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苏

154万浏览    1846参与
我想戒车

我真的好爱这里帅炸了的小白😭😭😭😭是我喜欢的白苏😭😭😭😭😭😭😭

我真的好爱这里帅炸了的小白😭😭😭😭是我喜欢的白苏😭😭😭😭😭😭😭

程冰露

狐妖小红娘的语c水群呐,不禁国际三禁,不戴套,只要进戏群就ok的啦

不可重皮不可自设,进群千万千万记得要看群公告,进群要多多活跃,潜水党和躺尸党也要多发言啊,不能占皮不发言

p4是群二维码,群号是1030147773

欢迎各位来玩啊!

狐妖小红娘的语c水群呐,不禁国际三禁,不戴套,只要进戏群就ok的啦

不可重皮不可自设,进群千万千万记得要看群公告,进群要多多活跃,潜水党和躺尸党也要多发言啊,不能占皮不发言

p4是群二维码,群号是1030147773

欢迎各位来玩啊!

念苏小可爱

一篇渣渣文,串剧组预警

新年逛街

cp:白苏。上茵

对话型

幼儿园文笔

ooc预警

白月初:今天好不容易!

白、上:放假啦!

过了一会儿

白月初:不过,为什么她们打扮这么慢!

上条当麻:不知道

白月初(拿着棍子指着上):是不是茵蒂克丝把小蠢货带坏了!

上条当麻:我怎么知道

茵蒂克丝:好啦,我们出来啦!

白月初看着苏苏一大晌,然后把自己的衣服披到人儿身上

白月初:你怎么穿这么少!!!

茵蒂克丝盯着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干嘛,看我干嘛!

茵蒂克丝:…(咬当麻头)

上条当麻:我又咋了…好不幸啊!!!!

涂山苏苏:上条哥哥是个直男!

白月初:靠,你被小蠢货说了,哈哈哈哈…

上条当麻:确...

新年逛街

cp:白苏。上茵

对话型

幼儿园文笔

ooc预警

白月初:今天好不容易!

白、上:放假啦!

过了一会儿

白月初:不过,为什么她们打扮这么慢!

上条当麻:不知道

白月初(拿着棍子指着上):是不是茵蒂克丝把小蠢货带坏了!

上条当麻:我怎么知道

茵蒂克丝:好啦,我们出来啦!

白月初看着苏苏一大晌,然后把自己的衣服披到人儿身上

白月初:你怎么穿这么少!!!

茵蒂克丝盯着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干嘛,看我干嘛!

茵蒂克丝:…(咬当麻头)

上条当麻:我又咋了…好不幸啊!!!!

涂山苏苏:上条哥哥是个直男!

白月初:靠,你被小蠢货说了,哈哈哈哈…

上条当麻:确实,挺没脸的…哈哈…

当白、茵遇到吃的

白月初:小蠢货!

涂山苏苏:道士哥哥我懂了!

上条当麻:白月初,你还说我,整天花人家苏苏的钱…

白月初:咋了

茵蒂克丝、上条当麻:…没事

白月初拿着吃的咬了一口,然后吻住苏苏,然后

白月初:怎么样?好吃吗?小蠢货(敢说不好吃你试试)

涂山苏苏:好…好吃!

茵蒂克丝、上条当麻:狗粮嘛…

白月初:你们不也是一对吗?你们也能撒的啊。

涂山苏苏:对啊,禁书姐姐和上条哥哥也是一对吖!

上条当麻:是倒是是,但是呢,你禁书姐姐不让我亲。唔…

茵蒂克丝(亲上条):让亲不让(脸红)

白月初:小蠢货快捂眼睛!

end

程冰露

狐妖小红娘的语c水群呐,不禁国际三禁,不戴套,只要进戏群就ok的啦

不可重皮不可自设,进群千万千万记得要看群公告,进群要多多活跃,潜水党和躺尸党也要多发言啊,不能占皮不发言

p4是群二维码,群号是1030147773

欢迎各位来玩啊!

狐妖小红娘的语c水群呐,不禁国际三禁,不戴套,只要进戏群就ok的啦

不可重皮不可自设,进群千万千万记得要看群公告,进群要多多活跃,潜水党和躺尸党也要多发言啊,不能占皮不发言

p4是群二维码,群号是1030147773

欢迎各位来玩啊!

海平面
我研究一下高产这俩字咋写 凑个...

我研究一下高产这俩字咋写

凑个白苏情头

八百年了,我产BG粮了……

我研究一下高产这俩字咋写

凑个白苏情头

八百年了,我产BG粮了……

海平面

贪财和沙雕并不能掩盖小白同学是个帅哥的事实

白苏怎么这么好……

不敢动笔写……

只能补画……

卑微jpg.

贪财和沙雕并不能掩盖小白同学是个帅哥的事实

白苏怎么这么好……

不敢动笔写……

只能补画……

卑微jpg.

归秣

狐妖小红娘混剪【月红×前世今生】

(B站指路:AV84215867)


这次给官方曲剪了个MV


《前世今生》是狐妖手游官方曲,好听到炸裂但就是不火啊!!!


狐妖官曲一个赛一个的绝


这首《前世今生》唱出了我心中月红的一切(官方没有“白苏”一说)


狐妖小红娘混剪【月红×前世今生】

(B站指路:AV84215867)


这次给官方曲剪了个MV


《前世今生》是狐妖手游官方曲,好听到炸裂但就是不火啊!!!


狐妖官曲一个赛一个的绝


这首《前世今生》唱出了我心中月红的一切(官方没有“白苏”一说)







程冰露

狐妖小红娘的语c水群呐,不禁国际三禁,不戴套,只要进戏群就ok的啦

不可重皮不可自设,进群千万千万记得要看群公告,进群要多多活跃,潜水党和躺尸党也要多发言啊,不能占皮不发言

p4是群二维码,群号是1030147773

欢迎各位来玩啊!

狐妖小红娘的语c水群呐,不禁国际三禁,不戴套,只要进戏群就ok的啦

不可重皮不可自设,进群千万千万记得要看群公告,进群要多多活跃,潜水党和躺尸党也要多发言啊,不能占皮不发言

p4是群二维码,群号是1030147773

欢迎各位来玩啊!

有个姑娘叫小鱼
是草稿我真的好渣,但她好漂亮【...

是草稿我真的好渣,但她好漂亮【泪】真的我大傻,现在才知道白苏有多好吃😢

总而言之,时隔多年我终于回坑了!👏恭喜!

是草稿我真的好渣,但她好漂亮【泪】真的我大傻,现在才知道白苏有多好吃😢

总而言之,时隔多年我终于回坑了!👏恭喜!

墨墨的夜

我现在只想看白苏糖


1551这对太好哭了…


话说金晨曦之后,貌似他俩有大进展啊…小白这是明显的护犊子吧?!是吧?!

我现在只想看白苏糖


1551这对太好哭了…


话说金晨曦之后,貌似他俩有大进展啊…小白这是明显的护犊子吧?!是吧?!

耀不能停

画渣轻喷

是我最爱的白苏(虽然苏苏又被我画的有点像红红)

白苏真的又甜又虐又好氪呜呜呜

画渣轻喷

是我最爱的白苏(虽然苏苏又被我画的有点像红红)

白苏真的又甜又虐又好氪呜呜呜

张怕鬼
相思树下 直接用之前cp的宣图...

<相思树下>


直接用之前cp的宣图发一下了😂,狐妖剧情印象明信片余量已通贩上架,感兴趣的可戳: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25911debsgRVB1&ft=t&id=610164400815 


<相思树下>


直接用之前cp的宣图发一下了😂,狐妖剧情印象明信片余量已通贩上架,感兴趣的可戳: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25911debsgRVB1&ft=t&id=610164400815 


归秣

【分析贴】月落灯红(2)

标题取自《牡丹亭》——


怎能够月落重生灯再红!


//


说实话,我刚开始看到南国篇,涂山红红说出“我既不是从前那个妖盟之主,也不是现在这个小蠢货。我就是我,涂山红红。”这句话的时候,屏幕前我那张老脸真是一脸懵逼+一脸震惊。


动漫难道不是个文娱活动吗……为什么情节突然哲学起来……


涂山红红究竟是哪个涂山红红,或许可以用弗洛伊德“自我”“本我”“真我”的理论来分辨。


自我:自己意识的存在和觉醒;


本我:原始欲望的自然表现;


真我:社会行为准则形成的禁忌。


很显然,...

标题取自《牡丹亭》——


怎能够月落重生灯再红!




//



说实话,我刚开始看到南国篇,涂山红红说出“我既不是从前那个妖盟之主,也不是现在这个小蠢货。我就是我,涂山红红。”这句话的时候,屏幕前我那张老脸真是一脸懵逼+一脸震惊。

 

动漫难道不是个文娱活动吗……为什么情节突然哲学起来……

 

涂山红红究竟是哪个涂山红红,或许可以用弗洛伊德“自我”“本我”“真我”的理论来分辨。

 

自我:自己意识的存在和觉醒;

 

本我:原始欲望的自然表现;

 

真我:社会行为准则形成的禁忌。

 

很显然,妖盟之主涂山红红,是“真我”;涂山苏苏是“本我”;而南国篇开始出现的涂山红红,则是“自我”。

 

新大说南国的红红不是纯红,我其实挺不喜欢这个说法的。因为“纯”毕竟是个相对的概念,比起五百年前那个妖盟之主,南国红红确实不“纯”,但如果跟涂山红红“自己”比呢?按南国红红的说法,“我就是我,涂山红红。”那这个涂山红红才是真正的纯得不能再纯的涂山红红。

 

所以,为了方便,我们姑且称“真我”为“东方红”,称“自我”为“苏担红”。

 

东方红最后出现的时间,是在涂山美美创设的梦境中。白月初喊出的那句,“你一个死人就不要在别人的心里胡说八道了好不好!”成了东方红解开心结的一个引子。

 

涂山红红心结有二,一是小道士,二是东方月初。

 

六百年前,她被恐惧驱使,无心之间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五百年前,因她“一己之私”的执念,又害得自己的爱人被黑狐利用,惨死在自己眼前。

 

白月初这句话,无意间解开了东方红关于小道士的心结;随后出现的东方月初的残魂,更是她此后“放飞‘自我’”动力。

 

那个二货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又有什么理由替他后悔呢?他拼死也要守护的我们的梦想,会有更多人帮我们继续下去。我们不再是孤军奋战,不再是孤立无援。

 

那一瞬间,千斤重担卸下,涂山红红从此再也不是“涂山红红”。

 

 

南国篇苏担红和白月初的对手戏,是我最细思恐极的一幕。

 

看起来是温馨(?)的家暴现场,但不要忘了,此时东方月初的残魂,正在洞外跟三当家共商国是!

 

也就是说,那时候涂山红红面前的人,身体中有那么多魂魄,独独少了东方月初!

 

东方月初,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人人都在心疼白月初。白月初只是个容器,只是个东方月初的复制品。

 

可我最心疼的,只有东方月初。

 

你想啊,对于只是“潜意识”的东方月初的残魂来说,在他眼中,白月初和苏苏甜甜的恋爱跟“媳妇跟别人跑了”有什么区别!

 

白月初虽然是东方月初分魂的一部分,但毕竟没有东方月初的意识。白月初对于前世的记忆只是隔岸观火,并非感同身受。

 

简言之,白月初并非东方月初。

 

但,正如东方月初自己所说,“苏苏即是红红,红红即是苏苏。”

 

五百年前,东方月初与涂山红红擦肩而过;五百年后,涂山红红爱上了白月初。东方月初的重生,意味着白月初永远的死亡。

 

五百年后,摆在东方月初面前的,又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当三当家质问他,“难道对你来说转世续缘就那么不重要?”东方月初嬉皮笑脸说出“没错,就是这么不重要。”的时候,我简直想摔了手机为东方美人嚎啕大哭。


不重要你为什么离开涂山!不重要你为什么扬名立万!不重要你为什么固执地赌上一生追寻那个答案啊!!

 

他真是个二货啊!永远学不会自私,永远为别人考虑,永远默默地奉献自己。

 

对平丘月初,他不惜冒着重生失败的风险,也要促成平兰二人的苦恋;对于白月初,他不忍心看着自己这个分裂出来的独立魂魄因自己重生而消失。

 

何况,白月初才是如今妖仙姐姐喜欢的人。如果东方月初真的重生,涂山红红还会是现在这个卸下心防无忧无虑的“自我”吗?


他看得很开,他说,“你们想要的,不过是我的能力。”


——那你呢?你想要的呢?

 

他的话掷地有声,他问三当家:“人人都想要我活,那你们有没有问过,白月初想不想死呢?”


——那你呢?你甘心就这样死了吗?


东方月初的能力,白月初也可以拥有;涂山红红对东方月初的爱,如今也全给了白月初。


东方月初,只是一缕残魂,一个再清醒不过的旁观者。各方势力权衡,白月初的痛苦挣扎,红红的抉择和蜕变,他全都装在心里。


那一颗七窍玲珑心,唯独装不下自己。

 

这个二货又要再一次,错过涂山红红了。

 

 

“选择/守护你的自由/胜过拥有/比那灿灿银河美丽的灯火”

 

这是《铃舟》里,我最喜欢的一句歌词。


五百年前,为了红红,他离开涂山;为了红红,他扬名立万。五百年后,为了红红,他选择自己面对那个魂飞魄散的结局,成全红红觉醒的“自我”。

 

五百年过去,东方月初依旧选择守护涂山红红的自由。

 

即便如今,只剩下一缕残魂。










二营长

月红日记

大量私设可能一点白苏糖

(别问我东方月初他爹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涂山红红的日记

涂山终于也入冬了,不过今年罕见的涂山没有下雪,算了,涂山下雪不过是迟早的事儿,希望不要下的太大,如果影响到了涂山的居民和客人就不好了,有时候涂山雪下的太大了,我们就不得不去清理,如果雪下的太大,为了方便只能用那个贰货留下的纯质阳炎来清理了,再不行的话可能就要让那个贰货过来帮忙清理了,虽然有时候雅儿也会来帮忙,但总是因为她能力的原因,涂山的雪会越扫越厚,到最后只能让雅儿去忙别的,然后再叫上妈妈(ps:秦兰)和大姨(ps:淮竹)一起来帮忙清理了,这个时候可能会被那个贰货抱怨说:堂堂神火居然被用来扫雪。虽然大姨和...

大量私设可能一点白苏糖

(别问我东方月初他爹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涂山红红的日记

涂山终于也入冬了,不过今年罕见的涂山没有下雪,算了,涂山下雪不过是迟早的事儿,希望不要下的太大,如果影响到了涂山的居民和客人就不好了,有时候涂山雪下的太大了,我们就不得不去清理,如果雪下的太大,为了方便只能用那个贰货留下的纯质阳炎来清理了,再不行的话可能就要让那个贰货过来帮忙清理了,虽然有时候雅儿也会来帮忙,但总是因为她能力的原因,涂山的雪会越扫越厚,到最后只能让雅儿去忙别的,然后再叫上妈妈(ps:秦兰)和大姨(ps:淮竹)一起来帮忙清理了,这个时候可能会被那个贰货抱怨说:堂堂神火居然被用来扫雪。虽然大姨和妈妈说不用介意,不过在打扫完毕以后,还是会让他们留下来一起吃顿晚餐,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啊! 说远了,其实今天也没发生什么大事,早上看着白月初和苏苏出发去做红线任务的时候,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使我想到了当初我和那个贰货去做红线任务的时候,不过这是以前了,虽然偶尔我也会心血来潮带着那个贰货一起去坐红线任务,不过为什么那些想续缘的妖看到我和那个贰货来协助他们的时候,为什么他们表情永远是那么的害怕,什么情况?我们又不是要吃了他们。

中午我按照习惯又去巡了一圈涂山虽然现在人妖和平了,但这习惯永远是改不掉啊。不过看着人来人往的涂山城门,只能说和平真美好。现在圈外和圈内签订了一系和平列条约,黑狐娘娘的心也释然了,估计她现在那边忙的要死,改天有空了就去帮她忙吧!说起来我对她真的是又恨又敬。恨,是恨在她害得我和贰货分离这么久才能重新相聚;敬,在她照顾了涂山一代又一代的领导人,包括我的母亲,还有就是她能归还那颗本应属于我的虚空之泪,然后她又用了不知道什么办法将我和苏苏分开来,这还真的要非常感谢她。至于贰货和白月初,傲来国那边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给贰货和我创造了一副与真人无异的身体,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我,苏苏,白月初和贰货,扯远了。不过贰货那边现在估计也挺忙的吧,我居然有点想再吃到那个贰货做的便当了。改天他闲下来的时候让他给我做一份吧。

晚上白月初和苏苏看样子是完成任务回来了,不过,为什么白月初手中会捧着那么一大堆五彩棒?算了明天和容容商量一下得控制苏苏的零花钱了。不过这两个人的感情似乎还是没有一点进展啊?白月初你行不行啊?你再这样下去,苏苏什么时候才能觉醒狐妖之力呀?(ps:涂山狐妖之力在于情,红红这是在变相的催婚,说白了就是死傲娇,死傲娇式关心.JPG)

不知道那个贰货现在怎样了,算了,他应该挺好的,不过他最近说到:妖仙姐姐真羡慕你现在这么清闲,我现在每天不是在和别人比武,就是在躲避上门提亲的人的路上,每天都是这样,甚至上门提亲的比比武的还多,所以说妖仙姐姐咱俩即将大婚的事情什么时候公开啊?再不公开我就快要被烦死了。这个二贰货有必要这么急吗?哼哼~那今天就到这里吧睡了。

最后,我爱你二贰货,我爱你月初,我爱你,我的夫君

东方月初日记

我们这边居然下起了雪,不过还好,一会儿就停了,不然今年就有的忙了。不过涂山大概也入冬了吧,不知道妖仙姐姐怎么样了,不说了。

早上,照旧我把我妈从她那温暖的被窝拽起来一脸幽怨的进入洗手间以后我就进厨房做早饭了,做完了大姨和大姨夫还有表哥表嫂他们大概也洗漱完毕了。大家一起吃早饭,聊天的聊天,说笑的说笑,本来气氛挺好的,结果老妈就开始抱怨:听了这么早起来,我还没睡够呢!嘿——你这!要是在以前,我的早饭可是只有妖仙姐姐,才能吃的呢,别人想吃到还没得吃呢。算了,好歹也是我老妈,说到这里我还真的挺羡慕表哥的,有大姨这么好的母亲,啊啊,这段不能被老妈看到,不然就死定了。扯远了,早饭吃完以后,我就和表哥在练武场做些热身,随后就开始了每天早上必有的比武,当然点到为止,后来打了个平手。今天大姨夫也加入了,姨夫加入我是没有意见,不过他们父子俩围殴我一个这样真的好吗?算了,反正我也活下来了。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妖仙姐姐给我训练的时候,他给我实行的是放养政策,自己修炼,困难的时候由她来给我指点,然后雅雅姐偶尔也会跟我比武,当然一开始永远是被她压着打,不过到后来,我慢慢的终于能打败她了,当然只是险胜,有时候伤得太重了再经过妖仙姐姐的一顿责骂之后,我们就去给容容姐练手了,就这么过了十年,那时候还真是美好。

中午,似乎在做红线任务的后世和苏苏过来蹭饭了,那个笨蛋后是绝对是过来增加我的工作量的,绝对,不过把苏苏的吃的去掉,以后鱼虾三两,牛排五块,肉丸子一打,饺子两袋,青菜四两,猪肉四斤,米饭一石那个笨蛋后世吃的还真多,算了,明天找容容姐报销去,吃完中饭送走后世和苏苏以后,各种各样的比武挑战书就来了,不过他们也真的是乱来,单挑不行就群殴,能不能不要这么乱来呀这里可是王权家,还好到最后表哥过来帮忙了,不然我一个不小心王权家就没了,话说东家给我弄得这副身体是个什么情况?说是实力和当初一样,但是技术问题,我的能力会没有以前那么的容易控制,说的就是这个吧。我可忘不了当初与妖仙姐姐在试验身体的时候,突然没有控制好力道烧了一整个山头的事,啊啊啊虽然是个误会,但是驱魔一式我可不想再来第二下,又扯远了。赶走所有来比武的人之后,我就收拾完东西赶紧逃了,因为接下来将要迎接的是一大波上门提亲的人,跑到离王权家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之后,我就坐下来静静的观察,看到王权家大门口聚集了那么多上门提亲的人emmmmmmmm。。。。。老妈,大姨,姨夫,表哥,表嫂辛苦你们了。话说什么时候妖仙姐姐才会公开我和她即将大婚的事儿啊,我就不用每天这么躲来躲去了。

晚上人群退散之后,我回到家中,看这为我拦下这么多人的老妈他们,我只能对他们说声抱歉,随后就马上进厨房做了晚饭来犒劳他们,吃完晚饭,我们唠嗑了几句家常之后,大姨和老妈就拖着我到房间里去修炼纯质阳炎去了,我本来想拒绝她们的,结果她们就把东方家家训又念了一遍,啊啊啊啊啊啊起来就烦,最后还是乖乖地的跟着她们进行修炼了,不过想起来以前某只猪干的事儿,哎,越想越气,不过看到邀请姐姐把他贯穿的那一刻,翠玉灵姐姐给她换血的时候,想想就是爽啊!而且那时候好像是我和妖仙姐姐第一次亲吻呢。那今天就写到这里了。

最后

我爱你妖仙姐姐,我爱你红红,我爱你,我的夫人

陌兮呐♡

相思苦10

♡在线病弱白月初……不付代价的瞎BB

♡有什么毛病随便喷,我这人心理素质还可以。

♡然后私设如山。人设重度ooc

♡最后我要感谢上一篇给我评论的小可爱们,祝你们身体健康,在2020年一帆风顺!^O^♥

————————————————————————

清晨阳光照进屋里,白月初伸着手在阳光下晃了晃“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今天可算晴了。”

白月初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过阳光,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真舒服。

今天下午胡尾生和月啼暇便来了“白叔,您在吗?”躺在沙发上打盹儿的白求恩猛然惊醒“来了!”出门便看见了胡尾生和月啼暇“是尾生啊。”胡尾生提着水果交给白求恩“白叔,这是我们给月初买的水果...

♡在线病弱白月初……不付代价的瞎BB

♡有什么毛病随便喷,我这人心理素质还可以。

♡然后私设如山。人设重度ooc

♡最后我要感谢上一篇给我评论的小可爱们,祝你们身体健康,在2020年一帆风顺!^O^♥

————————————————————————

清晨阳光照进屋里,白月初伸着手在阳光下晃了晃“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今天可算晴了。”

白月初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过阳光,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真舒服。

今天下午胡尾生和月啼暇便来了“白叔,您在吗?”躺在沙发上打盹儿的白求恩猛然惊醒“来了!”出门便看见了胡尾生和月啼暇“是尾生啊。”胡尾生提着水果交给白求恩“白叔,这是我们给月初买的水果。”“叔叔这花摆在家里安神助眠。”月啼暇抱着一盆花说。“谢谢。”白求恩接过花盆。胡尾生说“对了白叔,月初还……”

他说不出囗,要说好不好那肯定不好,他都不知说什么好。白求恩好像看出了他的顾虑道“月初他在他屋里像看就去看看吧。”“嗯。”胡尾生点点头,“小暇,我去找月初聊聊。”“尽量别聊些刺激他的事儿,安慰安慰他。”“那我去了。”“去吧。”

胡尾生悄悄地走进白月初的房间,他看见白月初躺在床上眼睛上缠着绷带,脸色苍白。他坐在白月初床边的椅子上“脸色怎么这么差,瘦了这么多。”白月初虚弱的轻声道“尾生……”胡尾生一听抓住他的手“是我,看看你手都凉成什么样子了!”说着搓了搓他的手,“你真是的,这么不爱惜自己,我和小暇都替你担心死了。”“尾生也知道心疼我?”白月初的语气中多了丝轻快但依旧很虚弱。“好啦,你别贫了。”

胡尾生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关系这么好,即便是被坑的再狠也愿意和他一起玩。他和白月初之间的关系早已经超越了普通朋友,说是死党倒不如说是知己。因为他们很相似,同样都是单亲家庭。他从小跟妈妈一起长大,而白月初从小和爸爸一起长大,他们的家庭都不完整。可能唯一不同的就是,他还记得爸爸,他还记得爸爸每次下班回来都会陪自己玩儿举高高,可突然有一天爸爸不见了,连妈妈都没有告诉他爸爸去哪了可白月初连自己的妈妈是谁他都不知道,他还很好奇白月初的妈妈到底是谁?他觉得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白月初有权利知道。

“尾生?你还在吗……咳咳……”白月初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我在。”“一个人发什么愣呢……咳咳……帮我倒碗水……”“好。”

“月初,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嗯。”

回到客厅胡尾生使眼神先让小暇出去了,边坐在沙发上对白求恩说“白叔,月初的妈妈是谁?”坐在沙发上看看报纸的白求恩愣了一下问“你问这个干嘛?”“白叔,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月初他有权利知道。”“尾生,我不说自有我自己的原因,但是你说得对他有权利知道。”胡尾生离开了沙发向门外走“白叔,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是啊,他有权利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可是……我说不出口……










可算是码完了,我好累呀!像我这种打字真慢的人。
求各位小可爱们评论^O^♡

.

狂野男孩娇滴滴

后记

         全文最初的梗概在我初初看过狐妖小红娘一遍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

         最后平丘和公主在一起,也是我早就想好了的。

我会觉得,红红她的内心太温柔,她始终舍不得伤害任何人。

         所以,她愿意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

         全文最初的梗概在我初初看过狐妖小红娘一遍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

         最后平丘和公主在一起,也是我早就想好了的。



         我会觉得,红红她的内心太温柔,她始终舍不得伤害任何人。

         所以,她愿意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



         她如此的深爱这世间,所以她愿意为了这世间而牺牲生命,以余生都守旧着这世界。



         她爱东方月初,也爱白月初,甚至可以说是爱着他的每一世、每一个他。

         而红红和苏苏本质上其实是同一个人,只是两个人都互不承认对方的存在,都憎恨对方的存在。

         但最后,她们都做出了同一个决定:成全。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成全你。



         就像你那时毫不犹豫的让我的手穿过你那一整个胸膛一样。

         我愿意用我的手刺入我的胸膛,挖出我的心脏,来拯救你。



         这是我在看过《南国篇》之后衍生出来的一个脑洞。

         如果说,最后东方月初的灵魂必须凝聚在一起,红红会做出的选择,他们之间的故事。

         报以浅浅的希望,希望你能喜欢。



以上,全书完

2019.7.8


狂野男孩娇滴滴

第十章 番外(欢都落兰)



       (一)

       我和小月初在一起了。

       他忘记了前尘往事,只记得自己叫做平丘月初的那一世了。

她把小月初的记忆删减的很好,甚至完全没有叫他发现一点端倪。

       我问他记忆的时候,故事前后竟然还有连接,叫我有些诧异。...



       (一)

       我和小月初在一起了。

       他忘记了前尘往事,只记得自己叫做平丘月初的那一世了。



       她把小月初的记忆删减的很好,甚至完全没有叫他发现一点端倪。

       我问他记忆的时候,故事前后竟然还有连接,叫我有些诧异。



       后来,我们结了婚,生了几个孩子,定居在南国。



       记得我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是个女孩儿。

       他一听孩子顺利出生了,赶忙冲进了产房,高兴地把孩子抱了起来,连头上那两根呆毛都立了起来。

       我叫他拿过来孩子,给我看看的时候,他说:“落兰,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吧?”,我想了想,同他说:“就叫:念苏?平丘念苏?”



       “取自诗经,‘勿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和‘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两句。如何?”

       他开心的笑了笑,对我说道:“好啊,好名字!那她就叫念苏,平丘念苏了。”



       我笑着看着他那般高兴的模样,看着他出为人父的兴奋,有些哑然失笑。



       自此,我第一个孩子就叫做念苏了,除他之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取这个名字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父亲听到我娶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专门把我叫了过去,惊讶的问了我,“可是平丘月初那混小子起的名字?可他不是……”

       “不,是女儿起的名字。”

       “你这……又是何苦啊……”

       我笑了笑,说道:“这是我欠她的,就如此吧。”



       (二)

       我对小念苏的要求总是与我其他几个孩子有些不同,要格外关照些。



       小月初他还问我说,怎么对待念苏这般特别?不都是你生的吗?

       我说道:“她更漂亮些,我对她自然更好些。”

       只见小月初摇了摇头,对我说道:“你啊,你啊,真是偏心!”



       我无奈的笑了笑。的确,心里面对小念苏的偏心已经成为了习惯。



       可能是对她太过愧疚了,导致我看见大女儿的时候都有些恍惚,叫她的名字也愿意更温柔些。

       我和平丘,这一生已经愧对她太多。

       遇见和她相像的人,我便愿意更宽待些。

       名字里面有‘苏’字的,我也愿意更温和些。



       更莫说是小念苏了。我的亲生女儿。



       (三)

       有一年,我俩带着几个孩子们去了趟庙会。



       路上我看到了一个与她极为相似的人,我突然有些慌张。那般的相似已经叫我有些分辨不清,这人到底是谁了。



       我推说我走路走的脚疼,要在这里休息一下,顺便差事了小月初带着几个孩子去给我买些好看的细线,以便我拿回去做衣服用。

       他自然是相信我的话的,问了问我脚的情况,需不需要背,在确定我没事以后,就帮我去买东西了,徒留我与那人隔街相望。



       我看到她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那姿态、那步调,我一眼便认了出来,难以忘记。

       她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我并无恶意,只是过来看看,逛逛人间的庙会,不想会遇见你们。”

       我苦涩的笑笑,说道:“是啊,真巧啊。”



       她看向我,说道:“落兰,其实你不必如此的,不必感到愧疚。”

       “什么?”

       “小念苏。我听到了你们女儿的名字,小念苏。”

       “没事的,这是我愿意的。何况我们已经欠了你那么多。”

       我看到她站了起来,轻轻地抚去了我额头上的碎屑,说道:“也罢,若你能借此心里好受些,也无碍的……”



       然后,她转过身,看了看远处小月初离开的方向,对我说道:“我走了。你不必担心我会打扰你们的生活。过去的一切早就过去了。”,说罢,便施施然的离去了。

       独留我一人的心慌。



       待到小月初回来找我,我急忙对他说:“我不舒服,我们回家吧!”

       他有些紧张的问我:“哪里不舒服?可是又头晕了?”

       “只是累了。我们回去吧。”



       他听过,不顾我的阻挠,直接将我背到背上。

       对我说,“你放心,虽然娘子你越来越胖了,可我平丘月初还是能够背动你的。”

       我轻轻地打了他一下,可是心里面却满是娇羞,娇俏的对他说道:“混蛋。”,便任由他背我离开那令我心慌之地了。



       ……



       此去经年,他一说到庙会,我便有些慌张。

       他虽然奇怪,但还是尊重了我的意愿,再也没有去过庙会了。



       我并不恐慌庙会,也并不是担心那个人会说什么。

       她既然当初做了那样的选择,就断然不会再反复了。



       可我还是害怕。



       还是害怕他们相遇,害怕遇见她。



       可能这已经是我终究一生都无法面对的阴影与恐慌了。

       我终究一生,都要欠她的了。


狂野男孩娇滴滴

第九章 番外(祈华)



       (一)

       初初遇见她时,他觉得这个小姑娘挺笨的。

       什么都学不会。

       成绩也很差。

       大概就是来自天庭的优越感吧,他也不大认真听她讲话。更何况,她说的那些话都无关痛痒,他也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



       (一)

       初初遇见她时,他觉得这个小姑娘挺笨的。

       什么都学不会。

       成绩也很差。

       大概就是来自天庭的优越感吧,他也不大认真听她讲话。更何况,她说的那些话都无关痛痒,他也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总归面子上不同她计较就是了。



       可就是这种笨蛋,却一点一点的让他不自觉的看向她。

       那种蠢的可爱。

       那种让人不自觉的心疼她。



       他开始渐渐地讨厌她在他耳边念叨着,道士哥哥、道士哥哥……

       今天道士哥哥怎么样了,明天道士哥哥怎么样了……



       他有时候也会突如其来的叫她“小蠢货”,但是用的却是和那人完全不同的语气,更宠溺、更珍惜。

       他希望她能把他看作是不一样的,希望她能亲近他。



       记得那一次,她被老师无视了,哭的很惨,他内心里面其实是有一些心疼她的,所以他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只是被她很不适的躲开了。



       他突然又生出了另外一种想法,如果她能一直那么柔弱,那么依赖他就好了。

       他被自己内心深处的阴暗面给吓了一跳,然而很快作为天族的教养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



       拥有这种想法的他,简直就是个畜生。

       那么多年天庭的君子之道真的是白学了。



       再后来,他的父王知道人间即将开展人、妖大战,急忙叫他回宫。

       他也想理清一下自己的思绪,想想他到底要做什么,怎么处理和她之间的关系。



       尽管如此,他也还是默默的从镜子里面观察着了人间发生的一切。



       她的倔强、痛苦、牺牲,都一一落在他的眼中。

       她身上肉眼可见的巨大创口,也让他感同身受。

       当她从自己的胸膛里面掏出一颗鲜活的心脏的时候,他好像也要追随她而去了。



       好在,天道公允,世人感恩,她所做的一切,德胜过恶,连上苍都愿意放她一马。



       他也终于能够松下一口起来,好在、好在她还活着,不然,他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时候,他去行思宫看她的时候,她那般虚弱的样子,让他实是有些紧张的。



       他怕她出事,怕她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他真的,太害怕了。



       (二)

       她失去了记忆以后,又如同在人间那般亲近他了。



       他总是去看看她,有些放不下心来。

       怕她缺些什么东西,便把自己宫里头的东西都往行思宫搬。

       怕她因为没有法力,被她自己宫里头的人欺负,他自己竟然还在私下里去打点过。

       怕她恢复记忆,怕她又回到凡界,回到那人身边去,索性什么都不敢说,那些绵绵情意,都憋在心里,不让任何人知晓。



       可是最终,她还是知道了。

       哪怕是失去了一次记忆,她还是又一次的选择了救他。



       可能,当她再一次做出那样的决定的时候,就是他该死心的时候了吧。



       (三)

       涂山雅雅和傲来国的联姻,他也送了礼物过去。



       看着她站在一边,为她的姐妹祝福。那样的眉眼如山,正如他初见她时,那般的一见如故。



       他还是不自觉的走向了她。

       也终于,开口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



       他说,我喜欢你。既然你和白月初已经不可能了,你能不能回过头来,看看我?



       她温柔的笑了笑,话语却像是最锋利的刀,毫不留情的刺向了他。

       抱歉,我的心里除了他,已经容不下任何一个人了。



       他听罢,落荒而逃,十分狼狈。



       ……

      

       他是很难过的。

       但是再像这样纠缠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的教养和品性都告诉他:就这样吧,放手吧,一切都在这里结束。



       把那些记忆都当做最美好的过往。



       至此终年,

       永不再提。

       永不相见。

       永不言爱。



       埋藏于心,

       虽痛不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