们这样奋不顾身。


希望2020年的厄运到此结束,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的,希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一切安好!

一直看文的小伙伴可能知道,今天这章的梗其实在很久之前就定了, 只是没想到,写的时候竟然真的发生了一样的事情。只是,现实没有电视剧那样美好。


医生真的很伟大,每当看到他们的请愿书上写着“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的时候就很想哭,也许我们永远都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们这样奋不顾身。


希望2020年的厄运到此结束,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的,希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一切安好!

婷B

『白色强人』 是不是爱情(七十二)

(七十二)

明成北canteen

zoe和Kennis正热火朝天的聊着,yan却在一旁有些心不在焉。

zoe碰了碰Kennis的手臂,示意她看看正在揉眼睛的yan。

“yan,你ok吗?系米唔舒服啊,仲咩心不在焉咁噶?”Kennis有些担心的问。

yan揉了揉眼睛,“你地知唔知眼皮跳代表乜意思啊?系左凶右吉定系左吉右凶啊?”

“你几时开始信哩嘀嘎?”Kennis好笑的问。

“唔系啊,我只眼今日跳左成日了,仲两只眼一齐跳。我硬系觉得今日有嘀咩会发生感。”yan又揉了揉眼睛,“点喈,知唔知眼皮跳系乜意思喈?”

“我知。”zoe放下手里的果汁。

“乜意思啊?”

“眼皮跳噶意思就系...

(七十二)

明成北canteen

zoe和Kennis正热火朝天的聊着,yan却在一旁有些心不在焉。

zoe碰了碰Kennis的手臂,示意她看看正在揉眼睛的yan。

“yan,你ok吗?系米唔舒服啊,仲咩心不在焉咁噶?”Kennis有些担心的问。

yan揉了揉眼睛,“你地知唔知眼皮跳代表乜意思啊?系左凶右吉定系左吉右凶啊?”

“你几时开始信哩嘀嘎?”Kennis好笑的问。

“唔系啊,我只眼今日跳左成日了,仲两只眼一齐跳。我硬系觉得今日有嘀咩会发生感。”yan又揉了揉眼睛,“点喈,知唔知眼皮跳系乜意思喈?”

“我知。”zoe放下手里的果汁。

“乜意思啊?”

“眼皮跳噶意思就系,你唔够训。”zoe看着yan认真的说。

yan郁闷了。

zoe托着腮,坏笑着问她,“点啊,寻晚系咪好激烈呢?睇你个样实系成晚无训啦。来啦,讲下啦,寻晚系咪过得好充实啊?”

何止充实,她简直觉得自己快要死了,yan囧囧的想。

“你仲好讲,下次都唔听你讲了。”yan作势要打她。

“睇来战况空前激烈啵。”Kennis也加入调侃。

这下yan傲娇了,“就系识话我,你寻晚未一样比人拐左,唔好以为我唔知。”

zoe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坏笑的看着Kennis,弄她的哭笑不得,“Kenny话YT一大早就打电话比佢,叫佢带我去拍拖唔好阻住你地二人世界,计我话YT早就计划好要生吞左你啦,就算无我地两个你都一样走唔甩啦。”

“未系,你都系唔好挣扎啦,以你噶段位,以后实系比YT食住你啦。”

yan郁闷的嘟着嘴,又揉了揉还在跳的眼皮。

吃完午饭,yan回到办公室整理患者资料。她揉了揉太阳穴,今天早上她就觉得有些轻微晕眩,原本以为是昨晚没睡好,就喝了杯咖啡提提神,谁知喝完就开始心慌,胸口也闷得厉害。她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被自己忽略了,却又想不起来。

“yan,你唔舒服啊?”Patrick正准备去巡房,见yan不停地揉着太阳穴,好像没什么精神,忍不住问道。

“唔系啊,可能寻晚无训好喈。”yan摇了摇头,示意他自己没事。

“感我去巡房了,你如果唔舒服就唞下先啦。”说完Patrick就出去了。

yan本来见没什么事情,也打算休息一下,谁知电话就响了。

“DR.吕,A&E刚收到个patient,脊椎疼痛,双脚出现过肌肉无力,需要你地来收症。”

“好,我即刻落来。”

yan来到A&E,zoe也在里面。

“咩情况啊?”yan问zoe。

“patient高烧咳嗽,来医院噶路上突然觉得背部剧痛,双脚无力,我地已经帮佢照左CT了。”

yan看着病床上的带着口罩不停咳嗽的病人,“你宜家仲有无觉得背部痛或者双脚无力啊?”

“宜家对脚有翻嘀力了,但系背脊仲有嘀痛。”病人一边咳嗽一边回答yan,“医生啊,我究竟咩事啊,点解会咁嘎?”

“你先唔好紧张,等CT结果出左我地就可以知道了。”

这时macy走进来,“patient噶CT已经出左了。”

zoe和yan接过片子。yan看了看片子,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这是……

“你个肺有嘀花,你从几日开始咳嘎?”zoe率先开口。

“前果排去完出差翻来就开始咳了。”

“你去边度出差啊?”

“沙特。”

zoe和yan的心里不由得一紧,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等我地同主诊医生商量下你噶治疗方案,你先系度休息一下,有咩唔舒服就话比姑娘知。”

说完,两人朝休息室走去。

“琛哥,3号床噶patient持续发烧咳嗽,CT显示肺部好花,”zoe深呼吸了一口气,“佢之前去过沙特出差。”

余湛琛眉头紧锁,沉默了半晌,“既然系感,封锁A&E,带人去拿防护服比同事换上,通知center将patient分流去其他医院,我通知YT。”

zoe和yan即刻去安排工作。

余湛琛看着窗外忙碌的A&E,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一天,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像上一次一样好运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