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藏主

22.9万浏览    1840参与
宰籽籽

“打不过就加入”

(重新编辑了一下)

接上一条

“打不过就加入”

(重新编辑了一下)

接上一条

Syan

白晴我還可以衝一萬年,衝啊啊啊!
順便看了鬼童丸的cg我真的內心波濤起伏血氣攻心,師兄弟+同為半妖是什麼絕妙的設定,我要看你們三角戀現在立刻馬上嗚嗚嗚(講什麼幹話)

白晴我還可以衝一萬年,衝啊啊啊!
順便看了鬼童丸的cg我真的內心波濤起伏血氣攻心,師兄弟+同為半妖是什麼絕妙的設定,我要看你們三角戀現在立刻馬上嗚嗚嗚(講什麼幹話)

籽闲茶
小白:阿妈我求你去刷下地藏吧5...

小白:阿妈我求你去刷下地藏吧5555


原谅我字丑qaq

我到底在画什么东西啊orz小白跑不过对面镰鼬我真的好绝望啊

小白:阿妈我求你去刷下地藏吧5555


原谅我字丑qaq

我到底在画什么东西啊orz小白跑不过对面镰鼬我真的好绝望啊

塩巴巴 放弃画贺图(。

发个涂鸦……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不画小废图QQ

P1是大家的老婆不知火
P2 3两小孩打架/共同作战

P4 5是小白狗勾跟小小黑……的性感图片(?)
原本也画了小小白的,结果发现他…衣服包好紧啊…小的无能了(

在上次发的预告画完前先发一下啦
真的很爱在半夜发东西(

发个涂鸦……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不画小废图QQ

P1是大家的老婆不知火
P2 3两小孩打架/共同作战

P4 5是小白狗勾跟小小黑……的性感图片(?)
原本也画了小小白的,结果发现他…衣服包好紧啊…小的无能了(

在上次发的预告画完前先发一下啦
真的很爱在半夜发东西(

子芫不想写作业

我这破平板很适合拍鬼片hhh


另外我想问问,你们想不想看我写雪延年二。憧憬写不下去了233玛丽苏天呢

我这破平板很适合拍鬼片hhh


另外我想问问,你们想不想看我写雪延年二。憧憬写不下去了233玛丽苏天呢

鵼汕奕

【光切】泡沫

「泡沫」

光切!光切!光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是长篇的故事,所以进展会很慢很慢!


犯罪心理学专家源赖光×原突击队第三梯队队长现助手鬼切。


注意鬼切的外貌是小暴躁的样子!性格取原皮切和小暴躁的中间点!


架空世界观!不是现代!不是现代!力量体系会慢慢揭示!


人物属于网易阴阳师,ooc属于本鱼!


以上OK的话!请往下看!!谢谢!


第一章【第一只饭团】

1.

【不要不相信源赖光,也不要相信源赖光。】


这是安倍晴明在鬼切搬去源赖光那支分队前反复重复的话,没有接触过源赖光并不了解其为人的鬼切只能将信将疑的收下了自己老大的叮...

「泡沫」

光切!光切!光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是长篇的故事,所以进展会很慢很慢!


犯罪心理学专家源赖光×原突击队第三梯队队长现助手鬼切。


注意鬼切的外貌是小暴躁的样子!性格取原皮切和小暴躁的中间点!


架空世界观!不是现代!不是现代!力量体系会慢慢揭示!


人物属于网易阴阳师,ooc属于本鱼!


以上OK的话!请往下看!!谢谢!




第一章【第一只饭团】

1.

【不要不相信源赖光,也不要相信源赖光。】


这是安倍晴明在鬼切搬去源赖光那支分队前反复重复的话,没有接触过源赖光并不了解其为人的鬼切只能将信将疑的收下了自己老大的叮嘱。


鬼切是平安京警局里安倍晴明分部下的一名突击队队长,在鬼切刚刚毕业后就由安倍晴明接手拉去了突击队,对于鬼切来说晴明不仅仅是他的上司更加像是一名老师,教导了他很多值得注意的细节和事项。


所以对于晴明的叮嘱,他一向是能听一点就记一点,毕竟对方的阅历摆在那里。


源赖光是专攻犯罪心理那一支部的,突击队和这个部门基本没有什么正面的接触,平时的消息传递都是world文档进world文档出,所以别提认识了,鬼切连源赖光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但奈何人家名气摆在那里,高岭之花、沉着冷静、杀伐果断…好像混进去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形容词,问题不大。


和安倍晴明并称是整个平安京战力及智力的扛把子。但晴明说他只是在智力方面比较出挑而已,如果真的和源赖光对拼的话还是对方更胜一筹,毕竟武力是能和酒吞童子对A,智力是和晴明不分高下的存在,当时分支部的时候他还质疑过上头是不是写错了名字,毕竟比起他安倍晴明来说源赖光更加适合突击队。


说句老实话,晴明并不想让鬼切去源赖光那里,毕竟这娃子耿直得到有点憨憨的地步,放去源赖光那里不就是给人家送人头嘛,还不得给骗得找不到北…哦,不骗也找不到北,毕竟是拿着导航都能迷路的顶级路痴。


但是啊!孩子总归是要离开父母去历练的【??】,所以就算再不舍,晴明还是恨下心去,同意里上头给鬼切的调队申请。看着鬼切在那里收拾行李颇有一种孩大不中留的感觉。


“晴明大人,鬼切他…”


“嘘,小白这种时候就要装作是真的一样,你我心知肚明就可,剩下的就要他自己去发现了。对了上次谈到哪起案件来着,我记得还没讲完吧。”晴明打断了小白的话,三两句就将话题转向其他地方,索性对方也听他的话没有继续谈论下去跟着他的思路走了。


“是团伙作案的分尸案,讲到是如何怀疑这不是一个人作案的。”


“对,发现这点的人是赖光,原本他应该是处理私事休息的时间,毕竟那场大火就发生在那个时候,他每年都会在那段时间休假。速写师傅习惯了源赖光简洁明了的表达方式,一下子在混乱的描述里有些施不开手脚,而且当时也没有往多人作案里想所以……”


晴明讲着当时的情况,他位于比较高层的地方和其他支部都有联系,听到个看到的事情也都要更多。


「果然还是不放心鬼切啊…不过就性子而言应该和赖光还算能够相处,星熊在那里也算是有个认识的可以照顾,武力也足够保护自己。」


至于源赖光?他那尊大仙哪需要保护啊,拿着把刀就敢往人家枪口那里冲,把那一帮子毛都没长齐的实习生吓得够呛,当事人自己还云淡风轻地把罪犯扔上囚车,拍拍手就表示自己要回去工作了。


“对了,晴明大人我之前听说源赖光那家伙又把之前的旧案翻出来了,时间好像就是那个时候,他不会是还没有放弃吧…这都多少年前的案子了。”


“他可是源赖光啊,他的执念可不是我们能够去了解的,让他去吧,不管是谁说的他都不会信,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以及…不,没什么。”那个埋葬在他心底的人。


2.

鬼切反复确认了一下照片和实景的符合度以及门牌号,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放下心来,一路上在不同人的带领下总算是没有迷路安安稳稳的到达了目的地。


所以到底是哪个人才想出来的要将支部和支部之间隔这么远的?对容易迷路的人都很不友好啊!


在心里这么碎碎念着,鬼切敲响了宿舍的门,祈祷着现在有人在里面,要不然他就要在门口等不知道多久了,好在上天还算是眷顾他,门敲了没多久就听到了门锁转动解锁的声音,然后他就看到了来开门的人是谁。


“星熊!”

“鬼切?”


“原来源赖光说要转进来的人是你啊,咱还在想到底是谁会这么倒…咳咳,这么幸运来到这里。”星熊童子一边帮着鬼切将行李推进宿舍一边说道。


“我听到你想说倒霉了!”


“嘛嘛~咱开玩笑的,你的房间咱之前已经帮你扫过灰了,不过要知道是你咱就不打扫了,和咱住一间不就好了,咱还能有个理由去买个上下铺的床,自从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体验过睡上下铺了,不过也算是少了两个比较麻烦的家伙。还是鬼切你让咱比较放心一点,哪像那两个家伙。”


鬼切在警校的时候是星熊童子、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学弟,小两届。新生入学的时候因为房间数量不够,刚好星熊等人的房间还有一个床位他就被分配到高年级的宿舍楼层去了。在学校的时候宿舍的打扫基本都是星熊童子负者的,鬼切有时候也会搭把手,至于剩下两个根本就没有被划分在有打扫能力的人里面。


“源赖光是个什么样的人?”


将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好了以后鬼切坐在沙发上,拿着星熊洗好的苹果这么问道,紧接着就获得了对方一个“你是不是在开玩笑”的神情。


“你没在出任务的时候看到过源赖光吗?这不科学啊,这可是源赖光啊,那个冲第一现场比谁都迅猛,提着刀就冲去将拿【木仓】的歹徒制服拷手铐的源赖光啊!照理说你在突击队应该是出个人物都能见到的啊?”星熊童子缓缓端起一杯加了糖的牛奶喝了一口,缓了一口气。


反观上文定义,以此重新判断,突击队和犯罪心理支部并不是只有world文档进world文档出,这只是鬼切的错误认知。


“咱来帮你梳理一下吧,可能你见过但是不知道那是源赖光。”

“嗯,好。”

“你有在出任务的时候看到过一头白毛吗?梳成高马尾的样子,头顶有一撮挺立的呆毛,当然这话你别和源赖光说啊,他坚决认定那是头发没弄好。”

“见过白毛……”

“嗯…白毛突击队好像挺多的,那这个先放一边。源赖光额前有红色的头发,不多在夹杂在右额前垂下来的刘海处。”

“没有这样的印象,别说是正脸了,侧脸我见过的人里面好像也没有这种的。除了标志性的面貌发型,还有什么吗?”

“再有就是源氏的家纹啊,龙胆纹。但是他平时穿的衣物家纹都绣在衣袖上,不仔细看只会认为是一颗扣子。”

“…我好像看到过,有一次我晚上被空调的冷风冻醒睡不着了,然后就去庭院里瞎逛,便看到晴明在送一个人出去,那个人穿的是和服绣有类似家纹的东西。这么想来好像和你之前说的那些特种都挺符合的。”

“他腰间是不是还有一柄刀?”

“对,因为和晴明的狩衣感觉上很相似,我的印象还算深。”

“那就是源赖光了。”


像是解决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星熊又喝了一口牛奶像失去梦想的咸鱼一样,瘫在沙发上了。


“在突击队这么几年,你居然就见到过一次,你们怕不是命里相克吧。”星熊这么调侃鬼切。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聊着一些琐事,时间也慢慢的流逝。


“鬼切啊!你知道吗!咱跟着源赖光每天东跑西跑的,还要管着他别让他受伤,你说这讲理吗?这根本不讲理啊,咱是文职人员啊!咱哪里拽得住上能单挑酒吞童子下能以刀劈子弹的魔鬼啊!”


苦笑着安慰星熊童子,鬼切想这牛奶怕不是什么新产品的吐真剂,星熊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源赖光似乎也没有传闻中那么难接触,听上去应该是个忠于工作的人,估计和晴明差不多,感觉可以好好相处的样子。



第一章完


本鱼:活在别人记忆里的光总!【突然骄傲,虽然不知道在骄傲什么!但就是骄傲!】

源赖光:……【拔刀】

鬼切:目的地到底在哪里?【迷路ing】


小剧场:

鬼切:晴明!源赖光那个家伙!他居然把我做的要送给茨木的饭团吃掉了!还嫌弃说不好吃!

晴明【看透一切都眼神】:安啦安啦,鬼切我知道你唯一拿的出手的饭团被人嫌弃了很伤心,但是你先放开我,也放开小白…他快被你晃吐了。

小白【圈圈眼】:为什么…鬼切你生气的对象是源赖光,受伤的却是我啊。

绯月霜风

大江山日常(二)

主要角色:sp鬼切,sp大天狗,小白,小晴明,小神乐(简而言之就是实装了的幼体组),源赖光

鬼切中心,无CP向,大家都是好朋友。

设定承接上一篇,鬼切抱着茨球从大江山离家出走来到了土御门,在晴明家住下了。

时间线……早就混乱了,就不要管他了吧(捂脸)

源赖光终于露脸了(活着),但这种人注孤生就对了。

本文无cp,本文无cp,本文无cp,请注意避雷。任何cp都没有。


伴随着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新年悄无声息地降临到了平安京。

新年第一天是初诣的日子,神乐早早便爬了起来,换上了博雅早些日子专门亲自送来的一套华丽的和服。

“好看吗,晴明?”小女孩扬起一张圆润可爱的脸...

主要角色:sp鬼切,sp大天狗,小白,小晴明,小神乐(简而言之就是实装了的幼体组),源赖光

鬼切中心,无CP向,大家都是好朋友。

设定承接上一篇,鬼切抱着茨球从大江山离家出走来到了土御门,在晴明家住下了。

时间线……早就混乱了,就不要管他了吧(捂脸)

源赖光终于露脸了(活着),但这种人注孤生就对了。

本文无cp,本文无cp,本文无cp,请注意避雷。任何cp都没有。

 


伴随着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新年悄无声息地降临到了平安京。

新年第一天是初诣的日子,神乐早早便爬了起来,换上了博雅早些日子专门亲自送来的一套华丽的和服。

“好看吗,晴明?”小女孩扬起一张圆润可爱的脸庞,看向了坐在走廊上的少年。

少年原本正拿着一支毛笔写写停停不知在写些什么,突然听到了女孩的声音,便抬起头看了过去。

“非常漂亮,非常合适,”晴明的嘴角勾出了一个温柔的笑,“不愧是神乐。”

神乐听到他的评价,显然非常高兴。她收起自己的伞,一蹦一跳地走到了少年身边坐下:“是哥哥眼光好,给我挑了这么好看的衣服。”

话音未落,不远处便传来了木屐与走廊地板碰撞的“啪嗒啪嗒”的响声。

坐在廊下聊天的少年和女孩同时侧头看了过去。

看到来人,神乐眼睛一亮,从走廊上爬起来,飞奔了过去:

“鬼切!”

被叫到名字的男孩吓了一跳,急忙看向了冲过来的小小身影。

不看不知道,看了之后,他瞬间被吓得差点就将手里的本体刀丢了出去。

“小、小小姐!”

听到了鬼切对神乐的称呼,与他一同出现的少羽大天狗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小姑娘在鬼切面前紧急刹车停下了脚步,而鬼切本人也松了一大口气。

“小小姐。”

神乐停在少年面前,抬头看了看他的头顶。

她的视线转移到了黑发少年身旁的少羽大天狗,又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另一个白色短发的少年。

“角角,翅膀,耳朵……”小姑娘眼睛闪闪发亮,“想摸!”

三个男孩惊恐地看向了晴明。

白发的半妖少年依旧气定神闲地自顾自写着什么,似乎是注意到了他们的目光,才终于抬起头看向了三个妖怪少年。

“这样吧。你们要是让神乐摸了你们的角,翅膀和耳朵,今天的初诣,就由我带她去。”

“……”

 

❤❤❤

 

在被神乐摸角角/摸翅膀/撸耳朵之后,三个妖怪终于踏上了去初诣的道路。

三个男孩子的衣服看着都不厚实,所以寮里的大姐姐们商量了一下,为他们三人都准备了暖和的围巾。而鬼切甚至多了一件厚实的斗篷——大概是他的衣裳看着比其他两只更冷的缘故吧。

“话说,鬼切,你都不用回大江山的吗?”想起了大江山那几只壮汉(星熊:??)妖怪,白藏主有些担忧,“他们会不会为了把你带回去,跑到土御门来砸场子?并且你不是大江山的妖怪吗,你就一点都不想家?”

鬼切哼道:“哼,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我在不在大江山的,肯定不会来找我的。并且我也一点都不想他们。茨木天天跟人打架把大江山炸的乱七八糟,我才不想回去呢!”

少羽大天狗:“……可是我好像看到某妖昨天抱着茨球看着大江山的方向发呆呢。”

白藏主:“我还看到某妖用一把做的还算精致的木刀逗弄之前博雅抱回来的那只名叫赤雪的狗狗,逗着逗着就开始发呆了……”

天剑韧心鬼切:“……”


看着鬼切生气地(害羞?)走掉的背影,少羽大天狗和白藏主对视一眼,追了上去。

这家伙在大江山都能迷路,更何况是来得少的平安京呢。

上次他出门买东西,要不是出去采购的妖刀姬和彼岸花把他带回来……指不定就能从土御门一路迷路到源氏大宅去。

 

三只妖怪来到了距离土御门最近的一座不怎么起眼的神社。

大概是因为在土御门附近,经常有妖怪前来串门,就连神社的巫女们都对这些妖怪见怪不怪了。

依次走上前去许愿初诣,然后接过神社的巫女姐姐递来的酒杯,在将杯中清甜的酒水一饮而尽之后,他们才一同去抽签了。

可在这之中不包括鬼切。他的愿望不知道到底有多长,直到少羽和小白抽完签了,他还没有许完愿。

看着自己手里写着“大凶”的符纸,白藏主整张脸黑的都快比的上少羽的翅膀了。

而少羽大天狗抽到的则是“大吉”。

 

“看来小狐狸的运气真不怎么样,”一个男声突然响起,把他们吓了一跳,“看样子土御门并不能为你们带来好运呢。”

前面还在许愿的鬼切突然一僵。

“怎么样,小狐狸,要不要来源氏,我源赖光的麾下?”源赖光的声音再次响起,“包吃包住五险一金带薪年假年底双薪,真的不考虑一下吗?”(x

看着少羽大天狗似乎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好不容易许完愿的鬼切和白藏主一左一右地拽住了小狗子的衣服袖子。

天剑韧心鬼切&白藏主:源赖光的嘴,骗人的鬼。你个糟老头子(源赖光:???)坏的很。


======


啊哈哈哈哈哈大家小年快乐吖!

卡文卡了超级久,前两天看到真官博发的一张新的三个小正太去初诣的插画,终于有灵感了hhh

小小只们太可爱啦!于是有了这篇www原图大家可以去nga看呀~

安利站喜欢南孚孚
翻到了角落里的百绘罗衣白藏主稿...

翻到了角落里的百绘罗衣白藏主稿……可已经过期了(哈哈

翻到了角落里的百绘罗衣白藏主稿……可已经过期了(哈哈

诺渃

[阴阳师乙女向]深夜碎语3

对正太下手了,短了,混水。

白藏主/雪童子/化鲸


白藏主

“大人该休息啦!”白发的少年不知何时凑到了你的身边,用毛茸茸的兽耳亲昵地蹭着你的脸颊。

“知道啦!”你被蹭的有些痒,腾出手去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处理完这份公文就睡。”

“那小白就在这里等大人吧!”一眨眼的功夫,少年又变成红白狐狸的模样缩进你的怀中,脑袋趴在桌上。

“好啊。”你揉揉他的脑袋,“这么一看小白真的很像小狗呢。”

“都说了,小白是狐狸 不是狗,不是狗!”怀里的小狐狸险些跳起来。

“好,不是狗。”你抿嘴笑起来。

“大人不要笑啦!小白已经是强大的,可以保护大人的妖怪了!”...


对正太下手了,短了,混水。

白藏主/雪童子/化鲸

 

白藏主

“大人该休息啦!”白发的少年不知何时凑到了你的身边,用毛茸茸的兽耳亲昵地蹭着你的脸颊。

“知道啦!”你被蹭的有些痒,腾出手去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处理完这份公文就睡。”

“那小白就在这里等大人吧!”一眨眼的功夫,少年又变成红白狐狸的模样缩进你的怀中,脑袋趴在桌上。

“好啊。”你揉揉他的脑袋,“这么一看小白真的很像小狗呢。”

“都说了,小白是狐狸 不是狗,不是狗!”怀里的小狐狸险些跳起来。

“好,不是狗。”你抿嘴笑起来。

“大人不要笑啦!小白已经是强大的,可以保护大人的妖怪了!”

 

雪童子

“大人还不睡吗?”坐在廊上的少年偏过头来。

“是雪雪啊。”你在他身边坐下,“怎么坐在这呢?”

“因为今晚的雪景和月色都这么好,早睡反而会辜负他们呢。”他微笑着,雪月风华都抵不上。

你把手中的热茶递给他,“是呀,今夜倒是好风景。”

“谢谢大人,很温暖呢。大人您还是不要离我太近得好,毕竟我太冰冷了……”他垂眸。

“怎么会呢!雪雪很温暖啊!”你认真地说着,眼中异常地坚定。

雪童子红了脸,“今晚月色真美,大人想堆个雪人吗?”

 

化鲸

“大人,化鲸又吹起海螺了。”不知是哪位式神提了一句。

你在院子的角落里找到了他。

“诶,是大人啊。”少年回过头,一片漆黑中有晶莹的光亮在化鲸的眼角,他的声音中带了些惶恐,“吵到大人了吗?真是抱歉。”

你连忙摆摆手,他的惊慌才散开了。

“抱歉大人,我只是,只是有些想母亲。”

“没事的。”你把他搂进怀里,“没事,大家都会陪着你的,我也会陪着你,所以不要太伤心了,我们都在。”

他看着你的眼睛,郑重地点点头。

“我会努力成长的,成长到足以保护大人。”

 

 

 

 

 

猫猫是世界的珍宝

【all晴明】你也要来一个晴明酱吗

泥塑预警,痴汉警告

平安世界背景

白藏主或成最大赢家

开始


这个晴明种子已经好久没有动静了,白藏主默默地想着,是不是自己种的花盆不透气,还是水浇少了?

郁闷地戳了戳花盆里的土,白藏主决定出门去买点花肥。


平安世界里的阴阳师很久以前就不以猎捕妖怪为生了,他们早已与妖怪缔结契约,互不侵犯,转而经商,在人妖两界攫取财富后建立家族生活。其中比较著名的家族就有安倍家,源氏,贺茂家——他家比较抠门,当年大岳丸打京都的时候,连个补给的饭团都舍不得发。安倍家就是大名鼎鼎的商业世家,他们发行的晴明系列产品收到了广大好评,产品取名自千年前著名的半妖阴阳师...

泥塑预警,痴汉警告

平安世界背景

白藏主或成最大赢家

开始

 

这个晴明种子已经好久没有动静了,白藏主默默地想着,是不是自己种的花盆不透气,还是水浇少了?

郁闷地戳了戳花盆里的土,白藏主决定出门去买点花肥。

 

 

平安世界里的阴阳师很久以前就不以猎捕妖怪为生了,他们早已与妖怪缔结契约,互不侵犯,转而经商,在人妖两界攫取财富后建立家族生活。其中比较著名的家族就有安倍家,源氏,贺茂家——他家比较抠门,当年大岳丸打京都的时候,连个补给的饭团都舍不得发。安倍家就是大名鼎鼎的商业世家,他们发行的晴明系列产品收到了广大好评,产品取名自千年前著名的半妖阴阳师安倍晴明,银发蓝眸,是平安世界里所有大妖暗恋的对象。为了让产品更加畅销,安倍家甚至请来了著名的京都三大妖打广告。(作者冒着生命危险才知道,他们的报酬是安倍晴明的真人比例充O娃娃)

 

 

比如说玉藻前,他就给安倍晴明等身抱枕打了广告。抱枕上的安倍晴明双眼微微眯着,两颊粉红,发丝稍微有些凌乱,一看就是刚刚睡醒。更妙的是抱枕的轮廓等同真人,双臂呈环绕状——也就是说,只要你想,你可以随时埋胸。抱枕安装有触觉感知系统,摸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对应语音。初始称呼可以自己输入,整个一活体男朋友。

 

 

“使用的感觉非常棒”,玉藻前慢悠悠地摇着扇子,“特别是我摸【哔——】的时候,晴明会娇娇嗲嗲地说着不要了,那种样子特别棒。”

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玉藻前大人。

 

 

再有就是酒吞童子,他代言的是晴明系列手办。这些手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塑料小人——他们可以说是活的。只要妖怪或者阴阳师注入一点妖力或灵力,就能唤醒他认主。然后这些小人就“活”了,自由的到处玩耍。最妙的是他认你为主,随时随地都喊你“主人”,思想不健康的某些大妖怪就会仗着自己主人的身份对小人上下其手为所欲为。关键是这些手办还是幼年形态的安倍晴明,杀伤力可见一斑。

 

 

而阴险的安倍家还出了相应的手办衣服。有狩衣、和服、女仆装,甚至是紧身皮衣和手铐。更高端的是定制版——根据主人的喜好定制,由于造型过于黄暴作者怕被封文,在此不多赘述。

 

而深受其害的大江山鬼王表示:我可以一次草(一种植物)十个。

星熊童子则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早就说了安倍晴明是个祸水他们还不听。买手办买一个仓库,大江山每个月都是财政赤字。没钱了他们就去打劫源赖光,或者下山抢劫,我真的怕哪一天又来一遍大江山退治。”

 

茨木童子却这样认为:“我一开始只是想看看晴明的手办长什么样子,然后就看见一大群活的小晴明围着挚友叫主人。当时我就失去了所有理智,如果吸不到晴明,妖生还有什么意义。”

 

 

大天狗这个妖比较传统。他代言了安倍晴明笔记本,但是这不是普通的本子,每一页翻开都会有晴明的全息投影和一句语音。语音全部凑在一起会组成晴明对你说的一段话,有的是表白,有的是勉励,有的则是爱人间的低语。笔记本必须按顺序翻页,并且只有前面的纸张用完后才能解锁下一页的语音,有很好的监督学习作用。

 

配合安倍家出品的蓝符使用,笔记本会把你带入到晴明的全息副本中。而你在全息世界里与晴明相处多久取决于笔记本上记录的你的学习时间。不少平安世界学习阴阳术的学生表示,自从有了晴明笔记本,就再也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学习。

 

而现有的笔记本有结婚本、恋爱本、战斗本和约会本,以及不学习就分手的分手本,还有定制本——晴明让你为所欲为的那种。其中结婚本限量发行,一年只出10本。本本拿到外面都是天价。

 

大天狗表示,上面的都是辣鸡,我天天都有浴池本的晴明陪我玩。

 

而这一次的晴明种子则更加珍贵。晴明是用花盆种出来的。晴明种子会结出一根藤蔓,这种藤蔓会开花结果。结出的果子就是一个个小小的晴明。晴明会以种植者的妖力为食。慢慢长大,最后长到常人大小,然后就不离不弃地陪伴在主人身边。而结出来的晴明的个数就取决于妖力的强弱。

 

买了一袋花肥的白藏主回家推开了家门。手里的花肥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那个千年前就不敢忘却的身影就站在庭院里,对他伸出手“小白,我回来了。”

头顶的那颗樱花树,在微风中簌簌地落下一片朦胧。

 

完。

 

大概没有后续了。

Ps:你们想要哪个周边呢?


不吃草的于哥

当墨家众人撞上阴阳师(1)

emmmm就是我个人的脑洞

把墨香家的孩子和阴阳师式神同时摸w

严重ooc,剧情看着就是乐呵

有新脑洞会继续更

场合一:

化鲸:  呜呜呜呜呜呜妈妈……呜呜呜呜呜呜……妈妈我好想你

洛冰河:  师尊啊呜呜呜呜……师尊!!为什么要离开我!!你快回来!!!

化鲸:  你的师尊和我的妈妈一样都再也回不来了吗

晴明: 不,他师尊只是去上厕所了。

场合二:

魏无羡:  蓝湛!!!救我啊蓝湛!!二哥哥!!蓝湛蓝湛!!!救我啊救我!!!那边有条奇怪的狗!!!

白藏主:  小白不是狗!!是狐狸式神!!!

场合三:

茨木: 挚友啊!!吾...

emmmm就是我个人的脑洞

把墨香家的孩子和阴阳师式神同时摸w

严重ooc,剧情看着就是乐呵

有新脑洞会继续更

场合一:

化鲸:  呜呜呜呜呜呜妈妈……呜呜呜呜呜呜……妈妈我好想你

洛冰河:  师尊啊呜呜呜呜……师尊!!为什么要离开我!!你快回来!!!

化鲸:  你的师尊和我的妈妈一样都再也回不来了吗

晴明: 不,他师尊只是去上厕所了。

场合二:

魏无羡:  蓝湛!!!救我啊蓝湛!!二哥哥!!蓝湛蓝湛!!!救我啊救我!!!那边有条奇怪的狗!!!

白藏主:  小白不是狗!!是狐狸式神!!!

场合三:

茨木: 挚友啊!!吾今日要与你痛痛快快的来个较量!

(酒吞拎着酒壶开始跑)

柳清歌:(回头)有人想打架??

权一真: (探出)谁要切磋?

场合四:

玉藻前(觉醒皮):  ……??

师青玄(女相):    ……!!

师青玄激动的握住藻哥的手:  你你你你也喜欢这样是不是!从此以后你就是本风师除了明兄外第二好的朋友!

海鸦睡觉了
2020第一发( °◅...

2020第一发( °◅° )小白守护你一整年!

2020第一发( °◅° )小白守护你一整年!

顾北谟

【阴阳师乙女向】你终将逝去

all式神向

内含八岐/鬼切/不知火/彼岸花/酒吞/茨木/书翁/荒/一目连/玉藻前/白藏主/大天狗


·几天前的脑洞了,但是晚上沉迷打游戏不想打字

·灵感就是在lof看了虐文

·↑以上全是屁话

·(划重点)超短篇,主要是为了爽


ready?go↓


【八岐大蛇】

庭院里的樱花又开了呢

不过那一朵小樱花,再也找不到了

罢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鬼切】

我是斩尽天下恶鬼之刀。

我会成为主人的利刃。

“主人?”

“主人……”

……

我没有主人...

all式神向

内含八岐/鬼切/不知火/彼岸花/酒吞/茨木/书翁/荒/一目连/玉藻前/白藏主/大天狗


·几天前的脑洞了,但是晚上沉迷打游戏不想打字

·灵感就是在lof看了虐文

·↑以上全是屁话

·(划重点)超短篇,主要是为了爽




ready?go↓





【八岐大蛇】

庭院里的樱花又开了呢

不过那一朵小樱花,再也找不到了

罢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鬼切】

我是斩尽天下恶鬼之刀。

我会成为主人的利刃。

“主人?”

“主人……”

……

我没有主人





【一目连】

你说你会是我最诚挚的信徒,而我是你一个人的神明。

那如今……

没有信徒的神明

又是什么呢





【不知火】

花朵是否都为悦人眼目而生?

花繁一瞬,形色浮云。

你教会我何为自由

却又将我困在孤寂的牢笼中

阿离……

离。





【大天狗】

吾一生都在追求大义,

却忘了何为大义。

如今吾终于明白了真正的大义,

却再也找不到大义。







【彼岸花】

你本该成为我的花泥,我却心软了

如今,我后悔了

成为花泥,也算是生生世世在一起吧?







【荒】

我掌握人间生老病死

却救不了你。

就连那漫天星辰

吾都寻不到你





【茨木童子】

你总怨吾的眼里只有酒吞童子

他是我的挚友,

你却是吾不敢言说的挚爱

如今吾想说,

吾……

汝听得到吗?





【酒吞童子】

你有本大爷的酒好喝吗?

哈,阴阳师,你怎么能和酒比呢

酒没了还有,你却是再也回不来了啊






【书翁】

我记下我游历的世间万物,

我想记下你

却发现,记下了

你不是花鸟卷

你不会出现在我的纸上了





【玉藻前】

小姑娘总埋怨我看你的眼神像是看另一个人

千代是我的妻子,我不会忘了她

但你和她都是不可替代的

你是你,不是她

但是为什么,上天连你也要夺走呢

大狐狸……

再也没有人这么叫我了





【白藏主】

小白不是狗!

大人,小白会守护你的!

大人,小白现在已经足够强了,大人你去哪了










碎碎念:啥玩意儿啊,我还是去打游戏算了

摸鱼不如游戏

狸猫猫猫

是之前没投比赛私底下画的小白的皮肤

是之前没投比赛私底下画的小白的皮肤

mafille
画的是痒痒鼠的小白! (我的小...

画的是痒痒鼠的小白!

(我的小白155!!爱了!

画的是痒痒鼠的小白!

(我的小白155!!爱了!

十三战
我永远喜欢百鬼的概率up

我永远喜欢百鬼的概率up

我永远喜欢百鬼的概率up

Amiu11
又又又改了✧*。٩(ˊωˋ*)...

又又又改了✧*。٩(ˊωˋ*)و✧*。

我的白藏主耶~

又又又改了✧*。٩(ˊωˋ*)و✧*。

我的白藏主耶~

阿白
摸张小白狗 我太菜了 卑微 白...

摸张小白

我太菜了

卑微

白藏主:小白不是狗,是狐狸

我:知道啦,不过你的狗毛真好撸(=^ω^=)

摸张小白

我太菜了

卑微

白藏主:小白不是狗,是狐狸

我:知道啦,不过你的狗毛真好撸(=^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