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话文

1085浏览    58参与
小芳日常科普
鲁迅的作品有哪些?第一部白话文小说是?朝花夕拾里的作品包括?
鲁迅的作品有哪些?第一部白话文小说是?朝花夕拾里的作品包括?
木易木吾

贩卖花儿(论贩卖女性人口)

是模仿白话文,不喜轻点喷

——————

天色有些暗了,我只想把我娇艳的花儿保护好。

又是一阵嘈杂。

是谁家的花儿又败了?是那些让人看不清脸面的人又出来了罢,那么……姑且就叫他们“偷花贼”罢。

花儿曾说过:“我本不求富贵生活,只愿平安一生。”

我跟着那“偷花贼”来到了一座大园子。

这园子是多么华贵啊,亭台楼阁,比比皆是。

那是什么,怎么处处都有灰尘。

我推开了正厅的门,那是多么丑陋的一张脸啊,那分明就是一个吃人的怪物!

那怪物身旁是花儿啊,是隔壁王家的,还有对门李家的,丢失的花儿都在这儿啊!

我亲眼看见那怪物把那些花儿送到达官富贵手中,那花儿从此就再也不会盛开了罢。

达官...

是模仿白话文,不喜轻点喷

——————

天色有些暗了,我只想把我娇艳的花儿保护好。

又是一阵嘈杂。

是谁家的花儿又败了?是那些让人看不清脸面的人又出来了罢,那么……姑且就叫他们“偷花贼”罢。

花儿曾说过:“我本不求富贵生活,只愿平安一生。”

我跟着那“偷花贼”来到了一座大园子。

这园子是多么华贵啊,亭台楼阁,比比皆是。

那是什么,怎么处处都有灰尘。

我推开了正厅的门,那是多么丑陋的一张脸啊,那分明就是一个吃人的怪物!

那怪物身旁是花儿啊,是隔壁王家的,还有对门李家的,丢失的花儿都在这儿啊!

我亲眼看见那怪物把那些花儿送到达官富贵手中,那花儿从此就再也不会盛开了罢。

达官富贵们拿了贵重东西来交换,那些东西分明就是和园子里那些东西一样的!

这些东西又怎么会干净呢。

我慌忙跑回家,看了看我的花儿。

我的花儿,却已没了踪迹,只有被碾过的花瓣留下的一阵馨香。

——————

想模仿白话文风格太难啦

这边说一下,花儿就是女性了,“我”则是这个女性的家庭了,而“偷花贼”则是贩卖女性的人了。

至于“亭台楼阁”上的灰尘,就是不干净的钱财啦。

多谢观看。

历史小昭
古人为何要用文言文记载,而不是用白话文记载?为了神秘莫测
古人为何要用文言文记载,而不是用白话文记载?为了神秘莫测
艺术家
“你好像很喜欢花?”老板细声...

   “你好像很喜欢花?”老板细声询问。

    “...”


   小男孩不说话,用脏兮兮的双手静静趴在橱窗前。陆良看着男孩有些傻兮兮的,便从店里拿出了一支蓝绣球。


  “送给你。它叫蓝绣球请你替我照顾好它好吗?”老板一脸和蔼的笑。

  男孩眼里露过一丝惊喜。轻轻地接过来陆老板手中的蓝色绣球。开心的笑容映在阳光下。随即男孩第一次向老板挥手告别。

  “很漂亮,谢谢你。”

  陆良目送他离开,他经常...

   “你好像很喜欢花?”老板细声询问。

    “...”


   小男孩不说话,用脏兮兮的双手静静趴在橱窗前。陆良看着男孩有些傻兮兮的,便从店里拿出了一支蓝绣球。


  “送给你。它叫蓝绣球请你替我照顾好它好吗?”老板一脸和蔼的笑。

  男孩眼里露过一丝惊喜。轻轻地接过来陆老板手中的蓝色绣球。开心的笑容映在阳光下。随即男孩第一次向老板挥手告别。

  “很漂亮,谢谢你。”

  陆良目送他离开,他经常看到男孩站在花店前往着里面。但他从不了解男孩真正的用意。

  

  “他真的是单纯想要花吗?”这个疑问困惑了他很久。



——————————————————————————————



  “江小姐有一年没来了吧。”店员小米无意提到。

  “确实,或许是搬家了吧。因为她丈夫的工作问题。”陆良懒洋洋回答道。


  江小姐是一位初中语文老师,特别喜欢蓝绣球。之前每次周末都要买一束回去。因为她的丈夫是一位了不起的军人。夫妻俩很难团聚在一起,所以这座小镇是江小姐的第三个家了。

  “唔,听说她还有个孩子。一定很可爱吧!”说着小米露出来慈母般的微笑。陆良看着她,思考着是否全天下的女人都是这么喜爱小孩子呢?

  “孩子吗...”他看着蓝绣球突然顿了顿,心里一惊:前两天那个小男孩跟江小姐有些像啊!随即他拍了拍空气:怎么可能,肯定是店里生意不好,,Ծ^Ծ,,想客人想疯了。



——————————————————————————————



  小男孩蹦蹦跳跳的回到家,小心翼翼把蓝绣球插在妈妈的花瓶里。

  “小南...你回来吗。”江小姐虚弱的说到。

  男孩忙接了杯热水,跑到妈妈窗前照她。他把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默默的走到浴室涮了涮毛巾。回到卧室将它盖在她头上。

  “妈妈,感觉好点了吗?”小南担心的摸了摸妈妈的左脸。

  江云霞深吸了口气,有些困难的说道:

  “我好多了。”

 小南抱着妈妈,缓缓开口:

 “我今天去了花店,老板送给我你最喜欢的蓝绣球。我把它插在花瓶里了,好好休息吧妈妈。你说过蓝绣球代表着一家团聚,幸福。”

  她点了点头,浅浅的笑着,映出了脸上甜甜的酒窝。“爸爸会回来的。”她安慰他。


——————————————————————————————


  她病了,半年前某次突如其来的晕倒使她躺在了病床上。很久很久,她再也看不到蓝色绣球花和学生的笑脸。小南只有五岁,但是很懂事。他总是自己跑出去和小伙伴玩,然后在小路上摘一些蓝色野花。他知道,妈妈喜欢蓝色的花。

  江小姐生的漂亮,年近30岁却因为生病而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神态。那天蒋勋匆匆忙忙从部队赶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他这身服装引得四周声音此起彼伏。

  

 “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他拉着眼眶湿润的小南忧愁的看着医生。

  “脑出血。虽然手术成功,但她可能一年内无法下床。最好是休息。”

   蒋勋听到没有生命危险松口气,随即拉着儿子来到老婆床前。

  “对不起,都是我没照顾好你。”他好像有些啜泣。

  江云霞忍不住偷笑,可她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小声安慰:“没关系的,你放心工作,小南很懂事。我会照顾好自己和这个家。”

  他没有倒在战场上此刻却在老婆的床单上抱着头流泪。


——————————————————————————————



  “早上好,欢迎光临!”小米放下修花的剪刀,擦了擦手走向前。

  “啊呀!您是江小姐吧?您好久没来了。”

  她微笑着,右手拉着已经六岁的小南。

  “前段时间生病了,现在已经能下床走走路了。”

  陆良听到声音,连忙赶过来。看到江小姐和小南他忍不住震惊:我*,蒙对了。

  陆良向江小姐表达欢迎,随即拿起店里最漂亮的蓝绣球:

  “恭喜我们花店的常客回归,江小姐这是我送你和小南的VIP礼物。”

  母子俩看着一大束绣球花不禁笑了起来。小米无奈的埋怨店长:

  “拜托,店长这样让江小姐怎么拿呀。唉╯﹏╰”

  陆良摸了摸脑袋,有些尴尬便只能憨憨的傻笑。



  “我来吧。”一声严肃又温柔的声音出现。是蒋勋。他把披风披在江云霞的肩上,然后接过店长的花。他们之前只见过寥寥几次,但是每次军人严厉的目光到了江小姐身上总是有一股特别宠溺的神态。

 小南拉着陆良的衣角,眼神炯炯对他说:

  “我以后也要常来,店长叔叔还会送我花吗?”

  陆良哈哈大笑,“当然,你也是我花店的常客。”

  


  夕阳下,陆良看着远去了一家三口露出来真情实意的笑容。小米站在他旁边,忽然嘟囔道:

  “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这么美好的家庭啊呜呜呜(┯_┯)”

  陆良一脸懵,他拍了拍她的肩膀。

  “别伤心啦,实在不行就带在花店跟我和花过一辈子。”

  风还没吹,她的脸就红了。

  “好啊。”


接着迎来了两人一阵欢笑。



——————————————————————————————




  江小姐喜欢蓝绣球,这也代表着她幸福的人生。



宇.

宝贝下班了!辛苦宝贝了,祝宇宝的未来越来越好!加油!

宝贝下班了!辛苦宝贝了,祝宇宝的未来越来越好!加油!

澄溪

好心疼宝宝,但是这两张太美了,母爱变质

好心疼宝宝,但是这两张太美了,母爱变质

小夏娱乐圈唠叨
刘宇新歌《白话文》舞蹈版赏析reaction
刘宇新歌《白话文》舞蹈版赏析reaction
小番茄
【白话文速涂宇】跟关山酒大概是...

【白话文速涂宇】跟关山酒大概是一个系列,舞林秘籍,之前有评论说关山酒像武林秘籍,就把这个系列定着了

【白话文速涂宇】跟关山酒大概是一个系列,舞林秘籍,之前有评论说关山酒像武林秘籍,就把这个系列定着了

棠茶

这是仙子吧啊啊啊啊啊!!!

这是仙子吧啊啊啊啊啊!!!

葵花

狂人日记

让我当面亲吻他(๑♡⌓♡๑)

狂人日记

让我当面亲吻他(๑♡⌓♡๑)

玉玉子心里苦

每日新青年时间(二百一十)

1.“‘诗之文字’一个问题也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有许多人只认风花雪月、蛾眉、朱颜、银汉、玉容等字是‘诗之文字’。做成的诗读起来字字是诗!仔细分析起来,一点意思也没有。”

2.“我们认定白话实在有文学的可能,实在是新文学的唯一利器,但是国内大多数人都不肯承认这话——他们最不肯承认的就是白话可作韵文的唯一利器。我们对于这种怀疑,这种反对没有别的法子可以对付,只有一个法子,就是科学家的试验方法。”

3.“这两年来,北京有我的朋友沈尹默、刘半农、周豫才、周启明、傅斯年、俞平伯、康白情诸位,美国有陈衡哲女士,都努力作白话诗。白话诗的试验室里的试验家渐渐多起来了。但是大多数的文人仍旧不敢轻易‘尝试’。...

1.“‘诗之文字’一个问题也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有许多人只认风花雪月、蛾眉、朱颜、银汉、玉容等字是‘诗之文字’。做成的诗读起来字字是诗!仔细分析起来,一点意思也没有。”

2.“我们认定白话实在有文学的可能,实在是新文学的唯一利器,但是国内大多数人都不肯承认这话——他们最不肯承认的就是白话可作韵文的唯一利器。我们对于这种怀疑,这种反对没有别的法子可以对付,只有一个法子,就是科学家的试验方法。”

3.“这两年来,北京有我的朋友沈尹默、刘半农、周豫才、周启明、傅斯年、俞平伯、康白情诸位,美国有陈衡哲女士,都努力作白话诗。白话诗的试验室里的试验家渐渐多起来了。但是大多数的文人仍旧不敢轻易‘尝试’。他们永不来尝试尝试,如何能判断白话诗的问题呢?”

——胡适《我为什么要做白话诗(《尝试集》自序)》第六卷第五号,一九一九年五月

玉玉子心里苦

每日新青年时间(二百零四)

1.“现在讲文字革命的大约可分四种。第一种:‘改良文言’,并不‘废止文言’;第二种:‘废止文言’,而‘改良白话’;第三种:‘保存白话’,而以罗马文拼音代汉字;第四种:把‘文言’‘白话’一概废了,采用罗马文字作为国语。”——朱经农

2.“这第四种弟是极端反对,因为罗马文字并不比汉文简易,并不比汉文好。凡罗马文字达得出的意思,汉字都达得出来。‘舍己之田以耘人之田’,似可不必。”——朱经农

3.“至于第一、第二两种,应当相提并论。不讲文字革命则已,若讲文字革命,必于二者择一。二者不同之点,就是文言存废问题。有人说,文言是千百年前古人所作,而今已成为‘死文字’,白话是现在活人用品,所以写出活泼泼的...

1.“现在讲文字革命的大约可分四种。第一种:‘改良文言’,并不‘废止文言’;第二种:‘废止文言’,而‘改良白话’;第三种:‘保存白话’,而以罗马文拼音代汉字;第四种:把‘文言’‘白话’一概废了,采用罗马文字作为国语。”——朱经农

2.“这第四种弟是极端反对,因为罗马文字并不比汉文简易,并不比汉文好。凡罗马文字达得出的意思,汉字都达得出来。‘舍己之田以耘人之田’,似可不必。”——朱经农

3.“至于第一、第二两种,应当相提并论。不讲文字革命则已,若讲文字革命,必于二者择一。二者不同之点,就是文言存废问题。有人说,文言是千百年前古人所作,而今已成为‘死文字’,白话是现在活人用品,所以写出活泼泼的生气满纸。文言既系‘死’的,就应当废。弟以为文字的死活,不是如此分法。古人所作的文言,也有‘长生不死’的;而‘用白话做的书,未必皆有价值有生命’。”——朱经农

4.“我的亲爱的经农,你真是‘不我遐弃’了!来信反对第四种文字革命的话,极有道理,我没有什么驳回的话。且让我的朋友钱玄同先生来回答罢。”——胡适

5.“你说《左传》《史记》是‘长生不死’的,与希腊学者和拉丁学者说Euripides和Virgil的文学是‘长生不死’的是同一个意思。《左传》《史记》在‘文言的文学’里,是活的,在‘国语的文学’里,便是死的了。这个分别,你说对不对?”——胡适

6.“据我一个人的鄙见,以为现在讲改良文学:第一,当在实质上用工夫;第二,只要有完全驱使文字的能力,能用工具而不为工具所用,就好了。白话不白话,倒是不关紧要的。”——任鸿隽

7.“今人倡新体的,动以‘自然’二字为护身符,殊不知‘自然’也要有点研究。不然,我以为自然的,人家不以为自然,又将奈何?”——任鸿隽

8.“瞎三不着四的议论,发了一阵,纸已写的不少了。还有钱玄同先生的废灭汉文大问题不曾讲到。若是用文话,断不会有如许啰嗦。这也是白话的一种坏处。”——任鸿隽

9.“我想钱先生要废汉文的意思,不是仅为汉文不好,是因汉文所载的东西不好,所以要把他拉杂摧烧了,廓而清之。我想这却不是根本的办法。吾国的历史、文字、思想,无论如何昏乱,总是这一种不长进的民族造成功了留下来的。此种昏乱种子,不但存在文字历史上,且存在现在及将来子孙的心脑中。所以我敢大胆宣言,若要中国好,除非使中国人种先行灭绝!可惜王、张废汉文汉语的,虽然走于极端,尚是未达一间呢!此层且按下不讲。尚有一个实际问题:《新青年》一面讲改良文学,一面讲废灭汉文,是否自相矛盾?既要废灭不用,又用力去改良不用的物件。我们四川有句俗话说:‘你要没有事做,不如洗煤炭去罢。’”——任鸿隽

10.“《咏怀古迹》五首,也算不得好诗。‘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实在不成话。‘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是律诗中极坏的句子。上句无意思,下句是凑的。‘青冢向黄昏’,难道不向白日吗?一笑。他如‘羯胡事主终无赖’,‘志决身歼军务劳’,都不是七个字说得出的话,勉强并成七言,故文法上便不通了。——这都可证文言不易达意,律诗更做不出好诗。”——胡适

11.“法文虽然不能尽善,究竟是有字母、有规则的文字。无论如何难法,总比汉文要容易得多。”——钱玄同

12.“我爱我支那人的热度,自谓较今之所谓爱国诸公,尚略过之。惟其爱他,所以要替他想法,要铲除这种‘昏乱’的‘历史、文字、思想’,不使复存于‘将来子孙的心脑中’。要‘不长进的民族’变成长进的民族,在二十世纪的时代,算得一个文明人。要是现在自己不去想法铲除旧文字,则这种‘不长进’的‘中国人种’,循进化公例,必有一天要给人家‘灭绝’。”——钱玄同

——朱经农 胡适 任鸿隽 钱玄同《新文学问题之讨论》第五卷第二号,一九一八年八月十五日

 

适之好双标,之前还在吐槽别的老师碰到不喜欢的就说不通,到自己也说不通🤭而且他对朱经农好肉麻哦,我的亲爱的经农🤭

又是德潜被疯狂打脸的一天

玉玉子心里苦

每日新青年时间(二百)

1.“我望我们提倡文学革命的人,对于那些腐败文学,个个都该存一个‘彼可取而代之’的心理,个个都该从建设一方面用力,要在三五十年内替中国创造出一派新中国的活文学。”

2.“自从去年归国以后,我在各处演说文学革命,便把这‘八不主义’都改作了肯定的口气,又总括作四条,如下:一、要有话说,方才说话。这是‘不做言之无物的文字’一条的变相。二、有什么话,说什么话;话怎么说,就怎么说。这是(二)(三)(四)(五)(六)诸条的变相。三、要说我自己的话,别说别人的话。这是‘不模仿古人’一条的变相。四、是什么时代的人,说什么话时代的话。这是‘不避俗话、俗字’的变相。”

3.“简单说来,自从《三百篇》到于今,中...

1.“我望我们提倡文学革命的人,对于那些腐败文学,个个都该存一个‘彼可取而代之’的心理,个个都该从建设一方面用力,要在三五十年内替中国创造出一派新中国的活文学。”

2.“自从去年归国以后,我在各处演说文学革命,便把这‘八不主义’都改作了肯定的口气,又总括作四条,如下:一、要有话说,方才说话。这是‘不做言之无物的文字’一条的变相。二、有什么话,说什么话;话怎么说,就怎么说。这是(二)(三)(四)(五)(六)诸条的变相。三、要说我自己的话,别说别人的话。这是‘不模仿古人’一条的变相。四、是什么时代的人,说什么话时代的话。这是‘不避俗话、俗字’的变相。”

3.“简单说来,自从《三百篇》到于今,中国的文学凡是有一些价值,有一些儿生命的,都是白话的,或是近于白话的。其余的都是没有生气的古董,都是博物馆中的陈列品!”

4.“那些不认得中国字的中国人若主张废汉文,我一定骂他们不配开口。若是我的朋友钱玄同要主张废汉文,我决不敢说他不配开口了。那些不会做白话文字的人来反对白话文学,便和那些不懂汉文的人要废汉文是一样的荒谬。所以我劝他们多做些白话文字,多做些白话诗歌,试试白话是否有文学的价值。如果试了几年,还觉得白话不如文言,那时再来攻击我们也还不迟。”

——胡适《建设的文学革命论——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第四卷第四号,一九一八年四月十五日

玉玉子心里苦

每日新青年时间(一百九十八)

1.“适之是现在第一个提倡新文学的人。我以前看见他做的一篇《文学改良刍议》,主张用俗语俗字入文。现在又看见这本《尝试集》,居然就采用俗语俗字,并且有通篇用白话做的。‘知’了就‘行’,以身作则,做社会的先导。我对于适之这番举动,非常佩服,非常赞成。”

2.“我和适之说:我们现在做白话文章,宁可失之于俗,不要失之于文。适之对于我这两句话,很说不错。”

3.“现在我们认定白话是文学的正宗:正是要用质朴的文章,去铲除阶级制度里的野蛮款式。正是要用老实的文章,去表明文章是人人会做的,做文章是直写自己脑筋里的思想,或直叙外面的事物,并没有什么一定的格式。对于那个腐臭的旧文学,应该极端驱除,淘汰净尽,才...

1.“适之是现在第一个提倡新文学的人。我以前看见他做的一篇《文学改良刍议》,主张用俗语俗字入文。现在又看见这本《尝试集》,居然就采用俗语俗字,并且有通篇用白话做的。‘知’了就‘行’,以身作则,做社会的先导。我对于适之这番举动,非常佩服,非常赞成。”

2.“我和适之说:我们现在做白话文章,宁可失之于俗,不要失之于文。适之对于我这两句话,很说不错。”

3.“现在我们认定白话是文学的正宗:正是要用质朴的文章,去铲除阶级制度里的野蛮款式。正是要用老实的文章,去表明文章是人人会做的,做文章是直写自己脑筋里的思想,或直叙外面的事物,并没有什么一定的格式。对于那个腐臭的旧文学,应该极端驱除,淘汰净尽,才能使新基础稳固。”

——钱玄同《尝试集序》第四卷第二号,一九一八年二月十五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